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都市言情小说 > 钱路最新章节 > 钱路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钱路 连载中
分享钱路

钱路全文阅读

钱路作者:赵孽啊

钱路简介:  从范晚离家出走的那一天起,他就知道自己的命运将从此不同!
  没有别人帮助,没有狗血奇遇,有的只是为了让自己活得更好!
  社会的险恶,商人的私利,做生意真正的本质,都会在这本书中一一展现!
  有钱,你才能活得更好!
  有钱,你才能得到美女!
  有钱,你才能真正做人!
  电商水深,深不可测!刷单、七天螺旋、千人千面,数不清的爆款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看范大老板给你一一道来! https://www.uukanshu.com
-------------------------------------

钱路最新章节第一百二十五章 威胁
第二章 火车
钱路全文阅读作者:赵孽啊加入书架
    潼川县城,范晚背着背包走在前往火车站的路上,出门后5分钟,他很奢侈的在街边还亮着灯的小烟摊上来了一包朝天门。

    给钱的感觉真爽,范晚觉得人生最享受的事情莫过于此,他熟练的打开香烟盒,抽出一根叼在嘴里,其实他家离火车站有点远,但现在天还没亮,公交车也没上班,在潼川县公交车一般要到6点多,学生们上早自习的时候才会发车,所以范晚根本没办法。

    他也可以做出租,但是潼川县的出租车司机都认识他,范正民的儿子,大早上的天还没亮就背着个包去火车站,傻子也知道去干嘛了。

    要知道范正民这个不争气的儿子在出租车司机这个圈子里还是很出名的,典型的反面教材,经常被这些老司机们放在嘴边然后回去教育子女。

    你不读书?那你就和范正民他儿子一样。

    像范晚那样?你这辈子就等着饿死吧!小混混!

    别让我看见你和范正民他儿子在一起玩,不然老子非打死你不可。

    看得出来,范晚的名声很差,连带着范正民也没什么面子,男人,特别是范正民这种活了几十年的大老爷们,老婆又死了,唯一剩下的就是这个儿子,如今儿子不争气,他老脸也丢得精光。

    所以,范正民对他这个儿子,已经不能用失望一词来形容了。

    范晚走在路上,他此时并没有什么伤感,小孩子嘛!

    16岁其实还是个学生,能有多伤感,经历短时间的留恋后剩下的只有自己出门闯荡的雄心壮志,不过范晚并不傻,因为他知道,要在这个社会上立足,没有钱是不行的。

    像他这种刚刚出门的人,从相册里将465块钱的老底拿了出来,再加上剩下的1块5毛钱,除去刚才买烟的5块,一共就剩下461块5毛。

    看到没有,这才出门多少米,钱就开始少了,范晚知道自己必须要有个计划,才能让自己真正的走下去。

    想到这里,范晚又拿出一根香烟,看着那遥远的火车站,大步流星的走了去。

    范正民此时并不知道他唯一的儿子已经离家出走了,漆黑的房间里只有他一个人还在呼呼大睡,明早又得起来开出租,没办法,这是他唯一挣钱的活路,不开出租车,他和范晚两个人都得饿死。

    而此时的范晚已经到达火车站了,他必须乘坐最快的一班火车走,虽然他知道老爹不会来找自己,可是这种事谁能肯定?

    要是范正民突然心血来潮想要捉他回去,那范晚之前所做的一切都白费了!

    所以说,必须趁早。

    而此时在火车站的售票口排着队,范晚看到了很多和自己一样背着大包小包出门闯天下的人,这些人大多40多岁,看起来老实巴交的,在2000年后经常能看到这样的人出现在客运流较大的地方,大部分是从农村来的,三五成群,拖家带口。

    范晚是个街上的孩子,换句话来说就是城里人,和农民是沾不上边的,不过此时的他虽然穿得和城里人一样,可命运却和这些外出务工的人差不多。

    甚至,还要更差一些。

    这时候火车站的大厅内还没有显示屏,范晚只能去售票窗口询问。

    终于轮到他了,提了提沉重的背包,范晚走了上去,售票员是个年纪四十多岁的大妈,范晚过去后,头也不抬的问了一句。

    “去哪儿?”

    去哪儿?范晚自己也不知道,在潼川县长大的他,去过最远的地方就是离家200公里远的蓉城,是自己老爹一个发达亲戚嫁女儿,那是范晚第一次出远门,第一次见到大城市。

    不过范晚也不是那种一无所知的土鳖,早早就学会打游戏上网听歌的他也知道祖国最发达的城市有哪些,但是自己身上只有几百块钱,他要省着点用。

    售票员见范晚傻不拉唧的站在那里,面色颇有不耐,坐在那里仰头斜眼一瞧。

    “问你话呢?去哪儿?”

    “哦,去杭州,杭州!”范晚被售票大妈这么一吼,下意识的就脱口而出,其实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说杭州这个词,可能是自己心里对这个地方比较向往吧,杭州啊,上学的时候就在课本里读过,西湖美景,还有电视剧里的许仙和白娘子。

    售票员闻言后便开始查票,其实对于范晚来说这是自己走出潼川县的第一步,可是对于售票大妈来讲,早已司空见惯了。

    然而,就在范晚开始憧憬自己去杭州生活的时候,售票大妈却突然给他泼了一瓢冷水。

    “去杭州的票已经没有了!”

    “没有了?”范晚有些傻眼,脑袋靠在台前死死的盯着售票大妈,似乎在说你狗日的可别骗我,这刚憧憬来着呢,你就告诉我没票了。

    这不是逗我玩吗?

    “那什么时候有票啊?”范晚也知道人家不可能骗自己,但是心有不甘的他还是想要问一问。

    “早卖完了,再有票得等到后天了,你要不后天再来吧!”售票大妈的眼神绕过范晚向其身后排着长龙的队伍看了看,随口说道。

    “后天?”范晚可不会等到后天再走,毕竟好不容易做出的决定,自己都收拾好东西了。

    如果实在没办法,只好去其他地方了。

    售票大妈见范晚面露难色,也知道这孩子估计是急着想走,看看这年纪估计也和自己儿子差不多,不过这么年纪轻轻的就外出打工,也是够可怜的。

    “要不你先买去宁波的票吧,到了宁波再转车去杭州,那里近!”

