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网游竞技小说 > 贵族纹章最新章节 > 贵族纹章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九百零六 心有伤痕
贵族纹章全文阅读作者:翔炎加入书架
    一间看着稍有点小,但相当干净奢华的房子。

    坐在铺着柔软绒毯的椅子上,奥基朗和贝塔随意聊了几句,然后以要招待其它客人为由,告罪离开。

    两个清秀的侍女走了进来,房门关上。

    以贝塔不俗的听力,能听到房门那里有轻微的脆响,似乎是有铁物顶住了房门。

    两个侍女走到贝塔的身边,一左一右将他包围起来。

    嗯,手段挺有意思,把自己关住,再派两个女人暂时来稳住自己,算是拖延时间?

    不过贝塔不着急,他本来就是一个诱饵,况且他至少有三种方法脱身。

    当下装模作样地搂着两个女人调笑起来。

    房门外,奥基朗听到房里女人轻快的笑声,微微一笑,离开房门远些。

    一群人很快就围到了他的身边。

    环视了周围众人一眼,奥基朗说道:“看得出来,他对和我们一起合作没有什么兴趣。况且女王长得很漂亮,人又温柔,短时间内,他应该不会生出背叛女王的心思。”

    “但我们等不了那么久。”另一个老年贵族阴恻恻地接口说道。

    “是的,我们确实是没有那么多时间。”奥基朗微笑道:“所以这个亲王必须得死,而且得死得很惨。莎莎女王并不是那种十分坚强的性格,只要她的爱人死了,必定极其悲痛,至少三个月内是无法理会政务的,这样子的话,就会让我们有很多发挥的余地。”

    “但问题在于,我们要如何把亲王杀掉,又不会让女王怀疑到我们身上。”

    奥基朗轻笑道:“这事我已经想好了。”

    众贵族们发出大笑声,大厅中充满了快活的气氛。

    大约半小时后,庄园的贵族来客们发现庄园中的灯火都暗了下来,只有几盏数灯提供最低限度的照明,只要离得稍远些,就根本看不人脸。

    这本应是一件麻烦事,但所有的贵族们都露出会心的暧昧笑容。

    这是众所周知的‘节目’,男人们开始随意走动,而女人们也随意地散开,这是为了离开自己的小圈子,免得待会的事情被人撞见,双方都会尴尬。

    很快,场中就有许多男男女女抱在了一起。因为女性略少些的关系,有些没有‘捕捉’到猎物的男性贵族郁闷之极,他们看着那些搂抱的男女开始往角落里钻,忍不住发出了无奈的诅咒声。

    这时候,大厅中走出一个男人,他同时搂抱着两个女人,虽然灯光昏暗,但他那头亮金色的头发依然十分明显。

    亲王?

    在有意无意的传播下,现在会场中所有人都清楚,那个拥有着特色发色的男子就是亲王,看着他搂抱着两个女人离开,一群人砸舌不已。

    这亲王也太‘厉害’了吧,昨晚才入住王宫,拿走了女王的贞洁,现在居然就敢搂包着两个女人到外面去快活。当真是不把女王放在眼里啊,还是女王没有办法榨干他?

    但不管怎么说,他们十分佩服亲王殿下的勇气和‘能力’。

    亮金发色的男子,走到庄园外,上了他自家的马车,然后晃悠悠地离开了庄园。

    马车在行驶的时候,还以一种奇怪的频率在震动。

    一群小贵族们,笑得更加猥琐了。

    大厅中,一群贵族在聚着聊天。

    “娜塔莉娅居然没有来!”一个老贵族不爽地说道:“我本来还想在灯熄了之后,邀请她聊聊天的。”

    “当年的美女检察官啊。很久没有男人了滋润了,现在想必正是如虎似狼的状态,你一个老家伙,满足得了她吗?别被她吸干了骨髓。”某个中年贵族打趣道。

    老人也不以为忤,反而笑道:“死在美女的肚皮上,也是一件美谈啊,至少吟游诗人能把我的名字传唱十几年。”

    众人发出哈哈大笑。

    这时候,一位毫不起眼的侍卫走进来,在奥基朗的耳边说了几句话。

    等侍卫离开后,这十几个贵族都不笑了,一脸严肃地看着身基朗。

    “嗯,我已经让人假扮亲王离开了,他的马夫现在正和某位姿色一般的小贵妇缠绵。”奥基朗的微笑,相当和蔼阳光:“我们已经没有了嫌疑,现在可以执行第二个计划了。”

    “那我们先离开了。”朗曼斯微笑道:“男人死了,女王肯定会大怒,然后是失态,我们必须得做好防守的准备,城墙立起来,才能阻挡狂风的吹袭。”

    其它几个贵族也点头表示同意,做好万全的准备,免得莎莎女王悲痛之余,迁怒于他们。

    一个个贵族们离开,奥基朗对着旁边的侍女做了个手势。

    此时贝塔正待在房间中看书,两个贵妇模样的妇人正并排躺在一旁的小床上。她们中了睡眠术,至少五个小时是醒不来的。

    茱莉在旁边用房中的果酒调了两杯味道不错的混合杯,贝塔一杯,她自己一杯。

    之前茱莉一直待在豪宅术空间中。

    她一身清冷的气息,自己抿了口酒,再看看旁边的两个女人,有些不解地问道:“她们的姿色不错,为什么不试着逢场作戏一下?”

