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都市言情小说 > 少帅霸宠悍夫人最新章节 > 少帅霸宠悍夫人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第四十七章 玲珑小姐
少帅霸宠悍夫人全文阅读作者:晓月清风加入书架

洪管家沉闷的嗓音再次提醒她们:“我可告诉你了,这大帅可是最爱玲珑小姐的,你们要是违了玲珑小姐的意思,就小心脑袋搬家吧。无论玲珑小姐提出什么意见,你们只管说是就好。”

倪欢欢沉默地点点头,又看了看杨颖,见她从始至终都一样的淡然,不由得一愣。为什么朵朵不怕呢?而且还一路鼓励她,故意戏闹,只为引开自己的注意?

这丫头是天生的没心没肺?大脑少根筋?还是有什么别的因由呢?

最终,他们一行人在一个名叫“琉璃楼”的地方停下了。

洪管家说:“你们两个在这等着,我进去通报,一会就会有人接你们进去。”

“劳烦管家了。”倪欢欢点点头,目视着洪管家消失在眼前。

不多时,琉璃楼内传出一声通报:“请妙生馆的画师进来。”

倪欢欢与杨颖对望一眼,提好工具,快步进入琉璃楼内。

一层层的紫罗纱帐绕过高耸的琉璃楼房梁,垂搭在地上,每每被风一吹就轻轻飘荡,好像一个迎风招展的紫蝶,曼妙而飞。

当倪欢欢见到那个倒卧在闺床上的女子时心中一愣,那一的震撼真是难以形容。

五彩斑斓的彩衣罩在瘦弱的身体,女子单手支着头,乌黑的发顺着洁白的臂弯长延下去,竟一路过了膝盖。发质黑亮得好像瀑布洒下,或被女子压在身下,或顺着闺床坠在榻沿上。

她见到倪欢欢的时候,眼睛微微一怔,琥珀色的眸子发出慵懒的韵泽,视线落在她身上,似乎在打量着。

玲珑小姐的皮肤竟比杨颖的还要白皙,只是又截然不同,杨颖是柔白细嫩的自然,而玲珑小姐的皮肤却是不见阳光的苍白,毫无血色。

衬着唇上特意沾染的胭脂红,竟生出一丝别样的美。她很柔弱,这样的病态美是玲珑小姐给倪欢欢的第一感觉。

愣了许久之后,直到倪欢欢感觉到四周传来阵阵寒冷的警告眼神,以及杨颖在旁给她拼命使眼神,这才反应过来,忙跪下请安:“小的见过玲珑小姐。”

玲珑小姐唇角一勾,轻柔似水的声音说:“不要客气了。”

倪欢欢与杨颖又道了谢,这才起身。玲珑小姐在杨颖与倪欢欢身上打量了一阵,突然说:“谁是来为我作画的画师?”

倪欢欢上前一步说:“回玲珑小姐的话,是小的。”

玲珑小姐点点头,又笑着说:“你看上去很小,真是画师吗?那些传言中宛如天人下凡的美艳女子的画像,都是出自你的手?”

倪欢欢被夸赞,自然心情大好,不过她却没有迷失到忘我,忙回道:“玲珑小姐过赞了,其实也没那么传神,只是传言夸大了而已。”

玲珑笑了笑:“你不必谦虚,我是看过了你的作品才来评价的。”

倪欢欢笑了笑。

玲珑小姐在女仆的搀扶下缓缓起身,又慢慢道:“再有半年,我就要嫁到别处去了,这时候想留个逼真一些的画像给我娘留念,你万不可藏私,一定要将我画得很像,我会重重赏你的。”

“是,小的定当全力而为。”

“嗯,画师,你看我的这身彩衣怎样?是否能掩饰住脸色的苍白?”玲珑小姐撩起袖子看了看身上是否有不妥的地方。

倪欢欢说:“无不妥之处,彩衣衬着玲珑小姐的娇容更鲜丽,画在纸上会很自然。”

玲珑小姐听了满意得一笑,转身对小女仆说:“去,给我再准备几套彩衣,我日后会换着穿。”

