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都市言情小说 > 九界剑主最新章节 > 九界剑主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九界剑主 连载中
分享九界剑主

九界剑主全文阅读

九界剑主作者:木落子兮

九界剑主简介: https://www.uukanshu.com
-------------------------------------

九界剑主最新章节第129章 起雾了
第2章 内门测试2
九界剑主全文阅读作者:木落子兮加入书架
  众人顿时发出一阵喧闹,“这人是谁?”这是在场的基本上的所有人的疑问。唯独牧雪尘在看到这人的时候瞳孔微微一缩,

  “你终于来了!”牧雪尘暗道。他想起了那天的交手,“五招吗?”牧雪尘苦笑“别人都说我是天才,但跟眼前这人比起来,我什么也不是!”牧雪尘眼中闪过一丝落寞,但随即又坚定了起来“不过,我一定会超越你的!”

  除了牧雪尘以外,还有一人眼中没有疑惑,那就是云萱,“你还是来了!”云萱眼中闪过一丝欣喜和如释负重。

  看到眼前这人,云萱想起了他们的第一次见面,想到这里,云萱脸上闪过一抹羞意。

  那朝着高台缓缓走过来的少年一脸冷漠,不过他的冷漠与君无伤的冷漠又有所不同。君无伤的冷漠是充满着霸道的冷漠,而他的冷漠则是内敛的,自心而外的冷漠,有点近乎于无情的冷漠。

  “沈逸尘!”看到沈逸尘走了过来,云萱赶忙大喊,不过喊完后似乎觉得有些大声了,又赶紧降低了声音。

  周围的人都惊讶的看着她,没想到云萱居然认识这个小子。

  “萱萱,你认识他?”看到云萱在喊那少年,朱琉月有些诧异,她和云萱可以说是从小玩到大的闺蜜了,但现在闺蜜居然认识了一个陌生人而却没对她说过,由不得她不惊讶了。

  “算是吧!”,云萱听到这个问题,闪过一丝羞怯,半是遮掩的道。

  “噢~”朱琉月把声音拖得老长,“我怎么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认识了一个帅哥啊?”

  “是吗?”云萱故作惊讶“我记得我和你说过啊,可能……可能是你忘记了吧!”

  “噢~原来是我忘记了呀!不过是我忘记了,还是你……”

  听见朱琉月这样说,云萱赶忙捂住了她的嘴,道:“算我求你了行吗?下来我们慢慢说,好不?”

  朱琉月点了点头,待到云萱放开了她之后,一脸暧昧的看着云萱,小声道:“原来我们家小萱萱想男人了!”云萱被说的面红耳赤,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无可奈何的说道:“不是你想的那样!”

  “那是哪样啊?”朱琉月还是不肯罢休。“哎呀!总之……一时半会解释不清楚,以后再说。”

  ……

  在朱琉月和云萱窃窃私语的时候,沈逸尘已经来到了高台上。

  “这位师弟,你还没有测试?”林青玄问道。

  沈逸尘向林青玄拱了拱手,以表敬意,道:“是的,这位师兄。”

  “那请你现在开始测试吧,你可是最后一个了。”林青玄道:“我叫林青玄,你可以叫我林师兄。”

  沈逸尘没有再说话,而是伸出手,缓缓按在了测境石上。

  忽然,测境石发出一道强烈的黄色光芒,这道黄色光芒比之前任何一道都要强烈,赫然是开元后期的境界!

  “开元后期!”林青玄倒吸一口凉气。

  “果然!”而牧雪尘则是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

  “他已经这么强了……”云萱有些意外。

  而其他人则是一副不敢置信的样子,本以为牧雪尘就已经够天才了,没想到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子居然比牧雪尘更为天才!

  “你叫什么名字?”林青玄的声音有些发颤。

  “沈逸尘。”



第3章 剑心通明
九界剑主全文阅读作者:木落子兮加入书架
  台上台下一片寂静!用看着怪物的眼神一眨不眨的看着沈逸尘。

  一身月白色的衣服被微风吹的微微飘起,长发束成一束搭在背后,那冷峻的面容始终表现的无悲无喜,坚毅的眼神在看到那浓郁的黄色光芒时,也没有表现出什么波动。

  过了一会儿,林青玄终于缓过来,“开元境后期啊!这可是多少年没有出现过了!十年?似乎最近的一个以开元中期进入内门的弟子,距今也有二十年了!而那名弟子最终成为了飞羽阁现任阁主!”

  “恭喜沈师弟了,以后前途无量啊!”林青玄此刻依旧处于震撼之中,这人以后一定前途无量,甚至连……也不是不可能,只要他不半途夭折!这种人不能得罪,只能交好!

