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军事历史小说 > 三国之点将台最新章节 > 三国之点将台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第7章 渡口激流(2)
三国之点将台全文阅读作者:观心镇加入书架
  “好了,我现在来分配下任务,赵清你先招募一些敢战之士,组好阵型,守在各渡桥处,阻击敌军的前哨;钱风你就继续组织人马多造几座浮桥;郑明你去组织一些山民、猎户,将所有的弓箭集合起来,都交给他们集中使用;段兴你去清点下我们剩下的马匹车辆,派出五到十人去探探我们后撤路线的地形,以备万一;吴正你继续去重整溃兵,在后方重新布置一道防线。”

  “是。”众人齐声回答到。

  众人散去,都去开始自己的任务。这时,钱风走到张峰身边:“跟着我吧,到我那个什去做个伍长。”张峰点点头,没有说话,跟在了钱风后面。

  从渡口这里看,原本黄巾军营上空的亮光逐渐减小,张峰知道,那里的战斗就要结束了,不出意外的话,黄巾应该是被击溃了。接下来迎接他们的将是一股更大的溃兵潮。张峰正在指挥士卒砍伐树木,突然,“咚咚”的声音开始响起,由远及近,越来越大。大地开始震颤,树木也开始发生哗哗的抖动声,枝叶开始发生晃动,林中的飞鸟也像受惊似的一窜老高,飞离这个是非之处。张峰望向整个西岸,一大股烟尘从那边升起,像乌云一样快速向渡口这边移动。前方逃窜的黄色巨浪涌来,后方紧追的正是一股红色巨浪,看规模要远小于前方的黄色巨浪,但一往无前之势要远高于黄色巨浪,整个黄色巨浪的浪尾不时地人仰马翻,被冲开几个口子,逐渐被侵蚀,黄色巨浪的规模在逐渐缩小,不时地有一小股红色冲到黄色巨浪中心时,黄色巨浪就会分出一小股阻拦,直至被吞噬,巨浪中心又于红色重新拉开了距离,如此往复,也不知能什么时候结束。

  整个黄巾溃兵逃到渡口,势头顿时一顿,虽然有浮桥,但对于整个溃兵来说是杯水车薪,身体强壮的溃兵得以挤上浮桥,快速通过,其余的人只能涉水,整体的撤退速度被拖慢,留在西岸士卒开始挤成一团,喊叫声,推搡声不断,不时有人被推到,继而被后面的人踏过,在生死关头,根本无人关心别人的死活。

  “快让开,快让开。让渠帅先走!”一座浮桥上传来的喊声让张峰心里一震。渠帅啊,就是波才了吧,在这种情形下能逃出来,命还真是大。但是在逃命面前无人理会这声音,大家仍旧各自逃命,依旧拥挤着向东岸逃去。

  然而,不一会儿,人群却突然让开了个口子,原来是波才的亲兵忍不住动了手,凡有靠近的一律打到,由于波才的亲兵基本上是精锐之士,周围的士卒基本上都不是对手。波才的亲兵很快就清出了一条道路。就连原本已经走上浮桥的士卒也难以避免,随着波才亲兵清出的那片真空前进,浮桥上不断有士卒像下饺子般落下,在水中挣扎。此举像开了个恶例一样,不少人见渠帅这样做,也纷纷仿效,一时间落入水中的士卒大为增加,呵骂声四起。

  波才在亲兵的护卫下快速通过渡口,不由得松了一口气。接下来就是撤往阳翟,波才在阳翟还留有两万兵马,以两万兵马为核心吸收这些溃兵,重整旗鼓,一定会给汉军一个好看。不过首要的任务就是在这里阻击住汉军的追兵,打断其追击的势头,才有宝贵的时间来做这些。

  “这里是由谁负责?”波才经过渡口后看见颇为有序进行维持秩序的队伍,不由大奇到。

  “禀告渠帅,是我,我叫俞岩,我是斥候营的一名队率,奉校尉之命在这里断后,并保护渠帅安全撤离渡口。”俞岩带着钱风从人群中走出,对着波才行礼。

  波才看着正在行礼的俞岩心中不由怒气大盛,这么重要的地方不说要有一个校尉留守,也该至少有个军候率领。如果让波才知道面前的这个队率两刻钟前还是一个什长的话估计就要拿刀砸人了。不过波才对面前这个什长还是颇为看好的,在这种危急的时候能够留下断后,不管是主动还是被动都颇为难得。更不要说看他在渡口的布置,看起来就颇有能力,黄巾中就缺少这样的人才啊,要是这次他有这个造化成功阻击汉军并且活下来,升他个军司马都不为过。

  “俞岩是吧,现在你就是屯长了,渡口兵力归你调配,我只要你守住半天即可。半天后你可自行撤退到阳翟。”波才看着俞岩说,“只要你成功后返回阳翟,你就是军候。”

  俞岩没有想到,不到一刻钟的时间他就升了两级,也可能是三级。不过这关口也没什么光一个空头军职也没什么用,除了能更名正言顺的指挥渡口这点残兵败将也发挥不了什么作用。不过波才既然这么说了,哪还有他反驳的余地。不过还是顺势提出了要求。

  “渠帅,我们现在缺少兵器,不少人用的还是木棍竹枪,还希望渠帅给我们一点兵器。”在这种情况下,兵器就是立身之本。不过波才还是毫不犹豫地叫来亲兵队长:“你去,让兄弟们腾出一个屯的兵器给他。”

  “多谢渠帅,末将等一定守住渡口至少半天。”俞岩喜出望外,一个屯的兵甲,还是波才的亲兵队的兵甲,在黄巾中也算是上等的了。俞岩随即命钱风点起部分弟兄去接收兵甲,这时波才的马匹也成功渡过渡口,波才翻身上马,临走时看着俞岩说:“小子,好好干,黄巾需要你这样的人。”说完一扬马鞭,双腿夹着马腹向阳翟方向奔去,身后的亲兵队紧随其上,激起大股烟尘……

