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军事历史小说 > 三国之点将台最新章节 > 三国之点将台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第36章 阴影
三国之点将台全文阅读作者:观心镇加入书架
  这场双方投入了两千多人前哨战在半个时辰左右就结束了。在黄巾那两百骑兵直击汉军后阵后就没有了任何悬念。黄巾在付出惨重的代价下取得了一场极为辉煌的胜利,极大的鼓舞了阳翟城守军的信念。为此俞岩部刚组建的一千人几乎被打残,阵亡超过半数,伤兵达到八成,其中特别是镇守中路的部队几乎全军覆没。两百骑兵的规模急速缩水,原因倒不是因为人员的阵亡,而是在其中来回冲杀的过程中,有不少马匹被直接废了马腿,完好的马匹不到一百之数。汉军的伤亡也超过了八成,只有不到一百人规模的残兵逃走,还有一百多人的俘虏,都是在主将范校尉被击杀后投降的。没有任何的伤兵,黄巾自己都缺医少药,所有的伤兵都被送上了“天”。汉军主将范校尉被宋远和张峰阵斩,张峰这一次是真正见识到了宋远在战阵上所表现出的武艺,一手双锤使得是出神入化,范校尉就是在招架他的策马冲击时,被从旁边策马而来的宋远直接连头盔带人直接在大力下直接砸扁,如破絮一般飘了出去。这一手立时震住了不少人,汉军士气立时跌到谷底,原本汉军占据的优势被彻底翻盘,汉军开始演变了一次大溃败。

  阳翟城中,固然是得到了这一次胜利的鼓舞,但也不是什么人都高兴的。斥候营的两位主官就是如此,除了那两百骑兵中有从斥候营抽调的几人外,这次胜利和斥候营什么关系都没有。随着从斥候营出去的俞岩越辉煌,两位主官也就越尴尬,也许是两人敏感了,现在两人只要一走在军营中,总感觉士卒看他们的眼神中有些别样的东西。此刻,二人正坐在斥候营的大帐中,愁眉苦脸的相对而坐。

  “校尉,这一次即使是俞岩胜利了也是惨胜,我听说他的部队至少被打掉了一半,对我们应该没多少威胁了吧。”周军候安慰似的对着樊校尉说,说着觉得其实自己也没有多少信心。

  “你这个蠢货,俞岩这次虽然损失大,但打了个胜仗,得到了渠帅欢心。我敢保证,不出三天,俞岩的部队又会恢复满员。只要俞岩的地位越来越高,我们的处境也就越来越危险。终有一天,他对我们的地位毫无顾忌之时,一定会记得我们的今日。”樊校尉似乎有些恨铁不成钢的对周军候说到。

  正在二人在营帐中长吁短叹之时,营帘被掀开了,营帐中跑进来一人。樊校尉一看,原来是守门的士卒。

  “报,樊校尉,营外有一人自称是樊校尉老家来人,想要见樊校尉。还说如果樊校尉不想见他,就递上这封书信,说樊校尉看过这封书信后一定会见他的。”说着从怀里拿出了那封书信。

  樊校尉接过这封书信,不看还好,一看就吓了一跳。整封书信竟然以绢帛为底,可想而知这封书信是多么重要。待到打开书信,看得更是眼皮直跳。立马合上了手中的绢帛,急切的问到:“送信的人呢?可还在营帐外?”

  “樊校尉,那人还在营帐外等候。”

  “那好,把他带进来见我,记住要悄悄的,不要惊动太多人。”

  “喏。”

  周军候见兵士走了出去,问到:“校尉,写的什么东西啊?”

  樊校尉将手中的绢帛递过去:“你自己看看吧。”

  周军候并没有接过绢帛,而是有些不好意思的说:“校尉,你忘了我不识字了。”樊校尉闻言缩回手,并没有什么表情,而是说:“等人进来你就知道是什么事了。”

  话音未落,只见一个人走进营帐,高颧骨、大额头、宽肩膀,一双眼睛又透出灵动之色,身上还有过一种读过书的儒雅之气。但身上穿着一身与其气质不符的黄巾军服,一进来就直接给了樊校尉一击:“樊校尉还这么自在,不知大难临头了吗?”

  樊校尉到没有被惊到,而是饶有兴致地看着这个一进来就口出惊人的人:“先生不知如何称呼?看先生这样子,大概也是阳翟城中最高级别的探子了,能亲自来看我这样一个小人物,还真是有心了。不过先生就这么进来,不怕被我送到渠帅那里去吗?这可是一个大大的功劳啊。”

  “樊校尉称我为朱先生就好了,至于我敢来这里,就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了,至于下面的我都已经安排好了,你们从我这得不到什么东西。更何况,樊校尉既然能在这里见我,想必就没有把我送过去的意思,否则,樊校尉就不怕说不清吗?”这位自称为朱先生的人四下扫了一眼,一脸淡然的说到。

  樊校尉脸色一僵,但还是不肯放弃打击这名朱先生的心思,直接说到:“这样的功劳足够我在渠帅那里换得一个稳固的地位了,这样无本而有利的买卖为什么不干!”

  朱先生脸色仍没有任何意外,仿佛樊校尉的反应都在他的预料之中。而是一脸胸有成竹的问出:“樊校尉,说实话,你自认在波才的心目中亲密程度、心腹等级超过俞岩吗?”

  “自然没有。”樊校尉不假思索的回答到。

  “那樊校尉你自认功劳比俞岩大吗?”

  “也没有。”樊校尉脸色有些不好看了。

  “那樊校尉你自认能力比俞岩强吗?在那种逆境下仍能带领部队取得胜利吗?”

