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网游竞技小说 > 贵族纹章最新章节 > 贵族纹章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四百二十七 渥金的奖励
贵族纹章全文阅读作者:翔炎加入书架

贝塔没有办法接受这样的观念,说明他的骨子里,灵魂里,依然还是地球人,并没有变成霍莱汶人。

凯尔和笆笆拉两人腻歪了一阵,索菲娅提着一包行礼从楼上走下来,还没有说话,笆笆拉就急忙把她拉到一边,先是看了一眼贝塔,然后咬着索菲娅的耳朵说道:“母亲,你得做好避孕措施……万一你肚子里带个弟弟或者妹妹回来,我是无所谓,但父亲绝对不会让他生下来的。”

“乱说。”索菲娅轻轻拍了一下自己的女儿:“那样的事情,绝对不会发生。”

笆笆拉却是一脸不信:“几千枚金币啊,就雇你去帮一个月的忙?鬼才信,他不在你身上找回些便宜,那才怪了……我还记得,以前他可是当着我们面抓过你……嗯,反正我觉得他对你抱有某些想法。”

看着满脸神神道道的女儿,索菲娅无奈地说道:“如果真发生那样的事情,我也没有办法。毕竟你父亲也同意了。”

笆笆拉不岔地说道:“要是有人愿意花几千金币,让我去陪他玩几天。就算凯尔不答应,我自己都答应了,只要不怀上孩子就行。女人的身体能值钱到这种地步,真的没有遗憾了。”

索菲娅调笑道:“要不你代我去?”

笆笆拉啧了声:“贝塔又不给我金币,等他把超过五千的金币放在我面前,我才会答应。”

这两个女人以为她们说话声音很小,不会有人听到。但在场的其它三个人,全是大师级别的强者,个个耳聪目灵,早把她们的话,全听了进去。

贝塔和凯尔这对师徒,都特尴尬,只能无奈地望着天花板。

雪莉在一旁笑意盈盈,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好不容易等两个女人聊完了,索菲娅走过来,问道:“现在就离开?”

贝塔点头,对凯尔和笆笆拉道声别后,转身离开,雪莉和索菲娅紧随其后。

出了城主府,贝塔先把雪莉和索菲娅收进豪宅术中,而用启用了传送魔法,直接回到了王城郊外。

回到旅馆,贝塔觉得身心有些疲惫。雪莉从豪宅术空间中出来,问道:“你有心事?”

“不对,我觉得他们这样的价值观不对。”贝塔缓缓说道:“就连凯尔都这样认为,区区数千枚金币就可以让妻子出去服侍别的男人几天,我完全无法理解。”

雪莉笑问道:“那可是数千枚金币,可不是区区……对于大部分的女人来说,这是她们衡量自身价值的唯一标准。”

贝塔摇头:“女性不应该被物质化。”

“那你打算怎么办?强行改变他们?”雪莉问道。

“别人我管不了,但渥金神教我可以管管。”贝塔说道:“我会在教义中添加一些内容,提高女性的地位,保证她们的权利,引导信徒们尊敬女性。”

“这很难。”雪莉坐在贝塔的身边:“并不是所有人都会变得像你一样。”

“价值观念,风气,道德是可以慢慢引导的。”贝塔缓缓说道,他的语气渐渐变得坚定起来:“宗教有引导人们向善,走正确道路的职责。其它神教不愿意这么做,那么我们渥金神教来做。我不需要所有信徒都能理解,但只要在他们之中形成这种风气,和概念,我就很满足了。”

贝塔刚说完这话,却感觉到身边冒出金光,一扭头便看到雪莉整个人沐浴在金光之中。

雪莉说道:“女神要见你。”

纤纤玉手抚在了贝塔的脑顶上,贝塔眼前一花,然后灵魂便来到了渥金的神国之中。

他看到渥金神色古怪地走到自己的面前。

“刚才我得到了一种新的神格……虽然它还没有成形,只是个种子,但确确实实种新神格。”渥金站到贝塔面前,吐气如兰:“而这,是你带给我的。”

贝塔十分惊讶:“我?”

