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都市言情小说 > 爱之选择最新章节 > 爱之选择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第12章 春梦了无痕
爱之选择全文阅读作者:精灵咩儿加入书架
  这天晚上,梦蝶做了个梦。

  先是梦见自己变得很小很小,像人的手指那么大,什么也没穿,背后长着一对蝴蝶的翅膀,婉如魔幻游戏中的花精灵一样。

  当她正在花丛中飞舞的时候,一个猥琐的声音响起“好漂亮的蝴蝶啊~”接着一双大手伸过来就要抓梦蝶。

  梦蝶扑扇着双翅,努力的飞啊飞,却怎么也飞不出那巨大的手掌笼罩的阴影范围。

  终于,梦蝶的翅膀没有了继续飞舞的力气,只能跌落在那手掌之中。

  躺在那手掌之中梦蝶,翅膀在挣扎着,赤裸的身体,在阳光的映射下泛着紫光,两只小手遮挡着胸前的春光,两条白嫩的小腿紧紧的交叉着。

  梦蝶的头,扭到一边,使劲闭着双眼,不敢睁开。

  “小蝴蝶,别怕,我不会弄疼你的。”

  感觉到,有另一只手向自己伸过来,阳光被遮挡住了。

  ……

  “大胆淫贼,放开那蝴蝶!”

  “啊~我一定会回来的~”

  声音越飘越远,拖住梦蝶的那只手,瞬间消失了。

  梦蝶感觉自己在跌落,但是翅膀始终使不上力气,跌落时的气流,让自己睁不开眼睛。

  ……

  梦蝶绝望了,我就要这样死了么?

  这时,有什么软绵绵的东西拖住了自己,下落的速度慢慢的降了下来,终于,梦蝶感觉到自己不再下落。

  是谁救了我?

  确认自己真的不再继续下跌了之后,梦蝶缓缓睁开了眼睛,却看到一个长着猫头,猫爪,猫尾巴,却有着人身,人嘴,人四肢的……猫人?

  “嘿嘿,赶走了那小淫贼,你就是我大淫贼一个人的啦!哈哈哈哈~~”

  一开始,这猫人,还像个巨人一样,自己躺在他的猫爪上。

  而待他说完这句话,体形就开始变小,自己也从躺在猫爪上,变成了躺在花瓣儿上。

  那猫人,等到变的比自己还小,还小,变到跟自己比起来就像一只猫大小的时候,身上那些人的特征,又慢慢的消失不见,最后又变成了一只猫。

  这猫,跟毛豆长得好像啊。

  ‘毛豆’喵了一声,蹦到了躺在花瓣儿上的梦蝶身上,趴在梦蝶的肚子上,两只软软的爪子,攀上了梦蝶的熊,伸出舌头,轻轻的……

  ‘毛豆’的尾巴,沿着肚脐,向下……

  梦蝶感觉浑身一震痉挛,醒了过来。

  ……

  醒来后的梦蝶发现,毛豆正趴在自己肚子上,做着跟梦里一样的事情。

  而自己,感觉身上凉飕飕的,裙子就跟脚踝还有那么一点点亲密的接触。

  最可耻的是,梦蝶感觉下面好痒,好湿,好热。

  这该死的淫猫!羞死人了。

  梦蝶赶紧把毛豆从身上挪开。

  这家伙倒也是睡的乡,滚了两圈,继续睡。

  梦蝶赶紧到厕所洗了个澡,出来的时候,发现还是没衣服好穿,幸好现在家里没别人,顺手拿了见短袖就套在了身上,裤子是真的没有合适的,先就这样吧,等会等毛豆醒了就能变回去了。

  穿着大一号短袖的梦蝶,在客厅的落地镜前擦拭着柔顺的长发。

  刚从梦中醒来的梦蝶还没想到昨晚的事情,此时平静下来,看到桌上的手机,顿时想起来了昨晚的事情。

  梦蝶在沙发上坐下,半躺进沙发里。

  手摸向了下面,刚碰到那小黄豆,全身又是一股电流,梦蝶犹豫了一下,还是把手指伸了进去。

  一公分,两公分,嗯~有张膜,嗯,还好还好。看来毛豆事情还是办的满靠谱的,没有让我被李煜那个贱人给吃了,也不知道后来怎么样了。

  想着想着,手指却没有抽出来,微微弯起食指的前两个关节……

  嗯~嗯~

  ……

  (毛豆)“哇,梦蝶你的脸好红啊。”

  梦蝶整个人瞬间从沙发上跳了起来。

  毛豆已经从卧室出来了。

  在房门口的地毯上,慵懒的伸直了两只前爪,嘴巴张的老大老大,打着哈欠。

  (毛豆)“喵~梦蝶你在干什么呢?”

  (梦蝶)“我……我……我什么也没干!刚洗完澡,水没擦干净。”说着,掩耳盗铃似的,抓起旁边的毛巾,佯装擦着大腿。

  (毛豆)“水的确没干,嘻嘻。”

  ……

  梦蝶很羞愧,自己这是怎么了?

  怎么会对自己女性的身体**!

  而且自己居然还觉得有那么点舒服!

  羞死人了。

  (梦蝶)“毛豆啊,昨晚发生了什么?我怎么一点都想不起来啊?”

  (毛豆)“你还是最好不要知道哦~”

  (梦蝶)“你这么一说,我就更想知道了!快说,有什么事瞒着我?”

