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玄幻奇幻小说 > 绝世传承最新章节 > 绝世传承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绝世传承 连载中
分享绝世传承

绝世传承全文阅读

绝世传承作者:日殇

绝世传承简介: https://www.uukanshu.com
-------------------------------------

绝世传承最新章节第151章有力无心
第2章死地绝生
绝世传承全文阅读作者:日殇加入书架

这一次白猿可是用了全力,石惊天被高高的击飞重重的摔到了远处,身体的疼痛感如同万针刺脑,终于经受不住,解脱的晕了过去。

迷迷糊糊之中就觉得有人在眼前不断的走来走去,一身黑衣却是模模糊糊看不清长相,不过似乎一直在嘲讽着自己,“怎么?这就不行了吗?”

“一只七阶的大猴子而已,当年它看到我跑的如狗一般!哈哈!”

“身上很疼吗!要不就赶紧死吧,要不就痛快的站起来!”

“你算是个男人嘛!男人就这么趴在地上?”

说着说着这个黑衣人滕然消失,紧接着是个独角怪蛇,躯体巨大似乎都望不见尾巴,恐怖的头颅已经抵到了石惊天的脸上,那双巨眼死死的盯着他,“以石为躯,以魔为魂,以血为媒!石惊天,你天生为魔!”

“你是天生为魔!!”这句话一直耳边回响着,声音越来越大,震的头疼欲裂!

“谁!!”石惊天轰然醒悟,猛的睁开双眼,面前空无一人,这才明白是恶梦一场。“以石为躯,以石为躯.难道就是说我的身体是石头做的?”

想起昨天被白猿打飞重创,疼的昏死过去!不禁仔细审查了自己一番,身上还是那么的酸疼,不过已经没什么大碍,胳膊腿也没有骨折,擦擦嘴角除了口水就是口水。

难道这就是以石为躯,打不死,摔不残,蒸不熟,煮不烂,可是这是为什么呢?我为什么是石人?

天色已经有些渐亮,曙光带着晨曦已经开始渲染着远处的山峰。原来我在这已经昏睡了一夜,脑袋里什么都想不起来,索性就不想了!

石惊天的肚子又开始咕咕的叫了起来,昨天本来就没吃多少,结果又被打吐了许多!哎!这倒霉的生活。

看了看自己的四周,和昨天所处的密林绿草截然不同,周围一片片干黄的草地,还有稀疏的几颗已然枯死许久的低矮树木,死气沉沉!

貌似淡雾一样的空气稀薄的笼罩在上空,荒芜的死气沉沉!嗅了嗅鼻子,有着一股甜甜的味道。

石惊天心里暗想,白猿这一重拳把我打到哪去了!似乎换了个世界一般,看这样子在这里只能活活的饿死!还是朝着太阳升起的那片山走吧,有绿色的地方才会有生机!

赤裸裸的站起身来,有没有衣服貌似也不那么重要了,连个人都没有,野兽对裸男应该不会有什么兴趣,还是找到东西吃最要紧了!

刚一抬脚,嗖的一下,一只小动物从枯草里的土洞里钻了出来,浑身细短的黄毛,只有长尾巴看起来蓬蓬松松的,尖鼻子,小耳朵,就像一只狐狸一样。两只小眼睛叽里咕噜的在乱转!

“哎!这个小东西长的真可爱!”石惊天上前两步,蹲在地上准备好好和那小眼睛对视一翻。

噗!谁料这个小家伙根本就没打算和他有任何交流,转身扬起蓬松的长尾巴,非常不礼貌的放了个屁,然后嗖的一下顺着那土洞钻了进去!

“啊!什么!”这团黄雾正好喷了石惊天一脸,那是又腥又臭,熏的自己天旋地转,脑仁都几乎在强烈抗议这恶臭,阵阵的昏厥感袭来,可是就没昏倒。

五脏六腑恶心了几个来回终于挺了过去,昏厥感也渐渐消失,等石惊天在想找到那个小家伙的时候,早已经不知道哪去了!

算了走吧!还是找吃的要紧。这白色的雾笼罩的地方其实也不大,走了不久这白雾就若有若无了,渐渐的开始有些正奋力生长的矮草,在往前就是一丛树林和青绿的大山了!石惊天兴奋了起来,加快脚步跑了过去。

穿过这一小丛树林,石惊天探出脑袋一看,顿时愣了!“这...这是又走回来了!”果然眼前一片绿草地,旁边那山上果树还是琳琅满目的水果,还有那只独目白猿依旧躺在那四脚朝天的晒太阳!

这可怎么办,肚子好饿,白猿好凶!石惊天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好像除了那片荒地就是白猿看守的这里,可是,真的不想走了!肚子饿的滋味好难受,比挨打的滋味还要难受的多!

对了,石惊天转念一想,白猿痛打我好几次我不都没事,就是说它打不死我,但是我真的会饿死。衡量了半天,决定还是蹑手蹑脚的去偷水果吃,就算抓住一顿打也不能在吐出来!

在草地上挪了很久,青绿的果子已经就在眼前了,同时出现的还有白猿几乎发疯的表情已经脑袋大的拳头,不过石惊天在被打飞之前还是顺利的摘下了两个,即使飞在空中也没有松手。一落地撒腿就跑,白猿在后面狂追不舍。

顾不上疼痛眨眼间就传过了那一小丛树林,身后越来越近的沉重脚步声停止了,石惊天回头一看,白猿停在了树林外,不住的嘶吼着气愤的来回的徘徊,可就是不敢过来。

恩?这一丛小树林如同分割线一般让石惊天有了安全感,它不敢过来!哈哈,石惊天观察了好久才慢慢的坐在了地上,一边吃着手里的水果,一边朝白猿打着手势挑衅它,“你来呀!你来打我呀!”

白猿气的除了干嚎一点办法都没有,在小树林那转悠了好久终于放弃了报复,悻悻的走了回去。

从此以后,石惊天就和白猿愉快的相处了起来。一个总是偷偷的去找吃的,一旦被发现就死命的往小树林这跑,跑不了就抱着脑袋挨顿揍!不是石惊天喜欢找虐,而是实在去别的地方找不到吃的!

