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网游竞技小说 > 贵族纹章最新章节 > 贵族纹章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八百零一 计划变更
贵族纹章全文阅读作者:翔炎加入书架
    老实说,贝塔从来没有想到会被背锅。但仔细想了一下,他便明白了原因。

    后勤部队被端了一支,而后敌人还在后方肆虐,但他们却找不到。出了这么大的问题,肯定得有人为此负起责任。朗亚斯作为统帅,在战时理所当然不会被问责,一但连统帅都出了问题,那么整支大军的士气也就无从保证,差不多和战败无异。

    所以,必须得找其它的人背锅才行。

    但整个军团中,适合背锅的人,现在都有自己的职责,如果真让他们背锅了,局部士气低落之类的事情肯定有,这对大局会有影响。

    可如果让库克-格林这人背锅,不但对大局没有任何影响,反而因为这事,整个军团上层的人,都会高兴起来,变相地提升士气。

    毕竟谁叫库克-格林和缇娜走得近,很多军团的将领,对他都颇有微词,处罚了他,可以说是大快人心。

    一个降士气,一个提高士气,只要不是傻子,都知道怎么选。

    况且这事,与智商和正义选择无关,完全是立场问题。库克-格林算是外人,既然有外人可以顶锅,那么就没有必要让自己人顶上。

    很简单朴实的道理。

    因此当贝塔一进到营帐的时候,就有人发难,想要先声夺人。

    看着一脸怒色的将领,贝塔瞬间就明白了很多东西,他移开视线,看着朗亚斯:“大统领也是这么认为?”

    朗亚斯皱皱眉头,没有说话。他对贝塔的镇定,有些不安的感觉。

    有将领进言,说要把责任放在库克-格林身上,他考虑了之后,也是默认了的。

    但这事毕竟太不讲道理,所以他只是坐着不说话,即能给自己人长长底气,也能表示一种表面上的,不是他做出这样决定的气氛出来。

    但朗亚斯完全没有想到,库克-格林居然直接把矛头指向了自己。

    这让他莫名地就生出了一股怒气。

    只是,他依然还是不说话。

    然后旁边的将领更是怒道:“喂,和你说话呢,小子。你这是想违反军纪?”

    “在这个地方,只有大统领朗亚斯阁下才能断定我有没有违反军纪,你不行。”贝塔看了对方一眼,嘲讽地笑道:“要不要再打一场?”

    这人前面决斗的时候,被贝塔殴打了一顿。一般来说,贝塔在决斗中也是极有风度的,让人失去战斗能力,或者制服对方后,就会退开三步,以示战斗结束。

    但这人嘴太脏,不停地问候贝塔的父母,所以贝塔直接把他打得像个猪头一样。

    也可能就是这原因,他记恨上了贝塔。

    听到这话,这人脸上怒气更重,只是他喘了几口气,却说不出话来。

    毕竟贝塔说得有理,而且实力很强,他打不过。

    最后一个原因,才是最重要的,很多时候,个人武力决定了一件事情的走向。只有一个人有足够的实力,别人才不敢随便乱来。

    这时候其它将领也站了起来,一个个指责着贝塔怒斥,说他没有看好阵地后方,居然让敌人的骑兵跑了进来。

    这种人多欺负人少,睁眼说瞎话的行为,贝塔觉得有些好笑。

    他轻弹了下手指,弱化版的沉默术施放出来,这些军官立刻就没有了声音,只有一张嘴在开开合合。

    “我说过,你们没有权力裁断我的责任。”贝塔细弹手指,解除了沉默术,继续看着朗亚斯:“这是你的决定吗?大统领。”

    朗亚斯内心中的愤怒更甚,他站了起来,沉声说道:“我派给你的任务,是看守大后方,你做到了没有?”

    事到如今,朗亚斯知道自己不能再沉默下去了,既然事情已经到了这种地步,已经没有转圜的,直能一条路走到底,那就是让库克-格林把这锅背上。

    即使不背,也得背。

    “我记得,你给我的任务是待在统帅营帐旁边!”贝塔微笑道:“况且……一百人,如何防守大后方?”

    “那是你的事情,在战场上,我下了令,你就得做到,做不到,你就是在失职。这是你们整个异人厅的失职。”朗亚斯哼了声,脸上满是恼怒:“现在,你还有什么可以狡辩的话吗?”

    “我不服。”贝塔的脸上,有种古怪的笑意:“你们圣域不把我们异人厅的职业者当成自己人也就算了,现在出了事,也让我们背黑锅,还要不要脸。”

    朗亚斯语气轻缓地说着话,理所当然地就像是真理一般:“要不要无所谓,你要明白,这里是圣域的军队,不是你们职业者的佣兵工会。这里,我说了算。”

    营帐里的将领们都是一脸笑意,看着贝塔的神情,仿佛就像是在看着一个小丑。

    贝塔笑了,退出营帐。

     几个将领跳了起来:“你想逃跑?”

