当前位置:UU看书 > 女生同人小说 > 尸神鬼仙最新章节 > 尸神鬼仙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第22章 陈年往事,众人丢魂
尸神鬼仙全文阅读作者:焱壹行加入书架
  那少女衣着光鲜、笑容靓丽,在我眼中看来就像是一个遥不可及的仙女一样。而在她怀中抱着的黑猫,更是令我感觉到一种强烈的自卑感。

  一只普通的猫,一种在我们乡下放养在院落里,不捉老鼠就会被赶走的田园猫,到了那少女的怀中竟然跟个富人家的孩子一样,身穿精致小巧的红色棉衣,头戴黄金玉石串起的吊坠,全身上下的东西加在一起,值的钱简直比我打工十年赚的钱还要多。

  哎?我为什么要说打工呢?

  就在我稍稍愣神的功夫,对面的少女抱着那只猫向我这边走了过来,随后在我身旁不远处蹲下身子,嘴中吹起了轻微的口哨声。

  她这是在干什么?

  我心中纳闷,忍不住侧头看过去,赫然发现少女托着黑猫的两条后腿,让那只猫下身的小东西对准了堆放在路边的建筑材料上。

  她竟然在给它把尿!

  在这一瞬间,我感觉自己好多年来构建起的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全部都被毁掉了。

  那少女似乎察觉到了我的目光,转过头来,狠狠瞪了我一眼,尖着嗓子吼道:“看什么看,乡巴佬,没见过孩子撒尿吗?”

  “孩子?不是,这位小姐……”

  “说谁小姐呢,你才是小姐呢!”

  “不,我不是那意思,你别生气。”

  “我生气?我犯得着跟你这种人生气吗。闪一边去,别在这蹲着。旁边有陌生人,我家黑炭尿不出来!”

  “我……”

  我蒙圈了,第一次听说还有猫撒尿的时候被人看着尿不出来的情况,但是不管它尿不尿的出来,它也是只猫啊!

  “这位小……小同志,你家猫撒尿我不管,可是它不能在我们这里解决啊。我们那些材料都是要防潮的,你不能在这。”

  “我不能在这?这整个工地都是我家的,我为什么不能在这。”

  “你家的?”

  “别说那么多废话,赶紧闪开!”

  “不行,这些材料很重要,弄毁了,工头会扣我工钱的。”

  “一些破建筑材料能值几个钱,我家黑炭今天就在这尿了。”那少女说着,转头对着对着马路那边停着的一辆小轿车喊道:“那个谁,过来!”

  随着话音落下,轿车门开启,一个穿黑西服的高壮男子走了下来,几步冲到了少女身边。

  “大小姐,有什么吩咐?”

  “给这个乡巴佬二百块钱,让他滚一边去。”

  “是。”

  高壮男子答应一声,随手从自己上衣口袋里拿出个钱包,取出二百块钱就甩在了我的身上。

  “拿着钱,赶紧滚。”

  看着洒落在地上的两张百元大钞,我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羞辱感。

  有钱就了不起吗,有钱就能随便侮辱人吗,有钱就能让自己家的猫比人还金贵吗?

  我彻底怒了,一脚铲飞地上的钱,顺带着弄起不少泥土甩在眼前人的裤腿上和那名少女的身上。

  少女明显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先是惊呼一声,随后赶紧腾出手来拍打身上的土。而与此同时,她怀里的那只猫似乎也受惊了,猛地一扭身子,蹬在少女的胳膊上,带出几道血痕,随后滋溜一声就窜没影了。

  一切都只是发生在一瞬间,任谁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那少女看见自己胳膊上的血,一屁股坐在地上哇哇大哭起来。

  高壮男子一见自己的主子受了伤,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是一拳打在了我的鼻子上,把我给放倒在地。

  而这里的混乱也引来不少人的注意。

  很快,工地上的人全都跑了出来。

  之后的事情,就像是演电影一样,工头一边不停地跟那男子和少女道歉,一边把所有干活的人都分派出去寻找那只黑猫。

  而哭的稀里哗啦的少女根本不听工头说什么,被那个高壮男子搀扶起来,回车里送医院去了。

  当天晚上,我就被告知以后再也不用来工地上干活了,之前的工资也一分没有,算作了赔偿那个少女的医药费。

  也是到这个时候,我才知道,那少女不是别人,正是我们这个工地大老板的女儿。

  我得罪了一个得罪不起的人物。

  那个夜晚是我人生中最黑暗的一个夜晚,我抱着自己的铺盖卷,躲在工地大楼的角落里哭了好久好久。我痛恨那些有钱人,我痛恨那个让我丢掉了赖以生存的工作的少女,也痛恨工头根本不问清楚事情的原委就把所有的错都推在我身上。

  如果我也有钱,如果我是一个开好车的大老板,而不是辛辛苦苦挣血汗钱的打工仔,我的人生绝对不会落到这番田地。

  我要报复害我不能生存下去的那些人,我要让他们付出应有的代价!

  我在心里呐喊着,满腔的悲愤化作怒火充斥在我的胸口。就在这时,一声清幽的猫叫声在身边骤然响起,我猛地抬头一看,黑暗中一对散发着诡异绿光的眼睛紧紧盯着我。

  是那只黑猫,是那只造成所有这一切的该死的黑猫。

  这一刻看见黑猫,我心中不是恐惧,而是愤怒,随手抓起身边的一截钢筋朝着那只猫奋力挥舞了过去。

  “啪!”

  一只手突然抓住了我举起的胳膊,随后便有人在我额头上轻轻拍了一下。

  这一下力道不大,却如同警世钟鸣一样震撼着我的心灵,眨眼之间,周围的一切全都发生了变化,我抬头再看,面前哪是什么黑猫,而是那个面目狰狞的福临道士。

  “啊,福临道长,你……你来了?”

  看见福临,我心里猛地一轻松,转头看向他的身后,那位尸变的可敬大叔此刻已经安静了下来,脸上盖着一张黄纸道符,证明它再也不可能对我发动任何攻击了。

  只是,我不明白,在刚刚过去的那段时间里,为什么我能和这具僵尸相安无事,难道就是因为我看到了他生前的某件事情?

