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网游竞技小说 > 贵族纹章最新章节 > 贵族纹章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五十七 契约魔宠卷轴
贵族纹章全文阅读作者:翔炎加入书架
  冬风城,城主府内,二楼的书房中。

  城主乌瑟尔喝着果酒,看着对面的红袍神官,他的脸色很阴沉,就像刚晕入清水中的黑汁:“贝塔阁下,你最近可真是逍遥啊。在村子里教教文字,布施教义,然后躺着一个月就能拿几百金币的利润,而我们这些人,却得在外面打生打死,拿到的利润还没有你多。”

  “哈哈,城主真爱说笑。”梁立冬也抿了一口果酒,然后继续说道:“我只有一成半的利润,如果拥有八成半利润的城主邸,得到的金子还没有我多的话,那事情就有些不太对劲了。不过从我得到的金币量可以看得出来,城主你不太努力啊,金子挖得少了些。”

  城主抖了一下手,他怒气冲冲地一拍桌子,喝道:“要不是你故意将神殿的人引到金矿那里去,我们何必会闹出这么多事情。到时候我们就可以独享金矿,你我都可以得到更多的钱。”

  “倘若如你所说,能独享金矿的人是你,而不是我。”梁立冬看着对方,瞳孔中带着两分讥讽:“如果没有外敌,一旦你确认了金矿的真实性,过不了几天,我绝对会横尸荒野。”

  乌瑟尔的眼睛眯了起来,周身围绕着一股寒冷的气息:“你是说我会背信弃义,杀了你?”

  “我又没有说你会杀了我!”梁立冬笑似乎有些奸诈:“我只是说我会死而已,杀人又不需要自己动手。况且最重要的是,如果我死了,肯定会有原因的,比如说意图通敌啊,或者意图**某个尊贵的女性之类的……要找理由还不简单!”

  梁立冬在游戏中有一半的时间都在一贵族打交道,他知道如何去恶心一个敌人,却又让他无话可说。果不其然,乌瑟尔的脸色已经难看到快成黑炭,他很想重重拍一下桌子,却又忍住了,然后语气不阴不阳地说道:“你抱着卑鄙的心态处事,自然也会觉得所有人都卑鄙。我不和你说这么多,神殿最近派出了很多牧师和职业者对骚扰我们,暗杀者和刺客极多。普通士兵没办法发现这些善于隐藏在阴影中的职业者,而我们高端战力又不足,所以我们现在很被动,都不敢随随便外出行动。”

  梁立冬拥有‘云龙蓝瞳’,属于特殊血脉,可以看穿一切的幻术,包括各种隐身魔法和技能。但他并不打算将自己的能力说出来,特别乌瑟尔还对他抱着恶意的情况下:“你让我回来就是为了对付这些暗杀者?虽然我确实比较擅长对付刺客,但让我一个人对一敌众,也是不现实的事情。”

  半年前,梁立冬一下子干掉两名暗杀者的情景让乌瑟尔印像很是深刻,他一直觉得梁立冬有对付的暗杀者的特殊方法,闻言便道:“也不需要你以一敌多,只要你在场,守着我们,不让刺客从阴影中接近我们就可以了。”

  “即使如此,我的作用也有限。”梁立冬缓缓说道:“如果我出现,很快我的情报就会被生命神殿所知。他们当然就会知道我曾击杀过两名刺客型,他们的暗杀者会尽量绕过我,尽量想办法攻击你们。我会顾此失彼……除非我们有两个可以针对刺客的职业者。”

  乌瑟尔叹气道:“如果能对付刺客的职业者这么好找,那么这世间就不会有这么多的暗杀者了。”

  梁立冬想了一会,说道:“其实也不难,笆笆拉能算上一个!”

  “她并没有学会侦测类魔法。”说到女儿,乌瑟尔脸面温和许多:“你也清楚,红色魔法塔的人一向追崇极致的破坏力,他们想尽了办法给自己学习各种火焰类的专长,学习更多的火焰魔法。我女儿在那种环境中,也不能免俗。她学会的火系魔法,占了自己总魔法数量的一半以上。”

  梁立冬摆摆手:“我不是指魔法这方面,而是指魔宠……如果笆笆拉能契约一个能针对潜行职业的魔宠,我觉得我的压力会大减。况且契约魔宠后,笆笆拉的战斗力至少能提升3成左右,这对我们更加有利。”

  “可问题是魔宠契约相当困难。”乌瑟尔叹气道,女儿是他唯一的‘弱点’:“我虽然是战士,但我也曾向某些魔法大师询问过。契约魔宠的魔法在两百多年前,不知道为什么残缺了……现在流传下来的魔宠契约魔法是阉割版,极不稳定,如果没有足够的精神力支撑,很容易被魔宠反噬,造成不可挽回的悲剧。”

  梁立冬此时终于清楚,为什么本应魔法师人手一只的魔宠,居然如此稀少了。

  乌瑟尔看着梁立冬,眼睛中全是疑惑:“我反而更是奇怪,你的精神力并不算强,至少笆笆拉说你的精神力虽然比她更加稳定,但并不算强,可你却有一只强大的魔宠。”

  “因为我使用的是完整版的魔宠契约!”

  梁立冬回了一句话,然后思考起来。契约魔宠这魔法,是魔法女神拉克西丝未成神之前创造出来的魔法。虽然说现在世人依然知道魔法女神的大名,但魔宠契约却成了阉割版,到底是魔法女神的授意,还是她出了什么事情?

