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玄幻奇幻小说 > 我的21岁女神最新章节 > 我的21岁女神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第二百五十七章 鬼拳
我的21岁女神全文阅读作者:大内第一高手加入书架
    第257章鬼拳

    忽然之间,周枫有点像当初和桑仲、卢奉对战时的感觉,脑中不断闪过对方拳势的来龙去脉,反而不急于反击。【更多精彩小说请访问】

    对手的实力高低,他早看了个明白。论实力,大概是和卢奉相当,技巧好,力量和速度、反应也都不错,但却远逊现在的他。假如他真想分出胜负,顶多十招,就能让对手败北,但现在被对方拳路所动,而那正是他一向缺乏的东西,令他忍不住想瞧个明白。

    转眼之间,双方一个攻一个防,三四十个回合过去。

    中年男子久久不能得手,心里焦躁,蓦地拳路一变,竟是刁钻无比,招招透着邪气。

    周枫心中一震,眼睛却是大亮。

    这一套拳法,比之前的都要高明不少,但是……

    扑!

    他一个不当,被击中左肩,顿时身子一侧。

    中年男子得势不饶人,立马左拳追袭。哪知道拳头刚到对方面门,眼看就要得手,竟被对方一把抓着手腕,无论怎么用力,都没办法再前袭。

    中年男子大惊,一抽手,抽拳退后三步站定。

    周枫仍站在原地未动,目光茫然地道:“不对。”

    中年男子一愣:“什么不对?”

    周枫喃喃道:“不对!这套拳的威力不该是这样的!”

    中年男子大讶,喝道:“搞什么鬼!”

    周枫回过神来,比划起来:“我是说,你的拳路似乎有点偏移,虽然这样走很直接也好走,但是威力会减弱很多。照我看,应该这样这样,从这个角度挥这一拳,然后这里拐个小弯,对!就是把你的拳弧度再稍微加大点,威力会强上不少。”
    周枫理都不理他们,皱着眉比划了又比:“不对,应该这样……但这样拳速影响很大,唔……这样?”

    对面的中年男子火道:“少在那装神弄鬼!”再次前冲,一拳长挥而出。

    周枫蓦地一声大喝:“我知道了,是这样!”竟以同样的拳势挥了出去,但只有少数几个眼力高明的,才能看出他的拳路和中年男子的拳路有所不同,虽只是细微的差距。

    扑!

    周枫一拳既不快也不猛,偏偏抢先击中对方肩头,那中年男子大惊,慌忙缩拳退后,才发觉对手根本没有用力。

    “你偷学我的鬼拳!”中年男子惊怒交加地喝道。

    “这……”周枫挠挠头,“算是吧。但你的拳其实和我的拳不一样,按10分满分算,我的拳8分,你的拳顶多6分。”

    那中年男子大怒,吼道:“胡说!我独门的鬼拳我还看不出来?你明明就是偷学!”

    周枫摇头道:“不,不一样。当然大体是一样的,但是我这一招是对你的招数改进,你的要是叫做鬼拳,那我这个该叫鬼拳二代,你的升级版。不过……说真的,我怀疑你的拳没有学到家。这套拳原本应该就是像我这么打的。”

    中年男子怒不可遏,再次冲了上去。

    周枫仍以游斗为主,引对方将拳术全施展出来,渐渐看出端倪。

    对方这套拳大概是十招左右,每招都有不少变化,和林门的林腿有点相仿,均是巧妙无比。但林腿的精妙,就在于完全没有改进的余地,每一招和每一个动作都像是在这种技巧下的最佳设计。可是眼前的拳术,却大不相同。

    周枫看着对方这套拳的时候,总觉得哪里别扭,忍不住在脑海里将其套路进行修改和变化,贴近自己认为的那套路。虽然基本上都细节上的变化,如弧度、角度和是否旋转拳势等,带来的却是非常大的威力差异。

    转眼五六分钟过去,那中年男子体力支撑不下,呼吸急促起来不说,拳上的力量和速度也减弱不少。

    周枫基本上看得差不多了,忽然一伸手,抓住对方拳头,轻轻一推,把他推得退开五六步时,才道:“今天就到这吧,我要走了。”

    中年男子巴不得有个台阶下,可是眼下这情况,摆明了自己落在下风,在这么多弟子面前,他哪肯罢休,怒道:“想走?没门!一起上!”

    周围的弟子们早等不及,呼啦一下,全涌了上去。

    周枫双眉一扬,寒声道:“敬酒不吃吃罚酒!”不退反进,第一次主动进攻。

    但甫一出手,就让中年男子震惊不已——他用的竟是自己刚才所用的“鬼拳”!

    但拳是同一路拳,却因为力量、速度、敏捷等的差异,在他手中原本威力普通的拳法,到了周枫手中却像蒙了尘的明珠重新擦净,光芒大展,每一击必定有人被击中,每一下都有痛叫场空!

    转眼二十来人不分水平高低,全被周枫打翻在地,唯一能苦撑的只有那中年男子,但再不留手的周枫只连出四拳,已逼出一个大空档,随即当胸一拳踹去。

    中年男子不愧是师父,仍来得及反应,双手勉强在胸前架住。

    扑!

    中年男子直接被震得连退了七八步,随即绊在椅子上,仰天栽倒。

    周枫再不看他和其它人,转身大步出了拳馆。

    前台处的妹子呆看着,眼中尽是崇慕。

    门外的苏和平赶紧跟了上去。

    拳馆的人没有追出来,显然是自知水平太低。

    出了大楼后,周枫停下脚步,淡淡地道:“你的问题解决了,回去吧。”

    扑!

    苏和平双脚一低,跪倒在他面前,叫道:“师父!”

    周枫一愣,转头看他:“哈?”

    苏和平激动地道:“我要拜你为师!”

    周枫失声道:“什么!”

    苏和平动情地道:“师父你太厉害了!我要跟你学拳,我要亲手打败那个王八蛋,在那个臭女人面前扬眉吐气!”

    周枫哭笑不得地道:“你脑子有病!你现在多大了?得有二十五六了吧?你学拳学多久能打败那家伙?十年?十年后他们的孩子都能打酱油了你还扬个蛋的眉吐个蛋的气啊!”