渥金点点头:“你是我的教皇,是我的地上代行者。在教义解释上,你说的话,几乎是同等于我所说的话。我新得到的神格名为,‘婚姻’。”

渥金抽了一口气:“如果这神格成长起来,信仰我的信徒们,婚姻会更美满,而且它会庇护真心信仰爱情的信徒。”

贝塔皱眉:“这似乎和爱神的神格有所冲突啊。”

“不同。”渥金斩钉截铁地说道:“爱神的神格,完全倾向于男女之欢,而我新得到的这神格,是主宰人们的爱情和婚姻美满程度。”

贝塔问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当然是好事。”渥金微微笑道:“所以教义的事情,就由你来解决了。另外……我会奖励你。”

渥金玉指按压在贝塔的心口:“所以,你先下去吧。”

她轻轻用力……短暂的失重感后,贝塔发现自己的灵魂回到了旅馆中。

雪莉在一旁扶着他,见他醒了,便温柔笑了下。

“这是女神给你的奖励。”雪莉将一把纯金打造的长剑放在了贝塔的面前:“这把剑拥有神力碎片的特殊武器,只有你可以发挥它的实力。”

一般来说,由纯金打造的东西,都会给人一种暴发户的感觉,说得难听些就是恶俗。但这把剑不同,它居然是半透明状的,晶亮的黄金色剑身中,还有淡淡的白色萤光流动,怎么看,都像是一件奢华的艺术品。

贝塔觉得那白色的萤光,应该就是雪莉口中的神力碎片。

贝塔将长剑握在手中,这把武器的资料立刻就显现出来。

武器:不可估价的黄金剑(LV11)

锋利值:12

坚韧值:14

效果:成长型武器,会随着持有人的实力提升而变得更加锋利,坚固。

绑定:贝塔-里昂

看着这武器的属性,贝塔有些惊喜。黄金剑虽然不是魔法附魔武器,但却拥有极高的坚韧值和锋利值,配合他的剑术专精天赋,再次强化锋利值和坚韧值,高达19点的坚韧值,除了诸神手中真正的神器,或者是蜜斯拉大奥解术,没有其它的东西可以破坏掉它。

另外12点的锋利值,已经能刺破绝大多数的盔甲,贝塔估计就算是龙鳞都可以尝试一下。

况且,这把剑能还继续成长下去……真是太适合贝塔的战斗风格了。

渥金女神很了解我啊……贝塔如此想到。

四百二十八 又有人满值啦
贵族纹章全文阅读作者:翔炎加入书架

这把黄金剑的属性并不是特别亮眼,不像贝塔在游戏中见过的那些,所谓的极品武器,各种特殊能力,各种属性加强。

对于贝塔这种层次的高手来说,一把长剑好不好,就看它是否足够坚韧,以否够锋利。在坚韧度足够了的情况下,再追求锋利度,至于其它什么特殊效果,如果有自然再好不过,没有也差不离。

在游戏的前期,武器的各种属性提升或者是特殊效果,常常能改变一场战斗的走向。所以在游戏前期,魔法附魔武器,特效武器很受欢迎。

但到中后期,这两类武器就变得很平常了,因为容易损坏。

有所得必有所失,在武器上铭刻魔法纹路,就算再厉害的附魔师,也会对武器的结构造成一定的破坏,或许这样的破坏在平时看不出什么,但在高强度的武器对拼中,很容易就暴露出来,而后武器损坏。

虽然说玩家们身上都有随身空间,一般都装有两三把备用武器,但快速紧张的战斗中,很多时候,武器断裂的后果,就是下一秒就被击杀,根本找不到从空间中抽出武器的机会。

贝塔将黄金剑放入到空间中存放,然后盯着雪莉一会,问道:“其实……你和女神的联系,很紧密,女神随时都能通过你这边,都知道我的情况吧。”

雪莉笑道:“看出来了?嗯,没错,女神一直在关注你。”

