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网游竞技小说 > 贵族纹章最新章节 > 贵族纹章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一千零四十六 意料之外的人
贵族纹章全文阅读作者:翔炎加入书架
    生命圣城中,气氛很是凝重,先是一场惊天的大爆炸,而后便是神殿卫军,在整座城市里四处翻找可疑的人物。

    教皇已经下了死命令,如果在短期内找不出是什么人做的,那么所有的大主教和神教上层人员都得降一级。

    有了压力的大主教和上层人员们,自然将压力分发给下面的人,而这些基层的士兵,又会将压力,‘分发’到普通民众身上。

    短短数天内,整座城市的治安事件就比原来多出不少,大多数都是由卫兵们引发,比如说抢劫财物,或者是殴打他人,甚至是强暴等等。

    贝塔走在街道上,与一队气势汹汹的擦肩而过,这几天来,他已经暗中阻止了数次强暴事件的发生了,但他个人改变不了这座城市的局势。

    除非,他花大力气将这座城市纳入财富神教的掌控之中。

    同时贝塔也有些不解,生命神教的教皇在想什么,他难道不清楚,自己的一个欠考虑的命令,就会造成这样的后果?

    混乱的城市,更容易让敌人隐藏。

    生命教皇这么一弄,敌人就藏得更加容易了。

    这段时间以来,贝塔一直在街上寻找那个传奇级别的年轻人,但没有任何消息。而大主教们,用尽了自己的手段,也是徒劳无功。

    就在街上闲走的贝塔,实在觉得没有头绪,他无奈之下,走到一间酒馆中喝果酒,转换下心情。实质上,他是喝不醉的,那些果酒度数太低,而他的体魄又很高。

    喝着喝着,贝塔便感觉到有视线落在自己的身上,不是那种恶意的,但是却是带着调侃味道的视线。

    他扭头看向窗外,发现街道对面的三楼楼顶上,站着一个戴面具的人。他全身笼罩在黑袍中,脸上戴着一幅白色的面具,只露出一双淡灰色的眼睛。

    两人视线相对,很快贝塔就读懂了他的意思。

    跟我来。

    贝塔扔下一枚银币,出了酒馆。发现黑袍人已经消失,而空中的贞德,立刻跟踪了过去。

    出了生命圣城,黑袍人进入到了外边的树林中,贞德在树林上方盘旋,确认除了黑袍人之外,并没有其它人,这才通知贝塔。

    而后贝塔赶来。

    树林中很寂静,两人相对。贝塔上下打量了对方一会,然后微笑道:“比利伯爵,把我引过来是什么意思?”

    “真厉害,这样都能认出我。不愧是财富神教的教皇,贝塔冕下。”黑袍人脱下面具,露出真容,果然是比利。

    贝塔眉毛一挑:“你查到我的身份了?”

    这时候再隐瞒也没有什么意义。

    “其实我以前见过冕下,在莎莎女王登基的时候。那时候我混在人群中,见过你的模样。”比利伯爵看着贝塔的头发:“但当时你的头发是亮金色的,眼神也更加坚毅有迫力,而不是现在这个懒散的样子。”

    “你是指这样?”

    贝塔的头发以极快的速度变回亮金色,一双金瞳中,迸射出慑人的光芒。

    贵族气势天赋全力放出。

    比利感觉到全身都在发颤,但他却笑了起来:“果然是你,前段时间我还不太敢确认,我一直在调查你的身份,一直调查,很多线索都指明了你的真实身份,但我都不太敢相信。”

    “为什么?”

    “因为没有教皇会像你这样深入险境。”

    贝塔无所谓地笑了下:“可能我这人比较奇怪。”

    “我倒是觉得你很有魄力。”比利深深地吸了口气:“尊敬的教皇陛下,我想问问,你隐藏身份来到这座城市,是为了什么事情?难道就是为了塞丽娅这个美女?”

    “为什么要告诉你?”贝塔笑笑。

    “介意我猜一下吗?”比利正色问道。

    贝塔挑挑眉头:“请。”

    “你想杀生命教皇,对不对?”

    贝塔神色不变,大大方方地承认:“猜对了。不过为什么你会想到这一点?”

    “我调查你的资料时,曾看到一则小道消息,传言生命教皇派出过很强大的杀手团,想要刺杀你,结果他们失手了。”

    “确实是有这事。”

    “我对你的了解不算多,但也知道一点,你是那种有仇必报的人。”比利淡淡地说道:“这是很好的品质,其实我在第一次看到你的时候,就已经有这种想法了,只是不太敢相信自己的判断罢了。”

    贝塔点点头:“闲话就说到这里了,你引我过来,是为了什么?”

    比利淡淡地说道:“你想杀掉教皇,我也想杀掉他。所以我们合作……抱歉,是我和我的势力,供冕下你驱策。”

    贝塔盯着比利好一会,摇摇头:“我不相信你。怕你会在关键时候,从背后捅我一刀。”

    比利苦笑道:“这事我可万万不敢。”

    贝塔当然不信。对方既然敢,也想杀生命教皇,那么杀自己这个财富教皇,也应该是敢动手的。

    “既然你已经知道我的身份了,那么你还有五分钟的时间来考虑说服我,让我放过你。”贝塔看着对方说道:“毕竟我隐藏在这里的事情,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冕下,你可以在我的灵魂中,种下魔法诅咒。”比利摊摊手,说道:“甚至是主从契约也行。”

    贝塔有些惊奇:“为什么你要做到这种地步,也要杀掉教皇?”

