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女生同人小说 > 良妻三嫁最新章节 > 良妻三嫁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良妻三嫁 连载中
分享良妻三嫁

良妻三嫁全文阅读

良妻三嫁作者:鸢时i

良妻三嫁简介:一嫁富家子,三年富贵四年霜。
  二嫁世家郎,一朝生死两茫茫。
  三嫁……等等!
  谁说她要嫁人了?谁稀罕谁嫁去!
  别阻挡她追求幸福自由的地主婆生活。 https://www.uukanshu.com
-------------------------------------

良妻三嫁最新章节第274章 余毒未清
第2章 顾家提亲
良妻三嫁全文阅读作者:鸢时i加入书架
  知道留他不住,她便点点头,等他离开后,把摆放在木凳上的三副碗筷收起来。打量着厨房,想到这些日子吃的东西,她不由得感叹,虽然没什么菜式,但至少米面不缺,五天还能吃一顿肉,这大概就算是不错的生活水平了。

  她依稀记得外婆喊长姐做春晓,衬着她如花年纪,这个名字倒是十分贴切。兄长的名字她从没听过,大家都叫他宝儿,应该不至于叫春宝吧?

  因为春晓说过他们爹是个读书人,原本是外来到这里教书的夫子,后来娶了她娘,生了他们三个,日子过得还不错。不知是谁怂恿他继续去考秋闱,说他命中带禄,是个当官的命。他心头一动,和妻舅借了点钱,带着妻子去省城赶考。结果考是考中了,但半路被劫匪谋财害命。

  原本还为自己马上有个举人姑爷沾沾自喜,一听到两人遇难,不但自己借出去的钱打了水漂,还得照顾这三个孩子。舅舅还没表态,舅娘就摆了脸色,若不是外婆拦着,她早就把他们赶出来了。

  他们三人年纪尚小,就算住在自己的房子里也没能力生活。当时春晓才十一岁,弟弟八岁,妹妹五岁。

  本来想收拾,奈何灶台太高,她只好悻悻放下碗,转身去找哥哥。正走到路口就听到春晓愤怒的声音,她不由得站住了脚步。

  “说什么我也不会让你们带走幺妹的!”

  她偷偷探出脑袋,看到春晓站在四五个妇人面前,她只认得一个,那就是她舅娘。她在众人中十分明显,因为身材最为庞大,声音却很尖。

  “春晓丫头,我们这也是为了你和春花丫头好!你不想想,你再过两年要出门了,你阿爹阿娘死的早,什么都没留下,你上哪筹嫁妆去!人家顾家有钱有势,肯要春花丫头也是她的福气!你到时出门也有光,还有春元小子……”

  她这是第一次知道自己的名字,可她想不通为什么兄姐的名字都那么好听,她叫啥不好,非取个俗到掉渣的春花,她真的是亲生的吗?

  春元大喊一声:“我不会卖妹妹的!”

  舅娘有些生气,“大人说话插什么嘴!”

  其实不用听下去,她也猜出七七八八,大概是舅娘看他们不顺眼,打算把她卖去当童养媳。一般都是穷人家才买童养媳,因为怕以后没姑娘家愿意嫁过来,索性从小养个在身边。

  春晓按住弟弟的愤怒,一脸严肃地说:“舅娘,我知道你是嫌我们在这里碍眼,你放心,我这就上林家,让他来提亲,我带着他们去林家,绝不会赖着不走。”

  当着顾家人的面被小辈这么说,舅娘脸上有些挂不住,责斥道:“你这丫头浑说什么!谁嫌你们碍眼了,还有,哪有姑娘家自己去要提亲的。”

  “春晓娘子,我们顾家在云落村的名声您还不知道吗,那绝对是数一数二。这回聘春花娘子是请先生算过的,百年难得的好姻缘,你放心该有的绝对不会少。”两个衣着讲究的妇人客气地说,“还有你将来的嫁妆和春元郎君读书的事,我们都会安排妥当。”

  不说舅娘乐开了花,就是她都觉得吃惊,这卖个童养媳竟然还贴这么厚的礼。难道她八字旺夫,命中带子,谁娶了就会飞黄腾达?

  春晓正要拒绝,春元冷哼一声:“幺妹这次落水生病还不是谁害的,这哪来的好姻缘,分明就是相克!”