  心里有诸多疑惑,只是,福临接下来的一句话,让我不得不先去帮他答疑解惑。

  “哦?小友你认得我?”

  “呃……道长,你不会又忘记之前的事情了吧?”

  “啊?为什么要用又呢?”

  “我去,算了,我还是从头跟你讲吧。”

  事不说不清,理不辨不明,我从第一次和福临相遇的时候说起,把之前发生的所有事情又跟他讲述了一遍。

  跟上次一样,福临听完我的叙述之后,眉头拧成“川”字,仔细观察着我手腕上的那枚鸳鸯铜蛊铃铛,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道长,你等会再发愁,先跟我说说咱们现在该怎么办吧。看你这样,应该没有解决尸煞的问题吧?”

  “唉,还真没有。”福临仰天长叹一声,指了指停在不远处的尸队,“小友,你知道的,我赶了七具尸体出来。按照你刚才所讲的,咱们上一次相遇之后,我重新赶尸,带走了五具,留下了两具。

  按理说,这种数字上的变化,哪怕是尸鬼道上幻术影响了我,让我忘记之前发生的事情,身为一个赶尸人也不会在尸体少了的时候,还不明白有问题。但是这一路走来,我却丝毫没察觉出任何不妥,直到在前面草丛里碰上了躺在地上的徐家老二,又在这看见和尸体大眼瞪小眼的你,我才幡然醒悟。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尸煞已经成型,勾动天地大势,和尸鬼道上的幻术结合在一起,影响了我的心智。遇险而不察,人死而不顾,六亲将不认,五谷再不分,我和你所说的大巴车里的人一样,丢了魂了。”

  “丢魂?我去,道长能不能说的明白一点?”

  “还不明白吗?我的意思是,倘若再这么走下去,我将会忘记自己是谁,忘记所有的一切,甚至连身边死了人也不会在意。本身成为一具行尸走肉,彻底迷失在这里,这就叫丢魂。

  你之前的灵眼失灵,也是丢了魂所致。但是你身为天赐灵眼,灵魂出窍之后能自己看到,而且还阴差阳错地找了回来。

  你被赶下大巴车,这件事看似偶然,实则是天地大势走向的一种必然,你命格奇葩,丢不了魂,不能死在尸鬼道上,所以上天也不会允许你继续留在车里的。

  唉,现在看来,我上次让你在七具尸体里找出有问题的,简直就是个笑话。能引出这么大的乱子,怎么还会有没问题的尸体,这七具全都有怪异,才会相互之间联结,形成七星尸煞。七尸连环,把天地大势都给勾动了。完了,这下完了,我福临注定要命丧于此了。”

  福临苦笑着摇摇头,看着身边的尸体,似乎有种万念俱灰的悲凉。

  看他这副样子,我当时心里也毛了。

  “道长,你别这样,振作一点,我还指望着你帮我解决问题呢,你怎么就先绝望了?”

  “能不绝望吗。小友,不瞒你说,赶尸也算是逆天行事,本来就不是什么有功德的事情,如今碰上邪物就更没有好了。我是活不了了,小友你倒不用害怕,你死不了。”

  “靠,我死不了,那怎么还会在这尸鬼道上走不出去啊?”

  “你走不出去,是因为你做错了一件事。”

  “什么事?”

  “你杀了那只猫!”
第23章 7尸连环,续接往事
尸神鬼仙全文阅读作者:焱壹行加入书架
  早在第一次见到福临的时候,他就说过,我们那一车人之所以会从人间道走上尸鬼道,全都是因为惹到了那只黑猫。

  后来猫死了。

  按照福临的说法,如果猫是他杀死的,那点怨气加注在他的身上全然无碍,如果猫自己死了,怨气会平摊在大巴车里所有人的头上,“积水成川,聚沙成塔”,到时候谁也挡不住。

  可偏偏那只猫最后是被我弄死的。

  这会是什么个结果?

  福临拍了拍我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道:“小友,你是天赐灵眼,命中有金星天宝护佑,怨气是不可能影响到你的。不过,同样因为你是天赐灵眼,有些东西找上你之后,会想方设法借助你的手来做一些事情。

  无意识当中杀死那只黑猫,这件事本身无碍,有问题的是,那只猫可能有了通灵的本事,死后冥冥之中找上了你,把你带到尸鬼道上,让你不停地在这里转圈,其意图应该就是请你帮它完成心愿。心愿未了,那只猫就不会安息,它不安息,就会一直缠着你,制造各种事端出来,直到你能把事情解决。

  天赐灵眼嘛,总是与常人不同,既然上天给了你这种优势,那么相应的你也要做一些与自己这种优势相匹配的事情。说白了,这就叫能力越大,责任也就越大。”

  “呃……”

  听到福临这番解释,我有些愣神。

  貌似他说的真有那么点道理,想想八岁那年,在老村长的葬礼超度法事上,村长爷爷不就是专门找到我让我帮他把那些烦人的和尚给赶走吗。

  如果这不是偶然,而是必然,那么死在我手里的这只猫,肯定也是这种情况。

  可它一只猫能有什么心愿,而且我之前也看过那只猫的前生,已经帮它解脱了啊。

  “福临道长,你是不是搞错了?那只猫根本没什么问题啊。”

  “非也,非也。你没发现问题,不代表问题就不存在。就好比你之前看过我赶的这几具尸体的前生,你有发现他们之间的关系吗?你肯定不知道,韩玉玲是韩玉树的亲姐姐吧。”

  “我去,他们之间还有这层关系?”

  “没错。表面上,韩玉树和王香秀是一对,韩玉玲和明娃子是一对,但有了玉玲和玉树姐弟的这层关系,他们两对就连接在一起了。现在已经确定,这七具尸体连环形成七星尸煞了,那么他们之间一定有着某种关联。

  然后,再说你,你被那只猫带着来到尸鬼道上,偏偏每一次停车之后,都会遇见我,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那只猫和这七具尸体也有联系。

  一只猫和一群人能有什么关系,只能是这七个人当中有谁是那只猫的主人。

  猫的主人魂魄不稳,通过七星尸煞勾动天地大势来联系到猫,猫又在冥冥之中找到你,你被猫带来找我,然后我就会让你帮我找出魂魄不稳的原因,原因找到之后,我就有办法让死者安息,死者安息了尸煞自然就会破除。如此天道循环,简直是令人叹为观止啊!”