女仆退去了,琉璃楼内大部分的人都被屏退下去了,只留下两个女佣服侍倪欢欢和杨颖在临时搬来的书桌上展宣纸,调墨汁,忙碌却井井有条。

倪欢欢小小的身子伫立在书桌之前,指挥着玲珑小姐变换着姿势,一副副美人图自她笔下流出,而玲珑小姐明明看上去很虚弱的身子,却在这漫长而枯燥的时间中坚持了过去。

玲珑小姐即使额上虚汗连连,不停用秀帕擦着,却也没喊过停。自从看了倪欢欢为她画的第一幅美人卧榻图,便满意得笑颜如花。

整整一天零一晚,当倪欢欢从琉璃楼走出去的时候,正好与医师擦了个对面。

玲珑小姐长时间的劳累而晕倒,好在这个玲珑小姐也不糊涂,晕倒前不忘叮嘱女仆好生照顾好她们二人,把她们平安送出琉璃楼。

倪欢欢这才长出一口气,她也累了一天了,这时候正是浑身无力。

这个累法与在妙生馆还不同,在妙生馆内她不用紧张地时刻掉脑袋,而在帅府内她却不得不时刻提醒自己身在何处。

出了琉璃楼,倪欢欢忍不住的回头望了眼那巍峨耸立的建筑,心中不由得为生活在这里的人而悲哀。

整日提心吊胆,行事小心翼翼,尔虞我诈,他们不会累吗?

“咕噜噜……”

突然一阵响动从身上传来,倪欢欢黯然一叹:“我饿了。”

话刚落,就见杨颖脸色煞白,惊恐得捂住肚子对领路的女佣又求又拜地说:“好姐姐,我,我肚子疼。我都忍了一天了……”

在琉璃楼的时候,她不敢言声,本想忍一忍会家解决这些事情,不曾想给肚子逼急了。

估计照这样下去,用不上出琉璃楼门,她就会……要是这样,她杨颖的一世英名可就要毁在……毁在……

“你们怎么这么多事啊?我家小姐都累晕了,我还要赶着回去伺候呢。”

女佣不耐烦的呵斥。

倪欢欢见杨颖一副要死了的痛苦表情,同情得关心了她几句,然后施施然地走到女佣跟前小声说:“让姐姐你费心了,你也看出来个,玲珑小姐很喜欢我的画作,刚才还说休养几天再招我来呢,到时候给姐姐你带些外面的小玩意儿。”

那女佣听了这话,脸色微变,生活在这规矩森严的帅府内,日日勾心斗角尔虞我诈,她怎会听不出来倪欢欢这话的威胁?

这进出帅府都要被侍卫搜身的,从外面带了什么都要被侍卫缴了去,哪能让你随意带进来?

这个臭小子,竟然以玲珑小姐今日的抬爱来威胁她……

岂有此理,不过好像还不能违逆,被玲珑小姐知道了一定会重罚她的,女佣权衡了利弊,最后哼了一声,一句话不说转身就走,却不是琉璃楼的来路。

倪欢欢见了,连忙对杨颖使了个眼色:“还不快去,留在这出丑吗?”

第四十八章 夜遇少帅
少帅霸宠悍夫人全文阅读作者:晓月清风加入书架

杨颖恶狠狠瞪了眼倪欢欢,说:“你不跟我一起去?”

“我去干什么?我又不肚子疼,陪你去闻味啊?”

“你……死丫头,你等着。”杨颖气得直咬牙,二话不说转身奔着那女佣身后追去。

倪欢欢在背后偷偷眨了眨眼睛,呵呵一笑。

她实在是累了,能少走一步绝不多走。

眼看着一队巡逻的士兵从她身后走过,倪欢欢缓步走到一处背阴的墙角处坐了下去,她需要好好休息了。

然而,倪欢欢不知道就因为她这一刻的偷懒,而遇到了那个人。如要是知道,就是打死她,她都会毅然决然地选择和杨颖去茅房闻味……

身子靠在冰冷的墙壁上,高耸的院墙投下的背阴将她笼罩在内,她又穿了一身青黑色的长衫,要是不仔细看,不会有人发现这里还坐了一个人。

坐下的刹那,倪欢欢觉得两腿的酸涩顿时缓解,忍不住溢出舒服的吟声。

微微昂起头,看着那漫天璀璨闪耀的星斗,天气很好,星星也很大很亮,她这个角度望去,感觉那星那月似乎都是触手可得,让人极是喜欢。

这么想着,倪欢欢也跟着做了,她再没有对帅府的谨慎畏惧与颤抖,似乎忘记了身在何处,全身心投入在那星月的美妙之中。

伸出一只纤细的手,缓慢地想要伸向天上的星辰,只是,手刚伸到一半就自然垂落了下来。纤长的睫羽轻轻颤抖,渐渐缓缓闭合,呼吸也跟着匀长起来。

这一觉睡得并不安稳,她时而会听到整齐的脚步声从耳边咚咚走过,震得她翻来覆去的。不知是夜色突然深了,还是气温突然寒了的缘故,倪欢欢激灵灵打了个寒战,似有预感一样蓦地睁眼。

