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网游竞技小说 > 贵族纹章最新章节 > 贵族纹章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二百一十七 兄妹
贵族纹章全文阅读作者:翔炎加入书架
    一秒记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所谓的‘人间大炮’,其实这只是玩家们对这个组合魔法技能的戏称,它真的名字是:

    阶段式空间火箭喷射!

    名字听起来很绕口,所以玩家们更喜欢称它为‘人间大炮’,因为这组合技能一旦使用,就会产生类似大炮发射一般的效果。

    梁立冬先给自己套上了一个魔法抗性护持,然后再撕开一张青色魔纹的魔法卷轴。

    周围的空间一阵扭曲,将梁立冬‘吞’了进去,接到两秒多种后,空气再次被扭曲,只不过这次梁立冬是被‘喷’了出来,呈斜上45度角,宛如一颗出膛的炮弹,带着呼啸的风声,飞上了一百多米高的天空。

    因为速度太快,他的魔法护盾甚至已经微微泛起波纹。如果换作是金属,此时应该已经因为与空气的剧烈魔擦而发烫。

    这是空间魔法中,少见的杀伤力技能,空间泡喷射。

    其效果是利用小型空间抓住一个东西,然后不稳定空间的排他性,以极快的速度把它喷出来。如果抓到的是敌人,就把它扔下悬崖或者危险的地方,如果抓到的是砖头岩头之类的坚硬物质,就对着敌人发射,糊他一脸。

    大部分的魔法都有不同的用法,这个技能也不例外,如果被喷射出来的人,不撞击坚硬的物体,而且自身有足够的防护,则是变相的快速位移技能。

    接着他甩出一张魔法卷轴,空间泡再一次把他吞进去,然后再吐出来。

    如此反复十几次,他在空中的移动速度越来越快,最后勉强突破了音速,简直就是一架人型啧气式飞机。

    但此时他已经感觉到自己全身的肌肉都在抽搐,要不是他是职业者,身体素质比普通人好得太多,要不是他提早设下了魔法护盾,此时早已经血肉模糊了。【ㄨ】

    可即使如此。他的意识也略有些迟钝和发蒙,再加上高速运动带来的视觉模糊,他知道自己已经快到极限。

    此时已经过了近十分钟,高速运动中的他已经隐隐看到了地平线那边的城市的城墙边缘。

    而后他选择了远处的一座山峰作为参照物。然后又撕开了一张魔法卷轴。

    接着他便带着流星下落的气势,直接‘砸’在了半山腰上。

    有如大量***爆炸造成的狂燥气浪冲击着四周的树木,半径三米内的任何植物都向爆炸圈外伏倒,梁立冬半蹲在漆黑的凹坑内,保持着像是终结者降临一般的动作。

    好半会后。他才勉强站了起来,撤掉身后身外的魔法护盾,活动着身体。

    而在豪宅术内,三人目瞪口呆地看着外边的一切,刚才外面那夸张的速度画面,让他们都是大开眼界。

    好半会凯尔才傻笑问道:“艾玛,老师这是用了什么怪异的魔法,居然一下子就到达王城外围了。”

    “空间泡喷射。”艾玛也是一脸檬了的表情:“但我从来不知道,这技能居然可以这么来用,贝塔的想法。太乱来了,却能成功,简直就是个怪胎。”

    梁立冬原地活动了一下身体,然后长长地舒了口气,觉得舒爽不已。果然极致的速度也是男人的兴奋点之一啊。

    这个魔法技能连用其实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只有黄金之子才敢这么干。因为速度太快,一般的施法者在高速移动中,根本没有办法集中精神力施展魔法,如果体质差些,比如说体魄只有3-4成长的施法者。在这种高速运动下,会直接晕厥过去,然后便是‘机坠人亡’的事情。

    所以,要想用这组合技能。必须得有足够的防护能力,以及不算太弱的体魄,而所有的黄金之子,就算是纯粹的施法者,一‘出生’,至少也有5的体魄成长。所以通常来说。黄金之子普通比强出很多。

    因为不能在高速移动中施法,所以就必须得准备有足够的魔法卷轴,而且还得有存放卷轴的随身空间,以便及时调用卷轴加速,总不能把卷轴放在身上吧,高速移动中,万一卷轴掉了,那可就不妙了。

    只是就算是空间魔法师,想拥有自己的随身空间,也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因此,这组合技能,只有黄金之子施法者中流行开来。

    然后最主要的原因是,这组合技能很费钱……虽然各地的魔法材料价格略有不同,但平均下来,一张‘空间泡喷射卷轴的造价,大概在两金币左右……也就是说,梁立冬这次赶路的花销,大概是三十枚金币。

    这足够好几户人,几十口平民,六七年的生活开支了。

    能用钱解决的事,对黄金之子们来说,都不是什么大问题,不过梁立冬刚走下山腰,然后他便发现自己遇上了大问题了。

    他被包围了!

    大约三百左右的重装骑兵将山下的出口围了起来,这些骑兵的盔甲都很光鲜,而且纹章上还是代表着霍莱汶王室的半白天蓝色的盾型纹章。【ㄨ】

    王室重骑兵。

    被骑兵们簇拥在中间的,是两个男人。

    一个是青年,穿着天蓝色的贵族长袍,扎着干净利落的金色马尾,模样很秀气,肤白唇红,眉间和艾玛有许些相似,只是比艾玛更多了些英气。

    而另一个男人则是淡青色魔法长袍,微红的魔法纹路在袍子上流动,梁立冬一看就看出来了,这身魔法袍自带‘抗拒火环’魔法,触发型设置,危急自保的好东西。

    这魔法师长得很儒雅,身形削瘦,看着一脸的正气。

    被三百多双眼睛盯着,梁立冬倒也不虚,他看回去,一张魔法卷轴扣在了他的手上。

    魔法师盯着梁立冬好一会,然后他在青年的耳边说了些什么,这青年点点头,然后策马走前了些。当然他并没有离开重装骑兵的保护范围。

    “这里是霍莱汶王城,你是谁?”

