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军事历史小说 > 战国之上杉幕府最新章节 > 战国之上杉幕府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战国之上杉幕府 连载中
分享战国之上杉幕府

战国之上杉幕府全文阅读

战国之上杉幕府作者:小张局座

战国之上杉幕府简介:  当一个少年在一觉醒来时发现自己已经成为了扇谷上杉家的家督上杉朝定时所面对的就是北条家的侵袭,他该如何应对?是屈服于北条还是借助长尾家的力量? https://www.uukanshu.com
-------------------------------------

战国之上杉幕府最新章节第376章 饭山军议
第2章 奇袭战术
战国之上杉幕府全文阅读作者:小张局座加入书架
  上杉朝定在偷袭拿下扇谷上杉家的故土江户城后就准备向南部的小机城西北的小泽城进发。

  由于朝定的策略,太田资正的一伙“败兵”就很顺利的进入了小泽城的城内,并且很快夺取了城池。

  为了使得自己的计略能够继续成功,朝定不得不把一些投降被俘获的北条家足轻全部斩杀。

  就这样,朝定一路上偷袭拿下了江户城、小泽城,现在已经到达了小机城的城下。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北条氏纲的风魔忍者已经把朝定的一举一动汇报给了北条氏纲。

  “主公,本家军势倾巢而出,后方并没有留下多少防御军势,要是被上杉朝定这个小鬼给断了后路可不好。”多目元忠作为北条军五色备黑备的大将还是很有发言权的。

  “元忠,我也知道,本家军势要是现在撤退可能会遭到上杉家的突袭,就连以前向本家示好的豪族们的消息也没有了。”北条氏纲现在也是骑虎难下,虽然他们的大军已经开进到了武藏国的胜沼城,但是还要提防八王子城的山内上杉家的军势。北条氏纲作为总大将,还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的,稍有不慎就会使得才站稳相模国不久的后北条家毁灭。

  \"主公,那么就让臣去带领黑备的骑马队去拦截上杉朝定的那区区三百人的军势。您伺机后退。\"多目元忠也不想让自己的主公为难,分兵后还能使得周围的敌军认为是准备好伏兵而不敢轻举妄动。

  “那就这么定了,天黑就分兵行动。”北条氏纲不得已只能放弃了攻击河越城的行动,只好来年再来。

  此刻,身在小机城城内本丸御殿里的朝定却什么都不清楚,只感觉这样的偷袭成果很大。

  “主公,我等不能再向北条家的腹地进军了。”就在朝定准备再下一城时,太田资正过来提醒朝定了。

  “是啊,主公。”难波田宪重此刻也觉得不是什么好时候进军,“虽然我等的奇袭有背于武士的风格,但是北条家势大而不得已为之,要是继续前进的话我等尚且不知北条家是否退兵回到相模国内。”

  “。。。。。。”朝定感觉这两人就是来当说客的,难波田宪重完全是一个莽夫,虽说会一点和歌但是智略还没有太田资正一半。

  “好了,我也明白了你们的苦心,北条家应该有风魔忍者汇报过我等的事迹,本家是时候撤离这个弹丸之地了。”朝定也没办法了,连手底下的家臣已经反对进军了,那就只好回老窝继续宅,等待下一个机会。

  这一次朝定的破袭战术虽然成功实施没有损失一人,但是仅仅上杉家获得了五十匹战马和一百把打刀(劣质的武士刀)、永乐钱500贯、小金判100枚。

  这一次的行动朝定的基本目的算是达到了——拖住北条氏纲的脚步。

  多目元忠的黑备两千军势(五百骑兵加上一千五百足轻)在两天后才到达了人去城空的小机城。朝定早在一天前就快速后撤到了江户城。

  就在朝定刚刚坐在江户城本丸的评定间时,一名使番打破了高兴的气氛。

  “禀报主公大人!大石定久在八王子城倒戈!本家失去了对西武藏的控制!”使番显然是看到了朝定脸上的青筋已经显露出来后立马就告退走人。

  “主公,还有一个坏消息。”难波田隼人佐就从门外走了进来,“北条军五色备的黑备大将多目元忠带兵两千军势已经陆续接收了本家几天前攻下的城池,现在要是他想歼灭我等的寡兵还是很容易的。”

  “连大石定久都倒戈了,接下来本家的日子怕是不好过了。”太田资正心里清楚北条家的实力和擅长怀柔的手段。

  “本家连夜撤回河越城,把所有的财务、武器、战马全部带上,并且在撤离之前一把火烧掉江户城本丸!”朝定既然认为收不住那就别让敌人得到!

