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科幻灵异小说 > 玩命最新章节 > 玩命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第26章 断电
玩命全文阅读作者:百里落云加入书架
  巨山精神病院,女病房一楼的电梯前,两个浑身是血的人扭打在了一起。

  从伤势严重程度上来看,医生特拉格绝对要比古斌严重得多,但是这个经过形体发生仪改造的人,已经从根本意义上脱离了正常的“生命“这个范畴了。

  至少古斌没见过整个胸膛里的脏器都暴露在外面了还能拿着剪刀到处追杀人的存在,虽然说这在地狱区或者地狱属性的副本里似乎并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但也实在是太过骇人了。

  即便古斌现在的伤势较轻,说白了只是没了一根手指而已,但是在这搏斗中,他却逐渐落入了下风。

  边缘之中,体力值这项属性对于玩家们的战斗有着极大的关联与限制,体力值不仅仅是提供玩家们释放技能所需要的能量,同时,也与玩家本身的状态有关,就像是大逃杀副本里众人的生理状况一样。

  在经过了刚刚“断手指“的折磨之后,古斌的体力值大降特降,此时已经降到了不过不到百分之四十的地步,别说是与人搏杀,就连刚刚拉开电梯铁门都花费了古斌大量的力气。

  “叮咚!”

  就在两人僵持不下的时候,电梯到达的声音从后方响起,听到这个提示音,古斌一咬牙,猛地发力将特拉格推开两步,自己则借着力连连后退,一路退进了电梯之中,顺势按下了向上的按键,至于按到几他就懒得去管了,反正摆脱这个家伙就好。

  电梯颤动了一下,开始缓缓上升,特拉格发现古斌要跑,立即怒吼着冲了过来,手里的巨型铁剪刀张开,朝着古斌的脖子就是一下。

  古斌从来没有觉得自己的腰可以弯到这样的角度,他几乎能听到自己的骨头在那里呻吟和抗议了。

  巨型铁剪就这么擦着他的脑袋剪了下去,一缕头发成了两截。

  古斌的双手突然抓住了特拉格的手臂,将他往外一推,自己则避开了对方的武器,重新直起腰来。

  电梯开始上升了,门却并未关闭,这种老式电梯就是这样,必须要人手动关门。

  这一下,形势变得奇怪了起来,特拉格的身体在电梯之外,但是双手却在电梯之内,而古斌则是身处于电梯之内,双手紧紧抓着对方的手腕。

  看着这个凶狠毒辣的精神病医生,古斌脸上早被杀意布满,死死地拉着特拉格,发了疯一样地将他往电梯里面拽。

  特拉格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开始尽力后退。

  电梯上升,在古斌看来,就像是特拉格在“下降”一样,不过几秒钟,古斌就已经看不到特拉格的下半身了,而自己要拽住他的双手,也必须要弯下腰来,非常费劲。

  如果就这么放过这个剪了自己手指的家伙,古斌就真觉得自己不是男人了。

  他猛地艰难地抬起脚,猛地用力蹬在了仍然在“抢夺”自己双手的特拉格的胸口上,自己现在随便一抬脚就能踢到这个位置,倒是非常轻松。

  一脚踹在了特拉格烂糟糟的胸口上,几乎能踹到他的体内去,挨了这么一脚,这个体格瘦弱的医生终于是挨不住了,一下子失去了平衡,而正在发力的古斌,则是凶狠地将他的整个上半身都扯到了电梯之中,一脚踩在了他的双手上。

  这整个过程不过花费了4秒钟而已,古斌压根就没有多少的思考时间,他也懒得去思考,完全依靠着愤怒状态中的本能行事。

  电梯的地板与一楼的天花板即将重合的时候,特拉格的身体终于成为了最后的阻碍,他痛苦地惨叫了起来,古斌喘着气退后到了最后面,他听到了特拉格的骨头断裂的声音,不过两三秒钟,这个有着极度血腥嗜好的精神病医生,终于在电梯的强大动力下断了气,古斌看到他的肋骨已经断裂得不成样子了,甚至有骨刺从皮肤下钻出来,惨不忍睹。

  “哈哈哈哈!”

  古斌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很想笑,他捂着自己缺了一根手指的左手,靠在墙壁上哈哈大笑,直把眼泪都笑出来了,在笑了十几秒后,随之而来的就是极度的反胃。

  扶着墙壁干呕了几下,古斌终于将呕吐的欲望遏制了,他颤抖着弯下腰,尽力不去看特拉格扭曲的身体,捡起了那把巨大的铁剪刀,上面还沾着自己的血。

  “特拉格的狂热:刀剑类,具体属性无法获知,可以使用,副本结束获得其相应信息……他是一个医生最后的执念与疯狂,这把剪刀还有一个别称,叫手指终结者。”

  古斌叹了口气,将这把巨大的铁剪刀放进了自己的物品栏里,扭头看了看四周,终于找到了唯一的出口。

  那是一个通风窗,就在头顶上,除此之外,就再也没有其他的出口了,特拉格虽然被电梯活活夹死,但是其本身也成为了电梯活动的阻碍,除非将尸体弄出去,否则这电梯是不可能活动的了。