     他们仗着人多,就想冲上来,抓住贝塔。

     贝塔往地上扔出一个卷轴,下一秒,整个营帐就被炸上了天。

     朗亚斯等人都没有受到伤害,毕竟他是红衣大主教,进攻能力不强,自保能力还是不错的。

     一个白色的护罩,将他和所有的将领都保护了起来。

     “你敢袭击我们?你胆子比我想像中的还要大。看来你不怕被整个圣域通缉?”站在光明护盾中,朗亚斯威严地说道:“小家伙,现在认错还来得及,我可以把这里当成一件小事,但如果你敢离开,以后全世界都没有你的立足之地。”

     他说完话后,便发现贝塔身后的坡下,站着一百职业者。刚才因为注意力都在贝塔身上的关系,他一时没有发现这些人。

     这一百职业者,脸色奇怪地看着朗亚斯,有迷茫,有无奈,但更多的却是敌视。

     然后朗亚斯心里就突了一下,知道自己似乎被反下了一套,心中暗恨。

     “不用了,你对你们圣域很失望,真的。”

     说完这话后,贝塔的身影就完全消失在了空气中。

     传送术!

     看到这一幕,朗亚斯双拳紧握,指甲几乎要把自己的掌心刺破。

     坡下那一百职业者,肯定知道了刚才他和库克的对话,除非他能把这一百人都杀掉,否则事情迟早会在圣域传开。

     如果只是单纯的十几人,倒还好办,无非威逼利诱。

     但这一百人,都是相当厉害的职业者,如果利用手段强来,只会事得其反。现在可是在战场上。

     异人厅以后肯定要出问题,而这追责下来,肯定是他的责任,没跑了。

     双方静默无声,突然间,有几个弓手离队,向着后方走了。

     这仿佛是个信号,职业者一群一群地走掉,本来还有几个想待在这里的,但看看眼下这情形,也跟着走了。

     他们很清楚,再待下去,没有好果子吃。

     一个将领凑到朗亚斯的身边,问道:“这些人算是逃兵了,要不要派军队围剿掉他们。”

     “你是白痴吗?”朗亚斯怒喝道:“那可是一百职业者,至少得三千士兵才能围得住。现在这种情况,大后方还有一支敌方的骑兵不知所踪,你居然让我调三千士兵去对付一个没有威胁的势力,你的脑子怎么长的?”

     这将领讪讪地退到一边。

     朗亚斯极是头痛,他让库克-格林背锅,无非就是想提升一下士气,然后打磨一下这年轻人的脾气。

     年轻纪纪便有这种实力,为人肯定很傲,这对他在圣域的发展没有任何好处。只有经过打磨了,性格沉着了,才能在圣域待得下来,才是一个好圣域人。

     他只是好意!只要库克输个软,不会有任何真正意义上的惩罚。

     但没有想到,这小子居然这么傲。

     而且反将了自己一军。

     该死的,现在的年轻人,都是这么厉害的吗?

     “从第三军团调两千骑兵回来,全力搜寻后方的敌人骑兵队。”朗亚斯叹了口气,突然觉得心好累。

     贝塔传送到了战场之外,利用贞德的视野,看到一百名职业者都离开后,他微微笑了下。

     他本来还打算在圣域中升到高屋,乱搞一通的。

     但现在看来,这计划只能放弃了。而且他在圣域待了一段时间后,发现圣域虽然有政治上的分歧,但遇到大事大非的问题,教皇派和圣女派,都会团结起来。

     想要真正分裂他们,很难。

     让异人职的职业者和圣域真正离心,也算是意外的收获。

     站在一个山岙上,贝塔看着厮杀的战场,摸着下巴,自言自语道:“要不要暗地里给予反叛军一定的帮助?”

     如果真这么做的话,确实能延长法兰斯国的内战的时间,变相的削弱光明神教的实力,确实是个不错的方法。

     只是随后想到,法兰斯国现在是莎莎当政,他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坑外人可以,坑自己的熟人就不好了。

     想了想,他突然记起一件事情。

     海迪说过,特拉可领那里,似乎有渥金神教的消息,而他记得,佐伊似乎也是特拉可领的人。

     去那里看看?

     不过他对法兰斯国不熟,不知道特拉可领在哪里。先找个城市,再找个向导吧。

     光明神教的事情,暂且先放到一边。

     如果能在法兰斯国里建起渥金神教的势力,也是不错的。

     现在光明神教的注意力都放在了战争上面,看起来确实是个好机会。

     虽然心里有了主意,不过他不急着走,反而在山头上坐了下来。

     就算要离开,也得先和缇娜打声招呼,否则她会担心的。
八百零二 好好的牌面,打成了什么鬼样子
贵族纹章全文阅读作者:翔炎加入书架
    战场的厮杀持续了六个小时左右,然后双方各退大约五百米,在正面大战场上,光明神教军确实有不错的优势。

    但一支仿佛幽灵一般的骑兵队,在他们的后方肆虐,偷袭了一队神教军的后勤部队,而且派出去寻找他们的骑兵队,也被敌人反偷袭了一次,死伤惨重。要不是敌人的数量实在太少,而且顾及这里是他们的大后方,怕被支援缠上,对方伏击完后,立刻离开,并没有追杀,这才使得骑兵队搜寻队没有被全歼,不过很快全军都知道了后方有敌人的事情,士气大幅度降低。

