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网游竞技小说 > 贵族纹章最新章节 > 贵族纹章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一千零九十六 你想多了
贵族纹章全文阅读作者:翔炎加入书架
    诺娅不满地说道:“喂,你发火也别把我算进去啊,元老会的事情,根本没有通知我。    我只是带人过来和你见个面而已。”

    贝塔想了想,说道:“嗯,那加上,诺娅是例外。”

    “这还差不多。”

    诺娅极是满意,她不想离开这座城市。她似乎已经习惯了这里的生活,她甚至已经有半年没有变回过龙形态了。

    精灵形态多好,睡觉的时候怎么打滚都不会弄坏东西。

    诺娅站了起来,往门外走。

    维尔莉特潜意识感觉到事情可能大条了,可龙族高傲的自尊却让她说不出什么软话来。

    所以她的心情很微妙,内心明明很紧张,但外表上却依然是桀骜的表情:“别碰我,中断就中断,真以为我们金属龙很稀罕你们的外交关系?”

    扔下这么一句话,维尔莉特追上了诺娅。

    两条龙一言不发,回到房间后,诺娅首先爆发:“我昨天就告诉过你,元老会的措词,你不能完全一字不改地翻译过去。他们是人类,不是我们龙族的附庸种族。你看看你现在把事情弄得糟糕到什么程度了?你有没有脑子?”

    “我没有脑子?”维尔莉特气得血管都快要崩断,她爆跳如雷:“那也比你这种拍人类马屁的白痴女人要好!”

    “谁拍马屁了?”

    维尔莉特脸上布满了讽刺,干巴巴地哈哈大笑:“刚才是谁说‘别把我算在内啊’,那声音软得跟个狐族娼妓似的,那个人类男人是爬上了你的床,还是你的龙骑士,你有那么必要害怕他,讨好他吗?你这不是拍马屁是什么!”

    诺娅视线渐渐转冷,她看着维尔莉特:“你真的是个白痴。”

    再一次被叫白痴,维尔莉特气得差点想咬人。她伸出双手,抓着诺娅的衣领,把她扯到自己的身前来,恶狠狠地盯着她,怒道:“你不说个清楚,就算你是使节长,我也要和你打上一场,不死不休。”

    诺娅一巴掌甩开对方双手,几乎指着对方的鼻子骂道:“所以说我才是使节长,而你只是下属的原因。如果连我都离开了渥金城,那么以后金属龙和财富神教就是完全断交状态,关系复合的机会几乎没有,你懂不懂!”

    “我不懂,那也无所谓。”维尔莉特怒吼道:“我们金属龙,需要看一个人类小教的眼色行事?”

    诺娅突然间就冷静下来,她静静地看着维尔莉特,表情甚至有些悲哀:“雷吉夫说得对。我们龙族空有悠久的生命,但从来没有过真正的,长远的目光。”

    维尔莉特本来很是愤怒的,但她看着诺娅略显悲伤的模样,却觉得有些心虚。只是她依然强自辩道:“我们能活很长时间,我们可以看到很久以后的事情,这难道不是长远的目光?”

    “连渥金城都能制定五年计划,十年计划。而我们金属龙,空有数千年的寿命,可曾做过一次十年以上的计划?一次都没有。哦,一次睡上十年的觉倒是有可能。”

    维尔莉特看到诺娅这模样,听到这些话,本已冷静下的心情再次沸腾起来:“诺娅,你既然觉得人类这么好,以后你就把自己当人类啊,有本事别回我们龙族。”

    这话说得就有些过份了,旁边的五头雄龙急忙过来圆场。

    但诺娅没有介意,她只是指了指外边:“你们该走了。”

    天空中,茱迪扇动着一双漂亮的白色蝶翼空降下来,更上方的地方,盘旋着六十多头翼龙。招财猫们已经长弓握在手里,她们眼光灼灼地看着盯着维尔莉特等龙所在的屋子窗口。

    哼!维尔莉特准备了一下后,带着其它五头雄性巨龙离开了。

    而茱迪带着翼龙小队,全程跟随。因为这里是渥金圣城,没有得到贝塔的允许,这六头巨龙只能以精灵形态在地上步行,直至他们离开了渥金城的范围,才允许变回巨龙。

    因为走了一路,大概花了的四个小时才走出渥金城郊区,因此这些巨龙们都相当岔,他们变回巨龙后,有一头以极快的速度盘旋起来,想要用风压戏弄样翼龙小队。

    结果还没有等他靠近,六十把附魔长弓就指着他。

    死亡的恐惧顿时笼罩着这头巨龙,他连忙飞离射程范围。

    变成锈钢龙的维尔莉特冷冷地看了一眼茱迪,然后说道:“我们走。”

    翼龙小队原地盘旋,等巨龙完全消失苍穹的天际之后,她们才返转回渥金城。

    诺娅在房间内静静坐着,脸色如墨,好一会后才渐渐变得正常。

    没过多久,她的房门敲响,雪莉走了进来。

    诺娅最近和贝塔的几个女人都混得很熟,因为没有利益冲突,况且大家都是女性中的佼佼者,自然能谈得来。

    “贝塔不是针对你的。”雪莉坐在椅子上,有些歉意地说道:“你不要在意。”

    诺娅点头:“我知道。他生气是应该的,换作是我坐在他的位置上,说不定会更加愤怒。只是……维尔莉特毕竟是我的同族,这次贝塔厌恶了我们金属龙族,也不知道多久才能再次修复关系。”

    “有什么难的。”雪莉呵呵笑道:“把你自己送给他不就行了?”