  (毛豆)“也没什么啦,你刚开门,你找的那两个小姐来了,就没你什么事了。”

  (梦蝶)“那我怎么回来的?”

  (毛豆)“你自己走回来的啊。”

  (梦蝶)“我怎么一点都记不起来?”

  (毛豆)“谁让你喝那么多,断片儿了吧。”

  梦蝶想到没有被破身,也就不疑有他,喝了那么多,的确有可能断片儿了。

  (梦蝶)“快变回去吧,明天就要开学了,今天要去报道呢,快点,这都中午了。”

  (毛豆)“嗯。”

  所谓一回生,二回熟,梦蝶也就习惯了。

  ……

  正当毛豆要开始变的时候。

  (毛豆)“还记得,昨天晚上,你答应我什么了么?”

  (梦蝶)“我断片儿了,不记得。”

  (毛豆)“不变了,不变了,没力气了。”

  (梦蝶)“毛豆乖,毛豆帅,变啦,变啦。我答应你就是了,快说吧,什么条件。”

  (毛豆)“条件就是,以后每天都得让我变你!”

  (梦蝶)“不行,这个绝对不行!马上就开学了,我天天在学校里,白天要上课,晚上住男生宿舍!不可以!坚决不可以!”

  (毛豆)“那你就一直做女人吧,我就不把你变回去了。”毛豆慵懒的趴在窗台上,晒着太阳。懒猫~

  (梦蝶)“一个星期一次怎么样?每天都变我真的会没办法生活的啊。”

  (毛豆)“喵~早上的太阳晒的好舒服啊。”

  (梦蝶)犹豫了一下,咬了咬嘴唇,“一个星期两次!”

  (毛豆)“梦蝶你看,那边新开了一家宠物店诶,等会我们去逛逛好不好?我想做个新发型。”

  (梦蝶)嘴唇都快咬破了“三天一次!”

  (毛豆)“今天吃什么呀?爷想吃鱼了,今天我们吃鱼怎么样?”

  (梦蝶)要抓狂了,双手扯着头发,牙齿紧咬!“变就变吧!一天一次,但是什么时候变我说了算!而且绝对不能当着别人的面!还有,遇到特殊情况我有不变的权利。”

  (毛豆)“真乖~么么哒。”

  梦蝶要哭了,怎么摊上这么一只猫妖!对,就是猫妖!梦蝶现在打心里恨死这只猫妖了!想吃鱼?想得美!想吃自己去长江里面抓去!

  ……

  ……

  最后胡猛还是提着行李,带着番茄来到了学校附近一家小饭馆,点了一条红烧鲫鱼。

  慢点吃,噎不死你!

  ……

  收拾行李的时候,胡猛思考了一下今后该怎么安排生活。

  既然无法反抗,那就得安排好了。

  宿舍是肯定要住的,上学期金融系一个女生校外被奸杀,校方现在对寝室查的太严了,每天晚上十点锁寝室大门查寝,少人一次,全年重修,两次记大过,三次留校察看。

  既然住宿舍,大晚上的睡觉坚决不能被变,万一被谁起床尿尿看到了,我滴个乖乖!不敢想象。

  而且冬哥可是见过我女身的,不行,坚决不能让任何人看到。

  而且不能让人把我的女身跟我本人联系起来,那样危险太大了。

  低调!一定要低调!

  当男生的时候就要高调点,加深大家对我男性气质的印象!对!

  今年好像学生会要换届了,要不要去试试?先不急,回头看看情况。

  既然晚上不能变,那只有白天上课的时候,还有下课后,以及晚上的选修课的时候了。

  今年大三了,专业课好像就剩个钢笔素描,建筑艺术,建筑结构了吧?(学的建筑设计专业)

  专业课还是用男身去好了,人少,而且老师考勤记得比较严。

  公共课今年有八门。还都是全院的大课,嗯,公共课可以用女身去上,人多,不容易被发现,回头弄个眼镜带上,坐角落里就好。

  嗯,就这么办,等会去买副平光眼镜。

  叹了口气,哎,这只猫,什么时候死了就好了。

  ……

  正吃着,冬哥进来了。

  “咦,猛子你来了啊?”

  “冬哥,吃了么?来一起?老板~再加俩菜。”

  “这猫也在?猛子,你不会想把它带到宿舍去吧?宿舍不让养宠物的啊。”

  “啊,没事的,校园里那么多野猫,丢外面就好了,这猫挺乖的,不用怕跑丢了。”心里却在说,不能进宿舍?那太好了,不用担心在宿舍被变了。放校园里,让他乱跑去,跑丢了更好。

  梦蝶却忘记了一件事,猫可是天生会爬树的。他们宿舍在三楼,一点难度都没有啊。
第13章 谎言
爱之选择全文阅读作者:精灵咩儿加入书架
  (冬)“对了,猛子,你堂妹有没有跟你说什么啊?”

  (猛)正吃一口辣子鸡的胡猛听到冬哥这么问,一下就呛到了。“咳~咳~咳~水~水。”

  (冬)“慢点,慢点。”

  (猛)“冬哥,我不懂你的话啊,她应该跟我说什么吗?怎么了?我出去之后发生什么事了吗?”一定要淡定,装不知道,对,我什么都不知道!一定不能被看出来。

  (冬)“啊,没有,没有,我跟你妹妹就打了个招呼,她拿了衣服就走了。”王冬有点慌张的解释道。

  (猛)“那你问我她跟我说什么没有什么意思?”