一个总是在防贼一样看着自己的天然果园,对这每天都不定时出现的贼恨之入骨,可是又没什么办法,要不就抓不到,要不就打不死,一来二去的也就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山中无岁月,日子就这么一天天的度过,石惊天在与大白猿的长期斗智斗勇中逐渐的成长了起来。一开始的时候总是被抓住挨打,但打的越来越无关痛痒,身体愈发的强壮结实起来。

后来,身手也越来越敏捷,白猿只能看到一道人影飞至然后消失,毫无办法!在后来,石惊天就大摇大摆的在白猿面前走来走去,想怎么溜达就怎么溜达,想吃什么就拿什么。

因为石惊天已经不再怕它,既然已经打不疼我,那么我也得适当还手了!不光是身体真如石铸铁打一般,而且身手矫捷的和白猿不分上下,最重要的是拳头越来越有力,从开始的挨揍后来变成白猿疼的呲牙咧嘴。

有时候一打就是难分难解的一整天,直到一人一猿累的气喘吁吁,各自去去山上找东西吃,然后相偎而睡!

石惊天不是不愿意离开这,在这里这么久四外他也没少溜达,西面就是那片荒地,现在他才明白白猿为什么不愿意进入那片白雾。

因为那白雾有毒,而且是剧毒,经常看见胡乱串的大小动物死在边缘,甚至偶尔准备落下歇歇脚的鹰鸟,而自己不怕毒自己都不清楚是为什么!

北面有两条整日纠缠在一起的大蛇,每只都如树干那么粗,嘶嘶的吐着芯子,巨大的扁嘴里有两颗尖牙,石惊天去挑衅过,那蛇头出击快如闪电,噗嗤一口就把他胳膊咬了个对穿,鲜血直流,吓得他扭头就跑,

这自以为刀枪不入的身体如此不堪一击,本以为白猿咬不动自己就谁也咬不动了呢!失去记忆之后看起来要慢慢的了解自己的身体。

南面是一只双头大蜥蜴,身躯庞大的和小山一样,看上去牙尖嘴利,但给石惊天给它个胳膊它都咬不动,不过这个大家伙竟然会法术,一个脑袋喷火,一个脑袋喷水,这冰火两重天的滋味去嘚瑟了几回就再也不去了。

但是东面石惊天去了一次就没想过在去,那次差点丢了小命,那是一只鹰,一只大到张开翅膀能铺天盖地的老鹰,在你看到它的影子和它飞到你跟前只需要一瞬间,锋利的鹰爪带着破风的尖锐声如同撕纸一般把石惊天前胸后背抓的全身半指深的口子。

这幸亏是在他以为死定的时候情急之下大喊大叫,竟然口吐喷黑气,吓退了老鹰,这才侥幸留的一命!事后也曾想过这黑气之事,在这片丛林里很多野兽都会魔法,我吐气变黑应该也不是什么新鲜事吧!

白猿也开始习惯了石惊天,习惯了他整日吃自己的果子,习惯了他每天都要和自己狠狠的大战一番,也习惯了晚上睡觉的时候有个人靠在它身边。

转眼不知过去了多久,石惊天对这里的熟悉就如同家一般,每一个能去的地方他都去过,各式各样的魔兽让他吃了不少的亏,受了无数的伤,他也明白了这是以强大野兽为中心的群山,越往外的野兽越弱一些。

但是他从没有走出去过,即使有时候想走的更远,可是又饿回来了,因为没有水果可以吃,即使自己能够徒手杀死很多种野兽,但是那皮毛夹血的实在无法下咽!

于是整日就以白猿这为中心,吃饱了四处游荡,欺负欺负打不过自己的,在嘚瑟嘚瑟能伤害到自己的,彻底成了丛林的野人。

第3章偶遇他人
绝世传承全文阅读作者:日殇加入书架

山中无岁月,一晃便是数月有余。这天石惊天像往常一样早上吃饱了,拍拍正在睡觉的独眼白猿的大脑袋,顶着明媚的阳光就开始溜达了起来!

从来就没有什么方向感,除了东面那可怕的巨鹰,随便朝着一个方向就开始狂奔,逗逗长着肉翅却不会飞的吊睛大老虎,狂扁一顿呲出两只大尖牙的野猪。

最后抓住了一只有六条腿的野马骑了上去,这野马什么时候被人骑过,甩又甩不掉,背上的这个人还死死的抓住自己的鬃毛,痛的要命,只能一阵发力狂奔。

这六条腿就是快,看着四外飕飕后退的景物,感受着长发在背后肆意的飞舞,石惊天莫名的得意,怎么早就没想到找个什么野兽驯服了骑着玩呢!

跑了好久,直到听到了潺潺的水声,石惊天才在野马身上纵身跃下,整理整理围在腰间的两块兽皮,寻思着也该去洗洗澡了!

还没走到溪边就听到有说话声,真是太好了,这里竟然有人,有人就意味着自己能离开这里,潜意识不断的告诉自己,这片群山森林和野兽为伍并不是归宿!当下大喜过望,三两步就冲了过去!

果然在溪边看到了四个人,每个人都背负着长剑,正坐在溪水边休息,不时的说着些什么,石惊天大喜之下猛的就从树林里窜了出来!

“啊!”一声惊叫,正面朝树林坐着的那人尖叫着,腾腾的退后好几步,指着石惊天喊着,“师兄,师兄,那里有个野人!”

呛,呛,呛,三把宝剑同时出鞘,直指着石惊天,形成一个半圆形把尖叫那人围在中心,一人说道,“师妹不用怕,注意保护好自己!”

这声惊叫把石惊天也吓了够呛,听声音还是个女的,不过怎么能叫自己野人呢!

看了下自己才有些明白,光着上身赤着脚,只有在腰间围了两块兽皮,不知多久都没整理过的头发乱糟糟的已经披到了腰间,猛一看真就像个野人。

“不!不!我不是野人,我是人,你们看!”石惊天努力的捋顺着,把盖在额头的头发全部背在脑后,露出一张人脸来!