    苏和平一呆,从好梦中苏醒过来。

    确实,走这条路根本不现实。

    周枫把他扶起来,语重心长地道:“要搧脸有很多种方法,你也可以在事业上努力,将来让你前女友看着你飞黄腾达,岂不是更好?当然,你能把这事抛一边更好。”

    苏和平颓然道:“哪有那么容易。”

    周枫一想也是,自己因为小茹的事,至今仍未能从心伤中恢复过来,这家伙刚刚受到打击,至少也得花几个星期来化解伤疤吧。

    “算了,你自己考虑吧,我先回去了。”周枫转身朝另一边走去,“这破地方出租车忒难召,刚才运气好,不然说不定把你跟丢了……”

    “大哥你甭找车了,我有车!”苏和平在后面大喊,“我载你!”

    周枫一呆,转头看他:“你刚才不也坐出租过来的?”

    苏和平振作精神,道:“我车停在家里,离这不远,走几步就到。走吧,就当报你救我的恩,我把你送回去。”

    ……

    回到钟楼巷,在租的四合院外下了车,周枫一眼就看到大开的院门,以及正躺在一张躺椅上晒太阳的庄述。

    后者同样看到他,从躺椅上跳了起来,奔出院子,奇道:“这面包车哪来的?”

    苏和平开门下了面包车,笑嘻嘻地道:“我的车。”

    这是辆加长的银色面包车,三排座,后面的位置全都可以拉开,腾出空间来拉货,非常实用。

    庄述大喜道:“有车太好了!这破地方出租车难找得要命,有辆车多好!”

    苏和平大喜道:“太好了!这么说我能跟着你们了?”

    周枫无奈道:“好吧,就当我们雇了你,月薪制。”

    庄述满头雾水地道:“怎么回事?”

    周枫叹道:“这小子看到我过人的身手,死也要缠着我,说要跟我。原本我拒绝了他,结果他说他有车……我就跟他说,回头要是你愿意让他跟着,那我就答应他。”

    庄述恍然大悟,哈哈大笑道:“这小子非常机灵,我找他找房子时办事不知道多么爽快利落,有他打个下手包你满意。不过你给他月薪,那给我怎么算?”

    周枫直接摸出钱包,掏出张银行卡扔了过去,说了密码,道:“这卡上有三十万,算你的活动资金。”这卡还是当初明晓枫为了感谢他救了他爸给的。

    苏和平剧震道:“周哥你好大的手笔!”

    庄述笑嘻嘻地搂着周枫肩:“科长大人够大方!就冲着这三十万,我庄某人以后绝对对你言听计从,你让往东我不往西!”

    周枫没好气地道:“少废话!你那班兄弟什么时候到?”

    庄述精神一振:“我正要跟你说。刚才我接到电话,他们现在已经上了到西陲来的飞机,估计下午就能到,到时候我去接人,你在这守着。”

    周枫点头道:“行,那就让和平开车跟你去接人。”

    西陲市同样有机场,周枫之前不能直接到,是因为这边机场并不接纳私人飞机,因此他只能转机,但坐民航的众人却不同。

    “对了,那妞刚才又醒了一次。”庄述忽然想起来,“不过现在又睡着了。”

    “哦?她有没有说什么?”周枫问道。

    “有,但我不敢告诉你。”庄述一本正经地道,“说了怕你会太冲动。”

    “冲动?”周枫错愕道。

    “主要还是怕你如果冲动了,被人打死的话,她就内疚了。”庄述眨眨眼。

    周枫怎么看也不像是严重的事,不由笑了起来:“要不要我先发个誓绝不冲动?”

    庄述一脸考虑的神情:“这嘛……也行,你先发……哎哟!”

    却是周枫一拳砸在他肩上,喝道:“少废话!快说!”

    庄述摊手道:“她说对方审她的时候,用了令人发指的招数,对女性是极大侮辱,假如你听了,很可能会暴怒,然后冲过去找人麻烦,最后因为被人家几百号人围殴而死。”

    周枫一震,目光陡然寒冽:“是谁?什么手段?说!”

    本部小说来自看書惘

 ...  
第二百五十八章 钟楼巷血战
我的21岁女神全文阅读作者:大内第一高手加入书架
    第258章钟楼巷血战

    庄述蓦地捶胸顿足,哈哈大笑,乐不可支。【更多精彩小说请访问】 .

    周枫一愣,旋即蓦地醒悟过来:“你小子耍我!”

    庄述笑得差点倒地,好一会儿才道:“看你那么严肃,故意逗你开开心嘛,哈哈……她醒来确实想跟你说句话,但我真不敢告诉你……除非你答应我不冲动。”

    周枫正色道:“我保证不会。”

    庄述敛去笑容:“刚才她醒的时候我正帮她换药,一不小心碰到了她的,嘿,上半身关键部位,她骂我色鬼,还说要向你告状……”

    周枫失声道:“什么!你居然对重伤的人也下这种手?!”

    庄述叫冤道:“我哪有!真是一不小心!你保证过不冲动的,男子汉大丈夫,说话要算话!”

    周枫哭笑不得,板着脸道:“我不冲动,等琳娜恢复了再自己跟你算帐好了!”

    ……

    下午庄述和苏和平一起离开后,周枫独自在院内守着琳娜。

    这妞醒来的次数越多,状态就越好,看样子用不了多久就会完全恢复意识和说话能力,必须24小时都有人守在她身旁才行。

    趁着空隙时间,他在院内将从开宏拳馆那中年男子处“偷”学来的“鬼拳”一招一式重新演练起来。

    由于手部技巧的缺乏,他最近最常使用的是脚法,但这套“鬼拳”却能弥补他的缺陷,假如能完全掌握,对他的格斗能力是一个极大的提升。

    这套拳一共十招,但越练周枫越觉得这套拳奇怪。

    原本每种武术的招式划分,一来是为便利,便于学习记忆,二来是形成套路,从而提升不同动作与不同动作间的结合威力。比如林腿,一共九招,称为“九式林腿”,就是符合这原理。

    但这套鬼拳,虽然动作上可以明确地分成十招,但周枫每多练一遍,就觉得这其中隐隐有点不妥。

    仿佛原本是“这种模样”的东西,被人硬生生变成了“那种模样”。

    最初见到那中年男子使用时,他就感觉到这拳法被人变化过,而变化后的拳术远不如变化前。现在自我练习下,他这感觉越来越强烈。

    似乎那不仅仅是每一招变了几个动作那么简单。

    正练得入神,外面忽然传来汽车引擎声。

    周枫一惊回神,听出不是面包车的声音,不由愕然开门而出,瞬间呆住。

    五辆大卡车一字排开,停在外面,每辆车上,都装着至少穿着青色背心的壮汉近百人!