    范晚自然也听说过宁波,那是一座靠海的城市,离杭州也近,没有办法,范晚现在也只能这么办了。

    然后就是给身份证,交钱,取票,因为去宁波的票已经没有硬座了,卧铺太贵范晚是不会去选择的,所以他只能买88块钱一张的站票,也就是全程站着,没座位。

    买好了票,范晚便把身份证放好,这东西可是自己的身份证明,千万不能丢,丢了只能拿户口本去办,这证件也是今年年初的时候范晚去派出所办理的,在潼川县很多孩子都是在16岁左右就办理了身份证,相信全国很多地方都一样,以前范晚还觉得没什么,可这次出门,才真正意识到这东西的用处。

    提着背包坐在候车大厅内,范晚看了看时间,离发车还有2个小时左右。

    等待是难熬的,特别是范晚这种第一次出远门,还是离家出走的孩子,无助、彷徨占据了内心大半个世界,但范晚并不是多矫情的人,他拿出一支笔和本子,给自己记下了人生中的第一笔帐。

    买一包朝天门,5块钱。

    去宁波的车票,88块钱。

    还剩下373块5毛。

    然后范晚又用3块5毛钱,买了两包福满多的方便面,一瓶矿泉水和一包纸巾,这在火车上1天多的时间,就靠它们度过了。

    人来人往的很多,范晚见到几个比自己稍稍大一点的男孩儿,看样子估计是常在外面打工的,染着一头炫酷的黄头发,兜里鼓鼓的塞着一个随身听,带着耳机摇头晃脑,范晚的眼神里流露出一丝羡慕,他不是羡慕那一头黄发,而是羡慕那放着磁带的随身听,范晚自己也想买一个,可惜没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

    两个小时对于平日里的范晚来说那是极短的,几根烟,一两盘游戏,眨眼间就过去了。

    可对于现在的范晚来说,这两个小时就跟坐牢一样,他在这座如同牢房的城市里生活了16年,如今有机会逃脱,自然是热血澎湃的。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范晚的老爹范正民也起床了,看到了范晚留下的字条,嘴角微微一翘,满不在意的扔在一旁,随后便洗脸出门,一天的司机生活又开始了。

    而此时的范晚也上了前往宁波的火车,站在火车走廊的吸烟区里,羡慕的看着那些坐在座位上补瞌睡的人们,当然,更多的是嘈杂。

    女人的议论声,小孩子的哭声,大老爷们的高谈阔论,还有几个和范晚一样待在走廊里的男人,他们的眼神显得有些空洞,烟雾缭绕,只有将手里的烟放在嘴里狠狠的吸上一口,才能在脸色看到片刻的满足。

    一闪而逝。

    “小伙子去哪儿啊?”待在范晚旁边的是个三十多岁的男人,笑脸盈盈,递了根烟过来。

    “宁波!”范晚接了过来,扭头了对方一眼,一个行李箱,一个大背包,看样子已经不是第一次出远门了,范晚将烟叼在嘴里,装作满不在乎的样子。

    中年男人没觉得范晚态度怎样,这样的人他见多了,只是看范晚这么年轻,又没干过什么苦力活,估计是刚出门的孩子。

    范晚哪里知道,自己故作镇定,处事老道的模样已经被人家看穿。

    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

    行万里路不如阅人无数。

    有时候人在外总喜欢用自己喜欢的方式来伪装自己,这是一种潜意识的自我保护,可也很容易让别人看出来。()《钱路》仅代表作者赵孽啊的观点,如发现其内容有违国家法律相抵触的内容,请作删除处理,的立场仅致力于提供健康绿色的阅读平台。【】,谢谢大家!
第三章 卷毛哥卖手机(上)
钱路全文阅读作者:赵孽啊加入书架
  范晚和中年男人聊了几句,背包背着太累就放在地上,自己坐在上面,这样一来可以让自己有个舒服的落脚地,也方便自己看好东西。

  这一招是范晚跟着身边的中年男人偷偷学的,在电视里他经常见到那些在火车上丢东西的情节,对于这方面范晚自然得注意一点,第一次出门,一切都很小心,可时间长了就容易懈怠,范晚不希望自己范这样的错误。

  靠在火车过道的走廊里,耳边轰鸣,车外的风透过缝隙刮了进来,不冷,偶尔有人过来抽烟,范晚也没有注意。

  那个中年男人和范晚没什么可聊的,便转身找到另一个人,两人坐在一边吹着牛逼,高谈阔论,一个说是去SH打拼,在那边已经有了一个媳妇儿,一个说今年又挣了多少多少,引得周围的人纷纷侧目,但更多人却是和范晚一样,自顾自个。

  这种现象在日常生活常有,一个不是很熟悉的人,闲聊两句便吹得天花乱坠,范晚知道如果自己和那个中年男人要是再多说两句,自己就走不掉了。

  这种人属于,你不想听,可他非拉住你说个没完。

  兜里没钱,可喜欢的就是那种你崇拜的眼神,自我空虚却又需要别人肯定。

  这种人,注定一事无成。

  当然了,范晚还没有成熟到这种地步,他之所以如此的排外,是因为他怕,他第一次出门,怕被骗。

  有句话叫做祸从口出,少说话,多做事,多看、多听,比你费那几个小时的口水要强上很多。

  饿了,范晚本想将背包里的福满多拿出来啃上几口,结果发现走廊里有热水,便从背包里拿出饭盒和碗筷,泡了个满满当当。

  方便面很香,但吃得人多了,味道飘出来就有些怪,范晚没觉得有什么不好,出来了,自然得吃苦。

  这是范晚第一次坐火车,没有座位的站票,接受着别人异样的眼光,守住自己的背包,心里盘算着到了宁波后去杭州又要花多少钱。

  去宁波需要花1天1夜的时间,范晚没坐上那K字开头的空调快车,但只要能将他带到外地,离开潼川那座小县城,他就心满意足了。

  深夜了,火车里变得安静,旁边的中年男人也终于闭上了嘴巴,周围的人都是一脸如释重负的表情,范晚突然笑了一下,看了看手腕上的电子表,自己离开家已经快18个小时了,也不知道自己老爹会不会担心自己。