一张放大了的脸孔正居高临下的与她一眨不眨地对望,似乎在审视着,又似乎在判断着什么。那距离近得几乎二人同时眨眼,睫毛都会撞在一起。

倪欢欢的心跳飞速狂飙,一睁眼就看到一张陌生的脸孔和自己近在咫尺,她顿时吓得心脏都停拍了,条件反射地猛后退一下,却因为身后是厚重的墙壁,咣当一声,脑袋结结实实地与墙壁撞在了一起。

“哎呦”一声,她捂着后脑勺痛呼。

月光投照下,身前的男子已经背光而立,倪欢欢并不能完全看清男子的样貌,只是觉得这个人好高大,身体投下的阴影将她完完全全第笼罩在内。

捂着后脑勺愣怔了一会,倪欢欢蓦地反应过来自己身在何处,睡意在瞬间被刨到了九霄云外去了。

“你是谁?”男子微微俯下身,仍是居高临下的看着她。颇具磁性的嗓音很动听,好像清泉流动的感觉,让人神清气爽。

倪欢欢忙压低身子,她自知能在这帅府的人非富即贵,深深记着来时洪管家的叮嘱,她不敢大意,忙恭恭敬敬地回道:“小,小的是玲珑小姐招来的画师……”

“噢?”男子声调忽地一高,似是感兴趣了:“你叫什么名字?”

倪欢欢暗暗咬牙,气恼自己竟然会蹲在墙根下睡着了,招惹上这么一个不知身份的人物。听到对方问话,忙回答:“小的……倪欢欢。”

“呵,原来你就是进来小妹口中谈论最多的倪欢欢啊?想不到竟是这样年轻,你师承何人?自幼应是有专人教导的吧?”男子问道。

倪欢欢一听心下顿时一突突,小妹?自己没听错吧?这人说小妹……难不成他是那些玲珑小姐的哥哥,哪个少爷?

心中纵然有万马奔腾,倪欢欢却不忘回道:“小的不敢当……小的自幼与母亲学习画技。”

男子笑了一声,忽的话题一转,问道:“你为什么要在这里睡觉?”

“小的……小的……”

倪欢欢在那小的了半天也没小的上来,她本来想说为玲珑小姐画了一天的画像太累了,不曾想坐下歇息一会就睡了过去,可又觉得不妥。

万一自己这话传到玲珑小姐耳中,岂不就是让玲珑小姐觉得自己不愿意为她画像?接着因此来治她个什么莫须有的罪名……

倪欢欢正在这苦思冥想,那男子已经不耐烦得皱起了眉头,看她支支吾吾的模样,不悦地道:“你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亏心事了吗?别结结巴巴的,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是个男人就痛快点。”

倪欢欢一愣,背光抬起她白皙的瓜子脸,那无暇的脸上镶嵌的一对黑宝石一般锃亮的眸子一眨不眨地盯着男子。

男子与她对视了半响,只觉得那月光下的皮肤晶莹剔透,小巧的薄唇微微张着,露出一点洁白的皓齿。她的大眼睛被纤长的睫羽投下阴影所覆盖,却仍掩不住那其内的璀璨芳华。

男子忽的心下一动,竟是不由自主地抬手向她的小脸摸了过去。

倪欢欢察觉时不由得惊叫一声,一把将男子推开,转身撒腿就跑。

男子猝不及防,竟被她推得趔趄一下,远处候着的侍从见状忙惊呼一声跑过来:“少帅……”

“大胆,竟然敢袭击少帅,来人呢……”

有人怒喝一声,就要派人追她。

钱晏却一抬手,制止了要追上去的士兵。

他望着那仓皇而逃的娇小身影,青衣在她身后翻飞舞动,似一只轻盈的蝶,随时都会乘风而去一般。好像要看是否有人追来,那娇小的人儿蓦地回头,恰巧与他四目相对。

盈盈月光下,她眸光灿灿,闪烁着惊慌,在见他也打量着她时,惊慌更是进一步地加剧,转身头也不回地没入黑暗之中。

钱晏忽然笑了一声,看了眼自己刚刚快要伸出去的手,眼中透出一丝玩味。

……

倪欢欢一口气跑到了帅府门口,因为没有出门的凭证,她被拦在了门口。

心中一阵后怕,她两腿不争气地抖个没完,士兵即不让出去,她便颤颤巍巍地走到墙根处又蹲了下去。

倪欢欢抱住脑袋拼命对自己大喊:笨蛋,笨蛋,笨蛋!