    “不可能的。”诺娅摇摇头。

    “你觉得贝塔配不上你?”雪莉的表情有些古怪。

    诺娅轻笑一声:“怎么可能!是贝塔对我没有什么兴趣,我在渥金城待了这么久,在收敛龙威的情况下,其实也受过很多男人的追求,但贝塔从来没有对我有过类似的做法。”

    雪莉点点头,这点她也是清楚的。贝塔在渥金城,他的行动,都掌握在自己这几个女人的手中。去了哪里,上了谁的床,清清楚楚。

    贝塔别说对诺娅产生什么男女之间的心思,他甚至连和诺娅说话的数次都没有多少。反正是一幅对诺娅不感性趣的作派。

    诺娅有些奇怪地看着雪莉:“你似乎很喜欢给贝塔找女人,听说几天前你还把卡蒂推到了贝塔的床上?”

    “对。”雪莉点点头:“我是贝塔的剑鞘,但这职责我无法很好地履行,所以只有增长剑鞘的数量了。”

    剑鞘?什么意思?

    看着诺娅的表情,雪莉愣了下,有些奇怪:“你居然还是处子?”

    诺娅脸一下子就黑了:“我是处子很奇怪吗?”

    “龙性本淫啊。”

    “那是雄龙。以及其它的五彩雌龙。”诺娅没有好气地说道:“我们铂金雌龙没有那么夸张。”

    “原来是这样。”雪莉没有太在意这些事情,她将话题重新导回正题:“金属龙这次的外交措词确实不对,我对龙族也有些了解,你们性格高傲,看不起其它种族,贝塔也是个吃软不吃硬的性格,所以你最好有个心理准备!”

    诺娅脸色一揪:“你是说,开战的心理准备?”

    “也没有那么夸张,就是互相下绊子的关系吧,毕竟我们都是中立阵营的,就算再互相不喜欢,也很难真正打起来。”

    诺娅松了口气。

    “其实最为难的人应该是你。”雪莉有些怜惜地看着诺娅:“也不知道那位使节回去后,会如何编排你,你以后在金属龙中的名声,多半是不会好了。”

    诺娅表情暗了下,随后摇摇头:“无所谓,我只做自己认为对的事情。”

    从诺娅的房间出来,雪莉有些赞叹,这个以前还很任性的少女龙,现在已经开始有独当一面的气质了。索里拉娜和她比起来,素质有些差距,也不如她漂亮,唯一厉害的地方,就是索里拉娜的两团果冻要比诺娅大上不少。

    要是诺娅是贝塔的座骑龙该多好啊。

    等等……似乎也不能这么比较。贝塔喜欢大果冻,索里拉娜有大果冻,如果以贝塔的喜欢为优先的话,似乎确实是索里拉娜比诺娅更适合成为贝塔的座骑龙。

    雪莉若有所思……要不要让告诉女神,让她把果冻也‘修’得更大一些。

    回到城主府的门口,正好碰到安吉儿也从外边回来,两人打了个招呼,正想上楼,却听到后面传来一声熟悉的喊声:“雪莉女士,安吉儿女士,等等。”

    两人转身,就看到艾米丽娅左右手各提着一个罐子小跑过来。

    她的脸上有着淡淡的微笑,等跑到近前,她说道:“好巧哈,两位。”

    雪莉看到她,笑道:“又送蜂蜜过来了?真是麻烦你了,艾米丽娅女士。”

    安吉儿也向艾米丽娅点点头表示谢意。

    “既然碰到你们,那我也就不用上去了。老规矩,这是你们和教皇陛下的这个月的蜂蜜,拿好。”

    将两罐蜜交到雪莉手上,艾米丽娅挥挥手,就又离开了,来去匆匆。

    “每个月必定会送蜜过来,艾米丽娅这人真不错啊。真是好邻居。”雪莉发出些硬要。

    安吉儿看着艾米丽娅的背影,有些迟疑地说道:“我倒是觉得……她似乎对贝塔有点意思。”

    “嗯?”雪莉一愣,然后轻笑道:“艾米丽娅每次送蜂蜜来,都是交到我们手上,她似乎还没有和贝塔独处过,就算偶尔见面,时间也不会超过一分钟,交谈就一两句话。况且她还是别人的妻子,也有子女了,以精灵的忠贞程度来说,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你想太多了。”

    “是吗。”安吉儿也有些糊涂。
一千零九十七 贝塔的野心
贵族纹章全文阅读作者:翔炎加入书架
    安吉儿觉得自己和艾米丽娅有很多相似之处,所以她能隐隐约约地感觉到艾米丽娅的想法。只是她都不敢确定,毕竟这只是直觉,就凭直觉而污人清白,这不好。

    所以雪莉反驳了她之后,她就没有再说什么,只是自己认为,应该暗中注意一下。

    艾米丽娅的事情,在渥金城连小插曲都算不上。

    雪莉等人的事情多得不行,而且还得负责解决贝塔的生理问题。贝塔这人是牲口,晚上他去了谁的房间,第二天这人至少得休息半天。

    这还是她们都是职业者的情况下,如果是普通人,可能连地都下不了。

    而贝塔作为传奇职业者,又有云龙血脉打底,体力相当旺盛,白天处理政务,晚上处理自家的妹子,平均下来,一天的休息时间不会超过三小时,但依然精神奕奕。

    随后整个世界安静了半年,偶尔有五色龙袭击人类国度的新闻,但都没有再出现之前那种动则一城灭亡的情景。

    贝塔让人分发出去的对龙装备图纸,已经起到了很好的效果。

    每次三四条五色龙结伴去怼人类国度,总会掉下去一两条。而后死掉的巨龙,其尸体会被人类拿去当成各种装备的材料,甚至是施法材料。

    等过上一段时间再去,五色龙们就会发现,与他们对抗的人类强者中,时不时有人拿着什么龙骨剑,或者身穿龙鳞甲在和他们战斗。

    相当不舒服。然后五色龙袭击人类的事情也变少了些。

    在这种相当来说比较平和的大环境下,财富神教的发展,又进入了新的层次。

    现在整个霍莱汶,可以说已经成了财富神教的后花园。

    而霍莱汶也因此得到很大的发展,四通八达的道路,十字大运河。

    国王看完税务大臣递上来的报告,然后沉默了一会。

    这半年来收到的税收,是以往财富神教没有出现时,每年的四倍!