  (冬)“猛子啊,这我就要跟你说道说道了。你看,你有这么漂亮个妹妹,都不跟兄弟们介绍介绍,太不够意思了啊!咱这都做了两年室友了,我们连你有个堂妹都不知道。”冬哥一听说妹妹什么都没跟胡猛讲,胆子顿时就大了,看来那次的事情,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糟嘛,还以为她会跟哥哥说我坏话告状呢。既然没有告状,看来是没有太在意,可能也知道是个误会了吧?那就好办了,找时间请出来吃个饭陪个罪就好了。

  (猛)靠,冬哥,我算是看出来了。你这是要打我的主意啊!胡猛有点心虚的移开目光,因为冬哥一直盯着胡猛的眼睛在,生怕被看出什么端倪来。扒了几口饭,喝了口水,想了想才说到,“别介啊,你么也没问过我啊。再说了,咱这代人的爹妈那个年代,不都是超生的么?谁家每个四五个兄弟姐妹的?我们这一代,谁没个堂哥表妹的?平常天南地北也不怎么接触不是。我问你,冬哥,你有表妹或者表姐么?”

  (冬)“还真有。我爹有个姐姐,我有个大我5岁的表姐。”

  (猛)“对吧,那我再问你,你跟我说过你有表姐么?”

  (冬)“这不一样啊,我表姐大我五岁,大你快六岁了。介绍给你干嘛?”

  (猛)“冬哥,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吧?兄弟关系好归关系好,堂姐妹表兄弟那也是亲人啊,不说分个高低,至少不能说带着目的性的相互介绍吧?你要真把你堂姐介绍给我,这到底是卖了你堂姐,还是卖了兄弟我呢?”

  (冬)“我……”还没开口,就被胡猛又打断到。

  (猛)“我再问你,你跟你堂姐多久见一次?你们关系很好还是怎么?”

  (冬)“也不勤快吧,我姑姑嫁到FJ去了,我爹家安在XA,也就有时候过年的时候会见到,还不是每年,毕竟让姑姑年年回娘家也不现实。”

  (猛)“那不就结了。亲戚,谁都有,但远亲不如近邻,说是亲戚,也就那么个称呼,稍微隔的远了点。八百年难得见一次面,平常谁也没太放在心里不是?”胡猛又扒拉几口,整理下思路,“我这堂妹,是我爸爸的姑姑生的二菇凉生的女儿,这血亲啊都差了快三辈儿了。你别说你了,我也是去年才知道有这么个堂妹。之前我妹她娘一直在县城里,去年跟着我堂妹她爹工作调动到WH来了,才托关系到我爹那里算是有个照应。要不是这么个事儿,估计还没机会认这门儿亲呢。毕竟我爷爷跟我姑奶奶也不是亲兄妹,我听我爸爸说,我祖爷爷当初娶了三个老婆,他们是同父异母的。你说我跟她这关系也才建立没多久,不远不近的,我平常没事跟你们扯她干嘛呢?吃饱了撑的?”胡猛为了不露馅儿,特意把这关系说的远远儿的,绕来绕去差点自己都回不来。还好中国老一辈儿祖上关系就是乱七八糟,倒也听着像那么回事。

  (冬)“那你俩现在怎么关系看起来挺不错的样子?衣服都拉你家了?”

  (猛)胡猛承认,这个问题有点难回答了,只能又佯装吃饭,艾玛,吃的好撑啊,本来冬哥来之前就已经吃的差不多了,现在要为了演示,拖延时间,不停在吃,好难受。还好胡猛生来思维敏捷,想到了理由,“本来啊,她前年就在WH上大学了,但那时咱不还没认这亲戚吗。去年过年的时候,在老家见了一面。我妹性格还挺外向活泼,跟我还挺聊得来。听说她在WH理工上学,还正好有个闺蜜在我们学校,我就说那你放假没事来找哥哥玩呗。这不就上个星期,她就来找我,跟她那闺蜜玩了两天,晚上就住我那,还害的我只能睡沙发。”胡猛想到了在武大的林咲咲,以防谎言穿帮,就把她说了进来,要是冬哥生疑,还能找个证据。

  谁诚想,冬哥听到胡猛说到‘妹妹在WH理工大学读书’就已经不怎么在意后面的了。

  (冬)呐呐自语“原来在WH理工读书么?WH理工,WH理工。回去问问高中同学有谁在WH理工的,嗯,就这么办。”

  胡猛自然也是听到了冬哥的自言自语,坏了,冬哥,你这劳什子泡妞劲怎么原来都不发挥出来,对咱自家兄弟动什么心思啊,武大那么多美眉,你去追嘛,去泡嘛,人理工出了名的僧多肉少,听到WH理工这名头你还敢去虎口夺食?