其实贝塔早有这种感觉了,自己做什么事情,渥金会第一时间知道,而且如果自己想见她,几乎是立刻就能见到。

而其它神教则完全不是如此,就算是神明的狂信徒,以灵魂的形式面见神明,都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百年难得出现一次,更别说有像贝塔这样,想见就见的情况。

“我第一次做教皇,所以有些事情不清楚。”贝塔缓缓问道:“其它神教的教皇,都能像我这样,随意更改教义?。”

雪莉摇头:“其它神教的教皇,只有号令信徒的权利,也有维护教义不被歪曲的权利,但他们没有更改或者是擅长添加教义的权力。”

顿了顿,雪莉很认真地说道:“贝塔,你是古往今来,所有教皇中,最特别的。别辜负了女神对你的信任,还有期待。”

绝对的信任,能带来沉重的压力。

以前贝塔帮助渥金,是存在着利益因素,他想借用渥金神教的势力,达到自己变得强大的目的。而随后不断的相处中,贝塔觉得渥金‘人’很好,两人渐渐地也算成了朋友。

但现在看来,渥金对他的信任,已经远远超出了朋友的程度。

想到这里,贝塔觉得刹时就有几百斤重的担子压到了肩膀上。如果只是单纯的工作,或者互利互惠的交易还好,只要把事情做到过得去即可。但这种朋友之间完全信任的托付,如果做得不完美,他会有种愧对朋友的感觉。

“女神可真是给我出了个难题啊。”贝塔嘀咕了一声。

雪莉却是笑了下,虽然贝塔的话中有许些埋怨,但正是朋友,或者是熟人间,才能听到这样的埋怨。

拍拍桌子,贝塔吁了口气后,问道:“索菲娅在里面,有什么反应?”

“一开始很惊讶。”雪莉无奈地摇头笑道:“后来习惯了就开始起了荦话玩笑,先说空间是偷情的好地方,还说如果洁西卡交给她教导,会把洁西卡培养成一个床上床下都能杀人的,真正的暗杀者。她很看好洁西卡的天赋。”

洁西卡确实是暗杀者,而且她身为‘圆桌骑士’,再配合自己的狼人族血脉,天赋确实相当不错。

贝塔想了想,说道:“索菲娅,我知道你能听到我们说话,你可以教导洁西卡暗杀者的知识和能力,但另一种东西就不用教了。”

雪莉看看窗外:“天色暗了,那我也先进豪宅术空间中休息了。如果有什么事情,你可以叫我们出来。”

贝塔点头,等雪莉进到豪宅术空间中后,他打开游戏系统界面,再点开圆桌骑士团系统的标签,看着上面最新的系统提示。

‘次等骑士索菲娅,忠诚度到达100。’

贝塔看到这条信息,内心中是有些无奈的。五个圆桌骑士,只有雪莉忠诚到达了满值,至于凯尔等级,都是在九十以上晃荡。

可索菲娅是怎么回事,一开始就有90以上的值数,后来变成99,贝塔本以为索菲娅的数值很难提升到满值,但没有想到突然间却提升了。

这两天他做了什么?就是因为花几千金币雇佣她的缘故?

不过想想确实也是有可能,大部分的女人,对愿意为她花钱的男人容易产生好感。

贝塔思考了一阵子后,躺在床上睡觉。

虽然说索菲娅能看到他,但实质上,因为次元空间的关系,索菲娅离贝塔很远很远。

只要距离到一定程度后,梦魇空间就不会起效,贝塔自然不惧被拉进空间中,所以这觉他睡得很安心。

第二天亮,贝塔将雪莉三人从豪宅术空间中放出来。

索菲娅颇是幽怨地看着贝塔,后者完全无视了。

三人吃着早餐,没过多久,巴特找了过来,他穿着新的盔甲,拿着崭新的盾牌,连剑都换成新的了。

而且似乎是因为睡好了的关系,他不再复昨天那幅憔悴的模样,反而显得很英气。

一开门,巴特就满脸惊艳地看着房中的三个大小美女。

雪莉自不必多说,索菲娅综合素质和卡蒂同等,而洁西卡一看也是个美人胚子。

他喉咙拉动了一下,而后有些愤恨地看着贝塔:“我现在相信你对那位叫卡蒂的女士,确实是没有什么恶意了。光这三人,就足够你就会的了。”

