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军事历史小说 > 三国之点将台最新章节 > 三国之点将台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三国之点将台 连载中
分享三国之点将台

三国之点将台全文阅读

三国之点将台作者:观心镇

三国之点将台简介:  这是一个穿越者的故事,一个黄巾小兵,在无奈的生存挣扎中越陷越深,洗不掉黄巾的烙印。
  他身为黄巾,没有名臣猛将来投,没有美女投怀送抱。有的只是那一个伴随他穿越时空的点将台。
  看他是如何在士族遍地的世界中杀透重围。
  终究还是一个从一名黄巾小兵成长为暗夜行走,最后统帅天下的故事。 https://www.uukanshu.com
-------------------------------------

三国之点将台最新章节第2章 汉中事
第2章 长社!长社!(2)
三国之点将台全文阅读作者:观心镇加入书架
  中平元年五月,次日清晨,长社城外,黄巾军营。

  张峰所在曲已用过早饭,此时张峰正在擦拭他的爱刀。“呜呜……”张峰听见号角的长鸣响起,接下来是此起彼伏的声音,“全军集合,全军集合。”这时张峰的什长冲进张峰所在的营帐:“兄弟们,快点集合。”只见营帐内一阵人仰马翻,拿起兵器,跟着什长冲出营帐。

  “大家随我来,去拿起云梯。”由于几日的攻城,长社城外的护城河填土工作已经完成,张峰所在什的工作已转为架设云梯。大营中的人马像蚂蚁一样向集中地汇聚,在目的地渐渐成型。

  “全军出营。”“全军出营。”伴随着号角声,大营中的军队开始按照次序鱼贯出营,在长社城下列阵。城外还有一支百人规模的骑兵在巡弋,防止城内守军趁此列阵机会出城偷袭。这大概是黄巾中仅有的骑兵了。

  “列阵。”“列阵。”“列阵。”声音由将台中心向四周传去,随着声音,军队的阵型逐渐成型,各处犹如一块块拼图一样集合在一起,将军阵一点点补合,最终成为一块整体。

  由于已经攻城多日,连仅有的例行挑衅都免了。“波帅,阵已列好,可以攻城了。”副将对着波才说到。波才眯眼看了看,战斗的痕迹清晰的呈现在城头,点了点头,命令道:“攻城!”

  “攻城,攻城。”命令被一级级的传递下去。

  “苍天已死,黄天当立!”“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军阵中的吼叫直冲云霄。

  “弓箭手向前十步,拉弓!放!”“拉弓!放!”“拉弓!放!”张峰眯着眼看了看城头,五千人的三轮箭雨在城头没有绽开几朵血花,毕竟,汉庭军队的装备要远远好于黄巾,加之又躲在城垛后。而三轮箭雨对于现在的黄巾就基本上已经是极限。

  果然,随后传来命令:“弓箭手后退,盾兵上前,攻城部队就位。”“准备了,抬起云梯。”旁边的什长说到。张峰和另外五人抬起云梯,这就是他们什的任务,将仅存不多的云梯中的一架架上城头。

  “盾兵前进,攻城部队架梯。”

  “走!”随着什长一声令下。张峰随着大家一起跟在盾兵后面向城墙下涌去。

  长社城头,汉军。

  一群巡逻的军官边走边踢着仍在城头睡觉的士兵,“都起来,起来,你们这些杀胚。都准备,黄巾攻城了。”城头上的士兵像地鼠一样从城墙上冒头,不断有民夫将沸水,滚石,檑木,箭矢等守城物资运上城头,做好准备。

  西城城门门楼上,皇甫嵩,朱儁正在看着城下的黄巾列阵,开始攻城。“将军,我们的物资不多了恐怕撑不过三天了。贼军四面围城,消耗甚大,兵力也开始不足了。”朱儁在皇甫嵩后面说到。皇甫嵩回到:“征发民夫守城,物资不必节约,只要守住这一天,我自有办法击破敌军。”“将军,昨夜巡营时,您说有办法破敌,不知是何办法?”朱儁问道。“不必多问,入夜前我会亲自布置。”皇甫嵩大手一挥,自信满满。

  这时黄巾阵营的号角声开始响起,朱儁看了看城下,对皇甫嵩说:“将军,贼军开始攻城,将军下城去吧,这里就交给我了。”“嗯,我下去了,今天一定要守住。”皇甫嵩点了点头。

  朱儁看着城下黄巾的动作,弓兵已然上弦,命到:“举盾!伏于垛后。”只见城墙上的士兵整齐划一的举起盾牌,小心翼翼的将身子伏在城垛后。精锐程度明显高于城下黄巾的乌合之众。

  随着城下黄巾的放箭,躲在盾牌后的士兵,只听这“咻,咻”的声音不绝于耳,偶尔夹杂着“叮,叮”的闷响,紧接着就感觉手臂一震,这是羽箭击中盾牌的声音,三轮过后,朱儁看了看城头,箭雨对城头造成的伤害并不大,大部分羽箭都钉在了城墙和盾牌上,只有少量的羽箭穿越城头,在十几名倒霉的民夫身上穿出一个血洞,没有一名士兵箭雨中受伤。

  “弟兄们,城下的黄巾不过就是一群暴民,一群乌合之众,我们大汉将士们,能死于这群宵小之手吗?”

  “不能!”