    朗亚斯现在很头痛。

    一支仿佛幽灵般的轻骑兵部队,在后方几乎就是相当于来无影去无踪的刺客。

    实际上,能对付他们的,大约只有那一百人的职业者。

    只是现在异人厅的职业者全走了。

    本来他只是想让库克-格林背个黑锅,顺便磨砺一下对方的心性,但没有想到,对方居然这么玻璃心,而且对方还顺手离间了他和异人厅职业者的关系。

    朗亚斯是所有红衣大主教中,唯一有全局战争概念的人。但这并不是意味着,他是个很厉害的统帅,他擅长稳扎稳打的阵地战,但战术变化,以及特殊情况的应对很一般。

    现在他正苦恼着,如何才能敌人那支骑兵给揪出来,想了很多方法,都觉得不靠谱。

    对方似乎看穿了他这边的战术布置,一直在他的阵地外围绕圈子,时不时会在不同的地点出现。

    虽然没有真正实行攻击,但这种悬而不落的攻击,反而更让人觉得提心吊胆。

    “如果是你带着残余的四千骑兵,能不能把他们找出来。”朗亚斯想了会,问左手边的将领:“根据我们的情报,敌人大概只有三百人。”

    “不敢保证。”

    这将领苦笑了下,继续说道:“我们的士兵刚从战场上撤下来,不可能去追他们,也追不上。他们应该时不时会休息一下,精神肯定好过我们,乱来的话,反而很容易被他们伏击。“

    “难道就任由他们在后方扰乱我们的后勤?”

    朗亚斯越发觉得脑袋胀痛,这时候,他依然没有后悔把锅甩给贝塔,而导致职业者们离开这件事情。他只是觉得,库克-格林这人不堪大用,一点点小委屈都受不了,直接导致了整个神教军的处境,处于一个相当被动的状态。

    简直该死。

    听到朗亚斯的喝问,没有人回答,所有的将领都垂着头。

    这时候,外面闯进来一个人,是缇娜。

    她一进来,就冲着朗亚斯质问道:“听说你把库克逼走了?”

    朗亚斯心情本来就不好,听到这不太友好的话,他皱着眉头说道:“缇娜,我是元帅,你要明白,在军队里,我的决定,我的话才是最重要的。库克他犯了严重的错误,现在甚至畏罪潜逃,他已经是一名可耻的逃兵,你明白了吗?”

    “逃兵?”缇娜冷冷一笑:“有本事,你也把我弄成逃兵啊。”

    “你……”朗亚斯本来就心烦意乱,被缇娜这么一闹,更加火气上头,他重重一拍自己身前的简易木桌,怒道:“缇娜,你顾全一下大局行不行?别以为你是圣武士,就可以为所欲为。”

    “顾全大局?你的顾全大局,就是把真正有本事的人逼走。你的顾全大局,就是把异人厅的职业者们,对我们圣域产生了不信任感,甚至是疏离感;你的顾全大局,就是对着一支三百人不到的骑兵队,束手无策?”

    “你的顾全大局,可真是有本事。”

    这话仿佛一巴掌一巴滨地往朗亚斯脸上拍。

    所有的将领,头垂得更低了。他们可不想卷进两个高层大佬的争执之中。

    “缇娜,闭嘴,这里是军队,如果你不愿意听从我的命令,你可以像你那个不负责任的小男人一样,甩手离开。”

    缇娜冷冷一笑:“你真以为我不敢?”

    她冷冷地把腰间的令牌往地上一扔:“和你这样的白痴元帅共事,算我倒了大霉。”

    铁质的令牌被扔到地上,叮当两声。

    所有的人都惊讶地看着她。

    朗亚斯也一样,他喃喃自语:“缇娜,你疯了不成?”

    因为太过于吃惊,他甚至连声音变小了。

    缇娜转身就要离开,朗亚斯在后面大喊:“缇娜,你等等。你对我有意见没有问题,你甚至可以待在军队中,什么都不干。但你绝对不能离开军队,否则会被判定为逃兵,这对你在圣域未来的评价,很不好。”

    朗亚斯急了,缇娜可是圣域的未来之星,是圣域重点培养的对像。

    把缇娜派到前线来,本意上就是为了煅练她,给她‘刷’声望。

    但现在,反而弄得缇娜要成了逃兵?

    朗亚斯实在没有想到,事情会‘恶化’到这种地步。

    同时他心中更恨贝塔了,这人怎么能得到缇娜这么死心塌地的爱慕!

    缇娜转头回来,清丽的脸上带着一丝嘲讽:“逃兵什么的我不在乎,我还是那句话,就你这样的元帅,真的像个白痴一样。你连基本的判断能力都没有。”

    说完话后,缇娜离开营帐。

    一般来说,得罪了元帅的人,一般都走不出营帐,但这时候,愣是没有人敢拦这个满身煞气的少女。

    “所以我才讨厌女人上战场,太不理性了。”朗亚斯长长地叹着气。

    有个将领出声说道:“元帅,我去劝劝缇娜女士。”

    朗亚斯捂着脑袋,点点头。

    这将领追出营帐,小跑到缇娜后边,说道:“缇娜女士,希望能浪费你几分钟时间。”

    缇娜停住了身体,回过头来看着他。因为心情不好的关系,缇娜的语气有些冷淡:“请说。”

    这将领不以为意:“我得先感谢白天你的援手,要不是你带兵硬生生把敌人的阵线撕了个缺口出来,我和我的骑兵团,可能就出不来了。”

    “应该的。你还有其它事情吗?”

