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科幻灵异小说 > 末世判官最新章节 > 末世判官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末世判官 连载中
分享末世判官

末世判官全文阅读

末世判官作者:江河风月

末世判官简介:  末日来袭,永夜降临,地球进入大灾变时期。
  秩序崩溃,规则瓦解,人类跌入无光照年代。
  弱肉强食,适者生存,生物陷入最黑暗岁月。
  活在末日,别无选择,进化谱写光明新纪元。
  一个残酷、绝望却热血喷射的年代。
  一段惨烈、狂暴却激昂高歌的传奇。 https://www.uukanshu.com
-------------------------------------

末世判官最新章节第90章 孤胆英雄
第2章 这让人绝望的年代
末世判官全文阅读作者:江河风月加入书架
  咚!咚!咚!

  巨大的响声在地铁通道内响起,他的拳头一次又一次击打着车厢底,击中的地方,坚硬的车厢底部竟然出现了凹陷。响声代表着他的愤怒,也让那些躲在暗处的人感到惊恐异常。如一头雄狮一样活动着身体,他用左拳慢慢支撑起身体,半跪在车厢中,良久后站了起来。

  转动头部,身体响起关节的扭动声,低头看,那腐烂的胸部皮肉已经结了痂。他不能明白这是怎么回事,虽然只来这里三个月,但他清楚的知道,变成丧尸后根本不是这个样子,现在的情况只能说明一件事,他并没有变成丧尸。

  望着地上呻|吟着的老人,他走了过去。虽然自己的灵魂装在这个跟自己一样名字的人身上,可事实上,他跟这老人还有紫贝没有太大的关系,但三个月来,老人和紫贝给了他无尽的关心,特别是紫贝,他此时并不能离开。

  弯腰扶起老人,老人受了一些内伤,嘴里还向外吐着血沫子,可见那大汉的一脚是极狠的,这极有可能要了老人的命。但夏天束手无策,这里只有垃圾而没有药。

  “救紫贝。”老人盯着短短时间如同脱胎换骨的夏天虚弱说道。

  夏天一言不发的盯着老人,他在这里虽然已经三个月了,但说的话不会超过十句,沉默寡言是他的性格。

  望着一言不发的他,老人痛苦重复:“求你了夏天,你要救紫贝,紫贝已经感染,他们抓紫贝是为了研究和折磨,紫贝处处关心你,你不能置之不理。”

  “那些是什么人?”他终于说话了,声音略微沙哑但却带着莫名的磁性。

  “废墟之城东部最后也是最大的家族——连家,听说跟西部那些富人都有关系,他们说不定会将紫贝送给西部那些富人供他们玩乐。”

  眼角轻轻抽动了一下,将老人平放在车厢中,道:“程河前些天还跟我们一起出去寻找食物,今天为什么要带这些人来?他不是我和紫贝的朋友吗?”

  老人深深的叹了口气:“一块面包就能让他带着那些人来这里。”

  沉默很久后,他望向老人:“我走后,你怎么办?”

  老人轻轻摇头:“救紫贝去,不要管我。”

  夏天不再说话,他站起身来,将身体裹进布中,拿起一张弓和箭盒背在身上,又顺手抄起了刚才的角铁,大步向外走去。

  跳出车厢,后面传来老人的声音:“孩子,你要记住,在这个时代,你没有朋友!”

  夏天没有停顿,步伐坚定的向通道外走去。

  白天不是真的白,夜间却是真的黑。

  外面已经天亮了,可跟夜间其实没有太大的区别,浓重的铅云在空中翻滚扭曲,整个城市就是一片废墟。倒塌的大厦、满是灰尘的汽车、翻起的柏油路、死尸、残尸、堆积如山的垃圾和腐烂的气味,这里什么都有,唯独没有活物,整个废墟都是寂静无声。

  摆脱了那具瘦弱的身体,现在的夏天感觉全身充满了力量,尽管他不明白这是为什么,尽管这力量来得是那样的诡异,可他现在顾不上这些,他要找紫贝。曾经作为星际侦查兵的夏天自有一套追踪的本领,他蹲在地上仔细的辨别着味道和痕迹,露在布外的眼睛慢慢发亮,他看得如此的专注和认真,背后却有两只行动缓慢、动作诡异的丧尸在接近。

  两只丧尸张开了几乎能裂到耳根处的嘴巴向他的脖颈处咬去,他猛的站起,站起的同时已经高高挥起了手中的角铁。角铁猛砸在一个丧尸的脑袋上,噗的一声闷响,丧尸的脑袋从中间整个裂开,灰白的脑浆喷涌四溅。

  但这丝毫不能影响另一只丧尸,仍旧大张着嘴靠近,夏天微微后退,两手紧握着角铁对着他的嘴猛刺而出,角铁从他的嘴中刺进,从后脑突出,丧尸倒地死去,夏天面无表情的抽出了插在他嘴里的角铁。

