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网游竞技小说 > 贵族纹章最新章节 > 贵族纹章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七百九十六 苦苦支撑
贵族纹章全文阅读作者:翔炎加入书架
    一般魔法师在大腿中箭,剧痛难当的情况下,肯定会影响到施法的速度。

    但这个魔法师却似乎不受太大的影响,虽然他的脸色变得有些苍白,但还是很镇定地快速吟唱魔法,把自己的魔法护盾换成换成了复合型的。

    然后他伸出魔杖向不远处的领主一指,领主的身上也多了个复合型魔法护盾出来。

    两个将领被震跌倒在地上,然后头晕脑涨地站起来。

    其中一人大喊道:“快去查明到底是那里的攻击。”

    只是暴雨中,他的吼声根本传不远,暴雨的哗哗声几乎遮掩了一切的声音,无论是近处的,还是远处的。除了附近几个人,外面的人根本听不到他在喊什么。

    另一个将领拿着铁盾,继续挡在领主面身前,把第二波箭雨拦住,然后他抽空给自己摸了一把脸,喊道:“附近的军队呢,统帅营都受到攻击了,怎么还没有人过来支援,他们在干什么。”

    “雨太大,其它地方的人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另一个将领大吼道:“我们必须得让其它军队的人,知道我这们这里出问题了。”

    他话刚吼完,周围就暗了下来,因为营帐被打碎的关系,刚才用来照明的火把在暴雨的浇淋下,现在全熄灭了。

    而后又是一波箭雨压了下来。打在魔法盾,以及铁质上,叮叮作响。

    周围一些亲卫发出惨叫,想来是受到了伤害。

    领主林津特缩在两名将领的身后,脸色很难看。

    敌人打到中军统帅营这里来了,而这暴雨又下得离奇,很明显他们被人看破了阵线,敌人那边有战争方面的天才?

    朗亚斯?

    不太可能!他和对方虽然不熟,但也听说过这红衣大主教在外的名声,带兵以谨慎为主,兵兵为营,阵地式推进。

    这种直接偷到敌人大后方,进行斩首行动的方针,他一般用不出来。

    也没有这么大胆。

    到底是谁?

     恍惚间两三波的箭雨从漆黑的暴雨间袭来。可能对方也因为暴雨,没有足够视野的关系,这波箭矢非常零散,散落在营帐的周围。

     “他们的弓箭手,快要力尽了。”一个将领从旁边举着看牌站了起来:“精锐级别的弓手,拉长弓在短时间内短出五波箭矢已经非常了不得了,趁着这个机会………”

     这将领话还没有完全说完,又是一波箭雨压了过来,吓得他再次躲到了盾牌的后面,然后怒喝:“对方有弓手后备队?”

     其它人没有理他,因为这时候,魔法师已经利用魔法把自己大腿上的箭矢‘移’走,同时对自己的伤口进行了魔法治疗。

     此时他正吟唱着魔法咒语,无数的魔法光点从四周的空气中被抽出来,汇聚到他的身上。

     此时他很像是大号的电灯泡。

     “保护好魔法师。”

     领主林津特刚把这话喊出来,发现已经有了三个将领举盾护在魔法师的面前了。

     参加作战会议的将领有十多人,刚才只有两个实力最强的人有足够的能力反应,甚至是保护将领,他们大多数趴在地上不起来,尽量让自己的受击面积降低。

     况且刚才有一小段时间周围处于黑暗环境,如果乱动反而会碍事,现在魔法师人为地制造出了光亮,他们当然立刻过来举盾护卫。

     这也能看得出来,格鲁尔领的将领们,比较精锐一些,他们至少知道,在什么情况下,应该做什么样的事情,不会没头没脑地给自己人添乱。

     虽然魔法师已经撑起复合型魔法盾,但如果被攻击次数多了,或者遇到强力的攻击,魔法盾,依然还是会被打破的。

     十数秒钟后,一盖圆型的青色光幕从魔法师身上冒出,迅速变大,并且将附近二十多米的半径全部笼罩。

     一波箭雨压过来,打到护罩上,叮叮当当地弹到一边去。

     连雨水,都被隔绝在外。

     看到这一幕,光罩中所有人都安心许多。

     这也是为什么魔法师在战场上很受欢迎的原因,他们总有一些特别的保命手段。

     领主站了起来,他现在全身上下都湿透了,不但如此,还一身的泥浆,怎么看,都显得极是狼狈。

     虽然说在战场上,一身泥浆不算什么,但被人摸到自己的统帅大营,这怎么说都是种耻辱。

     “怎么还没有人来支援?”