    “另外就是……我也不瞒女士你了,其实我是圣女派来,暗中保护你的人,没有想到反而被你救了。”这将领苦笑了一下:“圣女说过,如果你遇到什么难事,如果会造成很大影响的话,她希望你能忍忍。大局为重。”

    “不需要。”缇娜微微一笑:“只要我还是女神的圣武士,我就有权力做我认为是正确的事情。这事太肮脏,我忍不下去。”
八百零三 敌人也不是完全1直倒霉的
贵族纹章全文阅读作者:翔炎加入书架
    缇娜话说得凌烈,人也走得潇洒。骑兵团的将领在后面看着她的背影,眼中露出许些爱慕的情绪,但很快就收敛了起来。

    他很清楚,自己和对方没有可能的。

    缇娜回到自己的军营里,收拾了一下东西后,准备离开,回到圣域去,她实在是受够了朗亚斯那个白痴。况且,现在贝塔也不知道跑那里去了,她希望在回圣域的途中,能找到贝塔。

    虽然是女孩子,但缇娜的私人物品不多,和普通男士兵没有什么区别。

    她提着一个皮袋子走出军营,半途中有几个将领过来劝解她,希望她能回心转意,继续留在军队中,毕竟她本身是一个强大的战力,而且圣武士有凝聚士气的作用。她如果一离开,本身就已经衰落的士气,就完全会崩溃掉。

    但缇娜拒绝了他们,同时冷冷地说道:“告诉朗亚斯,不要把政治那套东西带到军队中去。虽然说战争确实是政治的延续,可在战时,政治方面的事情一旦左右到他作为统帅的决定,那么这支军队很快就要垮了的。”

    “连我一个小女孩都明白的事情,没有道理他不明白。”

    说完话后,缇娜骑着马离开了。

    离开军团,进到到后勤线路线这边,她正愁着要如何寻找贝塔的时候,一只金色的鹰隼从空而降,在她的面前掠过。

    她的眼睛一亮,追了上去。

    鹰隼飞得很慢,仿佛特地在给她引路一般。

    然后在一个小树林前,鹰隼飞上了天空,消失不见。缇娜进到小树林里,果然看到了在那里等着的贝塔。

    “贝塔。”

    欢喜的缇娜从马背上跳下来,小跑到对方面前。

    “抱歉,朗亚斯他就是个白痴。”

    “不,我倒是觉得他走运啊,误打误撞就破坏了我的计划。”贝塔笑着说道。

    缇娜一想,对啊,贝塔来这里,就是想升到高层,然后在里面搞事,好引起光明神教内战,削弱光明神殿的实力。但朗亚斯这么一顿‘骚操作’,直接把贝塔给逼走了。

    算是帮圣域逼走了潜在的内患。

    想通了这次,缇娜俏脸上有些哭笑不得了。

    “那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缇娜问道。

    贝塔答道:“打算去一趟特拉可领。有些事情想去确认一下。”

    缇娜走前一步,说道:“我也和你一想去看看。”

    少女的俏脸有些微红,仿佛淡粉的色的花瓣。

    贝塔摇摇头:“我觉得你还是待在军队里比较好。”

    “你是嫌我给你添麻烦吗?”缇娜一脸的失落。

    “那倒不是。”贝塔微笑道:“我倒是希望你能在圣域中,拥有极好的声望,万一以后某天,我们渥金神教和光明神教冲突了,你可以在圣域中,给我们说说好话。”

    “可是,我更想……”缇娜没有把话说完,她毕竟是女孩子,还是少女,话说得太露骨,太直接,不好。

    贝塔假装没有听懂,他从空间中拿出一根长长的权杖,交给了缇娜。

    “这是‘众神的承诺’,一把相当厉害的武器,可以当作钝器来使用。”

    看着手中的权杖,缇娜愣住了。她只有任务系统可以使用,看不到这权杖的具体数值。但她作为圣武士,能感觉到这把权杖神奇的能量。

    这绝对是一把史诗级的装备。

    “送给我?”

    缇娜有些惊讶。圣武士可以使用除了弓与弩外的所有武器,自然也包括权杖。他们之所以喜欢用双手巨剑,主要是为了杀伤力。

    但如果有更好的武器,他们不介意换换。

    现在这把一米多高的权杖,不但有着不错的物理杀伤,而且缇娜能感觉到,它对自己光明神术的加成,绝对着着夸张的效果。

    拿着这把权杖,缇娜轻轻抚摸了一阵,然后忍不住向着远方一指,喝道:

    “律令:坠日。”

    一颗比巨大的金色光球从天而降,直接砸在前方一百米处的空地上。

    先是一阵光亮,而后剧烈的爆炸在地上留下一个直径大约五十米的圆坑,周围的草地一片狼藉。空中还有袅袅升起的小型蘑菇云。

    威力明显强了许多。

    “这权杖太贵重了,我不能要。”

    虽然对这权杖很喜欢,但缇娜还是忍住了自己的喜欢爱之情,想把权杖还给贝塔。

    但贝塔却是摆摆手:“我认识的所有人中,只有你最适合使用它。”

    “可是……”

    缇娜还是把权杖递了回来,眼中有着坚定。

    贝塔想了会,说道:“要不这样吧,权杖我就先借给你用。当有我时间了,再回来找你,把它拿回来,行不行?”