  在潼川县,没有人知道范晚去了外地,他老爹也只是认为他和一群狐朋狗友躲在某个黑网吧打游戏,老师也是见怪不怪了,一个家庭条件不好的孩子,又调皮,他可没那闲心去管。

  只要不出事就行。

  长话短说,一路上范晚没有遇到电视剧里所谓的抢劫啊,妇女生孩子,有人被摸包的事,外出打工的都是人精,把钱看得比命都重要,向这群人下手,估计钱没捞到,自己还得被暴打一顿。

  所以范晚也就相安无事,直到火车里的扩音器通知大家快到宁波的时候,车厢里才开始慢慢热闹起来。

  范晚也强压着内心的激动,把背包检查了一遍背在身上,等待这列车进站。

  这不是他的终点站,他的终点站在杭州,宁波,不过是个路过的地方。

  没有顾得上欣赏外地美女的和潼川县小姑娘的不同,范晚随着人流在列车员无奈的眼神中挤出了列车厢,一直坐在他身边的中年男人也不知去向,范晚背着背包出了大厅,跟着路牌绕个弯,直奔售票大厅而去。

  要说宁波这地方,范晚也听说过,在潼川县城里有一个普遍的认知,那就是ZJ人有钱,宁波属于ZJ,沿海城市,自然也很有钱,但光是看穿着是看不出来的,范晚在买到去往杭州的火车票后也在站外找了家面馆,稀里哗啦吃了下肚,顺便将汤也喝了。

  虽然没有潼川的辣椒让人爽口,但对于已经吃了两顿方便面的范晚来说,却比龙虾更加美味。

  离发车还有一段时间,范晚也没有傻坐了,而是背着包到处闲逛,不过范晚很聪明,对于那些搭讪的人他并不拒绝,不管你前面吹得天花乱坠,可只要你小子想让我掏钱。

  一个字,没门,扭头就走。

  比如说眼前这个。

  “兄弟,要手机吗?”一个看上去比范晚大不了几岁的人靠了过来,左顾右盼的,站在范晚身边悄声说着。

  “手机?”范晚自己可没有手机,买不起,更用不起,他们家就他老爹有,可每次打电话都算着时间,像手机这类型的东西,范晚是不敢想的。

  “嗯,手机!”这人,姑且叫他卷毛吧,因为这小子烫了个头,看上去挺时髦的,范晚在心中暗笑。

  “兄弟,你看看,诺基亚,新款的!”

  卷毛哥微微挨着范晚,上身穿着带兜的卫衣,双手插在里面,双眼目视前方,看上去像是在等人。

  范晚以前虽然调皮,但从不干什么偷鸡摸狗的事情,像这类在火车站逗留找凯子下手的货色也没接触过,只见卷毛哥将插在兜里的右手拿了出来,悄悄露出了手机。

  最新款的诺基亚,蓝屏,直板按键,还可以打贪吃蛇的小游戏,范晚的女同桌有一个,上课时经常拿出来玩。

  当然了,能和范晚做同桌的也不是好学生,不过那女孩儿他爸是县里一家开金铺的,有钱。

  卷毛拿出手机按了几下,屏幕开启,然后扭头偷偷朝范晚眨了眨眼。笑道:“怎么样?兄弟,200块!”

  “200块?”范晚不知道诺基亚的价格,但手机可不是个便宜玩意儿,200块估计是买不到的。

  范晚不为所动,开玩笑,老子兜里本来就几个钱,买手机?也要消费得起啊!

  卷毛站得久了,见范晚不为所动,显得有些心急,眼珠子转了几下,用胳膊肘碰了碰范晚,道:“兄弟,200块很低了,要不,给你减50?”

  我靠!

  范晚有些傻眼,他娘的还有主动砍价的,而且一砍就是50!

  范晚斜眼看了卷毛一样,见对方一脸期待的样子,心中一阵好笑,他当然知道这卷毛是干嘛的,200块的诺基亚,多半是从别人包里摸来的,然后就地找人出手,拿钱走人。

  这种事在火车站这种地方屡见不鲜,火车站一般都是外地人居多,而且来宁波的大部分都是打工仔,农民。

  而这种人恰恰是卷毛下手的对象,见范晚背着个大包,一脸傻不拉唧的样子,多半是从外地来的,年纪又小,好骗着呢!

  可卷毛哪知道,他穷,范晚比他更穷,而且兜里根本没什么钱。

  “兄弟,150差不多了,我现在急着用钱,要知道这手机可是我过生日女朋友买给我的,要不是缺钱,我才舍不得卖呢!”卷毛一脸肉痛的样子,那演技简直可以去演电影了,说话的时候还故意将手机拿出来在范晚面前按了几下,那深情款款的样子,差点就把手机当女朋友了。

  范晚也是无聊,就有心逗逗这哥们,故意低声道:“150太贵了,50块还差不多!”

  “50块?”卷毛哥瞬间对范晚刮目相看,行啊,这小子比我还黑,一个诺基亚150不要,直接砍掉100!

  “兄弟,这不行,太离谱了。50块根本不够啊!”卷毛在心里暗骂,穷鬼,150都没有。

  可是急于脱手的卷毛也不敢太耽搁时间,这手机是刚才摸的,要是被失主发现了,找上门来可跑不掉了,像他这样的惯犯,在火车站派出所都是挂了号的,一般丢了手机警察什么人也不找,就找他们几个,准没错!

