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都市言情小说 > 仙界临时工最新章节 > 仙界临时工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仙界临时工 连载中
分享仙界临时工

仙界临时工全文阅读

仙界临时工作者:未来三天

仙界临时工简介:  找个工作而已,结果被坑去打黑工。好在黑心老板不限制自由。只是,如果完不成任务的话,下场会很惨。
  为了取消悬在头顶的魔咒,宋北只有努力做事。
  直到有一天,他发现…… https://www.uukanshu.com
-------------------------------------

第二章 仙人
仙界临时工全文阅读作者:未来三天加入书架
  李泉来到地球后,因为时间有限,所以附身在在人才市场招聘的大汉身上,并且修改了招聘信息。

  至于那些招聘条件,完全是他一时兴起,随便设置。其实唯一的条件,便是神识要强大一些,能够接受他的灌顶,掌握应该掌握的仙术。

  “你……是……仙人?”

  整理好脑中的信息,宋北狠狠地吃了一惊,惊诧地盯着李泉,有些不敢相信地问他。不过,无论是刚才的瞬移,还是灌顶学到知识,这一切不符合常理的事实,都已经向宋北表明了他的疑问就是事实。

  “少说废话,我的时间不多了!”

  李泉一摆手,不给宋北继续问话的机会,“给你,这是一枚储物戒,里面是需要种植草药的种子,种植方法你已经会了,找个地方去开始种植吧。至于报酬,就是传给你的那些法术你可以随意使用,并没有限制。”

  “那个,我不是跟着你工作吗?”

  宋北其实已经被他所知道的这些事给惊呆了,好在他心理素质还算好,勉强维持了一些理智。他可是记得,是李泉去招聘了他。

  “我还要回仙界。打开通道实在太困难,根本不能维持过长时间。如果我不能立即赶回去,就会被困在这里,那样,我这缕神识会溃散消失,而我在仙界的本体也会受到极大的伤害。”

  听到李泉还要回仙界,宋北有些着急起来,“那我种好了药草后该怎么办?还有你说的解药,要如何给我?”

  原来,在宋北接受的那些信息中,李泉明确地告诉他,为了防止他泄密,李泉对他进行施展了一种法术,阻止他向外说关于仙界的任何事,就算他心中想说,也无法说出来、无法写下来。

  其实这一点对宋北几乎没有影响,无非是这个秘密只有他自己知道,无法跟外人讲起。更何况这样的事情,让他去跟他别人说,他也不会去说。

  但是,还有更重要的一点,那是他所担心的。

  为了让宋北全心为李家做事,李泉还对他施展了一项法术。宋北需要每三个月向李泉上交一次草药,完成任务,李泉会在宋北上交草药时,给他一次解药。

  如果不服用解药,法术就要发作一天一夜,所受到的折磨会让宋北痛不欲生。以宋北的理解,应该像是中了天山童姥的生死符那样。

  “在储物戒中有件物品,你拿出来看一下。”李泉没有回答宋北的问话,而是指导着他如何打开储物戒,让他从里面取出一件类似平板电脑的物品。

  “右下角有启动按钮,你把仙界交易器启动。”李泉继续说道。

  按照李泉的指点,宋北启动了仙界交易器。仙界交易器被激活后,只见那屏幕一亮,有数个图标出现在屏幕上。

  商城、个人中心、交流区、交易区……

  好吧,这是宋北在了解了图标对应的功能后,给它们起的地球名字。

  “我已经给你注册了账号,名字叫小强。你再看一下小强的好友,那个九五二七就是我。三个月后,你采了草药,就以小强这个账号在商城发布交易,我会与你进行交易的,同时也会把解药交易给你。”

  再交待几句,李泉突然喊一声,“时间到了,我要回去,你快去找地方种植草药吧!”

  此时,天空中诡异地出现了一道红光,红光射下,对准了李泉。宋北就见到一个虚影从大汉身上飘出来,抓住红光,倏地一下,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那个大汉则是一下子扑倒在地上,昏迷过去。

  “这就走了?”