    “如果我说我是生命教皇的私生子,你信不信?”

    贝塔愣了下,随后露出狐疑的神色。

    “我母亲少女时代长得很漂亮,然后她被当时已经超过五十岁的教皇强暴,生下了我。在我五岁的时候,教皇再次找到了母亲,我母亲很高兴,以为教皇愿意接纳她和我。结果,他却举起了屠刀。”

    比利此时的表情,相当冷漠,甚至还有些平静,仿佛说着与他自己不相关的事情一般。

    只是贝塔能看得到,他看似平静的双瞳中,隐藏着熊熊的怒火。

    “但很幸运,我活了下来,因为我的心脏长得有点歪。匕首只是伤了我的皮肉。”比利微出一个讽刺的笑容:“一个杀害自己女人,后代的人,配做父亲吗?我只是想为母亲报仇。”

    当然不配!贝塔看着比利,出声问道:“但我依然不完全相信你,所以,如你所言,我要在你的灵魂中刻下印记,你愿意接受这种屈辱吗?”

    “这样最好不过了。”见到贝塔答应,比利露出狰狞的微笑。

一千零四十七 姐妹仨
贵族纹章全文阅读作者:翔炎加入书架
    不得不说,这世间的事情,都是有些奇怪的。贝塔根本想不到,比利居然是教皇的私生子,而且似乎生命教皇根本不知道自己的私生子还活着。

    当然,这也倒不是说贝塔就完全信了比利的话,他只信了一半。

    贵族这种龌龊的生物,没有几个能相信的,即使是贝塔自己,当了几年的城主和教皇之后,都觉得有些向他们这些人靠拢了。

    比利的剖腹自白,多少分真假,贝塔也不敢肯定,但从理智角度来看,如果莫尼卡能与他暗中结盟,确实是件不错的事情。

    与克莱尔相比,比利在能力上,以及大局观上,明显要强得多。

    从小树林中离开,贝塔回到北郡修道院,和莫尼卡说了刚才的事情。听完贝塔的叙述后,莫尼卡沉吟了会,问道:“你觉得他的话可信吗?”

    “信一半吧。”贝塔喝着果酒,语气淡淡地说道:“毕竟你也是贵族出身,你也应该很清楚这个阶层的信用。”

    “你自己不也是贵族!”莫尼卡没有好气地白了他一眼:“你骂贵族,不就是骂你自己。”

    贝塔呵呵了声,虽然他在这个世界已经生活了好几年,很多不好的习惯都已经开始慢慢地出现在身上,但他心中依然还是有些坚持的。

    至少他更多认同‘贵族’只是自己的一个游戏职业,而非一个阶级身份。

    见到贝塔态度有些不以为然,莫尼卡有些奇怪地说道:“我之前就发现了,你虽然看着很像是贵族,也应该是贵族,无论是商人之家,还是平民,都不可能培养出你这样的人才。但你从来没有把自己当成过贵族,这是怎么一回事?”

    莫尼卡的好奇,纯粹就是女人对男人的好奇,要是其它人,莫尼卡才懒得这样子追根问底。

    “因为我从来就不是贵族。”贝塔叹了口气说道:“我普通人家出身。”

    莫尼卡白了他一眼:“信你才怪了。”

    呵,这年头说实话,倒是没有人相信了的。贝塔也不想和莫尼卡在这事情上多纠缠,便问道:“关于比利和你结盟的事情,你是否答应?”

    “是我们!”莫尼卡正色纠正贝塔的说法,她想了会,说道:“既然是你代为传话的,那么你肯定是觉得可以和他结盟的,既然如此,我那当然也同意。”

    “我只是传话。”贝塔皱皱眉头说道。

    莫尼卡摆摆手:“贝塔,我不知道你为什么最近突然间和我变得有些陌生起来,可我能感觉得出来,难道是因为神谕的关系?我们真的不能回到之前那样子吗?”

    莫尼卡是那种有了心事会使劲憋在心里的女人,对于外人,她绝对不会交心,即使对亲人,她也不会百分百坦诚,但对于贝塔,她却想把话摊开说。

    因为她很清楚,贝塔对自己而言,是与众不同的,而双方实质上都很骄傲,一旦双方产生的误解,再想解开,几乎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所以莫尼卡觉得,自己可以退让一些,毕竟自己是女人,女人可以不需要那么强硬。

    贝塔看着莫尼卡认真的表情,一方面惊讶于莫尼卡的直觉,另一方面,也不太觉得奇怪。毕竟女人嘛,丈夫在千里之外嫖个鸡儿,都有可能会有大祸临头的紧张感,更别说莫尼卡还是实力不错的职业者,直觉比一般女人更强得多。

    想了会,贝塔说道:“我以前,得罪过蛛后,而且最重要的是,蛛后之前的行事风格,不太受我们女神的喜欢,她们两人之间,似乎有点仇怨。”