    “路过的魔法师,你又是谁?”梁立冬其实已经隐约猜出了对方的身份,但他放在心里,不说出来,有时候把实话说出来,与人对峙的时候,气势会被压下去:“为什么要挡着我的去路。”

    这青年笑了一下:“你做出这么危险的事情,我们刚好从旁边路过,自然得过来看一下。毕竟现在王城可是多事之秋,很多事情都得上点心。”

    青年还在惊讶着刚才看到的画面,那带着巨大声响的移动方式,以及直接落地时闹出的动静,如果这能力用来突袭敌人的指挥部,效果有多大,他能想像得出来。

    “我还是那句话,路过的魔法师。”梁立冬眯眼笑着,将‘贵族气质’毫不犹豫地全放出来:“如果我愿意的话,刚才那次下降,就直接打进王城里了。所以请你们让开,我有事情要处理。”

    被梁立冬无形的天赋气势一压,贵族青年和魔法师都是齐齐皱眉,而那些披甲的重装战马,则是齐齐后一步,一下子围合之势就有些凌乱起来。

    不过很快这些骑兵又重装将队形整列好,同时他们将手中的骑枪平放,都对准了眼前给他们极大压力的施法者。

    魔法师轻轻地在青年耳边说了几个字。

    青年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他轻轻吸了口气,然后挤出笑脸:“我还是希望阁下能说明一下你到王城的来意,毕竟最近王城中真是是比较多事。”

    梁立冬自然知道最近王城正在上演夺位的明争暗斗,他本想说自己与这些事情无关,但这时候,他突然接到一点魔法讯息,心中了然,然后心念一动,艾玛出现在他的背后。

    梁立冬已经将豪宅术的坐标,暂时附到了自己的披风上,所以艾玛出现时,自然是出现在他的背后。

    转着艾玛从梁立冬的背后走出来,展开笑颜,对着青年微微点头致意:“二哥,好久不见。”

    “艾玛!”

    青年的表情像是见了鬼一样,他开心着策马走前两步,然后正想说话的时候,却又退了回去,带着怀疑的语气说道:“艾玛此时应该在风暴神殿当圣女才对……不会是魔法镜像吧。”

    他身边的魔法师,立刻使用了魔力震荡,如同微风般的精神力扫过梁立冬两人。

    梁立冬心中有些惊讶:这魔法师的精神很稳定,就像是缓缓流淌的溪水,虽然流量不大,却给人一种舒服的感觉。能做到这点的魔法师,精神力成长绝对不低。

    “是真人!”魔法师对着青年说道。

    青年微笑起来,他翻身下马,走到艾玛面前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然后笑问道:“你怎么愿意到王城来了?”

    “路过而已。”艾玛也是挺开心的模样:“有点事情刚好路过。”

    “哦!”青年看着梁立冬,若有所思,而后他微笑着说道:“伊格纳兹,艾玛的二哥,请问阁下名讳。”

    “贝塔-里昂。”梁立冬不冷不淡地回答道。

    伊格纳兹对梁立冬的表情没有任何反应,他依然笑着,然后转身向少女取笑道:“我以为你会一辈子当圣女,没想到你居然和男人在四处旅游,父亲和母亲知道这事吗?”

    艾玛脸色微红:“要你管。”

    “我可管不着你。”伊格纳兹无奈地摇摇头,一脸宠溺地笑道:“但既然来到这里了,就和我一起去见见父亲和母亲吧,特别是母亲,她很想你。”

    艾玛犹豫了一会,她扭头向梁立冬征求道:“行吗?”

    虽然梁立冬不想多事,但艾玛怎么说也算是他的朋友,这点要求如果都不能同意的话,那还能算什么朋友。

    所以他微微点了点头。

    艾玛双眼发亮,然后脸色驼红。(未完待续。)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二百一十八 母女
贵族纹章全文阅读作者:翔炎加入书架
    在艾玛羞羞涩涩的表情中,二王子伊格纳兹确认了梁立冬的‘身份’。他笑眯眯地将自己的座骑让了出来,和魔法师共乘一骑,而梁立冬则和艾玛骑上了二王子的爱马。

    艾玛坐在后边,搂着梁立冬的腰,笑得开心地不行。

    二王子在一旁,用余光看到这一幕,微笑之余,也是有些担忧。王室的子女,其感情归属,大多数时候都不受当事人的控制,更多的时候,是政治联姻,完全是利益的结合。

    若艾玛依然是圣女,则没有人敢要求她嫁人,就算是父亲和母亲也不行。但如果她主动要嫁人,那必须得卸去圣女之职,而一旦没有了这个神圣的称号傍身,加之她又是年轻一代中,漂亮到极点的女孩子,则必定会有很多麻烦找上她,甚至各种利益上的逼迫都有可能。

    不过,这也有个前提,如果艾玛的男人,其能力或者势力强到可以挡退所有追者和投机者的地步,那事情自然也会变得简单。

    可他有这个能力吗?

    伊格纳兹想起不久前,他感觉到的气势压迫,再看了一眼被三百多重装铁骑包围,仍能镇静自若梁立冬,他突然觉得,艾玛的眼光,确实应该不低,这个男人就算没有任何势力背景,其能力也绝对不会差,更何况对方还有施法者这重身份。

    妹妹大了,懂得想男人了……二王子觉得有些失落,大凡这天底下的哥哥,都不希望自己可爱的妹妹被其它男人勾走。

    骑兵团带着隆隆的声响开进王城中,城门的看守不敢阻拦,但却有两人离开了岗位。

    同时骑士团所过之处,街上行人纷纷避让,无论贵贱,毕竟那天蓝色的王室盾型纹章,在王城中,可是最明显。也是最出名的标志。

    快接近王宫了,梁立冬骑马在一间旅馆前停了下来,他翻身下去,对着艾玛说道:“好了。到这就行了,你们去见父母,我们就不好凑热闹了,我们这里等你吧。”

    艾玛坐在马背上,有些失望:“你不到我家里作作客吗?”