  短短一会的功夫,宋北见到的诡异现象实在有些多,所以再见到李泉升空而去也没不感到惊奇,只是喃喃地自语一句。

  看一看昏倒在旁边的大汉,宋北俯身去检查他的状况。

  见他只是昏迷,并没有生命危险,这才放心。毕竟这是地球上,如果大汉死去,自己又出现在现场,那误会可不好解释清楚,说不定就会被当作嫌犯给关进局子去。

  刚刚经历的事情太玄幻,就算说了也没几个人相信,怕大汉醒来向自己问东问西,宋北决定还是早些离开。

  李泉附身大汉之后,大汉就失去意识,与宋北有交往的是李泉,他相信就是大汉醒来见到自己,也不会认识自己。但毕竟有些事情没法解释,还是躲开为好。

  在回城的路上,宋北已经开始考虑下一步要如何去做。

  不考虑不行,李泉给他施展的法术禁制就如同一把利剑悬在他的头上,如果不能按时完成任务,三个月后受惩罚的痛苦可是要自己承受。

  对于仙人,宋北可不相信自己有抵抗的能力。

  再想找工作已经是不可能了,只有回去种地这一种选择。当然,能回家照顾父母,这个结果也不错。

  回到住宿的出租屋后,宋北马上开始收拾东西。今天天已经晚了,他决定明天上午就回家。

  除了被褥外,将自己的全部物品都收拾好,宋北再环视一遍房间。虽然这房子只是间破旧的平房,毕竟住了快两年,也有感情在,这马上要离开,他心中还是有些不舍。

  对,还有窗台上那盆兰花,那是上个房客留下来。

  两年来,这一抹绿色为宋北贫瘠的生活增添了不少色彩。现在要走,带着它回去不方便,只有留在这里,希望房东能善待它,把它留给下一个房客,也能好好照顾它。

  看着兰花,宋北突然想起来,李泉给他灌输了关于种植的法术,不限制他使用,而自己还没有练习过,不知道能否顺利施展出来呢。

  他现在有了一个想法,以兰花为目标实验一下法术,也算是临走前为兰花最后一次浇水。

  想到就做,按照脑海中的信息,宋北掐着手指,口中默念着春风化雨术的口诀,意念则是笼罩在兰花的上空。

  春风化雨术:初级,可以凝聚方圆百米内空中的灵气汇成一团,大小在百米内由施术者任意控制,灵气化雨,灌溉植株。

  随着宋北的口诀,很快就有一团雾气凝结在兰花上空。接着雾气又聚集成一颗颗的小水滴,从空中落下,洒到兰花的叶子上,落到花盆中。

  “果然有用!”宋北兴奋起来。

  对于白天的经历,他虽然已经相信,但没有亲自试验地过,心中总是不踏实。现在顺利地施展出法术,他也就放心了。

  突然,一阵眩晕袭来,让宋北根本站立不住,踉跄着向一旁挪几步,两腿一软,直接摔在床上昏睡过去。

  一觉到天明,宋北醒来后记起昨晚的事,赶紧先感受自身的情况,让他奇怪的是,不但没觉得累,反而是精神奕奕,比以往每次醒来都要好。

  这是怎么回事?

  宋北在脑海中搜索,从李泉灌输给他的知识中找到了答案。原来,施展法术需要用到精神力。昨天晚上,宋北施展春风化雨术精力透支,才昏睡过去的。

  而精神力的增长,一种是经常施展法术的自然增长,熟能生巧;另一种则是依照修炼法诀修炼。

  只可惜,或许是李泉觉得自然增长的精神力便能维持宋北施展法术,所以没给他留修炼法诀。

  明白是怎么回事后,宋北忍不住就暗自咒骂李泉几句,诅咒他没有好下场。当然,李泉是不是没有好下场,那是在仙界才会发生的事情,宋北是不知道了。

  匆匆洗把脸,宋北准备带着行李离开,眼睛再向房间内最后扫视一遍,却是一下子愣在那里。

  咦,这是怎么回事?

  他的视线所及之处,在窗台上,那盆兰花已经不再是印象中的样子。

  碧绿的叶缘,透明如水晶般的叶心,本不应该是开花的时候,却生出了花骨朵,而且花骨朵还笼罩着一层薄薄的雾气,如同是在仙境中一般。

  这是……兰花变异了?

  宋北的心中升起一个想法。

  虽然不懂兰花,但是对于兰花市场他还是有一些了解。以前做服务员时,曾偶尔听一些客人谈论过兰花的事,很多兰花爱好者在见到变异兰花后,往往是付出高价也要将它收入囊中。

  有了这个判断,宋北就不会把这盆兰花留给房东和下一任租房者了。要回家也不急于一时,完全可以先去将兰花卖掉再走。

  打定主意,他就搬着这盆兰花去了花鸟市场。
第三章 卖花
仙界临时工全文阅读作者:未来三天加入书架
  齐城的花鸟市场规模不算小,顾客也多,宋北去的时候,市场中已经是熙熙攘攘挤满了人。

  宋北小心护着兰花,从人群中挤过去,好不容易从偏僻的角落找到一块空地,赶紧走过去,把兰花摆在那里。

  “哇!好漂亮的兰花!”

  “这应该是变异品种吧,从来没见过,肯定很珍贵。”

  宋北刚把兰花摆好,就有人看到兰花的样子,纷纷议论起来。

  “你这兰花怎么卖?”有人开口问道。

  宋北愣一下,只想着来卖兰花,对于市场行情还不知道呢。

  这一犹豫,问话那人便察觉出问题,再看宋北面前只摆着这一盆兰花,马上就猜到他并不是专业的花贩,也想到他对于市场行情不了解。

  “一千怎么样?一千元买你这盆兰花。要知道,一般的几十元就可以买到。”那人笑着说道。

  “这……”宋北轻轻摇摇头,曾经听人说过,有的兰花能够卖到数万元、数十万元的,他这可是受过仙雨滋润的兰花,怎么会只值一千元呢?

  一旁也有人不满刚才那人的出价,开口叫起来,“一千元怎么能买到这种品相的兰花,欺负小伙子不懂行吗?我愿意出一万元,小伙子,你把兰花让给我吧!”

  听到这价格,宋北虽然仍旧不满意,多少也有些意动。毕竟这盆兰花是拣来的,这两年除了浇点水之外,并没什么成本,就算是用仙雨浇灌过,那仙雨也不要钱不是。

  不过,他不会就这么答应,只是淡淡地笑着,看了那人两眼,再转回头来,盯着自己的兰花在那欣赏。

  出价那人尴尬地笑笑,知道自己出的价让宋北不满意,一咬牙一跺脚,自己主动加价,“兄弟,我再给你加五千,一万五,怎么样?也许你这花碰到更喜欢的,他会出更高的价格来买。可咱们这里没有不是?放眼这齐城花鸟市场,能够一眼就看中老弟你这兰花,而且愿意出高价购买的人,除了我王铿,不会有别人了!”