  林青玄自认也是天才了,甚至比起那楚天行也不差多少 如果拿出全部实力,他与楚天行孰胜孰负还是未知数,但和眼前之人比起来,还是有一定差距的。

  面对林青玄示好的话,沈逸尘也只是淡淡点了点头,也没表现出什么。

  见沈逸尘如此表现,林青玄也没在意,他又不是专门拿热脸贴人冷屁股的人。转过身面对台下众人,道:“现在还站在这里,说明你们已经通过了第一轮考核!不过你们也别太高兴了,这第一轮考核只是对你们的修为做判断,接下来還有一轮考核,就是考验你们的实战能力,毕竟一个人的实力,并不能只单看其修为,还要看他的实战能力和应变能力。”

  众人一听到還有一轮考核,原本高兴的心又提了起来,听着林青玄的讲话。

  “好了,第二轮考核的具体内容到时候我会为你们细细讲解,现在你们有一天的休整时间,一天后,也就是后天早上,再到这里集中,我会带领你们前往第二轮考核地点,明白了吗?”

  “明白!”

  “好,那解散,后天早上集合!”

  ……

  此时,一众弟子都非常好奇沈逸尘的来历,外门什么时候出现了这么恐怖的人物,难道他是哪个长老的私生子不成?一想到这里,众人又释然了。

  不过沈逸尘可没有在意那些蜚言蜚语,在知道了具体时间之后,就离开了。

  “你们不用猜了,这个人很奇怪。”见到十秀的其他人还很疑惑,牧雪尘发话了,“我曾与他交过手。”

  众人终于把目光聚了过来,就连冷脸的君无伤也露出了一丝好奇的表情。

  看到众人一副你快说我很期待的表情,牧雪尘也不再吊他们胃口,“在十天前,我和他打了一场。”

  “谁赢了?”是信奉沉默是金的君无伤开了口,他唯一感兴趣的,就是打架了。

  “我,输了!”牧雪尘缓缓道:“而且,输得很惨!”似乎有些难以启齿,不过在纠结了一会儿之后他还是道出了事实,“而且,他只用了五招!仅仅五招,我就败在了他手里!”

  见到众人难以置信的样子,牧雪尘再次抛出了一个重磅炸弹,“那时候,他只是开元中期!”

  众人已经惊讶的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了,齐刷刷的看着他,期盼他说出“这是假的,我骗你们的”之类的话来,但看到牧雪尘无比沉重的点了头之后,只好勉强接受了这个事实。

  “什么是天才?”事实给了他们狠狠地打击!这就是天才!

  “走吧,”牧雪尘苦笑,“人与人是无法比的,而且,我们有了目标,不应该高兴吗?”

  众人眼中齐刷刷冒出绿光,是呢!有了追赶的对象,那就要奋起直追,而不是颓靡!曾经,他们也是人们仰望的对象,现在,他们是,以后他们还要是!

  众人陆陆续续离开了广场,广场上又安静了下来。

  “跟我来。”云萱拉着朱琉月,就往沈逸尘离开的方向追了过去。

  “干什么?”朱琉月好奇。

  “待会儿就知道了。”云萱也没有多说。

  沈逸尘正走在小道上,小道的尽头是一处幽静的山谷,因为离宗门较远,又没有什么奇丽的风景,而且地理位置偏僻,很难发现,所以只有他一个人。

  听到后面急促的脚步声,沈逸尘皱了皱眉,转身看去。

  是她!

  沈逸尘对云萱还是有些印象的,自从上次沈逸尘把她打败之后,她就一直在山谷外面转悠。

  “哦~原来是急着找心上人啊!”朱琉月看到沈逸尘,一副我知道的表情,“你找心上人把我拉来做什么。”

  “……”云萱无语,不过也没辩解什么,因为她们已经到了沈逸尘面前。

  “有事?”沈逸尘见二人停了下来,问道。

  “怎么,朋友到访,不高兴?”朱琉月笑道。

  “我认识你们吗?”沈逸尘听到朋友儿子,眼中闪过一丝愤怒与悲伤,不过瞬间又恢复了常态,连二人也没有发现沈逸尘的脸色变化。“我好像并不认识你们吧!”

  “你不认识我们,但我们认识你啊!”云萱也不介意,“而且我可是知道你很久了呢!”

  见沈逸尘面无表情,云萱有些急了,“你还记得那年吗?就是四年前,那时你刚入门,有个小女孩把你的剑藏起来了 为此你还差点把她打了呢!”

  沈逸尘终于有些印象了,四年前,有个小女孩把他娘送他的唯一的剑偷偷藏起来了,而原因就是他撞了那小女孩一下。

  见沈逸尘想起来了,云萱又道:“还有三个月前,我误闯你家被你丢出来了。”说到这里,云萱有些羞涩,毕竟擅闯别人家可不是什么光彩的事,特别是最后还被人丢了出来……

  “我就是那个藏你剑的那个小女孩啊!”云萱道。

  此时朱琉月已经笑的前仰后合了,原来这个无话不谈的闺蜜原来有這麼一段趣事,特别是被人丢了出来,丢了出来,哈哈!想到这里,朱琉月的眼泪都笑出来了。

  不过她还是没有忘记为闺蜜出头,“喂,对美女应该温柔点啊!你怎么能把她给扔……扔……扔出……出去啊……哈哈。”朱琉月已经说不下去了,又继续笑了起来,气得云萱狠狠拧了她一下。

  “在这里我向你道歉,你不生气了吧,毕竟我也不是故意的。”云萱小心的道。

  沈逸尘点了点头,对这件事,如果云萱不提出来的话,他早就忘记了。

  “真的?”云萱见他点头,原本小心翼翼的表情一下高兴起来,“那我们算是朋友了吧?”

