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女生同人小说 > 嫡贵最新章节 > 嫡贵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嫡贵 连载中
分享嫡贵

嫡贵全文阅读

嫡贵作者:婳屛

嫡贵简介:石月婵会观星,却参不透天机,她会看相,却看不透人心,前世她用了一辈子的时间才明白人相并不是看一看就能清楚的知道对方的为人,只有看清了人心才能够知道这个人的善恶……
  重来一次,她决定擦亮眼睛去观人观心,仅凭这一双慧眼,守护住母亲,弟弟……
  可是,这个半路杀出来的美男,究竟是什么人?
  她怎么就稀里糊涂的嫁给他了呢?
  他看自己的眼神怎么怪怪的?
  说好的只是演戏呢?怎么就假戏真做了呢?
   https://www.uukanshu.com
-------------------------------------

嫡贵最新章节二百零七
一 重生
嫡贵全文阅读作者:婳屛加入书架
  石月婵头上的伤口传来阵阵剧痛,她摔下去的时候,是头先着地的吗?可是人死了还会感觉到疼痛吗?

  银灿灿的长剑,雪花一样的白绫碎片,布满了血的脸,愤恨可怖的表情,满天的星斗,美丽的观星塔,凌乱的出现在脑海中……

  “当时要换了我在场,我一定不会让石月馨得逞,害的我们小姐受了这么重的伤!”

  “莫要让人家听到才好,我们现在只能希望小姐快点好起来,不要再给小姐招惹麻烦了!”

  两个丫头的声音小了下去,再在说什么,石月婵就听不清楚了。

  如果她没有记错,这应该是她的两个丫鬟的声音。

  可是她不是应该在观星塔吗?那个她呆了三年的观星塔!

  身体都还处于麻痹的状态,碎痛也在四肢百骸中蔓延没有散去,就好像全身每一处都被摔的粉碎的感觉,这一切都在提醒她,她不是在做梦。

  石月婵疑惑,眼皮挣扎着睁开,

  红木雕花大床,如蝉翼般薄的纱制帷帐,画了素女图的画屏,窗户下面是红木净面的案几,旁边是梳妆台,窗户外头是放在石块上的盆景,阳光从窗户透进来,

  画面如梦如幻,她怎么回来了?

  当初这里不是被一把火烧掉了吗?

  她这是在做梦吗……

  十三四岁的丫头端了水从外面进来,瞧见石月婵醒来,欢喜的过来,“小姐您醒了?”

  小丫头和记忆中的一模一样,一张脸儿水灵,眼神清澈,不像后来一起逃亡的时候,瘦的不成人形,这丫头从小就跟着她,前世一直到死都护着她,逃亡两年,如果不是有这个丫头护着,她怕是早就死了,后来被卫乘风找到的时候一剑刺死了,

  “绿萝……”石月婵声音有些哽咽。

  绿萝还以为她是不舒服,红了眼眶,“小姐你是哪里不舒服吗?小姐好容易醒来不要动,奴婢去叫郎中来瞧瞧!奴婢这就去!”

  石月婵想叫住她,她却已经跑出去了。

  石月婵看了看自己,肤色虽然白,但没有在观星塔的时候那样白的几近透明,刚才听自己的声音也仍旧带着些稚嫩,自己的后脑勺上有一个大包,

  石月婵理了理思绪,从记忆中搜寻出来,当年自己头上有伤的事情就那么一件事,那就是十二岁的时候,她曾经和石月馨起过一次争执,石月馨将她推倒,她的脑袋就撞到了石头上,

  而那个时候,应该是母亲正在和父亲为了姨娘进门的事情闹的不休,再之后没有多久,姨娘就进了门。

  母亲和父亲因为这件事,已经很久没有好好说话了,一说起这个就会吵架,这时候母亲的日子并不好过,父亲也不会管她们,所以应该请不来郎中!

  过了一会儿,绿萝回来,果然没有能叫来郎中,

  “绿萝,小姐醒来后有没有问什么说什么?”温柔的声音中带着沙哑,像是哭过。

  石月婵听到这声音,心中就有些激动,这是母亲元氏的声音,她想要起身来,身体却还没有恢复知觉,她只好躺在床上等她们进来。

  绿萝没有出声,应该是在摇头。

  “夫人,老爷他……”

  说话的是金兰,语气中愤愤不平,没等她说完,元氏就打断了她的说话,“嘘!”