  话音没有落地,就有人接着他的话说了一句,“你叫王铿,我看你是坑王吧!欺负小兄弟不懂行,想从人家手中拣漏吗?”

  听到这话,王铿脸色一变,阴沉下来,不等转回身去,就开口骂道:“是谁在胡说?成心要挑我的事,想把我的买卖给搅和黄了吗?”

  说着话,王铿也转头向那声音传来的方向看了眼。这一看之下,他本来还黑着的脸刷得一下变得惨白起来,口中再也没了刚才的气势,再开口也变得唯唯诺诺。

  “吴公子,对不起,我没想到是您。”

  那个吴公子,有三十岁左右,不到一米八的身高,长相富态,肥嘟嘟的脸庞将他本来挺大的眼睛都挤成一条缝。此时,他正笑咪咪地看着王铿,“知道自己错了?既然你认识我,那也该知道我的规矩吧。”

  听到吴公子这么说,王铿脸上的肉不由得便跳动几下,很是肉疼的样子,不过也是无可奈何。

  看来,这次是真得要咬牙了。

  王铿强忍住心中的痛,掏出钱包,从里面抽出一千五百元钱,递给宋北。见他不接,王铿直接拉过他的手,将钱塞进他的手中。之后,毅然转身,迅速离去。

  “这……这是怎么回事?”

  宋北看着手中的钱,一头雾水。

  “拿着吧。”吴公子开口,口气不容置疑。

  “你这盆兰花倒是特别,我喜欢,三十万,让给我怎么样?”

  宋北虽然得到仙术,但他的思维还是普通人,而且是社会底层的普通人。昨天之前,他就是个酒楼的小小服务员。虽然讲人人平等,但是社会现实总比理论口号要有更多内涵。

  他的思维还停留在原先的阶段,遇到吴公子的气势,早就被压制住。因此,对于吴公子的话,他并没有反对的能力。好在吴公子给他的价格并不低,已经超过他的心理预期,所以答应得也心情痛快。

  “你要支票,还是银行转账?”吴公子问宋北一句。

  “银行转账吧。”宋北不用考虑,他的选择脱口而出。

  实在是支票这玩意,对于他来说有些高级,从没接触过,怕玩不转。还是银行转账实在,他开通有网银,账户变动会实时短信通知。

  问过宋北的银行账号后,吴公子就拿出手机进行操作。时间不长,嘀得一声,宋北收到一条短信,打开看一下,正是他账户变动的消息,收入了三十万。

  “好了,谢谢你。”

  宋北有些兴奋地向吴公子表示感激。凭吴公子的气势,他如果硬要宋北的兰花,哪怕只给他几十、几百元,他恐怕也只有接受。

  “不用谢我,公平买卖,你情我愿的事。如果说你要谢我的话,我同样也要谢你,愿意把这么一株极品兰花转让给我。”

  听着吴公子这话,宋北就感觉心中舒服。听其言观其行,这吴公子显然是位权势人物,却能如此对待自己,可知他的品行有一定层次。

  有了这感触,宋北不由得便想起害他丢了工作的那个客人。看他们的穿着,也只是普通人的样子,却一点也不体谅普通人的艰辛。人艰不拆啊!借着自己的一个失误,咄咄逼人,硬逼着酒店解雇了自己,

  不过也好,如果自己不是被解雇的话,哪会有奇遇遇到仙人,学到法术,虽然受到控制,不过这控制不影响自己的生活,只要按时完成任务,服下解药保证那禁法不发作就行。

  而且,凭着法术,自己已经赚到了钱,一株普通的兰花在他施过法术之后,现在卖到了三十万。想一下短信中的那个数字,这可是实实在在的,钱就躺在他银行的账上呢。

  吴公子毕竟不是普通人,他对宋北客气,并不代表着他就要与宋北结识成为朋友。抱起那盆兰花,很是满意地欣赏一会,直接转身离开。

  看着吴公子离开,宋北这才想起来,他口袋中还有刚才王铿塞给他的那一千五百元钱呢。

  这是怎么回事?

  宋北掏出那一千五,半举在空中,眼睛看看吴公子的背影,再去看刚才王铿离开的方向。

  “小兄弟,这钱你就安心地装起来吧。吴公子看不上这点小钱,那个王铿也不敢再找你要。”旁边有人向宋北说一句。

  “大哥这么说,你是明白这其中的意思吗,能不能给我讲一讲?”宋北听一旁那人说话的语气,似乎知道内情,赶紧向他请教。

  “当然,这没什么好隐瞒的。”那人很痛快地回道。

  “虽然这货物的价格不管多少钱,只要一个愿买一个愿卖就行,但这吴公子追求交易公平,他曾经放出话来,除了卖家主动开价之外,在这花鸟市场,只要是买家出价,不能偏离市场价格的百分之三十。如果偏离了这个价格,只要被吴公子抓到,买家就要拿出他出价的十分之一作为认错费交给卖家,而且不能再参与买卖。”

  “比如说你那盆兰花,吴公子给你的开价是三十万,在咱们齐城的花鸟市场,这已经是顶级价格,据我所知,这三五年来,也只有两次。那个王铿要是想要你那盆兰花,他要开价在二十万以上,吴公子才不会找他麻烦。”

  “还有这种事?”宋北诧异地叫一声,对这个吴公子有了更深的印象,觉得他是个有趣的人。

  “所以,这一千五你就安心拿着。王铿要是找你的麻烦,那就是打吴公子的脸,借他个胆子他也不敢做这样的事。”

