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武侠仙侠小说 > 魔君剑道最新章节 > 魔君剑道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第31章 刁难
魔君剑道全文阅读作者:流矢殇加入书架
  上官嫣然见人群当中站着上官宏宇,上官飞和上官虹,只有他们还好一些,可是衣服之上也隐隐见到几个被烧出来的破洞。

  炼器家族穿的服饰都是特殊材料做成,普通的水火都是不侵的,今天竟然能被烧出破洞,可见今天炼制的东西,需要的火焰十分的强劲,最次也得是地火。

  好在三个人身体上没有什么大碍,上官嫣然悬着的心落了下来。

  “姐,你可算来了,幸好你来的晚,不然也和我们一样遭殃了,你可没见,刚才可太玄了,竟然炸炉了。也不知道那师兄用的什么火焰,竟然可以将炼制法器的炼炉都给烧炸了,我猜那长老太小气,随便就找个炼炉炼制东西,不炸炉才怪。”上官飞小声冲着姐姐嫣然诉苦,一想到刚才那恐怖的一幕,年少的上官飞不免有些感到后怕。

  不过他看到上官嫣然身后的李立,面色不由得阴沉下来,冷冷道:“如果不是为了等你,我们现在都去操场之上集训了,不然也不会非要被葛剑飞师兄拉着过来看他炼制的什么法器。也不会碰上这倒霉的事情。”

  李立略有尴尬,刚想开口说些什么,一旁的上官宏宇一摆手说:“你什么都不用说,我们也不想听。嫣然妹妹,这里面你灵力最高,也见多识广,不知道师兄在里面如何了。好像出了什么问题。”

  “怎么是葛剑飞?那三长老去哪儿呢?”

  “本来就是他啊,三长老好像有事情出去了,就吩咐葛师兄来带我们,听说今天要分班了。不知道咱们会不会在一个班级呢,姐姐,我可不想离开你呀。呜呜……”上官虹竟然真的哭了起来。

  上官嫣然伸出手轻轻摸了摸弟弟的头,知道这个弟弟从小就和自己长大,特别粘人,几乎是不能离开自己的。

  她安慰道:“放心,咱们四个人一定会分在一个班里的。”

  谈话间,在大殿当中的葛剑飞则是轻轻用手掌一挥,宽大的袍袖夹杂着一股劲风,风卷残云般将大殿当中的烟雾全都卷入袍袖当中,随即烟消云散。

  大殿当中的情况清晰可见。

  “不亏是三长老座下的高徒,这么厉害,竟然离着炼器炉这么近的距离,也没事。”

  旁边的一些新生不由的用同样敬仰的目光注视着大殿当中那个一身灰袍的葛剑雄。天神宗炼器堂的人果然都是出手不凡。

  李立看到大殿地上到处散落的炼器炉的金属碎片,还有大量的还在冒着浓烟的硫磺和木炭,心中也是骇然。这个人好厉害,刚才和上官嫣然在外院遇到从天而降的那些碎片,差点让上官嫣然体力不支,而他竟然在旁边一点儿事情都没有。

  不过现在葛剑雄似乎对周围人对自己的夸赞充耳不闻,只是目光不住的盯着面前原本放置炼器炉的地方,一大团青蓝色不停跳动的火焰正在跳动着,似乎是想要挣脱放置自己的容器,几次都要脱离残破的火炉,却似乎被一种无形的力量硬生生的压制了回来。

  五长老沉着脸,看着那跳动的火焰当中还在炼制的东西。

  “幽兰灵火,地火?”上官嫣然在看到那团火焰之后,不由得失声喊了出来。

  “哈哈,果然是炼器家族的骄傲,竟然识的我的火焰,不简单,可比其他人好多了。”葛剑飞的目光在人群中扫视了一眼,明显对其他人感到不满。

  不过也不怪别人,毕竟自己这火焰颇为罕见。也是自己机缘巧合之下才得到的,纵然是炼器堂的其他长老也不一定见过这火焰的真实面目。可是却能被面前这个女孩一语道破,果然这四级炼器师的名头不假。

  “你们都进来,还像木头一样戳在外面干什么?有我在,你们死不了。”

  听着葛剑飞不善的语气,其他人也都是悻悻的急忙又重新回到了大殿当中,不过都距离那火焰远远的。

  虽然之前不知道这火焰的名字,但刚才的威力和那被限制在空间当中,隔着十几米远都能感受到其中散发出来的恐怖热量,还是让这些学生有些胆寒,都不敢靠的太前。

  李立也在人群当中向前靠着,不过他的出现立刻就引起了骚动,这里面多数是从地考场进来的学员,少部分不认识李立的也很快在旁边的人口中得知了李立的”光荣事迹”。

  一个作弊者还有脸来这个地方,这年头,也不知道这些长老是怎么想的,不过也有些人觉得定然是李立背景不一般,不然作弊被抓还能进到这里,很不一般,这些人不由得对李立的身份背景很是好奇。

  不过嘈杂的讨论声很快在葛剑飞那威严的目光之下变得异常的安静。

  葛剑飞笑眯眯的看着上官嫣然,语气柔和的问:“你既然知道此火,能否有办法帮师兄将这炼制的乌骨手套取出?”

