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都市言情小说 > 少帅霸宠悍夫人最新章节 > 少帅霸宠悍夫人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第五十七章 你不许哭
少帅霸宠悍夫人全文阅读作者:晓月清风加入书架

情窦初开的年龄,花样的少女,当有一个身份地位至高,且容貌绝美的男子突然温柔得对你表白时,不知你是否也能像倪欢欢那样淡定得分析着事态的严重性?

这种随时想要将自己摘出在外的想法似乎……已经在她心中莫名得根深蒂固。不想被权利卷进去,更不想被深宅大院围困了众生。

她出了帅府,冷风一吹,下一刻已是恢复了清明。

她对于帅府的忌惮已不是一朝一夕,这话总感觉很诡异也很奇怪,似乎源于灵魂深处的某种感知……

路上,负责护送的女佣和士兵对她都是恭恭敬敬的。

倪欢欢被安然无恙地送回了妙生馆,夜娘被吵醒,激动得抱着她痛哭嚎啕了半天,诉苦这段时间的生意寡淡,她赔了多少的钱等等……

倪欢欢感觉有些好笑,先是轻轻安慰了夜娘,然后说自己累了,有什么明天再说。

搪塞过了夜娘的纠缠,倪欢欢回到自己的房中后开始简单得收拾东西,然后趁着夜色还深,悄悄离开了妙生馆,回到了那自从一把大火烧得支离破碎的小宅院内。

她动作迅速,快速简单得收拾了自己的东西,出于直觉,她想逃得远远的。

一个平凡小镇走出来的姑娘,也只是容貌清秀,跟帅府内的姑娘比起来绝对算不上绝美,反倒是在女佣中一抓一大把的那种。

高高在上的少帅为什么会喜欢她?因为她画画的好?

呵,这话说来,她自己都不会信的。阴谋,她嗅到了阴谋的味道。

尽管不知道自己的身上有什么值得他们图谋的,但她潜意识中的感觉就是很不安,很想避开。

将钱多多曾经留给她的几样小物件收拾进了包袱,倪欢欢早已打算好了不告而别,趁着夜色离开。

推开门,刚刚走到小宅院的中门,暗中忽然伸出一条胳膊,猛然将猝不及防地她拽进了黑暗之中。

倪欢欢吓得心脏骤然一缩,张嘴就要尖叫,可一只带着熟悉味道的大手突然将她的嘴捂了个严实。

不知怎的了,心口处好像忽然破开了一个洞口,瞬间抽紧,痛得她想放声大哭。

她的一双手攀着捂着她嘴的那条胳膊,紧紧得,紧紧得加深力度。

手臂的主人从身后望去,居高临下的将她那颤抖的眉眼收入眼中。

认出来了吗?不需要看脸,只是一下肢体的接触就认出来了吗?

心中略略有些高兴,不过,他很快就撂下了脸,因为想起了刚才在帅府见到的那一幕。

他很不想承认她是个很容易被拐骗走的小姑娘,鬼使神差地跟了上来,没想到她竟然想连夜逃走,看来,他似乎低估了她的智商。

就在这时,房梁上突然跳下了十几道黑衣蒙面的身影,人人手持一柄长刀,飞速地向他们所在的阴暗角落冲来。

“乖乖留在这里。”

耳侧忽的响起了一阵低沉的嗓音,接着她身体被一带,扔进了角落里。

跟着就看到一抹青色的身影飞速冲进夜色中,与黑衣人们战在一起。

视线一眨不眨的,即使已经被温热的液体朦胧了,她仍不放弃地追随着那青色的身影。一眨不眨地看着他,生怕一个眨眼,他就会无情得消失在自己的世界中。

喉咙里的硬咽,心口的抽痛都在提醒着她这不是梦,不再是梦,他真回来了。就像走的时候那样突然,回来的也是这样让她猝不及防。

心中一片混乱,在这惊险的一刻,她很好奇自己竟然还有时间去考虑他为什么来的这样及时。真的只是凑巧?在她想离开的这一刻,本以为消失在空气中的人,就那么凑巧地又突然出现在了她的生命中。