  还好,这电梯里的高度并不算太高,古斌踮起脚就能碰到,咬牙用力一转,便将那固定通风窗的铁栓扯到了一旁,深呼吸了两下后高高跳起,双手扒住了通风窗的边缘……

  ……

  两个人影在漆黑的地下室里穿行着,其中领头的那个手中拿着一把尖刀,上面赫然还带着鲜血。

  徐青一直板着脸,他很烦躁,之前发生的事情让他有点摸不着头脑了。

  在他到达监控室后,便拉着帕克立即开始在各个监控屏幕中寻找迈尔斯的身影,但是,他先是看到了几名雇佣兵阵营的玩家正在慢慢地进入女病房,门外,已经躺下了不少的尸体。

  随后,他又看到,吊在窗外的古斌在经历了一番搏斗后,用电锯弄断了科洛夫的一只手,被吃了痛的胖子扔进了窗外的黑暗之中。

  帕克很快就找到了迈尔斯的影子,他看到一个穿着皮夹克的身影狼狈地从女病房的一楼冲了出来,踉踉跄跄地往二楼跑去。

  确定了迈尔斯的位置,两人准备立即出发,但是,就在这时,在男病房地下室的监控画面中,徐青看到了一个人,准确来说,是一个神父。

  在精神病院里看到一个神父不知道算不算正常的事情,但是这个人在用手去弄电闸那就太不正常了。

  那神父似乎知道有人在看着自己,用手按住电闸后,对着摄像头的方向点了点头,随后便将电闸拉了下去。

  监控室的所有光芒在一瞬间消失,徐青的脸几乎变得与周围的环境一样黑了,这个神父八成就是那个马丁神父了,徐青总觉得这个家伙也是个精神病人,因为他身上的牧师装似乎就是拿普通的病服改出来的,而且他的头发也是被剃光的,和其他病人几乎一样。

  这种情况,两人只能去一趟男病房的地下室了,一是要重启电闸,二,则是尽可能地抓住这个神父。

  这是徐青的一个想法,自己的支线剧情只是需要告诉神父迈尔斯的去向,那么现在他们已经掌握了迈尔斯的信息,只要将这个信息传达给马丁神父就可以了。

  胖子似乎也被男病房的断电所惊动了,徐青听到了他经过监控室门口时造成的响动,在确认他已经离开后,便也和帕克两人快速地前往地下室。

  地下室的漏水很严重,这精神病院的设计者脑子有病,居然将排水系统和地下室合并了起来,地下室倒是游荡着几个持着器械的病人,对徐青没能造成威胁,很轻松地被解决了。

  远处闪过一道灯光,徐青吐了口唾沫,再次加速,那是那个神父手里的风灯,他不知道这个人到底在做什么,马丁似乎在给自己两人引路,他关闭电闸的举动好像是故意的,似乎是专门为了将两人吸引到地下室去一样,但是在两人下来后,他又特意地与他们保持了距离。

  神父对这附近的地形相当熟悉,而且他的行动速度还不慢,每当徐青两人即将追上的时候,他又立即地拐到了其他的地方去,始终不让两人靠近。

  “已经进入地下排水系统了!”

  帕克艰难地翻过了一根挡路的巨大水管,对着徐青小声道。

  离开了男病房,两人再次陷入了完全的黑暗之中,如果不是徐青从古斌那里弄来了一台DV,恐怕是要成为睁眼瞎了。

  徐青的脸上闪过一丝疑虑,他刚刚在外面找到了这排水系统的大概地图,发现这排水系统是覆盖了整个巨山精神病院地下空间,也就是说,任何人都可以通过它前往其他的区域,前提是要能够忍受这里的味道……

  一个光点在远处摇摇晃晃,是那个该死的神父,徐青越来越相信这个家伙是精神病人了,怎么会有正常人拎着灯在下水道里优哉游哉地走还在朗诵圣经?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徐青心中那股不详的预感愈加明显,这种被人牵着鼻子走的感觉太差了。

  想着,他从物品栏中取出了折叠弩,张开,搭上了一只箭矢,快步朝前方追去。
第26章 断电
玩命全文阅读作者:百里落云加入书架
  巨山精神病院,女病房一楼的电梯前,两个浑身是血的人扭打在了一起。

  从伤势严重程度上来看,医生特拉格绝对要比古斌严重得多,但是这个经过形体发生仪改造的人,已经从根本意义上脱离了正常的“生命“这个范畴了。

  至少古斌没见过整个胸膛里的脏器都暴露在外面了还能拿着剪刀到处追杀人的存在,虽然说这在地狱区或者地狱属性的副本里似乎并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但也实在是太过骇人了。

  即便古斌现在的伤势较轻,说白了只是没了一根手指而已,但是在这搏斗中,他却逐渐落入了下风。

  边缘之中,体力值这项属性对于玩家们的战斗有着极大的关联与限制,体力值不仅仅是提供玩家们释放技能所需要的能量,同时,也与玩家本身的状态有关,就像是大逃杀副本里众人的生理状况一样。

  在经过了刚刚“断手指“的折磨之后,古斌的体力值大降特降,此时已经降到了不过不到百分之四十的地步,别说是与人搏杀,就连刚刚拉开电梯铁门都花费了古斌大量的力气。

  “叮咚!”

  就在两人僵持不下的时候,电梯到达的声音从后方响起,听到这个提示音,古斌一咬牙,猛地发力将特拉格推开两步,自己则借着力连连后退,一路退进了电梯之中,顺势按下了向上的按键,至于按到几他就懒得去管了,反正摆脱这个家伙就好。

