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女生同人小说 > 末世嚣宠最新章节 > 末世嚣宠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五十七.观摩现场版
末世嚣宠全文阅读作者:采爝加入书架
  “嘭!”

  临清看着紧闭的房门,无奈的叹息,眼角瞥见吴桐可怜巴巴的看着自己,冷淡道,“知道错了么。”

  吴桐立马点头!

  看到临清弯腰捡起被肖姐姐丢出来的背包就跨步走开,心里真的松了一大口气,吴桐在末世还未爆发之前,就是一个乖巧的小孩子,大人眼里的好宝宝,老师眼里的好学生,同学眼里的读书机器,心思敏捷的男孩子,这些人里面,他知道肖白是面冷心善,虽然时时的打击自己,陈氏兄弟则是老好人,下意识的不喜欢吴玉生,每次看到他对着自己笑就浑身不舒服,黄欣?咳咳,当着自己面吸毒,就算是个好人,自己也下意识的不喜欢,唯一是这个临清,自己不是喜欢或者不喜欢,而是害怕。

  明明他话不多,会回应自己,会帮助自己,可是每次当他看着自己或者对着自己笑,自己没有感觉到什么妖孽啊帅气啊之类的,就是觉得身体僵硬。

  呼,不就是偷偷的说漏嘴,让肖姐姐将你一脚踢下床么,啧啧,一个男人心这么小!

  等我长大了,我就这样这样那样那样!让你给我端茶送水,给我端洗脚水,给我···

  “还不跟上?”

  “啊,是!”

  那个狗腿的人肯定不是我!!

  ······

  肖白呼了口气,看了眼半躺在床上的黄欣,微微皱眉,将临清刚给自己的被子放在地上,从背包里拿出一件外套,就想着在地上将就的过一晚。

  躺在软绵绵的被子上,本想着舒舒服服的睡个觉,可是脑子里却是想起自己关门后,临清敲门给自己送来被子,想起他的眼神,肖白撇嘴。

  在肖白七想八想中,渐渐就要进入睡眠,可是黑暗中却是突然想起一声冷哼,一下子就将肖白的那些瞌睡虫全部赶走了,肖白敛眉抿嘴。

  “哼。”又是一个冷哼。

  肖白看了眼被自己放在边上的剑,手慢慢的从被窝里伸出,放在剑鞘上,只要黄欣有一个不规矩的举动,自己就丝毫不会犹豫。

  “我之前是不是认识你?”黄欣突然这样问道,确实是将肖白给吓了一跳,不过肖白强压下自己焦躁的血液,静静的等待她的下一句话。

  黄欣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尽管什么都看不到。脑子里还有些飘忽,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心思一下子就静了下来,不再想着那些在根据地里发生过的事儿,身子也没觉得往日般的沉重和肮脏,只是说出自己想要说出的话,“总是觉得你看上去很眼熟,是不是哪里见过呀。”

  那种笑容,抿着嘴微微嘟着,喜欢偏头看着东西,说话做事儿总是习惯看着左边儿,这一切的一切,都让她觉得眼熟极了,可是自己可以确定没有见过这么一个人,如果自己见过她,听过她的名字肯定是有印象!

  肖白冷笑,眼睛半眯着,手却是轻轻的抚摸着剑鞘上的痕纹,来回的摩擦,声音温和安抚道,“有么,也许吧,我曾经去过G市住过一点时间。”

  黄欣也不知道有没有听进去,躺在床上一动不动,肖白将剑拉进被子里,冰冷的剑鞘隔着外套,似乎也能够感受到那股冰凉之气席卷着全身,声音也不自觉带着寒气,“早些休息。”

  肖白虽然这样说,却眼睁睁的到了天明,期间黄欣早就睡着了,甚至还发出微微鼾声,这让肖白稍微好过了点。

  第二天

  当临清敲门的时候,很是担心会看到黄欣躺尸在地上,但是开门看到的却是肖白满脸的郁卒和深深的不满,就像是刚刚绕着这个城市跑了好久的马拉松一样的疲惫。

  这让临清觉得不可思议,难得不顾什么礼貌径直走了进去,看到黄欣睡眼惺忪的从床上爬起来,临清皱着眉毛,还以为自己会看到黄欣整个人躺尸在地上,满地的鲜血之类的呢。

  “你特么有毛病啊!大早上的跑进来!”肖白一整晚上都没有睡觉,看到谁都心情不好,特别是看到临清,一想起自己昨晚竟然脑子里出现了他,现在巴不得分分钟砍死他,他竟然还出现了?!