     林津特看看周围,极是不爽。

     “这种夜晚大暴雨,伸手不见五指,连火都升不起来,他们没有炸营就已经相当不错了。”

     有个将领哭笑着说了句公道话。

     确实如此,统帅部被袭击,他们只听得见声音,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然后还有暴雨,还不能视物,一般的军队,早已经崩溃,四下疯狂地乱跑,互相惊恐地踩踏了。

     林津特也知道这道理,但一想到,自己身为领主,居然没有人能上来支援保护,就是一种极其不爽的感觉蔓涎到心头。

     他觉着脸,正要说话,一波金色的光球从夜幕出冒出,直接砸在了结界上。

     结界一阵剧烈地晃动,仿佛要破碎一般,领主下意识就要蹲到地上,躲藏起来。

     还好,结界只是乱颤了一阵子,便稳住了。

     远处,贝塔的视线不受雨幕的影响,他看着远处的结界,微微有些惊讶。

     他很清楚自己一波奥术飞弹过去,威力有多大,但对方的结界居然抗住了,不得不说,对方有些本事。

     贝塔不打算再继续使用奥术飞弹,刚才连续两波的爆发,直接把他的精神力强度降到了一半以下,如果再进行魔法攻击,势必会使提精神力要见底,他不能这么做,总得留点精神力,用来启动传送魔法阵。应对万一出现的突发事件,以及,用来维持唤雨术。

     而此时,格鲁尔领的魔法师有苦说不出,刚才那一波奥术飞弹,直接让他的精神力快要消耗完毕,现在他累得说不出话来,而且很想就躺到地上睡上一觉。

     林津特再站了起来,看着魔法师问道:“伊达,你这魔法结界有多少时间。”

     好一会,魔法师伊达才缓缓说道:“大概有半小时左右,再长就不行了。”

     “足够了……”领主长长地吸了口气,有种侥幸活下来的感觉。
七百九十七 太过于夸张的事情不能做
贵族纹章全文阅读作者:翔炎加入书架
    半小时,足够他们进行阵型整合了。虽然现在是深夜,还有暴雨,魔法阵自带的光亮传不了多远,但只要智商稍稍正常的人,看到微弱的亮光,都应该会向这里聚集,至于其它营地的军官们,只要像现在一样,稳住军心,不让士兵们发生营啸,就是大功一件。

     只是没有等他们喘口气,六名半透明的人影从雨幕中冲了出来。

     大魔法师的这个结界能阻挡箭矢和魔法这种远程攻击手段,却不会限制人类进入。

     盗贼以速度著作,况且刚才他们一直在雨幕中处于隐身状态,冲进结界后,才被其它人发现。

     “刺客!”

     距离结界边缘最近的将领刚喊出一声,一把飞刀就插在了他的喉咙上。鲜血喷射中,这名将领死不瞑目地倒下,地下的泥水被他盔甲带来的重量砸得四处飞溅。

     盗贼们跟着飞溅的泥水一起散开,分工目的相当明确,三名冲向疑是被将领保护的人,另外三名冲向了大魔法师伊达。

     在战场上,最值得暗杀的,就是敌人的指挥官,以及拥有改变一场战争能力的大魔法师。

     “保护领主。”

     一名将领大喊,持盾挡在领主前方。

     一名盗贼被他挡了下来,但其它两名盗贼趁着这机会,从两侧绕过他,左侧盗贼还顺手向后扔了把飞刀,这将领并没有像其它将领一样穿着盔甲来参加会议,可能是他觉得在统帅营很安全。

     但正是这自信要了他的命,飞刀射中他的后颈,直没把柄。

     这将领双眼无神地跪倒在地上,直到死亡,他都在用盾支持着自己的身体。

     他的死并非没有意义,正是因为他阻拦了一下,领头身边的两个将领有足够的时间跑到领头的身边,每人各持一盾,将领主死死地护在身后。

     领主自己也拿起了武器,虽然实力不算太厉害,但面对着盗贼,正面自保还是能勉强做得到的。

     而另一边,冲向大魔法师的三名盗贼,更加地不顺利。

     他们在冲向大魔法师过程中,每人同时扔出两把匕首。

     六把匕首几乎全魔法师伊达的所有闪避路线都封死了。

     但伊达没有闪避,他反而很是愤怒地大喊一声:“滚!”

     这一吼,宛如实质的冲击波在他正面,呈一个椎型喷射出去。

     六把飞刀一撞上冲击波,就被弹飞。而三名盗贼撞上冲击波,也像是被奔跑的巨象击中,三人都倒飞出去。

     精神冲击……一招看起来很有威力,但实质效果很一般,顶多用来保命的特殊技能。

     启用这能力,需要耗费大量精神力,因为性价比太低的关系,玩家们魔法师们学会后,都懒得使用。因为其它更有效果,效果更好,或者还有其它效果的保命魔法不少。

     这也就是普通魔法师的悲哀之处,他们能学到的法术建模太少,偶尔能遇到一个新魔法,都会宛若珍宝地学习,而不管其性价比高不高。

     况且对现在的伊达来说,这个魔法救了他的命,至洗性价比的问题……根本不在意了。

     因为威力不大的关系,三个盗贼其实只是被推飞,他们在地上滚了一圈,又爬了起来。

     因为大多数人对魔法师都抱有一种敬畏的心理,三个盗贼被推飞后,不敢再向魔法师发动攻击,而是转向在场的将领。

     而那三个攻向领主的名盗贼,被两个将领持盾压着打,险象连连。

     最后有人大喊一声:“撤!”