  眼睛望了望西方,他开始前进,刚开始时很慢,慢慢加速,几步后已经开始慢跑,最后成为飞奔。

  天上铅灰色的云仍在翻滚,浓重的如同天黑,地面上,一个全身裹在厚布中的人在发足狂奔,他一手提着角铁,另一只手紧紧按着背后背着的大弓。偶尔有微风掀起他裹在身上的厚布,露出他那刚长出青茬的头皮,他两眼盯着前方,眼神坚毅,一往无前。

  相比起黑夜,白天更加的危险。

  浓重的辐射云改变了这里的一切,一切动物都展开了疯长模式,曾经小如手指的蟑螂可以长到一尺长,曾经只有巴掌大的蝙蝠可以成成近一米的庞然大物。物种外形的变化带来了更加狂暴的攻击性,但不可否认的是,它们的数量仍在急剧的减少,不只是动物,所有生物的数量都在锐减,也包括因为灾变本来就大量减少的人类。

  植物早就从城市中绝迹,树木枯萎而死,最后干枯倒地,昔日那本该青翠嫩绿的草坪上,已经堆满了垃圾和枯死的干草。

  四季的界线已经模糊,春天不再是播种的时候,夏天更不会有花开,秋天没有收获,而冬天则是人吃人的季节。

  清水和食物,是这个时代所有人必须要奋斗一生的目标,那些贫穷而失去健壮身体的人,下场只能有两个,要么辐射成为丧尸,要么饿死成为别人嘴里的食物。

  当人都可以成为食物时,就是秩序完全崩塌时,规则尽数瓦解,有的只是疯狂和杀戮。

  动物不再生活在深山中,人类放弃了地面生活而躲进了地下通道。这个时代,一切都在变化,而唯一永恒的是天上那翻滚不休的辐射云,没有人知道它存在了已经多少年,更没有人清楚它将还会持续多少年。

  相比黑夜,白天的辐射更加的浓烈,普通人在白天极少出来,不得不出来的人必定要将自己层层包裹,其实也是徒劳,因为辐射无处不在,只不过是多和少的问题。

  轻度的辐射是全身长满毒瘤,或者是长出奇怪的器官,要不就是身体内部的崩溃。重度辐射造就了丧尸的出现,没有人知道第一个丧尸出现在何处,但多数人认为这跟辐射有关,因为某些丧尸的脑袋中会结出辐射核。

  这让人绝望而无助的年代!

  夏天已经持续奔跑了近三个小时,他从城正中心已经跑到了边缘,可他仍没有停下,而是奔向了一根高架电线杆。

  毫不理会那些如鬼魂四处游荡的丧尸,他几步跨上了电线杆,仅用了五秒便爬到了顶端,铅灰色的云阻挡了视线,可仍能看到一队人在向不远处的一座桥接近,这队人前面行进着一辆张牙舞爪的汽车,车身很高,轮胎宽大,前端画着一只火红的大鸟。这辆汽车慢慢行驶,应该是在开路。

  从电线杆上溜下,他扶着背后的弓开始向那座大桥狂奔。

  半个小时后,他比那队人提前到了桥上,桥上满是乱停的汽车,有的车门大开,里面露出两具骷髅,有的车门紧闭,车中却关着两只不停乱挠的丧尸。

  在一辆车后停下,他不断的调整着自己的呼吸,眼睛望着渐渐接近的那群人,他的眼睛首先盯住了那个在车厢中提走紫贝的大汉。

  程河亦步亦趋的跟在这个大汉身边,脸上满是媚笑,并且不停的说着什么,可惜大汉并不理会他。

  将弓取下,拿出一根铁管制成的箭搭上,他拉开了这张大弓,神色严肃,专注认真,大弓转动,首先瞄准了程河身边的大汉,就数这个人最为残忍,地铁通道内那些无辜的人也是他杀的。眼睛不眨将手中箭对着大汉的面门射了过去。

  (合同在路上,大家放心收藏。另外跪求推荐。)
第3章 箭杀
末世判官全文阅读作者:江河风月加入书架
  大汉全身肌肉紧绷,脖子几乎要跟脑袋长在一起了,虎背熊腰,一看就是力量型选手。他不愿意理身边的程河,他讨厌程河这种人,这样的人一看就是小人,可程河却喋喋不休个没完没了。

  “琛哥,等到了连盟后,还望琛哥帮我美言几句,日后一定少不了琛哥你的好处。”

  叫琛哥的大汉用眼角鄙视扫了一下程河:“就你这个样子,还有好处给我?我……”

  他的话戛然而止,一边的程河却感觉自己的脸上有点热,伸手抹了一把脸,却看到一手的血,再看琛哥,正面门上插着一支箭,从正面射进,箭头从后脑钻了出来,箭头上还带着一块红乎乎的肉。

  “啊!”伴随着程河的喊叫,壮得如头牛一样的琛哥重重倒地,响声惊到了边上的那些人,他们一看就乍了刺,立即围在车周围扫量四周。

  一箭将琛哥射杀,可夏天没停,他又从箭盒里取出一枝箭搭了上去,呼吸之间,将箭又一次射出。箭离弦后微振,行进一段距离后变得笔直,在五分之一秒后钻进了另一个大汉的脑袋。