  (冬)“诶,那你堂妹叫啥名字?那天就打了个招呼,也没问她名字。”

  (猛)心想,幸好没告诉你叫啥名,不然指不定现在已经发现问题了!你去理工怎么可能找得到!胡猛有点犹豫啊,要不要告诉他名字?真名假名?不对,本来就不存在这人,只有假名,哪里来的真名。那到底要不要告诉他?还是先吃口饭。

  ……

  吃不下了。-.-|

  还是告诉他吧,以后再见机行事!“我堂妹叫胡梦蝶,庄生晓梦迷蝴蝶的意思。”

  (冬)“梦蝶,多诗意的名字啊,真是人如其名。”

  (猛)胡猛看冬哥眼里都快冒金星了,立刻感觉到,此地不宜久留!“冬哥,你慢慢吃啊,我先把行李放到宿舍去,等会天黑了不好整理东西了。”说完就闪。

  (冬)转眼胡猛已经不见了。“这小子,我还好多问题要问呢,怎么就跑了呢。算了,晚上回宿舍问吧,先吃饭。……我靠,胡猛这饭量什么时候变这么大了!三个菜都快被他一个人吃光了!老板~,再给我来个回锅肉。”到宿舍,刚把行李放下,胡猛的电话响了,屏幕上是一长串国外的号码。

  (母)“小猛啊,是妈妈。”

  (猛)“嗯,妈,我在听。”

  (母)“你是今天到学校报道吧?现在到学校了么?”

  (猛)“嗯,已经在宿舍了。正在收拾东西。”

  (母)“一个人住还吃的惯吗?”

  (猛)“还好啦,妈,我不小啦,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母)“你呀,不管长多大,在妈妈心中,永远是个孩子。”

  (猛)“肉麻死了,妈你该不会一直把我当菇凉养的吧?”胡猛下意识的问出这么一句。

  (母)“我到希望生个菇凉呢,瞧你这小调皮蛋,从小没少给妈妈惹麻烦。要不是你爸当年管着局里的计划生育工作,我跟你爸早生二胎三胎要个菇凉了。”

  (猛)“妈,我是不是你亲生的哦,哪有这样说的啊,太伤心了。”

  (母)“怎么不是妈生的?为了生你个小兔崽子,妈肚子上开那么大条口子,你个死没良心的。”

  (猛)“妈,妈我错了,妈你最好了,妈你最疼我了。”

  (母)“这还差不多。对了,妈问你啊。儿子你是不是谈朋友了?”

  (猛)“啊?没有啊,怎么可能?妈你听谁说的。”

  (母)“还想骗妈,妈昨天晚上打你电话,怎么是个女孩子接的?我问她胡猛呢,她说胡猛不在。乖儿子,老实交代,是不是谈朋友了?还把人家带回家了?不对,你小子是不是啦别人同居了?”

  坏了,昨晚还是梦蝶的时候喝多了,怕是那个时候妈妈打来的吧?可是我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

  (猛)“没有的事,妈你别误会。那个不是我女朋友。”

  (母)“不用解释了,妈懂,你们现在的孩子们啊,都不希望父母干涉你们的感情。放心吧,妈妈不会干涉你们的,但是一定要注意啊,不要弄出人命了。同居就同居吧,想我跟你爹当初也没少干坏事。但是你要好好对人家啊,不要始乱终弃啊。我挺那声音挺不错的,肯定是个好姑娘,儿子你可不许欺负人家,等妈跟爸周游世界回来,得赶紧见见这姑娘。儿子你手里钱还够不够?要不要给你再打点?咱家条件不算差,你跟女朋友出去约会可不要丢了面子啊,你爸这人最要面子了。算了,明天让你爹再给你打个几万,作为你这个学期的泡妞基金啊,等我们回来,你跟那菇凉要是掰了,看我不让你爹打断你的腿!”胡母的语速相当的快,根本没有给胡猛解释的机会,就把话都说完了。胡妈妈还在心里想着,声音那么甜,屁股一定很大,是个生儿子的好材料。

  胡猛的脑门上,瞬间三根黑线,妈,您这听个声音都能听出来人家人不错,真厉害。

  (猛)“好好好,我一定好好对人家。”反正解释不清楚,算了,不解释了。

  (母)“这才是妈妈的好儿子,好了,妈挂了啊,这国际长途有点小贵呢。对了乖儿子,要注意身体,不要过度啊!”

  ……

  胡猛冷汗直掉,我这是摊上的什么妈啊。得,现在算是奉旨泡妞吗?可是,泡谁?自己泡自己?你特么在逗我么?

  十分钟后,胡猛手机上果然收到一条转账信息,‘胡亚军向您的尾号为5852的帐户转入人民币100000.00元,备注,儿子,好好干,有你老爹当年风范!’

  得,老妈不正经,老爹也不正经,还真是天生一对儿。

  ……

  胡猛的老爹,今年已经47了,40岁的时候从部队转业出来,跟老同学几个合伙搞了点事,赚了点小钱,可是今年年关一过之后,感觉自己就要老了,觉得人生这样太平淡了,再不去看看这花花世界,以后想看也走不动了。跟胡猛的老妈一合计,反正儿子也上大学了,也满乖的,平常不乱花钱,让人挺省心。就把WH的大房子卖了,给胡猛丢下十万块钱,让他自己在外面租个房子,平时住学校住外面都无所谓,学费生活费奢侈费自己分配,拉上胡猛的老妈辞了学校老师的工作,周游世界去了。准备出去转一圈回来,再去乡间弄套房子养老,剩下的留着给胡猛娶老婆了。这才叫享受人生。

  真是对活宝爹妈。

  ……

  胡猛对钱并没有太多的概念,本来花钱也就不算大手大脚,吃的标准也不高,之前的十万,除开房租,学费,还剩七万多呢,这突然多的十万,并没有什么质的改变。

  收好手机,胡猛把衣服一件件的从箱子里拿出来。

  艹,这谁放进来的?