  “这吴公子到底是谁?”宋北好奇起来,听那人话中的意思,吴公子肯定是个大人物。

  那人只摇头,没回答,“我也不知道,只知道吴公子厉害,不知道他的底细。”

  兰花已经卖出,宋北再跟那人聊两句之后,就告辞离开了花鸟市场。

  怀揣着三十万巨款,宋北走起路来都感到脚下发飘,似乎要腾空而起的样子,虽然这钱还只是他卡上的一个数字。

  一路走着,他就开始计划要如何花这笔钱。

  首先,有了这钱,他就可以把父母送到医院去,好好地治理一下身体。两年前,就因为没钱,父母的治疗半途而废,结果落下终身残疾。虽然现在再治疗可能不会恢复,但只要能减轻父母一丝的痛苦,让他付出多少他也愿意。

  再有就是把家中的房子修一修。父母失去劳动能力,虽然能自理,却做不了重活,而他又在外面打工,家中的房子已经两年没有维修,本来就是老房子,要是再不修的话,说不定要有倒坍的可能。

  当然,他计划要修建的农家仙园也要实施,不过这一条不着急,可以慢慢地建设,等资金充足再动工也不迟。先要把前面两条给做好。

  宋北一边想着,一边向回走。他没有注意到,自己已经是走到一条偏僻的小胡同,从这里回他租住的地方,可以省半个来小时的时间。

  “小子,站住,把钱交出来!”

  突然间,有人从宋北身边快速地超过去,到前面后,再回身面对着他,拦住他的路,恶狠狠地向他说道。

  宋北感觉到不对劲,身子一侧,靠向旁边胡同的墙壁,这时他才发现,不只是前面拦路那人,在他的身后同样是有一个人堵在那里。

  “是你们?”

  宋北有些诧异,他多少有些印象,在自己离开花鸟市场时,这两人就在自己身后。只是自己这一路只顾着计划花钱的事,忽略了这两个人。

  “是王铿找你们来的吗?难道你们就不怕吴公子?”
第四章 路遇抢劫
仙界临时工全文阅读作者:未来三天加入书架
  “王铿是谁,吴公子又是谁?”那两人反问一句。

  看这两人的神情没有丝毫慌乱,宋北心中有了判断,他们不是王铿找来对自己进行报复的,而只是见财起意。

  想到这,将王铿给他的那一千五拿出来,顺手分成两份,向两人面前一递,“两位,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也许你们两人目前过得不如意,不过我觉得人还是要有个生活的目标。这点钱虽然不多,也能让两位安然地过几天。有这段时间缓冲,或许两位就能找到合适的工作。”

  “呸!打发叫花子呢?”挡在前面那人一下子挂下脸来,突然出手就把宋北手中的钱给打到地上。

  “少说这些废话,老子知道你得了三十万,快点把钱拿出来!”跟在后面那人紧跟着开口嚷道。

  这两人本来就是混混,又怎么会听得进宋北的劝告,找个地方老老实实地去做事。再说,他们的目标是宋北刚到手的那三十万,这一千五算什么?塞牙缝都不够!

  宋北真不想动手。一是没把握,看这两人的身体,都算是强壮灵活的人。动手的话,打一个应该能赢,打两个就够呛。再就是宋北刚才的话确是出自内心,他真希望这两人能够悬崖勒马,做回好人。

  当年他刚到城市中来时,也曾生活不下去,产生过偷抢的念头,就在他犹豫着还没实施时,遇到一位好心人帮助了他,同时也是挽救了他,让他度过最艰难的那几天。

  只是现在看这两人的表现,显然是不愿意悔改的那种,宋北再想帮助他们也是不现实。

  给他们那一千五,那是善人,帮他们度过难关,都有手有脚,找份工作就能养活自己。现在这两个混混让他拿出三十万,只问个凭什么,当自己是傻子?

  “滚!”

  宋北向着两人吼一声,

  “妈的,老子找你要钱那是看得起你,还不赶紧把你身上的钱全部都拿出来,找死啊?”

  “小子,识相的就快点把钱都交出来,否则的话让你知道我们的厉害!”

  既然不打算把钱交给两人,宋北便左右观看,想找到空隙跑出两人的包围。

  手中的钱也装回口袋,飘落在地上的那几张,就此放弃的话,他还有些心疼,毕竟挣钱不容易。于是,宋北贴着墙慢慢地蹲下,快速地将那几张钱再抓到手中。

  “妈的,没想到这还是个财迷!”堵在前面那人看到宋北的动作,忍不住骂他一句。

  见宋北不但不向外拿钱,反而把手中的钱又装回去,挡在后面那个更是生气,抬腿一脚,向着蹲在地上的宋北就踢过去。

  宋北赶紧起身,斜向前跳一步,躲过这一脚。

  “妈的,你还敢躲?我让你躲,我让你躲!”后面那人气得更厉害,借着脚落地的惯性,身子向前扑,手中的拳头如鼓锤般向着宋北轮流捣过去。

  再向前,那可是靠近堵在前面那人,不用想也能知道,他正在等这个机会,准备对自己发动雷霆一击。宋北怎么能给他这个机会,硬生生停住脚步,身子一扭,

  避过后面这人的一轮拳头之后,宋北也开始反击。

  嘭!一拳击中后面那人的肩头,将他打得退出两步,借着这机会,宋北赶紧向后面冲过去。

  他刚进入这胡同不久,再向前走还有挺长一段距离,向后退的话,则能很快就到大路上。在大庭广众之下

  ,这两人想必不敢太嚣张。

  想法虽然不错,但是宋北他一个人要想突破两人的包围也有难度。不等他冲出去,挡着他的那人已经伸手一把抓住了他的衣服。

  此时,堵着的那人也是冲上来,飞身一脚,直踹到宋北的后背上,将他踢得直接扑倒在地。

  宋北就觉得后背一阵火辣辣的痛,但是这个关键时刻,他并没有时间去理会疼痛的事,还是要快些逃离出这条胡同才对。

  借助着扑倒的惯性,宋北双手在地上一撑,向前又翻滚出几圈。

  啪!

