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都市言情小说 > 山村逍遥记最新章节 > 山村逍遥记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山村逍遥记 连载中
分享山村逍遥记

山村逍遥记全文阅读

山村逍遥记作者:山里杠子

山村逍遥记简介:  金凤凰都是从山沟沟里面飞出来的,或许桑志恒就是一只金凤凰。
  偶得玉佩空间,桑志恒的生活从此变得逍遥无限。
  一开始,他发现空间里面有一棵葡萄树和一口井,葡萄树结的葡萄非常好吃,而井水具有催生植物生长的功效,于是,他便辞去城市里的工作,回家专心发展葡萄种植。
  后来一天,空间里面金光四射,他发现自己的玉佩空间竟然升级了。升级后的玉佩空间,能让自己取出更多的空间物资,同时也让他发现了更多的果树。
  七亩葡萄园建成了,三十亩蟠桃园建成了,五十亩杏园建成了,二十亩梨园建成了,二十亩核桃园建成了……
  空间不停地升级,终于有一天,他打开了一扇门,发现,自己的玉佩空间不是只有几百平米的小院,而是一个完整的世界! https://www.uukanshu.com
-------------------------------------

山村逍遥记最新章节第一百七十七章 大功告成
第二章 家庭会议
山村逍遥记全文阅读作者:山里杠子加入书架
  回到堂屋之后,桑秀芬娘俩便到厨房里面忙活起来,小媛媛得了舅舅给买的玩具零食,搬了个小板凳,坐到桌子边一边吃一边玩。而桑志恒和魏友亮兄弟两个则一边喝着老干红茶,一边聊了起来。

  听完了自己小舅子的经历和以后的打算,魏友亮一边点着头一边说道:“按说这大学生回家发展农业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我从网上看到过,说什么京大的学生毕业后养猪的,清华的学生毕业后养鸡的,后来可都赚了大钱了。”

  听到姐夫支持自己,桑志恒还是挺感激的,毕竟这些天来,就没有一个人帮自己说过话。

  “你别站着说话不腰疼,下地干活那可都是力气活,志恒打小上学,没下过一天力气,让他去干那些个活计,我这当姐姐的还心疼呢。要我说呀,志恒,你要是在外面受了气呢,就在家里面歇息三个月两个月的,散散心。等气消了,还是回城里去,找个正经企业干着,安安心心找个媳妇,才能让咱爹咱娘放心啊。”

  “姐,别人能吃得苦我也能吃,别人能享的福我也要享。这次我回来呢,就不打算走了。大城市里面什么好的?吃地沟油,喝污染水,呼吸有毒的空气,压力大的睡不着觉,拿的工资三辈子也买不上一套六十平米的房子,这样活法,有什么意思?在咱这小山村,有山有水,空气清新,邻里之间和和气气,睡醒了才起床,合黑就睡觉,没有那么大的压力,舒舒服服地过一辈子,有什么不好?”

  听完自己小舅子说完自己的观点,魏友亮眼前一亮,竖起大拇指冲着他说道:“兄弟你说的太对了,把自己弄得跟驴一样累,真是犯不着。很好很好!你这个决定,我支持!还有啊,你要是在大城市里面,没车没房的,这媳妇都不好找。你一回来呢,依你的条件,想要什么样的老婆就有什么样的老婆!”

  听自己女婿一说,桑志恒的妈妈也觉得有些道理。如果自己的儿子在城里面找了媳妇,就得在城里买房子。天京城房价高得没谱,那也是妇孺皆知的。就算是把自己老两口打打价卖了,也凑不够买房子的钱。说句心里话,对于自己儿子从大城市里面跑回农村来生活,自己多少还是有些支持的。只不过,自己那老头子不知道犯了什么邪乎,打心眼里面反对儿子的决定。

  “我说魏友亮,你不知道劝劝志恒,怎么反过来支持志恒犯错误了呢?”桑秀芬从厨房里面走出来,叉着腰瞪着魏友亮质问道。

  当着丈母娘和小舅子的面被老婆呵斥,魏友亮觉得脸上挂不住,但是嘴上又不敢回应,脸色有些难堪,哂哂地笑了笑。

  “姐,打小你是最了解我的人,我这次回来的决定可是想了很久了,绝对不是什么犯错误。”

  桑秀芬一听,无奈地摇了摇头,转身回厨房继续忙去了。自己弟弟的脾气自己又怎么不知道,他认准的事情,十头牛也拉不回来。

  这时,屋里的人听到外面天井里面传来一声咳嗽声,魏淑媛忙跑了出去。

  “姥爷回来了!”

  听到外面魏淑媛的叫声,魏友亮和桑志恒赶忙站起来,向外迎了出去。

  老头今年六十一岁了,身体很好,皮肤黝黑,背有些驼。他抱着媛媛,一脸乐呵呵。

  “爹,去后山了?”

  “去后山了。”桑守成的眼睛看都不看魏友亮一眼,看着媛媛说道。

  “媛媛快下来,姥爷刚从山上下来,得休息。”

  听到爸爸的话,媛媛一脸不乐意地撅着嘴说道:“不嘛,我就要姥爷抱。”

  魏友亮一听,心想连女儿都不听自己的,真是太没面子了。

  “快下来!真是越来越没规矩了!”这时候,他说话的口气就凶了很多。

  媛媛看到爸爸脸色凶起来,小嘴巴鼓了鼓,眼看着眼睛里面的泪水就打起了转转。

  “对孩子耍什么脾气?你看!媛媛不哭……媛媛不哭……”

  桑守成本想多说魏友亮两句的,可是小外孙女这时候眼泪已经吧嗒吧嗒地掉了下来,于是心疼地去哄小外孙女。

  “爹……”桑志恒也凑了过来,然后他父亲却故意转过身子,不让他看媛媛。

  “怎么了?怎么了?哎呀,谁欺负我家小媛媛了,我打他。”志恒娘听到天井里面媛媛的哭声赶忙走了出来。

  桑守成哄不下来,便将媛媛给了自己老婆。

  “媛媛乖,媛媛不哭,想吃什么跟姥姥说,咱到小卖部买去。”

  一听这句话,小姑娘顿时来了精神,抽了几下鼻子,然后看着姥姥说道:“媛媛要吃葡萄。”

  “葡萄?这东西小卖部可没有,那得到县城里面大超市去。”

  这时候,桑秀芬从厨房里面喊道:“妈,别惯孩子了,他爸前天刚给她买过。”

  老太太没有回自己女儿的话,而是看着自己老头问道:“呀,这是孩子没吃够啊,要不这样,你骑上电动车,到县城超市买一些回来。”

  “妈,别这样惯孩子了!”魏友亮觉得这样做不妥。

  桑志恒忽然反应过来:“葡萄?”

