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网游竞技小说 > 贵族纹章最新章节 > 贵族纹章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一千一百二十七 双重标准
贵族纹章全文阅读作者:翔炎加入书架
    “现在时间还来得及吗?”

    “可以,西西里亚的军队至少得十五天后才能到达我们的势力范围。”

    “那就立刻试试,其它人做好进入虚空星界的准备吧。”

    三天后,无冬城。

    接近秋季的午时特别清爽,芭芭拉正在教导着自己四岁的儿子学习魔法,但似乎这小子没有什么魔法天赋,怎么都连不会,连最基础的法师之手都用不出来。

    小男孩急得满头大汗,但就是感觉不到母亲所说的,温暖的气息。

    凯尔坐在一旁看了会,笑道:“还是算了吧,这小子随我,是个学剑的好材料,就别折腾他了。”

    “但你也是会用一些魔法的啊。”芭芭拉想了想,放弃了,她坐到自己丈夫身边:“威力可是要比我的火焰魔法强得多了。”

    小男孩得到解放了,欢呼了一声,跑到一旁的草地上打滚玩耍起来。

    凯尔溺爱地看着自己的大儿子,笑道:“我那是血脉魔法,要到一定年龄和实力后才会显现出来,所以不用急。他继续了我的血脉多些,只要好好培养,以后成就应该会比我更好。”

    芭芭拉似乎幻想到了那天,然后微笑起来:“嗯,以后他一定比你更厉害。”

    凯尔哈哈大笑。父母从来就不怕儿女超过自己。

    夫妻间难得的温馨,芭芭拉正想和自己男人亲昵一下,但却看到空中突然飞来一只蓝色透明的鸟儿。

    魔法传讯?

    蓝鸟在空中盘旋了一圈后,就飞落到芭芭拉的手上。

    看完之后,芭芭拉看着凯尔。

    “怎么了?”凯尔有些好奇地问道。

    “我的老师希望我求你能从中周旋,让财富神教别和他们作对了。”芭芭拉看着凯尔,眼中带着许些央求。

    凯尔沉默了一下,说道:“这事我们还是别管了。”

    其实凯尔一点都不喜欢红色-魔法塔,但这却是自己妻子的‘师门’,他没有办法,只能装作不讨厌的样子。两者的冲突,他了解过前后起因,他觉得这事百分百是红色-魔法塔的错。

    自己老师就算立刻把红色-魔法塔给剿灭了,也说得过去。

    现在红色-魔法塔居然还想托他去主动让老师退步。

    这是什么道理?

    他们脸到底有多大?

    如果是以前的凯尔,认为仁者无敌,认为这世界还是尽量不要冲突,要和平的好,多半是会原意帮忙做说客的。但现在的凯尔是非观更明确,他觉得老师那句话是对的。

    犯错者,如果只要轻轻道个歉就能把事情揭过去,那以后谁还愿意作老实人,作好人?

    “但这是我老师的请求,他以前对我真的很好。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他被贝塔的狗杀死。”

    “雷尔登和你一样,也是次等骑士,他不是狗,你这是把自己也骂进去了。”凯尔有些动怒,但看到远处的儿子很开心地在草地上玩耍,他不得不把声音压低:“芭芭拉,这事情我们真的不能管。我们的立场很微妙的。”

    芭芭拉猛地站起来:“你知道偏心自己的老师,尊敬他。难道我的老师就不值得我尊敬吗?将心比心,这事若发生在你的老师身上,你会如何?”

    凯尔觉得头痛:“但这事真的是红色-魔法塔犯错在先。”

    “现在他们不是想道歉吗?为什么就不能给他们一个机会,难道一定要赶尽杀绝?”

    芭芭拉的声音大了起来,胸口因为愤怒而快速起伏。

    远处的小男孩被吓了一跳,有些惊讶,也有些害怕地看着自己的父母。

    凯尔摇头:“芭芭拉,这事情,我真的不能答应你。老师被人加害,我没有去加入雷尔登的远征队帮忙,已经是看在你的面子上了,再让我去当说客,我没有那个脸,也没有那个资格。”

    说完话后,凯尔回楼去了。

    芭芭拉坐在石椅上,一阵失神。

    她不想和自己的丈夫吵架,但她真的不喜欢贝塔这个人。

    现在她只要一听到名字,就忍不住会回想起几年前,贝塔当着他们父女的面,用长剑切开母亲的衣裳,侮辱她,强迫自己的父亲签订了圆桌骑士契约。

    那种屈辱,几年过去了,她都无法释怀。

    若是可能,她从来不会在自己丈夫面前提起贝塔的名字,因为这是她心中的一根刺,也是她们夫妻之间的一个争吵源。

    他们两人很恩爱,为数几次的争吵,大半都是因为这个名字。

    贝塔曾经侮辱过他们一家,现在又来针对自己的‘师门’,这更让她觉得这人讨厌和恶心。

    当然,当贝塔偶尔来这里作客的时候,她会表现地很友好,很礼貌。这是礼仪,无关心情。

    自己的老师肯定是要救的,但应该怎么说动凯尔?

    用色诱战术?

    还是一哭二闹三上吊。

    芭芭拉觉得必须好好考虑一下才行。

    而就在她想得头晕脑涨,也准备回楼的时候,却听到庭外的门口传来马车的声音。这种时候,还有客人上门?

    她循声看过去,发现从马车下来的人,居然是自己有大半年没有见的母亲。

    “母亲。”芭芭拉跑了过去。

    而还在草地上玩耍的小男孩,见到索菲娅,也喊了声:“外婆,然后小跑过去。”

    索菲娅开心地和女儿,以及外孙都拥抱一次,然后提着行礼一边往里走,一边说道:“我打算在这里待上三个月左右,欢迎吗?”