    “约书亚会在你的面前和其它女人亲热?”

    “会啊。”提到某个男人的名字,茱莉的表情稍稍温和了些。

    “你不吃醋?”

    茱莉一脸理所当然地说道:“我是侍女,这样的事情很正常。况且他最爱的人是我,和其它女人逢场作戏又有什么关系。”

    贝塔轻轻叹气,茱莉的想法其实很正常,在这个强者为尊,男性为尊的世界中,男人寻花问柳是很平常的事情。”你还没有回答我呢,为什么不和她们亲热一下?我想莎莎女王不会介意的,况且她也不会知道。”

    贝塔摇头:“这样的说法不对。”

    “哪里不对?”茱莉的表情依旧很平淡,她只是单纯地好奇。

    “如果只是要漂亮的女人,我都要和她发生关系的话,那么我也应该是选你,而不是她们,毕竟你比她们漂亮多了。”

    “这样啊……”茱莉轻轻地昵喃了句。

    贝塔觉得自己成功地‘说服’了茱莉,便继续看起书来。豪宅术中放有很多书籍,他看十天也看不完。

    但还没有等他把书翻身,眼睛的余光就看到茱莉站到了自己身前。

    黑白色的女仆服落到地上,一双纤细,白玉般的长腿出现在贝塔的视野中。

    视线上移,看到浑圆美丽的大腿,平坦的小腹,两座尖梨形状的玉石山峰,山峰的沟谷间有一道粉色的痕迹,贝塔的视线在伤痕上停留了两秒,最后视线落在茱莉那张清冷的脸上。

    “你这是什么意思?”

    茱莉一脸平淡地说道:“你刚才不是说,要和我睡吗?”

    贝塔皱眉:“我什么时候说过?”

    “你说我比她们漂亮。”

    贝塔无奈地说道:“你这是故意曲解我的意思吧。把衣服穿上。”

    茱莉没反听从命令,反而跪坐下来,她双手搭在贝塔的大腿上,仰视着后者:“这也是侍女的职责之一。”

    她虽然赤身裸-体,但整个人依然是清清冷冷的,眼中没有害羞,没有为难,也没有情(欲),只有坚定的责任感。似乎,用这种方法服侍贝塔,就是一种责任,一种献身。

    “才怪了。”贝塔看着她的眼睛:“你在我这里待了也有好几年了,平时顶多就是和我打声招呼,很少理人。现在你却和我说责任……上次见过约书亚之后,你似乎就有些变化,雪莉还特意把你安排到我身边,是不是她说了什么话?”

    茱莉没有回答。

    但很多时候,沉默就是肯定的意思。

    贝塔无奈地叹了口气。

    “我不喜欢强迫女人,特别是心中有男人的女人。”

    贝塔说这话的时候,理直气壮。索菲娅算是半个例外,但也只是半个。索菲娅确实是爱着她的丈夫,但贝塔并没有强迫她,反而是她自己贴过来的。况且两人并没有实质的‘肉’体关系,只有灵魂的交融。

    “我心里没有男人了。”茱莉淡淡地说道。

    贝塔笑了:“说谎的女人啊。”

    他伸出手指,轻轻的抚摸着茱莉胸口上的光滑的红痕:“这道伤痕一日不消,约书亚就会永远待在你的心里。”

    茱莉的神情终于发生了变化,她幽幽叹了口气,起身穿好女仆装,坐到一旁继续喝自己的果酒。

    两人都不再说话,贝塔继续看书,她慢慢品尝着果酒。

    大约十数分钟后,贝塔突然看向房间的书架,他起身对着茱莉作了一个禁手的动作,然后将她收进豪宅术空间中。

    书架向旁边移动,露出一道黑漆漆的缝隙。

    一个密封的陶器扔出来,哐地一声摔烂,一股青色的烟雾冒了起来。

    这烟雾明显有毒,贝塔作为传奇职业者,感觉到这烟毒性很大,普通人沾到即晕,可对他来说,顶多就是有些不舒服,不会昏迷。

    不过为了保险,他还是给自己瞬发了一个持续时间长达三小时左右的驱毒术。

    然后装作昏迷躺地在上。

    书架又合上,烟雾弥漫着整个房间。

    等烟雾散得差不多了,书架打开,两个用黑色湿巾蒙着脸的男人闯了进来。
九百零七 证据
贵族纹章全文阅读作者:翔炎加入书架
    两个男人并没有急着去把贝塔抬走,而是先跑到两个睡着的贵妇前边,上下其手,并且发出淫笑声。

