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都市言情小说 > 少帅霸宠悍夫人最新章节 > 少帅霸宠悍夫人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第三十二章 死鬼来访
少帅霸宠悍夫人全文阅读作者:晓月清风加入书架

“杀了他们,该死的,竟然敢污蔑我们的督军大人会谋反?我看他才是真正想谋反的人吧?”

“不要放过这种危言耸听的家伙,快砍了他们。”

“圣明的大帅,明察秋毫。”

倪欢欢一来到人群中,各样的声音就传进了耳中。她恍然一路上听见的有人说什么诬陷督军的人,就是他们吗?

是萧城主一家人?他们这是要干什么?砍头?这个词一蹦进脑海中,倪欢欢不由得全身一抖。

怎么可能?几天前他们才刚刚见过,城主大人不还刚娶了新娘子吗?怎么转眼间就要被满门抄斩了?

萧清让,这个俊朗的少年闭着眼跪在台上,一言不发,也不睁眼看着下方谩骂的人群。好像已经不在乎生死,好像安然接受了这个结果一样。

他的这份淡然已经超出了他的爸,箫泓启一夕间好像老了十几岁,两鬓斑白,脸色蜡黄。

箫泓启不甘心,这时候想要愤然反抗,奈何身体被刽子手牢牢地按在地上。不知为什么,他也无法大声喊话,只是一脸决然冷酷地挣扎着。

大部分人在哭喊,放声大哭大叫。

这样被连累的砍头是让他们所料未及的,即使真的无辜,但却与城主府有着各种关系而无法逃脱,只能被按在这里等待着命运的终结。

连奴仆都不放过。

“时辰已到。”

行刑官看了眼天色,在后方大喊了一声,抽出一枚杀无赦的令牌无情的扔到地面,发出啪的一响。

倪欢欢有些惊恐地看着刽子手们一个个缓缓扬起钢刀,刀锋下顿时有人嚎啕大哭,颤颤发抖,千形百怪,却都是面对死亡最直白的表现。

独萧清让,不过一个少年,淡然得有些让人惊诧。

噗嗤……噗嗤……

刀起刀落,头颅飞滚,血流成河……

撕嚎哭喊刹那间停止,倪欢欢蓦然呆住,看着台上百余个无头尸体,脸色一片苍白。身边开始有人忍不住干呕起来,她胃中也跟着翻滚,腿颤抖个不停。

终于是忍不住,她哇的一声狂吐起来,那种源于灵魂的恐惧将她所笼罩着,情绪激动的得难以控制。猛地转身推开众人逃了去。

她这一举动,让站在不远处的钱多多为之一愣,直直地盯着她跑开的背景。她?怎么会来这里?

“八爷,我去看看?”邱寒善解人意得发表意见。

钱多多俊眉一蹙,冷哼一声:“不相干的人,不必管她。”

“是……”

“回府。”一瞬间没了所有心情,脑海里只有那个死丫头苍白着脸跑开的场景,她一定是吓惨了吧?

该死,一刻也不能消停地呆在家中,竟然跑到这里凑热闹……心情无比压抑与恼怒,冷哼一声,钱多多拂袖而去。

倪欢欢磕磕绊绊地一路跑回家中,就连钱多多的画像从怀中飘飞出去都不自觉。她实在是太震惊了,上百个头颅同时落地的那一幕荤绕在脑海中挥之不去。

好像个噩梦折磨着她,太恐惧。

巷子的拐角中走出一个全身笼罩在斗笠里的人,弯腰捡起地上的画像,片刻后收在袖中,转身又隐入人潮之中。

宅院。

空荡荡得有些阴森,倪欢欢独自躲在被窝里又惊又怕又饿,怎么也睡不着。忽听院中的大门咯吱一声响,她浑身一个机灵,在被窝中的眼睛登时睁得溜圆。

她竖起耳朵不但听到自己砰砰乱跳的心跳声,还听到渐渐清晰的脚步声……

一步,两步地在接近她的卧房。

是,是谁……

“当,当,当……”

门突然被敲响,倪欢欢瞬间被冷汗浸湿了全身。

这么晚了,是谁来敲门?正惊恐颤抖着,敲门声再次响起,不急不缓得传入她耳中。

难道是叔叔?

