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女生同人小说 > 绝恋之红颜劫最新章节 > 绝恋之红颜劫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绝恋之红颜劫 连载中
分享绝恋之红颜劫

绝恋之红颜劫全文阅读

绝恋之红颜劫作者:姚忆姚

绝恋之红颜劫简介:他,为使命而生,为复仇而活。
  她,为别人的罪恶买单。
  当他脱下她的衣服,谁还能逃过宿命的安排?
  恨,入骨,爱,铭心。
  他该如何抉择,她又该何去何从? https://www.uukanshu.com
-------------------------------------

绝恋之红颜劫最新章节第12章 封闭(一)
第2章 相遇
绝恋之红颜劫全文阅读作者:姚忆姚加入书架
  参天古树上,一抹黑色的身影冷漠的立在枝头。月光下,凌厉的眼神看向远方,精美的五官摄人心魄。

  莫少卿虽说只有二十岁,但是他的武功已经出神入化。莫氏一族被灭门的那一天,他就注定了这辈子要为仇恨而活。这么些年,他拼命练武,再苦再累再痛,他哼都不哼一声。皇天不负有心人,如今的他已经是诸葛山庄最顶尖的杀手,也是诸葛明华最依赖的人。

  莫少卿等了十二年了,如今他有能力要去报仇了,他永远忘不了当年为首的那两个人,在得到莫氏一族守护了几百年的紫水晶后露出的奸诈的笑容,那样的笑容是用莫氏一族的鲜血换来的,若不是诸葛明华救了他,莫氏一族就一个都不剩了。杀父之仇,不共戴天,灭族之仇,又该如何来算?猩红的眼里流露出的杀意,令人不寒而栗。

  轻轻一跃,他朝着安江源的住处飞去,几十里的路程,对于莫少卿根本不算什么。他轻轻落在了安府的屋顶。

  如今的安府已经落败了,杂草丛生,安静的不像有人居住。自从安江源失踪后,安府就开始渐渐落败,加上陈老三无情的打压,如今的安府就是一个囚牢,里面的人哪里也去不了,被陈老三关在这座老宅里。

  突然,一个黑色的身影引起了莫少卿的注意。只见那个娇小的身影偷偷溜到后院,从一个狗洞爬了出去,那个狗洞周围长满了杂草,一般人根本看不出来。莫少卿没有打草惊蛇,他悄悄跟在后面,只见那个身影在陈老三府邸后门学着猫叫。不一会儿,后门闪出一个人,和她说了几句就进去了。那个偷溜出安府的不是别人,正是安江源的小女儿安菁茹。

  安江源失踪后,陈老三便开始对安府实施报复,不仅把安府所有下人抓到陈府做苦力,还囚禁了安府一家老小。刚刚从后门给安菁茹通风报信的就是安菁茹当年的贴身丫鬟小红,那个狗洞是她们约好的通信地点。今天下午安菁茹发现小红的纸条,这才趁着夜色来陈府找小红。

  安菁茹躲在树后等着什么,莫少卿不动神色的看着。到了后半夜,陈府里走出一批人,行装简单,步履轻盈,看得出来都是些身手不错的人,为首的正是陈老三。

  莫少卿看到那张永远忘不了的脸时,指节泛白,眼睛猩红,但是他没有立刻动手。报仇固然重要,但是莫氏一族的使命更加重要。当年安江源他们肯定没有能取到那件宝贝,否则早已天下大乱了。他必须找到并且守护好那件宝贝,这是莫氏一族的使命,比一切都重要。

  看着陈老三走远,安菁茹也偷偷跟了上去。今天下午小红送来的纸条只是告诉她陈府今天有异动,因为他们是最低等的下人,无法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安菁茹觉得他们这是要去找那件东西,说不定可以找到爹爹。她不敢跟的太近,怕被发现。

  莫少卿也远远的跟着,等到拿到那件宝贝,他会要这些人统统为莫氏一族陪葬。

  “丫头,今天是元宵节,山下肯定热闹极了,爷爷带你去吃好吃的!”

  “爷爷,真的啊,太好了太好了!”孙雪跑过去钻进孙爷爷的怀里,水汪汪的大眼睛笑起来弯成月亮,亮晶晶的。算起来今年孙雪也十六七岁了,由于当时她还小,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生的。如今,她已经由那个胖嘟嘟的小丫头出落成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飘逸的长发,白皙的皮肤,精致的五官,尤其是那双大眼睛,透着机灵,美的脱俗。

  山下的街市已经一派喜气洋洋,到处挂满了灯笼。孙雪挽起了头发,换上了男装,这是孙爷爷特意交待的,以免下山遇到好色之徒。

  孙爷爷带着孙雪飞了半天的功夫,已经来到山下,他放下孙雪,小白倒是很乖巧,躲在孙雪怀里取暖。

  “爷爷爷爷,好热闹啊!”孙雪边说边兴奋地融入人流中。

  “丫头,跑慢点!”

  “爷爷,有冰糖葫芦,我想吃冰糖葫芦,你都好久没有带我来吃了!”

  “好好好,今天让你吃个够,不过我们得先换点儿银子!”孙爷爷边说边拉着孙雪去药材铺,把不久前找到的那颗大人参换了几十辆银子。

  孙雪一只手抓着一串冰糖葫芦,边吃边看路边那些新奇的玩意儿。

  “义父,已经到了长白山脚下了,我们是不是先休息一天,养精蓄锐,再整装去找小妹?”徐飞对陈老三说道。

  “也好,赶了这么久的路,是需要好好休息一下。先找个客栈住下来,吃点东西。”

  陈老三一行人就找了一间看起来不错的客栈住了下来,便到楼下吃东西。对于这些人来说,并没有被元宵节的氛围所感染。

  安菁茹用纱巾蒙着脸,也住进了这家酒店,陈老三是认识她的,她不敢靠的太近。

  孙雪正兴奋地看着路边的小摊往前走,没有注意到前面有个人停在那里,一下子撞到了他背上。那个人纹丝不动,像座雕像,可把孙雪撞得退后了好几步,要不是孙爷爷扶着她,非跌倒不可。

  孙雪气愤极了,这个人莫名其妙地停在马路上干嘛,“喂喂喂,你这人怎么回事,撞了人都不道歉吗?”