  元氏说道,“你们一会儿进去都不许乱说话,算了,你们不要进去了,我叫你们才准进来。”

  她们说话的声音很小,石月婵听的零零碎碎断断续续,但心里也无比明白。

  简单的发髻,碧玉簪子别在发髻旁,翠珠掉在簪子下面,装扮也是素净,她五官端庄大方美丽,即便已经二十九岁了,却仍旧是温婉动人。

  母亲的样子,还是停留在她逃亡之前一样好看,后来她没有再见过母亲,但却也时时听到母亲的情况,纵然没有亲眼见到,她的心也如刀绞一般。

  “月儿,你好些了吗?头还疼不疼?”元氏走到床边来坐下,温暖柔软的手一会儿摸摸石月婵的头发,一会儿摸摸她的小手,“几天没有吃东西,你一定饿了,我已经叫秦妈妈去做羹汤了,一会儿就会送过来。”

  元氏很喜欢这样抚摸她和幼弟,石月婵小时候偶尔会觉得烦,可是后来她想要让母亲这样轻轻的摸摸她,却再没有机会了。

  元氏温软的手掌,就好像暖风一样掠过心间,石月婵触动,忍不住哭了出来,“娘……”

  元氏只道是女儿哪里不舒服了,而女儿哭,她也忍不住红了眼眶,“月儿乖,月儿不哭,月儿马上就会好了,娘亲陪着你!”

  石月婵看见元氏哭,自己更难过了,赶忙止住了眼泪,“娘亲,月儿不哭,娘亲,月儿也不疼,就是有点饿了。”

  元氏闻言总算是好了一些,赶忙擦擦泪,也伸手给石月婵擦了擦泪,“不疼就好,月儿好乖。”

  元氏想要叫绿萝去催催秦妈妈。

  秦妈妈已经端着羹汤进来了,“鸡汤羹来了。”

  秦妈妈有白丝的头发梳成发包,只用一根布带子帮着,衣着干净朴素,前世她听说秦妈妈也是跟着母亲一起的,想来应该也一定是过的不好。

  她身后还跟着个小不点儿,五官精致,唇红齿白,一双忽闪忽闪的大眼睛亮晶晶的,肤色粉嫩粉嫩的,如果不是穿着是个男孩儿,不认识的大概会以为他是女孩子,甚至比女孩子还要漂亮。

  这是石月婵的弟弟,石墨禅,今年应该是七岁了,他这么小,这么可爱,离开她的时候也不过是十岁,他是怎么活下去的她不知道,但她知道他一定是个坚强的孩子,纵然最后变成了人彘,他也没有自杀……

  石墨禅迈着小短腿儿慌慌忙忙的跑进来,“阿姐,这个鸡汤粥是我做的哦,秦妈妈只是打下手的,你一定要吃光光!”

  话音落下,

  元氏宠溺的笑了起来。

  秦妈妈是无言的笑了起来。

  一个个她视若珍宝的亲人,如梦幻一般的出现,与记忆中她最后见到他们的凄惨模样交织,

  石月婵心酸心疼的想要哭,却看到他们安然无恙,又艰难的破涕为笑。

  元氏将鸡汤羹端在手里,舀一勺就会吹一吹。

  “月儿快些好起来,娘亲就带你和墨禅出去游玩游玩。”元氏说道。

  石月婵闻言,险些呛到,她猛地咳了几下,元氏吓得赶紧帮她拍背,“好些没?”

  去不得!

  这如果一去,就回不来了,姨娘进门不会让她们进门,她前世冷漠也不屑去和姨娘争斗亦不想见到姨娘,只想要守护住母亲,所以同意了,结果一离开回来就只能住偏院,最后一而再的被动,陷入更深的深渊,这一世,说什么也不能再重蹈覆辙,

  不过,母亲一向性格软弱,也没有什么主见,她只要不同意,这件事就成不了!