  沈逸尘没有回答。

  过了一会儿,沈逸尘终于开口了:“你们还有其他是吗?没有的话,在下告辞。”

  看着沈逸尘离去的背影,云萱面色复杂,“琉月,你说他答应了吗?”

  “啊?额……不知道。”朱琉月此时笑的正欢,听到她问,有些惊讶,“你不会真的喜欢上了他吧。”

  “不知道。”

  ……

  沈逸尘回到小山谷,说是谷,不过是地形比较低的平地而已,这里没有什么奇异风景,只有一片低矮的树丛,一个小小的湖泊,一片不大的草地,以及湖边一所破旧的小木屋了。

  沈逸尘看着这一切,他已经在这里住了四年,而那小木屋,也是他亲手搭起来的,自已一个人漂泊于此,加入飞羽阁以后,除了宗门一些必须的事务,沈逸尘一直呆在这儿,不曾出去。

  “算了,或许以后还会再回来也说不一定呢!”看着那破败不堪的小木屋,还是否决了拆掉的决定。

  绕过小木屋,后面是平坦的石地,这是他一直以来练武的地方,多年以来,原本有棱角的石头也变得圆润了,而原本石缝中的杂草也不再生长。

  在这里居住了四年,可以说这块不大的地方已经成了他的家,最初用来遮风避雨的地方已经让他感受到了不舍。

  进入小屋,里面摆设极为简单,只有一桌一椅一床而已,就连床上的衣物也是他最近才订做的。

  这一夜,沈逸尘破天荒的没有修炼,他静静坐在椅子上,看着屋中每一寸地方,回想起这四年的经历。

  四年里,沈逸尘从未和任何人接触,所以也没有什么朋友,也没人主动和沈逸尘交朋友,他唯一认识的就只有任务堂的交接任务的老头,牧雪尘以及云萱了,但这三个人和他都没有什么交集。可以说,这四年,沈逸尘是修炼着过来的。

  夜晚很快过去,沈逸尘再次来到练剑点,“这是最后一次了。”沈逸尘想,或许,他再也没有机会来了。

  拔出手中剑,沈逸尘没有练什么高深的剑法,只是剑法基础中的斩、劈、挑、刺、绞、挡而已。

  沈逸尘练的很认真!每一次出剑都前所未有的认真,每一剑都蕴含了她对这里的感情,渐渐的,不知不觉的,沈逸尘进入了一种特殊的意境当中。

  此时的沈逸尘就像融入了天地自然之中,似乎与天地自然成为了一体。沈逸尘时而如清风飘渺,时而如大地浑厚,又如一柄利剑,无坚不摧!让人看之不透。

  此时,沈逸尘已经全身心投入到自己的剑法当中,在他的意识当中,天地之间只剩下了他一人一剑,每一招,每一式,都蕴含了大道至理,让人忍不住沉浸其中。

  在外人看来,沈逸尘的剑法已经不能称之为剑法,更像一段美丽的剑舞!那一剑已不似剑,似漫天飘落的花瓣!

  剑心通明!

  在这一刻,沈逸尘进入了剑道五大境界的第一境:剑心通明境界!剑者,须有一颗宁折不弯,虽死而往的心,不惧任何!放能把手中的见发挥到极致!而剑心通明境界正是能让剑客掌握情绪,看破虚妄,使剑客之心更加通透,更加坚定!对破除心魔有莫大的作用。

  要知道,就连一些修为已经达到超凡入圣的境界的强者也不能领悟剑心通明境界,而沈逸尘能在开元境就能领悟,足以证明他的天赋之高了,当然,这与沈逸尘此时的心态是分不开的。

  此时沈逸尘已经停下,而是静静站在那里,闭上眼,感悟着刚刚领悟到的剑心通明境。

  “破除一切虚妄,斩断心魔……”沈逸尘睁开眼,喃喃自语,“原来如此!”沈逸尘眼中突然射出一道剑光,又刹那间消失。沈逸尘整个人的气质也在悄然之间发生了改变,如果说之前的沈逸尘是一种绝情的冷,那么现在他的冷就是春芽破冰之时的那种暖暖的冷

  ……

  第三天一早,沈逸尘便来到了集合点,此时只是黎明,天色尚早,但广场上已然有人。

  那是一名女子,黑发如瀑,身材高挑,一身粉衣,就那么静静地立在那儿,却给人空无一人的感觉,沈逸尘一惊!他感受到了一种意境,一种完全不同于剑心通明的意境。

  自然而然之下,沈逸尘潜意识也释放出了自己的意境,以对抗弥漫在广场之上的意境。

  顿时,空气中充满了奇异的气氛,两种迥然不同的意境碰撞在一起,在广场之中各占一半天地,僵持不下。



第4章 意境的碰撞
九界剑主全文阅读作者:木落子兮加入书架
  夏凝雪此时内心震撼异常,要知道本来据她所知,在整个飞羽阁,有也仅有她一人领悟到了意境,而她也自认为掩藏的很好,没有人能够发现。

