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军事历史小说 > 三国之残汉再起最新章节 > 三国之残汉再起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三国之残汉再起 连载中
分享三国之残汉再起

三国之残汉再起全文阅读

三国之残汉再起作者:太子舍人

三国之残汉再起简介:汉秉威信,总帅万国。风化至美,柔远以德。既然一朝身为刘辩,则上苍必眷顾于我。汉室煌煌四百余年,怎能一朝倾颓,分崩离析?就让我只手撑天,扶起这即将倾覆的王朝!感谢创世书评团提供论坛书评支持建了个群,【承光殿】,397863285.有想法可以群里提出来的,催促我也可以。 https://www.uukanshu.com
-------------------------------------

三国之残汉再起最新章节第117章 图穷匕见
第2章 天子刘宏
三国之残汉再起全文阅读作者:太子舍人加入书架
  “陛下,史侯来了。”德阳殿中,天子刘宏刚刚从睡梦中醒来,张让就禀报到。

  史侯,就是刘辩。在刘辩出生之前,天子刘宏还有几个儿子出生,但是不久之后就全部夭折了。刘辩出生之后,当时还是贵人的何皇后在禀报天子刘宏之后,就将刘辩送到了宫外,养育于道人史眇出,后来才接回宫中。为了刘辩不会夭折,因为养于史眇那里,所以在提及刘辩的时候,一般都称呼他为“史侯”。

  至于刘协,一般也都称呼他为“董侯”。因为他在王美人被鸠杀之后,就被刘宏送到了太后董氏那里抚养,所以称呼他为“董侯”。

  “刘辩..他来做甚?”刘宏先是一愣,随即皱着问到。

  张让躬身道:“奴婢也不知道,不过大抵上应该是向陛下问安的。”

  “问安。”刘宏又是一愣。“现在是什么时辰?”

  “再过一刻,就到食时(就是辰时)了。”

  刘宏想了想,道:“若是朕记得不差,刘辩已经有三日没来见朕了吧?”

  张让不露痕迹地拍马屁道:“陛下果然记忆过人,奴婢都记不大清楚了。”

  “那就宣他进来吧。”刘宏道。

  “喏!”张让应声而去。

  德阳殿外,刘辩恭恭敬敬站立着,朝阳将他的影子照得老长。

  “史侯!”

  刘辩抬头看去,看到一个健硕的中年宦官,一双俊朗的面容,面白无须,双眼炯炯有神,一副精明干练的样子。

  他的记忆告诉他,这个中年宦官,就是“十常侍”之一、爵位关内侯的张让。

  “张常侍!”刘辩向张让一礼,口中问到。“父皇,可曾醒来?”

  向张让行礼,按照本心刘辩是绝对不愿意的。但是,为了将来自己能够顺利的让刘宏册封自己为太子,他只好忍让。

  十常侍是非常可恨,但是自己一个皇子,说是皇帝的亲骨肉,身份高贵,但是架不住他们和皇帝天天在一起,稍稍说一些自己的坏话,后果就绝对不妙。

  天子的亲骨肉,可不止自己一个。长乐宫里,还有一个天子更喜欢的“董侯”,刘协。

  看到刘辩向自己行礼,张让愣了愣。平日里,眼前这个大皇子可是高傲的很,见到自己和剪刀陌生人一般,没想到今天竟然给自己行礼了。不过他倒是反应快,没有失了礼仪:“史侯折煞老奴了。史侯的礼,老奴可不敢受!”

  “张常侍,刚才那一拜,不是一个皇子向你行礼,而是一个人子向你行礼。张常侍你跟随父皇,日夜操劳父皇的起居,着实辛苦。所以,..”刘辩嘴上解释着,心里边却快要吐出来了。他没想象到,自己有一天竟然也会说出这么恶心的话。

  果然,政治人物都是演戏高手。虽然,刘辩这个演戏高手还很稚嫩。

  张让不想刘辩竟然说出这样的话,心中一愣,不过身为政治人物他还是很快把自己的情绪收了起来:“史侯,陛下已经醒来,请史侯随奴婢进殿吧..陛下刚刚起来,史侯可以大胆一些。”

  刘辩点点头,感激到:“多谢常侍提醒!”

  进到殿中,看到刘宏之后,刘辩恭恭敬敬行大礼,伏跪在地:“儿臣向父皇请安!万岁,万岁,万万岁!”

  自刘辩进殿之后,刘宏就察觉到他的步伐和往日不同,规矩了许多,也沉稳了许多,不复往日轻佻之举。

  看着平日里向自己问安时总是提不起精神而敷衍的刘辩如今跪在地上恭恭敬敬向自己行礼,刘宏饶有兴趣地看着,一言不发。他倒要看看,自己这个大儿子能够坚持多久。

  跪在地上的刘辩低着头,虽然心中奇怪刘宏为何没有让自己起来,但是还是老老实实地跪在地上一动不动。

  过了大约有两三分钟的样子,刘宏方才开口道:“起来吧。”

  “谢父皇!”听到这三个字,刘辩心中如释重负。刘宏要是再不开口,他肯定要有小动作了。从地上起来后,他规规矩矩的站在殿中,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

  “今日来这般早,可有什么事?”刘宏开口问到。

  “儿臣..”刘辩顿了顿,继续道。“儿臣想裁减日常用度,请父皇恩准!”

  这让刘宏和一旁的张让颇感到意外,刘宏不动声色问到:“为何会有这般想法?”