  石月婵压下喉咙的不适,抓住母亲的手,“娘,我身子还在恢复,不着急出去,而且我也不想出去玩。”

  果然,元氏闻言脸色有些犹豫,最后说道,“那好吧。”

  元氏有些闷闷,但表情却尽量显得高兴,石月婵心里也跟着不舒服,但却忍了下去,她很快,很快就会让母亲开心起来,过的舒服起来。

  元氏喂完了羹汤,石月婵说想要睡一会儿,元氏就带着吵吵着不愿意走的石墨禅和秦妈妈出去了。

  石月婵这会儿并不想睡,而是需要理一理思绪。

  她又回来了,又回到了这个名字叫做石月婵的女孩儿身上,也可以说回到了自己十二岁的时候,前世她是带着灵智出生,但以前她来自哪里叫什么,她不知道,

  不过,她到底是谁已经不重要了,她既然回来了,那就要作为石月婵好好的活下去,一切的悲剧都还没有发生,一切都还来得及,这一世,她要保护母亲,保护弟弟,保护石家!
二 人心
嫡贵全文阅读作者:婳屛加入书架
  石月婵修养了三天后,好了许多,她能感觉到身体的直觉在慢慢的恢复。

  这几天除了元氏,秦妈妈,还有幼弟以及她的两个屋里的使唤丫头以外,就没有人再来看过她了。

  绿萝替石月婵擦脸,擦手洗漱,石月婵配合着她。

  绿萝见她手脚灵活,笑道,“小姐恢复的越来越好了,过不了几天就能够下床走动了!”

  石月婵闻言也笑了笑。

  金兰端着药汤进来,石月婵锐利的目光就扫了她一眼,她心神立即就慌了慌,这几天石月婵对她不似以前那般亲热了,但是她实在是不知道自己是做错了什么。

  金兰定了定心神,和平日里一样笑嘻嘻的过去,嘴儿也像抹了蜜一样的说道,“小姐的气色也越来越好了,越来越漂亮了,以后一定是个大美人儿!”

  石月婵但笑不语,只是审视一般的瞧着她。

  金兰被看的发慌,说道,“小姐,这是您的汤药。”

  绿萝接过汤药,喂给石月婵喝。

  石月婵喝一口,就看一眼还没有打算按离开的金兰。

  金兰一向敏感,她可以肯定,石月婵肯定是对她有意见,这样下去不行,她就算是没有做错什么,也必须消除和主子之间的隔阂,否则她以后的日子可要怎么过?

  “小姐,上次的事情都是奴婢不好,是奴婢没有好好的跟着小姐,才让小姐着了石月馨那贱人的道!”

  话音落下,石月婵双眼一眯,啪的一下将绿萝端着的汤药碗拍了过去,落到了金兰脚下摔了个粉碎,汤药撒了一地!

  两个丫头都吓得脸煞白,绿萝已经跪下了,她从来没有见过石月婵发过这么大的脾气,“小姐息怒,莫要气坏了身子。”

  金兰也颤颤巍巍的跪了下去,“小姐息怒,奴婢说错了话!”

  石月婵温怒的呵斥问道,“你说错了什么话!?”

  金兰哪里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话,以前石月婵听到她说这些话,虽然不会说什么,但也不会发脾气,所以她认为石月婵是喜欢听这些话的。

  石月婵以前确实觉得金兰说这些话很顺耳,不过如今却觉得刺耳,这一切不过是金兰为了自己有好日子过才说的,却从未是为了她而说,

  石月婵将金兰的脸看了个仔仔细细,就是这么一张老实人的脸,迷惑了她,让她看不清金兰的心,不过又何止是这一张脸,前世她用了一辈子的时间才明白人相并不是看一看就能清楚的知道对方的为人,只有看清了人心才能够知道这个人的好坏,

  金兰的脸是倒三角形,略微有些长,这样的人聪明敏感,为人细心,有头脑并且擅长各类事宜,是个人才,她的眼皮,嘴皮都很薄,性格属小气,但她的眉毛按同一方向排列而又有光泽却有些下垂,这样的人十分诚实,

  石月婵一直以为金兰顶多是会有些小心眼儿,根据金兰的性格和面相,她觉得她会是向着自己人的,直到最后她才知道,金兰是个彻头彻尾的小人,前世她们主仆三人开始是一起逃亡的,后来被她发现金兰竟然在暗中和官府的联系想要出卖她们。

  “一,二小姐她是小姐,是主子,你不过是个丫头,你有什么资格羞辱辱骂二小姐?

