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玄幻奇幻小说 > 平凡修士最新章节 > 平凡修士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第一十二章 非时空
平凡修士全文阅读作者:懒惰的苹果加入书架
  奇异洞穴是一个独立的空间,过去的十数次探索中,柳寒就已经猜到,洞穴可能存在九层,除了第九层,其他七层,与第一层纯粹拼丹药与人品完全不同,重在感悟,柳寒凭着第七层的变化感悟,成了神,并开辟了一块独立空间。

  “有了星辰雏形,估摸能通过那一关了”柳寒一脸落寞,叹息数声后,踏入如同漩涡的入口。

  一晃后,睁开眼时,柳寒看到前方,一道瀑布从天上径直垂落,无声无势。瀑布的对面,灰白色的太阳,同样的散发着灰白色光芒。白云,永恒停在天之一角,重复着开放与凋谢。高山轻若鸿毛,风一吹下,翻滚个不停。

  熟悉感,没有使得柳寒轻视第二层,因为柳寒早已有所猜测,这奇异洞穴,每一层,冥冥中,有规则在计分,表现越好,好处越多。

  经历了村中巨变后,柳寒对于死感悟颇深,瀑布,太阳,白云,高山的诡异,在柳寒眼中,无疑是一种死意的表现。而通关的关键,就是唤醒它们的生机,点亮它们的死。

  柳寒没有急着动手,而是在第二层的天地中,静静的走着。

  经过高山时,柳寒脚步变轻,不愿惊扰这山。

  可是,小猫咪一声“喵”后,跳出柳寒左肩,来到了高山脚下,好奇的抬起头来,看了看高山,眼睛眨巴了几下后,发出长长的猫叫声

  “喵~~”

  只见,高山似受惊了的老鼠,向上飘了起来,不断打着滚后,向远处轻轻飘落。小猫咪一路追着,抓子一拍,小头一拱,将高山抛来抛去。

  柳寒看着小猫咪嬉耍,开心地笑了出来,这笑声一传出,他发现,瀑布似乎有了回响,他隐约中听到了瀑布的笑声,太阳的光辉,不知是不是错觉,竟然亮了一些,白云似乎向着柳寒靠近了些。

  柳寒愣住了,心头顿起感悟,随后,他张开双臂,眯起眼睛,毛孔舒张,感受着周围的环境。

  生与死原来是这样的!

  生是流动的死,而死是凝固的生,当死动起来时,死就变成了生,而生也一样,当其凝固时,生变成了死!

  “哈哈哈~~~”柳寒狂笑不已,泪光不断,手一抬起,于眼前一挥,顿时间,世界一阵变幻。

  太阳光芒万丈,辉耀天地,瀑布哇哇响起,宣泄着激情,高山似有所悟,在小猫咪头一拱后,犹豫了一下,随即如同生根般定在原地,那白云向着高山飘去,围绕时,变成了云雾。

  云雾中落下的雨水,将种子唤醒,草木发芽,唤醒了一片绿。

  柳寒让第二层中的死,动了起来,世界就因此而亮了起来。

  这与以往的做法不同,在此之前,柳寒仅仅针对,对于瀑布,太阳,高山,白云各自的生之理解,将它们一一点亮。虽然通过了,但对于生死,感悟得并不透彻,现在,真正的做到大彻大悟。

  死是凝固的生!

  而生是流动的死!

  笑是生,以笑之生带动起这世界凝固之死,因此死动了起来,变成了生。

  “这世界真美!”太阳有些炫目,柳寒眯起了眼。

  小猫还在远处玩耍,此刻,它把目光投向小花上停歇的彩蝶,悄无声息的慢慢靠近,端在在小花前,爪子扬起,抓向彩蝶。

  彩蝶躲过爪子,飞了起来,在空中翩翩起舞,小猫咪头跟着转动,向着彩蝶扑来扑去。

  “我感觉,能够复活村民,只要,只要我将对他们的记忆化作实体显化,然后想办法,让他们的记忆运转起来,或许有办法,让他们重活人间!”

  思索间,柳寒摇摇头,理论上虽然如此,但是,这已经涉及到创造生命的领域,据说,这只有创世神才可以做到。

  在第二层已经逗留十天了!

  柳寒估摸着,他向着小猫咪招了招手,等小猫咪回到他肩上后,向着第三层的入口,走去。

  下一层,悟劫!何为劫?

  “劫,有天劫,因生灵逆天,遂降劫以惩!”柳寒目光凝望眼前发生的一幕,修士渡劫的场景。

  只见渡劫的修士,面容癫狂狰狞,对着天咆哮,抗住的刚开始的天威,但最终,被一道天雷,轰成碎末。

  “天道有距,若生灵缩此距,必遭祸劫。修士悟道,入道,得道,超道,近天道,缩短了与天道之距,遂命祸,积祸成劫,遂天降劫”柳寒目光闪烁,有所明悟。

  画面转到一个普通的书生。该书生本为官宦人家,早年家道中落,他寒窗苦读,发誓重振家声,可惜,命途坎坷,奸人当道,屡试不中,他不问所以,仍旧埋头苦读,最后,白发苍苍之时,仍然摆脱不了命运,功名不显,在默默无闻中,孤坟话凄凉。

  画面倒退,仍然是那个书生,只是,不同的是,在得知奸人阻他官途后,他决定上京告御状,上京的事为奸人得知,奸人派人暗杀。被追杀至山崖,书生不幸落入山崖中,当他醒来时,得知了是一位寡妇在湖中救起了他,与寡妇发生了一些大家都懂的事后,辞别了寡妇,为躲过奸人的爪牙,装作乞丐,一路到了京城,静待天机。终于,皇帝逡巡,书生阻驾面圣。最终,欢喜结局,皇帝扫除奸逆,书生光耀门楣,得到重用。

  “众生有劫,顺而难者,顺之,为难所困,逆之则求变,因生劫,过则通达,不过则衰。”柳寒眼睛明亮,他悟了,何为劫。

  逆而求变则生劫!

