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军事历史小说 > 萌娘三国演义最新章节 > 萌娘三国演义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一十六、软妹子受伤
萌娘三国演义全文阅读作者:三十二变加入书架
  眼见三将对三将打得热闹,乌丸军中再也抽调不出大将,公孙瓒手下的将领也全部派出来了。

  公孙瓒咬了咬下唇,她唯恐自己手下的大将失手被杀,心想:“武将已经拼不出胜负了,干脆挥军掩杀吧,反正有我的‘白马’在,白马义从不可能输给乌丸这些乌合之众。”

  公孙瓒高高举起双头铁矛,身上闪现出霸气的蓝光,头顶上跳出两个蓝色的大字“白马”,她身上的蓝光闪耀万丈,一瞬间将五千白马义从全部覆盖在其中。

  “白马”一出,公孙瓒的全军立即士气如虹,五千白马义从人人都感觉到力量有如泉涌。

  公孙瓒微微一笑,将手中双头铁矛向前一挥,大声道:“保持锋矢阵,突击!”

  她话音刚落,在她背后极近的地方突然有一个压抑的男声低吼道:“突击!”

  随着这一声低吼响起,一把长矛突然从背后刺入了公孙瓒的腰间,在她后腰刺出个圆形的窟窿,随后那只长矛又从她腰间刷地一下抽了回去,鲜血立即从伤口出迸流而出……

  公孙瓒忍住腰间巨痛,凄然回首,只见白马义从的队长王门,手握一把染血的长矛恨恨地看着她。

  “为什么?”公孙瓒身上的蓝光渐渐变淡,“白马”两个字在头顶上崩如轻烟,她不敢相信地看着王门,满眼都是疑问。

  王门的眼神狠厉,他大叫道:“袁绍早就暗中找过我,只要我投向她,她愿意给我大笔金钱,破例提拔我这个男人当大官。但是……我仍然忠心耿耿地跟着你,没有给袁绍半分好脸色,就是因为我喜欢你!”

  他用尽力气叫道:“可是你呢?就为了这么一个新来的孙宇……你就变心了,不要我了。我得不到的东西,谁也别想得到,哈哈哈哈!”

  公孙瓒缓缓从白马上摔落,她长叹一声道:“我没有变心,因为我从来没有喜欢过你,所以……我喜欢上了谁也不算背叛你……你……你真是丧心病狂……”她一句说完,跌落尘埃,晕了过去。

  此时周围的白马义从们已经从巨变中惊醒过来,几十把长矛一起向王门刺去,王门不闪不避,大笑道:“我得不到的东西,谁也得不到……哈……”

  “扑扑扑扑扑”一阵密集的长矛入肉声响起,王门身中数十枪,瞬死。

  这时前方激战的孙宇、田豫、严纲也注意到了公孙瓒被王门暗算落地,三将一起大惊,勒马便向后退。

  乌丸大王张纯见机不可失,将令旗一挥,乌丸大军立即冲了上来。

  白马义从顿时慌乱了起来,他们早习惯了在公孙瓒的“白马”技能辅助下作战,此时失去了“白马”,这只强军竟然不打自乱。士气在顷刻之间就彻底崩溃,名震河北的白马义从居然打马就逃。

  孙宇心中也是一阵乱,但他前世是个科学家,遇事一向冷静从容。微微一乱就冷静了下来,想道:怎么办?公孙瓒是发工资给我的老板,总不能看她死。若是她死了,我又要去再找工作,那么麻烦啊,何况这个软妹子对自己也挺好的,做人要恩怨分明。

  孙宇咬了咬牙,打马冲到公孙瓒落马的地方,弯下腰去将公孙瓒抱上自己的战马,横放在胸前。现在怎么办?没了公孙瓒,白马义从变成了废物,若是逃跑,能逃得了多远?不赶紧救治的话,软妹子就会失血过多而死。

  他突然想起南方两里的管子城。现在这种情况下,只好先把白马义从带进管子城里,依靠城墙死守,医治好公孙瓒,重振白马义从的士气才是最重要的。

  孙宇一只手高高举起公孙瓒的帅旗,拔马向南而走,白马义从虽然溃乱,但是还是用眼角看着帅旗的,一见帅旗向南,白马义从也纷纷打马向南。田豫和严纲在后面断后,诸军丢盔弃甲,向着管子城退来。

  乌丸大军紧随在后,对着白马义从穷追猛打,不肯放弃。不时有人掉队被杀,不时有人被弓箭射中落马,然后被淹没在乌丸大军的骑阵之中。平时可以以一对三或者以一对四的白马义从,此时居然连一对一都成了软脚虾。

  “这就叫兵败如山倒……”孙宇终于明白了,在这个世界打仗,武将就是一个军队的灵魂,失了灵魂的军队,简直连白菜都不如。

  这一追一逃全是骑兵,两里路倾刻就过去了,前面出现一座小小的土城。这座土城的城墙比涿县的城墙还要低矮,顶多只有一丈五尺,也就是4到5米之间,城门很单薄,就像两块薄木板一样。

