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网游竞技小说 > 贵族纹章最新章节 > 贵族纹章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六十二 暴风将至
贵族纹章全文阅读作者:翔炎加入书架
  梁立冬冷哼一声,直接一个膝撞击中跟踪者的腹部,后者痛哼一声,然后蜷缩在地上,大口大口吐着胃酸。等得他吐得差不多了,梁立冬蹲下身子,放手中的暗元素能量球放在这男人的额前,他阴冷地说道:“最后一次机会,我是施法者,我能看得出来一个人有没有说谎。虽然我不想对普通人动手,但如果你还执迷不悟的话,弄死一个痞子对我来说,并不是什么特殊的事情。”

  暗元素球散发着刺骨的寒意,再配合梁立冬那张阴冷的脸,这男人的精神终于崩溃了,他大叫道:“别,求你了,别玩弄我的灵魂,我全招了。”他喘了一口气,抱着脑袋说道:“是查尔斯大人让我来跟踪你们的,就在半个小时之前。”

  梁立冬问道:“查尔斯是谁!”

  “他是生命神殿的神甫!”

  一拳把这个男人打晕,梁立冬走出胡同。半个小时前生命神殿就派人来前来跟踪,他到城堡可还没有到两个小时,这效率不正常……梁立冬怀疑城堡中有内鬼,而且职位还不低,应该知道乌瑟尔大部分的布置。其实想想这也很合理,神邸和宗教在这个世界有着广泛的接受度,乌瑟尔的势力中有人信奉生命女神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这样的人很容易被策反。

  梁立冬回到城堡,这次一路上再也没有人跟踪。他刚回到城堡的正厅,就撞上了从楼上下来的乌瑟尔。

  似乎是有些不满,乌瑟尔淡淡地说道:“贝塔阁下,下次要外出之前,请告诉我一声,我会派一些士兵保护你。施法者如果没有了‘盾’,很容易出事,你作为一名老到的佣兵,应该清楚这一点。”

  梁立冬会近战剑术的事情,其实包瑟尔是知道的,他从笆笆拉那里听说过,而笆笆拉则听凯尔谈起这事。只是他并没有将梁立冬的近战剑术想得太强,大概是普通人水准以上,没到专精剑客的水准。可他这想法其实是错误的,梁立冬的近战剑术能力确实不算极强,但这要看和谁比……在游戏中,专精近战攻击的物理职业多不胜数,玩家们都喜欢走极端,而且大部分的近战职业者都是满值‘10’的体魄成长,还有很多近战专长,梁立冬这个半吊子的复合职业者和他们比剑术,当然只能勉强自保。

  可问题是NPC,还有现实世界中的职业者,他们中天生满体魄成长的人并不多,另外就是他们未必能学到可以完美契合自己职业的专长,若单纯论剑术,这个世界比梁立冬厉害的人确实有,数量上看起来也挺多,但一旦平均起来,就显得很少了。可能一百个近战职业者中,也未必能找出一个剑术能比他更厉害的人了。

  因为不了解梁立冬的能力,所以乌瑟尔有所担心和不满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梁立冬因此也不觉得自己受到了什么侮辱,他笑着解释道:“我刚才出去调查些事情,然后我被跟踪了。”

  “跟踪?”乌瑟尔的神色一变:“怎么回事?”

  “我制服了跟踪我的人,然后拷问出指使者是生命神殿的查尔斯。”梁立冬看了下周围,然后说道:“生命神殿派人跟踪我并不稀奇,稀奇的是我刚出去没多久,他们就粘了上来。而且我到城堡还不到三小时,生命神殿的人如何知道我的存在?所以我怀疑有人透露了我的信息。”

  “我知道了。”乌瑟尔脸色变了下,然后说道:“现在快到午餐时间了,贝塔阁下请回房稍等一小段时间,餐点时间一到,我会派人去邀请你。”

  梁立冬点点头,走上楼梯,而乌瑟尔脸色阴沉地出了正厅……这世间的笨人很多,聪明人也很多。梁立冬只是稍稍点了一句,乌瑟尔就清楚自己的内部应该出了内奸。一般大世家都有一辈独特的排查内奸的方法,梁立冬估计用不了多久,乌瑟尔就能将内鬼排查出来。

  回到七楼的卧室后,梁立冬稍作休息,没多久女仆就过来请他下楼吃饭。在下到四楼的时候,他遇到了雷克斯,后者带着他的护卫,见到梁立冬不屑地冷哼了一声,然后带着一股怨气自己先下来楼梯。

  到了正厅,梁立冬发现所有人都到齐了,他坐在最末尾的位置。这个位置无论在物理意义上,还是在精神意义上,都不是太好

  ,有头有脸的贵族都不会坐下来,可梁立冬不同,他虽然利用自己‘神裔贵族’的身份,但他对贵族这阶层并没有太多的认同感,所以位置的前面对他而言,并不重要。

  场中众人最显眼的就是笆笆拉,她抱着一只额头上带着弯月的黑猫,笑得十分开心。

  把家猫变成了魔宠吗?梁立冬从那只黑猫身上感觉到了一股若隐若现的精神力。同是猫科动物,家猫比起豹子,还有老虎来,攻击力上要差上不少,但相对的,家猫这种小型猫科动物,一旦成为魔宠,则在潜行和反潜行上有着更专业的能力,几乎可以媲美同等级的暗杀者。