慌什么,跑什么,完了完了,她听得清清楚楚,那个士兵叫那个男人少帅……她,她竟然推了少帅?她是倒了什么样的霉运,竟然一进帅府就碰上了少帅?

碰上了就碰上了,她为什么还要手贱地推了他一下?

第四十九章 烧他成灰
少帅霸宠悍夫人全文阅读作者:晓月清风加入书架

惨了惨了,这下子妙生馆与她都在劫难逃,夜娘知道了一定会扒了她的皮不可……

倪欢欢正在这胡思乱想的时候,杨颖在琉璃楼小女仆的带领下急匆匆向她走来。

还离着很远,杨颖就发飙了:“你跑哪去了?你知不知道这么不声不响得就消失很吓人?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你知不知道……”

倪欢欢一见她顿时觉得提悬的心着了地,扑过去一把将杨颖抱在怀中,呜咽着说:“完了朵朵……我要死了……”

杨颖一愣,将她从怀中扯出来:“你说什么?”

“你刚刚去茅房的时候……我遇见了一个人。”倪欢欢小声说。

杨颖看了眼身后侧耳听的琉璃楼内,一把捂住了倪欢欢的嘴:“走,我们出去说。”

不管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出了帅府再说。

杨颖领着倪欢欢,在那小女佣探寻跟守门士兵的一番交谈后,她二人平安无恙地走出了帅府。

一直走了两条街远,杨颖才揪着倪欢欢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什么你要死了?”

“朵儿姐姐,我刚刚在那等你的时候,我遇见了少帅……”

“什么?”杨颖大吃一惊,顿时感觉震撼无比:“怎么可能这么巧?你是认错人了吧?怎么可能一进帅府就遇到了少帅?”

“是啊,我也不敢肯定,只是当我推了那人一巴掌,然后跑掉的时候,后面的管家就喊着说要抓我……”倪欢欢后怕得回忆着刚刚那一幕。

“你,你推了少帅?”杨颖感觉嘴角不受控制地狠狠抽搐了一下:“你肯定认错人了,要是你推的那个人真是少帅的话,现在我们二人只怕已经横尸荒野了,怎么可能还完好无损地走出帅府。”

“怎的吗?你不相信?”倪欢欢不确定地看着杨颖。

杨颖也不太确定,但看倪欢欢这忧心忡忡的模样,也不好太刺激她,只得点点头,想将此事掀过去。

不管那个人是不是少帅,既然没有冲过来将他们二人碎尸万段,显然事情也不是那么严重,那个人应该是没放在心上的吧。

杨颖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欢欢,无缘无故的你为什么要推那个人?”

倪欢欢说:“他要摸我脸,我一紧张……”

“啥?”杨颖呆要是木鸡:“你说,你说那个人要摸你脸?”

我得天,那个人一定不会是少帅,少帅怎么可能摸一个“少年”?

欢欢不会是遇见了一个有断袖癖的怪男吧?这么想着,杨颖不免一个哆嗦,看向倪欢欢的眼神怪怪的。

当晚,倪欢欢回到家中时,萧清让已经做好了一桌丰盛的晚餐,很温顺得看着她微笑,像是个在等着媳妇晚归的好男人。

想到这,倪欢欢艰难地在他面前红了脸,有些拘谨地坐下用餐。

萧清让闲聊一样地问她一天的工作情况,倪欢欢当即简单说了一下自己的遭遇,当然,有了先前被杨颖调侃的情况,在提及入帅府一事时,她自动过滤了与那不知是不是少帅的男子相遇的桥段。

深夜,倪欢欢回到房间的时候久久难以入眠,她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本以为今天累得半死,既然睡墙根都能睡得着,躺在舒服的床上更应该会容易闭眼就入梦的。

不曾想到,她却竟然失眠了。

睁着眼睛望着刻有镂空花纹的棚板,倪欢欢思绪飘摇,回想起今日在帅府中发生的种种,渐渐的,脑海中又浮现出了那个人模糊的影子。

多少个日日夜夜,这就好像一个噩梦,又好像诅咒一般,总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在她空荡荡的脑海中浮现。

有时候倪欢欢会想,那个男人一定是给她下了什么诅咒,否则自己又怎么会这样?