  “不能!”“不能!”将士们的怒吼在城头上响起。

  “弓箭手,放箭!放箭!其余人等准备。”随着朱儁一声令下,箭雨从城头向城下倾泻去,原本从城头看下去涌来的黄巾巨浪突然像是被咬出几个缺口,虽然汉军的装备远好于黄巾且补给充足,但黄巾的人数远远多于汉军,几个巨浪的缺口又马上被涌来的黄巾补上,坚定不移的朝着城下前进。

  “滚石、檑木、热汤准备。”又一阵忙碌的声音从城头上响起,城下的黄巾已经开始架设云梯,攻城锤也已就位。

  “砸”一声令下,早已准备好的器具从城头落下,带来无数声惨叫声,**声。

  “准备搏斗,就位!就位!守好云梯点。”城头上的汉军军官大声吼了起来。汉军整齐的在黄巾架设云梯的部位结成一个个小阵。随着第一个黄巾在城墙上露头,跳上城头,随着兵器碰撞的金戈声,一场惨烈的搏杀开始了……

  长社城下,张峰躲在盾牌后正扶着云梯,防止云梯被城上的守军推到,这就是他们的任务,不像那些需要冲上城头的兄弟去冒险。虽然张峰也远不止第一次参加攻城战了,但如长社这般惨烈的攻城战还是第一次。看着不时有袍泽从城上惨叫着掉下,摔在城下,有箭伤、有刀伤、有刺伤,不过张峰清楚这些对他们来说没有什么区别。城下的袍泽也有不时被滚石、檑木砸中,残肢断臂铺满一地。更惨的是那些被热汤浇中的,身上开始红肿,凄厉的惨叫不绝于耳,冲击着张峰的耳际。

  回想起刚才冲锋的过程,真是像在刀尖上跳舞,不过张峰觉得自己已经麻木,三个多月来见惯了生生死死。像刚才在冲锋路上自己什的狗蛋,那是一个刚被裹挟来的小子,才十六岁,更不是什么黄巾的狂热者,只不过是一个想要吃饱饭的草民,被飞来的羽箭直接射入脖子,当场就倒了下去,无声无息的。但当张峰看到狗蛋倒下时,眼中透露出那对人世的一抹怀恋及不甘,自己依然没有什么感觉,从他倒下的身躯旁冲了过去,没有犹疑,因为张峰知道,犹豫就意味着下一枚羽箭的降临,就意味着死亡,只有冲到城墙下才是暂时的安全;因为张峰知道,不管对汉军还是黄巾,他们都是微不足道的小人物;因为张峰知道,对草民来说,这是一个吃人的世界!

  两个时辰的鏖战过去了,黄巾依然没有什么进展,大部分人都无法冲上城头,少数悍勇的士卒冲上后也很快被城头上的守军淹没。就在这时,鸣金声响起,城下的黄巾开始如潮水一般退却,城下的张峰松了一口气,城上的汉军也松了一口气。

  黄巾军营,“波帅,为何停止进攻了?”副将在波才身旁问道。“以今日攻城之看,城内的汉军已到了强弩之末,刚才东门来报,那边的汉军已经捉襟见肘,他们已经好几次攻上城头了,我们要调整一下部署,命南北两门进行佯攻,将大部队派往西门进行强攻。”波才回到。“那东门呢?,将军不是说那里已经到了强弩之末?”副将在一旁继续问到。

  “东门!你去,命令力士营秘密前往东门,开始时仍像南北两门一样进行佯攻,待西门攻击一个时辰后,将汉军主力吸引到西门,才开始进攻,记住,一定要快,今天一定要拿下长社城。”波才命令到。

  “是!”

  长社城头的汉军抓住这一宝贵的间隙开始休息,城中的民夫也借此机会向城头上补充刚才守城消耗掉的物资。城下的黄巾也开始按照波才的命令调整部署,张峰所在曲连同云梯也被调往东门。与之随行的还有一营的力士,一眼看去,其精壮、剽悍就浮现出。四溢的杀气无不表明他们是从尸山血海中走出来的。张峰知道,这就是历史上黄巾的精锐部队,黄巾力士了!

  “重整队形!重整队形!”

  张峰刚到东门外军营,一连串的命令便已下达。这是,金鼓之声响起,张峰知道,又一轮残酷的进攻开始了。东门的佯攻并不需要张峰他们参与,他们的任务只有一个,配合力士营登上城头。

  一个时辰过去了……

  “苍天已死,黄天当立!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力士营中忽然爆发出一阵怒吼,喝下了他们碗中的符水,随后将他们的碗狠狠地扔在了地上,四分五裂!

  “兄弟们,随我冲!”……
第3章 长社!长社!(3)
三国之点将台全文阅读作者:观心镇加入书架
  张峰不知道城头的守军现在是什么情况,他只知道,他的任务开始了。张峰和他的袍泽们抗着云梯冲上前去。看着力士营远胜于其他部队的气势,张峰不知道今天他们会有什么结果,但张峰似乎看到城头的守军产生一丝慌乱……

  力士营已经登上城头,虽然张峰不时看见有力士营的尸体从城上掉下,但力士营还是逐渐在城头上站稳了脚跟,登上城头的人数也越来越多,控制的区域也越来越大,有几个区域也快要相连了。

  长社城中,皇甫嵩军营所在。

  一个人影慌乱地冲进营帐:“将军,将军,不好了。我们中计了!”“像什么样,不要慌,说,出了什么事?”皇甫嵩威严的声音从营帐中响起,站了起来,看向前来报信的士兵。“将军,我们中计了,朱将军见贼军于西门攻势浩大,投入人多,加上其余三门面对的只是贼军的佯攻,就从其余三门抽调了不少部队补充西门。哪知道,哪知道突然从东门杀出一只精锐兵马,已经冲上了城头站稳了脚跟。将军东门快要守不住了,范校尉派我来向将军请求援兵。

  “坚寿,集合家丁,随我去增援东门。”皇甫嵩对着一旁站着的皇甫坚寿说到。

  “是,父亲。”皇甫坚寿说完就马上转身向营帐外走去。

  “走,你于我说说东城的形势。”皇甫嵩从案桌上站起,向营帐外走去,并示意前来报信的士卒跟上。前来报信的士卒步步易趋地跟上了皇甫嵩,向他说明现在东城的形势。

  “父亲,家丁已齐备。”皇甫坚寿走来说到。

  “出发,随我增援东城。”

  “喏。”

  长社城东城门下,皇甫嵩的家丁援军已然到达,这时长社城墙上的汉军已经到了强弩之末。

  城下,皇甫嵩在做最后的鼓舞:“将士们,随我杀上去前去,将贼军赶下城墙。杀敌!杀敌!”