  况且家猫魔宠也不是没有战斗能力,它们就算体型再小,也是魔宠,同等级任何职业如果在要害部位上被这小东西挠上一下子,都不会太好受。

  见到梁立冬,笆笆拉向他微笑,无声中就表示了谢意。

  梁立冬向她颔颔首,然后看向她身边的少妇。这个女人身穿着淡紫色的长裙,和笆笆拉长得很相似,半年前梁立冬曾见过她一次,知道她就是笆笆拉母亲,冬风城的城主夫人。这少妇的身材很好,而且隐隐有股英气,梁立冬猜测她不是战士,就是骑兵,反正绝对是近战系的物理职业。

  稍稍打量了一下城主夫人,梁立冬将视线落在桌面上,然后他的嘴唇微微抽动了下……桌面上摆了数份的仰望星空,然后还有数份的土豆泥拌鱼,再加上数份的蜂蜜面包。前两样食物梁立冬看到就没有胃口了,特别是仰望星空那几条死不瞑目的鱼,也就蜂蜜面包这东西勉强算作是能下咽的食物。

  见到人来齐了,乌瑟尔举起酒杯:“感觉大家信任我们朗曼家族,来到这里作客。虽然目前确实是有些困难,但只要我们再坚持三个月,胜利一定属于我们。为了日后美好的未来,干杯!”

  几人遥遥举杯示意,然后一饮而尽。这一餐,主兴宾宜,至少表面上如此,私下如何梁立冬就不清楚了。吃过午餐后,梁立冬正要去休息,这时候乌瑟尔说道:“阁下,请跟我来一下。”

  书房中,只有两人。乌瑟尔请对方坐下,然后说道:“贝塔阁下,感谢你的提醒,内奸我们已经查出来了,有六个人,其中一个是我以前很信任的副官。这次请阁下来,一是说明这件事,二是想问一下,阁下对目前的状况有什么看法?”

  “和城主你一样,等!”

  乌瑟尔苦笑一下:“也只能这样了,真是憋屈,如果是敌国,我早带大军压上去了,何必这么辛苦。”

  乌瑟尔手握重兵,论真正的战斗力,城主府这边其实要比生命神殿强得多。可问题是,生命神殿并不算是‘敌人’,至少在表面上大家都不认为是。金矿之争,说白了就是利益之争,双方可以暗杀,可以毒杀,可以经济战等等,就是不能进行明面上大规模的战斗,不能动用军队,否则就算赢了,也会因为破坏了规则,而被其它贵族找到借口,联合大军剿灭。

  况且生命神殿又并不是只有冬风城才有,它可是遍布整个大陆的宗教信仰之一,如果乌瑟尔违反了表面上的争斗规矩,生命神殿绝对发动圣战,将冬风城都给铲平。

  梁立冬笑道:“别郁闷了,同样的,生命神殿也没有办法发动圣战,这对我们来说是好事。”

  “确实是好事!”乌瑟尔有些无奈,不过他很快振作精神:“一会我会和妻子一起去金矿视查情况,我怕会有暗杀者伏击我们,所以我想求阁下帮个忙,和我们一起出发。你知道如何与暗杀者战斗,很有心得。待会我希望你能保护我的妻子,她虽然是骑兵,能力也不错,但在战斗经验上还是很欠缺,需要积累。”

  “行,没问题。我刚好也打算去金矿那边看看情况。”梁立冬站起来,正要出门,突然却又扭头问道:“城主,你和城主夫人都很年轻,为什么不愿意多生一个孩子,说不定会是个男孩。”

  乌瑟尔答道:“如果这么容易,我早多生几个了。反正凯尔和笆笆拉结婚后,他们的第一个男孩必定是朗曼家族的人,我不担心家族没有继承人。”

  UU看书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UU看书!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六十三 马克
贵族纹章全文阅读作者:翔炎加入书架
  城主的家族结构在贵族中算是比较古怪的,因为贵族有特权的关系,他们要想找女人很简单,所以子裔都不会太少。乌瑟尔身边一城之主,拥有极大面积的领地,而且爵位还是‘伯爵’,可以说是完完全全的实权派。正常来说,他的后代应该像是猪仔一般,一茬茬的才对。

  可现在乌瑟尔就笆笆拉一个女儿,连儿子都没有。这很不正常,在魔法世界就算男性失去了生育能力,只要接受魔法的治疗完全可以痊愈,就连男根断了都可以用魔法治疗使其重新长出来,就是时间要久些,按施法者实力的不同,大致要一个月至半年之间,而且很费钱,平民们一般接受不了。

  贵族们普遍很有钱,所以乌瑟尔和城主夫人也绝对不存在什么病根之类的问题,那么他们为什么没有继续生育后代,况且城主还说了一句‘如果这么容易,我早就多生几个了。’这话很值得考究,如果是在游戏中,当梁立冬意识到这点的时候,系统就会发布‘冬风城主子裔之迷’的任务,接不接受是另外一回事,但完成任务,能获得极多的经验,比日常行为获取的经验多得多。

  梁立冬下意识打开任务界面,发现任务系统依然是暗灰色,无法使用。

  他叹了口气,回到七楼卧室。贞德从窗外飞进来,落在床上,抖了抖身上的金羽,然后问道:“一会你要和城主出去,需要我如何配合你?”