  “昨日,儿臣偶尔听人说起,现在宫外都在大旱,许多人都吃不上饭,心中就有些难过。昨天夜里,翻来覆去,儿臣也只想到了这个办法。儿臣少用一些,或许就能救活一些人。这样,这样儿臣心里会好受些..”刘辩斟酌着,组织着言语。

  这话,倒不是他胡言乱语。以前他对东汉末年和三国非常感兴趣,但是却不满足于仅仅是阅读《三国演义》,就翻阅了许多关于东汉末年的史料,看得最多的,就是《后汉书》和《三国志》。他记得很清楚的就是,在《后汉书·孝灵皇帝本纪第八》中,在记录光和六年时有这么一句话,“夏,大旱。”

  他阅读过不少帝王本纪,在记录时间上一般是用“春二月”、“夏四月”、“秋七月”、“冬十月”或者诸如“三月戊申”等字眼。

  而在光和六年的记录上,单单记述“夏,大旱”。说明整个夏天四五六三个月中,东汉大部分地区都在干旱当中。而刚才在来德阳殿的路上他也作了求证,有知晓外面情景的内侍宫人也证实了他的记忆,大汉十三州,大部分地区都在干旱当中。

  这让他感到担忧!干旱,再加上朝政的混乱和帝国官员的不作为,这不是在给张角造反提供炮弹吗?

  他倒是想直接提醒刘宏,但是一个八岁的孩子的话,刘宏显然是不会相信的,反而有可能会认为这是一个阴谋。所以思来想去,刘辩也只能这么拐弯抹角提醒了。

  “是谁在史侯面前乱嚼舌根子?”刘宏还没有说话,一旁的张让却倏然色变,尖声叫到。“当真该杀!”

  刘辩脸色一变:“张常侍,这是我问的。总不会因为几句问话就把人杀了吧?”

  “啊——”张让一愣,随即立马变成了笑声。“怎么会,怎么会?”

  “刘辩,你有心了!朕准了!”刘宏这时接过话。

  “多谢父皇!儿臣..”刘辩谢过之后,又道。“儿臣还有一事,望父皇恩准!”

  “何事?”

  “儿臣想读书。”

  “读书?”

  “是。儿臣听闻,前朝时孝景皇帝曾经对孝武皇帝说过,做人要做一个博学、审问、慎思、明辨、笃行的人。儿臣资质愚钝,不及孝武皇帝万分之一,但是也希望能成为孝景皇帝所说的那样的人。儿臣有许多道理不明白,但是听说书中有这些道理;儿臣有些行为肯定不符合为人处世的标准,可是却不知道该如何改正。所以,儿臣斗胆,希望父皇能够为儿臣派一位老师,教授儿臣读书识字,还有为人处世的道理..”刘辩再次跪拜在地。“儿臣请父皇恩准!”

  在这件事情上,刘辩一开始有些奇怪。在他的记忆当中,除了五六岁的时候读了《仓颉篇》、《训纂篇》和《滂喜篇》,完成了启蒙之后,刘宏就没有给他指派过老师读书。由此也看得出,自刘协出生之后,他不再受到刘宏的喜爱。

  “这话,是谁教你的?”刘宏眯着眼睛,盯着刘辩,突然问到。

  “啊——”刘辩一愣,心道这是什么情况,我想读书也要人交代?不过反应倒也快。大抵上,以前的刘辩行为轻佻,不喜读书,如今自己今天突然间来这么一出戏,也难怪刘宏会怀疑。“这都是儿臣自己想的,没有人教自己。”

  “当真?”

  “千真万确!”

  “起来吧。那你可知道你刚才所说的博学、审问、慎思、明辨、笃行这几个词出自何处吗?”刘宏突然问到。

  “这..”刘辩自然是知道的,可是现在他的身份让他肯定不能一口答上来,故作难为,眼睛四处乱看,眼神飘忽,好一会儿之后,方才回答到。“好像..好像是出自《礼记》吧?别的,别的,儿臣就不知道了!”

  刘宏笑了起来:“让父,你来告诉他。”

  “史侯说出自《礼记》是不错的,原话是出自《礼记·中庸》,原话是‘博学之,审问之,慎思之,明辨之,笃行之’,意思就是一个人要广泛的学习,仔细的探究,谨慎的思考,明确的辨别,切实的实行。”

  “刘辩,你可记清楚了?”

  “儿臣记清楚了。”刘辩回答到,然后转身向张让礼记。“刘辩谨受教!”

  “那还不下去!”

  “喏!”刘辩向刘宏行礼之后,慢慢退出了德阳殿。

  退出了德阳殿之后,他方才长长舒了一口气。刚才在德阳殿中,他可是小心小心再小心,生怕有什么地方应答不对的。

  精神一松,刘辩这才想起来,似乎刚才刘宏没有给自己一个答复,再转身进去询问显然不合适。叹了一口气,只得离开:“走吧,去长秋殿。”

  长秋殿,正是皇后何氏的寝宫。

  ——————————

  “让父!”德阳殿中,刘宏望着殿外,道。“你说,这话是谁教他的?”

  张让沉思片刻,斟酌道:“陛下,奴婢以为,这话确实是史侯自己想到的。史侯深居宫中,平日中也几乎没有和外人接触。入殿之前,老臣奉旨出迎..”随即他就把殿外发生的事情说给了刘宏。“若单单是言语,还有人教,但是行为举止不可能有人教授吧。再说,就算是有人教授。老奴斗胆,为陛下贺喜!”

  “你这老货,刘辩一个礼就把你收买了?”刘宏笑骂到。

  “陛下,老奴永远都是陛下的奴才!”张让腿一软,赶紧跪在地上表忠心。

  “起来吧,朕岂会不知道?”

