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都市言情小说 > 我身体里的家伙们最新章节 > 我身体里的家伙们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我身体里的家伙们 连载中
分享我身体里的家伙…

我身体里的家伙们全文阅读

我身体里的家伙们作者:软软的金毛

我身体里的家伙们简介:  2014年10月1日,因为某人与历史完全不同的选择,韩宇从韩国的一处车祸现场醒来,失忆的身体,迷雾重重的过去,当他爬出车子、成功活下来的那一刹那开始,一切,都随之改变!
  脑海深处那一块块零碎而闪亮的记忆碎片,每一块,都代表着一段不同的过往,也代表着一段剪不断理还乱的缘分,随着每一次的苏醒,一个个代表着不同时期、性格迥异的“家伙”从韩宇的身体里复苏,同样,也给他带来了种种意想不到的麻烦……
  ——————————
  韩娱小说,新人新书,求支持求收藏求推荐~书友群:116466429 https://www.uukanshu.com
-------------------------------------

我身体里的家伙们最新章节第一千零七十一章 又1个新的开始
第2章 韩宇
我身体里的家伙们全文阅读作者:软软的金毛加入书架
  “韩宇先生?”

  低头看着手中单薄得只有一页的资料,裴彬轻皱着眉头按着上面登记的名字第三次试着叫了一声。

  等了一会儿,没有任何回应。

  裴彬抬起头瞟了一眼自己面前这位打从他三十分钟前进入病房以来便一直躺在病床上怔怔盯着天花板发呆的男人,眉头忍不住皱得更紧了,叹息似的从口中长呼一口气。

  难办啊!

  不仅案子难办,人也难办!

  裴彬是首尔检察院的一位检察官,目前正在接手一个交通事故的案件。

  按理来说,这种案子根本没资格让一个检察官亲自调查,更何况,从明面上看,这案子有很明显的痕迹表明这就是一桩普通的交通事故而已。

  但是,因为案件双方的身份有些特别,这案子经过一番波折之后竟然转到了裴彬手上。

  而接到这案子不过三天,裴彬就已经变得有些焦头烂额了。

  案件呢,实际上看上去十分简单明了,就是两辆车在一条盘山公路上相遇发生的交通事故,不过两辆车不是撞到一起,而是双方在情急之下都打了急转弯。就是一个比较幸运,只是撞上了岩壁,另一个则就很不幸了,撞下了山崖。

  发生这类事故的原因可以有很多,比如酒驾、超速驾驶之类的。

  可是现在问题在于,现场基本没有什么有用的线索,除了一辆炸得差不多就剩架子的车,就剩那地上的车胎痕迹了。

  他们除了能判断出事故发生的大致经过之外,其他像事故发生原因、发生的具体经过、是不是有什么隐藏内情等等一概不知。而且唯一知道的内容还是推测判断出来的,只有那几道车痕,根本无法真正证明什么。

  坠毁车辆在事故发生的第二天中午就找到了,但实在毁得太厉害了,车辆情况基本和崖上的那辆差不多,除了能试试修复黑匣子,其他根本看不出什么,至于死者的尸体,都烧成焦炭了,尸检报告到现在还没出来呢。

  就这样,一件原本应该很简单的案子诡异得到现在还没有什么进展。

  这几天裴彬实际上心理压力挺大的。

  经过第一天的新闻传播,再加上三天的发酵,这个案子出人意料而又似乎在情理之中地成为了国民关注的热点。

  不论是舆论压力还是来自上级的压力,都让裴彬心中相当沉重。

  特别是这样一件本来应该很快可以结案的交通案件,竟然到现在都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进展,甚至连案件的基本性质都定不下来,这由不得裴彬心中的压力不大增。

  所以裴彬在今早接到医院电话得知那个撞上山崖而昏迷的当事人已经清醒之后,已经阴沉数日的脸色总算有了一些喜色,心中长舒一口气,以为总算有些突破了。

  可是等他到医院之后,又从医生那里得到一个对此时的他来说无异于晴天霹雳的消息。

  ……

  “裴检察官,我想先和您谈一下病人的情况。”

  “他有什么问题吗?”

  “嗯。他的身体其他地方倒是没什么太大的问题,修养一阵就好了。可是,他的脑部也有损伤,他的头部应该经受过剧烈的撞击,根据拍片来看,他脑内的海马体似乎是受到了损伤。所以说,病人目前很可能处于我们常说的——失忆状态。”

  ……

  “呼——”

  裴彬揉了揉眉心,又看向了床上的这个男人。

  说实话,他相信医生的话,但他不是很相信这个叫韩宇的男人真的失忆了。

  要知道,他以前办案的时候,为了逃脱责任,装病、装傻充愣的人可没少碰到。

  不过就算这个韩宇真的在装,他也真没办法。

  按照韩国的法律,检察官有权让韩国公民配合自己进行工作,如果这个韩宇是在装,裴彬也有办法吓得他开口。

  但现在问题是,他不是韩国人,至少,现在不是。所以那些手段就完全不适用了。

  当然,就算是这样,裴彬也没时间再拖了,一个这么普通的案子办了三天还没有成果,别说其他人了,裴彬自己也接受不了。不管这个男人究竟是不是失忆,他今天都得从他嘴里得到点东西。

  “韩宇先生!”

  裴彬又大声叫了一次,男人依旧是没反应。裴彬也没办法,只能希望通过这种叫喊让这个看似混噩的男人醒过神来。

  “韩宇先生?先生?喂?韩宇先生?……”

  终于,在连续的叫唤之下,这个叫韩宇的男人似乎终于有所感觉,他的头动了动,侧首看向了裴彬,在看到裴彬的瞬间,他原本木然的脸上忽然充满了茫然的神色。

  裴彬的脸上蓦地涌上一丝喜色,他微呼口气,试探性地又问了一句。

  “韩宇?”

  听到裴彬的话,男人的眼中先是有了些茫然,随即下意识张了张口,但眉头却马上皱了一下,裴彬很敏锐地捕捉到在一瞬间男人的的神色中明显多了一些情绪,有迷茫、慌乱,还有……惊愕?

  最终,男人还是回答了裴彬,他的喉结上下动了动,从嘴中挤出了一句声音嘶哑的……英语!

  “……Yes.”

  裴彬闻言一怔,他低头看了看手中的资料,又抬头看向了韩宇,眼睛稍稍眯起:“韩宇先生,资料上虽然显示你是美籍韩裔,不过你是在十六岁的时候才去美国的,你应该会韩语吧。为什么不用韩语回答我?”