她缓缓的起身,既然睡意全无,不如继续她的画作吧。

初春时节天气还是略微的凉,她起身披了件外衣,从橱柜中翻出一叠用过的厚厚的宣纸,纸上满满的画着同一个人的不同动作与表情。

倪欢欢愣愣地翻看着那些出自她笔下的人物,栩栩如生的表情,传神逼真。

随着翻开的每一页纸张,那个男人的一瞥一笑无不牵动着她的情绪,引起莫名的哀伤。

窗外忽然吹来一股强风,掀开了窗扇,发出咣当咣当的声响。

倪欢欢回过神来起身去关窗,也就是一转身的功夫,那一叠叠的宣纸被掀上了烛台,易燃的宣纸蘸火就着。

当她在回过身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满桌的火光,顿时被惊得神色巨变,三步并两步扑过去扫开宣纸,烛火也被她扑灭了,但纸上的男子已大半化为灰烬。

“是我太强求了吗?一直都是我自作多情的吧?现如今,连老天都不要我留你,叔叔,我该怎么办?”眼泪缓缓地积蓄在眼中,朦胧了视线。

早在不知多少个日夜前,这个男子就牵动着她的喜怒哀乐,如今已过去一年多了,竟还是忘不掉,她到底是怎么了……

娘,难道这是所谓的情牵?

思绪到了这个地方,心中忽然如惊雷炸响,将她轰得外焦里嫩。一个不经意的想法,似乎是道出了许多不为人知的少女心事。早在那情窦初开的岁数,因为一个不同于自己爸妈的男人出现,细心的照料,温暖的柔情,一点一滴,一瞥一笑,竟是早已经深入心海,难以自拔……

许久之后,倪欢欢回过神来,不由得自嘲一笑,不论自己的心是怎样想法,那个人已抛她而去……

算了吧,算了吧……

心口又是那熟悉的抽痛,她微微蹙起眉头,看了眼手中烧掉了一半的画纸。突然鬼使神差地举起,凑近了那炎炎火烛。

纸溶于火,很快,就真成了灰烬。

***

萧清让冲着虚空叩下最后一个头,缓缓地站起身,那张俊逸的脸孔这时候不再是淡然,而是狰狞的狠色,阴冷的眸光盯着书桌上的一张画像,忽然冷笑了起来。

画中是个男子,俊美绝然,猎猎白衫飘向身后,似误坠凡间的仙人,清逸雅然。

这个男子不是别人,正是当今的列柳城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督军大人——钱多多。

萧清让缓步走到书桌前,神色恐怖得笑着。青白的手掌缓缓抓向画中人的脸孔,宣纸在其手中快速皱紧,变了形。

“爹,萧家的一百零三口性命不会白白丢掉的。大仇将报,儿子会手刃仇人项上人头送到你面前,爹别急,还我们萧家青白的日子就要到了。”喃喃的狠冷的声音缓缓响彻在空荡的屋内。

第五十章 火势熊熊
少帅霸宠悍夫人全文阅读作者:晓月清风加入书架

这么长时间的潜伏并没有白费,看来那个人并没有想象中的绝情,对于倪欢欢这个黄毛丫头还是很在意的。

他赌对了,只要抓紧她,那个人就跑不掉的。

点一下头,他唇边勾出一个阴冷的笑容,缓缓推开了窗,目光向对面望去,忽见对面的厢房内有火色跳跃。

萧清让一愣,接着眉头皱起,他想也没想,身形一跃,直接朝倪欢欢的房间冲了过去。门咣当一声被推开,热浪夹杂着浓烟扑面而来,猝不及防被呛得心口一痛。

他一眼就看到了火舌正狰狞着舔舐着少女的裙摆,她正慌乱得拿着被褥去扑快烧散架了的桌子。

屋内热浪灼灼,床帘已燃尽,火势已窜上了房顶。

眼看着那岌岌可危的房梁就要倒塌,而倪欢欢竟丝毫不觉得还在拼命扑着那张桌子。

“你在干什么?”眸光微沉,萧清让大步冲进去,抓住那有些灼烫的皓腕,拉着她向外跑去。

“不行,我的画……”倪欢欢惊叫一声,眼泪婆娑,挣扎着想要脱离他的钳制。

萧清让听了这话,向那火光四射的桌案上看去,一叠画纸散落得到处都是,已燃尽了大半,再难找出一张完全的画像。

可他依然辨别出那画上的人是谁,眸子一眯,他忍不住扳正她扭动的身体,大声喝道:“倪欢欢你清醒点,画没了可以再画,人没了怎么办?”