  诶!她落水是被人陷害的?

  三个女人一个墟,东拉西扯说了好多,听得她脑子有些乱,等她整理完头绪,戏已经散场了。

  她只好去找春晓,可是好几次想问,都被春晓给岔开话题,最后塞块糖打发她。从春晓的表情看来,事情并不乐观,大概她没被卖去当童养媳,但也没能侥幸逃脱。看着那块硬得难以下口的糖糕,转手给了春元,把他感动得立刻发誓说不会让顾家把她抢走。

  春元吃了一口又觉得不好意思,从嘴里抠出来分她一半,吓得她连连摆手说不喜欢,春元才踏实地吃起来。

  别说她不爱吃糖,就看着春元这种吃法,她也是在没法装天真烂漫和他一起分享。

  “哥哥,顾家是什么人。”她犹豫着怎么才能把八岁的春花小妹妹演出来,但显然她高估了,有糖吃的春元立刻就把所有话都吐出来。

  “顾家就是云落村的顾家,你忘了,就是抢你的鸽子那个小霸王。”她摇了摇头,看着春元舔着手指道:“听说比村长还有钱,家里有人在京里做大官,听说宅子老大了,养了好多没见过的鸟,还有马。听说宅子有好多人,不过都是下人,主家没几个……幺妹,你真的不要吗,你以前都跟我抢着吃,怎么现在反倒不喜欢了。”

  “吃多牙疼。”整颗糖都含在他嘴里,她就是喜欢也不会要,只好搪塞了一句。其实她想知道更多关于顾家的事,这可是关系到她人生大事。

  “我忘了幺妹换牙了,还好你没吃,要不长虫就不好了。”咂巴着嘴自言自语道。

  她暗暗翻了个白眼,心想春元没去过云落村,也不知道顾家到底什么样,所有事情都是听说。不过从所有人的态度,以及那两个妇人来看,顾家家境应该不错,至少也是殷实的大户。

  旁敲侧击一番,春元才断断续续地解释那天的事,那天本是她未来姐夫林幼书,为了讨好他们这两个小姨子小舅子,特意带他们去放鸽子。这些鸽子本是云落村另一个大户家养的,林家不是什么富贵人家,所以林幼书读书之余便是帮人家放放鸽子,算算账之类的。

  这本是一个愉快的下午,奈何那天有只鸽子飞到半路落水,不肯起来。湖水不深,但是湖面很大,林幼书不识水性,只得交代他们在原地等着,他去找竹竿捞鸽子。

  却不料遇见顾家小霸王带着一群仆人经过,看见水里游着一只鸽子,不知谁提议,一群人便有一个跳下水,准备去捉鸽子。

  兄妹俩在湖对岸看得着急,眼见鸽子被顾家人捉到了。他们急得大喊,哪知他们不但不当回事,还故意在岸上跟他们隔湖炫耀,春元是个倔脾气的妹控,看到妹妹急哭了,想也不想,一头就扎进水里,打算游过去抢鸽子。

  只是他刚游到一半,就听到那群人吓得丢下鸽子落跑,他还以为他们胆怯了,心里得意之时,听到身后一阵求救,回头正看见妹妹挣扎着沉进水里。
第3章 当务之急
良妻三嫁全文阅读作者:鸢时i加入书架
  谁也不知道她怎么掉进水里的,据说当时好多人跳进去捞都捞不到,快到天黑的时候,忽然有人说在湖对岸找到。

  虽然人被救回来了,可是在场所有人不由得心里一凉。这大半天的,一个不识水性的孩子落水,连个声响都没有,这么多人在水里找没捞着,结果孩子却出现在湖对面。这个湖是活水,但水流不急,夏天常有孩子在这里戏水,几乎没听过有孩子溺水的事,更别说在岸这边落水,还能飘到对面去。

  那一晚除了春晓姐弟还有外婆,所有人都不敢接近她,毕竟这件事太邪门了。

  对于外婆招魂的事她听了很多遍,所以春元再次重复的时候,她的心思早飞到九天外。先前那些疑虑她闹不懂,也不想去找答案,如果把她的一生写成一本书,她希望是穿越发家史而不是灵异故事。

  “幺妹!你不可以再去湖边了!”春元忽然打断了她的思绪。“答应哥哥,不可以再去!”