    “什么欢迎不欢迎,这本来就是我们的家。”芭芭拉嗔怪地说道:“你不是在蓝水港帮忙吗?怎么有时间回来了!”

    “那边的事情空闲了下来。”索菲娅抱着外孙,亲了一口小孩子光滑的脸蛋:“况且我也想我们家的外孙了。”

    小男孩哈哈直笑。

    而后凯尔闻声也跑出来迎接岳母。

    等到晚上,索菲娅回到自己的房间中休息,正打算熄灯的时候,房门敲响,索菲娅开门看见女儿穿着睡衣,抱着枕头,笑道:“怎么,都做别人的母亲了,还想和自己的母亲温习一下童年的感觉?”

    “是啊。”芭芭拉笑道:“不欢迎?”

    “进来吧。”

    房门掩上,母女俩并排睡着,说着悄悄话,从到童年的趣事,糗事,两人都会哈哈大笑。

    眼看着女儿有些睡眼迷蒙了,索菲娅问道:“你是想和我说些事情吧?”

    芭芭拉愣了一下:“母亲,你怎么知道。”

    “你是我生出来,我养大的女儿,你在想什么,我不清楚?”索菲娅笑道:“难道是和凯尔起了什么争执。”

    虽然这两个年轻人掩饰地很好,但索菲娅作为过来人,姜还是老的辣,发现了这两上小年轻的情绪有点点的不对。

    芭芭拉沉默了一会,将下午她和凯尔争执的事情说了出来。

    听完后,索菲娅想了会,说道:“其实你们两人都没有错。他不去帮自己的老师是对你的尊重,而你也只是想救自己的老师而已。这件事情,我觉得你不要理会比较好。”

    “连母亲都这么认为吗?”芭芭拉叹了口气:“可我真的很想帮一下自己的老师。”

    “凯尔是不愿意为你去开罪他的老师的,在他的眼里,他的老师和你一样重要。是他的亲人。”索菲娅安慰道:“其实你可以这么想,有这个如此重情的丈夫,是件好事,对不对?”

    “哪有老师能和自己妻子相比的啊。”芭芭拉有些不满。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你的老师自然也不能和你的丈夫相比啊。”索菲娅哭笑不得:“你这双重标准挺严重哈。”

    芭芭拉被母亲这么一句话憋得差点说不出话来。

    好一会她才无奈地说道:“我怎么感觉母亲你很向着贝塔啊。”

    “我只是实话实说罢了。”索菲娅淡定地笑道:“况且贝塔的势力很大,万一凯尔过去游说没有成功,反而让他不高兴,迁怒贝塔怎么办?”

    “迁怒就迁怒,我们怕他?”

    “真的不怕吗?”索菲娅很有演技地打个寒颤,说道:“反正我不太再想和他扯上关系了。”

    芭芭拉露出好奇的表情:“难道上次他用重金雇佣母亲你,真的对你做了些……”

    “那倒没有,我们之间没有任何肉-体关系。”索菲娅认真地说道:“我只是单纯觉得那个人,不是我们家族能招惹的对象。”

    这确实是事实,所以索菲娅的话很坚定诚恳。

    “那个人功能不健全吗?”

    芭芭拉大喊了一声,不可置信地说道:“母亲你这么漂亮,身材又这么好,居然都没有下手?我还以为那段时间,他早把你翻来复去地玩过了呢。我甚至还怕你带个弟弟或者妹妹回来。结果你却告诉我,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索菲娅苦笑道:“好在他没有那么做,现在我突然觉得,为了几千金币,把自己卖了,很贱。”

    “父亲或许不会这么觉得。”芭芭拉叹了口气:“其实你跟贝塔离开那段时间,他一直显得很得意。”

    只要把妻子送出去,给别人玩一两个月,就能得到几千枚金币的实质利益,换作任何一个正常的贵族,都会觉得是件十分蔓延的买卖。

    反正妻子还能回来。

    “既然你们都觉得凯尔不能去,那我自己去吧。”芭芭拉说道:“希望他能看在凯尔的份上,卖我一个面子。”

    “你真的要去?”

    芭芭拉坚定地点头。

    索菲娅叹口气:“那等有时间,我和你一起去吧,至少我在他面前,还是能说几句话的。”

    ()
一千一百二十八 打起来了
贵族纹章全文阅读作者:翔炎加入书架
    这世界总有些人,看不清自己的定位。

    比如说芭芭拉,她以为自己很有面子。但她的面子是谁给的?

    她的父亲是无冬城,以及蓝水港的城主,她的丈夫是鼎鼎大名的勇者凯尔。他们两个人给的。

    城主的女儿虽然算得上尊贵,但也只能在一般人面前蹦答两下。真正让她受到重视的,是她勇者妻子的身份。

    凯尔是传奇级别强者,屠龙勇者,屠神勇者。以前他名声未现的时候,或许会有很多人觉得,凯尔能娶到芭芭拉,是老祖宗庇佑,自己走了狗屎运。

    但现在还有谁这么想?

    全是觉得芭芭拉眼光毒辣,懂得提前投资,套住了一个好老公。

    像凯尔这种实力的人,娶十个公主都没有人觉得稀奇,何况一个领主的女儿。

    就像贝塔,身边个个绝色。但渥金城上下,以及其它势力的人,有谁觉得他是好色之人?一个也没有。

    这就是绝对实力带来,逼格上的提升。很多普通人做了会引起议论的事情,在他们身上,反而是一种美化或者点缀。

    乌瑟尔城主常年待在蓝水港,不回无冬城,未必不是存了不想和女媚面对的心思,压力太大。

    芭芭拉说自己要去渥金城,亲自和贝塔谈谈,给她一个面子。

    这话说到外边去,别人表面不会笑,心里会笑。

    渥金城是什么地方?