  念头无比通达时,第四层的入口缓缓敞开!

  第四层,悟梦!

  第五层,悟假!

  第六层,悟真!

  第七层,悟变化!

  第八层,悟时空!这一层无比凶险,柳寒前几次探索,均是被阻在这一层中,若没有时空之物以支持他的感悟,那么最后会被时空反噬,悟得越清晰,越靠近真实答案,失败后,反噬越为恐怖。上一次,他差点当场死亡,现在回想起当初失败的场景,柳寒不由得呼吸凝重起来。

  “这次,我死也不会退!!!”

  柳寒在心中大声吼道。

  时空错乱,空间碎落成片,碎片的时间与空间均不同步,众多的时空碎片在规则变化中交织于一起,形成了时空断流,这断流中的变化万千,摄人心魂,引动了柳寒身上的时空变化,柳寒发现自己的肌肤,有的如老人斑驳,有的如婴儿白皙,头发,时而乌黑,时而苍白。

  当柳寒一抚自己的额头时,发现,额头没有了,四处去找是,发现额头在某一空间碎片当中。

  不多久,柳寒发现自己的身子碎成一片片,不知流向何处。

  柳寒并没有死,他感觉自身处于另外一个维度上,是完整无缺的。

  小猫咪一脸高兴,它控制自己的头,去追前面有自己一截身子的时空碎片,玩的不亦乐乎。

  柳寒没有丝毫慌乱,他早已知道第八层的玄妙变化。柳寒指挥着离自己老远的手,打开了独立空间,从空间中,引出星辰雏形,以时空领悟为基,一喝出声:

  “时空,并非时间与空间,而是一种物质的拟化,物质拟化后便是时空,以物质为基,一端形成,时,另一端形成,空,我的时空没有紊乱,因此我还活着,紊乱的只是这片空间本身而已,对我的时空没有任何影响,所影响也不过是我投射第八层时空的影子罢了!”

  “哈哈~~”柳寒狂笑起来,等候着命运的判决。

  只见空间碎片再次碎裂,形成了海浪滔天,柳寒感觉自己就是其中的一艘小船,随时都有可能颠覆。

  果真其然,就在柳寒快要被第九层的时空淹没,在最后的意识中,引动了星辰雏形的气息。

  时空风暴如同找到的宣泄点,剧烈翻滚中,不断变化,最后再次形成了一个个银色白点,融入到星辰雏形中。

  ……

  虚无中,黑暗如泥淖,柳寒悬浮于其中,柳寒仍旧身子还是完整的,可是想要碰触时,没有任何触感,身体似乎同这黑暗一样,如同泥淖。

  柳寒大口咳血,他知道自己嵌入到非时空中,如果没有即使找到传送点,他的时空也会紊乱,最后在时空的崩溃中,化作虚无。

  他唯一能看到的,是自己的那颗星辰雏形,这星辰雏形在形成之日起,其实就是虚幻之影,因为缺乏时空的物质,因此没有衍变出自身的时空,也就没有以自身时空的奇点为基础,吸纳其他物质形成实体的可能。

  现在,这星辰雏形,因它本身的性质,吸收了第八层时空碎片后,凝化了些,待到以后有机会吸收特殊物质后,便能不断成长,最终,有可能形成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星辰。

  第八层,大的如同一个世界,第九层的入口必然已经打开,但是,由于这片空间已经不存在,因此他看不到入口。就算看见,但如果距离太远,在这如同泥淖一般的空间中,以他的处境,他活不过走到入口那里。

  柳寒的时空镶在这非时空中,随时都有可能被其撑爆,他琢磨下,自己应该还能撑一会。

  本来可以通关,现在只能等死,柳寒苦笑,不过,他不后悔。

  “若让我重来,我依然选择死闯着第八关。”

  柳寒心中宁静,他已经尽力了。

  “或许,第八层根本就不是人可以过得!就算感悟通过,也没有用。”

  “喵~~”月白色的小猫咪忽就从虚无中跳出,在柳寒身边,幽幽一叹。
第一十三章 醒悟
平凡修士全文阅读作者:懒惰的苹果加入书架
  小猫咪,月色柔和,如同一尊月神,在虚无中,亮丽夺目。

  柳寒身子嵌入到虚无,成为虚无的一部分,除了意识外,什么也没有剩下。

  柳寒“看”到小猫咪后,小猫咪似有所感,也望向柳寒。

  “喵~”

  湿漉漉的感觉,从脸上传来,柳寒有些不敢置信,只见小猫咪不知何时,出现在柳寒所在虚空,在虚空中伸出小舌头,轻舔着柳寒。

  小舌头突破了非时空的屏障,舔到了柳寒的脸上!