  “好。”看到春元一脸恐惧的表情,心里清楚这是因为一开始接受不了现况时,她总是往外逃,把他们吓着了,所以乖巧地点点头。

  她倒不会傻到以为跳进水里就能回去,就算能,他们每天十二个时辰都看着,根本没机会近水。那日听春元的口气,还以为是顾家的人把她推下水,现在看来,这一切都是她运气不好。

  既然如此,当务之急还是如何跨过眼前这一坎。

  她张开口正要说话,春晓红着眼睛跑进来,直冲进闺房,舅娘也跟进来。她匆匆撇了他们一眼,然后跟进春晓的闺房,他们要进去却被随后跟来的小胖妞挡在门口。

  “我阿娘说话,你们不能进去!”

  春元不服气,可是被她死死拉住,就体型来看,春元绝不是小胖妞的对手,只怕到时还得吃亏。好在舅娘嗓门不小,他们站在门口也能听到。

  “春晓丫头,我可跟你说了,你要林家来提亲,我不拦你,可是这三十两聘金我一分都不能少!他要是没有,你十七十八我也不能让你嫁过去。”舅娘狮子大开口。

  只听春晓带着哭腔道:“你干吗不去抢!”

  “我这可是为你好,他要是连这点本都没有,以后拿什么养你。再说了,你们三姐弟在这里吃我的住我的,你以为三十两就够了吗?”

  “我家的房子……”

  “对了,不提我还倒忘了,你爹当年借的十两银子,就算我不算利息,你家破屋子也值不了十两。”

  她不知道三十两在这里到底是什么概念,但看着春元铁青的脸色,还有捏紧的拳头,想来舅娘这番话应该是经常拿来羞辱他们的。她紧紧拉住春元,生怕一松开,他就跑进去。

  遇上这种势利又凶狠的舅娘,就算顾家没来要童养媳,只怕她再不过几年也会被卖出去,毕竟外婆护不了他们一世。

  这么一想,顾家其实倒也不算是个坏选择。想她上辈子多么希望包办婚姻,来结束她二十多年的单身日子,现在倒如她所愿了。

  春晓被说得哑口无言,把脸埋在被子里,哭着喊舅娘出去,舅娘也没为难她,又数叨了几句就离开。等到他们进去时,春晓哭到声音都快哑了,一看到他们,立刻扑过来,姐弟俩继续放声痛哭。

  她哭不出来,虽然心里也不大好受,可天无绝人之路,至少在她看来,顾家是个挺好的选择。等他们哭完,看着姐弟俩哀伤的表情,轻轻叹了口气。

  “阿姐,我愿意去顾家。”

  不管是为了这姐弟,还是为了自己,目前来看,她都决定选择顾家。

  春晓愣了一下,反倒是春元反应大,立刻跳起来,捉着她的肩膀,“幺妹,你没事吧?是不是谁跟你说了什么?”

  春晓这才被提醒了一下,“幺妹乖,阿姐不会让人把你带走的,阿姐没事。”她以为妹妹是不想让她难过,心里有些感动。

  “哥哥,顾家不好吗?”听他们说来,顾家不但有钱有势,而且这个小霸王还是唯一的孩子。就算她是童养媳的身份,也算是正室,以后便是有妾有婢,也越不过她头上。

  既然决定要好好在这里生活,她强迫自己尽快适应这个环境。若是去顾家,以顾家小霸王的年纪,她还来得及把他调教成合格的丈夫。就算调教不了,她也可以偷偷攒个本钱,等以后找机会溜走。

  要不然,纵使她有横行天下的雄心,就她现在没钱没势,还有这小身板,能不能走出云山都是件难事。

  “顾家、顾家……”被妹妹这么一问,春元也哑口无言,他根本不知道顾家是什么底细,只知道是极有钱的大户人家。可是想到他们要把妹妹带走,春元立刻就一口咬定:“恩,顾家不好,他们有钱有势,一定是来骗你的。”

  她暗暗翻了个白眼,骗她一个没钱没势没模样的小丫头去做媳妇,顾家又不是娶不起。心想春元到底年纪小,所以她望向春晓,认真道:“舅娘怎么交代?到时阿姐及笄,林家给不起聘金,舅娘不肯让你出嫁怎么办?”看着春晓咬唇为难,她又道:“等阿姐十七十八,舅娘以为你着想,把你许了其他人怎么办?”