  福林说到这里,眼中流露出异样的神采,看着身边的那几具尸体,就好像小孩看见心爱的玩具一样,兴奋不已。

  看他这幅作态,我实在是很难把他和刚才那个满目悲凉、哀嚎着自己要死了的福临当成同一个人。

  “道长,你不是说七星尸煞你解决不了的吗?”

  “我解决不了,你可以帮我解决啊。”

  “那你刚才还一副快死了的样子。”

  “我刚才是没想到这么多。好了,小友,别说没用的了,赶紧帮我搞清楚这些人之间的关系吧。”

  “怎么搞?”

  “先说那只猫的主人是谁。”

  “猫主人?我哪知道是谁。”

  “你怎么会不知道,你不是看过那只猫的前生了吗?”

  “拜托,道长,你也说了,那是只猫,按照科学家的解释,在猫眼中,它主人只不过是体型硕大、长相怪异的另一只猫而已,你指望它记住主人是谁,开玩笑的吧。”

  “这……”

  一听这话,福临原本兴奋的脸顿时拉了下来。

  不过,很快,他的眼中又闪出一丝精光。

  “小友,那只猫呢,你再找到它看一眼不就行了。”

  “那只猫……”

  说实话,听到福临刚才对我们所有遭遇的分析,我心中也是迫切想要见到那只猫,问问它到底是怎么回事的。

  可关键是,那只猫现在会在哪呢。

  更关键的是,那只猫到底是死了还是活着呢。

  早在第一次看见那只猫的时候,我就已经把它杀了,还亲手埋了它,后面又冒出来的那只是怎么回事?尸鬼道上有鬼打墙的幻术,可以迷惑人的心智,但是总不可能让死去的东西再复活吧。

  就好像上一次死在尸变大叔手里的接话那位,此刻就躺在距离我们十几米远的地方。或许之前我不把司机拦住,他下车之后首先看到的应该就是这个死人吧。

  哎呀,失误了!

  想到这里,我还真是为自己之前那个决定感到后悔。

  本来是想引起车里人的重视,让他们意识到这里很危险,不能再往前走,所以我才拦住司机,痛打了他一顿。可结果适得其反,司机扔下我,连车胎都没换就跑了。如果,我不拦住他,让他下车,看见了死人,一定会自己去报警,根本用不着我来威胁他。

  莫非,是我害的他们还要再走一趟鬼门关?

  唉,也不能这么说,当时我都吓懵了,怎么可能考虑这么多。

  再说了,现在也不是后悔的时候,最关键的是得先找到那只猫!

  我晃晃脑袋,抛开一切杂念,快步走到之前埋葬那只黑猫尸体的地方。

  脚下的泥土还比较松软,明显是我之前掩埋过后的样子,但是等我弯下腰来将地上的土扒开之后,却发现地底下根本没有任何东西。

  “难道,那只猫真的自己能复活?”

  我看着空荡荡的土坑,还有泥土中残留的些许血渍,不禁被大自然的神秘莫测再一次深深震撼住了。

  就在我愣神的功夫,福临慢悠悠地走到我的面前。

  “小友,你在这挖坑干什么?”

  “福临道长,当初咱们第一次见过面之后,我就是把那只猫埋在这里的。它脑袋都已经搬家,死的透透的了,可现在这里却没有他的尸体,难不成它复活了?”

  “复活?呃,我福临活了这大半辈子,还真么遇到过这种事情呢。不过,那只猫既然能把你们一车人带到尸鬼道上来,那就足以证明它本身具有邪性。有邪性的东西,怎么能够用常理度之。算了,先别管那只猫了,找不到它,我们还可以从人入手,现在这七星尸煞的七具尸体全在这里,你一个个看过来,肯定能从中找出问题。”

  “好吧,那就看吧。我也想知道,到底是什么原因,让这些尸体费尽心机把我弄到这来。”

  说几具尸体“费尽心机”,听上去实在有些搞笑,但是事实就是这样,从开始到现在,所有的一切不都是这七具尸体搞出来的吗?

  跟随福临重新回到尸队旁边,这老道士也没废话,施展自己的术法,让七具尸体全部并排站好,随后转头看向我。

  “小友,从哪一具开始?”

  “从那个为了救儿子而死的大叔开始吧。刚才我看到了他生前的一些事,还没有看完。”

  “好。”

  福临点点头,抬手将那位大叔脸上的道符撩了起来。

  空洞的双目就像黑洞一样,将我整个人瞬间吸引过去,随后耳边便是一声凄厉的嚎叫。

  “喵呜……”

  这声音在黑夜中,听上去是那么的渗人,但是在我听来却如同人间仙乐一般,仿佛这惨叫给了我一种愤怒得到宣泄的快感。

  我抬起手来,紧紧握着手里的钢筋猛然挥落,随后整个世界都安静了。

  那只猫死了,害得我丢了工作、没了生存依靠的可恶畜生得到了它应有的报应。

  但是这一切并没有结束,一只黑猫只是开始,后面还有那些“人”!

  我转头从自己装铺盖的编织袋里找出来一件换洗的衣服,伸手将那只死猫包裹起来,抱在怀里,趁着夜色离开了工地。

  第二天,我躲在一间刚刚租来的小屋里待了整整一天。

  租房子的钱是用那只黑猫脖子上的金玉项链换来的,足足换了一万,几乎相当于我一年的工钱,这让我更对那些有钱人产生了深深的愤恨。

  当黑夜再次降临,我起身离开,走到附近的一条大街上,用路边的公用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

  “喂,林小姐吗?”

  “是我,你是谁?”

  “听说你有一只猫丢了,不知道是不是一只黑猫啊?”

  “啊?你看见我家黑炭了?他在哪,快告诉我!”

  “它在我手里,不过你需要拿钱来换。”

  “行,多少钱都可以,只要你能把我家黑炭送回来!”