  “是!主公英明!”难波田宪重等人瞬间觉得朝定比他们上一任的主公——上杉朝兴靠谱,至少江户城可是上杉朝兴梦寐以求都打不下来的地方给朝定拿下了。

  就这样,朝定趁着夜色带着三百军势成功的撤往了河越城,北条家在这一次没有得到任何的好处,战略上和战斗上双方都是五五开。北条家损失了上田朝直和太田资高两人,斩杀北条家常备足轻一百名。北条家这次仅仅是寝反了大石定久一人和麾下的五百军势加上一座八王子城,奉行由北条幻庵负责。

  北条幻庵/北条长纲(ほうじょうげんあん/ほうじょうながつな)(1493---1589)本名北条长纲,相模北条家首代家督北条早云的三男,幼名为菊寿丸,母亲是早云的正室栖徳寺殿。

  依照箱根神社文书的记载,在幻庵幼时便被父亲送入箱根权现别当坊金刚王院出家修行,在永正十六年(1519)四月时早云将四千四百六十五贯文的领地让渡给箱根权现别当坊金刚王院,后来幻庵在大永四年(1524)游方至京都在近江一带的三井寺修行了三年,学习了诸多技艺,不但精通茶道、连歌,同时还是尺八、一面鼓的名人,以尺八创作出的「泷落」一曲流传至今,是有名的文人,此外因作为武门之后亦勤加习练弓马之术,待回到相模后便继承了箱根权现别当四十世之职,替北条家统合西相模、东骏河、伊豆宗教势力与经营当地温泉事业出有大力。

  北条幻庵虽然未还俗,却在实际上摆脱了僧侣的身份以北条氏一族的身份活动着,长兄北条氏纲与上杉家争夺岩付城时一度率军应援并参加第一次国府台合战。氏纲身故后由年方二十六的侄儿北条氏康继位,不料次兄葛山氏时亦在来年辞世,遂由幻庵来担任侄儿氏康的后见役,以身为一族长老的崇高身份同时担当着北条氏在南关东扩张的经营,也负责起小田原城的内务管理之职,进行对城下町的统整,并指挥着风魔党为北条家进行情报搜集。在后来永禄二年(1559)制成的『小田原众所领役帐』之中,幻庵领有五千四百四十二贯的俸禄,其知行乃是所有小田原众中最高的一位,并领有相模中郡和武藏小机领的封地,而伊势家的制鞍之术亦由身为早云么子的幻庵传承光大,留下了被称为「幻庵之鞍」的名品,相传早云寺中深具禅味的枯山水庭园也是出自幻庵的手笔。

  侄儿玉绳城主北条为昌死后,其军团的三浦众一部被置于幻庵指挥下,于翌年开始使用「静意」为印鉴,在后来天文二十年(1551)面对长尾景虎越过信州鸟居岬南下协助上杉宪政时,亲自率兵于平井城出阵,但因为城中兴起疫病,于是果断地带同所有城兵在越后军来到前撤出,退至左近的松山城。虽然这一着令平井城重回上杉氏之手,却也为北条家多保留了一分力量,而未盲目应战损伤兵力。之后幻庵在久野附近构筑居城,并与当时的文化人连歌师宗牧等人交往,得到了「关东第一文人」的美誉,在永禄五年(1562)时幻庵改成与父亲本名宗瑞同宗的临济宗大德寺系法名,易名「宗哲」,同年十二月亲将撰讲述出嫁妇女应遵守的礼仪等事项的「北条幻庵觉书」一册赠给氏康之女鹤松院。

  因为长子三郎(纲重)与次男氏信在对抗武田家时于蒲原城相继战死、三男长顺又先己病故而绝嗣,所以提出希望将氏康之子三郎氏秀收为养子为继,但因为氏秀在翌年被送往越后给上杉谦信当养子,最后才决定由幻庵次男北条氏信之子北条氏隆继承家业。

  历侍北条家氏纲、氏康、氏政、氏直四代被称誉为「黑衣宰相」的问政长老北条幻庵辞世于久野城,享寿九十七岁,法名金龙院殿明岑宗哲大居士。

  后北条五代的百年江山中幻庵一人便活过了其中的九十六年,可说是十分罕见的高龄。但他的生殁年却长期有各种相异的说法,尽管「北条五代记」已算是研究北条家的重要史料,如果他死去时是天正十七年(1589),逆算回去的话是却是明应二年(1493),可是根据其它与幻庵有关的史料来看,他应该是在永正年间初叶的1504~1510年出生才对。除此之外,依照黒田基树教授所书的『小田原市史』之研究看来,幻庵也并非故于那可以让人无限联想的天正十七年,由其嫡孙氏隆的文书来看幻庵最晚故于天正十三年,而且在幻庵改名宗哲后至天正十一年以降便完全无其活动资料,这些迹象均再再使人对幻庵的生卒年生出疑窦。
第3章 河越骑士团
战国之上杉幕府全文阅读作者:小张局座加入书架
  其实一想到北条氏纲就剩两三年可活后朝定的压力也减轻了不少。