  其实她想说把春晓卖去做妾,以舅娘的为人倒也不是不可能,毕竟这是他们唯一的亲人,旁人说不上话。

  此话一出,果然春晓变了脸色,似乎想到这个可怕的结果。

  “不、不会的,外婆……”说着连自己都不信的话,春晓最后住了嘴,捂着脸,嘤嘤嘤地哭起来:“我该怎么办,呜呜……”

  她不指望一个十四岁的少女能有多坚强,父母双亡,带着弟妹寄人篱下。眼瞅着舅娘为难,未婚夫无能为力,妹妹还要被人抢走,换做是她,大概也只能选择离家出走。

  不过,不管怎么说,离家出走是个愚蠢的决定。

  反正已经无法决定出身,那她就要自己选择起点,把这辈子好好过下去。
第4章 冲喜新娘
良妻三嫁全文阅读作者:鸢时i加入书架
  果然不出她所料,没几日舅娘就带人上门。领头的还是那两个妇人,不过她们身后跟了一个媒婆似的大脚老太太,还有几个脚夫挑了几担东西。

  一大早被舅娘叫起床,还给她换了小胖妞的新裙子,叮嘱她等会见了人要有礼貌。那裙子说是新,其实她前不久才看小胖妞穿过,大概是今年刚做的而已。可惜她个子太瘦小,所以穿着松松垮垮的。

  她本是不乐意穿别人的衣服,可是看到小胖妞一脸怨恨,顿时起了坏心眼,故意到她面前显摆起来。小胖妞急红了一双眼,奈何被舅娘嘱咐过不能欺负她,只能红着眼眶扭身躲起来哭。春元也黑着一张脸,紧紧抓着她的手,一句话都不说。

  那两个妇人一见她,眉眼笑得跟开了花似的,一个劲地夸她,听得她鸡皮疙瘩。

  外婆一开始还有些生气,大脚老太太拉着她进屋说聊几句,等到出来时,脸上说不出是高兴还是难过。外婆叮嘱了一句听舅娘的话,然后就把哭哭啼啼的春晓带走了。

  后来,她才知道,妹妹比姐姐先出门,姐姐是不能送嫁的。哪怕她只是作为童养媳过去,也算是正经地许了人。

  不知是童养媳和正经娶媳妇不同,还是住在山里的关系,一切没有她想象中那么复杂。只是那大脚老太太在出门前,把一张写了字的黄纸烧掉,和着一些不知名的叶子兑水喝了三口,然后给她盖一张红盖头,背着她出门。

  没有敲锣打鼓,也没有鞭炮花烛,就连舅娘也是象征性地喊几句就不见影。

  这一路翻山越岭都是大脚老太太背着她,要不是事先被警告不能出声,她倒希望自己能下来走。虽然大脚老太太的力气很大,脚步也很稳,可是在她看来,让一个老人背着爬山是件很不光彩的事。

  因为盖着盖头,她看不着路,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她被颠簸着睡觉了,临到门口才被鞭炮声吓醒。还以为欢迎仪式会多热闹,结果一阵兜兜绕绕以后,被带到一个安静的房间里。

  “娘子先在这里等着,夫人和老夫人有些事,等会再见你,你有什么事就喊人,切记不可以掀开红盖头。”

  她再三答应了对方的叮嘱后,就听到离开的脚步和关门的声音。

  这个时候她才有一点紧张,虽说这是她自己决定的路,可顾家对她来说,到底会是什么样的龙潭虎穴,谁也不清楚。也不知道坐了多久,都不见有人经过,她决定先从环境开始熟悉。

  据说新娘的红盖头是不能自己揭开的,不然会对婆家不吉利,可她心想,又不是对她不吉利。

  于是在确保屋子没人后,她偷偷地掀起一段视线。目之所及,一张雕花的六角玲珑脚踏,一段光滑圆润的红木扶手,还有余光里的青花大盆。想起了春元说的话,她心里不由得咯噔了一下。

  “听说比村长还有钱,听说家里有人在京里做大官,听说宅子老大了,养了好多没见过的鸟,还有马。听说宅子有好多人,不过都是下人,主家没几个……”