    换算下来,是八倍。

    年轻的国王,第一次觉得自己似乎很有钱。

    而对沙漠王国的战争,也因此有了更充足的军备支持。

    “那么,接下来就是拜火教的事情了。”国王将一封信放到某位年轻人面前:“带一百王室禁卫,去渥金城把娜蕾塔接回来,另外暗中把这封信交给贝塔教皇。”

    年轻人重重点头。

    他很清楚,接娜蕾塔这个国王情妇只是愰子,真正重要的事情,是把信给贝塔教皇。

    而贝塔拿到信的时候,已经是两天后的事情。

    因为传送阵的关系,现在霍莱汶的交通相当便捷,当然,大宗的商还是得走水路或者陆路的,如果用传送阵的话,价格实在太贵了。

    比如说粮食买卖,就是不可能走传送阵的。

    娜蕾塔相当开心地准备自己的行礼,她想念自己的国王,已经太久太久了。况且夜晚的时候,时不时能听到贝塔和女人们的恩爱时的声音,对她来说,也是种煎熬。

    艾玛却有些不舍……娜蕾塔和她年龄差不多,两人聊得相当不错,已经是很好的朋友了。

    她这一走,艾玛会感觉到一些寂寞。

    娜蕾塔拉着艾玛的手,微笑道:“没有关系,等我回到那边安定下来后,就常用传送阵过来看望你的。”

    艾玛点点头:“好。”

    当然,两人其实都清楚,娜蕾塔无论是国王的情人,或者成为王后,本质上都是只金丝雀,她没有自由这种选项。

    但娜蕾塔依然想回到王城。挥挥手,她离开了城主府,离开了渥金城。

    贝塔在书房中,将信封拆开,把信看完,然后闭上眼睛。

    国王的字写得很好看,但信的内容却让人看得心惊胆颤。

    信中写了数条情报,但综合起来就是一句话:拜火教和风暴神教暗中联盟了。

    看到这里,贝塔轻轻呵了声。

    这事虽然让人有些措手不及,但却在贝塔的意料之内。

    现在霍莱汶国几乎被财富神教占据了所有人的信仰,也只有姐妹神教水神教可以继续吸引到信仰。

    因为渥金神教和水神教之间,并不排斥对方的信仰。

    而且在教义中,都有提及对方教义核心的内容。

    算是我中有你,你中有我。

    而且除了圣城,其它各城市财富神殿不远处,必定会有一间水神教的神殿。

    两教的关系相当好。

    至于其它神教……都被排斥得差不多了。

    风暴神教在霍莱汶的势力范围,一退再退。

    他们再不做出些对策,再过几年,必定会被逼出霍莱汶国。

    所以现在他们的对策来了。

    两头丧家犬的联合。

    其实他们联合起来也没有什么,但贝塔很无语的是,风暴神教明面上还是财富神教的盟友呢,至少现在还是。

    ‘卖’了圣女换来的局面,没到两年就败成现在这样子,而且居然还和曾经的敌人拜火教联手,风暴神教这届的教皇不行啊。

    听着贝塔的感叹,雪莉笑道:“并不是所有的教皇,都像你这么厉害的。”

    那倒也是……贝塔这不是自恋,而是阐述一个事实。能把一个教派从无到有建立起来,这本身就是一种相当强的能力了。

    “我记得风暴神殿的圣城在霍莱汶的纳塔城?”贝塔想了想,说道:“先让人送一份外交书给风暴神的教皇,告诉他们,我半个月后,会带着翼龙小队和骑士团,对纳塔城进行为时五天的友好访问。”

    雪莉吓了一跳:“你这是要以身诱敌?我不同意。”

    “不是以身诱敌,而是去安抚他们。”贝塔淡淡地说道:“风暴神教无论怎么说,也是中立教派,是可以争取的对象,当然,现在这个教皇必须下台才行。一个跑去和拜火教这种半邪不邪教派联手的人,智商有点问题。”

    “你是想让风暴神殿也加入我们,成为我们的姐妹教派?”

    “嗯。”贝塔点头:“水神教的例子给了我灵感。前段时间我就在想了,这世界太多神了,各成体系,各自的信仰冲突,很浪费,不但容易造成资源上的浪费,而且很容易因为信仰而形成长久的冲突。”

    雪莉静静地听着。

    贝塔很清楚,他的话很快就会传达到渥金女神的耳朵里。

    “如果我们把神教都整合起来,各大信仰去其糟粕,娶其精华,信仰冲突的地方,想办法互相包容,实在不行就求同存异。然后众多的神明组成一个众神殿,这样子是不是会减少很多的冲突和麻烦?当然,众神殿的主神,必须得是我们英明美丽的渥金陛下才行。”

    雪莉睁开了眼睛,好一会,她揉揉自己的脑袋,苦笑的同时,还带着一种崇拜:“贝塔你可真敢想,要是让别的神明听到了,不把你挂在绞刑架上烧死才怪。”

    贝塔轻轻笑了下。

    雪莉突然很认真地说道:“但女神刚才让我告诉你,你放心去干,出了事情,她帮你担着。”

    “女神陛下威武。”贝塔相当服气地喊了声。

    自己只是把一个疯狂的想法说出来,疯狂的想法人人都有。但愿意支持一个疯狂的想法,这本身就比拥有想法的人,有更强的心性和行动力。

    “对了,说到姐妹神教,最近帕梅拉那边的进度如何了?”

    “还行,她已经拥有一小批信徒了。”雪莉点点头:“进度比预想中的要慢一些,不过没有出什么大问题。她的传教能力远远不如你,需要把她召回来,接受你的教导吗?”