  月色从小猫咪身上散出,在虚空中凝结一个个复杂的符文,包裹住柳寒所在虚空。

  柳寒一时恍惚,时空碎片攻击所造成的伤势,在一阵温暖中,瞬间恢复。

  恍惚过后,睁开眼时,柳寒双目光芒四射,在小猫咪的帮助下,看到了第九层入口的投影。

  只是,距离有些遥远,以本尊的实力,还没走到入口的一半,很可能,自身时空消散,永恒同化于这茫茫虚空中。

  时间有限,柳寒没有犹豫,双目开阖间,一股滔天血气冲天而起,顿时间成为了主宰万界的君王,如魔王降世,带着疯狂血腥,在掀起一阵阵虚无震荡中,向着入口的方向急速而行。

  小猫咪一阵喜悦,欢快地叫了声后,朝柳寒追了过去。

  柳寒刚踏进入口,便化作一道光,闪烁时消失在原处。

  第八层的非时空,随着小猫咪的再度消失,陷入到了永恒的沉寂,或许,万古后,一点光会出现,将这非时空点亮。

  或许……

  第九层,光芒夺目,柳寒身上的血灵气息,如退潮般,回到了分身中。

  柳寒睁开了眼,平静的观察着,这片陌生的第九层空间。

  “我相信我所追寻的真相,这第九层会告诉我!”柳寒目光灼灼。

  柳寒踏光而行,除了光之外,他没有发现任何的奇特之物。

  这是一个仅仅充斥着光的世界。

  小猫咪没有出现,柳寒眉头紧锁,强行压下对小猫咪的担忧,一边走着,一边思考着第九层。

  “第九层,究竟怎么回事?与第一层的运气,与第二到第八层的感悟不同,这第九层的考验究竟是什么?”

  柳寒行了很久,左顾右盼中仍旧没有任何发现后,尝试着盘膝下来,感受着光之玄妙。

  “也许我想多了,第九层,与其他七层一样,还是感悟!”柳寒摒除杂念,打开心灵,让自己融入到光之海洋中,感受着它的变化。

  可是这第九层的光,如同在第八层的时空破碎后的非时空一般,光芒永恒,没有变化,也就不存在感悟的可能。

  过了不久,柳寒放弃了,在一息叹声中,站了起来,继续前进。

  岁月无情,一百年,一千年,一万年过去了。

  柳寒困在第九层的光之海洋中,整整一万年,没有找到来时的路,也没有任何通过此层的发现。

  岁月没有给柳寒留下痕迹,柳寒进黑魔山时的领悟突破,让他明悟了永恒与一瞬,一万年对柳寒来说,不算长,况且,此层的法则之力模糊不清,使得这里的岁月之力比起外界,要弱得多。

  柳寒双目通明,虽然没有任何发现,但是他仍然坚定的走下去,因为心中的声音告诉他,答案在前方,需要以永恒去寻找。

  柳寒抬起头,极尽所能,想要看得更远,只是,除了不变的光芒外,一无所有。

  柳寒沉默,默默走着,心底下,失望不是全没有,只是微弱的让他自己也没有发觉。

  毕竟一万年的时间,说短不短,若不断失望,那么积累起来的失望,会让人绝望的。

  若是有人对柳寒说,“在原地踏步。”,那么如果柳寒心存怀疑,说不定真的就是原地踏步了。

  心底的渴望没有随着时间流逝而褪色,反而如同太阳般绽放炽热光彩,“我是在前进!”柳寒目光炯炯,看准远方,脚步没有犹豫。

  “哪怕前方没有风景,我仍旧要前进,因为答案在前方,我没理由停下!”

  柳寒怀疑过,自己或许陷入第九层的幻境中,因幻境的特殊,通过影响灵魂,制造出幻象来,除了本人外,其他的人和物都是幻象,这也很好解释了为何小猫咪至今都没有出现。

  “这永恒的光,这片天地不变的色彩,若是幻阵,怎么能一点波动的迹象都没有!”柳寒目光坚定,相信答案就在前进的道路上。

  十万年,百万年,柳寒心头一阵触动,他忽然想起骷髅头,那骷髅头似成了其灵魂中的一道烙印,虽只匆匆一瞥,但万古后想起,仍旧清晰如初。

  “仙人塚,葬厄土

  一世悲,无处诉,

  叹轮回,多责难,

  争一线,夺仙机,

  一点光,衍万古,

  幻万万,存一一

  假假假,不觉假

  真真真,梦终觉,

  留执念,勿忘志,

  天欲夺,不可留!”

  柳寒在回忆中,喃喃道,此刻若有人看到柳寒,定然吃惊,他的神态与骷髅头是多么的相似。

  “那个骷髅头,怪了,我怎么感觉它有些熟悉,怪,怪,我应该只见了它一次,而已!?”

  柳寒揉揉太阳穴,他实在不知道这熟悉的感觉从何而来,那骷髅头,难道?难道!

  柳寒尝试将骷髅头与自己认识的人重合一起,数年过去了,重合的结果是,那骷髅头也非他所认识之人。

  “怪了!”柳寒不再多想,继续往前走。

  又过了不知多少岁月,在某一个时间点上,柳寒突然浑身打了一个激灵,“不对!还是不对!可是,到底哪里不对呢?”

  柳寒惘然,迷惑不已,“我忘记了什么?我究竟是怎么了!”

  柳寒抱头蜷缩,身体簌簌发抖,似在害怕,又不知这害怕从何而来。

  “啊~~”撕心裂肺般痛苦,让他吼了出来,带着迷惘,带着心酸。

  如同失去母亲的孩子,害怕,无助,惘然!

  跪在地上,柳寒渐渐平复思绪,从腰间的口袋中解下一个布袋子,从袋子中倒出一颗普通的小石子。

  柳寒泪光闪过,对着小石子,一阵恍惚。

  “喝~,我早该想到了。”

  “一切都是假的,我是假的,村民也是假的,这世界是假的,这一切,这是一场梦,哈哈~~”柳寒苦涩地轻笑起来,一滴泪水落下时,柳寒伸手接住。

  泪水晶莹透亮,却冰冷如水,没有热度,在手上停留片刻后,或作光火,消散于无痕。

  柳寒看了看自己的手,手逐渐虚化,再过不久,柳寒也会消散。

  因为柳寒是假的,这只是一场梦!

