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武侠仙侠小说 > 封神榜逆天成圣最新章节 > 封神榜逆天成圣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封神榜逆天成圣 连载中
分享封神榜逆天成圣

封神榜逆天成圣全文阅读

封神榜逆天成圣作者:锁城

封神榜逆天成圣简介:  一曲封神榜英雄皆断肠
  成仙成佛听凭后人书写
  成神成魔又与谁人诉说
  此天地不仁我便逆天改命
  这世界混沌我便另开乾坤
  我为帝辛偏要做第一明皇
  我为蝼蚁却要逆天而上
  这封神世界看我帝辛逆天成圣 https://www.uukanshu.com
-------------------------------------

封神榜逆天成圣最新章节第303章 鬼谷证道,定天封神(大结局)
第2章 殿下?寿王?
封神榜逆天成圣全文阅读作者:锁城加入书架
  张帝辛第二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已是华灯初上,那位相貌清秀,身着奇怪服饰的女子,见张帝辛醒来,“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殿下饶命,是奴婢惊扰了殿下!还望殿下恕罪!”

  那女子说着,竟然嘤嘤的哭了起来,张帝辛哪里还顾得上这些,一把拉起那人:“这是哪里?我是谁?!”

  “殿……殿下,饶命啊!饶命!”那女子脸上此时更是梨花带雨,就连说话,也开始结巴起来。

  饶命?!殿下?!张帝辛听这人一直这么说,这才下意识的看了看自己身上的服饰和周围的摆设,心中的疑惑更盛:“饶你不死!饶你不死!快说这是哪里,我是谁!”

  一听张帝辛如此说道,那女子顿时止住了哭腔,一脸吃惊的望着张帝辛:“殿下,您的酒难道还没醒吗?这是沫邑城寿王府,您是寿王殿下啊!”

  沫邑城?!寿王?!张帝辛感觉这些有些耳熟,这些词汇,好像……好像不久之前,自己刚刚看到过:“难道自己竟是回到了古代?!”

  “殿下贵体是否有恙?”那女子听张帝辛说起这些自己根本听不懂的话,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真是穿越了?!张帝辛心中激动,一把抓住那女子的手,激动得大声问道:“告诉我,这是什么年代?皇帝是谁!”

  “皇……皇帝,奴婢不知道什么是皇帝啊!殿下饶命啊!殿下饶命!”一见张帝辛又是如此,那女子直接跌倒在地上,跪在地上,大气都不敢再喘一声。

  靠!怎么会这样!下跪还成了习惯不成!张帝辛心中责怪这人怎么如此胆小,心中更是对自己的身份确定了三分,按照古代的礼仪,下人便是那些所谓大人的工具而已,想杀便杀,根本不用丝毫的在意,也更加不用担心,会有人半夜来查你水表。

  稳定下情绪来,张帝辛把那女子拉起:“当今的天子是谁?”

  “殿下莫非糊涂了,当今天子是帝乙圣君,正是您的父王啊!”

  帝乙?!张帝辛一时还没有确定这到底是哪位君主的时候,却看到墙壁自上,黑色玄鸟纹案,屋中摆设,也是青铜事物,上面镌刻得尽是甲骨文的时候,终于确定下来——自己根本没有死,而是阴差阳错的穿越到了殷商!

  虽然在二十五世纪,有很多人在研究时空穿梭或者空间虫洞,可是却没有一个人能够成功,只能出现在穿越小说中的情节,竟然直接落在了张帝辛自己头上!

  是纣王墓空间突变,还是那狰狞的巨兽把自己带到了这里?张帝辛隐约记起,那石像的面容,看上去很是熟悉,没想到,石像的面容,竟然和自己一模一样!

  女子见张帝辛竟然对着屋顶发呆,嘴中还喃喃的不知说些什么,顿时大惊,连滚带爬的跑了出去,大喊到:“不好了!来人啊!来人啊!寿王殿下出事了!”

  这一声大喊,倒不要紧,四周具是一片躁动,安静下来的张帝辛也在这时才想到,自己“殿下”的身份,非同小可,若是一个不小心,恐怕会有杀身之祸,当下也只能思考如何应对,若是现在就被拉出去斩了,岂不是太过可惜!

  逃?这个想法,刚刚才张帝辛的脑海之中萌芽,就被他掐灭,自己刚到商朝,别说在这皇城之中逃不出去,就算逃出去了,文字、风俗什么一概不知,就算打杂,恐怕也没人敢要,万一被抓去做了奴隶,那可就是悲催到不能在悲催了。

  现在的唯一的办法就是,如何利用这个新的身份,能够让自己如何愉快的活下去……

  片刻的之后,一行人便走了进来,为首的两貌美女子,一身的绫罗缎绸,华美至极。

  其中一人年纪稍大一些,见到张帝辛先是皱起了眉头,一脸的紧张的问道:“殿下,这是怎么了?还没有醒酒么?”

  另外一人更是坐在一边,端着一壶玉皿:“殿下,这是醒酒汤,您先服下吧。”

  what?!张帝辛不由得一阵头大,眉头一皱:“你们是谁?”

  “殿下竟然连我二人都不识得了!”两人女子具是一惊,相互对望了一眼,便知道张帝辛现在的情况非同小可,当下冲着下人责问到:“当日殿下到底去了哪里,你们又是怎么照顾不周的!”

  下面的人,一听这话,更是齐齐跪倒在地,嘴中大呼不敢:“两位娘娘,前日殿下去武间殿饮酒,回来……回来便是这样了……”

  两人一听张帝辛在武间殿饮酒,倒也是习以为常,寿王很长的时间就在武间殿中,无论饮酒、武斗还是……都很少回到自己的宫里,也让自己两人难免受了冷落。

  倒是略微年长的那人,听出了下人嘴中的隐瞒,可碍于张帝辛在场,自己也不好开口询问,也只好另人下去,就在这时,一人却是风风火火的赶来,长袖阔袍之上,条条银纹飘扬蜿蜒,袍子之后,一只黑色的玄鸟,更好似活了一般。

  见那人来了,一众人纷纷跪下:“恭迎天子。”

  这人便是帝乙?张帝辛一听到这称呼,刚要下床,却被帝乙扶住:“王儿如何了?身体尚有不适?”