  樊校尉顿时大怒:“先生到这来是寻我开心的吗?既然这样我们就没有什么好说的。”说着就要做出送客的姿势。

  朱先生却似乎没有被这阵怒火所震慑,仍旧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说:“校尉既然自认功劳、能力不如俞岩,连心腹程度也不如俞岩。校尉凭什么认为一份功劳就能在波才面前稳固地位。俞岩能够很快就爬到你头上,到时候他会有很多种办法,名正言顺的、不动声色的将校尉你送上死路。”

  听到这些话,樊校尉憋起来一股气顿时泄了,说实话,朱先生所说的正是他所担心的。这几问像是几个大锤直接在他心头敲击了几下,直闷得他喘不过气来。不过脸色阴沉之下,还是问出了自己最关心的问题:“既然这样,汉庭又能给我什么好处了?”

  朱先生心中一喜,没想到此行这么顺利,不过还是控制住了自己脸上的欣喜之色:“樊校尉,你要知道,在汉庭,真正有名号的校尉是很难得的。我主只能保你个杂号校尉,但是这也比地方上那些郡兵校尉的地位高多了。”

  樊校尉其实心中很满意,但还是装作面色一凝:“朱先生这样讲就太没有诚意了吧,这样我还不如在黄巾中继续当我这个校尉了。”

  “樊校尉真以为这个赏格低了吗?更何况樊校尉在黄巾中真的有前途吗?恐怕逃不过化为一捧枯骨的命运。要知道,历朝历代的泥腿子作乱又有谁能够成功的,就算是在秦末,陈胜吴广的胜利果实还不是最终落到六国贵族手里,最终被我朝高祖夺得。”朱先生冷冷一笑,说到:“更何况,我手中还有一份樊校尉手中几代人都想要的大礼。”说着同样从怀中取出一份同样材质的绢帛。

  樊校尉从朱先生手中接过这份绢帛,刚一打开,立马就被震住了,手上颤抖,眼中似有热泪落下。一旁的周军候赶忙上前扶着樊校尉,也好奇的往绢帛上看去,可惜他不识字,但也只知道这张绢帛上没有几个字。周军候不明白在他看来如同天书的几个字在樊校尉心中重如千钧,那赫然就是六个字:“若成,准许归宗。”后面的落款是:“舞阳樊氏”。

  原来樊校尉的祖先正是汉初开国大将舞阳侯樊哙,可惜樊校尉的这一支祖先曾附逆王莽而被光武帝夺爵除宗。樊校尉和他祖先的几代做梦都想认祖归宗,可惜一直没有什么机会。今天,就这么轻易的机会就摆在自己面前了,樊校尉多少有些觉得太不真实了。一时间有些激动过头了。

  樊校尉撇开周军候扶着他的手,直接站了起来,举着手中的绢帛,颤抖着声音说:“你主的这个承诺是否为真?”

  朱先生摸了摸他那光洁无须的下巴,满意的看着樊校尉的反应说:“自然为真,我主怎么可能拿这种东西来骗你,这可是我主花了不少的人情从舞阳樊氏那求来的。怎么样,这够显示我主的诚意了吧?”

  “自然够。”樊校尉说着将手中这张绢帛如若珍宝似的叠好,放入怀中。“说吧,你主要我怎么干?”

  “不需要你干多大的事,越简单越好,只要在我主率军围城时,接到我主的信号,在那个夜晚夺下西城门,放我主进来,就算你成功了。我主就会兑现承诺。”

  “那好,这事就这样定了。来人,送朱先生出营。”樊校尉似乎非常满意的答应下了这桩事。

  “不用,不用,我自己出去,省的引起别人注意。到时候我主一有信号,我就会前来通知校尉,还望校尉不要反悔,要知道,我主的礼物可不是那么好收的。”说着。临走之前还不忘不轻不重的威胁了樊校尉一下。

  樊校尉就似没有听到这句话似的,直接说:“那是自然,我既然已经收下这份厚礼,就已经下定决心了。”

  “这样最好!”这是朱先生留下的最后的声音了。
第37章 围城
三国之点将台全文阅读作者:观心镇加入书架
  看着朱先生的背影完全消失在大营中,周军候问到:“校尉,我们真的要投靠汉军吗?汉军给出的赏格也实在是太低了。”

  樊校尉回头看了周军候好一会儿,这才说:“你不懂,就凭我们在黄巾中的处境已经很不好了,因为我们就是黄巾中所有鸟儿中最出头的那只了。俞岩不打我们还打谁。现在的境况下,凭俞岩的阴险,我们随时都有可能被派去执行那些看起来万无一失,实则十死无生的任务。至于赏格方面,这才是真正有诚意的开价,低了说明他们并没有把我们放在心上。高了,那是皇甫嵩拿不出的价码,一旦他真开出这样的价码,我反而不敢接受了,那样的价码就意味着皇甫嵩做好过河拆桥的准备了。”

  “对了,你手下有多少真正能信得过的人?”

  “有十人左右。”

  “足够了,到时再加上我手下的五十人,打开西门没有什么问题。你放心,只要跟着我好好干,我是不会亏待你的。好了,今天的事情就到此为止,从今天开始不要有任何异动,我们静待时机。”

  “喏。”周军候虽然答应,但心中也一阵忐忑。

  阳翟城外,东门十里外的一座山包上,汉军的中军先头部队已经赶到,皇甫嵩、曹操都在其中。他们已经接到前锋部队溃散下来的残兵,从这些残兵的口中得知整个战斗的过程。二人再加上曹仁此时正在山包上眺望整个战场。经过了一天,战场的硝烟似乎还没有散去,战场上还遗留不少残破的旗帜,地上的血迹虽已干涸,但仍清晰可见。几只乌鸦盘旋在某块空地久久不肯离去,显然是在那块空地下埋了不少尸体。

  曹操看着整个残留的战场,根据溃兵们的描述,很快在脑海里重现了整个战争的场景。随后对着的皇甫嵩说:“将军,平心而论,范校尉的布置没有什么大的错误,唯一的劣势大概就是体力上的,经过几天的长途行军,区区一晚上的休息时间是无法恢复过来的。只能说,这一伙黄巾的韧性甚强,有军士认出这次黄巾的千人将正是在渡口阻击了我们的那一位,从他那时毅然断桥的举措来看,是个性格刚强的人,有这样的部队不足为怪。”