     这话一出,其它五人瞬间就转身,还扔下了粉尘弹,射进了雨幕之中。

     不到两秒钟,六个盗贼就消失地无影无踪。

     魔法师给自己施加两层护盾后,毫无形象地坐下直喘气。

     领主挥挥手,外边两个次跑过去,把伊达护卫在其中。

     “做好准备,敌人的攻击一环接一环,说不定还有后手。

     领头的话刚落,又是一波金色的奥术飞背和箭雨混进抛了过来。

     好在伊达的魔法结界效果比较好,虽然看着摇摇欲坠的模样,但实质上还坚挺。

     贝塔在远处高地上,看到这一幕,微笑了下。

     他的视线看得很远,又不受雨幕的影响,此时统帅营帐已经破裂,他能看到里面的情形。

     刚才看到盗贼们久攻不下,直接逃跑之后,他就下令射了一波箭雨出去,用来掩护盗贼们逃跑。

     虽然弓手们有些奇怪,担心误伤到自己人,但他们还是照着命令做了。一波箭雨过后,六个盗贼很快就跑了回来。

     贝塔看看自己的左侧,那里有一队百人左右的士兵,正踉踉跄跄地往往统帅营帐那边支援,而其它的营地都没有动静。

     这不是他们不想动,而是在这种情况下,不动要比乱来行动好得多,几千人,几万人一乱,那后果就太严重了。

     “挺精锐的。”

     贝塔给了一个贴切的评价,然后带着弓手和盗贼们离开。

     其实贝塔清楚,如果刚才他真正加入战斗,和盗贼们一起突入到营帐中,绝对能把敌人的领主干掉。

     但……没有必要。他到光明神教来,是为了搞事,而不是真正投靠。适当的表现自己的能力,无可厚菲,如果如果表现得太厉害,那反而不是好事。

     过狱不及的道理,他明白,真把领主干掉了,光明神殿背后调查他的力度,绝对会再上两个台阶。

     于是他们就从瓦伦丁不过二十米的地方擦肩而过,因为雨幕和夜晚的关系,瓦伦丁椕不知道自己的身边有一支敌人的小部队离开,他现在靠着魔法光球微弱的光线,靠着经验往统帅营帐那边走,他一直在祈祷,希望敌人没有对统帅部那边造成巨大的伤害。

     爬上山峰,贝塔带着弓手和盗贼们传送回小树林那里,然后停止了唤雨术。

     然后他还用精神力,破坏了传送魔法阵,同时小声感叹道:“不太完全的传送魔法阵,可惜了,否则绝对成去无色魔法塔那里,当个元老。”

     这话,旁边很多人听了都没有往心里去,但有个弓手听完后,却是眼微动。

     “回去吧。”贝塔微笑道:“我们的任务已经超额完成了。”

     其它人一听这话,都露出会心的微笑,他们很清楚,突袭敌人指挥部,即使没有刺杀到领主,但就凭着他们杀掉了五六个将领,打扰了敌人的节奏,光这就是极大的功劳。

     贝塔等人回到自己的营地,经过三层的检查,确认他们的身份后,贝塔来到朗亚斯的营帐中。

     这里还有数个将领在讨论明天的作战方针。缇娜自然也在这里,她看到贝塔,微笑了下。

     见到贝塔进来,众人停止讨论,朗亚斯问道:“这么快就回来了,是不是潜入遇到了麻烦。”

     几个将领都露出会心的微笑,有些不屑,有个人甚至轻轻笑出声来。

     缇娜看了那人一眼,把他的模样记在了心底。

     “要不要我们明天给你制造个潜入的机会啊。”有个将领语气轻淡地说道。

     只是那股子嘲笑的味道,怎么都和他的语气不搭。

     缇娜又盯着这人看。似乎感觉到了缇娜的视线,这人缩了缩脖子。

     “不是。”贝塔没理说话的将领,而是看着朗亚斯:“我们突袭了敌人的统帅营,取得了一定的战果,所以来报告一声。”

     营帐中沉默了一会,然后很多人不约而同笑了起来。不是他们看不起贝塔,而是贝塔说的事情,实在是太过于好笑了。

     朗亚斯也板着一张老脸,说道:“库克阁下,这里是军队,事情可以做得不好,但绝对不能说假话。”

     “没有那必要,你可以找那些回来的盗贼问问。”贝塔显得很冷静。

     “该不会是串通起来骗人吧。”刚才说话的将领继续说道:“报假军情,可是和内奸同罪的。”

     贝塔盯了他一眼,然后再看着朗亚斯:“我相信元帅你有自己的判断。”

     朗亚斯点点头,让外面的卫兵把回来的盗贼和弓手全叫了进来,详细询问。

     一开始将领们是抱着找破绽的态度询问的,真越问发觉事情可能是真的,特别是在听到贝塔懂得传送魔法的时候,他们一个个闭上了嘴。

     传送魔法……听到这词他们就觉得有些背脊发凉,人人都清楚,这魔法在战争中,如果使用得好,作用有多大。

     但全世界,懂得传送魔法的也没有几个人。

     朗亚斯惊讶地看着贝塔:“你既然懂得传送魔法,为什么不早说?我可以把更精锐的职业者派给你。”

     “并不是完全稳定的传送魔法,传送实力越强的人,越不稳定。”贝塔‘解释’了一句:“况且,神殿也没有真正询问过我有什么样的能力。”