  临清挑眉。

  你要知道,肖白可是别扭属性的人。

  她要是对你笑,那可能不是什么好事儿,但是她要是对你莫名其妙的发火,打你骂你之类的,那么恭喜你。

  所以,想要让肖白喜欢你,简直要让自己成为一个成功的m

  临清难得笑着摊手,走出了门口,看着门外站着的面色不怎么好看的吴玉生,也破天荒的没有去冷嘲热讽或者给他脸色,径直走开了。

  吴玉生看着门内面色不好的肖白,感觉到难堪,虽然肖白什么都没有说,但是肖白就是那么扫了自己一眼,似乎在看一个可有可无的人,连个招呼都不打就想要离开,但是却看到黄欣晃晃悠悠的从床铺上爬起来,伸了个懒腰,在晨光中露出白皙的腰身,这让深知黄欣身体滋味的吴玉生立马就有了反应。

  本是往外的脚尖就要转了个方向,毕竟自己也是一个成熟男人,也是需要成人的发泄。

  黄欣自然知道吴玉生那个小眼神是什么意思,眼睛扫了眼双手抱胸的肖白,心里起了比较的心思,这段时间,出了根据地之后的这段时间,吴玉生明显不爱搭理自己,反而一直在拿着自己的脸在贴着肖白的冷屁股,心里冷笑,但是身子还是努力的展示着自己的身姿。

  肖白无聊的晃荡着脚,既然他们想要在自己面前上演真人秀,他们都有这个贡献精神,那么自己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呢?

  吴玉生一步步的从门外走了进来,手已经开始撩自己的衣服,脚开始脱下自己的鞋子。

  肖白张大眼睛,心里一点羞涩都没有。

  不过实在是可惜,吴玉生本来沉迷在了黄欣的妖娆身姿里,但是眼睛却看到黄欣裸露出来的手臂上明显的针孔。

  一下子就想起在沉闷的车内,她身上带着别的男人的气味,那么糜烂。

  吴玉生连解开的皮带都没有系上,就夺门而出。

  肖白面色无辜的看着面无表情的黄欣。

  “滚!”

  肖白看着用力关上的门,暗暗勾唇。
五十八.补眠的1天
末世嚣宠全文阅读作者:采爝加入书架
  “叩叩”

  肖白嘴里咬着巧克力,走廊里没有人,将最后一块巧克力吞咽下去,敲开了温佳琪和刘卅的门。

  “嘎吱。”

  看着和自己脸色有的一拼的温佳琪,肖白微微勾唇,“方便么?”

  温佳琪一整晚都没有好好休息,就算在刘卅的怀里睡了一会儿,但是梦到的都是之前自己的队友一个个的离自己而去,当看到最后刘卅也满脸是血的倒下去的时候,温佳琪就再也睡不下去了。

  心里也是想着很多,本来想着当晚就去找陈发过来解决这个问题的,但是一向以自己意见为主的刘卅却坚持说不,说不是今晚。

  温佳琪无奈,只好同意。

  “嗯,你等我会儿。”温佳琪勉强露出一个笑容,就转身进门。

  肖白耸肩。

  过了一会儿,温佳琪披着外套就出来了。

  温佳琪径直往边上走去,肖白晃晃悠悠的踢踏跟在身后。

  “你吃了巧克力?”温佳琪停在一个被木板定死的窗户,半靠在墙上,漫不经心的问道。

  肖白耸肩,歪头不回答。

  温佳琪也不想知道这些,手指在那个木窗上巴拉着,问道,“你们什么时候走?”