  电梯颤动了一下,开始缓缓上升,特拉格发现古斌要跑,立即怒吼着冲了过来,手里的巨型铁剪刀张开,朝着古斌的脖子就是一下。

  古斌从来没有觉得自己的腰可以弯到这样的角度,他几乎能听到自己的骨头在那里呻吟和抗议了。

  巨型铁剪就这么擦着他的脑袋剪了下去,一缕头发成了两截。

  古斌的双手突然抓住了特拉格的手臂,将他往外一推,自己则避开了对方的武器,重新直起腰来。

  电梯开始上升了,门却并未关闭,这种老式电梯就是这样,必须要人手动关门。

  这一下,形势变得奇怪了起来,特拉格的身体在电梯之外,但是双手却在电梯之内,而古斌则是身处于电梯之内,双手紧紧抓着对方的手腕。

  看着这个凶狠毒辣的精神病医生,古斌脸上早被杀意布满,死死地拉着特拉格,发了疯一样地将他往电梯里面拽。

  特拉格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开始尽力后退。

  电梯上升,在古斌看来,就像是特拉格在“下降”一样,不过几秒钟,古斌就已经看不到特拉格的下半身了,而自己要拽住他的双手,也必须要弯下腰来,非常费劲。

  如果就这么放过这个剪了自己手指的家伙,古斌就真觉得自己不是男人了。

  他猛地艰难地抬起脚,猛地用力蹬在了仍然在“抢夺”自己双手的特拉格的胸口上,自己现在随便一抬脚就能踢到这个位置,倒是非常轻松。

  一脚踹在了特拉格烂糟糟的胸口上,几乎能踹到他的体内去,挨了这么一脚,这个体格瘦弱的医生终于是挨不住了,一下子失去了平衡,而正在发力的古斌,则是凶狠地将他的整个上半身都扯到了电梯之中,一脚踩在了他的双手上。

  这整个过程不过花费了4秒钟而已,古斌压根就没有多少的思考时间,他也懒得去思考,完全依靠着愤怒状态中的本能行事。

  电梯的地板与一楼的天花板即将重合的时候,特拉格的身体终于成为了最后的阻碍,他痛苦地惨叫了起来,古斌喘着气退后到了最后面,他听到了特拉格的骨头断裂的声音,不过两三秒钟,这个有着极度血腥嗜好的精神病医生,终于在电梯的强大动力下断了气,古斌看到他的肋骨已经断裂得不成样子了,甚至有骨刺从皮肤下钻出来,惨不忍睹。

  “哈哈哈哈!”

  古斌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很想笑,他捂着自己缺了一根手指的左手,靠在墙壁上哈哈大笑,直把眼泪都笑出来了,在笑了十几秒后,随之而来的就是极度的反胃。

  扶着墙壁干呕了几下,古斌终于将呕吐的欲望遏制了,他颤抖着弯下腰,尽力不去看特拉格扭曲的身体,捡起了那把巨大的铁剪刀,上面还沾着自己的血。

  “特拉格的狂热:刀剑类,具体属性无法获知,可以使用,副本结束获得其相应信息……他是一个医生最后的执念与疯狂,这把剪刀还有一个别称,叫手指终结者。”

  古斌叹了口气,将这把巨大的铁剪刀放进了自己的物品栏里,扭头看了看四周,终于找到了唯一的出口。

  那是一个通风窗,就在头顶上,除此之外,就再也没有其他的出口了,特拉格虽然被电梯活活夹死,但是其本身也成为了电梯活动的阻碍,除非将尸体弄出去,否则这电梯是不可能活动的了。

  还好,这电梯里的高度并不算太高,古斌踮起脚就能碰到,咬牙用力一转,便将那固定通风窗的铁栓扯到了一旁,深呼吸了两下后高高跳起,双手扒住了通风窗的边缘……

  ……

  两个人影在漆黑的地下室里穿行着,其中领头的那个手中拿着一把尖刀,上面赫然还带着鲜血。

  徐青一直板着脸,他很烦躁,之前发生的事情让他有点摸不着头脑了。

  在他到达监控室后,便拉着帕克立即开始在各个监控屏幕中寻找迈尔斯的身影,但是,他先是看到了几名雇佣兵阵营的玩家正在慢慢地进入女病房,门外,已经躺下了不少的尸体。

  随后,他又看到,吊在窗外的古斌在经历了一番搏斗后,用电锯弄断了科洛夫的一只手,被吃了痛的胖子扔进了窗外的黑暗之中。

  帕克很快就找到了迈尔斯的影子,他看到一个穿着皮夹克的身影狼狈地从女病房的一楼冲了出来,踉踉跄跄地往二楼跑去。

  确定了迈尔斯的位置,两人准备立即出发,但是,就在这时,在男病房地下室的监控画面中,徐青看到了一个人,准确来说,是一个神父。

  在精神病院里看到一个神父不知道算不算正常的事情,但是这个人在用手去弄电闸那就太不正常了。

  那神父似乎知道有人在看着自己,用手按住电闸后,对着摄像头的方向点了点头,随后便将电闸拉了下去。

  监控室的所有光芒在一瞬间消失,徐青的脸几乎变得与周围的环境一样黑了,这个神父八成就是那个马丁神父了,徐青总觉得这个家伙也是个精神病人,因为他身上的牧师装似乎就是拿普通的病服改出来的,而且他的头发也是被剃光的,和其他病人几乎一样。

  这种情况,两人只能去一趟男病房的地下室了,一是要重启电闸,二,则是尽可能地抓住这个神父。

  这是徐青的一个想法,自己的支线剧情只是需要告诉神父迈尔斯的去向,那么现在他们已经掌握了迈尔斯的信息,只要将这个信息传达给马丁神父就可以了。

  胖子似乎也被男病房的断电所惊动了,徐青听到了他经过监控室门口时造成的响动,在确认他已经离开后,便也和帕克两人快速地前往地下室。

  地下室的漏水很严重,这精神病院的设计者脑子有病,居然将排水系统和地下室合并了起来,地下室倒是游荡着几个持着器械的病人,对徐青没能造成威胁,很轻松地被解决了。

  远处闪过一道灯光,徐青吐了口唾沫,再次加速,那是那个神父手里的风灯,他不知道这个人到底在做什么,马丁似乎在给自己两人引路,他关闭电闸的举动好像是故意的,似乎是专门为了将两人吸引到地下室去一样,但是在两人下来后,他又特意地与他们保持了距离。

  神父对这附近的地形相当熟悉,而且他的行动速度还不慢,每当徐青两人即将追上的时候,他又立即地拐到了其他的地方去,始终不让两人靠近。

  “已经进入地下排水系统了!”