  “不行,就50,我也没钱!”范晚头也不抬的说道,两个人挨着,双眼目视前方,就像一起出门的打工仔。

  妈的,这S-B,卷毛真被范晚恶心到了,不过时间不等人,这是无本买卖,挣了再说。

  而且,这范晚已经算是上钩了!

  “行,兄弟,50就50,我也是没钱了才把这东西拿出来买,赶紧的拿钱吧,我还有急事呢!”卷毛只好低声催促道。

  范晚一听,乐了,不过他可不会傻不拉唧的真买,他只是想逗逗这哥们儿而已。

  想到这儿,范晚也做出一副穷酸相,道:“大哥,可是我现在身上没有,我得去银行取啊!”

  卷毛心里正着急呢,听范晚这么一说,他-妈的差点就揍人了,可是周围这么多人他也不敢动,只好看着范晚道:“你他-妈身上连50块都没有?你逗我玩呢!”

  见卷毛发火,范晚心里也是一紧,连忙开口道:“大哥,误会了,要不这样,你现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去取款机取个钱,立马就回来!”

  “那得多久!”

  “没多久,用不了几分钟!”范晚见卷毛上当,又紧接着说道:“但是大哥我可说好了,这手机你已经卖给我了,50块。你可不准卖给别人!”

  范晚也是个人精,他知道如果自己不这么说,卷毛肯定不放心,这小子就是个混混,范晚可不想惹出一身麻烦。

  卷毛一听,再看看范晚背着包傻不拉唧的穷酸样,心想,多等一会儿就一会儿吧,好歹也是卖了,少赚点!

  范晚一见卷毛答应,也是做出一副着急的样子就往银行取款机的方向跑,临走之间还问了一下取款机的位置在那里。

  这卷毛见范晚一走,无聊之中便拿出一盒利群,抽出一根叼在嘴里。

  可是他哪知道范晚这小子根本没去银行,而是混入人流里里转了个弯,跑到一个角落里隐蔽了起来。

  至于不远处维持治安的工作人员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心中还是感叹了一句!

  唉!又一个S-B上当了!

  \u003cahref=\u003eUU看书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UU看书!\u003c/a\u003e\u003ca\u003eUU看书。\u003c/a\u003e
第四章 卷毛哥卖手机(下)
钱路全文阅读作者:赵孽啊加入书架
  时间就这么一分一秒的过去,卷毛烟都抽了好几根,可范晚还没回来,心说,他-妈的小子可别骗我,不然老子非弄死你!

  而范晚呢,背着个包坐在一个卷毛看不见的地方,就这么看着那家伙傻乐呢,其实范晚也是闲得无聊,不然可没心情理这卷毛,其实出门在外最好少惹事,但架不住这卷毛往上面赶啊!

  范晚当然知道这卷毛是在满嘴跑火车,他也不会真掏钱去买,不过在某一刹那,范晚还真想过50块买来然后再以200块的价格卖给别人。

  毕竟,这买卖真的很划算,何况自己身上也就300来块了。

  然而,这个念头一出现就被范晚打住了,他虽然不听老师家长的话,成绩差,但本质里还是个好孩子,这种事还从没干过,如果真这样,自己和卷毛有什么区别,更何况这手机指不定是谁的呢,要是真出了点麻烦事,自己也不好脱身。

  所以说,这事也就揭过去了。

  再说那卷毛,心里差点把范晚给活剥了,太气人了这小子,一包利群都抽得没几根了还不回来,足足等了40多分钟啊!

  卷毛再傻也知道今天被人玩了,不过像他这种混混一般脾气都不太好,心想着要是再看见范晚非揍他一顿不可,而且还得让他拿出点钱来。

  卷毛不敢再多呆了,虽然自己是这一片的常客,但也要遵循点规矩,见那维持治安的哥们儿往他这看了好几眼,便放弃了范晚这个小子,转而寻觅起下一个目标来。

  做这一行的不能在一个地方多呆,不然傻子都知道你是干嘛的,所以卷毛不能找等了很久的,只能朝那些刚刚从车站里出来的下手。

  这就像是在钓鱼,火车站是一个池塘,而且还是个流动的,永远会有新鲜货进来。

  这不,没两分钟,卷毛就找到下手对象了。

  范晚也是悄悄看着,见卷毛行动,心中暗笑的同时也在为那背着铺盖卷的大哥祈祷。

  同样还是那一套,卷毛和铺盖卷大哥紧挨着站在一起,双眼目视前方,小声说着话,但是没范晚那么久,因为没几分钟,范晚就看见那大哥掏钱了。

  都是崭新的100元大钞,虽然不知道数目,但范晚知道肯定是自己那50块的好几倍。

  这时卷毛也是喜笑颜开,拿了钱直接走人。

  而范晚见卷毛一走也准备进候车大厅了,可是,刚走了几步,就看见刚才卷毛呆的地方人多了起来。

  范晚看时间还有点,也不着急,直接跑了过去。

  “嘿!这手机怎么了,怎么按都不亮啊!”只见人群中间铺盖卷大哥拿着那新款的诺基亚按个不停,面色焦急,而周围看热闹的人也是不知所以,范晚混在人群里,看着那铺盖卷大哥,也有点弄不明白。

  铺盖卷大哥站在人群里,看着好几百块买来的手机怎么按都不灵,顿时急坏了,要知道这几百块可不是个小数目。

  原以为占个便宜把手机买了好炫耀一下,可是这屏幕就是不亮啊!

  “嘿!我说,是不是没电了啊,那后盖可以打开,把备用电池换上就可以了!”人群里似乎有人用过,便出声提醒道,这铺盖卷大哥一听,心想也是,就开始扣那手机的后盖。

  然而,让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那后盖和手机严丝合缝,根本打不开。

  这人啊,本来花几百块钱买个手机是高兴事,可是没过一分钟就发现有问题了,这大热天的汗水哗哗的流,那手机握在手里,感觉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儿。

  而经历过的范晚也越发的诧异起来,这手机自己也看过,一模一样啊,在那卷毛手里好好的,怎么到了这大哥手里,就打不开了!