  老太太回头一看,对他说道:“哎呀,还把你忘了,要不这样,你去吧,志恒。”

  桑志恒心想,我的玉佩空间里面就有一棵葡萄树,结的葡萄又大又甜,好吃着呢。不过,自己可不能当着大家面跑进空间里面去摘葡萄啊。玉佩空间这件事先不能跟父母说,不知道别人知道了这件事之后有没有麻烦。还有,自己一进入空间,这身体就一动不动,就跟死了一样,别人看到了还不吓一跳啊。先前他曾经做过实验,就是当自己进入空间的时候,用手机给自己录像,他发现空间里面的时间和现实中的时间是一致的,不过当自己进入空间之后,现实中的身体可就没了反应。而现在老妈既然让自己出去,正好可以到空间里面去一趟。

  看到自己小舅子要走,魏友亮说道:“我也去,我开车去。”

  然而桑守成一把拉住了他,说道:“待会我有话跟你说,你别去。”

  桑志恒也回头对他说道:“我自己去就行。”说完,转身便走了。

  原来,桑守成看到自己的女婿之后,心里面忽然有了个主意。自己的儿子和女婿关系好,兴许让女婿劝劝儿子,儿子会回心转意。然而他却不知道,实际上魏友亮在心里却是支持自己的小舅子回农村来的。

  魏友亮有自己的小算盘,如果自己小舅子在城里生活下去,以后结婚得买房子,一套房子几百万,就小舅子那点工资绝对不可能买得起,作为他唯一的姐姐,自己老婆一定会竭尽全力帮助他。那样的话,自己这几年的积蓄可就全搭进去了。

  当然了,也不是说魏友亮多么小心眼,主要是他觉得,与其为了一个人买一套房子,降低全家人的生活质量,倒不如直接在农村过得舒坦。

  看着自己的儿子走远了,桑守成才一脸严肃地对自己得女儿和女婿说道:“待会吃饭的时候呢,你们都帮着我说几句话,劝劝志恒。他一个京大的大学生,到这小山村里面成何体统?友亮,你听到没有?”

  “听到了,听到了。”魏友亮忙说道。

  过了大约一个小时,桑志恒满脸大汗地回到了家中,他的手里面,提着一个大塑料袋,塑料袋里面全是紫红色熟透了的葡萄,足有二三十斤。这一次,他把空间里面熟了的葡萄全摘了下来。现在他能够从空间里面拿出来的东西的重量只能是这么多,再多了就拿不出来了,他也不知道怎么才能够让自己拿出更多的东西来。

  “我说志恒,这东西这么贵,你买这么多干什么?这得好几百块钱的吧。”魏友亮对于自己小舅子的慷慨,十分的惊讶。

  “多弄了一些,大家都尝尝。”

  这大冬天的,葡萄都是大棚里面栽种的,味道不地道不说,还死贵死贵的,看到自己儿子提的葡萄,桑守成媳妇有些心疼钱。

  “买了就买了吧,快去吃吧。”老太太有些自我安慰般地说道。

  于是,志恒的母亲便将葡萄洗好了,放在了水果盘里面。

  “舅舅买的葡萄好吃。”

  听到外甥女夸自己摘的葡萄好吃,这给桑志恒增加了不少信心。既然打算回来发展农业,就得有项目,而他打算做的第一个项目,那就是把空间里面的葡萄移栽到外面来。

  “你们都吃呀,多着呢。”桑志恒对大家说道。

  魏友亮看到自己女儿吃得蛮香,也捏起一个葡萄送到了嘴里面。好吃,绝对的好吃。酸甜可口,回味无穷。吃了一个,他又接着捏起了另一个送到了嘴巴里面。

  “好吃,太好吃了。老婆,快来尝尝志恒买的葡萄,比咱们买的好吃多了,就是比时令熟的都好吃。”

  桑守成是个侍弄园林的老手,尤其对葡萄特别有研究,不过对儿子买回来的这个葡萄品种却有些眼生。旱玫瑰果皮没这么薄,早红就更不可能了,早红还不如旱玫瑰皮薄,而且这两个品种都不如自己儿子买的可口。旱玛瑙味道太甜,凤凰51号是红色的,也不是。究竟这是个什么品种,他还一时拿不准了。

  “老头子,儿子买的这葡萄还真好吃。”

  一家人都过来吃起了葡萄,纷纷称赞起来。在入冬的季节能买到这么开口的葡萄,那也很难得了。

  “志恒,你这葡萄不便宜吧?”魏友亮问道。

  桑志恒微微笑着说道:“你猜猜?”

  “这么好吃的葡萄,起码得二十块钱一斤吧?”

  说实话,这葡萄二十块钱还真不叫贵。那些大棚里面种出来的,都能卖到十块钱。如果这种葡萄运到天京或者海城,在高档超市里面卖几十块钱一斤也是抢手货。好货就是不怕贵!

  桑志恒微微笑了笑,未置可否,心里面盘算着下一步如何开始发展自己的葡萄园。

  桑守成老两口一听这价格,心里面就咯噔一下,这几十斤葡萄,那可就是五六百块钱呢,这志恒,真是太不会过日子了!

  “哎对了,志恒,你这次是真打算在这小山村里面当农民?”魏友亮一边吃着葡萄,一边问道。

  “那当然了,当个逍遥快活的山民,给个县委书记都不换。”

  这时候,桑守成看不下去了,干咳嗽了一声。

  “现在咱们一家都在场,志恒你也别太执拗了,咱们一起都说说自己的意见,你们谁支持志恒的打算,谁不支持都说说。芬儿,你先说说。”

  桑守成抽出了旱烟袋,压了一锅。

  桑秀芬把饭菜都拾掇好了,端到了餐桌上,看着自己的弟弟说:“志恒,我觉得你这样做是自己放弃自己的前途啊!”她的口气里十分的着急。

  “哎,秀芬,话可不能这么说。我倒是觉得志恒回来是一件好事,前途什么的,得分怎么看。他是毁了当官的前途,可是不是开创了当农民的前途吗?”

  “你,魏友亮你今天是要干什么?是不是成心和我家过不去?”