  “哼,想要那只猫,就自己来拿。给你一个小时的时间,带上五万块钱到XXX来,如果到时候我看不见你,那只猫可就要给我当下酒菜了。”

  “别,千万别伤害我家黑炭,我现在就给你送钱去。”

  “记住,只准你一个人过来!”

  说完最后一句话,我甩手将话筒砸在旁边的架子上,一只猫,她竟然肯舍得花五万块钱来赎,这五万放在我家乡里,那能养活多少孩子啊!

  这种把畜生看得比人还重要的人,简直就不配活在这个世上!
第24章 设计绑架,借刀杀人
尸神鬼仙全文阅读作者:焱壹行加入书架
  带着对那个蛮横林小姐的愤恨,我冲进附近的一家五金店,买了一些必需的东西,然后快步来到了约定好的地点,选择一处比较隐蔽的地方躲藏了起来。

  半个多小时后,一辆汽车开到这里,稳稳停在马路边上,随后车门打开,那个林小姐从车上走了下来,焦急地向四周张望。

  这个该死的女人,竟然真的听了我的话,自己一个人来了这里。

  不,不可能这么简单,像这种有钱人怎么会放心让一个小姑娘独自出来。

  果不其然,林小姐等了好一会没看到有人过来找她,便转身敲了敲汽车的后车窗。

  只见车窗摇下来,后座上还坐着两个人。

  不知道他们说了些什么,但是我清楚的知道,如果刚才现身的话,一定会被车里的人给抓个正着。

  心中的愤怒再次提升一个等级,我转身顺着黑暗的小胡同,重新跑回到之前的那个路边电话亭,再次拨通了姓林的的手机。

  “喂?”

  “林小姐,你食言了啊,我让你一个人来,你却还带着帮手。现在,我生气了,你再也别想见到那只猫了!”

  “别,别,我这就让他们走,你千万不要伤害黑炭。”

  “行,再给你一次机会,现在带着钱去XXX,记住只有你一个人过去!”

  “我可以自己一个人去,但是你一定要把黑炭带来,你……”

  不等对方把话说完,我就狠狠挂断了电话,随后飞速冲向刚才林小姐所在的位置。

  等我赶回到那里的时候,正好看见林小姐对着轿车里的人大喊大骂。

  “我让你们走,听到没有,你们不走我的黑炭就回不来了!”

  “大小姐,我们的职责是保护你的安全,不可能让你一个人到处乱跑的。”

  “我不管,让你们走,你们就走,我现在只想要我的黑炭!”

  “大小姐……”

  “你们再不走,我就跟我爸说你们非礼我,让他把你们全都送进监狱!”

  “这……”那名保镖模样的人顿时语塞,纠结了好一会才再次开口道:“这样吧,大小姐,我们先去你们刚刚约定好的第二个地点隐藏起来,这样对方不会发现问题,我们也可以保护你的安全,你看怎么样?”

  “你们爱怎样就怎样,只要别跟着我就行!”

  姓林的女孩再次怒喝一声,那保镖便不再多言,上了汽车直接就走了。

  看着眼前发生的这一幕,我终于放下心来,碍眼的人走了,接下来就是我的报仇时刻了。

  从衣服兜里掏出早就准备好的电棍,我以最快的速度从角落里冲了出去,在那个林小姐还没反应过来之前,一棍敲在她的后脖颈上。

  这里是一条偏僻的小路,周围根本没有什么人居住,如今天色已暗,更是不可能有人看到我干了什么。至于那两个保镖,就让他们在第二个地点等着去吧。

  扛着昏死过去的林小姐,我快步回到了自己租来的小屋里,把人绑起来,往地上一扔。

  可是接下来该怎么办,我却迷茫了。

  难道真的要像杀死那只黑猫一样杀了她?

  可这是个人啊,而且还是个长得如此漂亮的少女。

  跟电视里学习,先“J”后杀?

  我做不到,我真的做不到。

  原本信誓旦旦地要让她生不如死、死不安宁,但是真正到了可以出手的时候,我却根本就下不了手了。

  要不吓唬一下她就得了,我们之间也没到你死我活的那种地步。

  心里这样想着,我转身去接了盆凉水回来。

  一盆水泼过去,林小姐慢慢睁开了眼睛,可令我没想到的是,她睁开眼看见我之后,并没有丝毫恐惧,反而还是那副满脸不屑的样子。

  “原来是你这个乡巴佬!快把我放开,不然我要你好看!”

  “要我好看?我先让你好看!”

  对方一句话,瞬间又把我渐渐平息的怒火给勾了起来,上前一步,伸手把她的上衣撕扯开来。

  “你要干什么,快住手!我包里有钱,有你要我五万块钱,求你不要伤害我。”

  “钱?”

  听到她的话,我转头看向了那个连同林小姐一起带回来的女士挎包,捡过来打开一瞧,里面竟然真的有五沓百元大钞。

  “真有钱?你竟然为了一只破猫,真的拿了五万块钱来赎它?”

  “黑炭不是破猫,他是我的孩子!”

  “你……好,孩子是不是,我现在就让你看看你的孩子!”

  我回身打开地上的一个编织袋,从里面把那只黑猫的尸体扯出来扔到了林小姐的面前。

  我要让她看看,猫终究是猫,一只“畜”生而已,怎么能比人还金贵。

  果不其然,看到血肉模糊的黑猫尸体之后,她顿时吓得惊声尖叫起来。

  “啊,这是什么?快拿开,拿开!”

  “哼,林小姐,你不是特别看重那只猫吗,现在怎么认不出来了?这就是你家的黑炭。”

  “这是黑炭?你把黑炭打死了?你个魂淡,我要你给我的黑炭偿命!”

  “偿命,你让我给一只猫偿命?姓林的,我丢了工作、没了工钱,现在都连饭都快吃不上了,全都是因为这只‘畜’生,而你却为了它,肯花五万块钱。难道在你心里,一个人就比不上一只猫重要吗?”

  “你们这些废物一样的乡巴佬,打工仔,怎么能跟我家黑炭比,死上十次也不够给我家黑炭赔命的!”