  乌瑟尔此时却突然站了起来,他看着梁立冬,眼神灼灼地问道:“你会完整版的魔宠契约魔法?”

  梁立冬当然会,不过他嘴上却说道:“不会,不过我的家人会,他们帮我做了两张魔宠契约卷轴,我用掉了一张!”

  “这么说你还有一张!”乌瑟尔双掌用力压在桌子前,他俯身看着梁立冬:“贝塔阁下,如果愿意将这张卷轴让出来,我愿意再让半成的利润给你。”

  梁立冬扯起一边嘴角,似笑非笑地说道:“我可不敢要……一成半的利润,某人已经打算把我给弄死了。如果再让半成,我怀疑某人得把我挫骨扬灰才会解气。这张魔宠契约卷轴我本来就打算卖给笆笆拉小姐,这也是我来这里的原因,一百金币,不二价,不知道你愿意不愿意。”

  “愿意,为什么不愿意!”乌瑟尔哈哈大笑一声:“不过你得等会,我去叫笆笆拉过来,她是魔法师,理应由她来决定这张卷轴是否适合她使用。”

  “理应如此,请!”

  乌瑟尔大步离开房间。梁立冬从空间背包中拿出‘魔宠契约’卷轴,放到桌面上。这张卷轴是他昨晚利用最后那点炼金材料,连夜赶制出来的作品。虽然魔宠契约只是二级魔法,但其建模相当麻烦,梁立冬也是失败了三次,脑袋痛得不行之后才成功的。四次下来的材料费,满打满算不超过一枚金币,人工费马马虎虎算两枚金币吧,这是游戏中的公价。也就是说,梁立冬将不到三枚金币成本的玩意,卖出了差不多四十倍的价格。

  所以梁立冬才不太看重钱……玩家与NPC之间最大的优势,便是信息的不对称性,这其中有很多操作空间,信息就是金钱,这在二十二世纪,可是真理。

  没多久,房间外传来了脚步声,最先冲进来的是笆笆拉,她气喘吁吁,被黑袍盖着的阿尔卑斯雪山不停地起伏着:“贝塔阁下,你有完整的‘魔宠契约’卷轴?”她问完话后,看到桌面上有张纸卷,眼睛一亮就冲了过去。

  五个呼吸后,乌瑟尔也走了进来。父女两人围着桌面上的卷轴兴奋地查看了很久。笆笆拉是在认真的感受着卷轴上微弱的魔力波动,而乌瑟尔只是在凑热闹罢了。

  大约半小时后,笆笆拉立直了身体:“我无法查看得出来这卷轴的真假,但我相信贝塔阁下不会骗我们。这卷轴我们买了,对于契约魔宠我想阁下应该颇有心得,能不能透露些经验。”

  梁立冬说了一会,说道:“猫科动物很适合成为火系魔法师的魔宠,它们有着不俗的速度和战斗能力,而且还有潜行和反潜行的专长,即是强力的‘刺杀者’,也是不错的侦察兵。魔法师最大的弱点是便是容易被刺客偷袭,如果能契约到猫科动物成为魔宠,这个弱点将成为过去式!”

  UU看书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UU看书!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五十八 3角眼
贵族纹章全文阅读作者:翔炎加入书架
  “猫科动物?”笆笆拉眼睛一亮,似乎有了自己的想法,她将桌面上的卷轴收了起来,然后说道:“贝塔阁下,待会金币就会给你送过来,我有事先离开,最后再一次感谢你的帮助。”

  “不用,公平交易而已。”

  梁立冬知道笆笆拉是急着去契约魔宠了。对于一个法师来说,多一个魔宠,就是相当于多了一个完全可靠,完全可以信任的战友。特别对笆笆拉这种拥有强大破坏力,却没有多少自保手段的火系魔法师来说,魔宠的存在,可以使得他们的战斗力和生存力上升不止两个台阶。

  等女儿离开房间后,城主乌瑟尔坐下来,他给梁立冬倒了杯果酒,然后说道:“贝塔阁下,现在大家既然已经是盟友了,你又帮了笆笆拉这么大的忙,为了以后我们之间的合作与沟通,所以现在有些话我想摊开来说。”

  梁立冬脸色有些惊讶:“请讲。”

  乌瑟尔沉吟了一会,说道:“某种意义上来说,我很佩服你,你用金矿的消息让我变相为你卖命,然后又只索取不高的分成,使得我杀你的心不重,而后你成功地将我引到神殿的对立面,也成功地让生命神殿变相知道了金矿的存在。你让我们双方争斗,然后让你从某件事情中脱身。我虽然明明知道你在利用我,我也很愤怒,但我却不敢杀你,怕将你逼到对立面去。这样宛如走钢丝一样的手段,让我想起了某些王都中的老狐狸。”

  “你太抬举我了。”梁立冬笑笑:“我只是将金矿的消息告诉你而已,其它的事情都是你自己的臆测,与我无关。”

  “到这种时候都还不愿意说实话,真没有意思。”

  乌瑟尔显得很失望,他长长地叹了口气,然后说道:“既然阁下不愿意与我成为朋友,那就算了。不过因为生命神殿势大,这次我邀请了一些朋友前来帮忙,我想介绍给你见见面,认识一下,免得以后碰到了大家不知道对方的身份,万一产生什么误会就不好了。”

  没等梁立冬点头同意,乌瑟尔就摇响了桌子上的铜铃,没多会,门外进来六个人。最前面三个都是中年贵族,各自带着一名护卫。他们进来的一瞬间,都不约而同地将视线停在了梁立冬的头发上,毕竟亮金色的头发实在太少见了,这明显是特殊血脉象征。

  三名贵族落座,三名护卫站在各自的主人身后。其中一名中年贵族是个胖子,他的袖口上纹着木槿花的纹章,梁立冬多看了一眼,但就是这微小的动作被中年胖子发现了,他抬起右手,晃了下,然后问道:“红神官似乎对我的家族纹章很感兴趣?”