  不是裴彬敏感,而是他在看到韩宇犹豫一阵之后却选用英语回答时,心中一动,隐约觉得自己好像抓到了点什么,但又捉摸不透,搞不清楚到底发现了什么。

  果然,在听到裴彬提到自己的资料之后,韩宇明显怔了一下,虽然只是一刹那,但裴彬看的很清楚。而且在那一瞬间,韩宇原本靠在枕头上的上半身似乎下意识要抬起,但又立即被压制住了,这是身体最真实的反应。

  可就在裴彬打算接着追问时,几声轻轻的敲门声响了起来,接着,一个中年护士从门外探进身来,说道:“裴检察官,抱歉,病人刚刚清醒,长时间交谈对他并不合适。”

  裴彬脸色僵了一下,张了张口想要点说什么,但当触及到护士坚定的眼神又停住了,最后只能无奈地叹了口气,把刚从怀里掏出的记事本和笔又放了回去,然后起身走向病房门口,只是,在快走出病房时又转头看了看韩宇。

  韩宇又恢复成之前的那个姿势,只是这回他的眼神不再空洞,眼帘低垂,眼中光芒点点,不知道在想什么。

  眉头皱在一起,带着心中的疑惑,裴彬转头走出了病房。

  这个男人不简单。

  在裴彬走出病房的瞬间,他的心中明悟似的涌出一个念头。

  多年从事刑侦行业,让他对于识人看人有一种近乎直觉的敏锐。在他看来,这个叫做韩宇的男人身上似乎有种特质,这种特质说不清是什么感觉,裴彬自己也不熟悉,但他隐隐觉得自己在哪里感受到过。

  “裴检。”

  就在裴彬暗自思忖时,一名三十来岁、有点三角眼的便衣刑警便凑了上来。

  “唔、哦,有什么发现吗?”

  裴彬回过神来。

  “对。爆炸那辆车的黑匣子已经修复好了。而且,我们在上面有重大发现。”

  “什么?!快说,发现什么了!”裴彬陡然一惊,连忙问道。

  “是这样的,我们在录像上发现了两个两个很奇怪的地方。第一个就是在案发的时候。根据录像上显示,车子在10月1日,也就是案发当天上午8点10分从首尔开始行驶,到了上午10点36分遇到了金志雄的车,也就是案发时间,而从开始行驶到案发,这中间这位名叫做韩宇的当事人都没有任何的异常,也没有什么违规操作,车速更是一直处在限速内。”

  裴彬闻言眉头一皱,“按你这么说,那么这两辆车是怎么出事故的?”

  “问题就在这。”三角眼脸上露出了一个很古怪的表情,“根据录像上看,两辆车是在一个拐弯处相遇的。而当时金志雄的车出现时,说实话,连在电脑前观看的我们都吓了一跳。”

  “吓了一跳?”

  “对,因为……出现得太突然了。”

  “什么意思?”

  “因为车速实在太快了,当时金志雄的车出现在拐角的时候,车速据我们估计至少有110迈,完全属于超速行为。”

  “然后呢,接着又怎么样?”裴彬紧锁的眉头一直不曾放松,“一般来说,当时两辆车是处在两条车道上吧?金志雄的车速再快也最多就是个超速,两辆车到底是怎么造成现场那个情况的?总不会是金志雄自己突然发疯开车去撞韩宇吧。”

  裴彬这话一说出口,三角眼忽然诡异地沉默了下来,脸上的表情更为古怪,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看着裴彬。

  “莫非……”

  看到三角眼的表情,裴彬好像想到了什么,目光一凝,脸上露出了一丝难以置信的神情,“他……他真的撞过去了?!”

  “嗯。”三角眼点了点头,脸上也露出一个依然不敢相信的表情,“他不仅撞过去了,而且还是加速撞过去的。至于之后的情况,结合录像来看,和我们估计的情形差不多。由于金志雄突然撞过来,韩宇情急之下一个急转弯撞向了山壁,而金志雄似乎也在最后终于清醒过来了,也是一个急转弯,不过也许是太着急或者精神不太清楚,撞下了山崖。”

  “呼——”

  裴彬长吐一口气,脑子有点懵,心里甚至生出一种十分不真实的感觉。

  匪夷所思的案情,而且,案子就这么解决了?!

  诚然也许这个案子还有些边角的疑点没查清楚,但就一个交通案件来说,它已经算是有了定论了,责任方都找到了,案子算是结了。

  看着裴彬复杂中带着一点豁然轻松的表情,三角眼立刻明白了自己这位上级的想法,忍不住心里叹口气,最后还是开口说道:“裴……裴检,事情没那么简单。”

  “嗯?”

  裴彬看着三角眼,忽然想起了刚才是说有两个奇怪的地方?顿时裴彬的心里涌上一些不好的预感。

  “录像上……还有第二个奇怪的地方。”

  “有什么发现?”裴彬沉声问道。

  “您还记得报案人以及最初到达现场的警员曾说过韩宇的车子在最开始发现时是侧翻着的吗?”

  “记得。”裴彬想了想,好像想到了什么,眉头顿时又皱了起来,点了点头,“不过当时我们没有多想,以为只是车祸时造成的。不过按照你刚才的说法,如果事故发生的过程是那样,那么这就很不合理了。毕竟两辆车实际上是没有撞到一起的,而且就算是撞到了,也不至于撞到侧翻这种地步。现在想想,当时那辆车的位置实际上也偏离的很奇怪,尾部偏离得太厉害了,如果以那个角度撞向山壁,车头最多只有一边会受损,不可能造成现场那种完全损毁。这种情况就好像……”

  “就好像车子撞到山壁上之后,车尾又被一辆车撞了。”三角眼接着说道。

  裴彬看了三角眼一眼,沉默着没开口。

  三角眼叹了口气,点了点头,说道:“虽然没有拍到,但在撞到山壁两三秒之后,车身明显受到了一次撞击,车子被撞得侧翻起来。而当时金志雄是不可能做到这点的。所以说……还有第三辆车!”

  第三辆车!!