“不行,不能烧,我不要……”

她倔强得哭嚷着要睁开他的钳制。

萧清让怒上心头,心想怎么不烧死她一了百了,又很想给她一巴掌来打醒她。

不过,最终他却是手掌蓦地一松,接着他冷声说:“想被烧死你就冲进……”

话没有说完,那小身影已毫不犹豫地转身冲进屋内。

萧清让气晕,本想吓吓她,没想到她竟真要去找死。

大掌一捞,又将她逮了回来,二话不说拖着就向院外冲了过去。

“啊……”

也就在同一时刻,房梁不堪火势,轰得一声塌下,正砸在那书桌上,所有的画瞬间烧成了灰烬。倪欢欢痛悔不已,止不住放声大哭。

那里承载着的不单单是出自她笔下的画,人,还有她对过去的所有念想……

她好悔,要是不动去烧那些画的心思,就不会引发火灾,更不会在她想收回剩余画的时候再无一丝反悔的余地。

难道一切都真的是她空想?所有的思念都是她一厢情愿吗?可即使是一厢情愿,追思过去的权利也剥夺了吗?

眼泪噼里啪啦的掉下来,苦涩难言。

萧清让的手一松,她跌倒在地,就势把头埋在双膝间放声大哭。

这边火势已顺着烧散架的窗棂喷涌向外,逐步有蔓延到别的屋子的趋势。

隔壁院落听到响声,怕殃及到自家,急急忙忙拎来水桶帮着灭火,一左一右的邻舍都出动了。

萧清让最后看了眼地上的倪欢欢,眉头皱成川字。几次想要伸手将她捞起来就走,后又生生止住了。

他知道这是一次机会,这方的火势想必用不了多久,就会传进那个人的耳中,让他们的关系复原,对他接下来的计划很有帮助……

通过这么长时间的接触,萧清让早已能感受到倪欢欢对那个人的感情,即使她什么都不对外人说,他也知道得一清二楚,而那个人对于她……似乎没有太多复杂的东西,也许也只是像他一样想利用她而已。

萧清让越想眉头皱得越深,他脑海中渐渐的勾勒出了一幅钱多多拥她入怀并温言软语的安抚画面,出于内心深处的,有些抵触。

随即他就将这个想法抛向脑后,不再去想,也不再去看那哭的忘我的少女,身形一闪,渐渐消失在了校园之中。

同一时间,半条街都被这方的火势所搅动,许多人主动过来帮忙灭火。

可屋子的主人却只是跌在地上放声大哭,在那些外人看来,好像是个小姑娘被这大火吓得没注意了才哭的。

帅府

书房内突然传来一声冰冷的质问:“你说什么?”

“八爷,小院起火了。”邱寒再一次的冷静回答:“不过八爷请放心,她并没有受伤,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哭起没完。”

钱多多眉头微皱:“是不是因为……那个人?”

提及那个人,他的语气不由得又冰冷了几分。想不到这个小丫头如今胆子是越来越大了,自己离开不过一年多而已,她竟然敢在家中养男人了。

刚听到这事儿的时候,他很生气,派了多人去查探那个男子的消息,却都石沉大海,回复给他的讯息几乎都是:这个男人好像是凭空蹦出来的一样,没有背景,没有身份。

他不由得开始怀疑起来,这样一个来历不明的人接近倪欢欢,到底是什么目的?

邱寒道:“似乎是因为进入院中灭火的人特别多,那个人就突然不见了,属下正在派人追踪。至于她为什么而哭……属下不知。”

“好了,派人将她安顿好,做得隐秘些。”钱多多不耐烦得摆了摆手,挥退了邱寒。

事情变得越来越有趣了呢,竟然想在他的眼底耍花样?