  张让赶紧从地上起来,悄悄摸了头上的冷汗。

  果然,伴君如伴虎啊!
第3章 何氏兄妹
三国之残汉再起全文阅读作者:太子舍人加入书架
  “儿臣拜见母后!”长秋殿里,刘辩向何皇后问安。

  刘辩还未下拜,就被何皇后一把拉住,溺爱地笑道:“史侯今天来的可真早啊。”

  也是身体本身已是的残留,刘辩对于何皇后,那是最为亲近。

  对于何皇后的话,刘辩皱皱鼻子,撒娇道:“母后,儿臣卯时四刻已经起来,都已经转过一圈了。”

  何皇后满脸狐疑地看向高望。

  对于自己的儿子,何皇后那是一清二楚。几乎集万千宠于一身,一向娇贵的很,不到食时那是绝对不会起来,有时甚至干脆睡到午间。猛然听到自己儿子竟然起了一个大早,也难免有些狐疑。

  “娘娘,史侯确实是卯时四刻就起来了。”高望笑着回答到。

  刘辩继续撒娇:“母后,你不相信儿臣。气死我了。。”

  话说完,气呼呼坐在了一旁。

  “母后错了,不该不相信史侯。。”何皇后忙微笑着道歉。

  刘辩小脸一样,仿佛胜利了一般扬起了下巴:“这还差不多。”

  “哈哈哈。。”顿时,何皇后的笑声充满了整个大殿。

  何皇后的贴身侍女苏荷在一旁感叹道:“还是史侯有办法,每次一来,娘娘的额头就舒展开了,笑容也多了不少。。”

  母子二人,就在这长秋殿里说起话来。

  “娘娘,国舅来了。”刘辩就要起身离开的时候,大长秋赵忠进来禀报到。

  “大兄来了。快请!”听到自己兄长前来,何皇后高兴不已,扭头对刘辩道。“既然你舅舅来了,就不要着急走了。”

  “喏!”刘辩应到。

  片刻之后,一个中年人就走了进来,身边还有一个十多岁的少年。

  这个中年人,就是他的舅舅何进,而他身边的少年则是何进的儿子何咸。

  此时的何进,还不是后来的大将军,而是因为何氏被立为皇后的原因官拜侍中、将作大匠和河南尹。

  这是刘辩第一次见到何进。三国演义说何进是屠户出身,不过眼前的何进相反不像是屠夫,反而一身穿着打扮无意更像是一个儒士,长相也非常俊逸,放到现代也是一个中年帅哥,师奶杀手。

  而十几岁的何咸,看起来更是清秀可爱,这还没成人就已经看起来非常漂亮了。也难怪几年后会生出“傅粉何郎”那样的帅哥了。

  而且,刘辩发现,何进也好,何咸也罢,甚至是自己的母亲何皇后,皮肤都比一般人的白皙许多,印象中自己的二舅何苗皮肤也非常白。

  想想也是,三国演义本就是小说,所写故事本就和历史大不相符。如果何家真是屠夫出身,相比也生不出何皇后这样的美女,也不会有“傅粉何郎”这样和潘安相比的美男了。

  刘辩抢先一步:“见过舅舅,表兄。”

  “臣何进(何咸)见过皇后娘娘。”何进带着何咸向何皇后行礼,而后又向刘辩行礼。“见过史侯。”

  “大兄,都是一家人,别老是行礼了。”何皇后嘱咐到。“多不自在。”

  “妹妹,这话你就错了。”何进摇摇头。“家人是家人,君臣是君臣。我们何家虽然不是高门大族,也比不了郭、阴、马、窦等家,但是礼不可废,该守的礼节一定要守。否则,徒惹人笑话,说我何家没有教养,不知礼。”

  “算了,我也说不过你。”何皇后摇摇头。她感觉,自己大兄,自从自己成了贵人特别是成了皇后以后,愈发的谨慎小心。一心想着把何家建成像郭、阴、窦、马这样的家族,都快掉进书袋子里了。

  她又向何咸招招手:“来,到姑姑这里来。”

  “一转眼,都这么大了。记得我当初离家入宫的时候,身量才三尺多,这一晃,都比我高了。”拉着何咸的手,何皇后感叹着,而后扭头看向何进,问到。“该议亲了吧?”

  何咸羞涩地低下头,眼睛盯着脚尖,两颊绯红,不敢说话。

  何进点点头:“已经在议亲了。”

  “哦,是哪家小娘子?”何皇后眼前一亮,八卦之火熊熊燃烧。

  应该是尹氏吧?一旁的刘辩暗道。他曾经看过何进的资料,儿媳妇叫尹氏——后来被曹操这个人妻爱好者收入房中那个。

  何进道:“是雒阳一家良家女,姓尹,比大郎小三岁,如今已经十二。还没有定下来。。”不过口气中,却透出一丝不满意。

  依着他的想法,娶一位高门大族的女子才是最好不过的。他也曾经暗中打探过,可惜结果。。着实让人沮丧。最后方才选了尹氏,也是无奈之举。

  “良家子弟,最好不过。”何皇后点点头。“性子如何?”

  “倒也贤良温婉。”

  “那最好不过了。大郎性子腼腆,尹氏既然贤良温婉,那就是佳媳。若真是进门的是一个世家女子,性子若是再刚强一些,恐怕家宅不宁啊。”何皇后点评着。

  何进唯唯诺诺。虽然只是自己妹妹看中的,但是家中也就她最为尊贵,那就答应下来就是了:“既然皇后娘娘觉得满意,那就答应下来。只要八字相合,就行六礼。”

  一旁一直在观察着他的刘辩心中却失望不已。

  史书上再怎么写何进毫无主见,刘辩总以为是史书,眼见为实才算是真的。可是通过今天这件事情,他失望了。范晔的《后汉书》,果然是没错写。

  连自己儿子的婚事,都是别人一锤定音,自己只在一旁唯唯诺诺,也难怪虽居高位却被袁绍玩弄于股掌之间,最后落得个身首异处。

  何进,不堪大用!