  “杀敌!杀敌!杀敌!”伴随着雄壮的吼声中点缀的是刀身拍打盾牌的金戈之声,气冲霄汉。

  城上,已经到了崩溃边缘的守军听到这声怒吼,已经疲惫的身躯像是被注入一股清泉,重振旗鼓。

  “校尉,皇甫将军的援军到来了。”一名激动的士卒在范校尉喊起。

  听闻此言的范校尉突然发狠,一刀将面前的黄巾枭首,也不顾面前的尸体溅射出的血液叶喷满一脸,范校尉狠狠地在脸上抹了一把,犹如地狱中走出的修罗,举起手中的长刀,大声喊到:“弟兄们,皇甫将军的援军已到,随我将贼人赶下城去。杀贼!杀贼!”

  因为汉军的生力军赶到,城墙上的态势立刻发生了改变,汉军开始逐渐站稳防线,并开始逐渐侵蚀起黄巾占领的区域。如果,这时有人从天上看下,就会发现,原本一陀一陀的黄色逐渐被红黑色覆盖。

  城下正在观战的波才看着东城上突然发生的变故,摇了摇头,失望地说到:“鸣金收兵。”

  “波帅,东城的力士营虽然被赶下城头,但已经岌岌可危了,只要在再加上一支兵马,一定能拿下。”副将在一旁向波才说到。

  波才摇了摇头,说到:“今日功败垂成,士气已丧,即使攻上城墙也难以拿下长社城了。命令将士,鸣金收兵!”

  “是!”

  在张峰耳中,如登仙乐的鸣金声响起,张峰松了口气,知道惨烈的一天终于过去了,但不知什么时候会是个终结。开始随着部队从城下退却,回到军营……

  天色渐暗,长社城头的原本耷拉着的汉军旗帜突然开始飘荡起来。烈风开始在荒凉的天空中生成。

  长社城中,皇甫嵩所在营帐,众将齐聚一堂。

  “皇甫将军,您说今日必有破敌之策,不知现在将我等召集起来是不是要行动了。”位列众将左手的朱儁出列说到。

  “正是,黄巾贼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组织混乱,号令不明。而且贼首波才又不通兵法,竟于仲夏时节扎营于草木之中,且我昨日夜天象,得知今日入夜后必有大风。只要我等组织小队人马,乘夜纵火烧之,贼军必乱,我等乘势杀出,必能大破贼军。”皇甫嵩用依就威严略带激动地在营帐中间向众将说明。

  “将军此计甚妙。”一旁的朱儁摸着他的美髯赞到。

  “甚是,甚是。”

  “此计定能大破敌军。”一时间营帐中众将的议论不绝于耳。

  “肃静,肃静。”皇甫嵩双手向下按了按,“众将安静,听我将令。”营帐中顿时鸦雀无声。

  “朱将军。”

  “末将在。”

  “命你引一校人马,多备火把,于我军出城后在城墙点燃,让士卒在其后走动,多造人影,以状声势。”

  “末将领命。”

  “范校尉。”

  “末将在。”

  “范校尉,命你引一校人马,入夜后从城头缀下。多备引火之物,在贼军军营中及四周纵火。”

  “末将领命。”

  “其余众将回去各自整备兵马,待我号令,从四门杀出,定要大败敌军。”

  “末将等领命!”众将抱拳大声回到。

  长社城外,黄巾东营。

  张峰、俞岩、吕老爹正围在一起说说今天的战况。主要是吕老爹在那唾沫横飞的讲述,还引来不少人在旁波边围城一圈听到。讲到精彩处兴致来了,还拍了拍张峰的肩膀说到:“张小子,怎么样,我就说我们一定会胜利的,没看见今天他们已经败像已现了吗?”张峰听闻此言,不由的对俞岩苦笑了笑。

  这时,一路巡营的一名军官看到这边聚集的一大群人,就突然冲了过来,给了外围的几个人一鞭子:“干什么呢,干什么都聚在一起,想造反吗?”波才深知,对于黄巾这种由宗教狂热煽动出的军队,最怕人群聚集,一单有人激动,很容易就造成营啸,于是便派有不少军士在营中巡逻,以防人群聚集。看到军官如此做法,人群顿时鸟兽作散,混乱中,张峰看到俞岩给自己使了个颜色。

  人群散去后,张峰跟上俞岩来到了营后。“不知俞大哥找我来是为了什么事?”张峰问到。

  “你真觉得,汉军会火攻我们吗?今日一战,汉军的确已到了强弩之末了,怕是没有精力再来攻打我们了。”

  “俞大哥莫要说笑,你的担忧都已写在脸上了。”张峰看着俞岩深锁的眉头说到,“皇甫嵩也是大汉名将,波帅扎营这么大的漏洞不会看不到,所虑的不过是时机未到了,正因为汉军已到了强弩之末,我看他们的火攻之计也就在这几天了,不过更大的原因我看是因为天时!”

  “天时?”俞岩似有似无的问了一句。

  “天时!风助火势!”

  “是啊,我今天派我手下的兄弟们在营地四周看了看,确实如你所说,一旦火起,整个营地都难逃火势,波帅这次扎营的地点确实不明智啊。”

  “嘘,俞大哥噤声,这话不要让别人听去了。”张峰向四周看了看说到。

  “放心吧,这里不会有人的。”

  “还是小心些好,对了,俞大哥叫我来就是因为这事吗?”