  只见箱子夹层内,一条黑色蕾丝丁字裤静静的躺在那里。

  “猛子,你来了啊?”

  听到有人叫自己,胡猛惊慌的把箱子合上,一脚就踢到了床底下,然后才转身。

  “陈帆,是你啊。”

  “搞那么生分干嘛,不是一直叫我帆子的吗?”陈帆拍了拍胡猛的肩膀,也没多想,侧身走过胡猛身边,到自己桌前坐下。

  “没有没有,刚到,正收东西,你突然出现,吓我一跳。”

  “有空吗?有空来陪我撸两把,没你的辅助,玩adc太难了。”

  “你先玩一把,我出去一下,有点生活用品忘带了,我去超市买点。”

  “跟个儿娘们似的,咱寝室除了女朋友,什么不能公用?别买了,我都带全了,你要用什么明天再去买吧,再说了,现在超市都是人,新生刚报道,你去了也不一定抢得到东西。”

  胡猛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变了两天女生,潜意识里有那么一点点洁癖了,特别是个人用品方面,自然而然的,开始抵触跟别人共用毛巾牙膏之类的东西。

  但也只是潜意识,陈帆这么一说,潜意识也就被主观意识所取代,推翻了自己的行动,坐到电脑前,准备跟陈帆来两局。
第14章 林咲咲
爱之选择全文阅读作者:精灵咩儿加入书架
  刚打开电脑,胡猛的QQ上就弹出一个聊天框:

  “梦蝶,在么?”

  “梦蝶,怎么又没见你上线啊,人家一个人好无聊,想老婆的大咪咪了。”

  “梦蝶,你是不是不要老公了啊,55555555555555555没良心的。”

  “我们开学了,你们什么时候开学啊?你是哪个学校的?好想过去找你玩啊。我以老公的名义,命令你这个星期必须来找我玩,或者告诉我你是哪个学校的,我去找你玩!”

  ……

  此刻见到‘梦蝶’上线,咲咲正好刚洗完澡,在寝室上网呢,连忙发了个语音过来。

  ‘笑笑’对你发出语音通话请求。‘接受’‘拒绝’

  (笑笑)“????”

  胡猛犹豫了一下,“在寝室,室友睡了,不方便说话。”

  (笑笑)“好吧,老婆真是个好姑娘呢,这么为别人考虑,老公我以后有福了。/坏笑”

  (胡猛)“对不起啊老公,昨天忙着收拾行李,没上线,害你等我那么久,我们也是今天报道开学。/委屈”

  (笑笑)“嗯嗯,老婆真乖,那你什么时候来找我?/可爱”

  胡猛也挺想见见这个咲咲,如果是个美女,倒是可以利用梦蝶这层关系,慢慢的把自己介绍给他,到时候,嘿嘿。近水楼台先得月啊,用梦蝶去套话,再用真身去泡!完美!

  (胡猛)“明天我下午就两节课,我下课了去找你好了。”

  (笑笑)“真的吗?明天下午我没课诶!/开心/开心我们直接去逛街吧?好久没买衣服了,怎么样?/疑问”

  怎么女人都爱逛街的?也罢,装的像一点,跟她关系啦近一点更方便。

  (胡猛)“好啊,那我下了课给你打电话,你手机多少?”

  (笑笑)“133XXXXXXXX,一定要打给我哦,敢放老公鸽子你就死定了,我会叫一票小姐妹把你从头到尾摸个够的。/坏笑/发怒”

  (胡猛)“嗯嗯,老婆会乖乖的。”

  (笑笑)“么么哒。/亲亲”

  (胡猛)“么么哒。”

  (帆)“好了没啊?猛子,上个游戏那么慢,怎么回事儿?”

  (猛)“你懂个P,跟妹子聊天呢。”

  (帆)随意瞅了瞅胡猛的屏幕,看到是聊天窗也就没仔细看“网恋啊?小心是个恐龙!不对,绝对是恐龙!”

  (猛)“你那绝壁是眼馋,等着,等我泡到手,一定让你们大吃一惊。”胡猛刚才瞄过咲咲的空间,有两张不太清晰的照片,但从模子上看应该不错,便增添了不少信心。

  ……

  游戏过后,寝室熄灯了。

  几人躺在床上,渐渐睡去。

  夜色中,一个小巧的身影攀上了303寝室的阳台,是番茄。

  优雅的用前爪撩开阳台的门帘,跃上书桌,接着又跃上了胡猛的床,钻进了胡猛的怀里。

  胡猛被它的动作弄醒了。

  (胡猛)“怎么了?没发展几个情郎?我们学校野猫可不少,够你玩的了。相信你要封后没有难度吧?”