  皇甫嵩也睁开了眼睛,接着说到:“最大的变数就是那两百骑兵,黄巾本没有那么多战马,范校尉也没有任何防备。这两百战马,应该大部分都来自于你开始派出的三百骑兵。”

  曹操赶忙请罪:“皇甫将军,是我的失误才让黄巾有这么多马匹的。”皇甫嵩挥挥手说到:“我没有责怪你的意思,战场上的事情,谁也算不到,我只是在还原战场经过罢了。”接着又继续说:“扎营吧,没什么好看的了。这样的胜利黄巾是不可复制的了,只要我们稳扎稳打,歼灭这股黄巾已经不存在问题了。”

  汉军中军的先头部队在此地扎下了营,等待着大军的到来。直至深夜,所有部队才完全入营。而此时皇甫嵩、朱儁、曹操三人正在营帐中看着一封信,三人轮流传看后,皇甫嵩首先发话:“怎么样?你们看可信吗?”

  “应当可信,毕竟皇甫将军你这次开出的条件还是蛮有诚意的。”朱儁看过后首先答到。

  “是不是真的无所谓,不管是诈降还是真降,都要打开城门,到时只需将部队分成两部,第一部跟随他们进入城池,第二部快速抢占城门。只要占据了城门,即使他是诈降也不得不真降了。”曹操来回地翻着这块绢帛,颇有玩味地说。

  “孟德说的不错,我们要的是在这个坚固的堡垒上打开一个口子。这个机会足够了。明日只需照常佯攻一日,攻城部队照常打造器械,麻痹黄巾的警惕性,直至夜晚,内外并举,拿下阳翟,彻底消灭颍川黄巾。”皇甫嵩说着,激动得一手锤在手边的地图上。

  一夜很快过去,第二日,皇甫嵩就开始了佯攻。城墙上,原本等了一日,想象着汉军的浩大的攻势,突然变成了雷声大、雨点小的黄巾都陷入了迷惑之中。听闻此间情形而上前巡视的波才也陷入了不解之中,看着城下的汉军只是在大声叫嚷,不时的派出几个小队试探性的骚扰进攻一下,一有伤亡,立即撤退。

  “难道是将主力隐藏在其中一门,以此来麻痹我们,待到我们松懈,一举杀出吗?”波才心中这样想,“不,不会皇甫嵩还没有这样蠢,认为我会放松紧惕。”

  想到这里,波才回头问到:“其余三门的情况怎么样?”

  “回禀渠帅,其余三门的情况和这里大同小异,并不见汉军主力。”

  “果然,是我敏感了吗?”波才喃喃自语。

  这时,身后的张溪却突然上前,指着远方:“渠帅你看那边。”

  波才还以为张溪发现了汉军的主力进攻,猛然抬头,定睛一看,却发现什么也没有,不由有些恼怒:“张溪,你乱指什么了,不是什么也没有吗?”

  “不是,渠帅,您往远点看,树林那边是不是有隐隐绰绰的树木倒下。”张溪赶忙回答到。

  “那有怎么了?”

  “渠帅,我明白了,汉军之所以只是虚张声势,想是他们来的急切,所带的攻城器械不足。今日攻城一是为了试探我们城墙上的防御部署,更是为了留出时间打造攻城器械,想要一举攻破阳翟啊。”

  “哼,狼子野心。”

  “放心吧,渠帅,我们阳翟城已经建的固若金汤,汉军再怎样也攻不下来的。”这时又有一旁的守城校尉在旁表态。波才心中的忧虑尽去,大声在城墙上说到:“只要我们能团结一心,定能守住阳翟城。”

  说完振臂一呼:“苍天已死!黄天当立!”随即呼喊声响彻整个城池,黄巾一时士气大振,将原本就没有战意的汉军一下子就压出了城池防御圈外。

  城外的皇甫嵩看到这一幕,转头对朱儁、曹操说:“看吧,这就是宗教凝聚起来的军队,胜利时无比狂热,一旦失败就是一泻千里。不过今天的试探就到这吧,让所有人都撤下来吧,准备晚上的行动吧。”

  随着皇甫嵩的一声令下,战场上立马恢复了平静,阳翟城头上爆发出一阵欢呼。退下的汉军中除了几个知情的外,看着欢呼的黄巾都骂骂咧咧想要给黄巾一个教训。城里城外的气氛那是冰火两重天啊,当然,也有那不一样的地方,比如:

  阳翟城内、西城、斥候营营地、中军大帐。

  樊校尉和周军候正在对着地图商议着行动的计划,忽然有亲兵进来禀报:“禀校尉,上次来的那名朱先生求见。”樊校尉听见和周军候相对一眼,突然心中一悸。

  “快请。”

  “喏。”

  “真的要开始吗,看见今天的攻城情形,汉军也没有想象的那么强大。”看着那名亲兵出去,周军候仍心有担忧的说到。

  “你懂什么!这是大势,从渠帅兵败长社开始就已经注定了。朱先生说的对,接下来黄巾的局势只会越来越坏。最重要的一点,朱先生说的最透彻的一点就是即使大汉王朝真的被黄巾消灭了,那最后大贤良师还是坐不了那个位置,因为这天下不仅是刘家天下,还是世家的天下。天下所有的世家都不会让大贤良师那样的人坐上那个位子,因为这不符合天下世家的利益。大贤良师不能代表天下世家来执掌这个至高无上的权柄,即使拿到了这个权柄,也是拿不了多久的。你难道还不明白我们什么时候开始胜利变得晦涩难胜了?”

  “什么时候?”

  “朝廷一解党锢之祸,天下世家豪强就开始和朝廷合作。随着时间的推移,集结起力量的世家豪强越多,我们在这片土地上生存的空间也越来越小……”

  “说的好,没想到黄巾中还有这样见识的人。”正待樊校尉继续说下去,一个略有猥琐却又透露着智慧的声音传来过来,不用说,一定就是那个探子头头朱先生,“不介意我听听樊校尉的高论吧?”