  裴彬深吸了一口气,抬起双手狠狠揉了揉有点僵硬的脸颊,转身看着洁白的墙壁,一时有些茫然失神。

  ——————————

  PS:小贴士:在韩国,检察官是一种权力相当大的职业,权力涉及到社会的方方面面,被称之为“刑事犯罪侦查的沙皇”,在韩国实行检察官独任制度,即每个检察官自己个人组成一个独立的行政官厅,整个案子的过程都由检察官个人名义完成,检察官有权分配警察进行案件侦破,也可以自己亲自参与侦破。
第3章 金夏妍
我身体里的家伙们全文阅读作者:软软的金毛加入书架
  沉默了许久。

  “查!”裴彬背对着三角眼沉声说道:“无论用什么办法,是一段一段看CCTV也好,问人也好,我要你们找到,那辆所谓的第三辆车!”

  “是!我明白了。”三角眼点了点头。

  “另外……”

  “请你们冷静一下,你们暂时不能见当事人!”

  “我们怎么冷静?!我OPPA死了,结果你们告诉我责任反而全在我OPPA身上?!”

  “请你们冷静一下,现在事情的真相根本没有确定,我们也没有说过应该由谁来承担责任。”

  “不必了!我们今天一定要进去问问那个人,问清楚事情的真相!”

  ……

  就在裴彬要接着说的时候,不远处却传过来了几声大声的争嚷声。

  裴彬转头一看,几名便衣警察正在拦着几个人,其中一个还穿着校服的少女叫嚷得最为大声。

  “那就是金志雄的家人,父亲母亲妹妹都在,金泰妍也在。他们从今天早上就来了医院,一直要求要见当事人。估计他们是为了网上的那些言论来的。裴检你没关注不知道,不知道是不是一些针对少女时代的Anti粉丝,最近网上盛传一些车祸完全是金志雄造成的消息,并且将矛头对准金泰妍还有她的家人。您是没看到,骂多狠毒的都有。哎~真是!一群没良心的家伙!个人的事情为什么要波及到家人!”

  不等裴彬发问,在他一旁的三角眼便有些感慨和愤愤地说道。

  裴彬闻言点了点头,看向了顶在最前面的那个少女。

  少女穿着一身常见的韩式校服,深棕色的外套再加上花格百褶裙,脸上还戴了一副眼镜,看样子应该还在读高中,模样倒是清秀可人,就是那双已经红肿的眼睛此时却用一种恶狠狠的目光毫不示弱地瞪着拦在自己身前的几名警察。

  而在少女的身后还有三个人,一男一女两个中年人,以及一个年轻女子。

  那个年轻女子的眼睛同样哭得红肿,不过她明显比少女坚强许多,脸上并没有过多悲伤的表情,和中年男人一直低声安慰着那个一直低头掩泣的中年女人。只是,脸上有些过于苍白的脸色似乎依然在诉说着主人内心的悲伤。

  对于这个年轻女人,即使裴彬不怎么关注娱乐,依然认得这张脸,可以说,在如今的韩国,四十代以下不认得这张脸的人已经寥寥无几了。

  Girls’Generation(少女时代)的队长——金泰妍!

  金泰妍啊!

  一看到金泰妍,裴彬觉得更头疼了,同时心里还不自觉冒出了些许不满。

  什么时候,在大韩民国一个女idol团体的影响力已经大到这种地步了?

  虽然他现在已经意识到这个案子完全不像自己当初想的那么简单,但哪怕真的是谋杀事件也不一定要劳驾到检察官,他来调查这个案件已经不能用杀鸡用牛刀来形容了。

  不过这是上级的指令,就算有人质疑也算不到他头上。

  想着想着,裴彬忽然想起来,自己之前不是叫人去找金家人问询了吗?怎么这些天还没结果?他自己这几天焦头烂额的,却是一时忘了这事了,那个叫韩宇的男人看起来实在很不靠谱,而且这事现在看起来问他也问不出什么了,那么是不是可以从另外一方那里得到一些有用的信息?

  一念及此,裴彬转头向三角眼问道:“有从金志雄的家人哪里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吗?”

  “没有。”三角眼摇摇头,“我正打算和您报告这件事呢。这几天金家人情绪一直不好,到今早才从他们那里了解到一点情况。据金志雄的家人说,那天金志雄是打算开车去首尔办点事,出发前没有什么异常情况,金志雄也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并没有什么有用的信息。”

  “知道是什么事吗?”

  “不知道,金志雄也没说。”

  裴彬思索了一下,吩咐道:“去问问金志雄身边的人,朋友,同事,务必要知道他到底要去做什么。另外,叫人再好好看看现场的地面,看看有没有漏掉一些线索。”

  “是。”三角眼点头应了一声。

  吩咐完之后,裴彬又转头看向金志雄的家人们,站在原地想了想,走上前去,示意阻拦的几名便衣稍稍放松一下。

  而看到裴彬走过来,那名顶在前面的少女也平静了下来。她刚刚便瞥见这个西装革履、气场明显与普通警察不同的中年男人了,知晓这人大约便是负责自己哥哥这个案子的那个检察官。

  看着眼前双眼红肿的少女,裴彬恍惚了一下,自己女儿也差不多这么大,如果自己突然去世了,她是不是也是这般模样?心下顿时不由地有了一些怜惜。

  “金……夏妍?”

  “是。”

  金夏妍的情绪已经平复了许多,恭敬地对着裴彬稍稍躬了躬身。

  裴彬点了点头,目光又扫向了在金夏妍之后的金父金母以及金泰妍,忍不住轻叹了一声。

  在职这么多年,他见过太多生离死别了,但每次见到依然有些唏嘘。

  人生啊,你永远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

  不过现在不是感慨的时候。

  裴彬接着对金夏妍说道:“我是首尔检察院检察官裴彬,正在负责你OPPA的这个案件,我想重新做一次笔录。现在……方便吗?”

  金夏妍转头看了看父母和姐姐,还有些稚嫩的脸上露出无法掩饰的哀色,然后又转头对裴彬重重地点了点头,道:“可以,您就问我吧,那天的情况我都清楚。”

  “好。”

  裴彬也点了点头,从怀里掏出笔记本,然后带着金夏妍坐到了一边的长椅上。

  ……

  “确定就只有这些吗?”