  甚至连后盖都打不开。

  围过来的人越来越多,这大哥也是越发的着急,他以前也没用过手机,谁知道这玩意儿怎么弄啊。

  然而,就在人们不明所以的时候,一旁站着维持治安的人过来了,那铺盖卷大哥一看穿制服的,顿时跟找到救命稻草一样,立马抓住治安人员的手臂。

  “大哥,你帮我看哈,我这个手机打不开了,我刚买的,500块钱呀!”这铺盖卷大哥显然不是本地人,口音不对,情急之下见到治安人员,张开就求救。

  周围的人也觉得好笑,这人显然是急坏了,疾病乱投医啊,人家治安人员又不是修手机的,你找人家干嘛。

  这治安哥们儿也是好笑,不过他心里明白这又是一个被骗的,心说这些外地人怎么这么不注意,一出门就被骗!

  “好了,兄弟,别看了,这手机就是个假的,模型,你知道吧!”治安人员将铺盖卷大哥的手拿开,然后接过他手里已经被汗水浸透的诺基亚,解释道。

  “假的?模型?”铺盖卷大哥顿时懵了,围观的人群也是一片哗然,范晚看着那诺基亚,心想着,不应该啊!

  “本来就是,你看你这个手机,这么轻,按键也不行,后盖也打不开不是假的是什么!”治安人员无奈道。

  “可是我刚才买的时候还好好的啊,别人还拿出来给我看了的,可以打电话!”

  铺盖卷大哥肯定不信,这可是500块钱买的,假的,模型,怎么可能。

  “唉!你这些出来打工的,给你说这些都是惯犯,500块买个诺基亚,还是最新款的怎么可能?”治安人员也知道这些被骗了的人心里不好受,便开解道:“以后出门注意着点,别想着什么便宜都占,这社会上人心险恶,挣点钱不容易!”

  说完之后便把那诺基亚还了回去,然后冲着围观的人群喊:“都散了,都散了,没什么好看的!”

  范晚挤在人群里听着周围人的议论声,也在为这事叫奇,毕竟卷毛最开始找的是自己,结果自己没买,反倒是这大哥买了!

  可是,这大哥却被骗了。

  在治安人员的疏散下,人群渐渐离去,范晚看了看时间,离检票也没多久了,便转身前往候车大厅。

  至于那位被骗了500块钱的大哥,自然是有苦说不出了,还在那拿着那手机模型翻来覆去的看个不停呢!

  心有不甘啊!

  一路上范晚也在琢磨这事儿,很显然,这手机是被掉了包,但是怎么掉的包就不清楚了。

  范晚努力回忆和卷毛的对话,越想越不对,然而,就在范晚准备去检票的时候,前面站着一个穿卫衣的男人,随意看了一眼,顿时眼睛一亮!

  我说呢,那家伙一开始就是有备而来的。

  那卷毛来找范晚和铺盖卷大哥的时候,都是双手插进兜里,而那两个兜里。一个是真手机,而另一个却是模型。

  他给人看手机的时候拿出的是右手,也就是真手机,可真当交易的时候,却把左手兜里的模型给拿了出来。

  人在这种情况下,本来就是占便宜,兴奋之余很难注意到这些,而那卷毛就趁别人在数钱的时候,直接将左手兜里的模型拿了出来,这手机和模型一模一样,自然发现不了。

  想到这里,范晚不禁一阵后怕,幸亏他没那心思,不然今天亏钱的就是自己。

  要说这模型才多少钱,这中间的利润可大了去了,可这毕竟是骗人,相信那卷毛也潇洒不了多久的。

  经历了这么一件事,范晚也越发小心了,自己在来宁波的火车上还算安全,可这刚下火车没多久就遇到了一场骗局,那治安大哥明显知道卷毛的底细,可他不说,相信也是这个火车站的规矩了。

  这出门在外,处处都是陷阱,一不小心很可能就会陷进去。

  虽说出门在外靠朋友,可范晚觉得真正的还是得靠自己,然而,16岁的范晚哪里知道,这才是进入社会后的第一课而已。

  上了前往杭州的火车,这次就比较舒服了,有座椅,范晚也将包取了下来,本想直接放在座位头顶的货架上,可经历了卷毛一事,范晚的思维也变得活泛起来。

  背包并没有放在自己座位头顶的位置,而是放在自己对面45度角的货架上!

  因为如果放在自己头顶,背包挨着背包,如果来个人要翻看什么东西的话,这里就属于盲区了,相反的,放在对面,坐在那里的范晚随时都能看见!

  虽说这样有些过于谨慎了,但是为了保险,范晚也顾不得了。

  出门在外,凡是都得留个心眼,你不打别人的注意,别人指不定就看上你那点东西呢!

  出来了快两天时间,范晚也是困得不行,毕竟火车上是睡不好的,好在宁波离杭州不远,坚持坚持就也能过去了。

  不过,范晚这时想的却是,自己到了杭州以后,第一步该如何做,他住哪里?