  原来,炼炉爆炸之后,里面炼制的手套直接掉到了火焰当中,虽然葛剑飞拥有此火,却无法很好的控制,那恐怖的高温对他的灵力损害也是极大,而且本身炼制法器的时候,也是需要强大的灵力支持,纵然是他道行颇高,面对地火却是束手无策。他并不能够徒手从中取出乌骨手套,而寻常之物,还没等放进去夹住手套,就被火焰融成铁水。

  见上官嫣然面露为难之色,他不由得叹了一口气说:“唉,早知如此,就将那原材料留存一些,做一把铁钳,现在看来只能等师兄灵力恢复,再强行取出。”

  他身上虽然有几枚灵力丹,不过自己并不是炼药师,又与玄心院炼药堂的人关系一般,可不像苏弘毅地位之高,能有那么多的灵力丹可拿。

  “师兄,我们用水或者土来灭火,这样就能取出来手套了。”

  人群当中有一个少年一脸天真的说着,周围的其他人都将目光聚焦在这个说话不经过大脑的少年,一脸同情之色,更多的人则是一副幸灾乐祸的神情。

  葛剑飞笑眯眯的盯着说话的少年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苏浩。”见师兄对自己如此和颜悦色,还问自己的名字,以为自己的意见被采纳,还有些美滋滋的。

  “哦,苏浩是吧。好。”葛剑飞点点头,淡淡的说:“你可以离开了,你被除名了。”

  苏浩愣了一下,没有说话,以为自己听错了,睁着眼睛迷茫的看着葛剑飞。

  葛剑飞有些厌烦的说:“我说你被除名了,你可以离开了。我是炼器堂三长老座下的弟子,负责带你们,有权利开除我认为的不适合呆在炼器堂的新生。”

  “那我去哪里?”

  “爱去哪儿去哪儿,我管不着。”

  看着苏浩瞬间惨白的面色,周围的人再也不敢再嘲笑什么,都有些吃惊,这师兄脾气也太大了吧,也太狠了,不就是说错一句话,竟然就被开除了。

  苏浩什么话都没说,眼中含着泪,转身就走了。大家彼此都不熟悉,而且很明显葛剑飞不喜欢苏浩,这时候为一个陌生人求情,显然是很不明智的选择。

  因此站着几十人,没有一个人出面求情。

  一旁的李立心中不忍,气愤葛剑飞的小题大做,他觉得苏浩的话也并没有错,本来都是新生,不懂很正常,也犯不着说错一句话就开除的道理。

  望着苏浩那瘦小骨干肩膀一耸一耸的样子,定然是伤心难过的在哭泣,李立心中不忍,求情说:“师兄,我觉得苏浩没错,我们都是刚刚进入炼器堂的,对很多事情都不懂,寻常人家灭火当然是用水或者是土,他不懂事说错话也不至于就开除了。”

  上官嫣然摇摇头,这个家伙,看不出还是个爱多管闲事的主。而一旁的上官飞和上官宏宇则是一脸不屑,你什么资格,也敢在师兄面前求情。

  葛剑飞并不生气,只是有些冷淡的看着李立,说:“你是觉得我做的不对?”

  李立话已经说出口,虽然隐约也有些担心自己,不过他还是继续说:“那是师兄你自己说的,我没这么说。”

  上官嫣然一脸无奈,这个白痴,这话也敢在他面前说,而周围的人则是一脸惊愕,他们实在料不到这个家伙竟然如此大胆,敢出言顶撞炼器堂的师兄。

  “好,你既然求情,相必有两下子。你要是能将这乌骨手套从火里取出,苏浩我可以不开除。”
第32章 火中取物
魔君剑道全文阅读作者:流矢殇加入书架
  此话一出,又是引起了不小的轰动,毕竟任谁来看,连他自己都无法解决的事情竟然让李立上。明摆着是为难他。

  葛剑飞冷冷的看着李立,就是你小子把风师兄的弟弟风少卿顶替了下来,这个仇是一定要报的。

  上官嫣然也是一皱眉,如此烈火,可不是寻常的凡火,别说是她,恐怕连家族一些强者都不能徒手从火中取出东西,一个李立。唉,看来这葛师兄是铁定不会让苏浩回来的,一来就得罪了这里的师兄,这个李立看起来在炼器堂的地位有些不妙。何况那边还有一个风少阳正对他虎视眈眈。

  李立也是心中一惊,紧紧握着拳头,手心处满是汗水。虽然他早就料到结局不是很好,对方会为难自己,只是想不到竟然是这么个方法。看起来这苏浩是回不来了。自己上去无疑是飞蛾扑火,那火焰可不是自己能够碰触的。

  正当李立犹豫的时候,忽然听到一个略有些朦胧的声音响起,似乎是刚刚睡醒一般,“你去,保你没事。”

  李立心中一惊,急忙四下在人群中扫了一眼,并没有看到什么人在说话,不过听声音像是之前梦里遇到的那个。

  “怎么样,李立。这个要求不过分吧。你只有取得出,我就做得到。”葛剑飞语气虽淡,但却是毋庸置疑的,打死他都不会相信李立会有胆子敢做出火中取套的事情。

  “不用找了。声音是你从心里出来的。相信我,我不会害你。你快点。这么拖着,对你可没什么好处。”

  李立虽不知道是真是假,可现在确实没有别的办法,那么一句“不能”固然简单,可是苏浩就再也回不来了,而自己在这众目睽睽之下说出那些话,恐怕今后也无法在这炼器堂继续呆了。

  他一狠心,咬着牙说:“好,我同意。”就是宁可废了一只手,也不能在对方的面前露怯。

  “哈哈,好。果然有魄力,老夫没看错人。我会祝你一臂之力,这幽兰灵火虽然霸道,还不能入老夫的眼。”那个声音又再一次的在李立的心头响起。

  葛剑飞刚才还眯着的眼睛也瞬间张开,似乎有些不敢置信的盯着李立,再一次疑惑的问:“你确定?”