  (番茄)“人家才不要被那些没用的杂种公猫干呢,一丁点都比不上人家变公猫的时候。我只要把你们学校所有的母猫都收进我的后宫~~”

  胡猛摸了摸番茄的头,继续睡了。

  番茄在胡猛的怀里拱了拱,找到一个更舒服的姿势。

  番茄心里想着,笨蛋,我的雌身,为你而留。等我吸够了足够的处猫元阴,我就能变成人,到那时,我要嫁给你。

  (第一卷完)
番外:我就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
爱之选择全文阅读作者:精灵咩儿加入书架
  我就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

  第一幕腊梅梅出生的时候,正直寒冬。

  窗外雪花飘零,房内,一个妇人在**。

  ……

  “夫人,用力,吸气,吸气,呼气,呼气。”

  “啊~嗯~啊~疼,好疼,相公,救我。”

  “夫人,不好怕,用力,头已经出来了!加油”

  ……

  “哇~哇~哇~”随着小孩的哭啼声,全府上下都高兴起来。

  “老爷,老爷,是个男孩!是男孩!”

  “哈哈,我当爹了,我当爹了!”

  窗外的梅树上,一朵娇艳的梅花,正在盛开,它,静静的看着,聆听着这一切。

  是什么,让他们如此焦急?

  又是什么,让他们如此欢呼雀跃?

  谁在哭泣?好响亮的声音。

  ……

  一年又一年,当年的婴孩,慢慢长大。

  一季又一季,最初的梅树,渐渐长高。

  无论春夏秋冬,男孩总会在每个月的月圆之时,坐在梅树下,陪着父母赏月。

  即使日夜更替,梅树上,总有一朵娇艳的梅花,开在树枝上,从不曾凋谢过。

  ……

  这男孩好帅,好温暖,只要在他身边,好像我永远不会觉得累,我会这样一直开着。

  ……

  那一年夏天,男孩爬到梅树上玩耍,一只鸟飞到梅树上,整颗树上,只有那一朵娇艳的梅花在盛开着。

  鸟儿用嘴去啄梅花,以为是什么香甜的果子。

  男孩轻轻的用他那玉般的小手,挡住了鸟儿尖尖的嘴。

  鸟儿飞走了。

  ……

  这朵梅花,

  见证了男孩童年的天真,纯洁无瑕。

  见证了男孩年少的调皮,被父责骂。

  见证了男孩成年的英气,金榜题名。

  也见证了男孩绽放的青春,洞房花烛。

  ……

  梅花感觉到生命正在流逝,好累,好累,渐渐,失去了意识。

  它所有的灵魂,只用来记住了一句话。

  那是那个夏天……

  “这朵梅花真好看,小鸟小鸟,我不许你欺负它。”第二幕百世梅来到阎王面前。

  “咦,这朵梅花怎么阳寿21年?牛头马面,你们过来!”

  “阎王爷有何吩咐?”

  “这朵梅花的阳寿怎么有21年之久?你们怎么做事的?是不是又玩忽职守了!”

  牛头马面赶紧查看生死簿,“回阎王,这朵梅花,一千年前是一位仙女,因为犯下天条,被罚百世轮回,世世二十一年。”

  阎王吓到了“她犯了什么天条?罚这么重?”

  “禀阎王,生死簿上记载,此魂魄,曾是一名采蟠桃的仙女,有一天不小心把蟠桃跌落凡间,还被一位书生误食了。她下界去追,却与那位书生珠帘暗合。”

  “哎,狗日的玉皇大帝,就许自己后宫佳丽三千,整个天庭却都特么要禁欲,真特么操蛋。”

  “算了,看她也是可怜,你们说这世给她个什么命?”

  “阎王,使不得啊,她被罚百世轮回不得成人,连那书生也被罚了三十世,世世古稀。玉皇大帝有旨,让他们世世纠缠,却永远不可在一起。他做渔夫,她便是鱼虾。他当屠夫,她便是牛羊。他做果农,她便是蔬果。他又做书生,便许她那花花草草,让她日日夜夜在他面前,却动弹不得,只能听他吟诗作对。如若我们违反了玉帝的圣旨,您便要带她受这百世轮回,而她所受的责难,将一概不算,从头来过。大人,三思!”

  “现在已过了多少世了?”

  “禀阎王,责难已过了七七四十九世。到今天刚好一千零二十九年。还剩五十一世。”

  阎王翻了翻生死簿,看了看那个书生,这世,是个果农。

  “苦命的人啊。姑娘,你过去吧。这一世,让你做世上最甜的番茄。”

  ……一千零一年过去了,梅所受的责罚,还剩下最后三世,而那个书生,只剩最后一轮古稀。

  这一千零一年里,

  她做过山羊,被他抱在怀里,跟随身边,每天睡觉都要抱着。

  她做过金鱼,被他养在碗里,日夜照料,每天睡前都要逗逗。

  她做过……

  她做过毛豆,被他串在链上,挂在胸前,每天睡前都要握着。

  她做过番茄,被他捧在手里,放在床畔,每天睡前都要看看。

  又一次来到地府,阎王看着眼前的她。

  “又是你,还差几世?”

  “回禀阎王,她还剩最后三世,但那书生,已然最后一世并且今年已经七岁了。”

  “奶奶的,老子忍不了了!麻痹的狗日的玉皇大帝,人间还能不能有点美好了?老子偏要帮她!”

  “来人啊,给我把她带到人间道去!”

  “大人,不可!她要是直接进人间道,瞬间就会被玉皇大帝知道,即刻消散虚无了!”

  “那~那该如何是好?”