  肖白靠在对面的墙上,半眯着眼睛,其实还是有些发困着来着,但是实在是不好意思在天亮后继续睡觉,打了个哈欠低声道,“说不定。看看其他人的意思吧。”

  之前一直在赶路,部分原因是因为距离目的地还很远,更多的原因则是因为哪些地方都没有适合居住的屋子,所以才这样一直的拼命赶路,但是现在不一样,就如同昨晚吴桐问的那样,是不是可以在这儿休息一段时间。

  温佳琪点头,“这个地方挺好的,本来这个地方的幸存者算是很多的,丧尸相对就少了,可是因为之前突然出现了很多丧尸,大部分人才不得不北上,所以这个地方的幸存者才慢慢少了,但是留下了很多的物资都没有带走。”

  言外之意,就是劝说让肖白等人在这个地方呆几天,收集物资。

  肖白不置可否的嗯了一声。

  温佳琪咬牙。

  肖白这个老狐狸!

  温佳琪翻了个白眼,狠狠道,“当然,我会带你们去那些我知道的地方。”

  肖白睁开眼睛,眼里带着笑意,“好啊,麻烦你了。”

  温佳琪吐了口气,知道自己这个鱼饲料是放出去了,鱼儿也上勾了,才恢复了冷静,道,“我需要陈发。”

  够直接。

  肖白抬起下吧,嘻嘻笑道,:“难道你喜欢的是陈发那样的”一脸怪笑。

  温佳琪假装没有听到,继续道,“阿卅的脚可能不行了。”就算她已经默认了这样的事实,但是让她自己说出来,还是觉得很残忍,顿了顿,继续说道,“要在他的伤波蔓延到他的大腿之前阻止它。”

  肖白没有开口打扰她说话,将心比心,如果是自己深爱的人也遭遇了这样的情况,自己也许还做不到她这般。

  温佳琪偏过头,假装透过窗子的缝隙去看着外面,其实是想要掩饰自己已经潮湿的双眼,强装淡定道,“所以我需要陈发的医术,和你的药。”

  肖白并不惊讶为什么温佳琪知道自己有药,这不难知道,只要问问吴桐这个小子或者是和其他人聊天,这并不是什么问题,只是问道,“你确定这是刘卅想要的么。”

  在安稳的年代里,一个男人都很难接受自己是个残疾人,更何况是在这个就算是健全也难以保全自己的末世里?!

  温佳琪倔强的抿着嘴不说话。

  肖白知道,这段对话算是结束了,但是自己还是要说,“我是虽是愿意为你服务的,至于陈发,则是需要你自己出马了。”

  温佳琪往前走的步伐并没有停住,消失在了拐角处。

  肖白知道,自己估计是走不了了,回到自己的房子,将床铺收拾收拾,就去睡觉了。

  当晚,肖白难得一次睡到自然醒。

  躺在床上,看着有些斑驳的天花板,身边点着蜡烛,想来有人在自己睡觉的这段时间内走了进来。

  太放松了,竟然让人在自己毫不设防的情况下靠近自己,要是那个人心怀不轨,自己要怎办?!

  肖白爬了起来,打开门,就听到隔壁的房间发出的欢笑声。

  “你们在说些什么的。这么好笑。”

  其他人都围在刘卅躺着的床上周围,说说笑笑,就连一向精神状态不好的黄欣都靠在一边笑着。

  吴玉生一看到肖白进来,立马从地板上站了起来,笑着道,“没什么,大家都在说些自己的糗事呢。”说着,就想要拉过肖白,但是看到身边的黄欣那个嘲讽的眼神,吴玉生稍微一顿,这就给肖白一个闪躲的时间,侧着身子走到黄欣身边的空位,坐了下去,“是么,怎么不叫醒我。”

  临清看了眼肖白,默不吭声的递了一件外套,放在肖白的脚尖旁,黄欣低笑,陈氏兄弟也发出善意的笑声,这让一向自认是厚脸皮的肖白都难免的红了脸,太羞耻了,自己竟然有一天会被人这般笑话!

  肖白狠狠的拉过外套,本想着将外套扔给他,狠狠的对着他的脸给他来一下的,但是想起这样还不如让他冻着,看着自己暖和来的好!哼!

  让他冻死冷死饿死!

  反正她就是该死的!