  感受着那右手之上忽然一股温凉的感觉出现,让李立的信心大增,看来,那声音所言不假,竟然认识这火焰,还能让自己的手臂有这样的感觉,赌一次,如果烫的话再抽出来就是了。

  看着李立再一次点头,上官嫣然也是无力地摇着头,这个家伙,太不知道天高地厚了,唉,自己刚才也提醒过他了,毕竟没什么关系,也算是仁至义尽了。一切都由他了。

  “好,这可是你自己答应的,出了什么意外,可怪不得老夫。”葛剑飞满脸骇然的盯着李立,急忙撇清关系,这个少年在知道火焰的威力之后,还敢如此,不是疯子就是傻子,出了事情赖上自己,虽说自己是三长老的高徒,可是被院里知道,自己也是会受到责罚的,好在面前的都是新生,料他们也不敢将此事说出去。

  李立冷冷一笑,心中对这葛剑飞十分鄙视,他心中对那声音说:“我虽然不知道你是谁,但希望你不会让我失望。”

  “放心,就算我不出手,你自己还是会出手的,不过结局却不太好。”声音笑呵呵的说。

  李立一愣,连自己心中所想都知道,他开始有些信任这个声音了。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中,缓步走到不停跳动的火焰面前,毫发无损,更加确信自己是安全的,看着那不停上下跳动的火焰,周围不少人大汗淋漓的样子,而自己似乎都感觉不到那幽兰冥火散发的炙热的温度。

  他看着那在幽兰灵火当中被锻烧的通红的乌骨手套,他一狠心,在周围一片惊呼声中,猛然将自己的手伸入了火焰当中。

  见李立毫不犹豫的将自己的手伸进了烈火当中,纵然是葛剑飞,也是不由得面色微变,看起来,这家伙的手臂是保不住了,是不是有点儿过火了。

  葛剑飞转念一想,是你自找的,怨不得我。当下只是冷冷的瞅着,已经有了听李立惨叫哀嚎的心理准备。

  周围一些原本对李立作弊之事有些偏见的新生,因为李立这一举动,不由得对他心生好感,这样的人值得相交。不过他们也都是十分清楚,李立在答应那约定的时候,那右臂就不再属于自己了。

  有些人甚至在想,他怎么不伸自己的左臂,那样即使失去了左手,有右手在,还是很方便的,难道他是左翩子么。

  “奇怪,为什么他的脸色这么安详,没有丝毫的痛苦之色。.难道是因为火焰太猛,一下子胳膊烧没了,暂时没有痛苦的感觉么?据说突然而至的痛苦因为太于巨大,如同一剑封喉一般,让人暂时忘却了痛苦,难道这家伙已经被火烧傻了不成。

  葛剑飞脸色阴晴不定的盯着李立那伸进幽兰灵火的右臂。

  李立的手臂和刚才一样,没有丝毫被火烫伤的感觉,他只是隐约感到随着手臂向火焰中伸进来的时候,那原本温凉的感觉刹那间又加剧了许多,一丝丝的寒气顺着自己的胳膊当中的经络,缓缓的流遍了自己的全身,让自己全身上下都笼罩在那温凉的寒气当中。

  寒气似乎是像被驱赶一样,争先恐后的朝着李立的右臂汇集凝聚,瞬间就在李立的手臂之上出现了一层细密如丝的肉眼几乎看不到的寒冰组成的薄膜,紧紧包裹着整条的手臂,将那青蓝色的火焰驱逐散开。

  李立睁着眼睛,看着自己的手臂正一点点的探向那被烈焰锻烧的乌骨手套,而随着他身体不停的向前,那原本还充斥着暴怒之气,想要逃窜的火焰却似乎受到了某种惊吓,竟然朝着相反的方向窜去,似乎是想要离着面前的这个人远一些。

  “终于拿到了。”李立虽然感觉不到热量,可是刚才那伸入手臂的瞬间,还是让他惊出了一身冷汗,这可不是闹着玩的,要是失败,那自己的手臂可就是废了,苏浩也回不来了。

  “哈哈,小子,相信我的总没错。我不会害你的。这手套不错。要是可以的话,你自己留着用。”

  “这个可是葛剑飞炼制的东西,谁敢拿啊。你这不是让我进火坑么?”李立心中有些哭笑不得的和声音说着。

  “你现在已经在火坑了。说实话,以葛剑飞的实力,能得到这样制作手套的乌骨玄铁来炼制手套,恐怕事情没那么简单。那不是凭他的本事可以开采的。相信他的背后定然有什么高人指导。今天先这样,把手套给他。恐怕今天你的名字在这炼器堂甚至的地灵院都闻名了。”声音一阵大笑,语气中颇有自豪的味道,毕竟这份荣耀当中有着自己的功劳。

  李立心中一笑,将手从幽兰灵火当中离开,那原本通红的手套在接触空气之后,迅速冷却,李立将一副全身透着神秘黑色气息的颇有分量的手套递交到葛剑飞的面前。

  满堂震惊的表情,每个人的脸上都写着,震惊、不可能、这小子是怪物、我眼花了、做梦了的表情。

  他们无法接受这个事实,这小子真能毫发无损的从火中将乌骨手套取出?还是说那葛剑飞只是吓唬李立,开玩笑的,那火根本没那么厉害,甚至这火并不是真正的灵火,而是外表相似的其他普通火焰。

  可就算是其他火焰,那手臂之上起码应该被烧得焦黑或者是起水泡。

  何况那一副被锻烧的通红的手套,难道都是假象么,他的手真的一点儿事情都没有。

  葛剑飞像看怪物一样盯着李立,又看了看乌骨手套,脸上的肌肉抖动了几下,伸手接过手套,勉强挤出笑容想掩盖自己的震惊之色,“呵呵,李立,好,好。有两下子。”