  “你……好,瞧不起我们打工的是不是,行,我就让你好好瞧一瞧!”

  听到她的话,我心里再也没有了任何犹豫和畏缩,原本只是想吓唬她一下,让她知道错了就行了,但现在我改主意了,我要让她一辈子都活在打工仔的阴影里。

  再次一棍子把林小姐敲晕,将她牢牢绑在屋里的暖气管道上,堵住她的嘴,确保她不会在闹出任何动静之后,我独自离开了小出租屋。

  你问我为什么走了,按剧本不应该是撕烂衣服、霸王硬上弓的吗?

  笑话,我会有那么傻?

  强J、杀人可是要犯法的,我才不会去做那种事,我现在需要的是有人来帮我!

  回到之前干活的工地上,我转了一圈,很快便找到了一个和自己一起出来干活的同乡。

  “徐老二,还没收工呢?”

  “木的那,又让加班……哎?刘汉达,嫩咋着回来哩?”

  “昨天走的急,也没跟咱几个哥们道别,这不今天来请你们去吃个饭吗。”

  “次饭?瓜娃子,嫩有钱?我听得大头索啦,一分工钱都木的给你呢。”

  “没工钱,就不能请客了?别说那么多没用的,我就问你去不去吧,我请客。”

  “去,凭啥不去。”

  “那就喊上几个哥们跟我走!”

  “大头还叫的不?”

  “不叫!他扣了我工钱,我凭啥还要喊他吃饭。徐老二,告诉你,别看工头是你哥,可我只待见你不待见他!”

  “好的吧,我喊旁人去。”

  徐老二一脸憨直地挠挠头,转身离去,很快就找来了五六个工友。

  带上这些人,我直奔距离自己那间小出租屋最近的酒馆,各种好酒好菜一要,一直吃喝到了深夜。

  当确定带来的这些人,没一个清醒了的之后,我最后一次端起酒杯,说出了早在心中勾画了很久的话。

  “哥几个,咱们从家里出来,跑这么远上四川来打工是为了什么?”

  “为了钱呗。”

  “还为了什么?”

  “有……有了钱,回家娶媳妇啊。”

  “那咱们现在累死累活地天天这么干活,什么时候能娶上媳妇?咱都是二十好几的人了,恐怕没一个知道女人是什么滋味的吧?”

  “女人是个啥滋味?”

  “想知道?”

  “想!”

  “行,喝了这杯酒,跟我走!”

  喝下最后一杯酒,我拉着这群站都站不稳的醉汉回到了自己的小出租屋。

  当房门开启,一帮工友看到衣服被撕扯开的林小姐之后全都傻眼了,而此时已经醒过来的林小姐看到我们这群人也傻眼了。

  我率先走进去,借着酒劲,一巴掌扇在林小姐的脸上。

  “你不是瞧不起我们打工的吗,刚才我说了让你好好瞧瞧,现在人带过来了,你等着瞧吧!”说完,我回头看向醉眼朦胧的另外几人,“看见了吗,女人就在这,想知道啥滋味,就上去尝尝,剩下的我可不管了。”

  不等他们反应过来,我快步走出房间,把门反锁上,便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这一夜,我根本没有合眼,房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一点都不知道。

  我只知道当我再次打开房门的时候,那位林小姐已经头破血流地躺在地上,几个工友满脸的惊慌失措。

  徐老二冲过来,一把抱住我,连话都快说不利索了。

  “刘……刘汉达,则拉个回事,拉个回事啊?”

  “你们杀人了!”

  “咋个办,咋个办?”

  “问我怎么办?行,我知道该怎么办,不过,你们以后必须听我的,明白没有?”

  “听你滴,全听你滴。”

  “好,趁现在天还没黑,去拿个麻袋来,把人和那只死猫装上,扔河里去,记得往里面多放点石头。完事回来,把房间打扫干净。剩下的事,你们就不用管了。记住,有人问起来,就说咱们晚上喝醉了,都在一起,什么也不知道,就算是警察问,也这么说!”

  “人都死了,咋个还说不知道?”

  “你想说知道,那好啊,就等着坐牢挨枪子吧!该怎么做,你们自己掂量着办!”

  说完这句话,我戴上昨天买的一副手套,提起林小姐的女士挎包,离开了这里。
第25章 人生成败,陈年冤案
尸神鬼仙全文阅读作者:焱壹行加入书架
  凌晨时分,夜色正浓,我悄悄回到工地上,把那只女士挎包扔在了工头的单人宿舍门前,然后便揣着那五万多块钱,坐上了回家的火车。

  一个月后,我用手里的钱自己拉起一个工程队,带着队伍回到了四川继续打工。

  我听说了某个姓林的大老板女儿失踪的事情,也听说了警察找到线索,把原来那个工头抓起来的消息,还听说之前所在的那个工程队全部解散,打工的人都不知道去了哪里。

  但是,这些跟我都没有了任何关系。

  我带着自己的队伍游走在四川各个城市的建筑工地上,挣的钱越来越多,认识的人也越来越多。

  再往后,我娶了一个房地产老板的女儿,有了一个可爱的儿子,从包工头变成了大老板。

  可是即便如此,我依旧摆脱不了农民工的头衔,在这个新的家庭我没有任何地位,就连我的儿子都是跟着母家的姓。

  凭什么,为什么,难道出身不好,就要比别人低人一等吗?

  在一次富豪的酒会上,受尽了别人的冷眼之后,我又想到了那个夜晚,那个一夜无眠、改变我命运的夜晚。

  我知道这么多年来,我依旧安然无恙,完全是因为那些工友害怕事情暴露,谁也没有敢说实话。

  说白了,就是他们有把柄我在我的手里。

  既然我可以因为这件事掌控那几个工友,为什么就不能用别的办法掌控那些有钱人,有钱人的生活要比普通人想象当中的更加肮脏不堪,他们害怕的东西比我这种穷人更加多。

  只要抓住了这些人的把柄,我看谁还敢瞧不起我。

  我考虑了整整一夜,终于找到了一种可以让别人听从我的安排的方法。

  我把自己赚来的钱分出一部分去资助贫困大学生,不论他们学习如何,我只要那种长得漂亮的女学生。等这些女学生对我产生敬意之后,我再把他们送到那些有钱有权人的床上。

  没有人能受得了这种诱惑,就像当年那几位工友受不了诱惑,变成如狼似虎的恶魔一样。

  渐渐的,我资助过的女学生越来越多,我手中掌握的那些官员富人的把柄也越来越多,没有人再敢瞧不起我,他们只会供着我,求着我。

  我成功了,我的成功不是因为我有了钱,而是因为我让那些自认为高人一等的人如今全都匍匐在我的脚下!