  莫少卿瞥了她一眼,没有说话。这么多年在仇恨中长大,他向来沉默寡言,他相信行动快过语言,有什么直接动手就好了。

  “喂喂喂,我说你这个人耳朵不好吗,你没事杵在大马路上干什么?”见莫少卿无动于衷,孙雪直接上去拉着他想要评理,莫少卿本能的用手推开她,但是当手推开她胸膛的时候,他明显怔了怔,这个竟然是女孩。

  孙雪显然没有想到这个人直接推开了她,而且是推的她的胸,一下子小脸红扑扑的,又气又急:“爷爷,他,他,他……”说着,便跑向了孙爷爷。

  莫少卿毕竟混迹于江湖的时间不短了,虽然才二十岁,但是他的老练早已超过一般人,所以惊讶之情转瞬即逝,转身离去。

  “丫头,让你小心点啦,别去追了,这个小伙子看着年轻,不是好惹的主。再说,也是你走路不看着前面撞了人家,你就别生气啦,爷爷带你去吃好吃的。你瞧,前面就是这里最有名的饭馆“凤飞楼”,爷爷带你去吃“枝头凤飞”。”

  看着莫少卿一转眼就消失在人群中,孙雪就算是有气也找不到人撒了,不过听到要去吃“枝头凤飞”,刚刚的不愉快就统统抛到脑后了。“那快走吧,我口水都要流下来了。”孙雪就是这样,只要碰到吃的,不愉快的事很快就忘记了。
第3章 幻神散
绝恋之红颜劫全文阅读作者:姚忆姚加入书架
  孙爷爷带着孙雪进了凤飞楼,这座楼取名叫凤飞楼就是因为他们的招牌菜“枝头凤飞”远近闻名,其实说白了就是烤鸡,那烤出来的味道别人家是随便怎么也做不出来的。现在已经接近傍晚,酒楼里人很多,不过因为地方很大,也没到晚上的高峰期,所以还有座位,要是忙起来,等上一个时辰也是有的。

  孙雪和小白满心欢喜的吃着一桌子好吃的,她一直被孙爷爷捧在手心,也没有学过武功。孙雪曾经多次求孙爷爷教她习武,不过孙爷爷一直没有答应,随便她怎么闹,最后还是不了了之。她吃的不亦乐乎,当然没有注意到角落那一桌人,但孙爷爷从一进门就发现了陈老三。

  这么多年过去了,孙爷爷早已不问江湖事,当年和陈老三也只是有过几面之缘。

  “他来这里做什么?”孙爷爷用余光一直盯着他们那桌人。

  “爷爷,你怎么不吃啊,太好吃了!”

  “好吃你就多吃点,你个小馋猫,爷爷还不饿。”

  夜色降临,孙雪也吃的饱饱的,她现在充满了力量,准备晚上好好玩玩。元宵节这天,晚上比白天要热闹多了,防水灯,猜灯谜,看节目,花样多的不得了,男女老少都出门了。

  孙雪这边逛逛,那边玩玩,开心极了。

  突然,一抹熟悉的身影引起了孙爷爷的注意,“诸葛明华,他来这里做什么?”孙爷爷的眼睛瞬间凝聚了杀意,可是,他不能杀,如果可以,也不用等到今天。

  “丫头,你待会玩累了,就去‘凤飞楼’住下来,我们今天不上山了。”

  “哦,爷爷,你干嘛去啊?”

  “爷爷有点事,你自己玩,注意安全。”

  “放心吧爷爷,我是谁啊,我可是你聪明绝顶的孙女耶!”

  “哈哈……”孙爷爷摸了摸孙雪的头,就悄悄跟着诸葛明华后面去了。

  孙雪也没多想什么,反正爷爷也不爱凑热闹,随他去了。她东逛逛西看看,虽然晚饭已经吃的很饱,可是手里还拿着小吃,边走边吃。她当然没有注意到不远处,她早已经被人盯上了。

  “大哥,你怎么知道她是女的?”鲁二狗怀疑地问钱大贵。

  “男人的直觉,凭借我阅女无数,这点本事没有就不要出来混了。这应该是个雏,看那水灵样,肯定能卖个好价钱。等我们弄到手,先爽一番,再把她卖了。”那两个人猥琐地相视一笑。

  孙雪不知道玩了多久,前面已经没什么小摊了,猜灯谜、放水灯的人散去了大半,她想着是该去凤飞楼等爷爷了,于是转身准备离去。

  鲁二狗和钱大贵挡住了孙雪的去路:“小娘子,哪里去,陪爷喝两杯吧!”

  孙雪倒是淡定:“二位大哥既然认出我是女的,那么就是缘分,咱就喝两杯去?”

  鲁二狗和钱大贵显然没想到孙雪这么胆大,愣了一下,才贼眉鼠眼地带着孙雪往偏僻的地方走去。走了一段时间,他们来到了一处破庙,看样子已经荒废很久了。

  “二位大哥,这里有酒喝吗?”孙雪装出很害怕的样子:“你们是不是坏人,想干什么?”

  “想干什么?姑娘,你说孤男寡女能干什么?”