  “什么都不需要!你照常在空中帮我们注意周围有没有人跟踪就可以了。”

  贞德有些不满:“我战斗力很强的,你别老把我当成侦察兵来使用啊。”

  虽然贞德很聪明,但它实质上的心里年龄并不大,它有着大部分了孩子都有的通病,喜欢表现自己,不过也因为它很聪明,所以它也懂得什么是轻重缓急。不过像这种没有多少危险的情况,它倒是有些想展现自己的能力了。

  “那好吧,待会你跟我一起行动吧。”

  贞德大喜,飞到梁立冬肩膀上站着,它笑道:“呵呵,你真是个不错的主人。”

  …………

  …………

  半小时后,梁立冬走出城堡,此时乌瑟尔正在集合骑兵,而城主夫人则站在另一边,穿着深褐色的皮甲,腰佩长剑,看起来英姿飒爽。两人见到梁立冬,点头示意,而后城主继续集合士兵,城主夫人则主动靠近到梁立冬的身边。

  这个和笆笆拉相似的少妇也拥有极其完美的身材,虽然容貌也不算极是漂亮,却也拥有十分吸引人的气质,脸孔和嘴唇带着一种仿佛是魅惑的光泽。她小声说道:“贝塔阁下,我有个问题不知道该不该问。”

  “夫人请说。”

  城主夫人一脸八卦地问道:“贝塔阁下你是否娶妻了。”

  “妻子倒是没有娶,不过有两个没有名份的妻子。”梁立冬耸耸肩。

  城主夫人一脸遗憾:“真是可惜,我还想介绍两三个好女孩给你认识认识呢。”

  在贵族阶层,男女之间相识除了宴会这个常规手段外,另一种办法就是熟人介绍。无论古今中外,还是异界,结过婚,上了点年纪的女性,似乎都有做红娘的爱好。不过梁立冬并不认为城主夫人真的是想给自己介绍女人,他们两人间并不熟悉,如果贸然上来直奔主题,就显得有些突兀和不礼貌,他猜这只是城主夫人打开话题的一个手段罢了。

  果不其然,接下来城主夫人便问道:“阁下长得这么英俊,而且头发颜色也与众不同,想必不是我们霍莱汶的人吧,毕竟霍莱汶出名点的贵族世家我都清楚,年轻一代中,根本没有阁下这样出众的人才。”

  这是直接在查户口了,梁立冬笑道:“渥金女神的信徒,没有国籍的分别,是不是霍莱汶人对我来说无关紧要,在我们信徒的眼中,世人只有神的羔羊,以及神的敌人两种区别而已。”

  现在梁立冬越发觉得半年前冒充苦行信徒是个明智的决定,别人当面打听他的底细,他只要一句‘苦行信徒’就可以搪塞过去

  不需要过多的解释,也不需要一个接一个地圆谎。虽然说城主夫人这个身份确实也算是高贵,但遇到神邸信徒这种普通人觉得有些不可理喻的‘生物’,即使是城主夫人,也不好硬逼着他说话。

  “像阁下这样的人,做苦行信徒实在是太浪费了。”城主夫人一脸的可惜:“如果你愿意的话,我想大把好女孩子愿意嫁给你。”

  梁立冬打了个呵欠:“我可不敢再去找其它女孩,否则我的两个老婆会打死我的。”

  城主夫人却是不信,她作为一个‘妇人’,不但懂得看少女是否还是清白之身,也懂得看男人是否已经使用过‘宝剑’。这是很多女性贵妇都会的‘特殊能力’。在她看来,梁立冬完全就是个雏鸡,就算他表现得再成熟,也还是个雏鸡。一个雏鸡有两个老婆,鬼才信啊……苦行信徒为了拒绝美色,可真是什么手段和借口都用得出来啊。

  城主夫人如此想着,正要再说些什么的时候,城主乌瑟尔却已经集合好队伍了。

  话题就此中断,城主夫人颇是遗憾叹了口气,三人带着约六十名左右的骑兵向城外出发,准备前往金矿的方向,不过很意外的事发生了,他们这几十个人,在城门口居然被人堵住了。

  穿着生命神殿绿树白袍的十几名牧师拦在队伍之前,乌瑟尔脸色阴沉,现在他们还没有离开冬城风,周围人来人往,他估计着不用三个小时,‘城主乌瑟尔被生命神殿当街阻拦’这消息很快就会传遍全城,这对城主府的声望将会是一次不小的打击。

  乌瑟尔很想从这些生命神殿信徒的身上碾过去,但是不行!因为这十几个生命女神信徒中间,还站着一个头发灰白的老人。

  这老人便是冬风城生命女神殿主教,马克-佩特。此人身份极高,如果包瑟尔让骑兵碾过去,坏了暗地里的规矩,生命神殿绝对会与城主府不死不休,而且最重要的是,马克-佩特实力很强,乌瑟尔对上他没有多少获胜的信心。

  “佩特阁下,为什么要拦着我们。”乌瑟尔耐着性子问道。

  马克-佩特带着寒意的视线像是刀子一样在乌瑟尔,城主夫人身上剐过,然后落在梁立冬身上数秒,最后又回到城主乌瑟尔的身上,而后他用沙哑,却又盛气凌人的声音说道:“不是我挡着你们,而是你们挡着我。我们刚从城外布施回来,却看到城主你带着军队,气势汹汹站在我们面前。看来老头子我已经没用了,人人都敢羞辱我。”

  “佩特阁下是冬风城中最强的职业者,谁敢羞辱你。”乌瑟尔皮肉不笑地说道:“不过还请佩特阁下让让路,好让我们先离开。光天化日,在众多民人见证的情况下,你们当着我们军队的去路,似乎有些说不过去啊,这会很伤我们军人自尊的啊,你说是不是?”