  “二,当着主子的面没有规矩,目无尊卑,搬弄是非!

  “三,上一次你明明是跟着我一起去后花园的,半路却不见了踪影,让我一个人在那儿又遇到了二小姐,我出了事,是你失职!”

  石月婵说出来就觉得,她上次被石月馨推倒撞到石头上,说不定就和金兰这丫头有关,

  石月婵双眸再次眯了眯,指了绿萝怒道,“你去掌她的嘴!”

  绿萝早已经吓得不敢出声,她闻言惶恐,却听话的过去,有些抱歉内疚以及担忧的看着金兰,她虽然一心只有主子,但毕竟和金兰共事这么多年,她有些不忍心。

  “打!”

  石月婵下令,绿萝就不得不从,她咬了咬牙,举起手掌,‘——啪!’

  “再打!”

  绿萝举起手来,再次打了下去。

  金兰眼睛滴溜溜一转,赶忙低下头去磕头,让绿萝的手落了个空,她一面磕头一面求饶道,“大小姐,金兰知道错了,您不要生气,我自己打自己,不用绿萝出手!”

  她说着就抬起双手来,开始打自己的脸,那下手却比绿萝还要轻。

  好一个机灵儿的丫头!

  石月婵心中冷笑,喝道,“别打了!”

  金兰闻言一喜,赶紧磕头谢道,“多谢大小姐原谅!”

  “我可没有说要原谅你!”石月婵却说道,“你给我到院子门口跪着,没有我的命令不许擅自离开,否则你就不要给我在石家待着了!”

  金兰惊了,脸色也无比难看,但也不敢再多说什么,这会儿正是石月婵气头上,她也只能乖乖儿的跑到院子门口去跪着,心里却无比的怨恨恶毒!

  等金兰走了,绿萝还是一脸惊恐。

  石月婵吩咐道,“金兰她这样迟早会出事,你可不能跟她学。”

  绿萝赶紧说道,“奴婢不会的。”

  石月婵自然相信,绿萝是个好姑娘,不管是人相还是人心,就是性格太过软弱,“我以后身边就只有你一个知心人伺候了,你可不要让我失望。”

  绿萝待石月婵既是主子又是妹妹,她自小照顾伺候石月婵,知道她的一切,心疼她,听她说这些有些心酸以及心疼,“奴婢会好好伺候小姐的。”

  可是石月婵话里的意思是要把金兰……“小姐,可是金兰她……”

  “我自有主张。”石月婵说道。

  绿萝不再多说,“是。”

  “这件事只有你知我知,你不要告诉其他人。”石月婵说道。

  “奴婢知道。”绿萝说道。

  石月婵吩咐道,“母亲如果问起来今天发生了什么,事情你可以照实说,不过尽量要说的委婉一点,不要让母亲替我担心。”

  元氏下午就来了,进来就问道,“怎么回事?”
三 处置
嫡贵全文阅读作者:婳屛加入书架
  绿萝跟着母亲一起进来的,想来母亲是知道了事情的原委。

  石月婵把事情的经过重复了一遍,“母亲不用担心。”

  “做什么要为了一个丫头发这么大的脾气?你的身子才刚刚好转。”元氏说着就心疼的摸了摸石月婵的头发。

  知道她发了大脾气,那绿萝这丫头应该是没有一点儿隐瞒了,

  石月婵看了她一眼,绿萝赶紧低下头,像个做错了事儿的孩子,她知道要绿萝按照她的要求说出事情来有点困难,所以也就没有怪她,

  石月婵感受到母亲温软的手掌,像只小猫儿一样往元氏的手掌蹭了蹭,笑道,“娘,你不用担心我身子,我身子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元氏瞧了瞧她的气色,确实好了不少,欣慰的点点头,问道,“那你怎么处置金兰?”

  元氏说的是处置,而不是替金兰说好话,

  也就是说她早上责骂金兰的事情,母亲没有觉得不妥,那母亲也一直觉得金兰不是个好人了?

  母亲一向对手下的人宽待,从未说要处置谁!