这样一个念头突然窜进了脑海中,倪欢欢扑棱一下从床上蹦起,连外衣都来不及披上,跳下榻,径直冲过去拉开房门。

眼前白影一晃,定睛一瞧,竟是她今儿个丢了的那副画像……

欢欢一愣。

下一刻,画像一点点下移,露出持画人的脸孔。

正是白天才见过,在她脑海中一刻抖挥之不去、无比的熟悉的脸——萧清让。

那人见倪欢欢浑身一僵,两眼惊恐的瞪着,扯开嘴角轻轻的一笑:“姑娘,这画像是你丢的吗?”

“鬼,鬼啊啊啊啊!!!……”

空寂的房间内,倪欢欢扯着嗓子蓦地大吼一声,接着腿一瞪,直愣愣得吓昏了过去。

***

当倪欢欢在醒来的时候,天色还没有亮。昏黄的烛光一摇一拽,将她的影子映在地上飘忽不定。迷蒙底坐起身,一眼见到身后不远处的桌子上坐了一个少年。

她瞪大眼睛惊呼一声,抓着被角嗖地缩进了床榻的角落里。

“你醒了?”

少年的脸色苍白得像鬼一样,他看着倪欢欢道:“你不必害怕,我不是鬼。”

“那,你,你是什么东西……”开什么玩笑?自己白天可是亲眼亲眼看到你的头颅飞跃而起。

“我自然是人,活生生的人。”

萧清让站起身,大步向她走了过来,手里还拿着她绘的那张画像。

倪欢欢瞥了眼萧清让投在地上的黑影,心下放松了少许。却又突然想起两人初见时,自己是一身男装,而且还换了一副脸孔,他没道理会认出自己。

可眼下出现在她的房中是为了什么呢?

“你,你到底要干什么?”

“姑娘,我不是恶人,只是白天见你拿着这幅画像四处寻人的样子,想问你与这画中人是什么关系?”

“你问这个做什么?还有,你爸他们……”都被满门抄斩了,你怎么还活生生的站在这里?

“台上的是替身。”一提到砍头的事情,萧清让神色忽然间冷厉起来,说:“不瞒姑娘,我爹是被冤枉的,我们萧家百余口人就那样断送刀口之下,实在不甘……”

“冤枉?”倪欢欢没多吃惊,好像自己的心中浅浅的就有这种意识。

“没错,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我爹一心为大帅操劳,最终却落个满门抄斩的下场。我是家中唯一一个逃出来的活口,我要查出真相,还我爹在天之灵的青白,严惩诬蔑陷害之人。”萧清让冷冷得说。

倪欢欢忽然想到了什么,不由得心虚:“你,你跟我说这个做什么……”

“这画中人就是这件事的关键证人之一,我需要先找到他,姑娘能帮我吗?”萧清让满含期待得看着倪欢欢。

倪欢欢愣了一下,这事太突然了。

钱多多也和这件事情有关?真让她猜对了,去参加萧城主的婚宴只不过是一个掩饰的借口,他真正的目的……

“他突然就失踪了,我也在找他。”倪欢欢说:“我和他没什么关系,只不过是他一千块钱买来的……下人。”

萧清让眉头一皱,孤疑地打量了一眼倪欢欢。

第三十三章 回到滨海
少帅霸宠悍夫人全文阅读作者:晓月清风加入书架

“怎么?你不相信?”

“不,只是想姑娘你不要误会,我没恶意,只是一心想洗清我萧家人身上的罪名罢了。如今我已是丧家之犬,需要改名换姓的过着躲躲藏藏的日子。在下见姑娘为人正直,今天见到抄斩的一幕不但没有与别人一起咒骂,反而含泪离开……”

她那眼泪是吓出来的,倪欢欢没多做解释,已猜出他的意图:“你放心吧,我不会将你的身份暴露出去的。”

“那在下就谢谢姑娘了,如果姑娘联系到了画中的这个人,还请姑娘能通知在下一声。”萧清让伸手递出一张纸条:“上面是我现在藏身之地,还望姑娘谨慎收好。”

倪欢欢讷讷地接过写有地址的纸条,然后看着萧清让给她施了一礼,转身离开了房间。

她愣了好一会,这个人就这么相信她?甚至连住在哪里都留给她了,难道不怕自己告密抓了他吗?