  柳寒在第五层的悟梦中,领悟到梦是何物,梦是思想,当梦中之物,发现自己只是梦的时候,既定的梦之法则会发现,最终,梦中之物会被天道抹去。

  “假假假,不觉假,这是在指我和其他的梦中之物吗?我本是假的,村民们是假的,兽潮也是假,但我们都对自己真实存在这点深信不疑。怪不得我寻不到兽潮的踪迹,它们这只是做梦者不修边幅的梦,而已!”

  “这就是答案!”柳寒笑了起来,脸上杀气毕露,狰狞可怖。

  “我不服!”柳寒吼道,身上的虚幻越来越明显,他发现,自己的声音,随着不断明悟,被一股力量阻挡,没有传出丝毫。

  “我不清楚,这是谁的梦,但是我既然醒悟,我便是造化,我便有继续存在的资格。”

  光线从柳寒身上穿过,无论柳寒怎么挣扎,身影依旧渐渐虚幻起来。

  “真真真,梦终觉!”柳寒突然醒悟,“三真之物,可以让做梦之人醒来,做梦之人醒来后,我便不受梦之法则制约,因我醒悟了,与其他梦中之物不同,因此会出现一丝生机!”

  柳寒举起手中的小石子,在空中一点,只见小石子散发彩色光芒,如同扎了根似的悬挂于空中。

  只见,半空骤然出现了三个漆黑如墨的口子,小石子占据其中一个,剩下的两个如同催眠符般催促着柳寒。

  当柳寒以真实之物,即本不应该存在于梦中的外界之物,填满剩下的两个口子,那么,梦中的人将醒来!

  “还有两个口子!”柳寒疯狂了起来,往储物袋中翻着,可是渐渐的停了下来,一阵苦笑。

  柳寒想到了,他是梦中之物,因此,他开辟的空间,也是梦中之物,能进入到自己所开辟空间的,当然也是梦中之物。

  因此,那颗普通的小石子,是被他随身携带的,因为它是真是之物,进不了他的储物空间。

  小石子是村中兽潮没有爆发时,他从一位从村外而来的神秘老者手中得到的,老者临走时对他说:“石子看似普通,但往后你会发现它的特殊,若机缘到了,你会明白一切的!”

  神秘老者说完后,便离开了,等柳寒发现小石子的特殊后,他去寻找神秘老者,可是,老者如同从没出现过一般,消失了,从老者最初的一次出现后,柳寒就再也没有看到老者的身影。

  此时,柳寒只剩下了模糊的影子,神色狰狞,决定拼下运气,分身一晃从本尊身体分离开来,血魔之意爆发,如同骄阳,化作一团血雾后,旋转间填入到第二个漆黑口子中。

  在柳寒本尊屏息中,第二个口子的七彩之光亮起。

  “只剩第三个口子了。”柳寒双目明亮,念头快速转动,在自己身上寻找可能是真实之物的物品。

  可是他悲催的发现,他已经快看不到自己身体了,“真实之物应该不受梦之法则影响,若我身上还有真实之物,那么应该不会随我虚化,能容易看到。”

  柳寒绝望了,因为他没有“看”到任何真实之物。

  身体已经完全虚幻起来,眼看连意识也消散时,在虚空中,骤然出现一条细小裂缝,从裂缝中,一个洁白的小猫咪吃力的往里钻着。

  “咿呀,咿呀,喵呜~”眼中露出着急,数息后,身子出裂缝中出来,完全显露在柳寒的“眼中”。

  小猫咪朝着柳寒看去,眷恋之意流露出来,柳寒心中一颤,有不好的预感。

  “不!”柳寒没有声音传出,可是小猫咪似乎听到般,一个眼神略微安抚柳寒后,整个身子化作了一道光。

  小猫咪所化之光如同一道闪电,朝着第三个口子,钻了进去。

  第三个口子顿时亮了起来!
第一十四章 雾散
平凡修士全文阅读作者:懒惰的苹果加入书架
  黑龙山某处中,一道光窜了出来,与一棵树相碰时,跌跌撞撞的,最后落在了河边,化作一个拳头般大小的婴儿。

  “哇哇~~”

  婴儿的啼哭声,响亮而尖锐,为黑魔山注入生的力量。河中鱼儿纷纷冒出了头,嘴巴开阖,河面一片密密麻麻,如同雨水垂落而荡起的水花。

  小鸟从树中飞出,落到婴儿旁边,侧歪着小头,叽叽咋咋的叫个不停。

  “Duang,duang.......”鱼儿突然间受到了惊吓,纷纷潜入水中,只见远处一个妇人气喘吁吁,她此刻正扶着树干,一副无以为继的模样。

  妇人看到水中的衣物走远了,也不顾追了数公里的劳累,踉踉跄跄的沿着河道继续追去。

  倏然间,妇人隐隐听到“哇哇”的声音,面色一变,脚上的力气不知从何处冒出,向着声音的方向快速的跑了过去。

  “我的乖乖,是哪位狠心的母亲将孩子丢在这荒山野岭!”妇人抱起孩子,在手中不断哄着,一脸温和,对着娃儿轻笑着“小宝贝,不哭,小宝贝,乖乖……”