或许,他从来就不曾离去,或许,他一直在暗中守护着她。或许是某种难言之隐才不告而别的?或许……或许……

她试着找各样的借口为他开脱抛下她的事实。

眼泪汹涌,却难以从那个身影上移开。她很慌乱得想到自己为什么这样的在乎?心又为什么这样的疼痛。

几个起落,不知青色的身影手中甩出了什么东西,那些黑衣人只是轻轻“嗯”了一声,吐出大口鲜血,然后飞速倒退,眨眼间像潮水一样急速退走。

很快,院中再次变得空荡起来,只有冷风扫荡着在他们二人的身上,似乎在无声得诉说着什么哀伤。

那青色的身影缓缓转过身去,皎洁的月色下,他那张绝美的脸很快就无所遮挡的暴露在她的眼前,眸光深邃好像是夜空中的星子一样灿灿生辉。

灼热的,愤怒的,或者什么她看不懂的情绪在滋生。

然而这都不重要了,倪欢欢这时候的震惊难以遮掩。她瞪圆了杏眼,不敢置信地张大了嘴,脚下不停地后退,却不小心绊到了门槛,一个趔趄直直地摔落在了地上。

“你……”她低哑的声音似是惊疑与不确定。

“欢欢。”温柔的一声唤,那么熟悉,又那么真实,可,可为什么是从这个男人的口中传出?

督军大人——钱多多。

心底明明已经猜到了什么,可她却固执地不愿去相信,那一直让她惦念的脸,难道真得只是一张冰冷的面具吗?

猛地转身,她拔腿跑开。不要,她不要那个人,骗子,她早该知道他就是个骗子,一直,从第一次见面就是在骗她……

“欢欢?”钱多多微微蹙眉,对着那慌乱逃跑的背影低唤了一声。

欢欢心口一阵抽痛,却固执地不回头。说她矫情也好,说她不知好歹也罢,她就是要离开,不要再搀和在他的事情之中。

她要回去,去滨海那个小镇,再也不回来了……

眼泪随着起伏的步伐颠簸出来,喉咙中抽噎与硬咽越来越严重。

身后一片宁静,静得她心都跟着慌了,奔跑中忍不住回头望去,果然,身后的街道空荡荡的,林立在路两侧的各家店铺被月光投下的黑影印在地上,好像恶魔一样张狂嘲笑着她的不自量力。

心好似被掏空了一般变得空洞,脚下一顿,她愣愣地站在那里望着来时的路。他没有追来,他,他竟没有追来……那个人根本不在乎她啊。

“不许哭。”

一个声音突兀得在身后响起,带着无奈的语气。

倪欢欢愕然回头,正好对上那张美的让人绝的窒息的脸。

他,他什么时候来的?

第五十八章 变成软肋
少帅霸宠悍夫人全文阅读作者:晓月清风加入书架

倪欢欢袖子一抹脸,很认真地道:“你看错了,我没有哭。”

“这么长时间不见,你竟然是一点长进也没有,除了动不动哭鼻子,真不知道你这段时间都干了什么。”

他语气不佳的数落着她。

倪欢欢越听就越委屈,他竟然还好意思说她?她为什么哭?她为什么哭?为什么哭,他真的不知道吗?

心底怨气一起,再难平复下去,她冷笑一声:“多谢督军大人教训,小人确实没什么出息,也没什么长进,让大人你见笑了。”

说着抬脚就走,钱多多上前一步将她拦住。

“本督军还没让你走。”

看着她倔强的小脾气,心情突然就好转了起来,似乎又见到了许多年前那个在临海小镇上与少年厮打在一起的野蛮丫头。

“还在怨我?”

声音静静地在空旷的夜色中飘来荡去,那一瞬间,她觉得心口好想开一道闸,顷刻间将所有的委屈,所有的思念都倒在他的身上。

只是嘴一旦硬起来就很难再服软了:“督军大人你说笑了,小人能认识大人是天大的福气,怎敢有什么怨气撒在大人身上呢?”

瞧瞧,瞧瞧,多么明显的怨气啊,却口是心非得打肿脸充胖子。

那好看的脸牵动了一下,竟然低低地笑了出来,月色已渐渐落下,东方隐约露出一片白茫茫。

“大人可还有什么吩咐?要是没吩咐,小人就告退了。”

她紧了紧肩上的小包袱,绕过他,要继续走。

不出所料的手腕被抓住了,心头也跟着一紧,接着是暖暖的热流瞬间传遍了全身。

“你去哪里?”轻声地问。

我去哪里用你管吗?你不就早不管我了吗?