  可是这份成功我还没来得及享受多久,突然某一天,有人在我耳边说了这么一句话。

  “刘老板,你就跟你儿子好好待在这吧,用不了多久,就会有警察来给你开门的!”

  “警察?”

  听到这两个字,我心里慌了,这些年来我做的所有事情,一旦被别人知道,我有十条命也不够被枪毙的啊。

  “你要干什么?韩玉玲,你想要多少钱我都可以给你,你有什么要求我都可以满足你,快先把门打开,放我们出去!”

  我疯狂地敲击着房门,想让外面的人放我出去,可是得到的答案却是根本不是我想要的。

  “哼,钱,钱,钱!姓刘的,你以为有钱就能解决一切吗?我肚子里的孩子怎么办?医生说了,我不能再堕胎了,这个孩子我必须生下来,你能给他一个名分吗,你能像对你现在这个儿子一样对待我的孩子吗?”

  “我……”

  “姓刘的,你不能!在你心里根本就是把我当成给你赚钱的工具,这些年我都陪过多少人了,你恐怕连我肚子里这个孩子都不会承认是你的吧。我受够了,我现在就去报案揭发你,把你做的所有见不得人的事情全部说出去,我要让你身败名裂!”

  房门上传来“咚”的一声巨响,随后便是某人离去的脚步声。

  她要去干什么,去报案揭发我,这就是说我也有把柄落在别人手里了吗?

  不行,我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我不甘心,我才刚刚成功,不能就这样一败涂地。

  “韩玉玲,你回来!”

  “你个‘贱’人,我让你不得好死!”

  “韩玉玲……”

  没有人回应我的呼喊,在这一刻我感觉自己的整个世界都要崩塌了。

  然而,同样是在这一刻,整个世界真的崩塌了,所有的东西都在剧烈颤抖,身边的儿子惊恐大叫。

  在这最后一刻,我只来得及弯腰将我的儿子紧紧抱在怀里……

  ……

  天黑了,一眨眼的功夫,我又回到了茫茫黑夜中的尸鬼道上。

  面前,福临依旧挑着那位为了救儿子而渴死的可敬大叔脸上的道符,只是从他那双空洞的双眼中,我再也看不到了任何东西。

  等等,“可敬”大叔?

  呵呵,他这样人值得人尊敬吗?

  之前我还一直想知道被韩玉玲关在房间里的那对刘老板父子最后怎么样了,没想到结果竟然是这样。

  那么现在看来,韩玉树和王香秀口中的那个刘老板,应该也是眼前这位吧。

  没想到,真的是没想到啊!

  福临看见我摇头苦笑,赶忙放下了手中的道符。

  “小友,怎么样,你看到了什么?这具尸体跟其他几具是什么关系啊?”

  “什么关系,唉,我还真是说不清楚,道长我把事情告诉你,你自己来判断吧。”

  我把自己所看到的一切全部讲述给了福临,福临听过之后,脸上的那道伤疤拧得都快崩开了。

  “小友,你说的都是真的?”

  “你说呢,道长。这是我从这具尸体上看到的东西,除非尸体能自己说谎。”

  “唉,没想到还会有这种事情。小友,不瞒你说,这件事情我也略知一二。”

  “你也知道?”

  “对,那是98年的时候,我回老家过年,家里人跟我讲了一件杀人抛尸的案子,当时案子的嫌疑人就是你刚才所说的那个工头。本来这件事也是当做茶余饭后的闲谈的,可是我回去的第二天,那工头的老婆孩子就找到我,说自己家男人是被冤枉的,根本没有杀人,更没有藏匿尸体。他们请我帮忙去把丢了的尸体找回来,还他家男人一个清白。”

  “啊?那道长你去找尸体了没有?”

  “我没去,那时候我已经洗手不干了,不管是赶尸还是找尸,但凡是需要用到祖宗秘术的事情,我绝对不会再出手的。被我拒绝之后,那工头的老婆孩子在我家门口整整站了三天,三天之后,他们就走了,再也没有提起过这件事。可是我到现在都忘不了,他们临走前,工头那个孩子看我的眼神。我知道他们恨我,可是我也没办法啊。”

  “道长,这可就是你的不对了,既然你有可能帮到他们,为什么不做件好事呢?”

  “唉,一眼难尽啊。罢了,我告诉你这些,也不是让你训我,我只是想说,你知不知道那个工头的孩子是谁?”

  “谁?”

  “明娃子。”

  “什么!道长你是说,刘汉达坑害的那个工头就是明娃子他爹?”

  “没错。”

  “等等,明娃子他爹就是明娃子二叔的大哥,也就是说,刘汉达当初害林小姐的时候,找上的那个徐老二,就是你尸队里的那个徐老二?”

  “对,就是他!”

  福临说着,伸手将第二具尸体脸上的道符挑了起来,一张憨直的面孔映入眼帘,那不是徐老二还能是谁!

  我懵了,真的懵了,脑袋里一片空白,惊慌地瘫坐在地上,直到有人狠狠踢了我一脚,我才稍稍回过神来。

  “徐老二,你说,现在怎么办吧?都是你害的,要不是你拉着我们来和刘汉达喝酒,我们能惹上这种事吗!”

  “徐老二,别坐在地上装傻,赶紧说现在怎么办!”

  “徐老二,你大爷的,是不是你和刘汉达合起伙来害我们啊?”