“会说话,果然是个人呀!”那刚刚尖叫的女孩躲在师兄的背后努力的睁大眼睛。

“我当然是个人了,那还有假!”石惊天往前走了几步,看见依旧指着自己丝毫没有放松警惕的长剑停了下来,仔细看着眼前这几人。

手持长剑这三人均是一身白衣,不过似乎赶了很久的路,又大战过一番,衣服上沾满了灰尘。

在看那女孩,二十上下,让石惊天眼前一亮,披肩的黑发,精雕细琢的鹅蛋脸上,黛眉琼鼻皓牙樱唇,尤其那双忽闪忽闪的大眼睛,纯真可爱!

上身一件绿色的紧身皮褂,把胸前勾勒的更加波澜起伏,同样紧身的黑色长裤以及长靴,更显得身材凹凸有致。

石惊天在记忆中有着女性的印象,但是第一次看到这么漂亮,身材这么惹火的姑娘一时也发了呆!

“不要放松警惕,先问清楚在说!”为首的那个应该是大师兄,个子高高壮壮的,四方大脸虎目鹰鼻,年约三十,问道,“你是何人!”

“啊!我!我呀!我在这里已经迷路很久了,一直没办法走出去!也不知道往哪边走才对!”石惊天听到问话才醒过神来,赶紧解释着。

“问你是何人!据实回答!”旁边的一个略胖的师弟问道,并不耐烦的抖了抖手中的剑。

“哦,我叫石惊天,我不记得怎么来到这的,只记得从一个很高的地方摔了下来,然后就失忆了,什么都不记得了!”石惊天老实的回答着。

“大师兄,你看他那样子也的确像是在这里流浪很久了,应该说的不是假话,谁愿意整日与野兽为伍,因为失忆找不到出路也是有这种可能!”

“对呀!大师兄你看他也挺惨的!浑身就那么两块兽皮,连衣服鞋都没有,也没什么武器。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了!”大眼睛的女孩说着并朝石惊天喊道,“你是不是要我们把你带出去!”

“恩恩,对!我是好人,没危险的!“

“哼!”大眼睛使劲翻了翻石惊天好几下,心里想到,没什么危险也不是好人,刚才还直愣愣的看着我,恨不得眼睛都要飞出来!

几人长剑入鞘,大师兄一抱拳客气的说道,“在下云峰,这是我二师弟云岭和三师弟云峭,那个是小师妹云裳!”

“大师兄,你干嘛这么客气的向他介绍我们的名字呀?”小师妹云裳莫名的对这个野人有些反感。其余两个师弟也有些不解,偶遇而已,互不知底细没必要深交吧!

“记得这是哪吗?这是死地,而且已经开始接近中间范围,刚刚那头五阶的犀牛可是让我们吃尽了苦头才得以保命,而这个人竟然生活在这里很久,失忆与否实力皆在我们之上,客气点总是有好处的!”云峰小声的向两个师弟解释着!

“他有那么厉害嘛?咱们可是剑阁大长老的弟子,还怕他嘛!”云裳小嘴一撅,满脸的不服气。

石惊天一见众人对自己放下了戒心,又非常客气的自我介绍,心里异常的高兴,终于遇到人了,而且还是好人。上前几步也学着一拱手,着急的说道,“我叫石惊天,各位朋友,就行个方便顺路把我也带出这鬼地方吧!”

“也好!我们正准备离开,一起搭伴前行互相也有个照应!”云峰说道。

“大师兄,这样不太好吧!毕竟是头一次相见,又不明底细!”三师弟云峭说道,脸上写满了顾虑。

“无妨!若是要加害我们不必如此大费周章,放心吧!”云峰不愧为大师兄说话办事都稳重而又深思熟虑!

“大师兄!可是,可是我的大地暴熊兽还没抓到呢!”云裳却是一脸的不满,满脸委屈的拽着大师兄的胳膊来回的摇,“那狗熊我很早就像要一个了,大师兄求求你了,就帮我驯服一只吧!”

“师妹!不要闹了!刚才那五阶的犀牛已经让我们吃尽了苦头,暴熊同为五阶实力一定不相上下,能保住命就不错了何谈驯服呀!唉!”大师兄云峰叹了口气,“我们都太高估自己的实力了,四人联手都不能驯服一只五阶魔兽,回去定要勤加苦练!”

“是呀!师妹,现在的实力我们还不足以应付五阶魔兽,不过日后我们剑术精进,一定会在来帮你驯服一只更好的!”二师兄云岭安慰着师妹。

“那好吧!”云裳一脸的不高兴,大眼睛忽闪忽闪的想了一会说道,“那师兄可要记得以后一定要帮我抓个更凶猛的,个头更大的魔兽当宠物!”

石惊天一听心里这才明白,原来是三个师兄弟帮师妹抓魔兽当宠物来了,他可是记得自己没少遇到过大狗熊,个头大,身型壮,呲牙咧嘴的到处流口水,又凶又丑的。

一个女孩又这么漂亮怎么会喜欢这样的魔兽呢,当下讨好的接口道,“那个.那个要不我帮你抓个猫呀狗的,又可爱又温顺,好不好!”

“不好!”云裳没好气的白了石惊天一眼,“我是要抓来当魔宠的,我就是喜欢狗熊呀,大蜥蜴呀,大鳄鱼什么的,才不要猫猫狗狗的呢!“

石惊天一愣,这爱好真是特殊,那鳄鱼满身疙疙瘩瘩的看见都恶心死,而且那嘴里一股股的恶臭,和它打一架头疼好几天,这样也能喜欢。

正想跟这小美女在聊上几句,眼睛一瞟发现溪水里有一只大鳄鱼正在一步步的缓慢朝着众人爬来,血盆大口里的森白牙齿闪闪发光。

“啊!那有一只大鳄鱼!要命了!”石惊天大叫一声手一指溪边,嗖嗖几个箭步就钻到了树林里,躲在一颗大树下偷偷的看着。

不是石惊天胆小,而是他在死地生活这么久,深切的体会到野兽的危险,就两个字谨慎,比如一只老虎你上去一顿就能把它打的毫无还手能力,但是在遇到同样的下一只老虎,它就可能会把你咬的遍体鳞伤,先观察试探最后在动手才是万全之策!