  “禀报主公,本家骑马武士300名,和新晋骑马武士50名已经全部集结完毕。”难波田隼人佐站在一百五十名武士前向着在指挥台上的朝定汇报。

  “恩,辛苦了。从现在开始你们就是专业的骑士!只由我一人指挥!”朝定招招手,示意在边上拿着木箱的十几名足轻过去。

  “主公,这是。。。。。。”太田资正经过和朝定一起袭击南部城池后也获得了扇谷上杉家的侍大将一职,就连难波田隼人佐也升任骑大将。

  “全部换装!”朝定大喊了一声后,所有人的目光全部集中在木箱中的衣物上。十几个木箱被足轻们打开后全是清一色的白袍,正反两面全都有上杉家的家纹竹与雀。

  “是。”难波田隼人佐知道自己被选为朝定嫡系军势的指挥官后还是很高兴的,就连自己的父亲难波田宪重也是举双脚支持的,连自己的骑马队也一并交给朝定使用,连太田资正为副将辅佐难波田隼人佐。

  骑马武士们全都呆呆的看着难波田隼人佐和太田资正两人套上了白色竹与雀长袍后才纷纷效仿起来,半柱香的功夫后,所有的骑马武士们已经全部换上了新的白色竹与雀长袍了。

  “从现在开始你们的番号为‘河越骑士团’!”朝定仿照圣殿骑士团的样式先粗略编制起来一支战斗力比普通军势强一些的骑马武士的团体。虽然没有中世纪特有的锁子甲、十字团盾,但是慢慢的都会有的。就像一位圣人说过:‘面包会有的’一样。

  “嘿···嘿···哦···”显然,这些骑马武士们很喜欢这个番号名,朝定本以为他们一开始会有些抵触情绪等等。

  “主公,臣无能。没能让大石定久留在上杉家。”上杉朝成有些伤感的对着朝定说着。

  “叔父不用自责,上田朝直和太田资高两人已经被我惩处了,大石定久此人也只是时间问题。”朝定也想不出什么安慰的话,这就只能这么说。

  “感谢主公。”上杉朝成看到了眼前一片白袍武士后不由得发出感慨,“要是朝兴殿能看到这一幕会多么高兴。”

  “宫城政业。”朝定想到了一位扇谷上杉家的老臣。

  “臣在。”宫城政业一听朝定在叫他时就三步并作两步走到朝定面前。

  “准备一些给这些马匹穿戴的铠甲,只需要抵挡住箭矢的攻击即可。”朝定知道战国时期的弓箭杀伤极低,最多就是距离远而已。

  “臣明白了。”宫城政业清楚朝定的想法是什么,他也是知道了朝定在袭击武藏国南部城池的时候骑兵的功效。

  “难波田隼人佐、太田资正,你们两人负责每天训练350名河越骑士团,不得怠慢。要保证他们的骑术精湛。”朝定可不希望这队人是摆设。

  “臣明白。”难波田隼人佐和太田资正相互看了看后就在考虑如何训练他们。

  武藏国一国共有久良岐、都筑、多摩、橘树、荏原、丰岛、足立、新座(新罗)、入间、高丽、比企、横见、埼玉、大里、男衾、幡罗、榛沢、那珂、儿玉、贺美、秩父二十一郡。可是真正在扇谷上杉家掌控下的就只有入间郡(河越城)、新座郡(膝折城)、埼玉郡大部分(岩付城)、比企郡(武藏松山城)、足立郡(鸿巢城)。要是以石高折算下来也就只有六郡十五万石的领地,北条家的蚕食能力还是很厉害的。

  朝定的河越骑士团才成立没几个月时,北条家就给了朝定一个实战的机会。

  北条氏纲撑病打响了第一次国府台合战(1538)。

  大永6年(1526年),北条氏纲的后台老板兼姑表兄弟今川氏亲去世,从此他就不买骏河那边的面子,1537年,氏纲甚至向骏河开火,史称“河东一乱”,双方的关系日益恶化。但是如日中天的北条氏纲已是无所畏惧,晚年的氏纲和父亲北条早云一样老当益壮。天文7年(1538年),在下总国国府台城,第一次国府台会战展开,交战双方是北条氏纲对决古河公方足利高基之弟、小弓公方足利义明和里见义尧的联军。

  古河公方和堀越公方一样为幕府在关东守护的两支,一脉相承,但后来的关东将军足利成氏寻机杀死了上杉宪实之子宪忠。招致幕府再次发动讨伐,镰仓失陷了,成氏逃至下总的古河,从此称为古河公方。足利义明当初与其兄高基争夺古河公方位置失败,被迫流浪。上总真里谷武田氏,为了向下总的原氏领地发展,家主武田信保千里迢迢从奥州找来放浪的足利义明作为大义旗帜。义明得此机会,野心再炽。大永4年(1524年),原氏的主城小弓城被攻陷,义明在此建起了御所,自称小弓公方。