  “哪敢在朱先生面前卖弄啊,像朱先生这样睿智的人早就看透了这些吧。我毕竟也是世家出身,虽然早已破落,但对世家的心思的了解还是八九不离十的。”

  “不错不错,其实打天下不难,难的是坐天下。天下所有的人才十有八九都掌握在世家手中,没有这些人,黄巾凭什么坐得稳天下。”

  “朱先生说的不错,这其实早就是一场必败的战争了。”

  朱先生好奇的看着樊校尉:“樊校尉,既然你早已看清楚这些,为什么还要跟着黄巾造反呢?”

  “真人面前不说假话。一方面确实是生活所迫,朝廷这几年搜刮的实在是太狠。另一方面相信先生也明白,不然先生以为我为什么会答应的这么爽快。”

  如此冷酷的回答顿时让朱先生顿时心中一冷。心中感叹还是小瞧了眼前这名日后是他同僚的黄巾,果然,能坐到一定位置的人都不是省油的灯。同时也下定决心日后要离这个人远一些,这种什么都能卖的人实在是太危险了,不知什么时候就可能成为他的进身阶梯。
第38章 破城
三国之点将台全文阅读作者:观心镇加入书架
  果然一句这样的话出来后,场面的温度顿时下降几度。见场面一时间有些冷场。一旁的周军候赶忙上前来打个圆场:“哈哈,大家不都是同为一个目标嘛。相信今天朱先生来不止是来和校尉分析天下形势的吧。”

  “正是,不知朱先生来有什么指示。是你的主人要动手了吗?”见周军候递了个台阶过来,为了化解这个场面,樊校尉也就顺势下坡问起了朱先生的来意。

  谈起正事,朱先生立马正襟危坐,神色严肃:“正是,我主要求你今晚子时拿下西城城门,然后挥舞三下火把为号,不知可否准备完全?能否顺利的拿下城门?”

  “已准备齐备,正好这几日俞岩部损伤太大,现在巡城、守门这两项任务都已大部分交给我们斥候营。守门、巡城士卒那里各安排了我十名和三十名绝对信得过的亲信。一旦发动就可控制城门,扰乱巡城秩序。加上我手头的二十人和朱先生手中人,想来只是打开城门定没什么问题。”

  “好,那就看你的了。事成之后我主定不会亏待你的!”

  是日,夜。

  整个夜空如同往常一样平静,不管是城内还是城外,灯火依旧闪烁。两方的士卒都在抓紧时间休息,等待接下来的大战,只不过,双方以为的接战时间不同罢了。

  城内,俞岩并没有睡着,因为大战的开始,波才答应整补给俞岩人只能分成多个批次补进来,加上自己这边的伤患工作,搞得是焦头烂额,一时间都睡不好觉,连带着具体负责这些工作的军司马钱风也在这时候陪着俞岩在帐外散步。

  俞岩踱着步,看着天空,对钱风说到:“不知为什么,从今天开始,我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俞大哥想是多虑了,不过是这几日忙昏了头,连觉都睡不好,才有些幻觉吧。今日汉军也只不过是发动了一次试探性的进攻,很快就被打了回去,想来短时间内阳翟城是没有什么危险的。”

  俞岩仰天轻声长叹:“也许吧,我也希望是我多虑了。最近黑子们有什么消息?”(黑子,指的就是黄天安插在自己人内部的探子。)

  “俞大哥,据黑子们回报,各部都没有什么异常的调动。而且赵清的行动组还秘密打掉了一个汉军探子的据点,不过很可惜,里面所有人都服毒自尽了,没有得到什么信息。唯有一个地方有些事情?”

  “哦,什么事?”见钱风有些吞吞吐吐,拖到最后才说出来,俞岩有些好奇了,侧过头去靠近点问到。

  “是咱们老邻居的事情。黑子回报说,他们那里来了一个自称是樊校尉老家来人,看起来是个读书人,经常跟在樊校尉的后边,很得樊校尉的信任。”

  “你说‘自称’,看来你不认为这个人是樊校尉的老乡。”

  “确实,我有些怀疑那人是汉军的探子。”

  “那从那人和樊校尉接触后,斥候营的兵力有什么异动。”

  “暂时还没有,所以我才只是怀疑。”

  “那好,让黑子提升对樊校尉及其身边人的警戒等级,一有证据,立即拿下他。”

  “是。”

  就在这时,天空闪过一阵亮光,吸引了俞岩和钱风的注意力。只见一道流星闪过,俞岩看着,心中还是闪过不好的预感,低声喃喃感叹:“又是有一位将星要陨落了吗?”

  是日,夜,子时。

  天色昏暗,城外的汉军在西门外早已悄悄集结,人衔草、马衔枚,所有人都悄无声息的准备着那个时刻的到来。城内,樊校尉,周军候悄悄的集结了三十名心腹,灯火下,一个黑影从樊校尉身后转出来:“怎么样?子时就要到了,做好准备了吗?”原来这个转出身来的黑影正是朱先生。

  “随时可以准备出发。”

  “那还在等什么,难道准备反悔了吗?要知道你可没有什么退路了啊。”

  “当然不是,我在等一个消息。”

  “什么消息?”

  “你马上就会知道了。”

  话音未落,只见周军候急急忙忙的跑来。樊校尉一脸严肃的看着周军候:“怎么样?都解决了吗?”

  周军候点点头:“都解决了,一共三人,全部拿下,都已经处决了。”

  后面的朱先生看着这一幕还有些不解:“三人?三个什么人?”