  看到自己女儿说话的口气有些过火,桑守成忙拦着说道:“行了,你们两个别吵吵了,来,支持志恒回来的,举手我看看?一个人的眼光不一定准,大家的眼光才错不了!”

  魏友亮一听,立马举起了手。
第三章 玉佩空间
山村逍遥记全文阅读作者:山里杠子加入书架
  桑守成嘴角露出了一丝不屑的表情,看着自己的儿子说道:“看到没,四个人就你姐夫支持你回来,我看你这事八成不靠谱……”

  然而没等老头说完,他媳妇皱着眉头对他说道:“老头子,既然志恒把城里面的工作都辞了,回来,我看倒是也不错。”

  桑志恒一听,有些喜出望外,本来他还在想如何说服大家怎么才能够相信自己,支持自己在山村发展的。而现在,场上的力量对比一下子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从一比三变成了二比二。这一下自己所处的位置就比较从容了。

  桑守成也有些感到非常意外,瞪着自己的媳妇质问道:“你一个妇道人家,懂什么?”

  他这一句话,倒是也把自己的女儿给牵扯了进去,他的女儿也是妇道人家。

  “我怎么就不懂了?志恒要是在天京城里面住,房子买不起,媳妇娶不了,吃的不好,穿得不好。咱们也老了,以后也需要人照顾,志恒要是能在咱们跟前,也是咱们的福气了。”

  桑守成当然也明白这个道理,以后自己老了,跟前要是有个儿女的话,当然方便多了。他们邻居也是个儿子有出息在外面的老太太,身体有病,因为儿子远在城里,没人照顾,死了好几天才被发现的。为这件事,老头老太太唏嘘了好几天。

  桑志恒看到了父亲脸色的变化,忙进一步说道:“爹,都说养儿防老,可是我要是在城市里面生活,别说养你们老了,自己都养活不来,下一步还有孩子,过得多累?我回来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而且我都已经想好项目了。”

  这一点可是老头心里面的软肋,自己身为一个农民,虽然六十多了,可是连退休金也没有,等自己动弹不了了,身边没个人还真挺可怕的。从里子的角度出发,自己是应该支持儿子回来的。可是从面子的角度出发,自己又不能支持儿子这么干。

  “话可不能这么说,你回来,让乡里乡亲怎么看?让我们桑家的脸往哪里搁?”

  桑志恒听得出来,自己老爹的话音里面有活口,便忙继续进一步解释道:“要是我能够在村里面赚了大钱,那别人自然不会闲言碎语了。”

  桑秀芬问道:“你就这么有把握?”

  “绝对有把握!”桑志恒斩钉截铁的说道。

  难道这个还没有把握?别的不说,根据这三个月来的实验结果发现,利用空间里面的井水种植植物,可以加速植物三倍的生长速度,还能增加一倍的产量,而且还能极大的提高质量。如果用井水养鱼,可以提高鱼的生长速度四倍,而且极大地提高产品质量。如果自己现在承包三亩地的话,就算是只种玉米,只要利用空间里面的井水,产量也是非常可观的。正常情况下,鲁中丘陵地区玉米亩产量在500公斤左右,而利用空间井水的加成效果,一次的亩产量便会达到1000公斤,一年收获三次,便是3000公斤,三亩地总共9000公斤,市价每公斤2块3左右,收入20700块钱。而种植玉米,一亩地一次收获的支出大约在200块左右,一年三次收获的成本是600块,三亩地也就只有1800块而已,这净利润就是18900块钱。

  实际上,桑守成在后山就承包了9亩山地,即便是只种玉米这种管理方便,收入稳定的农作物,都可以获得五万以上的收入,这都赶得上自己在天京城当公务员的工资了!

  况且,自己有空间井水这么好用的东西,难道回来就是为了种玉米?自己当然要选择更赚钱的项目了!

  可以说,对于自己回到山村里面进行发展,桑志恒是有绝对的把握的。

  “兄弟,你还没说你回来究竟要上什么项目呢?”

  桑志恒看着桌子上的葡萄,嘴角微翘着说道:“你觉得种葡萄怎么样?”

  魏友亮一听,点头说道:“种葡萄确实不错,咱爹可是个种葡萄的高手。你还别说,你买的这个葡萄还真好吃,超市里面我怎么没看到这个品种?赶明我也过去买一点,放在冰箱里面零碎着吃。”一边说着,他一边吃着葡萄。

  “这么贵的,去买做什么?志恒买了这么多,多给媛媛带上就行了。”老太太刚咽下个葡萄,说道。

  桑志恒摆了摆手对魏友亮说:“姐夫,买不到的。”

  “我买不到?你不是从超市买的?”

  “对,至少现在买不到了,我是从一个骑三轮车的老头手里面买来的,他说他家就这么些,是个晚熟品种。”

  “哦,原来这样啊。”

  桑秀芬招呼大家说道:“行了,反正人都已经回来了,志恒的脾气大家也都清楚,既然志恒心里有数我看咱们支持就是了,咱们现在还是吃饭吧。”

  于是,一家便围到了餐桌前,开始吃饭了。

  中午饭很丰盛,主菜便是野兔炖萝卜,另外还是白菜煮粉皮、油条拌黄瓜、卤汁凤爪、排骨炖土豆、肉炒山药。搭配起来,滋阴壮阳,而且桑秀芬厨艺精湛,味道也是一流。

  有美味自然要有佳酿,桑家人喝的是东村老刘家自己酿的粮食酒。老刘家酿酒有年头了,到他这一代已经是第四代了,好口头,二十块钱一斤。

  因为魏友亮还要开车,便只吃了一茶碗酒。这酒有后劲,吃着带点糠腥气,喉头回味妙趣无穷。桑志恒吃了四茶碗,有些吃不住酒力了。这一茶碗便是二两,四茶碗可就是小一斤了。

  送走了姐姐一家,已经到了下午五点钟,桑志恒便回到自己西屋的房间里面睡觉去了。

  这次家庭聚会,基本上算是统一了意见,全家以后也算是通过了桑志恒回来的打算了。

  桑守成吃了一茶碗酒,脸色红扑扑的,坐在大堂屋里面一边吃着茶,一边同老婆闲聊起来。

  “老头子,志恒打小就没让咱们丢过脸,我看这次也不会让咱们失望的。”

  听老婆宽慰自己,桑守成一边压了一锅旱烟,一边点着:“但愿如此吧。在哪也就是混口饭吃,这倒无所谓,我倒是比较担心志恒的亲事,到现在都二十三了,连个对茬也没有。”

  “这件事我也和芬儿说了,他说他们村上有个姑娘,前儿刚高中毕业,模样儿叫一个水灵,个头也出挑,家道也好,还有一个弟弟,以后负担也小。不过怕就是姑娘家父母考虑以后儿子的负担,会贪点财。”

  “贪财也倒是小事,只要是好姑娘,配得上咱们志恒就行。咱们志恒,那可是京大的大学生,虽然回了农村,那也相当于员外爷了。”

  “真不嫌害臊,也就是个大学生罢了,还员外爷了?”