    缇娜听到这话,眼睛一亮。她很清楚,贝塔是不太可能带自己一起去特拉可领了的,但如果这权杖在自己手中,有天贝塔想要回去了,他得来找自己啊。

    这样子,自己又有机会可以多见到他一次了。

    想通了这点的缇娜,美滋滋的收下了权杖。

    其实这权杖,贝塔使用也很合适。但他总觉得,这东西在自己手上的话,有一种被人‘安排’了的感觉。

    与其这样,倒不如给缇娜,让她拿着。他倒是看看,这权杖离开自己的手后,会引起什么样的变化,或者事情出来。

    挥舞了一下手中的权杖,缇娜问道:“你现在就要离开了吗?”

    “对。”贝塔点头:“不过我还是觉得你能回军队里面比较好,如果你真走了的话,你们光明神殿军说不定真的要输了。”

    “好,既然贝塔让我回去,那我就回去。”缇娜定定地看着贝塔,眼中全是热情:“但我这么听话了,你能不能给我一点奖励。”

    贝塔愣了一下

    “一个拥抱之类……”少女的脸,红得像是快要煮熟的虾。

    这么简单的要求……贝塔毫不犹豫地上前,和她拥抱了一下,礼节性的那种,好一会后松开。

    此时的缇娜穿着盔甲,全身硬邦邦的,抱起来一点感觉都没有。

    但缇娜的感觉完全不同,她感觉贝塔的体温,似乎穿透了盔甲,穿越了她的皮肤和骨肉,一直灸热到她的心里。

    这完全是她个人感觉而已。

    松开缇娜后,贝塔说道:“我先走了。”

    “嗯。”

    缇娜垂着头,满脸的红晕。

    贝塔用传送术离开,缇娜在原地站了一会,好不容易心情才平静下来。

    不过即使如此,她也是满心欢喜,再也没有了刚才听到贝塔要离开时的失落感。

    一个简单的拥抱,却让缇娜感觉到整个天地都不同了。树林变得漂亮了,天空似乎变得触手可及,连空气都变得好闻了许多。

    她在原地,傻笑了一阵,突然记起来,贝塔希望她回到军队中去。

    没有多做考虑,她立刻骑马往阵线上疾驰。

    贝塔先传送回到了拉果郡。

    刚到门口,就看到一群莺莺燕燕从里面出来。

    她们都是贵妇的模样,互相之间正调笑着,见到贝塔站到外边,她们一边从旁边走过,一边对贝塔上下打量,甚至有几个大胆些的,居然向贝塔抛媚眼。

    嗯……都是安吉儿的朋友?

    负责看守大门的银翼佣兵团的成员,其中一人靠近过来,说道:“教……老大,那些女人都是安吉儿女士发展过来的‘好朋友’。”

    说到安吉儿的时候,这位佣兵明显是一幅相当佩服的神情。

    “最近庄园里有什么事情吗?比如说有没有人针对你们之类的。”

    “大事没有,小事倒是不少。”佣兵呵呵笑了声,有些畅快地说道:“昨天团长才把一个观察了我们好几天,最后想偷偷摸进我们庄园的盗贼沉到了附近的河里。”

    告别了这个佣兵,贝塔刚进到庄园中,就看到茱迪从屋顶上飘了下来,她每扇动一次双翼,都会引起一阵闪耀的星屑。

    见到贝塔,茱迪明显很高兴,但她显得有些害羞,双手合在小腹之前,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贝塔主动走上去,牵住她的手,往房里走,同时问道:“最近过得怎么样?”

    “很好。”

    茱迪一直看着贝塔的侧脸,眼神十分温柔。她闻言点点头:“你不用担心,这家里,我要好好守着的。”

    作为异族,茱迪对人类世界不太了解,对自身的感情也不太了解,但她清楚一点,自己很喜欢呆在这个男人身边,即使他对自己做了两次那种事情,她依然很喜欢。

    不知道为什么,每次看到茱迪,贝塔总觉得她有点像是小白。

    这让他的心情有些古怪,可以说是有些微妙的烦躁感,但他更清楚,这不关茱迪的事情,这纯粹只是容貌有些像的问题。

    她不是小白。

    两人进到屋中,然后便看到安吉儿站在楼梯口那里。

    她可不像茱迪那么拘谨,见到贝塔便风情万种地媚笑道:“你这混男人,可真狠心,把我们两个女人扔到这里不管,自己跑外面快活,现在终于舍得回来了?”

    贝塔苦笑:“我可不是出去快活。茱迪报喜不报忧,你和我说说,现在拉果郡的情况怎么样了?”

    “暂且很顺利。”说到正事,安吉儿也严肃了起来,前王后的威信尽显:“但有件事,正好需要你来决定。这里的光明神殿,似乎察觉到了我正在向贵妇们传教,说不定,他们会有针对我们的动作。”

    
八百零四 笨拙的感情
贵族纹章全文阅读作者:翔炎加入书架
    只要是宗教,对自己势力范围内的‘异教徒’都是敏感的。

    虽然安吉儿已经很小心,只找了信得过的贵妇传教。况且渥金现在还拥有‘婚姻’神格,对已婚女性有着一定的庇护,但即使如此,人多了,有些消息还是传了出去,然后便被光明神教的人听到了。

    居然敢在光明神教的地盘上传教!