  “朱先生还不明白吗?你以为上面对我们就这么信任吗?其实樊校尉早就发现了一个黄巾中似乎对内监视的组织。我们今晚兵力的异常调动是瞒不过这些人的。所以樊校尉吩咐我四下守住营寨,只有有人偷偷出营,一律格杀。”周军候间朱先生还是有些不解,在后面轻轻的解释到。

  朱先生倒吸了一口冷气,没想到自己的所做作为都已经落在别人眼里,这次没出事还真是万幸。不过朱先生一想,还是略有疑问:“樊校尉这样一动,不是就是等于告诉黄巾你已经背叛了,你就能保证斥候营中没有别的探子了吗?。”

  周军候又要解释,樊校尉有些不耐烦了,直接插言到:“朱先生还不明白吗?即使我不截杀这些人,我们现在异动的消息很快就会出现在某些人的案头。我现在打的就是个时间差,利用这段时间的空白,做成我们该做的事。那时即使是黄巾在得到消息就已经于事无补了。好了,朱先生,万事已经齐备,我们该出发了。”

  西城城门,斥候营的几名士卒正在寒冷的天气下发出独有的抱怨:“这狗日的夜晚,现在只剩下咱们斥候营兄弟们在这里受苦了。以前还有俞校尉的那些狗东西在这里一起陪我们受苦,现在一个都不见了。”

  “谁叫他们有个好校尉,还打了胜仗,自然不用在这里受苦。”其中一人酸溜溜的说。

  刚说完,有人一人冷笑到:“好校尉,不见得吧。胜仗,哼哼,不过是惨胜罢了。听说这一仗他们至少伤亡五成以上,原来跟我们一起守门的几个兄弟都……哼哼。有再好的条件却没命去享受真的是福气吗?”

  听到这话,一时间所有人都无语了,简简单单的一句话揭露胜利背后残酷的事实。不知道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自己能否在这个残酷的世界活下去。

  “什么人?”一声清脆的喝声在众人冰冷的场面中惊起,所有人都都握紧了手中的长枪,朝向声音的来源。

  “是我。”伴随着一个对大家熟悉的声音,一群人影在昏暗的火光下也越来越清晰。待到看清楚领头人的脸,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谁也没注意到樊校尉偷偷打了个手势,队伍中有几人偷偷后退来到了每个人的身后。

  “原来是校尉大人啊,这么晚还亲自来巡营。”那名最开始出声的士卒首先收起了手中的长枪,过来向樊校尉打招呼。

  “不错,毕竟汉军开始攻城的第一夜,还是小心为上,因此过来巡查下。怎么样,没有什么异动吧?”

  “当然没有,一切……唔唔。”“正常”两字再也无法从这名士卒嘴里发出。原来,樊校尉见他安排的所有人都已经准备就位,便发出了暗号,所有人一起动手。大部分士卒毫无准备,都被干净利落的抹了脖子。能想到刚才还言笑晏晏的同袍立马就翻了脸,要置自己于死地。少数几个机灵点的发现不对,躲开了第一下,却也躲不过第二次暗中的袭杀。对于来到樊校尉身前答话的这名士卒,唯一不同的是,他是由樊校尉亲自出手抹了脖子。倒下去是还捂着脖子,一脸难以置信看着樊校尉,嘴唇艰难的动着,似乎想要发出那三个字“为什么”,最终却什么声音也没有发出,不甘地倒了下去。

  樊校尉似乎是明白了他的心意,在跨过他的尸体时,冷冷地对着尸体说了一句:“异动?我就是异动……”

  “都看着我干什么,还不去开城门。”看见周围的人都被自己莫名其妙的话所吸引,樊校尉呵斥到。

  西城门被悄无声息的打开了,从汉军的集结处来看,一个火把在西城门处左右摇晃了三下。看见这个信号,汉军处都激动了起来。皇甫嵩对朱儁和曹操说:“看来朱先生那边已经得手了,我们可以动了。”

  “曹操。”

  “末将在。”

  “命你领麾下三千骑兵进城后直扑波才的渠帅府,这次定要擒杀此僚。”

  “喏。”

  “朱儁。”

  “末将在。”

  “命你领麾下三千步兵随后快速抢占城门,清剿西城残余的敌人。确保西城门在我们手里。”

  “喏。”

  “其余人等随我进城,并立向前,绞杀敌军。这次覆灭整个颍川黄巾在此一举。”

  “喏。”

  “行动。”

  三千骑兵首先动了起来,快速接近阳翟西城。这样的声势是怎么也瞒不过去的,城头上的黄巾也很快发现了城下的异状,正要准备示警,却马上被原本埋伏在城墙上的樊校尉的人突然从后发难,一刀砍死。这一刀,就像发出了一个信号,所有樊校尉埋伏的钉子一齐而动。一时间整个城墙上陷入了混乱,黑夜中,人人自危。整个城墙上的防御形同虚设,也没有人来关心城门处的状况。
第39章 2星权限晋级任务
三国之点将台全文阅读作者:观心镇加入书架
  隆隆的铁蹄声打破了所有的宁静,任谁也没有想到,这是颍川黄巾的最后一个夜晚了。正当城墙下的曹操部骑兵开始快速通过城门洞时,城墙上还有几个机灵的士卒反应过来,这不是汉军的一次袭扰行动,而是真正的攻城。这几名士卒奋力的发出自己人生中的最后一个警示,虽然已经晚了,但是这些黄巾的勇士随即被涌上来抢占西城的朱儁部所淹没,最后的浪花就这么消失在汉军这平静大海中。

  此时,还没有入睡的俞岩也听到了这惊天的异动。“怎么回事?”俞岩赶忙从营帐中出来,问着守帐的亲兵。

  “校尉,我也不太清楚。”

  这时,俞岩发现钱风一脸铁青的快步向他这里走来。径直说到:“俞大哥,出事,黑子传来情报,说斥候营那边有兵力的异常调动。”说着将黑子那详细的发生事说了一遍。

  俞岩听了也是脸色大变,钱风直接问到:“俞大哥,我们现在该怎么办,要不要点起兵马去斥候营?”