话是这么说,不过巴特却很懂人情世故,他没有像其它年青人那样,眼睛落在雪莉等三人身上,更没有故作什么动作表情吸引她们的注意,他只是静静地坐在贝塔对面,默默吃着早餐。

数人吃完早餐没多久,王宫的使节团过来了。

百来人全幅武装,骑着高头大马,浩浩荡荡地堵到了旅馆前。

四百二十九 恶俗桥段
贵族纹章全文阅读作者:翔炎加入书架

按霍莱汶国以前的习惯,使节团人数一般不会超过五十人。

但最近出了那么档子事情,大王子也有意加强了使节团的防卫力量。这百来人中,至少一百人是军人,而其它二十多人左右,才是身穿着常服的,真正的使节。他们都是精通礼仪,擅长辩论,精通社交的好手。

不过,真正吸引了贝塔注意力的,是个褐色短发的年轻人。

他座下的战马明显比其它人的高出不少,全身披甲。而他自己更是一身银白铮亮的全身铠,贝塔之所以可以看到他的容貌,而是这人把自己的头盔取了下来,而后很阳光地对着附近的围观群众们抱以微笑。

末了,还时不时向人群中的小美女们,挥手示意。

做完这些动作后,他突然抬头,看着贝塔,嘴唇动了动。因为距离有些远,而且周围很多行人在发出声音,太过吵杂,贝塔没有听到他在说什么。

不过看着对方眼中的倨傲,想必也不是什么好话。

“典型的吓马威啊。”贝塔回到房中,看着众人说道:“看来我们也得稍微表示一下才行了,毕竟使节团这么多人,如果我们不能掌握说话权,那么以后做事会很被动。”

巴特无奈地摇摇头说道:“原来我是被抓来充门面的啊。需要我怎么做?”

虽然巴特的语气显得很郁闷的模样,但实质上,他现在很兴奋,眼中闪烁着跃跃欲试的光芒。

贝塔摆了下手:“暂时不用你动手……索菲娅,你藏到我的影子里,如果待会我和对方有翻脸的迹象,你就找机会吓吓他。雪莉,如果那些骑兵有围攻我们的迹象,你就‘震慑’一下他们。”

索菲娅嗖地一声,化成了一道黑烟,贴着地面钻进了贝塔的影子中,隐身不见。

巴特看到这一幕,脸色很是精彩。他之前虽然也看出来索菲娅似乎是名职业者,但没有太放在心上,毕竟索菲娅模样很是漂亮,一看就是那种胸大无脑型的角色,极可能是贝塔的情人。但他万万没有想到,这女人居然是个很厉害的暗杀者。

此时的巴特根本感觉不到索菲娅的存在,如果在这种情况下,这女人发动攻击,巴特自讨不一定能反应得过来。

他将视线转向雪莉,心想难道这也是个厉害的角色?

似乎是感觉到了他的视线,雪莉扭头对巴特微微一笑,后者顿时感觉到一股寒意从尾骨那里升上来,他明白了,这位美得不像话的女士,比刚才的大胸美女还要厉害得多。

现在他唯一能看透实力的,只有那个小女仆了。

毕竟洁西卡实力比他低许多,被他看透也不是太奇怪的事情。

贝塔举步走出房间,雪莉和洁西卡紧紧跟上,巴特拍拍脸,也跟了上去,他现在终于发现,自己的这个雇主,极不简单。且不说对方有‘红神官’的绰号,鼎鼎大名。光是他这两个女人(情人),他怀疑就能压制一支精锐的百人军队了。

一想到下面那个模样嚣张的年青人,他就直想笑……居然惹上了这么可怕的家伙。

贝塔走出旅馆,站到对方面前三米处。

这年轻人的视线先扫过雪莉,愣了一会,才将视线放到贝塔的身上:“请问是贝塔阁下吗?我是使节团团长,弗莱彻。”

贝塔哦了声,说道:“但据我所知,我才是使节团的团长吧。”

“哈哈哈。”弗莱彻大笑三声,然后再继续说道:“抱歉,我忘了个词,我是副团长。”

贝塔背对着东方,初升的太阳将他的影子拉得老长,直接盖到了弗莱彻的脚下。

“那从现在开始,牢牢记在心里就可以了。”贝塔看看周围:“没有多余的马了?也没有马车?”