    梁立冬笑笑。没有说话。王室哪有那么容易进……这倒不是梁立冬觉得王室有多高贵,而是王室的规则多,外人进门搜身是很正常的事情,还有些在看来很正常,但在玩家们看来很侮辱人的举动。

    在游戏中,梁立冬以前就因为这事,差点没有当成领主,即使是现在,他依然还是有些受不了王室内部人员的那些作派。

    与其去找罪受,倒不如不去掺合。

    伊格纳兹倒是觉得梁立冬很懂‘事’。毕竟妹妹有男人这么‘大’的事情,怎么也得先支会父亲和母亲一声,让他们有个心理准备,否则就这么突然地把男人带进去给他们看,万一刺激到他们,出些什么事情可就不好了。

    带着这样的念头,伊格纳兹赞许地看了一眼梁立冬,然后带着依依不舍的艾玛直接奔向王宫。

    梁立冬目送他们远去,然后在旅馆侍者奇怪的眼神中订了三套上房,到了门口。他将凯尔和爱丽丝都放了出来。

    虽然说豪宅术空间确实是很舒服,但毕竟地方狭小,在里面待久了肯定会有些郁闷,况且凯尔实在是有些怕和爱丽丝独处。倒不是爱丽丝凶,而是爱丽丝太温柔了,他怕自己一个把持不住,做出对不起笆笆拉的事情来。

    越是出色的男人,就越容易吸引妹子,这是不变的铁则。

    因为施展了相当夸张的空间组合位移技能。梁立冬也感觉到自己的些疲劳了,因此就待在旅馆中休息。

    爱丽丝倒是精神满满,她拉着凯尔一起去逛街,梁立冬估摸着,再这么下去,凯尔肯定要抵抗不了爱丽丝的温柔攻势……不过别人的感情纠纷他懒得理,自己都是陷在这其中,哪有资格管别人。

    艾玛跟着二哥伊格纳兹回到了王宫,然后刚进去没有多久,还没有正进正厅,便被一个匆匆赶出来,身材极好,穿着低胸装的成熟妇人给搂在了怀里。

    “我的小甜心,你终于舍得回来看看我了。”

    在波涛汹涌间挣扎着呼吸的艾玛使劲拍拍妇人的手,然后挣扎着下来,她心有余悸,并且极其羡慕地盯了一会这片白花花的雪峰:“母亲,我回来了。”

    “哦,我可怜的小甜心,你看你瘦得,连胸口都没有长起来。”华装美妇人抚摸着艾玛光滑的顶发:“我听说牛**很长身体,你以后要多喝些牛**,明白吗?”

    艾玛觉得自己被打击了,胸口一直是她的怨念,她清楚,贝塔那家伙绝对是个大胸爱好者,如果自己有母亲这样的比例,绝对能把他的眼睛像是浆糊一样地粘在自己的身上。

    “母亲,别说这事了好吗,我觉得心好累。”

    王后发出开心的呵呵声,这是她们母女特有的互动方式。

    二王子伊格纳兹在一旁,已经见怪不怪,艾玛虽然常在风暴神殿修行,但每年也会回王宫住上一段时间,这两母女的的感情极好,既然是再奇怪的对话,在他们看来,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二王子正要给王后行礼,这时候身后房门那里却进来一个人。

    他长得很英俊,鹰勾鼻;和王后,艾玛,二王子三人都不像,他一进来,便先盯着王后行了个礼:“萨曼沙王后,许多天不见,身体可曾安好。”

    王后的表情在这一瞬间由开心变得淡然起来:“大王子,许久不见。”

    大王子将视线移向二王子和艾玛,然后笑道:“二弟,小妹,我们有段时间没有聚在一起聊过了。特别是小妹,越来越漂亮了,也不知道有没有喜欢的人。”

    二王子风轻云淡地点头道:“大哥,你也来了。”

    艾玛看见大王子,眉头微不可闻皱了一下,但她听到后面那句话的时候,脸色还是微妙地红了起来。

    王后看到这一幕,呵呵笑了两声,一脸极感兴趣地问道:“我们家的小公主似乎有喜欢的人了,是什么样子的?不带来给我们看看?”

    “嗯……”艾玛在母亲的询问下显得很窘迫。

    二王子上前解围道:“是一个很有能力的青年施法者,相貌和气质都是上上之选,但背景和身世未知。”

    “施法者啊。”王后点点头:“这身份倒是能勉强配上我们家的小公主了,只是艾玛,你是不打算再做圣女了吗?”

    艾玛一脸娇憨可爱地说道:“等过上一小段时间,我就向神殿辞去圣女的职位。”

    “哦,小妹有喜欢的男人了,这可是大事。”大王子笑得如同四月的春风般温暖:“王后,要不我去帮小妹查查那个男人的身份?”

    王后盯着大王子一会,然后点了点头。

    艾玛却使劲摆手说道:“别,千万不能这么做。贝塔他的实力很强,如果有人在暗中影视他的话,一定会被他知道。对于敌人,他鲜少手下留情。”

    “小妹,放心,我的手下可是有几个一等一的斥候。让他们上阵打仗不行,可如果要是去监视一个施法者,和打探些消息,绝对没有问题。”

    艾玛再想再说些什么,王后却阻止了她:“艾玛,如果你真想和那个男人在一起,这种程度的打探,是必要的。”

    身为王室成员,艾玛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她叹了口气,只得祈祷贝塔到时候手下留情,不要杀戮过甚,万一刺激到大王子就不好了。

    虽然她和大王子,即是大哥的关系不算很好,可无论怎么样,他都是她的大哥。

    她不想自己的亲人和情人因为这点事情,有解不开的矛盾。

    看着大王子离开,伊格纳兹也对着王后说道:“母亲,我去安置一下骑士团,晚上再和你共进晚餐。”

    王后点点头,然后她拉着艾玛进了三楼的房间,这里有重兵把握,每一名士兵都是精锐中的精锐。

    纯白色天鹅绒铺满地面,王后和艾玛的雪足踩在上面,两人走向卧室,推开门,那里有一个老人正躺在床上。

    艾玛走过去,趴在床边,看着床上的老人,略是心伤地叹了口气。

    似乎是感觉到身边有人,老人醒了,他扭头看到艾玛,已经显得浑浊的眼瞳中,露出些欣喜:“是艾玛啊,你回来看我了。”

    “父亲,你的身体好些了吗?”