  攻克小弓城,使足利义明威势大盛。天文3年(1534年),武田信保受排挤而被迫出家,同年病殁。信保一死,他的两个儿子——庶出的长子信隆和嫡出的次子信应开始争夺家督之位,整个南关东都被卷入战乱。房总诸将大都奉戴足利义明,支持信应,而正向相模扩张势力的北条氏纲则援助武田信隆。而就在大战一触即发之际,北条家的盟友里见义尧突然毁约,转而加入小弓阵营。形势急转直下,武田信隆的居城峰上失陷,信隆逃往武藏金泽城。基本扫清房总内忧的义明义尧联军遂北向追入武藏。天文7年(1538年),足利义明为主将,义明弟基赖与里见义尧二人为副将,总兵力约一万,进驻国府台附近。北条氏纲赶紧向古河公方足利晴氏求得讨伐御内书。同年10月2日,命其子氏康率军二万进驻江户。6日,足利义明在国府台正面渡河进击,通过国府台与松户台中间的低地,而氏纲则从江户出发,渡浅草川,在松户对岸的金町布阵。10月7日晨,北条军出人意表,从金町直接渡河发起攻击,在松户台发现这一敌情的椎津隼人祐急忙要求义明驱全军迎敌,但被拒绝。9时,战斗开始,北条军士气旺盛,势不可当,于午后四时击破椎津隼人祐等敌前军,直指驻扎在国府台的小弓军本阵。北条氏纲先作出迂回侧击的假象,突然从正面直插敌阵,小弓军阵势大乱,足利义明兄弟先后战死。正在和北条军激战的里见义尧见势不妙,急忙向船桥方面退却。

  朝定也在这个时候看准了机会,在趁北条氏纲和小弓公方决战时江户城防御空虚后,亲自带着河越骑士团350名骑马武士和500常备足轻从河越城出发后,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还没完全修复好的江户城外。
第4章 骑士团初战
战国之上杉幕府全文阅读作者:小张局座加入书架
  在朝定带着八百五十扇谷上杉家军势到达了还没修缮的江户城城下町时,二之丸的守城足轻们不由得胆怯了起来。

  “都害怕什么?我等是五色备的赤备军势,随我出战!”北条家的一门众北条纲高仗着自己手里的军势还多着,足足有两千多的赤备军势,其中骑兵只有五十名。

  “只要北条军出城野战,本家就一定能赢。”太田资正信心满满的看着江户城内部的情况。

  “随我上!”北条纲高带着五十名赤备骑马武士就最先冲出城内,紧跟的就是一千多北条军足轻。

  要说是足轻还不如说是好一点的农兵,他们只是拥有桶川兜、旗指物。但是军事素质就不如足轻强,可以说像逛街一样,零零散散的跟着北条纲高的骑兵后面。

  “难波田隼人佐,太田资正你们两个应该知道该怎么做。”朝定把马一勒,向后移动。

  “臣明白。”太田资正和难波田隼人佐随即分兵,足轻队由难波田宪重指挥,摆出了枪阵。

  难波田隼人佐和太田资正两人分别带着一百五十名骑士从左和从右面包抄北条军的军势。这一举动连北条家的老将北条纲高也没理解。难道骑马武士不是到敌军面前就下马步战的吗?为什么不下马?

  就在北条纲高还在疑惑时,难波田隼人佐最先从北条军的右翼杀入,使得这些措不及防的北条军足轻瞬间崩溃了。再加上太田资正的‘补刀’后,后面的北条军不是被骑马武士收割生命就是赶紧脚底抹油跑了。

  “混账!”北条纲高似乎发现了两人的意图,要不是麾下的足轻大部分被抽调去房总半岛上打足利和里见两家而用农兵组成的军势,他才不会冒着被弓箭击杀的危险而身先士卒。

  等到北条纲高转身反杀的时候,难波田宪重已经带着五十名骑士和两百名足轻赶到他的身后了。

  “请主公撤离!”一名穿着大铠的武士向北条纲高说完这一句话后就冲入了扇谷上杉家的军势之中,就连他的同僚们也一起冲入,为北条纲高争取时间。毕竟,北条家的一门众战死可不是什么‘体面’的事情。

  “抱歉了!”北条纲高只好含泪看着手底下的这些家臣和武士被扇谷上杉家的枪足轻刺死而拍马后撤。

  “他就是北条家的一门众大将北条纲高!”太田资正显然是发现‘大鱼’了,立即张弓搭箭,瞄准了正在逃跑的北条纲高。嗖的一声,太田资正手里捏的箭矢就飞离了,快速的飞向了北条纲