  身边是各种怒骂呵斥声,我抬起头来看过去,瞧见的第一个人竟然是接话那位。

  哎?我为什么要叫他“接话那位”啊,他不是王栋吗。

  看见王栋,我顿时就像找到了主心骨一样,我知道工地上的人数他心眼最多,办事最牢靠,现在只能请他帮忙。

  “王栋,栋哥,真滴不是鹅,鹅也不晓得这是咋着回事。求你了,刘汉达那瓜娃子走了,你说咋着办吧?”

  “怎么办,你还问我呢?事情都已经这样了,人也死了,只能按照刘汉达说的做了!”王栋狠狠地踹了我一脚,转头看向其他人,“栓子,达子,去找麻袋来,把人装上。三强、狗蛋弄几个扫帚拖把来,把屋子里弄干净!快,趁着天还没亮,赶紧干活!”

  王栋一说话,其他几人赶紧各自忙活去了。

  我缩在墙角里,看着他们一点点收拾残局,心中充满了悔恨。

  为什么,我为什么要听刘汉达的,来跟他吃饭喝酒。我早该想到他连工钱都没有,却能请我们吃饭,这中间一定有问题啊。

  可是后悔也没用了,事情已经到了无法挽回的地步。

  我们收拾干净房间,背起装满石头和尸体的口袋,趁着夜色来到江边,把袋子扔进了河里。

  等一切做成,天已经蒙蒙亮,我们别无去处,只能再回工地上。

  一路上,王栋不停地告诉我们,什么事也不要说出去,就按刘汉达交代的那样,哪怕是警察问起来也不准多说一个字。

  “如果谁要是敢泄露了秘密,那就是把其他哥几个往死里坑,到时候别怪我王栋翻脸不认人。他刘汉达能把责任推到咱们身上,我也能把责任推到你们身上,就算推不下去,咱们也是一起进监狱。一进监狱这辈子就完了,我完了,也不会让你们好过的,在监狱里把人弄得生不如死,这点本事我还是有的,明白没有!”

  我看到王栋眼神中嗜血的目光,吓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能木讷地点点头。

  但愿谁也不要把这事说出去,就当它从来没有发生过。

  可是,等回到工地上的时候,我们就看见三辆警车停在工地的门口,当时我就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憋了一晚上的尿顺着裤腿流了出来。
第26章 替罪羔羊,杀人灭口
尸神鬼仙全文阅读作者:焱壹行加入书架
  工地上出现了警察,难道昨天晚上我们抛尸的事情败露了?

  我坐在地上,心里想的只是赶紧逃跑,可是两条腿不停哆嗦,让我连站都站不起来。

  身边的王栋几人也吓得脸色苍白,不停地往后退,看那样子似乎只要有点不对劲,他们会立刻转身逃跑。

  气氛很紧张,只是这紧张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我们就听到工地里传来一声呼喊。

  “放开我,你们凭什么抓我,我真的不知道那个包是怎么回事,我是冤枉的!快放开我……”

  随着这喊声临近,我就看见“大头”被警察压进了警车里。

  嗯?怎么回事,警察不是来抓我们的,可是他们抓大头干什么?

  我不知道哪来的力气,迅速从地上爬起来就要冲过去找大头问清楚,可没跑出几步,就被两个警察给拦住了。

  “站住,干什么的?”

  “咋滴啦?嫩抓鹅大哥干啥子,这是咋滴回事啊?”

  “徐大头涉嫌绑架抢劫,我们在他的住处发现了可疑物品,现在要带他回去审讯,无关人员赶紧闪开。”

  “抢劫?鹅大哥咋着会抢劫,嫩弄叉了吧?”

  “不会错的。哎,对了,你们也是这个工地上的吧。工地上的人不都是在这里住,你们几个怎么这时候才回来,昨天晚上干什么去了?”

  “啊?我……”

  警察一问话,我顿时想起了做完发生的一切,嘴张开着,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就在这时身后的王栋一把把我拉开,笑呵呵地对着那个警察说道:“警官大哥,我们昨晚上出去喝酒了,全都喝的稀里糊涂的,就在外面过了一夜。怎么这才一晚上,工地里就出大事了?”

  “目前还在调查,事情还没有结果呢。正好,我们需要找几个工人询问情况,你们派两个代表出来,跟我去警察局录个口供吧。谁跟我走?”

  听到警察的话,王栋梁上的笑容僵了一下,不过很快他就恢复了过来,拍拍自己的胸膛说道:“警官大哥,我跟你去吧,他们这几个昨晚喝的太多,估计现在连话都说不利索呢。那个谁,栓子,陪我走一趟,协助警官大哥办案。”

  “好嘞。”

  就这样,王栋和栓子跟着警察走了。

  三辆警车呼啸而去,我站在原地良久,都没明白过来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当晚,王栋和栓子回来了,这时,我才知道我们扔进河里的那具尸体是工地上大老板的女儿,而工头被抓起来的原因是绑架了大老板的女儿。

  我们都明白,工头是被冤枉的,可是我们没有一个敢把事情的真相说出去,就算工头是我的大哥,我也不敢冒着被枪毙的危险去替他伸冤。

  王栋和栓子把事情告诉我们之后,便再也没多说什么,收拾起自己的铺盖便离开了工地,随后达子、三强、四狗也走了,几乎一夜之间,我们一起从家乡出来干活的八个人,就只剩下了我自己。

  从那以后,我就像个游魂一样游走在四川的各个大小工地上,我想忘记这件事情,可是夜夜都会被头破血流的林小姐给吓醒。

  我更不敢回家,害怕面对大哥的妻子和孩子。

  就这样,过去了一年又一年,当所有记忆随着时间慢慢消逝的时候,某一天,大哥的孩子徐明找上了我,说要跟着我一起去打工。

  徐明的出现又让我想起了那个恐怖的夜晚,我不敢去面对他,更是拒绝了带着他一起去打工的要求。

  可是这孩子,却在我住的地方堵了我足足五六天,最终我终于承受不了,带着他进了工地。

  我知道我对不起大哥,只能竭尽所能地去照顾徐明,来弥补我心中的亏欠。

  但是令我没想到的是,带着徐明去工地干活的第一天,我竟见到了另外一个我这辈子都不想面对的人——刘汉达。

  刘汉达开着一辆豪华汽车进入了工地,在他身边跟着一个漂亮的年轻女孩,他们站在一起,让我不仅有种他和那位林小姐站在一起的错觉。

  刘汉达有钱了,发达了,当大老板了,可我还是一个农民工。

  他享受着荣华富贵,可我却被他害的每天只能在后悔懊恼中渡过。

  我握着大锤的手越来越紧,恨不得现在就冲上去,给他的脑袋上狠狠来一锤,和他同归于尽。

  就在我快要忍不住的时候,身边的徐明突然拉了下我的胳膊,兴奋地喊道:“二叔,二叔,是玉玲姐,那是玉玲姐!”