  “师兄,苏浩可以回来了吧。”

  “好,没问题,没问题。”葛剑飞干笑着,用手一指靠近门口的几个新生,嚷道:“你们几个,快点儿把苏浩追回来,他可以继续留在炼器堂了。好了,今天先就这样。今天让大家来只是为你们分一下班级,根据你们测试的成绩分成不同的班级,以后就由每个班级的师兄传授你们课程。你们去操场之上领取入门的修行手册,那边会有师兄好了。散了散了。”

  其他弟子一个个兴高采烈的就要往门外走,“李立,你留一下,我有话和你说。”
第33章 误会
魔君剑道全文阅读作者:流矢殇加入书架
  上官嫣然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葛剑飞,也没说什么话,她沉着脸,在经过李立的时候,冷冷道:“我还真是走眼了,想不到你竟然深藏不露。我还自不量力的帮你解围。”

  看着转身离开的上官嫣然,李立觉得有必要要解释一下,可是还没有张开,身前出现一个比自己高半个头的上官宏宇,立刻阻挡了自己的视线,对方很是不客气的对李立说:“少打我妹妹的主意,别看你很强。可是我也不是吃素的,不然,有你好看。”

  走过来的上官飞很是嫉妒的朝着李立冷哼了一声,什么话也没说,也是快步离开。

  看着逐渐远去的三人,李立叹了一口气,见站在一旁的上官虹走了过来,冲着李立眨了眨眼睛笑着说:“我二哥就是这脾气,你别生气。看起来我姐对你还不错哦,她很少骂别人的。你要是喜欢我姐的话,我很乐意帮你介绍一下,毕竟有个这么强的姐夫我也很高兴。”

  “额!”李立一脸黑线,被她姐骂就是对自己还不错?这个家伙,从哪里看出来我喜欢他姐了,不过他还是很高兴,起码上官家的几个人,这上官虹看起来对自己的态度还是很不错的。

  见其他人都走的差不多了,葛剑飞对李立说:“李立,今天我叫你来就是要告诉你一件事情。每个班级的名额都是有限的,刚好其他人分完班级之后就剩你一个人了。也没有多余的师兄弟来教你。我的意思呢,你自己先看着修行手册自己慢慢练着,有什么不懂得地方可以来找我,手把手的指导你可比一个班上那么多人同时上课效果要好的多。”

  “啊?我……”李立刚想说,就被葛剑飞打断了。

  “嗯,就这么决定了。”葛剑飞一个人笑呵呵的的拿着手套就朝着大殿外走去。只留下一个李立在当场发呆。

  李立无奈,只得一个人默默的向自己住的地方走去。

  他出来之后,却看到上官虹朝着操场的相反方向走去,李立有些惊诧的喊住了他,“师兄不是说去操场么领取修行的手册么,还要分班。你怎么回去了?”

  上官虹不屑的说:“那些修行手册还不是一些门规和注意事项,看着烦的要死。至于课堂上讲的其他东西,我是炼器师,其他什么修仙之类的理论课,我找我姐回来补补就行了。”

  这家伙竟然还旷课。胆子也太多了。

  上官虹见李立不说话,只当是对方在玩深沉,故意不说话,忽然略有惊恐的盯着李立,说:“你不会也不用上课吧?”

  李立苦笑一下,算是默认。

  他随即用崇拜的眼神看着李立,很是满意点点头说:“对你成为我的姐夫,我无话可说,我很满意。嘿嘿。未来姐夫,一定要罩着我哦。”

  “我啥时候说喜欢你姐了。”李立有些哭笑不得。

  “别藏了,像我姐那么优秀的女孩子。谁不喜欢,如果她不是我亲姐。相信我也会迷恋她的。好了,不说了,我还有事,先走一步。哦,忘了告诉你,炼器堂的房间挺不错,果然是地灵院的核心内堂。”说着朝着李立挥了挥手,一溜烟就跑了。

  “哈哈,这个小家伙还挺有意思。”那个声音再一次响起。

  李立猛然才想到这个事情,急忙有些紧张的说:“你究竟是什么人,怎么会在我的身体里面?”

  “不要紧张,从你出生的那一刻起,我就一直在你的体内。只是那时你并没有感应,而我也没有恢复,所以,就这么一直沉睡着,直到后来你在丛林当中,跟着那头母狼之后,才让老夫的身体恢复了许多。”

  “什么?你那个时候就在?我竟然一点感觉都没有。”

  “只是你没发现罢了。老夫曾经是一名仙人,当年与魔道一战,不幸战死,残存的灵魂也受损,一直躲藏在火灵珠当中,只是老夫功力的恢复是需要以血养灵。多亏你在林子没少捕获那些野兽,吸食了他们的血液,让我恢复的很快。可惜后来你却离开了林子,这让老夫很是失望,等待了这么长时间,总算是再一次的苏醒了。不过也正是因为这样我才知道了你一个天大的秘密。”

  “什么秘密?”李立很是好奇。

  “因为你体内的两道封印。”言语不多,却是字字如同雷击一般撞击在李立脆弱的心灵之上。

  “什么?封印,难道说我的体内真的有什么破封印?竟然还有两道。”听到这个消息,李立的心跌落到了低估,内心的各种猜测在这一瞬间就得到了证实。

  声音缓缓道:“不错,之前本来是一道,后来你的身体又被添加了一道,而老夫也是随着第二道封印进入你的体内的。至于你那体内的第一道封印,似乎在你出生的时候就有了,应该是与生俱来的,而第二道却是你至亲所注。”

  见李立陷入沉思,继续声音说:“你虽然先天灵力很强,因为封印的原因,却无法得到完全的发挥。而且你的身体当中还被人灌输了几十年的灵力,你的功力可以说是平常的同龄人达不到的,也正是因为这股后来被灌注的灵力,才让老夫在沉睡中逐渐庆幸,我再一次的苏醒了过来,而不你也拥有着难得一遇的缥缈灵力。”

  听着声音中充满着一丝的激动,李立也是忍不住动容,难道这世界上真有如此古怪诡异的缥缈灵力?