  梁立冬脸上露出怀念的神色:“是有点兴趣,木槿花家族,我记得你们家族最初应该是在松林城发迹,从一无所有到成为贵族,花了大约三年时间。我记得你们的祖先应该叫做奥古斯特-古尔夫,他有个妹妹,叫做黛娜-古尔夫……后来黛娜怎么样了?”

  当时在游戏中,梁立冬接到了一个罕见的连续型任务,时间很长,很繁琐,就是以佣兵的身份帮助奥古斯特-古尔夫在松林城立足。这个任务花费了梁立冬整整三年的时间,不过虽然时间很久,但也很值得,在完成任务的过程中,得到了大笔的人物经验不说,而且还见识了贵族之间的明争暗斗,这为他以后成为领主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而且他还很意外地攻略了黛娜-古尔夫,不过因为当时波斯猫和小白已经在身边的关系,他没有接受黛娜的情意,即使如此,他和黛娜的友谊依然相当深厚,不过他也清楚,这个世界的黛娜肯定不认识自己,只是他在看到木槿花这个纹章的时候,依然忍不住问了一句。

  中年胖子的神情很古怪:“黛娜先祖她……终身未嫁。”

  梁立冬的神情也是很古怪:“终身未嫁?”

  “我也不清楚为什么!”中年胖子很无奈地说道:“家族编年史中提到过她,说她是难得一见的圣武士天才,终身守护着家族,未曾外嫁,另外还有绰号钢铁处女!”

  梁立冬喝着果酒,忍不住回想起当年游戏中的情形。黛娜是一个漂亮的女孩子,圣武士的主属性是魅力,虽然她的容貌和气质比起波斯猫和小白来,还是有不小的差距,但放在人类世界中,已经是难得一见的美女,更加之其善良,温柔,当时不但有很多NPC追求她,连玩家都有不少人去追求她。

  此时梁立冬流露出一种怀念的情绪,人人都看得出来,他和木槿花家族似乎有些故事,不过与三百年前的人物有旧识?普通人类可没有这么长的寿命,只有长生种能做得到。乌瑟尔有些惊讶地看着梁立冬,他说道:“既然阁下已经知道木槿花家族,那么就不需要我多做介绍了。另外两位我给你引见一下……”

  他指着最瘦的中年贵族说道:“这是伍德-享利,冬风城中最富有的家族,他是族长。”

  享利呵呵笑了声:“钱再多也没有你城主大人多啊,一座金矿现在归你所有。”

  “问题得吃得下才行。”乌瑟尔指着另外一个有着鹰勾鼻,以及阴险三角眼的中年贵族说道:“这位是雷克斯-埃玛。他家中是做铁匠铺生意的,我麾下士兵的武器和铠甲,都是由他供应。”

  “这位便是贝塔阁下,大名鼎鼎的红神官。”

  梁立冬向三个贵族点头致意:“三位在冬风城中极有名望,我虽然没有见过三位,但常听周围的人三位的事迹。我一直没有机会见到三位,现在能坐在一起,也算是命运的安排。”

  其实除了木槿花家族梁立冬知道点底细,其它两个家族他连听都没有听过,不过场面话还是要说的,如果直接当着一个贵族的面说,他没有听过这个家族的名字,那便是一种赤果果的歧视。

  只是梁立冬的好意别人并不领情,那个阴险的三角眼拖着长长的音调,阴阳怪气地说道:“城主,就是这个小子一个人吃掉了你一成半的利润?我看着也不怎么样嘛,除了脸长得漂亮点。这样吧城主,我把你把这小子弄废了,给你出气,你允多半成的利润给我如何?”

  NPC中有聪明人,也有笨人,现实中也一样,有城主这样能忍辱负重的聪明人,自然也有无药可救的蛋。但梁立冬并不觉得这个阴险的三角眼是个笨人,对方在激怒他……梁立冬不明白,激怒自己有什么好处?虽然他猜不透对方的手段,但不按着对方的步调走,则是极好的应对方法。

  城主却开始教训这位雷克斯:“这里是城主邸,阁下请慎言。我们现在是盟友,就算以前有什么矛盾,此时也该放下,一起对付我们共同的敌人。”

  雷克斯哼了一声,没有再说话。

  乌瑟尔轻轻地拍了桌子说道:“贝塔阁下很擅长对付暗杀者,有他在,我们的安全就能有一定的保障,而且等笆笆拉契约魔宠后,暗杀职业者再想对付我们,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听到这话,后来的三个贵族齐齐松了口气。越是有钱有权的人,越是怕死。