  但现在,居然冒出了一个同样领悟意境的人,着怎么不令她吃惊。

  不过在看到沈逸尘对于他的意境还不能收放自如之后,夏凝雪也释然了,他应该是刚领悟意境不久吧,现在还不能自如掌控。

  发现了这点,夏凝雪也不再掩藏实力,全力发挥,场上顿时寒冷了下来。

  而沈逸尘在感觉到夏凝雪全力出击的时候,压力大增,场上平衡的力场顿时出现了倾斜 ,夏凝雪的意境在不断扩大,而他的意境在不断缩小,并且,这个速度还在不断加快中!

  沈逸尘已经浸出了冷汗,压力的增大使他不得不全力以赴,而手中的剑也露出点点锋芒,似乎下一刻就要离鞘而出。

  “哼!”沈逸尘终于退了一步,而夏凝雪的寒冰意境也趁势一拥而上,把剑心通明意境挤压得只剩几尺见方的空间了。

  并不是剑心通明意境不够强,而是沈逸尘由于刚领悟不久,对此还不熟悉,再加上夏凝雪已经能够纯熟的运用意境,而且剑心通明意境更多是作用于自身,而不是意境的对抗,剑讲究的是以点破面,无坚不摧,而不是分散的对抗。多方面的综合因素之下,才导致了沈逸尘的落败。

  “唉?你们两个含情脉脉的对视,在干什么呢?”突然,一个粗犷的声音传了过来,接着一个充满喜剧元素的身体出现在广场之上。

  两人心里一惊,刚才太过投入而忽略了有人到来,见到岩池到来,情急之下,都把岩池作为了潜意识的敌人,两道攻击朝岩池飞去。

  “啊!”岩池还在疑惑广场上为什么这么冷,突然两道攻击迎面而来,但再闪也来不及了,只得承受了这两道攻击 一下子成了滚地葫芦。

  不过,还好两人最后关头收起来了大部分元力,不然的话,岩池就不是成为滚地葫芦那么简单了。

  “谢谢!”沈逸尘二人趁岩池还没有反应过来,收起来意境。

  “不客气。”夏凝雪转过身去。

  在刚才的对抗之中,夏凝雪刻意引导沈逸尘如何收敛自己的意境,以及其他的小技巧,所以才有这一番对话。

  此时岩池已经站了起来。岩池心中也有些郁闷,不就是打扰了你们两个的私人时光了吗,用得着下这么重的手吗?“靠!用得着吗?”岩池丝毫没有发现那一刹那的不对劲,大声嚷道:“不就是打扰了你们眉目传情吗?居然下这么重的手。”一边说一边还揉着被摔痛的肩膀。

  两人都没有回答,两人都不是喜欢说话的人。

  见两个人都保持沉默,岩池眼珠一转,“下次你们约会的话,找个隐秘的地点,这样就不会有人撞破了。”

  岩池还没有说完 就又“啊!”的一声重复了刚才的悲剧,成了滚地葫芦……

  岩池也不生气,一边滚一边还自语,“一定被我说中了,一定被我说中了……”

  “哈哈,大光头,怎么,吃灰很好玩啊?”云萱和朱琉月也到了。

  “……”朱琉月看着场上奇葩的三人,就知道岩池被收拾了,但她也知道岩池的嘴贱,也没有说什么。

  这时,通过第一轮考核的弟子也陆续到来,广场伤也渐渐热闹起来。

  ……

  终于,林青玄等人也到了。

  林青玄独自一人站在台上,看着下方哄闹的众人,也不废话,直接进入主题。

  “今天能够站在这里的,说明你们已经有了进内门的资格,但是,在这里,光有资格还不够,不光要有资格 还要有相应的实力,没有实力,那你们就只能被淘汰!”

  顿了一下,林青玄等到人群逐渐安静下来,再次开口:“接下来,我会带领你们前往第二轮试炼之地,在这里,我先告诉你们,这试炼并不是小孩子过家家,一个不小心,你们将有生命危险,甚至,死亡!”

  “什么?不是说内门试炼很简单吗?这么会这样?”

  ……

  一些人窃窃私语。

  看到台下一些人露出害怕的神情,林青玄不由冷笑:“要是怕死的,现在,我给你们一个机会。怕死的,不想去的,举手,不过,你们要想清楚了,一旦你们举起了手,就再也没有进入内门的机会!”

  “怕什么,人死鸟朝天,死就死,更何况还不一定死呢。”有人大叫。

  “就是,怕死的都是卵蛋,孬货!”有人跟腔。

  没有一个人举手。

  “很好!”林青玄n满意的点了点头:“宗门要的不是畏首畏尾的孬种,而是有血性的英雄,你们不会为现在的选择后悔!”