    装作昏迷的贝塔内心中相当无语。

    好在两个蒙面人还记得正事,过去把贝塔抬了起来,带进了书架的密道中。在密道关上之前,他们用极是可惜的眼光看着床上的两个女人。

    对于他们来说,那两个女人是平时根本无法靠近的极品货色,但可惜他们的时间不多。

    两人抬着贝塔在密道中走了大约半小时,然后从一个被藤蔓遮挡的隐秘洞品中出来,再抬着着他上马车,最后又花了半小时左右,把他运到了王城的郊外。

    两人把贝塔抬出马车,扔到地上,其中一人拿出把尖刀走向贝塔。

    随后贝塔微笑地睁开了眼睛。

    拉尼根的宴会很很快就落幕了,男男女女们搂抱着,去了一些特别的地方。

    后半夜,王室禁卫军全员出动,包围了十几个贵族的家,并且强势将胆敢反抗的人全部杀死,随后将十几个世家的家主抓走。

    一个个盗贼,或者斥候在阴暗中到处打探消息。

    到了清晨的时候,很多贵族探查出了些情报,王室这一次抓捕了十几位大贵族,更是造成了至少数百人的死亡。

    其它的贵族们即是胆颤心惊,又是愤怒异常。王室如此大规模地抓捕大贵族,到底是什么原因,他们之前一点消息都没有收到。

    这种毫无征兆的清洗,会不会有一天也会降临到自己的身上。

    愤怒的贵族们不约而同地穿上了正装,乘上马车,向王宫的方向赶,他们要在政议上质问莎莎女王,她到底想做什么。

    把我们这些贵族当成了什么?连最基本的尊敬都没有了?

    愤怒的贵族们坐着马车,几乎是不约而同地出现在了王宫门口。

    和他们想像中,王宫紧闭的情况不同,王宫大门和往时一样敞开,就是防守稍微森严了些。

    贵族们心有灵犀地互相看了一眼,然后极为团结地走进了王宫,来到政议厅。

    女王莎莎暂时没到,王座上没有人。

    但大多数的贵族已经到了,他们在交头接耳,本来就已经有些激动的情绪,渐渐地就变得有些失控,他们说话的声音也越来越大,甚至有人似乎已经喊出了‘莎莎女王想要完全掌控我们’这样的诛心之语。

    眼看着众人的情绪就要到暴发的时候,两条全幅武装的王室禁卫从外边走进来,排在会场两侧。

    闪耀着寒光的武器,立刻让这些人闭上了嘴巴。毕竟昨晚的事情,还历历在目。

    莎莎从王座后边的小隔间中走出来,她刚才一直待在后面,听着贵族们的吵闹,听着他们对自己的猜测,和不满,就差说要把自己拉下王座了。

    而现在,两队王室禁卫往旁边一站,他们全闭了嘴。

    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人都有欺善怕恶的习性,你应该把传递留给民众,把威严留给贵族。

    这是昨天,贝塔教给莎莎的话。

    因为教育的关系,莎莎一直认为,对贵族阶层要好,因为贵族阶层管理着民众,只有掌握他们的心,才能更好地掌握着国民。

    但贝塔的教导,和她以前受到的教育,恰恰相反。

    她对贝塔很信任,同时也调查过贝塔的过往。

    自己男人能把一个小小的教派,发展成一个小型国家的国教,执政能力绝对要比自己这个温室中的花朵要高得多。

    她觉得自己除了魔法不错外,就没有其它的长处了,在这种治国经验上,听贝塔的应该没有错。

    当坐到王座上,莎莎看着两旁全幅武装的禁卫,再看着那些明明一腔怒火,却不敢发作的贵族们,她的心里就有些爽快。

    在这之前,莎莎她每说一句话,总有很多贵族跳出来反驳,有时候明显是好事的决策,也会被他们批评地一文不值。

    她想做些什么,总是阻力很大,但现在……

    “各位大臣,你们看起来似乎有很多怒气需要发泄,是什么原因,可以和我说说吗?”

    莎莎笑眯眯的,明显心情大好。

    看着她这装模作样的态度,底下一百多的贵族个个心里都有句粗口想骂出来,但余光一看到两侧的禁卫,他们心里就发毛。

    这是莎莎第一次把禁卫放在政议厅上来。

    不过一百多人,里面总有几个勇者的。

    一位相当年青的贵族站了出来,他的脸上甚至都有些稚气。

    当他站出来的时候,几乎所有的贵族露出了‘孺子可教’的表情。

    只有与这青年有亲戚关系的数人,脸色变得很阴沉。

    “女王陛下,我有一件事情想询问您。”

    “请说。”莎莎微笑地看着位青年。

    “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青年顿了顿说道:“以奥基朗为首的十几位重臣,为什么没有出现,他们去哪里了。”

    “关于这事,也是今天政议最重要的话题。”莎莎的脸色变得威严起来:“他们涉嫌叛乱,已经被我抓起来了。”

    这话一出,下方立刻炸开了锅,几乎所有的贵族不敢相信他们自己听到的话,进而开始交头接耳。

    莎莎看到这种情况,但出右手。旁边的侍女立刻将一根金制权杖放到她的手上。

    权杖重重地在地面上砸了三下,三声巨响将下方的议论声压了下去,贵族们的讨论声也迅速平复下来,他们盯着王座上的莎莎,等待着她的解释。

    青年贵族舔了下嘴唇,他此时终于知道,自己鲁莽地站出来,是多么愚蠢的行为。

    但现在再退回去,更会被人瞧不起,他只得硬着头皮问道:“女王,可否有证据,一次十几位重臣,这可不是小事情。”

    “当然。”