  乌瑟尔继续说道:“有了贝塔阁下的加入,我们的战力会大幅度加强。现在我最担心的是,如果生命神殿在向其它周围城市救援,我们或许得面对生命女神殿的大军。所以我打算以战争的名义封锁冬风城,不让生命神殿的间谍逃走。”

  “这件事情就交给我吧。”三角眼贵族站了起来,他看了一眼梁立冬说道:“不需要封城,我有办法阻止生命神殿向外救援,但前期得这个贝塔阁下帮忙才行。”

  梁立冬有些惊讶,他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躺着也中枪。

  UU看书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UU看书!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五十九 惊讶
贵族纹章全文阅读作者:翔炎加入书架
  梁立冬发现,这个雷克斯似乎一直在试图激怒自己,原因不明。现在居然想用言语挤兑,将他当成下属来使用。这已经算是另一种变相的嘲讽了,因为‘贵族气质’这天赋的关系,大部分的人都会毫不怀疑地将梁立冬当成一名贵族,若无上下属关系,若也没有极大的爵位差距,一名贵族被无端当成别人的下属,这本身就是一种极大的歧视。

  梁立冬看着雷克斯,嘴角扯起一丝弧度,眼睛也笑得弯了起来,就像是一只不怀好意的狐狸:“哦,埃玛阁下,你打算让我如何配合你?”

  “我的家族中,也有几个职业者,他们是从小培养起来的族卫。”雷克斯将身体微微前倾,仿佛想给对方压力一般:“如果阁下能配合我们的族卫一起行动,我想要清除掉敌人的暗杀者也不是什么难事。”

  所谓的族卫,其实就是一个家族从小培养出来的死士,他们对家族绝对忠诚,而且如果贡献足够高的话,甚至可以成为家族的一份子,从奴仆转身一变,成为主人。雷克斯这番说辞,其潜意思就是梁立冬就就成为他的族卫,但凡有点自尊心的都,都会受不了这种明看没有任何问题,但实质上暗藏着险恶用心的建议。

  果然这话一出,城主乌瑟尔神情有些难看,这倒不是他内心中向着梁立冬,而是现在外敌大患在即,如果他们自己内部还明争暗斗,那无异于已经输出一半。而其它两位贵族神情有些雀跃,似乎颇有看戏的节奏在内。

  梁立冬越发肯定,这三角眼似乎想激怒自己,他微笑着说道:“埃玛阁下的建议不错,不过有个小小的地方需要修改一下。从身份上来说,你的族卫应该接受我的指挥,阁下呢,只要站在后方看戏就好了,敌人的暗杀者,我会想办法解决,你觉得如何?”

  既然对方不怀好意,梁立冬就越不想让对方如意,对方想逼他发火,他偏偏就心平气和。而且他刚才注意到,雷克斯说出那些话的时候,他身后的护卫手往后移了一下,似乎是想做些什么,但见到梁立冬没有愤怒,因此才停止了下来。

  既然对方想让他打下手,那梁立冬就剥夺对方的指挥权。因为梁立冬是玩家,世界观有很大差异,他没有所谓的贵族尊严,所以想用这种方法来逼得发怒,无异于在泥中点火,根本不可能的事情。见到梁立冬没有动怒,雷克斯自己倒是有些火气上头了:“哼,我家族的族卫,什么时候轮到外人来指挥。”

  “呵呵,那我堂堂一名施法者,什么时候轮到去协助几个族卫?”梁立冬这话说得风轻云淡,甚至还脸带微笑,可其中透露着一股讥讽十足的味儿:“据我所知,边境城市最高有爵位应该是伯爵,可雷克斯阁下这番作派,气势十足,城主阁下都难以企及,想必应该是公爵了吧。”

  雷克斯顿时气得跳了起来,手指着梁立冬不停地发抖。而后梁立冬继续说道:“我听说人老了,容易中风。中风的人手脚会不停地颤抖……雷克斯阁下,你既然年纪已经大了,就别再出来晃荡了,回家好好休息,这些苦活累活,让家中后辈来替你做了不就好了,还是你觉得族长之位坐得舒服,不愿意让坐了?”

  梁立冬这番话有些恶毒……但房中其它几人听到却脸面微笑,似乎梁立冬的话讲到了他们的笑点上去了。

  而雷克斯的反应更是夸张,他满脸通红地大叫一声,使劲拍了一下桌子,大骂道:“贝塔,你欺人太甚,你真当我埃玛家族好欺负?别以为你有城主给你撑腰……”

  城主乌瑟尔咳嗽了一声,打断道:“首先声明一点,雷克斯阁下,你和贝塔之间的私人恩怨我不会过问。”

  梁立冬接着笑道:“既然是私人恩怨的话,雷克斯阁下,我们来一场荣誉决斗如何?”