  “是。”金夏妍有些紧张地点了点头。

  “呼——”

  裴彬从口中长呼一口气,心里苦恼不已。

  他问到的情况和那个警察报告给自己的相差无几,唯一值得推敲的地方就是金志雄到底去首尔干什么,以及他在去的路上遇到了什么。

  案件到了这一步,调查重点已经转移到了金志雄身上。根据调查,这个韩宇此前绝大部分时间都住在美国,可以说他和金志雄之间是没有任何关联的,这次的事故恐怕他只是遭了一次无妄之灾。

  看到裴彬沉默不语,金夏妍犹豫了几秒,还是问出了自己心中想询问的话:“裴检察官,我OPPA真的……”

  话还没说完,裴彬便明白她的意思了,在心里叹了口气,直接点了点头道:“从现在的证据来看,你OPPA是责任方。”

  “可是,可是……”小姑娘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更为苍白,眼圈顿时红了,“我OPPA人虽然平时脾气不是很好,但他其实性格很好的。这次的事情很可能不是你们想的那样的……”

  看着金夏妍激动的神情,裴彬也只能沉默以对了。

  确实,听了三角眼的报告,裴彬已经大致能猜测出来金志雄开车撞向韩宇这个完全不合理的举动很有可能是因为之后的那第三辆车。但无论如何,这次事故金志雄都得承担一点责任。而且第三辆车的出现目前还是属于机密,他也不可能和金夏妍说。

  “裴检察官,我……”

  “夏妍。”

  见到裴彬一副沉默的样子,金夏妍更为激动了,可是当她还欲说些什么的时候,两人的身边忽然传过来一道浑厚的中年嗓音,直接把金夏妍的话语打断了。

  裴彬扭头一看,却是金父走了过来。

  金父看上去五十来岁,中等身材,圆脸,还戴了一副眼镜,样貌不算出众,但难得地有一种沉稳的气质。

  “检察官,您好。”

  “你好。”

  裴彬站起来,握住了金父伸出来的右手。

  “我,想向您请求,见一见那位先生。”金父看着裴彬,脸上带着诚恳的表情地说道。

  裴彬眉头下意识一皱,便欲直接开口拒绝,但金父却接着先行开口了。

  “我知道,这让您为难了。可是,我只不过是想看看那位先生,向他道个歉……”

  “爸爸!”

  金父的话还没有说完,金夏妍就着急地叫了一声,不过金父立即便不容置疑地挥了挥手,不让金夏妍接着说下去,然后对着裴彬接着说道:“看您的样子,看来网上的那些传言确实是真的了。那么这事不管怎么样,是志雄那小子的错,我这个做父亲的,当然要上门道歉。希望,您能答应我这个请求,只需要三分钟,我跟那位先生道个歉就出来。”

  裴彬闻言依然紧皱着眉头沉默不语,韩宇现在的状况并不好,虽然刚刚似乎有了些起色,但这种事情裴彬自己也说不好,他虽然相信金父的话,但是如果有个万一怎么办。可如果不答应,金父的要求其实合情合理,这样未免太不近人情了。

  想来想去,裴彬看了一眼面前的金父,心里还是一软,点了点头。

  在金父的脸上,他看到的不只是诚恳,还有一种隐藏极好的疲惫和颓然。身为一家之主和一名父亲,现在的他还没有时间和条件允许他悲伤。

  这让同样是一名父亲的裴彬有一种感同身受的感觉。

  ——————————

  PS:小贴士:OPPA就是欧巴,具体意思大家都知道,是哥哥的意思。

  Anti,即反对,也就是黑粉的意思,韩国的黑粉有别于全世界的黑粉,他们讨厌一个艺人,想尽办法,疯狂到下毒之类的办法都能想出来,所以Anti是特别的黑粉,也特指韩国的黑粉。
第4章 “志……志宇呐?”
我身体里的家伙们全文阅读作者:软软的金毛加入书架
  韩宇现在感觉很不好。

  从他今早醒过来,整个人就一直处于一种浑浑噩噩的状态,脑中好像一团浆糊,一大堆的念头乱糟糟地纠缠在一起,但有时又突然觉得脑子里一片空白,整个人恍惚得厉害,思绪就像断了线一样,根本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做什么,该做什么。

  直到刚才那个中年男人的叫唤才让自己“清醒”过来,好像理智一下子回来了。

  可是,随着理智的回归,记忆的慢慢清晰,韩宇感觉比之前还要不好了。

  首先,是来自身体最直观的感觉,不说打着石膏很明显的左手,他能感觉到自己的胸骨应该骨裂了,肋骨也至少折了三根,好在韩宇也是习惯了,倒没有多大反应。

  接着就是他目前比他感觉还要不好的现状了。

  韩宇的脑子很乱,他费了好一会儿才想起了自己出现在这之前的场景是什么。

  他从昏迷中醒来,发现自己在一个扭曲变形的车里,好不容易靠着不算清醒的意识加上一点本能爬出去了,然后发现那好像是一个车祸现场,结果没多久,他又昏过去了……最后醒过来,他就出现在这个疑似是医院的地方了。

  这一切的一切,都让韩宇陷入一种深深的纠结和迷茫中。

  姑且先不说他确定自己出现在那辆车里之前是在自家书房里看书,光是他出现在那个极端疑似车祸现场的地方就绝对不可能了。

  要知道,韩宇有能力考取很多很多的证书,但其中绝对没有驾驶证。更何况,以他的身体,别说开车出车祸了,就连出门都够呛。

  再说,就算这一切真是韩宇做的,据他脑中还残留的模糊印象,就那种级别的车祸现场,以自己孱弱的身体居然没有当场死亡,韩宇自己都不信。

  想起身体,韩宇忽地皱起眉头,低头看了一眼左手裹得严严实实的石膏,不知道为什么,他隐约觉得自己的身体似乎发生了什么变化,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但稍稍动弹一下,全身顿时一阵阵刺痛,一点力道都使不上来,好像也没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想了想,韩宇便摇摇头不再去想了,现在不是关注这个的时候。

  现在的重点是,他到底是个什么处境?这到底是哪?还有,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刚才那个中年男人的话让他觉得很不安。

  最直接的一点,那个中年男人说话时用的语言,再加上韩宇回忆起早上刚刚清醒时被那群好像是医生的家伙摆弄来摆弄去的时候说的语言,韩宇一下子认识到,他们用的语言,貌似,是韩语?!

  更让韩宇有些慌乱甚至是惊悚的一点是,他,似乎全能听懂!

  韩宇能十分肯定,自己会的近二十种语言里根本没有韩语!

  这不是什么仇不仇视的问题。实际上对于韩国,韩宇不说有多么友善或者仇视,但至少保持了一种中立的态度。他学习外语的最大目的还是为了阅读,而说实话韩国还真没什么能让韩宇感兴趣的著作,所以学习韩语一直都不在韩宇的计划内。

  然而现在,一种自己完全没学习过的语言,自己却能听得懂,这由不得韩宇心里不出现一些慌乱。至于为什么韩宇能确定这是韩语……没见过猪跑,还没见过猪肉吗?