  这座小城就是辽西管子城,城头上有几个汉军士兵在放哨,当这几个士兵看到北方平原上冲来的大队骑兵时,脸色都变成了卡白色。

  “敲梆子!派出信使求援!”管子城上的汉军驻兵立即拼命地敲响了梆子,“空空空”的声音在这座小城的上空回响。城南门溜出一骑快马,向着北平飞奔而去求援。

  孙宇前胸抱着公孙瓒,后面背着赵云,满身是血冲到了管子城下,对着城上的汉军大叫道:“赶紧开城,放我们进去,后面有乌丸大军追赶。”

  “你是何人?”城头上的士兵不敢乱开城。

  这时严纲也纵马过来,城头上的士兵认识严纲,赶紧大开城门,将白马义从放入了管子城,随后紧紧关闭城门,搬来大石头堵塞在城门后面。

  孙宇赶紧下了马,将公孙瓒抱到一个小屋子里,将她平放在床上趴着,露出后腰的伤口。只见公孙瓒的左后腰处衣衫上有一个枪杆粗的圆洞,洞口还在向外汩汩流血。

  孙宇心中并无什么男女授受不清的想法,他伸手将公孙瓒的铁铠脱了下来,又将她的衣衫撩起,露出她的纤腰来。盈盈一抹柳腰,上面却有一个可怕的血洞。王门的铁矛深入了她的腹腔,按这个时代的医疗技术,这种伤很容易造成破伤风,或者内出血,引发死亡。

  这时田豫带着一个老医生钻进屋来,急匆匆地道:“这是我在管子城里找来的医生,快让她看看主公!”她一眼看到公孙瓒腰上的枪伤,顿时心中一惊。

  那老医生急忙在公孙瓒身边坐下,看了看伤口,叹道:“这种伤老汉也没有十足把握,总之先洗净伤口,止住血……”

  “洗净伤口?”孙宇心里一惊,这时代的人洗伤口不会是直接拿溪水或者井水洗吧?那可真要破伤风了,这世界估计也没有酒精消毒水,但至少要用烧开的水来洗。他赶紧开口道:“子龙,去烧一壶开水来,将开水凉到温热再洗伤口,不可以用冷水直接洗。”

  他这句话一出口,就看到医生的脸上有点不好看,赶紧又对医生道:“这位大夫得罪了,主公爱洁,喜欢用烧开的水,不是我对你的医术有意见。”

  那医生的脸色这才好看了一些。

  PS:咳咳,据说有种东西叫推荐票!给我吧!给我推荐票,你就可以穿越到萝莉遍地的时代去。
一十七、军师技“免战”
萌娘三国演义全文阅读作者:三十二变加入书架
  这时屋外有人大叫:“乌丸追来了,田将军、孙将军,快出来守城!”

  孙宇和田豫一起走出屋来,只见严纲已经指挥着白马义从和城里原本的500名守军,将城墙守护了起来,并且调动城中的乡勇,开始向城墙上搬运擂木滚石。

  严纲的旁边站着一名中年女人,面相清矍,穿着文士袍服,看样子是管子城的负责人。

  孙宇和田豫走到严纲身边,严纲的眼珠子盯着北方平原,嘴里道:“我刚才点了一下军,经过刚才的逃亡,咱们的白马义从损失不少,现在只余到四千三百多骑。另外,求援信使已经出发去北平求援了,我身边这位是管子城的城主魏攸大人,孙将军应该还不识得。”

  NM01赶紧报告道:“魏攸,在刘虞手下办事,当刘虞想要攻击公孙瓒时,魏攸劝其容忍,是个和事佬,后来病死。”

  孙宇对魏攸抱了抱拳,算是结识了。

  这时北方的平原上乌丸骑兵如大网一般扑来,四万大军铺天盖日,声势浩大。管子城里的驻兵全都吓得面无人色,失去了公孙瓒的白马义从也心中惶急,管子城的士气极度低下。

  这下可真是麻烦了,孙宇心想,武将对武将占不了便宜,士兵又没人家多,这仗没法打了……

  乌丸大军到了城下,也不聊天对话,几千跑在前面的乌丸骑射立即弯弓搭箭,对着城头射击,白马义从和管子城驻军立即以弓箭还击。

  双方箭来箭往,热闹了一阵,也没什么意思,乌丸大军趁着这时候分散到东南西北四个城门,将管子城彻底地包围了起来。四面城墙都箭如飞蝗,没一块清静的地方。

  “如此大军,四面一起攻城,白马义从又士气全失,恐守不过半日。”孙宇担忧地道。

  田豫和严纲两人也忧心忡忡。

  这时站在严纲身边的魏攸突然上前一步,低声道:“乌丸军中可有军师?”