没有人顾及石惊天,呛呛呛,宝剑出鞘的声音,紧跟着几声怒喝,“去!”师兄弟三人手一捏剑诀,宝剑瞬间从剑鞘脱离,化作三道白芒直射而去,正正的插在鳄鱼的后背,溅起一片血雾。

鳄鱼惨叫一声,负痛扭身就朝溪水了逃去。

“回!”只见插在鳄鱼后背的三支宝剑嗖的一下又自己折回了剑鞘之中,还不住发出嗡嗡的颤响。

“没事了,这只是一只三阶的水鳄,没什么攻击力,我们还是速速离开这里吧!以防有更强的魔兽。”云峰说道,收拾了一下放在地上的行囊,环视了一下四周,问道,“刚才那小兄弟呢!”

“哼!那个胆小鬼嗖的一下就跑了!还喊着什么要命了!不用管他了我们走吧!”云裳根本就没瞧的起石惊天,跑就跑了呗!

石惊天一见几人转眼就收拾了鳄鱼大为吃惊,觉得那宝剑飞来飞去的真是厉害。一见他们要收拾包裹离开,赶紧站起身来准备一同上路,就在这时又听一声娇叱,“站住!”石惊天不由的又埋起了脑袋。

从树林的另一端缓步走来一人,一身黑色长袍,连头部都被丝巾围得严严实实只露一双丹凤眼,手里拿着一根精致短小如玉柱一般的晶莹法杖,微风吹过,那如水一般的黑发和长袍飞扬所显露的身材,这无疑也是个女人。

第4章是非曲折
绝世传承全文阅读作者:日殇加入书架

“你是何人?”云峰师兄几人一见黑衣女子口气冰冷,必是来者不善,一字排开,宝剑早已紧握在手!

“我是何人并不重要,把不属于你们的东西留下!”

“什么叫不属于我们的东西?你这个人怎么莫名其妙的!”云裳一听这女子说话心里就来气,不属于自己的东西那不是偷就是抢了!

“哼!无耻!枉你们还是剑阁之人,顺手牵羊这种事你们也作的出来,如今还能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真是恬不知耻!”黑衣女子说话越来越冰冷,嘲讽之中带着更多的不屑。

“什么无耻?什么顺手牵羊了?怎么像疯狗一样乱咬人?既知我们是剑阁之人,又怎么会贪婪他人财物,你是不是搞错了?”

云裳更加的火冒三丈,堂堂剑阁乃是大陆剑术之巅,每日皇权富贵拜求山门之下的人络绎不绝,上供的奇珍异宝更是数不胜数,怎么会偷盗别人的东西。

“跟你们这道貌岸然之人,只有一句话,把东西留下放你们走!否则,就别怪我不客气!”

还是大师兄做事谨慎,总觉得事出有因,否则整个日殇大陆也不会有人凭空的诬陷剑阁之人,当下说道,“这位朋友,我乃是剑阁大长老首席弟子,有什么事不妨摊开了说,这里或者是有什么误会!”

“还想狡辩吗?前几日你们一行人到......”

“有什么好狡辩的,你这个人不分青红皂白,上来就污言秽语,捏造莫须有的罪名,不给你点厉害瞧瞧你是不知道我们剑阁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还不待大师兄云峰把话说完,云峭早已听的不耐烦,剑阁弟子一向在大陆上行走都被人高看一眼,什么时候会遭此冷言冷语,当下大吼一声,“看剑!”

话音未落手一掐剑诀,宝剑已雷驰而去,带着一道寒芒凶狠凌厉直奔黑衣女子射去!大师兄刚要阻拦可是为时已晚。

“冰决!通天之矛!”骤然间一股冷气,黑衣女子一挥手中精致法杖,凭空凝聚出根冰矛,手腕粗细,两米多长,通身冰晶剔透,在阳光下矛尖越发的寒光凛目,稍一停顿,猛的向宝剑撞去。

咔嚓一声,宝剑的剑尖承受不住冰矛的巨力,断为两截落在了地上,而冰矛去势未尽,依旧朝着云峭射去!

“不好!是中阶冰决,此人是魔法师!一起动手!”大师兄一见这威力惊人的冰矛大喊一声,魔法师的攻击不可轻视,云峰云岭以及师妹云裳宝剑同时出手,三道白芒齐射而出。

半空中三剑一矛死死的抵在一起,剑尖与矛尖发出刺耳的吱吱声响,随即长矛终落下风,矛尖裂开一道缝隙,紧跟着缝隙如同蛛网一般遍布矛身,整只冰矛被碎成无数冰块,还没落地便消散于空中。

“收!”大师兄等人收剑于手,云峰心有顾虑,一定是有什么误会。

正想在解释几句,不料空气中冷气更甚,让人不自觉的打个寒颤,刺骨的冷风让宝剑上刹那间结了一层寒霜,烈日之下竟然清晰的飘洒着片片雪花。

“呵呵!真不愧是剑阁弟子,偷袭不成便来群攻!”黑衣女子的话语更加的冷淡,的确三师弟云峭的出手大有偷袭之嫌,让她更加的恼怒。

“既然你们不愿意交出来,那么就带着东西去换人吧。极地!凛冬之怒!”

只见黑衣女子手中法杖散发出一团耀眼的白光,白光笼罩其全身,空气似乎被凝聚般的冰冷,片片雪花也停滞不动。

脚下猛然立起一道冰柱将她托起,紧接着这冰柱四散开来,如同倾洒的水银以女子为中心迅猛的向四外蔓延而去,所过之处大地都被披上白霜,一草一花霍然静止。

“快走!”大师兄大喊一声,众师兄妹刚要转身逃走,那蔓延而来的冰霜已经到了脚下,从脚下一直到全身,身不能动,口不能言,目瞪口呆中皆被冰封!

“哼!如此不堪一击!不过你们放心,一个时辰之后这冰霜之困自然化解。不过,我要带走一人,你们拿偷走的东西来换吧!”

黑衣女子踏着冰面走了过来,一边说着一边环视了下几人,最后把眼神放在了小师妹云裳的身上,法杖轻触冰层,冰层瞬间化为无形,云裳刚想拔剑动手,那女子玉手猛的打在她后颈之上,双眼一闭晕了过去。

黑衣女子一吹口哨,一匹浑身雪白的骏马从树林中跑来,抱起云裳翻身上马转眼间就消失于丛林之中。

一旁观看的石惊天楞了,就那么傻乎乎的趴在树林里眼睛直勾勾,不是被那神乎其神的冰决法术而震惊,而是被那黑衣女子的身影深深的吸引!