  沈逸尘看着台上林青玄的慷慨激昂的讲话,没有什么表示,若是怕死的话,早在几年前,他就已经死了!

  “接下来,你们两百人分成十组,一组二十人,跟我走。”

  ……

  一行两百多人,浩浩荡荡的走出了广场,往远方走去……

  约摸走了两个时辰,在一个云雾缭绕的峡谷前停了下来,这峡谷两旁的高山直入青云,高不见顶,而两边的岩壁光滑陡峭,似乎是被人以无上伟力一剑劈出来的。

  到了这里,林青玄再次道:“这里便是我们此次的试炼地点,落龙涧,各位师弟师妹只要在里面待上二十天,二十天以后,只要你们还活着,自然会有方法接引你们出来。”

  “林师兄,这里好奇怪哦,为什么叫落龙涧呢?”有人发问。

  “我也不知道,”林青玄摇了摇头:“你们不用太担心,里面最高的妖兽也只有化气境,而且在最里面,外围都是一些入气境的妖兽,只要你们小心一点,自然不会有事。”

  众人一开始听到里面竟然有化气境的妖兽,吓得脸色煞白,但后面又听到林青玄的话,也放心了不少,只要不进里面,是不会又危险的。

  “那……林师兄,开元境的妖兽的?”

  “开元境的妖兽很少见,而且也在靠近内部的范围,而且妖兽的领地范围很强,一般不会出自己的领地的,只要你们小心点 是不会有什么大问题的。”

  众人一听,原本还有些担忧的心又放心了不少。

  “不过有一点我要告诉你们,”林青玄道:“这里面的妖兽的智慧比一般妖兽要高,甚至有些妖兽的智慧比起人类也不差多少,所以你们不要大意!而且这里面的妖兽生命力比起外面的同类要顽强许多,所以千万不能大意!”

  “是!”

  看到这些弟子的表现,林青玄满意的点了点头,转身朝峡谷鞠了一躬,道:“晚辈林青玄,带领弟子前来试炼,请前辈一见。”

  说完,林青玄也不抬头,就那样鞠着。

  忽然,峡谷上空的云雾一阵蠕动,从中飞出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这老人看起来平凡无比,看到林青玄,道:“这次怎么是你来了?”听其话语,似乎和林青玄很熟悉。

  “秉师叔,这是阁主亲自交代的,弟子也不清楚。”

  “哦,师弟的安排啊……既然是他的安排,那必有深意,我等只要做好我们的职责就行了。”那老者也不多说,只是扫了一眼众弟子一眼。道:“今年的这些弟子不错,还是有那么几个好苗子的。”

  那一瞬间,沈逸尘只觉得自己好像没有任何秘密,似乎所有都被那双睿智的眼睛看穿了。其他人也是一样的感觉。

  “谢师叔夸奖”林青玄又鞠了一躬。

  “谢师叔夸奖。”众人也向那老者行了一礼。

  “好了,可以了,规矩你们也清楚了,就进去吧,二十天后我会再次打开。”那老者一挥手,也不见他有什么动作,便消失在众人眼前。



第5章 落龙涧
九界剑主全文阅读作者:木落子兮加入书架
  在那名老者消失以后,众人都没有急着进入落龙涧,而是围在林青玄身旁,想听一听关于落龙涧的来历。

  对此,林青玄只得苦笑:“对于落龙涧为什么叫落龙涧我也不是很清楚,只是听宗门前辈讲过而已。”

  “林师兄,宗门前辈怎么讲的?”众弟子纷纷发问,在与林青玄相处了一段时间之后,众人也发现了林青玄的好脾气,也没有之前那么拘束了。

  “这个……宗门前辈也没有讲的太细。”林青玄道:“听说,这落龙涧是由一场大战而留下的 是一处古战场!”

  “古战场!”

  众人心中充满了震撼,这里居然是一处古战场。

  “是的,据说是几千年前两位人族大能与一条妖龙大战于此,最后一剑将妖龙斩杀于此,形成了这落龙涧……”林青玄缓缓道。

  “那师兄,这里既然是一处古战场,为何成了飞羽阁试炼之地?而飞羽阁的实力又是如何保住它的呢?”牧雪尘问道。

  林青玄皱了皱眉,道:“我也不是很清楚,至于以飞羽阁的实力如何保得住,因为早在几百年前,整个北冥域的势力便来探索过,这次探索持续了数十年时间,最后也是不了了之。”

  “而且,因为涧内的特殊规则压制,化气境以上是无法进入的,而在各大势力损失了数十名化气境以上高手之后,便停止了探索,由于这是我飞羽阁祖师发现的,便交由飞羽阁看管了。”林青玄道:“不过各大势力规定,无论有了什么新发现,都要第一时间上报。我阁的祖师爷在发现了落龙涧对于化气境一下弟子没有什么危险之后,便把此地作为试炼点了。”

  “原来如此!”