    “让她自己来,这些事情做多些就有心得了的。”

    两人一边聊天,一边走到艾玛的房间前。

    贝塔轻轻敲响房门,穿着睡衣的艾玛打开门,看到贝塔立刻脸色一红。

    一般贝塔来她的房间,自然是没有什么‘好事情’。

    至于雪莉也在一旁……这并不奇怪。她们两人一起接受贝塔的‘鞭鞑’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彼此的配合都已经很娴熟。

    贝塔两人进到房中,不多会便响起古怪的声音,同时贝塔一边运动着身体,一边将自己要去风暴神教圣城的事情说了出来,同时问道:“你要不要一起去?”

    艾玛躺在床上,扭动着细细的腰肢,说话也不连贯:“你……决定,你……让我做……什么就做……什么!”

    “那就一起去。”贝塔加快了速度。在床上的时候也说点正事,这已经是渥金城教皇的一个习惯了。

    雪莉见贝塔说完话,立刻抱过来,献上热吻。

    半个月后,贝塔带着自己的仪仗队,茱迪以其翼龙小队,以及风暴神教前圣女艾玛,传送到了风暴神教的郊区外。

    风暴神教不允许传送阵建成圣城内,出于什么考量,众人都明白。

    刚从传送阵中出来,贝塔便看到魔法阵的前方,一条红地毯铺在道路上,而道路两旁站着两排穿着黄色为主华服的神殿卫兵。

    贝塔一出现,混在人群中的吟游诗人们就奏响了迎宾曲。

    而在道路的中间,有一个穿着白色齐‘X’小短裙的漂亮少女正等着他们。

    她的右手中,还有一股强大的风系魔力,这股魔力,无论是贝塔,还是艾玛,都很熟悉。是神器暴风眼的波动。

    艾玛看到这个少女,面露怀念之色。

    这身行头,以前可是她的专属。
一千零九十八 连小家都没有了
贵族纹章全文阅读作者:翔炎加入书架
    如果要问艾玛对圣女这称号有没有怀念,那自然是有的。 小 说    .

    毕竟这称号庇护了她近十年。风暴神殿也庇护了她近十年,使得她免受政治因素方面的烦扰,更别说成为圣女后,学会的知识和神术,可以说,风暴神殿对她有大恩大德。

    即使是因为某些原因,风暴神殿‘变相’把她卖给了贝塔,但她依然对风暴神殿怀有感激之情。

    只是看着眼前这‘新’圣女,打扮和自己之前几乎一模一样,甚至连发型都一样,她就有些感慨。

    而且这个圣女还是她的熟人……以前的手下。

    新旧两个圣女在互相对视,一个怀念,另一个视线中带着点挑战的意思。

    而传送阵中,很快就出现了六十多头翼龙冲天而起,随后便是贝塔的仪仗队,金光闪闪……毕竟渥金是财富女神,因此整个财富神教的基础色是黄金色,无论是服装,还是装备。有钱的人用这种色调,就是暴发户,有钱有实力的人用这种色调是土豪,如果有钱又实力,还有内涵的话……那就叫奢华了。

    现在财富神教建教时间不长,在大多数人的眼里都还是土豪,不过随着财富神教天天撒钱开山修路,以工代赈接济穷人,现在整个世界对财富神教的看法,正在从土豪向奢华慢慢过渡。

    贝塔估计再过上十几二十年,整个世界对财富神教的印象就能改观过来。

    看着头顶上开始盘旋的六十多头翼龙,迎接贝塔的风暴神殿队伍,出现了短暂的小骚乱。很多人的脸色就有些变了。

    事情还没有完,索里拉娜最后走出来,她不算很显眼,出现的时候,并没有太多的视线放在她的身上。

    但在下一刻,她转化成了一头身长近五十米的黄金龙。

    虽然她刻意收敛,但即使再淡的龙威,对普通人还是造成了很大的影响,况且那么一个庞然大物突然出在自己面前,只要心理正常的人,都会产生恐惧的心理。

    道路两旁的迎宾队伍立刻产生了骚扰,一大群人像是无头的蚂蚁一般四处乱窜,大约花了数分钟,才停下来,重新排成两列。

    只是他们的眼光中,都充满了恐惧。

    索里拉娜走到贝塔的身前,伏下身来,再将一对翅膀放下来,当成阶梯。

    贝塔拉着艾玛一步步走到索里拉娜的背上坐着,调儿十足,若是在游戏里这么装,不被玩家们喷出翔才怪,笑话他是个逗比。但在这个消息不灵通,信息传播极其迟滞的世界中,这做派,就是一种大人物才有的格调。

    其实贝塔不想这么来的,但架不住负责‘出场企划’的雪莉和艾玛的要求,特别是艾玛,对此非常坚定。

    看着认真的艾玛,贝塔同意了。

    其实只要细想下,便能了解艾玛‘回娘家’的心态,总要炫耀一下自己的丈夫有多好,自己嫁得有多好,这是大多数女人都会有的心态。

    明白了艾玛的想法,贝塔当然就应允下来了,毕竟艾玛把自己白白软软的小身子给他糟蹋,那么装装格调,给她涨点面子又有什么!

    而后索里拉娜起身,驮着贝塔和艾玛缓缓走在大道上。

    风暴神殿的圣女让到一旁,神情微妙,明明是不开心,却不得不装出微笑的表情出来。

    艾玛居高临下地看着对方,心中轻笑:赢了。

    金龙每走一步,地面就会颤抖一下,而在路两边的迎宾队伍人员,个个都是两腿发颤,个个抬头惊惶地看着高达十几米的巨兽从自己的面前走过。

    要不是理智告诉他们,这条金龙是客人,否则他们早就撒腿跑了。

    远处的城门墙体上,已经被清空。

    穿着青白两色丝绸华袍的风暴教皇,看着远处缓缓走过来的金龙,脸色有些阴郁:“他这是在示威啊。”

    他的旁边有几个大主教,其中一个说道:“教皇,贝塔这人一向不太理会外边的事情,他就任财富神教几年来,似乎只出使过一次精灵族,一次受霍莱汶国王邀请,这次突然来我们圣城访问,是不是有特殊原因?”