  “咋了?我儿子可是正经天京大学毕业的大学生,那可是全国的名牌,整个赢牟市,多少年才能出一个的。”

  “也是,多少年才能出一个的。”

  就在老两口讨论着自己的儿子的终身大事的时候,桑志恒正在自己的房间里面休息。

  他现在已经掌握了进出空间的办法,只要自己将玉佩挂在胸前,然后闭上眼睛,再把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到胸前的玉佩上,一分钟后,等自己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就会发现自己已经进入了玉佩空间了。

  进入空间之后,因为喝了不少酒的缘故,桑志恒觉得特别口渴。

  三间草屋里面,什么东西也没有,只在房子中间画着一个直径一米左右的八卦圆盘,上面标着一些自己看不懂的符号。每一次进入空间,桑志恒都会首先出现在这个圆盘里面。

  “太渴了,头也疼的要命,还是先喝点水吧。”

  于是,他便踉跄着走到了天井里面,来到了水井旁边。水井井口是方形的,每条边有五十公分,从井口向下二十公分,便是水面了。桑志恒趴在井口,将头探进了水里面,咕咚咚喝了一肚子水,等抬起头来之后,便觉得头脑清醒了许多。

  “现在是冬天,正好可以利用这段时间把空间里面的葡萄树枝剪一些,然后弄到外面放到窨子里面,等来年开春的时候,再把这些枝条扦插到地里面。”

  头脑清醒了之后,桑志恒绕着葡萄架转了几圈。这种葡萄的籽粒很大,产量也很高,再加上无与伦比的口感,肯定能卖好价钱的。等自己头炮打响了,父母放心了,自己便可以放开手脚在这小山村里面大干一场了。

  主意拿定了,剩下的,便是等明天自己的体力恢复了之后,便可以从空间里面向外倒腾东西了。不知道为什么,现在桑志恒一天只能够向外面倒腾大约三十斤重的东西,多了便不能够向外倒腾了。而反过来,向里面倒腾东西就更少了,他现在一次能够带进来的东西,只能是自己身上穿的衣服,和口袋里面的一些小玩意儿,像什么?头、锄头什么的大件农具,根本没法带进来。

  没有大件农具,在这里面想要干农活,根本不现实。

  因为被这个问题困扰着,他百无聊赖地走到了屋子里面的八卦圆盘中间,盘腿坐了下来。

  不知不觉,他进入了梦想。

  等到他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他已经回到了现实世界里面了。
第四章 扦插育苗
山村逍遥记全文阅读作者:山里杠子加入书架
  第二天,桑志恒一大早便来到了自家承包的荒山上去了。

  这些年来,立志从土坷垃里面变出钞票来的年轻人越来越少了,整片整片的荒山越来越荒废了。看着眼前的一片片荒山,桑志恒嘴角露出了笑容。

  用不了多久,自己就会成为这一片荒山的主人,用不了多久,这一片荒山便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在自己家承包的荒山位置的一处山坡上面,有四个窨子,每个窨子大约能放置四百斤左右的物品。

  鲁中地区的窨子,一般都是用来储存地瓜、山药、生姜、土豆等根茎作物的种苗的。窨子位于利于排水的向阳山坡位置,以粘性较大的红土为好,深达四五米,冬暖夏凉,封口之后,二氧化碳浓度极高,利于农作物的保存和防御老鼠的损害。

  因为自己打算下一步在自家承包的9亩山地里面种植葡萄,所以这四个窨子现在就被桑志恒用来当做储存从空间里面倒腾出来的葡萄树枝的地方。

  不过要想储存葡萄树枝,需要一些细沙,于是,桑志恒用一上午的时间把四个窨子口的荒草整理掉,接着又用了一下午的时间,到村头的小河里面用筛网筛了几百斤细沙。

  堂堂一个天京大学的高材生,竟然赤脚在冰凉的河水里面筛沙子,这可是让见到的人有些难以相信了。

  “志恒!这是要大干一场啊?”村支书路过村头小河边,冲着桑志恒大声喊道。

  台子村村支书名叫桑守亮,按辈分是桑志恒的叔。

  “守亮叔,你干什么去了?”

  桑守亮穿了一身笔挺的西服,梳着油光蹭凉的大背头,手里提着个包,就跟乡里来的干部一样有派头。看着他的架势,捯饬地跟上海滩里面的许文强一样,怎么看也不像个村支书。

  “乡里计生办来走访,我去陪了陪。”

  桑守亮对自己这个大学生侄子放弃城里人的体面生活,回到小山村里面当农民的想法感到很不解又很感兴趣,于是便摇晃着身子向着他走了过来。中午的时候喝了不少,村支书走起路来摇摇晃晃的。

  桑志恒住下手里的活计,擦了擦汗,微笑着看着村支书走了过来。

  “叔,中午喝了点?”

  “可不喝了点,喝了还不少。计生办来了个女的,酒量是真大,喝了四茶碗白的还有六瓶啤的,你叔我差点没陪下来。这些细沙都是你筛的?”

  看着堆成小山的细沙,村支书惊讶的问道。

  看着自己的劳动成果,桑志恒感觉到特有成就感,点头说道:“都是我筛的。”

  村支书竖起大拇指对桑志恒说道:“行啊你小子,没看出来还这么能干啊。恩,不错,好好干,以后大有出息!”说着,他拍了拍桑志恒的肩膀,点了点头。然后,便转身走了。

  “叔你走啊?”

  “天要黑了,回家搂老婆睡觉去!”