  众弟子恍然大悟。

  “好了,别再浪费时间了,快进入落龙涧吧,二十天后,我在这里等你们。 希望二十天后,还能再次见到你们每一个人。”

  ……

  待到所有弟子都进入了那云雾缭绕的深涧之中后,林青玄朝着深涧上方鞠了一躬:“师叔,弟子告退,对于那些弟子,还望师叔多多关照。”

  “嗯。”

  一道虚无缥缈的声音传来。

  ……

  ……

  沈逸尘踏入落龙涧中,在穿过层层云雾之后,周围景色突然一变 ,四周狭隘的地方一下子变得宽广起来 而那些云雾也消失不见。

  “这就是落龙涧内部?”沈逸尘有些好奇的打量着周围的环境,此时周围只有沈逸尘一人,除此之外,再无其他任何生命,是的,周围只有他一人!

  “看来是那迷雾把大家隔绝开来了。”沈逸尘暗暗想道。看着身后那不断涌动的迷雾,沈逸尘继续向前走去。

  沈逸尘所在之地是一个宽阔地带,周围什么也没有,入眼全是绿色,而在前方不远处则是一片参天古树林。想了一想,沈逸尘还是决定向那树林走去,除此之外,他别无选择。

  一旦决定,沈逸尘不再犹豫,当既迈步,身影渐渐消失在茂密的树林之中。

  ……

  “嗤!”

  一剑把一条青蛇斩成两段,沈逸尘的身影出现在一棵大树之上,看了一眼地上还在扭动的青蛇尸体,“入气八层妖兽,碧青蛇。”沈逸尘在这广袤的树林之中已经奔行了三天了,而在三天之中,类似的袭击也遇见了数十次,此时沈逸尘面对这种袭击,也没什么惊讶。

  这几天沈逸尘遇见的最高的都只有入气九层,对他完全形不成什么威胁,而那些连妖兽都不算的野兽,大多成为了他的腹中美食了。

  三天来,沈逸尘已经走出了不知道多少里,但却连一个人也没有遇见,就连人活动的痕迹都没有发现,似乎在这森林之中,就只有他一个人。

  阳光透过云雾,穿过密叶,照射在少年冷峻的脸上,形成了一幅和谐的画面,一袭白衣随风而动,黑色的眸子中散发着沉思的光芒。

  “本以为这落龙涧是狭长的,没想到也有这么宽。”沈逸尘面露沉思之色。在这几天他已经换了几个方位,但都没有什么发现。“再往前走一天,如果再没有什么发现的话,就换一个方向!”

  ……

  又是一天过去,沈逸尘已经准备换个方向了。但就在沈逸尘准备转身之时,一阵剧烈的元力波动从不远处传来。“有人?”沈逸尘有些意外,“看样子应该有人和一头开元境的妖兽~交手了。”沈逸尘略微沉吟,便向元力波动传来之处飞射而去。

  夏凝雪此时站在一道石柱之上,身上元力流转,隐隐有寒意透出。而在她前方不远处空地上,一只全身血红,四爪形似虎掌,一身麟片,金色的双眼,却长着马尾,犹如一只小老虎的妖兽。正是赤血金睛兽!而且观其实力,竟然有开元境的修为!不过其气息还不睡是很稳定,明显是刚晋升不久。

  一人一兽就这样对峙着,二者之间形成了一股气场,枯叶如落花般在气场之间起伏。

  最终,还是赤血金睛兽率先出手,妖兽终究是妖兽,智慧比起人类还是差了一些的,空有一身实力,却没有与之匹配的智慧,只会粗浅的用以护住己身和天赋武技攻击,根本伤不到夏凝雪。辗转腾挪之间,就轻易避开了吐过来的元力球,在她站立的地方,轰出道道裂纹。

  夏凝雪看了一眼,心中有些凝重,这妖兽不仅防御力惊人,连攻击力也不弱。

  “嘭!”

  全身冰蓝色元力流动,夏凝雪一个闪身,一掌拍在赤血金睛兽腰上,却只让赤血金睛兽一个踉跄,一甩头,便恢复了正常。接着一个猛冲,便向夏凝雪冲去。

  再度一掌凝聚,夏凝雪正面承受了赤血金睛兽的一击,但她的一掌也如愿以偿的打中了赤血金睛兽的头部。

  赤血金睛兽顿时有些摇晃,似乎站不稳,但夏凝雪也不好受,被一撞倒飞而出,同时脸上露出丝丝苍白之色。

  这一次碰撞,平分秋色!但夏凝雪也不是入气九层巅峰的境界,而是开元中期!夏凝雪一直都是隐藏了实力的,但在这一次,她线路了真实实力!赫然有开元中期的境界!所以还是夏凝雪落了许些下风。

  虽然那赤血金睛兽才突破不久,但能与夏凝雪较量,足以证明它的实力之强了。

  两道身影来回交错着,不一会儿就已经交手了数十招,周围元力鼓荡,形成了小型元力飓风!