    莎莎轻轻地拍拍手,不多会,政议厅外又进来一批禁卫,他们押着十二名狼狈的贵族走了进来。

    这十二名贵族都被五花大绑。

    参与政议的贵族们迅速分开,在中间留出一条大约三米的通道。

    十二名贵族被押到王座之下,然后负责押运的禁卫强行将他们按着跪下。

    法兰斯王国这里,也是不兴跪礼的,这些犯人看着王座上的莎莎,满脸的屈辱之色。

    而那个贵族青年趁这机会,躲回到了贵族群体中。

    轻轻的议论声再次响起,但这次,他们明显克制很多。

    他们发现,这二十位贵族,要么是重臣,要么就是大世家。

    连这些人都被莎莎女王抓了,而且一次十二位,他们这些小身板,可经不起莎莎的怒火。

    奥基朗跪在地上,听着周围的议论,感觉到周围那些幸灾乐祸的视线,他感觉到自己越发屈辱,当下便向王座上的女王咆哮喊道:“女王,你凭什么抓捕我们,我们到底违反了什么法律?这里有一百多位贵族同僚,你至少得给我们一个解释吧。”

    看着奥基朗那仿佛从灵魂中喊出来的悲愤之语,周围的贵族们一脸同情之色。其它十一位被抓捕的贵族也纷纷喊冤,要么就是直斥莎莎是暴君,无缘无故,性起抓人。

    看着一脸悲愤而身体发抖的奥基朗,莎莎觉得这人演技真好,要不是自己真的确认了他的事情,或许还会以为他真的是受了冤枉。

    “我刚才说过了,你们涉嫌叛乱。”

    奥基朗哈哈哈大笑,声音中满是愤怒和哭腔:“莎莎,你无非是看我们不顺眼,想把我们清除掉罢了。叛乱……这个理由说出去,谁会信?”

    他对着左右的贵族们喊道:“你们信吗?”

    迟疑了半会后,还是有几个贵族站了出来,其中一个说道:“女王陛下,如果你有证据,还是给我们看看的话,否则大家都不会心服。”

    这不是他们真的想‘主持正义’,而是单纯的立场问题。

    王室、贵族、民众,这是三个不同的阶层,互相对立又互相需要。

    现在贵族们都在认为,莎莎这个举动是为了打压贵族的势力,因此他们必须得站出来,否则过不了多久,奥基朗他们的今日,就是他们的明天。

    “证据啊,我有。”

    莎莎早料到会这样,她扔下一颗圆圆的白水晶,水晶落到地上,散发着魔法光泽,然后里面传出了声音。

    “想办法把亲王绑出来,如果他愿意和我们合作的话,就留他一条狗命,如果不愿意的话,就杀了他。”

    “莎莎女王现在还稚嫩,要想控制她,必须得趁着现在这段时间,否则等她成长起来,成为合格的女王,我们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一开始就是这两句话,奥基朗脸色大变,变得惨白,而其余十一个被绑着的贵族,更是露出了绝望的神色。

    接下来的话,变显得有些淫秽了,甚至有人提议,控制了莎莎之后,干脆大家轮流和她发生负距离关系。

    莎莎的脸色,出奇地难看。

    而所有的贵族,都恨不住想堵着自己的耳朵。

    魔法留音……只有和他们靠得很近,并且被他们信任的人,才有可能偷偷做到这种事情。

    奥基朗看了看自己这些被绑着的人,然后看着人群中某位中年人,发出绝望地大喊:

    “朗曼斯,你这叛徒!你不得好死!”
九百零八 瞩目
贵族纹章全文阅读作者:翔炎加入书架
    人群中的朗曼斯淡定地说道:“叛徒?这称号可安不到我头上。我一直都是忠于王室,忠于女王的人,我的家族也是。反倒是你们,打算背叛王室。”

    哈哈哈哈哈!奥基朗猖狂地大笑,他想站起来,但被禁卫用剑鞘直接把脸的都抽烂了,大笑声也嘎然而止。

    “呵呵,莎莎。我实在没有想到,你居然这么绝情。”奥基朗在地上吐着血,他侧身趴在地上,仰视着王座上的少女:“你明知道我们要对付你的男人,你居然还派他过来送死,就是为了将我们一网打尽,真是好算计,也真是铁石心肠,那可是你第一个男人啊。”

    “嗯,说完了吗?”莎莎无喜无悲地看着下方的可怜虫。

    “你一直以来,装得温柔善良,装得楚楚可怜,但实质上,你就是个蛇蝎心肠的冷酷女人而已。我看错了你,我们所有人都看错了你。”

    所有的贵族,看着莎莎的视线,都有些感叹。把夺了自己贞洁的第一个男人,拿去送死,就是为了将叛乱者一网打尽。

    从王的角度出发,这样子确实是无可厚菲,但从人的角度来看,莎莎这人,已经不能称为是女人了。

    “你说完了吗?”莎莎的微笑中,多了一丝讽刺:“你根本什么都不知道。”

    人群中的朗曼斯轻笑一声,传奇级别的教皇,怎么可能会被人随便杀掉。

    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贝塔从后面走了出来,坐在了摄政王专属的位置上。

    所有人都沉默了。

    奥基朗不可置信地看着贝塔:“你居然没死,你怎么可能没死?”