倪欢欢愤怒的想甩开手,却没怎么用力,其实心中隐有一种担忧,那手攥的并不紧,心怕甩掉了就再难复原了。

“督军大人还是放手吧,这深更半夜的,孤男寡女站在路上拉拉扯扯,被人看到了会影响小人的清誉的。”她幽幽地说。

听了这话,,钱多多忽然眸色一深,唇抿成一个冰冷的弧度,大手一捞,将她狠狠带进了怀里。

她的头猝不及防地撞在了他坚硬的胸口上,蓦地心跳急速上升,她僵硬得抵在他的胸前,竟一时忘了挣扎。

明显不悦的声音在耳边说:“你还怕有损清誉?随便一个男人都可以堂而皇之地住进家中,你当别人都是瞎子看不到你的作为吗?还敢跟本督军提清誉?”

咦?这话好怪。

“你都知道?”

手臂蓦地收紧,勒得她口中“嗯”得一声溢出痛吟,竟是骨头隐隐有散架的趋势。

这时候的天色已渐渐放亮,路上已缓缓有行人走动。

看到马路中央直愣愣的拥抱着的两个人,不都由得诧异侧目,想要看看是谁这么伤风败俗得在光天化日下搂搂抱抱的。

倪欢欢察觉有人看她,忙哼了一声将头埋进他怀里更深一些,喃喃地道:“督军大人请放手。”

“你不听话,本督军怕放了你就跑了。”他冷冷地回答。

倪欢欢微微一愣,稍抬起头来看看那张帅气而陌生的脸孔,他到底想怎样?

他将她当成什么人了?想对她好就对她好,想消失就消失,想怎样就怎样,而她呢?只有被动承受的份吗?

微微挣扎着脱开了他的怀抱,倪欢欢有些气恼得长出一口气,生怕再不出来就被他怀中的那股熟悉的味道溺死了。

她稍理了理褶皱的裙衫,平平淡淡地说:“督军大人,我想咱们之间应该是有什么误会的吧?小人不过一介小作画的,走去哪里都是小人自己说了算,大人又不是我什么人,好像是无权干涉吧?”

“欢欢,你在跟我划清界限吗?”

钱多多好笑得看着她,这丫头明明心底看到自己高兴得不得了,却还装得这样拒绝他的怀抱。

“划清界限又有什么不可以?我觉得独身一人很是潇洒,还请大人自重。”

说完转身又要走,钱多多无奈一笑,轻轻地说:“你可不要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你也看到刚才那些杀手了。你要是离开了本督军的保护范围,可能眨眼间就会被人抹杀!”

“为什么?”倪欢欢受了刺激一般蓦地转身,尖声质问:“我又没有得罪谁,凭什么要伤害我?”

他有些歉意地看着她:“是啊,你本无错,是我最初不该招惹你。将你带入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却又转身将你撇弃。欢欢,我想将你保护得好好地不受伤害,可以后就不能再如我所愿了,一些老奸巨猾的人已猜测到你是我的软肋,他们想要用你来对付我……”

“软肋?”他说什么?倪欢欢很敏锐得发觉了这段话的中心思想。

他只是很温柔地对她笑,轻轻地说:“我一直都在你身边,从没有离去。”

轰的一声,心湖好像被投进一块大石,激起千层巨浪。

她慌乱地想要抓住他的每一句让她心悸的话语,他说他不曾离去,他说他不该将她带入没有硝烟的战争,他说她是她的软肋,他想保护好她……

他什么意思?

一连串的事情连接在一起,心底似乎有什么呼之欲出,她不敢置信地望着钱多多的那张绝美的脸,一眨不眨,想要从他的眼中找出自己想要的答案。

轻轻叹了一声:“权利之争,身份到了我这个地步,想你也不难猜出有多少人盼着将我绊倒。这段时间给你带来的伤害,我只能说抱歉,以后……”

倪欢欢蓦地瞪大眼睛,以后,以后他想将她怎样?不知不觉的,她又将自己命运的主导权交在了他的手中。

他笑了,说:“以后叔叔再不会轻易抛下你,以后叔叔会好好保护你。”

叔叔?

让她心碎的称呼,一瞬间热泪涌上了干涩的眼中,她直直地望着他的脸,摇头:“我不相信你。”

是啊,这话并不陌生,他早已对她许过不会轻易地抛下她的诺言,可是他没做到,所以她以后不会再信任他了。

她的摇头与质疑的眼神让他心底觉得愧疚,眸色瞬间温柔似水,似乎带着一种奇异的魔力,可以瞬间抚平那几百个日日夜夜的煎熬。

他轻声说:“欢欢,叔叔不会再骗你了,相信我。”

抬起一手,她摸了摸那张让多少女子心醉的脸,喃喃地问:“哪一个才是真正的你呢?”