  “吼!”

  赤血金睛兽已经有了不耐之色,面对一个如此狡猾的人类,令它有种有力无处使的感觉,每一次明明要击中了,却被她以诡异的步伐闪了开来。而对手的攻击虽然不能对它造成实质性的伤害,但也令它疼痛不已。这使赤血金睛兽恼怒不已。攻击也越来越凌厉。

  夏凝雪见赤血金睛兽的攻击越来越凌厉,秀眉微蹙,这等凌厉的攻击,絕對擦着既伤,应付也越发小心起来。

  “嘭!”

  被逼着与赤血金睛兽再度硬拼了一击,夏凝雪被震得倒退数米远,脸上显出一抹不正常的红晕,在这一次碰撞当中,夏凝雪落了下风!

  “这是要拼命了吗?”夏凝雪看着不远处元力疯狂涌动的赤血金睛兽。

  显然,赤血金睛兽的智慧还是比较高的,在调整好之后,又朝着夏凝雪冲了过来,同时双爪一扬,便抓了过来。在离夏凝雪還有数米远的时候,四肢用力,一跃而起,朝着夏凝雪猛扑而去!

  “嘭!”“咔嚓!”

  连续两声响起,夏凝雪借助碰撞之力往后退了十几米远,而赤血金睛兽一爪将地面抓出一个坑!碎石屑到处激射而出!



作者的话:
新人新书,多多支持啊!

第6章 0山暮雪
九界剑主全文阅读作者:木落子兮加入书架
  说起来,那夏凝雪也挺倒霉的,本来赤血金睛兽因为刚刚突破而兴奋,准备到处炫耀一番,但没想到刚从老巢出来就遇见了无意路过此地的夏凝雪,想也不想就冲了上来,序想要对这个在它领地上肆无忌惮的人类略施惩戒。

  “没想到这看起来不过是开元初期的妖兽竟然这么厉害!”夏凝雪微微皱眉,按照她的计算,这时候那赤血金睛兽已经倒地了,毕竟她并没有隐藏实力,而是全力施为,但是那赤血金睛兽居然没有受到一点伤害,反而是她落在了下风。

  不过赤血金睛兽可不会拿那么多时间给夏凝雪思考,这么半天都没有拿下这个人类,已经脱出了它原本炫耀的想法,现在它唯一的想法就是不惜一切代价把这个拂了它面子的人类置于死地!

  忽然,那赤血金睛兽躁动不安的元力突然安静了下来,鼻子中打着响鼻,喷出一股热气,而周围的元力也向它体内涌去,周围的空气随着赤血金睛兽不断变红的躯体也越来越热!

  夏凝雪的目光变得凝重起来,她能清楚的感受到那躯体之中蕴含的庞大能量,只要被那道能量击中,便是有十条命,也不够她活的!

  想到这里,夏凝雪身上也涌出冰蓝色的光芒,瞬间覆盖了全身,犹如冰雪战神!

  “嗷!”

  赤血金睛兽发出一阵犹如龙啸之声,身上突然燃烧了起来,血红的火焰把周围的空气都焚烧成了虚无!那原本金色的双眼此刻也变得血红,发出嗜血的光芒!

  狂暴的元力旋风再次刮起,把地面上的碎石屑卷向远处,在那赤血金睛兽之处,那旋风已经成为了一道黑色的小型龙卷风柱!

  在狂暴的元力旋风不远处,一道道冰蓝色的光芒散发而出,在夏凝雪身前现出一座座冰山虚影,而在夏凝雪周围的一片地方,居然下起了片片雪花!

  一热一冷,一红一蓝,在这个不大的空地上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夏凝雪娇俏的身影笔直的挺立在那里,衣衫被吹得贴在身上,那精致的俏脸上尽显凝重之色。元力流转,在其体外形成了一道薄薄的冰蓝护罩。

  而其身上散发出的开元中期的修为,比十秀第一的牧雪尘都要强上不少!

  “嗷!”

  赤血金睛兽再次发出一声怒吼,化成一道火红的光柱,以无比的速度向夏凝雪掠来!

  避无可避!

  这是夏凝雪此时的感觉!这一招,只有硬接!

  那火红光柱只是刹那间便冲到了夏凝雪前方,其速度之快,已经不能用肉眼观察到了,完全超越了开元境的速度!

  “千山暮雪!”

  夏凝雪心中低喝,那周围的冰山虚影在她身前重叠,形成了防御,而原本缓缓落下的雪花突兀的凌厉起来,使赤血金睛兽身上血红的火焰也减弱了几分。

  “轰!”

  一声剧烈的撞节击声想起,一道肉眼可见的冲击波朝着四面八方散去,而夏凝雪前方的冰山虚影也随着肉眼可见的速度破碎、消失。

  不过赤血金睛兽也不好受,身上燃烧的火焰也越来越弱,那血红的眼睛也渐渐恢复正常!

  “轰!”