    我去!

    这加起来尼玛至少四百多人!

    一人从中间一辆车的驾驶室上跳下来,一拐一拐地走到台阶前,眼中恨意滔天,从牙缝里一字一字地呲出来:“敢伤你袁大爷,你们特么找死!叫那小子给我滚出来!”从他动作可以看出,仍没从之前被庄述打伤的状态中恢复过来。

    周枫再怎么自恃厉害,也不禁色变。

    光是打,他就不可能打得过这么多人,更何况院子里还有琳娜这重伤员!

    关键是,尼玛谁想得到,为了一场私仇,袁追风这货居然能拉来四百多人!

    这要换了是在华宁,一次出动这么多人,警方和特警早就出动了,哪有这麻烦!但在西陲,街面上连巡逻车都罕见,这却成了现实,他现在就算想打电话报警都来不及了!
    周枫沉下气来,道:“他不在。”

    袁追风哪肯信他,冷笑道:“见人多就缩卵了?滚开!给我进去搜!”

    五辆车上,几乎所有人同时动作,呼啦啦地从车上跳下来,刹时之间,院前的巷子被数百人头挤满,个个表情凶悍,气势骇人之极。

    其中三十多人围到袁追风身后,就想和他一起冲进去。

    周枫心内暗叹,抛开所有杂念,眼神陡转凌厉,双手横伸地拦着众人,沉喝道:“谁要进去,先过我这关!”

    事到如今,他不可能抛开琳娜独逃,唯一能做的,只有以一己之力挡下众人。

    但连他也知道,以他现在的体力,顶多挡下其中一半,而且还是对方蠢到只会冲着他一个人来的情况下。假如对方稍稍聪明点,分出一路人翻墙捣瓦,他什么也防不住。

    脑海中将琳娜曾经说过的话回忆起来。

    神乡园。

    这极有可能是当初抓了琳娜的那伙人,想不到这么早就要开始极端激战。

    袁追风脸色一沉,断喝道:“想揽事,就先把你揍趴下!上!”

    一时之间,他身后的人如潮水般,从他身侧涌了出去,扑向台阶上方的周枫。

    周枫整个人完全抛开了外界的所有想法,整个人晋入前所未有的“自我世界”,气运周身。

    扑扑扑!

    最先扑上去的三人被他一拳两脚,直接打得倒翻进自己人堆中。

    但后面的人毫不畏惧,仍是潮涌上去。

    扑扑!

    又是两人被挥翻,在空中划出一条漂亮的弧线,飞进人堆中。

    但藉着这机会,终于有一人成功抢上台阶,虽然同样被周枫打翻、摔落,但为其它同伴抢得一线机会,另两人也扑上了台阶。

    周枫蓦地暴喝一声,体速瞬间提升一个档次,扑扑扑扑连着几下,不仅把抢上去的两人踢翻,还把另两个想趁隙抢上去的家伙打倒。

    但下面的袁追风却微微冷笑:“我倒要看看,你能撑多久!”

    一时之间,台阶之战变成持久战,纠缠起来。

    神乡园的人不断群袭,偶尔能抢上台阶、试图冲进院子,但每到危急时候,周枫总能暴发出惊人的力量和速度,将来者全数打倒。

    袁追风越看脸色越难看,原本以为顶多两三分钟就能冲破的前门,竟然如此难破!那小子仿佛一道铁匣,将通路守得滴水漏,杀神一般!

    殊不知周枫内气正以高速消耗,渐渐迈向困境。但无论怎样,这一关他必须守着,否则让对方冲进院子,伤了琳娜,他会恨自己一辈子!

    尤其是假如神乡园真是绑架过琳娜的人,对方发现她在这里,肯定也会对周枫的身份起疑,那时会带来更大的麻烦!

    大呼小叫的人浪一波又一波向台阶上潮冲,转眼之间,倒下的人已经超过五十!

    由于空间原因,能同时朝周枫攻击的人不能太多,因此绝大部分人只能旁观,这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周枫的压力。但由于对方总人数太多,这种“宽松”的情况难以持久,前门被破是迟早的事。

    十分钟过去,袁追风怒吼道:“没用的东西!都特么吃白饭是吧!给我冲!搞死他!冲啊!”

    台阶一侧,周枫刚刚一记旋踢踢翻三人,为轴的左脚蓦地被人从下面抓住,那人还叫道:“给我倒吧!”用力拉扯。

    周枫刚刚用尽力道,一阵力虚,竟被扑得一斜,向地上扑倒。

    周国人无不大喜,几个人更和身朝他身上扑去,试图胳膊身体压得他动弹不得。

    哪知道周枫左手在地上一撑,整个人陀螺般旋转起来,连踢带拳,狂猛力道放出,几个人无不惨叫着被倒翻,砸倒自己不少人。

    周枫灵活地翻身站起,一转头立刻看到仍继续涌上来的人不潮,心里一沉。

    他的内气消耗已近极限,再这么下去,撑不了三分钟,就完了!

    一念闪过。

    要是有庄述在就好了,至少他在这拖时间时,庄述可以带人先逃。

    就在这时,引擎声忽然响起。

    周枫心中一愣,转头看向巷尾,只见一辆面包车全力冲来。他心中大喜,精神为之一振。

    庄述他们回来了!

    这边袁追风位置较矮,还没察觉那边的异况,仍指挥人朝周枫狂攻。
    后面车门立刻拉开,十多条汉子跳下车,虽然全是赤手空拳,但神情气态无不透出强大气场。

    庄述大步上前,第一个朝着神乡园外围的人逼近。

    外围的神乡园打手终于察觉情况,愕然转头时,其中一人已被庄述一拳狠狠砸在脸上。

    骨碎的声音响起时,庄述抓着对方,一个抛掷,超过一百五十斤的躯体立时飞了出去,落到七八米外的人堆中,怪叫声顿时响起。

    庄述剑眉一扬,杀机涌现,喝道:“三人一组,三角阵形,地毯式扫荡!”

    震天吼声从他身后响起,十多人各自组阵,从巷子那端向四合院扫去。这十多人无一不是身经百战的强悍战士,无论经验还是格斗能力,都超过这些打手两三个档次以上,尽管后者人数远胜,但在他们的冲击下,却一层一层被打倒,一时之间,竟然稳占下风!