  “你们是不是已经骗了很多姑娘了?”孙雪继续假装害怕。

  “哈哈,小丫头,遇到我们是你的福气!”说着钱大贵就迫不及待地把手伸向孙雪,孙雪正准备使出暗针,给这两人一点颜色瞧瞧,这两人就被一道黑影踢飞。这黑影的速度快的孙雪还没看清怎么回事,那两个人已经躺在破庙外面嗷嗷大叫。

  原来不是别人,正是莫少卿,他从凤飞楼外离开后,就来到这里准备好好休息一下,到凌晨再去监视陈老三。多年来他已经习惯了在绳子上睡觉,这里没有绳子,他就躺在破庙里面的横梁上休息,所以孙雪他们三人并不知道这里还有别人。

  “原来是你,谁要你多管闲事啊!”孙雪装作不领情的样子,因为莫少卿白天的冷漠,而且还占了她便宜,虽然此时她挺高兴的,但是她不想让莫少卿看出来。如果莫少卿不出手相救,孙雪也是不怕的,孙爷爷虽然不肯教她武功,但是为了让她在危急的时候能够防身,教她学会了射暗针,这些暗针都是被药水浸过的,不会置人于死地,但是能瞬间麻痹敌人。

  莫少卿转过身,冷冷地看了她一眼,就在这时,钱大贵拿出毒镖射向莫少卿。孙雪一看,来不及多想,一把推开莫少卿,自己中了毒镖。其实孙雪不推开莫少卿,莫少卿也能及时躲避,只是孙雪这一推反而让他猝不及防。

  莫少卿是何等人,本不愿和这些市斤小民计较,但是看到孙雪为了就他竟然受了伤,他瞬间起了杀意。他一手抱着中了毒镖的孙雪,一手抽出剑,也就是一瞬间的功夫,钱大贵和鲁二狗就被一剑封喉。

  孙雪动了动,从莫少卿怀里出来:“我们就当扯平了,你刚刚救我一次,我也救你一次,我们互不相欠。”她艰难地笑了笑,不仅是因为伤口疼,此时毒镖上的毒已经在她身上蔓延开来,她的嘴唇已经慢慢发紫,脸色也变得苍白。

  “谁让你救我?”

  “什么,你这人还真是不识好歹,好,算我多管闲事了!”说完,孙雪就准备离开,去凤飞楼等爷爷,可是没走两步,意识就模糊了,脚下一个不稳,就倒了下去。在她快要倒到地上之前,莫少卿双手一揽,把她抱在了怀里。

  孙雪虽然贪吃,但是本身就是吃不胖那种体质,所以莫少卿抱着她一点都不费劲。看孙雪的脸色,这个毒好像还是比较厉害的,莫少卿没有耽搁,带着她去找郎中。

  莫少卿问了人,找到了这里最有名的郎中李源。李源这个人比较古怪,他替人医治不收钱财,但要取寻医人最重要的东西。

  “她的毒能解吗?”

  “到我这里没有我治不好的病人,只是你愿意拿你最重要的东西交换吗?”

  莫少卿顿了顿,显然没有想到李源有这等要求,要是银子什么的都好办,可是他最重要的是他爹给的玉佩,那是他对爹娘唯一的念想。

  莫少卿想了想,准备抱孙雪去别处寻医,李源开了口:“她的毒只有我能解,她中的是幻神散,再拖三个时辰,大罗神仙也救不了。”

  莫少卿停住了脚步。幻神散他倒是听过,但是江湖上早就失传了,这种毒会迷幻人的心智,六个时辰就能使人迷失心智,不出一天,就会经血逆流而亡。这两个小毛贼竟然有这种毒,真是该死。

  莫少卿放下孙雪:“就她。”

  “拿来吧。”李源可没有那么多同情心。

  莫少卿扯断脖子里挂玉佩的绳子,他把玉佩拿在手里,看了一眼,递给了李源。

  “果然是好东西!”李源笑了笑,便不再理会莫少卿,转过去为孙雪解毒。

  李源拿出银针,不断地给孙雪施针,孙雪虽然昏迷,但是好像感觉到疼痛,眉头紧锁。经过一个多时辰的施针,孙雪的脸色恢复了一些。接着,李源将孙雪带到药室,里面有一个大木桶,李源在里面加了很多药材,放满了水。

  “帮她把衣服脱了,放到桶里泡两个时辰。”李源对莫少卿说到。

  莫少卿刚想说什么,李源已经出去了。莫少卿无奈,闭着眼睛脱光了孙雪的衣服,把她放进木桶泡药澡。莫少卿并没有离开,他一直守在门外。

  大约过了一个多时辰,孙雪恢复了点知觉,咳嗽了两声。莫少卿听到孙雪的声音,推开门进去,孙雪正好睁开眼睛。孙雪还没想明白怎么回事,发现自己赤身裸体地泡在桶里,莫少卿竟然还在这里,她简直不相信这是现实,还狠狠掐了自己一把,痛的她差点叫了出来,但也告诉她这是真的。

  “流氓!!!你你你……”孙雪又羞又气,自己这么赤身裸体的,这里还有一个大男人,她的脸一下子红到了耳根。

  “好点了吗?”男人显然没有要出去的意思,虽然是关心孙雪的情况,可是他的声音还是冷冰冰的。

  “我……你……我的衣服是不是你脱的?”孙雪此时哪还顾得了自己伤口疼啊,药水从伤口进入到血液,加上之前李源为她打通了各大血脉,加速了血液的流动,疼痛更加明显。

  “我去叫郎中过来。”莫少卿说完就退了出去,留下孙雪在那里又气又恼。孙雪本想起身穿好衣服,无奈现在浑身上下使不上一点力气,只得泡在桶里。

  “她醒了,是不是没事了?”

  “泡足两个时辰就可以出来了,明天还要继续泡,一个礼拜就能把毒全部排出。”李源回答的很轻巧。对于药理,他的造诣早已经出神入化,他自信普天之下他说第二,没人敢称第一。

  莫少卿闻言,没有继续问什么,去药房外面继续守着。

  两个时辰很快过去了,莫少卿推门进去。

  “你进来干什么,快给我出去。”孙雪只恨此时没有力气,不然非使出暗针麻醉他,现在的情景实在是太尴尬了,要是传出去,以后都没脸见人了。

  “帮你穿衣服。”莫少卿回答的很干脆,没有半分不好意思。

  “谁要你帮,我自己会穿,你出去!”