  晨风微凉,带动妇人的发丝飘动,此刻,不知是不是错觉,朝阳的光辉似全都凝聚在妇人身上,使得妇人身上的光芒变得耀眼夺目。

  “呜呜~~,小宝贝最乖,不哭哦……”妇人用村中贯用的手法,当婴儿哭个不停时,为了止啼,村里人会试图转移婴儿的注意力。

  妇人一边哄着婴儿,一边轻轻转身,朝着原路,朝着村中,慢慢的走去。

  小溪轻轻流淌,荡起水波潋滟,辉光如碎,从树叶空隙间剥离出来,落在溪中,如同星光闪烁。

  衣物被垂下的树枝留住,妇人经过时,丝毫不觉,她的目光只是柔和的停在婴儿身上,大手轻抚婴儿背部,口中“呜呜”声不断。

  叶子随着风,打着卷儿,轻轻的落在婴儿肚脐上,停留了片刻后,又飞走了。

  ……

  村子非常破旧,但也宁静平和,如同一个隐世不闻的老人。茅草构筑的房子,整齐排列,百余间之多。妇人抱着孩子,踏入村中,走进了村头的一间茅屋中。

  “蝶儿,来看看,我给你带回来了一个弟弟!”妇人声音不大,但颇有穿透力。

  一个身穿红色衣衫,头上梳着两条垂髫,六岁左右粉嘟嘟的小女孩,正背对着妇人啃着窝窝头,此时,听到了妇人的声音后,疑惑的回过头来。

  当看到妇人手中抱着已止啼的拳头般大小的婴儿时,“啊!”,小蝶儿惊呼出声,连忙放下窝窝头,爬下椅子,脚底抹了油似的跑上前来。

  “这个是弟弟?”小蝶儿疑惑的看着母亲,弱弱问道。

  得到母亲再次确认后,小蝶儿顿时兴奋了,小指头轻轻的点在婴儿的脸上,挤了挤,似有些不确定,缩回了手,围着婴儿转来转去。

  “娘,弟弟好好玩哦!”小蝶儿兴奋的脸红彤彤,笑脸如同晨曦,如同在晨曦中轻摇着头的彩色之花。

  突然,她忽然反应了过来,问妇人:“娘,你什么时候生弟弟了,怎么不提前告诉我?”

  声音不大,不过差点将她娘雷到,妇人有些哭笑不得,一时间不知怎么回答才好,沉默了起来。

  要解释起来,对小女孩而言,还是有些难理解的,但妇人终究还是回答了,因为她太了解小蝶儿,如果不回答她,她会如同一头小蛮牛缠着不放。

  “蝶儿,生孩子之前,是会变胖的,你见过你娘变胖了?你弟弟呀,是从天上来的,为了成为我的孩子,你的弟弟才来的!所以你好好好疼他,知道吗?”母亲想了想,严肃的对蝶儿说道。

  蝶儿疑惑地眨眨眼,有些吃惊,“我的弟弟怎么是从天上来的”,想要再问时,啼哭声再次响起!

  “哇哇~~”婴儿似乎不满她们母女的吵闹,啼哭声更加响亮,引起左邻右舍的注意,村民们不知所以,纷纷来访,询问了起来。

  当从妇人口中得知事情经过时,村民们纷纷为生母狠心抛弃孩子感到愤慨。

  “这孩子母亲怎么能这么狠心呢,毕竟是自己身上的一块肉,就算是不要了,也不应该扔到荒山野岭中。”一位妇人说道。

  “二婶说的太对了,幸好遇上了蝶儿她娘,不然,这孩子不是被野兽叼走,就是被活活饿死,你说,天下怎么有这么狠心的母亲!”另一位妇人愤愤不平说道。

  众多妇人七口八舌的说道,场面极为热闹,男人不多,因为男人几乎都在这个时候打猎或是工作去了,此刻老村长走出来说话。

  “蝶儿她娘,我知道你男人没有音讯,你照顾小蝶儿已经很不容易了,若是还要养这娃,怕是更加不容易了。这样吧,村中有谁想领养这娃的,去跟你们的男人商量下,早点将这娃儿领回家去。蝶儿她娘,你认为怎样?”

  妇人抱着婴儿,不断哄着,偶尔逗弄一下,惹得小家伙咯咯的笑,望着村长苍老的模样,妇人有些不忍心,从家中搬来了一张椅子,放在茅房的阴暗处,扶着村长坐了下来。

  此时,门前站着的男人走上前来,对老村长与妇人说道,“我跟我家婆娘商量好了,这娃我们可以养,村长你也知道,我家是打铁的,家中只有一个女儿,这娃儿给我养,以后好传承我打铁的技艺。”

  很快,村长周围聚集了多人,纷纷表示愿意领养孩子,此时,妇人有点头痛,她下定决定,鼓起勇气说道:“大伙,停一停,听我说,从我见到这孩子的时候起,我就认定了,他是我的孩子,不管怎样艰难,我都要养他。”

  那个打铁的汉子正欲要再说些什么,可是,村长一记悠长的叹息声传出,生生的将他要讲的话打断。“蝶儿她娘,你可要考虑清楚!”老村长每个字都吐的很清晰,似拼足了力气般,目光深邃,能透过沧桑,看透世情,再次问道,“你可考虑清楚?”