    庄述转眼冲到其中一辆大卡车上,扑了上去,三两下把车上的人扔下来,跳到车顶,不断下达指令,指挥自己兄弟选择对方合适的冲击点,发动强悍的攻击,俨然大将风范。

    神乡园的人虽然已经惊觉过来,但毫无组织的众人由于街道宽度限制,不能靠人数把对方围住,优势无法体现出来,转眼之间,已是三四十人被打倒,完全没办法阻挡对方前进的脚步!

    一众退役悍兵,有若锋利钢刀,迅速砍进腹地。

    唯一没动的是苏和平,爬到自己面包车上,激动地挥拳呐喊,为自己一方加油打气——当然在现场踏雪寻梅嘈杂热血的情况下,没人听得到他的声音。

    
    台阶上的周枫已打倒近百人,体力接近极限,但见有援手来助,原本已经快撑不住的他韧力再升,反而守得更死。

    看书辋小说首发本书

 ...  
第二百五十九章 佛宫
我的21岁女神全文阅读作者:大内第一高手加入书架
    第259章佛宫

    三分钟后,一干退役悍兵已然打翻百多人,神乡园的打手终于慌乱起来,不少人开始朝后退让。【舞若小说网首发】 .

    势头完全压制下,场上形势更是再难逆转,已经没几个人朝四合院的台阶上冲击,反而慌里慌张地挤撞自己人,更是溃不成军。

    原本在人数上仍有绝对优势,但没有人组织指挥,败局已成。

    五分钟后,五辆车全部离开,但车上只载上了不到三十人,其它人全是狠狈地步行逃走。逃不动的则由同伴拖走,很快四合院前空了出来,只有点点血迹证明刚才这里发生过大战。

    台阶上,周枫仍傲立不动。

    庄述扑到他身边,上下打量他,奇道:“看来我回来太早,你这精神头,再打个三五百人没问题啊!”

    周枫苦笑一记,蓦地一侧,倒进了他怀里。

    同时眼前一黑,再不醒人事。

    刚才力战,早耗光了他的内气和所有体力,现在能站着全靠一股意志力撑着。

    ……

    模模糊糊中,置身地黑暗之极的洞窟中。

    他茫然摸壁前行,努力去看清周围每一处的情景。

    前方将到何处,他完全无法知晓,唯一知道的,就是假如在这里停下,只有死路一条。

    迷糊中不知道走了多远,前方忽然光亮起来。

    他大喜,拖动早疲惫不堪的双脚扑了过去。

    就在整个人完全泄入光线的一刻,蓦地一股透体寒意生出。

    周枫大叫一声,霍然坐起身。

    旁边有人叫道:“科长!科长!”

    周枫大口喘着粗气,视野渐渐清晰起来,才发觉自己正坐在床上,原来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旁边的健壮年轻人浓眉大眼,正是李建军。

    周枫感觉体力恢复了不少,翻身下床,活动了几下,才问道:“我睡了多久?”

    李建军看了看时间:“六个小时,夜深了。”

    周枫奇道:“你一直在这守着我?”

    李建军翻了翻白眼:“我哪那么厉害,跟兄弟瘊轮流守的,庄哥先守了你仨小时,其它兄弟累得要死,都睡觉去了。”

    周枫心中感动,拍了拍他肩头:“辛苦了,你去睡吧。”

    李建军点头起身,正要出去,忽然像想起什么似的转头道:“对了,庄哥说你醒了让你去那美女的房间,她好像刚才醒了,说了点什么东西。”

    周枫一震,立刻抢出屋去。

    琳娜难道说了什么重要的情报?

    在琳娜的屋子里,她仍沉睡依旧。旁边庄述正翘着二郎腿坐在躺椅上,悠哉游哉地翻着一本杂志。

    周枫开门时这小子把杂志一场,赞道:“这好玩意儿!要不要看看?”

    周枫顺手接过来一看,顿时哭笑不得。

    一本花花公子!

    “说正事,她说了什么?”周枫把杂志扔回他身上。

    “这次你是真的要冷静点。”庄述敛去笑容,“她说了个地址,说住在那的人清楚当年发生的事。”

    “就这个?有没有说是谁绑架她?”周枫皱眉道。

    “……”庄述看怪物似地看他,“我还以为你会立刻大叫‘在哪?我现在就去!’之类的话,然后冲出去找那家伙,你要她来查的不就是这个吗?”

    “任务归任务,我现在火大的是谁伤害了琳娜!”周枫沉声道,“任务迟早会解决,但我眼下最想做的是为琳娜报仇!”

    “果然不愧是我兄弟!”庄述眼睛大亮,“够情义!不过她没说这个,当时精神萎靡,只说了那地址就又睡了过去。”

    周枫大感无奈,只得道:“好吧,在哪?”

    庄述微微一笑:“有兴趣逛夜市吗?我指红灯区。”

    周枫一愣。

    外面传来叫嚷声:“庄哥,饿了!在哪吃东西?”

    庄述起身出了房间,喝道:“和平!”

    周枫跟了出去,只见两个退伍兵打着呵欠站在其中一间屋子的门口,显然是刚睡醒。

    另一间屋子里蓦地亮起了灯,随即响起苏和平的声音:“在!”

    庄述喝道:“带兄弟们去吃点夜宵,回来找我报账!”

    那间屋子房门打开,苏和平边穿衣服边冲了出来:“没问题!”

    片刻后,他带着两个退役伍出了院子。

    周枫呆道:“这小子……”

    庄述拍拍他的肩:“得亏这小子,不然咱们在这吃饭都成问题。这家伙还真不错,杂务全包了,负责照顾咱们生活最合适不过。”

    周枫皱眉道:“但我仍有点担心他是不是可信。”毕竟他们在这做的事不是什么可以随便泄露的事。

    庄述莞尔道:“不冒点险怎么行?放心吧,我有使人盯着他,他要是敢动什么歪脑筋,包他没好果子吃。对了,刚才你还没答我,有没有兴趣现在一起去红灯区逛逛?”

    几分钟后,两人离开了四合院,步行朝市中心而去。

    庄述找了个可靠的兄弟在那守着琳娜,又安排好了四合院的夜哨,假如有事,会随时联络,不必担心。

    更何况神乡园刚刚栽了个大跟头,看情况应该不会这么快就再回来报复,他们出去逛会儿该没问题。

    周枫内省自身,感觉内气恢复了小半,应付普通情况没什么问题。长生气和御血气融合后,他的内气恢复速度比以前恢复快得多,虽然只是几个小时,却已恢复了不少。

    从钟楼巷往南走过两条街,原本寂静的环境很快变得喧嚣起来,前方红光明亮,街口的街牌写着“佛缘街”三字,下面还以周枫完全不认识的文字写着两行东西。

    “这地方属于边境城市,什么人都有。”庄述轻松地边走边道,不时扫视着周围路过的人,“咱们要找的地方是个叫‘佛宫’的地方。”

    “佛宫……”周枫无语地看着他。

    这地方到处都是站街女、混子和酒鬼,哪个地方和“佛”字有关联?