  莫少卿没有再说什么,关上门退了出去。

  孙雪抓着桶边,艰难地从桶里爬了出来,但是因为太过虚弱了,根本没有力气站得动,又摔倒了地上。莫少卿闻声,忙推开门进去。这下孙雪是彻底没脸见人了,全身上下展露无遗,要是现在地上有缝能钻,她早钻下去了。

  莫少卿面无表情地走了过去,准备帮她穿衣服。

  “你想干嘛!”孙雪几乎是咆哮出来的,因为身体太虚弱了,所以就算是咆哮,声音也不大,费劲力气喊出的这一句,反而让孙雪咳嗽不已,胸口不停地起伏,充满了诱惑。

  莫少卿没有说什么,走过去强行帮孙雪穿上了衣服,因为从来没帮别人穿过衣服,所以动作十分笨拙。孙雪几次试图推开他,但都是徒劳。这是肯定的,别说孙雪现在受了伤,就是孙雪没受伤,以莫少卿的定力,孙雪也奈何不了。

  好不容易穿好了衣服,莫少卿一把抱起了孙雪,这下孙雪倒不再挣扎了,刚刚消耗太多体力,现在已经昏昏欲睡,脑袋像有千斤重。所以被莫少卿抱着,没一会儿又昏睡过去了。

  莫少卿抱着孙雪找到了李源,问他那间房可以住,孙雪的毒还没有清除干净,还需要再泡上几天药澡,李源还需要帮她施针,所以孙雪暂时还不能离开。李源带他们去了一间客房,莫少卿将孙雪安置好,就出去了。

  “她,我就交给你了。”

  “你要走?”

  “是。”

  “那好吧,既然我已经收了东西,自然会履行承诺。”

  莫少卿闻言,轻轻一跃,便消失在了夜色中。
第4章 往事不堪回首
绝恋之红颜劫全文阅读作者:姚忆姚加入书架
  诸葛明华行色匆匆,孙爷爷也是绝顶高手,所以诸葛明华一直没有发现有人跟着他。诸葛明华在一间不起眼的小客栈住了下来,店小二看到诸葛明华出手不凡,眼睛都放光了,殷勤地为他们打点一切,等将饭菜送到他们房间,才退下去。

  孙爷爷飞上诸葛明华那间屋的屋顶,轻轻掀开一片瓦。

  “大人,少卿也在这里,为什么我们要隐瞒他?”肖云不解地问诸葛明华。在肖云心中,莫少卿在诸葛明华心中的分量无人能及,就连他的女儿诸葛罗晴都比不上。肖云虽然和莫少卿相差不了多少,但是诸葛明华对于莫少卿的偏爱是很明显的。

  “不该问的别问,下去吧。”诸葛明华显然不想多说什么。

  “是。”肖云退了出去。

  “出来吧!”诸葛明华虽然没有发现孙爷爷跟着他,但是孙爷爷落在屋顶时,他已经察觉了。

  孙爷爷闻言,翻身下去,推门而入。

  “大师兄,好久不见!”诸葛明华显然没想到竟然是孙知行,二三十年没有听到过他的消息,自打当年那件事过后,孙知行便像人间蒸发一样,不知所踪。

  “呵呵,你还活着!”孙知行的语气里充满了嘲讽、愤恨。

  当年他们是很要好的同门师兄弟,孙知行是大师兄,他们都是忘忧老人的弟子。孙知行比诸葛明华年长十岁,是忘忧老人一次下山途中捡到的弃婴,从小就跟着忘忧老人习武。忘忧老人有一个小女儿,叫百草。百草生下的时候,孙知行大概已经十多岁了,由于百草的母亲难产而死,所以孙知行经常代替师傅照顾百草。

  百草出落得十分标致,性格活泼,经常变着花样逗孙知行玩,孙知行对百草的感情也慢慢由兄妹之情开始转变。

  若不是诸葛明华的到来,也许这一切会继续无忧无虑下去,也就没有后来的种种。那天孙知行偷偷带百草下山去玩,走到半道发现了身受重伤的诸葛明华,百草当然不会见死不救,便和孙知行把诸葛明华带上了山。

  诸葛明华醒来时发现置身于完全陌生的地方,突然好听的声音响起:“你醒啦?”百草一大早无所事事,便想来看看三天前救的那个人醒了没有。

  “我这是在哪?”

  “这里是忘忧山,你晕倒了,我们把你救了回来。你怎么会晕倒在半山腰?你家住哪里啊?要不要通知你家人啊?”

  百草一连串的问题让诸葛明华不知从何说起,当然,他也不会说,他也不能说,说了等于死。所以他假装失忆:“我……我不记得了,我头很疼。”

  “想不起来就不要想了,你好好休息吧,我待会给你拿点吃的。”百草笑着说道。这样的笑容让诸葛明华的心微微一动,这么多年,他一直活在黑暗里,没有谁对他如此灿烂地笑过,就连他娘都没有。

  原来诸葛明华是诸葛老爷的私生子,但是在他娘生下他后不久,便被诸葛夫人发现了。诸葛夫人装作很大度的模样,把他们母子接回诸葛山庄。诸葛夫人也有一个儿子,比诸葛明华大几岁。自诸葛明华懂事开始,他娘就是成天提心吊胆地活着,也时刻提醒诸葛明华尽量不要出现在他大娘和哥哥面前。

  诸葛夫人大度地接他们母子回来,实则是想监视好他们的一举一动,也为了在诸葛老爷心中展现自己大度的胸怀。诸葛老爷在时,诸葛夫人对他们母子很是体贴,每当诸葛老爷外出,诸葛夫人便会变着法子欺负他们母子,就连诸葛明华的大哥也跟着欺负他们母子。时间久了,诸葛明华心中早就生起怨恨,但是苦于自己没有反击的能力,只能忍耐,而暗地里,他常常半夜偷偷潜入诸葛老爷的书房,偷取武功秘籍看。

  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过去,虽然诸葛明华母子过得并不开心,但也没什么大的变动。直到诸葛老爷去世,这一切都瞬间变了。诸葛夫人母子不再有所顾忌,诸葛大少爷继承了父亲的诸葛山庄。趁着夜色,诸葛大少派杀手去暗杀诸葛明华母子。诸葛明华的母亲被一剑毙命,拼着最后一口气喊道:“华儿,快跑!”