  刘辩虽然不怎么懂得看人,但是基本的判断还是有的。

  看来,不是每一个国舅都能成为武安侯[汉武帝刘彻的舅舅田蚡,爵位武安侯。虽然性格有缺陷,但确实有治国之才,是辅佐刘彻的重要人物之一。]。

  刘辩在暗中叹了一口气,对于何进他是彻底失望了。

  “舅舅,我听说,有个什么太平道的,很是泛滥?”何皇后和何进的对话结束后,刘辩方才开口说话,故意皱着眉头询问起来。

  “有所耳闻。只是故弄玄虚罢了,也就愚昧无知的黔首百姓相信罢了。”对于此事,何进也是知道的,不过在他看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刘辩也听得出来何进的态度,他感觉何进太没有警惕性了。明年的时候,就是何进没有放进眼里的这些愚昧无知的黔首百姓,差点把大汉朝给掀翻了。

  “舅舅,虽然是些黔首百姓,愚昧无知。不过,我想,舅舅身为河南尹,总要重视些,别弄出了什么风浪。洛阳,可是大汗的帝都。”刘辩提醒到。

  “史侯放心,我会注意的。”何进点点头。

  刘辩看得出,何进的态度有些敷衍。但是,他也只能提醒到这个地步;再说多了,反而会引人反感,感觉他只以为是。

  罢了,自己已经提醒过了;听与不听,自己也控制不住。

  刘辩又是一声叹息,颇有“众人皆醉我独醒”感觉。

  话不投机半句多。

  和何皇后等人又说了一会儿话之后,刘辩就起身告退了。
第4章 皇子傅刘陶
三国之残汉再起全文阅读作者:太子舍人加入书架
  德阳殿,刘宏正躺在胡床上,饮酒作乐,欣赏着歌舞。

  “陛下,侍御史刘陶,奉车都尉乐松,议郎袁贡求见!正在殿外等候!”殿外值守的小黄门走进来,禀到。

  “刘陶。。”刘宏沉吟了一下,指着歌姬,道。“让父,把酒撤下去,也让她们都退下吧。”

  待一切收拾妥当后,刘宏方才冲张让点点头。

  张让高声喊到:“传,侍御史刘陶,奉车都尉乐松,议郎袁贡觐见!”

  片刻之后,三个人进殿,到殿中时同时跪下:“臣刘陶(乐松)(袁贡),拜见陛下,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都起来吧。”刘宏挥挥手。“张常侍,给三位爱卿赐座!”

  “喏!”

  “多谢陛下!”谢过之后,三人起身。

  待三人坐定之后,刘宏方才开口询问:“三位爱卿前来见朕,可有事要奏?”

  三人相互看了看,最后侍御史刘陶起身:“陛下,臣等三人确有要事启奏!所奏之事,已写成奏疏,望陛下预览!”

  话毕,刘陶等三人各自从衣袖中取出奏疏。

  “呈上来!”刘宏道。

  张让走下丹墀,将三人奏疏取走,搁在刘宏面前的御案上。

  刘宏先取出刘陶的奏疏,奏疏曰:

  “卑臣刘陶奏皇帝陛下:

  圣王以天下耳目为视听,故能无不闻见。今张角支党不可胜计。前司徒杨赐奏下诏书,切敕州郡,护送流民,会赐去位,不复捕录。虽会赦令,而谋不解散。四方私言,云角等窃入京师,觇视朝政,鸟声兽心,私共鸣呼。州郡忌讳,不予闻之。但更相告语,莫肯公文。宜下明诏,重募角等,赏以国土。有敢回避,与之同罪。”

  又御览乐松和袁贡的奏疏,和刘陶所言都是关于张角之事。看完之后,刘宏沉默不语,片刻之后,方才缓缓开口:“张角之事,很严重吗?”

  “陛下!”刘陶高声道。“臣为杨司徒椽属时,司徒曾与臣谈及张角之事。张角以旁门左道蛊惑煽动百姓,百姓愚钝,不能查察,扶老携幼而前往依附,已经成为心腹大患。每遇大赦,此僚不仅不思悔改,反而变本加厉。若是下令州郡逮捕讨伐,只怕会适得其反,引起更大的祸患。应该严令刺史和两千石,简选流民,派人送回原籍,借机削弱其党羽,然后诛其首领,则可不费力而平定祸患。

  司徒征询卑臣意见,卑臣以为乃善策,正是孙子所言不战而屈人之兵。司徒遂进奏。然会逢司徒去职,遂留中不发,不复此议。

  如今市井中有传言,张角有窃取国家神器之志。然州郡官吏,忌讳此言,不敢上达天听。今张角势已成,实乃我大汉心腹大患。

  所以,臣等以为,陛下宜下明召,不吝国土,重赏张角等人。若是角等不从,可以明正典刑。官吏当中,有敢回避此事的,也要一同问罪。。”

  “此事。。”刘宏沉吟片刻,扭头看向张让。“张常侍,你以为如何?”

  虽然明明知道皇帝的做派,但是亲眼看见,刘陶三人忍不住有些失望。

  张让不以为然道:“陛下,臣以为侍御史、奉车都尉和袁议郎所担忧的,不过是小事罢了。张角者,巨鹿落魄茂才尔。一个落魄小儿,能有什么能力?至于百姓依附,不过是愚昧所致,未闻天子之威仪。若是陛下天威雷霆而至,必如鸟兽散。至于所谓欲盗窃神器之言,侍御史不是也称这是市井传言吗?既然是市井传言,黔首之语,大多是奇谈怪论,夸张之至,不可信也。。这都是奴婢所思。还请陛下圣裁!”

  “都听见了吧。正如张常侍所言,市井传言,奇谈怪论,不可信也。子奇(刘陶字)啊,朕知道你忠心为国,不过也要慎重啊。昨日刘辩向朕问安时,还说做人不仅要博学,还要审问明辨。这些市井传言,你没有去验证吧?”

  “回陛下,臣没有。”刘陶的性格,一就是一,二就是二,绝不会弄虚作假,所以很干脆回答到。“市井传言无法验证。可是陛下,若真是有验证的时候。。”

  “好了,这件事情,朕已经知晓了。”刘宏不耐烦地打断刘陶。“三位爱卿可还有其它事情要启奏?”