  “是的,真的存在,而你就是缥缈灵力的拥有者,在此之前,我只遇见过一人,拥有着毁天灭地的超级能力。”

  “毁天灭地的能量?”那该是有多么恐怖。

  “人还不曾拥有这样的能量。”

  “什么意思?难道那个有着毁天灭地能力的竟然不是人?”

  声音沉吟了一下之后,说:“现在就是告诉你,也没有什么用。我只能告诉你他曾经是妖魔两界的无冕之王,妖魔两界公认的战神,连仙界都惧他三分,只是下场却十分的凄惨,竟要联合其他几届推翻神界,惹得神界大怒,他经历九九八十一道天劫之苦,最后被冥界的炼狱之火所吞噬,形神俱消。”

  “妖魔两界的无冕之王,竟然有这么厉害?

  “当然,只可惜现在魔界势微弱,妖界几乎不主动侵犯人类,相比千年前的六界混战,如今的天下还算是太平,也就是凡人国与国之间的征战,算不得什么。”

  李立点点头,在听得热血沸腾之后,情绪再一次跌入到了低谷之中,一边哽咽一边说:“战神再厉害也不过是获得那样的下场,我还不如他,年纪轻轻就被封印了起来。那么我还如何报的父母大仇,如何能实现我在爹娘墓前许下的诺言。”

  越说越是伤心难过,从小到大他几乎都没有流过一滴泪,哭过一回,在丛林那种残酷的野外生存是不相信眼泪的,眼泪永远都是弱者才会出现的。

  而萧莫剑也一直向李立灌输一种,男子汉大丈夫,有泪不轻弹。

  只是,萧莫剑却没有告诉李立另一句,只是未到伤心处。

  而这句话却被李立用行动来证明了其存在。李立委屈的泪水在眼眶中打着转,终于沉受不住这愈演愈烈的悲痛之情,眼泪顺着眼角滴滴答答的落了下来。

  眼泪落入泥土当中,掀起一层薄薄的雾气。

  见李立如此,那个声音长叹一声,安慰道:“放心,其实这个没什么大不了的,很简单就能治好你现在的病,第一种就是找到给你设下封印的人,不过这种方法行不通,根本不知道是何人所谓,老夫一直沉睡于火灵珠当中,并不知晓外面发生的事情,第二种方法就比较适合你现在的境遇了。”

  李立一听有门儿啊,天无绝人之路,只要能治好自己身体的病,自己可以好好的练功,让他做什么都可以。

  李立朝着空气中,倒头便拜,直磕响头,落地有声,“请仙人救我,请仙人救我。”

  “你先起来,你这么做很容易被其他人怀疑的,快起来。”

  “我不起来,仙人答应收我为徒,教我武功法术,我才起来。”

  “哈哈,老夫看来是做错了,好心提醒你,你还赖上我了。嗯……既然看你这么有诚意,那我就收你为徒,不过,我现在灵力微弱,几乎也没什么法力,恐怕很难帮你,只能是在修行方法上面对你指点一二。”

  李立忙不迭的磕头说:“没事没事的,这个够了,只要能教我怎么去做,我一定会做好的。师傅在上,受徒弟一拜。”

  由于对方只是通过心灵感应与李立对话,空气当中并没有实体存在,远远看去,李立像是一个人在朝着空气自言自语,又哭又笑,又是磕头又是下拜,十分的诡异。

  “好了,好了,你起来吧。我手下你这个徒弟了。”
第34章 仙人焚帝
魔君剑道全文阅读作者:流矢殇加入书架
  李立这才起身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又摸了摸有些发红发肿的额头,傻笑着问道:“现在我都是您的徒弟了,还不知道师傅您的名字呢?”

  “哈哈,也对。老夫人之前在仙界的时候,不少朋友都尊称我为焚帝。”言语中颇有自豪的味道,“不过你却不能向外人说,不然,会给你甚至是我带来不少的麻烦。”焚帝提醒道。

  “焚帝啊?名字挺酷的,不过好像没听过。有天神宗的戊辰厉害么?”

  李立一句话差点儿没把焚帝气乐了,不过也不怪他,这名字恐怕在这个地方几乎是没有人知道的。

  而戊辰则是天神宗的二长老,据说法术高超,已经是属于剑仙一列的。天神宗天地玄黄四大院,每一院都分若干堂,每一堂都有属于自己的长老,而院也有属于自己的院长老,院之上,则是掌管四大院的院长老,自然是一级比一级权利大,那实力也自然不是一个层次的。

  李立来到这里,听到名字最多的就是戊辰的名字,据说这个人曾经参加过和神剑门不少的战斗,曾经有神剑门和其他剑仙十人合力围攻戊辰,却被他杀的打败。可见此人实力多么恐怖。

  由于天神宗的大长老和宗主却是少见露面,甚至很少有人听过他们的名字,这也让天神宗保持着一种神秘的色彩,而戊辰却是因为常在各个内院走动,是所有学生和弟子都可以看到的活生生的剑仙,再加上此人幽默风趣,长得风流倜傥,虏获了不少女弟子的芳心,又因为可以和男弟子打成一片,带他们一起在与敌国仙剑门派的战斗当中出生入死,也深得男弟子的佩服,因此他的知名度不光是在天神宗很高,连其他国家一提到戊辰都是十分的佩服。