  波才撤离渡口没一会儿,西岸视野的尽头冒出了十几骑,马蹄作响的声音越来越大,汉军一骑接一骑的从视野中闪现,直到汉军中军大旗出现,高高飘扬,骑兵铺满整个视野。

  汉军中军旗下,曹操、夏侯淳、曹仁看着整个渡口的场面,虽然撤退的较为混乱,但还是有组织的,特别是正在与前哨战斗那个队,虽然在不断地被汉军压的向后退,但仍维持着阵型不乱。

  “黄巾中还是有些能人的。”曹操看着场面感叹到。

  “一群乌合之众、丧家之犬罢了。能有多少战斗力,我看一个冲锋就能把他们击垮,孟德也太过高看他们了。”身后的夏侯淳轻蔑的说到。

  曹操没有接上夏侯淳的话头,而是返身拿过原本擎旗手手中的大旗,高高举起,用尽全身力气向天空一刺,猎猎作响。

  “汉军的将士们,贼军烧杀抢掠,破坏你们的家园,残杀你们的亲人,现在就在眼前逃窜,杀上前去,全歼贼军!杀敌……”

  “杀敌!杀敌!”

  说完曹操平举手中的长枪,一马当先冲了出去,身后的夏侯淳、曹仁护着曹操左右,整个汉军组成了以三人为箭头的锋矢阵,冲向河边。

  原本滞留在西岸的黄巾顿时骚动起来,开始争先恐后地逃离这个是非之地。“稳住,稳住,不要乱。”俞岩看此情景,带着钱风、郑月及手下人马拨开人群,张峰也在其中,逆向在拥挤的人群中艰难地前进。终于穿透整个溃逃的人群,看见赵清还在带着手下的人马在与原本前来的汉军前哨战成一团。

  “赵清,赵清,撤回防线。”俞岩对着赵清喊到。

  赵清听见俞岩的喊声,放弃了正在缠斗中的汉军,撤回了拒马群,这些拒马都是刚刚张峰带领士卒制作的,拒马前方还挖了一些陷马坑,由于时间的缘故,坑并不多,也不够深,但是坑里都埋有削尖的木桩。

  一百步、五十步。

  “架枪!”随着俞岩的命令,黄巾依着拒马,枪头上举,枪尾抵地。

  四十步、三十步、二十步、十步,汉军转瞬既至。

  “准备冲撞!”俞岩在人群中发令。

  “哄”的一声,汉军与黄巾正式冲撞,前排的黄巾架枪也抵不住马匹冲撞的巨力,枪杆纷纷折断,飞上天空。冲过这段的汉军手中的长枪也串着几个人,长枪入肉的阻力也让大部分汉军拿不住手中的长枪,纷纷扔掉手中的长枪,拔出马刀砍向敌军。当然也有不少汉军掉入陷马坑中,马腹被粗长的木桩穿刺,更惨的是那些撞上拒马长枪的,马匹发出哀鸣,疼痛倒地,有些在惯性下依旧向前冲去,落入黄巾军阵中,随即被乱刀砍死,有些倒地后被友方呼啸而来的战马踩踏,生不如死。

  曹仁就是这其中比较倒霉的一个,眼看就要接近黄巾,挑开拒马,忽然感觉马头一轻,马下一空,整个人就要栽下马来,也幸亏曹仁武艺了得,危急关头,将手中的刀往地上一刺,借力一个翻身,稳稳的落在地上。看到马匹落入陷坑,马腹被刺穿,听见马匹临终前的哀鸣。向地上吐了一口唾沫:“呸,真晦气。”
第8章 渡口激流(3)
三国之点将台全文阅读作者:观心镇加入书架
  由于时间仓促,俞岩在第一道防线布置的厚度不够,很快就被汉军击穿。但是黄巾阵后就是河岸,汉军的回旋余地不大。

  黄巾阵后,已经击穿一遍黄巾军阵的汉军勒马,夏侯淳四下看看说:“孟德,子孝没有跟上。”

  “无妨,以子孝的武艺,黄巾中没人能伤害到他。”曹操意气风发地说,“现在当务之急是要击破当前黄巾的阻击,追杀波才。”

  “回转!回转!”整个汉军随着曹操、夏侯淳马头的调转一起河在岸边划了一个大大的弧线,重新冲击更为薄弱的黄巾后阵。

  而这时候,曹操口中无事的曹仁正在面临着黄巾的围攻。原来,张峰在看见曹仁落马时,发现此人的衣甲较为华丽,比周围的汉军好上不少,虽然不知道他是谁,但直觉告诉他这是一个汉军较大的军官,于是就带人围了上去。

  张峰知道自己的身体素质尚好,但武艺不过就是这三个月的征战中学来的,不怎么样。但是现在不过是乱战之中,凭的是一股血勇之气,倒也不讲什么章法了,当头就是一刀。曹仁刚从马下摔下,虽然借助兵器站稳了,但是还有些懵。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看见一阵亮光闪了过来,下意识的伸刀一挡。“叮”的一声,兵器相交,曹仁只觉刀身一颤,虎口发麻。紧接着刀身相互划过,溅起一阵火星。周围四名士卒的长枪刺向曹仁的腰身,逼得曹仁退步回刀格挡,一时间手忙脚乱,竟然落入下风。但曹仁的武艺远在张峰等五人之上,只是吃了出其不意的亏,不过几合就稳住了阵脚,张峰等人渐渐落入下风。