  而那些大汉们在他射出第二箭后已经发现了他,狂吼着向他冲了过来,将弓背上后背,他一步踏上了身边的汽车,再一步已经高举着手中的角铁跃下。

  在空中轮圆了胳膊,对着一个冲得最快的大汉猛砸而下,车上借力,空中跃起,自上而下,这样的惯性加本身的力量,角铁落在大汉的脑袋上直接将他的头给开了瓢,灰白的脑浆四下飞溅,可夏天眼睛也没眨一下的弯腰转身,刚转过身,一条壮实的腿从他的头顶扫过,他两手握着角铁,对着这条腿猛砸而下,一声脆响,一个大汉惨叫着倒在了地上。

  恶豹般转身,望着眼前一只急速变大的拳头,他伸出右手,一把抓住了这只拳头,抬眼望,举着拳头的大汉两眼中射出愤怒的光望着他,他咧嘴一笑,一头对着大汉的脸撞了过去,大汉脑袋后仰,而夏天已经用力拉动大汉的拳头,一拉借力,他又一次跃了起来,在空中团膝,对着将要倒地大汉的脖子猛压而下。

  咔!

  大汉倒地,脑袋诡异的向一边斜着,被他一膝盖给捣断了。

  这一通快打下来,十个大汉中的四人当场死亡,一个重伤倒地完全失去了战斗力,而时间,从夏天射出第一枝箭到现在,过去了二十五秒!

  这有些简单,这有些粗暴,这有些让人受不了。

  而此时,程河才看清这个如鬼魅一样裹在厚布中突然袭击的人竟是夏天,他如傻子一样盯着夏天,根本不懂本该变成丧尸的夏天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更不明白夏天为什么会这样的厉害。

  夏天转头抹了把脸,脸上的血和脑浆被他抹去,对着程河将头上的厚布拿开,露出了自己的光头,如一个从地狱里刚上来的修罗。程河全身一个哆嗦,两脚颤抖着向后退去,夏天却根本不管他,而是盯着眼前五个虎视眈眈的大汉。

  “你敢偷袭我们?知道我们是什么人吗?我们是连盟……”

  一个大汉对着夏天厉声怒吼,不过他的话没有说完时,夏天已经动了。

  他左腿在前面微弯,右脚在地上借力一蹬将自己的身体前送,手中的角铁对着这人的嘴就刺了过去。

  角铁太大,这人的嘴太小,尽管在怒吼,可仍是显小,但这丝毫不影响角铁从他的嘴中刺入,连带着他的牙和嘴边的肉,统统被夏天的大力刺杀带进了脑子中。

  这些大汉们都惊呆了,他们实在不明白眼前这个人为什么这样凶残,整个过程一句话不说,简直就是传说中的恶魔。

  浓厚的铅云仍在翻滚,天空中开始落下一片片黑色的东西,不是雪,也不是雨,更不是树叶,就如同烧过的纸灰一样向下落。

  拔出角铁的同时,一个大汉对着他猛冲而来,雄壮的身体狠狠的撞击在他的身上,夏天的身体如一块石头一样向后猛射,他感觉自己被一辆高速行进的坦克顶中,剧烈的疼痛从大汉撞击到的地方开始向全身蔓延。

  他在空中调整了一下身体,如块铁一样砸在车顶,并且伴随着一口鲜血吐出,可他马上跃了起来,将还有半口的鲜血硬生生的咽进了肚里,两脚在车顶猛踏借力,整个人从车顶一跃而下。

  整个人落在了刚才顶他的大汉身上,两脚在大汉的脑袋一侧用力一拧,大汉的脑袋当场断掉,倒地后,两手不停乱抓,两腿也无意识的痉挛着。

  剩下的两个大汉瞪着恐惧的双眼盯着他看,眨眼间将七个同伙打死,这个人却连眼都没有眨一下,他的心是生铁做成的吗?

  夏天平时话就不多,沉默寡言是他的性格,而现在在拼命,更不需要说话,需要的,只是让眼前这些人倒下,全部倒下死去,不倒下死去,不足以泄在车厢里的恨。

  而怜悯现在不属于他,这些大汉们,不但抢了紫贝,还将老人踢伤,在这个时代,被踢的老人不会恢复,基本上已经是等于被判了死刑。更加恶劣的是,他们路过的功夫就将通道内几个无辜的人杀死,所做的一切都说明这些人极为残忍,杀他们也算是不冤。

  夏天不是心软之人,他来这里三个月更是明白了一个道理,在这个世界,暴力就是一切的通行证,而怜悯则是怜悯者的墓志铭。

  对敌人怜悯,就是对自己残忍!

  两个大汉对望一眼,突然出手。

  左边的大汉猛伸出双手去抓夏天的身体,右边的趁机挥拳击向他的脑袋。

  却是徒劳。

  迎接右边挥拳大汉拳头的,是夏天手中的角铁,角铁狠狠砸在他的胳膊上,他的胳膊当既就断成了三截。而夏天同时转身抓住了左边大汉伸过来的双手,猛向自己身边拉借力,他的身体原地拔起,右膝对着大汉的下巴猛顶而上,这记膝撞直接让大汉满嘴的牙不翼而飞,夏天落地,两手仍没有放开大汉的身体,将大汉整个横着抱起猛向下砸,同时抬起了下面的膝盖。

  咚的一声,强壮如牛的大汉身体顿时断成了两截,扔下大汉的身体,从背后的箭盒中抽出一枝箭,对着刚才断掉胳膊的大汉脑袋直接插了过去。

  噗嗤!