  “哦,正事差点忘了,我于上面说过了,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们斥候营的人了,待会回去后收拾东西就来向我报到吧。”俞岩似乎回过神来,对张峰说到,“在斥候营总比在攻城部队好一些,更何况……”俞岩立即打住了嘴。

  张峰感激地看着俞岩,说:“俞大哥,谢谢你了。”

  “说什么谢,快回去吧,收拾东西马上来,我还要给你介绍几个弟兄呢!”俞岩说完拍拍张峰的肩膀,示意张峰快些回去。

  张峰回到他原来的营帐收拾收拾了东西,并没有跟其他人打声招呼,其实张峰在这个什中除了什长其他的也不怎么熟悉,因为攻城的原因,张峰身边的人换了一茬又一茬,这个什中的“老人”就剩下他和什长,其他的人在朝不保夕的情况下也没有多少心情深入交流了。

  张峰正准备掀开营帘走出营帐,却和正准备走进营帐的什长撞个满怀。什长看了看张峰,依旧用冰冷的语气说:“去了那边,多多保重。”张峰知道,什长其实是个面冷心热的人,对什中的兄弟也颇为照顾,之所以变得现在这样,大概是亲手送走了不少兄弟的缘故。每次战斗结束,对于那些重伤的,因为缺医少药,什长不得不亲手结束他们的痛苦。张峰知道,要换成他自己,早就崩溃了。所以张峰心中对什长充满了敬重。

  “什长,你也多保重。”张峰向什长拱了拱手,心中却知道这一走不知还有没有机会再见。张峰心中有些感伤,也许这就是最后一面了,而自己到现在却只知道什长姓李,叫什么,为什么参加黄巾却一概不得而知。

  张峰心里这最后的疑问却再也没有问出口,因为他不知道这样有什么意义,明天又是怎么样的。“这该死的乱世!”这是张峰走出营帐时最后的腹谤。

  然而,张峰却没有看到,在张峰走出营帐后,什长的双眼流下了两行清泪,失神的看着原本张峰的铺位,现却在空无一人,呢喃到:“又走了一个,走了好啊!走了好啊!”
第4章 长社!长社!(4)
三国之点将台全文阅读作者:观心镇加入书架
  “俞大哥,我过来了。”张峰来到斥候营营地俞岩的营帐,掀开营帘正准备走入营帐,刚进去,抬起头来就被吓了一跳,二十只眼睛正在他身上扫来扫去去,像看一个怪物一样要将他看个通透。

  “好了,都干什么呢,不要吓到新人了。”俞岩从后面走过来给张峰解围,“他们都很好奇我为什么从攻城部队中把你调出来,一般来说我是不会做这种事的。他们都很好奇我调来的是什么样的人。”

  “俞大哥,多谢你了,这次的事情应该让你为难了吧。”张峰感激的对俞岩说到。

  “呵呵,一点都不为难,张峰,你也太小看你自己的价值了。”俞岩似乎颇为开怀的说到。“对了,在这里多看看,这个什水深着呢!”俞岩说完似乎略有深意的又补了一句。

  一个斥候什有什么不简单的呢,张峰在心里腹谤到。直到不久后张峰才真的知道这个斥候什真没有表面上看的这么简单。

  “对了,我给你介绍下我们什的兄弟,这是赵清,我们什的两个伍长之一,论武力只在我之下。”俞岩指了指一个颇为精悍的中年人,风霜之色在他脸上难以洗去,左眼眼角到耳际有一道明显的刀疤,古铜色的皮肤,内敛的肌肉无一不显示出那背后所难以掩藏的爆发力。张峰一看就知道是一个久经沙场的老卒了。

  “这是钱风,指挥另外一个伍,这可是我们黄巾中少有的读书人,张峰也是读书人,跟他应该谈得来。”俞岩指着另外一个读书人模样正坐在那看着张峰的人说到,张峰看到却大吃一惊,在黄巾这样的队伍里,特别是基层队伍中,更注重的是个人的武力。一个读书却能坐上不仅让人吃惊,而且对于斥候营这样的队伍来说应该也没有必要吧。

  “张兄。”钱风这时站起来向张峰作了个揖。“钱兄。”张峰也马上回了个礼。这时钱风旁边却窜出一个人影,开口说到:“张峰你可不要被钱伍长文弱的外表给骗了,他打起仗来可是狠着呢,武艺也很不错的。”

  “你这小猴子,又出来闹什么。还不去整好你的弓。”钱风说着将从他旁边窜出的人又按了回去。

  俞岩笑了笑,指指旁边一个坐在那整弓的人,继续对张峰说:“刚才那个是郑月,和坐在那整弓的郑明是俩胞兄弟。两人一个安静一个多动,不过都是山中猎户出身,箭法不错。”

  “何止是不错,张兄弟要不咱俩哪天比比,我让你开开眼。”这是郑月又不知从哪窜出对张峰说。

  俞岩站在一边,没有理睬郑月,又指着另外一人,“这是段兴,他曾经是鲜卑逃奴,段兴这个名字还是鲜卑那边大人因为他的相马技术给他赐的名,不过他的相马术可是一绝。”张峰看着这人满脸英气,高挺的鼻梁怕是还有不少鲜卑人的血统。难以想象他曾经做过鲜卑人的奴隶,还有一手相马的绝活。

  “这是吴正、王曲,也是我们什的好手,武艺不错。”俞岩又指指两个正在望向张峰的人。张峰看去,两人就像那种能够融入人群的人,平凡、毫无特点,要不是张峰看到两人手指末端,虎口的老茧,一定会认为两人就是那种平凡的农民而不是一个兵。

  “这是我们什的最后一个人。”俞岩指着正在和郑月勾肩搭背的一个瘦小的身影说,“他叫陆六,家中行六,没有名字,不过我们都叫他瘦猴儿,他是颍川人,对这片地形非常熟悉,而且人也很机灵。”

  “什长,不用把我的老底都兜出去吧。”瘦猴儿在笑嘻嘻的说。

  “张峰,你就先跟着钱风吧,钱风会教你适应这里的,我还有事,先走了。”俞岩说完拍拍张峰的肩膀就走了出去。

  这时,钱风站起来,对张峰说到:“张峰,来,我们聊聊吧……”营帐中的人立刻聚拢,人声鼎沸。

  天已入夜,西风渐起,不论是城墙上的汉军旗帜还是城下黄巾军营中的旗帜都开始飘荡起来。长社城墙上,皇甫嵩拄着剑,望着城下的黄巾军营,伸出手感受着抚动着手掌的风,“天佑大汉啊。”皇甫嵩似祈祷又似感叹的呢喃。

  一个时辰过去了,两个时辰过去了,感受着手心渐大的风力,皇甫嵩突然压下手掌,神情严肃。

  “范校尉,开始行动。”

  “喏。”

  皇甫嵩看着一百将士从城头缀下,向黄巾军营潜去,立刻走下城头,边走边发号施令。

  “命令各部,齐聚四门,听我号令,出城击敌。”

  “喏。”

  城下黄巾军营外,范校尉带领的人马已摸到。这时,一个人影向范校尉的藏身之处潜来。“校尉,黄巾巡营甚为松懈,暗哨也被我们摸掉了,巡营的一小队大概十人,间隔时间为一刻钟。营地西南方有几处可以潜进营中。”

  “干得好!”范校尉称赞到,“真是天助我也。丁胡,你带着剩下的兄弟在营帐外四周放火,制造混乱。由我带着十名弟兄摸进营中放火,二刻钟后准时发动。行动!”