  帕克艰难地翻过了一根挡路的巨大水管,对着徐青小声道。

  离开了男病房,两人再次陷入了完全的黑暗之中,如果不是徐青从古斌那里弄来了一台DV,恐怕是要成为睁眼瞎了。

  徐青的脸上闪过一丝疑虑,他刚刚在外面找到了这排水系统的大概地图,发现这排水系统是覆盖了整个巨山精神病院地下空间,也就是说,任何人都可以通过它前往其他的区域,前提是要能够忍受这里的味道……

  一个光点在远处摇摇晃晃,是那个该死的神父,徐青越来越相信这个家伙是精神病人了,怎么会有正常人拎着灯在下水道里优哉游哉地走还在朗诵圣经?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徐青心中那股不详的预感愈加明显,这种被人牵着鼻子走的感觉太差了。

  想着,他从物品栏中取出了折叠弩,张开,搭上了一只箭矢,快步朝前方追去。
第27章 眼见
玩命全文阅读作者:百里落云加入书架
  徐青在甩开了帕克这个负担的情况下,跑动速度快得惊人,黑暗之中如同一只准备狩猎的野狼,没几秒就窜出去老远,不仅快得惊人,而且还没有发出半点声响,脚踩在齐踝的污水中无声无息的。

  神父马丁手中的风灯再次亮起,这一次只在40多米之外了。

  见目标出现,徐青一脚就踏在了一堆废弃的杂物上,将姿势调整到最佳状态,瞄准了前方光点就准备射击。

  灯光突然消失,徐青立即就失去了目标,但是,就在光亮消失前的刹那,他分明看到了一个巨大而魁梧的影子从斜刺里杀来,遮蔽住了那一丝光线。

  徐青发誓,如果这个影子不是那个胖子的,他现在就一头闷死在脚下的污水里面。

  天知道这个胖子是怎么钻到这种地方来的,反正这里是一个游戏副本,这些精神病人们没学会喷火放电徐青就已经是对设计师们感恩戴德了,当下朝着后面猛退几步,想了想,偏开折叠弩,朝着斜前方射出一箭。

  “铛!“

  这一箭没让他失望,正中一根排水管。

  胖子科洛夫显然给这声响吸引了,低吼了一声转头就朝着那边跑了过去,而徐青也缓了口气,将身体靠在了墙壁的一侧,之前他们的遭遇充分显示了这个人形怪物有一定的夜视能力,所以即便在这种程度的黑暗中,徐青也不敢贸贸然跟他刚正面。

  帕克蹑手蹑脚地赶了过来,工程师先生很聪明,在后面通过DV画面看到了前面发生的一切,此时他也不敢发出任何的声响,缩在徐青的旁边不作声。

  徐青也拿出了DV,小心地观察着那个方向的动静,胖子现在拐到了另外一个弯里面去,他的手里拿着徐青射出的那支羽箭,此时正在四处张望。

  也还好这里是下水道的环境,污浊的气味掩盖了徐青两人的气息,否则凭科洛夫那狗一样的鼻子,恐怕已经发现他们了。

  帕克突然拍了拍徐青的肩膀,伸手指了指左前方的通道,那里有一个铁梯,显然是通向地面建筑的,徐青看了看截取下来的系统地图,发现这个时候他们已经靠近女病房区域了,当即就明白了帕克的想法。

  先不去管那神出鬼没的神父马丁,而是冲进女病房找到迈尔斯,这一点帕克并不反对,他有点后悔让自己的好友来这里冒险了,自己如果不是碰上了这两个人,估计也已经死无全尸了,即便如此,其中的一个“正常人”,恐怕也是凶多吉少,他愈加想逃离这个可怕的地狱了。

  徐青拽了一下帕克,轻轻地抬手指了指那个扶梯,随后又拍了拍自己的胸口,朝着前方的通道指了指,然后做了一个折返的手势,示意自己去引开胖子,让帕克先上扶梯,然后给自己搭把手。

  工程师紧张地点了点头,他是真的不想徐青去冒险,倒不是两人发展出了什么超越友情的情感来,只是因为现在徐青是他必须要抱紧的大腿,他很害怕自己和那些警卫们或者研究员们一样死成一块块然后被精神病人一口口吞下去。

  算了算自己的技能冷却时间,徐青朝着帕克打了个手势,随后自己就开始缓缓往前,通过DV的视角,他能看到胖子就在前方的交叉路口徘徊不去,这胖子知道自己要找的猎物就在附近,只是无法判断具体位置。

  正在犹豫是不是要找一条路搜索下去,科洛夫却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一阵响动,随后身体连续震颤了几下,来复枪的子弹尽数打在了他的后背上,造成的冲击力让他一个趔趄。

  徐青将三发子弹射出,扭头就跑,他懒得去看自己的战果,反正压根就没什么战果可言,干净利落地将武器收起,头也不回地顺着正面通道快步奔去。

  科洛夫虽然不是傻子,但是他对敢于挑衅自己的人却绝不客气,见徐青挑衅自己,他便立即追了过去,手中兀自拿着那根徐青射出的箭矢,他要把这东西插到自己猎物的脑袋上。

  帕克见科洛夫被引走,当即一咬牙就朝着铁梯的方向冲了过去,短短二三十米的距离他仿佛跑了一个世纪,他能听到通道那边徐青对科洛夫源源不断的嘲讽声,还有胖子愤怒的咆哮声,这些声音掩盖了他跑动形成的噪音。

  徐青跑出去足有几十米,心里也已经数过了6秒,知道差不多了的他猛地一个刹车,在前劲未消的情况下倒冲了回去。

  徐青的这个动作非常突然,这是他必须要做的,通道的宽度有限,自己想要成功折返,能依靠的就是足够快的速度以及这个科洛夫大意的心理,徐青真的就不相信这死胖子的速度能比自己的技能还要快。

  他几乎就是擦着地板滑回去的,污水沾了他一身,就这么一瞬间,徐青就这么直接从胖子科洛夫抬起的胳膊下方冲到了他的身后。

  但不等徐青完全站起身来,一股狂风就从后面席卷过来,他下意识地一偏身子,只觉得肩膀一阵剧痛,一根尖锐的物体从后方将他的肩膀刺穿了,突如其来的疼痛让徐青一个趔趄,险些摔倒。

  借着惯性往前猛冲了数步,徐青咬着牙朝着来路狂奔,来到了路口直接右拐,他根本就不敢停顿,即便因为动作太大导致肩膀处的伤口在不断流血,他也不能停下来进行处理,否则可就不只是受伤这么简单了。

  “留下来!”