    “好不了啦,就等着神使接引我去天国。”老人脸上带着解脱:“不过如果你能多回来看我几次,我会更开心的。”

    艾玛淡淡一笑,眼睛中有些红丝。

    两人又聊了些家常,老人很快就困了,又沉沉睡去。

    王后拉着艾玛离开了这间被重兵把守的房间,她们来旁边的房间中,双双坐下。

    其实国王命不久这事,艾玛早就知道了,她在预言术幻境中,曾不止一次看过自己父亲在病床上合眼的情形,她常待在风暴神殿中,不回王宫,不回领地,就是不想亲眼看着父亲死去。

    “你现在看过父亲了,今晚在这里休息一晚上,明天就离开吧,等过上几个月再回来。”

    艾玛皱眉:“为什么?”

    “还能为什么。”王后苦笑:“国王现在病重,人人都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事情,这么敏感的时候,大王子赖在王城不走,你二哥带着骑士团赶回来,傻子都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

    艾玛默默无语。(未完待续。)
二百一十九 找到了
贵族纹章全文阅读作者:翔炎加入书架
    对于大部分的人来说,王室争斗是一件很遥远的事情,更是种谈资,是酒后饭后的消遣,但对于贵族们来说,王室的斗争,就直接决定着他们的未来。

    站队,明争暗斗,成功就能得到更大的利益,失败的话,后果自然不必多说。

    艾玛明白,父亲现在的身体越来越差,无论大哥,还是二哥,都对那个位置志在必得。她的预言术只告诉了她父亲的寿命,却没有告诉她,到底是大哥,还是二哥得到了王位。

    他们三兄妹,皆是同父异母。

    国王有过四个妻子,第一个妻子在国王年轻时,还是王子的时候,因为夺位之争中,被对手杀掉了,连带着肚子里未出生的孩子。

    第二个妻子刚成为王后,生下大王子不久,就被敌国的刺客暗杀了。

    第三个妻子帮国王生下了二王子后,染上生命诅咒死去。

    第四个妻子,也就是现任王后,为国王生下了一个小公主,也就是艾玛。

    因为同父异母的关系,三个兄妹之间的关系,并不算极好。虽然说艾玛和二王子关系还算不错,可与普通人家庭的兄妹之情,还是有些距离。至于大王子,虽然表面上他很客气,但实质上,无论是艾玛,还是二王子,都很清楚,大王子对他们两人完全没有多少兄弟,兄妹之情。

    艾玛对国王之位不感兴趣,可不管怎么样,只要她留在王城,必定会成为某些变数,且不说她本身就是大师级的施法者,这可是很强大的战略。况且霍莱汶国可曾是出过女王的。

    这事在有心人的眼里,可是某种隐性的威胁。

    艾玛读过很多史书,她清楚。王位之争有多残酷。

    她拉起王后的手,担忧地问道:“母亲。我走了,你怎么办?”

    “我要留在这里照顾你的父亲。”王后神情平淡地说道:“等你父亲走后,我再回你的领地里避避风头,他们怎么争,怎么抢,我都不管。”

    虽然说丈夫要死了,但王后脸上却没有什么难受之色,这不是她没心没肺。而是早已有心理准备。

    国王大她三十多岁,典型的老夫少妻,王后在嫁进王室的那一天,就知道会有眼前这样的情况发生。

    艾玛拉着王后的手,长长地叹了口气。这母女都是坚强的人,虽然丈夫和父亲明显命不久了,但她们也没有哭哭啼啼,怨天尤人。

    其实艾玛也并不打算在王宫中多待,王后这番话恰好也给了她一个借口,让她远离政治纷争的借口。

    接着母女俩又开始聊家常。对聚少离多的她们来说,每一秒钟都是难得的好时光。

    大王子离开王宫,直接回到了自己的庄园。喝退了侍卫和女仆后。两个黑衣人出现在他的房间中,是用传送的方式进来的。

    大王子盯着施法者,这位空间魔法师依然还是那幅面瘫的模样,很快大王子便没有了兴趣,进而将视线移到了黑衣女人的身上。

    “卡蒂,你的表情似乎不太好?”

    面对大王子的询问,卡蒂面无表情地回答道:“昨晚没有睡好。”

    不得不说,这是一个万能的借口,可以解释很多事情。就看你怎么理解。大王子似乎想了些什么东西,他摇摇头说道:“卡蒂。你这样子做不合适,虽然你不喜欢我。但这不是你可以放滥自己的理由。”

    卡蒂而无表情:“大王子,你想多了。”

    “好吧,就算我想多了。”大王子见卡蒂否认了,脸上露出许些微笑,然后说道:“这次让你们过来,是有两个任务想要交给你们。第一件事便是我妹妹回来了,我想找个人去监视她,第二件事便是我妹妹还带回来了一个男人,谁能帮我查一下他的身份来历?”