  诸葛明华闻言从床上一跃而起,披上外套,夺门而去。奈何杀手穷追不舍,诸葛明华一路与他们厮杀,伤势严重。跑着跑着,跑到忘忧山附近,他被逼地往山上跑去,躲进草丛中,屏住气息。等杀手走后,他才一路跌跌撞撞往山上走去,由于伤势太重,加上失血过多,他昏倒在半山腰,也就是后来百草和孙知行发现他的地方。

  百草退出房间后,诸葛明华痛苦地流下了眼泪,这么多年,为了母亲,他一直忍气吞声,他并不想争什么,为什么就要对他们母子赶尽杀绝?他暗暗发誓,此仇不报,他诸葛明华誓不为人。于是伤心很快被仇恨取代,他不露声色,决定先隐居于此,好好习武,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诸葛大少气的从凳子上一跃而起,狠狠地扇了那几个杀手一巴掌:“废物!给我继续去找,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是!”杀手们异口同声,退了出去。

  诸葛明华在忘忧山上一住就是十年,他也拜了忘忧老人为师,和孙知行、百草一起习武。日子久了,诸葛明华和百草也渐渐暗生情愫,但是他们都没有表现出来。百草是女孩子,当然不会主动说,而诸葛明华他一心想着报仇,不想被儿女情长牵绊。

  百草一直在等诸葛明华开口,但是诸葛明华好像是铁定了心不开口似得,百草忍无可忍:“无忧大哥,你是不是不喜欢我?”

  诸葛明华显然没想到一向含蓄的百草竟然问的这么直接,不过他还是打算装不知道:“怎么会呢,你是我最喜欢的妹妹!”

  “妹妹!?我不是问你这个,你不要给我装不知道,这么多年,你不要告诉我你不知道我喜欢你!”百草第一次这么气急败坏。

  “我……那个,百草,你听我说,我现在不想谈什么儿女私情……”

  “够了,你别说了,我懂了。”百草头也不回地哭着跑了出去。她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谁也不见。

  孙知行那天正好听到了他们的谈话,虽然他很痛心,但是只要百草觉得幸福,他怎样都好,见百草这样折磨自己,孙知行有气没处撒,找到诸葛明华,和他大打出手。诸葛明华和孙知行武功不相上下,打到最后都受了伤。

  “师兄,我……”

  “别说了,感情的事勉强不了,只是你去劝劝百草,她已经两天没有吃饭了。”说完,孙知行默默地走开了,他多没希望百草心仪的那个人是他,可是,不是。

  “百草,你开开门,你听我说。”

  “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

  “百草,你开开门,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不是那样是哪样?”

  “我喜欢你,我……”

  百草就倚在门后,听到这话,立刻开了门:“你什么意思?”

  诸葛明华进了百草的房间,一本正紧地说到:“我其实没有失忆,我不叫无忧,我叫诸葛明华,是诸葛山庄的二公子,只是世人不知。我是我爹和我娘的私生子。”

  “什么,你是诸葛山庄的二公子?”百草很是惊讶。

  “对。其实我早已对你倾心,奈何我杀母之仇未报,怎敢谈儿女私情?当年你们救我,我正在被我大哥追杀,他还杀了我娘,此仇不报,我誓不为人!”忆及往事,诸葛明华的眼眶瞬间红了。

  “诸葛大哥,对不起,我不知道……”

  “没事,这怎么能怪你呢,我并没有告诉你。我本来打算等我武功练好了就回去报仇,只是照目前的形式看来,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替我娘报仇。”诸葛明华握紧的拳头狠狠砸在了桌子上,带着无限的怨恨,既是对诸葛大少的怨恨,也是对自己的怨恨。

  “诸葛大哥,你别难过了,迟早有一天,你一定可以为你娘报仇的。”

  “那要到什么时候?诸葛家势力那么大,我这辈子还有机会吗?”这样绝望的感觉又一次涌上诸葛明华的心头。

  “诸葛大哥……”

  诸葛明华低头不语,眼睛猩红,看得百草十分心疼。她想不到平日里嘻嘻哈哈无忧无虑的无忧大哥,竟然有凄惨的过去。

  “诸葛大哥,我,我想说不定我可以帮到你。”

  “你?你有什么办法?”

  “我有次去我爹书房玩,无意中触动了他的暗格开关,里面藏了一本武功秘籍,说不定可以帮到你。”

  “武功秘籍?那师傅怎么不传授给我们?”

  “别管那么多啦,等到夜深了,我去帮你把秘籍偷出来。”百草调皮地笑了起来,这样的笑容让诸葛明华后悔把百草牵扯到自己的复仇计划里。

  百草真的帮诸葛明华偷来了秘籍,转眼过去了几个月,诸葛明华修炼得也差不多了。直到忘忧老人发现,已经为时已晚。

  那天他们四个人在吃饭,忘忧老人突然开口:“谁偷了那本秘籍?”