  当然,如果光是这些,韩宇也不至于这么纠结,毕竟他接着就发现了自己只是能听却不能说,他完全可以把原因归结于他对韩语有什么特殊天份,再加上韩语又和汉语有共通之处。

  可是,最让韩宇在意的是,那个中年男人所说的内容。

  美籍韩裔!十六岁前往美国!

  韩宇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但如果他没听错,那么事情恐怕就很不妙了。

  头疼地抬起手揉揉眉心,韩宇在心里重新梳理了一遍目前的情况。

  莫名的车祸,接着出现在一个使用韩语的医院,然后一个同样使用韩语的中年男人说了一段完全不是自己但却是他手上所谓是自己的资料的资料。

  难道,是自己出了车祸,然后……被送到韩国医院?!

  不对。

  先不说他完全没印象,光是他出现在韩国的医院这点已经很不合逻辑了,还有那个莫名其妙的资料也完全无法解释。

  事情怎么想怎么觉得怪异,韩宇一开始以为可能是自己记忆出了点问题,可是仔细回想一下又觉得不像,除了莫名其妙出现在车祸现场之外,其他部分的记忆都挺正常的。

  排除了大多数可能之后,韩宇又想到了会不会有人想要设计自己什么?

  不过下一秒他又自己否定了,他又没什么好图谋的,无非就是银行里那点钱,就算是也根本没必要搞得这么莫名其妙的。

  想了好一会儿,韩宇还是没什么头绪,眼下这个情况完全让人摸不着头脑,甚至透出一种诡异。

  韩宇仔细想了想,虽然直接开口问是个不错的选择,不过他还是决定先沉默一阵看看情况再说,不知道为什么,他隐隐觉得,自己,似乎陷入一场大.麻烦了。

  韩宇低头靠在枕头上,眉头轻皱,低垂的眼帘下,一双眸子幽幽闪烁。

  ……

  ……

  “咔。”

  裴彬在征得医生的同意之后,带着金父又走进了这间病房。

  一进入病房,裴彬就将目光锁定在了那个躺在病床上的男人。

  再次见到韩宇,裴彬的心情大不一样,更多的是复杂,他是真没想到,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事情的发展会这么一波三折。不过好在现在看来,至少结果是好的。

  案件呢,算是有了重大突破,再看韩宇之前的样子,应该也没什么大碍了。至于之前裴彬那种莫名的感觉,他也没多去想了,至少他从始至终都没在韩宇身上感觉到什么危险的气息。

  稍稍整理了一下脑海中有些纷乱的思绪,裴彬就开口为金父简单介绍了一下:“金先生,这位就是另一个当事人——韩宇。”

  可是,等了一秒,两秒,三秒,跟在裴彬后面进来的金父却是一点反应都没有,裴彬忍不住回头一看,双眼却不禁顿时睁大。

  只见金父的注意力完全没有在裴彬身上,他怔怔地看着床上的韩宇,脸上的表情似乎是……震惊?

  过了三四秒,金父似乎才回过神来,抿了抿嘴唇,收敛了一下脸上的神情,但眼睛依然紧紧盯着韩宇,然后用一种不确定的语气叫了一声。

  “志……志宇呐?”

  裴彬猛地吸了口气,双手下意识握成拳,金父此时的声音完全不像刚才的稳健,干涩中似乎带着一种无法压制的……惊喜?

  裴彬一下子意识到,事情似乎又要……翻转了!

  而下一秒,让裴彬心脏猛地一跳的事情发生了。

  在听到金父那一声轻唤之后,刚才让裴彬叫了半天的韩宇居然霍然就转过头来,就如同条件反射一样!

  但其实,连韩宇自己都吓了一跳。

  有人进来他当然知道,不过他既然已经打定主意先不开口,就打算先仔细听听来人说什么。可是没想到,他听到那个声音时身体竟然就像忽然有了什么本能反应一样,这个转头的动作好像完全没有经过大脑思考便做了出来。

  这让韩宇的眼神一下子阴沉了下来,他在刹那间便想到了一个可能性……精神催眠?

  精神催眠可以埋下心理暗示,只要达到一些特定条件就可以让被催眠的人做出特定举动。

  韩宇仔细看着这个中年男人,中个圆脸,韩宇确信自己此前没见过他,不过不知为何,在看着他的时候,心里面泛起一股奇怪的感觉,淡淡的,很陌生,韩宇不确定这是不是就是自己被催眠的证据。

  韩宇涉猎过心理学领域,但没有深入学过。本来想学来着,想着以自己的状况以后难保心理不出点问题,可是转念一想,要是真出了问题,学了心理学反而更难治疗,于是就放弃了。现在想想,还真有点后悔。

  如果,真的是……

  韩宇原本还算放松的表情瞬间绷紧,双眼中猛地涌出了之前完全没有过的冰冷。

  如果真的是,那么,无论这次的事情到底怎么回事,参与这件事的人,都完全触及韩宇的底线了!

  看到韩宇难看的表情,金父也不意外,在他看来本应该是这样的。

  然而在下一秒,金父似乎才恍然明白过来什么,脸色忽然变得煞白,双眼倏然间睁大,再次用一种不敢相信的表情看着韩宇,只是他这次的表情明显因为的原因与上次不同。

  裴彬在一旁盯着韩宇跟金父两人,并没有出声,似乎想看看事情会怎么样发展。

  过了好一会儿之后,金父脸上的表情才勉强收敛了起来,这时,他似乎才看清韩宇有些苍白的脸色,脸上神情一阵变幻,最后露出了一丝深切但似乎意味复杂的担忧之色,张了张口好像想问问,但怎么也发不出声来,一副踌躇的模样。

  “韩宇先生没什么大碍,不过……”

  这时,裴彬开口了。

  金父看向裴彬,没有说话,但稍稍抿起的嘴唇和一眨不眨的双眼可以看出他的紧张。

  裴彬看着金父的表情,双手忍不住攥得更紧,但脸上却不动声色,淡淡说道:“我们,还是出去说吧。不要打扰他休息了。”

  金父一愣,仔细看了看裴彬,然后想到什么似的又看了看躺在床上的韩宇,随即脸上露出明白了什么的表情,沉默了一会儿,最后还是点点头道:“好,出去谈吧。”

  听到金父的回答,裴彬严肃的脸上忽地露出了一个微笑,也点了点头,让金父先出去,然后自己也带上门退了出去。

  韩宇默默地看着两人走出去,刚才两个人的话很简短,而且没头没尾,韩宇看上去感觉就像在演情景剧一样,不过韩宇倒也听出一点东西,他们似乎,认为自己身体有点问题?