    施法者和卡蒂互相看了一眼,而后卡蒂说道:“我去查那个男人的来历吧,大王子,是否能将他的画像给你。”

    “你等等。”

    大王子说话,就拿笔在纸上画起来,只是寥寥数笔,便已将梁立冬的外貌和气质全部表现出来。

    卡蒂接过来一看,低着声音说道:“就是这人在冬风城阻止了我们暗杀艾玛公主。”

    “那就不用查了。”一听到这话,大王子摆摆手:“卡蒂,你带人去把他杀了吧,不能让艾玛在王宫里站住脚,她的党羽,一定要清除干净。”

    “对方实力很强,我一个人不是对手。”卡蒂摇摇头说道:“他似乎有特殊的能力,可以感应到我们的杀意,而且这人不是纯粹的施法者,他是复合型的职业者,近战能力也很强。”

    王子哼了一声:“复合职业者,无论是近战能力,还是魔法,都不可能锻炼到顶尖的层次,你们被他拦下来,多半是因为轻敌的缘故,不过没有关系,这次我调拨十个高手给你指挥,卡蒂,我希望这次你能把事情办好了。”

    卡蒂身子微抖一下,行了个礼,然后离开,走得十分快速。

    黑袍施法者微微一礼后:“那我就去监视艾玛公主了,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会想办法攻击她。”

    随后一阵空间波纹扭动,黑袍法师从房间里消失。

    大王子走到阳台上,看着外边明媚的阳光,呵呵地低起笑了起来,作为一名将近三十岁的王子,他知道自己是幸运的,王位现在离他很近,他不必像父亲那样,在将近五十岁的时候,才能当上国王。

    当然,通往王位的道路上自然会有些阻碍,可他不觉得这有什么问题。

    如果是石头,就敲碎,如果是陷阱,就把它铺平,一如三十年前父亲做的那样,什么兄弟姐妹,只是通往王位道路上,必要的历练而已。

    梁立冬一觉醒来,发现凯尔和爱丽丝还没有回来,他便自己吃了些东西,然后走出旅馆。

    渥金让他来这座城市里找到那个许下诺言的强大灵魂,就算他对此兴趣不大,怎么说也得试着找找看,毕竟是答应下来的事情,光应承而不出力,这不太好。

    梁立冬行走在王城的大街上,在不知道目标在哪里的情况下,四处闲逛是唯一的选择。

    幸好渥金在那个目标身上留下了信息,只要靠近一定的范围,便会感知到。

    虽然渥金没有明说范围是多大,但梁立冬估摸着也不会小到哪里去,毕竟渥金可是女神,即使现在实力下降得厉害,但她依然是女神,这点事情,应该难不倒她。

    此时已经是傍晚,路上的行人并不算多,大多数人都已经回家吃晚饭,不过只要再过上半小时,街上的行人又会多起来。

    夕阳如血,甚是漂亮。梁立冬漫无目的地走着,一边欣赏着周围的风景,但很快,他却停下了脚步,然后看向自己的左右。

    不知道何时,周围小巷中,树萌下,多出了几个人,梁立冬发现,这些人的装扮,和不久前他们遇到的刺客一模一样。

    这些刺客都蒙着脸,躲藏在阴影中,普通人根本看不见,但他们在梁立冬的血脉龙瞳下,却无所遁形。

    这些人并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发现了,梁立冬也装作没有发现他们的模样,继续在街上闲逛。

    但很快,梁立冬改变主意了,他开始向一个刺客走过去。

    因为他发现这个刺客,身上散发着淡淡的金光。

    金色的神光,这是渥金的标志性神性色彩,如果没有错的话,这个黑衣人应该就是渥金让他找的人,一个拥有强大灵魂意志力的人。

    只是他没有想到,这个黑衣人,居然是来刺杀自己的敌人,而渥金却让自己去拯救他。

    命运这东西真是搞笑,梁立冬突然觉得自己有点像是八点档狗血剧的男配角,活不过三集的那种。

    定了定神,梁立冬向这个身上冒着金光的人走去。

    除了梁立冬,似乎没有人对这个黑衣人身上冒出金光感觉到哪怕是一丝丝的奇怪,所以他估摸着,这些金光可能只有他自己看得到。

    刺客们都是很小心谨重的人,梁立冬刚向他们走去的时候,这些人就已经在戒备了,当梁立冬走到离他们还有大约二十步距离的时候,这些刺客们全部动了。

    他们毫不犹豫地,几乎是同时做了个让人瞪目瞠舌的举动。

    这些刺客们,居然逃跑了。跟着他们一起逃跑的,还有那个浑身冒着金光的人。

    梁立冬自然不能让对方跑了,他急忙追了上去。

    卡蒂在接下大王子的任务之后,她就感觉到隐隐的不安,不过此时是紧急关头,倒也没有太在意。只是当她看到梁立冬又将视线投到自己的脸上时,她立刻就想到了一种可能。

    对方又发现自己了,快逃。

    卡蒂跟在一个黑衣人的后面,撒腿狂奔,然后她回到看了一下,差点吓得魂都飞出来了,因为他看到目标怵然紧紧地粘在自己的身后,两者的距离,不足五米。

    另一个黑衣人立刻倒地投降,梁立冬对他没有兴趣,反而是跟在卡蒂的身后,两人之间的距离,越追越近。(未完待续。)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二百二十 英雄救美?
贵族纹章全文阅读作者:翔炎加入书架
    卡蒂在前面使劲跑着,耳朵中满是高速移动下,呼呼轰响的风声,她一边跑,一边回头,然后便发现那个男人居然还在跟着。

    这让她很是骇然。

    大王子说的话其实是很有道理,复合型职业,因为要将心思花在两样,甚至三样不同的事物上,分心许多,因此他们的综合能力虽然很强,但没有一项是顶尖的。

    论近战能力,他们肯定不如战士类职业,论远程,他们也比不上纯粹的施法者和弓箭手等,如果是速度,他们肯定没有敏捷类职业来得强。

    可为什么她身后的这个男人,穿着一身明显的魔法师长袍,却能紧紧地咬住她的背影。要知道,她可是以速度出众为名的暗杀者。

    两人一前一后在大街小巷中疾奔,夸张的速度,险之又险擦弹穿行,着实吓坏了许多人,却没有人敢出声谩骂,顶多在心里诽议几句。毕竟这两个职业者一看就是正在战斗,弄不好就是当街杀人的事,普通人这时候谁敢出头。

    卡蒂一直在前面近乎用全力奔跑着,可跑了十几分钟,都没有将身后的人甩开,接着她心一横,开始向城外冲去。

    她觉得既然在王城中没办法甩开对方,那就出城试试……虽然说城中行人多,小巷多,但总归是环境不太复杂,可城外却不同了,只要进到树林中,凭着那些天然的植物障碍,或许能甩开对方。