    贝塔更是凯尔的老师,还是一招一式,亲自教导的那种。

    别人,或者别的势力可能会顾及凯尔的名声和实力,但贝塔教皇根本不必在意。即使凯尔是传奇了,贝塔教皇依然可以拿根棍子敲后者的屁股。

    凯尔还不能还手,否则会被舆论骂死。

    勇者都不能做的事情,勇者的妻子居然要去做?这不是笑话是什么?

    索菲娅很清楚这一点,所以她才提出,和女儿一起去。

    她确实能说得上话。

    贝塔自不必说了,两个关系暧昧不清,雪莉也和索菲娅是‘战友’,两人可是在梦魇空间一起共同向贝塔发起战斗的战友。

    虽然能说得上话,但索菲娅决定不帮忙,就在一旁看着。

    她最近发现了,自己女儿膨胀地有些厉害。

    去到哪里都是受到奉承和吹捧,这使得她对自己的定位,缺乏一个正确的认识。

    去了渥金城,肯定会碰壁,而索菲娅的责任,就是保证芭芭拉碰壁后,不会因为恼羞成怒而将自身的处境,变得更加恶劣。

    在听到母亲说也要一起去之后,芭芭拉开心地搂着索菲娅的脖子,像是幼时一样亲昵了一阵子,随后才缓缓睡去。

    而索菲娅并没有睡着,她的眼睛在黑夜中散发着淡炎的紫光。

    如果可能的话,作为母亲,她不希望女儿受到任何的委屈和不开心,只是现在她是勇者的妻子,一言一行都至少得配得上这个身份才行。

    而芭芭拉还没有真正适应这个身份。

    她的心理年龄还不成熟,受到的挫折也还太少,这不利于未来的生活。

    同一时间,魔界的尔布城。

    贝塔正在继续监管城市的治安和训练士兵,他对士兵的要求只有一个,完全听从命令。

    这些人在劳工队的时候,就相当乖巧了,现在经过专业的士兵训练,变得更加‘秩序’,当然不是说他们就成了真正意思上的好人。

    他们只是完全变成了‘守序邪恶’阵营罢了。

    军队刚训练到一半,玛莎就有些慌张地跑过来,说道:“李林,出大事了。”

    贝塔看着她,说道:“慢慢讲,不要急。”

    玛莎喘了一口气,把事情详细说了一遍。

    原来不久前守卫的士兵们发现,远处突然跑过来一大帮子魔族,个个都是怆惶不已,因为害怕是敌人,强盗之类的,卫兵立刻把城门关上。那帮被堵在城外的魔族们,有大半就地坐下休息,也有小部分哀求着卫兵放他们进去。

    因为看到情况似乎不是很严重,守城卫兵就没有鸣警钟。

    随后守卫向这批魔族询问了来意,那些下方的魔族说,死灵骑士和他们的领主龙巫妖打起来了,打得天翻地覆,他们只有逃难。

    听到这个消息的守卫觉得不太对劲,立刻把消息报告到了魅魔女王那里。

    女王赶往城墙,同时让玛莎通知李林,让后者自己判断形式。

    贝塔听完后,立刻带着训练中的士兵跑到了城墙上,大概五百多人,装备着训练用的弓箭。虽然威力不是很强,但居高临下射过去,也能射伤人,射死人的。

    他走到魅魔女王安琪拉身后。

    即使不回头,安琪拉也感觉他的到来,她看着下方哀求不止的魔族问道:“怎么办?”

    “继续关闭城门。”贝塔盯着下方:“虽然这些人看着确实很可怜,但不排除这只是一个圈套,万一这批人有歹心的,在我们睡觉空虚的时候爆发,里应外合……”

    魅魔女王点点头:“我也这么觉得,还有其它要补充的吗?”

    “召集城中所有会‘化泥为石’,以及‘化石为泥’的魔族,临时加高加厚城墙。”贝塔叹了口气:“万一这些魔族说的是真的,那么龙巫妖绝对不是那群黑骑士的对手,再万一黑骑士杀眼红了,冲着我们这边来!只有又高又厚的城墙,能有效地阻止他们了。”

    安琪拉点点头,安排人员去了做这事。

    她掳了下自己的头发,问道:“你以前在人类主位面,经常参与战争吗?我看你很熟练的样子。”

    “经常。”贝塔点点头。

    特别是在游戏世界中,三天就是一场小冲突,七天一场大冲突。有时候杀得眼珠子都能红掉。

    这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上没有上过战场的人,在战场来临时,一眼就能分辨出来。气质不一样,行动方式不一样。

    “对了,你为什么一定认为龙巫妖会输?”

    贝塔能看到别人的等级。死灵骑士中有四名大师级,其它全是精英级别。况且死灵骑士不但单体实力强,而且还擅长群体作战,一个没到传奇的龙巫妖,还真顶不住这样的阵容。

    但这事他不可能和安琪拉说,于是便说道:“直觉。”

    “也不知道为什么死灵骑士会和龙巫妖产生冲突。”安琪拉叹了口气:“还好之前我没有放他们进来。”

    “多半是龙巫妖想控制这些死灵骑士吧。”贝塔猜测道:“巫妖不是很喜欢奴役不死生物的嘛。”

    安琪拉觉得这猜测挺靠谱的,她看了看,说道:“你继续看住这里,决断权也全部交给你。帮我把城墙守住了。”