  “伤了你们的自尊又如何?”佩特十分‘憨厚’地笑了一下:“那我们生命神殿受到的耻辱又该如何洗刷?好几条人命呢,城主不觉得凶手该给个说法?”

  城主很淡定地说道:“我也是这么觉得,但我听说,杀害生命神殿信徒的凶手跑了,早已经不在冬风城。如果佩特阁下想挽回公道,看来还得自己亲自去把犯人抓捕回来。”

  “会有那么一天的!”

  马克-佩特最后看了梁立冬一眼,然后一挥手,十几个生命信徒和他一起飞了起来,从乌瑟尔等人的脑袋上空越过。这已经是赤裸裸地羞辱了,乌瑟尔虽然表面上没有什么,但梁立冬看得出来,他在拼命忍耐自己愤怒的情绪。

  和城主不同,梁立冬并没有任何愤怒的情绪,他的注意力已经被系统给予的提示给吸引住了,上面很明确在标示着,马克-佩特是一位LV10级的牧师。

  这可有些难办啊……梁立冬心道。任何职业到达了十级后,都可以进行职业进阶,牧师的进阶职业有三个,无论那一个都非常强大,而且人物等级到了十级以后,会自动获取一项‘传奇专长’。比起普通专长来,‘传奇专长’要厉害得多,甚至有改变战局的能力。

  UU看书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UU看书!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六十四 暧昧的城主夫人
贵族纹章全文阅读作者:翔炎加入书架
  马克的能力很古怪,他一下子让十几个信徒飞了起来。梁立冬很清楚这意味着什么,制空权!

  无论是大规模战争,还是小规模的团体战,拥有制空权的那一方,就拥有极大的优势。但在游戏中,一下子让这么人同时飞起来,是很困难的事情。飞行魔法是一种相当高级的魔法,施法者会在15级,步入传奇等级时,自动学会飞行魔法。当然也可以利用卷轴抄录技能来制造飞行卷轴,但成功率极低,而且基础材料相当昂贵,专门制造飞行卷轴,并不划算。

  可马克10级左右的时候,就拥有了飞行能力,而且还能让身边的人飞行……这不正常。即使是在游戏中,拥有精英面板的玩家们要想提前拥有某些技能或者专长,必须得去完成史诗任务。可史诗任务是这么容易完成的吗?梁立冬八年的游戏时间,只接过一次史诗级任务,而且最终还是以失败收场,史诗任务实在是太困难了。

  如果马克不是依靠史诗任务得到的飞行能力,那么便是拥有特殊血脉,就和梁立冬的驾雾技能一样。

  若真是这样,那马克绝对不简单,现在他没有动手,可能是顾忌到‘规矩’的关系,当然,也有可能是这种能力的限制很大,在实战中作用不强。不过梁立冬从不将胜利寄托在敌人的无能上,他觉得应该将马克的威胁提升至最大。

  梁立冬记得,贵族所谓的‘规矩’中,暗杀是可行的,要不找个机会把这老家伙给咔嚓了?

  正当他这么想的时候,城主夫人靠近过来,笑眯眯地说道:“贝塔阁下,你的表情很可怕啊!是不是想到什么阴损的点子了?”

  不得不说,城主夫人的直觉很强,不愧是女人。梁立冬脸色一正,微笑道:“倒也没有多阴损,只是那个主教的实力出乎我的以预料,他可能应该是冬风城中最强的人了。”

  城主夫人眼睛一亮:“哦,阁下应该是第一次见到马克主教吧,你居然能看得出他的实力如何?你的特殊血脉能力?”

  因为梁立冬半年前曾在城堡中施展过‘驾雾’魔法,这个独特的血脉魔法给城主乌瑟尔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所以他很清楚梁立冬是特殊血脉持有者。丈夫知道了,妻子自然也会知道,城主夫人策动坐骑,离梁立冬更近一些,她的身体几乎已经能挨到他的右肩上了。

  “算是吧。我能隐隐约约感觉到每个人大概的实力如何。”梁立冬看着前方,乌瑟尔在专心带兵前进,似乎对后面两人交谈的内容不感兴趣:“比如说,夫人你就比城主更强上一点点!”

  在梁立冬的系统提示中,城主夫人的等级是LV8,而城主是LV7。虽然说等级高出一级不一定更厉害,但至少面板数据上这点是没有错的。

  “咦,这你都能看得出来。对了,以后你叫我索菲娅,老是叫夫人夫人的太分生了。”城主夫人扭头说话,她有些惊讶:“你到底是什么样的血脉,居然有这么多非凡的能力。”

  因为两人离得很近,城主夫人一说话,温暖的轻风就会吹拂到梁立冬的脸上,还有耳朵那里,弄得他耳垂痒痒的,极不舒服。看起来,城主夫人似乎很暧昧,像是有勾引梁立冬的意思,但他很清楚,如果把这当真了,那真的就是傻瓜了。

  在游戏中的时候,那些好色的玩家们,没有少吃女性NPC的亏,各种花样中美人计。其实最高深的美人计就是女人和你暧昧,给你点小便宜占,你以为她对你有意思,便把一切都给了那个女人,结果等你的价值被压榨完后,再一脚踹开,如果你不服气,再去找女人算帐的时候,却发现她的丈夫出来给她撑腰了。