低头看着纸上清晰的字迹,心想也许这是个假地址,他就是为了试试自己会不会告密吧?要真是这么,他可能就想多了,倪欢欢如今奉行了事不关己的原则,绝没有要多管闲事的心思。

况且,这件事情要是真与钱多多有关系,只怕她也逃不了干系。调查来调查去,别把自己兜进去了。费力不讨好的事情她不会做的,萧清让能否为他家族洗清冤屈,还是看他自己的本事吧。

想到这,随手将纸条扔在了桌子上,再不去看。

倪欢欢的日子过得有些颓废了,一个人住在小院子里,用钱多多留给她的那些钱,整日除了吃就是睡,剩下的事就是练习绘画。

她笔下的功夫大有进步。

时光匆匆而过,转眼间冬去春来,大地复苏,名花垂柳,一派欣欣向荣。

天气暖和了,她也不再只是窝在家中,逐渐开始往外跑。蹲在墙角街边踩景,画下民间的一幕幕真实生活韵味。

这期间,萧清让又出现过两次,每次都是伤痕累累得跑到她这里来避难。倪欢欢好吃好得供着他,待伤好之后,这个人就神出鬼没地消失了。

他已不在是曾经那个高高在上的少爷哥了,如今孤零零一个人,性子也逐渐变得冷漠。

钱多多这个人好像人间蒸发了一般,她多次打听无果,也就放弃了。

毕竟两个人没有丝毫的血缘关系,唯一的牵连不过就是那一千块钱而已。至于曾经生活在一起的那些美好的记忆,也许只是她一个人的自作多情吧。

她的笔下不再描绘钱多多,有关他的一切也都被她藏起来压在箱子底了。时间久了,现在要让她去画他,只怕已经记不清他的模样了。

不得不承认,她的记忆没那么差,只是其中有刻意的成分罢了。

夏季的时候,抱柳城的景色优美,漫山都是开的鲜艳的牡丹花,走在大街小巷都是一股浓郁的花香气。

这年,萧清让突然一连消失了好几个月,有时候想起他,倪欢欢不由得怀疑这个男子是不是遇到了什么意外,已死在了外面了?

她也试图找他,却怎么也联系不上。

看着窗外淅淅沥沥的小雨,倪欢欢从彩墨宣纸中抬起头来,轻轻放下笔,目光有些飘忽不定。

离开家乡就快整整一年了,爸妈一定“想”她了吧?忽然格外的怀念那碧海蓝天的滨海,有种冲动恨不得插上翅膀飞回去看一看。

这样想着,第二日她已是背上了小行囊上路了。

骑着一匹黑白相间的马优哉游哉地向滨海而去。倪欢欢自知一不会武功的姑娘人在外,定会遭人惦记。

所以早早就换上了一身男装,这样就避免了一些有心人的窥视。

不过,即使这样,她依然不敢大意,每日太阳还不落山,她就找个客栈住下,天一亮准时出发,坚决不住慌外,以免发生不测。

一路而下,不免想到一年前的场景,那个男人带着她徐徐而上。

时间过得似乎格外快,她本就是个懂事的姑娘,一念间经历的也不少,这时候虽是个不满十四岁的少女,但心智上已有十六七岁的样子了。

呵呵,老成了。

在进入滨海境内的时候已是两个月以后了,在这里,她可以支配钱给她认为所需的人。

一帆游船,她站在甲板上吹着咸凉的海风,心中五味杂陈。

脑海中一会浮现与钱多多一起遭遇暴风雨的场景,一会浮现爸妈出海前微笑对她挥手的场景,两两相交,让她心绪瞬间跌落了下来。

几滴泪被风吹散,落进了海水中。

临海,她曾经生活了十几年的地方。一步一步走在熟悉到几乎刻进脑海里的街道上,看着那一张张熟悉而又陌生的脸孔,她感觉是无比沉重。

故乡留给她的不是怀念,只有承载了她难以磨灭的伤感,因为爸妈永远的留在这里才让她不得不回来看望他们。

他们曾经住的房屋已经换了主人,是一对年轻的小夫妇,还有一个咿呀学语的婴孩。

倪欢欢站在不远处的一颗大槐树下,静静得望着那和谐的一幕。

丈夫端着碗微笑的喂着女人怀中的小不点,那宠溺与关切的目光,与她的爸妈曾经投注在她身上的一样。

祝你们幸福。

爸妈,你们在远方也一定会幸福的,对吗?

他正准备要离开,忽然看到两个五六岁的孩子跑了过来,三下五除二的地就爬上了她身后的那颗有些歪脖的老槐树。

记忆中,爸妈离开后,没有人知道她是多么的急迫而渴望死亡的光临,好让他们一家人得以团聚。

后来想着娘在梦里哭得泪人似的劝自己,自己也不能让她失望了。

随后又有几次,她不甘心得将刀悬挂在树枝上,然后自己站在刀刃下,在让别的孩子骑在树上拿小刀割绳子,她想这样自己的死就不算自杀了吧?