  再次发出一声巨响,夏凝雪倒飞而出,那冰山虚影已经消失不见,而赤血金睛兽也倒射而出,在地上打了一个滚,再次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

  此时赤血金睛兽的气息极其不问,随时都有掉落阶位的可能,而夏凝雪也是脸色苍白,嘴角隐隐有一丝鲜血,很显然,她受了内伤!

  周围元力波动也渐渐散去,这片天地重新归于宁静。

  很显然,刚才的碰撞二者平分秋色,谁也奈何不了谁,而且双方都消耗巨大,可以说是强弩之末也不为过。

  若是此时再来一个入气九层的妖兽或武者,都能将二者斩杀,不过二者还有没有其它的底牌,就不知道了。

  ……

  “呼!”

  沈逸尘越过树林,落在空地前方,带起一阵风声,这是他刻意弄出来的,以他的实力,只要稍加注意,是不可能有这么大动静的。

  沈逸尘的到来让原本就提心吊胆的二者的心紧绷了起来,不过在看见是沈逸尘之后,夏凝雪明显松了口气,而赤血金睛兽则是惊恐的叫了一声,飞速向后跑去。

  笑话,光是一个人类,就把它逼成了这样,要是再来一个,还不要了它的命!

  而且,眼前这个刚刚出现的人看其气息比和它过过招的人还要可怕,此时不跑,更待何时!

  “是她!”

  沈逸尘一眼就认出了场中之人,正是早上指导过他的那人。而在那少女对面,正是一只开元境的妖兽,而观其神色,似乎正准备逃跑。

  “那林师兄所说的果然没错,这里的妖兽灵智果然比起外面那些要高上许多。”沈逸尘暗暗想道。

  “吼!”

  赤血金睛兽对着沈逸尘叫了一声,然后瞬间就跑没了影。

  “谢谢!”夏凝雪对沈逸尘道了声谢,此时她的脸上已经恢复了许些红润。顿了一下,她说道:“我叫夏凝雪 。”

  “沈逸尘,”沈逸尘点了点头,以示回应,“不用谢,只是举手之劳罢了,而且,要说谢的话,应该是我谢你才对。”

  沈逸尘送给夏凝雪一瓶疗伤药,道:“周围没有什么妖兽,夏小姐可以放心疗伤,若是没有什么事的话,在下就先告辞了。”

  沈逸尘也发现了夏凝雪此时乃是开元中期的境界,不过他也没有说什么,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他也有自己的秘密,而且他也没有八卦别人的爱好,有些事,不知道比知道的要好。

  看着沈逸尘离去的方向,夏凝雪叹了口气,看着手中沈逸尘送给她的疗伤药,随机将其放进怀里,拿出一颗丹药,便盘坐在地,开始疗伤。

  “他应该是追那妖兽去了,不过,他追那妖兽做什么?”夏凝雪有些疑惑,但也没有深究,不过隐隐中也猜到了什么。

  “一般的妖兽巢穴旁边都有伴生灵草,而且这妖兽气势非凡,其叫声隐有龙啸之音,应该含有一丝龙之血脉!”沈逸尘想道。

  见后面没有人跟上来,沈逸尘也是送了口气,加快步伐,朝着赤血金睛兽逃跑的方向追去。

  虽然赤血金睛兽受了重伤,但逃跑的速度依旧不慢,沈逸尘要想追到,一时半会儿是不可能的,但沈逸尘也不怕跟丢,那赤血金睛兽一路逃跑的痕迹十分明显,而且毫不掩饰自己的气息,这气息在沈逸尘看来,简直是一盏之路明灯!

  在理清了思路之后,沈逸尘也运转元力,不再保留,迅速向逃跑的赤血金睛兽追去。

  ……

  夏凝雪吐出一口浊气,站起身来,此时她身上的上已经好了十之七八,不得不说那丹药的功效之强,若是其他人受了那么严重的伤,少说也要休息七八个时辰,但仅仅一个时辰,夏凝雪就恢复了七七八八。

  向沈逸尘离去的方向看了一眼,夏凝雪叹了口气,她虽然也对那妖兽很感兴趣,但也不会为了一件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而得罪一个天才。

  “伤势已经恢复了七七八八了,元力完全恢复,这里也没必要再逗留了。”在与赤血金睛兽一战当中,她虽然受了伤,但也有收获,她能感觉到,不久就能冲击开元后期了。

  “假以时日,必能成开元后期!”夏凝雪握了握拳头,朝着相反的方向走去。

  ……

  “嗯?”

  沈逸尘一路追随赤血金睛兽到此地,但到了这里时,突然失去了踪迹,眼前是一个山谷,而山谷之中布满迷雾。

  “谷中谷?”沈逸尘有些惊讶,这里本就是落龙涧之内,但在落龙涧之中居然还有一处山谷,这在其它地方是不可能存在的。

  看着这奇异的山谷,沈逸尘带着好奇,踏了进去。



123456789101112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木落子兮所写的《九界剑主》为转载作品,九界剑主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九界剑主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九界剑主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九界剑主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九界剑主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九界剑主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黔ICP备1500503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