他攥着她的手,只是笑着,不做回答。

太阳东升,空荡的街道上人流越来越多,就好像她本来空洞的那颗心,似乎也慢慢恢复了精气……

第五十九章 包子被抢
少帅霸宠悍夫人全文阅读作者:晓月清风加入书架

“欢欢,欢欢,你这一大早上的去了哪里啊?”夜娘一见从外面走进来的倪欢欢,就慌里慌张地将她拽进了屋内。

“怎么开门这么早?不还没到时间吗?”倪欢欢也有些纳闷,一向爱睡懒觉的夜娘竟然也起个大早。

夜娘说:“我也不知道怎么的,从你昨晚回来后,就一直心神不宁,也没睡实,早上起来想给你早点早饭,可推门一进你房间,突然发现你不在。”

夜娘拍了拍自己的心口,似乎要长出一口气一样,有些忧虑重重地看着倪欢欢背后的小包袱。

倪欢欢有些内疚地看着夜娘,笑道:“我回小院内带了几件衣服回来,没换洗的了。”

说完这话,倪欢欢见夜娘仍是半信半疑地盯着自己,她也不再去解释什么,只是打着哈哈道:“姐姐,姐姐,我饿死了,你做的早饭呢?”

“嗯,我这就去端来。”夜娘又看了看倪欢欢,走过去将她的包袱一把抢了过去,然后转身上了楼。

倪欢欢无奈地笑了笑,在身后道:“姐姐你快点噢,今天我可是精力旺盛,准备着将你这段时间的亏损都给你捞回来。”

夜娘一听这话,顿时来了精神:“好嘞,姐姐就等你这句话嘞,算你这小丫头还有点心,姐姐没白疼你一场。”

夜娘笑得花枝招展,扭动着肥臀上了楼,不多时就将重新热过一遍的粥与包子端了上来。

倪欢欢夹过一个白嫩的包子,啊呜一口吞了下去,毫无一点淑女形象可言。

夜娘有些惊奇地看着倪欢欢:“妹妹,你这是怎么了?不会是进了一趟帅府丢了心吧?”

倪欢欢一愣,不过随即反应过来夜娘的意思,她高深莫测得摇了摇头:“没什么,就是早上从小院回妙生馆的时候碰到了一个可怜的小乞丐,那乞丐以前我救过他,还懂得报恩呢,呵呵,这不心情大好了嘛。”

倪欢欢白皙的小脸被包子撑得肉呼呼的,大眼睛眯成一条缝,开心地笑着。

夜娘自然是不相信什么小乞丐这样的话,只是看着这丫头自从相识以来,从来都是沉默的或淡漠的,不曾见过她这样神采飞扬的一面。

得不说,这个小妮子虽不及青楼中花魁的那么艳丽,不及帅府清宁小姐那么尊贵,不及大家闺秀的内敛,不及小家碧玉的可人,不及江湖女侠的豪放……

呃,虽然细说起来她好像一无是处,可当仔细一品,你就又会觉的以上说的那些,似乎她都沾点边。

真是一个奇怪的姑娘,沉默起来让人有种心疼的孤寂感觉,笑起来又特别的明亮,好像一颗堆在沙子里的珍珠,迟早要大放光芒的吧。

房门突然砰的一声被推开,倪欢欢和夜娘正专心吃饭,都被这一声巨响吓了一跳。转头望去,就见杨颖火气冲天、脸色苍白地踢门走了进来。

一点淑女形象也没有的,大喇喇地做到倪欢欢身边,二话不说就抢过她的粥碗咕咚咕咚地喝了起来。

然后拽过盛包子的盘子,狠狠咬着那白嫩的包子,似乎拿着包子当什么解恨一样。

倪欢欢嘴角抽了抽,心道半月不见,怎么好端端的一个清秀姑娘就变得这么粗暴无礼了呢?虽然以前的杨颖也很傲慢,可也没现在这幅样子吧?

被忽略了,倪欢欢和夜娘对视一眼,呵呵一笑:“朵朵姐姐,你这是怎么了?”

听到声音,杨颖惊讶地抬头:“咦,欢欢你也在啊?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咚……

倪欢欢恨不得一头栽到地上去,感情刚刚喝着她的粥,吃着她的包子,都当公共的呢?