    神明之间有仇,那自然就是代表着信徒之间有仇。莫尼卡听完这话后,脸色开始有些愁苦。神身蛛后的神眷者,她一身的实力,都来自于蛛后的恩赐,如果见到见到蛛后的敌人不但不‘行动’。还和对方恩恩爱爱,这肯定算是违背了信仰,事后被神明知道,肯定会大发雷霆的。

    “什么时候的事情?”莫尼卡问道。

    “挺久了的。”贝塔笑道:“我怀疑我已经上了蛛后的黑名单了。”

    莫尼卡却突然眼前一亮:“我觉得倒是不太可能。我是神眷者,如果女神真的很讨厌一个人,以她以前有仇必报的性格,肯定会通知我们神眷者,誓杀某人,但我从来没有听说过她说要对付你。”

    “真的没有?”贝塔皱皱眉头。

    莫尼卡肯定地说道:“肯定没有。”

    贝塔有些奇怪:“按理说,应该不可能啊。至少也应该提过我吧。我一直还以为,你是在违背蛛后的命令,和我来往呢。”

    “可能是女神换了神格,所以……”这是莫尼卡的猜测,也是她故意往好的方面想的猜测。

    “我也希望如此。”贝塔淡淡地说道。

    阴影蛛后成为生命蛛后,性格和行事方针会不会产生改变,这很难说。按理说即使是性格能改变,那也是在神格的影响下,以百年为基本单位进行改变。

    不可能短短几年,就由坏人变成好人。

    不过贝塔也不觉得莫尼卡会骗自己……这样子一来的话,事情就有点古怪了。贝塔想了想,说道:“就怕蛛后因为转换神格的事情,暂时顾不上我,而现在她的神格稳定下来了,说不定就会记起我了。那时候你怎么办?”

    贝塔说的话也有道理,莫尼卡顿时郁闷起来,她想了想,说道:“我回房好好考虑一下。”

    贝塔点点头。

    等莫尼卡走后,贝塔把桌面上的魔法卷轴收了起来。他出了生命圣城,然后传送到了法兰斯王城,并且入王宫,见到了莎莎。

    莎莎见到他,非常开心,缠着他从下午‘战斗’到了深夜,然后贝塔才将这个童颜**的女王喂饱。

    贝塔发现了,平时越是清纯的女孩子,在做那种事之前羞羞答答的,但一到了就床上,就越是放得开。

    比如说莎莎,也比如说艾玛。

    像是雪莉,安吉儿,这种身材极好,看着成熟风情的女人,反而更容易满足,也更喜欢精神上的愉悦。

    大多数时候,都是她们两人在迎合贝塔。

    至于茱迪……嗯,她是中间派的,可能是因为她是只蝴蝶的缘故吧。

    贝塔搂着莎莎,说道:“这次我来,是想告诉你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莎莎故意装出失落的模样,说道:“原来你不是想我才过来找我的啊,好伤心!”

    贝塔捏捏她的鼻子,微笑道:”大不了再喂你几个小时作补偿。“

    “下次吧……我腰都酸完了。”莎莎枕着贝塔的手臂,甜腻腻地说道:“你有什么事情想要和我说?”

    “你大姐莫尼卡在生命圣城,她想做女教皇,你这个妹妹,难道不支持一下吗?”

    莎莎刷地一下就爬了起来:“大姐……她没有事吧。”

    说话间,莎莎眼中有泪光闪动,一年多前,王室事变后,王室后裔的苗子,就剩下她和妹妹穆琳了,没有想到,大大姐莫尼卡居然还活着。

    当时贝塔和她说,莫尼卡的蜘蛛分身都几乎被贝塔烧完了,应该活不过来,没有想到,居然还活着。

    她不恨贝塔,也不恨大姐。

    虽然大姐行事很乖张阴戾,但她能感觉得出来,大姐对自己确实不差的。

    “我应该怎么帮?”莎莎趴在贝塔的身上,两人亲密无间,她搂着贝塔的脖子,央求道:“你既然知道大姐在哪里,就放过她吧,别去为难她了,好不好?”

    她担心贝塔依然对莫尼卡有成见。毕竟现在贝塔是传奇强者,又是一教之皇,如果真要莫尼卡,后者真没有反抗能力。

    “放心,我和莫尼卡之间已经冰释前嫌了。”贝塔拍拍莎莎光滑的背脊:“而且我暂时还和她达成了同盟。”

    “嗯,那我就放心了。”莎莎拍拍胸口,弄得一阵的波涛汹涌:“你还没有说,我应该怎么帮大姐呢?要金币吗?一两万我还是能拿得出来的,要成为女教皇,应该很难的吧。”

    贝塔摇头:“钱倒不用,如果需要钱,我就能解决。毕竟我怎么说也是财富神教的教皇。她现在缺人,你派些信得过,又有能力的人手过去帮她,如何?”

    “这没有问题。”莎莎贝塔身上爬起来,对着外边喊道:“来人,帮我着衣。”

    然后她扭头对着贝塔说道:“你也应该累了,先睡一会,待会我让人送些吃的东西给你。”

    贝塔点点头,闭上眼睛,不多会便浅浅睡着过去。然后隐隐约约间,感觉到旁边有个人靠近过来,他以为是莎莎,便伸手一搂,把人拉到自己怀里,结果突然间发现手感不对,睁眼一看,自己抱着的人居然是穆琳。

    几个月未见,她的头发又长了些,看着越来越有女人味了。

    此时贝塔赤身果体,又被他抱着,还是少女的穆琳脸颊通红,但她还是勇敢地和贝塔对视,只是羞得说不出话来。

    嗯……贝塔有些尴尬地放开她:“你怎么进来了。”

    “姐姐告诉我你来了。”穆琳低下头:“还有,你能不能别走那么快,大后天,是我十九岁生日。我希望你能参加。”()

    .。m.