    说话间两人已经进了佛缘街,周围不少人来来往往,更多的是勾肩搭背的男女。

    庄述边看边道:“别惊讶,听过‘欢喜禅’吗?佛修的一种,讲究的就是男女交合来修佛的玩意,嘿!想想也觉得过瘾,不过那怎么修佛?”

    周枫讶道:“原来你也懂点东西,我一直以为你就深山老林出来的大老粗。”

    庄述神色自若地道:“我出身的地方确实是深山老林,但我这个人叫做粗中有细,不然怎么会对泡妞感兴趣?真正的粗犷汉子讲究的是如何‘征服’女人,懂吗?”

    周枫失笑道:“那有什么区别?”

    庄述奇怪地看他一眼:“亏你还是泡妞高手,居然连这种最基本的道理都不知道!‘征服’女人,靠的是威风;‘泡妞’,靠的是手段。一个刚猛一个技巧,完全是两种事。比如那边那妞,你觉得你用什么技巧能泡上她?”

    他指的是街边站着的一个女孩,看穿着打扮言行举止就知道是个站街女,周枫哂道:“什么技巧都没用,只有用钱。”

    庄述打了个响指:“没错!只能用最直接简单的东西,钱!谁给的钱多,她听谁的,这就叫‘征服’,有钱就有威风!咦?在那!”

    周枫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立刻看到一家挂着霓虹招牌的店,招牌上是大大的“佛宫”二字。

    周枫愕然道:“原来佛宫只是个酒吧的名字!”

    庄述压低了声音:“不是一般酒吧,有狗看门。”

    周枫也留意到门前有四个身材高大的汉子守着,皱眉道:“怎么进去?”

    庄述笑了笑:“怎么进?当然直接走进去!”大步走了过去。

    周枫自无异议,跟了过去。

    近前后,四条大汉几乎同时警惕起来,其中一人一伸手,拦着想要进去的两人:“站住!这里是私人俱乐部,没会员卡的不得入内。”

    庄述笑嘻嘻地道:“别紧张,我来找个人。”

    那汉子回头看看同伴,才转回头疑惑地道:“找谁?”

    庄述若无其事地道:“不知道,我只知道他认识这个女人。”手一扬,屏幕上放着琳娜照片的手机现身。

    周枫大奇道:“我去,你什么时候把琳娜的照片弄成手机壁纸了?”

    庄述回头悄声道:“在我决定泡到她的时候,这是我新的挑战。”

    前面那汉子却火道:“什么乱七八糟!给我滚!”

    周枫错愕道:“这地方的人怎么回事?动不动就叫人滚?难道他们不知道人有腿吗?”

    庄述一本正经地道:“有腿也可以滚,像这样……”蓦地一记侧踹。

    “啊!”

    那汉子被踢在胸膛处,登时翻倒在地,滚出五六圈撞到了“佛宫”的外墙才停下来。

    周围所有人全都吓了一跳,不相关的无不骇然退开,围观这边的热闹。

    当事者的其它三人却均大惊,立刻作势戒备,其中一人喝道:“兄弟哪条道上的?这是桑杰老大的场子,要闹事可得看清楚!”

    庄述笑了笑:“我说了我来找人的,你让我进去逛一圈,一切好说。你要不让我进去,那我就自己进去。”

    一旁的周枫对这家伙的雷厉手机可以说是司空见惯,并不说话,静观其变。

    那三人还没说话,“佛宫”的玻璃门忽然推开,一人走了出来,用两人不懂的语言说了句什么。

    周枫凝神看去,只见这个肤色黝黑,两颊有明显的高原红,头发长达肩头,发型狂野,一看就知道是个藏人。

    外面的三人立刻露出恭敬之色,用藏语回应。

    片刻后,那藏族大汉转头看了看庄述和周枫,转以汉语道:“本人桑杰。你们不像是是本地人,找我什么事?”

    庄述晃了晃手机:“认不认识这女人?”

    那藏族大汉看了片刻,忽然动容道:“是琳娜小姐!她现在在哪?那天我们分手后,就再没她的下落了。”

    庄、周两人对视一眼,心生异感。

    后者转头看那藏汉桑杰,问道:“你和她是朋友?”

    桑杰毫不犹豫地道:“琳娜小姐是我的救命恩人,我愿意为她做任何事情!”

    庄述哈哈大笑:“那就是自己人了!来,我们找个地方,好好说说话!”

    看書王小说首发本書

 ...  
第二百六十章 能预言的“超能力”
我的21岁女神全文阅读作者:大内第一高手加入书架
    第260章能预言的“超能力”

    进入“佛宫”后,里面是个阴暗的房间,几个男男女女正默默地在里面坐着。【更多精彩小说请访问】 .

    桑杰带着周枫、庄述进入后,没有停留,穿过屋子另一端的走道,到了后进,立刻看到前面一块用藤帘隔开的空间。

    一阵奇特的香味传了出来。

    庄述悄声道:“这什么地方?”

    桑杰压低了声音:“这是先知占卜的地方,我们不要这说话影响她,到上面说话。”带着两人从右侧一个狭小的楼梯走了上去。

    周枫大感好奇,想不到还有占卜这种玩意儿。不过眼下重要的是桑杰能提供什么样的情报,只得跟了上去。

    二楼就正常多了,开着灯,明亮的房间内布置着桌椅,甚至还有电视。

    “坐。”桑杰打了个手势,自己先在一张藤椅上坐下,“几天前我被人追杀,幸好琳娜小姐救了我。后来她告诉我想要找点东西,希望我能帮她,我当然毫不犹豫。”

    “等等,你这么相信我们是她的朋友?”庄述忽然道。

    周枫看着桑杰,假如后者撒谎,他立刻就能察觉。庄述说的得有理,事实上他们和琳娜是同伴还是仇人,都是他们“说”的,事实如何,按说桑杰至少该怀疑一下才对。

    哪知道桑杰却笑了起来:“两位有没有听过‘灵应’?”

    庄述错愕道:“那是什么东东?”