    贝塔点点头。

    魅魔女王离开。

    虽然她走了,但城墙上的士兵们,并没有出现任何军心不稳的情况。

    因为尔布城的第二把手,治安官李林也还在城墙上。

    李林有多强?全尔布城没有人知道。

    但整个尔布城的人都清楚,李林治安官执法时,从来没有失手过。

    没有人能从他的手上逃脱,无论是骨魔,还是什么恐惧魔,甚至是会飞的翼魔。

    魔族崇拜强者,也愿意跟随强者。

    只要贝塔还在城墙上,他们就不会觉得胆怯。

    时间一小时一小时过去,从石灰城方向跑过来避难的魔族越来越多,最后在城墙下聚集至少三千人。

    只要过千,就能看到黑压压的一片。

    而且当某方人数多了,胆势就会大幅度提升。

    下方的魔族之前只是哀嚎,现在已经开始叫嚣了。

    他们甚至开始叫喊,再不开城门,他们就要攻城了。

    贝塔在上面听着直冷笑,随后他向士兵们传达命令:“如果有任何人胆敢攻城,立刻射杀。如果有人想利用魔法或者种族能力飞越城墙,也立刻射杀。”

    他这话刚说完,一只翼魔就想飞上城墙。

    魔族们因为负能量的关系,脑子时不时会秀逗,只要气不顺了,总会做出些奇怪的事情来。

    如果是人类世界,即使再多的人,如果不是军队,也不敢强攻城门。

    这翼魔刚飞到一半,数道小手指差不多粗细的光线就射到了它的身上,而后他在短短两秒钟内的时间石化,跌落到地上,摔成碎片。

    发射出这些光线的,就是大眼珠子飘浮之眼了,这东西本体是一大眼珠子,而顶上还长着十几只小眼睛,这些小眼睛还能射出各种效果不同的光线,连大眼球子自己都不能控制。

    看来这次是出现了石化效果。

    死掉一只翼魔没有引起下方魔族们的恐慌,甚至连一点惊讶也没有。

    下方的声音越来越大,有一批魔族终于按捺不住,跑到城墙前,想去破门了,数量大概有两百多。

    “射击!”

    贝塔很淡定地指了指下方。

    半秒后,一波箭雨落下。

    惨叫声不绝于耳。

    然后这群魔族抛下几十具尸体,怆惶后退。

    也是这时候,玛莎带着征募来的一些懂得施法的魔族,开时临时加厚城墙。

    看到这一幕,下方的魔族更惊恐了,也再次哀嚎起来。

    但贝塔不为所动。

    几千人如果就这么放进来,根本无法在短时间内安置好,万一真混有不怀好意的人在里面,引起暴动,整座城市都会受到巨大的损失。

    ()
一千一百二十九 等到失望为止
贵族纹章全文阅读作者:翔炎加入书架
    石灰城至少应该有十万以上的魔族,而随着时间的的流逝,聚到城墙外面的魔族已经有五千之内。

    而且现在时间已经过去了近二十个小时。往这边来的石灰城魔族越来越少。

    贝塔估计就是五千人左右了。

    毕竟龙巫妖和死灵骑士互殴,会弄死至少三分之定的魔族,然后逃走的魔族,在路途中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可能又得死掉四分之一,或者三分之一。

    然后未必所有的逃难魔族都会往这个方向来,毕竟还有其它三个方向。

    五千个魔族,在城外待了二十多个小时,估计食物也快消耗光了。

    因为贝塔已经看到两三次抢夺食物,而引发的小骚乱了。

    如果是人类出现这种情况,贝塔肯定会想办法救。

    但魔族……还是算了吧。

    权当看戏好了。一堆的混乱邪恶在下面晃荡,贝塔没有主动出手,已经是很克制了的。

    毕竟愿意待在石灰城中的魔族,大多数都是混乱邪恶的,而愿意待在尔布城的,大多数是中立邪恶,或者守序邪恶。

    “给我个出手的机会啊,一定要闹起来啊。”贝塔小声地嘀咕着:“否则怎么能杀你们。”

    他没有刻意压低自己的声音,因此附近很多魔族士兵都听到了。

    但没有人奇怪。

    黑武士的阵营大多数都是守序邪恶,他们不会随便对其它人出手,但这并不代表着他们的心中没有杀意,没有恶意。

    如果你招惹了他,那么他会很高兴的。

    李林治安官这想法很正常,非常正常,很符合他黑武士的人设。

    当下这些士兵就幸灾乐祸地看着下方的魔族们,看着他们渐渐变得烦躁,期待着他们变成李林治安官的猎物。

    这是迟早的事情。

    时间一点点过去,城墙被加厚了许多。那些征募过来的魔族,拿着几枚铜币,美滋滋地走了。

    而城墙外边的五千多魔族,已经到了最烦躁的时候。

    没有地方落脚,没有食物吃。

    城市被毁,他们本来就没有抢到什么东西出来。

    终于,又有数百魔族忍不住烦躁,开始冲击城门。

    但这次不需要贝塔再下令,守在城墙上的士兵们直接就对着城门附近射出了数波箭雨,而后又是扔下百来具尸体逃离的魔族。

    那些会飞行的魔族看到这一幕,都不太敢动弹了。

    在魔界,即使魅魔这种生物,飞行高度也不会超过三十五米。

    而翼魔的飞行高度,也不会超过五十米。

    这似乎是魔界的一种特殊规则。

    而在主位面,魅魔和翼魔的飞行高度可能超过两倍以上。

    当然,实力越强飞得越高这是肯定了的。大约得到传奇之后,飞行生物才能无视城墙上弓箭手的有效攻击距离。

    而在这之前,他们即使能飞行,也不随硬闯有着弓手防守的城墙。

    贝塔在等,等下方的魔族来攻城,或者等他们自己崩溃,没有食物,他们坚持不了多久,就会互相厮杀,而后散去。

    没多会,安琪拉再次出现在城墙上。她向贝塔问道:“情况怎么样?”