  “啊?玉玲姐是哪过?”

  “就是大老板身边的那个女的。”

  “嫩个瓜娃子晓得她?”

  “嗯,玉玲姐也是咱村里的人,还是咱村里出去的第一个大学生呢。人长得漂亮,听说还在四川找了个好工作,每年都往家里带好多好东西。那时候,玉玲姐对我可好了,没想到在这里还能碰见她。”

  徐明越说越兴奋,扔下手里干活的家伙什,就要冲过去,我赶紧一把把他拦了回来。

  “明娃子,听二苏的,别过去!记住二苏一句话,以后看见那过大老板就躲着走,大老板身边的人就算嫩认识以后也不能再跟她说话。”

  “为什么?二叔,我看着那个大老板好像也是咱乡里的人啊。”

  “木为啥,听鹅滴就是了,那个大老板不是个好人!”

  明娃子让我硬逼着没有过去,而我也被他这么一打岔,刚才那种冲动消于无形。

  冷静下来一想,我真的不敢去和那个刘汉达同归于尽。

  且不说我能不能打死他,就算是真的把他打死了,警察抓住我之后,问我为什么要打他,我该说什么?

  难道要把当年的事情全部说出来吗?

  不可以!

  这么多年来忍气吞声,我为的是什么,我已经不怕坐牢、不怕枪毙了,我怕的是面对家里人的指责,我不敢想象当一切真相大白的时候,徐大头会怎么看我,大嫂会怎么看我,明娃子会怎么看我。

  不过,我不能把这件事说出去,不代表我不能去找刘汉达讨要这些年来的损失。

  他不是有钱了吗,那就拿钱来封我的口吧。

  之后的日子,我每天除了在工地干活,就是想方设法弄清楚刘汉达的一切,然后去他有可能出现的地方,堵住他,跟他单独见面。

  一晃过去了一个多月,我终于有机会见到了刘汉达。

  事情比我想象中的更顺利,刘汉达见了我之后,二话没说便让我去财务上领钱,想要多少说个数就可以,不过前提是拿了钱从此不准再出现在他的面前。

  他的态度令我心寒,他竟然连当年的事情提都不提一句。

  不过,他的做法让我放下心来,知道他不会杀人灭口了。

  钱拿到手了,但这是明娃子他爹用一辈子的自由换来的钱,我不能从里面拿走一分,必须全都给了明娃子。

  可是该怎么给呢,一下子拿出这么多钱来,肯定会惹起明娃子的疑心。

  我思前想后,始终找不出一个合适的理由,只能一直这样拖着,看看什么时候有一个恰当的机会。

  然而我还没等到机会来临,却突然发现明娃子不对劲了。

  每天一收工,他就一个人窜出去,不知道到哪晃荡好几个小时,直到半夜里才回来。

  这种情况持续了一个星期,突然某一天,明娃子告诉我,他不要再打工了,他要去别的地方闯荡。

  这消息很突然,我用尽各种办法问他是怎么回事,他却始终都不告诉我。

  好吧,不说就不说吧,要走我也拦不住,但是去外面闯荡能没有钱?

  这时候也顾不上怎么解释了,我把从刘汉达那里讨来的钱全部拿出来给了明娃子。

  明娃子被我拿出来的钱震惊了,只是我永远都不会告诉他这些钱是怎么来的,硬生生地把他从身边赶走了。

  看着明娃子离开,我的心前所未有的舒畅,感觉之前亏欠他们一家的所有东西都还清了。

  可是这种舒心只持续了不到两个月,突然有一天我竟接到了一个来自医院的电话,他们告诉我,明娃子被人打伤,现在正在医院接受治疗。

  我慌忙地赶到医院去,就看到了鼻青脸肿躺在病床上的明娃子。

  在我的不停逼问下,明娃子终于告诉我他要离开的原因,竟然是为了和当初在工地上看见的那个玉玲私奔。只是他们私奔之后,没离开多远,就被刘汉达的人找到,那些人不仅把玉玲带走了,还把明娃子打了一顿,顺走了我给他的钱。

  知道了事情的始末,我只觉得有一口闷气压在心里,怎么也吐不出来。

  我辛辛苦苦弄来的钱,为了让明娃子过上好日子以及弥补我心中亏欠的钱,就这么因为一个女人而没了,而且那个女人还是刘汉达身边的女人!

  “明娃子,嫩等着,二苏帮嫩把钱要回来去!”

  一听我这话,明娃子顿时从病床上跳了下来。

  “二叔,我跟你一起去,我也要把玉玲带回来!”

  不等我再说话,明娃子就已经夺门而出。

  没办法,我只能带着他一起去找刘汉达。

  然而,到了刘汉达的住处之后,迎接我们的却是一帮手持铁棍的黑衣大汉。

  我和明娃子连一点反应都没做出来,就被那些人抓住,关进了一间小黑屋里。

  在小黑屋关门上锁的那一刻,我害怕了。

  我意识到从我要来钱、到明娃子跟玉玲私奔,再到现在我们叔侄两个被一起关起来,全都是刘汉达一手设计的陷阱。

  他要干什么,他是不是准备杀人灭口了。

  我真的害怕了,大喊大叫着让刘汉达放我们出去。

  可是没有人回应我,回应我的只是天地变色,万物颤抖……

  ……
123456789101112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焱壹行所写的《尸神鬼仙》为转载作品,尸神鬼仙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尸神鬼仙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尸神鬼仙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尸神鬼仙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尸神鬼仙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尸神鬼仙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