  所谓的荣誉决斗是两个贵族有了不可调和的矛盾时,采取的极端解决手法。两个家族各派一个人出来,在众多贵族的见证下,公平决斗,输者必须得献上三分之一的土地给赢家,而且以后在公共场合碰见赢家,得主动避让。

  “这已经过时的习俗,我没有必要答应你。”雷克斯咬牙切齿地说道。

  “好了,私人恩怨暂且放在一旁。”乌瑟尔拍拍手,将众人的注意力吸引到自己身上,然后他说道:“因为生命神殿那边有不少的暗杀者,所以我建议以后大家都住到我们城主邸来,这地方戒备森严,而且又有贝塔阁下坐镇,所以这里我想应该十分安全。当然如果有人有更好的方法,也可以说出来,我们参考参考。反正我们只要再坚持三个月左右,等到夏天来临的时候,胜利就属于我们这一方。”

  梁立冬听着乌瑟尔说话,眼睛看着雷克斯,见他脸色红一块青一块,想必已经是气得不行了,但他居然依然忍了下来,没有拂袖而去。这让梁立冬越发觉得这厮有所企图,可到底什么事情,必须得刺激到自己动怒才会有效果!想来想去,梁立冬也搞不明白。

  乌瑟尔让众人先住在城堡中,也是一种可行的方法。暗杀者虽然白天也有一定的威胁,但他们的主场是在夜晚。只要是人类,晚上总有打盹的时候,梁立冬虽然能看破所有的幻术,但他也不敢保证自己没有松懈的时候。只有千日做贼,哪有千日防贼的道理,但在这里,因为是军事要塞的关系,戒备森严,就算是暗杀者要想摸进来,难度也是极大。

  况且很快笆笆拉就要契约魔宠了,猫科动物是夜行性动物,而且在潜行和反潜行上专长加成,领地意识又极强,很适合作为夜晚的警戒员。

  所以对于这个建议,梁立冬自然是赞成的。他现在并不清楚生命神殿在和城主的明争暗斗中,到底占到了多大的优势,但作为弱势者,固守现有的资源和阵势,是很明智的决断。

  “既然大家都同意我的判断,那么就请几位自己选定想住的楼层。”乌瑟尔站起身子:“等决定后,我立刻将各位的家眷接到城堡中来。当然,各位的私兵只能住到兵营中去了。”

  木槿花家族的中年胖子微笑道:“理应如此……我不太懂得战斗方面的指挥高度,既然我的私兵一会要住到军营中,这段时间就暂由城主指挥如何?”

  乌瑟尔眼睛一亮,他最喜欢这种识趣的人了:“好,我保证绝对会一视同仁。”

  “那我就选第四层吧。”中年胖子站起来:“现在我去看看自己未来三个月的落脚点没有问题吧。”

  “请。”乌瑟尔站起来,作了个手势。

  中年胖子点点头,双手负在身后,缓缓离开。之后雷克斯和伍德分别选了五楼和六楼,但他们没有说要将私兵交给城主指挥。在他们离开后,乌瑟尔轻轻哼了一声,接着向梁立冬问道:“阁下打算住哪里,现在只有第五层和第七层了。”

  “以前卡尔在这里的时候,住在哪里?”

  “第七层,那里有他特意建行的魔法实验型。”

  梁立冬答道:“那我就住在那里吧。”

  “这不太好吧,会不会太晦气了点!”乌瑟尔脸色有些为难。

  梁立冬笑道:“灵魂这东西说穿了也只是一种能量,生前卡尔不是我的对手,死灵就算他的灵魂在这个世界游荡,我一样也不怕他,失去了身体保护的灵魂,战斗能力至少降低一半以上。”

  “随你吧。”乌瑟尔轻轻地耸了耸肩。

  梁立冬也不愿意和乌瑟尔独处太久,他出了房间,顺着楼梯向上走,却没有直接去七楼,而是无声无息地去了四楼。然后他在四楼的走道上,看到中年胖子正站在窗口前看向下看风景。

  “叫我过来干什么?”梁立冬走过去问道。

  中年胖子转过头来:“你果然看得懂我们木槿花家族的暗号手势。”

  “废话,这套手势还是我想出来的……”梁立冬突然呆住了,因为刚才想着雷克斯的问题,没有在意,但现在却觉得很不对劲。他想出来的手势暗号,应该只存在于游戏中,为什么现实世界中的木槿花家族,居然也在使用!

  UU看书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UU看书!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六十 木槿花家族
贵族纹章全文阅读作者:翔炎加入书架
  木槿花家族在松林城立足的过程,是一个很奇特的传说。奥古斯特-古尔夫与其妹妹起初也只是略有实力的职业者而已,并不出众,但他们遇事总能想办极妙的应对方法,甚至提前知道别人的布置,仿佛他们的身后站着一名先知,或者预言师在为他们出谋划策。他们在短短三年多时间内就将自己从末流小贵族摇身一变,成了松林城中的豪族,甚至已经成了霍莱汶国有名的励志传奇故事。

  中年胖子带着审视的眼光盯着梁立冬,他说道:“我是加文,木槿花家族旁系。刚才我只是试了一下而已,没想到你居然真懂得我们的手势暗语。你到底是谁,我从来没有听说过你的名字,就连家族编年史中,也没有贝塔这个人。”

  梁立冬没有正面回答中年胖子的问题,他只是沉默了一会,然后问道:“这套手势暗语,是你们什么时候启用的?”