  箭从大汉的左边太阳穴进去,又从右边出来,大汉瞪着两只眼倒地死去,而夏天则顺势拔出了他脑袋中的箭,重新放回箭盒。

  一招便败,败则是死!

  转头一看,车上有个人正惊慌的想要打开车门,而他的手中,则举着一把手枪,弯腰捡起地上的角铁,对着车站猛跑而至,一脚踢在车门上,另一只手举着角铁顺着玻璃插了进去。

  角铁准确无误的刺进了这人的脑袋,再转头,看到了程河。

  程河此时站在距离夏天不远处,他爬过了桥上的一处断裂带,这处断裂带极宽,足足有近丈宽,下面则是深不见底的悬崖。

  “夏天,你放了我吧,我只是为了一口食物,我只是想活着。”程河哭丧着脸对着夏天大喊。

  夏天将插在车中人脑袋上的角铁抽出,然后转身弯腰开始奔跑,他两步便到了断裂处,脚在地上猛踏将身体送出,如一只大鸟一样从断裂处跃过,在空中举起手中的角铁,对着下面睁着惊恐双眼的程河脑袋刺了下去。

  角铁如一把锋利的剑一样刺进了程河的脑袋,程河直挺挺的跌下了大桥。

  “你想活着当然没错,但你却选择了死去。”

  夏天终于说了一句话,而且是句让人感觉是病句的话,但没有人质疑,地上躺着十个死得彻底的大汉,还有一个没死的,连正眼看一下他也不敢。

  几步窜到车边,拉开车后门,夏天的心沉了下去。
第4章 变异人
末世判官全文阅读作者:江河风月加入书架
  车后座上扔着一个全身被捆绑的姑娘,她穿着一件深褐色的风衣,脸上还架着一副墨镜,虽然被捆绑着,但仍是风姿绰约,可她不是紫贝。

  车上没有紫贝,她去了什么地方?脸色阴沉的四望,他很庆幸自己并没有把这些人全打死,还有个断腿的人在地上呻|吟。

  姑娘躺在车厢里,两只眼睛惊恐的盯着他:“你是谁?”

  夏天根本没时间理会这姑娘,这姑娘是谁都跟他没有半点的关系,他要知道紫贝在什么地方。径直到了那呻|吟着的大汉身边,蹲下看着这人:“先前在地铁通道里掠走的姑娘呢?”

  大汉两眼惊恐的盯着他,他们十一个人,加上程河就是十二个人,可眨眼间被夏天给杀了十一个,手段凌厉狠辣,是个人就要害怕。

  “你没明白你惹到了什么人,你会得到暴风雨一样的报复……”

  夏天没等他说完便用角铁插进了他的腿中,大汉抬头狂吼:“连盟,被送去连盟了。”

  轻轻点了下头,夏天站起望着大汉:“连盟在什么地方?”

  大汉睁着一双惊恐的眼睛看着他,如同看着一个怪物:“你想独闯连盟?你知道连盟是什么地方吗?你知道连盟有多少……”

  夏天又一次指向了角铁:“这不是我要的答案。”

  “向西走,我可以给你带路。”

  听了大汉的话,夏天轻轻摇头,转身将两个大汉脑袋上的箭拔出放进箭盒,他开始向前走。

  大汉望着自己断掉的腿和插在上面的角铁绝望大喊:“我有用的,我可以给你带路,请不要把我丢在这里。”

  夏天已经到了车边,望着桥的尽头没有说话,弯腰打开车门,将车里面放着的一袋面包拿出来,顺手把绑着那姑娘的绳子解开,边吃开始走。

  姑娘望着桥尽头慢慢行来的丧尸,脸上的表情犹豫不决,这个光脑袋男人在短短时间袭杀了这么多人,简直就是个杀星,这让她很恐惧。可这里同样不安全,左右为难的姑娘想了半天,最后一跺脚追夏天而去,望着脸上有血但狼吞虎咽的夏天,她小心问道:“你是谁?”