  吴雨生将这些都看在眼里,心情自然不好,但是自己素来是一个会收敛自己情绪的人,在心里巴不得将临清这个什么都不会,空有一张好皮毛的男人扔到外面去喂丧尸,脸上却是保持着讨喜的微笑,“刚刚陈发说了他自己当初当医学生时候的经历,真是太有意思了。”

  陈发笑着点了点头,吴桐则是一脸倾心羡慕的样子看着陈发,“真是太厉害了,我的志向就是医生呢。”

  不过,可惜了,想来自己的这个志向是没有办法实现的罢了。

  温佳琪没有说话,只是听着,时不时的和刘卅对视一样,眼睛里的默契,不用说话都知道对方在想着什么。
五十九.分别,隔着无数的丧尸
末世嚣宠全文阅读作者:采爝加入书架
    当大家说说笑笑的时候,陈发示意肖白出去说话。

    坐在床上和刘卅说话的温佳琪则是眼角看了眼肖白,笑着继续和刘卅说话。

    “···,所以,我们可能需要在这儿地方多呆几天。”陈发将温佳琪告诉他的事情,都一五一十告诉了肖白。

    “嗯,行,我们也需要休息。”肖白没有异议。

    当晚,肖白将他所需要的药品都放在一个包里交给了陈发,陈发也很有默契的没有开口询问这些东西从哪里来的,随着相处时间越来越久,他就越发失去了要去寻找原因的动力了。

    第二天。

    肖白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正午。

    “姐姐,姐姐,起来起来!”吴桐背着一个背包,穿着不知道从哪里找到的连体裤,激动的推开门,一蹦三跳的上了肖白的床。

    “嗯?”这么激动,想来是找到了好东西了?

    身后紧接着进来的是临清,将门关上,放下身后背着的旅行包,手里还提着一大袋的东西,领着吴桐的后衣领,将他举起来放在地上,离着床上远点,吴桐则是很不满的踢踏着,每次都这样,每次都这样!

    临清一只手按着吴桐的额头,而吴桐则是不停地折腾,但是他的小短手就是够不着,看的肖白直笑,最后捂着肚子下了床,懒得去理这两个逗比。

    “这次就放过你,要是下次你再这样,我就让你和她做真正的姐妹。”临清邪笑的看着他,眼神往下看着吴桐的某个地方,微微挑眉,吴桐扁了扁嘴,马上就要冒出眼泪,临清嗤笑,将自己为肖白带回来的袋子拎走离开。

    开玩笑,自己才不是肖白,对这个毫无关系的兔崽子花什么事情和感情。

    临清刚刚出去,吴桐就收其自己的哭脸,冷淡的提了提自己的裤子,哼,老子的弟弟是你可以威胁的?

    肖白并没有直接去隔壁的房间,而是去了陈氏兄弟的房间。

    进去的时候,开门的是陈林,看着他一脸精神奕奕,想来是刚刚和临清一起出去扫荡了,还搜刮到不少好的东西呢,肖白半靠在门边上,问道,“哎,你弟弟还好么?”

    陈林微微皱眉,想起自己回来的时候看到自己的弟弟半躺在床上,连外衣都没有脱下就直接睡着了,点头,“嗯,只是有些累。”顿了顿,“你找她有事儿?”

    肖白摇头,两人说了些话,肖白就离开了。

    想来,虽然过程艰难,但是最后还是完成了不是?

    如果陈发没有做好手术,想来应该是不会还有什么时间睡觉的吧。

    走到温佳琪和刘卅的房间门开,看到门是开着的,露出一抹的光,肖白动了动手指,但是最后还是没有打开门,背靠着墙,听着里面温佳琪的哽咽声还有刘卅在一边安慰声,肖白感觉到了末世里的最后温情。

    温情。

    “怎么了?”肖白微微闭着眼睛,不去看靠在自己身边的男人,也假装,不去感受他身上传来的热气。

    临清看着阴影处,两个人相互纠缠在一起的影子,心里有着平静。

    在大学的时候就是这样,自己可以在远处看着她一个人坐在图书馆,然后呆一个下午,什么都不想,就那样看着,就算她身边那个时候有着吴玉生。

    现在她已经不再是她原来的模样,可是却有着相同让人安宁的气质。

    肖白吸了吸鼻子,叹了口气,“我已经不期望你能够将欠我的全部还给我了。”