    对方的速度是能跟得上自己,可她不相信,对方的转向机动能力,也能和自己这样的暗杀者相比。

    可实际上,卡蒂还是弄错了……梁立冬是神裔贵族,是平衡发展的中庸型代表性职业,虽然说每一方面都比不上同等级的专职职业者,可一旦有了等级优势,那就会对等级比他等的职业者。形成全面性的能力碾压。

    现在梁立冬的协调值已经过了10点,而且又有灵敏移动专长,以及‘轻灵术’等辅助魔法的支持,他不但可以跟在这个黑衣人的身后。甚至要超越她,也并不是什么难事。

    梁立冬记起这女人了,昨天在冬风城,意谋暗杀艾玛的人中,就有她。如果他的猜测没有错的话。这女人应该是两个王子中的某一位下属。

    虽然说二王子和艾玛的关系看起来不错,但他很清楚,政客们都是一群演员,演技最好的那种,他们一辈子都在演戏,就算是死,也很难知道他们的真心。人前笑脸,人后插刀子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艾玛被暗杀,除去魔族的因素,就属两个王子嫌疑最大。

    艾玛的敌人。自然也就是他的敌人,为什么渥金要让他去拯救这样一个敌人,梁立冬嘴角轻抿一下,微笑起来,他倒是有些兴趣了。

    梁立冬跟在黑衣人身后吊着,保持一定的距离,等对方从王城大门冲出去后,他也追了上去。

    负责看守城门的守卫们都只是凡人,让他们对付普通平民确实很厉害,可对上职业者……他们只勉强看到了两道影子。两人就已经从城门窜了出去。

    但这些城卫兵中,却有一人表现与众不同,他看着两人出了城门后,立刻从旁边墙下拿下一把长剑。还有一面制式铁盾。

    妆着他高高地跃起,然后‘砸’在八米开外的城墙下,因为从十几米高的地方跳下来,又穿着重甲,双腿直接没入青板地面约数公分。

    而后他深深地吸了口气,迈开大步。直接朝着两人的方向追去,留下一串铁靴踩在石板上的DUANG,DUANG声。

    这变故直接将所有的城卫兵吓坏了,他们面面相觑,有人咽口水问道:“这新调来的小子,到底什么来头?”

    梁立冬此时并不知道身后又跟了个人上来,他追着卡蒂出了王城,来到郊外,眼看她就要钻进树林子的时候,然后却是一道熊熊燃烧的火墙挡在了她的面前。

    这道火墙长至少有二十米,高度至少有六米,要想跳过去,完全是不可能的事情。至于从旁边绕过去……那更是不可能,改变方向可是要损失速度的,这一转变,后面的人肯定就追上来了。

    因此卡蒂立刻刹住了身子,转身掏着小匕首严阵以待,虽然暗杀者的正面作战能力确实不强,可她不想束手就擒,家里的母亲还在等着她回去照顾。

    梁立冬在卡蒂面前大约十米处停下,他正要说话,对方却攻了过来。

    暗杀者是大多数人都头痛的职业,他们的潜伏能力很强,爆发力也很强,一击不足,逃遁千里,没有多少人敢担保自己可以对付暗杀者,除了像梁立冬这样的,拥有特殊视力的人物。

    就像现在,卡蒂知道逃跑已经没有希望,直接返身攻击梁立冬。她整个人化成一道黑色的虚影,贴着地表,以极快的速度攻击过来。

    这就是暗杀者最引以傲的特殊专长:暗影突袭。

    这技能不会产生任何的声音,没有任何魔力波动,而且速度还很快。如果是在晚上,或者是阴暗的地方使用,大多数人根本来不及反应,就会中招。这也是暗杀者正面作战能力不强,却被所有职业者害怕的原因。

    可此时是白天,且不说卡蒂身后有一道火墙,她化成黑影,依然清晰可见,而且最重要的是,梁立冬拥有云龙蓝瞳,任何的幻术在他面前都没有作用。

    几乎是瞬间梁立冬就从空间背包中拿出了伪帝陨剑,他格档住对方的匕首刺击,接着手臂稍稍一用力,便将卡蒂推回两步,然后一直轻松下垂的左手,毫无迹象地就来了个摆拳,打向卡蒂的侧面下巴,非常突兀。

    这其实就是玩家们的战斗方式,他们讲究攻击如同羚羊挂角,无迹可寻。

    大部分玩家的攻击方式都是非常奇特和古怪的,区别就是再于谁的意识更强,更懂得变通,毕竟就算是同一个魔法,在不同的战斗中,用法也不同。

    卡蒂眼看就要被这一拳打到下巴,只要是人型生物,如果下巴受到重击就会容易脑震荡,进而陷入晕迷。

    只是卡蒂不愧是敏捷系的职业,她居然硬生生将自己的柳腰后板,惊讶地看着梁立冬白嫩光滑的拳头从自己的嘴唇上扫过,因为只碰到了一点点的皮肤,所以她感觉自己的双唇被人轻轻地抚摸了一下。

    而后,她脸上的黑色面巾就接拳头打到一边,飘落下来。

    一张似娇如媚的椎子脸,淡粉色的清纯婴儿唇紧紧抿着,还有一双眼水剪纹光的桃花眼。

    看着这熟悉的脸孔,梁立冬惊问道:“饭兵兵,你也过来了?”