  夏天没有说话,仍旧吃着手中的面包,一袋子面包眨眼间被他吃得所剩无几。

  姑娘偷眼看夏天,望着他那张冰冷的脸,又小声说道:“也许你不喜欢说话,但你刚才为什么不杀了那个人?他会回去报信的。”夏天还是不理她,他一直快步行走,直到吃完了手中的面包。

  “我要谢谢你救了我,这连盟太可恶了。”姑娘真的不想跟夏天说话,但她又实在非常的恐惧,另外,她现在感觉到个光脑袋男人应该不会杀自己,胆子也大了一些。

  “你为什么要跟着我?救你?我认识你吗?我不过是想要杀了这些人而已,跟你没关系。”夏天开口,声音冰冷,很无趣。

  “明白了,你知道他报不了信,你知道他会被丧尸咬中是不是?”姑娘眼睛转了转又小声说道:“我叫风铃。”

  夏天望着铅灰色的天空,和前面空无一人的路,将厚布裹了上去,他不是故意装酷,而是天性如此。这姑娘能穿着这样的衣服,而且脸上还架着墨镜,这说明这姑娘不是简单的人物,至少不是个穷人。不是穷人,便是富人,在这个时代,最多的便是穷人,富人只有极少数,只要是富人,那便从来不把穷人当人看,他没有什么话要跟这个姑娘说,他只想救紫贝。

  此时,后面传来惨叫,大汉被一群丧尸围着,惨叫声渐渐平息,有些丧尸也发现了前面的夏天和姑娘,开始慢悠悠的向两人追来。

  “我可以跟着你吧?我是自己偷跑出来的,被这些连盟的人捉了,如果不跟着你,我会被丧尸咬中的。”风铃跑了几步,努力跟夏天保持平行。

  “跟我有什么关系?快离开!”夏天有些怒了。

  风铃吓了一跳,但又倔强说道:“你想去连盟找人吗?可你知道连盟在什么地方吗?你这样乱找的话要找到什么时候?”

  夏天一愣,转头望着她:“你知道连盟在什么地方?”

  风铃插在风衣兜里的手握着刚才车上那司机掉落的手枪,两眼紧张的盯着夏天点了下头说道:“我带你去连盟,你不要杀我,如果可以的话,事后能不能将我送回家?”

  “第一,我如果要杀你,在桥上你已经死了。第二,别指望我会答应你任何事。”这算是默许了风铃跟着他,一来他真不知道这个所谓的连盟在什么地方,他甚至连这个连盟是啥玩意儿也不明白。二来他想借这个风铃了解一下这个世界。

  风铃知道的还真多,加上她有些害怕夏天,不时的说着话来排解自己的恐惧,夏天也了解到了很多信息。这个时代,根本没有绝对的大家族,因为在这个秩序完全瓦解的时代,再富有的大家也不行,这个时代没有货币一说,全是以物易物,所谓的富人,就是存的东西多,而如果有人拥有一套净水处理机器的话,那他就会在短时间成为一个领袖,当然,这要建立在他拥有足够能力可以保护这套机器的情况下。

  他们所站的地方,统称为废墟之地,他们就在废墟之地东半部,是穷人的聚集地,也是丧尸最多的地方。连盟是一个以连家为核心组成的同盟,有好几个大家族。

  这样的时代,在这样的贫穷之地,这样的同盟势力之大不可想象,也难怪他们可以这样随便出来抢人,能开着一辆车和拥有手枪,也能说明这个同盟实力真的很大,至少在东半部这个贫穷之地是强大的。

  讲完后,风铃小心看着沉默的夏天:“听过这些后,你还是执意要去救人?”

  “这跟救人有什么关系?人是一定要救的,跟他们实力强大没有半分的关系。”夏天的话干巴巴的,如同三天没有喝水的人才会说的话,让人听着实在不喜。

  可风铃却不在意,她将风衣下一块布拉起来挡住了自己的脸:“她对你很重要?”

  夏天沉默,紫贝对他重要吗?这个问题一点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答应了老人,重要的是紫贝挡在自己身前那一下,这些理由便足够了。

  他突然想到一个重要问题,转头望着风铃:“有没有一种情况,在你辐射后没有变成丧尸,又重新成为了一个正常人?”

  风铃一听便摇头:“这不会发生,辐射后只能成为丧尸,当然,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进化成为变异人。”

  夏天大惊:“什么叫变异人?”

  风铃轻轻摇头:“太少了,听闻那些大人物都是变异人,一旦成为变异人,是会产生能力的,有无数人尝试,可根本没有见有人成功过,他们都成了一具具的丧尸,但不可否认的是,这个时代那些厉害的人物,他们全都是变异人。”

  “能力?”夏天感觉一头雾水,正在这时,他突然看到一辆车出现在视野中,这是辆皮卡车,开得非常快,车上直挺挺的站着四个人。

  一把扯过风铃,他们躲在了一边的路基下。
第5章 丧尸的级别
末世判官全文阅读作者:江河风月加入书架
  皮卡车开得张牙舞爪,如同一只发情的公牛奔行在残破的路面上,颠簸而快速的接近了两人。风铃有些紧张的望向夏天,她看到这辆车上喷了只火红的大鸟图案,这是连盟的标志,也就是说,这辆车和车上的人同样是连盟的人,她怕刚刚杀人杀得兴起的夏天会突然暴起。

  但她的担心显然是多余的,夏天趴在路基下一动不动,任由皮卡车开过了这里,他仍然趴着,如同亘古便存在于这里的一块石头。皮卡车对着那些歪斜行进的丧尸进行了无情的碾压,丧尸的脑袋和身体不断的在车轮下爆裂,车上的人兴奋得嗷嗷直叫。