    临清心里一突,似乎隐约知道了什么。

    “既然你的同伴已经找到你了,那么你也是时间离开了。”肖白张开眼睛,黑黝黝的眼珠只看着他,“我想,既然你迟迟不肯开口,那么只好我来说了。”肖白直起身子,从墙上离开,不再让自己依靠着任何人。

    连墙都会倒,沧海都会变成桑田,还有什么是会不变的,还有什么是值得相信的?

    临清也站直着身子,眸子里倒影着的是肖白的样子。

    “不管你居心是什么,不管你想要得到什么才留在这边,我们就在这儿分开了。我想,你的朋友也会是等你等的不耐烦了吧。”肖白突然想起那天初次见到临清时候的样子,那时候的自己对这个人的印象是什么来着?

    优雅,尊贵。

    可是之后的呢。

    从一个本应该站在人类顶层的他,最后和自己一样,为了生存而忙碌,为了吃的而不停的奔波,为了活命而一直寝食难安。

    肖白这般想着,鼻子就有些酸。

    傻姑娘啊傻姑娘,之前你是笑话着那些女人被男人骗了一次又一次,一个男人又一个男人,现在呢?

    嗯?

    一个吴玉生还不够么?还需要一个临清来考验自己么?

    趁着现在自己还没有执迷不悟,出来还是来得及,在z市的根据地里安稳的过着自己的小日子,要么找一个自己喜欢的肌肉男,不用花太多的感情,只需要一个人陪着就好,要么以后领养几个没有人要的小孩子,不需要多漂亮在,只需要是个开朗点的,懂事点的,能够给自己养老送终就好。

    所以,最后自己身边站着的那个人不会是吴玉生,不会是临清。

    临清看出了肖白的故作轻松,但是也也想起了来找自己的人,从几十人的大队伍,到找到自己为止,只剩下了七八个人不到,想起来还需要自己照顾的父母。

    “你什么时候走,别来告诉我,想走就走。反正以后也见不到面的。”肖白皱眉,似乎想起这次一别,自己就再也见不到这个俊美无比的男人,有些憋闷。

    临清一直没有说话,直到肖白离开,消失在走廊里,他都没有说话,也没有动弹。

    “如果喜欢就告诉她,你可要知道,”一直半开着的门突然传出一个女音,温佳琪站在门内,“分隔两地,很可能就是最后一面了。”

    临清挑眉,不置可否。

    最后一面么?

    只要她的目的地还是z市,那么,这就不再是最后一面。

    在这栋房子不远处的一个年轻男人打了个喷嚏,“哈气,到底是谁在骂我。”看了眼自己身前摆着的已经吃了大半的香肠,揉了揉肚子,笑嘻嘻的感叹,这个地方的女人真是好,又美丽人又好,还问自己是哪里来的,真是好运的一天啊,找到了临清少爷,还遇到了个美人,不过,那个美人似乎叫肖白?

    真是个怪名字。

    ...

    ...()《末世嚣宠》仅代表作者采爝的观点,如发现其内容有违国家法律相抵触的内容,请作删除处理,的立场仅致力于提供健康绿色的阅读平台。【】,谢谢大家!
六十.冤家
末世嚣宠全文阅读作者:采爝加入书架
  第二天,肖白起来的时候还看到了临清,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他,就径直擦肩而过,进入了温佳琪的房间,约好了今天要和陈发一起,帮助他将刘卅的废腿给锯掉。

  过程之残暴之血腥,让一向是见惯了那些杀杀打打的场面的肖白,都不得不承认,当医生实在是太伟大了!

  陈发眉头不皱眼睛不眨,认真的处理着他的废腿,突然庆幸在最后时刻温佳琪还是无法清醒着看完整个手术而选择了离开,否则对她而言实在是太痛苦了。

  肖白什么都不会,陈发摆着的那些医疗用具完全不认识,只能在他留下汗滴的时候帮忙擦,在他说是第几把刀具的时候递上去,如此而已。

  奋斗的只有在尽力的陈发,和在昏迷的刘卅。

  ......