就在那凛冬之怒发动之时,女子高举着耀眼的法杖,白光披洒而下,寒风吹起长袍,曼妙的身姿如女神一般的圣洁,一下就重重的在脑海里砸下了印记,挥之不去!那不是爱,不是仰慕,而是什么都不会想也不会说,只是留在脑海装在心里!

过了老半天,石惊天终于醒悟了过来,猛的一拍脑袋,“我在这傻趴着干什么!”

忽的站了起来,用尽全身的力气撒腿就朝着女子骑马消失的地方追去!一定得追上,一定得追上,就算不能认识她,最少也能跟着她离开这呀!想到这,更是拼命发力!

前方是一片密林,参天大树繁枝叶茂,遮挡着日光落在草地上只留下斑斑点点。石惊天心急如焚,不管是美女在前还是离开此地都那么重要。只是骑着马也不知道跑的快不快,也不知道追的方向对不对!

抬眼一见巨树垂下的枝条和蜿蜒缠绕的结实绿藤,猛的纵身一跃,抓住藤枝转身在树干上用力猛蹬,借力又跃向下一根藤制,如此矫捷轻盈如同猴子一般在树林间穿梭行进,惊的一片飞禽四散而逃。与白猿相处那么久,这么点技艺那还不是手到擒来,这样一来速度也快了,看得也远了!

死地无路,只能凭借方向感行进。黑衣女子在丛林中行进的并不快,巨树和不断出没的野兽让她不得不小心翼翼,刚刚那极地冰术耗费了她巨大的精力,不愿遇到什么强大的魔兽与之一战,另外马背还多负一人,想快也快不起来。

黑衣女子一边小心的四处观察,一边指引着马儿寻找最好的路线,谁料到凭空一声炸雷般的大叫,“去死吧!”跟前巨树之上猛然跳下一人,双手握着把巨型的兵器当头砸下,夹带风声凶狠之至。

黑衣女避无可避,用力拉起缰绳拽向一边,马也是好马,一声嘶鸣前蹄高高跃起向旁边一跳。噗嗤一声,这巨型兵器堪堪划过马身,重重的砸进草地里。

“嘿!”来袭之人见偷袭不成,肩膀发力竟然猛的撞向了马身,白马受此巨力摇晃着倒向一边,黑衣女子抱起云裳,在白马未倒之际就地翻滚几下躲到了一边。

“嘿嘿!小妮子还算是有两下子嘛!”只见来人阴笑几声,长的一副凶样,光头三棱眼,脸上有一道从眉头到嘴角的长疤,光着上身,肌肉交错强壮的如一头野牛,手里握着一把有两个半圆型手柄的巨型白色武器。

“你是何人?为何要偷袭?”黑衣女子将昏迷的云裳放于一旁树下,手里的法杖已经扬起,从刚那要置人于死地的偷袭看,来者不善!

“小妮子!那都不重要!反正你们两个都得死!”此人咧着嘴角狠毒的说道,“有什么遗言也不用交代了,是自己动手呢还是要大爷动手呢!”

“冰决!通天之矛!”黑衣女手一挥,那只冰凝长矛瞬间凝结于空中,看此人定是恶类,自己刚才消耗了不少精力,还是先手速战速决的好!一声叱喝,“去!”

冰矛依旧那么寒气凛然向前刺去,剑阁师兄弟三人才能勉强抵挡,只希望这一击就能奏效!

“嘿嘿!来的好呀!”光头汉子一眯三棱眼,握着武器的双手猛然一分,两边圆形的手柄打开,前端合并的竟然是两支刀刃,中间似乎有个活轴,整个看起来原来是一把巨大的剪刀。

大剪张开合并间当头迎上了冰矛,没有一丝声响,甚至还有没互相接触,剪尖两刃之间白芒一闪,冰矛瞬间烟消云散如同根本没有出现过一样!

“啊!破魔之剪!”黑衣女子大惊,她虽然不认得,但是听爷爷说起过。这破魔之剪乃是由五颗七阶魔兽晶核打造而成,金木水火土各系一颗,融合一体后可破除高阶魔法以下任何技能。七阶魔兽晶核何其珍贵,世上绝无二把!

“你是十大杀手之破魔宗南!”

“哈哈!的确是我!怎么样还用我动手嘛!”宗南魔剪往地上一插,自信满满的说道。也许对他来讲什么武技剑道的根本就不算上乘。

但是有了破魔之剪就能让任何一个没达到个高阶魔法的法师绝望,如此一来法师那孱弱的近战和防守能力就可以忽略不计了!

“究竟谁在指示你?你可知我是何人,我身边这又是何人?”

“别谈那个,也别吓唬老子!我也懒得知道,杀了你还有你身边那人就是一万两黄金!”宗南一指黑衣女又指着云裳说道,“乖乖等死吧!”

眼见宗南三棱眼闪闪发光,似乎看到了一万两黄金就在眼前,手里拿着巨剪越来越近,心里暗想,到底是谁要杀了自己呢,不对,是要杀了我们两人!回想着一切,这是阴错阳差还是阴谋使然呢!

“别想了!死去吧!”宗南轮起破魔之剪猛的朝二人挥去,巨大的黑影带着死亡的气息扑面而来。

黑衣女自知抵抗无力,心中一凉,“死定了!”

第5章救美穿林
绝世传承全文阅读作者:日殇加入书架

黑衣女子面对这破魔之间心中哪有抵抗之意,双眼一闭巨剪未至而袭来的劲风已然吹起黑纱后的秀发,这必将脑浆迸裂,死地便是葬身之地!

“嗨!住手!”又一道人影从巨树枝冠间落下,身如疾风快若闪雷,这一声大叫让宗南略微分神,手中巨剪下落不由慢了分毫。

就这分毫之间,此人已经堪堪的站立在巨剪与黑衣女之间,呛的一声,巨剪毫不留情的砸在来人的胸膛,但这声音可不像碎筋裂骨,更像是钢铁交鸣。

来人正是石惊天,在树林中飞快的穿梭,刚借藤条之力越过一颗巨树就看见有人要对黑衣女下毒手,心都提到了嗓子。

哪还管什么危险不危险,猛的发力蹬在树干上就这么一跳,挡到中间救了黑衣女一命,可是也没有任何的机会让他躲开巨剪袭到胸膛。

宗南想的是速战速决,好快点离开这野兽出没的死地,下手怎会留情。但他一听这呛的响声就暗道不好。

石惊天被巨剪砸到条件反射般的弯下了腰,可是除了有点冲击感并没什么疼痛,更不要说什么内伤了,这力道还不如独眼白猿的十分之一,想到这顿时放心了,渐渐又直起来腰!