  “村长,我考虑很清楚,这孩子是上天赐予的礼物,是我的心肝宝贝,我要他健康平安的成长。我相信,若我男人在,他也一定支持我的。”妇人一脸慈祥,看着婴儿的羔羊般的眼,轻声说道。

  “哎!”老村长摇摇头,叹息出声,拄着拐杖,离开椅子,颤呼呼的走远了。

  村民们也逐渐散去,那个打铁的汉子临走前,对妇人说:“这小家伙,怪精灵的,将来肯定有大力气,打猎太可惜了,要不这样,等他长大些,让他来我家学习打铁,将来养家糊口不在话下。”

  妇人礼貌回道:“这孩子,将来想做什么,让他选,只要他健康,平安,快乐,做什么都行。”

  “也是个理理!”大汉哈哈大笑的离开了。

  ……

  十年一眨眼过去了。

  黑龙山上,虎啸猿啼,鸟虫惊飞,在半山腰处,出现了一场惊险对峙。

  十余位兽皮加身的壮硕汉子,持枪拉弓,对准前面的一头吊睛白额大虫。

  大虫目光森冷,低吼不断,小动作不断,试图让十余位壮硕汉子先攻击。

  可是,十余位壮硕汉子不为所动,如同雕像般屏息以待,持枪列前,拉弓在后,没有显露任何破绽。

  汗水从侧脸滴落,呼吸都有些急促起来,拉弓的手微颤不停,“该死的,这大虫还真沉得住气,都一个多时辰,既不进攻,又不退去,真是他奶奶的成精了。”身后的拉弓壮汉苦不堪言,心中抱怨道。

  “吼~~”虎啸震山林。从远处传来的虎啸声,点燃了整个对峙场面。

  大虫在听到远方传来的虎啸时,就再也沉不住气了,蓄力奔走后,躲避持弓壮汉的一回轮射,一跃而起,向其中一位壮汉扑去。

  大虫速度之快,远超壮汉们的想象,从蓄力到一扑,只是在电光火石之间完成。

  “秃头,当心!”一个汉子喝道。

  被称为秃头的汉子虽然吃惊大虫的速度,但并没有慌乱,只见他向右一侧身子,躲过了大虫迅猛一扑。壮汉们趁着大虫攻击失效的空隙,快速挥动手中大枪,向大虫刺去。

  “吼!”大虫防御惊人,吃了壮汉们几记攻击,只是吃痛的吼出声,在它身上竟然没有出现伤口。

  大虫反身低吼,目中凶焰沸腾。此时,十余位壮汉已经拉开距离,再次列阵以待。

  “头,这老虎不好对付啊,你看,这皮粗肉厚的,咱们连它防御都破不了”一位壮汉说道。

  “胡说,这老虎若真的不怕咱们攻击,它还会和我们对峙这么久?肯定有什么道道,是我们没有发现的。这回,咱们退不了,不想死的,都给我打起十二分精神来,别掉以轻心!”队伍前头一位身体如同铁铸而成的,一身古铜色的独眼汉子大声喝道。

  吊睛白额大虫侧身左右游走,尾巴如同蛇般,不停摇摆着,择人而噬,突然间,大虫没有任何预兆的突然再发起攻击。

  箭矢“簌簌”而至,大虫快速躲闪,没有被射中。

  “不!”独眼壮汉惊恐万分,他侧面的一位汉子在躲避大虫攻击时,不知怎么了,滑到在地。

  此时,若说能救这滑倒的汉子的,只有离他最近的独眼壮汉了。可是,汉子滑倒时,那大虫差不多就到了他跟前,以独眼男子的速度,想要救人,根本就做不到。“嗖~”箭矢传出破空之声,在大虫还没反应过来时,一支箭矢从它眼中穿过,钉在了地上。

  一个少年,从树枝上跳下来,向壮汉慢慢走去,阳光在他脸上闪过,露出了一张清秀的脸庞。
第一十五章 白狐
平凡修士全文阅读作者:懒惰的苹果加入书架
  少年五丈多高,仅仅是在场中最矮的壮汉的一半。

  “寒子,你怎么这么迟才来?”独眼汉子话中丝毫没有责怪之意,只是因为奇怪与心中那不易察觉的担忧,才不由得问了出来。

  “霸叔,白狐太过狡猾灵活了,我不久后就跟丢了它,在寻你们的路上,我幸运的发现一味药材,阴灵芝,它藏在黒猿洞穴里面,我花了不少功夫将黒猿射死,才摘下了药材”少年脸上浮现出丝丝笑容。

  霸叔粗犷的脸微微颤动起来,正想要对少年发脾气时,看到少年坚毅的目光,不由叹气,神色转为柔和。

  黒猿可是曾经差点让狩猎队伍全军覆没的可怖存在,它的皮可比吊睛白额大虫厚的多,身体庞大,抵得上两头成年的耕牛,但它行动起来却一点都不显笨重,反而只比刚刚对上的那头吊睛白额大虫慢上一些而已。

  就算大伙准备充足,布好陷阱,将黒猿引到陷阱中,一时半载也很难对付得了它的,反而处处小心,提防黒猿最后的反扑。

  实在很难想象,一个十岁的孩子与这么厉害的畜生杠上,是如何的凶险。

  独眼男子脸色柔和,他大手一拍少年肩膀,声出如雷:“寒子,我是粗人,不懂什么大道理,不过,我带得了你们出来,就有责任,将你们安全的带回去,这个道理我还是懂的!”

  缓了缓后,再道:“你小子,天生是个打猎的好手,你打猎的本事咱们清楚,可比大伙高明得多,都能让咱们这些狩猎十数年的老人感到脸红了。可是,你才十岁,如此危险的事情应该和我们商量,如果你坚持要干那黒猿,就算我们豁出去也会帮你,大伙说是不是?”独眼壮汉神情激动,越说越愤慨,也不忌讳,大声说话会引来什么强大的畜生。

  “喝!”壮汉们齐齐举起手中的武器,大声喝了起来,掀起的声浪,使靠近的畜生纷纷跑开。

  “头儿说的好,寒子的事就是咱的事,就算拼掉性命,也在所不惜!”一个在众多壮汉中显得高瘦的汉子说道。

  “对,对,就是这个道理!”壮汉中的一人说道。

  “寒子,我欠你一条命,若是需要,随时拿去用!”被柳寒一箭所救的汉子拍怕柳寒手臂,目光坚定,神情肃然,语气如同万吨巨石般沉重说道。

  柳寒戏谑笑了笑,回道:“秃头哥,我可不好城里人那一口,我喜欢的是女人,女人!你应该懂,所以,你的命还是自己留着吧,可千万别想着贴上我哦!”