  听到村支书说出这么一句话,桑志恒心里面觉得有些不自在。虽然说按辈分自己得叫桑守亮叔,但是其实村支书的年纪也就只比自己大十来岁。而他的媳妇,更是跟自己年纪差不了三四岁。同时,村支书媳妇长得韵味十足,让人看一眼晚上做梦准能遇到的那种。当然,做的这梦可不是恶梦,而是让人热血沸腾的美梦。

  “二亩地,三间房,老婆孩子热炕头,这样的生活也挺有滋味的。不过,眼下还差个村姑给我当老婆呢。”

  桑志恒不由得摇着头,苦笑着寻思起来。

  自己现在二十三周岁了,自己的同龄女孩当中,没去上大学的几乎全都名花有主了,而那些上了大学的,估计也没有一个愿意跟自己回乡下当农民的。哎,看来,要不行就只能从比自己年纪小的女孩子当中发展发展了。

  必须得有个女人啊,要不然这生活就单调了。再说了,晚上熄了灯,自己一个人躲在被窝里面,寂寞的时候也没个人陪着说说话。

  抬头看到天色马上就黑了,低头一看沙子差不多够用的了,明天再找一辆拖拉机运到自家家的承包地里面就行了,于是他便收拾好了工具,回家了。

  桑守成悄悄地观察到自己的儿子干起农活来有模有样,于是也便打消了担心,开始支持自己的儿子在这小山村里面发展自己的事业了。

  因为老爸是种植葡萄的专家,所以有些活计桑志恒还是要请教他的。晚上吃饭的时候,他便请教了一些关于如何剪枝,还有如何选择扦插枝条的办法。掌握了这些方法,自己便可以到空间里面进行剪枝了。

  吃过晚饭,桑志恒从家里面找了一些编织袋和细铁丝,便回了自己的卧室去了。

  看着儿子拿着编织袋和细铁丝回了屋,守成家的便捅了自己老头子一下,说道:“志恒他爹,志恒拿编织袋和细铁丝干什么呀?”

  “哎,白天我见志恒把咱家窨子口给平整了平整,然后到河里面筛了一天细沙,晚上又找编织袋和细铁丝,他这葫芦里面卖什么药,我这当爹的还真看不出来。”

  “咱这孩子随你,打小就爱瞎鼓捣,也不知道这次要鼓捣出个什么动静来。”

  自己的儿子可是桑守成的骄傲,梗着脖子对他老婆说道:“我儿子那可是天京大学毕业的大学生,他就是真当了农民,那也比普通的农民强。”

  “那是,这都员外爷了,还能不强呀。”

  守成老婆一边说着,一边端出针线簸篮,开始做起了针线活。

  而桑守成则嘟囔了一句,背着自己的旱烟袋便出去溜达去了。

  桑守成有个习惯,晚上七八点钟,就要到外面溜达溜达,这个习惯对身体实际上是很有好处的。

  而桑志恒呢,回到自己的屋子之后,便立刻插好门,将编织袋和细铁丝扔在一边,然后将玉佩放在了胸前,闭上眼睛,然后把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胸前玉佩那一点上。

  很快,自己便感觉到一股极强的吸引力把自己的灵魂从自己的身体里面拽了出来。

  大约过去了一两分钟,他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已经盘腿坐在了八卦圆盘里面去了。

  接着他站起身来,环顾四周。

  屋子里面还是老样子,没有任何的变化。屋里面出了正中间的八卦圆盘以外,在一边的墙根上还放着一个金丝楠木的箱子。箱子不大,能放几十斤东西。

  摸了摸口袋,桑志恒嘴角露出了笑容。

  果树剪枝剪还在口袋里面,马上就要派上用场了。

  根据从老爸哪里得来的经验,要想扦插育苗葡萄树,需要选择一年生带三四个嫩芽的纸条。

  于是,桑志恒便急匆匆的拿着果树剪枝剪,来到了天井里水井旁的葡萄架前。

  咔嚓,咔嚓,不一会儿的功夫,桑志恒便累的满头大汗了。

  看着摆放在地上的葡萄枝条,他估摸了一下,差不多就这些了。一来空间葡萄树枝条有限,二来自己能够运送出去的数量也有限。所以,桑志恒觉得差不多了,便将葡萄树枝用尼龙绳捆扎好,搬进了屋子里面的楠木箱子里面。

  看着楠木箱子满了,他又盖好了箱子,最后,他便盘腿坐到了屋子中间的八卦圆盘里面去了。

  不一会儿,他便在八卦圆盘里面睡着了,然后等他醒来的时候,便已经重新回到了现实世界里面去了。

  夜深人静,整个台子村陷入了宁静当中。

  拉开自己房间里面的电灯,桑志恒看到,自己放在空间楠木箱子里面的葡萄枝条,已经被运送到了自己的卧室的地面上。

  作为扦插育苗的枝条,保湿很重要。

  桑志恒立马将所有的枝条都放进了事先准备好的编织袋里面,然后方才放心的睡觉了。

  第二天一大早,天还没有亮,桑志恒便趁着老爸老妈还没有起床的空儿,匆匆地将昨天晚上从空间里面运出来的葡萄枝条下到了窨子里面。

  盖好了细沙,然后将将入口简单的封了一下,桑志恒满意地坐在一边,欣赏着自己的劳动成果。

  抬头看看日头,已经是上午八点钟左右了,该吃早饭了。

  “志恒!志恒!”

  这时,桑志恒听到山脚下有人喊自己的名字,远远看去,原来是自己爸爸。

  “爸!”

  桑志恒站在半山腰,拢着嘴巴冲着山脚下喊了一声。

  山里空旷,喊声能传很远。

  “回家吃饭了,志恒!”桑守成又喊了一嗓子。

  “知道了!爸!你先回去吧!”

  一边说着,桑志恒扛着?头和铲子,沿着山间的小路,便下山去了。

  朴实的台子村老百姓,千百年来一直守候着古老的旋崮山。山峪子里的梯田种满了花椒、核桃、苹果、樱桃等等经济果树;山梁上的梯田种着地瓜、高粱、玉米、小米等农作物;山脚下的水浇地里面,则种着成片成片的小麦。

  这里没有过多的欲望纷争,这里没有过分的灯红酒绿,这里是永远的宁静和安康,这里是精神最后的家园。

  走在崎岖不平的山间小路上,桑志恒感到特别轻松惬意,仿佛整个人都融入到了四周的环境里面去了。
第五章 下套捉兔
山村逍遥记全文阅读作者:山里杠子加入书架
  农家早饭略显清淡,一碗小米粥,一碟自家腌制的小咸菜,两张具有沂蒙特色的玉米煎饼,两棵大葱。吃一口煎饼卷大葱,就一口咸菜,喝一口小米粥,浑身都觉得舒坦。

  小米是自家地里种的,摊煎饼的玉米同样也是自家地里种的,腌咸菜的原料,除了酱油、盐和醋以外,主料胡萝卜、小黄瓜、辣菜头、生姜、大蒜等等,这些都是桑守成家后院的菜园里面种的。

  华夏的农人勤俭,只要是自己地里面能够种出来的东西,便不舍得花钱去买。

  自给自足,是华夏农人的天然特点。

  自己的劳动能够满足自己的需要,这不就是一种幸福吗?