  高的背后。

  “啊!”北条纲高感觉喉咙一甜,吐出了一口鲜血后才发现自己的大铠已经被箭矢刺穿了一部分,而且肺部已经被箭矢穿了。

  就在北条纲高还在弥留之际时,太田资正可不会给他机会,立即赶去给他最后一刀,然后再取下他的首级用来劝江户城内的守军投降。

  “嘿!嘿!哦!”扇谷上杉家的足轻和武士们欢呼了,他们终于在漫长的十几年中胜利了!而且不再认为北条家是最强的了。

  “禀报主公,江户城外一战本家损失为枪足轻战死十人、河越骑士团受轻伤五人。”难波田宪重在短时间内统计完数据后报给了朝定。

  “很好,这一战只要本家赢三分就够了,江户城不利于本家长足据守,虽然是先代的本城,但是没有意义就不需要夺取。”朝定看得见江户城上次被他下令烧毁的‘杰作’,二之丸和本丸的板屏都被烧的差不多了,本丸的御殿更是被完全烧毁了。北条家也只是搭了几个帐篷使用。

  “是。”难波田宪重虽然有些不甘心但是也不能反对什么,好歹上次的纵火还是他干的。

  骑士团在江户城一战显现了骑兵在战场的重要位置,直接把农兵组成的乌合之众给瞬间击溃。当这个消息传到了北条氏纲的耳朵里后他直接口吐鲜血一病不起了,连后续的战斗北条家直接以消极的撤退而告终。第一次国府台之战就以双方不分胜负告终。里见家乘机收复了北条家攻陷的城池,小弓公方也在里见家的扶持下再建了。

  这一战还有一个尾声就是关东管领上杉宪政认为北条家很好欺负,以为自己能彻底控制关东的时候到了便和古河公方的足利晴氏接触,就连扇谷上杉家也派遣了使者前去。为即将攻略武藏国的八王子城做准备。他也做过计算,要是两家的上杉家和古河公方足利家再带上周边的国人众、豪族一共能有号称八万的军势(实际上也能有五六万的军势),而北条家能动员的军势不过一万五千。

  当然,这只是上杉宪政一个人的想法,他只想把原本属于扇谷上杉家的八王子城给拿下后作为跳板攻打相模国和伊豆国,让‘自称’北条家的北条氏纲和北条氏康父子滚回伊势国。他倒是丝毫不给扇谷上杉家脸面,八王子城自古是扇谷上杉家的领地。

  十一月上旬,山内上杉家的使者家老妻鹿田新介就到了河越城的本丸,前来拜见上杉朝定。

  “我是管领上杉家的家老妻鹿田新介前来拜见扇谷上杉家的当主上杉修理大夫朝定大人。”

  “妻鹿田大人想必是一路上旅途劳顿辛苦了,这些就不成敬意。”朝定看到妻鹿田新介的脸色就知道此人就是一个只会阿谀奉承之人,还好自己早就准备好了‘打点’的小金判和永乐钱。

  “这······修理大夫大人真是太够意思了。”妻鹿田新介一看到摆在自己面前的五十个小金判和一百贯的‘辛苦费’后立马就换了一张脸。

  妻鹿田新介的大转变给扇谷上杉家的家臣们很恶心,他们以前只知道管领上杉家招收天下浪人,没想到还有这种人!然而他们只能看在朝定的面子上没有发作而已,毕竟山内上杉家还是关东管领。

  “管领大人有什么需要本家的事情用得着妻鹿田大人亲自赶来?”朝定现在只能用平和的语气说着,毕竟自己的势力还不够大,要是山内上杉家一战败就只能赶紧带着自己的嫡系——河越骑士团跑路到越后国去投靠长尾家。

  “其实也没什么事情,就是管领大人要准备出阵了。”妻鹿田新介倒是很随意说的这话引起了不少扇谷上杉家家臣的窃窃私语。
第5章 关东大战序
战国之上杉幕府全文阅读作者:小张局座加入书架
  “其实我也不想来的,只是管领大人一再要求我前来拜见年轻有为的修理大夫大人,然后想请扇谷上杉家在即将到来歼灭北条家的战斗中助阵。”妻鹿田新介也是一肚子的苦水,明明自己新晋家老,山内上杉家最不缺的就是家老,偏偏要派自己来。好歹还没白来,这样回去还要多说一些扇谷上杉家的好话才是。

  “哦,您的来意我已经知道了,这样吧本家答应了管领大人的要求会如期出兵的,还请妻鹿田大人多说一些扇谷上杉家的好话才是,本家最近在和北条家的战事中损失也是很大的,您看。。。”朝定说完就给边上的武士递眼色,让其又给妻鹿田新介的盘子里加了五十个小金判。

  “哦,扇谷上杉家的难处我明白了,我会向管领大人说明的。”妻鹿田新介喜笑颜开的把这些财务收归囊中,“那就不打搅诸位评定的时间了。”