  自己兜里还有300多块钱,在这些一线大城市里,到底能坚持多久,而什么时候自己才能挣到第一桶金。

  想到这里,范晚就觉得,这一个人出门在外,可真不容易。

  在潼川县的时候自己有家,玩累了回家倒头就睡,可现在呢,无亲无故的他一个前往杭州,却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
第五章 夜宿派出所
钱路全文阅读作者:赵孽啊加入书架
  宁波到杭州只要3个小时左右,第二次坐火车的范晚终于享受了一把坐票的待遇,火车上外出务工的人员也逐渐减少,甚至过了几个站后还空了不少座位,不过这趟旅途对于范晚来说却相当的短暂,感觉没过多久就到了。

  到达杭州火车站,站在那硕大牌匾下的范晚也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似乎这里的空气比潼川县的要甜上不少。

  自己以后就要在这里生活打拼了,范晚笑着提了提背包,叼着烟缓步走出火车站。

  火车站的位置处于杭州的尚城区,这里是杭州最热闹的地区之一,高楼林立,繁华无比,街边的霓虹灯映在范晚的脸色微微泛红,随后又变换成明黄色,一会儿变成了白色,就跟川剧的变脸一样在范晚那稚嫩的脸上此起彼伏。

  漆黑的夜空下,范晚走马观花的看着街边林立的商铺,穿着时尚清凉的美丽姑娘,还有随处可见拿着诺基亚通话的年轻小伙,而范晚则像个土鳖一般的背着大包前进。

  他并不是没有目的的闲逛,而是在找今天晚上的落脚地。

  他可不会傻不拉唧的花钱去住便宜的小旅馆,即使便宜,那也是钱啊,而且像杭州这样的一线大城市,消费肯定比潼川县高多了。

  以前范晚的那些朋友带着小女友去招待所开房都要20块一晚上,这里估计更贵。

  所以范晚一早就想好了注意,看着路边的指示牌,直接朝着辖区的派出所前进。

  好吧!就是派出所,你没听错,其实派出所对于普通人还是有一定威慑力的,可是对于范晚这种思想觉悟相当高的年轻人,那地方就是自己的临时住所。

  出门在外,有事找警察叔叔,这话从小就在耳边绕来绕去,范晚今天也算是把它用于实践了。

  派出所就在辖区的不远处,一个小区的旁边,大大的警徽标志给了范晚不少安全感,站在派出所外面,范晚先是用水漱了一下口,然后把衣服整理了一下,毕竟是有求于人,还是要有个良好的第一印象。

  要是遇到一个漂亮的女警官,闻到你一嘴的烟味,那就不好了。

  走进派出所,值班室里有一男一女坐在那里聊着天,见范晚站在那里,也是微微有些诧异,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了。

  “你好,小朋友,请问有什么事吗?”坐在门口的女警官率先开口道。

  小朋友?老子都16岁了好吧!范晚有些无语,不过他现在的年纪在别人眼中也算是小朋友,于是也没多计较。

  然而,就在范晚准备开口的时候,猛然一看那说话的女警官,顿时就挪不开眼了!

  卧槽,这女的怎么这么漂亮!

  很清秀的面庞,梳着长长的翘马尾,穿着普通的警察制服坐在木质靠椅上,一脸微笑的看着范晚。

  特别是那一双大眼睛,水波流转,清澈得让范晚自惭形秽。

  而且那身材,就范晚来看,绝对是S级别的,即使是警察制服,也掩盖不住那凹凸有致的身材。

  范晚有些傻眼,说实话,他从小到大从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女人,可以说整个潼川县都找不到,至于范晚念书时喜欢的那个女同学,太稚嫩了!

  那女警官见范晚站在门口傻乎乎的不说话,也觉得有趣,掩嘴轻笑的同时也是一脸好奇的打量着这个稚嫩的男孩儿。

  不过坐在旁边的男警官可不愿意了,心说我好不容易调班和林欣在一起呆一晚上,怎么就来人呢!

  可自己毕竟是警察,本着职业操守,他还是微笑着问了一句:“小朋友啊!这么晚了找警察叔叔什么事啊!”

  卧槽,又是一个叫小朋友的,范晚一阵无语,找警察叔叔,我找警察姐姐还差不多!

  范晚心中一阵无语,不过现在有求于人,他还是将自己事先编排好的一番说辞拿了出来。

  “是这样的,警察叔叔,我是从外地来的,准备来找杭州找我小姨,可是我小姨家今天还在宁波,要明天才回来,所以他们就让我在派出所住上一晚,明天等他们回来后再过去!”

  范晚的普通话说的不错,这也是归功于范晚的小学老师是个名牌大学生,从小教他们念课文养成的。

  要知道,当时隔壁班的语文老师是个潼川县的老头子,那一口蹩脚的川普可是祸害了不少学生,每次范晚听到隔壁班的学生念课文都是笑个不停,那味道,就跟吃了大蒜一样。

  其实范晚对于自己的这一套说辞心里也没底,毕竟对方可是警察,自己撒谎估计很容易看出来。

  然而,也不知道范晚走运,还是这两个警察太年轻没什么经验,对于范晚的话并没有怀疑,而且范晚这小子看上去挺成熟懂事的,不像外面的野孩子。

  “哦,是你小姨让你来的吗?”女警官毕竟是女人,对于孩子天生抱有同情心,虽然范晚已经不算孩子了。

  “是的,我小姨说有事找警察,还说杭州的警察人特别好,特别喜欢帮助人!”

  范晚这小子贼精,知道今晚住派出所就是眼前这两人说了算,所以就开始一味的戴高帽,这也是算是把眼前这两人往火架子上烤,不答应也得答应。

  两个警官听到范晚这么一说,也是苦笑不得,不过这也算是对警察的夸奖吧!

  要知道他们俩当警官一来不是被街坊领居抱怨就是被领导骂,如今被范晚这么一夸,也是正义感爆棚,差点没拍桌子叫好了。

  “对对对,我们警察本来就是人民公仆嘛,帮助人是职责所在,何况你还是个学生!”那男警官看到范晚的年纪,自然就认为他是个学生了,二话不说,直接就让范晚今晚在派出所住了下来。

  不过,就在答应没多久,这哥们儿就后悔了。

  “来,你今晚就睡这里吧,我们晚上也就值班室的门开着,你就将就一下!”女警官将放在一旁的行军床拖了过来,然后拿出值班室的被褥和枕头给范晚铺上,忙前忙后,花了十几分钟。

  “林阿姨,不用了,我自己来就行!”范晚不忍心这么一个大美女帮自己铺床,连忙劝阻道。

  “没事,你也走累了,坐一旁休息吧!”女警官叫林欣,很美的名字,人也美,不过就在范晚开口后,她却有些不高兴了。

  “嘿!我说,你刚才叫我什么?”林欣眉毛一扬,故意瞪着范晚说道。

  范晚本想着今晚走大运了,住了派出所不说,还有个美女帮自己铺床,可是就在他得意的时候,林欣一瞪眼,差点没把他吓出病来。

  “叫你林阿姨啊!”范晚傻眼道。

  “你还叫!”林欣叉腰站在那里,把脸凑到范晚面前,冷声道:“你看我哪点像阿姨了!”