    若是一般人,一般的异派信徒或者传教者,光明神殿肯定二话不说,上去拿人。只是贝塔现在有贵族身份,还是一个强大的红袍。在没有确实的证据之前,他们不敢乱动一名红袍的女人。

    只是这段时间,他们对格林庄园的监视也就越发严密起来。

    在茱迪冷酷地淹死一个想爬进庄园的盗贼后,监视的力度就弱了下来。

    不过安吉儿很清楚,监视的力度很快又会变得严密起来,他们必须得做出决定。

    安吉儿作为前王后,有不错的政治思维和手段,但她现在却有些束手束脚,因为她不想乱下决定,然后被贝塔嫌弃。

    她很清楚,大凡有能力的男人,都不太喜欢女人帮他们决定事情。

    好在,现在贝塔回来了,她感觉到了一身的轻松。

    “麻烦的事情很多啊,你再不回来,我就快要哭了。”

    斜斜地坐着,安吉儿毫不做作地卖弄着自己的风情,同时温语浅说,把最近一段时间以来,格林庄园中发生的事情,都说了一遍。

    贝塔听完后,有些佩服。

    安吉儿只能算得上是渥金的浅信徒,但她在这段时间里,却悄悄发展了很多渥金信徒出来,虽然全是浅信徒,可这能力和效果,已经比一般的牧师强出太多了。

    如果她的职业不是舞者,贝塔都想把一座神殿交给她管理。

    屋外的草地上,茱迪静静站着,身后的蝶翼偶尔拍动一下,有种难以言喻的美感。

    虽然没有刻意去偷听,茱迪还是听到了两人在房中的谈话。

    她是由光明虫王所化,即使成了人型态,依然也继承了虫王时期那夸张的听力。

    听到了贝塔有些为难的叹气声,心中没来由地就多了些烦闷的感觉。

    异族要想真正了解感情,是件挺困难的事情,它们的脑结构,和正常人类相比,有些不同。

    这就使得它们,对于世界的认知,以及感情的表达方式,很不一样。

    园子里的花开得很好,茱迪蹲了下来,轻轻地嗅着花香,以前这样子做,她会感觉到心灵很平静,但现在,却是一点用也没。

    她依然感觉到自己很烦躁,很不快。

    没过多久,贝塔从房子里出来了,向她挥挥手,她顿时就欢喜起来,走了过去。

    接下来的事情很简单,就是两人聊聊天,一起吃个晚饭,安吉儿也在一旁。

    茱迪对安吉儿没有什么意见,甚至颇有好感。她知道安吉儿很擅长与人打交道,这恰恰是她的弱项。

    这段时间,她一直很开心,虽然心跳加快,虽然不太敢看着贝塔的脸,甚至连贝塔说了什么,都不太记得,但她就是开心。

    夜深后,贝塔去休息了,安吉儿也回了自己的房中。

    茱迪坐在窗外,看着外边的银月。

    她想起了贝塔白天略显得为难的叹息声,心情又开始变得烦躁起来。

    走到床上,她想睡下,但翻来复去,怎么也睡不着,无奈之下,她只好起床,想到外边的园子里走走,散散心。

    结果没有想到,刚好遇上打着呵欠出来的安吉儿。

    “你也没睡?”安吉儿穿着十分诱人的丝绸睡衣缓缓走出来。

    茱迪点点头,模样显得有些娇憨:“你为什么也没有睡?”

    “我在等贝塔来,明胆我都给他那么明显的暗示了。”安吉儿一脸的不爽:“结果我等到现在,都不见人。我觉得自己也是真贱,为什么就偏偏喜欢上这么一个有原则的男人。”

    茱迪笑了笑。

    “我倒是好羡慕你啊。”安吉儿看着茱迪,啧啧有声:“被他弄了十几个小时,一定很舒服吧。”

    茱迪羞地话都快说不出来。

    “算了,不逗你了。”安吉儿又打了个呵欠:“刚才紧张期待了老半天,一身汗,粘乎乎的,先去洗个澡。”

    她转身要走,但茱迪突然出声叫住了他。

    “安吉儿,等等,我问你一下,喜欢一个人,要怎么办?”

    “待在他身边。”安吉儿自然明白茱迪口中的人是谁:“帮他排除***,然后再帮他扫除一些不必要的麻烦,就这么简单。”

    因为很困了的关系,安吉儿随意说出自己做为女人的心得,然后挥着手就要去洗澡。

    但走了一半,她突然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一转身,发现茱迪已经不见了。

    她顿时抽了口冷气:“不会吧!”

    接着他跑到三楼,使劲敲贝塔的房间,等贝塔开门后,她急急忙忙地说道:“贝塔,我刚才好像说错话了。”

    拉果郡的光明神殿,灯火通明。

    信徒们早已离开,神殿大门紧关,一群牧师正在里面开着宴会。

    十几个牧师正在和数个侍女亵玩,场面很是香艳。两名主教在角落里,悄悄地说着话。

    “盗贼被淹死后,已经没有佣兵再接我们的委托了。”一个满脸短须的主教皱着眉头说道。

    “没关系,白天的时候,我已经让人去圣域报告了。就说有邪恶的异教徒正在我们拉果郡传教,他们很强大,我们缺少针对手段,想必仲裁所很快就会派人过来。”

    “仲裁所的人,听说都是毫无感情的刽子手。他们一旦出手,那两个美人可能也得死啊。”