  刘陶的脸憋得通红,心中愤怒不已。

  “若是没有其它事情,就暂且先退下吧。”刘宏继续道。

  “臣等告退!”三人只得告退。

  刘陶怒气冲冲走在了前头。出了大殿,他愤愤道:“十常侍一日不出,国家一日不宁!”

  乐松和袁贡吓了一跳,急忙道:“子奇,慎言!”

  “怎么了,他们就那么可怕吗?”刘陶看了二人一眼,声音更大了。

  乐松和袁贡苦笑一声,知道刘陶的性子刚烈,不再说话,只是闷着头走路。

  眼看着二人不再说话,刘陶冷哼一声,也跟了上去。

  “刘御史,刘御史!请留步,陛下口谕,传侍御史刘陶觐见!”三人刚出大殿不久,张让匆匆走出来,冲着刘陶高喊。

  三人同时止步,面面相觑。

  这才刚刚对奏完毕,天子就要单独召见刘陶。这是。。

  乐松和袁贡心中闪现出一丝忧虑。

  “臣奉诏!”刘陶倒是没有多想,高声应到。

  乐松和袁贡只得和刘陶告别,忧心忡忡地离去。眼看着大步前往德阳殿的刘陶,乐松先开口道:“子献,你说陛下单独召见刘御史,会做什么?”

  “我也不知道。”袁贡摇摇头。“但愿不会有事。”

  “要不。。我们在宫外等一等他?”乐松提议到。

  袁贡点点头:“好,我们等着他!”

  出了德阳宫后,二人就在宫外一直等候刘陶的出现。

  ——————————

  德阳殿中,却是意外的和谐景象。

  “子奇!”刘宏率先开口道。

  “臣在!”

  “不用那么紧张,也不要这么正式,又不是朝会奏议。今日朕让你前来,是和你说些琐碎事。随意一些,不要紧张。”刘宏笑道。

  “喏!”

  “若是朕记得不差,子奇你是济北贞王勃之后吧?”刘宏喝了一口酒,询问到。

  “陛下所记,分毫不差。”

  “子奇的孩子有多大了?”

  听到这个问题,刘陶登时尴尬起来:“回陛下,臣。。臣尚无子。”

  “怎么会。。”刘宏愣住了。“若朕记得不差,子奇你可是比朕大八岁啊。朕的长子,可都八岁了。”

  刘陶支支吾吾:“这个。。”

  “算了,你不说,朕也不勉强。朕不过是随意问问罢了。”刘宏笑了笑,随后却是幽幽一叹。

  “陛下,何故叹息?”刘陶见天子叹息,有些奇怪问到。

  刘宏放下手中的酒爵,道:“子奇现在虽然无子,但是以后有子的话,一定会是聪明仁孝、学识过人的孩子。但是朕呢?朕如今虽然有儿子,但是要么年幼无知,要么不成器。一旦朕千秋之后,谁可入继大统?一想起这个,朕就忧心不已啊。”

  刘陶霍然站立起来,跪拜在地,大声道:“陛下慎言!陛下春秋鼎盛,年富力强,何以出口不祥之言?陛下定然万寿。。”

  “好了,起来吧。朕说过了,今天只是谈论琐碎。什么万寿无疆,万岁万岁的。朕又不是上帝,只是凡人尔。既是凡人,就有生老病死。”刘陶话还没说完,刘宏就当即打断了他。“若真是天子万寿无疆,那太祖高皇帝、太宗文皇帝、孝武皇帝和世祖皇帝哪里去了?”

  “这。。”刘陶一时语塞。

  沉默了片刻,刘宏突然问到:“子奇,你说朕千秋之后,朕之儿子,谁可入继大统,撑起我大汉的脊梁?”

  “啊!”刘陶没想到天子会突然抛出这么一个问题。“这个。。史侯是陛下嫡长子,自然是史侯。”

  刘宏长叹道:“可是,刘辩现在这个样子,朕担心啊。”

  刘陶劝到:“陛下!在卑臣看来,陛下大可不必担心。史侯现如今才八岁,但是臣曾见过一辆面。史侯聪慧过人,只要教导得当,以后定然是合格。。储君。”

  “话虽如此,可是谁可担任这个老师呢?”刘宏叹了一口气,突然却说到。“子奇,不如你来担任刘辩的老师,如何?”

  “这。。”刘陶犹豫片刻。“陛下,臣的学识浅薄,恐难当大任。”

  刘宏却不容置疑道:“行了,子奇就不要谦虚了。你若是学识浅薄,那大汉四海之内,可没有几个人敢说自己学识渊博了。”挥了挥刘陶刚才的疏奏。“真是学识浅薄之人,也写不出如此精彩的疏奏来。朕知道,你通晓《尚书》、《春秋》。你就来当刘辩这个皇子傅!你要好好教导他,尤其是一定要好好给他讲一讲《尚书》、《春秋》,还要多讲一讲古代先贤和贤明君主的故事。”

  “朕不求他学识多么渊博,但是至少要成为一个合格的皇子!”

  “臣,定然不负陛下重托!”刘陶跪拜在大殿之上,大声向刘宏保证到。

  “朕,相信你!”刘宏笑道。“今天,就先说这么多吧。至于什么时候开始教导刘辩,时间你来定吧。”

  刘陶此时内心一片火热:“陛下,臣明日就可以开始。”

  “好!甚好!”
第5章 各方反应
三国之残汉再起全文阅读作者:太子舍人加入书架
  “子奇!”

  “子奇!”

  看到刘陶从出来,乐松和袁贡纷纷上前询问。

  “子充(乐松字)、子献(袁贡字)你们怎么还没出宫?”看到二人,刘陶有些好奇道。

  乐松迟疑了一下,看了袁贡一眼,随即开口问到:“子奇,刚才陛下他召见你。”

  刘陶见二人的深情,明白他们是担心自己,随即哈哈一笑:“多谢二位牵挂。不过且宽心,刚才陛下召见我,确实是有事情。”

  “哦?”袁贡开口询问到底是何事。

  “子充,子献,陪我喝上一杯,如何?”刘陶问到,而后低声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寻一僻静处再说。”

  乐松大喜:“甚好!甚好!”