    桑杰指指自己脑袋:“不是什么东西,而是我天生的‘特殊能力’。拿你们汉人的话来说,应该叫‘超能力’,我的‘超能力’就是可以在见面时瞬间判断出你们说的是真还是假!”

    庄述和周枫对视一眼。

    有这种“能力”当然可以回答庄述刚刚的问题,但这摆明了就是胡扯,哪有人真有什么“超能力”?

    桑杰神秘一笑:“不信?我可以证明给你们看。你们两个人任意说一句话,随便是真是假,我来猜测是真话还是谎言。”

    周枫微微皱眉。

    这“能力”他也有,但绝对不是“超能力”那么高大上,而且也不是百分百准确,虽然他到现在还没出过错,但理论上这是有破绽的。这家伙难道真这么厉害,居然能做到谎话也猜得到?

    难道对方其实和自己一样,是通过观察人的面部情况来判断?

    想到这里,他立刻调整自己的血流速度,使之保持在稳定的速度,这样即使他说了谎话,对方也难以从血流的变化中看出他在撒谎。

    庄述已在说话:“行!这玩意儿有意思,让我想想……我昨晚吃了一条鱼。”

    桑杰莞尔一笑:“谎话。”

    庄述惊奇地道:“这么神奇?我再来一句行吧?今早我吃的油条!”

    桑杰点头道:“这句是真话。”

    连着两次猜测成真,庄述也不禁咋舌,转头看周枫。

    周枫不动声色地道:“我相信你有超能力。”

    桑杰顿了顿,一时没有说话。

    庄述笑了起来:“判断不出来了?”

    桑杰摇摇头,道:“他这句是谎话。”

    周枫心内难以抑制地一震,但表面上仍从容道:“我也该有第二句的权利吧?我今晚准备揍人,这句是真还是假?”

    这下连庄述也惊异地看着他。

    这句说真也行说假也可以,还没发生的事谁知道?

    桑杰却笑了笑,道:“这是真话。但我得说一句,告诉你这个,已经不只是判断真假那么简单,而是给了你一个预言。我的‘灵应’能力,就是这样的,可以判断真假,也可以预言未来!”

    周枫第二句完全是故意试探,至此心内震惊再难压抑,转头看向庄述。

    这家伙说话时的自信,令人知道他非常相信自己的话。

    怎么回事?难道他真的不只是能判断真假,而且还能预言?

    尤其这一番试探,结果更多的是证明了他的话是真,令人越来越倾向于相信他。

    周枫脑海中忽然闪过之前楼下的那小屋。

    桑杰说那是“占卜”,这些神神道道的东西难道是真的?

    桑杰转回了之前的话题:“现在可以继续说琳娜小姐了吗?她曾对我说过,假如有人以她的名义来找我,就是她的朋友,这当然也是我相信你们的原因之一。她说我可以告诉你们任何我知道事,现在你们既然来了,我想应该是为名单的事吧。”

    周枫一震,沉声道:“说说。”

    桑杰耐心地道:“琳娜小姐对我说,她是来这查和一份名单相关的事。但那份名单已经是几十年前的事了,要查起来很麻烦,所以她想藉由我的母亲措玛大人的占卜力量,来调查情况。”

    庄述和周枫再次对视,均看出对方眼中的诧异。

    琳娜是异国人,又是年轻人,罕有接受这种文化,按说不该相信这种事才对,是什么让她认为可以通过占卜查出真相?

    桑杰似没察觉两人的异常,继续道:“我的‘超能力’是家传,我的母亲比我的‘灵应’能力更强,是这里出了名的灵魂占卜师,她可以召唤已经逝去的亡魂,来问出一些尘封的事。大概就是这样吧,总之我答应了帮琳娜小姐,于是请母亲帮忙,果然问出了琳娜小姐想要的结果。那份名单,找到了。”

    “什么!”周枫大吃一惊。

    这任务的主体,原本是查清陈靖国为何不将名单上报,但没想到竟然找到了名单本身!

    看来这任务得向国安局一方查认清楚才行。

    桑杰愕然道:“原来琳娜小姐真的出事了?不然她那里有名单,你们该知道这事的。”

    周枫看向庄述,后者压低了声音:“我找到她时,她身上什么东西都没有,包括衣服。”

    周枫会意,知道东西肯定是被绑架她的人搜走,转回头道:“这除了这之外,你还知道什么?”

    桑杰想了想:“琳娜小姐还请我的母亲措玛大人确认了一件事,不过是关于她自己的,就是她的身世。”

    这个大出两人意料之外,庄述奇道:“她的身世怎么了?”

    桑杰摇头道:“这件事她没有告诉我,因为这是她的个人**。其它的我也不知道,假如你们只是想了解关于她的一切,那么可以离开了。”

    周枫心念电转,忽然道:“你能不能说出我拥有的最宝贵的东西是什么?”

    桑杰不由笑了起来:“你是想考验我的‘灵应’能力吗?我想结果可能会令你非常满意,因为我的能力相当有限,远不如我的母亲那般神奇,说不出完全没有头绪的东西。”

    他的回答无懈可击,周枫一时也看不出破绽,略一沉吟,道:“那我能不能和令堂见一面?”

    桑杰露出为难之色。

    庄述奇道:“这很难吗?”

    桑杰叹道:“两位应该还不清楚‘佛宫’是什么地方吧?坦白说,这是我做生意的地方,做的生意,就是由我的母亲为有需求的人进行占卜。现在她正在下面,也就是楼梯旁那屋子里为人占卜,我很难让你们插队。”

    周枫不动声色地道:“我可以出钱。”

    桑杰摇头道:“两位不明白。我桑杰在地方上好歹也是有名的人物,能到我这来求占卜的,只有两种人,一是我愿意让他来的人,二是有足够权势和钱财的人。现在下面等着的,无不是西陲市的实权人物或者有钱人,假如我让两位插队,会对我在西陲市的生意带来巨大的影响,负面的。”

    周枫和庄述再对视一眼,才道:“好吧,我可以等。”

    桑杰苦笑道:“两位有数过刚才外面的屋子里有几个人吗?是六个人。我的母亲每晚只占卜10次,那六个人是她今晚最后的客人。不好意思,假如真的想要占卜,请明天吧,我会为两位开个绿灯。”

    ……

    离开了佛宫,庄述苦恼地道:“你真信那家伙的胡说八道?什么一晚上只能接待10人之类的屁话。”

    周枫轻描淡写地道:“他撒了谎。”

    庄述愕然道:“这么肯定?”