  况且以乌瑟尔的能力,就算不回头,他也清楚后边发生了什么,但他却没有任何异动,换个正常的男性,此时非得炸锅了不可。因此梁立冬更不将城主夫人的小暧昧放在心上,他很冷静地说道:“先祖的福泽而已,又不是自己努力得来的本事,没有什么值得骄傲的。”

  “要是我有一个这样的血脉的孩子就好了。”城主夫人双手合什,甜甜地笑着。真是难以相信,她这样已经过了三十岁的女人,居然也能做出这么可爱的动作,甚至看起来一点都不娇揉做作。

  但越是如此,梁立冬越是警惕城主夫人,卖萌都卖得如此浑然天成,看起平时没少干这事……再往深里想,掉进城主夫人美人计陷阱中的倒霉蛋,应该不计其数了吧。梁立冬可不想变成蠢蛋,更何况城主夫人虽然很吸引人,但和波斯猫,以及小白比起来,就差远了。

  连她们两人一半的魅力都不到!

  而且现在城主夫人的话中,带着莫明其妙的诱惑性,如果是心性不强的人,多半会说,或者会在心里想:我们生一个这样的孩子不就行了!可梁立冬不会这么说,他甚至连答话的欲望都没有。

  “贝塔阁下好冷淡啊。”见梁立冬好一会没有说话,城主夫人不满地娇嗔着。

  梁立冬叹了口气,他对着前边的乌瑟尔说道:“城主,好好管管你家女人吧。”

  “我妻子做什么都有道理。”乌瑟尔回头:“她对你感兴趣,那是你的福气,别不识好歹。”

  城主夫人听到这话,笑得花枝乱颤,身上的两陀脂肪在不停地抖动。

  梁立冬却是晒然一笑,这对夫妻很有默契。一般来说,常用美人计很容易伤及己方,不是女方爱上受害者,就是女方的情人或者丈夫容易吃醋,久而久之便酿成矛盾。乌瑟尔这番话已经足够证明他对妻子的信任。

  城主夫人笑过之后,也不再引诱梁立冬了,她反而主动策马拉开了一个人身的距离,然后说道:“其实我们对你的血脉来源很感兴趣,可惜笆笆拉已经有心上人,否则我们绝对会想办法让笆笆拉怀上你的孩子。不过凯尔这孩子也相当不错,他也拥有很好的血脉。唯一遗憾就是他的血脉有些淡薄。”

  贵族对血脉很是看重,梁立冬这下子终于清楚,为什么乌瑟尔会同意自己的女儿嫁给一个乡村贵族后裔了。他问道:“夫人你知道凯尔的血脉来源吗?”

  “不是传奇勇者凯特-里德的后代吗?”城主夫人不满地嘟起了嘴:“我都说了让你叫我索菲娅了,怎么老记不住?”

  “还是算了,叫城主夫人就好。”梁立冬说着话,脸上稍稍的带着惊讶:“凯尔真的是凯特的后代?不是故意给自己脸上贴金而编造出来的?”

  城主夫人缓缓说道:“我们朗曼家族在冬风城也有好几百年的历史了。这座城市周围发生的大事,族中图书室都有记载,其中一件事情就是凯特-里德在里德村中安家,当时还挺轰动来着。”

  特殊血脉这种玩意一般都是隐性基因,并不是所有后代都能激活自己的特殊能力,像村长就是普通人,但凯尔却相当厉害,潜力非常大。拥有特殊血脉就拥有更好的起点,有点远见的贵族世家都会想办法将那些特殊血脉‘招’进家族中,以求家族有强大的战斗力,确保千千万万世不倒。

  梁立冬又问了城主夫人关于凯尔的一些问题,但城主夫人表示,自己知道的也不多。

  没多久,队伍便到了金矿山脚下的入口处,这里看起来空无一人,似乎没有人把守,但梁立冬很清楚,周围山体上至少有七个暗哨,想必人人都佩有强弓,可以进行交叉射击,任何人前来强闯,如果没有过人的实力和技能,多半都得交待在这里。

  几十人顺着山间小路,一直往山上走,很快就来到了金矿洞的入口。

  UU看书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UU看书!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六十五 皇室特使(上)
贵族纹章全文阅读作者:翔炎加入书架
  在向山上走的路程中,梁立冬还看到了数支巡逻队,这些人穿着轻便但防御力绝对不差的皮甲,除了身上每人带着一把钉锤外,每人腰间都还别着一把手弩。在《法兰大陆》这个游戏中,单手钉锤几乎成了人类步兵的标准配备,这种武器制造容易,不容易损坏,而且威力还特别强,无论遇上什么类型的盔甲,一锤子下去,都能有个反应,不像长剑类武器,如果不是神兵利器,没有武器专精技能,碰到钢铁罐头,一剑下去,折断的只能是长剑本身。

  而手弩,则是相当精贵的远程武器。装备数支这样的巡逻队,花费不少,但也能看得出来,乌瑟尔对金矿的防守力度相当大。

  到了矿洞口,这里还有一百多人的守备队。装备比巡逻队更好一些,他们甚至还在洞口附近修筑了塔楼,以及小型的碉堡,完全是一幅军事化管理的模样。这样的守备力量,如果没有准备军事化的组织,很难吃得下。当然如果像玩家公会那样,随便能调出几百上千个职业者的特殊组织,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他们刚走到矿洞附近,一个中年管家模样的人就捧着一本册子过来,乌瑟尔看了一会,然后说道:“让彼得把另一本册子也拿过来,我们例行核对一下。”

  中年管家领命而去,这时候城主夫人靠近梁立冬问道:“贝塔阁下,你觉得这样的守卫布置如何?有需要改动的地方吗?”