  “大人,小的有一记。”

  “快讲,快讲。”

  “她与那书生,心灵相通,咱只要稍微帮她一下,比如让她投到灵智高一点的动物上,她自会去寻那书生,然后我们再改下生死簿,不到她二十一岁那年,玉帝也不会知晓。而等到那时,她必然已与那书生重逢,想她本身仙女的魂魄,灵智初开,必能破了这枷锁。只要我跟马面不去阳间啦她,想来也就没什么问题了!”

  “这办法好!那你们说,给她个什么肉身去投胎?”

  “不如就猫吧?猫天生妩媚,必能让那书生想起来她,猫灵智也高,修炼不成问题。只是这修炼资源,怕是难办了。”

  “修炼?正好,一百年前,我过寿,太白金星送我的阴阳珠正好能用上!就给她带着投胎!这阴阳珠,与猫天生合拍,正可助她修炼!”

  “善!”

  ……第三慕重逢番茄出生了,刚出生的她,就睁开了眼睛。

  我好像,活了很久,很久,很久。

  猫妈妈很奇怪,这一胎九崽,八雄一雌,这雌崽头上怎么有颗珠子?

  ……

  番茄三岁了,她已经离开出生的那片农田很远很远,她不知道她要去哪,只是冥冥中,知道自己,该往这神州大地的中央去。

  番茄沿着黄河走。

  渴了,就喝黄河里面的水。

  饿了,就吃黄河里面的鱼。

  终于,伴着汽笛声,番茄到达了WH港口。

  ……

  她继续的走,走过高楼大厦,走过灯红酒绿。

  她被狗追过,被狼咬过。

  她渴了,喝过下水道里的臭水。

  她饿了,吃过垃圾桶里的腐肉。

  ……

  直到那一个夜晚,她看到了他。

  ……

  他靠在栏杆边上,此时的她,还没有完全想起来。

  饥寒交迫,驱使她朝着那淡黄色的液体缓缓挪步。

  好难喝。

  但这时,有什么东西闯入了脑中。

  那一幕幕,一世世的画面,在眼前翻滚。

  她全都想起来了。

  就是他。

  可是我已经饿的走不动了。

  怎么办?

  坐下来,远远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只要看着就好。

  还有两世,这世能见到他一面就满足了。

  ……

  他居然回来了。

  真好。

  ……

  好香。

  我爱他。

  ……

  ……

  我不想离开他,我要跟着他。

  ……

  他喝醉了,倒下了。

  怎么办?

  天这么冷,会感冒的。

  ……

  我哪里来的力气?

  珠子?

  居然是阴阳珠?

  是谁在帮我?

  也罢,既然有人在帮我,我一定不能辜负他!

  这一世,我要与他在一起!
第1章 梦蝶,你怎么能这样作践自己!
爱之选择全文阅读作者:精灵咩儿加入书架
  上午的第一堂课上。

  (帆)“猛子,你今天怎么感觉不一样啊?早上起那么早在那里左晃右晃的,居然还把胡子刮了?”

  (猛)“嘿嘿,今天跟妹子有约会。”

  (帆)“不是吧?昨天QQ上那个?”

  (猛)“是啊,怎么了?你嫉妒?还是人家主动约我的呢。”

  (帆)“呵呵,我就等着晚上你灰头土脸的回来。哦不对,是明天早上你灰头土脸的回来,看看你被恐龙吸干的样子。”

  (猛)“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胡猛别过脸,不再理会陈帆的调侃,在心里想像着咲咲会是什么样子。

  番茄坐在胡猛的大腿上打着哈欠小睡。

  (番茄)“你是不是弄错了什么?又不是你去见她,是另一个你。你刮不刮胡子有什么用。”

  (猛)感觉一盆冷水瞬间浇到头上,“我这是放长线钓大鱼,心态先得摆正了,变女的去见她,那是前哨,先弄清敌我差距,探清敌人兵力分布!”

  (番茄)“人家今天不给你变!”哼,狐狸精。番茄心中燃起一种莫名的危机感。

  (猛)“不是说好一天一变的吗?怎么又反悔了?”

  (番茄)“无理取闹不讲理是女人的特权,你管得着吗?”

  (猛)“你是女人么?你不是猫吗?”

  (番茄)“那也是母的!”

  (猛)“好番茄,乖番茄,等会买鱼给你吃,求求你了,等会吃完饭就把我变了好不?”

  (番茄)“猛,你能答应人家一件事吗?如果你能答应我,以后人家都听你的。”

  (猛)怎么今天她这么奇怪的样子?“什么事?”

  (番茄)”永远,不要离开我。”

  番茄往胡猛的肚子上拱,用猫爪抱住胡猛的腰,头,轻轻的在胡猛的肚子上蹭。胡猛感觉好像有什么湿湿的东西。

  (猛)“小喵喵你哭什么,我不会离开你的。别哭了啊。”

  番茄知道,胡猛并没有真的理解她的话,但是,有这句话就够了,她知道,他是一个一诺千金的男人,生生世世都是如此。只要他不离开她,一直在他身边,此生无悔。

  (因某热情女粉丝献身说法,**我并威胁我,特将番外剧情转入正文,大家可以把番外剧情参考进来了,并不会矛盾。)

  ……

  终于下了课,跟陈帆打了个招呼,胡猛就往校外去。

  先得买一身衣服,再好去见咲咲。

  之前两条裙子,都是迫不得已的情况下,不得不穿。其实裙子这种东西,胡猛一开始是拒绝的。

  让他自己选择的话,肯定不会穿裙子,所以这次开学,胡猛也并没有带上。

  ……

  在商城里随意逛了几家休闲装的店子,买了一件T恤,白色,胸前是一个史莱姆的图案,这已经是胡猛能接受的最低线了,什么海绵宝宝,什么哆啦A梦,完全看不下去!