  田豫、严纲一起摇头道:“全是武将,没有军师,乌丸傻瓜们哪来军师。”

  魏攸微笑道:“既然敌方没有军师,就看我的了。”她带着几位将军,在城里东绕西绕,不一会儿来到了管子城的最高点。

  这是一座高高的箭楼,从箭楼上可以看到四面城墙都在激战之中。

  魏攸爬上箭楼的顶端,对着孙宇等人笑道:“且看我的军师技!”

  她身子一抖,发出一阵红色的光芒,头顶跳起两个巨大的红字“免战”,这两个红字在半空中迸发着红光,温和的光线向着四城的敌军和友军射去。凡是被红光扫过的士兵,不论敌我一起放下了武器……

  乌丸大军潮水般地向四面退开!

  孙宇大汗,我晕,这是什么技能?如此牛逼?

  魏攸用一个军师技“免战”退了四万敌兵,见敌军退却,她收了身上的红光,摇摇晃晃地从箭楼上走下来,身子一软,倒在了严纲的身上。喘气道:“敌军数量有点多,害我精神损耗很大,我得去休息一会儿。”

  孙宇有点不敢相信地道:“魏大人……你这个技能……太强了,这么强大的技能怎么只是红色的中级武将技?”

  魏攸微微一笑道:“我累了,得休息会儿,你……问田豫大人吧。”

  严纲赶紧扶着魏攸去屋子里休息,田豫见孙宇一幅迷茫样子,赶紧向他解释道:“魏攸大人的武将技属于军师系的武将技,和我们的武将系不同。军师技可以大面积针对敌军的士兵和武将,给对方造成很巨大的战略劣势,但是……军师技如果碰上敌方有军师的时候,很容易被敌方识破,变得毫无威力。”

  孙宇听了这话,心里又抹了一把汗,怎么感觉好像后世的三国策略游戏。

  田豫继续介绍道:“军师技虽然威力巨大,可以扭转战局,但是对施技者本人造成的精神负担也非常大,不可以连续使用。咱们靠魏攸大人挺过了今天,但明天、后天、大后天……总不能一直盼着魏攸大人,她顶多连续三天使用军师技,三天之后就会因精力损耗过度而晕倒……”

  孙宇心中暗想,目前我见过四系武将技了:

  内政系:用来处理政务。

  武将系:用于强化武将本身的战力。

  驭兵系:用于强化军队的战力。

  军师系:奇怪的系,似乎威力巨大,但是限制也很大,而且听说会被识破……

  不知道还有些什么奇怪的武将技……这个世界有好多迷团,让身为一个科学家的孙宇充满了好奇心。

  这时城外的乌丸士兵尽皆退兵,离城一里外扎下了营,军师技的影响时间很长,他们起码要明天才会再次生出战意。城下只留下了三员武将,张纯、张举、丘力居,他们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没有被军师技影响,所以他们三人没有退。

  张纯在城下大骂道:“汉人,你们太狡猾了,居然用这么下流的武将技!真不是东西。有本事出城来,和我们一刀一枪地打一场。”

  没人理他!

  张纯愤愤地扬了扬手上的弓,但是他知道城里有孙宇在,他的箭谁也射不死,这可把他郁闷得不行。骂了几声,只好悻悻地回归本阵。

  孙宇看了看城外的乌丸兵,知道场面已经控制住了,于是赶紧又去看公孙瓒。这时赵云已经帮着公孙瓒洗净了伤口,医生在她伤口上涂了一些草药,血已经暂时止住,公孙瓒脸色平静地睡着了。

  几员大将站在公孙瓒的病床前,默然不语。

  孙宇心想,刚才田豫说过,魏攸的军师技顶多可以撑三天,天天之后魏攸就会因为过度使用军师技而昏迷过去,到那时候这个小城就很难坚守下去了,如果援军到不了……

  目前最理想的情况是公孙瓒的伤能好起来,只要她能使出“白马”,何俱外面的乌丸大军。但是腰上受了这么重的伤,几天内根本不可能好起来,就算公孙瓒醒了,她也没有力气爬上战马,使出她的独门绝技。

  屋里突然传来轻微的哭泣声,众人循声一看,原来是小萝莉赵云。她在给公孙瓒清洗伤口时,弄了满手的鲜血,此时害怕得呜呜直哭。

  “我们……会死吗?”赵云可怜巴巴地道:“我怕死,不想死。”

  孙宇伸手把她揽入怀里,柔声道:“放心,不会死,乖乖地照顾好主公姐姐,我会把你们救出去的。”

  PS:新书期间,恳请书友们收藏,投票支持我,万分感谢!
一十八、打破困局的妙计
萌娘三国演义全文阅读作者:三十二变加入书架
  第二天,当乌丸大军准备攻城时,魏攸拖着疲惫的身躯爬上箭楼,施放了她的军师技“免战”,乌丸大军又一次被迫退兵,气得张纯在城门外愤愤然地乱放“奔射”。但城头上一个守军也没有,她的“奔射”只好射到城墙的石头上。