  科洛夫的声音在他的身后响起,这个胖子就如同一个跗骨之蛆般,死死地跟在徐青的身后。

  铁梯就在前面不远处,这个出口是胖子的身材不可能通过的,只要他爬上去,科洛夫就将会被隔离在这下水道之中,想要抓住他们,就只能另寻他路了。

  “不行……来不及。”,徐青稍稍估测了一下距离,发现自己如果直接跑过去,恐怕会在爬梯子的时候被直接抓下来。

  右手在物品栏里一抓,许久没用过的手电拿在了手里,光电度被调到了最高,徐青往前一跳,闪出一段距离的同时转过身,对着胖子的脸猛地打开了开关。

  刺目的光芒射出,这种光芒虽然没有杀伤力,但是对于长时间处于黑暗中的科洛夫来说,却也足够让他眼前一花了。

  大叫一声,徐青两步冲到了铁梯前,顾不得肩膀上的剧痛,三两下就爬了上去,伸手握住了帕克的手,在科洛夫扑过来的刹那,终于是爬了上去。

  工程师被满身是血的徐青吓了一跳,但是还不等他说话,眼前的这个硬汉就取出了工兵铲,将洞穿了自己肩膀的箭矢的箭头费劲砍下,随后抓住箭矢的尾巴,猛地将它拔出。

  鲜血在旁边的墙壁上勾勒出了一条弧线,徐青将那变成了两截的箭矢扔在了地上,想了想后又将它收起,从物品栏里取出了一个绷带,示意帕克帮自己包扎一下。

  他现在处于持续的流血状态,生命值不断掉落,如果不做点处理,恐怕是流血不止这种状态就能让他死在这里。

  “这里是女病房?”,徐青看着四周昏暗的光纤,疑惑道。

  他发现了一个很奇怪的现象,这一路过来,他也收集到了好几份文档,增加了百分之四左右的世界观破解度,这和他没有像古斌那样去分析有着极大的关系,但是这却不妨碍他在自己的大脑里对巨山精神病院进行一种印象的刻画。

  那些文档里面,总有几份会提到女病人或者女病房的,但让徐青不解的就是,到目前为止,他就没有看到过“女性”的尸体,从自己进入这个副本开始,见到的人就全都是男的!

  无论是尸体,还是活人,无论是精神病人还是研究院和医生,无一例外,均为男性。

  既然全是男的……那要女病房做啥?

  徐青转头询问了一下帕克,但是工程师先生对此一无所知,他一直被软禁在精神病院的地下研究所里,不清楚上面的情况。

  拐过两个弯,两人找到了一段楼梯,一前一后地走了上去。

  眼前的场景让他们浑身发麻。

  这里是女病房的电梯口,一具尸体躺在了地上,或者说,这具尸体,躺了一地。

  徐青强忍着呕吐的欲望看了两眼,认定这是一个人干的,而且用的可能是体积较大的刀刃,将这个人强行分割成了这个样子。

  帕克捂着嘴巴冲到了墙边,低头吐了个昏天黑地,一睁眼却看见了脚下的一个左手手掌,黝黑干瘦的手掌上缺少了半根无名指,而这手掌的主人的头颅就在不远处的地上上放着,死不瞑目。

  “这是……特拉格?“,帕克认出了这个人,那滑稽的眼镜和稀疏的白色头发无不是特拉格的代表性标志,他记得这个人在自愿进行了形体仪实验后就被带走了,没想到居然在这里。

  听到了剧情人物的名字,徐青立即提高了警惕,一个剧情人物的死亡很可能是和玩家脱不开关系的,他取出了武器,小心地走进了旁边的房间中,他需要做一些基本的搜索。

  没去管那个被吊在那里的赤身男子,徐青顺着地上的血迹走进了一个小房间,墙壁上被血迹染黑,地上尽是碎肉残渣。

  “嗯?“,一个东西吸引了他的注意力,他绕过一辆翻倒的轮椅,来到了洗手盆前,从里面捡起了一把生锈的小刀。

  “削皮刀?”
第28章 为虚
玩命全文阅读作者:百里落云加入书架
  如果某一天,当眼见都未必为实的时候,你又该去相信谁?