  “什么秘籍?”孙知行不知何事。

  诸葛明华和百草却慌了神。

  “谁给你们的胆子?”忘忧老人是真的发火了。

  “爹爹,您别生气,女儿不是故意拿的,过两天我还还给您!”百草跟忘忧老人使用屡试不爽地撒娇手段,但是这次却好像不起作用了。

  “啪”,狠狠一巴掌,忘忧老人这还是第一次动手打了百草。

  “师傅,是我偷的,是我练的那本秘籍里的武功,不管百草的事。”诸葛明华跪在地上认错。

  “我要废了你的武功。”说着,忘忧老人便向诸葛明华出手。诸葛明华哪肯束手就擒,和忘忧老人打了起来。百草和孙知行一路追了过去。

  要是以前,诸葛明华肯定不是忘忧老人的对手,但是自从他修炼了那本秘籍,功力飞速增长,如今已经比忘忧老人更胜一筹。

  原来那本秘籍是他们派的禁忌,当年他的师弟背着师傅练了这本秘籍,最后被师傅挑断筋脉,成为废人,师傅也被气得早早归位,师傅临死前将这本秘籍托付给他,并让他妥善保管,这毕竟是他们派前人的心得。只是这武功练不得,练成之后,每月十五便要丧失心智,必须饮干一个阴年阴月出生的处子的血,否则会走火入魔。

  忘忧老人被逼的节节败退,诸葛明华趁忘忧老人不注意,一掌打了过去,百草来不及多想,冲上前去,挡在忘忧老人身前,这一掌不偏不倚打在了百草胸口。

  百草一口鲜血吐了出来,直接瘫软下去,忘忧老人赶紧抱住百草:“百草,你这是何苦?”

  “爹爹……咳咳,你不要怪无忧大哥,秘籍是我偷的。”

  “百草,不要说话,爹爹带你去疗伤。”

  “爹爹,不…不必了…咳咳…放过无忧大哥…咳咳…这是女儿最后的请求…咳咳…答应我…”

  忘忧老人沉默。

  “爹爹…咳咳…”

  忘忧老人抱起百草:“你们两个都下山吧。无忧,你好自为之,这种武功每逢元月之夜,必须要饮干一个阴年阴月出生的处子之血,否则便会走火入魔,我劝你早日废了武功。”

  百草似乎想到了什么:“大师兄,不要为难无忧哥哥,咳咳…算我求你…”

  孙知行没想到都这样了,百草竟然还替诸葛明华求情。他握紧的拳头指节分明,他没有说话,百草知道他是答应了,这么多年,不管百草说什么,孙知行都答应,这次也不例外。

  后来,诸葛明华杀了他大哥,接管了诸葛山庄,孙知行在江湖上飘荡了几年,觉得毫无意义,也隐姓埋名,去了长白山,忘忧老人带着百草不知所踪。

  当日那一别,已经二三十年,如今他们都老了。

  “师兄,当年的事我们谁都不愿意看到,我也不奢求你原谅我,只是道不同不相为谋。”

  “好一个道不同不相为谋,你为了你的野心,赔上了百草,这笔账我永远也忘不了。”

  “师兄…”

  诸葛明华还想说什么,但是孙知行显然不愿意听:“你最好收起你的歪心思,如果被我发现,我这次可不会放过你。”说完,孙知行便离开了。他知道诸葛明华野心很大,但此时他也不想管太多,刚刚想起百草和师傅,让他心情变得有些起伏。此时他加紧脚步赶往凤飞楼,他怕孙雪等着急了。
第5章 玉佩
绝恋之红颜劫全文阅读作者:姚忆姚加入书架
  孙雪睡到第二天快中午的时候才醒了过来,李源已经为她又施过针,她现在力气恢复了一点,觉得肚子饿了,于是想要下床找点吃的。

  孙雪刚一动,扯动了伤口,才想起自己受伤的事。一想到昨天的事,孙雪的脸立马红的像熟透了苹果,羞的不行。她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被别人看了自己的身体,她孙雪岂是肯吃哑巴亏的人?她暗暗下定决心,找到天涯海角也要把那个人给找出来,起码也把他看个遍才算公平!

  房门就在这时被打开了:“醒啦!”

  孙雪抬起眼眸看到李源:“你是谁?这是哪?”

  “若不是我,你早就去见阎罗王喽。不过话说回来,那个小伙子跟你啥关系啊,还舍得用传家宝换我救你?”说着,李源戏谑地把玩起莫少卿的玉佩,那块玉佩色泽圆润,上面还有一个莫字,一看就是好东西。

  “你说那个死冰块拿这东西换你救我?”孙雪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但是内心深处却有什么在悄悄发生变化。原来他姓莫。

  “是啊,看来他还是很在乎你的,小姑娘。”

  “别胡说,我根本不认识他。”孙雪脸色漾起了红晕,也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那块玉佩。

  “哦?”李源倒是没想到。不过这关他什么事呢:“起来吃饭了。”说完就出去了。

  孙雪艰难地爬了起来,现在力气总算恢复了一点,虽然头还有点晕,但是下床走动是不成问题了。由于昨天莫少卿放她睡觉的时候并没有再帮她脱衣服,只是用被子帮她盖好了,所以孙雪起床并不需要再穿衣服,想到这点又不由得脸红。

  孙雪慢悠悠地走到饭桌旁,看到桌子上的吃的,眼睛都放光了,她现在饿极了,哪管得了那么多,狼吞虎咽地把桌上的饭菜一扫而光,看得李源目瞪口呆:“你这吃相,有男人敢娶你吗?”

  “有没有人敢娶我关你什么事?”孙雪酒足饭饱后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很是满足。

  “当然不关我事,但是现在我吃什么?”李源愤愤地看着孙雪,刚刚只顾着惊讶了,哪想到现在菜都没了,难道让他吃白饭。

  孙雪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嘿嘿,不好意思,我太饿了,我去给你重做两个菜。”说着跑到厨房,三下两除二,就做了两个小菜。

  “嗯,味道不错,那这几天你就给我做菜吧。”

  “凭什么给你做菜啊?什么这几天?我还不能走吗?”

  “当然,你的毒还没完全清除,还得再过几天。”

  “哦,那我得先去凤飞楼找我爷爷,昨晚我没去,他找不到我肯定要着急了。等我找到爷爷再回来吧。”

  “我现在帮你抑制了毒的游走,你不能走那么远,这样吧,我找人去帮你通知你爷爷,不过这几天你得每天给我做饭吃。”

  “哦,好吧。我爷爷叫孙知行,头发有点白,看起来很精神的。”

  “知道了。”李源津津有味地吃着饭,不得不承认,真的很好吃。

  “对了,你有没有看到和我一起的小白狐?”