一见来人在自己全力击打下毫发无损,宗南大骇,噔噔后退好几步,巨剪竖于胸前做好一切防御准备,在定睛一看,又是一愣。

身高一米八左右,刀削般的脸庞剑眉星目,小麦色的皮肤下是流水型的错综肌肉,八块腹肌清晰醒目,身上的大小伤疤数不胜数。

只是光足赤膊仅仅两块兽皮裹在腰间,一头黑发已是及腰,肆意而又蓬松遮住了整个后背。“你...你你是人是兽!”宗南心里莫名的害怕,这里已经是死地五阶魔兽出没的范围了。

“嘿嘿!我当然是人了!不过...不过是野人!”石惊天呵呵一笑,想起那云裳看到自己的第一眼时就是这么喊的!

“啊!野人!”宗南一时间没想起来野人到底是属于人还是兽,不过能言会语的起码能交流。努力镇定了一下说道,“这位朋友,我只是在处理点小事,还请不要打扰,日后定当重谢!”

“小事?!”石惊天看了看惊魂未定又被自己吓了一跳的黑衣女,心生怜惜,又看了看一旁昏迷的云裳,不禁大怒。

“杀两个人还算小事,要知道我在死地生活这么久,一个魔兽都没杀过!小事是吧,好呀,那我就先把你当个小事处理了!”说着就目露凶光朝宗南走去。

宗南大惊失色,竟然有人一直把死地当做家一般生活在这里,又想起他钢铁般的身躯,全力一击的破魔之剪竟然毫发无损。

依靠着破魔之剪才跻身十大杀手之列,但是武道平平,面对武道中最强也是最难的体修高手,自己这三脚猫的功夫比起来差的远了!

看着他一步步朝自己走来,心道完成不了任务大不了就是没银子,要是命没了就什么都没了!想到这扛起破魔之剪,头都不回撒腿就跑。

石惊天也没想到这个家伙话没三言,也没动手撒腿就是跑,愣了一下,寻思着追他干什么难道真杀了?算了,还是看看黑衣女有没受伤吧!

猫着腰看看坐在地上的黑衣女子,一双丹凤眼带着长睫毛眨呀眨的,眨的石惊天心乱如麻,又不舍得离开。哎!光这个眼睛都把我迷死了,半响就那么毫无顾忌的盯着,一句话也没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那个...谢谢你相救,我叫李沁儿!”黑衣女子在破魔之剪下险些丢了性命,又被凭空出现的石惊天吓了一跳,确实有些惊魂未定,平复了好久才缓下心情。

但看到石惊天虽然蓬头污面兽皮遮身但依旧英俊拓朗,可是也不能如此盯着人家眼睛看,不由的眼神开始四处顾盼。

“喔,噢!我叫石惊天!”石惊天听到李沁儿说话才清醒过来。真是要命了,眼睛那么好看,声音也如黄鹂般清脆娓婉,不过这么盯着女孩看总是显得轻浮,“那你没事吧!”

“我没事,那个人还没动手伤我,你就及时赶来了!只不过是惊跑了我的白马,还有这个姑娘也没事,暂时晕了而已!”李沁儿说着又指了指一旁的云裳。

“哦!”

又是一阵短暂的沉寂,石惊天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施展凛冬之怒的那一刻,浑身披满圣洁白光的模样还是如此的清晰,而现在那心中之人就在眼前,虽还是戴着面纱,但依旧让他又是一阵的失神。

李沁儿被盯的又羞又有些微恼,心道此人怎么老是死盯着自己,就像要吃了谁一样。不过看他言谈举止加上刚刚又救了自己,怎么也不像个登徒浪子呀!不断的躲避那炙热的眼神,有些手足无措起来。

寂静没有持续多久,一阵呼喊声传来。

“师妹师妹!”

“云裳师妹,你在哪呀!”

石惊天马上回过神来,仔细一听,果然是那几个师兄弟,应该是从那冰封中破解出来,正在寻找他们师妹云裳。

转念又一想,这个李沁儿与他们有过节,看着她疲惫不堪心力憔悴的样子,要是大战一场后果难料,还是先躲躲!

“他们师兄弟找来了,这里也不怎么安全,我带你先躲一躲吧!”

“恩。。好吧!”李沁儿也听到了声音,自己不是怕她们,第一次交手的时候因为那三师弟云峭的偷袭而发怒,才用了凛冬之怒这中阶魔法,精力已消耗大半,若是在比斗也难料胜负。想到这就点了点头。

石惊天见李沁儿点头应允,转身把昏迷的云裳放在一个显眼的树下,听着越来越近的喊叫声,石惊天也大喊一声,“云裳在这!”

眼见几道白衣在树缝中朝这个方向穿行前进,石惊天弯身单手拦腰抱起李沁儿,纵身跃起抓住一根藤条,粗壮的树干上借力一蹬,人已是几米开外。

“啊!“李沁儿一声轻呼,怎能料到石惊天竟然拦腰抱起自己,何时会容得一陌生男子如此与自己亲密接触,还不待挣扎说些什么。人已半空之中,只见石惊天单手抓住藤条不住的腾挪替换,手抱一人依旧矫捷有力,转眼间已经几十米开外。

魔法师身体孱弱是硬伤,长期静坐参悟自然元素很多人都比不过一个天生强壮之人,尤其女人更叫如此。李沁儿但见自己如丛林之鸟一般在树干中穿行,一时间也忘了所有,感受着风声,不住后退的景色,几乎要张开自己的双臂如同小鸟一般翱翔。

石惊天就这么带着李沁儿肆无忌惮的如飞一般穿行,惊飞成群鸟禽,也惊动了无数走兽。狼群,猛虎,雄狮,暴熊,四阶的,五阶的,竟然还有六阶的。

看着着些不知道从哪跑出来的家伙,张开血口不住对着她们嘶吼,有的甚至还狂追了几步。李沁儿这心肝不住的狂跳,这是要把我带到哪去呀!凭自己的实力四五阶只能保住小命,六阶的那就是必死无疑呀!