  “来不及了,从第一批黑子没有传出消息来就注定了。”俞岩摇摇头。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俞岩正待答话,远远地有一个人向这边快速跑了过来,俞岩看清楚那就是段兴,今夜负责西城城墙上为数不多的俞岩部巡逻士卒。看到他,俞岩立即就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果然,段兴一开口:“俞大哥,不好了!樊校尉那厮打开了西城门,放汉军进城了,现在西城城墙那边已经全部沦陷了。”

  听了这话,俞岩和钱风的脸色再一次大变,不过,俞岩很快就镇定了下来。对周围的人发令:“阳翟城是保不住了。钱风,速去集结我们剩下的兵马,去渠帅府,保护渠帅撤离阳翟。段兴,你立即快马加鞭前往渠帅府,向渠帅禀告这边发生的事。”

  “喏。”二人同时回答。

  “都去吧,抓紧时间,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渠帅府中,随后的一点时间,这里也上演了同样的一幕,所不同的是,波才在听着渐渐逼近的喊杀声和段兴的报告。波才一时间陷入了沉默,他回想起前几日和张峰的谈话时张峰说的那句话。果然,这兵事还是离不开政治,汉军就简简单单的抓住了人心这个词,就简简单单的攻破了阳翟城这个他一手打造的坚固堡垒。波才越想越不甘,原本身上的伤势就没好利索,这一下刺激,顿时一口鲜血喷出,眼前一黑,倒下去前唯一还有记忆的就是有不少人围在他身边喊着:“渠帅,渠帅。”

  深夜突袭,原本黄巾就没多少准备,加上波才这一倒,渠帅府在这期间始终没有发出什么有效的指令。整片黄巾如同无头苍蝇一样到处乱转,不少营盘还在外力下发生了营啸。一下子就将这种恐慌大片大片的传播了下来。黑夜之中,又不知有多少汉军袭来,不少营盘就自行崩溃了,一时间形势大坏。

  这时,渠帅府中,波才已渐渐醒转了过来,看着四周关切的身影,又听着渐渐逼近的喊杀声,一时间脑袋有些黑,问到:“谁能告诉我,外面的形势到底怎么样了。”

  众人相对看看,最后还是张溪出来。硬着头皮答到:“渠帅,外面形势大坏,不少营盘都已经崩溃了,只剩下少数的人还在抵抗,西城和北城都已经完全失陷。我们是不是也该撤出阳翟城了?”

  一听到这里,波才也不知是哪里来的劲头,一骨碌就从床上站了起来。

  “渠帅,渠帅。”众人见波才一下子站了起来,还有些摇摇晃晃,都立马上前扶住他。波才打掉众人的手,直接说到:“我无事,现在我命令你们都出去传达我的命令,所有人从南门撤出,其他人也都随我准备撤离了。”

  众人呆了一下,一时面面相觑。

  “都呆着干什么,还不都去传令。”房间内的人一时如蒙大赦,顿时鸟兽作散。看着众人散去的身影,波才咳嗽了一声,用帕子轻轻地抹了抹嘴,低声的叹道:“我是败了,可怎么也要给颍川黄巾留下一些种子啊。”谁也不会注意到在他手中紧紧握住的帕子上透出那么一缕嫣红。

  而此时,张峰也在经历一场大变。就在张峰也听见段兴跟波才汇报时,脑海中的点将台也突然毫无征兆的发出那特有的机械声音:“滴,滴。根据宿主现在所面临的情况,且判断宿主已满足点将台权限晋升条件。特颁布二星权限晋级任务如下:

  任务名:二星权限晋级任务。

  内容:保护颍川黄巾渠帅波才安全撤出阳翟城。

  时限:一天。

  任务完成度:暂无。”

  张峰一下子就孬了,没想到点将台权限晋级还需要完成任务。张峰记得历史上波才是战死在这场战役中的,这个任务觉不是那么好完成的。只好在脑海里联系了将灵:“将灵,将灵。怎么回事?你可从没有提过点将台权限晋级还需要任务的啊!还有,点将台到底是怎么判断我到达了二星权限晋级标准。”

  “宿主,由于我只是引导智能,且点将台破损严重,这些点将台内部的运作,旁段方式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每个权限晋升时确实是需要一定的权限晋升任务,根据完成度的不同,会给予宿主一定的奖励。这部分资料和上次一样,确实是刚刚解锁的。不过宿主,我可以给你分析一下这个任务,它并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难。”

  “哦,这话怎么说?”

  “其实这个任务并不在意波才的最终生死,它只是要求你保证波才安全撤出阳翟城,以及在其后的一天内的性命。那怕是波才在撤退中受了伤,或者是一天之后死于非命,也不会影响你的任务完成。唯一对你的影响就是任务完成度的评价了,完成度越高,评价越好,到时候任务结算是宿主所获得的奖励也就越好。”

  “张峰,张峰。在想什么呢,还不快去准备,我们要准备撤离了。”张溪的叫声顿时将张峰同将灵的交流中拉出。摇摇头,不再想将灵这事,赶紧跟着张溪进了大堂。波才这时正看着面前的沙盘上,一手抚在沙盘上,看着张溪、张峰两人进来,也没有多少表示。只是自顾自的看着沙盘感叹:“多好的东西,可惜必须要毁了。”说完,一手用力地直接按在正中的阳翟城上。城上的沙土噗噗下落,瞬间塌落,不复之前的任何形状。这时一名亲兵来到堂中,递过波才的兵器和马鞭:“渠帅,该走了。”

  波才接过兵器和马鞭,正准备出发,这时,堂外传来了嘈杂声,波才神色一凝,大声喊道:“外面出了什么事?”

  又一名亲兵急急忙忙跑进来:“渠帅,外面是俞校尉的部队,他们一路阻击汉军,已经撤到这里了,据他们说,汉军的追兵就在后头,马上就到。渠帅,我们快走吧!”