  但这一次魏攸走下箭楼时,已经是摇摇欲坠,脸色灰白了,她伸出一只手指道:“还……有……一天……过了……明天,我就……用不了……军师技了。”

  怎么办?援军从北平过来,还不知道要几天呢,如果再免战一天,到后天乌丸开始攻城,这个小小的管子城只怕顶不多半天时间的进攻。

  第三天,魏攸用完“免战”之后,直接晕倒在了箭楼上,严纲将她从箭楼上背下来时,魏攸的脸色有如一张金纸,她的精神力已经消耗到了枯竭的程度,至少要休息十天半个月,才能恢复过来。

  这一下公孙军已被迫入了绝境,明天就必须要面对乌丸军的总攻击了。

  “孙将军、田将军、严将军……主公醒了!”一个传令兵跑到城头,兴奋地对着三人喊道。

  孙宇大喜,公孙瓒醒了,这可是好事啊。

  几员大将赶紧冲入公孙瓒的“病房”,只见公孙瓒脸色苍白,精神很差,但她双眼睁着,还在一口一口喝着赵云喂她的稀粥。

  “主公!”田豫和严纲双目流下泪来,一起跪伏到床前。

  孙宇心中也松了口气,还好公孙瓒命硬,这一枪居然没杀死她。咦?难道是王门捅这一枪时手下也留了情?毕竟是他喜欢的女人,下手虽狠,也没想过当场要她的命吧。

  “现在情况如何了?”公孙瓒用微弱的声音问道。

  孙宇赶紧把军情向公孙瓒详细说了一番。

  听完了军情,公孙瓒低声道:“主公没用,不识人,害诸君也陷入险地,现在的情况只怕撑不过明天,假如城破时援军未至,诸君以武将技杀出血路自去求生吧。”

  众人听了这话,顿感压抑。

  严纲对公孙瓒忠心耿耿,她压低声音道:“未将会以一条铁枪,拼死护主公杀出重围。”

  公孙瓒摇了摇头道:“白马义从因我之伤,士气崩溃,已经不足为凭。对方有‘骑将’张举,要比马快,咱们是绝对比不过她的,谁若背着我逃生,张举定然缠着她死斗,脱身不得,会被敌大军围困,诸君还是自行逃生吧。”

  一说到白马义从,几员大将都面色惨变,这只强军一向是公孙家的脊梁,没想到公孙瓒一倒下,强大的白马义从连挺枪刺人都没胆了。

  孙宇心中一动,其实关键还是在白马义从上,只要白马义从能发挥平时的战力,就算没有公孙瓒的“白马”技能,也是不可多得的强军,虽然不能以五千敌四万,但以一敌二是不会有问题的。

  关键就在士气二字。

  士气来自内心,是一种内心的力量。

  当内心的力量强大时,士气就高昂,就算弱小的军队也能变得强大。当内心软弱时,士气就崩溃,哪怕是筋肉大汉,也有可能被小孩打倒。

  要让白马义从恢复士气,除了公孙瓒使出“白马”,没有其他的办法。

  孙宇心里想……只要能让公孙瓒使用“白马”,一切都将迎刃而解……那……不如……

  他心念一闪,一个绝妙的计策浮现在心中。

  当夜,所有人都睡下之后,孙宇悄悄地摸到了公孙瓒的房间里来。

  月光柔和,赵云趴在公孙瓒的床头边上,安安静静地睡着,皎洁的月光将她白妹的小脸映得有些可怜兮兮的。这三天她没有死死跟着孙宇,因为孙定对她说,只要照顾好主公姐姐,就让她吃饱,结果赵云还真的乖乖在屋子里守了公孙瓒三天。

  孙宇将赵云轻轻抱开,坐到了公孙瓒的身边,他伸出一只手,轻轻摇了摇公孙瓒的肩膀,压低声道:“主公,醒醒,我有事要对你说。”

  公孙瓒迷迷糊糊地醒转过来,看到孙宇坐在床头,她脸色一红,心里想道:他半夜三更,到我床头来做什么?难道是明天就要决战了,他来和我生离死别?

  她想到明天也许会死,心中不知道哪来的勇气,精神一振,对着孙宇柔声道:“寻真先生,你不要老是主公主公的叫我,明天咱们就要死了,你就叫我的字号吧,我的字叫伯圭。”

  “呃……”孙宇来自后世,没那么多讲究,人家都说叫伯圭了,他自然打蛇随棍,轻声道:“伯圭,我来和你说件事,你仔细听……”

  公孙瓒柔柔地一点头,心想,明天就要死了,你这时是来对我说“我爱你”的吗?我虽然很高兴,但是……这高兴的日子没一天可过,唉,你怎么不早一点对我说呢?