    贝塔没有理他。

    所有贵族都看着贝塔,仿佛要将他的模样牢牢记住。

    十二个犯人被拖走了。

    随后莎莎宣布了对他们的判决。

    剥夺所有叛乱者的贵族爵位,收回他们所属的领地,所有财产。

    朗曼斯因举报有功,采集证据有功,因此爵位向上升一级,变成候爵,同时接收奥基朗的所有领地。

    至于其它十一位贵族入牢后产生的爵位空缺,接着会在王城男爵以上的贵族中产生,有一年的考察期,在这一年间,谁的功劳更大,谁就有机会获得爵位,或者领地。

    大多数人都是趋利的动物,莎莎这一手,直接让贵族们产生了分化,即使知道她似乎有意打压贵族势力,也无法团结起来。

    毕竟贵族爵位,以及领地,谁都想要。

    关于叛乱的事情,虽然在王城引起了风暴,但风起得去,散得也快,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已经没有什么人再谈论奥基朗等人的事情了。

    将他们的注意力吸引起的,是大型传送魔法阵。

    法兰斯王城第一个大型传送阵传好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在围观。

    这个传送魔法阵建在了王宫前的空地上,并且在魔法阵周围,还建起了小型的城墙和箭楼,甚至还派了一支禁卫军驻扎。

    在建成之前,莎莎按贝塔的建议,派了很多吟游诗人在王城中宣传,说明了大型传送魔法阵的好处。

    除了战时传送军队和粮食之外,最大的作用,就是便捷交通。

    直接把人传送到千里之外,而且一次可以数百上千人,大大地方便交通出行。

    吟游诗人的宣传中,着重强调了这一点,所以当魔法阵建成的时候,大半个王城的人都跑过来围观。

    毕竟这和大多数人都有些关系。

    很多人都想旅游的,但一想到路途遥远,并且还指不定会被山贼,强盗拦路,就打了退堂鼓。

    可如果有一个传送阵那就不同了,只要duang地一声,就能把人传送到目的地,即省去了旅途劳顿之苦,又十分安全,岂不是美哉。

    法兰斯的大型传送魔法阵只建好了一个,不过也已经可以和渥金城的大型传送阵连通,莎莎在高台上宣布,现场征召十名勇敢者,进行一次传送到霍莱汶国渥金城,再传送回来的任务。

    传送本身免费,并且回来后,每个人可以得到一枚金币的奖励。

    举手报名的人很多,莎莎随机点了十人。

    这十人即兴奋,又是忐忑地站在魔法阵中。

    众目睽睽之下,他们在魔法阵中消失,然后十数分钟后,又在魔法阵中被传送回来。

    每个人手中,都拿着一份渥城金的宣传板画。

    “传送魔法阵成功了。”莎莎在扩音魔法阵的作用下,向整个王城宣布:“在财富神教的支持下,我打算在一年内,将国内三十六座大城,全部建立起一座大型魔法阵,以后民众的出行,将行变得安全与快捷,同时,还会是相当低廉的费用。”

    所有人都安静下来,大型伟主送魔法阵能不能惠及广大民众,就看传送的费用是多少了。

    “我在此宣布,以后每次传送的费用,每人都是五银币。器物按重量计算,一公斤十枚铜币。”

    整座王城发出欢呼声。

    十枚银币对于一般人来说,也是能接受的价格,对贵族来说,更是便宜到极点。

    普通市民,要想到远方去旅行,或者迁移到别的城市,只好的方式就是跟着商队行动。

    但这并不能百分百保证安全,毕竟不是所有的商队都有信誉,不少市民被商队的人抛弃,甚至是变成奴隶贩卖。

    现在有了传送阵,至少能保证足够的安全了。

    况且跟着商队行动,也得要好几枚银币的跟随费呢。

    人群中,一位魔法师打扮的青年,将一份魔法信息发送了出去。

    不久后,远在天涯,不知处于什么空间中的无色魔法塔,召开了紧急会议。

    “现在确认了,财富神教确实掌握有大型传送魔法阵的建设图纸。”一个头发胡子皆白的老人,看着周围差不多同样年纪的魔法师:“法兰斯城的大型魔法阵已经建成,这是我们派出去的情报员刚刚发回来的情报。”

    “现在大家讨论,如何处理这件事情。”老人淡淡地说道:“按理说,大型传送魔法阵,应该是我们的拿手绝活才对。”

    一个老人说道:“购买图纸,如果他们不同意,就用些非常规的手段。”

    “那可是一个神教,不是一个单独的魔法师。”白发老人使劲拍了下桌子:“我需要更靠谱的计划,而不是这种张口就来的白痴行径。”
九百零九 牧师下乡
贵族纹章全文阅读作者:翔炎加入书架
    被大长老责骂,刚才说话的老人魔法师脸色有些不好看,他想了会,说道:“我们可是无色魔法塔,他既然能使用空间魔法,就不应该给我们一点尊重?怎么说我们也是空间魔法的顶峰!让他们把大型传送阵的图纸送过来,我们给他们一些空间魔法不就行了?”