一千零四十八 工房魔法塔
贵族纹章全文阅读作者:翔炎加入书架
    待多两天并不是什么难事,而且贝塔确实觉得现在的穆琳变得温柔了许多,相比起以前那种时不时乖戾的行为,已经是个相当好的女孩子了。

    站在床前的穆琳,期待地看着贝塔,眼中满是柔情。

    贝塔倒是觉得有些尴尬,毕竟他现在还赤身果体,而穆琳虽然也觉得害羞,却没有退缩离开。

    毕竟骨子里,她依然还存留着以前那个敢爱敢恨,性格乖戾的穆琳的一些影子。

    “好,我再在这里待多几天。”贝塔答应下来,因为他发现,如果自己不答应,穆琳多半是不会离开的。

    “嗯。”穆琳双手负在身后,很少女的踮了踮脚尖,显得相当高兴:“我在自己的庄园里等着你。”

    说完话后,穆琳依依不舍地离开。

    没过多久后,莎莎走了进来,她即是笑着,也是神情微妙地问道:“怎么,没有把穆琳就地正法,浪费我给你创造这么好的机会!”

    此时贝塔正穿着衣服,听到这话无奈地扯扯嘴角,他搂过莎莎,叹气道:“在这边,有你一个就足够了,再加上莎莎的话,我可吃不消。”

    莎莎脸色有些微红,不满地说道:“说得我很喜欢那事一样!”

    “不喜欢吗?”贝塔大吃一惊。

    莎莎没好气地锤了他一下,说道:“不管怎么说,穆琳的心里也只有你了,现在你觉得麻烦了,是不是后悔当初为什么要对我们这么好!”

    嗯……其实张浩觉得自己也没有对她们太好,只是很正常的相处而已,主要是其它人对她们太差,全靠同行衬托。

    不过无论怎么说,贝塔和这法兰斯姐妹三人都有很深的因缘了,就像莎莎说的那样,几乎是跑不掉了的,除非由花心男转职成抛妻弃子的渣男。

    但这触及贝塔的底线。

    接下来的两天,贝塔几乎都在莎莎的寝宫中度过,莎莎除了政议的时间,其它时间几乎都在陪着他。

    两天后,贝塔出王宫,参加了穆琳的生日宴会。作为实质的公主,穆琳的生日宴会自然宴请了王城中叫得上名号的人,密密麻麻的至少好几百号,好在穆琳的庄园也够大,能把人装得下,也不会让人觉得挤。

    穆琳一直站在门口那里,见到贝塔,立刻小跑过来,开心地挽着他的手。

    现在的穆琳穿着一身白色丝质长裙,上面有淡青色魔法纹路的流动,看起来像是美丽的装饰,极是漂亮。这套长裙其实是贝塔以前破了莎莎的身子后,让渥金城最好的几个裁缝所制,然后自己亲自画上魔法阵,才送给莎莎的,算是不能给她举行一个婚礼的道歉。

    但现在这身衣服却在穆琳这里,莎莎什么意思,贝塔倒也是明白了。

    周围有很多贵族才俊出入,他们的视线几乎都落在穆琳的身上。

    穆琳虽然不如姐姐莎莎那样知性,气质出众,但如果不论身材,只是脸蛋的话,其实穆琳还要精致两分。

    莎莎就是占了两团大果冻,以及身为施法者的知性气质的优势,才让人觉得她比穆琳漂亮一点点。

    漂亮的女人,总是会有人追求的,特别穆琳还是公主,而且也掌有实权的情况下。

    现在一群人见到穆琳主动挽着贝塔的手,皆是不爽起来。

    这摄政王摘了女王不算,现在居然还对妹妹穆琳下手,这真是太让人羡慕……不对,让人觉得面目可憎了。

    只是谁都不傻,暂时没有人跳出来说贝塔的不是,挽挽手而已,能说明什么?同时恶了穆琳公主和亲王,这可不是一般贵族能抗得下来的祸事。

    虽然现在穆琳公主表现地很温和善良,但两年前的穆琳公主,可不是什么好说话的人。

    和穆琳一起进到会场中,穆琳大声宣布宴会开始后,那些贵族们便开始三三两两聚在一起,闲淡的,聊天的,吃东西的,各有各事。

    期间很多人来向穆琳祝贺,但穆琳都一直挽着贝塔的手臂,不愿意放开。

    几乎是跟着穆琳走了一夜,直到一个魔法师走到贝塔的面前,说道:“阁下,我有很重要的事情想和你谈谈。”

    这位魔法师胡子发白,满头白发,满身的魔力波动着实吓人。穆琳虽然不愿意贝塔离开自己的身边,但她也知道事情轻重缓急,放开了手,站到一边。

    “我该是叫你亲王冕下呢,还是贝塔教皇。你可真难找,我在穆琳公主这里,等你已经有一个月的时间了。”老人的声音压低:“我是红色-魔法塔的元老之一,你可以叫乔治。”

    “那么,乔治阁下,你找我有什么事情?”贝塔看看周围,问道。

    乔治老人瞬发了一个魔法结界,不让他们的声音传到外面,然后才说道:“不知道阁下有没有听说过工房魔法师?”