“不好意思,我们德莱汶家族提供的物资,只够我们自己使用。”弗莱彻表情很平常,但眼神中却有几分调侃:“如果阁下需要马匹,或者马车,请自己解决。”

“那行,那你们在这等会,我让人去马厩那边买几匹马回来。”

“团…长阁下!”弗莱彻拉开了音调,笑道:“时间很宝贵,我们必须得在一个月内回莱,就不浪费时间了。等你把马车买好,赶上我们即可。”

贝塔淡淡说道:“你既然知道我是团长,那么就听我的命令,待在这里。”

“如果我说不呢?”弗莱彻的眼里尽是揶揄。

“你大可以试试!”贝塔语气平淡地说道:“我记得使节团某种程度上,也隶属于军队。在军队中,不听调令,会有什么后果,你应该清楚。”

弗莱彻冷笑一下:“我当然清楚,但我赌你不敢动。”

不敢动什么!自然是不敢动他。弗莱彻有管种自信,自己带了一百名家族的精税骑士过来,这个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里蹦出来的使节团长,就算有点实力又如何,自己家族什么地位,王城中谁不知道,况且家族后面,还站着王室,除了王族,谁敢不给他面子。

他甩动马缰,策马离开,却感觉脖子后一股冰冷的寒意袭来,后劲便被一个冰冷且尖锐的东西给轻轻抵住了。

微微的刺痛感从颈后的皮肤传来,弗莱彻隐约感觉到抵住自己的是什么东西。但他不明白,什么时候有人绕到自己的背后了。

鏳鏳鏳的拨剑声连续不断的响起,一百多个骑兵抽出了自己的护身短剑。

“别轻举妄动!”弗莱彻大喝一声,制止了那些蠢蠢欲动的骑兵们,他不敢回去,只能恶狠狠地盯着贝塔:“你知道我是谁吗?得罪我就同等于得罪王室。”

这真是一句名言啊!

贝塔笑了,笑得挺开心的:“我不知道你是谁,但你也不知道我是谁吧。如果你知道了,或许就不会这么说话了。我已经得罪过一次王室,但我现在依然好好地站在这里。”

弗莱彻恶狠狠地盯着贝塔,似乎是在猜测贝塔所说的话,是真是假。

据他所知,王城中的家族,得罪过王室而安然无恙的并不多,但没有一个人与眼前这个该死的小白脸对得上号。

只是,他不敢赌,万一对方说的是真的呢?那他的小命就在丢在这里了,就算不死,也极有可能脱层皮。

认怂先!

弗莱彻挥挥手,压抑着怒气缓缓说道:“好,我们在这里等你,团长阁下。”

四百三十 人生3大错觉之我能反杀
贵族纹章全文阅读作者:翔炎加入书架

贝塔见到弗莱彻认怂,微笑道:“索菲娅,回来吧。”

索菲娅嘻嘻笑了两声,重新化成一道黑烟,钻进了贝塔的影子里。

弗莱彻感觉到自己背脊刹时一松,而后便看到索菲娅化成的黑烟从自己的身边掠过,钻入到对面小白脸的脚下的阴影中。

暗影刺客!