     这可真是……众人都有些牙酸。如果说一个从懂得剑术意志已经很厉害了,再懂得传送术,简直已经不能用天才这个词语来形容。

     缇娜眼睛闪闪发亮。

     “我觉得库克阁下说的话应该是真的。”朗亚斯作了个最终表态:“现在,你们回去,做好准备,我们明天大军压上,既然敌人那边已经死了几个将领,那指挥系统绝对出了问题。正是我们进军的大好时机!”
七百九十八 升官了,却不太开心
贵族纹章全文阅读作者:翔炎加入书架
    随后,作战会议结束。

    贝塔和缇娜同住一间帐篷,这待遇让很多将领羡慕嫉妒恨,抛开缇娜的身份不谈,光是她的容貌,就足够让大多数的男人有着特殊的想法了。

    小白脸……一众将领暗暗在心里唾弃。当然,他们没有觉得贝塔在吃软饭,一个能在近战上打赢圣武士的法师,谁敢说他吃软钣,说他张狂目中无人,都比这说法靠谱得多。

    朗亚斯一直待在自己的营帐中。他看了一会沙盘,然后走到旁边的小皮毡上闭眼休息。大约两小时后,营帐中偷偷摸摸进来一个人。

    朗亚斯睁开眼睛,坐了起来。

    “主教,打扰你了。”

    “没有关系。”朗亚斯作了个‘请坐’的手势:“你觉得他怎么样?”

    这来人霍然就是贝塔刚才所率领的十名弓手之一,一位面容普通老成的中年人。

    “素质相当优秀。”弓手赞叹地说道:“做事果断,在保证手下安全的同时,也不会妇人之仁。不会为了所谓的同情心去救那些违背命令的盗贼。不会为了所谓的战功,强行攻击敌人,见好就收,占了便宜就撤退,很理性。”

    朗亚斯来了兴趣:“把你们的经过说给我听听。”

    大约半小时后,听完弓手的讲述,朗亚斯淡淡地说道:“很不错的年轻人,圣域中,能和他比肩的同龄人,除了缇娜,圣女之外,似乎没有。”

    弓手也叹了口气:“是啊,如果当年我们的团长,能有他一半能力和心性,也不至于……”

    朗亚斯也叹了口气:“过去的事情就不提了,反正都过去这么多年了。我明天会成立一个临时异人小队,由他来当队长,我把你调进去,你帮我好好地看看他。上头让我好好观察他,我现在要指挥军队作战,哪里有那么多时间去管这些闲事。高层那些家伙,说话也不嫌腰痛。”

    “行,我帮你好好看看。”弓手淡淡地笑道:“我觉得他应该只是把我当成了普通的弓手,毕竟我这张脸,太普通,太有欺骗性了。”

    朗亚斯难得地笑了下。

    人就不能太自信。中年弓手以为自己没有被发现,但其实贝塔早就注意到他了,也猜到了他的身份。况且在贝塔的系统视野中,他头顶着LV11的讯息。一堆精英级别的弓手中,混进一位大师级,怎么不可能注意到。

    况且这位大师还故意把自己的实力压制到精英级别,就算白痴都知道这里面肯定有原因。

    贝塔销毁传送阵时的自言自语,其实就是对他说的。

    这时候,格鲁尔领的领主看着漫天的量空,再看看自己的营帐,一股气闷在心里,脸色更是难看。

    在他的周围,多了一百左右的士兵。瓦伦丁站在最前列,垂首而立。

    雨已经停了,很多军营都派出了小支部队,前来察看情况,但都被愤怒的领主赶了回去。

    瓦伦丁是唯一能在暴雨中,赶来支援的将领,虽然带的人不多,只有一百人,但在那种时刻,如果敌人的盗贼没有退出,并且那些弓手舍弃远程攻击,拿着匕首上来参战,另外对方还有一名强大的魔法师,这些战力都压上,他们统帅营所有人,可能都得死。

    所以在领主林津特看来,瓦伦丁的一百人来得相当及时。

    而且多半是因为瓦伦丁的到来,对方才开始撤退的。

    虽然瓦伦丁知道自己可能立了大功,但他没有抬头,越是这种时候,越不能表现得张扬,否则会被那些支援迟了的将领的怨恨,嫉妒。

    凭什么你得了功劳,还能飞扬跋扈,我就看你不爽。

    这样的心态,在军队中其实很容易出现。

    所以瓦伦丁一直在装孙子。得到什么样的权力,就应该有什么样的表现,在领头的奖励没有下来之前,瓦伦丁依然把自己当成一个没有什么权力的副营长,完全没有自持战功而傲的模样。