    “你最近几十年一直待在魔法塔里研究魔法,是不是脑子都傻了?”大长老气得胡子都快翘了起来:“我们如果真有本事,就应该把大型传送魔法阵自己研究出来,而不是去抢别人的东西。还顶峰!越老越不要脸皮了?”

    大长老的神色露出讽刺的微笑:“况且,你们觉得,我们能抢得过?你们还真以为,现在的无色魔法塔,还是几百年前那种人见人怕的组织?”

    一群长老们都没有说话。

    他们很清楚,现在的无色魔法塔,实力比起几百年前,确实是差得远。

    现在整个无色魔法塔,保有两位传奇,其它元老都卡在大师和传奇之间,不得寸进。

    一个长老说道:“那我们能怎么办?大型传送魔法阵,都不是出自我们的手,以后我们在其它魔法塔面前,如何抬起头来。”

    “其实可以把那个人吸纳进我们的魔法塔中来,这样至少能避免尴尬。”

    大长老说道:“这确实是个方法,但据我们查到的消息,懂得大型传送魔法阵的人,是财富神教的教皇,我们没有足够的利益吸引得到他。”

    一群长老齐齐地叹了口气,无色魔法塔现在靠的是几百年前传奇强者个的遗泽,才在世间留了个不错的名声。

    缺失了大量高阶空间魔法的他们,即没有足够的战斗力,也没有足够的防御能力,正面战斗能力在相同等级的情况下,极差。

    要不是前两年从外界拿回了密斯拉豪宅术,这才有了点点底气。

    但豪宅术的学习难度非常高,两年下来,也只有大长老摸到了这个高阶魔法的门锁。

    他们现在即没有实力,财力也不强,如何能招募到一个教派的教皇。

    一群人沉默了好久,最后大长老说道:“我们去和他们结盟吧,以盟友的身份和他们来往,如果他们有需要,我们就帮忙,尽量让他们多欠我们的人情,或许这样子,他们能把大型传送魔法阵的图纸送给我们。”

    又有个长老问道:“这计划行吗?”

    “希望很渺茫。”大长老直言不讳地说道:“如果是我们,会把这么重要的图纸交给盟友吗?”

    没有人接话。

    大长老轻轻咳嗽了声,说道:“但不管怎么样,你们都希望能学会大型传送阵吧。”

    说到空间魔法,这些长老们眼睛一个个都亮了起来。

    他们或许在人情世故方面不太行,但凭心而论,都是极度痴迷空间魔法的人,用技术宅一词来形容,也不以为过。

    “所以啊,只要有一丝希望,我们都是得争取的。”大长老想了想,说道:“对了,忘记告诉你们了,这个大型传送魔法阵的使用者,就是将豪宅术送给我们的年轻人。所以我会通过阿斯兰,向霍莱汶国王求助,希望他能帮我们牵牵线。”

    “也只能这样了。”

    无色魔法塔的这场会议,开得没没头没尾的,但也很正常。

    要是贝塔在几年前敢把大型传送魔法阵拿出来,无色魔法塔就敢下手抢。

    不单无色魔法塔,所有的势力都敢下手抢,只要是个上位者,都明白这玩意的作用有多大。

    但现在财富神教势力已成,特别前段时间还在整个人类世界使个劲的刷声望,又是送魔法装备图纸,又是送屠龙弩图纸,个个势力都承他的情。

    对这于一个‘极度秩序善良’的教派,一般的势力根本不敢乱来,至少明面上不敢乱来。

    而且现在和财富神教就‘建立大型魔法传送阵’交易的,居然是法兰斯王国,这可是人类第一大国。

    连第一大国都正正规规的交易了,其它的国家或者势力,想做些见不得光的事情前,肯定得斟酌一下。

    贝塔接下来在法兰斯国待了近大半年,才把三十多个城市的大型传送魔法阵建好。

    随后法兰斯国就进入了真正意义上的交通使得时代。

    从法兰斯回来回到渥金城,也同时带回了近六万枚金币。

    这是莎莎私人金库八成以上的钱了,也是法兰斯王室差不多十五年左右的税收。

    即使是付出了这么大的一笔钱,莎莎依然觉得很值。

    首先传送是需要交费的,除去维持费和传送材料费,大约十年左右王室就能回本,而且传送阵将整个帝国几乎连成了一块,拥有巨大的便利性,以及王室对各个领地的隐性控制,都是一笔相当长远,并且相当划算的投资。

    稳赚不亏,真正的上位者,就是应该从长远的角度来管理一个势力,或者国家。

    莎莎虽然经验不足,但毕竟是王室成员出身,这点道理还是懂得的。

    贝塔将豪宅术空间中的六万枚金币扔到了仓库中,雪莉随意清点过后,笑道:“有了这笔钱,我们也可以在霍莱汶进行大规模的传送魔法阵建设了。”

    但相当意外地,贝塔却否决了她的建议:“这事不应该由我们来开口,而是应该由王室来决定。”

    雪莉想了一下,便明白了怎么一回事。

    财富神教的宗旨便是不干涉他国内政。

    而大型传送魔法阵,无论从哪方面来看,都与每个国家的政治息息相关。

    而且传送阵的使用权,也应该掌握在王室的手里才好,否则他们会对掌握了传送魔法阵使用权限的财富神教,极度不放心。

    “这世界的利益,我们神教不能全部占尽。双赢才是真正稳妥地发展方法。要让盟友们感觉到,和我们合作,大家都有得赚,都有益处。但这也得有一个核心的前提,那就是我们核心技术,或者是核心举措,别人无法取代。”