  ……

  数分钟后,徐青皱着眉从房间中退了出来,帕克已经呕吐得要虚脱了,徐青顺手将那把曾经属于古斌的削皮刀放进了自己的物品栏中。

  场景很好还原,古斌曾经给绑在了轮椅上,在那个小屋子里,遭到了特拉格的一些“医疗服务”,然后不知道怎么样,他就逃出了束缚,并和特拉格进行了搏斗。

  徐青指着电梯门道:“他想从这里走,结果被特拉格追上了……这个疯子输了,并且被切成了这个样子。”

  说完自己的推论,徐青自个儿都有点难以置信了,他想象出来的场景实在是有点奇怪,就他对古斌的认识,这个家伙应该不是一个能够把人分割成一块块的家伙,如果眼前的这一切真的是他做的,那么徐青觉得自己有必要和他保持距离,这人的精神可能不正常了。

  “走,我们上二楼,迈尔斯先不管了,找到他!“,徐青没有管帕克脸上的不快之色,毅然改变了目标。

  同一时间,在女病房的3楼。

  古斌在走廊里缓慢地前进,他的身上已经换上了一身牧师服,他实在没办法忍受自己身上那几乎已经给鲜血浸透了的衣服,他有点不大明白自己的衣服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原本只是袖子和裤子以及肩膀上沾染到了一些鲜血而已,但是等自己费尽力气沿着电梯管道来到了二楼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浑身上下全都在滴血。

  感叹了一下特拉格的巨大出血量后,他换上了牧师服,将下摆卷了两下方便行动,小心地往前方探索。

  这里的氛围和其他地方完全不同,很安静,病人很多,但是却没有一个在大吵大闹,这些面目狰狞的病人们将女病房的所有房间都占据了下来,古斌没有看到任何女性存在过的痕迹。

  这些病人们每一个都在自己的房间里点上了一根蜡烛,古斌小心地进过两个房间查看,发现他们的床铺居然干净无比,而且也没有什么血污的痕迹,比起巨山精神病院的其他地方可以说是整洁多了。

  有的病人没有自己的房间,就拿了一个小桌子放在了走廊上,自己跪在走廊上,双手抱在胸前,对着桌子上的小蜡烛叨叨着什么,在看到古斌走过的时候,他们居然还露出了狂喜和敬畏的表情,口中念的话语变得更加大声了。

  仔细听了两句,古斌发现这些病人们居然全部都在念圣经!

  很荒诞。

  在这种地狱一般的环境里,这些形如恶鬼的精神病人们虔诚地跪坐在自己的位置,背诵着圣经,对上帝做着祷告,这样的场面让古斌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怪不得这些病人会对自己表达尊敬,原因是自己穿着牧师袍?

  走廊很长,古斌耐着性子往前走,他是顺着血迹一路找过来的,迈尔斯不知道去了哪里,血迹断断续续的,古斌不能保证自己没有走错路。

  窗外有枪声响起,古斌迅速地摸进一个房间,小心地通过窗户往外窥探,发现男病房一楼居然出现了密集的子弹火光,看来那些雇佣兵阵营的玩家正在和什么人发生冲突。

  “咔嚓!“

  木头的断裂声让古斌浑身一颤,这个声音来自隔壁房间的窗沿,古斌连忙收回了脑袋,有人正在沿着外面的墙壁爬上来,此时可能已经进了隔壁房间了。

  古斌倒不是太紧张,来人很可能是同一个阵营的玩家,在这个副本里,他倒并不是很担心这些同一期的实验者会对自己来个自相残杀什么的,他们合作的可能性会更大一点。

  不过,抱着不怕一万就怕万一的心态,古斌还是取出了自己现在暂时来说威力巨大的电锯,同时在左手上凝聚起了“心灵支配“的技能,如果情况不对,自己绝对会第一时间将这个技能扔到对方的脸上去。

  小心地将身体靠在了门后,古斌凝神听着外面的动静。

  许久,似乎并没有什么响动,古斌皱着眉头小心地探出头,试探了两下发现确实没有动静,便小心翼翼地走了出去。

  外面一片宁静,那个精神病人仍然跪在走廊里做着祷告,对外界发生的事情不作半点关心。

  就在古斌犹豫着要不要过去看一眼的时候,连续不断的声响却从头顶上方响起,紧接着就听到背后传来了一阵巨响。

  “该死!通风管!“

  古斌立即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那个到达隔壁房间的人并不是没有了动静,而是通过天花板上的通风管往自己的房间跑!

  通风管的铁栏掉到了地上,古斌立即回头,不管好赖就将手中的电锯横斩了出去。

  身后传来一声大骂,随后古斌就觉得自己砍到了什么硬物上面,高速旋转的锯刃居然被反弹了回来,而古斌的右手也是一阵阵地发麻。

  “自己人!“

  古斌这才看到,来人的手中居然有着一个小圆盾,上面赫然还有刚刚自己电锯留下的一道沟壑。

  这人他确实见过,而且在同一期的玩家里,古斌跟他交流还不少……

  没错,就是那个让古斌最为忌惮的中年人玩家,古斌的脸上不改颜色,一副放松下来了的模样,脚下却微微往后面撤了一步。

  “哦!“,理所当然地装出了和对方非常熟识的样子,”大哥原来是你……对不起,太紧张了。“

  这个理由显然没有引起对方的怀疑,中年男子笑了笑,他在看到古斌的正脸后,也暂时的放下了过多的警惕心,这个年轻人被他归于可以沟通合作甚至是利用的一类人里,碰到他算是幸运的事情。

  他觉得幸运,但古斌却不那么认为了,尽管自己现在的确需要同盟,但他并不想在自己的身上绑一颗定时炸弹,尤其是自己曾经还泼过这个定时炸弹一脸硫酸。

  “那些雇佣兵们正在往这楼上冲,他们有枪,我们不是对手。”,中年男子心有余悸地拍了拍胸口,将圆盾展示了一下,示意上面都是子弹射击留下的痕迹,这装备让古斌暗自咽了口唾沫,随后,他偷偷摸摸地扔出了鉴定术。

  “坚硬橡木盾:盾甲类,格挡伤害30~50点,格挡效果成立,则不会受到格挡数额之内的伤害,成功格挡将为使用者回复5点生命值,不成功格挡将会为使用者回复3点体力值,该装备不可以与护臂共存,装备后被动提供30点生命值,使用需要‘二级格斗’或‘一级战士基础’,装备评级为普通……它的边上,似乎刻着‘多兰’二字。”

  鉴定术最后附加的那句吐槽让古斌暗暗蛋疼,心想这些设计师里的宅男可真是……相当不少啊。

  这装备的属性好得吓人,只要是一个合格的近身玩家,在持有这个装备的情况下,估计是可以成功地成为一个团队的超级肉盾,不说它本身对伤害的格挡效果,就那“格挡成功回复生命值”的附带效果就已经是非常惊人了。

  不过,从自己刚刚那临时的一次攻击来看,在用电锯进行攻击后,虽然说没有正面击中目标,但是这中年人恐怕也是掉了血的,这么一算的话,古斌自己手里的电锯的装备属性应该也差不到哪里去。

  “你叫古……古什么?”