  直到他们看到地上被丧尸啃咬得只剩下残肢的同伙后,他们都发出了怒吼,纷纷敲击着车厢,让开车的人快点离开这里。

  皮卡车消失在桥的另一面,进入城中,夏天和风铃这才从路基下爬了上来,夏天没有去看那辆车去了何处,而是接着向西赶路,风铃却用墨镜下的眼睛盯着他看。

  短短时间,风铃感觉到这个光脑袋似乎并不是个冷血动物,对他的恐惧感也大大减少。“刚才以为你是个莽撞之人,现在看来似乎又不是了,懂得躲避危险。”风铃的话里带着笑音,这说明她是微笑着说这些话的。只是不知道这微笑是不是强装出来的。

  可夏天根本没有回应,仍旧快步行走,他不知道连盟距离这里究竟有多远,这三天来,他唯一吃过的食物便是刚才那袋面包,下一顿食物在什么地方?这个问题只有鬼才能回答,而他还要去救人,体力不能太消耗,时间更不容去浪费。

  这个时代,没有绝对的娇小姐,风铃看着是个富人家的姑娘,可步行能力其实一点也不差,虽然有时候要快跑几步才能跟得上夏天,但她始终没有拉下太远的距离,残酷无情的环境造就了一代人,并且不知道还要持续多少年。

  “他们其实也是连盟的人。”风铃太喜欢说话了,尽管夏天的话很少,但这并不影响她说话的欲望,但她握着手枪的手却始终没有松开。

  夏天当然知道刚才皮卡车上的人是连盟的人,因为他们显然是认识桥上那些刚刚被自己杀死的大汉们。他望着渐渐昏暗的天空和前面荒凉到让人只会绝望的残破路面,道:“我知道。另外,你一直握着那把枪不难受吗?”

  风铃对这个寡言少语但却凶悍异常的光头男人开始感兴趣,手从兜里抽出,歪头看着他:“你刚才在桥上杀人,似跟这些人有着极深的仇怨,可为什么刚才没有暴起伤人?”

  夏天抬起了头淡淡说道:“桥上杀他们,是他们掠走了紫贝并且打了一个老人,不杀我不痛快。这些人只是路过,杀之无理由,随意杀人,不好!”

  噗……风铃听到他说出这样的话没憋住而失笑出声,不过她马上感觉不妥,伸出戴着厚厚手套的手捂住了自己的嘴,这个刚才在桥上杀人不眨眼的光头竟说出一句这样的话,这实在太可笑了。夏天不理会她的笑,接着沉下脸赶路。

  这个时代的黄昏根本没有夕阳,天上翻滚的云层只是更加浓厚了一些而已,本该青翠的路两旁现在也是一片枯黄,本该茁壮成长的树不再青绿,而是变成了一根根如同长着刺的狼牙棒。不时的有大树在他们不远处倒下,溅起一阵烟尘。

  路上并不是没有水,在残旧或者失去柏油的某些低洼处,可以看到一片片因为下雨而存积下来的水洼。可是,没有人愿意去喝这样的水,甚至不敢去接近这些水,水的颜色深绿又浓稠,总是散发着浓厚腐臭。这些水是上天的恩赐,但并不是为了怜悯世人而落,因为这些本来就是酸雨。最危险的当然不是脏,辐射才是这些水的最致命之处。

  所有暴露在野外的东西都是危险和致命的,灰和毫无生机构成了这里的主基调,一切都那么的让人绝望,绝望到让人看不到一丝的生机和希望,那些失去树叶只剩下枯枝的树上,挂着一些让人不知所谓的破铁罐和根本分辨不出颜色的布条,微风吹动它们发出响动,如同阴间的集合号和一根根出现在人间的招魂幡。

  这个见鬼的世界!

  路上突然出现了一群丧尸,大约有七八个,有男有女,歪歪斜斜的走向两人,可风铃却高兴说道:“有丧尸出现,这说明前面会有人类的聚集点,低级丧尸总是追着人群而来,天也晚了,我们要找到个有人的地方休息。”

  夏天一愣,转头望着风铃,他其实看不清风铃长什么样子,因为她风衣领子高高竖起,脸上架着墨镜,这时候更是有一块布挡着她的脸,这样做当然是有理由的,为了要抵挡辐射,这样做并不过份。

  “你刚才说什么?低级丧尸?”夏天并不在意风铃长成什么样子,他在意的是风铃刚才说过的这句话。

  风铃显然没有想到他会问出这么个问题,有些吃惊的摘下了自己脸上的眼镜,夏天看到了一双蓝如宝石的眼睛,她的头发却是黑色的,鼻梁高挺,嘴并不小,但这一切在她的身上是那么的协调,形成了一种诡异的美丽。她皮肤光滑细腻,这在这个时代并不多见。

  这是一个混血女孩。第一次看清她相貌的夏天确定了这件事,风铃摘下墨镜显然并不是为了炫耀自己的美丽,尽管她的确十分美丽,可在这个时代,一切和美丽有关的事物都是危险的,会带来不必要的灾祸和麻烦。

  没有人会喜欢麻烦,夏天更不会喜欢,所以他首先便将美丽这个词扔到了辐射云层之外,重新将风铃归类为一个女性生物。

  “你连这个都不懂?丧尸分好几种,这些到处游荡的不过是最低级的丧尸,也是存在于最多的丧尸,但他们一旦进化,就会极有攻击性,要不然,怎么会有人越来越多的人感染?”