    这句话梁立冬是用中文说的,可卡蒂却是一脸蒙样的模样,完全听不懂梁立冬在说什么。

    长长地叹了口气后,梁立冬显得很是失望。

    《法兰大陆》这游戏作为全球第一款虚拟网游,很多明星都有在里面玩耍,甚至有不少明星还进行了直播。

    比如说专发福利的AB,号称最擅长吟唱魔法的周结巴,最强武僧房士龙等等。

    很多即将过气的明星,因为直播这游戏,得到了影视生涯上的第二春。

    饭兵兵作为内地一姐,自然也不会有过气的说法,所以她就没有进行什么游戏直播,不过明星嘛,财大气粗,极为土豪,她为了完成某个史诗任务,花大价钱雇佣了F6,也雇佣了梁立冬及其摩下圆桌骑士团。

    在那个长达近一个月的史诗任务过程中,梁立冬也算勉强和饭兵兵熟络了,当然没有到亲近的地步,大明星嘛,总是有些傲气的。

    卡蒂和游戏中的饭兵兵长得一模一样,饭兵兵进到游戏中,除了修改了发色和瞳色,其它自己的容貌一点未变,而现在,梁立冬发现两人几乎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不过他还是看出来了,眼前这女人根本听不懂自己在说什么。

    这世界上一模一样的人,偶尔会有,不稀奇,可梁立冬却有些失望,如果是饭兵兵的话,不……确切地说,任何一个来自地球的朋友出现,都会让他开心。

    一个人待在这个世界,实在是有些寂寞。

    他看着眼前严阵以待的黑衣女子,正要说话,却听到身后传来一阵争促的脚步声,那一声声坚硬金属和地面的撞击声响,表示来人速度很快,且全幅武装。

    梁立冬一回头,便看到一个头发金黄色的青年,穿着淡青色的制式盔甲,手持铁盾和长剑,远远地就高高跃起。

    梁立冬立刻退后几步,这青年以极快的速度砸在刚才他所站的位置。

    这是战士的特有专长:英勇跳跃。

    挡开飞溅的碎石,梁立冬看向来人,发现这青年左手持盾,挡着左半身,而右手的铁剑握得很紧,斜斜地指着地面,也很稳。梁立冬还发现,这青年微微弯着腰,似乎将重心放在了他手中的盾上。

    这是极度戒备的姿势,也是盾战士最喜欢的防守姿势。

    “女士,你没有事吧?”青年没有回头,但他还是关切地询问背后的卡蒂。

    卡蒂脸色一喜,然后装着委屈地模样:“这魔法师说,如果我愿意服侍他,他就放我一条生路。”

    呵。梁立冬挑了下心头,心中佩服女人的演技。

    而青年立刻义愤填膺起来:“在王城居然也敢这么嚣张,你这是不把王城的法律放在眼里啊,施法者阁下。”(未完待续。)
二百二十一 相谈甚欢
贵族纹章全文阅读作者:翔炎加入书架
    这是一个很帅气的青年,其实但凡职业者,没有几个容貌特别差的,当然,死灵法师或许是个例外,不过死灵术士倒是魅力得一塌糊涂。

    其实在游戏初期,很多人把死灵法师和死灵术士弄混。这两个职业的名称虽然相近,战斗方式也相近,但其核心还是有很大区别。

    死灵法师是纯粹的施法者,必须得学习魔法才能进行召唤不死生物,其主要属性是智力,特征是可怕的死灵大军一涌而上压倒敌人。

    而死灵术士则是天生的特定施法者,不需要特地学习魔法,等级到了会自己觉醒魔法能力,其主要属性是魅力,其特征是不死生物数量不多,可是很精锐,并且越是帅得不行,或者漂亮得不行的死灵术士越是强大。

    一般来说,大部分的职业者,随着等级的提升,魅力属性也会渐渐提升,虽然说提升程度比主魅力的职业差得远,但依然还是挺明显的。

    所以某些时候,完全可以用看脸的方式,来判断职业者强大与否,当然,这也会有些小偏差,算是没有其它方法判断敌人实力之下的最简单方式。

    眼前这青年,一脸英武,而且气质凌人,按战士职业者普通3-5的魅力成长属性来看,要达到这种层次,估摸着这青年怎么说也得有lv8级左右了,但梁立冬有系统能力作弊,他一看之后,发现这青年才是lv5的职业者。

    lv5的战士职业者,要想拥有这么明显的气质,必须得是高魅力成长!

    魅力型战士?

    这是梁立冬的第一反应。

    所谓的魅力型战士,就是在保证足够的体魄成长的情况下,大约8点左右。再将其它成长点数投入到魅力属性上去。

    这样的战士,在近战能力上,顶多只能算是中上水平。不过高魅力会给他们带来一个极大的好处,就是容易学习到鼓舞人心。振奋士气等群体专长,进而就可以触发隐藏职业‘指挥官’和‘战场旗手’。

    这两个职业都是特化专精能力类型,单打独斗的能力不强,勉强自保,可一旦率领小团队作战或者带兵领将,那可就厉害得不行了。

    梁立冬看得出来,眼前这个青年,依然还是纯粹的战士。不过lv5这等级,很快就可以开始转职成特殊的战士类分支职业了。

    稍稍思考了一下之后,梁立冬觉得没有必要和一个愣头青起直接冲突,便回答道:“你身后的女人是个刺客,我在追捕她而已。”

    这一脸正气的青年回头看了一看,他只看到卡蒂那楚楚可怜的表情,进而正义感大涨,扭过头来说道:“她只是一个弱女子,阁下你贵为施法者,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找不到。你只要勾勾手,我想会有很多女人愿意成为你的妻子,但像这样不愿意附合强权。并且有自己主见的女性,已经很少了,希望你手下留情。”

    梁立冬听到这话,笑了:“嗯,说得很有道理,如果你身后的女人不是个美女,而是个满脸横肉的大汉呢,你还会不会这么坚持地救她?”