  孙宇对她道:“明天,伯圭和我共乘一骑,坐在我怀里……”

  “哎……”公孙瓒心里怦怦乱跳,气血一涌,伤口剧痛起来,她轻哎了一声,心想:战场上还这么浪漫啊?也罢,死在喜欢的人怀里,总比就这样死了的好。

  孙宇继续道:“然后,我来代替伯圭施放‘白马’。”

  “啊?”公孙瓒一时脑筋转不过来:“你在说什么?”

  孙宇低声道:“末将虽然不会‘白马’,但是可以使自己身放蓝光,并且可以在头顶上模拟出任何字样,明天伯圭坐在我怀里,我在头顶上放出蓝色的‘白马’二字,周围的人就会以为是伯圭放的,白马义从的士气就可以恢复了。”

  孙宇继续道:“一旦白马义从的士气恢复,我们就可以从南门杀出去,敌军分兵守四门,每一个门只有一万守军,咱们的白马义从只要恢复了士气。攻其不备,杀穿一万敌军的实力是有的,这样就可以逃出去了。”

  “啊……”公孙瓒没想到孙宇半夜三更来和她说这个,心里不由得一阵深深的失望,她叹了口气道:“原来寻真先生是来说这个……”

  看到公孙瓒似乎不太高兴的样子,孙宇大奇。呃……女人心,海底针。我明明是来提出帮她脱困的妙计,怎么她一点也不高兴的样子?这可真是奇了个怪了。

  公孙瓒硬了硬脖子,冷然地道:“孙将军既然是来说这个,现在说完了,你可以走了。”这一下连寻真先生都不叫了,直接变成了孙将军。

  孙宇心里那个汗啊,他抬起脚来想走,突然身子一顿,又柔声道:“伯圭……”

  “伯圭是你叫的?”公孙瓒怒道:“叫我主公。”

  “呃……主公……”孙宇温柔地道:“你一直对我很好,我也会对你好的。明天你只管坐在我怀里不要乱动,我会把一切都安排好,一定会保护你杀出去的。”

  公孙瓒一听这话,立即又转怒为喜,原来他心里还是有我的。

  “那个,你还是叫我伯圭吧。”公孙瓒红着脸,羞答答地道:“明天……就全靠寻真先生了。”嘿,刚刚还是叫孙将军,现在又变成寻真先生了。

  孙宇摇了摇头,心想,女人太神奇了,搞不懂,还是不要搞懂的好。他转身向外走,刚走出两步,就见趴在一边的赵云动了动身子,滑到了地上。

  “可怜的小萝莉。”孙宇将她横抱起来,放到屋中的另一张小床上,唉,我明明是个冷静理智的科学家,碰上这种麻烦事,应该想办法独自逃生更容易些,咋个就让我看到这些可怜的软妹子呢……

  PS:兄弟们,票票,收藏!新书期,票票对我太重要啦。
一十九、“白马”再现
萌娘三国演义全文阅读作者:三十二变加入书架
  第二日一大早,孙宇就来到了公孙瓒的屋前。

  东方刚吐出鱼肚白,风里传来浓重的肃杀味道,城外的乌丸骑兵已经猜到今天将是总攻日,四万骑兵的森然杀意透过沉默迸发了出来,使得天地间一片萧然。

  孙宇走进公孙瓒房间的时候,公孙瓒已经醒了,她的腰上缠着几圈厚厚的白布,身上披挂着铠甲,用双头铁矛支持着自己的体重,坐在床头。

  “你来啦!”看到孙宇,公孙瓒的脸上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失血过多显得苍白的脸蛋上居然抹过一丝红线。

  “走吧,主公!”孙宇将她抱上一匹白马,然后又将赵云也拖上去,三人一骑,幸亏三人都不重,那匹白马又是公孙瓒的宝马,表示鸭梨不大。

  晨光微吐,公孙瓒坐着孙宇怀里,感觉自已的全身都暖暖的。她对着迎过来的严纲下令道:“叫所有白马义从去南门边集合,我要对他们说话……”

  严纲奇怪地看了一眼抱着公孙瓒的孙宇,不过她并不感觉到意外,连王门那种家伙都知道主公对孙宇有意,此时见他们同乘一骑,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不久之后,五千白马义从来到了南门边,排着整齐的队伍,等公孙瓒训话。他们的士气还没有恢复,人人都耷拉着脑袋,一幅有气无力的样子。

  当孙宇抱着公孙瓒走到诸军眼前时,不少士兵心里想:主公连自己骑马都骑不了,必须要人抱着才能骑马,咱们肯定活不成了。

  看着白马义从那崩溃的士气,公孙瓒心里也是一阵揪心,孙宇在她耳朵边低声道:“伯圭,你对他们说,你的伤已经好了一大半,可以使用白马了,咱们今天就杀出去。”