    风暴教皇还很年轻,当然,和贝塔比起来就显得老了。他正了正自己的教皇冠,说道:“他之前让人递交过来的外交文书,除了一些正常的礼节用语,就是一个‘友好访问’可以概括了。”

    其它大主教都皱起眉头。

    他们不觉得对方是带着友好的态度来的,光看这六十多头盘旋的翼龙,还有那头金龙,再加上那百来个看是仪仗队,但实质却是精锐神殿守卫的骑兵团。

    怎么看,这样的力量都可以正面进攻圣城了。而且传说中,贝塔教皇的实力也是相当强,似乎在没有成为教皇之前,有‘红袍神官’的称号。

    杀性很强。

    这样的教皇,跑到风暴神殿来,肯定没有好事情。

    这是风暴神教高层大多数人的看法,而现在看到这气势惊人出行排场,更说明了这一点。

    要是一般人被这么闹上门来,都会愤怒的。

    但风暴神殿高层,却有些心虚。

    他们知道自己的事情,估摸着,是不是和拜火教暗中结盟的事情,败露了。

    风暴教皇深吸了一口气:“不管怎么样,对方这行为太过于无礼,我们问心无愧明白了吗?”

    见教皇定下基调,其它大主教们都微微点头。

    他们等着黄金龙走过来。

    一开始,这些大主教们表情都还很轻松,但等黄金龙走到城墙前的时候,他们也感觉到了压力。

    毕竟几乎所有的大主教,都是靠信仰补贴升上去的,他们几乎没有什么像样的战斗经验,更不可能会出现面对巨龙这种极端恶劣的情况。

    但现在他们终于有机会面对了。

    索里拉娜背高十七米,如果把脖子向上升直,大约是二十一米的高度。

    而贝塔坐在龙背上,恰好比城墙高出大约两米左右。

    俯视着城墙上的人,贝塔将他们的神色尽收眼底,然后看着戴着天青色为主王冠的中年人,说道:“格斯教皇,初次见面,我是财富神教的贝塔-里昂。”

    “贵安,欢迎光临我们风暴圣城。”

    格斯教皇点点头,他再看看天空中逐渐逼近的翼龙小队,这时候许多风暴牧师升空,排成一个方阵挡在前方。

    翼龙小队没有强闯,而是在茱迪的带领下,缓慢爬高,继续盘旋。

    看完这一幕后,格斯才继续说道:“只是贝塔冕下这阵仗太过于夸张了,不像是客人?”

    “不像吗?”贝塔笑着反问。

    “倒是像个恶客。”

    “没有办法,为了自身的安全,我必须得做些准备。毕竟我的安危,也关系到很多人的安危。”

    这话软中带硬,格斯教皇听得心口振动了一下,但脸上却依然还是微笑的模样:“你就请放心,我们圣城能保证你一切的安全。”

    “真的吗?”贝塔的表情很是天真的样子。

    “当然是真的。”教皇微笑道:“所以你的巨龙,不能以这形态进城。虽然我们不怕巨龙,但普通人可能会被吓坏。”

    “如你所愿。”

    贝塔和艾玛两人都飘浮起来。

    索里拉索迅速转换成一个金发碧眼的精灵大美女。

    看到这一幕的很多风暴牧师,都十分羡慕。

    龙骑士本来就是身份的象征,如果座骑龙又是个大美人的话,那其中的情趣,更是让人如入天堂的。

    三人缓缓落到城墙上,茱蒂则带着翼龙小队暂且离开,到不远处的山头上去驻扎。

    依仗队也到了城门下,正在排队被接引进城。

    这时候,艾玛终于可以说话了,她看着格斯微笑道:“好久不见,格斯……冕下。”

    见到艾玛,格斯几乎不变的微笑终于有了些变化。他有些尴尬地回话道:“好久不见,艾玛女士。”

    也不怪他尴尬。

    在两年多前,他还是艾玛手下的主教之一,是艾玛暗中一手提拔他成了大主教,前任教皇身死后,也是艾玛撑住了摇摇欲坠的风暴神教,并且在神教临危之余,暗中将他送上了教皇之位。

    只是他一上位没多久,把权力整合之后,直接就把艾玛‘卖’给了财富神教。

    虽然艾玛确实也想被‘卖’给贝塔,但这并不代表着格斯就不是一个忘恩负义之人。

    见到以前的上司,恩人,而自己又恩将仇报过,那种感觉,相当难以形容。

    格斯很想一走了之,但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所以只能忍耐着这种尴尬。

    艾玛看着格斯的表情,心中微微叹了口气。然后她再看向其它大主教,被她盯着的人,一个个都挪开视线,没有一个人敢与她对视。

    最后还是风暴教皇打破沉默:“三位,请随我们来吧,接下来,会让你们宾至如归的。”

    “本来就是艾玛的家,有什么归不归的……”索里拉娜在一旁突然说道:“以前艾玛住的地方呢,就把我们安排在那里吧!”

    一群人尴尬沉默起来。

    “不会是连艾玛的住处,你们都给弄没有了吧。”

    气氛越发尴尬。

    艾玛脸上依然是甜甜的微笑,但心里却是有些酸涩。
一千零九十九 战争是政治谈判的骨
贵族纹章全文阅读作者:翔炎加入书架
    空气中带着一丝灼热,艾玛站在阳台上,看着不远处某幢青白色调的庄园小楼。 小 说    .

    “贝塔你知道吗?,那间小楼以前就是我住的地方。”艾玛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我从七岁的时候起,就住在那里了。一直住到十四岁,遇到你为止。”

    贝塔抚摸着她的脑袋瓜子,问道:“所以那里是你第二个家?”

    “是的。”艾玛靠在贝塔的身上,动了动自己的脑袋,让依靠的位置更加舒服些:“但我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这个家会被送给别人。”

    “那个家是风暴神殿送给你的吗?”