  在目送妻鹿田新介离开后,扇谷上杉家的家臣们就忍不住了。

  “主公,这样的小人能相信吗?臣看他都不算是武士!”上杉朝成最先动怒起来,引得一众家臣的赞同。

  “都静一静,像这种人我们才好利用他,要是软硬不吃的家臣前来本家就为难了,这样一来本家就能在接下来的战斗中少出力了。”朝定一看形式不对就赶紧解释一下。

  “主公的意思是管领家目前是小人当道?”太田资正也听过一些类似的消息,但是却没办法得到证实。

  “不错,你们看到的年轻家老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朝定把话就说一半,剩下的由家臣们自己想。

  “看样子确实如此。”难波田宪重这个大老粗都发现了点不对劲,要是按照这种人的能力恐怕在现在的扇谷上杉家都会没饭吃,直接让他离开。

  “先这样吧,本家要继续为接下来的战斗做准备,叔父关于战备物资就由你全权负责,北条家虽然几次败在本家的手上不代表他们的实力有所减小。”朝定脑子很清楚,就算北条氏纲死了还有一个更难对付的北条氏康在。

  就在这个时候,骏河国的今川家和北条家原本是相互交恶并且开战的,现在由于武田家的突然介入下,今川家、北条家在武田家的调停下停战了。出这个主意(策略)的就是武田家的新军师——独眼龙山本勘助。

  这个人有点特殊,原本是在北信浓四处流浪,帮助一些小城抵挡武田家的侵攻的,最后竟然鬼迷心窍的帮助武田家建立霸业!就连孙子的‘四如军旗’都是在山本勘助的建议下武田晴信同意竖起的。

  “禀报主公大人!城外有一个穿着破破烂烂的和尚自称是幻庵的求见。”一名守城的武士走到了茶室门外汇报。

  “主公,看样子是善者不来。”太田资正一口茶喝下去后就开始眉头紧皱。

  “先见一见再说,让他去评定间等一会。”朝定就先把这名武士打发下去。

  “主公,北条家的一门众里有一个和尚,北条幻庵!”难波田隼人佐听名字就想到了此人是谁。他好歹还是跟着他爹打了几年的仗,北条幻庵这人就是专门在扇谷上杉家内部搞寝反的,以前不少的豪族、国人众都是此人策反的,就连扇谷上杉家内部的谱代家臣都被此人寝反过!

  “隼人佐你去准备二十名武士在侧室待命,要是我把茶杯摔碎就出来斩杀此人,没有信号就不要轻举妄动。”朝定想了一个天朝历朝历代都用过的计策来招待一下北条家的外交家。

  “是,臣这就去准备!”难波田隼人佐也是很感激朝定能把这样‘光荣’的任务就给他。

  “本来好好地可以找一个空余的时间商量一下军制改变和内政方针的,现在倒好。”朝定也不说什么了,就和太田资正起身去评定间。对于即将能见到北条家最重要的一门众家臣还是很激动的。

  “贫僧北条幻庵参见修理大夫殿。”北条幻庵上来就很毕恭毕敬的让朝定很不舒服。

  “幻庵大师,有什么事情就直说,主公最近很忙的。”太田资正在朝定的示意下替他说话。

  “贫僧此次前来河越城就为了当时修理大夫殿带兵讨取本家一门众家臣北条纲高殿的首级。请归还给北条家。”北条幻庵这个要求倒是很‘特别’。

  “俗话说有失必有得,你们北条家有什么可以给本家的吗?”朝定在这个时候发话了。意思就是北条幻庵这次没带什么好东西就请走吧。

  “本家让出武藏国占领的江户城、葛西城两城如何?”北条幻庵显然是这次来得到了北条氏康的批准,可以让出部分城池为代价。

  “看样子北条纲高也就只值得这两座城了,好吧资正你去拿给他。”朝定想都不想就同意了,虽然太田资正也同意这个条件但是朝定答应的太快了!

  “是。”太田资正也不好多说什么,很快就从侧室里拿出了一个匣子递给了北条幻庵。

  “恩,贫僧感谢修理大夫的宽容,两城会在两天内撤完北条家的军势,请修理大夫放心。”北条幻庵临走前还不忘提醒一下朝定,意思不就是这两天扇谷上杉家别动嘛。

  “难波田隼人佐!”等北条幻庵走后,朝定喊了难波田隼人佐后他和二十名骑士团的武士走到了评定间的中间。

  “主公。”难波田隼人佐不清楚为什么不把北条幻庵就在这个时候斩杀?说不定还能得到山内上杉家的赏赐。

  “你去和资正一起带着骑士团的骑士还有你父亲麾下的两百名常备足轻现在就往葛西城开去,要是遇到北条家和其爪牙的反抗就当场将其消灭!让难波田宪重为主将,资正为军师,你为副将。要是敌军撤退不去追击,尽量把城下町的百姓迁徙到河越城的城下町里。”朝定清楚刚刚北条幻庵话里的另一个意思,他不准备放弃这样一个好机会,先打了再说。葛西城是算城防还算健全的而江户城就不一样了,完全被毁坏了,就算是修缮也要五个月!最近一次攻打北条家的时候北条家都没修缮!