  中年人指着古斌支支吾吾道,他是见过古斌的名字的,毕竟当初的“卖身”合同就是他负责的,如果不是有一个囚犯出了意外,他也不会落到这个下场。

  古斌心中暗叫不妙,忙让这人叫自己骨头就好,中年人笑呵呵地答应,看上去很和善友好,直让古斌叫他中叔就行,两人都不是什么好鸟,互相给的都是代称。

  两人经过短暂的自我介绍之后都陷入了尴尬的沉默,古斌甚至已经在思考如果两人发生正面冲突自己该怎么应对了。

  这是游戏,而非现实中的搏斗,所以任何情况都有可能发生。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最后还是“中叔”先打破了沉默,低声问道。

  古斌摇摇头,苦笑道:“挂了,就在这复活了。”

  听了他这话,中年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这副样子让古斌看着直反胃,他用脚趾头思考都知道这位“中叔”是不可能轻易相信自己的话的,一想到这人之前在大逃杀副本里的那些表现,古斌就感到一阵阵的不安。

  想了想,古斌觉得自己还是有必要从这人的嘴里弄到自己想要的信息,抬起左手道:“一楼不要去,那里有个棘手的变态医生,这是我交的学费。”

  他这是在主动示好,反正自己利用电梯杀死医生特拉格的时候是没有旁观者,自己这句话半真半假,而且也不怕对方去求证。

  中叔脸上闪过一丝精明之色,他看了看古斌凄惨的半截无名指,点头道:“我是直接爬上来的,那个大门口的鬼魂不知道去了哪里,雇佣兵阵营的人都能自由活动了……如果人数多,我们占不到优势。”

  不知不觉中,他就开始使用“我们”这个称谓了,这是要把古斌绑在他的战船之上……
第29章 人心难测
玩命全文阅读作者:百里落云加入书架
  古斌一时间倒并不在意这人使用了“我们”这个词,他更加关心的是他所说的“门口的鬼魂消失了”的事情。

  守住医院大门的那个“瓦尔里德”居然就这么不见了?

  古斌眉头皱起,忙问道:“那鬼魂消失了有多久?”

  “少说也有一两个小时了,那些雇佣兵们一开始都被吓破了胆子,所以到现在才敢出来。”

  古斌猛地抽了一口气,暗自在心里盘算了起来。

  自己现在有很大的一片记忆空白,即从楼上坠落,死亡,然后复活醒来的这段时间。

  这是非常不合常理的,根据他之前在地狱区的“驱魔”剧情里自杀的经历,复活时间共计不到两分钟,其实当时30秒都不到古斌就已经醒来了,剩下的时间大部分消耗在回神和恐惧上面了。

  话说回来,这一次的死亡经历……

  古斌暗自叹气,心想这难道就是“死着死着,就习惯了“?

  这么一算的话,自己复活外加昏迷的时间,很可能超过了一个小时!这很不合理,在这种设定的副本里,昏迷时间别说超过一个小时了,就是超过三十秒,可能就会跑过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比如说一个很喜欢拿活人做菜的厨师长,一个很喜欢拿人撕着玩的胖子,又或者是一个非常敬业的医生,还有可能是两个叫作瓦尔里德的东西。

  古斌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左手,所有的人在进入这个副本后,原本那个能够显示复活次数和时间的手表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普通手表,而自己在复活之后,就连这个作为替代品的手表也没了,古斌猜测是给医生特拉格给摘掉了。

  “时间……“

  古斌咽了口唾沫,管中年人要来了时间,他这才知道,现在的时间已经是凌晨5点40了,天的尽头已经有微微的光芒冒出。

  他们进入副本,已经过了7个小时了。

  古斌的大脑乱得跟麻花一样,他感觉自己的脑神经都快全部搅和到一块去了,没有头绪,一点头绪都没有,世界观的分析度已经彻底停滞了,这些玩家们要么是根本不去分析,要么就是分析不出什么有用的信息,单纯的收集文档的作用少之又少。

  他一直没有跟徐青说的事情,就是他自己也找不到这个副本的关键所在,一部电影,一个游戏做出来,如果要他能够被人观看或者能够被人们所接受,那么就一定要有某种东西可以贯穿始终,叫他线索,或者钥匙,或者主线剧情什么的都可以,但问题就是,在这以逃生为主题的副本剧情里,古斌发现自己居然无法找到关键点。

  设计师们设置了一个死胡同。

  外面的人进不来,里面的人出不去,没有人能够和那个守住医院大门的瓦尔里德进行正面冲突,在无法突破这层防线的情况下,逃生者阵营无论做什么都是没有实际用处的。

  只要时间一到,那么古斌他们这些逃生阵营的人就必定会被判定为失败并接受惩罚,而不论外围的那些雇佣兵玩家们伤亡多么惨重,或者做了多少无用功,也都会被判定为游戏胜利。

  这种安排实在是太坑爹了,不给人留活路那还玩个屁?

  然而现在,缺口终于是出现了,那个充当守门大爷的瓦尔里德终于跑不见了,也就是说,逃生者的任务也正式开始了……

  太莫名其妙了,古斌脑门上的青筋都跳出来了,这种事情总得有个触发条件吧?难道说非得有人跳个楼才能触发?