    “会!”这青年毫不犹豫地说道:“人的善恶与相貌无关,只要他是奉公守法的公民。我们城卫军就有保护他的义务。”

    梁立冬看着对方的眼瞳……这个青年的眼中,没有一丝的犹豫。没有一丝的虚伪,拥有这样眼神的人。不是大奸,便是大善。梁立冬在游戏中,只见过两个拥有这样的眼神。

    一个生命神殿的老年苦行信徒,他无妻无儿,没有钱财,唯一的落脚点是一间不足四平米的茅草屋,但他一生都在为附近的村民免费治疗身体,为他们排忧解难,在他死去的那天,生命女神亲自神降了半分钟,接引他进入神国。

    另一个便是某个中型国家的护国大将军,他一生为国家征战,从不抱怨,也不争功,就算再夸张,再坚难的军事任务他都会想办法完成,是整个国家所有人心目中的偶像,但在他被国王授于护国大公一职后第三个月,他一剑砍下了国王的脑袋,抢了王后作情人,自己坐上国王的宝座。

    梁立冬曾经在他的手上接过不少的精英任务,当知道他篡位后,梁立冬惊讶得好几天没有说出话来。

    这青年是大奸,还是大善,梁立冬不敢肯定,但他明白一点,这青年以后必定不凡,无论他是那一种人。

    眼前这青年等级并不高,梁立冬要杀他易如反掌,但万一对方是好人呢。他想了想,便笑道:“好,这次卖你个面子,后面那女人,这次算你走运。”

    说完后,他利用空间传送直接回到了王城之中。

    看着残留的空间魔力波纹完全消失,青年松了口气,他自然能感觉得出来,那个亮金色头发的施法者有多强,绝对是大师级别的,他本以为会有一场恶战,没想到对方却这么好说话。

    “女士,你没有事……啊……”

    这青年一回头,然后便发现自己身后的女人不知道何时消失了,那道燃烧着的火墙也熄灭了,他若有所失地叹了口气,收起武器往回走。

    梁立冬传送回旅馆,他坐了下来,等待着贞德的消息。表面上看,他是放弃了继续追杀那个女刺客,但实质上,贞德一直在高空监视着对方的一举一动。

    太阳很快落山,没多久,爱丽丝和凯尔便回来了,爱丽丝一脸光泽,凯尔却是像是几天没有睡觉的疲劳模样,他的身上挂着十几个布包,全是爱丽丝买回来的东西。

    凯尔不像梁立冬一样有随身空间,和女性逛街自然是件苦差事。

    三人吃了些晚餐,很快贞德便送来了消息。

    梁立冬让觊尔和爱丽丝好好休息,然后他自己则按照贞德的提示,走进了小巷,然后在里面走了十数分钟,东拐西绕,最后在一间泥砖茅屋的前面停下。

    这间小屋连个门都没有,保有一张破旧的草帘在门口挂着挡风。

    里面偶尔传来咳嗽声,梁立冬小心戒备着,拨开草帘走进去,然后在昏暗的环境中,看到一个老太婆在床上假寐,咳嗽声就是她发出来的,她的声音听起来很虚弱,这是久病不愈的标志。

    梁立冬拥有真实视野,他能在任何环境下视物,视线环绕了一圈这破旧可怜的小房子后,他轻轻地弹出了一个照明术。

    如同白色led灯般的光芒在小房中亮起,老太婆被突如其来的光亮吓了一跳,她睁开眼睛,而后又紧紧闭上,对于已经习惯了黑暗的人来说,这样的光芒很两眼。

    她一手遮挡着自己的眼帘,一边紧张地问道:“你是谁?”

    梁立冬温和地说道:“来给你看病的。”

    在贵族气质的作用下,梁立冬温和的声音很具有说服力和亲和力。这老人很快就镇静下来,她渐渐习惯了这样的光亮,移开手掌,看到梁立冬的模样。

    梁立冬魅力已经高达10.5,整个人看起来很英俊,而且最重要的是,梁立冬的微笑很温和,这老人上上下下地打了他一会,然后嘴巴合不拢地笑了起来:“你是卡蒂的朋友啊,嗯,不错不错,卡蒂很有眼光,怪不得了。”

    从这话里,梁立冬听出了不少信息,知道了那个女人的名字,可能是叫做卡蒂。

    眼前这妇人,虽然看着衣衫阵旧,但很干净,精神也算好,就是肤色蜡黄,梁立冬根据自己的经验,猜测这女人应该是长期营养不良造成的。

    一般来说,营养不良最主要的原因就吃的东西少,其次便是肠胃方面的问题比较严重。

    梁立冬用‘魔法伎俩’给自己弄了一个半透明的蓝色魔法椅子,坐下来,然后笑道:“在等卡蒂回来之前,老人家,我们来聊聊天吧。”

    “好。”老太婆半坐了起来,笑得很开心:“已经很久没有人愿意陪我聊天了,卡蒂天天在外面跑,赚钱养我,很辛苦的,我跟你说,卡蒂可是个难得的好女孩……”

    越是寂寞的人,就越是有倾诉的*。这老太婆一直在说话,而且着重点还在卡蒂的身上,这让梁立冬了解到了很多关于卡蒂的信息。

    大约半小时后,老人说得嗓子都有点哑了,梁立冬从空间背包中拿出个苹果和小刀,一边削着一边说道:“话说得多了容易渴,我给你削个水果吧。”

    “行,谢谢你啊。”

    老人笑眯眯地看着梁立冬在削着水果,那慈爱的模样,仿佛就在看着自己的女婿。

    水果还没有削到一半,这时候门外传来急速的跑步声,草帘被重重掀开,绑着侧边麻花辫的卡蒂出现在门口。

    她惊讶地看着梁立冬,眼睛中带着不可思议的绝望,身体在微微发抖。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梁立冬朝她微微一笑,然后说道:“来和老人聊聊天。”

    但越是这样宁静且温和的微笑,在卡蒂看来却越是可怕,这说明对方胜券在握。

    “啊,卡蒂回来了。”老人见到女儿,甚是高兴:“冲得这么急干什么,休息一下,然后好好招待这位阁下。”

    梁立冬微微一笑:“你叫我贝塔就好了。”

    然后便将削好的苹果递给老人。(未完待续。)

    ps:月底了,求些推荐票啊,还是老规矩,月票我不要,给推荐票就行。晚上还有一更,提前求票。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首页404142434445464748495051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翔炎所写的《贵族纹章》为转载作品,贵族纹章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贵族纹章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贵族纹章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贵族纹章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贵族纹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贵族纹章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