  “我也不太清楚,大概有两三百年了吧。”中年胖子的脸很圆,可却能从他的神情中读出一股坚毅的味道:“这套手势暗语,一直只有我们木槿花家族的人使用,只要不是姓古尔夫的人,就算是在我们家族中服侍了几十年的老管家,也没有资格学会它。所以我很好奇,阁下究竟是什么人,不但知道我们家族的手势暗语,还知道黛娜先祖的名字。”

  “知道她的名字很稀奇吗?”梁立冬问道。

  中年胖子呵呵了一声,语气中带着几分不置可否:“很多人都知道我们的先祖奥古斯特有个妹妹,也很多人知道她的绰号,但就是没有几个人知道她的真名。而阁下一开口就叫出了先祖的名字,还懂得手势暗语,这不得不让我有些不好的联想。”

  梁立冬也笑了,虽然对方的语气不算太友好,但却没有多少恶意在内:“不好的联想啊,怎么,怀疑我是奸细之类的角色。”

  “不!你的发色,还有你的眼睛,以及你的气质,都说明你出身很是高贵。像你这样的人不可能来当奸细,因为你长得不够普通太招摇。”中年胖子加文摇了摇头,而后用一种更加古怪,仿佛是从喉咙里憋出来的话说道:“我的联想虽然很亵渎黛娜先祖,但我却不得不这么想,我在怀疑,你是不是她的……私生子后裔。”

  梁立冬一口气哽在喉咙里,差点吐不出来,他拍拍胸口,没好气地问道:“为什么你会这么想。”

  “我不得不这么想。”加文理所当然地说道:“你对我的家纹很感兴趣,你一出口就是问黛娜先祖的事情,而不是问奥古斯特先祖。能知道黛娜先祖的只有我们这些正统后人……嗯,虽然我是旁系,但一样是古尔夫的血脉。你还知道手势暗语,除了这个可能,还能有别的吗?”

  “我只能告诉你,我并不是黛娜的后代。”梁立冬苦笑一下:“我现在反而更奇怪,你们为什么会这套手势暗语,这不合理。”

  加文脸上的肥肉微微抖动,他有些动怒道:“你的意思是,我们偷学你的手势暗语?别开玩笑了,这套手势我们用了两三百年,从来没有人破解过。但现在出现在你的手里,如果你不是奸细,那只能是黛娜先祖私生子的后人。”

  “你不久前还说她终生未嫁,绰号钢铁处女!”

  加文啧了一声:“光明神教圣母不一样处子怀孕,生下圣子克伦多,呵呵,这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

  梁立冬觉得和这家伙没办法沟通,他摆了摆手说道:“这事暂且不提了,手势暗语的事情你放心,我不会外传的。我现在比较好奇的是,你虽然说自己是木槿花的旁系,但据我所知,你应该是家族往外的布置的开拓成员,木如果槿花家族的作法如果没有变的话,理应如此。”

  加文看着梁立冬的眼神越发奇怪:“你连这都知道,这样都还说你和我们木槿花家族没有关系?”

  “随你怎么想。”梁立冬心情有些烦臊:“你既然是家族的核心成员,知不知道黛娜留下过什么东西没有,比如说日记本之类的。”

  梁立冬在游戏中,和古尔夫兄妹的关系很好,他很清楚黛娜有写日记的习惯,如果现实中的黛娜也和游戏中一样性格爱好的话,只要她留下了日记本,或许能从中找出为什么木槿花家族会懂得这套手势。

  加文的神色变得更加古怪了:“你连这都知道?我现在不再怀疑你是黛娜先祖的私生子后裔了,你会不会是她的恋人,姘头之类的。”

  梁立冬艰难地扯了一下嘴角,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个死胖子猜到了一半。他喜道:“这么说她确实是留下了日记?”

  “不但留有,而且还很多本。”加文的眼睛中闪过一道亮光:“全是用一种奇怪的符号写成,我们试着破解,但一直没有成功。其复杂程度,要比手势暗语夸张得多。”

  梁立冬想了会,调动火系元素在身边凝聚成出几个符号:“这样子的?”

  加文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看来你和黛娜先祖确实有千丝万缕的关系。既然涉及到先祖的私事,那我就不过问了,不过希望你能遵守你自己刚才说的话,不要将手势暗语外传。我个人对你没有什么恶感,但这毕竟涉及到家族的安全问题,手势暗语太过于重要,所以我会将你的事情,写信禀报主家那边,具体的处置由他们决定吧。”

  “如果他们要杀了我,以便于守住手势暗语的秘密呢?”梁立冬问道。

  加文冷笑一下,被脸上肥肉挤得小小的眼睛中,迸发出一道寒意:“那我只能与你为敌了。”

  对于这个世界的人来说,家族利益确实相当重要。梁立冬笑道:“你这是在逼我杀掉你,以保守我会手势暗语的秘密啊。”

  加文退后了两步,脸上却没有多少惧意,他说道:“你既然说出来了,就应该没有杀我的打算。我虽然实力不算厉害,但看人一向很准。”

  “那你为什么还要往后退。”梁立冬语气中带着微微的讥讽。

  加文很认真地说道:“习惯而已,如果是你被比自己强得多的人威胁,多半也会与我一样的举动。”

  不得不说,死胖子说得很有道理,梁立冬看着窗外,说道:“你将我的事情报告给主家吧,并且告诉他们,我想要黛娜留下来的日记本。如果他们愿意给我,我会告诉他们一个大秘密,这个秘密或许会让你们的势力更进一步。”

  加文看着梁立冬一会,说道:“好。”

  …………

  …………

  告别加文后,梁立冬上到了七楼。七楼是最顶的楼层,有三个房间,以及一间大大的魔法实验室。此时实验室中已经空置了很久,除了几张桌椅,还有一个大大的炼金台外,别无他物。这些家具上都蒙着一层浅浅的灰尘,梁立冬打开几扇窗户,利用精神力凝聚风元素,化成几道轻风,将房间中的灰尘全部吹到窗外。