  而且,享用自己的劳动换来的小米粥、小咸菜和玉米煎饼,要比在城里面吃什么豆汁油条,或者汉堡薯条,要健康多了。

  一家人埋头吃早饭,少有言语。

  桑守成最先吃完,然后便蹲在门口,压了一锅自家地里种的旱烟。

  俗话说知子莫若父,昨个儿想了一晚上,桑守成才想明白儿子为什么找细铁丝,倒是他扛着编织袋放到窨子里面的东西,自己却没有想明白。

  “恒啊,你下到窨子里面的,是什么东西?”桑守成有些好奇。

  桑志恒心说,玉佩空间的事情,最好还是不要让父母知道的好。这件事解释起来麻烦,又没办法把老爸老妈带进去看。反正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所以他决定撒个谎。

  虽然说自己这辈子很少撒谎,但是偶尔撒一个,还是很有意义的。

  “啊,爸,我从网上买了一些葡萄枝条,打算明年的时候育点葡萄苗。”

  桑守成的老婆一听,皱着眉头看着自己儿子问道:“网上还有卖葡萄苗的?”

  “网上啥都有卖的,妈。”

  志恒他妈半信半疑地点了点头,她想不明白,究竟网是个什么东西,怎么还能卖东西呢。

  “你要搞葡萄园,我也不反对了,但是有一点你要知道,侍弄葡萄,是个细致活,一定得上心。”

  “你爸侍弄了大半辈子果树,什么葡萄、桃树、杏树、核桃树呀,谁家要是上了虫生了病呀,都来找你爸去看看。以后你要是有什么不懂的,就拉着你爸去。”

  听到自己老婆夸自己,桑守成反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半红着脸对他老婆说道:“行了,跟孩子说这些没用的干什么,不说话没人拿你当哑巴。”

  被自己的男人说了一句,志恒妈倒是没觉得有多少生气,反倒觉得让自己男人生气了有些不好意思,一边陪着歉意的笑容,一边匆匆忙忙地开始收拾一家人吃完饭的碗筷。

  桑守成回头看了自己儿子一眼,然后问道:“你觉得鼓捣葡萄能赚钱?”

  虽然说自己回村务农的原因并不是为了钱,但是只有赚到钱,而且必须还得赚大钱,才能打消父母和姐姐的疑惑,也同样才能让自己在整个台子村的老少爷们面前抬起头来。

  所以,桑志恒必须赚大钱,第一炮必须打响。

  “能,能赚钱。”

  听儿子这么说,老桑点了点头,自己的儿子不是个喜欢说大话的人。

  “那就行了,要是不能赚钱,咱爷俩会被村里人看扁的。”

  听到父亲说出这么一句话,桑志恒陡然感到自己肩膀上的压力重了起来。

  他走到老爸面前,看着老父亲,笑了笑,说了句:“没事,爸,我能赚大钱。”

  桑守成看自己儿子,那可是怎么看怎么骄傲,他也笑了笑,说:“我儿子干啥都能成大器。”

  “爸,别这么说,让别人听到了笑话。”

  “哈哈哈哈,奥对了,西山那边野兔挺多,你去看看吧。”

  桑守成说完,便背着手,走出了家门。

  桑志恒摇了摇头,捋着细铁丝说道:“哎,还是老爹了解我,我一拿细铁丝,我老爹就知道我要去套兔子了。”

  在城市里面,闲暇的时候可以去唱唱歌,跳跳舞,喝喝酒,打打牌。然而这样的消遣并不是桑志恒喜欢的,他总感觉自己是被同事朋友拉着去凑数的。

  而在这山村里面,消遣的方法便和山、山中的小溪、还有那山里面的飞禽走兽,千草万木联系了起来。

  自小在山里面长大的桑志恒,到这初冬时分,便知道是套兔子的好时候了。

  野兔是一种繁殖能力吓人的野生动物,从四月初夏到深秋九月深秋,一般每过四五十天,母兔就会下一窝小兔。这样算下来,一只母兔子一年可以下两到三窝小兔,一窝能活三四个,一只母兔子一年便可以繁殖十来个小兔。

  在旋崮山一带,兔子的天敌主要是獾、狐狸、小鹰等等,但是因为这些较大些的野生动物遭到大量捕杀,几近灭绝,所以野兔的天敌越来越少。

  野兔一多,以前的时候,扛着**前来打猎的猎人也多。但是呢,现在这些**都被公安上缴了,导致在一段时间内,野兔的数量一下子多了起来。

  兔子的数量必须得控制,要不然漫山遍野的就全是兔子。

  野兔的破坏力实际上是很大的,一个野兔,可以让一大片庄家减产,而一群野兔,便能让一大片庄家绝产。

  有报道说,瑞典的斯德哥尔摩因为环抱得当,没人捕杀,导致野兔数量暴增。成群结队的野兔在城市里面溜达,尤其是在街道上面瞎逛,严重影响了交通安全。政府没办法,最后竟然雇佣专人负责捕杀野兔,甚至弄到最后,竟然用毒气来对付野兔。

  在旋崮山,这种顾虑是不会有的,因为像桑志恒这样的人,还是有挺多的。

  他是下套抓野兔的专家。

  用铁丝打一个活扣,然后绑在一块四五斤重的石头上面,找一个合适的地方放下,等到第二天的时候,就有可能抓到野兔了。

  这是个技术活,最难的地方是下套和找兔道。

  俗话说,蛇有蛇道,兔有兔道。一只兔子,总是喜欢走同一条道路。这一点被狡猾的猎手利用,在它每天的必经之道上下一个很隐蔽的套,然后它一钻进去,便再也挣脱不了了。

  整个一上午,桑志恒都在给这些可怜的小动物们下套。

  西山是独立于旋崮山的另外一个山头,海拔也在六百以上,山势要比旋崮山平缓。翻过西山,夹在西山和旋崮山之间的,是一道深达数里的山峪子,叫吴家峪。

  山峪中间,有一道小溪,溪水潺潺,许多野兔会到溪边喝水,所以这地方也是下套的好地方。

  在溪水边下了七八个套子,桑志恒有些累了,在一处泉眼边喝了几口泉水之后,便坐在泉边的青石板上休息起来。

  “桑志恒!”