  张帝辛看着帝乙的样子,威严之中,多了一丝慈祥,语气倒不像帝王,反而像是一个普通父亲一般。

  “王儿,你不识得妻子,可识得为父?”帝乙这边对张帝辛和颜悦色,对着下人,却有换了一副语气,“寿王仅仅是去了武间殿吗!”

  帝乙如此问,听下人的回答,却是让张帝辛都差点吐血!天下怎么能有这样的皇帝,简直就是匪夷所思!

  原来,三日之前,恰逢天下大雨,雷闪交加,寿王在武间殿饮酒大醉,却非要回自己的宫寝,路过化龙池的时候,不知什么何人,遗落了一条黄色丝带,飘落在了化龙池中,寿王嘴中却嚷着那是一条金龙,非要下池打捞上来不可!

  下人见寿王如此,哪里肯依,纷纷阻拦,可寿王何等大力,直接把手下的十几人一同扔到了水中,自己更是直接跳了下去!没想到这寿王却不会游泳,在化龙池中喝了一肚子的水,直接憋晕了过去!

  “荒唐!简直荒唐!”帝乙听之大怒,“你们这些下人,是怎么看住寿王的!做出这等贻笑大方的行径!”

  说完这话,帝乙却又再后面加了一句,此事万万不可泄露,这倒是让张帝辛有些哭笑不得的感觉,心中更是一暖,都说帝王无情,没想到,帝辛竟是如此的有爱,这也算是自己的福气了……

  “陛下,御医已经在外等候了。”这时,一人急匆匆的走了近来,身后站着三位六十上下,须发皆白的老者。

  帝乙一见众人,摆摆手便让众人与张帝辛医病,张帝辛心中一阵的无奈,也只能配合着捂着头,一脸的虚弱的样子,时而还会**着说疼,嘴中更是说什么也想不起来,面上露出沉痛之色,一旁的帝乙和两位女子见张帝辛如此,更是紧皱眉头。

  庸才!实在是庸才!张帝辛心中暗骂,这样小说、电影中,上演的“失忆症”都不知道,真是不知道这几个人是怎么在皇宫里混了这么长时间的!

  “王儿啊!前些日你还在飞云阁托梁换柱,怎料现在却病如斯!这可如何是好啊……”帝乙一见张帝辛竟然连自己这个父亲都认不清楚,更是苦从心来,不由的哀叹。

  “父亲……我好像隐约中记起子辛,我好像就是叫这个名字。”张帝辛也不想自己的“老父”帝乙这样难过,支支吾吾的说道。

  至于说自己名叫子辛,张帝辛也是有意为之,现在的帝王才叫帝乙,若是自己说出自己叫帝辛,估计话刚出口,便被帝乙直接拉出去五马分尸了!帝这个词,在等级森严的商朝,可不是乱用的!

  帝乙一张帝辛如此说话,面色顿时一喜:“你还想起什么来了?快点告诉为父!”

  “呃……我……我一想,便感头疼欲裂……”张帝辛捂着头,紧皱着眉头,装作头疼的样子。

  “好,好!能记起自己什么名字来就好,别多想了,好好休息。”帝乙见张帝辛头疼,瞬间心软了下来,“这些时日好好服侍殿下,若是一个不小心……”

  没等帝乙说出后面的话,刚刚站起身来的下人,有立马的跪下,嘴中称呼“不敢”。

  待帝乙以及那两位陌生的妇人走后,张帝辛才终于松了一口气,刚才装头疼也是没有办法,若是再被帝乙问下去,难免会露出马脚,更何况自己“大病初愈”,又怎么能说太多的话。

  不过,这次“得病”也倒给了张帝辛一个好的理由,一个人整天在皇宫之内闲逛,寻找那失去的“记忆”,结合着自己对于商朝历史的一些了解,花费了一个多月的功夫,终于是把寿王的情况,摸得基本清楚,和诸人也开始变得熟络起来。

  帝乙听说寿王见好,也是愁眉大展,倒是张帝辛心中多了些许的疑惑,化龙池自己跌入水中位置,栏杆明显松动,似乎是别人有意而为……
第3章 蝼蚁之志
封神榜逆天成圣全文阅读作者:锁城加入书架
  张帝辛还未来得及仔细查看化龙池跌水事情,就被别人告知了另外一个重磅消息:闻太师讨逆大捷,正在班师途中!

  闻太师?闻仲!这个名字让张帝辛更加确信,自己所在的商朝,似乎不知那个历史上的商朝,而是一个似乎《封神榜》一般的神怪世界,若是闻仲回来自己,看出自己的马脚,恐怕会有麻烦!

  这可如何是好?自己现在是寿王,以后还会是纣王帝辛,若是被闻仲等截教、阐教的大神通者看出破绽,且不论自己的王位,这殷商的历史恐怕会因为自己而改变,因为原本的帝辛,早已经死了……

  即便《封神演义》中有纣王托梁换柱、午门大战黄飞虎和一人独占诸侯的记载,而且后面两起还是纣王在酒林肉池、夜夜笙歌的状态下完成的,由此可见纣王确实非同凡响,更加上自己穿越而来,本身的实力没有退步,反而有加强的趋势,若是一个普通的商朝,凭借自己先进的战斗理论,还有所掌握的冶炼技术,保住成汤江山绝对不是问题。

  可即便张帝辛比纣王还要勇武,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凡人却终究还是烦人,碰到那些仙人的法宝,恐怕会被打得连渣渣都剩不下,那所谓的百万雄狮,在仙人眼中,只不过是蝼蚁而已!而自己将要面对的,终究还是那些翻天覆地的仙人,甚至还有超凡脱俗的圣人!

  张帝辛此时感觉自己好像是苍茫宇宙中的一颗沙粒,沧海之中的一点水珠,一种前所未有的无力感,好似洪水一般,翻涌而至,一瞬间便把他淹没得不见踪迹。

  难道自己穿越过来,就是为了的当十几年地昏庸天子,尝尽天下珍馐美味,享尽四方美女如云,最后落得一个朝歌鹿台**,去天宫做一个无职无权的天喜星?