    周枫微微一笑:“他有鉴别别人撒谎的本事,不代表只有他有。”

    庄述大讶,上下打量他:“还真看不出来你有这本事,来,告诉我,你是怎么办到的?”

    周枫不答反问:“你希望我骗你吗?”

    庄述反应非常快,搂住他肩头:“靠,你这拒绝的话说得我半点反感都没有。算了,到你想说的时候再说吧。我还有件事很好奇,他说他有预言能力,那是真是假?”

    周枫眉头微微锁起:“这个很奇怪,我绝对不信谁有什么预言能力,但他刚才说那话时,确实没有撒谎,至少他相当相信他的这个判断。”

    当时桑杰的血流正常,这表明他本身绝不认为这是个谎言。

    说话间两人已经出了佛缘街,朝住处而回。这地方车子难找,加上相距不远,两人索性步行回去。

    庄术这时道:“总而言之,那家伙神神叨叨,不是什么好东西,嘿,要是今晚你不会动手打人,那……”

    话犹未说完,前方忽然人影闪动,十多人拦住了前路。

    同一时间,后方也有人影窜出,把他们两人围住。

    周、庄两人面面相觑。

    真有这么神?

    “果然是你!”前方众人中,一人冷笑出来,“还以为再找不到你小子,既然这么巧,今晚新仇旧仇一并算了吧!”

    庄述愕然道:“这红毛是谁?”

    周枫已看清对方模样,认得是那天的“四大拳馆”的馆主之一,整个头上的头发全染成了红色,模样阴诡,给人恶感。他微微皱眉,冷冷道:“那天的教训还不够吗?”

    “哈哈哈哈……”那红毛男大笑起来,“那天是我们走了眼,没想到你小子这么厉害,但今天不同。站在我旁边的这位是本地拳术宗师,宗尔喝先生,一手开山拳名震西陲!”

    周枫这时才注意到他旁边那高高瘦瘦的藏人,不由心中一懔。

    这家伙的眼神相当犀利!

    本书首发于看书惘

 ...  
第二百六十一章 意外受伤
我的21岁女神全文阅读作者:大内第一高手加入书架
    第261章意外受伤

    庄述脑袋朝周枫凑近,低声道:“这家伙非常棒,别看瘦,肌肉都是实在货。(шщш.щ小說網首发) ”

    周枫早知道他这方面的眼力,能精准看出对方身体素质的高低,也压低声音道:“你和他打一架结果会怎样?”

    庄述翻了翻白眼:“估计他会被我打死。”

    周枫“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对面的那藏人眼白一翻,寒光闪动,冷冷地以汉语道:“年轻人狂妄自大不是好事。”

    庄述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随即看向旁边的红毛男:“这么多人围上来,不只是想来个单挑吧?”

    红毛男狞笑道:“宗尔喝大师你收拾那小子,我来摆平这狂妄的家伙!”大步走了过去。

    他没和庄述交过手,完全不知道后者的厉害,上前时虽然有所戒备,却并没有完全放在心上,哪知道刚刚靠近,庄述蓦地左脚为轴,右腿一记旋踢疾出,登时不偏不倚地踢在他面门上。

    红毛男一声痛叫,倒飞出去,重摔在地。

    其它人无不吓了一跳,除了宗尔噶外均退了一步,摆出全神戒备的架势。

    庄述一边活动着手腕一边朝旁边走去:“来来来,咱们到那边,别影响了我兄弟揍人……”

    除宗尔噶外,所有人均跟了过去,现在顿时只剩两人冷冷对视。

    周枫生出奇异的感觉。

    一时间仿佛回到了几百年前似的,其它人一边去,只留两人决斗。

    宗尔噶缓缓将垂下的手抬起,同时腰身下沉,双腿蹲马,摆出一个最基本的马步造型。

    周枫知他动手在即,调整呼吸,全神防御。

    他亏就亏在之前耗尽内气,现在恢复只有五成左右,无法全力应敌。但即便如此,他从没有在知晓对方深浅前就投降的习惯,已下定决心要应下这一战。

    宗尔噶蓦地一声轻喝,脚步疾移,已闪电般迫至周枫身前,右手立爪,横拉而来。

    周枫整个人完全晋入能达到的最佳身体状态,五感的敏锐度均以倍数提升,清楚把握到对方的攻击动作,心中顿吃一惊。

    此人招狠手辣,无论力量还是速度均远在红毛男那种人之上,不容小觑!

    想归想,他身体反应不停,一个后撇肩,已避开对方第一式。

    宗尔噶招起连环,一爪过去,立刻再起一爪,连环逼击。

    周枫只避了三下,就再避不过第四击,被狠狠攫中左肩,登觉痛感疾起,火辣辣地难受,心里又吃一惊,急忙气动左肩,用力一抖,抖开了对方的“爪子”,一记旋踢挥出。

    宗尔噶抬手轻松挡下这一脚,二话不说,再次逼前,仍是那奇特的“爪击”。

    周枫已尝到对方的厉害,心念一转,完全采取守势,招招格挡招架,再不进攻。

    气功的最大优势之一,就是“持久力”,对方一上来就这么迅猛的攻击,可以说“爆发力”惊人,但爆发力归爆发力,只要拖得久了,对方力乏,攻击力自然而然就会下降,那时他再反击不迟。

    旁边传来痛叫声,显然是庄述已经在动手“清理”其它人,但周枫连看都不敢看半眼,全神应对面前的大敌。

    转眼五分钟过去,宗尔噶迅猛攻势渐渐衰减。

    周枫内气也消耗得相当厉害,但仍有裕足之力,心中大喜。

    这战略果然没错!

    又一个接连十多击的爪袭后,宗尔噶终于现出力乏迹象,攻势微敛。

    周枫哪会放过这机会,狂吼一声,林腿首式“一夫破关”疾袭!

    扑扑!

    宗尔噶勉强挡了两脚,如受雷击般迅速后退。

    周枫大喜,立刻追袭过去。

    就在这时,一缕疑惑忽然闪过。

    奇怪,这家伙的眼神为何还是这么冷静?

    但疑惑归疑惑,他人已扑前,再难后退时,宗尔噶忽然眼中露出狠辣笑意,改进为退,一爪侧攫。

    扑!

    周枫左肋被抓了个结实,他竟是避无可避,心中大惊,立时就想抽身。

    但不等他摆脱,巨力涌至,“喀嚓”一声,肋骨断裂!