  女人都爱美,都喜欢自己年轻漂亮,而林欣这个刚从警校毕业的大姑娘其实比范晚大不了几岁,如今被喊阿姨,确实有些受不了。

  而一旁的男警官一看,也是乐得不行,心说小子你这嘴上没把门,把咱们派出所的一朵花给惹到了,那可好玩了。

  然而,就在男警官等着看范晚笑话的时候,范晚却看着林欣说道:“平时都是叫警察叔叔什么的,你是女的,自然得叫阿姨啊!”

  “呃!”

  范晚这冷不丁的一句话也让林欣当场傻眼,而那男警官也是目瞪口呆,不过范晚说的没错,都是警察叔叔,警察阿姨的,没听说过叫警察姐姐的,因为没人这么叫过啊!

  难不成叫同志?

  林欣也是无奈,不过范晚说的也有道理,可是她一个年轻小姑娘可不能当阿姨。

  “就算你说的有理,但在我这里不行,我看你比我小不了几岁,你就叫我姐姐吧!”林欣将床铺好,笑着对范晚说道。

  这一笑,顿时让范晚的心儿乱跳,唉!真是个妖精。

  不过范晚这小子人机灵,顺着杆子就往上爬,看着林欣直接开口叫了一声:“姐!”

  那喊得,简直把林欣乐开了花。

  至于那男警官,却是肠子都悔青了,自己平日里跟林欣根本说不上几句话,如今这素未谋面的小子才来多久,这都叫上姐姐了。

  “好了,你要是累了,就先睡吧,把包放在地上就行!”

  林欣说完便起身拿起瓷缸和水瓶,给范晚倒了点开水。

  然后便指了指厕所的位置,范晚应了一声,拿出包里被口袋包好的拖鞋,直接去厕所准备用水龙头洗个脚。

  于是,整个派出所再次陷入安静。

  范晚睡在派出所的行军床上,旁边的桌子上是一男一女两个警官,冥冥之中给人一种无形的安全感,让他整个人也彻底的放松了下来。

  离开家已经好几天了,自己也终于到了杭州,可是,这些都只是暂时的,明天才是范晚真正的开始。

  想到这里,范晚心里不免有些想家,想到他那不管不问的父亲,想到自己在学校上课时的老师,想到街边自己常去的那家黑网吧,想了好久好久,不知不觉中,便睡着了!
第六章 找工作
钱路全文阅读作者:赵孽啊加入书架
  第二天一大早,范晚便收拾起床了,一旁的林欣正顶着通红的眼眶强撑着,听见动静也来稍稍来了点精神。

  “这么早就起来了?”林欣微微一笑,看上去精神状态不大好,没办法,上夜班的都这样。

  “是的,姐,差不多我也该走了,不然过段时间人就多了!”范晚笑着将棉被叠好,然后又把行军床折叠起来。

  毕竟在人家这里住了一晚上,东西还是要收拾好的,要知道这可是两位警官出于好心收留你一晚上,不然的话范晚就要睡大街了。

  “也行,你小姨今天回航州吗?”林欣见范晚懂事,顺便多问了一句。

  “嗯,是的,小姨告诉我早上就直接过去,家里有人!”范晚随口撒了个谎,见一旁的男警官已经趴在椅子上睡着了,就知道林欣估计守了一夜。

  “姐,你也早点回家休息吧,守了一晚了!”

  范晚将东西整理好,然后去洗手间洗了个冷水脸,便背着背包和林欣告辞了,二者也没多说什么,萍水相逢而已。

  离开派出所后,范晚便在附近找了个早餐馆要了一碗粥和两个馒头,然后顺便将自己从派出所带来的报纸摊开,这是他临走时顺带的。

  来到航州范晚可不会傻不拉唧的混吃等死,他早在火车上就规划好了自己的路,而这报纸也是他的重要参考信息,要知道像这种单位的报纸都是每天一大早送来的,都是最新版。

  范晚嘴里咬着一个馒头,大约晃了一眼所谓的头条新闻,便翻到最后的招聘信息专栏,这些板块都是航州的企业招工信息,如果范晚想要在航州立足找工作,这里就能提供一部分。

  可是,在这些一线大城市,像范晚这样高中没毕业的学生其实很难找到高薪工作的,又没有经验,基本上只能做些体力活。

  体力活范晚知道,就是当天的工当天结,一天挣个20几块,也就够吃个饭的,可是范晚从潼川县一出来就没打算做这些,不是看不起,而是他压根就没往那方面想。

  他现在必须找个落脚点,民工棚倒是个不错的选择,一晚上5块钱的床位费,但是在那些地方范晚怕自己被其他人同化,要知道出门在外,一开始最怕的就是跟着别人走,民工们淳朴、憨厚,但也狡猾,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喜欢吹牛,范晚以前和人打架最喜欢约在那些建筑工地,所以一来二去的和民工们也熟了,自然明白。

  而且范晚心里也觉得自己虽然高中没念完,但也不至于去搬砖,而且对于自己这种毅力不算太坚定的人来说,一旦做下来,很有可能随遇而安。

  要知道,人是种适应性很强的动物,说难听点就是懒,范晚知道自己如果懒,这辈子估计就完了,为了杜绝这种现象,范晚觉得必须找一样东西来吸引自己,或者说蛊惑自己。

  这个东西,就是钱!