  自己应该何去何从,张帝辛第一次产生这样的疑问……

  刚刚见好的殿下,忽然又在宫中发愣,这可是吓坏了服侍张帝辛的下人,帝乙说过,若是寿王没有服侍好……这可是要人命的祸事,在世家大族眼中,下人奴役,只不过是一只蚂蚁而已,想让三更死,你便活不到五更!

  下人见此,哪里还敢怠慢,急匆匆的朝着外面跑去……

  过了好一会,两位美貌妇人,急匆匆的赶到了寿王宫,却见张帝辛依旧在一旁出神,小心翼翼的走过去:“殿下可是有恙?”

  “恩?没……没事……”张帝辛猛得缓过神来,对着两人一笑,这些日子里,他已经知道了两人的身份,稍长的那人便是姜文蔷,面如白玉,神色清丽,远远的便是给人一种寒冬腊梅的高洁之气,后面那一身淡青色绫罗的便是杨玖,此人相貌自不必多说,虽不是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却也是万众无一的相貌。

  杨玖的长兄便是当朝中大夫杨任,《封神演义》中曾写道杨任因进谏关于鹿台的事,被挖去了眼睛,致死,遭到弃尸。怨气不散冲了道德真君的足下之云,获救,用金丹放在他的眼中,使其眼中长手,手中长眼。

  可惜杨任跟随闻太师讨逆尚未班师,所以张帝辛还没有见到这样的异人。姜文蔷,其父乃是殷商的东伯侯姜恒楚,身份背景更是非凡,要知道在商朝,一方诸侯,就等于本地的土皇帝,即便是天子,对于大的伯候,也要给三分面子,更有甚至,还有一分忌惮。

  见张帝辛无事,姜文蔷与杨玖这才放下心来,两人刚要告退,却被张帝辛拉住:“夫人,可否陪我往御园一行?”

  “这是……”姜文蔷与杨玖何曾得过寿王如此的称呼,当下心中大喜,平日里寿王不疏远两人便已经是极好,现在竟然主动要求带两人去御园,御园虽然两人常去,此次却难得寿王陪同,自是心中欢喜,口中慌忙称“是。”

  张帝辛在王宫之中,总是前呼后拥,实在感觉不适,更有甚者,一出神,就要被一遍一遍的问“殿下是否有恙”按照现代的人的话就是说“你是不是有病?”,一直被这样询问,饶是谁,也难免不耐烦。

  二者则是,姜文蔷、杨玖两人,毕竟是自己的妻子,虽然有名无实,可游园联系一下感情,还是必要的。

  御园距寿王宫本是不远,张帝辛又不喜乘轿,干脆徒步而行,姜文蔷、杨玖两人,有寿王陪伴,已是喜不自胜,自然不再多提要求。

  只不过,一路之上,张帝辛心烦“命运”之事,也无心情赏景,一人只顾低头前行,姜文蔷、杨玖两人只得在后跟随,不知不觉间,却已经拉开不少的距离。

  走了许久,张帝辛忽得停驻了脚步,脚下一个黑点正在地上缓慢的移动,张帝辛好奇的低下身子,那小黑点,却是一块不知何人遗落的肉末,此时却成了对蚂蚁的馈赠,小小的蚂蚁,在肉末下抬起头来,两只前爪不断的抹着自己的触角,倒像是劳累的人,抹着自己的额头上的汗水。

  肉末似乎太重,蚂蚁每走一段,就要休息一会,即便如此,不一会的功夫,肉末也已经移动了半米的距离,以前的时候,张帝辛就听说过蚂蚁搬虫子的故事,那时还不甚在意,没想到在这个陌生的世界看到,却别有一番感受,小小的蚂蚁都能如此,更何况是人,一个在二十五世纪,都可以活得很好的人!

  忽的一阵风吹来,肉末连同蚂蚁一起翻滚出去一米多远,张帝辛心中一紧,急忙跟上,被狂风袭击了的蚂蚁,头晕脑胀的在原地转了许久,才又搬起那肉末,循着刚才的痕迹前进!

  在仙人眼中,张帝辛又何尝不是这蚂蚁一般,那肉块,便是殷商,只须一口气,就可以改变整个世界,毁掉这偌大的殷商,可这蚂蚁却从未放弃,依旧朝着自己的目标前进!

  若生如此,又有何憾!张帝辛原本抑郁的心情,竟是放明了起来,既然天要逆我,那我便逆天,便落得失落江山,朝歌**,那又如何?至少,自己如这蚂蚁一般,逆天而为,蝼蚁如此,帝王如何不行!

  “云逸飘渺揽众山,羽扇轻摇小舟帆,醉眼还看风景好,独酌清酒待真仙!哈哈哈,好诗,好诗!”听到他人吟诗的声响,张帝辛不由抬头观看,却见御龙池中,不知何时多了一位懒散道人,一身暗青色褴褛道袍,手持一只小孩般大小的紫金葫芦,正在斜倚于水面之上,畅快饮酒。

  “云揽真仙仙揽云,无舟无叶水中游,若道世间还清明,一葫清酒待醉愁!”见那人在水中如此逍遥,自是飘飘如仙,张帝辛正巧心中郁闷抒发,当下也是回诗一首。

  那道人听得有人吟诗,单手一招,张帝辛便觉脚下一阵白雾升腾,整个人只觉一轻,便是恍惚之间,就已落在御龙池中,张帝辛望着那人,虽近在眼前,却看不清这人面容,好似远隔千山,仔细一看,又觉便在眼前,无有玄通,自知此人非凡,施礼道:“子辛眼拙,不知是何处仙府的道长?”

  “飞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即无仙府地,何须道人名?”那道人说话语气平淡,口气却是非凡,即便如此,张帝辛心中反而没有一丝轻蔑升起,反倒心中对着道人更为钦佩。

  “见道长如此逍遥,若加上这身装扮,倒合不羁!”张帝辛已视天为无道,自己更要逆天而为,心中自不会在意这一道人,当下只觉口渴,一手拿过那道人酒葫,开口便饮!