  在这生与死的两刻钟里,黄巾军中没有任何的反应,包括张峰在内,因为见到新的兄弟的喜悦而放松了警惕,这决定了他们的命运。

  两刻钟的时间悄然流逝,城内的汉军蓄势待发,城外的黄巾依旧和往常一样,只有呼啸的西风吹过营地的上空。忽然,营地内外各处闪现出一些星星点点的火光,继而扩大成火苗,在风的襄助下,最终成为了燎原之势。

  城内,皇甫嵩看着火苗在黄巾军营周围窜起,松了一口气。随即立马走向城门:“汉军的将士们,贼军已被我们一把火消灭大半,现在随我冲出城去,消灭他们。”

  “汉军无敌!汉军无敌!”随着鼓声的响起,长社城的城门被渐渐打开,汉军的铁流从城门涌出,四面冲向黄巾军营……

  五里外,骑都尉曹操正领着三千骑兵向长社城赶去,突然看着远方燃起的大火,映透了整个黑夜,喊杀声若影若现。这时身后的夏侯淳快马上前几步,赶到曹操身边,问到:“孟德,如此大火,长社城发生了什么?”

  “皇甫嵩不愧是我大汉的名将啊!”曹操若有所思的感叹一声,与身旁的夏侯淳说到:“命令全军,加快速度,赶往战场,直插敌营。”

  “孟德,不等斥候回报吗?”

  “不用,这是最好的战机。”

  夏侯淳一脸茫然的去传令,夜幕下,三千铁骑骤然加快了脚步,在微弱的火光中,犹如黑色的洪流向战场倾泻而去……

  黄巾军营中,随着火苗在营中窜起,军营中开始混乱起来。

  “走水了,走水了。”迷糊中的张峰听到营帐外人声嘈杂,刚刚听到走水的声音,张峰一个激灵,赶忙起身叫起大家都起来。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刚刚起身的钱风正在穿着衣甲,跟着张峰走出营帐外。张峰看着着火的营帐,听着渐进的汉军喊杀声,略略有些失神。

  “还是开始了,果然历史还是有它的惯性的。”

  “什么?”钱风在沸腾的营中没有听清张峰低声的自言自语,问到。

  “没什么,俞大哥去哪了,要尽快找到他。”张峰连忙回到。

  “俞大哥去了小渠帅那里,商量明日巡哨安排去了。”

  “我回来了。”张峰转头向声音的来源看去,一个人影在混乱的人群中显现出来,一脸严肃。

  “俞什长,现在怎么办?”这时营帐中所有人都已走出,其中赵清向前一步问到。听见赵清一问,众人的眼光都齐聚俞岩。

  “陆六,张峰,你俩应该都比较熟悉周围的地形,钱风你带上他俩去向西去营后的河边架设浮桥,守住我们的退路,一路上记得多收拢一些溃散的弟兄。”

  “是。”

  “其余人跟我随校尉组织救火,稳定军营。”

  “是。”

  “大家不要乱,不要乱。弟兄们,城中的汉军不过数千,而我们有十万大军,即使汉军趁火夜袭,也不是我们的对手,我们一人一口唾沫也足够淹死他们了。”这时,营中的校尉也开始出面大吼,组织秩序。营中的秩序逐渐稳定,但一只汉军也到了营门外。

  “弟兄们,迎战!迎战!”

  随着校尉的一声大吼,营中的黄巾开始拿起刀、剑、锄头等各式各样的兵器,冲向汉军,两军逐渐纠缠在一起……

  俞岩领着剩下的人正要随着校尉冲上前去,张峰突然上前一步拽住俞岩:“俞大哥,记得你曾经说过斥候营的兄弟们曾经发现过疑似汉军援军的踪迹,若我所料不错,那只汉军应该就在战场附近,俞大哥要小心,若事有不对,还要立刻撤退。”

  俞岩闻言点了点头:“我知道了,你也要小心。”

  “那,俞大哥,我们就出发了。”张峰转头和钱风他们一起向营后的河流奔去。
第5章 长社!长社!(5)
三国之点将台全文阅读作者:观心镇加入书架
  战场中,黄巾开始和汉军犬牙交错,由于夜袭加上大火的原因,大部分人都忙着逃命,衣甲不齐,有部分人连兵器都丢掉了。虽然有不少黄巾的基层军官组织,但大部分汇聚起来的兵势很快就被战场嗅觉更加敏锐的皇甫嵩指挥的汉军给一一击破。即使是受火势影响较小的斥候营所在的东营俞岩所集结起来的部队也被打散过一次。

  “校尉,这样不行啊,没有空间,我们很难集结出来部队。”俞岩看着又一次黄巾被击溃,士卒四散,又冲乱了己方的阵型。

  “你有什么办法?”

  “为今之计,要么向渠帅的中营靠拢,渠帅应该聚集了不少人马,要么向营外撤退后拉出空间,重整旗鼓,仅凭汉军现有的人马是很难追出很远的。”

  校尉咬了咬牙,一发狠:“去中营。”

  黄巾中营,因为这里是汉军的重点进攻地段,已经完全混乱了。到处都是着火的营帐,混乱的人群,被烧着后凄厉的惨叫。其中还夹杂着不时倒下的身影,意味着还有不少混入的汉军奸细在浑水摸鱼。

  波才看着营中混乱的局面,心头大恨,终究却不甘心失败,还想一搏。

  “渠帅,现在怎么办?”