    “没有关系,死了只要不超过三天,感觉和真人差不多,而且还别有滋味。。”

    “这样的话,那个异族归我吧。”没有胡子的主教举起了手中的杯子。

    “你这人怎么这么贪婪,玩你的小男孩去。”

    两个主教在低声争吵着,半空中,茱迪脸色越来越冷。

    而后一道白色的光刃,直接将教堂的顶部斜斜切断。

    轰隆隆的声音中,教堂顶部斜斜地滑落到地上,发出巨大的声音。

    一群牧师们,待待地看着空中的茱迪。

    
八百零五 意外
贵族纹章全文阅读作者:翔炎加入书架
    战斗力这种东西,只有一个大体上的直观感受,没有办法去真正衡量。

     像茱迪,她真正唯一的攻击手段,就是光刃。如果是在游戏中,只掌握了,或者只精通光刃的魔法师与魔剑士,会把别人笑掉大牙。因为即使是再厉害的魔法师,也不可能把光刃变成一个真正强大的魔法,顶多就是带点致盲效果的小型灼烧器而已,攻击距离也不长。

     致盲这东西听着很厉害,但大多数菜刀,或者敏捷系玩家,都会学一个盲斗专长。

     毕竟黑暗的时间差不多占掉一半的时间,然后还有很多魔法或者道具可以制造出黑暗效果,盲斗这专长对于大多数物理系玩家来说,都是相当实用的技能。

     而魔法师们则有光亮术,精神力感应等等手段,也不太害怕被致盲。

     所以光刃这种杀伤力不足,而且还得射中眼睛才有致盲效果的魔法,显得性价比极低。

     但还是那句话,魔法这种东西因人而异。连玩家们都唾弃的光刃,在茱迪这个光明系‘魔兽’的手里,却发挥出了极为可怕的攻击力,以及攻击距离。

     等贝塔赶到光明神殿来的时候,战斗已然结束。

     整座教堂被茱迪斜切成两半,教堂中凡是穿着白袍的,无论男女,全部死亡,无一例外尸体都是断成两截。

     血液把整座教堂的石质地面都染成了黑色,贝塔刚靠近就闻到浓重的铁锈味。前方不远处,茱迪微飘在半空中,蝶翼缓缓拍动,看着下方的尸体残肢,表情冰冷得仿佛没有感情一般。

     这可真是……有些麻烦了啊。

     贝塔心中微微叹了口气。

     茱迪感觉到了贝塔的到来,她有些慌张,连忙飞了下来,落到贝塔身前,然后垂着头。

     她感觉到贝塔似乎有些不高兴,虽然只是一点点,但这也让她的心情有些惶恐。自己做错了吗?按道理说,杀掉这些人,贝塔应该会高兴才对吧。他高兴了,自己也会高兴。

     贝塔本来是有些郁闷的,但看到她一脸做错事的小仓鼠模样,气一下子就消了。

     “过来。”贝塔轻轻向她招手。

     茱迪又靠近一些。

     贝塔把手按在茱迪的头上,银发光滑柔软,摸起来非常舒服。

     “我很高兴你想帮我,但你对人类世界还不太了解。”贝塔声音温柔地说道:“如果你有想做的,事关我的事情,可以先与我商量一下,明白吗?”

     温柔的声音抹去了茱迪的不安,她抬起头,的眼睛重新变得明亮起来。

     “嗯,以后我好好听你的话。”

     老实说,贝塔有种负罪感。眼前这茱迪在感情方面,本质就和人类的小女孩差不多的心性。虽然她已经是一个佣兵团的团长,但团员们更认可的是她的实力,以及她冷淡的性格。

     这样的性格很理智,很适合成为一名佣兵团兵。

     但在男女感上,她真的和普通的小女孩没有什么区别,甚至还要差些。

     但贝塔偏偏就和这样一个心性和小女孩差不多的妙曼女性,发生了两次关系。

     就算想不理她,也不可能了。贝塔做不出那种拨X无情的事情来。

     安慰了一下茱迪后,贝塔走到神殿外边,看着里面的情形,心中微微叹了口气。

     死了至少二十名光明神殿的牧师,还有两名是主教,消息传出去,圣域不疯了才怪,看来这格林庄园保不住了,得在两三天内,把人迁走。

     而且那些信仰了渥金的贵妇信徒们,也得交待她们藏好才行。

     正准备把这些尸体移走,给圣域那边制造点假象,拖慢他们的反应速度,然后好有足够的时间安排那些贵妇信徒的时候,贝塔却咦了声。

     他发现,这些死掉的光明信徒,身上都有股微弱的力量,虽然正在渐渐散去,但确实是有。

     而且绝对不是光明元素。

     贝塔好奇地靠近过去,利用精神力感受以了一下,然后有些惊讶。

     他从这里信徒的身上,感受了一种混乱的气息,有点像是邪神。

     贝塔看向神殿的内部,那里立着一座光明女神像,茱迪虽然切掉了

     女神像上的光明气息,甚至已经有些混杂。

     贝塔愣了下,回头对着茱迪说道:“你别动,我测试一下你的倾向。”

     茱迪虽然有些奇怪,但乖乖地站着。

     一道白光笼罩着茱迪,过了会,她的头顶上有道青光一闪而逝。

     偏向善良阵营!