  梁立冬摇头:“不需要,没有比这更好的守备力量了。况且我不擅长带兵打仗,你问我意见并没有太大的意义?”

  “是吗?”城主夫人不置可否地点点头:“不过阁下给我一种感觉,你不但懂得带兵打仗,而且还是身经百战的将领。”

  梁立冬耸耸肩:“你太抬举我了!”

  虽然梁立冬是一名领主,可事实上他确实不太懂得如何打仗。不过当时他摩下有数个很擅长战争的NPC下属,所以每次打仗,只要让这几个下属事前推演战况,他再执行战争方略就行了。况且作为一名中庸性的职业者,他虽然对上同等级玩家确实略显弱势,可在战争中,中庸性的玩家有很大的优势,战斗方式能随机应变,最重要的是,身为神裔贵族,中后期会随机得到两个军略专长,说得直白些就是范围光环,能小幅度增强周围友军的实力。这些光环技能人数少时意义不大,但人数一多,效果就完全不同了。

  一个实力不错,且能战斗在第一线,还能无限复活的领主……对于士兵来说,没有比这更能提升士气的东西了。所以梁立冬带兵打仗,只要排除了陷阱,诡计等等因素后,他都是直接带兵一**过去。高昂的士气能转化成强大的战斗力,况且梁立冬还自带范围光环技能,所以他的直系部队战斗力异常地强,他最自豪的战斗就是带着两千骑兵直接突击对方一万人大阵,第一次冲击直接把对方的阵势凿了个对穿,第二次冲击就把对方的指挥官给杀了。而后剩下的几千人像是草原上迁徙的羚羊一般四处逃散。

  城主夫人很可爱地叹气道:“过度的自谦可不是什么好的品质,只会被人说成虚伪。”

  “可我确实不会打仗。”梁立冬摊了摊手,也是一脸的无奈。

  城主夫人白了一眼梁立冬,然后跟着丈夫走进了矿洞中,梁立冬紧随在后。因为采矿需要效率的有关系,原来窄小的通道已经被拓宽了至少六米,现在可以并排走下十几个人也不显得拥挤。洞中有很多赤膀的苦工挑着一担担石渣和泥土走出来,将这些废渣倒在洞口,而后被外面等候的人接手,运到别处倒掉。

  三人一直向下走,很快梁立冬发现,矿道居然已经分成了三条,而且一路上都能看到暗金色的光芒在通道的石壁上若隐若现。这座金矿的含金量,要比他想像中的更高,怪不得游戏中两个公会打得这么拼命,如果换算成现实中的货币,两个公会的百来名高层分分钟能成为千万富翁。

  在三岔路的左边一些,有一间被凿空了的区域,做成了一间地下室的模样,不但有门,里面还有桌椅,有壁灯,还有一间内室,梁立冬觉得内室里边,一定会有大床和洗漱空间。

  三人进到里边后,城主将门掩上,他自己坐到主位上,然后再请梁立冬坐下,说道:“这次请阁下来,其实是想请你帮忙想想办法!我们遇到了一些麻烦的事情,毕竟金矿事关到我们所有人的利益,阁下不应该只顾着自己一个人待在乡村中享福才是。”

  “好吧,我已经猜到会有这样的事情,请说。”梁立冬很无奈地叹了气。

  乌瑟尔用粗糙的手指敲着桌面,说道:“因为我们在这里开发金矿的消息已经传开,现在很多势力都在往这里派遣探子。白天他们一般不会出现,但到了晚上,情况就不同了,虽然他们派来的探子和侦察兵并不算太厉害,可来的次数多了,我们的人员就开始出现了损失,况且天天晚上都没有办法睡好觉,这对他们的士气造成了很大的打击。而且睡眠不足可是个大问题,现在暂时看不出什么毛病来,但我很清楚,长时间休息不好的人,脾气会变得很暴燥,我怕以后会酿成更大的祸事。”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乌瑟尔的担心很有道理,梁立冬想了会,说道:“其实也不算太难……只要在这附近布置一个大型魔法防御阵就行了。白天一切照常,到了晚就就启动魔法阵,再留一些士兵轮流守夜不就行了?”

  “布下一个和城堡一样的魔法阵?”乌瑟尔有些为难:“这花费也太大了,而且时间很长。最重要的是,我们没有足够的施法者布置魔法阵。当年我们朗曼家族成为城主的时候,皇室可是派了十几施法者过来,花了半个月才布置好魔法阵。”

  城主夫人却说道:“既然贝塔阁下建议我们使用魔法阵,肯定是有办法将魔法阵的时间缩短是吧。”

  “确实如此。”梁立冬说道:“你们城堡布置下来的是战略型大型魔法阵,我建立布置的是中型通用性魔法阵。虽然说防护效果比不上你们城堡的魔法阵,但也差不到哪时去,最重要的是,这种魔法阵制作过程简单,也不费什么材料,大约只要三百左右的金币就能完成。”

  乌瑟尔有些兴奋地说道:“看来阁下果然精通各种魔法,我女儿虽然在红色魔法塔学习了好几年,但除了各种火焰魔法外,她并没有学到其它方面魔法知识。贝塔阁下,那就麻烦你帮我们设置魔法阵吧,等事情成了,必有重谢。”