    领头虽然脸色有些难看,但他至少表面上,还是心平气和地表扬了所有前来支援的将领们,然后让他们回去,安抚好军营里的士兵,继续稳定阵线,不要慌张。

    作战会议散后,瓦伦丁正要离开,一个侍卫叫住了他,并且把他带到了一个小帐篷中。

    没多会,林津特带着两位亲兵走了进来。

    瓦伦丁立刻站了起来,行了个军礼。

    “坐吧。”林津特说了声,在瓦伦丁对面坐下。

    等林津特坐下后,瓦伦丁这才挺直身体,在林津特面前坐下,显得有些紧张。

    林津特很满意瓦伦丁的表现,觉得这小伙子,对自己有足够的尊重。

    “你为什么会知道我所在的统帅领遭遇了袭击?”林津特脸色有些好奇。

    瓦伦丁将事情说了一遍。当然,有些东西他稍稍发动了一下。

    只是这些改动直接被林津特看破了,他笑道:“萨洛斯那人我很清楚,就是一个莽夫,这种细致战术上的较量,他不行。你能来支援我,肯定是你自己的想法。”

    瓦伦丁露出一种谎言被识破的尴尬。

    但林津特却觉昨这年轻人很不错,懂得为自己的长官掩盖错误。一个人好不好,不光是聪明就行了的,还得看心性。懂得感恩的人,或者说,懂得报恩的人,在这个世界太少太少。

    “你挺聪明的,有不错的战场嗅觉,刚好第五营的夏亚战死,你带上自己的人去把他的位置接了。好好干!”

    说完话后,林津特没给瓦伦丁反应的时间,转身就走了。

    瓦伦丁并没有露出狂喜的神色,而是反而有些皱起了眉头。

    能成为一个营长,升了官,自然是件好事,可是一想到昨晚看到的那个魔法师,他就觉得头皮发麻。太特么的邪门了,他到现在,也不清楚对方如何跨过那道天险的。

    传送术……最大的可能就是这个。但作为一名魔法剑术,他很清楚,不说群体传送术。光是单体传送术,都没有多少个人能掌握。无色魔法塔的大元老们,也只能一次性转移几人而已。

    根据刚才他打探到的消息,以及对方的布置,估计应该能传送二十人到三十人之间过来。

     所以,他觉得对方不太可能掌握了传送魔法阵。

     但问题是,除了这个之外,他还真想不出,对方用什么手段,越过天险。

     一想到要和那种神出鬼没的对方在战场上角力,他就觉一点信心也没有。

     不过……尽人事,听天命吧。

     时间很快就到了第二天清晨,在作战会议上,朗亚斯新成立一个异人小队,并且任命贝塔作为小队长。

    对于这个任命,没有将领反对。一支异人小队不足百人,他们自己带的兵,少则数千,多的数万,看不起那点人数。就算异人小队全是职业者,他们也不在意。

    职业者只要不厉害到一定程度,用人数优势能轻松堆死。

    很多人当场就对贝塔表示的恭贺,这些人中,也只有缇娜是真心实意地道喜。

    而缇娜被分配到的军队就厉害了。

    最精锐的光明标枪营,五千人。质量最好的制式武器和盔甲,都优先供应到这支军队中。而且这支军队一直有着最好的后勤供应,还有着严格的锻炼,常年保持着旺盛的士气。

    光明标枪营一般来说,只接受圣武士,红衣大主教的直接指挥。所以缇娜成为这支军队的统领,并不是奇怪的事情,更加没有人表示反对意见。

    但缇娜却有些窘迫,她走到贝塔面前,神色不太自然地说道:“我觉得,你应该才有资格统领这样的军队。”

    贝塔有些好笑。确实,在能力上他是足够率领任何一支军队,但问题是,从立场上来看,他完全不够资格。

    一个外人,还没有取得信任的外人,怎么可能统领一个势力中最精锐的军队。

    易地而处,就算是游戏中的贝塔,也不会把圆桌骑士团交给一个很有能力的外来者领导。

    作战会议继续进行,朗亚斯分配了任务,虽然他把任务分配得很细,但综合起来就是很短的一句话:大军压上,侧翼负责侦察,以及反包抄。

    作战会议很快就开完,将领们骑马回到自己的军团中。

    现在所有的军营都已经有炊烟袅袅升起,开灶埋锅,等吃饱喝足后,就准备进攻。

    贝塔带着一百职业者,镇守大后方,免得被敌人也来一次斩首行动。

    昨晚贝塔的行动,给了朗亚斯一种背脊发凉的感觉,易地而处,他遇到这种,多半也是要倒霉的。

    虽然说战场上,暗杀首领是很正常的事情,只是用传送术瞬移一支精锐小队进去,这战术已经有一两百年没有人用过了。

    就算这事是出在自己这方,但朗亚斯觉得,还是得小心一些为好。万一敌人也有类似的技巧呢?

    毕竟小心驶得万年船。

    库克既然懂得传送术,那么他肯定也懂得如何反制传送术,由他来负责后方以及统帅部的安全,再合适不过了。

    这是大部分人的看法。

    当然,缇娜不这么认为,她觉得贝塔应该率领数千数万人战斗,横扫眼前一切的敌人才对。

    
七百九十九 进攻
贵族纹章全文阅读作者:翔炎加入书架
    热恋女人的眼里,自己男人无论做什么,都是最棒的,即使男人去扫厕所,在她们看来,也是一种锻炼。

    贝塔和一百职业者,留在了最后方。

    像贝塔这样的实力的人,一般来说,至少也得出现在前线上。毕竟魔法师只要在大战场上,总能发挥出极强的实力。

    把强大的法师留在后方,说是保护,其实就是一种变相的打压。

    人人都明白这道理。但朗亚斯用一百职业者作为贝塔的下属,并且用保护统帅营这样的理由,使得这种打压变得不太明显,人人都知道朗亚斯可能是在打压贝塔,但偏偏没有人觉得不对。