弗莱彻顿时觉得冷汗都吓出来了。

无论是刺客,暗杀者,还是盗贼,都非常擅长隐身偷袭。但总体来说,隐身并非真正的消失,只是一种特殊能力造成的视觉丢失,用视觉欺诈这个词来形容也合适。

对于传统意义上的‘隐身’,可以用陷阱,机关,或者是养些嗅觉灵敏的动物来破解克制,也可以使用魔法感知等等技巧来发现,但懂得化身暗影的刺客就不好发现了,本质上它已经没有实体。嗅觉,机关等等对影子都不会有任何作用,听说真实视野倒是可以克制暗影刺客,但弗莱彻并没有见过拥有真实视野的人,或者懂得类似技巧的施法者。

另外,因为暗影刺客一般都会附身在主人的影子中,这其实是一种很危险的行为,只要刺客有加害之心,主人根本没有反应的机会就会被击杀。

暗影刺客是把双刃剑,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

贝塔倒是完全不担心……忠诚度已经达到满值的索菲娅,会加害他才是怪事了。

看着弗莱彻额头上的冷汗,贝塔心中笑了下,然后扔给巴特一个小钱袋,说道:“去马厩那边买几匹马回来,要擅长走长途的那种,另外还要辆马车,不需要太豪华,但一定要大些。”

巴特点头,拿着钱袋离开。

弗莱彻看着贝塔,微微吸了口气,他的目光中带着许些不甘:“阁下是否可以透露些来历?”

“告诉你,好让你看看有没有机会对付我?”贝塔眉毛一挑,笑道:“其实你也没有必要太在乎,只要你别来挑战我的底线,好好履行你副团长的职责,我不会找你麻烦。”

弗莱彻干笑一声,对贝塔越发忌惮。他觉得眼前这个小白脸,简直就是个老滑头,软硬不吃,油盐不进。

就在贝塔和弗莱彻对抗的时候,那群穿着常服的外交人员中,有个大约十九岁左右的女子,饶有兴趣地看着两人。

她的脸蛋不是很漂亮,而且鼻翼附近,还有许些雀斑,略微破坏了她本来就不太出众的外貌。好在她拥有一种奇特的知性气质,给她增分不少。

她在听到贝塔说‘大可以试试’的时候,差点笑出声来,好在及时捂住了嘴。不过雪莉却突然扭头看了她一眼,吓得她缩回到某个熟人的身后。

过了会,她伸出脑袋来,看着事态的发展。

她看到贝塔面对着王城中出名的恶霸弗莱彻,不但没有顾忌,反而还强硬地怼了回去,她还看到性感的索菲娅,俏生生地站在马背上,用匕首抵着弗莱彻的后颈。

这一幕让她觉得大为解气,同时觉得索菲娅既性感,又帅气,简直是完美的女性。

然后她一下子便成了索菲娅的迷妹。

时间继续往后推移,弗莱彻坐在马背上,不敢随便乱动,也不敢号令骑兵们离开,只能乖乖等着。

很快太阳就升到的半空中,灸热的阳光照下来,没过多久,弗莱彻的全身铠就变得滚烫了,他觉得自己置身于蒸笼之中,热汗不停地从额头,身躯冒出来,没过多久,他的头发就几乎全湿完了,整个人差不多像是从水捞起来的一般。

他很想去到阴凉的地方休息一下,但对面贝塔目光灼灼地看着他,似乎是想在找他的错处和麻烦。况且,他不想输给对面的小白脸。

只是随后弗莱彻发现,对面的小白脸,身上没有一滴汗。这小发现使得弗莱彻的心情更是糟糕。

就在他觉得自己快要中暑的时候,却听到对面的小白脸说:“你们傻站着干什么,不懂得到阴凉的地方休息一下?”

弗莱彻听到这话,差点气得晕掉。不过他依然还是策马走到了路边的高楼影子底下,翻身下马,而后两个骑士小跑过来,手忙脚乱地帮他脱掉了全身铠。

束缚去掉后,弗莱彻终于感觉轻松了许多。他看着自己的骑兵,这些穿着全身铠的下属,受苦最多,个个都是一幅热得快虚脱了的模样。外交仪官们倒是还好,他们穿着轻便的衣服,即使再被晒多一两个小时,也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那个小白脸故意在整自己!弗莱彻死死地盯着贝塔,心想着,要是给自己机会,知道这家伙的底细,非得弄死他不可。

这时候,弗莱彻的心腹也脱掉了全身铠,他跑过来,小声地在弗莱彻身边说道:“少爷,那家伙不好惹,我们以后还是听他的话比较好。”