    “不,是我自己花钱买的……也不是我自己的啦,是母亲给的钱。”

    艾玛的表情显得很柔软,她一直都很柔软,这点贝塔可以拍着胸口保证,但看着她这模样,贝塔依然还是感觉到了一丝的心疼。

    “我们去把它拿回来吧。”贝塔拉起她的手,说道:“那是你花钱买下来的地方,怎么能让别人占了。”

    艾玛却摇摇头,说道:“不必了,我做圣女的时候,神殿发下来的金币足够我买下二十处那样的庄园。我只是在感叹而已。”

    贝塔本想说,既然是你买下来的,那就是私人财产,就应该宣示自己的主权。

    但他随后看到艾玛的表情由柔软,变成了一种释然,转念之间,他就明白了艾玛的想法。

    今天的所见所闻,让艾玛完全放下了风暴神教的那点执念。既然有这好处,贝塔就不再说要把庄园拿回来的话……用一处庄园,换一个完整的艾玛,很划算。

    现在的艾玛,依然是大师等级,但实力比圣女时期弱很多,原因就是因为信仰不纯。

    lv12,其中lv5是风暴牧师,lv7是财富信徒,用玩家的话来说,技能和天赋乱点,能形成有效的战斗力才奇怪了。

    老实说,贝塔也不觉得一处庄园有多重要,艾玛现在的小金库,可以买下百来处这样的小庄园,况且贝塔还帮她做了不少的魔法饰品,那些东西加起来,也是一份很夸张的财富。

    贝塔从来没有亏待过自己的女人,特别是在金钱上。

    和贝塔大多数时间,都是狂风骤雨的疯狂,这次难得温馨了一会,艾玛觉得心神上舒服许多,也有些疲倦,便回房睡觉去了。

    等她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精神气爽,连魔法容量都多了许多。

    仔细凝视一会,她发现,自己已经是完全的财富神徒了。

    “原来抛下包袱是这么舒服的事情。”醒来后的艾玛,已经完成了蜕化。

    现在她是表里如一的财富神教牧师了。

    贝塔没有说什么恭喜的俗套话,而是开心地揉了揉她的小脑袋瓜子。

    索里拉娜倒是恭喜了艾玛一番。

    其实之前艾玛在渥金城中的身份有点尴尬,她的地位很高,也是渥金城的核心人员,但只要是主教级别以上的人,都能感觉得她的‘不纯正性’,只是碍于贝塔的声望,明面上没有人说什么,况且艾玛的能力确实很强,工作上的事情做得很到位。

    但私底下的讨论肯定是有的。

    而现在,艾玛完成了转变,以后这样的讨论会完全消失。

    索里拉娜倒是恭喜了艾玛一番,作为朋友她也替艾玛高兴。

    很快就是傍晚了。

    一场盛大的欢迎宴会在圣城最大的宴会厅中举行,觥筹光错,穿着华服的人们戴着假面微笑,一派其乐融融。

    无论是风暴神殿的人,还是贝塔这方。

    宴会中最受注目的人就是艾玛,毕竟她是前圣女,而且现在被贝塔开发了的艾玛,有着幼女般的体形,却又有着诱人的风情,这样矛盾的气质很能吸引人,很多男性都尝试着向她搭话,但看着这种正式的场合下,搭话的男人们也表现地很是风度翩翩,只要艾玛稍微表现出一丝抗拒,他们就会离开。

    其实他们都明白,艾玛是贝塔的女人。

    但这并不妨碍他们‘试试’,万一成了呢?即使只有一夕之欢,他们也觉得很是不错,毕竟以后出去社交场合,也能吹嘘很长一段时间。

    另一个受注目的就是茱迪,将翼龙小队安置好后,她也来到了贝塔的身边。

    不说她的容貌,光是她那对闪动着星光的蝶翼,就能让那些没有什么见识的男人们惊讶不已。

    只是可惜茱迪很‘冷’,其它男人她理都不理,一直待在贝塔左右。

    这让很多宴会的男性宾客们失望不已。

    在宴会大概快要结束的时候,贝塔和风暴教皇格斯两人得到了一个独处判断的机会。

    小小的密室中,格斯看着贝塔,说道:“就在一个小时前,我们收到消息,你们财富神教突袭了我们一处神殿,你需要给我一个说法。”

    格斯的表情显得很愤怒。

    贝塔斯条慢理地说道:“哦,有这回事?”

    “我可以保证这件事情是真的。”格斯教皇重重地拍了下他面前的桌子:“所以,贝塔冕下,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

    “一个小时前我还在睡觉。”贝塔耸耸肩,说道:“我怎么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格斯却是不信,教皇在别的教派友好访问,但后方却有人直接对这个教派发动了袭击,如果不是教皇授意,那么就是有人想害死这个教皇。

    但以格斯对财富神教的理解,贝塔在财富神教中的地位相当超然,他对整个神教都有着绝对的控制力,这样的事情,几乎不可能发生。

    那么真相只有一个了。

    这是故意行为,也是一种示威的行为,他骑着黄金龙,带着翼龙骑士过来,再加上这件事情,这是在向整个风暴神教施压。

    即使已经跑到了风暴神教的地盘上,他居然还敢如此嚣张,是有恃无恐,还是单纯的自大?