    除了缇娜之外。

    贝塔也是不在意的人之一,他早知道自己会被打压,谁叫自己是外人。不过他也更清楚,自己的功劳无从抹杀。他更看得出来,其实朗亚斯也在苦恼,自己这边明明有个强大的职业者,却不能随意使用,毕竟还不能真正的相信,那种郁闷的感觉,作为一名统帅,更是觉得难以忍受的。

    若是一般统帅遇到这种情况,肯定会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把人往战场上派。

    但朗亚斯除了统帅的身份外,他还是圣域的高层之一。

    他得从‘大局’来考虑更多的事情。

    战争,本质上就是政治的一种延伸手段。

     朗亚斯的命令,贝塔完全执行。他带着百来职业者,驻守在统帅营帐的附近。

     统帅营在地势比较高的地方,这样子可以一览战场的状况。而贝塔他们则在大弦乐两百米远处的一个小山头上待着。

     这座山头上,什么都没有,只有黄黄的草地,而且地势比统帅营帐还要高出许多,在战场上,远远地就能看到这里有人驻守。

     “他们这是拿我们当诱饵啊。”一个战士坐在草地上,看着不远处,隐藏在树丛中的统帅营帐,极是不快地说道。

     统帅营帐上到那边的小山头后,立刻就利用法术移了一些树木和草丛过去,把统帅营帐遮得比较隐秘。这样子一来,朗亚斯可以透过草木间隙,观察到战场,但敌人未必能发现得了他的所在。

     贝塔对朗亚斯的隐藏意识很是赞赏,但对他拿自己这帮人当成诱饵的行为,则未必有多少好感了。

     虽然说在战场上,总会有这样的诱饵出现,被选中的部队也自得自认倒霉,但贝塔在游戏中的时候,要当诱饵的话,从来都是自己亲自带兵上。

     ‘给我上’,以及‘跟我上’,有着本质上的区别。

     当然,红衣大主教的做法,其实也无可厚非,在这个世界,不会有太多的将领愿意身先士卒。他的做法很正常,可别人觉得不爽,也是理所当然。

     “我们终究是外人,圣域即不愿意让我们捞战功,又把我们放在这种危险的诱饵位置上,老实说,我真有点想重新回去当佣兵了。”

     一个中年佣兵战士如此叹气说道。

     他的说法引起了很多人的认同。

     贝塔这时候说了句:“但这总比当佣兵轻松对不对,况且,我们只是充当诱饵,但实质上危险真的不如前线的战士们大。”

     在这个世界,一个人说的话有没有人听,就看他有没有实力。

     权势,金钱,自身的力量。

     所有人都看得出来,眼前这年轻人三样都沾边。他是贵族,贵族肯定不会穷,然后自身实力,能单挑圣武士的人,没有人会认为他弱。

     所以贝塔的话一出,佣兵们都安静了下来,仔细想想后,也觉得贝塔的话颇有道理。

     在圣域虽然说有点娘不亲,舅不爱的味道,但至少没有那么多的危险,多少年了,才出现一次诱饵的任务。

     要是换在佣兵界,早就不知道经历了多少生死绝杀了。

     人是否觉得自己幸福,很多时候都是需要对比的。职业者们觉得自己在圣域被当成外人,所以颇是委屈。但一和那些还在佣兵界泥里打滚的同行们比较,又顿时觉得,现在自己的生活似乎不太差。

     见到职业者们没了骚动,贝塔微微笑了下。

     虽然他自己也不喜欢成为别人的诱饵,但木已成舟,与其在这里抱怨,倒不如打起精神,好好应对这次的任务,尽量活下去。

     人群中,有个中年弓手微微点点头,对贝塔这举动很是满意。

     贝塔等人在山头上等了一阵,然后便看到统帅营帐那里,出现一张小旗子,挥舞了几下,然后不远处更矮一点的山头,出现了一面更大的旗子,依样画葫芦。

     接着前线中军那边,又有一面更大的军旗在挥舞。

     传递式指挥吗?