  一口下肚,却感觉酒壶之中,似是无物,一道清气直通肺腑,整个人更是顺畅七分,又似有千斤烈酒,直如心肠,便觉身如火酌,且疼切痒,一壶之中,竟有如此感受,倒是让张帝辛惊异不已。

  那道人见张帝辛如此,却不料到此人如此作为,不由多看了几眼,开口笑道:“相遇便是缘,也罢,我便赐你一气,也算是谢过你予名之恩。”

  那道人说着,手轻轻一指,张帝辛便眼见一泓清气从那人手中飞出,清气在空中呈火焰之状,缓缓没入眉心,便是顷刻之间,张帝辛便感觉世界清明,心中更感觉豁然开朗,心知所受非凡,即刻施礼:“一字之师,便可为师,一气之师,更是上师!”

  张帝辛本想下拜,却感觉身子难动,那道人却说道:“你赐我一名,我还你一气,只是道友相交,何来师之一字?”

  “既是不羁,又何在师之一字?”张帝辛返口问道,那道人却是笑而不语,起身便走,一步之间,便已经不知了去向,半空之中,响起那人的声音:“天道五十,天衍四九,遁去其一,一亦无情,一亦有情……”

  一亦无情,一亦有情,张帝辛自知玄妙心中虽有不解,却也牢牢记下,只是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根玉簪,里面一道血骨横贯其中,触之则是遍体阴凉,更觉怪异。

  “殿下!殿下!”忽听得外面有人叫喊,张帝辛方才想起与自己一同前来的姜文蔷、杨玖两人,也来不及多做观赏,收起簪子,便往外走去……
第4章 闻仲班师,3王暗战
封神榜逆天成圣全文阅读作者:锁城加入书架
  张帝辛见到姜文蔷、杨玖两人这才知道,自己已经在御园中呆了许久,两人寻之不到,才急匆匆回府,叫人寻找。

  张帝辛自是不能把不羁道人的事说出,随便编纂理由讲两人搪塞过去,刚要回府,却听两人说闻太师凯旋而归,需向午门迎接!

  闻仲乃殷商三朝元老大臣,文武双全,威仪并重,擅长行军,是商朝军队中最重要的人物,这人虽非截教一流人物,却是见多识广,与截教中颇有人缘,张帝辛听闻此人来了,却是七分喜,两分奇,一分忧。

  殷商太师闻仲辅两朝君主,殚精竭虑;东征西讨,镇朝歌江山、稳殷商气数,为人刚正不阿,甚有威望,对商朝忠心耿耿,俗语“文足以安邦,武足以定国”中的“文”指的就是闻仲。

  有这样的重臣回归,张帝辛自是欣喜,那两分好奇,却是闻仲额间那第三只眼,《封神演义》中曾说闻仲头生三眼,中间一目神通,白光数寸,可辨奸邪忠肝、人心黑白,这目力堪比现代的激光透视仪,会是怎样的神通?

  然而这第三只眼,也正是张帝辛所担忧的,毕竟闻仲有些神通,对寿王又甚是熟悉,自己一定得小心翼翼,以免露出破绽。

  “寿王殿下速行,太师军以至午门之外。”下人此时却慌张通报,张帝辛也来不及多想,匆匆而去。

  这是自身为寿王以来,张帝辛第一次参加如此重大的仪式,尚未到午门,就已感到肃威之气弥漫开来,远远望去,更是旗帜冗立,井然有序,一条雕花红毯,自宫中显庆殿一路铺至午门,两面精武之侍,手持旌旗,巍巍而立。

  午门之外,早已是百官汇聚,当今天子帝乙圣君为首而立,一身黑色华服,服纹展翅欲飞玄鸟,更是神采飞扬。帝乙之后,却是清瘦两人,眉宇之间,与帝乙有些许相似,亦是一身的华袍。

  “太师凯旋,三王弟竟然不来迎接,呵呵,我看这人又不知在何处酒醉了。”

  “不来倒好,这样王兄的天子位……呵呵……”

  这两人便是寿王的两位王兄,先前说话的那人,便是微子启,后面附和那人便是微子衍,现在帝乙年盛,还未立储,张帝辛与两位皆有成为太子的可能,可帝乙却偏爱寿王,却是让这两位王兄对张帝辛愤恨不已。

  微子启与寿王是同父同母的亲兄弟,只是微子启是身为帝乙妾室所生,被扶为皇后之后,方才生下了寿王,微子衍则是另一妾室所生,依照商朝礼法,微子启、微子衍两人皆属于妾室之子。

  也正是由于“妾室之子”的身份,就连寿王的亲哥哥微子启对寿王也是深有忌惮,微子衍本就无甚机会窥窃天子之位,又不满寿王平日嚣张跋扈、酒池肉林,自然站到了微子启的队伍。

  远处忽得一阵喧嚣,便是鳞立的旌旗飘扬而至,一队人马飞奔而至,兵士具是黑衣玄袍,战马踏步,原地激起无数烟尘,配合天空流光溢彩,更是雄壮非常。

  忽的天空之中,一片五彩耗光亮起,墨麒麟凌空便现,一人身着龙虎亮精披挂,身后素色雕纹长袍,手执雌雄双鞭,冗立半空之中!

  墨麒麟迎风而落,那人顺势一翻,双鞭子摆在身前,便跪倒在地,后面军马见那人如此,具是行施大礼,口呼“万岁!”

  “承蒙天恩,此征五方,幸不辱命!”

  “皇兄多礼,快快请起。”闻仲曾辅佐太丁,立下赫赫战功,更是与帝乙自**好,因为年纪稍大,所以称呼他为皇兄。

  中原商朝把它的附属国称为“方”,帝乙即位以后,四出征伐,对鬼方、土方羌方、人方、虎方等方国进行征讨,都为建功,却是闻仲一次功成,心中自是感慨良多。

  闻仲起身,这才发现此人身材甚是魁梧,虽已年过五旬,却是神采奕奕,嘴角之下,胡须长落及胸,额间竖之三目,微微闭合,颇有一番后世武圣风采!

  闻仲起身,目光却落在了张帝辛身上,不由皱眉:“寿王殿下一身戎装,当是为何?”