  又买了一条比较中性的女士牛仔七分裤,嗯,穿裤子,手机跟钱包就有地方放了,然后又随便买了一双白色的帆布平底鞋。

  最后站在内衣店门口呆了一下,还是进去随意买了一条内裤,毕竟前两次真空的时候感觉下面还是怪怪的,不过并没有买胸罩。

  因为是以胡猛的身份去买的,在周遭让人脸颊发烫的目光中,红着脸佯装淡定的走了。

  买好衣服之后,胡猛就准备去厕所换衣服,来到厕所门前,有点范难了。

  我该进男厕所换,还是进女厕所换?

  进男厕所的话,出来的时候碰到别的男人会不会尴尬?

  进女厕所的话,估计刚进去就被打出来了吧?

  (番茄)“进男厕所吧。”

  (猛)“为什么?”

  (番茄)“难道你想进女厕所?估计刚进去就被打出来了吧?”

  ……

  带着番茄进了男厕所,随便找了个隔间。

  呜噜呜噜兮~唛哩唛哩轰~

  (意思一下,大家明白就好。)

  梦蝶静静的听着门外的声音。

  “溜~溜~溜~”貌似只有一个人在小便。梦蝶脸红了。

  哎哟,我是男的,脸红什么!

  梦蝶若无其事的推开门,果然看到有个男的背对着自己正在提裤子的样子。

  梦蝶急忙往门口走。

  “哎呀~”

  在门口,迎头撞上了一个男的,女身的梦蝶,被撞倒,跌坐在地上。

  本来那男人看这一身打扮,略显毛糙显然没有打理过的头发,还以为是个男的,只是比较秀气的那种,但梦蝶的声音暴露了自己的性别。

  男人抬头看看门上的标准,没错啊。

  “小姐,你还好吧?这里……好像是男厕所。”

  梦蝶赶紧爬起来,来不及揉屁股,低着头拿起衣服袋子就冲了出去。

  下次坚决不在男厕所换了!

  男人摇摇头,真是个冒失的小丫头,走错门了这么害羞。

  偶然撇见地上有一张卡片,好像是那丫头拉下的。

  捡起来看看。

  ‘WH大学食堂学生卡’

  原来是武大的学生么?说完把学生卡收进了口袋。

  ……

  (毛豆)“梦蝶你脸红的样子真可爱。”

  (梦蝶)“还不都是你害的,是你说进男厕所的!”

  梦蝶把换下来的衣服袋子放到了商场的寄存箱,然后掏出手机,给咲咲发了一条短信,‘咲咲你下课了吗?’

  (咲咲)‘梦蝶么?’

  (梦蝶)‘嗯,是我,咲咲你吃饭了么?我已经到你们学校旁边了,我在群光广场,你要没吃饭的话过来我们一起吃午饭吧,我等你。’

  (咲咲)‘老婆要请我吃饭么?好呀好呀。等着我,马上就到。’……

  咲咲一眼就认出了梦蝶,梦蝶站在广场的雕像下面,怀里抱着一只猫。

  WH的夏天,风永远不会停歇,梦蝶的长发随着微风轻轻的荡漾在耀眼的阳光下。

  咲咲看到梦蝶的时候,就想起了游戏里那高挑,秀美的暗夜精灵牧师,咲咲想,她肯定就是梦蝶。

  但是再往下,看到梦蝶那一身中性的不能再中性的装扮,气就不打一出来!

  梦蝶,你怎么能这样作践自己!

  ……

  梦蝶远远的就听到有人叫自己,“她见过我?怎么那么远就认出我来了?”

  随着声音望过去,看到马路对面,有一个女孩在看着自己,朝自己招手。

  咲咲的皮肤很白,即使隔着一条马路,也能给人一种婴儿肥的感觉。

  圆圆的娃娃脸,看着就惹人生怜。

  发色黑亮,中长的披肩发,偶有几缕搭在胸前,梦蝶心里想,这趟来的值!

  ……

  咲咲来到梦蝶身前,梦蝶刚想给她一个拥抱。(占点便宜嘛,大家懂得。)

  咲咲却板起一张臭脸,双手叉腰,“梦蝶,你怎么能这样作践自己?”

  梦蝶被咲咲的话吓到了。“啊?”

  咲咲伸出手扯着梦蝶身上的衣服。“瞧瞧你这都穿的什么破烂!信不信我当街给你撕咯!还有,看看你这头鸡窝!明明这么好的发质!再看看你这鞋子?你还是十三四岁的小屁孩吗?这么没品位怎么做我老婆,哼,看来今天还真来对了!梦蝶你今天全都得听我的!”

  梦蝶没想到咲咲会发这么大的火。“这身衣服不挺好的吗?我逛了一个小时才买到的。”

  “一个小时?梦蝶,你到底是不是女孩子啊?一个小时怎么够买衣服的?不行,不行,我受不了了,今天梦蝶你全部都要听我的!”
123456789101112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精灵咩儿所写的《爱之选择》为转载作品,爱之选择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爱之选择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爱之选择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爱之选择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爱之选择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爱之选择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