     看到这一幕,贝塔对朗亚斯的谨慎有了更直观的了解。这样子做,可以很地避免统帅营帐被发现,况且还有贝塔他们待在最高的小山头上作为诱饵,极是明显。

     随着军旗挥动,中军三支军团往上缓缓前行。

     这三支军团各有近两万人,然后左右侧翼各有一支军团压阵,右翼那边的军团,还是一支近四千人的骑兵。

     而在对面,也有七支军团,他们每支军团的人数略少,但加起来,人数大约和光明神教军相当。

     双方的兵力加起来,已经差不多快二十万。

     如果加上后勤之类的民兵,数量差不多有三十万左右了。

     这就是超级大国的动员力,这还是局部战争。

     霍莱汶的战争和法兰斯比起来,就差不多是县长级别的械斗。战场总人数能上万,已经很了不得了。

     光明神殿军的三支前锋一直在向前压进,白甲白盾的重步兵举着长枪,一步一步重踏而行,他们每一步,差不多都踩在鼓点上。

     当搓不多两万人同时踩地时,就算没有很用力,两万个脚步响混合在一起,声音又沉又重,每一步仿佛都像是天空中传来的闷雷。

     在步兵后方有一支大约百人的鼓乐队,他们在盾兵的保护下,一边按着即定的节奏敲鼓。步兵们就是按照他们的鼓点时间在前进。

     两万人的军团,在战场上,光靠着喊声,是不可能很好地指挥的,必须得有特别的手段,比如说旗令,也比如说这样的鼓点。

     鼓乐队后方,是一支人数不多的弓手。光明神教不擅长培养弓手,因此大多数的弓兵都是民间人士招揽而来,没有大规模培养,肯定人数多不到那里去。

     再后面,就是光明神殿的特色兵种,低阶随军牧师了。

     这些随军牧师身穿重甲,手持方塔和单手锤,即能冲锋陷阵,也能施法攻击,保护,然后治部友军。

     可以说,随军牧师这个兵种,是除了骑兵外,综合能力最强了的。

     就算是重骑兵,如果数量不多,想要凿穿一支千人以上的随军牧师军团,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三支标准的光明神殿军团向上压进,每前行一步,都给敌人极大的压力。

     而格鲁尔领那边,七支军团中的五支,正面迎向了光明神教军,但在快要接敌的时候,他们却停住了。

     前排的步兵蹲下,后面的弓手们直接对着光明神教军就是一波箭雨压了过来。

     至少一万支箭矢在同一时间升空,黑麻麻地像是一块毯子,然后呈抛物线落入到三支光明神殿军的阵形中。

     站在远处高高的山坡上,众职业者们看到这一幕,都忍不住咽了下口水。

     光明神教军的兵步们早已将盾举在头顶,并且身前和身后的袍泽们也将铁盾举在头顶上互相垒压着,就像是屋顶的瓦片一般。

     瓦片能挡雨,纯粹由盾牌的组成的‘屋顶’自然也能防止箭雨。

     这些箭落在盾上,再被弹开,只有少数几个倒霉鬼,因为盾牌间有些缝隙的关系,被漏进来的箭矢射伤。

     光明神教军继续前行,一步也没有停下。

     格鲁尔领继续试射了两波箭后,见到没有效果后,弓箭手开始后撤,而步兵们则站了起来。

     格鲁尔领最中间的军团开始缓缓后撤,而左右两侧的四支军团则左右散开,并且前行。

     不多会便呈U字型,把三支光明神教军包围了起来。

     贝塔在山坡上看到这一幕有些惊讶,为什么明知道对方要包饺子了,还要往里面闯,朗亚斯这是打算作什么?

     而就在这时候,贝塔发现光明神殿军右翼的骑兵团动了,他们从右侧全速兑现,直接奔着敌人包抄一瞬间,和右翼军团产生的间隙冲了进去。

     “原来是打这主意。”贝塔明白了。

     一般来说,包抄敌人的时候,必定要加速收缩防线,而对方都是步兵,防守侧翼的军团和负责包抄的军团两者间,很容易产生配合不到的情况。

     然后阵线便有了缺口。

     骑兵的机动力太强了,四千名骑兵直接从对人的缺口闯了进去,像是风一阵攻向敌人的后方阵线。

     而敌人防守侧懵的军团,虽然很尽力地赶过去,但还是晚了一步,只看到了骑兵扬起的灰尘。

     “格鲁尔领的人都是白痴啊。”一个稍稍懂得战场指挥的佣兵看到这一幕,笑了:“接下来就是骑兵直破敌人大营。胜利唾手可得。”

     贝塔微笑起来:“未必。”
八百 互有攻防
贵族纹章全文阅读作者:翔炎加入书架
    骑兵绕后,在游戏中的说法,就是飞龙骑脸。

    怎么输!

    刚才说话的职业者,不信邪,他看着贝塔,有些挑衅地说道:“那个……头。我们来打个赌如何?如果我输了,我这有三枚金币,我存了很久才存下来的,我把它给你。”

    “那么我也出三枚金币好了。”贝塔耸耸肩。

    “不,那不是我想要的东西。”这佣兵微笑道:“如果你输了,我希望你能介绍缇娜女士给我认识。”

    本来其它职业者都笑嘻嘻地看着热闹,一听到这话,都是一幅被吓到了的模样。

    贝塔扭头看着他,仿佛看到了一个白痴。

    “怎么,不敢?”这佣兵的脸上透着强烈的嘲讽:“你作为我们的头领,应该对自己的战术素养很自信吧。”

    贝塔静静地看着对方,其实佣兵们也不说话,静观着事态的发展,大多数人都不笨,明显发现了事情不对劲。

    人的权势越高,实力越强,气势自然也就越大。在贝塔的视线下,这个说话的佣兵渐渐开始满头大汗。

    “我不知道谁让你这么做的。”就在这佣兵快要撑不住的时候,贝塔说话了:“但我希望你回去告诉他,有什么事情,当着我的面来说。玩这些小动作没有意思。”