    “无论是开山修路,凿运河,还是发行小金卡,甚至是传送魔法阵,这些双赢的举措,都向整个世界表明了我们的善意,我们的外部环境,暂时还很安稳。而现在,就是将我们的根须,扎得更深,更稳。只有根稳了,我们神教这颗大树,才能经得起狂风暴雨的吹袭。”

    “经过几年的培养,我们的年轻牧师们已经有了足够的数量,现在是时候可以进行‘牧师下乡’的运动了。除了城市,我们神教的信仰,必须得向更贫穷的地方发展,至少得做到一镇一牧师。如果可能的话,甚至可以帮助有我们财富神教牧师常驻的镇子,修建一条通往大城市的道路。这不是一朝一夕能完成的,可能得花上十几二十年,但无论如何,这件事情,我们必须得持续做下去,不能中断。”

    “最后,这件举措,就交由圣女来全权处理,这是琼当选圣女前的鸿愿,也是经过女神肯定过的事情。”

    在新一届的年末大典中,贝塔作出了以上的发言。

    圣女在会议上站了起来,深深地向贝塔弯腰行礼,以示感谢。

    经过一年的培养和锻炼,现在的琼已经初具了圣女该有的气场和仪态。

    她知道艾玛的身份后,还经常向艾玛请教政务,以及圣女该注意的事情。

    可以说是相当认真和好学的一个人。

    大典结束后,与琼认识的主教们绥纷向她贺喜。

    教皇在大典上的话,直接就告诉所有主教,圣女琼,正式上任了。从此之后,她就不再是花瓶,而是有了权力的,真正的实权派。

    当然,‘牧师下乡’这举措即是同意圣女的政治建言,也是对她的一个考验。

    做得好了,肯定会有更多的权力下放。

    如果做得不好,多半还得在圣城里多锻炼几年。

    用一种清淡,但又不会让人觉得高傲的姿态谢过所有贺喜的主教后,琼回到自己的家中,关上门。

    清冷的圣女面具撕开,她哇地一声就跳到了床上,抱着枕头滚来滚去,开心得不行。

    虽然说做到了圣女这位置,就已经让琼十分满足了,但她也不介意更进一步,拥有实权。

    不过她从来没有想过去向贝塔讨要自己的权力。

    在渥金城待地越久,她就越清楚,是谁将一个无人知晓的小教派,变成了现在霍莱汶的国教。

    她也清楚了,雪莉和渥金女神长得一模一样。

    她更清楚了,渥金女神会时不时通过雪莉,与教皇交谈。

    她甚至还知道主教们在暗中传着一个听起来相当离谱的消息。

    教皇贝塔是女神钦定的丈夫!

    所有的信徒,都不会编排自己信仰神明的闲话。

    那么这个消息是从哪里传出来的?只有一个可能!

    雪莉女士。

    她明白一件事情,在财富神教,贝塔教皇的权威,无人能及。

    咧嘴傻笑了一阵,琼坐起来,装模作样地咳嗽两声,回复圣女该有的模样,然后走到书桌前,打开一本厚厚的笔记。

    她在半年前就已经思考过这件事情了,因为她当选圣女的时候,执政理念就是兴修水利和扶持贫穷的乡镇。

    前者已经在贝塔的命令下实现,那么扶持乡镇这决策,总有一天也会上马实行。

    早作准备,终归不是什么坏事。

    而机会……永远留给有准备的人。
九百一十 软实力也可以吸引人才(上)
贵族纹章全文阅读作者:翔炎加入书架
    一支商队行走在平坦的石板大道上。

    商队的规模挺大,用来装货的板车有二十一辆,货车用黑麻布盖住,看不见货物是什么,但从车轮沉重的滚动声可以听得出来,货车装的东西很沉很沉。

    一支相当精锐的佣兵小队负责了这次商队的护卫任务。

    商队是从遥远的北方坦布斯国而来。

    佣兵小队全员骑马,其中一人是少年模样,鹰鼻褐发碧眼,看着相当精神,并且有一股英武之气。

    他腰间一把长剑,黑皮剑鞘,白色剑柄,背后是一把短弓,左手腕上别着一个小圆皮盾。

    商队继续一直前行,不多会,前方传来隐隐的马蹄声,佣兵小队十多人半数立刻策马到了前方,一部分在侧翼待着,另一部分的人殿后。

    无论是佣兵小队,还是商队众人,都有些紧张。

    没多会,一支大约二十人的轻装骑兵小队出现在道路的尽头,他们的皮甲都是淡灰色,胸前纹有金色的圆纹徽章。

    看到他们的打扮,商队和佣兵小队的人都微微松了口气,让出左边的道路。

    前方的骑兵小队行进速度并不算快,他们缓缓过来,在与商队交错而过的时候,二十多位骑兵都用审视的眼神看着商队及其成员。

    这让商队所有人都觉得浑身有些不舒服。

    但这支骑兵小队什么事情也没有做,他们缓缓过来,然后缓缓离开。

    英武少年回头看着骑兵小队离开的背影,有些羡慕。

    “财富神教的人行事太不像话了,一路上这么多的巡逻骑兵队,他们这是单纯地想吓人吧。”