不过看着她似乎心情不佳,而自己心情明朗的份上,倪欢欢并没当回事,反倒是关心地道:“朵朵姐姐,这一大早上的,是谁招惹你了?说出来让妹妹替你报仇。”

“就是啊,我们家朵朵这么漂亮,哪个不长眼睛的竟然惹我们生气还不来道歉?”夜娘也跟着迎合。

两人话音刚落,就见一道高大的白影一身伤痕,狼狈地跌撞冲了进来,哭丧着声音说:“朵朵,朵朵……你别生气了啊……”

杨颖啪的一声放下了碗筷,转过头目光灼灼得望着武老三,一句话也没说。

武老三顿时手足无措,站也不是坐也不是,走过来也不是,离远点更不是。他本不是个善言谈的人,语言又粗糙无礼,总是惹杨颖生气。

犹豫支吾了半天,最终还是被憋得脸红脖子粗,而杨颖还在冷静地看着他,这越发让他那颗慌乱的小心脏苍凉起来。

夜娘和倪欢欢都瞅出苗头不对了,这两人虽然平日就很不对头,总是吵吵闹闹得跟个冤家似的,可哪一次吵闹,杨颖都没有像现在这样冰冷地望着武老三。

武老三被气势所迫,无奈得将求助眼神投向倪欢欢,还不等倪欢欢说什么,杨颖就柳眉一挑开了口:“武老三,你别揪着我不放了行吗?算我求你了,之前对你说过的那些话,你就都当我喝多了说的醉话,千万别往心里去。”

武老三一听这话顿时急得两眼通红,手忙脚乱地解释“朵朵,对不起,我不该惹你生气,可,可真的是误会,我跟那个女人真的什么也没有,你今早看到的……”

“你闭嘴!”杨颖寒着脸啪的一拍桌子站起来:“不要再跟我提今早,你走,我不要再看到你。”

“朵朵……”

武老三哭丧着脸还赖在原地,而杨颖已气得一甩袖子转身上了二楼。

本是轻盈的身子,步履无声,可这时候杨颖一路踩在楼板上发出那嘎吱嘎吱的声响,更像碾着人的心,折磨得武老三揪着胸口直颤悠……

随着杨颖离开,武老三好像被人抽走了精气一般,萎靡地垂下头,跌坐在一旁的椅子上,唉声叹气,愁眉不展。

倪欢欢和夜娘互相看了一眼,心意相通地趁着妙生馆还没开门,各自去安抚两人了。

倪欢欢见夜娘上了楼,凑过去问:“大武哥,你和朵朵姐怎么了?你惹她生气了?还有你这身伤怎么回事啊?谁打你了?”

武老三撇着八字眉,一脸乌青无限委屈地抬起头,看着倪欢欢忽然就吸了两下鼻子,眼圈也红了。

倪欢欢见状顿时吓了一跳,不是这么严重吧?粗狂汉子都被磨得眼泪汪汪了?朵朵姐太狠了。

倪欢欢同情的拍拍他的肩膀:“大武哥,有啥心事别憋在心里,说出来就好了,我看看能不能给你出出主意,挽回朵朵姐的心……”

武老三见状立马振奋了起来,激动地抓着倪欢欢的手问:“欢欢妹,你真愿意帮我吗?你真相信我吗?”

倪欢欢孤疑:“你做了什么人神共愤的事了?有那么严重吗?”

第六十章 不惧被招
少帅霸宠悍夫人全文阅读作者:晓月清风加入书架

武老三又激动又委屈地攥着倪欢欢的手,说:“我真的什么都没做,我就是和隔壁的张六喝了点酒,然后喝多了就什么也不记得了,早上我起来的时候就发现……”

重点来了,倪欢欢急问:“发现了什么?”

“发现张六的媳妇睡在我怀里……而朵朵她,她就站旁边一脸泪痕地看着……”

“啊?你,你!!!”倪欢欢大惊失色,畜生啊,睡人媳妇,辜负朵朵姐的一番心意,怪不得朵朵姐要和他决裂呢。

武老三激动得抖了起来,在杨颖面前她不敢,但是在倪欢欢面前他就不管不顾了,一把抓住她的肩膀,激动得大叫:“我没有,我什么都没做,真的,你们要相信我。”

倪欢欢为杨颖愤恨:“你都喝多了,你记得什么,一句什么都没做就完了?骗谁啊?”