    说完话后,贝塔扭回了头,继续看着战场。

    那个说话的佣兵,直接坐到了地上,直喘大气。

    贝塔的注意力,重新放回到战场上。

    他很清楚,在圣域里,因为他和缇娜走得近,肯定会有一大帮人看他不顺眼,但这种如此低级的试探,他们居然用做得出来,不知道到底是他们自己太笨,还是觉得贝塔太笨。

    多半是后者吧。

    骑兵军团突入到敌人后方,但很快就像没有苍蝇似的乱冲,也不找敌人进攻。

    很多人觉得莫名其妙。一些佣兵甚至发出了:那些骑兵干什么?在散步吗的咒骂。

    但只要有点战术能力和大局观的人,都看得出来。骑兵找不到合适的攻击目标。

    他们既找不到敌人的统帅营帐,也找不到可以进行冲锋的薄弱点。

    “敌人那边有个战术高手。”贝塔小声向周围的佣兵们解释道:“骑兵是他们故意放进去的,如果骑兵再不出来,我们这些人就有些事情要做了。“

    听到这话,所有的佣兵都有些惊讶,那个中年弓手更是皱起了眉头。

    和一般人不同,贝塔不但拥有视距极远的云龙瞳,而且空中还有贞德在帮他夜视着战场。

    可以这么说,贝塔几乎就是开着全图视角,加上他也统领过数次大战,因此,他能很快就看清整个战场的局势。

    正如贝塔所说的那样,光明神教军这边的骑兵,是被故意放进去的。

    格鲁尔领的统帅营,此时正混在最中间的军队中,随着军队一起行动。

    “最危险的地方,有时候也会变得最安全。”林津特穿着一身普通士兵的盔甲,看着远处来回奔走,找不到目标的骑兵,露出狰狞的微笑:“继续跑啊,再不走,就别想走了,昨晚你们送来的大礼,我可全盘吃了,差点被撑死。”

    “瓦伦丁这小子,确实有些本事。”旁边另一个穿着普通士兵盔甲的将领,呵呵笑了声:“如果顺利的话,我们不但能吃掉敌人的骑兵,说不定瓦伦丁还能给敌人一个惊喜。”

    “希望他能硬功。”林津特极是不快地说道:“朗亚斯很慎重,我们找不到他,但可以欺负一下他的后勤部队。”

    此时瓦伦丁正率领着一支三百人的骑兵团,在离战场边缘大约五公里左右地方疾驰。

    所有的马蹄都绑上了布条,一来可以减轻骑兵队奔跑的声音,二来可以减少扬起的灰尘。

    这支骑兵尽量往树萌和草地上跑,免得被敌人发现。

    虽然暂时算是远离了光明神教大军,但他们的右则,就是回音领的斥候,一理被发现,他们肯定会被堵死在敌人的后方。

    这完全是一种在钢丝绳上行动的危险行为,可瓦伦丁有一种感觉,这次的行动一定能成功。

    果然,他率领的骑兵队无声无息地从侧翼穿过了战场,来到敌人的后方。他带着骑兵跑到一座小山头上,视野极广,然后便看到敌人后方大本营里,那些堆积如山的物资。

    要是一般的将领,看到这些东西,多半是要上去偷袭,并且摧毁掉。

    可瓦伦丁却有种感觉,如果自己那么做了,肯定会死得很惨。

    所以他直接将视线投向了一支正将物资运来的后勤部队上。

    “冲锋!”

    瓦伦丁带头从山头上冲下。

    其实贝塔已经估计到可能有敌人会摸到光明神教军的后方来。

    特别是骑兵军团变相被困住,然后统帅营帐那里时不时就挥舞军旗,远程控制战场走向。

    贝塔便知道,朗亚斯被正面战场吸引了注意力,他现在正想办法让骑兵军团脱离困境。

    太注重局部战况,是身为统帅的大忌,以前贝塔也犯过这样的错误,好在损失不大。

    贝塔虽然估计到了这种情况的发生,但他没有想着去和朗亚斯说。

    大多数的统帅,都会一颗坚韧的心,说得好听点叫坚持自我判断,难听些就是不相信别人比自己强。

    如果贝塔上去反自己的想法说出来,朗亚斯不但会不听,反而更会觉得贝塔不懂装懂,越俎代庖。

    所以贝塔干脆不说。

    不过即使如此,当他在贞德的府视图中,看到一支骑兵队出现在自己后方时,也不得不称赞一声,对方即有试图,又有胆子。

    “什么,有骑兵在我们的后方?”

    听到这消息,朗亚斯惊了一下:“他们的目标?”

    “后勤部队。”报信的将领有些愤怒地说道:“已经有一支后勤部队遭到的毒手,他们杀了一批粮食后,又跑了,现在不知所踪。”

    朗亚斯想了想,说道:“把库克-格林叫来。”

    贝塔刚进到营帐中,一个将领就冲过来,怒喊道:“不是让你们镇守后方,你们这是怎么回事,任由知道在我们的后方有入无人之境?”

    朗亚斯看着贝塔,没有说话。
首页156157158159160161162163164165166167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翔炎所写的《贵族纹章》为转载作品,贵族纹章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贵族纹章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贵族纹章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贵族纹章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贵族纹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贵族纹章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