  对于这些,夏天还真不是太清楚,他刚来这里三个月,虽然魂穿在了一个叫夏天的人身上,但他穿过来时,这人就已经感染了丧尸病毒,记忆什么的全都消失了。而三个月中,他一直同紫贝和老人生活在一起,他们对丧尸的了解并不是太多。

  他本来以为,所谓的丧尸就是眼前这些行动缓慢而毫无攻击力的行尸走肉,没想到竟还有极富攻击性的丧尸,这愈发的让他感觉自己有多倒霉。

  “他们靠什么进化?进化到最终会是什么?”

  听了夏天的这个问题,风铃一愣,她知道得很多,但这个很多仅仅是对于夏天来说,比如这个问题就将她难住了,她怎么会知道丧尸最终会进化成什么?她又没有见过。

  见风铃愣住,夏天便明白她是不知道的,也不再问,而是将目光定在了前面的一个凸起上。

  这是一个四方形的凸起,如一个铁盒子,建立在平地上,这说明下面有人,这个凸起是为了更好的观察地面之上,有人就意味着可能会有吃的,当然,还意味着危险,夏天一直以为,同这些丧尸相比,人才是最危险的。

  但他们必须要去看看,因为赶路,那一袋面包早就被他消化完了,而那个所谓的连盟还不知道有多远,他需要补充些能量和休息来恢复体力,这个地下掩体显然是不错的选择。

  但他十分的谨慎,小心的蹲在这个凸起的盖子边仔细打量,并且抽出了背后箭盒中的一枝箭。

  望着如此谨慎的他,风铃却有点不以为然:“你太过小心了,也将人们想得太坏了,这些贫民都是很友好的,你不用如此紧张。”

  听了风铃的话,夏天站起了身子,握着手中的箭,对着风铃毫无预兆的便刺了过去。
第6章 艰难的生存者
末世判官全文阅读作者:江河风月加入书架
  箭从风铃的耳侧直刺过去,可风铃吓得连动也没有动一下,紧张的她差点开枪。轻轻推开风铃,抽出插在一个丧尸脑袋上的箭,一串黑褐色的血飚出,丧尸倒地,夏天望着风铃说道:“相比起饥饿,任何道德和善良都会被抛弃。”

  明白夏天刚才是在救她后,风铃轻舒了一口气,将自己垂到胸前的长发拨到身后,随意的一个动作,便充满了诱惑,这世间虽然肮脏,但她那黑亮的秀发却如同暗夜中的点点星辉。

  “有些话虽然你不爱听,但我还是想说,你这人太过凶悍和野蛮,这样不好。”

  夏天不再理她,他没必要去打破一个姑娘仅有的幻想,更确切来说,他没有兴趣。转头四望,夜色已经尽数笼罩大地,这个时代的夜是绝对的黑暗,黑得伸手不见五指,从远到近看不到任何的光亮,从天空到大地是暗如墨汁的黑,而一些白天不出来活动的东西也常常在这样的夜里出没,比如那些疯长的猛兽,还有那些白天看着无法伤害到人类的丧尸,夜色,是它们最好的掩护。

  白天的辐射是人类的噩梦,晚上的辐射虽然会稍稍减轻,可目不能视物却阻碍了人类想要的活动,在这样的夜里,最好的生存方法是躲在一个地下通道或掩体中,这样不但可以躲避未知的危险,还能更好的节省体力。

  虽然不情愿,但这个地下掩体显然是个极好的休息场所,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还能搞到点吃的。当然,夏天对此并不抱有太大的幻想,这个时代,什么都多,就能吃的东西少。

  “下去吧。”轻轻打开掩体上面的盖子,夏天首先钻了进去,风铃紧跟着他,下面是一张铁梯子,通向幽暗的地下,不知道有多深。

  两人在黑暗中一直向下了近十几分钟才下到底部,这里出乎了两人的预料,两人以为这下面会很小,但事实上,这下面很大,当然两人是看不到具体有多大的,仅仅是凭着感觉,处在黑暗中的时间长了,会生出各种感觉。

  风铃在黑暗中碰了下夏天:“我们是不是寻找一下?”

  夏天刚要说话,前面却突然传来了亮光,还伴随着一阵阵的吵闹声,一把拉过风铃,将身体藏在了黑暗的角落向那边看。

  几个光着身子的男人在追逐一个同样光着身子的女人,这个女人可怜的叫喊着,瘦弱的身体上满是突出的骨头,两只下垂而少肉的乳|房随着她的跑动而不停乱甩。

  她那惊恐的叫喊惹得后面那些人更加的兴奋,他们各举着一个火把,另一只手上拿着各种不同的东西,有断了半截的木棍,还有形状怪异的铁罐,嘴里嘶吼有声,扑踏的脚步声音不绝于耳。

  夏天慢慢将背着的弓取在手中,并且抽出了一枝箭搭在了弦上,望着距离他们越来越近的这些人,他下了一个决定,一旦这些人发现他们,他就要放箭。

  女人的体力终是有限,眨眼间被那些大汉们追上,将她扑倒在地,一个大汉骑上她的身子开始抽打她,女人呜咽哭泣,哆嗦的声音显示她极度的恐惧。

  风铃看得全身哆嗦,她太气愤了,这么些男人欺负一个女人,太不要脸了,太让人生气了。

  转头看着黑暗中的夏天,她却看到一张平静的脸。极度气愤的她吃惊说道:“你怎么能这样?”