因为在滨海流传着一个传说,凡是自缢而死的人,死后都要下地狱,不得见自己生前的亲人。

结果被那孩子的家人看到,好一顿将她打。说什么唆使他家的孩子当杀人犯,说没见过她这样想找死的,说既然她想死,干脆就踢死她算了。

这一听,当时的她顿时没反应了,乖乖地等着被踢死。

结果呢?

结果是她现在还好好的活着,那些人都太胆小懦弱,不敢杀她。见过有人苟且偷生的,没见过有人这么想死的吧?

一年以后的今天,她再次来到这棵歪脖树下,想起这件事情,都不知该怎样去形容那时的心情。她是个极重感情的人,且还是个依赖感极强的人。

她经不起孤单,经不起分离,更经不起生死分离。

所以,那时候她就用小脑袋瓜想出这唯一的捷径,只有死,死了才能不伤感,才能不孤单,才能不必经受分离。

只可惜,她越逃避什么就越要经历什么,似乎是上天对她的一种试炼。

先是爸妈的离去让她遭受巨大的打击,其后好不容易遇到了一个可以让她依赖的人,可那个人却三番五次地不辞而别,最后将她独自丢下,让她感受被抛弃的可悲与孤独。

第三十四章 灵感突现
少帅霸宠悍夫人全文阅读作者:晓月清风加入书架

当夜,倪欢欢在临海的一间小客栈内住了下来。

她做了一个噩梦,准确的说,这个噩梦曾经困扰了她不知道少个日夜,折磨得她寝食难安。不过,自从离开了临海她就再也没有做过这个梦。

可是,现在一回来,却好像逃不掉的梦魇,又找上门来了。

梦中的境况就好像发生在上一刻,鲜血淋漓地呈现在眼前,她望着紧闭着眼睛已经没有呼吸的娘,傻傻得笑。

然后拿起碎了的碗茬割开白嫩的手腕,她感觉不到疼痛,看着鲜红的血液簌簌地从手腕流出,想就这么把自己窝在娘冰冷的怀里沉沉睡去了,或许这也是一种幸福的归宿。

倪欢欢在临海住了足有一个月,直到入秋了她才离开了这里。沿途而回,又是两个月一晃而过。

抱柳城内寒风阵阵,已要进入初冬时节。

离开了半年的宅院,再回来的时候没见到烟尘滚滚,干净的好像是时常有人打扫一般。

倪欢欢觉得这应该是萧清让的杰作了,只是不知他今天还会不会回来。

一番的整顿,她上街买了许多的食物储存,打算未来一段时间不会再出门了。因为这次的外出她有许多感悟,想将心中所惦念的一些东西画在纸上,免得久了自己再忘记了。

晚餐,她准备了一顿反丰盛的美食,等了许久也不见萧清让来过,她无奈地独自吃了,算是为自己接风洗尘吧。

就这样,冷冷清清,孤孤零零地一个人生活在这里。

她每日除了画画还是画画,记录了这半年来的点点滴滴,丝毫不放过每一个细节,统统展现在纸上。

当抱柳城迎来今冬的第一场雪时,萧清让也神奇地出现在了她的面前,笑呵呵地说了声:“欢欢,生日快乐。”

一瞬间眼眶湿润了,倪欢欢惊讶得看着萧清让:“你怎么知道……”

“你无意中说过一次,我记下了。”

那张少年的脸上有明显的风霜与疲惫,不知是从哪里赶回来为她庆祝一场生日的。

除了爸妈,再没有人记得她的生日。

一整年了,她第一次欢欢喜喜的露出开心的表情。

一顿饭,两人吃得极为开心,倪欢欢问:“你这段时间都去了哪里?整个人都消失了,你再不出现,我就以为你死了呢。正想着找个算命先生给你卜一卦,好择日替你收尸呢。”

萧清让气得一瞪眼:“你这丫头,就不能盼我点好吗?”

她吐了吐舌头,俏皮一笑:“这样就生气了?以前你的抗击打能力不是很强的吗?”

“铁汉也有柔软的时候。”萧清让哼了一下,看着她那张越发清秀可人的小脸欲言又止,最后还是将心中的想法尽数吞了回去。

倪欢欢没发现他的异常,追问道:“你查的怎么样了?就快一年了,还没有丝毫线索吗?”