  微子启、微子衍一听闻仲询问,心中自是暗暗发笑,张帝辛毕竟是穿越而来,更是不喜商朝宽衣长服,索性就在宫中一身戎装打扮,一来方便,也显得干练,商朝本就尚武,宫中之人见寿王如此,也觉得奇怪,只是,今日闻仲班师,却显得有些不适。

  “兵不解甲,武不放弛,太师远征而来,尚有一身盔甲,我在深宫之中,又岂能怠慢。”张帝辛却也无奈,来的匆忙,竟忘了更换朝服,当下急中生智,如此应答。

  闻仲本是军旅出身,见寿王如此尚武,心中自是大喜,冲着张帝辛微微点头,便是一笑了之。

  微子衍见张帝辛化解危机,变色一冷,心中自是不快,暗中思忖,这寿王一向鲁莽,今日怎会巧舌如簧?

  众人进殿,张帝辛还特意寻找了一下姐夫杨任,却没有发现这人的踪迹,不过却打听到了另外一位殷商重要人物的消息,那便是武成王黄飞虎,这次征讨五方,立下赫赫战功,却也不甚受伤,此时正在界牌关黄滚处修养。

  黄飞虎,可以称得上大商第一猛将,跨下五色神牛更是神物,若非纣王无道,逼死其妻贾氏,他也不会反出朝歌,相助西周!

  张帝辛暗忖若是寻得空闲,一定要去界牌关走一趟,免得这武成王反出五关,最后灭了自己,就算实在不能留,也只能先下手为强,把这位灭纣大将,消除在萌芽之中!

  张帝辛到达显庆殿的时候,帝乙正在宴会之前例行发言,言语之中,无非是感谢上天与成汤先祖的庇佑,使得霍乱平息,感谢完这些看不到的仙神之后,才终于落到了太师闻仲与重将的身上,得到甚多奖赏与应有的褒奖。

  帝乙发言完毕,司仪宣告宴会开始,一众乐师、乐奴才在青铜制作的鼓钟之上,敲击起一些古朴的乐声,身着彩服的宫女们,这才把酒食逐一端了上来,盛放食物的器皿材质也分玉器、青铜、陶器不一,不过样式与花纹倒是略显简陋,食物则是牛、羊、猪、鱼为主,辅助一些新鲜菜蔬。

  须臾之间,显庆殿外,齐声的口号响起,众人望去,却是四位赤身大喊,抬一尊两米多高的大鼎,进去殿中,大鼎之中,先将做好的肉食放置在内煮熟,在由凸刀(即是我们所说的太监)或者侍者取出,蘸着各种调料,进奉给天子以及大臣,这便是商朝的“鼎食”。

  不过商朝的“鼎食”却有着严格的等级制度,天子为九鼎,诸侯为七鼎,大夫为五鼎,其余的则是三鼎,如果出现误差,便可视为谋逆,那可是极大的罪责。

  张帝辛吃了些许,倒是感觉新鲜,绝对是纯天然无公害的那种,可那味道,却着实差了许多,远比不上自己在寿王府所调制的东西,不过,也难怪,商朝发展滞后,作料不全,也在情理之中。

  “早就听闻王弟豪饮,今日在显庆殿怎会如何拘谨?莫不是这饭菜不合口味。”微子启心中不满早先张帝辛在午门的表现,见寿王无心吃食,自是调侃一番,“还是前些日的病症还未痊愈?”

  “呵呵……莫不是在化龙池中,喝水喝得有些多了,现在却饮酒不下?”微子衍横插一句,却是给张帝辛提了个醒,顿时寒眉冷树:“二皇兄为何知皇弟落水?”

  寿王大醉失足落水这件事情,早先帝乙已经一再声明,不许再番提起,现在微子衍说出这话,自然说明,化龙池此事,与他脱不开干系,微子启一听这话,面色也是一冷,白了微子衍一眼。

  就这智商,还想暗害我?真是难为了你们两位“智者”了!张帝辛心中嘲讽道,却是不紧不慢的回答道:“多谢王兄关怀,愚弟大病初愈,身体还未复原,自是不宜多饮,还请王兄见谅。”

  “早就听闻三王弟一病,就好似换了个人一般,今日一见,果真是非同凡响。莫不是大病之下,连这性子也转了?”微子启见张帝辛一再示弱,心想这寿王必定旧病未复,言语之中,更是出言挤兑,“三王弟武功卓绝,我这里有几位不成器的武师,倒是想向王弟学习一番,不知王弟何意?”

  “这……”一听微子衍的话,张帝辛故作踌躇之状,眼眸却不瞟向帝乙与闻仲,这两人也是想看一下两位王子的优劣,自然不想多加管理,在一旁无事一般,交谈甚欢。

  “呵呵……早就听闻王兄最近习武甚勤,不如愚弟与王兄一斗如何?”张帝辛说着,一手握住微子启的手,便要往席间而去,“适逢闻太师新归,也好让太师为你我指点一二,倒也是不小的福缘。”
第5章 9鼎案
封神榜逆天成圣全文阅读作者:锁城加入书架
  微子启本就以贤德闻名,喜好宁静,对那些所谓武修根本没有丝毫兴趣,更何况如他这般地位,亦无需动武,平时里,更不会有什么练习,腰间的佩剑,也只不过是装饰而已,哪里有什么实际用途。

  张帝辛就是看重要了这点,拉住微子启非要分个高下,暗中单手用力,狠狠的捏了微子启一把,寿王本身就身具神力,再加上张帝辛科班出身,自是懂得力道,一捏之下,竟是让微子启疼得龇牙咧嘴,口中大呼“王弟放手!”

  化龙池事件明知是微子启捣的把戏,张帝辛哪里肯轻易放开,手中力道反而加大,直捏得微子启面色发白,方才松手,面色佯装吃惊道:“王兄!你这是为何?不想与愚弟比武,也不用这般瘫倒在地啊!”

  微子启吃痛,眼中愤恨更加一层,手指着张帝辛:“寿王,如你这般莽夫如何理国!”

  “哦?王兄可是说,我等习武之人具是莽夫?”张帝辛开口反问道,又指着显庆殿上正在饮酒的闻太师,“闻太师乃是我朝第一猛士,王兄如此说,恐怕……”

  殿中众人的目光,本就被两人吸引过来,再加上这般的动静,两人更是处在众目睽睽之下,张帝辛心中暗笑,想和我抢天子位,你还嫩得很:“王兄如此说,岂不是让凯旋而归的将士心寒!”