    格斯一瞬间想到了很多的东西,当下脸色越发阴郁:“冕下,请不要左言右顾。”

    看着格斯有些气急败坏的神色,贝塔笑了一下,说道:“我们财富神殿一直追求和平,能双赢的话,我们绝对不会动用武力。除非……对方先攻击我们了。”

    “我们是盟友,怎么可能会无缘无故攻击你们。”格斯怒吼道,他发现,眼前这个贝塔,说话滑不溜丢,阴阳怪气的,讨厌得很。

    贝塔神色一正,说道:“是啊,我们是盟友,如果没有特殊的事情,怎么会无缘无故地攻击你们。”

    听着这话,格斯愣住了,而后他看到了贝塔似笑非笑的目光。

    对方知道了……格斯立刻明白了这点。

    他的神情立刻变得无喜无悲起来,平静地就像是一池井水。这是大多数政治家都喜欢的一招,如果情况对己方不利,那么什么表情都不做,反而更容易混淆对方的判断,至少不会让自己的表情透露更多的消息出去。

    “既然不清楚原因,那就请冕下调查一下吧。”格斯站了起来:“我有些醉酒,就暂且不聊了,希望阁下能享受今晚的美妙宴会。”

    格斯率先离开密室,贝塔随后也缓缓走出来。

    宴会已经到了尾声,很多蜡烛都已经燃完,此时会场显得很昏暗,已经有许多男女抱在一起。

    现在才是宴会真正的高-潮部分。

    艾玛瞬发了个结界,将茱迪,索里拉娜和自己笼罩在里面,这样子那些人就烦不到她们。

    贝塔一从密室出来,就有很多风暴女牧师围了上来,个个都长得不错,这是风暴神殿安排给贝塔的余兴节目。

    自己身边已经有三个大美女,贝塔自然拒绝了这些姿色只能算中上的女子。

    而后他带着三个女人离开了宴会场。

    等他们离开后,那些贵族男女更放得开了,余下的蜡烛被人为一根根熄灭,宴会场中几乎全暗下来,只有古怪的声音一片片地响起。

    到了第二天清晨,教皇格斯从会议室中出来,昨晚他临时召集了大主教们举行了一个密会,告诉他们,贝塔应该已经知道他们和拜火教结盟的消息。

    大主教们惊讶之后,便开始讨论如何应对,有人说拒不承认的,也有人说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在圣城里把贝塔暗杀掉算了。

    只是这话刚出来,就被其它人骂得体无完肤。

    一名传奇级别的教皇,还是龙骑士,谁能暗杀得了他?

    就算调动大部队围杀,对方发现不对劲,直接坐着飞龙就跑,谁能追得上?

    而事后对方的报复,肯定如海啸般恐怖。

    结果他们讨论了一个通宵,也没有得出个结果。

    现在风暴神殿缺少高端战力,处于下风,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底气,这也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揉着有些发涨的脑袋,格斯有些后悔坐上教皇这个位置了,压力大得要命。

    结果他正想休息,但立刻有人过来禀告:疑似财富神教卫兵的军事组织,从三个方向围了过来,每个方向都有两千人左右的军队。但他们就在纳塔城的外围驻扎,即没有继续前行,也没有后撤。

    听到这里,格斯愣了片刻后,直接一巴掌甩在侍卫的脸上,他红着一双眼睛怒骂:“一大早就听到这么讨厌的消息,真是该死。”
一千一百 教皇的责任
贵族纹章全文阅读作者:翔炎加入书架
    迁怒他人,是很好的减压方法,当然,也是判断一个人是否有内在素质的标准之一。

    一巴掌把侍卫打飞到墙上,而后者滚落到地上后,立刻又站了起来,也顾不及擦去嘴角的血痕,当场跪下,恐惧之极。

    他清楚,自己的生命掌握在眼前这个教皇的手里。

    这就是小人物,这就是没有力量的悲哀。如果站在教皇面前的是一个主教,即使教皇再生气,也不会断然如此。

    教皇大部分的怒气,随着这一巴掌消失,他看看侍卫,很厌烦地挥挥手,后者如获大赦,立刻转身离开。

    房间中再次安静下来,教皇坐在桌子前,看着美味的早餐,却再也没有吃下去的心思。

    贝塔想做什么,此时格斯大概也猜得到许些了。自从当上教皇以来,他就觉得没有发生过一件好事。上任的时候,神殿风雨飘摇,是他,以一己之力挽回了颓势,至于艾玛当时声望更高,贡献更大这事,被他选择性遗忘了。

    也是他,做了一个把圣女卖给财富神殿的妙举……不但巩固了自己的地位,避免神殿出现了‘双头’政治局面,也使神教得到了大量的资助,这才能在对拜火教的战斗中略微占据了上风。

    只是没有想到,狡猾的财富神教明着和他们是盟友关系,却趁着他们与拜火教开战的时候,不断地蚕蚀着他们的‘势力范围’。如果说原来风暴神殿在霍莱汶能有20%左右的人口信仰比例,那么现在已经只有10%左右了。

    这已经是跌进危险线的信仰率了,再这么下去,风暴女神的神国都会有被削弱的危险。

    所以他只能和拜火教结盟。

    拜火教没有进军霍莱汶的念头,但财富神教,却有在信仰上‘一统’霍莱汶的趋势。

    远交近攻……在生死危及关头,以及的敌人就不算是敌人了,而且盟友。

    介于这种理念和想法,他和拜火教结盟了。

    这有错吗?完全没有,一点都没有。

    但问题在于,对方知道了。

    怎么知道的?

    是谁把消息透露给他们?

    有内奸?

    不可能!自己检测过,知道结盟这事的人,都是对女神十分忠诚的正信者,有几个是狂信徒,他们不可能背叛。

    那到底是怎么回事?

    格斯百思不得其解,在他看来,自己做得很隐蔽才对。

    特地化妆后去和拜火教的教皇单独见面,私底签订了契约,而且为了不让世人发现,他们还特地一起做戏。

    不应该啊。

    若是贝塔能听到他的内心活动,肯定会笑得大牙。

    任何阴谋都有迹可寻,格斯虽然也是小贵族出身,但若论到阴谋诡计,他怎么可能是大贵族们的对手,这些大贵族世家为了保证自己的地位,对于政治局面,还有阴谋诡计的都有十足的嗅觉。格斯成为教皇不足三年,他的大局观,能力都还不能算达标,因此,他的举动,虽然说得很隐秘,可依然有着细微的痕迹。