  场面诡异的静了下来,很快的……

  “哈哈~~”爆笑之声如同决了堤的洪水,瞬间淹没了黑龙山。其中笑的最欢的要数独眼壮汉领头霸叔,此时,他脖子涨红,古铜色的脸变成了紫黑色,眼中泪光卷动,为这暴洪一般的笑声贡献了至少三成的dps。

  被柳寒救下的汉子,秃头笑骂了起来,“你小子,毛都没长齐,知道哈女人,还口口声声女人,女人的,小心我告诉你姐听,让她拾掇你,看你还敢不敢!”

  “哦,我好怕,我真的好怕,怕死了!”柳寒装着怕怕的样子,交叉双手于胸前,可是眼中的戏谑却是傻子都能感受的到!

  “哈哈~~”如被添了一把火,笑声又涨了起来,久久才停息下来。

  沉重而严肃的气氛就这样被一个十岁大的孩子搅和了,场面欢快了起来。

  其实壮汉们也并非傻蛋,他们配合着柳寒的搅合,只是,对柳寒的怜惜却也多少的显露在脸上,从没有被掩盖过。

  柳寒这个孩子才十岁,就加入到狩猎的队伍,在他这个年纪,村里的孩子还做着美丽的梦,对未来充满幻想,甚至,城里的孩子还在父母怀里撒着娇。

  但是,柳寒的母亲在几年前惹了恶病,在床上睡着了,至今,她还在睡着,若非还有脉搏,呼吸,与偶尔的梦话,都一度让人怀疑,她是不是就一直睡下去,永远都醒不来了。

  姐姐蝶儿询问村中的医师,一个眼睛都浑浊的百岁医师告诉她,母亲得了一种奇怪的病,根据医书中的记载,应该是传说中梦牢,梦牢这病因为心中的思念与担忧在心头积聚不发,加上七彩梦虫这种奇虫寄生,引起的一种能在梦中困人心神,让人沉浸在梦中,走不出来的病。

  治疗梦牢,首先要弄清楚患者心中思念和担忧的是何人何物,以之配合一种珍贵药剂,方能将患了梦牢之人唤醒,但是,若一次不成功,将没有第二次机会,患者心神会被七彩梦虫吞噬,中了梦牢之人永远就醒不回来了。

  蝶儿从老医师手中接过药方,当看到数百种药材,她只认识其中数种,并且她所认识的几种药材无一不是昂贵之物,一时间昏倒了过去。

  这对于一个才十四岁的豆蔻少女来说,的确太过残忍了些!不过最重要的还不是珍贵药剂,而是母亲所思念的人,她的父亲。

  每当除岁,当每家每户中的人都围在一起,在灯火通明中,高兴的喝着酒,吃着肉,一阵阵欢乐的笑声传来,母亲强打着笑,利索的将丰富的食物摆放在桌前,看着两个孩子开心的啃着肉,比赛着吃速,虽也高兴,但是心中的思念与担忧却难以被隐藏,她的丈夫,孩子的爹今年又没有音讯。

  年复一年,日复一日,不断地希望,又不断地失望,眼中的忧伤越来越浓,母亲皱纹多出了好几条。但是,在孩子面前,母亲总能保持了慈祥与笑容。

  “慢点吃,姐姐不抢你的,小心,别呛着!”母亲有些生气的对柳寒说。

  “打,看我打它,谁让它欺负你!”三岁的柳寒被大石头扳倒,哭着找他母亲时,母亲抡起短扫帚,不断地打着石头,愤愤不平说道。

  只是,角落处的无声落泪又有谁知道?孩子不在身边时,邻居大婶们的几句安慰,怕是没人会想到,母亲的心结。

  ……

  母亲倒了后,十四岁的蝶儿既要照顾睡着的母亲,又要照顾幼小的弟弟,姐姐脸上的天真不再,逐渐变得成熟与忧伤,就在柳寒十岁生日中,肩上的重担终于使姐姐蝶儿也倒下了!
第一十六章 饮马费
平凡修士全文阅读作者:懒惰的苹果加入书架
  “这大虫的皮归寒子,大家没意见吧!”独眼男子语气肯定的问大伙!

  “废话!”一位壮汉说道。

  “这还用说!”瘦高汉子说道

  “谁敢说不,我剁了他!”一位看起来颇凶的壮汉说道

  “我的命是寒子的,我也归他吧,好不?”秃头一脸猥琐的问道?

  “去!”柳寒一脸嫌弃,赶紧拉开了距离,手掌不停的向前挥动。

  柳寒心头暖洋洋,他需要很多钱,这钱或许他一辈子都赚不了,但是,这毕竟是唯一能让母亲苏醒的机会。

  村民很淳朴,平时找着各种借口又是鱼的,又是鸡的尽往他家送。

  能让柳寒顺理成章截下的狩猎品,狩猎队都往他那塞,丝毫不给柳寒拒绝的机会,若是柳寒犹豫了,就将猎物扔下一边,不闻不问。

  一次两次还好,但是每次都是这样子。自柳寒加入狩猎队伍,凭着柳寒堪称变态的狩猎天赋,较以往而言,收获提高何止一倍,但是,除了柳寒外,其他狩猎成员分得的收获,却大不如前。

  多数的收获都被硬塞到柳寒身上了!