  “我一个人的话,进度有些慢。”梁立冬继续说道:“我希望笆笆拉能来帮忙,还有最好把卡尔的女学生也叫上,虽然她能力不强,但多一个人总是多份力量。”

  乌瑟尔有些担心:“笆笆拉似乎并不懂得魔法阵的知识,我怕她会拖你的后腿。”

  梁立冬说道:“没关系,我可以教,笆笆拉也不是笨人,她能学得会。”

  “行!那就这么定了。”乌瑟尔有些兴奋,现在又解决一件麻烦的事情,最重要的是,魔法阵的构建算是很高级的知识,普通施法者想学个皮毛都没有机会,笆笆拉跟着贝塔构建魔法阵,就算学不会,但至少也能打下个基础。

  梁立冬想了会说道:“我这几天和笆笆拉就待在这上面了,不过我们两个拥有反暗杀者能力的人都走了的话,你们城堡的安全怎么办?”

  “加强警戒!”乌瑟尔耸耸肩:“让城堡中的士兵三班倒,反正只要几天的时间,他们能撑得住。实在不行,就打开城堡下面的魔法阵渡过一段时间再说。”

  这时候掩着的门被打开,中年管家捧着一本册子走过来说道:“城主,记录本已经拿过来了。”

  乌瑟尔指了指:“放到桌面上吧。”

  这时候门外又走进来一个士兵,他有些着急地说道:“城主,刚才城外来了一队贵族马车,他们自称是皇室特使,现在正朝着城堡的方向去,估计现在已经到达城堡了。”

  皇室特使?乌瑟尔有些惊讶,这时间,他们跑到冬风城这个鸟不拉屎的边境城市来干什么?不会也知道了金矿的事情吧。

  UU看书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UU看书!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六十六 皇家特使(下)
贵族纹章全文阅读作者:翔炎加入书架
  对乌瑟尔这样的‘封疆大吏’来说,皇室的特使一般都和‘搅屎棍’无异。他们不是带来皇室各种奇葩的命令,就是来到地方后,各种指手划脚,仗着特使的身份目中无人。九年前,有个特使来到冬风城宣布皇室的敕令,期间他暗示乌瑟尔让妻子去‘陪’他几天,虽然对于贵族们来说,让妻子陪大人物偶尔玩玩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可乌瑟尔毫不犹豫地拒绝了,第二天特使就恼怒回程,但不知道为何,特使在快回到王城的时候,突然消失了,人间蒸发,从此没有人再见过他。

  希望这次来的特使别这么不懂事,乌瑟尔心中冷哼一声,然后对着梁立冬说道:“贝塔阁下,我们先去应付那位特使,你就先在这里住下来,虽然地下室中环境简陋,但需要的物质应有尽有,而且我回去后,会立刻让笆笆拉,还有苔丝过来帮忙。”

  梁立冬点点头,城主夫人倒是面带微笑,腰肢轻轻摇摆:“贝塔阁下如果觉得寂寞的话,我可以留下来陪你啊,内室中可是有……”

  坚定地摆摆手打断少妇的话,梁立冬说道:“好意心领,我可不想几天后会被沉尸湖底。”

  相当不满地啧了声,城主夫人和乌瑟尔一起离开了。他们临走前,将中年管家留下协助梁立冬,后者的一切合理要求,都可以通过中年管家来实现。

  等两人走后,一直站在梁立冬肩膀上仿佛雕像一般的贞德终于说话了:“那个女人真不要脸,当着自己丈夫的面都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实在是不知羞耻。”

  “羞耻心这种东西如果自己没有的话,就永远不会产生。”梁立冬说道:“城主夫妻是很合格的贵族,他们多半在少年少女时代的时候,就已经将这种他们认为没有用的东西给完全扔掉了。”

  贞德疑惑地说道:“主人,按理说你也是个贵族吧,我能从你身上感觉到比贵族更高贵的血脉和气质,可你和贵族这个群体似乎有很大的区别。虽然我接触的贵族不多,也就是乌瑟尔一家,不过看得出来,他们的观念和你完全不同,而且主人你给予我的知识,和你的做法也有很多冲突的地方。”

  作为魔宠,贞德能从梁立冬那里接收到很多他懂得的知识,但无论是在游戏中,还是在这个现实世界里,魔宠都无法获得有着于‘地球’的知识。所以贞德并不清楚,自己的主人来自何方,到底是哪里的人。

  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和观察,贞德敏锐地发现了自家主人的不同之处,它发现主人简直就不像是正常人。

  信息时代的人自然和魔法时代的人不一样,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不过梁立冬自然不会将自己的来历透露给贞德,他只是说道:“一会我得开始规则魔法阵的事情了,作为一只隼,你肯定不会喜欢地下坑道。一会你自己飞出去玩吧,顺便帮我看一下周围的环境,安全第一。”

  “好吧。我以为这次出来能遇到正面战斗呢。”贞德很遗憾地扑了两下羽翼:“结果还是得做侦察兵的工作。”

  “总比你窝在地下坑道里好吧。”

  “那倒是!”