  “你……你!”微子启这才意识到方才口中失言,自知又被张帝辛摆了一道,又见殿台之上,帝乙、闻仲的面色,都有些改变,脸色更是白得难看,心中更是惊悸!

  身为微子启铁杆拥护的微子衍见此也不知如何是好,只能跟着面色一阵发白一阵发红,心想今日寿王开了壳不成,竟能如此雄辩?

  商朝本就尚武,方才微子启的话,却显示对武者的不屑,众大臣虽然观而不语,心中却对微子启侧目而观,若是这人做了天子,岂不是动摇了国之根本,那还了得!

  “大殿下醉了,还请陛下莫要怪罪。”说话这人一身黑袍,头戴额冠四十岁中年模样,下颌一顺黑须甚是俊美,虽是赔罪,说起话来,却是字字铿锵。

  说话这人便是比干,比干是商王太丁次子,也就是帝乙亲弟,照辈分,便是张帝辛、微子启、微子衍三人的叔父,他既然开口,自然无人反对。

  《封神演义》中,帝辛(纣王)暴虐荒淫,横征暴敛,滥用重刑,比干叹曰:“主过不谏非忠也,畏死不言非勇也,过则谏不用则死,忠之至也”。遂至摘星楼强谏三日不去。纣问何以自恃,比干曰:“恃善行仁义所以自恃”。纣怒曰:“吾闻圣人心有七窍信有诸乎?”遂杀比干剖视其心。

  张帝辛不是纣王,所以对皇叔替微子启求情这事,也甚是理解,毕竟纣王不肖,若是微子启为王,大商也不会落到灭国的地步,更何况,比干乃忠义之人,那七窍玲珑心可全是为国为民。

  见比干求情,微子启哪里还敢怠慢,即刻“醉”了起来,口中支支吾吾不知说着些什么,被下人扶了下去。

  帝乙看了微子启一眼,迟疑片刻,却始终没有开口,倒是一旁的闻太师站起身道:“殿下不胜酒力,说些戏言而已,不必当真。”

  帝乙见事了,也不好多做追究,只得坐下饮酒,微子衍见微子启离去,心中自是高兴,原本不见的光阴,也开始渐渐的显露出来,若是微子启势弱,岂不是给了自己机会,当下开口道:“吾曾听传闻,三王弟在飞云阁托梁换柱,甚是了得,愚兄自是不及,方才王兄失言,也是扫了众人兴致,倒不如三王弟一显身手,乘兴举鼎?”

  果真豪门无情义,微子启前番刚走,这里微子衍的井下石就已经落下,说话之时还把自己摘了干净,以免微子启一般,被张帝辛弄得如此狼狈。

  张帝辛看了一眼铜鼎,顿时计上心来,当下站起身来,走到铜鼎一旁,众人只知寿王力大,却从未见过真景,此时更是起身观之,就连太师闻仲都不由站起身来!

  铜鼎造型宏伟古朴,鼎口之上竖立双耳,底部三足如兽蹄一般,显得沉稳坚实,上纹黑色兽纹,品转蜿蜒,围鼎三圈,三面各有一只兽头,狰狞至极。

  张帝辛扶在铜鼎之上,双腿岔开,臂膀随之青筋暴起,面色更是猛得变红,露出吃力之状!

  微子衍本就想张帝辛出丑,见此更是欣喜不已,此时张帝辛却是一笑,眼中露出对微子衍极致的不屑与嘲讽,双手松开,右手放在铜鼎之下,猛得一声大喝,铜鼎竟是闻声而动,缓缓的升动起来!

  “好!”

  “寿王果真神力!”

  “真乃天人也!”

  先前众人还以为寿王气力不济,将要出丑,却没料到,张帝辛单手扛鼎,犹有力待,顿时大声叫好!

  “来人取食!第一食,献与帝乙圣君,愿我大商国运永昌,万古绵延!”侍者张帝辛喊话,哪里还敢怠慢,急匆匆取食送与帝乙,帝乙顿时龙颜大悦,大口称“善!”

  “第二食,献与闻太师和大商众将,祝我大商疆土永固,不兴刀兵!”闻仲听之大喜,为帅者,自不惧战,可更愿刀枪入库,马放南山,张帝辛这话,却是打到了闻仲心坎之中!

  “第三食,献与满朝文武,祝我大商文开武继,英才连绵!”众人一听还有自己的份,自是倍感光荣,心中对于张帝辛的评价更是高了许多,忠君爱士怜文武,这样的王子,必是大商一福!

  “陛下盛恩,殿下浓情,我等必当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众大臣此时纷纷跪拜在地,众口一身,帝乙自是大喜,吩咐众人起身,享着“三愿”之食!

  众人欢乐,却让本想让张帝辛出丑的微子衍甚至恼火,没想到此举竟是让寿王出尽了风头,心中不悦,自是颓然做于席前,不再说话。

  侍者送食至微子衍席前,却是面露恐惧之色,就连手中的托板,也颠落在地上!

  微子衍本就恼怒,眼见一下人也敢在自己面前摔翻了托盘,更是心中不悦:“狗奴才,没……”

  话未说完,微子衍的面色忽变,遍身冷汗簌簌而落,竟是直接瘫坐在地,手指着席桌,满脸惊恐:“这……这是为何!这是为何?!”

  众人惊异,往微子衍席间望去,却见席桌之上,巍然而落九道食鼎,纷纷瞪大了眼睛,顿时愣住!

  商朝阶级分明,只有帝王才可享用九鼎,现在微子衍的桌席之上,却出现了九鼎,自是大逆不道!