  袁贡指着乐松笑道:“怕是子充你肚中的酒虫出来了吧?”

  三人轻声一笑,随即结伴出了南宫,在铜驼街寻了一处酒家,畅饮起来。

  “店家,寻一安静的地方。”进的店中,刘陶对掌柜的道。

  掌柜很显然和刘陶很熟,笑道:“刘御史放心,老地方如何?”

  “甚好!甚好!”刘陶非常高兴。

  坐下之后,乐松和袁贡便开口询问今日德阳殿中到底发生了何事。

  刘陶就将刘宏和他在殿中所谈之事讲给了二人。

  “你是说。。天子让你担任史侯的老师。”袁贡有些不敢相信。

  刘陶点点头。

  “莫非。。陛下要立史侯为太子不成?”乐松皱着眉头道。

  袁贡摇头道:“这可不一定。史侯已经八岁,早到了读书的年龄。若真是论起来,史侯现在读书,已经是晚了。哪家世族高门的子孙不是五六岁就开始读书的?史侯自发蒙之后,就再没有读过书。所以,由此断定陛下要立史侯为太子,还太早。。”

  “可史侯毕竟是陛下的嫡长子。”乐松道。

  袁贡嗤嗤一笑,低声道:“嫡长子也可以成为庶长子。东海恭王不就是如此?四五年前,史侯也不是嫡长子。”

  乐松哑口无言。

  四五年前,现在的皇后只是贵人,当时的皇后是宋氏。

  二人不再说话,纷纷扭头看向刘陶,想听听他怎么判断。

  “天子没有肯定,也没有否定!”刘陶道。“天子何意,不是我等臣子所能揣测的。不过,既然陛下要我担任史侯的老师,那我就一定竭尽所能,教导好史侯。”

  袁贡和乐松点点头。

  刘陶接着又说到,语气里透着一股决绝:“如果史侯真的有潜质,哪怕陛下再不愿,陶就是豁出性命,也要促成!”

  “客人,就来了!”这个时候,酒恰好端了上来。

  “喝酒,喝酒。。”乐松笑了起来。

  ——————————

  天子选定侍御史刘陶为皇长子傅的消息,宛如投进了平静湖水的石头,宛如泛起的涟漪,随着时间的推移很快就传播开来。

  永乐宫,因为处在南宫,是最先的的消息的。

  嘉德殿中,到处充斥着董太后愤怒的声音。整个永乐宫的内侍和宫女都噤若寒蝉,生怕触怒了她。对于触犯了她的内侍和宫女们,同样是宫人出身的她下手可从来不会手软,反而会下死手。自她入宫以来,惨死在她的淫威之下的宫人已有十数人。

  “皇帝是糊涂了吗?竟然给那个毒妇的孩子找老师!”

  “皇帝这是什么意思?”

  “是要立刘辩为太子吗?董侯怎么办?”

  。。

  过了许久,在嘉德殿的器皿和饰品被打碎了一地之后,董太后的怒火终于平息了不少,不过话语中依然充满着火药味儿:“来人!将皇帝叫过来,就是哀家有话对他讲。”

  “喏!”小黄门匆匆而去,还没出门就被叫住。“回来!”

  “太后!”

  “哀家亲自去。”董太后站了起来,而后扭头冲两旁的宫女吼到。“你们聋了吗?没有听到哀家的话吗?哀家要出去,还不给哀家更衣?”

  “喏!”两旁的宫女行了礼,赶紧跑了下去。

  两刻钟后,董太后到了德阳殿。随即刘宏就将殿中所有人全部赶了出去,并严令二十步之内,不得有人。

  一刻钟后,董太后方才从大殿中离开,出来的时候脸上露出了心满意足的笑容。

  ——————————

  在董太后前去德阳殿的路上的时候,北宫长秋宫的何皇后也得到了这个消息。

  “这可真是一个好消息。”何皇后的嘴角翘了起来。“苏荷。”

  “奴婢在。”

  “你去将这个消息告诉史侯。”何皇后吩咐到。“算了,还是本宫亲自对史侯说吧。你让赵忠将史侯找来。”

  “喏!”

  一刻多钟后,刘辩到了长秋殿,给何皇后问安之后,就询问了起来:“母后,你要儿臣来,有什么事情吗?”

  “没有事情就不能让你过来陪母后说说话?”何皇后假装不高兴道。

  “能!能!”刘辩怎么会看不出自己母亲的心情。“以后儿臣每天就多陪母后说话解闷。母后,好不好?”

  “呵呵。。母后也想啊。可是从明日起,你就没那么多时间了。”何皇后先是一笑,随即道。“每日来问个安就行了。”

  刘辩不明所以,眨巴眨巴眼睛道:“母后,你怎么知道我会没时间?”

  “明日起你就要跟着老师读书了,时间肯定没那么多了。”

  刘辩惊喜道:“母后,您是说父皇已经给我找了老师?”

  何皇后点点头:“没错。是侍御史刘陶。”

  “侍御史刘陶。。”刘辩皱了皱眉头。“他的学问怎么样?”

  “母后也不知道。不过,学问定然不会差了。若是学问差了,到时候丢的可是皇室的脸面。”何皇后解释到。

  刘辩点点头,没有在说话。不过,心里头却一直有个念头,刘陶是谁?为什么我没有听说过?难道他的学问比蔡邕、卢植和郑玄他们还要厉害?