  家里的妇人没有因为他们丈夫收获比原来少而抱怨,反而赞自己家的男人是个汉子,有担当。

  吊睛白额大虫,最珍贵的便是它的皮毛,它的皮毛是城里贵族,达官贵人最喜爱之物,往往能卖出极高的价格,而且,柳寒的箭术奇高,箭从大虫眼睛穿过,没有将毛皮弄破,毛皮的完整性保持良好,价格更得上一个档次。

  “这毛皮,再加上黒猿的胆,估计,买掉它们后,我就能购买另一种药材了!”柳寒心中愉悦,沉默中银光一闪,从腰部提起一把寒光朔朔匕首,巧妙而熟练的给大虫脱皮。

  柳寒脱完皮后,抬头看向善良的汉子们,心中不由得暖烘烘,他没有说“谢”,因为“谢”这一字简直就是对他们善良的亵渎。

  “以后若是有人敢伤害他们,就先踏过我的尸体!”柳寒眼中寒芒闪过,转瞬间恢复了平静。

  领头大声喊着,其他人愉快的将猎物装车,用坚实藤蔓绑好后,缓缓的将车子推下山区。

  “哈哈,今天真是大收获,这一趟回去,就将皮毛,药材,名贵肉食,拉去城里卖掉,估计这一年就不用干了!”拉车的汉子,一边吭着调子,一边道。

  “阿三又犯浑了,敬献给白马帮每年一次的饮马费还没有赚够了,这就想着不用干?”旁边的汉子摇摇头,说道。

  “哎,白马帮实在不像话了,自从打败了黑龙帮后,在众村中一帮制霸,没有了牵制的对象,就开始无所顾忌,嚣张跋扈起来,这一年的饮马费居然索要100金币,我们村最好的年收获才200金币,遇到凶年,怕都赚不够100金币。哎!”

  众人沉默了起来,沉重气氛骤起,轮轴依旧嘎吱嘎吱响起,但此时听来,却充满一种金铁冷酷无情之感。

  柳寒沉默,他的目中燃烧着仇恨的火焰,他的姐姐,蝶儿,就是因为这白马帮,才落得那般境地。

  “这仇,我将十倍奉还”柳寒咬紧嘴唇,握弓的手一紧,吱吱声响起。

  气氛压抑到极致,秃头首先受不了,大声说道:“为什么咱们不反,就他们那娘皮般的身板,应该不难对付,才对!”

  “嘘!”独眼壮汉眼睛带着责怪的看向秃头,轻声道:“别太大声,附近有他们的喽啰出没,若是被他们听到了,白马帮怕是又有借口提高咱们村明年的饮马费。”

  一个与独眼壮汉同辈的壮汉叹了一声,缓缓说道:“也不是没有反抗过,不过反抗他们的人,无一例外,都死了。不知你有没有听说过青木村?”

  秃头挠挠后脑勺,说道:“好像有点印象!不过记得不太清了。”

  与霸叔同辈的壮汉继续说道:“那是十五年前发生的灭村事件,那时候,你估计还穿着开裆裤,村里人也不愿提起此事,怕你对此事没有多少记忆。”

  “十五年前,白马帮刚打败了黑龙帮,第一次到原本属于黑龙帮势力范围的青木村收取饮马费,因为青木村的不顺从,马首下令屠村,白马帮杀了一批,把另外一批给绑了起来,一把火将他们活活烧死,我后来还不相信发生这事,还偷偷去看了,可是,你知道我看到了什么,村子成了焦土,尸骸遍地,那残忍景象让我三天都没有胃口!”

  每一个字,都让没有听过此事的后辈身子一颤,纷纷沉默了,就连叫嚣着要反抗的秃头也沉默了,他们可不想看到村子成为焦土。

  “不顺从?哼!这不顺从可大有文章,我听说,当时收饮马费的带头马首,看上了青木村中的一个姑娘,村里的人虽然心中有怒,但不敢表露丝毫,任由马首将姑娘带走,可是,就在姑娘被他拉上马背时,姑娘就咬舌自尽,落下了马,马首感到在手下面前丢了脸面,于是恼羞成怒,下令屠村!”霸叔爆内幕道。

  一想到,白马帮丧尽天良,屠杀与自己村的村民一样善良的人,柳寒脸色发白,发誓着要尽早灭了白马帮,不然,都不知道青木村的悲剧何时就会降临到自个村上。

  秃头沉默起来,可是,突然的,他似乎下定了决心,宣布道:“我要参军!”

  霸叔笑着道:“你不是第一个说要参军的人,也将不是最后一个。你以为参军很容易?门槛高的吓人,单单要举起十万斤巨石的要求就挡住了大多数人。况且,就算进入军队,能熬出头的平民也是寥寥无几。就算熬出了头,但若只是一名普通的兵卒,也丝毫帮不了村子,白马帮可不会看在一个普通兵卒脸面,就放过咱们村子。”

  “我知道,不过我要试试,总不能等白马帮灭了咱村吧,我记得前年的饮马费是50金币,今年就徒涨100金币,不准下一年就要150金币,再下一年就200金币,咱们村总不能坐以待毙,是吧!进军队是唯一可以破局的机会了。”秃头握紧拳头,激愤的说道。

  “你知道柳寒爸爸为何没有音讯的?就是因为十年前离开村子去参军!”

  柳寒心头一震,他从来没有听他母亲说过此事!
123456789下一页
扫码
作者懒惰的苹果所写的《平凡修士》为转载作品,平凡修士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平凡修士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平凡修士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平凡修士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平凡修士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平凡修士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