  “急什么,我们走。”说完一把抽出手中的大刀,一刀劈在正中的沙盘上,再也不回头看一眼这个从中间崩落的沙盘。张溪、张峰两人两人相对无言的看着那个从中间断成两节还在向下簌簌落着沙土的沙盘。还是张溪先反应过来,碰碰还在呆立着的张峰:“我们也该走了,这里也没什么可以留恋的了。”张溪、张峰两人也随即跟着波才走出了府门,外面所有的亲兵也都已经准备好马匹。但是整个府门外还是一片混乱,不时有败退下的士卒神色惶惶地从府门前逃过,经常冲乱了整个亲兵队的阵脚。但是亲兵队却不好出手,对这些已经吓破胆只在意逃命的人出手容易引起更为激烈的反抗,只能任由这些人穿过阵型。

  “全体上马。”

  随着波才的命令,所有亲兵队人员都上了马。由殷亭部打头,张溪部殿后直冲南门而去。见到这一大股黄巾兵马,周围的溃兵像见到了主心骨似的,不自觉向波才靠近,不一会儿就聚起了一大批人马在后面跟随。张峰也在马上,由于张峰马术不是很好,这时代也没有高桥鞍,张峰的心力都用在控马上了,倒也没有多少时间来关注周围的局势。

  所有兵马刚过一个转角,前面就突然停住了,后面还有不少人一时没刹住,导致了不少马匹相撞,一时间场面混乱。张溪皱眉看了看眼前的这个场面,对身旁的张峰说:“张峰,你去看看,前面出了什么事了,怎么突然停下来了?”

  “是。”张峰在马上答应到,然后策马上前,来到阵前。映入眼帘的赫然是刚刚背叛的樊校尉和周军候,领着自己的五十多人马和一百汉军共计二百人左右拦在波才面前。

  波才此时正拔马上前几步,上前跟樊校尉答话。张峰趁此机会来到殷亭身边,问到:“殷队长,渠帅怎么回事?怎么停下来了,这时候还跟汉军答什么话!”

  殷亭一脸厌恶的看着前方的樊校尉说:“还不是这个叛徒,非要让渠帅前来答话。加上渠帅也确实是想要问明白这小子为什么背叛,所以才停了下来,要我说,还问什么问,他们也不过两百人,直接冲上去砍了得了。”
第40章 追讨
三国之点将台全文阅读作者:观心镇加入书架
  张峰翻了翻眼皮,这个殷亭还是这么无脑,不过这回他话说的对,这樊校尉明显是在拖延时间吗!渠帅大概也能看出来了,只是心中还有那么一个大疙瘩,一定要问问清楚。张峰也凝神听起两人的答话。

  “樊校尉,我波才自认为没有什么对不起你的地方,整个黄巾也没有什么对不起你的地方,你为什么要背叛?”波才说着,还一脸痛心疾首。

  樊校尉冷笑:“为什么?为什么你波才还不清楚么?俞岩,那个我手下的小小什长,不到几天的时间就超过了我,人马、装备波才你都是优先补给他。我斥候营为你波才鞍前马后效力这么长时间,怎么会连一个小小的俞岩都不如?”

  波才听完哈哈大笑:“可悲啊,可悲!你就是因为这样的理由背叛吗?你嘴上说是因为斥候营得不到公正的待遇,其实是说你自己吧!否则为什么你只纠结了这么点人打开城门,而不是纠集整个斥候营叛乱,你竟然连自己朝夕相处的兄弟都下的去手,还有什么不可以叛的?可悲!”

  波才这一席话说完,樊校尉感觉周遭鄙视的目光多了起来,原本跟他一起叛乱的人马都低下了头,似有羞愧之色。连跟他一起来的一百汉军都用鄙视的目光看着他。樊校尉暗道不好,因为他知道,军中最看不起那些对袍泽下手的人,这事要处理不好,日后在汉军中也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的。

  樊校尉挺起胸膛直面波才:“波才你以为这些就是真正的原因吗?呵呵,这些不过都是细枝末节罢了。真正的原因就是,我,樊英,乃汉初舞阳侯之后,虽然祖上被除爵夺宗,焉能与你们这些泥腿子长期为伍。”

  波才这才呵呵冷笑:“这就是你背叛真正的原因?”

  就在波才、樊校尉二人答话时,后面又飞来一骑来到殷亭和张峰身边,张峰一看,原来是段兴。张峰连忙问到:“你怎么到这来了?怎么样,俞大哥和众位兄弟都没事吧?你这么赶过来后面出什么事了?”

  “我们都无事,俞大哥的兵马已经和亲兵队的后队会合了。俞大哥让我来催促你们,不要在这里纠缠了,后面的汉军已经离这里很近了。”

  张峰闻言脸色大变,赶忙上前,不待波才说话,直接低声说到:“渠帅,后队来报,后面的汉军追兵已经很近。这里只是贼子的缓兵之计,还请渠帅速速决断。”

  波才也觉得在这里拖得时间太久了,便不再理会樊校尉,直接将手中钢刀向前一指:“弟兄们,全军突击,杀掉这个叛徒。”

  所有黄巾都动了起来,虽然骑兵冲击的声势比较浩大,但在这个狭窄的街道上实在施展不开。见到黄巾开始冲击,樊校尉似乎也没有多作阻拦的意思,只是让开路,追杀起两旁及落后的黄巾。张峰也感觉到不对,这个阻击力度实在是太小了。

  “渠帅,有点不对劲啊。姓樊的似乎没有阻击我们的意思,这力度似乎就是在放我们走啊。”

  波才混没在意:“大概是心里有愧,故意放我们走吧。这时候何必管这些,直接走,我们还没有脱离险境呢。”