    一个佣兵不满地嘀咕道。

    佣兵虽然个体实力强,但和正规军队比起来,在大规模群体作战方面,肯定有所不及。

    因此很多佣兵小队,遇到正规军,即使人数差不多,也是打不赢的,毕竟缺乏严明的纪律和指挥。

    况且,佣兵们极不喜欢正规军,无论是私人角度,还是立场方面来说。

    英武少年笑了笑:“我们进到霍莱汶国以来,这是第十七拨巡逻军了吧。财富神教把这么精锐的骑兵用来巡逻,简直是太材小用。”

    众佣兵也觉得如此。

    “话不是这么说的,艾罗斯阁下。”一个沉稳的男人声音透了进来:“从一个商人的角度来看,从一支商队的管理者来说,这样的巡逻队越多越好。如果全世界都是渥金女神的信仰地,全世界都有这种平坦的大路,那该多好。”

    说话的人,就是商队的主人,佩德。

    他从后边走过来,说道:“自从进到了霍莱汶国,我就有了真正意义上的安全感。无论是这些平坦的石板大道,还是那些时不时能碰到的巡逻骑兵小队,都和传闻中的一样。”

    财富神教现在全世界都已经知名。传闻中,财富女神渥金,是所有商人的保护神,同时也是婚姻女神。

    只是后一个神权,明显没有前一个神权来得实用。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我们佣兵就没有什么用了。”艾罗斯微笑道。

    佩德内心中,很想说如果条件允许的话,谁想雇佣兵小队给商队护卫。凭白花一笔钱不说,如果运气不好,雇佣到那种黑佣兵,在荒山野岭把商队的人全杀了,货物金钱全部抢走的,也不是稀奇的事情。

    这支佣兵小队,也是他经过精挑细选之后,才决定下来的。

    因为立场不同,护卫者和被护卫者的价值观是不太相同的,双方干巴巴地又聊了几句后,便没有再交流。

    看到财富神教的巡逻骑兵走远,商队继续前行。

    在两天后,他们到达了渥金城的城门。

    一颗巨龙的黑龙头挂在城门上。

    因为经过了特殊的魔法防腐处理,这颗龙头依然看着和活的没有什么区别。

    其实到了湿地外围之后,路上的行人和商队就渐渐多了起来。

    渥金城的交通非常发达,四个方向各有五六条大路岔开。道路上的行人怪车络绎不绝。

    商队一群人,看着龙头,个个都在咽着口水。

    一个佣兵说道:“这是我最过的,最嚣张的城门警示了。有这东西挂着,我敢保证,绝对没有什么人敢惹事。”

    众人皆以为然。

    经过检查之后,商队进入到渥金城中,商队的头领佩德啧啧称奇:“他们居然不收入城税,而且刚才我给塞点铜钱给守门的士兵,他们居然也不收。”

    艾罗斯刚才也注意到了佩德的道:“是不是嫌少?”

    “每人五枚铜币,不少了吧。”

    艾罗斯耸耸肩,其实自从进到霍莱汶国以后,他就觉得这个国家有点不太一样。

    有哪一个国家的道路,能像霍莱汶这样平坦笔直,也有哪一个国家的商道,能像霍莱汶这样,有骑兵小队不停地巡逻,保证安合。

    渥金城中很热闹,到处都是摆摊的小贩,以及走来走去的路人。

    艾罗斯甚至还看到了一些猫人,狼人,甚至是狐人在城中走动。

    他们显得很放松,一点也不像是在人类的世界生活,反而像是在他们自己的地盘上一样。

    “这些都是兽人奴隶?”佩德也在一旁疑惑地说道。

    艾罗斯摇头:“他们脖子上没有项圈,而且他们的神情很自在,如果是奴隶的话……不会有这么轻松放心的神态。”

    “这座城市有点东西啊。”作为商人,佩德自然感受到了这座城市中深厚的商业气氛:“刚才的守卫告诉我,商队在这座城市落脚的放在,最好去城北。”

    “会不会故意让我们过那边的,好把我们引入到陷阱里去?”

    佣兵小队的队长出现在旁边,他瘦瘦高高的,手里有把铁长枪。

    作为佣后,他的职责就是保护邮件,自然就得考虑到所有的,不安全的因素。

    艾罗斯摇头:“可能性不大,这座城市的所有人都很放松,看来这座城市应该很安全。”

    “我也这么觉得。”佩德点点头:“和这里的人比起来,我的家乡人人都像是有被害妄想症的疯子。”

    佣后小队的队长微笑道:“我只是提出建议,决定权在你的手中,佩德阁下。”

    这时候,艾罗斯看到一个小酒馆里有些骚动,不多会便有两帮人从里面冲出来,在外边当街对峙。u
首页178179180181182183184185186187188189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翔炎所写的《贵族纹章》为转载作品,贵族纹章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贵族纹章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贵族纹章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贵族纹章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贵族纹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贵族纹章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