  “荒唐!简直荒唐!”帝乙大怒,随即拂袖而去,闻仲、比干两人见微子衍席上之物,面色也是一变,却不敢怠慢,紧随帝乙而去。

  “许是下人无心,错置了食鼎,来人,还不赶快重开此席!”张帝辛在一旁大喝,心中却是暗喜,想与我争王位,你们还嫩了些,倒不如早早的发配边地,好让众人省心。

  这事自然是张帝辛所为,铜鼎本就离微子衍桌席甚近,张帝辛单手执鼎,背后长袖一甩,便把邻桌食鼎来了个无中生有,落在了微子衍席上,这招本打算用在微子启的身上,却不料他如此不堪,一会的功夫,竟然“吃醉”,这天大的好事,也只能落在微子衍身上,也算是物尽其用。

  “九鼎案”顿时震惊朝野,短短几个时辰之后,此事便已经传得沸沸扬扬,朝中对于此事更是众说纷纭,有人说是微子衍实属愿望,怕是有人陷害与他,还有人说,微子衍意图谋反,九鼎就是最好的见证,更有人说,微子衍何止谋反,更是想弑父兄,那九鼎便是号令,只需举起,便是一场动乱!

  还有一种猜测,则更为可信一些,说是微子启策划谋反,让同党微子衍在殿中内应,自己在外主持,若不然,微子启怎会酒宴之中忽然借故离开?两人约定,以九鼎为号,鼎动便动手,连同闻仲、比干、寿王在内,一网打尽,这样大商的天下便是两人的了!

  听闻此事的微子启更是彻底抓狂,没想到自己的离开,反而给了他人借口,自己现在就算跳进淇水也洗不清了!

  冤枉!简直是天下大的冤枉!微子衍更是欲哭无泪,席间,自己根本不知如何便多出了一鼎,便是有心谋反,也不可能这般大胆,直接摆在明面之上,可现在事实如此,便是微子衍有一百张嘴,也解释不清!

  至于“九鼎案”的始作俑者,咱们的寿王殿下,此时却是愁眉紧缩,看着摆在茶桌之上的黄簪发愁,虽然知道这簪子不是凡物,可却不知道这簪子如何使用,难不成,拿着这簪子背后阴人?

  张帝辛越想越是觉得无趣,干脆把簪子扔在一旁,躺在床上,刚刚沉静了一会,却感觉全身一颤,脑海之中,更是浮现出一副奇异的场景,一半透明的人体漂浮再半空之中,体内横贯无数条白线,好似人全身的经脉一般。

  一束蔚蓝色清气,自眉心一点竟是缓缓的移动开来,清气所过,经脉便是一闪,一段奇异的文字,便在张帝辛脑海之中浮现,可他一眼望去,却是一字不知……
第6章 梅山猎,袁洪出场
封神榜逆天成圣全文阅读作者:锁城加入书架
  清气环绕一周天,张帝辛便觉百骸四肢通畅。神光内宁,化为道道精气,精气冲出丹田之窍,流入丹田之中,而自然炼化精气,尔后清气循环与三脉七轮,欲念平息,精神牢固。

  没想到清气竟有如此妙用,张帝辛自知这是修炼之法,只是就算百千年之后,才爆发商周战争,自己的修为也无法与那些仙人相睥睨,只要对方法宝一亮,就只剩下逃命的份,更不用提三教的圣人教主。

  不过,张帝辛却可以凭借自己所学,把冷兵器强化,甚至弄出直到宋朝才有的火炮,在加上,三十六计、孙子兵法等纵横、奇谋之术,便是阐截两教之中的仙人,也大有文章可做。

  张帝辛修炼一周天,便感觉难以为继,那蔚蓝色清气,又归于眉心处,不再移动。那道人是什么人,怎么会平白的给自己这些好处?寻常仙人,哪一个不是道袍飘逸,仙风道骨,那道人却甚是邋遢,张帝辛思考了许久,也没有想到,封神演义中,何时还出了这样一位。

  十日之后,九鼎案“真相”终于水落石出,原始小人昏惑,误放了食鼎,才酿成如此大祸,当日显庆殿众侍皆在午门斩首!

  张帝辛没想到自己的嫁祸,竟会害了这些人的性命,急匆匆赶往午门,看到的却是数十人鲜血淋漓的场面,在帝王眼中,这些所谓下人,不过是工具而已,便是杀十人、百人,也仅凭一时兴致而已!

  甚至就连比干、闻仲这样“爱民”的重臣,都没有出言反对,为了两位王子,死这几十人,又能算是什么?

  因为这些人涉及“九鼎案”,死去的尸骨竟是无人敢动,只能任由黑鸦啄食,留下累累血骨,做着无力的抗争。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张帝辛不由感叹,若是仙人如此,自己岂不是也如这般?可是张帝辛不信命,自己的命,永远都在自己手中!既然天要杀我,我便要和天斗上一斗,这天无道,我便要再开一片乾坤!

  张帝辛暗中让人收拾了骸骨,找一处隐蔽地掩埋,在清气的指引下,自己的修炼,也是越发顺畅,半月的功夫,丹田之中,便已经有一颗蔚蓝色的珠子缓缓而动。

  “传帝乙圣君命,今秋肃爽,正是围猎之时,着寿王梅山同行,共享猎场。”

  商人尚武,这狩猎之事,更是平常,张帝辛却不认为如此简单,狩猎正值“九鼎案”之后,微子启、微子衍两王势必不肯罢休,众多大臣更是认为,这是帝乙对三位王子最后的考验。

  威势浩荡,旌旗冗立,自是不必多说,帝乙更是神彩焕发,一身戎装雕龙,背后玄鸟飞腾,闻仲手持雌雄双鞭,胯下墨麒麟,立于一侧。

  闻仲身后,一人眼中长手,手中长眼,形貌非凡,手中一杆长枪,腰间一柄短剑,自是神武非常。

  杨任!张帝辛一眼便认出了此人,当即拍马赶到,杨任见寿王到来,当下便要施礼,却被张帝辛拉住:“你我连襟,又何须如此多礼。”

  杨任却是面色依旧,冷眼看了寿王一眼,不再说话,张帝辛自然知道为何,原是前寿王嫌弃杨任样貌怪异,常出言挤兑,更是不允杨任去寿王宫见杨玖,杨玖又是寿王妃,更是没有机会出宫,两人本就相依为命,却因寿王不得相见,哪里还能有好脸色。

  “杨大夫,杨王妃托我带书信一封。”张帝辛说着,把早先让杨玖写好的信件拿出,“此间事毕,还请往寿王宫一聚,你我好叙连襟之情。”张帝辛说完本想离开,心中却忽得生出不详之感,眼睛望向梅山山林之中,更觉不对,当下在杨任耳边嘱托几句,起身离去。

  众人开拔,自是一路策马飞腾,直至梅山林中。

  忽得远处一只梅鹿闪过,微子衍见是表现良机,搭弓便射,哪之梅鹿闪过,箭头定在树干之上!