“欢欢妹,难道连你也不相信我了吗?难道我的话就没有一个人相信吗?”武老三流下痛苦而委屈的眼泪,看那具虎躯颤颤得抖得好像风中落叶,确实有些可怜。

武老三边抹眼泪边喃喃道:“是我不好,是我贪杯喝多了,朵朵那么好的女孩子,我们之间化解了那么多的隔阂,好不容易才走在一起……”

倪欢欢看着他不吱声,武老三虽然可怜但是也挺可恨的。

“欢欢妹,你知道吗?当朵朵那天和我喝了一小盅酒,突然说喜欢我的时候,我不亚于晴天霹雳……呵,一直以为自己是单相思,暗中喜欢她的。为了引起她的注意,我时常激怒她,时常和她对着吵,只是,只是我没想到她竟然也喜欢上了我……”

“那你还不好好珍惜。”倪欢欢嘟囔一声,心也软了,她自然是看出来武老三是喜欢杨颖的,人嘛,总有犯错的时候,知错能改就好了。

想到这里,倪欢欢叹了一声,轻轻拍了拍武老三的肩膀:“大武哥,你虽然做错了事,但我想朵朵姐也是真心喜欢你,她现在气头上,等过段时间你再哄哄看看。”

武老三一听这宽心的话,顿时忍不住眼泪鼻涕一齐聚涌着流出来,看得倪欢欢一哆嗦,暗叹杨颖的口味真够奇特的。

正想着,突然腰上搭上一只大手,跟着一带,倪欢欢惊慌不稳地被武老三搂了去,趴在她肩头呜咽了起来。

“这,这,这是成什么样子,你,你快起来……”

倪欢欢手舞足蹈了半天,奈何武老三哭得动情,完全没将倪欢欢的慌乱当回事,他好像理所当然得很。

“欢欢妹,呜呜……还是你最理解我……唔,你一定要帮我好好劝劝朵朵,我不能没有她啊,啊啊嗷嗷……”

断断续续的凝噎突然变成撕心裂肺的吼叫。

倪欢欢只觉耳边一阵尖叫,跟着身子一轻,愣了一下再瞧,好家伙,武老三这是练的什么功夫?竟然倒飞了出去。

“砰……”肉体与墙壁碰撞,武老三完美得败下阵来,哼唧一声,身子像面条纸片一样飘飘忽忽地倒在了地上,口吐白沫。

楼上听到了巨响,夜娘和杨颖急急地冲了下来,就见武老三极为凄惨得将墙砸出了裂缝,倒在地上口鼻流血,不知生死……

“发生了什么事?”

夜娘大吃一惊,可在看到倪欢欢的身后时,突然整个人都僵住了。

“三哥!”

杨颖脸色骤变,惊叫一声,冲下楼将血泊中的武老三扶了起来,心疼得眼泪都流了下来。

“督,督军大人?”

夜娘觉得眼花缭乱,是自己看错了吗?这一大早上的,站在他们店里的是谁呀这是?

倪欢欢听了这话,蓦地回头,吓的啊的一声跳出了三步远,拍着胸口喝道:“你怎么神出鬼没的,吓死人呢。”

夜娘听了这话,色大变,一把将倪欢欢揪到自己身后,低声怒道:“死丫头你不想活了,谁允许你这样咋咋呼呼?”

倪欢欢撇撇嘴,在夜娘身后冲着门口的人做了个鬼脸。

夜娘话落急忙换上带笑的脸,对站在门口轻轻弹着袖子上的灰的绝美男子道:“督,督军大人大驾光临,怎么的不提前知会一声?也让小人好好好准备一下再迎接您呢……”

夜娘一边说着一边用眼角瞄着桌子上吃剩下的残羹剩饭,又瞄瞄狼狈的武老三和眼泪婆娑的杨颖,那意思自然是在说:你们这群不识相的,还不快给老娘把地方收拾干净了,看不到谁来了吗?