  曹仁瞅准一个空子,闪过刺来的枪头,抓住枪杆,横着扫了一圈,把四根枪杆一起夹在腋下,横刀一断,只听“嗖”的一声,四根枪杆应声而折。曹仁反手就将手上断了枪杆的枪头向张峰等人扔出去,张峰竖刀侧身一格,枪头飞了出去,钉在地上,枪尾震颤。旁边两名士卒就没有这么好运了,其中一人被直接贯喉而过,整个人抽搐地倒下,伤口处、七窍处鲜血涌出,临死前还死死的握住枪杆,仿佛要把它拔出来;另外一人的腿被钉在地上,发出阵阵惨叫,比被钉死的那人还要打击士气。张峰看到此情景也一阵失神,五个人联手也拿不下这个汉军军官,反手就被他杀掉两人,这还还仅仅是汉军的一个小军官,不知汉末那些驰骋沙场的大将们是什么风采。张峰不知道的是,眼前这个人就是日后那些大将中的一员。

  曹仁看到眼前几人被自己震住,一阵失神,心中暗喜到:“好机会。”立马欺身上前,一招上步劈山,一阵银光斩向张峰。张峰刚回过神来,银光马上就要及体,张峰看着这炫目的银光,不由被其所摄。心中暗暗苦笑:“自己的穿越之旅就要这样结束了吗,不过这样也好,在这个乱世即将来临的世界,不知什么时候自己终将成为枯骨的一员。”

  张峰看着刀光来临闭目待死,曹仁看着刀光即将斩过而欣喜。

  只听“叮”的一声,张峰睁开眼,发现那道银光迟迟没有站下,面前却闪过一个人影。原来是李什长看见这边危急的情况,接上了曹仁,在千钧一发之际架上了曹仁斩过来的刀光。

  “张小子,发什么呆呢,现在可不是发呆的时候。”原来是张峰在攻城部队时的什长,不知什么时候也被编入阻击队伍了。李什长的吼声适时在张峰耳边响起,将张峰从失神中惊起。张峰想起刚才的表现,这可是一个刚上战场的菜鸟的表现,应该已经不会出现在他身上了。看来自己还没有真正融入这个世界,还把自己当成过客的身份来对待整个世界,这可不利于自己在这个乱世活下去。

  张峰看着那正在与曹仁拼杀的什长和另外两名士卒,心中一阵惭愧,咬咬牙,赶上前去加入了对曹仁的围攻……

  正当曹仁这里被轮番围攻时,曹操、夏侯淳那里却进展顺利,三千骑军从黄巾背后兜了回来,让原本就军心浮动的黄巾立马崩溃,不少人不顾阵型开始逃跑,俞岩组织的督战队也在刚才汉军的冲击中被冲垮,没有了督战队的威慑,黄巾逃起来就更加无所顾忌了,不一会儿整个黄巾的后阵就逃了一大半。

  铁蹄声中、兵戈声中,曹操、夏侯淳又一次透阵而出,曹操看看左右,损失并不大,夏侯淳一抹脸上的鲜血,兴奋地对曹操说:“怎么样孟德,我说的没错吧,黄巾就是一群不堪一击的乌合之众。”

  曹操摇摇头,没有回话,转头看见正在被围攻的曹仁,手中长枪向那一指,“弟兄们,冲啊!”

  而此时的俞岩面对溃散大半的后阵和损失惨重的前阵,也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来挽救当前的形势,只能下达撤退命令。

  “撤退!撤退!撤过河岸。”

  钱风听到撤退的命令,给正在和曹仁纠缠的张峰吼了一句,但张峰心里明了,在曹仁的紧逼下,实在难以脱身,况且曹仁也听见了黄巾的撤退命令,一下子犹如神助,将几人圈在自己的刀光中。张峰一时间进退不得。这时李什长突然上前,急攻曹仁几招,架出空当,趁曹仁没有反应时对张峰含量一句:“走!”。张峰心有不甘,但钱风一看这是一个脱身的好机会,急忙拉住张峰向后退:“走!快撤!”

  正在和曹仁拼杀的什长看见张峰还没走,“还不走,记住,好好活下去。”什长这一分神,马上就被曹仁在手臂上趁机拉出一道口子。张峰眼睛红了,死盯这曹仁,已一旁的钱风发现张峰的不对,紧紧拽住他不让他上前。自己差点死在这人手上,什长恐怕也难以幸免,却还不知道他的名字。临撤退前问了一句:“敌将姓甚名谁?”

  曹仁看着撤退的两人淡然地说到:“曹仁,曹子孝!”

  “我记住你了!”

  张峰听到这名字心里一震,但他还来不及感慨,旁边的钱风看见已经逼近的汉军骑兵,一拽张峰的衣袖,喝到:“走!”

  两人刚一退走,汉军的骑兵便已涌上来,远远之中,张峰看到什长被一杆长枪在马匹的冲击下捅穿整个身躯,高高扬起,随即被甩向地面,溅起的尘土也被淹没在马蹄的烟尘中。张峰沉默了,一旁的钱风劝到:“好好活下去吧,记住今天,终有一天会有报仇的机会的。到时候一定加倍奉还。”

  曹操、夏侯淳也来到曹仁身边,命令身后的亲兵牵了一匹马过来,同时问到:“子孝,没事吧?”

  “没事,就凭黄巾中的两个小军官还伤不了我。”

  “那你怎么一直盯着那两人的背影看?”一旁的夏侯淳问到。

  “不知道为什么,我有一种预感,这两人以后会是我们难缠的敌人。”

  夏侯淳哈哈大笑:“子孝,你也太多虑了,就凭他们是黄巾的身份,注定他们是没有什么前途的。”

  “也许吧。”曹仁想了想也确实是这么回事,这是一个注重出身的时代,黄巾的烙印意味着他们基本不会被士人所接受,但曹仁还是有一种隐隐的感觉。

  曹操在一旁听了他们的谈话,不由地打断到:“好了,你们两人不要在这说些没影的事了,战场之上,杀敌第一。”

  “是,还是孟德说的对。”夏侯淳听闻此言豪爽一笑,对曹仁说:“走,上马,杀他个片甲不留!”