呵,不自量力。忽然想起了不久前的那个刺客,下面的人汇报上来的情况,与这个人差不多,都是来历不明的呢。

***

夜已很深,倪欢欢抽抽噎噎的哭声在这空旷的夜色中显得很寂寥与诡异。

她边走边抹眼泪,无论怎样也止不住心中的忧伤,似乎想借着这场火将这一年来心中所有的委屈都发泄一空。

不知不觉已来到了妙生馆的门口,她看着二楼亮着微弱的灯光,突然提起小拳头砰砰地砸了起来,砸得漆红门板咣当咣当直响。

不多时,屋内传来了一声怒骂:“哪个狗娘养的,大半夜你不睡觉,敲敲敲,叫魂呢……”

房门嘎吱一声打开,夜娘衣衫不整地刚露出半边身子,骂声随着一抹清影扑到怀中戛然而止。

接着她条件反射似的妈呀一声将怀中人推了一个趔趄,自己跟着也蹦出去一丈远,抽着嘴角喝道:“哪来的小贼,竟然敢吃老娘豆腐!”

倪欢欢哭笑不得,眼泪汪汪地说:“夜娘姐姐,是我……呜呜,我欢欢啊……”

夜娘一呆,仔仔细细得看了眼面前哭的梨花带雨的小人儿,这才发现是她的摇钱树宝贝倪欢欢。

呆愣过后,夜娘回过神来,连忙将倪欢欢拉进了屋内。

这时陆燕青突然衣衫楚楚地走了出来,看到倪欢欢的时候干咳一声,看上去很礼貌的对夜娘说:“我还有事……就先后回去了。”

夜娘瞪了他一眼,那眼神颇有些哀怨,可又看了看怀中的倪欢欢,不由得一叹:“知道了,你快走吧快走吧,别在这碍老娘的眼了。”

第五十一章 深夜黑影
少帅霸宠悍夫人全文阅读作者:晓月清风加入书架

陆燕青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微微点头,便转身离去。

倪欢欢一边抹眼泪,一边跟着夜娘上楼,不忘地问:“夜娘姐姐……这么晚了,陆大哥怎么在你这里啊?”

“他……他东西落这了,回来取的。”夜娘支支吾吾地说了几句,然后便拉着倪欢欢匆匆上了楼。

夜娘得知倪欢欢家中遭遇大火,急忙挽留倪欢欢在妙生馆内住下。

倪欢欢现在心情很低落,又没地方去,没个人可以安慰,自然就留在了妙生馆内。

夜娘安慰了她几句,看着她哭肿的两个大眼睛,又向她的胸口处瞄了几眼,脸上满是孤疑的神色。

“姐姐,我饿了。”倪欢欢抹了把眼泪,抽抽噎噎地问:“有什么吃的吗?”

夜娘忙说道:“嗯,有的,姐姐这就去给你热了端来。你先休息一会儿。”

倪欢欢点点头,夜娘转身离去。

当夜娘在回来的时候,倪欢欢已倒在床上睡着了。长长的睫羽上还噙着泪滴,微微蹙着眉头,一脸的悲恸,那样子似乎遇到了什么难过的事情正无法自拔。

缩卷着瘦小的身体,两手并在胸前,似是在无意识地做着自我保护的动作。口中喃喃地说着:“对不起……叔叔……”

夜娘没有听仔细,叹了一声,将热好的稀粥馒头放在了桌上,轻轻为她拉上被褥,盖在胸口的位置。

夜娘的手忽地一僵,下意识得按在了她的胸脯上,鼓起的一小包,软软嫩嫩的……

夜娘有些不敢置信得看着似乎是被吵到了的倪欢欢,她口中发出一声微弱的嘤咛,轻轻翻动了下身子。因哭得很疲惫了,并没有被吵醒。

夜娘脸色变了几变,细细地看了看她的眉眼,又攥了攥她纤瘦柔软的胳膊,心中恍然大悟。最终夜娘对着熟睡的倪欢欢露出无奈的笑,是男是女她倒真不在乎,只是惊奇倪欢欢竟然瞒了她这么久,这么深。