     贝塔记得,茱迪以前可是中立阵营的,现在变成了善良阵营?

     难道说,她杀掉的这些人……

     想到这里,贝塔再次检查了这些人的尸体,感受了一会空中残留的那股气息。好半会后,他呵呵地笑了声:“居然是邪神,光明女神真的不管主位面的事情了?邪神入侵到她的后花园来了,她都没有发觉?还是说……”

     接下来,贝塔利用法师之手,将这些牧师的尸体垒成一堆,再画了个献祭魔法阵。

     贝塔启动魔法阵的一瞬间,拉着茱迪进到了豪宅术空间中。

     魔法阵发出淡灰色的青色,尸体里的灵魂被无形的力量拉扯出来。

     这些灵魂都已经变异扭曲,要么头顶上多出几个眼睛,要么身上多长出几条章鱼似的触手,要么就是挂着古怪的‘肉瘤’,看着极是恶心。

     一个羊头恶魔在魔法阵的上空掉落下来,带着毁灭与混乱的气息。

     它的眼睛很大,在黑夜中冒着红光,宛如血色的灯笼。手拿一把纯黑色的三叉戟,向前一刺,将一个扭曲的灵魂串到自己的面前。

     这是噬魂魔,对人类的灵魂有着异样的爱好,无论是邪恶的,还是善良的灵魂,在它看来,都是美味。

     只是这次有些奇怪,羊头恶魔看着这灵魂,通红的眼睛中眨了两下,再用鼻子嗅了嗅,然后扔是嫌弃地扔到一边。

     这动作让贝塔有些惊讶。

     然后这羊噬魂魔很快就离开了,在进入裂隙之前,它甚至还对着那些扭曲的灵魂吐了口唾沫。

     这动作让贝塔挑了下眉头。

     连噬魂魔都嫌弃的灵魂,到算扭曲,以及恶心到什么程度?

     贝塔正打算从豪宅术中出来的时候,那个魔法阵上空又有变化。

     一道新的空间裂隙打开,在其后方,出现了一颗巨大的眼珠子。

     这颗眼珠了极大,而且瞳孔类似蛇的那种竖仁状,整个空间裂隙上下大约三米,左右的宽度大约两米。

     这么宽的面,都不足看完这只眼球的全貌,贝塔估计这裂隙后的生物,身长至少得一百米以上吧。

     当然,这只是猜测。

     这颗眼球给人的感觉相当不详,带着莫名的混乱气息,和刚才贝塔在死去牧师身上感受得差不多。

     那些牧师是被这个眼球的主人侵染了?

     这时候,贝塔突然听到咯咯咯的声音,回头一看,发现茱迪盯着这个眼球,身体在不停地打颤,一脸看到了非常惊恐的神色。

     这么可怕?

     贝塔觉得有些奇怪,然后就见这裂隙中,伸出许多白色面条似的触手,卷起这些灵魂,掳到了空间裂隙中。

     随后空间裂隙关闭。

     看到这一幕,贝塔觉得光明神殿,似乎并不像他想像中的那么强盛了。

     或许,法兰斯国的传教活动,可以更早提上日程?

     此时,茱迪在发抖,她的双手抱着自己的胸口,正在强撑着不让自己过于害怕。

     贝塔走上去,将她拥入怀中,轻语安慰。

     但……没有作用。

     在贝塔的怀中,她依然颤抖地很厉害。

     贝塔给了施用了宁神术,静心术,还是没有作用。

     再这么颤抖下去,茱迪的肌肉肯定会开始因为不停地收缩而处于抽筋状态,会伤着她的身体。

     无奈之下,贝塔只有用上最古老的方法。

     身体的慰藉。

     这里是豪宅术空间,没有人会来打扰他们。两人早已有过关系,不必娇情什么。

     以前两人的结合,贝塔都是处于狂乱的状态下,事后什么感觉都没有,只有隐隐作痛的双肾。

     但这次是清醒的。

     他终于知道,茱迪的身体有股花香,动情后,这股味道会变得更加浓郁好闻。

     他终于知道,茱迪的身体内部构造确实和一般女性不同,更曲折些,体内温度也更高些。

     他终于知道,茱迪动情后,先是舌头会变甜,而后整个身体皮肤,都会有点淡淡的甜味。

     贝塔几乎尝遍了她的全身,完全确认了这一点。

     因为是清醒状态,这次两人的结合,只持续了三个小时左右。

     完事后,贝塔把慵懒地不想动弹的茱迪抱在怀里,问道:“你为什么会如此恐惧着那个眼球?”

     说到眼球,茱迪的身体微微抖了一下,然后才缓缓说道:“我也不知道,只是看到了那东西,我就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

     精神攻击,还是跨空间的?毕竟豪宅术算是处于另外一个空间中。

     但为什么自己没有事情,甚至一点感觉也没有?

     茱迪化成人形没有多久,她知道的东西不多,再问下去也没有意义。

     两人穿好衣服,从豪宅术空间中出来。

     天已经快亮了,一些胆大的人已经往神殿这边过来,似乎想看看光明神殿发生了什么事情。

     两人迅速离开现场。
首页157158159160161162163164165166167168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翔炎所写的《贵族纹章》为转载作品,贵族纹章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贵族纹章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贵族纹章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贵族纹章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贵族纹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贵族纹章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