  俞岩堪堪将部队撤回河对岸,大致一清点,发现十停里去了三四停。看着正拥挤在浮桥上撤退的士卒,心中急火。

  “快,命令你的部队对对岸的汉军射击。”俞岩着急地对早已在这里准备停当的郑明、郑月两兄弟下命令。

  “俞,俞大哥,对岸还有不少我们的兄弟啊。”郑明吃了一惊,结结巴巴的回到。

  “笨,快点,用弓箭在汉军和我们之间清出空间,不然的话他们都撤不下来。”俞岩一着急,就在郑明的脑袋上拍了一下。

  郑明、郑月两兄弟赶快跑过去发令。

  “拉弓——放。”“拉弓——放。”随着两轮箭雨的射出,汉军的冲势为之一止,虽然黄巾手中射出的羽箭大多在这个距离上绵软无力,给汉军造成伤害并不大,甚至大部分都射不穿铠甲。但汉军还是吓了一跳,下意识的止住马匹。就这一点空间,黄巾趁势撤下大部人马。

  但是黄巾毕竟退败,因此俞岩手上储备的羽箭并不多,两轮箭雨过后,这边只能射出稀稀拉拉的羽箭了。而那边的汉军发现羽箭并没有多少杀伤力,但自己还是被吓了一跳,回过神来,感觉刚才的行为是莫大的耻辱,在弱小的黄巾面前竟被吓住了脚步,一个个红着眼,像见到不共戴天的仇人一样冲了上去。
第9章 葫芦口(1)
三国之点将台全文阅读作者:观心镇加入书架
  俞岩看着汉军的攻势的前锋已经攻上了浮桥,但还有不少人没撤过来,看着河对岸的那些人,咬咬牙命令:“断桥!”

  旁边的赵清、钱风听见,吃了一惊,齐声说到:“俞大哥,东岸还有不少我们的人啊。”

  “撤不下来了,再不断桥汉军就会顺着浮桥冲过渡口,如果让他们夺取了浮桥控制权,那么河流的天险对我们来说形同虚设。到时候损失的可不只是这些人了。”俞岩沉痛的说到。

  赵清、钱风听闻此言一时间默然无语,站在一旁听到这些争执的张峰也不得不承认俞岩做的正确,虽然这样冷血了些。

  “断桥!”

  “断桥!”

  “断桥!”

  残酷冰冷的命令被一级级传递到各个浮桥的守桥点上,各个守桥点的军士举起手中的斧头开始砍断维持浮桥的绳索,而尚未过河听见这个传来的“断桥”声和守桥军士的动作,不由得都开始恐慌起来,争先恐后的逃跑,连原有的队形都顾不上了。

  “砰,砰。”斧头摩擦绳索的声音传来,一声、两声、三声,就像有人敲在每一个人心里,让人发慌。整座浮桥随着斧头的声音发出吱噶吱噶的声音,绳索也被绷直。最终汇聚成“哄”的一声,维持浮桥的绳索断裂,整个浮桥上的人惊叫着落下水,冲在前头的几名汉军也不能避免,连人带马落入水中,随后被水流携带者的木料疯狂卷入其中,不知所踪。

  木料打着旋,夹杂着各式各样的物品向下游冲去,“哄”的一声撞在原本已经不堪重负的下游浮桥,使其步上上一座浮桥的后尘。如同多米诺骨牌一样,下游的浮桥一座座的坍塌,浮桥上的士卒惊慌乱窜,却也逃不过落水的命运,最终汇集成一股巨大的能量,将河道冲刷的干干净净。

  两岸之上,不管是汉军还是黄巾都被这一瞬的情景惊呆了,看着这满河狼藉的情景,都不由自主地收住了脚步。

  东岸,汉军中,夏侯淳嘀咕了一句:“乖乖个咚,真狠啊,连自己人也不放过。”一旁的曹仁应景的点点头:“确实是狠人。”

  西岸。黄巾中,张峰上前一步:“这一下士气已丧,而且没有浮桥汉军一下子也难以渡河,汉军必会寻找多个新的渡河点,就凭我们现在这点人是难以照顾整条河流的,我们需要找到新的阻击地点才能迟滞汉军。”

  俞岩点点头说:“不知道段兴他们探的怎么样了。我们边撤边等。”随即对四下说:“组织撤退吧。”

  西岸的黄巾在俞岩的带领下开始缓缓退却,仍然残留在对岸的小部分黄巾一看撤退无望,全部跪地投,。曹操命令曹仁组织军士收拢俘虏打扫战场。

  “孟德,不追了吗?”一旁的夏侯淳问到。

  “当然要追,不过刚才有军士来报,河流浅滩处布由竹签、铁蒺藜之物,想要渡河除了重新架设浮桥外,还要摸索出安全的泅渡河道,为皇甫将军的大军渡河准备,我能投入到追击之中的兵力并不多,其余人要为这些做准备。”

  “有多少人?”

  曹操想了想说:“三百骑吧。”

  夏侯淳兴奋地举了举手中的兵器,“孟德,我去吧!三百人足够了。”

  曹操点了点头,叮嘱到:“注意,不要太冒进了,只要皇甫将军的大军一到,黄巾不是我们的对手。”

  夏侯淳兴奋地点起三百骑军,在已经开辟的安全河道上泅渡,没有黄巾的阻击,很快渡过河流。重整队形,向阳翟方向追去,马蹄扬起的烟尘让曹操只能在迷蒙中看见夏侯淳的身影,心中还有一种淡淡的不详的预感。

  俞岩处,看着行进中的军队,底下段兴的探马正在回报:“前方去阳翟路途共有三条,不过都要经过一个叫葫芦口的地方,那里的地形形似葫芦,两侧都有高山,中间一段最为狭窄,适合埋伏。经过葫芦口后共有三条道路,其中两条大路,一条小路。小路直通阳翟,路途最短,但较为险阻;大路平坦,需要绕过颖水,路途变长……”