    工房魔法师?

    贝塔皱皱脸,如果是指游戏中的那个工房魔法塔的话,他倒是清楚。

    这个工房魔法塔是由女性玩家设立的,而且只招收女性,无论是玩家,还是NPC都可以。

    和大多数的男人相比,女性们天生不太喜欢争斗,让她们直面战斗,看着自己的魔法把人电成焦炭,或者看着别人把自己烧成焦炭,都不太能习惯。

    毕竟是和平社会成长起来的妹子们,天性还是比较善良的。

    但她们也舍不得放弃这么‘好玩’真实的游戏,因此一个专注于召唤魔法和制作魔法傀儡的结社建立了起来。

    这就是后来十分出名的工房魔法塔。

    工房魔法塔建立在法兰斯以南大约九百公里处的地方,而且设置有特殊结界,能识别来访者的性别,只有女性能进入到工房魔法塔的内部区域。

    而男性只能待在外围。

    男性玩家们对引没有任何意见,因为游戏中男女比较是1:21,虽然游戏中的女性NPC也可以发展出感情,但从实际一点的角度出发,玩家们更喜欢与女性玩家们一起‘玩耍’,毕竟有共同语言,而女性们有一个聚集起来,聊聊天,说说话的地方,也是好事,有助于女性玩家们的‘流存’率。

    贝塔来到这个世界,一直没有听到过工房魔法塔,本以为这个组织已经没有了,毕竟三百多年过去了,没有了女性玩家的扶持,这个工房魔法塔能不能继续运作下去,本身就不是件乐观的事情。

    但现在,却从一个老人的口中,听到了这个词。

    “以前曾听说过。”贝塔看着对方,上下打量了一会,问道:“为什么你会问我这么一个问题?”

    “阁下听我说,也请别生气。”乔治看着贝塔,缓缓说道:“我们调查过阁下的身份,一直在调查,最后查出来,阁下确实是黄金之子。”

    贝塔耸耸肩,这并不意外,现在知道他是黄金之子的人,也有好几个了。

    “据我们所知,工房魔法塔的建立,似乎和黄金之子有关。”乔治见贝塔没有生气,转而继续说道:“而最近工房魔法塔出了些问题。”

    贝塔有些疑惑:“工房魔法塔,居然还存在着?”

    “一直存在着,只是处于避世状态。”乔治解释道:“她们和我们红色-魔法塔有些关系,有定时的魔法材料交易,但最近她们不见人影了。”

    “工房魔法塔不见了?”贝塔问道。

    他记得工房魔法塔地方挺大的,并没有什么区域转移之类的大型魔法阵。

    “是她们人不见出来了。”乔治的神情有些着急:“以前她们每两个月会派人过来与我们交易,但现在快一年了,她们都没有见踪影。我们也尝试进去帮找她们,但魔法阵把我们挡在了外面。”

    贝塔皱眉:“我记得工房魔法塔的防护魔法阵,只挡男人吧。你们派些女魔法师进去,不就知道了?”

    “不,魔法阵被改了,男女都进不去。我们也不敢强攻,怕伤到里面的工房魔法师。”

    强攻?贝塔心里笑笑,那个魔法阵是工房魔法塔的建立者,花了大价钱,请贝塔和罗兰一起建造的,花了他们近三个月的时间,用了许多十分稀有的魔法材料。

    根据他们两人的估计,至少可以抵抗三发半神级别的大奥解术。

    一般的魔法师,根本不可能对那个魔法阵产生实质的伤害,即使是贝塔,也不行。

    “那么,你的意思是?”

    “我们一致认为,身为黄金之子的你,或许有办法绕过那个魔法阵。”

    贝塔沉吟了一下,没有说话。

    乔治继续说道:“当然,你身份尊贵,当然不可能白让你帮忙。我们准备了许多的礼物,如果阁下点头,这些礼物以红色-魔法塔使节团的名义,送到渥金城。”

    “行,我会过去看看的。”

    乔治松了口气,说道:“我们红色-魔法塔在工房魔法塔外边常驻有数名监察魔法师,你去到那里后,只要说明自己的身份,他们就会立刻配合你的行动。”

    贝塔点点头:“我明白了,这事情我会尽快过去处理。”

    “谢谢冕下。”乔治微微弯了下腰,同时笑道:“穆琳公主已经等得有些不耐烦了,祝你有一个愉快的夜晚。”

    。妙书屋

一千零四十九 姐妹要齐心协力才能干大事
贵族纹章全文阅读作者:翔炎加入书架
    工房魔法塔的事情,让贝塔觉得有些奇异,有种莫名的开心感。他一直以为玩家们只是历史的过客,但现在看来,玩家们还是留下了一些东西的,无论如何,工房魔法塔他会去看看,毕竟与游戏有关的东西,他现在都会觉得很亲切。