  李立的这些心思,焚帝自然知道,也没责怪,淡淡的道:“我不如他。”

  “哦,没事。他很强。你不如很正常的。你很诚实嘛,我喜欢诚实的老师。”李立一乐,知道焚帝没有戊辰强,并没有失落感,反倒是有着一种很真实的感觉,毕竟不知道从哪里冒出个从来没有听说过的名字,还是有些让人不太放心。

  “你理解错了,我的意思是,在实力上比弱的话,我确实没有他那么弱,这一点我不如他。”

  “哎呀我去。”李立一下子蹦的老高,“听你这声音,年纪也挺大了,我见过那么多不要脸的,还头一次见到您这么不要脸的。还有这么夸自己的。”李立笑的肚子有些疼,不由得弯着腰揉着肚子。

  “你知道焚天么?”

  “知道。”这焚天的名字他当然是知道,那可是天神宗的镇宗之宝,据说是戊辰也对那东西十分忌惮,焚天是从天而降的天火,并不属于这个世界,天神宗却拥有它的部分火种,因为暴虐之气太强,天神宗无法掌控这小部分的焚天,只得在天神宗找了一块人迹罕至的地方划分了一片禁地,又选了最高处修筑了一百零八层的锁妖塔,将焚天与历届弟子下山捉回来的各种妖魔鬼怪一同镇压其中。

  请神界之人用阵法将四周层层封锁任何人都不得靠近锁妖塔,,就算是天神宗的宗主和长老都不得靠近,一方面是门规所致,更重要的是他们自己也没有那个能力突破法阵进入锁妖塔内部。

  这一点李立自然是知道的一清二楚。毕竟是天神宗的禁忌,他在上山的时候,就不止一次听到封黎和叶翔叮嘱过自己。

  “等等,你不会是?想打它的主意吧?”李立这一次才感受到了惊恐。

  “我只是给你个证明罢了。我带你去锁妖塔绕一圈,看看焚天,你就信了。”

  “哦,好吧,我怕了你了。我信。可别去,被发现了就死定了。”这毕竟不是闹着玩的,李立还是有些害怕的。

  “呵呵,好吧,虽然你这么说,可是你还是不信。不过随你吧,不过你迟早有一天会知道我所言不虚。”

  李立长出一口气,似乎想到什么,略有些疑惑和尴尬的忙问:“我心中所想你都知道?”

  ‘“那是自然,老夫现在和你同身共体,只要我在清醒状态之下,你的一丝一毫的想法都逃不过老夫的眼睛。”

  李立陷入了沉思,片刻后才略有尴尬的问:“那我见到漂亮女孩的时候,你知道我怎么想的?”

  “你……”焚帝一愣,但随即哈哈一笑,“你这小鬼头。我和你想的一样。只是老夫虽不似当年神勇,可并非我之错,乃是已然看破那些。当年风流之事,不提也罢。”

  李立面色一红,看来,真的和自己想的一样,不过他还是有些奇怪的问:“你都这么大了,真的也想要一个漂亮的小妹妹么?”

  焚帝的面色一沉,不再说话,寻思:“这个小子,竟然是这么个奇怪想法?看来还是有些问题,我不能完全知道他的想法。如果这样的话,就有些不太秒了。”

  但他很快一笑,不留痕迹的掩饰了自己的尴尬,轻轻一笑说:“当然,老夫从小孤苦一人,几乎和你一样,想着有个可爱的小妹妹可以陪自己,是很值得高兴的事情。好了,闲话不说了,走吧。”

  李立点点头转身朝着操场走去。

  “等等,你怎么去操场?”焚帝急忙呵斥住超前走的李立。

  “不是去操场领取修行手册么?”

  焚帝无奈的说:“你去了也没有人愿意教你,没看出那个葛剑飞不怀好意么,你比如回去,有我在,可比那些什么年轻的弟子强多了”言语中颇为自负。

  “哦,那我们回炼器堂的新生房间。”

  “好,老夫也正好指点你修行之法,顺便自己也该修炼一下。虽然老夫灵力强大,刚刚为了帮你,那幽兰灵火损伤了一些身体的其他部分。我要好好的恢复一下。哦,忘了告诉你了,刚才在那树后面一直藏着几个人,你别回头,这些人也没什么恶意,不用管他们。我们走便是。”

  李立点点头,斜着眼睛瞅了一眼身后那颗隐约露出衣衫的大树,轻笑一声,按着路旁的指示牌朝着刚才上官虹走的方向走去。

  他刚一离开,从一旁的大树后面就跳出几个人,疑惑的看着李立远去的背影,这几个人都是刚才从大殿出来的新生,对李立刚才的举动充满了好奇,同时也充斥着大量的怀疑。

  他们要看看这李立究竟是在搞什么鬼,同时也趁着其他人都不在,去看看那幽兰灵火是真是假。

  不过他们刚才见到李立一个人站在树底下自言自语,都觉得这家伙果然有问题,那手臂有没有问题不知道,起码脑子是有问题,不然怎么一个人呆在那边自言自语。

  “好了,不用管他,我们进去看看。那火好像也没什么了不起的,连人都烫不伤。”一个新生不屑的说道。

  “恩,去看看。我这可带着祖传的匕首,吹毛断发,削铁如泥。”一名嘴角带着冷笑的少年晃了晃手中泛着蓝色光芒的匕首,一扭头朝着院落当中走去。

  走到门口的时候,他朝着门口处的一个铜狮子的头上轻轻一划,立刻像切豆腐一样,将铜狮子的脑袋切了一块下来。

  剩下的几人拍手赞叹,“果然是祖传的的匕首。厉害。”

  几个人悄悄的又溜进了大殿当中,看着那在不停的诡异跳动的火苗,并没有感受到什么热量,几个人彼此对视了一眼,心中冷笑,果然有假,这火似乎有鬼。

  他们当中有一个人知道,有些变戏法的有种叫冷火的东西,看着和真火一样,却没有什么温度,也对人造不成任何伤害。

  其中一人恍然大悟说:“怪不得李立作弊被长老抓了没事,原来他和炼器堂的人早就认识。刚才那是和师兄演戏呢。这是为啥?”