  既然到了长秋殿,自己也闲来无事,刘辩就干脆留在这里好好陪自己的母亲说说话。长秋殿里,很快就充满了欢声笑语。

  母子二人正说着亲密话的史侯,一个小黄门匆匆走了进来,附在何皇后耳边嘀嘀咕咕说着什么。

  “本宫知道了,你下去吧。”何皇后脸上的笑容不见了。

  看着自己母亲越来越阴沉的脸,刘辩意识到肯定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忍不住好奇问到:“母后,怎么了?”

  “没什么?”何皇后挤出了一个笑容。

  “是不是关于儿臣老师的事情?”刘辩隐约猜到了什么,开口询问到。

  何皇后摇摇头:“不是,你不要多想了。”

  “那就是跟儿臣有关联了。”何皇后顿时沉默,刘辩继续道。“母后,儿臣虽然年幼,但是也不是不懂事。不如跟儿臣说说?一人计短,两人计长。”

  何皇后沉默了片刻,咬牙道:“半个时辰前,永乐宫那位去了德阳殿,一刻钟后笑着离开了德阳殿。”

  刘辩沉吟了一会儿,开口道:“母后,大可不必担心!只要儿子足够聪明,有足够的能力。父皇就是再喜欢二弟,也不会的。”

  “你长大了!”刘辩的话,让何皇后双眼一亮,搂着他感叹到。“没错,只要你能压过刘协一头,你父皇再喜欢刘协也由不得他。再说,还有母后和你舅舅给你做后盾!”

  “多谢母后!”刘辩谢到。

  何皇后笑了笑:“傻孩子,你是母后的孩子,谢什么谢。”

  母子二人又说了一会儿话,见何皇后有些疲倦,就起身告退离开了。

  “苏荷,告诉其他人。今天长秋殿里的话,一个字都不能泄露出去。要是我在外面听到哪怕有一个字,别怪本宫心狠手辣。”何皇后吩咐到。

  “喏!”

  —————————

  政治上的事情,哪怕只是一件小事,尤其是涉及到皇家的,每个人都会猜测其中所蕴含着的含义。

  袁逢府,执金吾袁逢今日请了病假在家中休养,听到天子以侍御史刘陶为史侯皇子傅的消息后,立即让人备车,赶往司徒府。

  一时间,他有些猜不透天子此举的含义。

  袁逢府邸旁边,就是他早逝的兄长袁成的宅子,如今却是袁成嗣子袁绍的住所。此时的袁绍,正在这里“隐居”,恰好看到袁逢出去,有些奇怪,就派人打探。得知原因后,哂笑道:“我还以为是什么事情呢。刘宏只是在拖延罢了。”

  话毕,让府中下人将大门紧闭,他继续回去读书去了。

  司徒府,正是袁逢幼弟袁隗的府邸。

  光和五年,夏四月,接替被免去职的陈耽为司空。

  袁逢到司徒府的时候,袁隗恰好在家中。

  听到三兄前来,袁隗将袁逢迎进府中,坐下之后,遂询问兄长的来意。

  “次阳,天子任命侍御史刘陶为史侯皇子傅的消息,你可知道?”袁逢直接问到。

  袁隗点点头。

  袁逢笑道:“你知道的,倒也不慢。”

  袁隗笑了笑,没有说话。

  “天子此举到底是什么意思,为兄一时有些猜不透啊。”袁逢道。“你说,天子是不是要立史侯为太子?”

  “这话为时过早。”袁隗道。“这其实是天子无奈之举。史侯是嫡子,董侯是爱子。嫡子长而爱子幼。天子想立董侯,这你我都知道。可是史侯已经八岁,不能不让读书。。”

  。。

  ——————————

  此时,杨氏府邸,杨赐和杨彪父子也在谈论此事。

  “父亲,天子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打算立史侯为太子?史侯为嫡长子,若真是立为太子,那真是太好不过了。”杨彪高兴道。

  杨赐却给他泼了一盆冷水:“不要高兴太早了,这不过是天子拖延之策。。”

  “为何?难道天子还能废长立幼不成?”杨彪愕然。“史侯可是嫡长子啊。”

  杨赐眯着眼睛道:“嫡长子也可以变成庶长子。”

  “那董侯也成不了嫡子啊,王美人已经。。”

  “再立个皇后过继过去,也不是什么难事。”

  “依儿子看来,此事十有八九不会发生。天子遂恨皇后鸠杀王美人,但是当时都没有废掉皇后,现在更加不可能。更何况,皇后势已成。”杨彪却有自己的看法。

  杨赐笑了起来:“文先,你能看到这些,很好!弘农杨氏以后交到你手上,我也放心了。”

  杨彪大惊:“大人,你这是什么意思?”
第6章 伴读(上)
三国之残汉再起全文阅读作者:太子舍人加入书架
  “高望,你知道侍御史刘陶吗?”回去的路上,刘辩询问到。

  高望还不知道刘陶被任命为刘辩的老师的消息,遂问到:“殿下怎么会问这个?”

  “听说他是父皇给孤选定的老师,可是孤对他却一无所知。”刘辩解释到。

  “哦。”高望这下明白了,不过对于刘陶他却不怎么了解,遂道。“殿下,侍御史刘陶,奴婢知道的不多,要不奴婢去打探打探?”

  刘辩点点头:“去吧。”

  回到自己寝宫不久,刘宏就派了一个小黄门宣口谕,说是已经指派侍御史刘陶为他的老师,明日就要开始授课,要求他尊敬老师,用心学习。

  “儿臣谨遵父皇旨意!”