  嘎吱。

  温佳琪听到对面门打开的声音,慢慢的抬起来头。

  一抹光,洒在她疲惫的脸上。

  与此同时

  “呐呐,少爷少爷,你终于想通了!”流光兴奋的背着背包,绕着临清上下的蹦跶,也不管临清的表情是如何。

  临清抿着唇,看了眼靠在墙上的男人,眼里闪过一抹不悦。

  那个男人脸上带着一块从下巴到耳根的疤,脸上带着明显的无可奈何,拉着流光的领子拎到一边,邪笑道,“还是你想通了?想要贡献你的屁股了?”

  流光脸立马大红,发现周围的其他人都在笑,就连少爷也看着自己,反身扑到刀疤脸身上一顿撕咬,“啊啊啊,旗云你个混蛋!!!你**!”

  旗云看着流光红彤彤的小脸蛋,还不到自己下巴的身高,十分迅速的在他的脸上抹了一把的豆腐,挑眉一脸色笑,“那你啥时候让我变成名副其实的**啊?”

  流光感觉自己的小屁股遭到了赤果果的威胁,立马菊花一紧。

  周围的人都在大笑,流光一直都是活宝,让这个死亡满途的末世多了一些的生气。

  临清一直在看着那栋三层楼高的大楼,突然心思一动,打开了自己的背包,看到里面突然多出来的半盒子弹和满满一包的饼干和香肠,会心一笑。

  真是个口不对心而又傲娇的女人。

  “出发。”

  临清转身,一脚就蹬上了一辆路虎,流光和旗云互相打闹的上了车,三辆山地路虎沿着丧尸少的街道,离开了这儿。

  “你在吃什么?”开着车的旗云斜眼看着副驾座的流光嘴里不停地动着,奇怪的问道,顺便将一直挡在路上的丧尸给撞飞了,那个丧尸缺了腿脚躺在地上还仍然张着嘴巴向车离开的方向伸手。

  流光一听,立马将剩下的香肠全部塞进最近,赌气的看着窗外,虽然没有什么好看的玩意儿,还都是丧尸,但是总比这个坏旗云的那张破脸好看的那么一丢丢。

  旗云眼睛贼亮,假装惊奇道,“哎哟,是香肠啊,那些都是加工过的,我这有纯天然无污染的,你要不要试试?”说完,眼睛还往自己下面看去。

  流光眼睛都被欺负红了,立马就想要说话,可是嘴里的香肠鼓鼓的,一下子就像是脱肛的野马似得冲着旗云的脸而去。

  “啊啊啊,我的香肠!!”妈蛋,都贡献给了他那种臭脸!

  当然,旗云的脸也好看不到哪里去。

  一直闭着眼睛的临清半睁开眼睛,看着流光一直握在手里的香肠包装袋,终于找到了那个出卖自己的猪的队友了。

  “好吃么?”

  流光正在暗地里死命的踩这个臭不要脸的脚,就听到少爷开口说话了。

  阿列?

  “好吃么,我说。”

  发现自家少爷看的是自己的手,立马献殷勤道,“啊啊,这是一个好看的女人给我的,人好吧。”说完,还从自己的书包里拿出剩下的一根,递给临清,对着旗云则是挑衅的一看。

  临清一扫。

  果然,和自己背包里的那整整一个包都是一模一样的。

  流光嘟囔着,“不过,现在想想,那个小姐怎么看上去都很眼熟啊。”

  歪了歪头,唔,自己是不是在哪里见过呀,但是总么想不起来了捏?晃了晃头,算了算了,反正好坏好坏的旗云一直在说自己脑容量不足。

  看着憨笑的流光,临清下意识的触碰了自己的背包,无声的叹息,算了,反正迟早会见面的,自己则是要在下一次见面的时候,更好的保护她。

  至少,不再让她站在自己的前面。

  .......

  吴桐觉得很奇怪。

  到底在自己睡午觉的时候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刘卅哥哥的腿瘸了,可是刘卅哥哥和温佳琪姐姐却很高兴呢?

  还有........