  正当这名斥候喋喋不休的向俞岩汇报时,队伍后有一骑飞马向俞岩处赶来,这是俞岩留在渡口处监视汉军动向的斥候。

  “禀曲长,汉军大部留在渡口处架桥,只派了三百余骑并一员将领前来追击。”

  “知道了。”俞岩点点头,示意底下的两名斥候退下。

  “都说说吧,我们仅剩下五百之数,面对三百骑军依然不是对手,该怎样才能迟滞汉军?”俞岩召集大伙一起,问到。

  “还能怎么样,就在葫芦口处阻击敌人,那里入口狭小,适合阻击敌人。”吴正首先说到。

  “正面作战我们难以是骑兵的对手,还不如派出多个小队多用冷箭袭扰汉军。”郑明反驳到。

  这时,一旁沉默不言的赵清突然上前说到:“正面作战我们仅凭现有的兵力绝对难以抵抗,袭扰只能起一时之效,难以治本,依我看不如在葫芦口设下埋伏,派出袭扰队引诱汉军进入葫芦口,伏兵四起,才有胜算。”

  赵清刚一说完,旁边的人都点点头,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办法,就连俞岩都也认为如此。唯独在一旁的钱风和张峰依旧在沉默中。俞岩注意到这边,看见钱风和张峰的异样,问到:“怎么样,觉得赵清的办法可信吗?”

  “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钱风虽然回答了,但言语中颇有不自信之感。

  张峰也在苦思冥想,他和钱风也有同感,总觉得计划有个很大的漏洞。突然,他的脑海闪出诸葛亮这个人,诸葛一生唯谨慎。灵光一现,“谨慎”,对,谨慎。想明白这一点,张峰脸上颜色一变,一股自信充斥于脸。俞岩也发现了张峰的变化,不由好奇问到:“张峰,你想明白了什么。”

  张峰上前一步,“俞大哥,恕我直言,兵法有云‘十倍围之’,何况我们现在是乌合之众对阵汉军的精锐。正面作战我们五百人最多也就能抗衡汉军的一百骑,是吧?”

  “确实如此。”俞岩虽然回答,但脸上有不快之色。

  “俞大哥,第一,我们虽然能设下埋伏,打汉军一个出其不意,但三百骑军对于我们现有的兵力来说还是太过庞大了,我们恐怕是难以吃下,到时候就会进退维谷。第二,更重要的是,葫芦谷的地形对于我们来说确实是埋伏的好地形,但对汉军来说也是如此,只要前来追击的汉军主将谨慎一点,一定会派出军士搜索两边的山头,到时候我们恐怕难以达成伏击的效果,反而会被汉军彻底缠上。”

  赵清原本对自己提出的计划很满意,对钱风和张峰的质疑是心有不满的。而一听到张峰的解释,背后出了一阵冷汗,心里一惊,没想到自己的计划还有这么大的疏漏,要是真遇到一个比较谨慎的汉军将领,恐怕整个局势会变得更糟。

  俞岩听到张峰的说法,很快收敛了脸上原有的不快之色,一脸凝重,“你的意思是要成功吃下这支追击来的汉军第一是要减少他们的规模,第二是要真正打他个出其不意。”

  “是的。”

  “你有什么办法?”

  “我觉得赵大哥的办法不错,不过要加些后续,埋伏的人不能太多,但造成的声势一定要浩大,而且要很快被击败,这些都不用表演,只要埋伏的人少一些。仅凭我们现有的战力,战败的不会有什么破绽,汉军主将定会起骄狂之心,在接下来追击的路上便不会在详查周围了。之后过了葫芦口分路时,三条路各派出少量人马在地上造成杂乱的脚印,汉军主将有骄狂之心,以汉军现在与我们的战力比,定会分兵追击,只要我们埋伏在其中一路,定能一举拿下汉军的一部,到时候回到阳翟对渠帅也就有个交代了。”张峰说完还紧握了握拳头,一脸坚定之色。

  “那我们应该埋伏在哪一路?”

  “当然是小路。”钱风和张峰异口同声答到,钱风看了张峰一眼,又继续说到:“小路险峻,密林丛生,适宜埋伏,同时也不利于骑兵展开与行进,只要我们借助地形,迅速接近,让汉军骑兵冲不起来,一百人的规模我们完全能够吃的下。”

  俞岩听了二人的话,不再犹豫,当即拍板,按照张峰所说的去做。命令段兴手下的斥候队去袭扰汉军,命令吴正领一百人在葫芦口多置旗帜,埋伏后诈败,其余人随他去那条小路上寻找合适的地形布设陷阱,准备埋伏。

  “前进!”随着一声令下,整个队伍开始加快了脚步,向预定地点前进……
第10章 葫芦口(2)
三国之点将台全文阅读作者:观心镇加入书架
  队伍行进到了葫芦口处,俞岩驻足看着队伍从狭窄的入口处通过,抬头看看两侧陡峭的山壁,对吴正说:“吴正,这里就看你的了,记住多造声势,然后战败撤退。至于之后去哪就看形势你自己决定了,不用与我汇合,咱们阳翟再见。”

  “是。”说完吴正带着王曲和一百人马进入两侧的山林,与山脚下的俞岩并行,惊起一阵飞鸟。

  铁蹄阵阵,夏侯淳停下马,面色铁青的看着一名连人带马都被射个通透,栽倒在地上的士卒。一旁的裨将面色惶恐的说:“夏侯将军,这已经是一个时辰以来的第十三起冷箭袭击了。”

  “无能,连个人影都抓不到!”夏侯淳怒气勃发,顺手就将手中的马鞭抽向副将。

  那副将一脸委屈说到:“将军,我们本来就对周围的地形不熟,况且敌人每次只有三两人,目标小。一进入路两旁的密林,我们的骑兵更加难以进入搜索,反而有几名士卒中了布设在密林中的陷阱啊!”