    “人越来越多。”贝塔顿了下,说道:“可能龙巫妖已经完全落败,况且石灰城已经毁掉了。”

    安琪拉有些不敢相信:“这不太可能吧。”

    “只是我的推测而已,女王你不信也是可以的。”

    安琪拉皱皱眉头:“你现在似乎心情很不爽?”

    “有点。”贝塔承认了。

    “为什么?”

    贝塔没有回答,难道不成他得说自己因为天生的立场关系,很想对下边的混乱魔族动手吗?

    “我听说黑武士在战争前夕都很暴躁,你得自己忍耐一下。”

    贝塔耸耸肩,没有说话。

    “如果实在不行,你可以随意找个我的族人解决一下生理问题。”安琪拉淡淡地说道:“我想会有很多姐妹愿意和你快活一下的。”

    贝塔有些奇怪:“不是不对我出手吗?”

    安琪拉点点头:“确实不会主动对你出手,但你来找我们的话,我们也不会拒绝,大致上就是这么一回事。”

    “还是算了。”贝塔叹了口气。

    安琪拉看着她,细长的眼睛带着些疑惑:“你是不想背叛自己的魅魔,还是觉得……我们这些魅魔脏?”

    “只是暂时没有兴趣罢了。”贝塔答道。

    “说谎。”安琪拉看着他:“所有的魅魔都能看穿一个雄性的欲-望,你身上的个欲-望已经浓重到快要爆发出来的地步。为什么不解决一下,就算黑武士自律强,这也太夸张了。”

    贝塔有些无奈,龙脉血统就是这个不好。

    身体和灵魂暂时没有办法在这方面协调。

    事实上,贝塔完全可以忍得住,他的意志力属性很高,只是身体一直在发出这方面的信息罢了。

    贝塔淡淡说道:“放心吧,我不会因为这些事情而影响到自己的工作的。”

    安琪拉静静地看了一会贝塔,随后她无所谓地笑道:“随你。”

    两人说话间,城墙下方出现了骚动,从情况看,似乎是因为抢夺食物,造成了至少上百魔族的互殴。

    看了一会,安琪拉说道:“我们魔族的劣根性实在是太强了,破坏力也太强了。为什么我们不能像人类那样,拥有秩序和忍耐?”

    “人类在缺少食物的情况下,也会如此。”贝塔摇摇头说道:“我也是人类,很明白。”

    “但不会这么快。”安琪拉哼了声:“这才过一天。”

    确实……安琪拉说到点子上了。

    同样是面临绝境,如果说人类会在四到五天内崩溃的话,那么魔族会在半天,或者一天内就完全失去制约自己的理性。

    贝塔一直在等魔族大规模攻城,这样子他就有出手的理由了,也能为数年后的人魔大战,起到削弱一些魔族人数的作用。

    虽然少,但能少点就少点。

    只是没有想到,他在城墙上又待了四个多小时,魔族都没有攻城。

    抢夺食物的骚动在扩大,最后波及城墙下所有的魔族。

    贝塔和一众士兵,就在墙头上看着他们杀得血流成河,最后只一千多魔族鸟走兽散。

    “让火焰小鬼们去清理尸体,告诉他们,那些尸体随便他们处理。”贝塔呵了声,对着旁边的玛莎说道:“当场吃掉也好,生腌也好,尽量在两天内解决,不能让大规模的腐烂出现。”()
一千一百三十 我得有点牌面才行
贵族纹章全文阅读作者:翔炎加入书架
    这些魔族一盘散沙,不堪造就。都还没有外敌进行真正的攻击,光是饿了一天的肚子,就自我崩溃,按理说,他们不是人类的对手。

    可贝塔很清楚,这只是他们缺乏领导才会有的现象,一旦有个强大的魔族领导他们,这些魔族,就会爆发出可怕的力量。

    悍不畏死,只为破坏而战斗。

    人类最讨厌的就是这样的魔族生物,连进行利益交换都做不到。

    而且不算上火焰小鬼的话,魔族平均战力远胜人类。人类最大的优势,可能就是装备好些。贝塔待在这里也有三个多月了,经过这么长的一段时间,他也看出来了,魔族的制作工艺技术极差。

    他们连最基本的熔铸技术都做不好。

    这也是为什么人类的铜币在这里会比其它种族铜币更值钱的原因。因为不但纯度更高,而且还更精美。

    说到这里,贝塔就觉得好笑。人类钱币的纹刻技艺和精灵比起来差得远,但在魔界却成了技艺的象征。

    魔界长年混乱,想要发展这些东西很难很难。

    魔界虽然贫瘠,但也很大,因此可以养育很多很多的魔族。

    而为了争夺更多的生存资源,魔族们会经常拼杀,这又使得他们的战斗力很强。所以魔界的人口到一定数量,必定会向外扩张,要么征服,要么消耗自身的人口。

    在城墙上看了会火焰小鬼们兴高彩烈地清理尸体,他怕这么多小野生小鬼从隐蔽处出来,会受到其它种族的迫害,所以在这待着。

    但看了会后,他发现,似乎没有人再来找小鬼们的麻烦。

    顶多就用歧视的眼光看看他们。

    看来最近的治安工作还是颇有成效的。

    贝塔下了城墙,然后来到宫殿,魅魔女王安琪拉依旧坐在那里。

    看到贝塔进来,她挑挑粗长的眉毛,问道:“还有什么事情吗?”

    “现在治安转好了,以后我们来我们这里定居的人会变多。”贝塔问道:“女王你做好拥有大量粮食的准备了吗?”

    安琪拉抚额:“啊,为什么我突然间,感觉到越来越麻烦了呢?”