  看来,前世是她自己觉得金兰好,而金兰是她的丫头,旁人也不好说什么,而金兰之前表现出来的也不是什么大奸大恶之人,所以才一直留着了,

  “母亲的意思是?”石月婵问道。

  果然,元氏想了想说道,“随便你,如果你要将她怎么样,我不会有意见,毕竟她是你的人,但你如果要留着她,那就要让她以后少说话,多做事,不要无端的给我们招惹麻烦!”

  石月婵看着母亲眼睛一眨不眨,原来母亲并不是软弱,而是有顾忌,原来前一世最看不清的是她自己,她能看懂别人看不到的东西,却竟然还达不到常人,这一世她一定要擦亮眼睛,用心用眼去好好的看人。

  询问了元氏的意见后,石月婵更有底气了,也更加觉得自己此刻做的是对的,不过要处置金兰,可没那么简单。

  金兰在大门口已经跪了一整天了,双腿已经麻了,她都已经觉得自己这双腿快没有感觉,快废掉了,偏偏这地方是霁月园的大门口,绿萝在园子里头看着呢,外头也进进出出到处是仆从,她还不能偷懒儿,只能乖乖儿的跪着。

  “哎哟,这是怎么了?你怎么就惹了大小姐生气了啊?”

  金兰回头一看,眼中一喜,“辛妈妈快给你侄女儿我想想办法吧,我也不知道怎么惹了大小姐生气。”

  “你莫急,将事情的经过给我说说。”辛妈妈说道。

  金兰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哀求似得看向辛妈妈,希望她能替自己想办法。

  辛妈妈不满的看了一眼霁月园里边儿,嘴上却责怪似得说道,“你这丫头,我平日里叫你管住自己的嘴儿,不听,现在好了吧,惹祸了吧!看你怎么收场!”

  说罢,辛妈妈就好像不管她似得离开了,眼神却传递过来让金兰放心的表情。

  屋里边儿,

  绿萝将辛妈妈来的事情汇报给了石月婵听。

  石月婵眼神冷了下去,嘴角却挑起了笑意来,“由着她们去,我倒要看看她们能玩出什么花样儿来。”

  石月婵让绿萝继续盯着金兰,却背地里让秦妈妈去盯着辛妈妈。

  辛妈妈直接去找了自个儿的主子,四房的太太丘氏一听,“这件事你就不要管了。”

  “那奴婢可怎么跟金兰她娘交代啊,她娘可是将金兰交给奴婢了,太太您帮帮奴婢吧。”辛妈妈求道。

  “这样的事情,不是我不想帮,而是帮不了,四房现在是个什么情况,你也是知道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而且五房老爷虽然跟四房是亲兄弟,但是如今毕竟是两家,我们怎么能将手伸那么长,更何况那丫头也确实是个不会做事儿的!”

  四房太太丘氏说着,瞧了一眼辛妈妈为难的表情,就笑道,“不过那小丫头是个机灵儿的,你也不用太担心,大不了就被月婵赶出五房,到时候你在替她找个主人家不就是了。”

  哪里能说的那么容易,这要是没有出事就算了,确实好找主人家,可是金兰是因为碎嘴儿才被处置了,到时候谁会要啊?一般的主人家最是讨厌这样的人了!

  可辛妈妈还想说什么,四房太太丘氏就已经摆手让她出去了。

  辛妈妈想帮忙,却爱莫能助,总不能因为一个远房的小侄女儿而得罪了主人家吧,所以,她索性也不管这事儿了,只是托人去告诉了金兰的母亲,金兰的母亲闻言跑到四房的大宅门口哭闹,辛妈妈对她避而不见了,还让人将她轰走。

  秦妈妈将事情的经过给石月婵汇报,犹豫了一会儿,问道,“大小姐,金兰的娘在石宅大门口,奴婢没有让家丁放她进来,她这会儿就在大门口哭闹呢,要不然奴婢去直接把金兰赶出去吧。”

  石月婵斜靠着床沿,“不用管她,就这样让她跪着。”

  秦妈妈觉得大小姐跟以前不同,以前的大小姐性情比较冷,但对下人宽待,如今的大小姐好像完全不一样了,好像长大了一些,知道自己要做什么,可她看着,明明觉得她还是个孩子啊,

  秦妈妈觉得自己有必要提醒一下石月婵,“大小姐,奴婢倒不是心疼那丫头,反倒是也觉得那丫头应该好好惩治惩治,只不过觉得这样下去是不是会落人口舌?”