  她不是什么识货的人,可在云路村生活了这么久,见识了各家的生活起居,再加上刚刚初略这么一扫,心里更加笃定,这顾家绝对不只春元嘴里的普通富贵人家。

  她直接把盖头掀到顶,眼前更亮了。古朴简单的摆设,一床一桌一柜子,两个花架,四张椅子。可以说简单到不能再简单,可是从材料到做工,都不难看出宅子主人的富贵。就算她是这家主人的童养媳,想必也不可能一进门就给多好的屋子,所以可以想象主人家的房间应该更加华丽。

  她咽了好几下口水,脸上的表情有些复杂,从惊讶到窃喜再到疑惑。难不成上天真心开眼,弥补她一个教科书般的穿越攻略路线。

  小心翼翼跳下来,左摸摸右蹭蹭,几乎把屋里的家具都揩了一遍后,她才心满意足地坐回原来的位子。

  这就是她未来要生活的地方,虽然有许多未知的风险,可相比起在舅娘家看眼色,她觉得舒服多了。反正一切都是要重新开始,这个起点至少优渥一些,不用为一日三餐奔波。

  忽然有些期待她未来的丈夫长什么样子,看样子就是个被宠坏了的小霸王,年纪似乎比她大不了多少,嗯,还有机会好好调教。都说男孩子的智商遗传自母亲,要是小霸王太聪明,那不代表未来婆婆不好忽悠,可如果太蠢又觉得有些无趣。

  要是万一朽木难雕,就等成年后生个娃,给他纳个七八门小妾,自己舒舒服服过富太太生活,看小妾们去斗个你死我活,想想都惬意。

  也不知道是想得太过美好,还是等得太过无聊,她竟然不知不觉又睡了过去,梦里似乎还梦见她和小霸王见面。

  “你这个死丫头,竟然跑到这里来偷懒!”一只肉呼呼的大手一下把她从睡梦中拍醒,还没等她回过神,整个人像被拎小鸡一样拎出了房间。“大家都忙到天昏地暗,你倒好,偷跑到屋子睡觉,今晚你别想吃饭!”

  被丢到地上,几步踉跄,抬起头被一个长相凶恶的妇人吓得激灵。

  恶妇人看到她还懵懵懂懂的样子,一下子又火了起来,大骂道:“看什么看,还不赶紧去帮忙!”

  诶,不对!是不是认错人了,怎么把她当丫鬟使唤。没来得及开口反驳,恶妇人又把她拎起丢到旁边一个和春元差不多年纪的小丫鬟身上,两人抱在一起,差点没跌倒。“你这人怎么这么没礼貌,我可是……”

  “别说了,快走吧,要不然得挨板子了。”小丫鬟压低了声音,半抱半拖把她扯到一边,看着恶妇人大步流星离开,小丫鬟才小声道:“千万别惹刘妈妈生气,要不然连我也会挨板子。”

  “你们认错人了,我不是丫鬟。”怎么她打个瞌睡醒来就不认人了,难道顾家反悔,不愿要她这个童养媳了?要是这样的话,也得把她送回去,她只答应来当童养媳,可没答应过来当丫鬟。

  一想到好不容易才爬出山谷,现在又要掉下去,而且是掉进更深的深渊。要知道当了丫鬟可就是吃苦的命,在舅娘家最多是吃不饱,好歹还是个自由身。

  上天不至于跟她开这种玩笑吧?!这么一波三折,她的小心脏可经不起这么刺激。
第5章 命在旦夕
良妻三嫁全文阅读作者:鸢时i加入书架
  她使劲甩开小丫鬟的手,警惕地看着对方,“我是顾家的童养媳,不是顾家的丫鬟,你认错人了。”

  不知是为她的力气吃惊,还是被她的话吓到,小丫鬟打量着看上去比自己略小两三岁的人,开始沉思她的话有几分真实。犹豫了好一会,见她转身要走,才急忙出声:“要是少爷有什么三长两短,你比丫鬟更惨。”

  这句话成功让她站住了脚,皱着眉,回头看着小丫鬟:“他怎么了?”难不成是小霸王出事了?