  “擂鼓举旗,聚集众军。”波才向四下里传令到。

  “渠帅不可啊,现在营中如此混乱,火势又大,冒然举旗,一定会吸引周围所有汉军前来攻击,还是先行撤退为妙,而后重新聚拢兵马,再来决一死战。”有人跳出来反对。

  “不可,一旦撤退,士卒不解其中之道,定会演变成溃败之势。况且举旗之后,我军的援军也会赶来,人数定会多于敌军,还是举旗为好。”又有人跳出来反驳。

  “惶惶之众又有多少战斗力。”

  “好了,现在都什么时候了,还在争辩,都去执行军令。”波才看着底下争论的众将,脸露青筋。众将一看不好,都立刻散去,收拢人马。

  波才的帅旗在黄巾军营中升起,周围幸存黄巾都像找到主心骨似的,开始自动向旗下汇集,不少军官也在指挥着周围溃散过来的士卒组成阵型,局势似乎在渐渐好转。

  东南西北四营幸存的黄巾在看见中营升起的帅旗,不由自主地在各个将领的带领下向中营靠拢。同时看见黄巾帅旗的汉军不约而同的选择其作为目标,开始向帅旗方向进攻。整个黄巾的态势以波才的帅旗为中心,周围四营的兵马向其汇聚,组成一个大大的十字。其中间插的一支支汉军,像一支支推手一样,推动着这个血色的十字磨盘在缓缓的转动,吞噬……

  黄巾后营一里外,曹操正在驻足望向这个充满喊杀声的血色磨盘,曹仁、夏侯淳立身左右,身后的三千铁骑列阵于后,宁静而肃穆。偶尔有几匹马打下几个响鼻,更为这宁静的夜幕增添了几分肃杀之气。

  这时前方的一名斥候正骑着一匹快马向曹操所在方向赶来,赶到曹操身前,立刻翻身下马,一气呵成,想来也是斥候中的老手了。

  “禀曹都尉,皇甫将军放火烧了敌军整个大营,并趁此夜袭,击溃黄巾大部,但残存的黄巾不堪失败,以波才为中心又开始聚拢,皇甫将军的兵马已逐渐和黄巾乱军绞杀在了一起。”

  “孟德,上吧,现在正是击破黄巾的好时机啊。”

  “是啊,孟德。”身后的曹仁、夏侯淳齐声上前说到。

  曹操颔首道:“是时候了。”

  “全军出击,杀!”“杀!”

  三千铁骑在曹操的带领下启动、加速,马蹄声越来越急。爆发出震天的喊声,冲向黄巾军营。营栏在火中基本已被烧没,三千骑军没有阻碍的冲进了黄巾后营,与黄巾士卒发生了碰撞,一时间血肉横飞。黄巾后营原本多为老弱、辎重辅兵,大部分黄巾士兵遭受了这种打击第一时间都选择了逃跑。不过一刻钟的时间,曹操就已击溃了在后营组织防线的黄巾军。

  “孟德,现在怎么办,是不是要直插中营?”浑身是血的夏侯淳提着一把滴血的钢刀一边劈死马侧正在逃跑的一名黄巾,一边狰笑的问到。

  “将士们,随我直插中营,擒杀波才者官升三级。”

  “擒杀波才!擒杀波才!”三千骑军猛然爆发出一股戾气,迅速重新集结。犹如一股沸水般冲向原本冰冷的血色磨盘,原本成型的黄巾军阵在此打击下又变得混乱起来,整个十字的一角首先被汉军吃掉,黄巾军阵型迅速被汉军压缩,溃退的士卒又冲散了原本黄巾的阵脚,整个黄巾的形势立即变得恶劣起来。

  黄巾军营,皇甫嵩所在。此时的皇甫嵩正在率领一校人马冲击眼前的黄巾军阵,越往前冲,缺少兵力,后劲越显不足,俨然有陷入泥潭的感觉。忽然却发现整个黄巾的后阵一片混乱,人仰马翻,紧接着就爆发出擒杀波才的喊声,知道是汉军的援军到了,心中不由得欣喜。

  这时,有眼尖的军士也发现了黄巾的异状。不由吼出声来:“是援军,援军!援军到了。”听闻此言的汉军都像打了鸡血似的,一个个突然爆发出神勇无比的战力,将整条战线迅速向前推进了几步,而面前的黄巾却突然士气大跌,开始动摇起来。皇甫嵩看见眼前黄巾的状况,明白黄巾已经到了临界点,只要有外力轻轻一推,整个黄巾必然崩溃。

  “曹孟德,就看你的了。”皇甫嵩在心里嘀咕到。

  黄巾帅旗下,波才处。面对突然恶劣的形势,波才已有预感,他这一次的赌博赌输了,但波才仍心有不甘。

  “拿我的刀来!”波才对身旁的亲兵说到。波才明白只要击杀了前来增援汉军的主将,他还有翻盘的机会。

  波才披挂上马,看着正在夏侯淳和曹仁保护下的曹操身影,并没有留下多少空子可以达成突袭的目的,只有强攻一途。波才咬咬牙,集结起整个亲兵队伍,向着曹操所在的方向奔去。

  “来得正好。”夏侯淳看着冲过来的波才,心中暗喜,正好夺得头功,这真是天大的馅饼掉在头上。立刻调转马头,拍马向波才冲去。

  波才看着一名年轻的小将冲将过来,把刀横举,借助马力,斩向来将中路。二马一错蹬,叮的一声,兵器相交,波才暗道不好,兵器上传出的巨力将虎口震得发麻,差点拿不住手中的兵器。二马回转,心急的波才看到刚才差点让他吃了大亏的小将露出了空当,心中暗道这种年轻的小将还是经验不足,当头就将手中的刀递入那个空当,不料就在刀刚及体是,波才突然发现面前的小将露出那种阴谋得逞的笑意,悚然正准备收刀,不料却已经晚了。原来夏侯淳只是顺势卖个破绽,刀身集体,顺势一个铁板桥。波才的刀便击到空处,身体不由前倾,腰身处露出一大片空当。夏侯淳双腿夹紧马腹,横躺在马上,挥刀推向波才的腰腹处。波才还未将身体收回,耳边听得一串尖锐的风声及体,腰腹处就被开了一道口子,鲜血很快染红了伤处附近的衣甲,波才在吃痛下虽然硬气地没有叫出声来,但整个身体还是不由的一缩,控马的双腿一松,整个人在马上的平衡就已失去。夏侯淳给波才一刀后,马身虽已错过,还是立刻回身用刀背给了波才一下,这让原本就在马上不稳的波才雪上加霜,立马就从马上栽了下去,钢刀落地,但一只脚还缠在马上的单边马镫上,整个人就这样被拖回了波才的亲兵队伍,顿时整个队伍一片大乱。