  而后贞德从空中飞落下来,它的爪子上各抓着一张卷轴。梁立冬将卷轴收进自己的空间背包中。

  之前贞德一直在城堡上方的空中盘旋待命。梁立冬并没有完全信任乌瑟尔,如果他有什么不对劲的举动的话,贞德在空中就会使和这两张卷轴。一张是火球术,另一张是相性位移。火球术能在一瞬间制造出极大的混乱,而后一张可以强制将梁立冬从室内移到室外。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特别是乌瑟尔被梁立冬摆了一道的情况下,即使再慎重些,也是情理之内。

  贞德站在窗台上,活动了一下自己爪子,因为一直长时间抓着两张卷轴,弄得它的双爪都有些僵硬了。

  梁立冬则在房间中四处查看,检查每一个视线难以看到的角落……他深知有许多小型魔法阵,运行起来魔力波动微乎其微,却有着各种各样的功能,比如说偷窥,监听,甚至会在受害者不知情的情况下,缓缓影响受害者的精神和性格。

  这时候,城堡地底深处突然暴发出一阵温和的魔力波动,在梁立冬的感知中,就像是湖面上一圈圈晕开的波纹,虽然明显,却并不激烈,而且其中带掺着两股一强一弱的精神力。比较强的那股精神力梁立冬挺熟悉的,是笆笆拉,另一股精神力则带着几分野性在内。

  梁立冬打了个呵欠:“笆笆拉在契约魔宠,如果真是猫科动物……贞德,那你就遇到对手了。”

  UU看书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UU看书!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六十一 敌友难辩
贵族纹章全文阅读作者:翔炎加入书架
  笆笆拉的精神力波动来得快,去得也快。没多久后便消失,梁立冬清楚,她已经成功契约魔宠。

  梁立冬离开这间大实验室,到了旁边的卧室中。原本这里是卡尔的住所,但里面的家具和被褥都很新鲜,甚至还透着一股木漆的味道。不得不说,乌瑟尔准备得挺周到,房中的家具和器具应有尽用,而且没过多会,还有一个容貌还算不错的女仆过来敲门。

  “贝塔阁下,城主让我来服侍你。”少女穿着一身麻布女仆服,低着头不太敢看人:“另外这是城主让我送过来的金币。”

  女仆将满满一小袋子的金币捧在梁立冬面前,后者将金币收入空间背包,说道:“好了,你出去休息吧,等到吃饭时间再来叫我。”

  松了一口气后,女仆迅速离开。梁立冬能看得出来,这女仆很害怕他。贞德站在梁立冬的肩膀上,啧了声说道:“看来主人你在冬风城的声望不怎么样啊。如果是职业者害怕你很正常,但如果连普通人都害怕你,情况就不太对劲了。”

  “我知道,所以我打算去查查。”梁立冬从窗外看了看天色:“现在离吃饭还有一段时间,我们出去看看情况吧。贞德,你先飞上天,待会帮我注意周围,如果有尾巴跟踪我,就支会一下。”

  “明白!”贞德扑愣两下,从窗户飞了出去。

  梁立冬从城堡出来,向着城中心出发。城堡吊桥那里有几个士兵守着,本来不准任何人随便出入,但他们见到梁立冬一身红色魔法袍,愣是不敢上前阻拦,倒是有个机灵的士兵小跑着去城堡中报告了。

  走在街道上,很多路人见到他一身红袍,都下意识躲远些。

  根据游戏中的经验,在不计较金钱的情况下,想第一时间获得有用的情报,首选是杀手工会。梁立冬这次熟门熟路地再次找到了‘黑铁利刃’铁匠铺,这次接触他的还是上次那位身材好得吓人的美女。只是这次她不再玩什么神秘手段了,等接引人将梁立冬带到小屋子中后,她直接走了出来,没有关门,脸上也没有戴面纱。

  “又见面了。”梁立冬看着对方:“看来我们也算是比较有缘份的人,不介意说出你的名字吧。”

  杀手工会的美女轻启樱唇,说道:“凯特琳娜!贝塔阁下,很高兴你能再次照顾我们杀手工会的生意。不知道这次阁下前来,所谓何事。”

  梁立冬知道这名字也未必是真名,不过有个称呼总归是好事,方便是交流。他说道:“凯特琳娜女士,我不久前发觉,冬风城的普通人似乎都有些害怕我。这不正常,所以我想委托贵工会帮我打听一下,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凯特琳娜伸出手:“承惠,五十金币。”

  这个价格普通听起来,足够吓人,但对于职业者,特别是像梁立冬这种曾经是一方领主的玩家来说,却不是什么夸张的数字。他从空间背包中拿出一袋子金币放在桌面上。

  听着钱袋落在桌面上沉重的声音,凯特琳娜缓缓解开钱袋,从中数了五十枚金币出来,放进自己的衣服中,然后她笑眯眯地说道:“关于这个委托,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在两个月半前,佣兵工会接受了贵族雷克斯的委托,内容是在冬风城中散播阁下的谣言,败坏你的名声。谣言的内容,无非就是说你残暴不仁,好色成性,然后还喜欢(女干)杀少女。”

  梁立冬皱起眉头,这事情越发奇怪了:“雷克斯为什么要这么做!”