  夏侯淳听的副将的辩解更加盛怒,“愚蠢、无能,还要找借口!”说着就就要拔出手中的刀,像是当场就要斩了这个无能之辈。周围的将校一看不好,纷纷上前劝阻。

  “将军,临阵斩将不吉啊!”

  “将军,黄巾只是冷箭袭扰,算不得什么光明正大之辈。哪能怪上副将啊。”

  “将军,黄巾只是跳梁小丑而已,用出此等手段只能说明他们已经到了穷途之末,只要我们能快速追击至黄巾的大部队,冷箭自然就消失了。”

  在众人的劝阻下,夏侯淳过了盛怒的火头,逐渐冷静下来,也意识到自己有些失去理智了,但他拉不下脸来认错。于是冷着脸说:“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命你引前部为我军开路。”其余众人一看没有闹出人命,也就都沉默了,没有再继续触怒夏侯淳的必要了。副将也只好自认倒霉踏上了为开路之旅。

  同样的是,张峰此时也踏上了开路之旅,不同的是,他是在为部队寻找埋伏的地点。张峰一边拨开两侧的树丛,一边与钱风聊到:“这地方可真是荒凉啊,杂草丛生,平常大概也没有多少人走这条路啊。”

  “倒是,不过这种地方倒很好的消除了骑兵的优势,要是我们黄巾也有这么多骑兵就好了。”钱风点点头,不无羡慕的说。

  “咱们在中原地区起事,马匹可不是那么好弄的,况且一个合格的骑兵比马匹还难培养,就是在汉军中,一名骑兵的支出最起码能和五名精锐的步兵相比,我们黄巾就算是有马匹也很难大规模的养起骑兵。”

  “这是现倒是实,像段兴这样马术精熟的人在中原很少了。”

  就在钱风和张峰谈话时,一阵爽朗的笑声传来:“你们两个在这说什么呢?好像听到是在说我吧?”

  张峰定睛一看,突然从树影后闪出一个人影,正是他们嘴上说的段兴。

  “你怎样在这,不是去前方探路了吗?”张峰问到。

  “前方倒是发现一个比较适合埋伏的地形,叫黄泥岗,山岗两侧都有密林。不过我们在上面发现两三百人的溃兵,不知道他们现在的具体情况。我手上的人少,恐怕难以控制住局面,就来找你们了。走,和我一起去看看,做的好能收编他们的话我们又多出两三百生力军。”

  段兴带着钱风张峰二人沿着密林悄悄摸上了山岗,山岗上的黄巾东一拉,西一拉围坐在一起,垂头丧气,士气低落。大部分人手中都没有兵器,唯有有兵器的几十人趾高气昂的围坐在山岗中央,与周围的人区别开来,仿佛他们不是打了败仗,而有莫大的功劳。

  张峰倒是发现一个熟人,是在那群手中有兵器的人当中,是吕老爹,而且看起来地位不低,大概是与这群人之中的头头坐在一起。“有熟人就好办了,与溃兵打交道最怕的是与他们难以沟通。”张峰心道。

  “什么人?”一名解手的士卒隐约看见张峰这边有人影闪过,颇为紧张,立马喊出声来。岗上的黄巾听到这边的动静,“唰”的一下拔出了手中的兵器,向这边围来。

  “别误会,别误会。是我们。”张峰一看已经被发现,只好和段兴钱风一起出来,不过自己的大队人马已经到达岗下,一旦事有什么不对,立马就能围上来。

  “吕老爹,是我啊,张峰。”张峰为了安抚下局势,直接叫出吕老爹的名字。

  “别动!都别动手,是自己人。”吕老爹从人群后走了出来,边走还边按下周围士卒手中的刀剑。

  “张小子,原来是你啊,你不是跟那个俞岩去了斥候营了吗?怎么还在我们后面,怎么样?没事吧?”说着走到张峰身前,好好地打量了张峰一下。

  “我没事,不过在渡口没看见你们,你们怎么过来?”张峰好奇的问到。

  “嘿嘿,莫队聪明,知道汉军快速投入追击的兵力一定不会太多,追击的方向一定是你们渡口所在处,于是就带我们悄悄的绕开渡口,在上游泅渡过来的。”看到两人的熟悉的谈话,周围的士卒也放下了戒心,收起了手中的兵器。

  “莫队?”

  “是我,莫谷。原来在黄巾中也是个队率,现在吗,就是这两三百残兵的头头,所以大家都加我莫队。”随着这略有些自嘲但又雄壮的声音,在张峰眼中,一条八尺左右的壮汉出现在张峰眼中,浑身上下充满煞气。张峰心中一紧,只觉告诉他,这个人的武艺恐怕还在赵清之上。“你们本是斥候营,应该随波帅到了阳翟了,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莫谷的声音给了张峰莫大的压力。

  张峰给莫谷行了一礼说到:“我们斥候营原本俞什长因为奉渠帅命令断后,已经被升为屯长,领渡口五百兵将。现在大概有三百左右的骑兵在追击我们,我们打算在这一路埋伏,吃掉汉军的一部。俞屯长命令钱队率、段队率和我在前面开路,寻找合适的可以用来埋伏的地形。”说完指指身边的两人:“这是钱队率,这是段队率。”两人给莫谷行了一礼,莫谷也还了一礼,不管以前咋样,现在他们的级别是一样的,莫谷也不想托大。

  “为什么不在葫芦谷埋伏,我们从那经过时,发现这一路上最适合埋伏的地点就是那了?”

  “正是那里最适合埋伏,所以才不能在那埋伏……”钱风上前一步,向他解释当初他们的考虑,以及他们现在的计划。

  一旁的吕老爹看见他们聊得火热,拉过张峰到一边:“张小子,没想到你去了斥候营后混的还不错,现在都是什么级别了?”