  “肖姐姐,临清哥哥呢?”

  一觉醒来,为什么临清哥哥不见了?

  明明自己一下午都缠着肖姐姐,可是还是没有看到他凶巴巴的放着冷气将自己的领子给提起来呢?

  肖白正拿着剪刀收拾自己的头发,手里的动作没有停顿,平淡道,“走了。”

  吴桐双手支着下巴,歪着头,奇怪的问道,“他一个人走了么?为什么不和我们一起呢?”

  躺在床上的黄欣一脸萧瑟,浑身颤颤发抖,在冒着冷汗,一直咬着牙努力让自己不发出声音。

  “因为他有需要离开的理由。”肖白看着小镜子里的自己,一直引以为豪的理发技术这次却颇为让自己不满意,莫名的让自己心烦气躁,发现这个死孩子还有问题要问,立马用对付孩子的万金油回答,“等你长大你就知道了。”

  所以,你现在就能不能不要再继续十万个为什么了!

  吴桐扁了扁嘴,作为一个好奇心十足的小孩子,最最讨厌的回答就是这个了!

  听着吴桐离开的脚步声,肖白心塞的放下手里的剪刀,心里暗暗吐槽,之前你们不是还各种斗争么,你不是还各种的讨厌他么,甚至还在饭前祈祷他会这样这样那样那样的么!都说女人善变,心不易懂,你一个小屁孩也完全超越了女人好么!

  听着一阵牙齿上下抖动发出的咯吱声,肖白皱眉看着不断抖动的床铺,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最后只是站了起来离开。

  最后还是停在了吴玉生的门口,回头看了眼被自己关上的房门,肖白眼里复杂,敲响了门。

  “是我,想谈谈黄欣的事儿。”
六十一.如何渡江一
末世嚣宠全文阅读作者:采爝加入书架
  在那栋小公寓整整休息了十天,肖白为了大家不会死于安逸,在刘卅习惯了陈发为他特意准备的木头义肢后,一行人开始前进。

  失去了临清,加入了温佳琪和刘卅。

  所以,现在变成了温佳琪,刘卅和陈林一辆车,黄欣和吴玉生一辆车,肖白,吴桐和陈发一辆车。

  这样安排的原因很简单,因为....

  “肖姐,你就不想去学车么!!”吴桐手里拿着一根木棍,对着一个丧尸的腹部就是一个棍子,因为身高不够的原因,所以只能击打不痛不痒的腹部。

  肖白手里拿着剑,迅速的对准一个丧尸的头就是一劈,将一个正在靠近的丧尸踹开,因为肚子已经腐烂,所以肖白的脚在收回来的时候带出来不少的腐肉,看也没看,往前走了一步,补了一刀,看着中间挡在路上的丧尸少了很多,长臂一挥,“回车上!”

  众人也不念战,且战且退,一个个动作迅速的回到了车子,而行动尚未灵活的刘卅则是在车子里等着,手里拿着肖白给的匕首,看到陈林等人回来,松了一口气。

  “走!”

  之前在经过这儿的时候,这里的丧尸很多,因为这儿出省的必经之桥,所以在丧尸爆发后的一段时间这里堵塞了很多的人,也导致丧尸在这儿大范围的爆发。

  根本无法通行,所以肖白决定快速的结局一部分的丧尸,在其他丧尸尚未到来之前,所以才有了刚刚的行动。

  在开过一段高速之后,肖白就看到了滔滔不绝的江水和横架在江水上方的长桥。

  肖白坐在副驾驶座上,从胸前拿起望远镜,一会儿之后,放下望远镜,脸色冷峻,拿起挂在后视镜的对讲机,说道,“停车,休息。”

  “收到。”

  “收到。”

  开在最前面的是吴玉生和黄欣的大货车,接收到肖白的信息,立马停在了路边上。

  车里都留着一个人,谨防什么突发情况,随着在末世里的一天天的过去,整个队伍里也分工明确,大家都按照在队伍里的位置而做着自己应该做的事情。

  肖白将地图摆在地上车盖上,指了指z市,道,“我们的最后目标是这个地方,可是我们在这个地方。”指了指省边缘,“我们必须经过那座桥。”肖白转身指了指身后的那个跨江长桥。

  陈林没有意见,自己和陈发都是跟着肖白走的,自己是没有想过要去那儿,点了点头,“嗯,行!”