    贝塔耸耸肩说道:“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作为城主,你必须得考虑到这些东西。”

    “我没有钱了啊。”安琪拉使劲挠头:“你不知道,我现在只有一百多金币,准备来上交……咦,龙巫妖和黑骑士打了起来,我似乎不用交税了吧。”

    “不行,我得去侦察一下,看看龙巫妖死了没有。”

    说着安琪拉就扇动自己的翅膀飞了起来,急冲冲往外走。

    就在她准备从贝塔身边飞过的时候,贝塔伸手一抓,抓住她的尾巴,将她从半空中拽下来。

    “呀,你干什么。”安琪拉跌坐在地上,脸色有些发红:“尾巴可是我们魅摩的敏感点,不能乱碰的。你既然和我们魅魔有过接触,应该知道才对。”

    贝塔无辜地摊摊手,他和城主夫人在梦魇空间的时候,就是一个字‘干’,什么前奏啊,调情之类的玩意都没有,整那么多花里胡哨的东西有什么用!

    “好吧,我原谅你了。”安琪拉站起来,拍拍自己的屁股,问道:“你突然拽住我做什么?要不是我足够信任你,刚才我就反击了。”

    “你一个人过去,很危险。”

    安琪拉有些惊讶:“你这是在担心我?”

    贝塔轻叹了声:“你实力不是很强,万一龙巫妖没死,那肯定也是受伤的暴怒状态,你一个魅魔跟过去,不被他当成‘血肉’吃掉补充自己的身体才怪了。”

    安琪拉古怪地看着他:“所以你这确实是在担心我?”

    为什么女性的关注点都这么奇怪!这时候不应该考虑如何去侦察的事情吗?

    “我去吧。”贝塔无奈地说道。

    但安琪拉却是抱着胸口使劲往后退,细长的眼睛中满是警戒:“你想干什么?对我这么好,想和我**?我告诉你,作为女王我得有牌面才行,人类的女王是不会随便和男性**的,你是人类,应该明白这点。我也一样。”

    这魅魔女王,在人类世界待得久了,连脑袋都有点不正常了?

    贝塔懒得理她,转身就走。

    等贝塔离开后,安琪拉松了口气,她撸撸尾巴,刚才被贝塔抓住的地方有些酸酸的,相当不舒服。

    玛莎从旁边的黑暗中串出来:“女王,这李林确实不错啊,我感觉能配得上你。你有多久没有和雄性**过了,再这么下去,实力都会退步的好不好。”

    “他有主权了的。”安琪拉哼了声:“我们族里的规矩,你忘了?”

    玛莎耸耸肩,有些失落。

    安琪拉看了她一会,突然明白过来了:“哦,原来是你这小东西想和他**,但又不敢破坏了我们的规矩,所以想让我打头阵,这样子你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去勾引他了。”

    虽然被人叫破了心思,但玛莎一点都不难为情:“女王也应该清楚,多少姐妹想和李林**,不光是我一个人的问题,要怪就怪李林太出众好不好。”

    “那更不行了。”安琪拉呵呵说道:“要是由我开了口子,你们个个都去找他,就算他很厉害,也会被你们榨成人干的。那样子,以后再去哪里找到如此出众的治安官。”

    玛莎哀怨地叹了口气:“真是可惜啊。”

    贝塔出了城后,利用腾云术赶到石灰城附近,远远地,就嗅到了一股血腥味。魔族的血液大多是绿色的,味道和人类的血液不太相同,也有的根本没有血液,但死亡的味道如此相似,以至于贝塔这个人类都能感觉得到。

    石灰城的城墙已经变得破破烂烂,一眼就能看得出来,是被魔法轰击成这样的。而城门附近也有很多魔族的尸体,一大群的火焰小鬼正在这些尸体上大快朵颐。

    这些火焰小鬼不是尔布城的。

    他们看到贝塔过来,立刻躲得远远的。

    贝塔对他们没有兴趣,这些中立邪恶的火焰小鬼们,本质上只是一群苦苦求生的可怜虫罢了。

    因为它们要求生,实力又弱,不择手段,这才变得邪恶。

    某种程度上,和狗头人有些相似。

    城门已经几乎已经被打碎,崩塌的女墙侧倾在地上。

    贝塔进到石灰城中,看到的是一间间倒塌的房屋,以及……大量的尸体。

    依然有大量的火焰小鬼在尸体上啃食。

    时不时响起的咀嚼声,让人听着心情极度不舒服。

    贝塔没有再感觉到龙巫妖的魔力,他走到一片焦土前,这里原本是座魔法塔,但在这里发现了七具死灵骑士的尸体,以及龙巫妖的骨架,还有大量的白骨……这里还有很强的强者气息残留,火焰小鬼们暂时还不敢靠近过来。

    根据毁灭的石灰城情况,再根据自己的经验,还原了一下当时战斗的情况。

    发生战斗后,龙巫妖应该飞天使用了各种魔法轰炸下方,不顾市民的死活。

    而死灵骑士的的魔抗很高,他们在下方强制召唤了大量的不死生物作为炮灰,其中应该有很多骷髅弓手,用来限制巫妖的飞行方向和高低,以及打乱巫妖的施法节奏。

    贝塔拿起一张骨弓,看了看,又扔掉。

    为了轰炸掉这些不死骷髅,龙巫妖浪费了很多的魔力,飞行高度降低,最后被死灵骑士的黑暗束缚技能拉下来。

    应该是那只大师级的死灵骑士的手法。

    落到地上的龙巫妖被死灵大军缠住,而后被死灵骑士一波冲锋直接踩碎。

    当然,他临死反击也干掉了七只死灵骑士。

    贝塔来到龙巫妖破碎的骨架前,发现这只巫妖的头骨中居然还有灵魂残留。

    “人类……居然是人类,把你的身体给我。”