  “切,小把戏,收买人心,威慑众人。没看到那四个炼器家族的么,可都是高手,年纪轻轻就是炼器师了。想必是为了震慑一下那些人,不想让他们一来就觉得自己高人一等。这一定是师兄和李立串通好的。”

  “串通是一定的,不过未必是为了威慑,恐怕是想炫耀,你没见到上官嫣然主动去找的李立,似乎李立也对上官嫣然很有兴趣。估计是想在上官嫣然的面前找点儿面子,今天听说是上官嫣然出手帮他挡住了风少阳的拳头,不然这李立恐怕今天可不少吃苦头。美女面前嘛,总是喜欢表现自己强的一面,不过那上官嫣然虽然还很小,确实长得不错,要是能够……啊哈哈。”两只眼睛散发着淫邪光芒,脸笑容都显得十分的猥琐。

  “快别说了。匕首要放进去了。”

  “恩!”

  “等等!”

  “怎么了?”

  “你丢,我害怕,这可是祖传的,要是出了问题,我不好交代。”

  一旁的少年鄙视了一眼,一把夺过匕首,朝着幽兰灵火当中就扔了进去,果然不是自己的东西不用心疼。

  嗤!

  一股蓝火猛然升起,几乎是一瞬间就将匕首融化成一堆废铁,还没等全都融化,就被瞬间气化,消失不见。

  几个人呆呆的傻傻的愣在原地,半天没有说话,许久才有一个哭腔响起:“我的祖传匕首啊……完了。”
第35章 异类的屠杀
魔君剑道全文阅读作者:流矢殇加入书架
  卫国,乌龙堡。

  乌龙堡是一个带有家族性质的很小的修仙门派,自成一派,加上族人子弟,门下弟子不过一千多人,属于卫国当中很不入流的修仙门派。

  虽然门派不入流,不过乌龙堡的堡主萧劲遖却与卫国的王室成员有着十分密切的关系,再加上此处位于祁连山边境百里之外,与宿敌姜国处于交界之地,这个乌龙堡的地理位置就显得尤为的重要。

  卫国在此屯兵数十万,有皇室的小王爷欧阳穆博常年驻扎在此,乌龙堡为小王爷修建了规模十分宏大的府邸,遍选美女来充实府邸,再加上小王爷深得父皇宠爱,而乌龙堡萧家也是跟着飞黄腾踏,竟然在方圆百里之地,卫国各方势力和一些大小的修仙门派都以乌龙堡马首是瞻。

  乌龙堡所辖之地竟然也有千里,民众数百万,这对于一个小小的乌龙堡来说几乎相当于卫国的一个中等城市管辖之地了。

  此处百姓部门以打猎为生,其他的人则是在地里务农,以前和姜国经常打仗的时候,乌龙堡没少出钱出力,这里的百姓深受其苦,这些年各国常年交兵,国力都比较弱,开始了休养生息的政策,边界之地逐年平静安稳,百姓都过着富足的生活,很是满足。

  眼下正是秋忙时节,不少的百姓早上早早就下地劳动收割庄稼,夜里很晚的时候才会回去休息。

  这一天,乌龙堡附近的一个靠近祁连山附近的一小村庄的几乎村民发现他们的庄稼地里似乎被什么人动过手脚,白天捆好的麦垛子,到了第二天的时候却发现麦穗都被人割了去。

  刚开始不以为意,后来受害的村名越来越多,大家都跑到村长处,希望村长帮着解决这件事情,村长年纪略大,比这些人经验丰富,就告诉这些人,定然是祁连山当中的什么野兽找不到吃的,跑出来了,这里离着祁连山不过几十里之地,方圆百里就这么一个孤零零的村落,他当然是优先跑到这个地方了。

  村长就吩咐大家不要慌张,召集村中的青壮年的劳力,在村口和庄家地里的各个路口都挖下陷坑,好抓捕那些过来偷吃粮食的动物。

  一连等了几个晚上,都没什么动静,大家以为可能是这些动物不来了,就放松了警惕,就没有再派人去守着,结果第二天,全村落的大型牲畜,牛羊马之类的动物被不知道什么动物全都调走了,沿途之上还能看到不上的鲜血。

  村民顺着鲜血找来,却发现这些牲畜却都躺在村民挖的陷阱当中。这很明显是动物的报复行为。

  村长这下也有些害怕了,他们似乎遇到了一种从未遇到过的可怕动物,立刻命人前往百里之外的乌龙堡报告,请求他们派人来帮忙。

  三天后,乌龙堡派了几名弟子和族人前来查看,却不由得大惊失色,这个村子里所有的人,男女老幼的尸体整整齐齐的躺在村落里的各个道口,内脏被掏空,场面惨不忍睹。

  乌龙堡的这几名弟子,当下不再怀疑,定然是这山里的精怪妖之类的东西出来伤人了,当下各人持着兵刃就在村落四周查看。

  一名弟子正好经过庄稼地的时候,途径了村名挖的陷阱,见到里面堆满了各种牛羊的尸体,血腥味扑鼻,恶臭让他有些干呕,刚要转身,忽然见到在陷阱堆积成山的尸体之下,正在轻微的蠕动。