  就是不知道这两人是不是在演戏,如果是真的,那么自己有什么问题呢?或者说,在幕后那些韩宇看不见的人的计划里,自己应该出现什么问题?

  刚才的事情实在太诡异了,韩宇心中十分不安,他现在确定事态很不妙了,但具体到底怎么回事,他还是不清楚,不过不管怎样,他觉得这件事应该有人在操作。至于为什么会有人要针对自己,或者说不是针对自己而是因为其他什么韩宇想不到的原因,韩宇就先不去想了,他现在需要考虑的是,接下来怎么做。

  思忖了一下,韩宇觉得自己恐怕还是得先保持沉默的态度,无论如何,至少目前自己没什么危险,先在这里安静地待一段时间再说,否则以他现在的身体,想走也是走不了的。
第5章 金家的另1个儿子
我身体里的家伙们全文阅读作者:软软的金毛加入书架
  “爸爸……”

  两人刚出病房,金夏妍便迎了上来,但被金父抬手示意打住了。然后金父对裴彬示意了一下,带着裴彬走到了医院走道尽头的窗户前。

  “啪。”

  金父打开窗户,一阵寒风立即吹了进来,他张口吐出一团白气,似乎心中的烦躁也吐出了一些。

  然后,他转头看向裴彬。

  “裴检察官,这件事我不能和你说太多。可是,我可以告诉你,志宇、哦,也就是韩宇,是……是我的儿子。韩宇是他母亲给他取的名字,另外,他母亲……已经去世了。”

  去世了?也就是说……

  裴彬下意识睁了睁眼睛,似乎有些被这个消息惊到了,但他没有开口问为什么韩宇的资料上完全没有显示这些,而是沉默着听着金父的下文。

  “志宇,还有志雄……他们两个……不怎么熟悉。志宇不和我们住在一起,家里也没来过几次,我记得他应该只和志雄见过一次……我能说的就只有这些了。”

  金父说话的过程中几次出现了停顿,但总体的语速很快,似乎不愿多说什么。在话音落下之后,他便看着裴彬,显然在等着裴彬开口。

  裴彬盯着金父看了几秒,也没有先问一些其他东西,而是直接把韩宇的情况说了出来:“他的脑内海马体受损,很可能失忆了。”

  “什么?!失忆?!”

  金父闻言一惊,脸上顿时充满了着急。

  “是的。”裴彬点了点头,看了看金父脸上的表情,语气柔和了一点,“不过,也不用过于担心,毕竟还不确定。而且,就算真的失忆,应该还会记得一点的吧。”

  听了裴彬的话金父也定了定神,好好想想,确实,按照韩宇刚才的表现他应该还是记得自己的。而且也只是失忆而已,总比身体有什么其他问题要好。

  “那么,我就先告辞了。”

  稍稍想通之后,金父便向裴彬微低了下头准备告辞,显然很不愿意面对裴彬。

  而裴彬却也没有开口说什么,只是点点头回了一下,然后目送着金父走向金家母女。

  关于金父刚才的话,除了韩宇是金家的儿子、是金志宇之外的话,裴彬是基本都不相信。

  一个,是私生子,另一个,却是家里的嫡子,光是这两者的关系就有点让人玩味了。而且……

  扫了一眼金父离去的背影,裴彬转头看向了韩宇的病房房门,口中喃喃自语道:“金家,应该就剩这么一个儿子了吧……”

  ……

  ……

  金父沉着脸走着。

  裴彬想到的东西他当然也想到了,在他从明白过来韩宇居然是另一个当事人的震惊中回过神来之后,他还没来得及沉浸在突如其来的巨大悲痛中,这个令他愧愤、甚至是异常恼火的念头就鬼使神差地从他脑中冒了出来。他努力控制自己不要去想,但怎么也压制不了。

  是啊,家里就这么一个儿子了!

  韩国对于家族传承的看重是和中国一样,但在现在的韩国重男轻女的观念却比中国还要严重一些。在韩国,男孩子才是家里未来的顶梁柱。

  韩宇是金家的儿子。

  金父在想到这点之后,就无可避免地联想到,韩宇,与这个案件到底有什么关系?

  说实话,金父在见到韩宇之前,心里确实带着一种淡淡的、抹不去的怀疑,不,应该说是期望更好。他期望着另一个当事人会是真正的责任人,期望着他的儿子仅仅只是一个单纯的受害者。这种恶意的心理令金父有些羞愧,但却无法抑制。因为没有哪个父母会愿意让自己的孩子在死后依然受到攻击。

  然而,这一切的期望在见到韩宇之后就完全化为另一种相反的期望了。

  其实,金父对裴彬说的话也不全是他自己说的好话,韩宇和金志雄确实没什么交集,韩宇每次来家里都是挑三兄妹不在的时候,而且每次都是坐一坐就走。

  金父愿意相信自己的儿子,可是,他对于自己这个从未一起生活过、甚至自己都没怎么去照顾过的儿子真的是毫无了解。他真的不知道,在没有亲生父母陪伴下长大的情况下,这个孩子,究竟成长什么样了。甚至,如果不是前些年他忽然来家里看自己,金父都不敢确定自己是否还会认得出这个儿子。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金父只有期望,也只能期望,期望韩宇和案子没有太大关系。否则,别说法律不允许,连他自己也……

  一想到这里,金父的心里又涌起一阵阵难以形容的悲痛。

  两兄弟啊!

  金父现在的心情很沉重,担忧、焦躁、悲伤等等情绪交织在一起,心中就好像压着一块万斤大石一样,哪怕是得知金志雄死讯的那天晚上他的脑子都没这么乱过。

  “爸爸,怎么样?”

  是金夏妍。

  金父回过神来,发现自己不知不觉已经走回家人身边了。看到他走回来,连刚刚还在低泣的金母和在安慰她的金泰妍也抬起头看着他。

  看着老妻红肿的双眼,金父心里又为之一痛,嘴唇翕动几下却说不出话来。

  “爸爸,发生什么事了吗?”

  金泰妍发觉了父亲脸色的不对劲。听她一说,金母和金夏妍也发觉了不对,关切地看着金父。

  “泰妍,夏妍,你们……”

  金父张了张口,想让两姐妹回避一下,可是想了想,觉得也没必要瞒着她们了,于是接着说道:“你们在这听一下,爸爸想和你们说一件家里从没告诉你们的事。”

  金泰妍和金夏妍一听,脸上都露出疑惑的表情,而金母在思索了一下后,脸色却有点变了。

  “其实……你们,除了志雄之外……还有一个哥哥。”

  “什么?!”