  公孙瓒在他怀里,感觉到他的心跳和体温,心尖一柔,对着面前的白马义从道:“诸军听令,本将军的伤已无大碍,现在已经可以施放‘白马’了,一会儿咱们打开南门,杀出城去,一路冲回北平……诸军当勇猛杀敌,即可得脱生天。”

  她说完这几句话,用力过猛,伤口一阵剧痛,忍不住弓起了身子。

  白马义从哪里肯信她伤好了,人人都脸现犹豫之色。

  孙宇见机不可失,冷哼一声,NM01立即在他身上放出蓝光。由于他把公孙瓒抱在怀里,这蓝光究竟是孙宇放出来的还是公孙瓒放出来的,就有点看不清楚了。

  当蓝色的“白马”两个字跃现在公孙瓒的头顶上时,五千白马义众的眼珠子都睁圆了。

  “哇!主公恢复了。”

  “白马!”

  “我们有救了!是白马!”

  “哈哈哈,我突然感觉到全身充满了力量!”

  “现在我起码可以打赢十个敌兵,哈哈!”

  ……

  白马义从在看到“白马”两个字的一瞬间,暴发出了巨大的欢呼声,失落的勇气一瞬间回涌到身上,软绵绵的手顿时青筋暴突,血管崩起。

  这是压抑之后的暴发,数日来失去公孙瓒的领导后那种失落的心情,使得他们有如过街老鼠,此时得回“白马”,他们又从老鼠变回猛虎,杀气比起平时更加狂暴。

  孙宇心中一叹,这些人,唉,士气就是这么来的,如果他们知道这个“白马”只是个空架子,并不能强化他们的力量,那时他们不知道又会变成什么样子。

  公孙瓒见白马义从士气恢复,心中不由得一喜,她在孙宇怀里轻轻扭了扭身子,叹道:“寻真先生,你真是一个神秘的人,居然还有这样的武将技……我真不懂你是怎么办到的。”

  过奖了,我这是小道,你那个“白马”技能才真正的大道,我还不懂你是怎么办到的呢,孙宇一阵胡思乱想。

  此时城外的乌丸军也被白马义从的欢呼声惊动了,四城外都响起了“呜呜呜”的乌丸号角声,四万乌丸大军动了,今日的攻城战对于乌丸来说也是很关键的。如果能干掉公孙瓒,整个幽州都将落入乌丸之手。

  孙宇大声令道:“打开南门,全军准备突击!”

  “左翼田豫,准备完毕。”

  “右翼严纲,准备完毕。”

  “好!咱们冲!”

  “碰!”南门大开,白马义从有如一片白云,一起向南杀了出去。五千匹白马,五千条白披风,波浪型的白色浪花翻涌。

  孙宇喃喃地令道:“NM01,把你所有的电力用掉,蓝光,大量的蓝光。”

  “白马”

  两个圆桌般巨大的蓝字跳到孙宇和公孙瓒的头顶,万丈蓝光升起,丝丝光线射到白马义从的身上,虽然这些蓝光根本不是武将技,只是NM01放出来的普通光线,但心理作用却使得白马义从感觉到自己变得力大无穷,精神抖擞。

  “杀啊!”不知道谁喊了一嗓子,随后五千白马义从一起大吼道:“杀啊!”

  声震四野,杀气无双。

  负责进攻蓝门的乌丸大将正是“骑将”张举,此时她抬眼一看,五千白马义从有如恐怖的猛虎如笼,那高昂的士气没有任何军队可以正面抗衡。中军蓝光闪起,“白马”两字远在一里之外就能看得清清楚楚。再加上两翼红光闪动,严纲和田豫领头在冲锋。

  张举心里一抖,气为之夺,她不敢上前迎敌,勒马就跑。

  赵云被孙宇用一根白布捆在后腰上,他一只手抱紧公孙瓒,一只手拿着大锤,打马向前狂冲,身边则是白披风翻腾的白马义从。

  这一下冲锋有如天兵天将降落凡尘,杀得南门外的乌丸骑兵叫苦连天,一阵人仰马翻之后,白马义从硬生生地从一万名乌丸骑兵组成的军阵里杀开了一条血路,穿到了乌丸军的背后。

  只见乌丸骑兵中军被白马义从打开了一条血的通路,这条通路上已经没有了任何站着的生物,敢于挡路者皆被绞杀马下,鲜血和残肢断臂铺了一地。

  刚刚冲出敌阵,白马义从就士气顿黯。

  有人奇道:“咦?不对啊,我的力气好像没有平时大。”

  “感觉使不出很大的力气。”

  “白马真的有效?”

  “不对吧,好像……没有感觉到白马的威力。”

  ……

  白马义从们毕竟久在公孙瓒手下战斗,对于有“白马”和没有“白马”的差别是很清楚的。冲过乌丸军阵之后,他们才惊觉,自己身上根本没有“白马”的效果。杀出敌阵全靠着士气如虹的心理作用!