  虽说她知道自己是嫁过来给小霸王当冲喜新娘的,可是刚进门,连正经长辈都没见着,丈夫就这么嗝屁了,恐怕她连丫鬟都没法当,直接拉去陪葬了吧。

  人生如此大起大落让她有些吃不消,这要拍成电视剧,估计都成三集片了。

  小丫鬟的话拉回她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少爷又说胡话了,管家要所有人都到大院集中,就等老爷回来,要是少爷熬不过……”

  “他不会有事的!”她急忙打断小丫鬟带哭腔的声音,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自信,口气严肃得让人不容反驳,扫到小丫鬟惊诧的表情,她搪塞了一句:“我是来给少爷当冲喜新娘的,我都来了,少爷一定会没事的。”生怕小丫鬟不信,她又补充了一句:“我之前也是病得说胡话,现在不也好好的,所以少爷一定会没事。”

  本来想到刘妈妈说如果少爷有个三长两短,所有未及笄的丫鬟都会被送去善音观为少爷诵经。这几乎是给她们下半辈子判了死刑,虽说没有直接让她们出家,可什么时候能回来都得看主子心情,这比守寡还难过。

  虽然不知道眼前人是谁,但小丫鬟心中莫名燃起了希望,拉住她的手,激动地跪了下来:“求求你,一定要救救我家少爷。”

  没想到小丫鬟会这么激动,她吓了一跳,反射性地抽回手,退了一步。

  小丫鬟的眼泪说来就来,娇俏的小脸看上去楚楚动人,“你要是能救活少爷,妙灵愿为……少奶奶一辈子做牛做马!”一想到那半生能不去善音观,妙灵当下就认了主,哪怕对方是比自己年纪小的少女。

  妙灵的话让她有些忐忑,心想着小霸王的病情到底严重到什么程度,竟然会让妙灵二话不说跪地求情。虽然对这个未曾谋面的丈夫提不上感情,可想到关系自己下半辈子的幸福,她也不得不紧张起来。

  “你带我过去看看吧,说不定咱们能帮上什么忙。”

  横竖待在屋子里也是发呆睡觉,她决定过去一探究竟,如果情况不对,说不定还可以乘乱溜走。

  四方屋内,密密麻麻挤满了人,却安静得连根针落地都能听得见。空气里除了苦涩的药汁味,还弥漫着一种让人哀伤的抑郁,仿佛只要一个缺口,泪水就会如山洪崩塌倾泻。

  所有人的目光都紧张地汇聚一处,一个须发苍白的老者坐在床边,一手按住伸出被子外的手腕,一手捋着垂到心口的胡须,眉头紧锁,神情严肃。

  “何大夫,怎么样了?我的昭儿怎么样了!”站在何大夫对面的是一个衣衫华丽的中年妇人,岁月没有在她脸上留下太多痕迹,但多日的食寝不安暴露了她藏匿的时光。原本还能镇定的神情在出声以后就开始崩塌,话一出口,连声音都开始颤抖了。

  何大夫没有回答,只是沉思了许久,又换另一只手把脉,表情没有片刻松懈。

  “何大夫……”顾夫人还想再问,被坐在身后的老妇人喝住了。

  “安静点,你这让大夫怎么看病。”声音轻缓温柔,语气却透着威严镇定,满室的仆人都不由得抿紧双唇,不敢出一丁点声响。

  顾老夫人身着一件暗刻万福纹明绣鸿升鹤舞的绛紫色长褙子,下衬一条暗金色裙裾潵靛折裙,头上只用一支银鎏金双蝙蝠簪,两鬓花白却纹丝不乱。面容慈祥温和,眼神清澈有神,相较于顾夫人的雍容富态,顾老夫人更像是一个德高望重的居士。

  被婆婆这么一说,纵然顾夫人再担心,也不敢再多嘴一句。她心里清楚,自家婆婆虽然素日都不理事,可家里大大小小的事,心明如镜,了若指掌。儿子这番生病自己也是有责任的,早先他带着家仆跑去云山时,她就睁只眼闭只眼。后来听说闹事害了云路村一个丫头落水,她也全然不当回事,哪知肇事者心中有愧,夜起见风又摔了一跤,之后就一病不起。