  挡着那人本想趁机再踩宋北一脚,却是踩了个空,踏到地上发出一声脆响,宋北的翻滚恰好将他的这一脚给躲过去。

  “不行,不能再这样盲目地躲!”从地上爬起身来,宋北心中对自己说道,“这样被动防守,只会让他们把自己的体力耗光,而自己也很难逃得出去。还要另想办法才行。”

  一边向后退着,一边打量着周围的环境,宋北知道只靠他一个人的能力,要对付这两个混混有一定难度,要想胜过他们,还是要借助外力。

  只可惜,这条胡同太偏僻,一直到现在,除了他们三个,都没有再见到别的人影。

  因为要去看周围的情况,宋北的速度变缓了一些,而这时,那两个混混也追上来,再一次从后面抓住了他的衣服。

  松开!

  宋北向左旋转,用力挥一把,甩开其中一人,同时他的拳头也向着另一人的脑袋打过去。

  双拳难敌四手,不等宋北这一拳打到,另一个混混的拳头已经向着他身上挥过来。无奈之下,宋北也只有先收拳自保。

  现在双方纠缠到一起,宋北再想脱身已经不如刚才那么容易。一连挣了几次都没能挣脱后,宋北已经做好了拼命的准备。

  咦?

  就在宋北又挨了两拳,被打得头晕眼花之时,无意中向旁边的墙上一看,却是见到了一片爬墙虎的秧子。

  见到爬墙虎,宋北的脑中灵光一闪,冒出一个主意。

  拔苗助长术:初级,缩短植物的生长时间,只需要正常生长期的十分之一时间植物就可成熟。

  使用拔苗助长术,可以控制植物,但它会透支植物的生命力,让植物得以疯狂的生长。因为生命力的透支,植物在生长过后会面临枯萎死亡的下场。

  李泉之所以会给宋北这个法术,就是为了让他能早日将那些药草种出来,只要能留下种子可以延续下去,李家也顾不得药草的生长时间越长,所制作禁药的效果越好了。他们现在需要的就是短时间内聚集起财富,而不是精品。

  疯狂成长吧,我的爬墙虎宝宝们!

  宋北想到办法后,马上就开始实施。

  在他的控制下,爬墙虎先是从墙上掉下来,就像是一张大网那样,从空而降,直接就将他们三人给笼罩住。

  “啊,这是怎么回事?”

  “快放我们出去!”

  两个混混被突如其来的状况给吓懵了,也顾不得宋北,松开抓住他的手,开始去撕扯那些爬墙虎。但是,无数的爬墙虎秧茎交织在一起,它的坚韧程度又怎么会是他们就能扯得开的?

  不但没有扯得开,反而在挣扎中,那些爬墙虎将他们两人缠得更紧。

  另一边,宋北控制着爬墙虎,自动张开一条通道,他已经从里面钻了出来。

  现在的局面已经被宋北掌握,他从爬墙虎大网中出来后,看着还在里面挣扎的两人,一转身又冲了过去,向着他们两人就是一顿拳打脚踢。

  “让你们抢劫!让你们不做好事!”

  “我代表人民,代表所有的受害者,一定要好好地出这一口气。”

  拳头如雨点般落下,被爬墙虎困住的两个混混根本动弹不得,只有硬捱着。

  “小子,你别猖狂,等我们出去,有你好看!”

  两个混混虽然被爬墙虎缠住,还是在威胁着宋北。只不过这份硬气他们没有保持太长的时间,宋北的拳头打在他们身上,也是一点点地消磨了他们的志气。时间不长,两人便纷纷开口,求饶起来。

  “别打了,我们错了!”

  “我们错了,你就放过我们吧!”

  形势不如人,只有求饶,希望对方不跟他们计较,才能摆脱这种困境。只是,宋北怎么能轻易就放过他们,像这种人,口头上再认错也没用,不给他们一个深刻的教训,他们是不会知道自己错在什么地方。

  一些事情,知道不能做就不做,既然做了,那就要做好承担责任的准备。认错哪是这么简单?如果不是宋北幸运得到了法术,今天的这番遭遇他根本无解。只会是被痛打一顿,然后他的钱会是全部抢走的后果。

  将两个混混打得趴在地上,除了求饶再也不再动弹,宋北这才住手,他怕再打下去,会伤到两人的性命,那样会是个麻烦。

  “这次就放过你们两个,以后要是再让我碰到你们还敢做这种事情,别怪我对你们不客气!”

  宋北再训斥两个混混一顿后,这才拍拍被震得发麻发疼的手,离开了这里。

  没有了宋北法术的控制,那些爬墙虎迅速地变干变硬,并且还有许多秧茎已经断开,像是铁丝那样扎到两个混混的身上,扎得他们又是一阵哇哇乱叫。

  好在爬墙虎死去后,韧性大大降低,只是扯几把,就可以扯开一个洞,两个混混这才从里面爬出来。

  互相看一眼,他们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出了惊惧,这事实在是太怪异了,短短的时间内,爬墙虎由盛到衰,由荣到枯,这还是他们的那个世界吗?