  整个交手不过两合,约莫也就半柱香的功夫,整个黄巾的主将就从马上栽下,这不仅让黄巾目瞪口呆,连周围的汉军也一时失神。夏侯淳周边立马形成了个真空,周围的黄巾都从他身边鸟兽作散,夏侯淳捧起自己的钢刀,品了口上面的鲜血,似乎在品味着胜利的味道,又惋惜的看着被亲兵手忙脚乱从缠着单边马镫的波才从马下救起,似乎在可惜刚才没有顺势杀了他,整个人显得嗜血而又疯狂。

  更让黄巾没有注意的是,趁刚才大家都被两军将领搏杀所吸引,曹操命令曹仁带领数十人进行小迂回,并趁大家都被波才落马的请教你所吸引时,顺势攻下了黄巾整个旗台,斩杀了旗台上九名精锐的护旗士卒,一刀就将整个帅旗的旗杆砍断。所以当波才被亲兵手忙脚乱的救起时,看到的是整个帅旗被狂风吹向原本的主帐,主帐被瞬间压垮,灰尘大作。

  “奶奶的,又让这小子抢功了。”夏侯淳看见此情形心头暗骂。

  波才心头大恨,一口心头的淤血吐了出来。“渠帅,渠帅,没事吧?”左右看到此情形,立马扶着波才。

  “没事。”波才向左右摆摆手,扶着腰站了起来。狠狠地看了正在指挥围杀自己那名青年,以及那位给了自己一道口子的年轻小将,似要将他们的身影深深地刻在脑海里。心不甘情不愿地还是下了那个最后的命令。

  “撤退!全军撤退!”
第6章 渡口激流(1)
三国之点将台全文阅读作者:观心镇加入书架
  长社城外,颍水支流处。

  钱风、张峰、陆六正指挥着他们一路收拢来的溃兵在这条河道上架设简易的浮桥。整条河道不过宽二十米左右,水势不是很湍急,河水并不是很深,张峰尝试过,河水最深处不过到一人半深,但这对于现在军队来说,不论是对黄巾还是汉军来说都是一道天险,难以逾越。

  张峰看着这些正在忙碌百十来名士卒,都是一些老弱病残,都是在汉军的第一波攻势下溃退下来的。由于黄巾中斥候营的地位较高,即使是钱风这样一个斥候营小小的伍长也能指挥的动这一群,不过这对于这些被拦下的士卒也不知道是幸还是不幸,毕竟如果黄巾真的全线溃退,这里就会成为一个较为重要的撤退路口,那么对于张峰和这些被组织起来的老弱一定会成为断后阻击的部队。

  “哎!”张峰叹了口气。

  “叹什么气呢?”瘦猴儿不知从什么地方跑了出来,浑身是水,手中拿着的东西还闪着光亮。看见张峰叹气,凑过来问到。

  张峰并不想回答这个问题,于是便反问到:“瘦猴儿,你刚才去哪了?都不见你人影,手上拿的什么东西怎么还闪着光亮。”

  瘦猴儿献宝似的拿出手中的东西,“这可是好东西啊。”

  张峰一看,原来是类似铁蒺藜的东西。

  “这可是钱伍长在溃退的辎重兵中发现的,没想到他们逃命还会带上这东西。”张峰听闻此言,马上就想起了在收拢溃兵时那个胖胖的黄巾身影,脸上带着人畜无害的笑容,身上透露出一点市侩的气息,背后还背着个麻袋,看起来就不像个士兵,张峰想他大概参加黄巾以前是一个商人吧。没想到麻袋里竟然是这个东西。

  “钱伍长让其中我将一部分铁蒺藜放在浮桥两侧的水里,他说放在地上容易被汉军轻易清扫干净,还在其中夹杂埋有不少竹签。刚才我就在水里埋放这些东西呢!”瘦猴儿拿着手中的铁蒺藜向张峰摆摆,炫耀到。

  “对了,你刚才在叹什么气啊?”陆六又把话头转回。

  张峰见还是转回原题,远远望向那火光冲天的大营处,耳畔听着隐隐约约的喊杀声,“不知道俞大哥哪里怎么样了?”

  “放心吧,凭俞大哥的身手,自保是绰绰有余的。”陆六倒是信心满满。

  “但愿吧。”

  黄巾中营,战场上,由于大旗被砍,波才逃跑,整个黄巾的士气一落千丈,不少士卒开始掉头逃跑,也有些在汉军的虎视眈眈下跪地弃械投降,不过这些曹操都没有理会,径直带着夏侯淳、曹仁带领一小队人马,击穿整个黄巾阵型,穿过战场,直奔皇甫嵩处。

  “皇甫将军,末将骑都尉曹操率三千骑兵来援,现在前来交令。”

  “好!好!不愧为少年英杰啊!”皇甫嵩对能够在此劣势下击败黄巾,心中万分欣喜,心情大喜之下,也就不吝称赞。“这两位斩将夺旗的小将是何人?”皇甫嵩对这两位击伤波才,砍到大旗小将映像颇深,起了爱才之心,问到。

  “这两位是夏侯淳、曹仁,都是末将的族兄弟。”曹操指着二人说到。

  皇甫嵩听闻是曹操的族兄弟,有一些失望,倒不好把二人要过来。不过转头一想,这二人还不都是在自己麾下效力吗?