“怎么,托卡,你知道他的底细?”弗莱彻没有好气地问道。

托卡眨了延自己的小眼睛,因为汗水掉到了眼睛中,有些涩痛:“我不知道他的底细,但我见过他。少爷你应该知道,我以前是大王子……国王陛下骑兵队的一员。在国王争夺王座的那几天战斗中,我见过这个人,他是二王子的手下,给国王陛下造成了很大的麻烦,我们当时的骑兵队,死得七七八八,我走了狗屎运,活了下来。”

弗莱彻很是吃惊:“和国王陛下有仇?那为什么国王陛下还要任命他为使节团的团长?”

这时候,另一个骑兵走上前来,他的全身散发着汗酸味,这让弗莱彻极度不开心。

不过这骑兵的话,立刻就引起了弗莱彻的兴趣。

“少爷,我不认识那个小白脸,但我认识刚才挟持你的那个女人……我来自冬风郡,我认得她,她是我们冬风城的城主夫人,我记得她好像叫做索菲娅。”

冬风城?弗莱彻对乌瑟尔这个实权派的领主,有着一定的了解,知道他很是爱护自己的妻子,也知道他的性格极易冲动暴燥。

既然自己正面不是小白脸贝塔的对手,那么侧面迂回呢?

一个高贵的城主夫人跟着个小白脸跑了,还附身在他的影子里……这是多好的传闻啊,如果让乌瑟尔这个苦主知道了,事情会有什么样的发展?

弗莱彻阴笑起来。

四百三十一 努力不如跟着好主子
贵族纹章全文阅读作者:翔炎加入书架

贝塔并不知道弗莱彻在打什么坏主意,就算知道了,他也不会在意。

现在他只在乎,自己能不能让使节团顺利到达霜星国,而又再安全返回。如果是一般的出使任务,只有数个外交礼仪官出行的话,他大可打包这几个人进豪宅术空间中,自己独身前往。

但现在光是随行人员就有二十多人,再加上杂七杂八的礼物,物资等等,更别说还有一百名骑士,以及一百匹战马……他的空间装不下。

这是贝塔第一次拥有豪宅术空间以来,觉得其容量太小了的时候。

没过多久,巴特带着两马骏马,以及一辆马车回来了,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趁着这机会,弗莱彻让其中一个骑士,无声无息地离开。

贝塔和巴特各骑一匹骏马。

索菲娅从阴影中钻出来,与雪莉一道上了马车,而负责驾车的人,是小女仆洁西卡。虽然洁西卡年纪还小,但她真的很努力,贝塔身边的日常杂务,她一个人就能全部干完,而且速度很快。还利用空闲的时间,学会了驾马车。

不得不说,贝塔的出场是很成功的。四个随行人员中,两位大美女,一位小美女,用玩家们的话来说,就是逼格极高。

而他的四位随从,明显个个都是职业者,还有一位是暗影刺客,实力不凡……一下子就将弗莱彻给比到泥里去了。

使节团的外交官们,之前还觉得,自己等人有一百多名骑兵护卫,应该能顺利到达霜星国,因此内心中对弗莱彻颇是感激。但现在看到弗莱彻被贝塔轻而易举地压制,便知道自己使节团的团长,也有过人之处,心中对这次出使便重新期待起来。

实际上,使节团内所有的外交人员,对这次出使任务,都是持着悲观的情绪。

前边闹了这么一阵,时间去了不少……贝塔看看天色,发现太阳已经当空,已经接近正午了,他便喊道:“使节团所有人听令,准备出发,你们只有五分钟的准备时间。”

正式的外交人员们,一听这话,都爬上了马车,他们非战斗人员,自然不会骑乘马匹。

而弗莱彻坐下还没有休息够呢,身上的汗还没有干,一听这话,气得直接把头盔摔到了地上。

听着咣咣咣的金属脆响,贝塔坐在高头大马上,似笑非笑地俯视对方:“弗莱彻阁下,你似乎对我的命令有意见?”