  只因为心里正和新进门的姨娘怄气,并没把儿子的病记在心上,以为只是受了夜风,叮嘱丫鬟妈子煎药熬汤。未曾想,这三天五天病不见好,还开始说胡话,这才让她着急起来。

  云山周围所有的大夫,连同赤脚郎中也都一一看过,没人说出个所以然。后来不知谁提了一句,“少爷病倒那夜里,好像云路村那丫头正在喊魂。”

  这句话让顾夫人吓得当初晕了过去。

  当地有个风俗,说是丢了魂的孩子,须得至亲的人拿着他的衣物到处喊,还得有人烧香引路,否则这孩子就会被鬼差带了去。但是在喊魂的时候,所有人家都必须尽管门窗,谁都不能出来围观,特别是未成年的孩子。否则喊回来的魂会跑错家,说不定还会替了别人家孩子的身,让他当替死鬼。

  当然也有不信邪的人觉得这只是大人哄骗不听话孩子的谎言,可偏偏事情如此巧合,一时慌了神的顾夫人立刻跑去庙里求神问卦。这不问还好,一问也说是被丢了魂,而且命在旦夕。

  顾夫人这才跪哭求顾老夫人出来主事,听晓了前因后果,顾老夫人差点没把顾夫人休出门。要知道顾连昭是他们顾家的独苗,要是有个差池,她都没脸去见顾家祖宗。

  一方面急忙差人送信给外出的顾老爷,一方面继续往外找大夫,后来有人提了提说个顾家找个八字六合的童养媳来冲喜。换做平时,顾老夫人必定一口气就给回绝了,可是看着孙儿病得稀里糊涂,她也只好死马当活马医,点头答应。

  只是请了先生算过八字后,谁都没曾想这云山方圆数十里竟然只有一个女孩的八字和顾连昭匹配,而且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当初那个落水的女娃。
第6章 错手杀夫
良妻三嫁全文阅读作者:鸢时i加入书架
  也不知道是命中注定,还是因果相报,云山说大不大,也连同月城少说也有上万人,可居然找不到第二个同八字的人。

  顾老夫人听完,长长地吐了一口气:“这是命,去吧,好声好气把人家聘回来。”

  “不行!昭儿怎么能娶这样的村丫头为妻,我不同意。”顾夫人心想儿子将来要娶的人竟然是害他生病,且是个无父无母的乡下穷酸丫头,立刻就生厌。

  顾老夫人气得砸桌,双目都要喷出火来,温缓的语气也骤然变得激烈起来,“你不同意?昭儿要是有个差池,你还有机会后悔不同意吗?!我一再叮嘱昭儿年纪不小,不能任由他耍性胡闹,当是教他明辨事理的时候,你却不听,生生把他宠成个浪荡子。连他带仆出门四处闯祸,你都睁只眼闭只眼,是不是要我顾家的独苗给弄死你才满意。”

  顾老夫人一番话把媳妇说得胆战心惊,顿时面红耳热,噤口不语。

  自从顾老爷子过世后,顾家便举家大小搬到这里,想着过往的风波是非,顾老夫人深觉得平安是福。安排妥当后,便撂了家务的担子,把一切事务交由媳妇,自己回偏院修心养性。

  顾老夫人是个明事理的人,并不强势包揽家中大权。虽然知道媳妇是个养惯了的大家小姐脾性,可到底是儿子当家,偶尔媳妇有些过分之处,她也没想出来干预。不想这才放手几年,她养尊处优的性子没改,倒生了不少乡野悍妇的习惯出来,连这唯一的孙子也给纵得无法无天。这次因为和姨娘斗气险些把孙子的命给折进去,要是再有下次,还不得把整个顾家给整垮了,顾老夫人这下子就是想耳根清净都不行了。

  也不管顾夫人乐不乐意,顾老夫人当下就让人上门去提亲,好不容易把孙媳妇迎进门,仆人便急急来报:顾连昭情况不对,恐怕是要不行了。

  “老夫人,夫人……”何大夫悻悻地收回手,一口气提在嗓眼里,望了她们一眼,无奈地摇了摇头,拱手道:“恕老朽无能,顾少爷气息微弱,只怕是凶多吉少了。”

  何大夫也无可奈何,他是顾家的常客,对顾连昭也有几面缘分,心中还惦记那个活泼顽皮的少年模样,哪想到许久不见便病成这般光景。看着床上面色泛着紫青的稚嫩面孔,他也十分难受。

  何大夫还没感叹完,顾老夫人双眼一翻,整个人瘫软过去,幸好旁边有丫头扶着,不至于摔倒。反倒是顾夫人完全都吓傻了,光是愣在一旁,动也不动。

  小的还没好,老的又晕过去,一时间,三个主子病倒两个。这下子房间更乱成一锅粥,连门外的人都涌进来,七嘴八舌喊着:“老夫人!老夫人!您怎么了,老夫人!”