  将报纸收起来,范晚把早饭吃完,就开始打听人才市场在哪里,体力活不做,就只有做脑力活,而这人才市场,就是范晚必须去的地方。

  2003年人才市场在内地是很少见的,但在沿海的发达城市却是很多,从92年开始下海淘金的人就不少,而且发达城市的劳动力需求量特别大,就航州这尚城区,人才市场就有好几个。

  这一天的时间,范晚全花在找工作上了,中午和几个在人才市场认识的人到小餐馆吃了个炒饭,下午继续找。

  结果找下来,还真有好几个公司让范晚过去,当然了,这些公司都是些小型个体户或者皮包公司,招聘的全是业务员,工资都是与业绩挂钩的。

  真正的高薪工作要不就是专业对口,要不就是名牌大学生,范晚一样都不占,自然不去。

  拿着那几个公司的资料,范晚挤出人才市场,坐在楼梯的位置一份一份的看起来。

  底薪300,业绩加提成,包吃不包住。

  无底薪但提成特别高,不包吃不包住。

  带客户到公司,一天找2-5个,每日工资50元当天结算,没到达当天目标,工资作废,如果表现良好可以和公司签订合同,月薪2500。

  看到这些招聘信息,范晚差点没骂出声来,果然都是些吸血鬼,特别是最后一个,简直就是忽悠人。

  范晚知道拉客户是最难的,别说带到公司了,就是客户信息都难找,中午和范晚吃饭的那几个当中就有一个是以前是业务员,说有的公司还好会提供客户信息,有的公司直接没用,而且客户信息这些东西有的靠找,有的还要用钱买,总之,这些都是天底下最糟践人的工作。

  而且,范晚知道自己根本没本事将客户带到公司,别看工资挺高的,其实都是幌子,忽悠你过去。

  开始几天兴致勃勃好不容易找到一两个客户,时间一长没了资源,直接滚蛋走人,钱都拿不到,而你最开始带来的客户就是公司和人家谈了,这里面根本没你的事。

  当然,有些范晚是听很多来找工作的人讲的,有些是自己揣摩的,因为就整个人才市场来说,工资待遇给的最高的就是业务员,而招聘人数最多的也是他们,这说明什么,天上没有掉馅饼的事情,范晚现在急需用钱,而这业务员看着挺爽,其实到最后根本挣不到钱。

  不过360行,行行出状元,业务员做好了也能挣钱的。

  可是,这毕竟是极少数。

  所以范晚直接将这些公司信息丢进垃圾桶。

  人都有自知之明,范晚自己有多少水份他自己清楚,玩玩小聪明还行,至于其他的,自己根本不行。

  人才市场外面有不少发传单的,都是公司在大楼里找不到招聘位置,直接在外面拉人。

  范晚也收到不少,其中一个还高的吓人,月薪6000,还包吃住,加提成,双休!

  不过这信息嘛,范晚看着就想笑。

  皇家休闲会所,招聘男公关2人,女公关15人,形象气质佳,会普通话,性格大方,工资月薪6000加提成,包吃住,节假日双休,能吃苦耐劳,服从管理人员安排!

  这是啥,说白了就是招小姐、鸭子的地方,只不过说得好听一点!

  范晚心想老子还是个处男呢,绝对不能去当鸭子,不过这招聘信息还挺吸引人的,说不定就有一些从农村来的小姑娘会上当,这不,那站在门口一身西装笔挺发传单的男人身边就站了好几个背着大包小包的姑娘,那一个个清秀水灵得,范晚看了都心动。

  显然这些女孩儿都被那招聘信息上的高额工资给吸引住了,可她们哪知道,这工作其实和她们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

  范晚自然管不着这些,每个人都有自己选择的道路,为了在这个社会上生存,再有原则也得妥协。

  一天下来,范晚也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他甚至在想自己是不是太自大了,一没本事二没钱,还喜欢挑三拣四,可是范晚身上也就300来块,坚持不了多久的。

  最理想的就是包吃包住,可范晚又不喜欢被人管,自然也不愿意去。

  没办烦,在路边摊吃了碗面的范晚只好漫无目的的逛着,那一包5块的朝天门也只剩下三根了,这还是范晚节约着抽的。

  “唉,先不想了,找个地方睡一觉吧!”范晚自言自语道,不过他今晚是不可能再睡派出所了,6月的航州天气还比较热,所以他打算就近找个地方躺一晚上。

  以前他被老爹打得不敢回家,除了去网吧就是去公园,将就着也能过一晚。

  躺在公园的木质躺椅上,把背包往脑后一枕,双腿一伸,范晚就看见漫天的繁星闪烁,这时已经晚上11点多了,公园里静悄悄的没几个人,周围偶尔有风吹过刮得树叶哗哗作响,如果不是范晚胆子大,还真有那么一丝恐怖的味道。

  不过这对于累了一天的范晚来说却算不得什么,走了一天人都累散架了,现在好不容易休息一下,也算不错。

  可惜,老天爷偏偏不让范晚好过,这不,刚呆了没多久,就有一个鬼鬼祟祟的年轻人走了过来。

  范晚知道这个时候在公园闲逛的没几个好人,不由得心生警惕,便坐了起来,将背包揽到身边。

  那黑影见范晚一动,也是吓了一跳,不过很快便两眼放光,大步流星直接走了过来。

  原本范晚还以为遇到航州流氓小混混要抢点钱什么的,可真当这哥们儿走过来时,范晚却傻眼了。

  只见那小子20多岁,手里拿着一个最新款的诺基亚,耳朵上戴着个闪闪发光的耳钉,烫了个现下最时尚的爆炸头,叼着根烟笑着看向范晚。

  妈的,这哥们儿长得真丑!

  这是范晚对爆炸头的第一印象,不过,就在范晚纳闷的时候,爆炸头却上下打量了他一番,然后嘿嘿一笑,蹲在地上从衣服里掏出一张光盘。

  冲着范晚猥琐的笑道:“兄弟,要片不?”
123456789101112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赵孽啊所写的《钱路》为转载作品,钱路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钱路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钱路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钱路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钱路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钱路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