弗莱彻暗暗发狠,但也只能将怒气吞回肚子里:“没有的事……”

而后他扭头,对着自己的骑兵团怒吼道:“快点着甲,你们这些废物。”

使节团所有人都看到这一幕,他们看着弗莱彻不敢与贝塔正面对抗,只能将怒气发泄给自己的下属,很多人都若有所思。

而巴特更是感概万分。他以前是城卫军的人,城卫军统领这职位,听起来挺高大小,但实质上根本没有多大的权力。他曾无数次地见过自己的顶头上司,对着其它贵族纨绔点头哈腰,自然也包括眼前这位弗莱彻阁下。

他一直不明白,城卫军至少有近千人,大家拧成一条绳,根本不会被外人欺负,但自己的顶头上司,却是那么孬。别人骂他,侮辱他,他不但连句重话不敢回,还得跪舔那些贵族纨绔的鞋面。

而现在,那位曾经不可一世的弗莱彻阁下,被自己的新雇主,打压得敢怒不敢言。

莫名的,巴特感觉到心中有股畅快感油然而生。

他现在终于明白,自己死去的好朋友,怀特为什么说‘自己再努力,也不如跟个好主子’这句话了。

贝塔等着这群骑兵们互相帮忙着甲。全身铠并不是那么好穿的,等这些骑兵手忙脚乱的着甲完毕,时间已经过去了半小时。

策马走到弗莱彻的身边,贝塔轻声说道:“半个多小时才着甲完毕,若是我较真点,你怎么也得受处罚了,不过谁叫我心情好,这次就算了,下次再有这种情况……呵呵!”

这个呵呵,充满了无尽的嘲讽,弗莱彻几乎是从牙缝中吐出几个字:“谢谢你了,贝塔阁下!”

“客气。”

贝塔挥拍了下缰绳,策马走过弗莱彻,巴特在一旁吹着口哨,很是得瑟。

外交使节团的人犹豫了一会,最后还是跟在了贝塔的后面出发。

弗莱彻阴沉着脸,右手的指骨节都捏白了,他阴气沉沉地喝了声:“跟上。”

如此这般,使节团浩浩荡荡地离开了王城,不过团内的气氛极不和谐,就算是路人也能感觉得到。

这一路上,虽然使节团内的气氛不太好,但没有发生什么问题。弗莱彻一路隐忍,也不与贝塔交谈,每次野外驻扎或者到了沿途城市落脚的时候,他和自己的骑兵队,都会扎堆待在一旁。外交礼仪官们也自成一派,两不沾。

在贝塔和弗莱彻没有真正分出胜负之前,他们是不会随便站队的。

毕竟他们也看得出来,现在双方暂时半斤对八两,弗莱彻憋着准备放‘大招’呢,不到最后,根本不清楚赢家是谁,他们自然不会随便加入任何一方。

事情在第七天有了变化,要去霜星国,必须得经过乌达布里,而通往乌达布里,则必须得经过冬风城,然后在里德村中转,前往铜鼓城,过北方关隘。

而这三处地方,都是贝塔的势力范围。

可弗莱彻不清楚,在到达冬风城城外的时候,弗莱彻策马主动靠在了贝塔的身边,微笑道:“贝塔阁下,我听说冬风城的领主,很是好客,要不一起去拜见一下?”

贝塔有些奇怪地看着他:“你认识乌瑟尔?”

弗莱彻自得一笑:“我不认识他,但我觉得他应该认识我……毕竟像阁下这样,什么东西都不清楚,也不打听一下的人,很少很少。”

贝塔悠悠地看着对方,笑了:“是啊,我确实不太打听别人的事,因为我得先确认,那个人值不值得我打听。”

被这么一呛,弗莱彻笑眯眯的脸一下子就变得难看,他哼了一声,策马远离了贝塔。心想着,等进到了冬风城,见到了乌瑟尔,看你怎么办。

PS:介绍朋友一本小说《至尊鼎圣》,大家有空去看看吧,谢谢了^^

首页828384858687888990919293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翔炎所写的《贵族纹章》为转载作品,贵族纹章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贵族纹章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贵族纹章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贵族纹章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贵族纹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贵族纹章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