一提及自己灭门一事,萧清让瞬时恢复了那个冷冰冰不近人情的模样。

倪欢欢知道他心中有恨,特别是越查不到真相,越着急,这样心态也容易扭曲……

她有种亏欠的感觉,总觉得他们家的惨案和她是有那么点千丝万缕的关系。

但是倪欢欢却不打算将这件事情说出来,因为她怕萧清让一激动了将她一劈两半……

“对方的力量与涉及的范围太广,论阴谋我斗不过他。”

他还要东躲西藏地不能暴露身份,否则一碟通缉令下来,那么全列柳城的追兵都会将他丧家之犬一样追着打。

“都说官官相护,你朝中无人,根本打通不了关系。不过,我想这世上总会有一个清廉的父母官为你洗刷冤屈的,你千万不要做傻事呀。”

尽管她知道,督军在这个地方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再大的父母官好像也扳不倒他的吧。

而且见列柳城对这个督军的评价,年轻有为,一心为国,汗马功劳。几乎不论男女老少,都对他追捧不已,按受关注度几乎超过了他们的大帅了。

萧清让做什么自然不会告诉倪欢欢,不过听到她的关心话,心中却也是一暖,为了不让她担心,他果断转移了话题。

“瞧!我给你带来了什么。”

说着,萧清让从怀中取出了一样东西,霞红璀璨,晶莹剔透。原来是一块只有拇指大小的血色石头,玲珑可人,让她一见就有爱不释手的感觉。

“这是什么?”她惊喜地接过,玉石上还有他的体温。

“送你的礼物。”萧清让微笑着说。

“啊?无缘无故的送什么礼物呀?”看着好贵重,她可要不起,连连摇头推脱。

萧清让说:“你别跟我这么见外,在你这叨扰了一年,总该有些谢意的。”

实则是那天他在无意中看到一个玉石店内卖这块红宝石,让他一眼就想到了倪欢欢,不自禁就觉得这宝石与她很相配,当下就买了回来。

“你也不时常在这,叨扰什么?别客气了,你收回去吧。”

倪欢欢还不肯收下。

但萧清让的执着却让她感觉自己有些太矫情了,最后笑了笑,果断将玉石收下了。

一顿饭吃得很开心,两人聊了许多事情。不在一起的这段时期的大大小小,或惊险或搞笑的事情,放在一起相谈。

当萧清让走的时候已经是后半夜了,天色已晚,倪欢欢不便留他,就任他消失在了黑夜之中。

这一日,倪欢欢十四岁了。

清晨,她独自煮了一碗长寿面,吃得热泪盈眶。

因为她想到了那句话,儿的生日娘的苦日。

娘当年生她的时候是不是遭受了很多的罪呢?可惜,她再也没有机会去孝敬娘亲了……

伤心的情绪将她笼罩了许久,待完全走出这个阴霾的时候,已经是五日之后了。

那天,阳光正晴朗,温煦的阳光伴随着清凉的和风吹着她凌乱的发丝。她站在城中的西坏桥上踩景,看着桥下碧蓝的河水投影出天的色泽与她的身影。

她望着河面上折射出的自己,那模样已生得更加俏丽了。一身男子装扮,清俊的容颜衬着那痴迷的目光,竟然让过往的少年少女都忍不住驻足,向她投上那么几眼。

就在这时,脑海中突然有什么极速划过,倪欢欢蓦地惊醒,那一丝念头险而又险的被她牢牢抓住。

可一转身,倪欢欢就急了,灵感来的好不容易,可她只身在外,手边无纸无笔,急得她一头冷汗,生怕忘了那丝感觉。

急中生智,倪欢欢随手捡起一块石子,在青灰色的大理石桥面上刻画了起来。她一定要画,而且一定要画得好。

从日中到黄昏,西环桥上的人流已是水泄不通。一大群男女老少围成一团,鸦雀无声地望着场中央那个一脸执默、低头默默刻画的“少年”。

第三十五章 山水刻图
少帅霸宠悍夫人全文阅读作者:晓月清风加入书架

倪欢欢已经完全投入到了最后收尾的关头,随着天色的一点点暗沉下来,光线难辨,她的眉头就皱得更深了。

这时候,那青葱般芊细的手指已经是鲜血淋漓,手中拿着那个小石子也快被桥面磨没了。

桥上的过客看着这个“少年”将一副雾气氤氲的水下世界刻在桥面上,各个心中震惊不已。这是什么样的画工?竟然将水的意境描绘到这么个地步。

要不是石面上除了单调的灰色再也绘不出别的颜色,只怕他们这时候的震撼会更深刻。几乎细致到以假乱真的地步,让他们有种这时候就置身在水下世界一般,呼吸都缓慢到几乎要停止了。

有人见倪欢欢因着他们挡了光而皱眉,各个都很有自觉地将西方日落的一面留给了她。

倪欢欢眉毛舒展,借着太阳没入地平线的最后时候,她成功地画出了自己脑海中的那丝灵感带来的完美作品。

“呼,大功告成!”