  “快、快把老夫人扶到耳房去!”何大夫虽年逾花甲,倒是个手脚麻利的人,他瞪了顾夫人一眼,立刻唤人把顾老夫人搀扶出去。

  这下子顾夫人打了个激灵,才忙回神跟了出去,热闹的房间顿时一空。还好有个激灵的仆妇拉着妙灵她们冲了进来,不至于所有人都跟着涌出去,把真正的重病号落了单。

  跟着妙灵一路小跑过来,她都没来得及感慨顾家竟然这么大,心里全都惦记着未来丈夫的安危。虽然妙灵和她想法不一样,但目的是相同的,都担心顾连昭万一翘辫子连累自己落了悲催的下场。

  等她们赶到顾连昭院子的时候,只听一声惊呼,然后许多人都蜂拥进去,不一会儿又涌了出来。她心里暗叫不好:不会这么倒霉,人就死了吧?

  其他人一散,反而给她接近顾连昭的机会,要不然估计她到死都不知道她丈夫长什么样。

  “别愣着,赶紧把东西收拾一下。”带头的仆妇看她年纪小,把她推了一把,“你就在边上守着少爷,有啥动静就喊一声。”

  没想到竟然是以这种情况见她这短命的丈夫,心里不免有些唏嘘。她小心翼翼走近一看,意外发现顾连昭长得竟然十分漂亮,虽然脸色青紫显得十分诡异,然而眉眼清朗,五官俊秀,可以想象他醒来时是怎样一种熠熠生辉的神采。

  这样漂亮的孩子居然是个短命鬼,上天不免也太狠心了吧。

  不知是因为顾连昭长得实在好看,还是因为想到他的身份,她心里有些不忍,一时间不由自主地走上前,伸手抚摸他的脸蛋。

  手还没碰到他的脸,一阵眉头紧锁,顾连昭闭着眼,胸口却剧烈地震动起来,开始大口大口地吐气,喉咙还发出沙哑的声音,感觉十分痛苦。

  “怎么了,哪里不舒服?”看顾连昭似乎要做起来,她急忙伸手去扶,但是忘记如今她不过是八岁小女孩,根本没力气把顾连昭拉起来。

  果不其然,顾连昭开始剧烈地喘起来,好像喉咙卡着东西,想要吐出来。她好心去拉,结果反被顾连昭的动作扯了下来,一个没站稳整个人重重往他胸口撞了下去。她不自觉失声喊了出来,引得其他人都回过头。

  顾连昭被她撞痛了胸口,哇地一声,从喉咙吐出一口浓血,然后软软地倒下去。

  “你这个死丫头,你到底做了什么事?”被妙灵唤做刘妈妈的恶妇人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正好看见顾连昭嘴角的血迹,还有她被血喷傻的模样。脸上的肉气得一颤一颤,大步流星冲过去,把她狠狠从床边拖了下来,着急地喊:“少爷,少爷您快醒醒,别吓我,您快醒醒,快来人啊!”

  刘妈妈一阵鬼哭狼嚎把她拉回了理智,可是接下来一巴掌又把她打得眼冒金星。刘妈妈发狠地破骂,还不忘补了几脚:“你这个贱丫头!快来人,把她给我关到柴房去,等候夫人发落!”完全不给她回神反驳的机会,一只大手把她再次拎小鸡似的拎起,然后跑了出去。

  她根本不知道顾连昭到底怎么回事,好端端突然吐她一脸血,然后就晕过去。

  难道她不小心杀夫了?!
123456789101112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鸢时i所写的《良妻三嫁》为转载作品,良妻三嫁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良妻三嫁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良妻三嫁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良妻三嫁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良妻三嫁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良妻三嫁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