  “什么小白狐,没看见。”

  “没看见?糟了,小白不会出什么事了吧?”孙雪禁不住担心。

  不知不觉几天过去了,李源派去找孙知行的人回来告诉他们,在凤飞楼没有这个人。孙雪也很着急,不过现在体内的毒还没有清除,急也无济于事,索性等毒清除之后,她再去找爷爷和小白吧。现在她除了要清除体内的毒,还有一件重要的事要做。

  李源照样每天会给孙雪施诊,然后让她去泡药澡,孙雪如今体内的毒已经差不多清除干净了,明天再泡一下药澡应该就没事了。

  今天李源食完针后,突然有点难过。这多长时间,他都是独来独往,现在这个丫头天天陪着他,还时不时捉弄他两下,也会给他做好吃的,天天叽叽喳喳的,想到她马上要走了,觉得有点舍不得了。

  孙雪打定主意了,这件事今天一定要完成。她今天泡完药澡之后,乐呵呵地去找李源:“李叔,我要走了,今天再给你做顿好吃的吧!”

  “好啊,以后没事就回来给我做好吃的。”李源不经意地说到。

  “好啊,没问题。”

  孙雪闷在厨房里,做了好几道拿手菜,孙爷爷平时也就喜欢吃她做的菜。等到都做好了,孙雪从腰间取出暗针,这些暗针都是被药水浸泡过的,能够麻醉人,她把针上的药涂到菜上。本来她想趁这几天到李源这里找点蒙汗药的,可是找遍了也没找到,现在只能用暗针上的药了。

  李源是什么人,他从吃第一口就知道这丫头今天在菜里下了药,不过这点药对他可没用,他早已百毒不侵了,但是他打算将计就计,看看这丫头想搞什么鬼。

  吃得差不多的时候,李源假装晕倒了。孙雪推了推他:“李叔,李叔……”李源丝毫没有反应。于是孙雪便大胆的把手伸进李源地怀里,拿出了属于莫少卿的玉佩。、

  “李叔,对不起了,这块玉佩我拿走了,日后有机会,我会回来看你的,给你做很多很多好吃的。”孙雪对着李源说道,她以为他听不见,这么说也是想给自己寻找点心理安慰。“李叔,我走了,你好好保重。”说完,孙雪就匆匆离开了。

  等孙雪走后,李源站了起来。孙雪的话他当然都听到了,原来这丫头是要拿玉佩。“唉……”李源叹了口气,孙雪的心思明眼人一看就看出来了,李源当然也不例外。可是孙雪好像还没有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喜欢上莫少卿了。

  李源看着孙雪离去的方向,嘴里喃喃自语:“也许不久之后,他们还得来找我。”

  (亲爱的读者们,忆姚每天都会努力更新的,孙雪拿走莫少卿的玉佩想干什么呢?他们之间会发生怎样的爱恨纠缠呢?你们要继续支持忆姚哦,忆姚不会让你们失望的,后面更加精彩哦!)
第6章 初探长白山
绝恋之红颜劫全文阅读作者:姚忆姚加入书架
  第二天一早,陈老三一行人准备好干粮和水,就赶去长白山。他们一路都没有停歇,大家都是练家子,身体素质还是很好的,除了凌凤儿感觉有点吃力。不过凌凤儿在嫁给葛云之前,也练过几年武功,所以还是有点底子的。

  安菁茹不敢跟着,长白山上没有可以阻隔视线的地方,她只能沿着陈老三他们留下的足迹一路找过去。

  到了傍晚时分,陈老三他们远远看到有五座山峰相连,和凌凤儿说的一样,顿时喜出望外,看来他们没有走错。要是走错了,他们只能原路折返,再整装出发,重新来过,那样的情况是所有人都不想看到的。

  既然看到了希望,他们更是马不停蹄地赶起了路,不一会儿,就到了龙头山峰的脚下。大家都觉得胜利在望,热情不由得高涨起来,分头寻找着入口。但是情况不容乐观,找了半天也没找到入口。

  在长白山这种地方,就是有个洞,怕是早已被冰雪封起来了,到处看上去都是白茫茫的,这么找下去肯定还是找不到。陈老三不禁眉头紧锁,如果当年他们都迷失在这长白山里,现在洞口都找不到了,那么小敏不是只有死路一条吗?但是活要见人死要见尸,陈老三突然对准龙头嘴的方向,使出了“归元气”。

  瞬间地动山摇,在他们面前坍塌出一个大洞,原来洞口真的是在龙嘴里,只是被冰雪覆盖住而已。他们顿时又兴奋起来,一行人急急进洞寻找。当然,大家的目的恐怕各有不同,只是都打着帮陈老三寻找女儿的旗号而已。

  安菁茹在他们进去后不久也偷偷跟了进去,她当然没有发现后面还跟着莫少卿。安菁茹躲在一处石头后面,大气都不敢喘,要是被陈老三发现了,可是死路一条啊。

  陈老三他们继续往里走,里面已经没有光线,不得不点上火把。这个洞里面的石头很奇怪,在火把的照射下,散发着五彩的光芒,很是漂亮。此时大家的心思都是想知道最里面是什么,没有人有心思管这些乱七八糟的石头。

  “啊!不要……不要……”凌凤儿突然声嘶力竭地喊着,朝着前面突然出现的一堆白骨跑去。凌凤儿一眼就看到葛云当年临走时穿的衣服,那是凌凤儿亲手做的,还有葛云挂在腰间的玉佩,她摸着葛云的衣服,眼神涣散,这么多年来的精神支柱瞬间倒塌。

  陈老三也急忙赶过去,在一堆白骨中想要找到点小敏留下的线索,但是什么都没找到,不管是小孩子的骨头,或是小敏穿的衣服,还是小敏脖子里挂的玉佩,这让陈老三悲喜交加。喜的是小敏可能尚在人间,悲的是寻找小敏的线索就此彻底断了,他可能有生之年再也见不到小敏了。