  张峰想了想,却也是这么回事。便快马加鞭,眼看南门在望,一转眼,却如坠冰窖,黑暗中南门前闪出一大波人马,为首的正是曹操和曹仁。曹操当前横枪立马,曹仁横刀紧随其后,后面密密麻麻的士卒完全堵住了整个城门洞,看着就让人绝望。这时身后也传来一阵嘈杂声,张峰向后一望,原来是俞岩的整个部队也到达了这里。张峰还来不及欣喜,后面继续涌出了汉军的兵马。张峰再仔细一看,原来俞岩的兵马是败退下来的,大部分人都是衣甲飘零,神色惊慌。张峰这才明白过来刚才姓樊的那个叛徒为什么会像放过他们似的做出阻击,原来是早知道前面有陷阱在等着他们。看着眼前前后包围,进退不得的情景,张峰又再一次陷入绝望,整个黄巾的队伍也开始动摇起来,不少人开始四下观望。

  曹操提枪策马上前:“波才,尔等已经被我们彻底包围,已经插翅难飞,还不快快下马受缚。其余人等现在投降还有生机,若能拿下波才首级着,不仅免罪,还有赏赐。否则一旦攻击发动,尔等必将死无葬身之地。给你们一炷香的时间,尔等好生自决。”

  曹操这句话一出,顿时引起了黄巾不小的骚动。毕竟这世上想苟活与世的人太多,未必是贪生怕死,只是想多给世界留一些痕迹。才不到半柱香的功夫,原本一路上聚集的不少溃兵都放下兵器默默的走向汉军阵营。俞岩麾下也有不少人同样如此,这让俞岩很是恼火。唯独没有人投降汉军的只有波才的亲兵队了,因为他们知道,从他们成为渠帅的亲兵的第一天起,他们的生死荣辱就和渠帅紧紧的绑在一起了。

  正在观看着黄巾阵营变化的曹操为自己的这一番话的效果感到十分的满意,果然,大汉王朝的威名还是在这些人中留下很深的印记的,这次的功劳看来又能让自己向征西将军的名号再迈上一步了。

  波才只是默默地看着自己的手下越来越少,却没有任何动作。就连周围的人劝诫他赶紧行动也是置之不理,逼得急了,波才也只是回到以及:“在这种关头,不就是看懂人心的好时机吗?那些立场不坚的人,待会打起来反倒会起拖后腿的效果,还不如放他们离去。”

  一炷香的时间就在这种沉重的气氛中过去了,波才回望整个队伍,也只剩下不到四百人了,但在这个狭窄的街道上,还是臃肿的一团。波才扫视了自己最后的力量:“弟兄们,是我波才无能,将你们带入如此险境。难得现在还有这么多兄弟还支持着我,你们都是好样的!不过,兄弟们,这可能是我们的最后一战了。不过,我们倒下了,还会有千千万万的黄巾兄弟站起来的。苍天已死!黄天当立!”

  “苍天已死!黄天当立!”

  “苍天已死!黄天当立!”

  “死战!死战!”说着波才在殷亭和张溪的护持下,一马当先的向南门冲去。

  “死战!死战!”仅剩的黄巾也如步向死亡般,一脸坚定,没有丝毫犹豫的跟着波才向那个深渊迈去。

  曹操冷笑的看着前面的黄巾,低声自语到:“哀兵?不!不过是败犬的哀鸣罢了!”

  “上,给我围歼这最后的黄巾。”曹操长枪向前一振,也带着手下冲了上去。

  由于街道的狭小,且两军也相聚太近,马匹根本就加不上力,这对于想要突围的黄巾来说是非常不利的,加上人数的劣势,很快黄巾就落入了下风。黄巾在汉军的包围下,形成了两个以中心并行前突的模式,一个中心以殷亭张溪开道,攻势凌厉。另一是以俞岩为中心,以宋远、赵清为前锋箭头,势不可挡,特别是宋远手中的那一对双锤,挥舞中汉军是谁碰着谁死,势头竟然比波才这边还要凌厉。

  波才在这种时候竟然还有心思问到:“那边的那员小将是谁?武艺不错啊。”张峰的武艺不是很好,刚刚砍翻了面前的一名汉军,便退回整个防御圈来休息下。见到波才问到,直接在心里翻了个白眼:“那人姓宋名远,是我的一名远房表弟,在阳翟中碰到了,我就直接推荐给俞校尉了。”

  波才这时才想了起来:“噢,就是那名在比武中最后获胜的人吧。我还以为是俞岩的隐藏力量,没想到是你的亲族。”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张峰顿时冒出了冷汗,只能祈祷波才不在记起宋远,否则两下一对,他的谎言可就拆穿了。还有“隐藏力量”,难道波才猜出了什么吗。波才看着张峰的脸色不好,倒是对张峰很是关心:“你怎么了?看着脸色不太好,难道是受什么伤了?”

  “没有,没有。我要上去补位了。”张峰感觉再和波才谈下去,自己就把不住了,赶忙以补位的借口离开了这里。

  黄巾以一个个圆阵的方式组阵,保证有足够的力量来得到循环和休息。可是黄巾的兵力毕竟远少于汉军,落在末尾的几个圆阵已经被汉军吞噬掉了。这时顶在最前面的两个圆阵正是波才和俞岩组阵,可是经过几轮的鏖战,也不得不使出所有的力量来维持阵型不破,没有多余的兵力在圆阵中休息和轮换了。

  波才也明了现下的局势,挥舞着从擎旗手手中抢过的大旗,大声喊道:“合!”

  局势瞬间变化,所有幸存的圆阵都自动向周边最近的圆阵靠拢,组成了一个新的圆阵,瞬间就稳定住了岌岌可危的局势,又有不少士卒可以得到休息。张峰所在的圆阵也不出意料的和俞岩所在的圆阵合在一起。张峰也看着撤下来休息的宋远,浑身浴血,左手的铜锤已然不见,且似乎略有些下垂。这可是自己的第一个力量,可不能出什么事啊!赶忙关心到:“怎么样?没什么事吧?”
首页2345678910111213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观心镇所写的《三国之点将台》为转载作品,三国之点将台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三国之点将台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三国之点将台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三国之点将台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三国之点将台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三国之点将台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