  贞德很快就从坑道中飞到外面去,它确实不想待在矿道中,地下环境对于大部分的飞行动物来说,都是一种无形的压抑。梁立冬让中年管家拿来地图,要想构建一个中型的魔法阵,必须得考虑到地形因素。在游戏中,梁立冬收集了大部分的魔法建模构造图,这其中包括各种各样的魔法阵,他是游戏中出名的玩家,玩家中四大领主之一,还兼出名的魔法理论大师。

  制造一个中等通用类型的魔法阵,对他来说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唯一麻烦的就是炼金魔品,不过这方面乌瑟尔会负责解决。

  很快中年管家就将地图拿过来了,梁立冬一边看着地图,一根开始依造地形开始构造魔法阵。

  魔法阵的能量核心必须得建在安全的地方,一般是地底。金矿洞穴现在被挖宽了许多,随便找个不容易崩塌的地方就可以设置能量核心,问题在于魔法阵的能量运行渠道。黄金是种惰性金属,不容易与其它物质发生反应,这包括魔法元素……事实上,黄金可以当成是魔法护甲来使用,但这耗费大了,毕竟全身的黄金甲虽然可以防御魔法伤害,但对物理攻击抗性极差,而且一套金闪闪的盔甲出现在战场上,呵呵,妥妥拉仇恨的节奏,那些脑洞极大的玩家都不会这么干,更别说普通NPC了。

  因此金矿洞穴现在就但像是一个满是窟窿的海绵体,它虽然不能完全阻止魔法元素的流动,但却可以减缓这一过程,这会使得魔法阵的效用大减,甚至无法启动。

  梁立冬想了下,摇头桌面上的铃铛当中年管家拿来矿道的布局图,管家这次来去匆匆,显得很着急。

  不过梁立冬并没有在意,管家嘛,事情多些很正常。他继续将注意力放在两张地图上。

  为了避免魔法阵被金矿洞穴影响到效果,现在有两种做法。一种是利用矿道,建立魔法元素通道铺设到洞口外,在外部铺设魔法阵能量纹道,能量核心就留在内部。这样子比较简单,但因为魔法阵外露,风吹雨打,容易产生小问题,而且也容易被敌方远程攻击破坏,第二种就是在矿洞中向上挖出十数条,直上直下的小型通道,这样子魔法元素可以直接上下流通,不需要经过矿道向外走。

  不过第二种方法比较麻烦一些,毕竟挖出笔直的小型通道对于这个世界的人来说,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又不像地球上有钻机可用。不过还是得用第二种方法,采挖金矿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一个不容易受到影响的魔法阵才是首选。

  梁立冬根据两张地图开始制作图纸,相比于战斗,其实他更喜欢解析魔法,绘制魔法阵这些技术活,所以他才能成为魔法理论大师。不过人在游戏,身不由己啊,玩游戏就算你不爱PK,别人也会来PK你,所以梁立冬被逼着不得不去PK。

  所以现在他做起这活来,其实挺开心的,看着空白的纸上,一条条黑线汇集在一起,将自己的想像力一点一点地描绘出来,这种感觉很棒。

  不过没多久,贞德的心灵通讯打断了他的思维。

  “主人,矿洞外出了些事情,我觉得你应该看看。”

  梁立冬皱了下眉头,而后进入了视野共享模式,居高临下的视角中,他看到矿洞外聚集着两方人。一方是身着褐色皮甲的战士,他们堵在矿洞前,这是乌瑟尔的士兵。而另一方则是身穿着罩着蓝色外衣的步兵,他们的衣服上,印着一顶王冠的标志。

  皇家步兵?梁立冬皱皱眉头,特使不是去城堡了吗,怎么到这里了?乌瑟尔也不在这里……梁立冬脑海中灵光一闪,他大概猜到是怎么一回事了,连忙丢下炭笔,向矿洞外走去。

  很快他就来到矿洞外,刚拨开挡在自己身前的士兵,就看到一个金色的青年在大声喝道:“你们这些卑贱的下人,还不快快让开。从现在开始,这里归我们皇家步兵团掌握,你们要么接受我们的指挥,要么就滚下山去。”

  梁立冬走上前,拉了拉站在最前面的中年管家,问道:“怎么一回事!”

  中年管家的脸色白得很难看,额头上全是汗水,他回头看到梁立冬,似乎找到主心骨一般,说道:“贝塔阁下,他说他是皇家特使,皇帝命令他来接收这座山峰,说这里将会建立一道军事防线,无关人等要么成为他们的下属,要么就离开,否则格杀勿论!”

  梁立冬看了眼对方,又看着中年管家,说道:“城主离开这里前,肯定给你们下了命令了吧。我们按着做就行了,还有什么疑问吗?”

  “城主确实是说了,如果有外人进入这里,直接击杀。”中年管家很难为情地说道:“可他们是真的皇家特使,我对纹章学也有一定的了解,这些士兵应该是货真价实的皇家步兵团成员。那个青年胸前有着野猪纹章,应该是王室远亲,克莱门特一员。我们不敢随便动手,否则出了事情,在城主那里不好交待。”

  梁立冬皱眉:“既然城主已经说了直接击杀,你们照办就是了,还等什么?”

  中年管家愣了下,似乎有些意动,但他看了看对方,刚鼓起的勇气又弱了下去。

  这时候金发青年很倨傲地指着梁立冬:“那个穿红袍的施法者,你是什么人,说出你的姓名!”

  UU看书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UU看书!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首页8910111213141516171819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翔炎所写的《贵族纹章》为转载作品,贵族纹章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贵族纹章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贵族纹章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贵族纹章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贵族纹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贵族纹章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