钱多多眸光清清冷冷得看了眼倒在地上不醒人事的武老三,又看了眼站在夜娘身后的倪欢欢,然后头也不回地直接向二楼走去,那自然的神态好像走在自己家的阁楼一样丝毫不见外。

夜娘一慌,就在不知该怎么办好的时候,就听钱多多开口道:“其余人都忙吧,我是听了你们妙生馆的首席画师名字才来的,让她来见我。”

话音落,人已到了二楼的转口。

夜娘见状忙上前应声道:“督军大人这边请,首席画师稍后就到。”

钱多多点点头,推开门直接走了进去。

夜娘下楼的时候,武老三已吭哧吭哧得醒了过来,杨颖红着眼圈在旁站着,倪欢欢手脚并用地将武老三抬了起来,然后连声哎哟哎哟地向杨颖倒去。

杨颖见了这幅场面,不得已伸手过来搀扶,二人一路将武老三送到一个厢房中休息。

武老三受伤不轻,但见到杨颖红着眼圈扶着自己时,却感觉身体一点也不疼,且有种恨不得出手的那个人再伤他重一些才好得冲动。

空气有些诡异,倪欢欢放下武老三就出去了,将空间留给闹别扭的两个人。

远远地看见夜娘眉飞色舞地走过来,倪欢欢连忙做出一副投降的样子:“我知道,我知道,姐姐,你快开门准备营业,我这就去见那尊贵的督军大人。”

夜娘美滋滋得抱着倪欢欢的脸揉来揉去,不忘叮嘱道:“一定要好好招待噢,千万别怠慢了这家尊神。”

倪欢欢连连应了声是,这才被夜娘放开。

当倪欢欢进入房间时,钱多多正从从容容地坐在她平日坐的书桌后,认真地翻阅着什么。

那低头专注的模样,就好像多年前的许多个夜晚,他们在同一间房内,她作画,他看书,虽话不多,却宁谧和谐,那是自从爸妈离开以后,她过的最开心的一段日子。

第六十一章 骚包督军
少帅霸宠悍夫人全文阅读作者:晓月清风加入书架

从那以后,他不声不响地离开了,在他离开的那段日子,每每回想起来,总感觉美好得不尽真实,虚幻得好像只是个梦而已。

然而这时候,遥望他在那触碰可及的距离内垂首认真的模样,她忍不住心口溢出酸涩与满足。

叔叔,你是我生命中的转折点,是在我人生第一次惨淡遭遇时陪我渡患难的人。尽管你一次次地撇下我,尽管我说不相信你了,可是,可是欢欢的心还是渴望再相信你一次的,你还会骗我吗?

似乎对倪欢欢的进来有所感应,那张绝美的脸缓缓抬起,幽深的眸子泛出一点温柔,一点复杂,还有一些让她难以看懂的暗潮在涌动。

她那清秀的外表似乎已脱离了初见时的稚嫩,渐渐发育的青涩的酮.体已能展现出少女的曼妙。他看着她在成长,很快,快得他来不及细想她已亭亭玉立地站在他的眼前。

她的模样不知在多久以前就烙刻在了他的脑海中,要是不想还好,稍一思及她的模样,便顿时有无数张喜怒哀乐不同的脸孔钻入脑海中,缓缓回顾着关于她的所有一切。

这种感觉,他并不喜欢,他知道自己不可以失控的,所以就放她自生自灭,以便自己不再去想。

他做的很好,做的很完美。分开以后有那么一段日子,她的名字在他的心里慢慢变浅。即便是邱寒偶尔提起她的近况,他都会需要认真思考一会,才能渐渐想起她的样子。

他以为自己可以很好地忘记她,当初将她带到自己的生命中已是个错误,现在他应该毫不犹豫地将她反送回属于她的那个世界了。

只是,这一切早已背离了缘由的轨道千万里地,即使将她无情地抛开两年,不管不问,但仍然不行。她还是被有心的人注意到了。

他当得到那该死的贼人藏在她身边将近两年之久的消息时,愤怒,紧张,慌乱。

“你在看什么?”

倪欢欢回过神来见他还在那里一眨不眨地盯着自己,似乎在探究着什么,回忆着什么,表情有些矛盾与复杂。

心中很是尴尬,她强压下心底窜出的某种情愫,换上笑眯眯的眼神走过去:“起来,起来,那里是本画娘的雅座,你想被我画,就坐到我对面去。”

她刚说完,钱多多就扬了扬手中抓住的一叠画纸,轻笑着说:“看来是不必再画了,偶然在这发现了许多个我,你说这是怎么画的呢?好奇怪,竟然将本督军画得这样栩栩如生。”