    周枫万万没想到对方竟然也是示弱诈敌的招数,感觉肋骨断了一根时,整个人已抽身后退。

    那边庄述早收拾完其它人,陡然看到兄弟受伤,大吃一惊,一个虎扑,扑进了战圈,连着几记狂猛劲踢,迫得宗尔噶也不得不后退开。

    周枫已退到五六步外,额头汗珠滚落,却硬是忍着剧痛,没有吭一声。

    左肋处的断骨在他的内气之下,断的形状也清晰可见。

    靠!

    这次真的是大意了。对方的实力并非特别强悍,抓的只是他内气未复的时机,加上一个小小的反诈敌之谋,竟然让他中招。

    庄述已闪电般退到他身旁,关心地问道:“怎样?”

    周枫忍痛道:“没事。”

    庄述看他神情就知道不是没事那么简单,一回首,目透杀机。

    周枫深知他脾气,吓了一跳,一把拉着他:“不要冲动!先回去再说!”毕竟双方只是普通冲突而起,要是这家伙一怒之下杀人,那就糟了。万一再惹来警方,后果更加严重,说不定还要影响他们在这里的活动。

    庄述森然道:“我兄弟要没事还好,要是出了事,你们一个也别想活命!”搀着周枫缓缓离开。

    现场除了宗尔噶外的其它人早被他揍得满地找牙,这时能爬起来的只有那红毛男一人而已,胆气早寒,哪敢再上前?

    而伤了周枫的宗尔噶不知道打的什么主意,不动声色地站在原地,同样没有上前袭击。

    等两人走远后,红毛男才露出松了口气的神态,骂了句娘,转头瞪着宗尔噶:“宗大师!你为什么不拦着他们!”

    宗尔噶神色自若地道:“刘馆主的要求只是替你们出口恶气,现在行凶伤你们的人已经被我打断肋骨,我的任务已了,没有再追袭的必要。”

    “你!”红毛男气得差点要骂出来,幸好及时忍着。

    算了,这结果已经算相当不错,这位宗尔噶大师能把周枫打伤,要是把他惹火了,自己也没什么好果子吃。

    ……

    回到钟楼巷的四合院,庄述将周枫送回房间。

    苏和平等人已经回来,他见周枫这惨样,吓了一跳,跟进了屋子,帮着脱了周枫的上衣,看到肋部的断骨突起,奇道:“肋骨断了?为什么没有什么出血的迹象?”

    正常情况下,肋骨断折后,会导致肋部出血,皮下会有淤红的反应,但现在却是什么痕迹都没有。他不知道是周枫早就以内气控制血流,阻止了内部出血,当然会奇怪。

    庄述看得直摇头:“我真不知道你怎么搞的,那家伙虽然不错,我知道你体力也还没恢复过来,但也不至于被那种家伙打断骨头吧?”

    周枫叹道:“那家伙太奸诈了。”一边说一边勉强调整身体的角度,将断骨的位置重新对好,只疼得满头大汗。

    庄述皱眉道:“断了骨,我看你得去医院才行。”

    周枫好不容易把断骨对好,终于能好好躺下,保持着身体平稳,这才长吁出一口气,道:“用不着,明早应该就能正常起床了。你们去休息吧,有事我会叫你们。”

    庄述板着脸道:“你这模样谁放心去睡?”

    苏和平自告奋勇地道:“庄哥你尽管去睡,我在这保护周哥!”

    他做事麻利妥当,庄述想想由他照顾确实比自己好,只得点头道:“行,有事叫我。”

    等他离开后,苏和平为周枫盖上薄被,又勤快地为自己在地上铺了地铺,就那么躺在床边休息。

    周枫闭上了眼睛,再不理他,思绪全转回之前那藏人宗尔噶身上去。

    一幅幅交手的画面不断交织。

    对方穿的是普通的布衣,和这地方大多数人的都一样,看不出什么来路。但“爪”这种招数,很早以前就已经失传,现代流行的格斗术,基本上以“拳”和“脚”为核心攻击方式,最根本的原因,就在于“爪”这种招数的攻击威力不如拳脚。

    但刚才对方施展出来的那套“爪法”,却令周枫改变了想法。

    尤其是最后断他肋骨时展出来的指部抓握力量,更是惊人的强。按整体力量来说,对方或许不如他的力量强,但那份指爪之力,却是比他毫不逊色。

    换个角度来说,自己也可以施展那套爪法。

    想到这里,周枫的心思活动起来,脑海内再次不断转动当时的搏斗画面。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想到深处时,他忍不住挥舞手臂,模仿起当时的动作,哪知道左手一动,立刻扯动肋骨的伤势,顿时疼得差点叫出声。

    苏和平非常机警,立时翻身起来:“周哥,有事?”

    周枫缓过一口气,摇头道:“没事,睡你的。”

    苏和平这才躺了回去。

    周枫放下左手,这次改用右手,慢慢模仿动作。这边对伤势的牵引小,容易操控,一招一式,慢慢用了出来。

    用了几招后,脑海中忽然又闪过鬼拳的招式,他不禁爪化拳势,两相结合,渐渐沉浸入招式之中。

    ……

    次日一早,庄述冲进周枫房内,愕然发现后者竟已经下了床,大讶道:“别告诉我你的骨头已经合上了。”

    周枫叹道:“你当我神仙吗?我至少还得好几天才有可能骨头合上。”

    庄述仍动容道:“那也相当不错了,我曾试过最短的断骨愈合,也得花十天左右。”

    周枫奇道:“断了哪根骨头?”

    庄述踢了踢腿,若无其事地道:“小腿,从山上摔下来摔的。”

    周枫看怪物似地看着他。

    这个恢复速度,只有魔兽般的庄述才可能办到,正常人这至少一个月以上、甚至几个月的时间好嘛!

    但旋即想起自己现在的身体,他也不禁心里一动。

    事实上他自己的身体恢复速度,比庄述这个还要更快,假如庄述是魔兽般的变态身体,那他就完全是神仙级的恢复速度了。

    庄述看看左右:“苏和平呢?”

    周枫道:“去买早点去了。”

    手机铃声忽然响起。

    周枫摸出手机,见是梁优的电话,顺手接通:“喂?”

    本书源自看书惘

 ...  
首页474849505152535455565758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大内第一高手所写的《我的21岁女神》为转载作品,我的21岁女神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我的21岁女神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我的21岁女神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我的21岁女神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我的21岁女神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我的21岁女神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