  跑!

  两人喊一声,互相扶携着,向着大道逃去。再也不敢去想关于宋北的事。

  宋北离开小胡同,正向回走着,突然记起来,他现在已经算是有钱了。昨天打算回家时,手中没钱,也没想过要给父母买些物品回去,但是现在手中有钱了,那就应该给父母带一些物品回去,也算是尽一番孝心。
第五章 打赌
仙界临时工全文阅读作者:未来三天加入书架
  晃一晃精神透支有些发晕的脑袋,宋北暗自庆幸。

  幸好这拔苗助长术看着唬人,却更多地是调动植物自身的生命力,对他精神力的消耗还不如春风化雨术多。

  否则,以他现在的精神,施展一次春风化雨术就会累得睡过去,根本不足以支撑他将拔苗助长术施展完全。到时自己失去反抗能力,反而是陷入危境。

  想到要去购买物品,他也就改变了方向,朝商场那边走去。

  手中有了钱,宋北走路也大胆,平日里不敢迈进、在他眼中如高山般的商场大门,此时已经落到平地,他可以轻松地抬腿就走进去。

  路上,宋北也想过,能带回去给父母的,还是要围绕着吃穿二字。

  吃,去超市中选择那些熟食,虽然不是新鲜出炉,吃一下滋味还是足够,比那些所谓营养品要强。穿,可以给父母买好一些的,有几件上档次的服装,也会改变一下他们的心情。这两年来,家中的气氛实在太压抑了。

  “先生你好,请问你想要买什么样的服装?”

  刚一进入服装区,就有导购迎上来,客气地问宋北一句,并没有因为他穿一身低档的衣服而鄙视他。

  “我想给我的父母买,不知有什么合适的可以推荐下?”宋北有些心虚地问。并不是他担心没钱付账,而是这种地方他几乎就没来逛过,那种堂皇的装饰自然地就压制住他,没见过世面就是心中没底。

  “好的,先生请到这边来看看。”导购对宋北轻轻笑着说道,她当然听出宋北语气中的那丝恐慌,这种情况也见得多了,导购能知道这是正常。

  领着宋北,来到一片打折区,因为过季或者有些小残缺,这儿的衣服全都是打折销售,而且也都是普通品牌的衣服。

  虽然很少逛商场,宋北还是能分辨出衣服牌子的大小,只是随意看几眼之后,就看出这些衣服都是普通,同时也猜到了导购带他到这儿来的原因。

  宋北的心中多了一丝感激。能够一视同仁、不因他的卑微而小视他,这样的境遇在这两年中还是少了。

  “能再带我去看一下其他的吗?比这些衣服再好一些的,”宋北问道,声音还是有些颤抖,显得不太踏实,不过他的态度却是坚决。

  导购看宋北一眼,点点头,越是宋北这种表现,越是真正的顾客,只不过她一开始判断的宋北的消费能力不高才带他到这边来,既然宋北不满意,那就按他的要求带他去其他地方。

  许多品牌的衣服在商场内都有专卖店,按宋北的要求,导购带他去了一家专营中老年服装的店面。

  “小刘,你怎么带他来了?”专卖店的营业员起身从柜台后转出来,只说了句欢迎光临就没再理宋北,走到导购身边,悄悄地问她。

  “黄姐,他想给父母买衣服,刚才我带他去打折区,他觉得那儿的衣服档次低一些,所以我才带他过来的。”导购小刘也是低声向营业员黄姐介绍情况。

  “就他……?”黄姐斜眼看看站在衣服架子前仔细挑选的宋北,有些不相信地问一句,“小刘,你可是知道,我们店里的衣服没一件低于千元的,你觉得他能买得起?”

  听黄姐这么说,小刘也觉得自己莽撞了。当时只是听宋北说打折区的衣服档次低,却忘记了,那里的衣服最贵才一百来元,就算不打折,也超不过三百元去。从一二百元一下子到千元以上,这个跨度是不是太大了点?

  既然已经来了,当然不能赶宋北走,而且这店里的生意也是要黄姐来接待,所以小刘在跟黄姐聊几句后也就离开。

  黄姐就站在那里,也不理宋北,只盼着他看几眼后转身离开就行。

  “服务员,这件衣服多少钱?”宋北不但没有离开,反而是看了几件衣服后,突然伸手抓起其中一件的袖子,回头向黄姐问道。

  虽然不满宋北的伸手,黄姐还是没说出来,而是回答了他的问话,只是语气有些冷,“先生,那件衣服要一千八的。”

  “噢。”宋北点点头,没再多说,放下那件衣服,再去另挑其他的。

  后面,黄姐的脸色更冷了。

  宋北挑一阵,再拿起一件来问,黄姐的回答则是更精炼了,“两千六。”

  宋北又将衣服放下,再继续去挑。

  黄姐忍不住了,开口提醒道:“先生,我们店里的服装主要分三个档次,你刚才所看的那几件都是中低档次的,价格在一两千元,还有中等档次的,价格在三千到五千元,高档的则是五千以上到八、九千元。”

  “噢。”

  宋北再点点头,正准备开口再问时,突然有人从外面走进店里来,截断了他的话。

  “哈哈,服务员,你还理他做什么,他就是一个穷鬼!”

  听到这话,宋北转头朝声音来处一看,心中顿时便被愤怒给填充。

  来的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当时在酒店中找他麻烦,害他失去工作那人。

  在那人身边,还有一个女子。宋北看到她,却是一下子又愣住,“罗丽,你怎么会在这里?”