  徐飞和其他人在四周寻找着传说中的宝贝,但是找了一圈都没有找到。陈老三没有找到小敏的尸体,当然就放下心来,也想找到那件宝贝。

  不知是谁踩到了一块活动的石头,突然一扇石门缓缓升起,原来这里暗藏机关。这石门做的和洞里其他石头一样,若不是触动了机关,根本发现不了。

  陈老三一行人从石门进去,里面很宽敞,中间石台上是一具干枯的尸体,手里还捧着一个已经打开的盒子,只是里面已经空了,看来东西已经被人取走,这个人肯定是安江源,陈老三心里想着,刚刚在检查尸体的时候就没有发现安江源。难道当年安江源得到宝贝后,就把自己的随从都杀了?那么他的小敏去了哪里?一想到这个问题,陈老三头就疼。

  这群人在石室里东摸摸西摸摸,其他什么也没发现,便准备离开了。

  “谁?”陈老三突然发现石门外有人,迅速追了出去。安菁茹岂是陈老三的对手,一下子就被捉住了。“是你!!!”陈老三语气中除了惊讶还有愤恨,这么多年他把内心的恨都发泄在安家一家老小的身上,现在陈忆敏不知所踪,陈老三正是有火没出发呢,安菁茹正好撞到了枪口上。

  陈老三掐着安菁茹的脖子,把她从地上提了起来。安菁茹小脸憋得通红,不停地挣扎,却一点作用都没有。没有人上前阻拦,别说此时陈老三正在火头上,就是陈老三不在火头上,一个事不关己的黄毛丫头,死一个两个根本不算个事儿。

  眼看安菁茹就要断气,陈老三突然松开了手。陈老三不是突然大发慈悲,而是有人用石子射中了他的手臂,这人,定非等闲之辈。

  安菁茹掉在地上,拼命地咳嗽,喘息。此行本想找到关于她爹安江源的踪迹,谁料到不仅半点线索没找到,还差点命丧黄泉,实在是得不偿失。

  陈老三看向石子射来的方向,莫少卿冷冷的站在那里,像一座冰雕。陈老三震惊不已,若不是莫少卿看起来年轻一点,他真以为见了鬼,因为莫少卿和他爹几乎长得一模一样。

  “小子,不该你管的最好别管。”陈老三冷冷地说到。

  “你的命欠了这么久,该还了吧!”对于莫少卿来说,现在已经没有再忍耐下去的必要了,宝物不知所踪,陈老三已经没有利用的价值,而他莫少卿早已今时不同往日,这笔陈年旧账是该好好算一算了。

  陈老三和莫少卿打了起来,徐飞他们也都参与了进来,由于洞内空间太小,他们打着打着打到了洞外。十几个人打莫少卿一个,虽然莫少卿武功修为已经很高,但陈老三带来的人个个都不是等闲之辈,所以莫少卿渐渐处于下风。

  正在这时,又有两个人参与了进来,不是别人,正是诸葛明华和肖云。有了诸葛明华和肖云的帮助,陈老三他们明显渐渐处于劣势。陈老三是何等精明之人,此时不宜恋战,走为上计。他喊了一声:“撤!”于是跟他来的那十几个人都迅速朝来的方向飞去。

  莫少卿岂肯放陈老三走,正要去追,被诸葛明华拦下:“少卿,放他们去,现在还不是你报仇的时候!”

  “大人!”莫少卿眼睛猩红,这种被深埋在心里十二年的仇恨此时已经喷薄而出,他的痛无法言喻。

  “少卿,冷静,我救你不是为了让你现在去送命!”诸葛明华显然已经生气,莫少卿向来都是最理智的,现在竟然想违抗他。

  莫少卿不得不压制住内心的火,停了下来。诸葛明华对他有救命之恩,就是他的再生父母,他的话,不得不听。

  安菁茹此时也从洞里走了出来,“多谢你刚刚出手相救,不然我可能已经死了。”安菁茹很感激莫少卿对她的救命之恩,更重要的是,她这颗沉寂了十八年的心,在见到莫少卿的那一刻,瞬间融化。莫少卿身上冷漠高傲的气息,完美到令人窒息的容颜,无不撞击着她柔软的心脏。

  莫少卿没有理会她,“大人,你们怎么会来?”

  “我发现你不在山庄,也没有人知道你去了哪,知道你可能去报仇了,所以派肖云去查。果不其然,你跟着陈老三他们走了,我怕你遇到危险,所以跟来了。你们莫氏一族的宝贝找到了吗?”

  “没有,盒子里已经空了,看来十二年前已经被取走了。”莫少卿的语气听不出他此时的心情。

  “没事,总有一天你会找到的。”诸葛明华拍了拍莫少卿的肩膀,当做是安慰他。

  “嗯。”

  “回去吧。”诸葛明华也转身朝着来的路飞去。

  莫少卿和肖云正准备走,安菁茹在后面喊道:“少侠,能不能带我一起走,我已经没有力气了,会死在这里的。”安菁茹并没有骗人,经过今天一天的奔波,刚刚又差点被陈老三掐死,她已经很虚弱了。

  莫少卿显然没有要带她一起走的意思,还是肖云主动带上了安菁茹。肖云虽和莫少卿一起长大,但是明显比莫少卿有人情味的多。

  长白山上又恢复了平静,谁也没有注意到洞里还有一个女人,她拔出靴子里的匕首,刺向了腹部,然后安静地躺在了葛云尸体旁。也许,这就是她最好的归宿,与其痛苦地活着,不如快乐地死去。

  天空雪花纷飞,很快掩埋了这里的一切,好像从来没发生过什么。
123下一页
扫码
作者姚忆姚所写的《绝恋之红颜劫》为转载作品,绝恋之红颜劫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绝恋之红颜劫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绝恋之红颜劫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绝恋之红颜劫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绝恋之红颜劫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绝恋之红颜劫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