  诸军一起奇怪地看向公孙瓒。

  孙宇赶紧低咳一声,在公孙瓒的耳边道:“伯圭,赶紧装晕。”

  公孙瓒用了欺骗的手段对待部下,也没脸见人了,干脆的两眼一闭,“晕”了过去。

  孙宇立即大声叫道:“不好了,主公又晕了,咱们赶紧向南逃吧,敌军反应过来就完了。”

  诸军心中一紧,这才想起来现在是个什么情况,赶紧勒马向南逃去。经此一役,他们失去的信心又有些恢复,在没有公孙瓒的领导情况下,对自身的战斗力也有了新的认识。虽然士气不如刚才高,但却没有崩溃,逃起来倒也有条不紊。

  公孙瓒闭着眼睛叹道:“咱们就这么逃了?管子城怎么办?魏攸还在里面呢,还有城里的士兵和百姓……”

  孙宇在她耳边低声道:“放心,敌人的目标是你,我们一逃,他们就会全部追来,你若留在城里不走,管子城才真的要糟了。”

  “唉,那……就逃吧。”公孙瓒不说话了,闭着眼睛享受起孙宇的怀抱来。

  孙宇“挟主公以令三军”,打马领着白马义从向南狂奔,死命而逃。

  PS:求推荐票啊,朋友们,看完顺手给一票吧,我在榜单上好靠后啊,太惨了。另外,明天就是周一了,我很想冲一冲新书榜,兄弟们,明天周一的票都给我吧,票票多,我就加更哦。
二十、西逃,软妹子的初吻
萌娘三国演义全文阅读作者:三十二变加入书架
  PS:感谢“基基又基基”朋友投的两张催更票,“小猪逛商场”朋友投了一张催更票。感谢“不记得”朋友打赏100起点币。本周俺想试着冲一冲新人新书榜,兄弟们,来票票吧,票票多,俺加更!绝不食言啊。

  -----------------------

  “骑将”张举被白马义从突击了一阵,打得抱头鼠窜,一万乌丸大军被突得乱七八糟,阵形崩散。张举退到一边,收拢军阵,重新组织阵形。

  她心里那个闷啊,公孙瓒为什么伤好得这么快?

  刚想到这里,她就看到白马义从打马向南而逃。张举心里一惊,赶紧命部下吹响号角,同时派出传令兵向另三个城门的乌丸大军通报:“公孙瓒从南门跑了!”

  这消息一到,张纯、丘力居也赶紧率起他们的部队向南追来,管子城这种芝麻小城,完全不放在他们心中,打不打也无所谓了。

  “敌军追来了。”孙宇将怀里的公孙瓒紧了紧,低声道:“伯圭,咱们要放马狂奔了,马背上很颠簸,你的伤口如果痛……咬咬牙忍住。”

  公孙瓒柔柔一笑,她将后背彻底地倒在孙宇的怀里,软软地一动不动,笑道:“别看我这个样子,我可是公孙家的主公,这点痛都忍不了的话,何以服众?”

  这时旁边靠来严纲,她大声道:“主公,我和田豫将军断后,寻真先生护着主公先走一步。”

  公孙瓒点了点头:“严将军,你小心!”

  很快,严纲和田豫两人各领了一只千人队,掉在队伍最后面,孙宇和公孙瓒则领着三千白马义从向南狂奔。

  后阵传来激烈的喊杀之声,红光闪起,武将技满天乱飞,乌丸大军发出巨大的怪嚎声,轰隆隆的马蹄从北方传来,大地震颤。

  孙宇担心地看了一眼后阵,刚好看到田豫挺枪捅死一个乌丸骑兵,然后回身对着手下的白马义从大喊道:“边战边向南边退!”

  这时后阵方向红光暴闪,乌丸大将张举顶着“骑将”直杀进殿后的白马义从之中,枪影闪过,四五个白马义从惨叫落马。张举远远地瞄了一眼孙宇和公孙瓒,大叫道:“莫走脱了公孙瓒。”

  她马术超绝,勒马便追,那匹马在她的武将技作用下,健步如飞,一层一层地穿过白马义从的防御线,靠向孙宇而来。数十个白马义从想结阵包围张举,但张举的马术奇高,她总是能在包围圈形成之前纵马改道,始终钻进公孙军的薄弱之处。

  由于她搅乱了白马义从的军阵,后面的乌丸大军也占了不少便宜,跟着张举的马屁股一层一层地撕开白马义从的防线。

  孙宇心中一急,如果让张举缠上自己,说不定就跑不出乌丸大军的追击了。就在这时,严纲顶着“枪将”又迎了上去,一把铁枪洒出漫天枪花,硬生生地将张举缠住。

  严纲和张举则双枪并举,又斗在一起,“枪将”和“骑将”真是一对死冤家,打得不可开交。没了张举的引领,乌丸追兵暂时又被白马义从拖住了。

  孙宇心中稍定,继续打马狂奔。

  公孙军全军南逃,虽然白马义从的马快,但是后阵始终被张举缠上,怎么跑都跑不出张举的纠缠。

  NM01突然回报道:“主人,敌军左右翼分别由张纯、丘力居率领,绕行向前,拦截我军南逃之路。”