  忽而的,他听到半山腰上有人喊自己的名字。

  循声一望,他看到半山腰的一棵大柿子树上面好像有一个人影。

  “这人是谁?听声音是个女的。”桑志恒寻思起来。

  “哎!你在干嘛?”一边寻思着,他冲着半山腰喊了一嗓子。

  “我在摘柿子呢!”

  农谚云:七月核桃八月梨,九月柿子赶上集。现在都已经是农历十月了,这柿子早就熟过头,霜一打,柿子变得很软很软。这样的柿子,搅合在玉米糊糊里面摊煎饼,最好吃不过了。

  想到这里,桑志恒笑着自言自语道:“看那颗柿子树上面还有许多,我何不也去摘一点,回家让老妈给我摊点柿子煎饼呢。”

  这样打算着,他便冲着那个女孩喊了一嗓子:“你等着,我也去!”

  “哎,我等着你!”

  女孩的声音很响亮,就跟夜莺的歌声一样甜美。

  不过,桑志恒到现在仍然没有想起那个女孩究竟是谁来。树枝遮挡了她的身体,自己根本看不清女孩的长相。

  很快,桑志恒一路小跑来到了那颗树干三四个人都搂不过来的大柿子树下面。

  “是你呀!”看着还在树上的女孩,桑志恒笑了。

  女孩也冲着他笑了笑,说:“你也在这里呀。”

  原来,这个女孩是自己的初中同学,名叫齐颖,和自己同一个村。

  “对呀,你也在这里呀。”

  两个人都感到比较意外,一直在笑。

  齐颖灵巧地从柿子树上滑落下来,胳膊上挽着一个塑料袋,塑料袋里面装满了烂成泥的柿子。

  “你会爬树?”桑志恒有些惊讶。

  齐颖拢了拢稍微有些凌乱的头发,擦了擦额头的细汗,笑着对桑志恒说:“我会爬树。”

  “我们,我们有好多年不见面了吧。”桑志恒稍微有些紧张地说道。

  齐颖很漂亮,即便是头发凌乱,穿着朴实的齐颖还是很漂亮的。

  “是呀,从初中毕业到现在,有八年了。”

  “八年?是吗,这么快呀。”

  “那边有块大青石板,我们过去坐坐吧。”齐颖提议。

  “好呀!”桑志恒很开心的说道。

  于是,两个人便坐到了青石板上面,快乐地聊起了这八年来发生的有趣的事情。

  两个人都很开心,八年,不知不觉之中,时间过得真快。
第六章 泉边烤肉
山村逍遥记全文阅读作者:山里杠子加入书架
  一开始桑志恒还稍微有些拘谨,但是聊着聊着,便也轻松多了。

  不知不觉,日头偏西,中午已过,两个人的肚子便开始咕噜咕噜叫了起来。

  “你想不想吃烧烤?”

  忽然,齐颖一脸神秘得看着桑志恒问道。

  “烧烤?”

  “对呀,在这深山峪子里面,就着甘甜的泉水,吃着肥美的野兔,是不是很舒坦呀?”

  听齐颖这么一说,桑志恒不由得咽了口唾沫,说道:“想想都觉得美,可是,我下了套子,得等到明天上午才能见到收获吧。”

  “不等你的套子,我有办法!”

  齐颖说完,便冲着山的那一头大声喊道:“黑虎!黑虎!”

  “齐颖,你在喊什么呢?”

  “我的狗,它叫黑虎。咱们现在捡点柴禾,待会就有烤兔肉吃了。”

  桑志恒眨眨眼,看着山那头,很疑惑地说道:“你的狗能听到?”

  “狗的听觉比人厉害多了,能听到的。”

  “可是,没有盐,烤出来的肉不是很好吃的吧。”

  而齐颖则像变戏法一样,从口袋里面摸出一小袋细白的食盐,说道:“我带着呢。”

  桑志恒很是吃了一惊,目瞪口呆得看着齐颖:“你平时出门带盐?”

  “对呀,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奇怪?”齐颖的眼神里面闪出一丝失望。

  桑志恒连忙摆手说道:“不不不,一点都不觉得奇怪,我小时候也喜欢到山里面玩,也经常带盐和火柴。秋天时候,抓一串蚂蚱,挖几个红薯,捡一些柴禾拢起来,把红薯埋进去,一边烤着蚂蚱,一边等着红薯烤熟,想想那样的日子还真是难忘呀。”

  齐颖眼睛里面带着晶莹的小泪珠,笑着说道:“对呀对呀,那时候我们一大群孩子一块儿出来。那些女生抓不到蚂蚱,只有我能够抓到。”

  “对对对,不光能抓蚂蚱,抓蝎子,下河摸鱼,上树摸鸟蛋,这些事情你都干的来。用现在话来说,你就有点……”

  不等吞吞吐吐的桑志恒说出来,齐颖抢着说道:“是女汉子对吧。”

  其实桑志恒就像说这句话,但是好像话到嘴边又不敢说了。

  看着脸色稍微有点生气的齐颖,桑志恒忽然急中生智的指着远处说道:“快看,那边来了一只大细狗。”

  只见西山山头,威风凛凛地站着一只齐鲁大黑细狗。

  齐鲁细狗,也叫齐鲁细犬,那可是天生的好猎犬。

  顺着桑志恒手指的方向,齐颖忙看去,然后高兴地说道:“是黑虎。”

  然后,她把右手的拇指和食指捏起来放进嘴里面,吹出来一个非常响亮的口哨。

  看此情景,桑志恒显然有些自叹不如了。他学着齐颖的样子,也把拇指和食指捏起来,放进了嘴巴里面,用力一吹,结果吹出来一些唾沫。

  齐颖一看,哈哈大笑地指着桑志恒说道:“你连这个都不会呀,可真笑死我了。”

  桑志恒擦了擦嘴巴,忙说道:“只是一时忘了,奥对了,现在你的黑虎来了,你打算怎样让它去抓野兔呀?”

  “待会你就知道了。”

  然后,齐颖站到他们附近的一块地势比较高的石头上面,手里面掂量着一块鸡蛋大的石头,这时候,黑虎则一边看着她,一边绕着齐颖站的石头转来转去。

  忽然,齐颖的目光一下子集中到了在他们的北边大约三十米远的一处草丛里面,喊了一声:“黑虎,上!”