  凯特琳娜双眉微微拢了一下,她有些好笑地说道:“或许他只是单纯的无聊?”

  雷克斯似乎对激怒梁立冬特别地执着,在城堡中就两次三番地想挑拨他的情绪,至于散播他的谣言,似乎也是为了激怒他而做的举措。到底是什么事情,可以让雷克斯做出如此古怪的举动。无论从利益角度来说,还是从心理角度上来说,激怒梁立冬,对雷克斯并没有什么益处,可问题是对方就这么做了。

  无利不起早,这是贵族的信条。梁立冬不相信雷克斯只是单纯地想激怒自己,也不相信对方只是无聊而想找些事情来解闷,他相信其中必定有自己不知道的原因。

  “我委托你们工会帮我查清楚原因。”梁立冬将剩下的半袋子金币推到美女的面前:“这是订金,如果事成了,我会再付五十枚金币作为辛苦费。”

  “真是大方!”凯特琳娜将钱袋收了起来,笑得就像是一只偷了腥的招财猫:“这事我们杀手工会接了。雷克斯这人很奇怪,他从王城来到冬风城不到五年时间,就在这里站稳了脚,而且他的背后有不明资金来源,其实我们一直在调查他,虽然查到了很多东西,可我们总感觉有一样关键核心的事情被他隐藏了起来,或许这与他散播你的谣言有一定关系。”

  杀手工会的情报侦察可以说是全大陆最出色的,梁立冬并不怀疑他们查不出东西来:“你们需要多少时间。”

  “很快,我们的人员已经渗透到雷克斯家族的核心层了,短则十天,长则一个月就会有消息。”凯特琳娜站了起来,她笑眯眯地看着梁立冬:“如果贝塔阁下能成为我们的外围人员,那么这次的任务可以免费。我们知道你有一种特殊的雾魔法,可以起到无声移动的效果,而且不容易被驱散……你天生适合成为一名杀手,你有这种特质。”

  …………

  …………

  离开‘黑铁利刃’铁匠铺,梁立冬行走在贫民区的小巷之中,他拒绝了凯特琳娜的邀请,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他有大把的事情要做,要忙着提升等级,没有时间去玩什么杀手游戏,更何况他也不想自己受人命令和控制,这是大部分玩家的天性。

  街道两边都是肮脏的黄水,路上还有一陀陀的米田共,梁立冬捂着鼻子,他想快点离开这地方。职业者的身体素质比普通人强出不少,但相对的嗅觉也比普通人强出不少。很多时候,一点点的异味都能让职业者觉得周身不舒服。梁立冬可以忍耐比这更恶劣得多的环境,但这并不代表着他喜欢这样的地方。

  眼快就要离贫民区了,这时候贞德的声音在心灵通道中响起:“主人,你后面跟着两个人,我注意他们有好一小会了。”

  “有人跟踪?”梁立冬问道:“什么时候开始的?”

  “你从杀手工会中出来没多久。”

  梁立冬又往前走了几步,然后加快脚步进到一个小巷之中。后边有两个人急忙小跑前来,也跟着小巷中,但他们很快就发现,这个小巷子其实是一个死胡同,两人周围看了一会,惊讶地发现这里居然没有人,他们的目标不见了。

  两个跟踪者正在惊讶的时候,后边却传来轻微的脚步声,他们回头一看,发现目标居然在他们身后,接着两人瞬间各挨一拳,一个人晕倒了,另一个抱着鼻子在地上滚来滚去。

  梁立冬走过去,单手抓起未晕迷者的衣领,然后重重地将其摁在墙壁上,巨大的力量差点让这个跟踪者晕迷。为了抓住这两个跟踪者,梁立冬甚至还浪费掉了一张‘相位转移’魔法卷轴,他颇是心疼,钱倒是小事,关键是这魔法弄成卷轴的成功率不高,有点费事。

  “说,是谁让你们跟踪我。”梁立冬冷冷地注视着对方。

  这个跟踪者剧烈地咳嗽了几声,好不容易喘过点气来,就说道:“大人不要杀我,我只是想从你身上偷点钱,根本没有跟踪你的意思,也没有人指使我。”

  “你当我是白痴。”梁立冬指了指自己身上的红色魔法袍:“只要看到这身衣服,人人都知道我是名施法者,你们这些小偷如果没有人指使,如果没有巨额的报酬,你们怎么可能敢跟踪我……你不说也没有关系,我是施法者,可以搜索你的灵魂,我弄死你以后一样可以查得出来,就是麻烦些。”

  梁立冬阴阴地笑了一下,手中抓起一团黑色的魔法元素物质。其实他根本不会搜索灵魂这么高级的魔法,但他是个施法者,普通人对施法者有着天然的畏惧感,他说什么普通人都会先信三分。

  这人立刻崩溃了,他吓得眼泪和鼻涕一起流出来:“我说我说,别玩弄我的灵魂……是城主大人让我们跟踪你的。他承诺我们会有一枚金币的奖励,施法者大人,你放我们走吧,我们把钱都给你……”

  UU看书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UU看书!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首页789101112131415161718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翔炎所写的《贵族纹章》为转载作品,贵族纹章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贵族纹章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贵族纹章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贵族纹章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贵族纹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贵族纹章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