长出一口气,她直身而起的时候突然瞥见四周人满为患,加上两腿酸软麻木,整个人还没等站起来,一个趔趄又跌回了地面。

这时,身旁突然伸出一只纤细白皙的玉手将她扶住:“少爷小心。”

“谢谢你。”倪欢欢头也没抬,直接对着那搀扶她的女子道了一礼。

女子嫣然一笑:“少爷客气了。”

她不曾想这么多人看着自己作画,看来是一心投入而忘了身处何境。看着迟迟不散去的众人,倪欢欢有些忧虑了。

她还想回去取了纸墨,将这石头上的图像临摹回去呢。这样好的作品绝不可以丢在外面的。

正在她这胡思路下的时候,身旁刚才扶了她的那个女子突然一声惊疑:“真的是你呀?小兄弟。”

倪欢欢不解的抬头一望,就见面前站着的这个女子皮肤白皙得耀人,五官清秀,纯净可人,当真是一眼就让人移不开眼目。

她要真是个男子,只怕这时候已经直勾勾地盯进那双秋水明眸内去了。

杨颖没想到倪欢欢这么快就恢复了神智,一时对自己的容貌产生了疑虑。不过也没想太多,因为她已经看出来倪欢欢并没有认出她是谁。

“怎么?你忘记了吗?”杨颖呵呵一笑,竟是”不由得都露出暧昧的笑容,倪欢欢又怎会不知道别人误会了什么,不过她却不想解释。

“对不起,我们见过吗?”倪欢欢故意装着粗哑的嗓子看着杨颖。

“呵呵,果然是贵人多忘事呢。”

杨颖瞥了一下薄唇道:“一年前,列柳城边境的西阳城内我们见过。还一起比拼作画来的,你都不记得了吗?”

倪欢欢想了想,顿时恍然道:“是你呀?”

她乐了,没想到这么巧。

不过接下来她的小脸又失去了笑容,因为她想到了和那个人在那个城市中走过的点点滴滴。

“怎么了?看到我不高兴吗?”

杨颖见倪欢欢想起来本是高兴,没想到下一刻她的脸就变得跟苦瓜似的,顿时心情压抑,她还没被谁这样忽视过呢。

身边的那些男孩子对她都是百依百顺,言听计从的。可这个少年到底是为什么?杨颖瞥了眼倪欢欢那瘦弱的小身板,实在提不起兴趣再想下去。

“不是的,只是觉得好巧,竟然在这里碰到你了。”倪欢欢忘记她的名字了,一时尴尬。

“呵呵,是啊,没想到我们竟然还会再见面。”杨颖看了眼地上的画,道:“看来你的功力又有长进呢,竟然画的这样微妙微翘,我真是甘拜下风,佩服,佩服啊。”

“哪里有你说的那么好?”倪欢欢脸一红,看着周边的人一点点散去,她忽然想到一件重要的事情。一把拉住杨颖,说:“我能麻烦你件事情吗吗?”

“呵呵,小弟弟,虽然我们已经不是初次见面,但是也没有一见面就让人帮忙的道理吧?”杨颖笑着看了看自己手臂上倪欢欢的小手,心中腹诽:这个小男孩还真是单薄呢,瞧这小手都柔细得跟少女一样。

呃,细看之下似乎比自己的手臂要细呢?

“说吧,什么事情?”杨颖说。

“我想,我想请你在留这一会,帮我看着这幅画,别被小孩子踩了……我要回家中一趟取笔墨。”

“都这么晚了,你取笔墨能做什么?哦,我明白了,那你放心吧,看大家都很喜欢你的画风呢,谁又会故意破坏你的画呢。”

倪欢欢听了虽然知道有那么几分道理,却又觉得心中不妥,就强调道:“总之……你我相识一场,你就帮我这个忙吧,好吗?需要多少钱我给你。”

说着,掏出自己袖子中的钱袋一把塞进了杨颖的手中,转身一溜烟地跑开了。

杨颖气结:“你给我钱算怎么回事啊?”