  “什长了。”

  “呦,不错啊,都跟我一样了。”吕老爹略带夸张的说到。

  “什么不错,奉命断后是提升的,如果不能活着回去,就什么也不是。”张峰苦笑到。

  “倒也是,不过这次你能活着回去就发了。说说吧,你们有什么计划?”

  张峰瞄了瞄正在谈话的钱风和莫谷,说到:“还是等他们谈完吧,莫谷若愿意加入进来,你自然就能知道。”

  “你小子进斥候营没几天,嘴巴紧了不少啊!”吕老爹像看见一个新人一样看着张峰。

  张峰被看得发毛,只好说到:“斥候营每天接触那么多军情,嘴巴不紧不行啊。”

  正在张峰尴尬的时候,那边莫谷和钱风的谈话给张峰解了围。只见莫谷一拍大腿,高声喊到:“好,就这么办!”顿时将张峰和吕老爹还有其他人的注意力引向那边。

  吕老爹走过去问到:“莫队,我们该干什么?”

  莫谷没有答话,抽出手中的刀,走向山岗中央,手中长刀向天空一指。“弟兄们,我们被汉军一把火莫名其妙的杀败、溃散,你们甘心吗?”周围的溃兵都被莫谷的话所吸引,但都沉默的看着他。

  “甘心吗?”

  “不甘心。”“不甘心。”……略略有人低声回答到,不一会儿,回答的人越来越多,连成一片。

  “甘心吗?”

  “不甘心!”怒吼声整齐地直冲云霄,就连那些跟着张峰他们刚刚上来的士卒也加了进去,越来越大,越来越大,惊起飞鸟振翅飞翔……

  钱风看着四周被鼓动起来的人群,对段兴和张峰说:“这人是一个人才啊,俞大哥如果成功回去升任军候,整编队伍时一定要劝俞大哥把这人吸收进来。”段兴和张峰看着周围的情景也默然点点头,确实,这些士气低落的士卒这么快就被煽动起来除了黄巾本身是比较狂热的队伍外,自身对人心的洞察也是十分重要的。

  “走!随我去迎接俞屯长的大部队。”随着莫谷的一声令下,这些黄巾溃兵迅速整好队形,显得士气高昂,整齐地跨出了他们复仇的第一步……
第11章 葫芦谷(3)
三国之点将台全文阅读作者:观心镇加入书架
  汉军,夏侯淳处。

  夏侯淳坐在飞驰的骏马上,却心急如焚,恨不得立马追上黄巾。虽然汉军开始快速前进,受到的袭扰次数也变少了,但也仍有三人伤在冷箭之下。夏侯淳虽然暴怒,但比刚才冷静多了,黄巾这么做不仅是迟滞汉军的速度,更多的还是为了激怒自己这个主将,让自己失去判断能力。那他们这么做一定是有其阴谋存在的,不过夏侯淳相信自己手中的实力,一切阴谋在绝对的实力面前都是无力的。

  这时,前方奔来一骑,夏侯淳知道,是自己派出的那个倒霉蛋前军的手下,看来是有什么发现了。

  “夏侯将军,前方就是葫芦谷了,有认识地形的将士告诉窦副将谷内地势险峻,窦副将看着谷口也确实狭窄,但总觉得这地方有些不对劲,就没有继续前进,派我来报告将军,请将军前去看一看。”

  “走,你带路。”夏侯淳立马跟了上去。

  “窦副将,什么情况?”夏侯淳快速赶来,直接在马上问到。

  窦副将生怕触怒夏侯淳,小心翼翼的答到:“将军,你看这周围的地形都比较险峻,你知道我手下的骑兵大多都是老兵,他们都觉得这地方有些不对劲。不过我没看出来什么,一时也拿不准,就请将军来看看了。”

  夏侯淳凝神看着山谷两侧,也觉得多少有些不对劲。忽然脑海中灵光一现,现在是仲夏时节啊,作为一个树木还算茂盛的山谷,怎么会如此安静,连蝉鸣鸟叫声都没有。夏侯淳想起自追击以来黄巾的表现,袭扰队也若有若无向这个方向逃跑,现在看来他们不是逃跑,是要把自己诱到这里来啊,这里一定有黄巾的伏兵。。

  “哼”,夏侯淳冷哼了一声,“那就成全你们把,就算你们有伏兵也奈何不了我,更何况我现在都知道了你们有伏兵,还怕你们吗!现在可以好好地报袭击的一箭之仇,狠狠地出了心中这口恶气。”

  于是,夏侯淳冷然下了命令:“窦副将,你现在就领你的前军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进入山谷,黄巾的伏兵不会对你怎样的,一定会等着袭击我的中军。记住,一旦黄巾伏兵四起,你就立马回头杀回来,只要你做到,我就免了你的罪。”

  “伏、伏兵。”将军是说里面有黄巾的伏兵,窦副将吓了一跳,有些后怕,幸好刚才自己没有冒然进谷。

  夏侯淳有些看不上这位窦副将一惊一乍的样子,神色更冷,“还不快去!”

  窦副将看着夏侯淳的脸色不好,不敢再答话,领着五十前军开始进入葫芦谷。

  “李副将,你领上二十人备齐引火之物,摸上山谷两侧,待黄巾伏兵四起后点火给他们制造混乱。”

  “诺。”

  “其余人,一刻钟后随我进谷,记住,小心两侧滚石、冷箭的袭击。”

  “是。”众人齐声欠身答到。

  山谷中,黄巾埋伏处。

  吴正、王曲各领着五十人埋伏在山谷两侧,静静的潜伏着。一名士卒小心翼翼摸到吴正身边:“队率,王什长要我问你,汉军前部开始进谷了,我们怎么办?要不要打啊?”