  半炷香的时间过后,三百五十名河越骑士团的骑士还有扇谷上杉家的常备足轻两百名共计五百五十军势离开了河越城。他们的行军速度和北条军的行军速度不同。北条家现在还是有相当一部分的农兵组成的军势,而这一批扇谷上杉家的军势完全是职业军人,没有拖拖拉拉的。

  才半天的时间,难波田宪重就已经到达了葛西城的城下。城内还没有接到命令撤离的北条军足轻们一看见穿着白袍的骑士团就已经害怕了。

  难波田宪重之所以能在半天内到达葛西城的城下,就是因为他开了一个‘先例’,让足轻坐在骑士的后面正好够人数。一来除去了不必要的行军时间,二来获得了出其不意的突袭机会。

  “不可能?!”身为新城主的北条为昌目瞪口呆的站在箭塔上望着城下的扇谷上杉家的军势。

  “主公,我们撤吧。北条幻庵大师都说我等能守就守,不能守就撤。”一名亲信武士感觉向北条为昌进言。不想想葛西城城内才500的常备足轻,很多国人众都不来协助,守得住才怪!而且守城的全是相模国出来的军势,他们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回家了。

  “就是啊,扇谷上杉家人多势众,特别是他们的白袍骑兵,北条纲高大人都战死在这些骑兵面前,我等恐怕没有能和这些军势一战的士气。”另一名亲信武士看了看士气低落的军势后感觉能守住葛西城才怪!

  “那就撤!”北条为昌一听自己手底下人和他‘英雄所见略同’后随即得出了撤兵的命令。他看了看形式就知道这块地守不住还不如不守。

  就这样,难波田宪重等到北条军一撤完就立即安抚民心了,然后再把城内多余的武器全部都由足轻搬运到河越城去,就连城下町的百姓都开始在河越骑士团的‘护送’下前往了河越城。
第6章 上杉宪政的出阵
战国之上杉幕府全文阅读作者:小张局座加入书架
  就在朝定出乎北条幻庵的意料下,使得葛西城的百姓大量迁徙到了‘新居’河越城的城下町内,让河越城得到了充分的发展。使得河越城的人口总数达到了四万!特别是劳力的增多后,朝定开始亲自上阵开始主持了对河越城的改建。

  朝定征发了大量的当地百姓,把河越城城池的外围开始扩建。把原有的板屏更换成了土屏后防御力大大增加了。朝定还继续构建了二之丸,并且在内建造了一个空的马场和五个马厩,用于安置马匹。

  当然,自家的主公都亲自指挥扩建城池了手底下的家臣们怎么能不来呢?

  上杉朝成、太田资显、难波田宪重、藤田康邦、宫城政业等人就纷纷赶来帮忙,还带着一千的足轻前来帮忙。

  到了1539年的二月,也就是天文八年。朝定终于完成了初步对河越城的改建。虽然,河越城就算再改都不能从平城改造成山城,但是朝定把河越城城池附近一圈都挖好了两间深的沟堀,并且还把本丸的小馆扩建成了御殿。

  就这样,朝定把原先太田道灌建的河越城给上上下下全都翻新一下和扩大一些后,他认为就算是北条家大军袭来也能守住三四个月。

  就在朝定刚刚完成修建没几天,上杉宪政出阵了,而且还拉着古河公方的足利晴氏、沼田显泰、佐野秀刚等大小名、国人众豪族等七万军势朝着八王子城进军了!

  朝定得到消息后也是无可奈何了,他要打就只好跟着但是还得要保存自己的实力才行。不过还好,上杉宪政知道扇谷上杉家目前的实力不足,就没有多要求扇谷上杉家要出兵多少,只要朝定意思一下亲自带兵过去回合就行了。然后,朝定就把守城的任务交给了上杉朝成和难波田宪重等人,自己就带着扇谷上杉家战斗力最强的部队‘河越骑士团’的四百骑兵前去。

  天文八年,三月上旬。上杉宪政把本阵设在了八王子城北部不远处的泷山城内;足利晴氏在津久井城设本阵;佐野秀刚的本阵在小泽城内;上杉朝定、沼田显泰的本阵跟随上杉宪政一起在泷山城内。