“你这是。。这是带我去哪呀!”李沁儿不由的问道!

“去我住的那!安全!”石惊天其实也不知道准备带她去哪,下意识的就把白猿那当成了自己的家,那里有吃的,还有白猿看家守山,从来没见有什么人或者魔兽去过,当然最安全了!

“喔!”

李沁儿不在问什么,她终于明白了石惊天是个隐士的高手,在这死地修炼也许都不知道多久了。想起破魔之剪砸到身上毫发无损,看看在高阶魔兽群里来去自如,不难推断!

七阶!竟然是七阶吞天象!李沁儿一下瞪大了眼睛,那如小山一般的身躯,巨石一般的四肢,还有摧枯拉朽的干枯长鼻,这只在书上才看到魔兽,石惊天居然还狠狠的在它背上踩了一脚,借力跳走!

不过这吞天象扬起大鼻子正要朝着她们嘶叫已显示七阶魔兽实力时候,浑浊的小眼睛似乎发现那个游荡在丛林的人有些眼熟,略微停顿了那么一下,那声嘶叫硬生生的憋了回去,庞大的身躯扭身就跑,仿佛生怕那人会跳下来狂揍自己一般,慌不择路的还撞断了两颗巨树。

“它好像很怕你呀!”李沁儿不解的问道。

“谁呀!”

“就那个,就那个吞天象!”李沁儿转头指着在身下已经跃过,还在拼命逃跑的大家伙。

“那个呀!”石惊天扭头看了一眼,“恩!一路过就会狂揍它一顿,看着个头挺大,还会喷水,其实不堪一击!”

“那你为什么一路过就揍它!?”

“洗澡呀!”

“..”李沁儿一阵的无语,看着蓬松黑发肆意飞舞的石惊天,又看着脚下不断出没的六阶七阶魔兽,感受那结实有力的紧紧围住自己的手臂,一股踏实的安全感阵阵袭来。

施展中阶法术,在加上惊吓,本是柔弱的身体渐渐放松起来,整个人都挂到了石惊天的身上,李沁儿就那么睡了过去。

第6章剧毒牙蛇
绝世传承全文阅读作者:日殇加入书架

李沁儿渐渐的从睡梦中醒来,睁开双眼和煦的阳光略微有些刺眼,感受不到在林中肆意穿行的新奇,也感受不到那男子强有力的臂弯,我这是被带到哪里了?

缓缓的坐起身子,四处看了一下,这是山脚和一片茂林之中的开阔草地,自己刚刚就躺在这片小花绿草之上。“哎!被一个陌生男子抱着跑出这么远,自己竟然还睡着了!那叫石惊天的男子呢!”想到这,黑纱下的脸庞不禁浮上朵朵红晕。

山脚下传来一阵响动,似乎是什么巨兽的脚步声,李沁儿赶紧站起身来,包裹就在身旁,法杖也在一旁,握着法杖心里也是一阵紧张,会是什么魔兽呢!自己不会又深陷绝境吧!

七阶独眼白猿!李沁儿暗叫不好,庞大的身躯,强壮的四肢,胸前磐石一般的肌肉,以及狰狞横立的独眼,正是七阶白猿无疑,从魔兽日志上曾经看到过,这白猿身若铁铸力大无穷,而且身手敏捷行动迅速,自己怎么会是它的对手。

随即又马上放下心来,因为李沁儿看到了白猿的肩膀上端坐着一人,一只手在白猿的脑袋上胡乱的划拉着草叶,一只手放在胸前似乎在抱着什么。看见了这个男子,石惊天!总会莫名的给自己强烈的安全感!

石惊天刚从山上吃了些水果和白猿一起走了下来,看到李沁儿已经睡醒,就站在草地上,忽的从白猿肩膀上跳下,几大步就来到李沁儿的跟前。

看着李沁儿那会说话的丹凤眼,石惊天总是阵阵的失神,一双眼睛就如此迷人,如果看到整张脸.哎想都不敢想。站在她的身前,又是呆呆的一句话也没说出来。

李沁儿确信石惊天是个好人,否则不会救自己,也不会毫发无损的把自己带到这里,只是可能久居丛林好久没与人沟通才会如此不断的发愣吧,想到这主动的找了个话题,“那只七阶独眼白猿是你的魔兽吗?”

“啊!我的,不!不是我的!”石惊天缓过神来,看看走到一边晒太阳的白猿,“我们就是一起生活在这,是朋友,对,是朋友!”

“可是据我所知,五阶以上的魔兽都有自己的领地,那我来这它怎么不攻击我呢?七阶的魔兽领地意识很强的,不论是什么生物都要大战一番。”

“哦!不清楚,不过这白猿不会,它吃水果不吃肉的,我带你刚到的时候它也是不住的往前凑,老想用长臂拨弄一下,后来我和它大战了一番,然后它就没兴趣了!”

“你和它大战一番了?”李沁儿觉得这个石惊天真是不可思议,能痛打吞天象还可以大战独眼白猿,把它收拾的服服帖帖。

“那也不算大战,就是打闹吧,每天都会来几回!呵呵!”石惊天被问的有些不好意思的抓抓乱糟糟的头发。

“那你一定是很强的武者吧?!”李沁儿问道,没有武器也不会魔法,身体如此强健一定是武道中体修的高手!

“什么叫很强的?不知道呀!”石惊天摇摇头。

“修炼的的人都分武道,剑道和魔法师!难道你不知道?“

“啊?这还有说法呢,我不知道,我...我可能是失忆了!”石惊天无奈的说道。

“怎么会失忆的呀!”

“我也不清楚,从一个很高应该还很远的地方摔下来,我什么都不记得,但我会说话也会听,脑子里有很多乱七八糟的残破记忆。然后我就到了这里,一直和这不会说话白猿生活在一起,好长时间了!”石惊天说的自己有些委屈,更多的是无奈。

“这样呀!没什么的,忘掉就忘掉吧,日殇大陆的事我可以告诉你呀!”李沁儿也觉得他很可怜,孤零零的一个人生活,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好呀,好呀!你快跟我说说!”石惊天兴奋异常,终于可以知道一些丛林以外的事情,让封闭的自己多知道一些,以后走出这里也不会一无所知,突然想起点了什么,“我们去那边树下坐吧,看这是我给你摘的水果,很好吃的!”