然而,当她喊出这句话的时候,倪欢欢已经不见了踪迹。

杨颖跺了跺脚,懊恼地哼了一声,在石桥上一坐。

倪欢欢风风火火跑来的时候,杨颖看了她一眼,哼道:“你家住得倒是挺近呢?”

“嗯,不远,就在后街的第三户人家。”她呵呵一笑,忽又想起自己今儿个这身装扮不太妥,干脆脸一收,不笑了。

杨颖突然觉得倪欢欢就是个神经病,不想再多待片刻,她转身大步而去。临去前还不忘对倪欢欢摆摆手,却是一点诚意也没有。

“有时间来一趟妙生馆,我还想再和你比拼一次,看看这一次到底是谁胜谁负。”杨颖说完不待倪欢欢有任何反应,人已经远去了。

愣了一会,她可以理解成这是一份邀战书呢?不去会不会影响到自己的颜面呢?

倪欢欢抱着画板在石桥上坐了下去,这时候已经是完全的天黑了,路上再看不到一丝光亮。她躲在桥边,基本上没人能看得见她。

一夜无眠,天一亮,倪欢欢就借着东方泛起的鱼肚白,细致地将那幅画重新描绘到了纸上。

有过昨日被当猴看的经历,今日倪欢欢早早的临摹完了就转身飞一样地回了家中,不想路上再被那些陌生人纠缠了。

在倪欢欢从桥东走下去的那一刻,桥西上缓缓走来两个身影。

后面的是一袭黑衣,全身笼罩在斗笠里的人,分不清男女,两人不知在说什么话。前方的男子生得俊美绝伦,身上有一种无形的尊贵气势,这时候却是眼神凌厉,神色不悦。

钱多多正向前走,目光突然被桥面上的一副山水刻图吸引了去,身后的神秘人却哼了一声:“八爷可真有兴致,英翘的话还望八爷牢记心中,以免出了什么差错,我们不好交代。”

第三十六章 闯妙生馆
少帅霸宠悍夫人全文阅读作者:晓月清风加入书架

钱多多没有理会英翘的阴阳怪气,他目光一眨不眨地望着地上的刻画,他忽然有感,抬眼望向东桥边的方向,那里有个瘦弱的身影快速消失在了他的视线中,他怀疑是自己眼花了。

脑海里的那个人已变得模糊不清,他恍然觉得那已经消失了一段时间的记忆又重新浮现,这画……不可能,是他想多了吧。

那个孩子不知怎样了,已经一年没有在见了啊。

“八爷!”

英翘一把掀掉头上的黑遮帽子,气恼道:“那地上的破图就比我好看吗?”

说着一脚跺了上去,还使劲碾了碾,破坏了那副山水画的意境。

钱多多眉头一皱:“无聊。”

抬脚大步离开。

英翘脸上恼色越发严重,她仗着清晨没什么人,扑过去一把从后面将钱多多的窄腰抱住,死不松手。

“放手!”钱多多怒喝。

英翘倔强的一撅嘴,心却已沉寂在了那搂住他腰的那一刻的满足感中:“不要,你就这么不把我放在眼中吗?好歹我……”

“不想败露身份,你就收敛点。”钱多多狠狠地说完,一根手指一根手指地将她从自己的腰上掰下去。俊美的脸上已有了青色,然后又狠狠将英翘头上的遮帽扣上,闪得她一个趔趄。

英翘不服气,平常一个孤傲冰冷的美人,现下却已是楚楚可怜得红了眼眶:“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冷淡?你可以和那些不三不四的女人同床共枕,恩恩爱爱,为什么我只是抱你一下也不行?”

“那是我的姬妾!”他冷声强调。

“做戏而已!什么狗屁姬妾,你别忘记,大帅是把我许配给你……”英翘一时气过头,口不择言地提及这件事情,忽觉不对,可再收嘴已经晚了。

钱多多的脸色暗沉下来,他是动了真怒。

“这件事情你不要再提,否则别怪我不客气。”冰冷冷的声音砸在英翘的心口,眼泪簌地落下,而惹她难过的罪魁祸首已拂袖而去。

为什么她就不可以?难道她这一辈子注定只能站在他的身后,看着他与形形色色的女人恩爱吗?