  金夏妍下意识就要大声惊呼一下,好在她及时捂住了嘴巴,将后面的高音收住,没有引来他人的注意,不过她圆瞪的双眼同样说明了她此时心里的震惊。金泰妍虽然没有叫出声来,但脸上表情和金夏妍差不多,同样震惊非常地看着金父。

  “你们另一个哥哥,叫做金志宇。”看了一眼两姐妹的表情,以及一旁金母有些变得深沉的神情,金父吸了口气,接着说道。

  “可是,为什么我们从来不知道?还有,那个志……志宇OPPA为什么没和我们一起生活?”

  金夏妍像连珠炮似的发问,一边的金泰妍虽然没开口,但同样睁大的眼睛显然也说明她心中的疑惑。

  “那……那是因为……”金父嗫嚅了一阵,最后叹了口气说道:“那是因为志宇他,和你们不是一个母亲。”

  “什么?!”

  这一回是金泰妍和金夏妍一起叫出来的。

  “莫非,爸爸,你的意思是说……”

  泰妍最先反应过来,震惊的神色中顿时涌上几分不敢相信的神色,有些惊疑地看着自己的父亲。

  金父瞥了一眼在一旁沉默不语的金母,咬了咬牙,脸上流露出愧疚的神情,稍稍低下了头,说道:“总之……你们先别管这些了,我说这个是因为……”

  “难道,那孩子……”

  这时,一直沉默的金母开口了,她的声音有些沙哑和低沉,脸上则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让人看不懂她内心现在真正的情绪。

  金父脸色僵了一下,艰难地点了点头道:“没错,和志雄一起发生车祸的……就是志宇……”

  “什么?!”

  这是第三次。

  ……

  ……

  裴彬看了一眼远处的金家人,他没听到他们在说什么,但远远可以看见金家两姐妹的表情,然后就大致猜出他们在说什么了,想一想,也不由地叹了口气。

  刚才在病房里猜出金志雄和韩宇关系的时候,他还有点兴奋,这不是什么变态心理,纯粹是多年养成的职业病,碰到这种离奇的案情就兴奋。不过现在想想,还真是令人难过。

  且先不论这个案件两个人都在里面扮演了什么角色,光是两兄弟发生这样的事情就足以称得上悲剧了。

  裴彬也是明白金父心里的沉重,所以之前并没有追问什么。另外,一开始逼得太紧也不好,再说他今天已经有足够收获了,回去之后就有好几件事需要他调查,他还需要仔细查查韩宇和金家的事,才能初步判断案件该如何调查下去。

  所以裴彬打算先回去好好查下这些线索再说,反正现在时间也不急这一两天了。

  不过,就在裴彬抬步打算离开的时候,他的手机却忽然响了起来。

  “叮咚,叮咚……”

  一阵悦耳的水滴声,裴彬掏出手机一看,表情立即变得严肃起来,赶紧接起电话。

  “您好,是,是,我就是裴彬。您有什么事吗?”

  ……
第6章 悸动的心
我身体里的家伙们全文阅读作者:软软的金毛加入书架
  “啊~那个案子?我已经有很大进展了。”

  “哦……是,您已经看到那个录像了吗?”

  “……所以说,您的意思是?”

  医院走道的一侧尽头,裴彬拿着手机在讲着电话,本来刚接起电话时他的表情在严肃中还带着点恭敬,可是,才说了几句,裴彬脸上的神情便有了些变化,眉头紧紧皱在一起,没有拿着手机的那只手下意识握成拳头。

  这时,手机里传出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

  “所以,既然已经知道是那个金志雄的过错,那么案件已经查清楚了,就快点把案子结了吧。”

  裴彬闻言,拳头不由攥得更紧,微微吸了口气,才沉声说道:“可是,那个案子还有……”

  “没有可是。”

  话还没说完,就被电话那头打断了。

  “那只是你们的猜测,也许那不过就是一辆恰巧路过的车,也许那辆车根本不存在,这完全是你们的胰测。裴检察官,你打算继续为了这种毫无根据、甚至是不存在的事情继续浪费纳税人的金钱吗?……”

  ……

  挂了电话之后,裴彬就一直阴沉着一张脸,在沉默几秒之后,狠狠朝一旁的墙壁打了一拳,然后长长吐出一口气。

  接着,他似乎想到了什么,从怀里掏出了韩宇的那张资料,看了看,然后眉头一皱,向站在一边被他接了一个电话之后开始莫名发飙弄得有点不明情况的三角眼招了招手。

  “裴、裴检,有什么事吗?”

  “韩宇资料上显示他在国外是一个企业家,但具体的没写,你了解情况吗?”

  “我也不清楚,”三角眼摇了摇头,“之前资料给我们的时候就只有这个。不过,从我们了解的情况,他在江南有栋别墅,还有他出车祸的时候开的车经过鉴定是兰博基尼,不是常待的国家都配置了这些,他的资产应该不少。”

  “资产不少?”

  裴彬似是确认地问了一句。

  “对。”三角眼肯定地点了点头。

  “莫非……”

  裴彬在思索了一会儿之后,眉头皱了皱,脸上露出了好像明白了什么但有些难以相信的表情,口中喃喃自语道:“归国的有为青年企业家,应该……不会吧?”

  “您……在说什么?什么意思?”三角眼又有点摸不着头脑了。

  裴彬看了三角眼一眼,然后脸上的表情突然一收,抬起手揉了揉脸,“没什么,准备一下,下午找媒体开个小型发布会。”

  “发布会?我们要宣布什么?”

  “宣布结案。”

  “什么?!”

  ……

  ……

  “所以,OPPA,你就安心养伤,其余的事情我和爸爸还有妈妈会处理的。”

  韩宇沉默地看着自己面前这个今天一大早就兴冲冲地冲进病房然后告诉自己她是自己妹妹的少女,心里除了一开始的震惊,现在倒是挺平静的。

  打从他醒来之后,感觉所有的一切都变得很奇怪了,再来一件也见怪不怪了,反正他自己心里知道是假的就行了,不用去理会。

  不过,韩宇想当一个安静的男子,病床边的金夏妍却不怎么乐意。

  “OPPA,你看,这是妈妈亲手做的参鸡汤,味道super赞的……”

  “OPPA,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OPPA,OPPA,你长得怎么样?你的脸都让纱布遮住了……”

  “OPPA,你长得帅吗?应该挺帅吧,不过,有玄彬那么帅吗?或者,只有一半?或者,一半的一半?……”

  “OPPA……”

  ……

  韩宇的眼角微不可察地抽搐了几下,他以前都是一个人住,所以他从未像今天这样,如此深刻地认识到——原来一个人……真的也可以制造“噪音”!