朝夕相处了这么久,竟然丝毫没有发现倪欢欢的伪装,夜娘想想自己最近下在陆燕青身上的功夫,又恍惚一叹,看来是对身边的人太疏忽了。

脸上不自禁就挂上了柔和的笑容,手指轻轻为她抹去眼角的泪痕,就好像一个慈祥的母亲,一个温柔的姐姐呵护妹妹一般。

掖好被角,熄了灯,夜娘端着饭菜缓缓离开了房间。

漆黑的夜色浓郁暗沉,许久许久以后,二楼的窗户忽的被一阵风刮开,诡异却是没有发出一丝声响。

除了那剧烈刮动的窗帘显示着风的存在,似乎再无别物。

床上的倪欢欢瑟缩了一下,初春的风还很冷,她就要被冻醒了。眼皮轻轻阖颤了一下,就要睁开的时候,突然颈后一痛,被人暗中点了睡穴,又沉沉得闭了眼。

窗户无声地合上,屋内陷入了空寂的静谧。一道修长挺拔的身影静静地站在床沿沿前,目光复杂得看着床上昏睡的少女。

男子在床边站了许久,忽的一弯腰,长臂将少女渐渐长成、柔软诱人的身体裹在了怀中。他抱着她靠坐在了床板上,静静地、紧紧地抱着。

清淡的梨花香气味时隐时无,炙热的大手拥着她纤细柔软的腰肢,紧而有力。

“欢欢啊欢欢……你到底是有何魔力?”

黑暗中传来一声低喃的叹息,男子忽地埋首在收少女的颈间,贪婪地呼吸着她的香气,似乎想将这一年多时间的思念都补偿回来。

忽然,心头一阵悸动,呼吸的动作渐渐变成了轻轻的允啄,从那白皙的颈项,再到那柔软粉嫩的耳垂……

动作轻柔,可下口却毫不含糊,呼吸渐渐的有了加重的趋势……

就当那大手突然探入她里衣触上那片灼热的肌肤时,他整个人忽然触电了般缩回手,条件反射地一把将她扔回了床上。

窗棂大动,风声呼啸,眨眼间,倾长的黑影消失在了房间之内。

第二天。

当倪欢欢迷迷糊糊睁开眼的时候,就见夜娘眯着凤眸与她靠得极近,几乎是脸对脸,彼此呼吸可闻的距离,并且一脸孤疑地在她身上扫来扫去的。

倪欢欢吓了一跳,不禁后退了一下身子,问道:“夜,夜娘姐姐……你干什么这么盯着我?”

夜娘的眼睛眯得更加深邃了,看着倪欢欢她那紧张的模样,皱眉问道:“你昨夜干了什么?”

“昨夜?”

倪欢欢愣了一下,突然响起自己不小心纵火烧了房子的事情,又想起了那些画,有些失落地低下了头:“做了坏事。”

夜娘语调一下变得奇怪了起来:“什么坏事?”竟然不依不饶地追问。

“昨夜不都给你说了吗?就是烧了房子……”

“不对。”

夜娘一把揪住她的衣领,将她提到自己的跟前,又不知道从哪里扯出一面镜子来,诡异地对她说:“瞧瞧,瞧瞧,这多么明显的欢爱痕迹。欢欢,你对姐姐隐藏女儿身姐姐不怪你,但是你要是敢背着姐姐去外面胡乱找男人来填补空虚……”

“这是什么啊?”

倪欢欢一把扯过镜子,透过那模糊的镜面能看到自己颈侧三五个紫红的痕迹,挠了挠,不痒,不像是被蚊虫叮咬过的痕迹。

“你还问我这是什么?我正想问问你呢?”

夜娘抱着肩膀一副兴师问罪的模样:“昨夜姐姐走的时候,把你好好地放在了被子里。为什么今早晨你衣衫不整地趴在床上?而且脖子上还留下了这么可疑的东西……”

倪欢欢神色大变,惊恐道:“姐姐,你这夜里不会来了采花贼吧?”

“胡说,为什么姐姐我住了几年都没事儿,你才来一晚就进了采花贼?”夜娘猛摇头,坚决反对她的猜测。

倪欢欢又在脖子上抹了一把,脑海中一顿搜索,却真的没什么印象,估计真是被什么东西咬的。胡乱搪塞了夜娘几句,准备起身换衣服,她忽然想起夜娘刚刚说的一句话,一时愣在那里。

“姐,姐姐你都知道了?”倪欢欢两手交叉胸前,试探地问。

“那么明显,姐姐又不是瞎子。”即使她束了缚胸,可这丫头发育得真是太好了,仍然圆圆鼓鼓的。或许她以前真的是瞎子,竟然没有发现过。

脑海中忽的又想起了陆燕青,他看倪欢欢的眼神每次都怪怪的,难道说他早有察觉?只有自己一直傻傻得被瞒在谷里?

首页5678910111213141516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晓月清风所写的《少帅霸宠悍夫人》为转载作品,少帅霸宠悍夫人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少帅霸宠悍夫人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少帅霸宠悍夫人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少帅霸宠悍夫人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少帅霸宠悍夫人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少帅霸宠悍夫人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