  罗丽见到宋北,脸上抽动,想笑却又笑不出来的样子,“好巧,宋北,你在买衣服吗?”

  “是。”宋北答应一声。

  不等他向下说,跟罗丽一起那人又截断他的话,“就你还买衣服,你知道这衣服多少钱一件吗?你以前就是个小小的酒店服务员,现在还丢了工作。这些衣服,把你卖了你也买不起!”

  说到工作,宋北心中的气更多。当时在酒店时,他是服务员,顾客是上帝,那人找毛病,他不敢反驳。现在可不是当时的情况,这人只是个不相干的路人,他要继续惹事,宋北可不会再退让。

  “你怎么知道我买不起?”淡淡地回了那人一句,宋北不去理他,继续再去店里挑他喜欢的衣服。

  “你买得起?好笑,真好笑!”那人口中哈哈着说道,“你要是真从这店里买衣服,你买一件我就送你一件!”

  “一个穷鬼还来这里打肿脸充胖子,看我不把你的脸抽得更肿!”

  “汪哥,别这样……”罗丽赶紧在一旁拉那人的胳膊,要劝他不要跟宋北赌气。

  “你们……”宋北静下心来,看到两人的关系密切,心中有怪异的感觉。

  一周前,他还在酒店工作时,老板说过,要从他和罗丽两人中选择一个做领班。能成为领班,每月就可以多几百元的工资,对于宋北来说,这是一次机遇。本来他的机会要大一些,却是遇到姓汪这人找茬,导致被老板炒了。

  现在突然见到罗丽与这人在一起,很难说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阴谋。

  宋北不想这样想自己曾经的同事,而且还是自己曾经帮助过的人。

  甩一下头,把这些想法都从脑海中驱逐出去。

  但是,对于当时抓住自己的一个小失误,就非要置自己于死地的姓汪这人,他却不准备放过,“你刚才说的是真的?”

  “当然!”汪哥很骄傲地点头,“只要你敢从这店里买衣服,你买一件我就送你一件。”

  对于这店中服装的价格,汪哥知道得清楚,随便一件就是一两千,宋北怎么舍得花钱?所以他很放心地就跟他打赌。

  “那么,我买了之后,你要是不送呢?”宋北面色犹豫,甚至还做出一副害怕的样子。

  “怎么会不送?我说到做到,你买一件我就送你一件。不光这样,如果你买五件的话我就送你十件,我要是不送,我跪下给你磕头,喊你爷爷!”汪哥很干脆地说道。他看到宋北的表情,知道他已经有了退却的意思,便想再加一把火,把他给挤兑走。在这店里买五件衣服,那价格可就要上万了,他怎么能买得起。

  一旁黄姐见两人对上,心中高兴。在她看来,这明显是两人争一个女朋友的戏,这种情况她见多了,为了面子,两人钱包中有钱都会尽情地砸出来。到时,得利只会是她。

  “先生,我们这可是高档服装店。”黄姐再添一把火,男人怎么能在女人面前掉面子?在商场,花钱就是男人的面子。

  “他刚才说的话,你都听到了没有?”宋北见黄姐开口,虽然知道她有自己的小九九,也不在意,反而要把她拉进来做个见证。

  “不用找见证,我说话算话,你要买五件我就送你十件,我要不送,我跪下给你磕头,喊你爷爷。要是你不敢买的话,你就跪下喊爷爷吧。”

  汪哥开口,又把条件给改了一下。主要是这店一件便宜点的衣服才一两千元,宋北咬咬牙的话,应该还是能拿得出来。只有把钱的数目提高,才能把他给压下去。一个穷鬼,怎么能拿得出上万元来买衣服。

  对于汪哥省略了那句买一件送一件,宋北并不在意,他要给父母都买衣服,怎么能只买一件呢?

  “好,既然你这么愿意喊我爷爷,那我就可开始挑衣服了,孙子!”宋北冷冷地说道。

  “服务员,麻烦你把我刚才问过价格的那几件衣服都包起来,对了,还有这五件。”宋北指着橱窗中用来展示的那几件高档服装,对着黄姐说道。
第六章 莫欺少年穷
仙界临时工全文阅读作者:未来三天加入书架
  “小子,别在那儿虚张声势了!以为这样就能把我吓倒?”汪哥看到宋北的举动之后,哈哈笑起来,“我就在这里等着,看你怎么能把这衣服买下来。”

  营业员黄姐也是不相信地看了宋北几眼。他的样子实在不像是能买得起这店里衣服的,把衣服给他拿过来,他再不买了怎么办。

  宋北看出黄姐的迟疑,朝她点点头,“把那些衣服都拿过来,快点开票。放心吧,我既然说要买就一定会买的。”

  已经跟宋北撕破了脸,罗丽也就丢了那点同事之谊,见宋北还在坚持,忍不住就讥讽他道:“宋北,好歹同事一场,谁不知道谁?你每个月除了留下点零花钱外,把你的工资全部都寄回家去,现在怎么会有钱买衣服?快点给汪哥认错,磕一个头就行,我让汪哥放过你。”

  宋北咧咧嘴,很想狠狠地骂罗丽几句。他已经猜到自己被老板解雇,原因肯定与罗丽有关。不过,自己是有素质的人,在大庭广众之下骂街,这种行为不好吧?再说自己已经离开酒店,也没必要再去跟她掰扯那些过去的事。

  但是,现在她狠毒到要让自己磕头,那又怎么能放过她。

  “罗丽,如果我能买这些衣服呢?你是不是也要给我认错?不用多,给我磕一个头就行。”

  “你……”罗丽被气得胸前花枝乱颤,“就你这穷鬼?你会相信你自己能买得这些衣服吗?”