  “回去告诉他,放过前部,伏击中军,虽然屯长要我们战败,但我们怎么也要给汉军一个教训。”

  “是。”那名士卒小声答到,又转身悄悄的摸了回去,传达吴正的命令去了。

  一刻钟后,其余布置均已做好,夏侯淳开始指挥中军进入谷口。一进入葫芦谷,夏侯淳就发现这里面确实别有洞天,特别是谷中段处,狭窄的只容两人并行,两侧的山体坡度很大,很难攻上去。如果不是自己发现黄巾在这里有伏兵存在,没有准备冒然进入的话,虽然他有信心击溃在这里的黄巾,但所遭受的损失一定不会太小,用精锐骑兵来换乌合之众,那样也是得不偿失的。

  眼看着夏侯淳的部队行进到山谷中段,此时进攻,恰好能将谷中的汉军一切两半,使其首尾不能相顾。吴正不再犹豫,“发令。”

  随着一声号响,从谷两侧滚下不少巨石和滚木,虽然汉军有所准备,但一时还是陷入了慌乱之中。黄巾随后便从山上冲下,倒也成功的一举将汉军截断。

  一阵巨石和滚木虽然声势浩大,但汉军早有准备,除了一阵慌乱,基本没有什么损失。切断了汉军的首尾联系,同时也就意味着自己要遭受汉军的两面夹击。吴正和王曲现在就陷入了这样的尴尬之中。他们手头没有足够的兵力投入到围杀之中,导致汉军很容易腾出手来形成集团攻击。吴正和王曲就陷入了苦战之中。

  “这就是黄巾的伏击水平了,也就这点。”夏侯淳冷哼着看着眼前的局势,丝毫没有出手的意思

  “火,山上着火了。”一名黄巾士卒急惶说到。吴正闻言一惊,抬头一看,两侧的山林中多处开始冒出火苗,逐渐吞噬起整个山头,惊人的热浪连在谷底的吴正都有所感觉。吴正摸了头上一把汗,心惊肉跳:“汉军也太不怕死了,连这种密林丛生的地方也敢放火,不怕烧着自己吗?”

  后面的王曲也被汉军压了回来,整个人一身灰头土脸。背靠着吴正,扭头说到:“队率,可以撤了吧,我们的任务都已经完成了。前面原本汉军的先头部队也压了回来,再不撤我们就走不了了。”

  吴正对眼前的局势心有不甘,没想到汉军主将这么警觉而且够狠,一把火连自己的退路都断了。

  “怎么撤?山谷两侧都被点着了,根本走不了人。”

  “只能从谷口分散突围出去,趁现在后面合围的汉军还没有赶到,能突多少是多少。再不走等汉军补上这个口子,我们只能束手就擒了。”

  “好,我们撤。走。”

  整个黄巾剩余的人马向谷出口处一窝蜂的涌去,没有任何章法,没想到却错有错招。封堵谷口的正是那个被夏侯淳撒气的倒霉蛋窦副将,他手中只有五十人,又从谷口压了上来,留下背后大片空当。如果黄巾是聚在一起整齐撤退,反而会被拦下。现在这样让窦副将欲哭无泪,凭他手中的兵力堵不住所有的缺口,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不少黄巾溜掉。这样一定会让夏侯淳找到借口惩处自己的。

  吴正、王曲死里逃生的从葫芦谷走出,两人也顾不得身上的烟熏火燎,王曲的右侧头发还被烧掉了一簇,那是在逃出谷口时被火势波及的,整个脑袋右侧白了一片,显得十分滑稽。两人一清点手下的人马,发现只有不到三十人,而且基本上个个带伤。吴正心有余悸的回头望了望正在起火的山谷,就是再险峻的地形,没有优势兵力去伏击敌人,很大的可能就是反而被吞了。

  “这下我们这不是诈败了,是真正的失败了。希望屯长那能打赢吧,给汉军一个教训,不然我们的牺牲也就没有意义了。”吴正略有些哀伤的说到。

  “一定会的!”

  “下面没我们的事了,走,我们回阳翟!”

  “回阳翟!”

  吴正重整了整心情,带着剩下的二十几人,相互搀扶着走向阳翟。再炽热的阳光也盖不住他们那悲凉的背影在阳光下越拉越长,相互纠缠……

  葫芦谷中,夏侯淳此时也不好过,原因就是他自己放的这把火,火势已经没法控制,有渐渐蔓延到谷底之势。马匹更为敏感,阵阵袭来的热浪让它们感觉到危险,坐立不安,发出阵阵嘶吼长鸣。夏侯淳心情烦躁的安抚着马匹,一把抓住身旁这位从山两侧下来的放火“功臣”李副将:“你怎么放的火,有你这样放的火吗!都快烧到自己人了。”

  李副将一脸委屈:“将军,我都是按您说的去做的啊,不敢有丝毫折扣,谁知道火势会这么大。”

  夏侯淳气的破口大骂:“无能,蠢货!”

  前面正准备赶上来汇报的窦副将看见夏侯淳训斥李副将的样子,头一缩,赶紧退了回去,他可不想再这个时候去触夏侯淳的霉头。

  幸好左右还有明事理的军官,劝诫到:“将军,现在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了,都火烧眉毛了,还是先想想怎样逃出火海吧。”

  旁边人的一番话犹如一盆冷水浇在夏侯淳头上,顾不得再呵斥李副将。李副将逃过一劫,用感激的眼神看了看刚才出言把他从水深火热之中解救出来的人。没想到那人再也没看他一眼,不由觉得自讨没趣。

  夏侯淳前后看看谷入口和出口处的火势,发现还是出口处的火势较小。心下一横,现在没有别的办法了,只有从火势中强突出去。

  “随我来,全军冲出谷口!”夏侯淳一马当先,加快马速,跃入火场。所幸火场地带较薄,片刻夏侯淳就冲出了火场。看到夏侯淳这成功的一跃,跳出火场,后面的汉军就都欢呼起来。争先恐后地从火场地带冲出谷口。
123456789101112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观心镇所写的《三国之点将台》为转载作品,三国之点将台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三国之点将台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三国之点将台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三国之点将台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三国之点将台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三国之点将台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