  她声音极小,可夏天听得却非常的清楚,他连呼吸都没有乱一下,仍是平端着手中的弓:“我要怎么样?”

  “这帮人……这帮人明显想要强|奸这个女人,你那么的厉害,不能救救她吗?”风铃的声音很急促。

  “救她?对付这么些人救下她后如何呢?带着她吗?”

  听着夏天那干巴巴的声音,风铃一愣,的确,这是个难题,这个可怜的女人怎么办?救下她怎么办?她该如何生存?

  “难道你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这些人强|奸她?”风铃有些沮丧的说道。

  夏天轻轻摇头:“你显然并没有看出来他们的真正意图,他们并不是要强|奸她,而是要吃了她。”

  风铃听了他的话大吃一惊,这可是个活人,怎么吃?烤着吃吗?这根本就是在胡说,正在这时,那个骑在女人身上的大汉终于停下了抽打,对着下面那女人恶狠狠说道:“今天轮到你了,你却想跑,你跑到什么地方去?我们速度很快的,你的肉会让很多人吃饱肚子。”

  “放了……放了我吧……我还有一个孩子,等他长大些,我便让你们吃掉我,求你们了。”女人可怜的低语,却惹来大汉们的一阵踢打:“你死后,你那孩子自然也会死,他的肉一定很嫩,这见鬼的世界,你竟敢生孩子,真是不知死活。”

  黑暗中,本来平静而无动于衷的夏天听到女人说还有个孩子后,他的眼角突然抽动了一下,他决定要动手了,转头望了一下,他想找个最佳的出手地方,这些大汉虽然瘦弱,虽然他们只是流浪在这里的流民,但他们有五个人,一旦出手,就要做到一击必杀,因为他不知道这黑暗中,还有多少像他们一样的流民,他不想惹麻烦上身。

  但这个时候,风铃已经到了忍耐的极限,听到女人还有个孩子,她一声大喝:“你们这些流民,竟然吃活人,你们是魔鬼吗?”

  黑暗中突然传出的声音吓了那些大汉们一跳,不过在听到是个女孩的声音后,他们又笑了,笑得肆无忌惮。

  他们笑时,夏天叹了口气,然后松开了手中的箭。箭离弦而去,对着的,是那个刚才骑在女人身上猛打的大汉。

  箭准确无误的射进了他的面门,这人仰面倒下,鲜血喷了下面女人一身。箭射出,夏天已经开始迎着剩下的四名大汉奔跑,边跑又抽出一枝箭搭上。

  嗖的射出,一个大汉应声倒地,而此时,他也已经跑到了距离最近的一个大汉身边,手中的弓伸出套住了这个人的脑袋,猛向下拉,下面膝盖抬起,咚的一声,这人的脑袋直接被他的一个大力膝撞给撞断了。

  闪电般将弓背在了后背之上,这时候,他脑后已经传来一阵恶风,不回头的弯腰,一根棍子从他的头顶呼啸而过,而他则一脚踢在拿着棍子的人腿上,这人猛的向他栽倒,弯手成肘,迎着这个下栽而来的脸便击打了过去。

  骨肉爆裂的声音传出,这人哼也没哼一声便倒地死去,他的脑骨已经尽数被夏天给捣烂了。

  这可吓坏了最后一名活着的大汉,他举着火把转身就跑,夏天取弓搭箭,对着这人的背影射了过去,箭正中后心,这人又向前跑了两步倒地,夏天过去将箭拔出,又回来将刚才射出的箭也收了起来,这才看着风铃:“你不该喊出声来,你会害了我们。”

  风铃则没有理他,而是扶起了地上的女人,女人受了些伤,但她的抵抗力也不错,这是长久以来的恶劣环境养成的体格,望着夏天和风铃,她连声道谢。

  风铃很满意夏天刚才将那些人都杀了,这要吃活人的人还能叫人吗?杀了也是活该。可夏天却皱眉看着黑暗中,他刚才听到那些男人说什么今天轮到这个女人了,难道这里的人轮流着吃人生活?如此恶劣的环境,这不是没可能的,风铃只所以这样的愤怒,那是因为她没有见过而已。

  夏天始终认为,不管到什么时候,最危险的只能是人类本身,因为没有任何一种生物能有人类的思想,而这个时代,控制思想的枷锁已经打开,剩下的只能是贪婪和杀戮。
123456789101112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江河风月所写的《末世判官》为转载作品,末世判官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末世判官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末世判官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末世判官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末世判官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末世判官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