  孙宇心中一惊,白马义从的后队被张举缠着,现在全军都跑不快。敌军若是两翼合围,那可真是麻烦大了。除非舍弃了后队,只顾自己逃命,否则必被追上。

  舍弃友军独自逃生?这样的事从感情的角度上来说,只要没有丧心病狂的人,都是做不出来的。但是……若是冷静理智地分析来看,舍弃殿后的严纲、田豫,只会损失两千人。若全军都被围,就会损失五千人……只看结果的话,舍弃殿军比较理智。

  他咬了咬牙,就想下令。

  这时公孙瓒却突然开口道:“寻真先生,我打算单骑脱队,向西跑。”

  “啊?”孙宇心中大奇,问道:“为什么?”

  公孙瓒咬了咬牙道:“因为有我在,敌军才死追本军,也因为有我在,白马义从不肯各自逃生。如果我单骑离队,白马义从就可以四散而逃,严纲和田豫两位将军也就不必再苦苦殿后,以她们两人的武将技,要杀出敌阵自保,倒也不算太困难。”

  呃,你打算以自己换全军?孙宇心里一惊,公孙瓒真是个好姑娘啊。

  公孙瓒柔柔地道:“你把我放到另一匹马上吧,我自己向西去。乌丸大军一定会来追我的,就算不是全军追我一人,也应该分出大部份的军队。你趁机带着白马义从向北平去,找我二妹公孙越,请她出任家督,为我报仇。”

  “这怎么行……”孙宇大惊。

  “这有什么不行?”公孙瓒突然面现桃红之色,她拼起力气,将脸凑到孙宇的脸边,柔软的嘴唇在孙宇的脸上一碰,居然献上了一个羞涩的吻:“寻真……我怕我快要死了,所以就让我任性一下吧。我本想让你入赘我公孙家……现在……只怕是没机会了,唉……”

  啊?孙宇先被她的吻震得全身差点石化,紧接着又听入赘二字。他脑子里一堵,这是哪门和哪门?女人……你能不能不要在刀枪战火里说这些,这是说情情爱爱的时候么?

  公孙瓒顾不得孙宇的震惊,自顾自地道:“寻真……你是我爱上的第一个人呢……”

  我郁闷,什么时候了,能不能住嘴。孙宇将牙狠狠一咬,自己反正身怀绝症,只有十年的性命,与一个垂垂老者没有什么区别。让一个青春韶华的女人为救自己而献身,这算什么?

  他将公孙瓒紧紧抱住,道:“不要说了,我和你一起西行,你现在这样子,连骑马都没力气,怎么可能跑得动?”

  公孙瓒听了这话,心里先是一喜,但紧跟着又是一黯道:“我不想连累你……”

  “闭嘴,现在听我的!”孙宇恶狠狠地道:“告诉你,你们这个世界虽然是女尊男卑,但我生活的那个村子里,女人都要听男的人,你给我乖乖听话,现在我就带你杀向西边去。”

  孙宇挥了挥白披风,想要向西跑,突然又想起背后的赵云,他转过头对赵萝莉柔声道:“子龙,现在我要和主公姐姐去做很危险的事了,你跟着别的白马义从一起向南吧。”

  “不要,我要跟着先生。”赵云甩了甩头。

  孙宇郁闷地道:“很危险,会死的。”

  “不会的,跟着先生一直都很安全。”赵云怯怯地道:“如果没了先生,我就会饿死。”

  我郁闷,这丫头是一根筋的,为什么鼎鼎大名的常山赵子龙会是这样?孙宇拿她没办法,只好一夹马腹,向西离队而出。

  附近的白马义从一阵慌乱,不知道他这是什么意思。

  公孙瓒立即命道:“我现在命令你们向南逃,去北平找我二妹公孙越,不准再跟着我。”

  白马义从听得傻了。

  孙宇一只手抱紧公孙瓒,一只手拿着“公孙”的帅旗,从军阵里直穿而出,打马向西狂奔。猎猎的大旗鼓风声传来,孙宇心里想:“我冤啊,我好好一个科学家,现在变成英雄救美的超人了。而且还是怀里抱一个,背上背一个。”

  “哗!”乌丸大军中暴发出一阵喧哗声,有人大叫道:“公孙瓒脱队了,在向西跑。”

  “杀了公孙瓒!”

  “不要走脱了公孙瓒!”

  ……

  数万人一起呜嘘呐喊了起来!
首页2345678910111213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三十二变所写的《萌娘三国演义》为转载作品,萌娘三国演义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萌娘三国演义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萌娘三国演义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萌娘三国演义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萌娘三国演义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萌娘三国演义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