    作为国家的主人,国王拥有很广的情报网。

    况且霍莱汶年轻的国王,对拜火教有着刻骨铭心的恨。

    国王从拜火教一些微微异样的行动中,发现了不对劲。

    再追查下去,便发现了很多东西。

    作为国王,他很清楚,一个强大的财富神教是不符合统治者的要求,但与世无争的财富神教至少要比拜火教,以及墙头草般的风暴神教强出太多太多。

    换作其它两个教派有现在财富神教的声望和能力,说不定连王室都会被灭掉。

    但财富神教依然不干预国家政治,甚至还把这规定写进了教义之中。

    有句话叫做‘全靠同行’衬托,大致上就是这么一回事。

    而财富神教虽然情报能力不如王室,那是因为他们将重心放在建设方面的关系,但这并不代表着渥金神教永远不会发现这两教联合,与其等财富神教自己发现,倒不如提前告诉他们,也好卖个人情。

    这就是现在霍莱汶国王的想法。

    格斯思来想去,也无法确定到底是谁泄露了机密,但现在贝塔已经来了,带来了黄金龙,带来了翼龙骑士,以及三方大军的包围。

    风暴神殿必须做出决断了。

    紧急会议再一次召开,格斯几乎是黑着脸在会议室中把刚听到的消息说了出来。

    众大主教听完后,个个是义愤填膺,有的甚至直接喊出了:“我们直接和贝塔拼了吧,也太欺人太甚了。”

    但立刻就有人泼冷水:“我还是昨天那句话,怎么拼,对方传奇级别,还是龙骑士,城外的山头上还驻扎着六十多头翼龙。我们一旦动手,整个城市的人加起来,都堵不住对方。”

    “那怎么办,就任由对方如果对耍我们吗?”

    “弱就是罪,对方就敢这么戏耍我们,而我们还得在这里开会争吵。”

    “你很强,那你上啊。”

    “我什么时候说我厉害了,我们都弱……”

    “现在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你说该怎么办?”

    “我又不是教皇,教皇说了算!“

    十几个大主教,吵得面红耳赤,会议室中吵闹地像是菜市场,还伴随着重重拍桌子的声音。

    格斯越听越烦,他是来听取意见的,不是来听这些人争吵的。

    将魔力附在手上,他一巴掌把身前的桌子打碎。

    木头碎末和烟尘四飞,房间中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

    “现在,大家必须得讨论出一个合适的方案,否则我们神教就危险了。”格斯眼睛赤红地看着其它人:“谁都逃不掉,如果没有得出结果,谁都不能走出这个房间。”

    大主教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有人说话。

    格斯继续吼道:“神殿危急关头,不是让你们来吵架的,而是让你们来想办法的。你们平时不是自诩机智过人吗?现在没有人能拿得出一个方案?”

    会议室中继续沉默。

    格斯露出失望的表情。

    这时候,突然有个老主教说话了:“越是重要关头,就越是考验教皇的决策能力。我们的意见都只是旁枝末节,你的决定才是最重要的。”

    格斯看向这个老主教,他的名字叫菲力普,曾经是与他竞争教皇的实力派。最关键的一票在艾玛手中,当时艾玛觉得菲力普太阴戾,不适合成为一名教皇,结果就投了格斯一票。

    现在菲力普跳出来,格斯有种不太对劲的感觉。

    “也就是说,教中的一切,现在都由我说了算?”

    菲力普点点头:“当然,你的决断,决定了我们神教的未来,所以请你慎重考虑!”

    “也就是说,你们根本没有承担责任的心思?”

    “教皇你误会我们了。”菲力普淡淡地说道:“教皇你决定战争,我们就做好送死的准备,如果你决定投降,我们就做好献出金币购买活路的准备。”

    格斯死死地盯着菲力普。

    对方的话,就是将他放在火上烤。

    教皇做下决定,那么无论是赢是输,责任都在教皇的身上,他们不用承担任何因果。

    输了,把教皇往敌人那边一扔,他们有很大机率活下来。

    赢了……又怎么样,教皇就已经是最高的位置了,还能往上升飞天不成?

    “如果我想战争,让菲力普家族打头阵呢?”格斯阴恻恻地问道。

    “如你所愿。”菲力普淡淡地回答,同时闭上了眼睛。

    格斯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他发现,在场其它大主教的气氛有些不对了。

    距离风暴大圣城五百米左右的小庄园中,贝塔正在和艾玛等人吃着早餐。

    风暴神教虽然现在被逼得紧张兮兮的,但该有的礼数还是没有少。

    早餐做得很好吃,即使以贝塔那极期挑剔的味蕾,也觉得那几份糕点味道极好。

    大部分的女性都喜欢吃甜食,艾玛吃一口,就露出一个幸福的表情,茱迪和索里拉娜也差不多。

    吃过早餐后,艾玛问道:“你觉得风暴神教会如何应对?”

    将心中的执念完全放下后,艾玛就已经不再从风暴神殿的角度考虑问题了。

    “现在应该在争吵。”贝塔想了想,说道:“过上两三个小时后,应该会有人想办法偷偷和我们联络。想办法投向我们吧。”

    艾玛想了想,再问道:“你觉得格斯教皇会做出什么样的决策?”

    “极有可能什么都不会做!”贝塔笑了下:“我觉得那个人,是没有太多担当的类型,感觉他有点怕担责任。”

    “我倒是觉得他挺有担当的啊。以前他敢评击我的政策呢。”

    艾玛皱起眉头,她倒不是在帮风暴神殿说话,而是因为格斯是她选出来的,贝塔这么评价格斯,岂不是变相在说她没有看人的眼光?

    贝塔笑道:“因为你好欺负,看着就知道了。”

    艾玛撅起小嘴。

    这时候,外面传来吵闹的声音,不多会,一个漂亮的少女闯了进来,她穿着白色的齐X小短裙,脸上满是怒容。

    “艾玛-沃森特,你还是不是人,居然带着外教的人来欺负我们风暴神教。”这少女一脸怒容地指着艾玛:“你还有没有良心。”
首页216217218219220221222223224225226227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翔炎所写的《贵族纹章》为转载作品,贵族纹章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贵族纹章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贵族纹章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贵族纹章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贵族纹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贵族纹章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