    然后他回到穆琳身边。

    此时宴会已经到了尾声,本来亮着的蜡烛都暗了下去,整座庄园三米内,只能勉强见人影。

    但贝塔拥有真实视野,他能清楚地看见周围的每一个人。此时宴会中的气氛已经变得相当暧昧,他能看到许多男男女女搂抱在一起,比如之前穆琳介绍给他认识的某伯爵夫人,正和一个子爵抱在一起互相啃来啃去,而伯爵夫人的老公,在他们三米外的地方,和子爵夫人啃来啃去。

    呵,这就是贝塔不觉得自己是贵族的原因之一,他常常因为自己不够变态,而觉得和这些贵族们格格不入。

    穆琳知道贝塔实力很强,应该能看到一些别人看不到的东西。她听着周围传来的古怪声音,比如说口水吞咽的声音,解衣服的声音,肉块相撞的声音,甚至是闷哼声,然后脸便红了起来:“贝塔,这个……这是个惯例,我也没有办法阻止的。”

    贝塔点点头,大环境如此。法兰斯贵族阶层,就是这么糜烂,她一个小公主,能洁身自好已经相当不错了,别去提什么改变一个阶层的风气。

    “要不,去我的房间坐坐,你也不喜欢待在这里吧。”

    贝塔点头同意,穆琳挽着他的手臂,往四楼走。穆琳的身体很软,贝塔能感觉得出来,她的身体在微微发抖,并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因为紧张,以及期待。

    贝塔现在也算身经百战,他自然知道穆琳在期待着什么。

    四楼最大的房间,就是穆琳的卧室,作为最大国法兰斯国的实权公主,穆琳并不缺钱,因此她的卧室显得很奢华,但又带着一丝少女风,有一两件粉色,或者是浅色调的家具和装饰品。

    “你自己随便坐吧。”

    穆琳红着脸,坐到床上,拍了拍自己的旁边,对着贝塔说道。

    贝塔顿时有些无语,你都用动作让我坐到你旁边了,怎么还能说是随便坐呢。

    不过贝塔想了想,还是坐到了穆琳的身边。

    穆琳温柔地偎依在他的身边,软软濡濡地说道:“姐姐说,今天你是我的了。”

    贝塔心里叹气,心想果然如此。不过无奈之余,如果说完全没有爽快感,那就是假话了。贝塔毕竟是人,他不是圣人。

    这是送上来的好肉,而且两人关系也不错,没有不推的道理,但贝塔还是问了句:“你不后悔?”

    不后悔!

    穆琳什么话也没有说,但却用眼神表达出了这个意思。贝塔也干脆,温柔地把穆琳按在了床上。

    一身白裙被剥了下去,玉雕似的身体展现在贝塔眼前。

    和莎莎相比,穆琳的果冻小上许些,但身体柔韧性更好。毕竟是物理系职业出身,而莎莎是法师,两者手感自然是不同的。

    硬要对比的话,大约和茱迪有些相似。

    穆琳还是处子,起初因为破身的痛疼还哼了两声,让贝塔温柔些,但数份钟后,就开始像是野马一般癫狂,且难于驾驭。

    只是越是这样,她的体力就越快耗尽。姐姐莎莎温温柔柔承受,能坚持几个小时,但穆琳一个小时多些,就开始求饶。

    但越是这样,贝塔越是想‘捉弄’她,喜欢听她的哀鸣声,前前后后折腾了这个少女近三个小时,看她实在是扛不住了,这才把事情结束。

    等第二天亮,莎莎悄悄来到庄园门口,身边带着数名侍卫,庄园门口的守卫,自然认得她,不敢阻拦。而进到庄园中,她看到地上到处都是丢弃的衣物,或者亵衣亵裤,微微摇头。

    她早已清楚,对于法兰斯这些贵族们来说,一场宴会,就是一场肉的狂欢,她不反对肉-欲的快乐,否则也不会那么痴缠着贝塔,她只是不喜欢这种无遮无拦,不分年龄,不分男女,无节操的群体事件而已。

    可惜她也只是有心无力,感觉改不掉这些贵族们的风气。

    她让侍卫在楼下等候,独自上到四楼,推门进去,然后便看到贝塔在床沿那里老汉推车,同时还听到穆琳叽叽哼哼的声音:“我错……了,不该……一大早就……勾引你。”

    听到以前英姿飒爽的穆琳发出这样的悲鸣,莎莎笑了声。

    贝塔回头,向她微微点头打了声招呼,从脚步声他就知道是莎莎来了,因此没有停下来。况且穆琳这事,也是莎莎有意促成的,不必避着她。

    穆琳的余光看到姐姐来到房中,更是羞得不行,捂着脸不敢见人,却完全没有让贝塔停下来的意思。

    莎莎关上门,脸有些发红,她看了一会,然后走到贝塔身边,说道:“穆琳快不行了,换人!”