    阴冷恶毒的咆哮在贝塔的脑海中直接响起。

    贝塔想都不想,直接一发小火球打在这个明显已经半龙化的头骨上。

    剧烈的爆炸将整个头骨炸成碎片。

    贝塔在碎片中捡出一枚淡灰色的晶核。

    而后他又翻查了一下七具死灵骑士的骨架,从里面都找出一枚枚或大或小的灰色晶核。

    对贝塔来说,这些玩意就是一种暗能量的魔法材料,但对其它魔界生物来说,却是大补之物。

    贝塔在这附近搜索了一圈,只找到少量的魔法材料,而且还是不太值钱的那种,他本以为作为城主的龙巫妖,应该有大量的财富才对,没有想到……

    穷鬼。

    贝塔啧了声,回到尔布城宫殿。

    “龙巫妖死掉了,但不知道他还有没有命匣用以复活。但就算有,也得二三十年才能回复到之前的实力。死灵骑士死掉了七具,其它不知所踪,所以女王你不用担心了。”

    安琪拉听完后,哈哈大笑,笑得两团果冻弹来弹去:“以后都不用交税,我发达了。”

    “一百枚金币,交给我使用吧。”贝塔说道:“我会想办法给尔布城升级一下技术工艺,全靠魅魔们卖身换钱,不太好。”

    安琪拉脸色一愣,然后怒道:“你这家伙,我这才高兴不到十秒钟……”

    贝塔将八枚晶核扔向安琪拉:“我还找到了这些东西,你拿去分掉吧。”

    安琪拉手忙脚乱地全接住,看着质地极其良好的几枚晶核,她沉默了一会,问道:“为什么你自己不留下来?”()
一千一百三十一 你脸真大
贵族纹章全文阅读作者:翔炎加入书架
    贝塔又不是什么黑暗生物,要这种负能量结晶干什么,就算是用来作魔法材料,用途也是很少的。

    “我觉得你身为城主,实力有些偏弱了,加强一下比较好。”贝塔半真半假地说道:“这些东西对我的作用很小了,倒不如给你们用。”

    安琪拉一直看着贝塔,似乎是想分辨他话里的真假,而贝塔很淡定地和她对视。

    最先忍受不了,移开视线的反而是安琪拉。

    “行了,我知道了。”安琪拉没好气地挥挥手:“我会让玛莎把一百金币给你拿过去的。”

    从宫殿中出来,贝塔回到自己的房间中休息。

    几十个小时没有睡,他也有些累了。

    习惯性地在房门口那里设置了一个警戒用,无害的小魔法陷阱后,贝塔进入到豪宅术空间中。

    睡了三个小时后,贝塔精神满满地再次出现,刚好玛莎也带着一百金币过来找他。

    一个很有古朴感觉,形状很粗糙的石箱子。

    魔界大多数都是发光蕨类植物,没有什么树,因此这里容器,大多数是用石头制成的。

    “钱在这里了。一百枚,你点一下。”玛莎看着贝塔,有些偏长的脸庞上带着许些不可置信:“你居然把那么值钱的东西给了女王,难道你真的想和女王**?”

    贝塔无奈地叹了口气,为什么魅魔总是想到这些问题。但随即想想,却也觉得很正常。

    **是魅魔的天性,也是她们在魔界赖以生存的技能。

    她们得到了利益,下意识便会认为,对方想**,合情合理。

    贝塔摆摆手,不想解释什么,而是说道:“麻烦你能把城里的铁匠集合起来吗?”

    玛莎点点头。

    大约一个小时后,贝塔坐在一间有些狭窄的石头房子里,这是他的‘办公室’。

    对面坐着十几个魔族,和一般的魔族相比,他们身上的邪恶气息要少上许多。

    这些都是守序邪恶阵营的魔族,大多数是夺心魔。

    虽然夺心魔的‘变脸术’在人类世界算是很麻烦的东西,但在魔界却不是那么实用。

    因为很多魔族是靠气味,以及魔力波动来认人的,而不是单纯靠容貌。

    因此很多夺心魔就将自己的精力放在琢磨技艺上。

    夺心魔的智力在魔界中算挺高的,因此他们在技艺方面能有所成就。但也仅限于此了。

    如果说战斗技能可以在战斗中提升,那么生活方面的技艺必须得在和平,或者相对安定的环境中才能提升。

    虽然说战争才是各种武器升级的催化剂,但至少得保证技艺者短暂的安定生活吧,再聪明的人,学习这方面的知识,也得有个时间过程。

    可魔界就是乱到连这点时间都没有。

    很多东西都是自己在偶尔安定几天的时间里瞎琢磨,而且这琢磨出来的东西,极大可能就会在几天,或者几年后因为动乱而消失。

    人死掉了!

    什么都没有了。

    根本连个像样的传承都没有。

    看着这一群铁匠,贝塔将自己早准备的一叠纸拿出来,说道:“这是我在人类世界时,记下来的,一些基本的锻造技巧,以及熔炉建造和使用心得。不是很全面,但我想应该比你们自己乱弄出来的东西好得多。”

    听到这话,工匠们都是眼睛发亮。

    人类虽然在魔族眼里都是弱鸡,但他们却不得不承认,人类的工艺技术,远远超过他们。

    对于贝塔的话,他们非常相信,一来贝塔是人类,这加强了他的信服力,二来身为强者,身为治安官,他也没有必要骗自己这些低贱的工匠。

    “东西我可以交给你们,内容不得外露,而且从此之后,你们都必须一辈子依附在魅魔族之下,不得为其它种族,或者城主工作。如果同意的话,可以留下来,如果不同意的话,你们就和以前一样生活,明白了吗?”