  想到这里,古斌突然打了个寒颤,因为他发现,自己昏迷的时间,似乎和瓦尔里德消失的时间是差不多的。

  就在他沉思的时候,旁边突然传来了一阵骚动,古斌转头一看,却看见两个赤着身子的平头男子正从走廊尽头走了过来,两人手里还各自拿着一把刀子,左侧的是西瓜刀,右侧的则是一把菜刀。

  他们正盯着自己的这个方向看,不过古斌很快发现,他们似乎盯着的是旁边的那个中年男子。

  这位中叔正站在那个刚刚还在祈祷的病人的旁边,不过病人现在却翻倒在了地上,嘴角流血显然已经活不成了。

  中叔就站在旁边,正在弯腰从地上捡什么东西,古斌看了一眼发现是一份文档,这东西之前估计是给那精神病人拿来当垫子用了。

  中年人这种性格,肯定不会让奖励从自己的眼前溜走的,更何况挡路的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瘦弱精神病人,玩家们在经历过装备或者技能的强化后都是一个个弱化版的“超人”,对付这样一个病人还不怎么费力。

  古斌现在很烦躁,偏偏这人还在他旁边惹事,虽然说如果换做他,他也会这么做,但他现在看到那文档消失在中年人的手里就觉得蛋疼。

  特么的你们这些人拿了文档看都不看一眼?成着一个个都没强迫症是吧?老子这种看个电影玩个游戏都要来来回回抠细节的人最见不得这种事情了。

  那个倒地不起的病人哀嚎了两声,随后就不动弹了,这声响似乎成为了一个号令,那两个提着刀子的赤身男子立即加快了脚步,朝着两人的方向快步赶来。

  古斌打算率先退避,但是一只手却抓住了他的手臂,将他往后拖了一步。

  心说不好,只见那位中叔一脸惊慌地看着自己,见他回头,忙道:“他们过来了,我们打还是跑?“,嘴上说着,眼睛里却闪动着一丝冷意。

  不等古斌回答,他就嘿嘿一笑,往前用力一推古斌,同时右手取出了一根短矛,微微抬起道:“不如这样吧,我们先试探一下这两个家伙,小兄弟,这就交给你了,我帮你打后援。“

  古斌心里冷笑一声,心想这人还真不掩饰,看来是自己之前对他的攻击让他觉得自己不是他的对手了,这游戏里本就没有固定的队友和同盟,这次的副本也没有限定不能攻击同阵营玩家,所以发生这样的事情古斌倒是一点都不意外。

  迎面而来的两人还有一段距离,虽然他们看上去和正常人还没有太大的差别……都裸奔了还正常个屁啊!

  古斌看着那带着血迹的菜刀,叹了口气,迎着他们走了过去,右手放在胸前,将电锯放进了物品栏之中。

  中年人又一次做错了,上一次,他不该在占有优势的情况下说太多的废话,而这一次,他不应该放弃稳操胜券的近身搏斗,而让自己有过多的自由空间。

  玩脑子,你还差一点。

  古斌的嘴角微微地翘了起来,配合他穿着的牧师服,让他看上去更加像是一个神棍。

  即便对剧情的关键还是有点不清不楚,古斌仍然知道一件事情,那就是这里,是那位“马丁神父“的地盘,从这些虔诚的病人们来看,那位神父先生的嘴上功夫可着实了得,能够将这么多的病人都忽悠到自己的麾下,既然如此,那么在这个地方,自己的这身牧师服,很有可能是一份完美的通行证!

  古斌右手在胸前微微一按,一个放置在物品栏中的道具被他拿了出来。

  “老旧的圣经:道具,承载了信仰的书籍,朗诵它似乎可以与上帝沟通,主动使用消耗40%的当前体力值,去除目标身上所有的不良状态,冷却时间为5小时,亦可作为礼物赠送给他人,可能触发特殊剧情……好好读书,天天向上。”

  这东西拿在手里,古斌立即就觉得自己离神棍又进了一步,稳定了一下心跳,咬着牙就冲着这两个人走了过去。

  走近了古斌才发现,这俩货居然是双胞胎,长得颇为喜感,都有一对巨大无比的门牙,看上去就像两只同胞的人形兔子,就是长得太丑了点。

  古斌将左手抬起,藏在了圣经下面,手指间开始闪动绿色的技能光芒。

  “我很想杀了他。”

  左侧那人突然说道,声音沙哑,说话间带着一股浓浓的杀气,他们已经来到了古斌5米以内,古斌甚至能闻到这人手中菜刀上的血腥味。

  听了这话,古斌的心脏当即咯噔了一声,左手的心灵支配技能险些就直接出手了,强自忍住了那股冲动,他稳了稳脚步,继续迎着两人走去。

  “他是使者,我们不能杀他。”,右侧那人似乎是两兄弟中的哥哥,说话声音要稍微清晰一点,那对门牙也更加突出,只听他道:“他应该要去见马丁神父,这是神的命令。”

  古斌微微皱起了眉头,就这么迎着两人走了过去,而身后,那中年人则是冷笑着看着古斌,在他的眼中,古斌似乎已经是放弃抵抗了,从他的打扮来看,这位年轻人就不是一个对战斗非常擅长的角色,所以他很乐意看到自己的这位“盟友”或者说“炮灰”为自己试探出两个敌人的深浅。

  让他惊讶的一幕出现了,这两个迎面而来的人,居然一左一右让开了一条道,让古斌大大咧咧地走了过去,就在他觉得不对劲的时候,古斌猛地转过了身,同时一道绿色的光芒扑面而来……
首页91011121314151617181920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百里落云所写的《玩命》为转载作品,玩命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玩命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玩命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玩命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玩命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玩命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