两人走到树下,李沁儿尝了下新鲜可口的水果开始给石惊天讲了起来,从死地讲到整个日殇大陆,又从人情世故讲到武功魔法。

从来没有人如此面对面的跟他畅聊,而且是有一双迷人丹凤眼的女人,石惊天听的津津有味还不住的问这问那!

时间过的真快,转眼间天就黑了起来,落日余晖下两人依旧坐在树下,石惊天虽然还是意犹未尽,但也看出了李沁儿的疲倦,“先休息吧,以后再慢慢给我讲,那个谢谢你陪我聊了这么久!”

“呵呵谢什么?你救了我的命我还没谢你呢!”李沁儿觉得这个失忆的石惊天傻傻的可爱!

一旁的独目白猿趴在地上早已呼呼大睡,石惊天走到它跟前往它毛乎乎的肚子上一靠,对这李沁儿招手,“来吧,靠在这个家伙身上,可暖和了,这里晚上还是有点冷的!”

“我...我也可以吗?”李沁儿对这个七阶的大家伙心里还是有些惧怕,迟疑着走到了白猿的跟前。

“没事的!其实这个家伙脾气很好!”

李沁儿不知道为什么就那么相信眼前这个男子,小心翼翼的走到跟前,离着石惊天不远也慢慢的靠在了白猿身上,毛茸茸而且暖和和,看着白猿也没什么反应,这才放心下来。

“你有理想吗!”李沁儿小声的问道。

“有!就是和自己喜欢的女孩一起躺在草地上,晚上看着月亮数着星星,一直一直,一直到一辈子!”石惊天抬着头。

夜逐渐深寂,皎月如圆盘一般披洒着玉光,轻拂着躺在草地上的两人,繁星眨着眼睛也在看着她们,似乎在期待着什么。

这一夜李沁儿也不知道看着星星什么时候就睡了过去,等到睁开双眼,天已经朦朦发亮,太阳躲在群山之后如同调皮的孩子一般迟迟不肯露头。

李沁儿收拾下自己的包裹拿起法杖,看着仍躺在白猿身边熟睡的石惊天,感觉这一天一夜如同梦境一般,在这让人望而生畏的死地,与陌生男子促膝长谈而后看着星星并排合衣而睡,那是曾经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对不起!我要走了,出来好多日子了,父亲和姑姑他们一定很担心我,还要那可恨的剑阁之人偷盗东西也未归还!日后我们还一定会相见的。不是吗?”

李沁儿默默的看着那张刀削般的脸,心里总有那么多的不舍,不知何时悄悄的走进心里,有了那么一席之地!

辨别了一下方向,李沁儿转身离去,这个时间是所有昼出夜伏的魔兽一个短暂的空白点,应该不会遇到什么高阶的,恢复了精力,即使遇到也有不战逃走的把握。李沁儿如是想着,渐渐消失在丛林之中。

李沁儿终究是涉世未深,考虑不周,她在熟睡中也不清楚敏捷的石惊天到底把她带走了多远,也可能不清楚一个七阶魔兽的领地有多大。

书上的东西永远和现实有太大的区别,要知道石惊天久居丛林行动迅速敏捷走上一整天都没能走出死地,更不要说一个身体孱弱的魔法师。

在树林中走了好久,一个魔兽也没见到,天已经开始亮了起来,李沁儿还在想着这个时间果然是所有魔兽都休息的时候,自己真是蛮聪明的,大概已经出了六七阶魔兽的范围了吧!

咝咝的声音若有若无的渐渐传来,李欣儿猛的停下了脚步,这是什么?声音越来越清晰,而且空气中带着一股腥气,似乎就在背后。转身一看,顿时花容失色。

两条纠缠在一起的长蛇,都如同树干般的粗细,纠缠在一起不知何时已经到了自己身后几米的距离,如石斑一般的两只蛇头高高的扬起,扁嘴不断吐着芯子,四颗尖细的长牙已经准备品尝美味。

这!这是剧毒牙蛇,而且还是两只!李沁儿马上想起书中记载,有剧毒,行动迅猛而且长牙锋利无比,剧毒就藏在长牙之内,若被咬中任何生物绝无生还!这是七阶魔兽,难道自己根本没走出多远!

“冰决!冰盾之术!”不能犹豫,这两只剧毒牙蛇已经作好了攻击的准备。李欣儿法杖一挥,一面剔透的厚实冰镜出现在眼前,抵挡一下,争取时间准备转身就跑。

剧毒牙蛇闪电般的攻击迅猛无比,在冰盾出现的同时,一只蛇头已经狠狠的撞了上去,冰盾挡住了这次攻击但也被撞的支离破碎,瞬间消散!还不待李沁儿转身逃跑,另一只蛇头已接踵而至。

“啊!”一声惊叫,没有了冰盾的阻碍,尖牙瞬间就冲到了李欣儿的跟前,扁嘴猛的张开,眼见牙尖就要刺入大腿,太快了,快到让她根本没有丝毫的反应。

嗖的一道人影,齐腰的长发在李沁儿眼前拂过,双手一上一下死死的拔住蛇嘴,不让它咬下,带着一股冲力和两条剧毒牙蛇翻滚出几米。

“石惊天!”李沁儿一眼就认了出来,扑通一下坐在地上,又悔又恨!

石惊天睁开眼就发现李沁儿没了,包裹和法杖也不在了,心知这是走了!有种阵阵的失落,难道自己真的就是个野人,没人愿意和自己呆在一起吗!也许只有白猿才甘心的陪伴着。

不过转念一想,她能去哪?一定是朝着来时候的方向走的,那里可是有两只牙锋利的能洞穿自己胳膊的大蛇。她不会有什么危险吧,于是一路发狂追了过来,果然看到了刚刚那一幕。

123456789101112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日殇所写的《绝世传承》为转载作品,绝世传承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绝世传承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绝世传承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绝世传承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绝世传承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绝世传承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