  话音一落,齐颖奋力将手中的小石头扔向了草丛。

  扑通一声,石头扔进了草丛里面,腾地一声,从那草丛里面跳出来一只灰色的野兔。

  这时候,黑虎已经快要接近那片草丛了。

  看到野兔,黑虎异常兴奋,奔跑的速度更加迅疾起来。

  齐颖一脸紧张地看着自己的爱犬,站在高处的石头上,攥着拳头小声说道:“快!快!追上兔子!”

  而一旁的桑志恒,则对齐颖,已经开始佩服地五体投地了。

  自己能够看兔道,便觉得很厉害了,而齐颖竟然能够直接找到兔子窝,一石头便把兔子轰出来,然后让自己的猎犬去捕捉。

  这是对这片山水多么熟悉,才能做到的呀。

  “厉害,真厉害。”桑志恒啧啧摇头说道。

  黑虎用了十来分钟的时间,便将一只足足有四斤多重的大家伙叼了回来。

  齐颖拍了拍黑虎的脑袋,便将它的嘴巴里面的野兔抓着耳朵提了起来。

  “够咱们吃的了,走,咱们到泉子边上去。”

  一路走,两个人一路捡拾着柴禾,等到泉眼边的时候,已经捡了不少柴禾了。

  “你生火,我剥皮。”

  齐颖从腰里拔出一把小刀,一边借着溪边的水把野兔剥皮,掏内脏,一边对桑志恒说道。

  桑志恒心说:随身带刀的女孩子,这可真是太女汉子了。甚至说,要比女汉子还女汉子,简直就是女中豪侠呀!

  看这身手,哪个男生要是不长眼惹了她,绝对没有什么好下场。

  “齐颖,你怎么什么都会呀?”

  齐颖用力将野兔皮扒下来,一边说道:“我们家没有男劳力,我就当男劳力了,所以,会的,就多了点!恩,好了,终于给剥下来了。”她的手上全是血,她用手背擦了擦额头的汗,冲着桑志恒笑了笑。

  桑志恒也笑了笑,马上就要有美味的烤兔肉吃了,确实值得高兴。

  在泉边的一块空地上,他笼起了篝火,轻轻地吹旺了起来。

  齐颖将整个野兔都洗干净了,放在溪水里面泡着,然后用小刀砍断一根拇指粗的荆棘条,消去荆棘条表皮的细刺和树皮,将野兔从头到尾插了进去。

  “火再旺一点!”

  “好嘞!”

  于是,桑志恒便又向篝火里面扔了几根干木柴。

  “嗯,差不多了,火太小,便将兔肉烤酸了。”

  看着手法娴熟的齐颖,桑志恒推断,估计她没少干这件事。

  他指着旁边埋在土里,露出一点的灰烬说道:“这些灰烬也是你烤肉留下的?”

  “哎,这你算说对了,整个台子村呀,也就我会干出这么不着调的事情来。”

  看着话语里有些戏谑的齐颖,桑志恒问道:“怎么叫不着调呢?”

  “他们都觉得我不着调。”

  “他们都觉得你不着调你就不着调了?他们说的是他们的,你做的是你自己,只要你开心,干这些事情又碍不着他们什么事,管他们干什么。再说了,他们也说我不着调,我倒是觉得我挺着调的。”

  齐颖看着烤的滋滋响的兔肉,笑的露出了洁白的牙齿。

  “你的事情我也听说了一些,你怎么不在城市里面当官,非要跑到这穷山穷水里面当农民呢?”

  “当官太累,不如当村民逍遥,城市太喧嚣,我喜欢农村的宁静。怎么,你也觉得我不正常?”

  “我要是觉得你不正常,就不会让你吃我烤的兔肉了。”

  听到齐颖这么说,桑志恒又笑了。

  跟这个女孩在一起,让自己觉得很是轻松。

  不一会儿,兔肉烤的差不多了,齐颖用小刀割下下来一根兔腿,垫着茅草抓着递给桑志恒说道:“尝尝熟了没。”

  桑志恒接过滚烫的兔腿,差点没扔到地上,两个手快速地倒换起来。

  “好热好热啊。”

  “你傻啊,你不会垫着茅草。”

  桑志恒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道:“没经验,没经验呀。”

  然而咕咕叫的肚子已经顾不上烤兔肉的热,试试哈哈地轻咬了一小口,便觉得一股浓浓地肉香味钻进了自己的心肝脾肺肾里面去了。

  兔肉烤地酥软可口,香气扑鼻,非常美味。

  自己不是头一次吃兔肉,但是这种形式和心境却是头一次。

  齐颖皱着眉头看着桑志恒问道:“烤熟了没?”

  “一个字,香!两个字,真香!”

  “我问你熟了没。”

  桑志恒连连点头说道:“熟了熟了,齐颖,你也吃呀。”

  齐颖点了点头,将溪水边的茅草铺好垫在石头上,然后将已经烤熟的兔肉放在上面,自己割下了一条兔腿,轻咬了一口。

  “有些糊,不如上周那个烤的好。”

  齐颖稍稍皱了下眉头。

  “好吃,已经够好吃的了,我活这么大,这是我到现在为止吃过的最好吃的东西了。”

  桑志恒很快便将一条兔腿啃了个干干净净,然后便亲自伸手去抓兔肉。

  齐颖一看,忙将自己的小刀递给他说道:“别用手,还烫着呢,用刀子。”

  接过刀子之后,桑志恒割下一大块兔肉,索性直接用刀子叉起来吃了。

  一阵狼吞虎咽,桑志恒便将大半个兔子给吃得差不多了。

  看着剩下的残骨剩肉,又看了看一根兔腿还没有吃完的齐颖,桑志恒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你,你还够吗?”

  齐颖笑了笑,咽下最后一口兔肉,然后捧起一口泉水,喝下,说道:“我饱了。”

  接着,她站起身来,转了一圈,看着这一片山说道:“志恒,你回来晚了,你要是早一个月回来,这山上全是好吃的,不但有兔肉,还有野果。哎,只可惜今天只能吃兔肉,不能吃野果了。”

  看着有些遗憾的齐颖,桑志恒忽然想起来,今天空间里面的葡萄还没有摘呢。

  “齐颖你在这边等一下,我到那边去一去。”

  然后,刚吃饱了的桑志恒便急匆匆地跑向了附近的一个洼地里面去了。
123456789101112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山里杠子所写的《山村逍遥记》为转载作品,山村逍遥记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山村逍遥记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山村逍遥记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山村逍遥记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山村逍遥记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山村逍遥记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