  “呔!”微子衍没想到第一法就是这样的空炮弹,心中难免不适,一旁的帝乙,却是满面笑容,弯弓搭箭之时,却见一匹黑马,从边上斜刺而出,梅鹿闻之惊跑,却不了那人手中一绳飞出,直落梅鹿脖颈!

  “梅鹿增寿,见血岂不可惜?”那人说着,手猛得用力,便把梅鹿提在半空,“来人,收了这东西。”

  “寿王威武!”

  “寿王威武!”

  那人除了张帝辛还能是谁,众将士皆听闻寿王飞云阁托梁换柱,显庆殿单手扛鼎,心中已是钦佩不已,再见寿王骑术如此了得,更是忍不住喝彩!

  “寿王果是非凡!”闻仲见张帝辛生擒梅鹿,开口赞叹,目光与帝乙交合,两人具是高兴不已,一旁的微子启脸色却是越发难看,与微子衍对视一眼,微微点头。

  这一切,张帝辛自然尽收眼底,心中更是轻蔑,想和我斗,你们还差的远!

  “陛下!看那白狐!”就在这时,忽得一人大喊,手指着远处,正是一只雪白狐狸,似是身收重伤,极力挣扎,却也难以移动分毫。

  “着!”微子启本就恼火张帝辛威风,见这样的活靶子,怎能不表现一番,手松箭出,直冲白狐而去!

  那箭尚未触及,却凭空折断,远处忽得阴风大盛,正片天地之间,一片飞沙走石!

  靠近的人马,被那黑风一个触碰,便是人仰马翻,直接被吸向半空,只要落下,便是一片血雾升腾!

  “保护陛下!”闻仲见多识广,经历大战无数,当下大喊,拍马向前,将帝乙护在身后!

  “吼!”黑风之中一声大吼,猛得地面一阵颤动,自黑风为中心,便是一片塌陷!

  “孽畜!还不现行!”闻仲大怒,手中雌雄双鞭一扬,便祭了出去,半空之中,双鞭竟化作两条金龙,呼啸而下!

  黑烟之中,却突得伸出两手,一手一龙,直接把双龙按将在地,沙包大拳头按住便砸!

  “嘭!”“嘭!”仅两声闷响,那金龙便失去化形,原地留下两根毫无光彩的铜鞭!

  此时,黑烟中那人,终于显出形来,身材如山岳一般,全身银毛树立,前臂好似通天巨柱一般,直落地面,面露狰狞,猩红的脸上,一张青色大嘴,嘴中四个獠牙外漏而出!

  众人见此怪物,纷纷后撤,闻仲见雌雄双鞭失效,心中也是大惊,慌忙命令众人结成阵势。

  梅山!这里是梅山!张帝辛心中猛得一颤,这此处岂不是梅山七怪物的领地!这通天白猿,岂不是就是身具八九玄功的袁洪!

  “吼!”白猿大吼一声,便是整片山林,都震颤起来,张帝辛但见白猿身上血污,自知其受重伤,若非如此,对战众人也无需如此,当下定下心神:“天地间有四大灵猴……”

  岂料张帝辛话未说完,白猿的拳头已经砸至,若非杨任激谨,张帝辛早已是一滩肉泥!

  我靠!张帝辛原打算,把如来评四灵猴的话原盘复制,却没想到,袁洪根本不按套路出牌,收手便打!

  时间如此美妙,你却如此暴躁,这样不好,不好!心急之下,张帝辛哪里还敢废话,直接喊道:“通臂猿,住手!”

  那白猿一愣,没想到这人竟能识破自己真身,心中自是大惊,张帝辛见有效果,继续说道:“天地间有四灵猴,你乃通臂猿猴,拿日月,缩千山,辨休咎,乾坤摩弄,又身具八九玄功,怎能不知此乃王驾,妄造杀孽!”

  张帝辛本想再弄玄虚,把周天事件说与袁洪听取,再进行一番爱国主义教育,好让劝其早日改邪归正,回归正途,却摄于实力悬殊,不敢多加评价,要知道猴子都是生有反骨的,比如那只打闹天宫的猴子,若是疯起来,可就麻烦!

  “哼!那又如何?”袁洪嘴上虽然不平,身材却已恢复寻常大小,身材颇为瘦小,相貌激灵,双目炯炯,却有些失神,一身血污,更是略显狼狈。

  张帝辛刚想开口,却见天边一道光华闪过,直奔这厢而来,又见袁洪面露惶恐,自知是他仇家来了,袁洪见走无可走,方才施礼:“求殿下护住小人妻子,小人这将那人引开,日后若得生还,毕竟厚报!”

  张帝辛思索一阵,见袁洪言辞恳切,为了妻子竟能舍命,心中也是佩服不已,至于袁洪,将那人引开,恐怕也是小命休矣,心中也想好事做到底,便点点头答应下来:“你在我身后便好,我在你夫妻性命便在!”

  袁洪也不迟疑,抱起一旁的白狐,便隐到张帝辛披风之上,顷刻之间,那道华光便落了下来,来人一身素衣,手执玉瓶,面容姣好,饶是姜文蔷、杨玖二女都要输之三分:“你再此处,可曾看到一只白猿?”

  张帝辛见此人语气甚是倨傲,心中也是不满,可灵觉之中,也感到这人厉害至极,必定身怀翻天之能,当下稽首道:“方才一只丈高巨白猿,惊扰了天子驾,前番恶战,那妖却忽得消失,现在已不知去处,望道长神通,速去收了此妖!”
123456789101112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锁城所写的《封神榜逆天成圣》为转载作品,封神榜逆天成圣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封神榜逆天成圣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封神榜逆天成圣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封神榜逆天成圣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封神榜逆天成圣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封神榜逆天成圣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