  吴玉生则是皱眉,但是没有说出口,自己一直有一个困惑,但是一直没有机会问出口,那就是······

  “你为什么一定要去z市?”温佳琪突然开口。

  吴玉生看了眼温佳琪,发现她盯着地图上的那个不大不小的省份,点了点头,这也是自己的问题,从见面的第一天开始,似乎她的目标就很准确,为什么!中华这么多的省市,她似乎就看准了z市。

  肖白咧着嘴,露出小白牙,“因为我喜欢。”

  反正我就是这么任性!

  认识她最久的陈氏兄弟则是笑着摇头,对于这样的回答一点都不奇怪,如果是肖白想要说的事儿,你不问她都会主动告诉你,但是她不想回答的事儿,你就算是一直问一直问,她最多只是告诉你一个毫不费脑子的答案,反正你也不信,那么你们就别问。

  温佳琪认真的看了眼肖白,发现她虽然在笑,但是眼睛里似乎有些东西在沉淀,稍微放下心,她突然想起了自己在学校时最后一次见到她时,关于那个木桶的事儿,心里一直觉得这个事儿怪异的很,可以却说不上来,只好点头,“那行,你喜欢,我也喜欢。”

  肖白捂脸,“不要爱我,我不喜欢女的。”

  吴桐没有听他们说话,自己是小孩子,听了也没有什么用处,安安静静的给他们把风,一边啃着之前扫荡来的东西。

  吴玉生沉默了一会儿,突然问道,“那么我们怎么过桥。”

  肖白摇头。

  要是只有自己一个人,那么这是分分钟的事儿,可是自己还有这么一大堆的人要带,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的开始,这些人默认自己为首领,自己的决定就算他们不了解,也是选择服从,那么,自己就不能不去管他们。

  “有两条路,一是桥,二是江。”肖白收起地图,走到一边看着不远处奔腾而去的江水,心里一叹,其实只有一个选择罢了。

  陈林抓了抓头发,有些烦躁,“这么说来,不管怎么样我们的车都过不去了?”

  的确,这也是让肖白是很困恼的地方,他们这么多人,要是没有车以后的路怎么熬过去,可是要是坚持开车,那么桥上停着的那么多车有该要怎么解决。

  肖白叹息,挥了挥手,将地图塞进背包,说道,“现在说这么多都是没意义的,我们靠近点,看清楚具体情况再讨论。”

  陈林毫无意义,吴玉生点头,一行人就各自的回到车子上,各自开始吃午饭。

  吴玉生上了车子,却发现自己的背包里的东西凌乱的摊在车内,而始作俑者黄欣却是真个人抱成团,缩在一起浑身瑟瑟发抖,见到吴玉生上来,慢慢抬起头,咬着牙问道,“是不是你!把我的药给收走了!”

  “给我药!”黄欣此时就像是丧尸一样,红着眼睛,完全不是一个活人该有的面部表情。

  吴玉生就察觉到了不对劲儿。

  那天,肖白出人意料的来找自己,不是谈情说爱,不是将未来的进程,却是在聊天关于黄欣的毒瘾的事儿,当晚,自己趁着黄欣不注意,将她剩下的粉末一半都悄悄拿走了。

  可见,她其实是知道的,想来也是要戒毒,但是看她如今的样子却是无法继续忍受了吧。

  发现吴玉生无动于衷的靠在门边上看着自己,黄欣此时什么都没有想,什么骄傲高贵,什么不能低头,现在只是觉得浑身不舒服,好难受好难受,他明明有办法让自己不难受的,为什么不帮我!

  浑身都没有力气,可是黄欣还是向吴玉生伸出了手,甚至试图去巴拉他的衣服,“求求你,我好难过,我好难受啊!”
首页789101112131415161718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采爝所写的《末世嚣宠》为转载作品,末世嚣宠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末世嚣宠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末世嚣宠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末世嚣宠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末世嚣宠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末世嚣宠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