  这名弟子目测,这个陷阱少说有几丈深,就算是掉下去不死,但是堆着这么多的尸体,压着下面的动物,也绝对不可能动得了。

  当下他蹲在陷阱口,强忍着血腥和恶臭,想仔细看看下面到底是什么东西在蠕动。

  此时,一双散发着寒光,血腥的眼睛正咋死死的盯着他,而那眼睛分明是已经死去多时的一头牛的眼睛。

  而那双牛眼就那么死死的瞪着他,他以为看花眼了,揉了揉眼睛再看的时候,忍不住吓的摊倒在地上,那些已经死去多时的牛羊马的眼睛竟然在一瞬间的时候,全都睁开了,都在冷冷的盯着他。

  吓的他大叫一声,扭头就跑,周围的弟子听到响动,跑过来想看个究竟,却被从地下忽然破土探出来的一只只诡异的爪子抓住,使劲的向地下撤去,不少弟子身体硬生生的被拽入地下,身体被撕成了数片,鲜血喷射而出,残肢和内脏散落了一地,场面惨不忍睹。

  一个弟子侥幸逃开,脚踩长剑,御剑疾驰而飞,惊慌失措,想要逃离这个地方,边飞边不停的回眸,想要看看是什么东西。

  从庄稼地之下,一个个身形魁梧的各种兽头人形的生物从地下爬出来,四散狂奔,直逼这名弟子。

  这名弟子何时见过这种场景,这简直就是一个个从地狱爬上来的恶魔,丑陋的外表,锋利的牙齿和手指,足有数百头这样的怪物急速冲刺。

  这名弟子修为还算可以,御剑疾飞,总算是离着这些兽人越来越远,却忽然觉得头上恶风不善,当下急速闪躲,回头一望,差点儿吓死,数百只展翅高飞的大鹏雕,展开双翅足有三丈有余,背上站着的竟然是一个人形兽头的兽人。

  而且这些兽头几乎涵盖了各种动物,牛马羊,老虎狮子猎豹等等。

  这名弟子也是读过不少关于妖魔列传之类的书,上面描述的妖魔都是能幻化人形或者完全是以兽的形象出现,而这种半人半兽实在是闻所未闻。

  好在这些动物并没有一直追赶他,追了几十里之后,都神秘的消失不见了。

  弟子回去禀告,乌龙堡大惊,人心惶惶,都不太相信这个世界上还有如此怪异的妖。不过派人查看之后,证明弟子所言不虚。

  没有人知道这些家伙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很可能是从祁连山当中跑出来的,而对于这个妖不像妖,魔不像魔的新的怪物,乌龙堡的人称呼他们为兽族。

  小王爷欧阳穆博也上书一份,八百里加急,连夜送往京城,说明此处的情形。

  加上兽族在短短几天的时间,连屠十村,鸡犬不留,男女老少无一活口,一时间,卫国边境人人自危。

  无奈,小王爷只好派了一万兵马,驻扎在乌龙堡边境之处,沿途保护村民不受侵犯,周围的一些大小门派,也纷纷出人出力,加入到了抵抗兽族入侵的战斗当中去。

  一时间,卫国刀兵又起,似乎一场更大的危机正在悄悄降临到卫国当中。

  远在千里之外的天神宗也在第一时间得到了这个消息。不过他们相信这件事情朝廷会处理好的,根本不需要他们出手,等需要他们的时候,天神宗自然是不遗余力,除魔卫道,匡扶正义是修仙人的宗旨。

  刚刚进入天神宗的李立自然不知道远在千里之外发生的事情,也不知道卫国边境线发生的事情会对他的人生造成怎样的改变。

  此时的他正刚刚从拜师的喜悦当中走出,匆匆忙忙的朝着自己住的院落走去,刚刚拜的师傅,焚帝要指点他一些修行的知识和方法。

  在来到炼器堂新生院落的途中,李立一路走来,不少人对着他都指指点点,而那些人全都是刚刚从炼器堂出来的。

  当然李立此时并不在乎其他人的目光,他现在就是做的就是来到属于自己的房间,然后在焚帝的帮助下进行修行,尽早的可以完全冲破封印,可以让自己永远都不再受之前的那些屈辱,去为自己的父母报仇雪恨。

  炼器堂不愧是地灵院核心的内堂,方圆十几里之内,都属于炼器堂境地,这里依山傍水,环境迷人,房间错落有致的被分隔在方圆十几里之内不同的院落当中,一些炼器堂以前的弟子则要专注于炼制法器,多数住在比较偏远的清静之地,而新生每天都要去炼器堂的每个班级上课,因此住的比较近一些。

  不过,几乎每一位炼器堂的学员都有着属于自己的房间,这点是其他普通内堂合住一屋的待遇是没法相比的,而新生房间门头之上都挂着写着自己名字的牌子。

  新生的房间位置通常都会张贴在庭院入口处的墙壁之上。此时除了李立和那个等待着姐姐教自己的上官虹之外,新生的庭院之内再无其他人,大家都去操场之上忙着分班去了。

  上官虹此时一个人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只有李立孤零零一个人站在榜单面前寻找着自己的名字。
首页2345678910111213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流矢殇所写的《魔君剑道》为转载作品,魔君剑道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魔君剑道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魔君剑道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魔君剑道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魔君剑道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魔君剑道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