  好在,金父很快就进来拯救了他。

  “好了夏妍,你OPPA需要休息,别吵他了。”

  金夏妍闻言一愣,接着立刻反应过来,不好意思地对韩宇吐了吐舌头,然后站起来微微低着头对金父说道:“是,爸爸。”

  是他。

  韩宇一看,立刻认出了金父,然后听到耳边金夏妍的话,脸上瞬间若有若无地闪过了一个古怪之中似乎带着一点嘲讽的冷笑,眼眸中则涌出点点不易觉察的冷意。

  这就是……“爸”?呵,还真有意思。就是不知道你们到底在上演什么戏码,打算演到什么时候,又能演到什么时候!

  “还有,你别想成天待在医院,这里有我就行了。你请假已经几天了,下午就和你妈回全州。”

  金父这话是对金夏妍说的,不过他却看向了病床上的韩宇,脸上先是露出了点复杂的神色,随后,渐渐化为了柔和。

  当昨晚他得知调查结果之后,虽然有点诧异这么快就结案了,并且心情依然十分沉重与复杂,但也是长长松了口气,压在心上的巨石骤然除去。

  韩宇只是受害人!

  金父只需要知道这点就足够了,至少就目前来看,这是最好的结果了。

  “啊?”

  听到金父的话,金夏妍的小脸顿时苦了下来,转头看了看韩宇,眼睛忽闪忽闪的,仿佛在恋恋不舍地看着自己某个心爱的东西。

  而韩宇心里却是一下子松了口气,看向金父的目光甚至变得柔和了一点,抛去其他不说,至少金父这个举动在韩宇这里是刷到了点好感度。

  可是事情显然没有韩宇想象的那么美好。

  “不过,”金父大喘气了一下,转折性地接着说了一句:“你周末不是不上课吗,周末的时候你可以过来,刚好我也休息一下,周末两天就交给你照顾了。”

  周末……两天……

  一瞬间,韩宇感觉自己好像又不好了……

  ……

  ……

  10月25日。

  病房内,韩宇靠躺在病床上,正安静地捧着一本书看着。

  经过差不多一个月的休养,韩宇的身体已经好转了大半,本来他受伤就不是很严重,几处骨折的部位已经开始愈合了,剩下再养段时间就不用再住院了。

  养伤的日子当然是很无聊的,尤其是在不说话的情况下。好在半个月前金夏妍开始给他带一些打发时间用的书籍,这倒让韩宇找回一点以前生活的感觉。

  韩文韩宇也是看得懂的,这点在他第一眼看到这些韩文书籍时就确定了。

  然而这对于韩宇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他完全没有那种被从天而降的知识砸到的喜悦感,因为这样一来,他之前那个本来心理安慰多过正常解释的理由直接被打破了,他不得不开始正视这个一直被他自己刻意忽略的问题。

  随着韩宇在这里待得越久,他就越发觉得自己其实不是真的会韩语,他的脑子里完全是没有韩语这个概念,他在听看的时候脑子里实际上就像装了一台翻译器一样,韩宇接收到信息,翻译器就自动工作,然后韩宇的脑子接收到一个结果,这个过程韩宇是完全没有参与的。

  这个发现让韩宇的心在不安和沉重之外,甚至有些慌乱。

  毕竟从心理学的角度,确实是有可能让一个人在一些特定的情况下接收一些信息,或者说是记忆,但让一个人学会一门外语是完全不可能的,哪怕韩宇只能听看也一样,更何况他脑子里根本没有这种记忆的存在。

  然而,即使是现在情况看来已经很不妙了,但韩宇也没什么办法,因为这已经不是他自己能想出结果的了,甚至连点像样的解释都得不出来,也许以后真相大白的时候他可以明白,但现在不行。

  所以关于韩语的事情,韩宇在一开始的不安慌乱之后就再也没有多去想,反正想了也只能心里惴惴不安而已。

  “咔。”

  门开了。

  韩宇没有抬头,实际上他这些天已经习惯了金家人的轮流照看,而金家人也习惯了韩宇的沉默无言,金夏妍和金母也从金父那听说了韩宇失忆的事情,只当他还没好。

  相对于金夏妍似乎有些过头的热情,金父就比较沉默了,一般把食盒放下就坐到一边开始看书,都不怎么说话。

  韩宇觉得金父面对他的时候似乎有些莫名的拘束,但金父的照顾确实很周到,而且韩宇也能感受到金父看向他时的眼神很柔和,确实就像是在看自己儿子一样,这倒让韩宇有些迷糊了。

  金母韩宇也见过几次了,韩宇对于自己这个被动多的妈也没什么特别的感觉,顶多就是见到她的时候,心里之前那种奇怪的感觉又冒了出来。

  倒是对于金母做的饭菜韩宇挺感兴趣的,韩式料理对他来说是很新奇的,之前金父买的医院餐又没什么味道。他也不怕什么,就直接吃,反正要对他不利早就做了,下毒威胁之类的也不用这么麻烦。

  当然,相对于金父和金夏妍而言,金母有些异常的情况韩宇也注意到了,对待韩宇,金母的态度明显有点冷漠,比金父的话还少,可以说韩宇根本没听到她说几句话。

  但韩宇也没在意,反而有点高兴,至少比金夏妍那个活泼过头的小丫头待在自己旁边要好。

  不过今天韩宇倒是有点惊讶,因为今天是金夏妍来照看,而他在听到门开之后的三秒内居然没听到金夏妍那个开朗到对于韩宇来说大声的声音。

  “O、OPPA?”

  这时,声音响起了,不过,却是一个与往常不同的温软声音。

  韩宇翻动书页的手一僵,刚才脸上还算淡然的表情突然变了变,因为不知道为什么,当他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他的心中居然不受控制地涌起一种情绪,似乎……是激动?
123456789101112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软软的金毛所写的《我身体里的家伙们》为转载作品,我身体里的家伙们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我身体里的家伙们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我身体里的家伙们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我身体里的家伙们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我身体里的家伙们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我身体里的家伙们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黔ICP备1500503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