  宋北冷笑起来,“哼!你别管我买得起买不起。就问你敢不敢跟我也打这个赌?”

  “好,那就赌了!”罗丽自认为对宋北了解得很清楚,被他这么一激之后,马上就答应下来。

  “你别等着了,快点开票吧!”不等别人开口,罗丽先催起黄姐,让她快点把宋北指定要买的那些衣服都取过来,给他开出销售小票。

  双方人都催促她,黄姐犹豫一下后,还是按他们所说,把那些衣服都取过来,然后开出销售小票递到宋北面前。

  “快接过去呀!”罗丽嚣张地叫道,“不会是心虚害怕了,不敢接了吧?”

  宋北冷冷看她一眼,将那仅有的一点熟识之情也给斩断,看她的这种表现,只能与她做敌人。

  “小子,知道收银台在哪里吧,要不要我给你指点一下?”一旁,汪哥对宋北说道,脸上满是看不起的表情。像他这种穷鬼,怎么可能在这商场买过东西。

  “不用!”宋北干脆地回答道,“我鼻子上面有眼睛会看,鼻子下面有嘴巴会问,用不到你来这儿充好人。你还是省一省力气,待会也好给我跪下磕头,还要喊我爷爷呢!”

  “你妈的,找死!”汪哥被宋北的话给气得不轻,朝他骂起来。

  宋北只是朝他瞥一眼,嘴唇微张,无声的地吐了两个字,“傻逼!”一回头,迅速离去。

  通道上方都有指示牌,宋北抬头看着,不用别人指点,很快就找到了收银台。

  还不等他靠上前,汪哥和罗丽两人也紧追了过来。

  “小子,我就在这看着,你别想逃走!”汪哥恨恨地说道。

  他刚刚反应过来,自己与宋北的嘴仗,自己并没有占到便宜,要是宋北借着去付款的名义,直接溜走了,自己岂不是要憋屈死。所以,一定要跟过来,盯住他,不给他逃走的机会。

  “你看吧!”宋北淡淡地说道,“你跟过来正好,待会就在这里磕头吧,不用再回服装店那里。”

  说着话,宋北便将手中的小票递到收银台里面。

  “请问,你是付现金还是刷卡?”收银员接过宋北递来的小票,扫一眼上面的数额,再看宋北手中是空着,便问他一句。

  “哈哈哈哈!”汪哥笑起来,“小子,这下露馅了吧?你还在那里装,没用的!有本事拿出钱来付账啊!”

  “谁说我没钱?”宋北淡淡一笑,将手伸向口袋中,从里面取出一个已掉了好几块漆的旧钱包,再向里翻几下,找出一张银行卡,朝汪哥和罗丽两人晃了几下,这才递到收银台里面。

  “装,你再继续装!”汪哥没有一丝担忧,“那几件衣服的价格加起来可是有两万七八。就是把你卖了,也不值这么多钱吧!”

  罗丽也在一旁添一句,“汪哥,我们就等着他给我们磕头吧!到时,他叫你爷爷,我要让他喊我奶奶。”

  “好!”汪哥大手一挥,在罗丽那翘起的桃臀上面轻轻拍了一下,顺势再抓住搂搓几圈。

  “汪哥,”罗丽娇滴滴地喊了声,“你弄得人家好痒,人家想了,我们快点让他磕头喊了以后就走吧,待会人家要你从后面。”

  “咕!”

  汪哥咽口唾沫,罗丽的桃臀一直是最吸引他的地方。偏偏他对罗丽是刚得手不久,罗丽还吊着他,轻易不让他从后面,搞得他心中经常渴望。现在她主动松口,可一定要把握住这次机会,狠狠踩了宋北之后,也好去释放自己积蓄的精神。

  “小子,快点输密码,就等着你露出真面目呢!”

  宋北不急着输密码,先转头向汪哥和罗丽诡异一笑,“你们真当我没钱吗?那么我就用现实来击碎你们的幻想,让你们知道,什么叫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

  说着话,宋北潇洒地抓住柜台上的密码输入器,轻轻一转,朝向自己,伸过手去,迅速地按下六个数字。

  嘟!嘟!

  六道按键声响响过,接着便是嗒嗒地打印声。

  “啊?”

  “啊?”

  汪哥和罗丽看着那一点点冒出来的打印纸,脸色唰得一下都变得苍白。

  “这怎么可能?”汪哥口中喃喃自语。

  罗丽则是尖叫着,急急地朝收银员问一句,“喂,你是不是输错数字了,把小数点提前了一位?”

  “没错啊。”收银员又检查了一遍。

  虽然收银员不知道汪哥和罗丽他们与宋北有什么矛盾,不过她在见到宋北递给他的销售小票时,心中还是有些不相信,实在是宋北的穿着举止,不像是一掷千金去买衣服的那种人。她在输入时,还特意加了一分小心。

  接过收银员递回来的销售小票和发票,宋北朝汪哥和罗丽两人挥了几下,“二位,你们是打算给我买十倍价钱的衣服,还是装备给我磕头,喊我爷爷呢?”
123456789101112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未来三天所写的《仙界临时工》为转载作品,仙界临时工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仙界临时工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仙界临时工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仙界临时工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仙界临时工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仙界临时工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