    接力赛……也挺有意思的。

    大约两个小时后,贝塔吃着早餐,对面两姐妹也穿好了衣服,只是她们的脸色红得有些异样,而且神色疲倦的同时,也带着极度的满足。

    为什么女性职业者一般不会嫁给普通人,其实也有这方面的因素在。

    职业者的身体素质,已经远远超过了普通人,普通人男性相对于女性职业者来说,身体过于脆弱,正常时间都不会超过半小时,且不说满足不满足的问题,怕是连那层膜都未必能刺得破。

    吃着味道不错的奶油面包,贝塔说道:“待会我就要走了,你们的大姐莫尼卡在生命圣城那边,危机四伏,我得过去帮帮她了。”

    莎莎强撑着酥软的身体坐起来,风情万种地白了贝塔一眼:“大姐看来也是得遭你毒手了的……人手我已经安排好了,他们会分散,以不同身份悄悄进入到生命圣城,最后找你们汇合。这是我准备好的身份识别魔法纹章,拿着它,如果有人和你们汇合,拿着它检测一下对方的身体,如果亮了,就是自己人,如果没有亮……还有,接头密令是……‘你好棒’。”

    前面的安排,都像那么回事,但后面这句密令,贝塔听得神情纠结,莎莎用娇媚的神态和语气说出来,当然是赏心悦目,但一想到其它人对着他,或者对着莫尼卡这么说,就有些别扭了。

    当然,这密令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算是相当有意思,难以猜到的。

    大约半小时后,贝塔拿着莎莎给的魔法纹章离开了,穆琳站在阳光上,看着他传送消失的地方,有些落寞。

    莎莎走过来,轻轻抱着她,说道:“不用担心,他会时不时回来陪我们的。”

    对于初尝禁果的少女来说,男人时常不在身边,总会有些失落的。只是她毕竟是穆琳,听到姐姐的安慰后,很快就就振作起精神来。

    “怪不得姐姐你肯把贝塔给我分享,原来他这么禽兽的,像是恶魔一样。”

    莎莎也有些脸红,这确实是她把妹妹推到贝塔身边的理由,她已经尽全力榨汁了,但依然不能满足得到贝塔,所以只好找帮手了。

    这也是她一大早过来的理由之一,她怕自己妹妹受不了,被贝塔折腾得会有心理阴影。

    “如果再加上大姐,说不定我们三个人合力能把他留在身边更多的时间。”

    听到到莫尼卡,穆琳的脸上闪过一丝惧色:“她愿意和我们一起共享贝塔吗?以她的性格,说不定是要独吞的。”

    莎莎摇头:“要是一般的男人,自然是不会的。但贝塔不同,我们三个人,都没有能力真正把他留在身边。”

    说到这里,莎莎的脸色有些寂寞,她毕竟也是女人,再大度也是女人。

    两姐妹都是长长叹气。

    而贝塔传送到生命圣城,进城的时候,受到了些刁难,守卫不认识他,见他独身一人,又是个小白脸佣兵,便以为他没有什么实力,想把他‘指证’为魔法大爆炸案的同党。

    结果被他放翻了几个人后,立刻打消了这个念头,而他也得以入城。

    走到北郡修道院门口,便看到莫尼卡正在和一个中年男子争执。

    此时的莫尼卡神情显得很气愤:“我说过多少次了,这里是神殿,不是你们把伤者安排过来的理由。要救人,我会在外面治,普通人不能随意在神殿内逗留。”

    “但他们伤得很重,需要住处。”中年男人似乎是军官的模样:“根据法律,受伤的士兵有权利征召任何一处大型设施,进行伤后恢复和疗养。”

    贝塔走过去。

    莫尼卡余光看到有人过来,扭头一看,发现是贝塔,眼神顿时亮了,然后她一扭头,又是愤怒的地对着军官说道:“我不理你是什么人,什么条例,我的神殿我作主,如果你敢把人放进来,我就敢把他们全杀了。”

    中年军官听到这话,气得浑身发抖。

    而莫尼卡扔下他,提着裙子小跑到贝塔身边,嗔问道:“这两三天都不见人,你死哪里去了?”

一千零五十 线索是要慢慢找的
贵族纹章全文阅读作者:翔炎加入书架
    中年军官看着莫尼卡似乎已经无视自己,更是觉得极不舒服。

    这两天,他去过了所有的神殿,希望有人收留自己的士兵,但几乎所有人都拒绝了,而此时,他的士兵正在城外受苦,睡在城市外边的树林里,如果不下雨还好,一旦下雨,又得死上几个伤员。

    但这座圣城,几乎所有神官都排斥外来的军人,即使是他听说的,最有爱心的塞丽娅女士,也不准士兵进入神殿休养。

    事实上,他也不想在这座城市停留,但他们的伤员太多了,而下一座城市又太远,伤员根本撑不到那时候,再没有地方休养医疗,真的至少得死掉一半的人。

    中年军官看着莫尼卡在一个男人的旁边撒娇埋怨,他等了会,走过来,说道:“塞丽娅女士,请麻烦你治疗我们的士兵,谢谢了。”

    莫尼卡此时再想和贝塔进神殿中,好好说说两天的离别之情,见有人打扰自己,更是不爽,闻言扭头皱眉说道:“我说了,会帮你们治疗,你先回去等等好吗?”

    和情郎的见面比百来个伤员更重要?