  八王子城内的守城武将是北条家的黄备大将北条纲成,就连城内军势尚有两千。上杉宪政一来就只是单单的包围城池,并没有攻城。

  此刻,泷山城本丸评定间内。

  “诸位,小田原的败仗已经近在眼前了,我等不用太着急,就这样下去等待城内的军粮耗尽,这样也能让八王子城落城。”上杉宪政把家臣们集中在评定间开始了评定会。

  “不错,臣以为八王子城内的城兵已经开始挨饿了。”妻鹿田新介看准时机迎合上杉宪政的主意。

  “但是,本家要是在这个时候攻城的话,北条家的援军也没有任何的办法。说不定还会向本家投降。”长野业正坐在上杉宪政左侧首席的位置上终于说出了自己的想法,“现在本家尚且不知北条家有什么方法应对,只能乘早击溃他们,晚了就会多生变故了。”

  “长野,你为何如此的恐惧?”上杉宪政在绝对优势的情况下听到了长野业正‘速战速决’的提议顿时感觉有些不爽,“敌军援军八千,城内尚有两千,而我们有近八万的大军!八万!”

  “主公!今川家已经和北条家议和了。现在和北条家为敌的就只有上杉家了!”长野业正不禁在想,为什么如此不听‘忠言’的主公自己竟然会效忠他那么长时间。

  “是伊势!不是北条!”上杉宪政一看到牛角尖就钻,在这个时候非要和长野业正纠结是‘伊势’还是北条。

  “主公,管领殿是不是太那个了,打完仗在纠结这个也不迟啊。”与朝定一起来的太田资正不禁要吐槽了,这上杉宪政是不是脑子坏掉了?

  “让他去,我们目前就这样看着就行了。”朝定也不想现在就惹祸上身,还不如静静的看着他们争。

  武田家为了帮助自己的盟友北条家,就在这个时候还专门出兵把北信浓臣服于山内上杉家的海口城、小诸城、志贺城相继攻下。志贺城城主笠原清繁在本丸切腹。大井家直接臣服于武田家,山内上杉家在北信浓的势力被全部消灭了。

  北条氏康带着八千的援军在津久井城南部的丹泽山上望着数量众多的关东联合军后还真不敢轻举妄动。他只好用武田家派来的山本勘助,让他潜入上杉家本阵去和北条家的细作——本间江州联系。

  “禀报!武田家在五天前把北信浓的海口城、志贺城、小诸城、三岳城等相继夺取!志贺城城主笠原清繁大人在本丸切腹!”就在上杉宪政说着北条家的历史时,使番带来的这个消息无疑是给了上杉宪政一记响亮的耳光,并且把他给拍醒了。

  “可恶的武田家!”上杉宪政脸上的青筋都起来了。

  “主公,武田晴信这是围魏救赵,本家是时候攻城了!”长野业正是个明白人,他清楚武田晴信不敢越过北信浓打上野。

  “主公,武田家还没有统一信浓,还有村上家在,本家还是可以继续围城的。”仓贺野直之摸了摸胡须后想了想北信浓不是还有一个守护代村上义清吗?他肯定不会轻易的投降武田家的。

  “够了!等到八王子城落城后我要一举攻灭小田原城的伊势,然后就是武田家!”上杉宪政一拳捶在了榻榻米上。

  很快,评定间的军议结束了,各个大名、豪族、国人众都回到了自己的本阵里。

  上杉宪政在包围了一个月后的八王子城后觉得无聊,还让歌舞伎出现在了泷山城里,就连津久井城内也是一样。山本勘助也在这个时候以浪人的身份进入了泷山城,和本间江州接头了。

  “北条氏康大人让我传话给你。。。”山本勘助特地找了一个接近树林的帐篷和本间江州见面了。

  “什么事情?”本间江州还是很胆战心惊的,先是四处往往有没有人在附近后才进入帐篷里。这一切还是给在四处巡逻的难波田隼人佐给看到了,他立马就回去禀报给朝定。

  “很好,让他们去。本家不能像其他各家的军势那样让歌舞伎进入,骑士团的武士们要集中精神在我军本阵巡逻和警戒。”朝定可是要借助这个机会让长尾家介入到关东,然后再等长尾家一走就可以放心的扩大势力了。

  在这些歌舞伎当中还是有北条氏康派出的风魔忍者里的女忍,在侦查完毕后汇报给了北条氏康,使得北条氏康可以兵分两路攻打联合军。

  由于联合军大部分是乌合之众,再加上各家的军营里全是一些商贩、歌舞伎等无关人士,弄得军营不像军营,连最基本的战斗力都已经消失不见了。佐野秀刚见此情景得知了北条家准备夜袭时就直接不声不响的撤离了。
123456789101112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小张局座所写的《战国之上杉幕府》为转载作品,战国之上杉幕府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战国之上杉幕府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战国之上杉幕府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战国之上杉幕府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战国之上杉幕府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战国之上杉幕府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