  高望离去两个时辰后,方才回到了刘辩身边:“殿下,奴婢已经打听清楚了。”

  “是吗?说说吧。”

  “殿下,奴婢都写到了这上面了。”高望拿出几张纸,呈到刘辩面前。刘辩接过之后,仔细阅读起来。

  刘陶,字子奇。豫州颍川颍阴人。济北王贞之后。为人居简,不修小节。同宗刘恺,以德雅知名,同宗之内独器重陶。

  先帝时,大将军梁冀专政,且先帝无子,连岁荒饥,灾异数见。陶时游学太学,遂上述陈事。书奏不省。

  时,有人上书以货轻钱薄,固致贫困,宜改铸大钱。事下四府群僚及太学能言之士。陶以上疏。

  后,先帝更不铸钱。

  后,刘陶举孝廉,除顺阳长。县多奸猾,陶到官,宣募吏民有气力勇猛,能以死易生者,不拘亡命奸臧,于是剽轻剑客之徒过晏等十余人,皆来应募。陶责其先过,要以后效,使各结所厚少年,得数百人,皆严兵待命。于是复案奸轨,所发若神。以病免,吏民思而歌之曰:“邑然不乐,思我刘君。何时复来,安此下民。”

  不久,陛下诏拜陶为侍御史,数引纳之。

  陶明《尚书》、《春秋》,为之训诂。推三家《尚书》及古文,是正文字七百余事,名曰《中文尚书》。

  ..

  看过之后,刘辩沉思不语。

  从这上面的介绍来看,自己的这个皇子傅,刘陶,可以说根本就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文学素养这不必说,从他明《尚书》、《春秋》并为之训诂,就可以看出他的学问有多深。而且,足智多谋,从他在顺阳长的位置上的所作所为就可以看得出来。更为重要的是,这个人忠勇正直。

  不过..

  刘辩一时间有些踌躇。

  因为,他不知道,这个人能不能为自己所用。

  他想要入住太子宫,可是又岂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这件事情,必须早作筹划。可是他自己..自己的事情,自己清楚..平日里若是耍个小聪明,做个小伎俩,倒不是什么难事。但是这种涉及战略意义上的事情上,他不知道自己真正的水平到底如何,但是肯定是力有不逮。

  所以他想学古人。古时但凡是想在政治军事上有所作为的人,总有一帮幕僚为其出谋划策,而这其中所谓的“谋主”更是在战略方向上为其所效力的主公筹谋。譬如商鞅之于秦孝公嬴渠梁,张仪至于秦惠文王赢驷,张良之于汉高祖刘邦,荀彧荀攸之于魏武帝曹操,诸葛亮之于昭烈皇帝刘备,鲁肃之于吴大帝孙权..

  刘辩现在就想寻找这样一个忠心可靠的谋主。

  从手上这几张白纸上的信息来看,刘陶似乎很合乎刘辩的要求,从他一道奏疏让桓帝更改铸大钱一事上就可管中窥豹。

  只是..

  古人虽然讲“不仅主择臣,臣亦择主”,但是刘辩却从不担心这件事情。天下纷争诸侯林立之事大能大才之人自然可以在不同的君主之间抉择。可是现在,是大汉大一统天下,世人想要出世,就只能为汉室效力,这其中又有什么比能被天子或者储君赏识更能施展才华的?

  且不说天子,就说储君之位吧。虽然如今空悬,但是天下人要选的话,只能在天子两个儿子刘辩和刘协之间选择。刘宏虽然偏爱刘协,但是刘辩毕竟是嫡子。

  所以,刘辩不担心此事。

  当然了,要是真有谁想要创造所谓的奇迹,一定要选刘协,除非他是董卓,否则还真不一定有成算。就算他是董卓,后世而来的刘辩难道还不知道防备吗?

  而刘辩之所以没有信心让刘陶为自己所用,就是因为刘陶的性格,忠勇正直。

  如今大汉天下奸臣当道,宦官弄权,乌烟瘴气,正是需要刘陶这样忠勇正直的人出来助天子扫清寰宇,还天下百姓一个清明之天下。

  但是,刘陶之性格,太过于刚烈。刘陶三人在德阳殿中与天子的奏对,刘辩已经通过皇后何氏之口得知。

  所以,他有些担心刘陶不能得以善终。而且在刘辩的记忆当中,后世耳熟能详的三国故事当中,这个刘陶也丝毫没有出现。

  当然了,三国演义当中没有出现的历史人物太多,不足为凭。不过,也可以说明某些问题。君不见曹操刘备、荀彧诸葛亮鲁肃、夏侯淳张飞等人怎么也没有被埋没掉?

  这是刘辩之所以踌躇的原因之一。

  还有一个方面的原因就是,大凡是忠勇正直的文人,多有傲骨,在现代身为一个文艺青年的刘辩太知道这种事情了。这种人,你若是不能折服他,他是不会为你所用的。

  而刘辩,在这个方面,可是没有什么信心。

  这,才是他最大的疑虑之处,也是踌躇之最大缘由。

  可是,在他心目当中诸葛亮鲁肃之辈还没出生,荀彧荀攸闻名不见面,贾诩更是远在天边的情况下,他实在是不想错过这个机会。

  可是,该怎么让这个刘陶为自己所用呢?

  思前想后,刘辩一声叹息,放弃了这个想法。

  “殿下为何叹气?”一旁的高望见自家主子又是蹙眉又是叹息的,猜测起来。“可是对这个先生不满意?”

  刘辩摇摇头:“怎么会?刘先生是大才。孤能遇到这样的师傅,是孤的幸运。”

  “那殿下还..”

  “心里头只是突然想要一些烦心之事罢了,你不要胡乱猜测了。”刘辩找了一个理由搪塞了过去。“高望,你先下去吧。”

  “喏。”

  高望应声而去,还没走两步,就被刘辩叫住。

  “殿下,还有什么吩咐?”

  “高望,你说,孤一个人读书,是不是有些太孤单了?”刘辩皱着眉头问道。

  高望愣了愣,随即回答到:“殿下的意思是..向找伴读?”

  刘辩笑着点点头。
123456789101112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太子舍人所写的《三国之残汉再起》为转载作品,三国之残汉再起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三国之残汉再起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三国之残汉再起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三国之残汉再起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三国之残汉再起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三国之残汉再起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黔ICP备1500503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