倪欢欢眼中闪过一丝惊慌,那场大火虽然将家中关于他的所有画像都烧成了灰烬。但妙生馆内还有许多她临时兴起描绘的简笔画。

她嘴硬地去夺钱多多手中的画:“督军大人真是开玩笑了,你哪只眼睛看到这画上的人跟你相似了呢?天壤之别,督军大人之貌,小人实在是难以下笔描绘,生怕亵渎了大人你的尊容呢。”

“啧啧,本督军听着怎么感觉火药味这么浓重啊?”钱多多也没和她争,笑着放开了攥着画的手。

“大武哥是你打伤的吧?你怎么下手那么狠呢?她又没得罪你。”倪欢欢想起武老三刚刚悲惨的样子和杨颖心疼的哭红的眼睛,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她这不说还好,一说出口,钱多多也眉头一挑,站起身大步迈了过去。

倪欢欢一惊,接着她就被拎小鸡似地提到一边。钱多多狠狠地的用袖子擦了擦她的脸,又擦了擦的脖子,最后又擦了擦她肩头上的那片还没干的污渍。

“你干什么呢?”

倪欢欢纳闷得看着沉着脸做些莫名其妙事情的钱多多。

钱多多说:“你几岁了?还跟别的男人随便搂搂抱抱,知不知道男女有别?”

“我在安慰大武哥呢,你想什么啊?再说你不也是男人吗……”她小声嘀咕。

钱多多哼了一声:“我是你叔叔,我不是别的人。”

大武哥,大武哥,叫的还真亲呢。

倪欢欢孤疑地看了眼钱多多,撇撇嘴,将画稿小心得收藏起来,然后坐在了自己书桌后面仰头看他:“不是说好的这段时间你别来管我的吗?怎么刚刚说好不过两个时辰,你就违约了?”

违约了吗?本督军没觉得。这不是妙生馆吗?我找首席画师画张画像有什么不对吗?”

他很无赖地将那张美的让人窒息的脸笑成倾国倾城的弧度。

倪欢欢只觉得眼晕,脸也莫名得滚烫起来。

奇怪,明明是一个人,换了一张脸怎么就差距这么大呢?

磨磨蹭蹭地摊开宣纸,研磨,执笔试墨,她在整个过程中一言不发,却觉得头顶火辣辣的,有双眼睛自始至终都没开过她。

一个上午的煎熬,倪欢欢终于在钱多多三番五次不满意后将一幅画艰难得完成了,只觉得从没这样累过。

有些哀怨地瞪了眼笑眯眯欣赏画像的钱多多,他说:“嗯,欢欢的确进步了不少,本督军很喜欢。”

倪欢欢哼了一声,伸出小手:“督军大人满意就好,拿钱来。”

“什么钱?”钱多多故作糊涂。

“当然是辛苦钱。”倪欢欢看到他那样子,顿时激动起来:“你别告诉我你要赖账?你堂堂的督军大人,会付不起区区一副画的钱吗?”

“多少钱?”

“一千块。”倪欢欢翻着白眼说。

一听这话,他就笑了:“你怎么不去抢呢?”

“要不是你在这耽误我一个上午,我说不定就接了三四个客人,一个客人五百块的售价,哼,你自己算算,我还是念在旧情上给你便宜了呢。”她振振有词。

“旧情?”钱多多很敏锐得抓住了一个让他很无语的词:“还有,接了什么三四个客人这种话,你,你以后不要再说。否则,本督军保不准一个不高兴就将你掳了去。”

倪欢欢偏开头:“要你管那么多。”

他眯起眼睛靠近:“欢欢不乖了?”

“……”她凭什么要在他面前乖?

“好吧,欢欢不必忧虑,叔叔知道你很讨厌这里,每日被逼着画画不是你心甘情愿的。放心,不出明天,这妙生馆必定……”

“好啦好啦,都随你,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好了吧?”

哼,就会拿这些来威胁自己,什么叔叔,许久不见已经变得更坏了。

听了这话,钱多多笑了:“嗯,乖。”

说完,将画装进一旁预备好的竹筒内,施施然地和她告了别,直接下楼去了。

倪欢欢站在窗口看着钱多多离去的背影,出了会神。直到身后的房门被打开,发出轻微一声响才将她唤回了神。

首页789101112131415161718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晓月清风所写的《少帅霸宠悍夫人》为转载作品,少帅霸宠悍夫人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少帅霸宠悍夫人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少帅霸宠悍夫人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少帅霸宠悍夫人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少帅霸宠悍夫人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少帅霸宠悍夫人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