是否太残忍了一些?他与爸爸当年的那些过节就翻不过去了吗?非要她来承受吗?忽然听到身后有脚步的声音,英翘赶紧抹了一把眼泪,快步离去。

倪欢欢看着两个人先后离开,她从桥东巷口的拐角内走了出来。心想,那个男人真是绝色,比后面那个被斗笠笼罩着的女子还要美。

刚刚英翘掀起头上遮帽的一瞬间被她看了去,心中惊叹不已。

不过,在看她狠狠的毁掉自己的画像时不由得脸露不屑,皱起眉头。

看来她早将画复制下来是对的,要不然现在哭都来不及。

三日后,倪欢欢仍是那一身少年装打扮,站在妙生馆面前。

上下两层宏伟的建筑,漆红的大门,门侧站了两个人高马大的守门人,想必是防止有人闹事的。

倪欢欢看着从里面不时走出来几个人,从咿呀学语的奶娃,到白发苍苍的老婆婆,形形色色,或有男子相陪,或男子孤身来访。

倪欢欢一时糊涂了,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尽管她在抱柳城呆了有一年之久了,但却大部分时间留在家中,不曾见过或者听说过这样的地方。

正在她犹豫着要不要进去的时候,一个风华绝代的美妇人从里面走了出来,直奔她笑呵呵的说:“小兄弟还傻愣着干什么呢?呵呵,是不是想寻个姑娘来模样来开开眼呢?”

“啊?”

倪欢欢一惊,这话怎么听怎么别扭,别是什么青楼红楼之类的地方吧?

想到这里,倪欢欢心里一阵的骇然,连连摆手,激动得以至于都有些结巴了:“不,不,不,我,我是来找傅姑娘……”

少妇一听掩唇娇笑:“噢,原来指名前来的呀,实在不妥,朵朵正在接客呢。”

接客!!!

倪欢欢脸色大变,杨颖原来是那种人?

虽然她不是什么千金小姐的尊贵娇躯,但是自幼爸妈也灌输过好女人与坏女人的区别。像青楼红楼这样的地方尽可能的要避而远之,万不可沾身污了名节。

想到这里,她二话不说,转身就要走。可手臂一紧,笑得风情万种的美妇一把将她逮了去,豪迈地直接撞进了屋内。

“我不去,我不去……”倪欢欢脸色大变,一个劲的挣脱着少妇。

“呵呵,小兄弟害什么羞啊。你放心,我们这的不只有朵朵一个大牌,还有很多,姐姐现在就送你过去,包你满意噢。”

说着娇酥入骨的软音,倪欢欢真恨自己没学过功夫,以至于自己挣不开这看似有几分武功底子的美妇。

最终,她挣扎无效,在一群人目瞪口呆之下被少妇强行送进了一个雅阁。

少妇还很委屈的说:“小兄弟可真是的,难不成夜娘我还会吃了你不成?”

倪欢欢两颊燥热,眼都不敢睁,真担心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侮辱了自己的眼睛,连连摆手:“不,不不,我走错了,我谁也不找,我这就走……”

说着,好像个盲人一样摸索着奔房门而去。

就在这时,身前之路突然被谁挡了一下,接着一个男音撞进她的耳中,口气竟是有淡淡得不屑。

“夜娘,你是穷得没生意做了?这样小的孩子也往屋内拽?没看到人家连连拒绝吗?你可别昧着良心收黑钱呢。”

“哼,陆燕青,你胡说什么呢?我夜娘可不是那样的人。”

倪欢欢管他呢,闷着头就要绕过身前之人而去,可奇了怪了,这人明明放她走的意思,可是怎么她往左,他也往左,她往右,那个人也往右呢?

“小少爷,你这眼也不睁一下就走,是真得不好意思?还是瞧不起我们?”头顶的那个男音又问道。

倪欢欢一愣,她还真就有那么一点瞧不起的意思……

不过,这房间内怎么有男人?这样想着,倪欢欢迷惑的抬起头来,就瞧见依靠在门板上的一个白衣男子,与在他身旁一脸怏怏不乐的美妇人。

陆燕青早就心痒难耐了,刚刚站在这个小少年的面前,看着他低垂着头一双纤长浓密的睫羽忽闪忽闪的抖动着,真想看看那是怎样的一双清澈眼眸。

正这样想着,只见小少年忽然抬起头来,陆燕青顿时犹如雷击一般踉跄了一下。

绝,果然是绝!

首页2345678910111213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晓月清风所写的《少帅霸宠悍夫人》为转载作品,少帅霸宠悍夫人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少帅霸宠悍夫人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少帅霸宠悍夫人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少帅霸宠悍夫人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少帅霸宠悍夫人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少帅霸宠悍夫人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