  看着皇甫嵩陷入某些想法,曹操一时间有些着急,现在还是在战场上呢,下面还需要皇甫嵩来发号施令。“皇甫将军,贼军已经开始溃逃,是否对贼军进行追击?”

  皇甫嵩听闻此言,才从失神中回过神来,看看战场的形势,又看着自己的兵马,对曹操说:“我部已与黄巾鏖战几个昼夜,已经到了强弩之末,加上我部都为步兵,你部都为骑兵,还是有你部去追击敌军。记住,以震慑敌军为上。”

  “末将领命。”曹操行了一礼,很快就退了下去。

  皇甫嵩看着曹操龙行虎步的背影,不由感叹到:“又是我大汉的一英杰啊!”大概皇甫嵩也没有想到在今后几十年风云变幻中,就是这个人的子孙将大汉扫进了历史的垃圾堆。

  颖水支流渡口。

  张峰正和钱风站在渡口的桥头,看着从前方撤下来的人员成批增加,争先恐后地在浮桥上拥挤,已期早日离开这个魔鬼的战场。

  “前方形势看起来不妙啊,恐怕会有更多的人一窝蜂的撤下了,这么点浮桥恐怕不堪重负啊。”张峰看着已经略显拥挤的浮桥担心地对钱风说到。

  这时,前方出现了一大波士卒,足足有上千人,远远望去,杂乱无章,明显是溃退下的队伍。待到他们从近处一看,所有人几乎都丢掉了兵器,衣甲更是不齐,部分人身上还有伤口。

  钱风一把抓住一个神色慌张的士卒,问到:“大营到底怎么样了?”

  “援军,汉军的援军,骑兵,都是骑兵。”这个士卒有些歇斯底里说到,似乎是在发泄战场上的恐惧。

  张峰听着邹了邹眉,他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汉军的援军及时赶到了战场,给了黄巾致命的一击。他倒是错过看见曹操这位汉末枭雄的机会,不过现在立场不同,还是不见的好。

  “张峰,你去在这些人中挑选一些精壮,重新组织起来,分发兵器。”

  “是,伍长。”张峰挤过河去,命令原有的部众开始弹压这些溃逃的士卒,并从中挑选精壮,所得也有三四百之众,不过也还是一群乌合之众,场面乱哄哄的。

  张峰正在费力弹压这场面,这时一旁的瘦猴儿突然激动起来:“看,是俞大哥,他安全撤下来了。”张峰回头一看,又是一股庞大的溃兵群涌向渡口,溃兵群的左面前方就是整个斥候营,领头的就是斥候营的校尉和后面的一群军官,俞岩也在其中,看起来并没有受伤,张峰对此到没有那么激动,因为他对俞岩的感情有些复杂。

  溃兵们到达渡口,开始过河了,由于浮桥承载力有限,部分人开始按照他们的指示,从安全的水道开始涉水渡河,由于时值仲夏,倒也没多少人感到不适。但整个场面还是一片混乱。

  这时,俞岩带着一名军候向钱风和张峰走来,两人的形状颇有些狼狈,不过撤过这河流,后面基本上也就安全了,只要小心,基本上汉军也很难追到他们了,也就松了一口气,绷紧的弦一下子也就松了下来,神色看起来轻松多了。

  “这就是钱风、张峰、陆六,汉军袭营的时候,我觉得形势不太妙,于是派他们预先来建造几座浮桥,算是咱们的退路。”俞岩指着三人说。

  军候看着周围忙碌撤退的情形,虽然混乱,但速度起码是快了起来,为颍川黄巾多保留了几分元气。如果没有这几座临时浮桥,恐怕会有更多的人会被阻在西岸,会有更多的人被丢给汉军。不由得满意的说:“俞什长,这次做的不错,这一仗下来,我们缺有不少军官,待我禀告校尉后,正式提拔你做队率。”

  “多谢军候提携。”俞岩向军候道谢,但脸上却没有多少欣喜之色。

  “俞什长,你就带你的人在这里组织防线,校尉说了,其他溃散下的人马可以随你征用。好好干,我去校尉那里给你请功。”军候说完就离开了这里,去追上已经撤离的斥候营校尉。

  “恭喜俞大哥升官了,恭喜恭喜。”军候刚走,郑月、陆六就先跳出恭喜俞岩。赵清、郑明等人依旧一言不发,倒是钱风和张峰两人邹了邹眉。钱风先走出来说:“俞大哥,这时候升你做队率怕是没安什么好心,不过是想我们作断后的炮灰罢了。”

  俞岩苦笑到:“我知道,但他是军候,我是什长,我有什么办法能违抗命令。据我所知,校尉是把断后的任务交给他的,他把我拉上,他跑了,我们一样要做。况且如果我们不断后,汉军没有阻碍之下,这条河流也只能阻挡一时,汉军都是骑兵,到时我们是否能逃掉那真是听天由命了。”

  “这厮真不是个东西。”瘦猴儿听到俞岩这样说,不由抱怨到。

  “更何况别忘了我们的那个任务,就算那个军候不说,我们也要留下断后。据我所知渠帅还在西岸没有渡河。”

  一听到“那个任务”,众人都神色一动,唯有张峰一头雾水,不明所以,但也没人向张峰解释什么。张峰倒也没有追问,这种事情,该知道时一定就会知道的。

  “好了,都别想该不该断后的问题了,既然已经成了定局,还不如想好怎样尽可能的拖住敌军,最少也要保证渠帅安全撤离。”俞岩拍拍手,将众人从颓丧、抱怨中拉出。

  “现在我也是队率了,赵清、钱风、郑明、段兴、吴正你们各领一什,其他四人你们各自跟着一人,都升任伍长,至于跟谁,你们自己选。至于你们底下从溃兵能招到多少人我暂时都不管,先把眼下这一关先过了在说。”张峰倒没想到,在黄巾作了三个月的杂兵,刚到斥候营来就升任了伍长,但在眼下这个关头,也不知道是倒霉还是幸运。
123456789101112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观心镇所写的《三国之点将台》为转载作品,三国之点将台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三国之点将台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三国之点将台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三国之点将台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三国之点将台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三国之点将台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