    中年军官就想发作,但想想,还是忍了下来。同时低头说道:“麻烦女士了,请尽快,我的下属们,撑不了太长的时间。”

    说完话后,中年军官先离开了。

    贝塔在一旁看完,问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前几天,有支外来的领主军队,从圣城旁边路过的时候,遭遇到了不明势力的袭击,很多士兵死伤。”莫尼卡搂住贝塔的手臂,继续说道:“但很奇怪的是,他们不知道袭击者是谁。”

    “不查一下?”贝塔和莫尼卡一起往神殿里走。

    “现在离教皇下达的期限还有几天,大家都在拼尽全力找出魔法大爆炸案的凶手呢。”莫尼卡耸耸肩:“哪有时间管其它的事情。”

    “难道就没有人怀疑,魔法爆炸案可能和这次的事情有所关联?”

    莫尼卡呵呵笑了下:“应该不太可能,以魔法爆炸案那人的兽行,一发魔法就能把那百来人炸成飞灰,没有必要这么麻烦。”

    事有轻重缓急,对于现在圣城的上位者们来说,查出魔法爆炸案的幕后黑手,才是最重要的事情,其它的都可以先放到一边去。

    进到神殿中,莫尼卡几乎挂面了贝塔的身上,她有些幽怨地问道:“这两天你跑哪里去了?我还以为你不想帮我了。”

    恋爱中的女人是很敏感的,总爱想东想西。

    贝塔把魔法纹章拿了出来,说道:“我去了法兰斯王城一趟,把你的事情和你妹妹莎莎说了,她派了些人手守来帮你,这魔法纹章,可以帮你识别他们的身份。”

    莫尼卡接过魔法纹章,上面刻画着只正在吃草的兔子,她娇艳的脸露出些温柔的微笑。

    莎莎和父王是她唯二承认的亲人,现在得到了来自其中一个亲人的关心,她怎么可能不高兴。

    而且更让她开心的是,贝塔为了这事,专门去了一趟法兰斯王城。

    “我上次和你说过,如果某天,你和女神产生冲突了,我该怎么办这事,我考虑了两天,得出了结论。”莫尼卡看着贝塔,认真地说道:“我绝对不会对你动手,如果女神逼我动手,那么,我就……自杀。”

    莫尼卡的语气中,带着异样的绝决,贝塔听出了她的坚持,沉默片刻后,说道:“不必,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我会想其它办法的。”

    神眷者是不可能违背神明的意愿的,所以莫尼卡说的自杀,是她所能想到的,唯一的办法。

    但贝塔却不这么认为。

    和莫尼卡聊了一阵,贝塔出到圣城外,在贞德的帮助下,很快就找到了一支军队的营地。

    果然,在那里,贝塔看到了百来名士兵,以及许多的重伤员。即使在营地外围,也能嗅到一股血腥味。

    贝塔的到来,引起了负责警戒卫兵的注意,后者立刻把武器对着他。而贝塔把双手伸出来,示意自己没有带着武器,带着友好的目的而来。

    卫兵警戒之心低了许多,然后远远喊道:“佣兵,你来这里干什么?”

    贝塔答道:“塞丽娅女士,让我过来帮助你们。”

    “帮助我们?”

    卫兵的神色有些奇怪,他们这两天,已经吃了太多的闭门羹了,但其中有一人还是回去禀告了,没过多久,贝塔之前见到的那位中年军官走了出来。

    这中年发现贝塔就是之前看到的那位小白脸佣兵,脸色倒是有些不喜,只是依然走了上来,尽量忍耐着自己的怒气说道:“那位据说很善良的女大主教,让你来帮我们?你一个敏捷系的战士,怎么帮?”

    这话中,依然有着淡淡的愤怒之情,只是被掩盖地很好。

    “当然有办法。”贝塔从衣服中拿出早准备好的两张卷轴:“这两张都是阳光普照卷轴,是塞丽娅女士让我交给你们的。”

    阳光普照?中年军官也知道这魔法的效果,似乎是大范围的。

    很快所有的伤员都被组织在一处,半空中一个金色的光球照射,明显能看到那些伤兵的伤口在慢慢好断,一些断手断腿的人,甚至在断茬处开始慢慢长肉芽。

    这个过程比较痛苦,但所有人都在尽量忍耐。

    和完美的手足相比,这点痛苦,他们可以忍受得了。整个营地的气氛由凝重变成了轻松。

    中年军官见魔法卷轴有效,终于松了口气。他回头看着贝塔,说道:“帮我感谢塞丽娅女士……算了,我还是亲自去一趟吧。”

    “那倒不用。”贝塔摆摆手:“塞丽娅女士让我询问一下,袭击你们的人,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如果可以的话,能详细和我说说吗?就当是那两张魔法卷轴的报酬了。”

    中年男人点点头:“没问题。这事也不是什么机密。”

    原来前天中午的时候,中年军官带着自己的小队,负责去另一个领地办件军务,但路过圣城附近的时候,却被不明势力的人袭击。

    袭击者全身黑衣包裹,只露一双蓝色的眼睛。

    对方剑术很强,甚至像是戏耍着他们一样,根据中年军官的经验判断,这个身份不明的人,应该是个年轻人。

    第二,对方绝对是男性。

    第三,对方其实也会魔法,因为对方离开的时候,使用的是风系的飞行魔法。

    魔武双修吗?贝塔微微眯了下眼睛。

首页206207208209210211212213214215216217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翔炎所写的《贵族纹章》为转载作品,贵族纹章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贵族纹章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贵族纹章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贵族纹章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贵族纹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贵族纹章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