    玛莎惊讶地看着贝塔。

    一群工匠的表情有些犹豫。

    能拿到人类的铸造技巧,那么以后他们的技术必定会长进很多,那时候他们何必再待在这个魅魔的小城中,去大统领,大魔鬼的城市中,岂不是更受优待,有更多的利益?

    当下就有个夺心魔工匠说道:“李林治安官,我们能不能出钱买下这些技术?”

    贝塔好笑地看着他反问:“你觉得我像是缺钱的人吗?况且卖给你们这些穷鬼,为什么我不卖给大领主之类的?钱多得多,你真当我傻?”

    一群工匠无话可说。

    最后有个夺心魔工匠站起来,走了。

    随后一个个离开,只有四个铁匠留了下来。

    玛莎的表情有些难看,贝塔甚至能感觉得到她身上淡淡的杀意。

    “暂时不需要对他们做什么。”贝塔缓缓地说道:“如果他们乖乖地待在城中,和往常一样的话,就算了。如果他们在几天内时间离开……能杀的就杀了吧。”

    玛莎点点头。

    贝塔给出一些人类的基本锻造技术,本意只是给尔布城提供一些技术支持。他并不想这些技术扩散到整个魔界。因为这样子一来,几年后魔界拥有了更好质量的兵器和盔甲,势必对人类世界造成更大的危害。

    为什么给尔布城?

    贝塔这几个月的生活发现,其实魅魔很亲近人类的。

    即使是一些堕落人族,她们对其都很友好。自古以来,召唤师召唤到的魅魔极多,从来没有出现过魅魔大杀四方,或者为祸一方的事情。

    一个本能亲近人类的种族,贝塔觉得可以拉拢一下。

    真到了人魔大战,说不定能策反,即使策反不了,也可以让她们保持中立。

    如果真万一策反了,那真就赚得大了。

    魅魔除了爱**之外,没有太大的缺点。而贵族们的私生活,和魅魔不相上下,没有什么区别。

    能忍受得了贵族,就能忍受得了魅魔。

    鉴于这样的原因,贝塔觉得可以对魅魔进行一定的人情投资。

    而现在,只是一个初步的尝试。

    留下来的四名铁匠自然被重重‘保护’了起来,以后他们的生活,他们的需求,都会由魅魔族来满足和控制。

    一百枚金币用来给他们购买材料,器具等等。

    当然,因为魔界资源匮乏,采购的魅魔需要到更远的地方,才有可能找到他们想要的东西。这需要时间。

    之后几天,大多数离开的铁匠很安份守己,当然,也有几个人的尸体在城外出现,随后被火焰小鬼们当成了美食吃掉。

    安琪拉知道这件事情后,哼了声:“意料之中,我们魔界的人,有几个看重信誉的。倒是李林这做法,让我们欠他好大一个人情。”

    玛莎无所谓的说道:“那就继续欠着喽,反正都是自己人。”

    安琪拉摇摇头:“你不明白的。人类的人情很重要的。”

    “不就是去过一次人类世界吗?摆什么谱啊。”玛莎做了个鬼脸:“总有一天,我也会到人类世界去的,然后‘吃’很多男人,让他们都成为我的裙下之臣。”

    安琪拉淡淡地说道:“我们魅魔只穿高叉紧身衣,不穿裙子的。”

    玛莎气得无话可说,哼了声转身就走。

    “啧,一个个都这么嚣张,我可是女王啊。”

    话是这么说,但安琪拉其实一点生气的意思都没有。

    而在人类世界,索菲娅带着女儿芭芭拉利用大型传送阵,瞬间到达了渥金城。

    虽然霍莱汶主要城市都建造上了传送魔法阵,但三枚银币一次的价格,注定了这是一种达官贵人才能享用的旅行方式。

    普通平民咬咬牙,也能尝尝鲜,但对于他们来说,还是坐马车,或者从运河乘船更划算。

    现在霍莱汶的陆路水路都极为通畅,旅行的时间不仅大大缩短,而且无论水路还是陆路,都有财富神殿的守卫定时巡逻,很安全。

    已经很久没有听说过有路匪水霸抢劫的事情发生了。

    从传送阵出来,眼前便是熙熙攘攘的人群。

    不知道比无冬城繁华多少。

    而且这里的种族很多,只是短短两三分钟,芭芭拉就已经看到了精灵,猫人,狐人,狼人等……

    索菲娅带着芭芭拉来到城主府,报上名字后,得到雪莉的接见。

    漂亮得不行,又风情万种的雪莉相当高兴地拉着索菲娅的手,和她聊了一小会后,便问道:“这次你们是来旅游的?”

    “是有事情想麻烦你们,不过不是我,是我的女儿。”

    雪莉看着芭芭拉,点点头说道:“好久不见了,芭芭拉女士。”

    出于对凯尔的尊重,雪莉对芭芭拉也是给足了面子。

    芭芭拉正喝着一杯蜜酒,精灵族送来的……相当美味,甜甜中带着许些酸味,让人回味无穷。

    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后,芭芭拉说道:“其实这事情对你们神教也有利。看在我丈夫和我的面子上,你们能不能主动与红色-魔法塔和谈,同时召回雷尔登的军队?”

    “什么!”雪莉觉得自己听错了,她不可思议地看着索菲娅。

    而索菲娅抱歉地说道:“我只是过来不让事情发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的。”

    雪莉看了一会芭芭拉,反问道:“这是凯尔的意思?”()
首页222223224225226227228229230231232233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翔炎所写的《贵族纹章》为转载作品,贵族纹章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贵族纹章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贵族纹章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贵族纹章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贵族纹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贵族纹章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