  石月婵看了一眼秦妈妈,秦妈妈只觉得呼吸一下子都紧张了起来。

  石月婵说道,“那我们以前对别人宽待,别人就说我们好了吗?”

  秦妈妈语塞。

  石月婵继续说道,“既然如此,那还不如顺从了心意来做,也好借此立威!”

  秦妈妈闻言一愣,随后眼睛亮了起来,“小姐说的是,是奴婢考虑不周。”

  心里却宽慰道,小姐长大了吧,小姐应该是长大了。

  金兰已经在霁月园的大门口跪到了晚上,不但没有人来看她,更是连个送吃的给她的人都没有,以前那些跟她关系好的仆从,原来都是假的,就连二小姐那边也……她上一次明明是帮了二小姐的,二小姐开了口,也因为二小姐是主人家,她就不好拒绝,可她只不过是听了那边妈妈的话走开了一会儿,就出了这样的大事儿……而这一次她出了事儿,二小姐却对她不闻不问!
四 威信
嫡贵全文阅读作者:婳屛加入书架
  金兰越想越气,蹭的起身来往二小姐那边去了,姨娘住的院落在石宅的偏院是,属于石家五房的外院。

  然而,却被仆妇拦在了外头,金兰气急败坏的想要冲进去,“让我进去,我要找二小姐。”

  守门的婆子将她推了一把,她连连后退,婆子说道,“你是个什么东西,你说见二小姐就见?”

  金兰闻言眼中一抹愤恨闪过,张口就要将事情的经过说出来,“上次……”

  ‘——啪!’

  婆子一巴掌就打了下去,劈头盖脸抢先了就是一通骂,“贱东西,嘴里没长门的,个没脑子的要你胡说八道!要你辱骂我家小姐!”

  金兰捂着脸,泪花也在眼眶中打转,想要骂回去,婆子却已经说道,“你要是再敢胡说八道,信不信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识相的就赶紧闭了嘴儿滚出石府,否则到时候可没有这么简单就能了事儿了!”

  这婆子说的对!

  她不过是个丫头,说的话没人信,而且这会儿她已经是石府的笑话了,到时候她要是再说些什么,说不定没有拖了二小姐下水,还把自己弄的更惨!

  金兰只能捂着脸回去了霁月园,可是却因为她擅自离开,违抗了石月婵的命令,被杖责以后赶出了石府。

  金兰的娘抱着金兰在石府闹了起来,最后是石月婵让秦妈妈给了一些银两她们,金兰的娘才带着金兰离开。

  秦妈妈是过来人,知道了事情的原委,就察觉出了不对劲儿,“看来这金兰还和二小姐有联系。”

  石月婵对金兰的性格很了解,虽然聪明能干,却因心胸狭隘而干不了大事儿了,而且金兰毕竟也不过只是比她大一岁,心智不成熟,所以她才会激她,却没有想到,真如她猜测的那样,金兰和石月馨还真有关系。

  石月婵没有说话。

  绿萝闻言,有些愤愤,“金兰平常看起来挺老实的,想不到竟然是这样的人,这次幸亏小姐将她赶走了,否则以后怕是会更加连累了小姐呢。”

  也就是绿萝觉得金兰以前老实了,石月婵前世没有觉得这样小气的人会有什么大害,但也不觉得金兰老实。

  秦妈妈忍不住说道,“还老实呢?不但能起这样的坏心思,如今走也要连累小姐落人口舌。”

  石月婵闻言挑了挑眉,“落人口舌吗?都说我什么了?”

  秦妈妈觉得自己说错了话,亦怕说出实话来让石月婵难受,因此抿紧了嘴巴不敢说了。

  绿萝脸色也不大好看。

  石月婵就笑了笑,“说吧,不碍事。”

  绿萝还是不说话,秦妈妈想了想,就斟酌着开口说道,“说小姐病好了以后性情大变,不近人情,不顾念主仆之情,还说小姐没有管教好丫头等等一些闲言碎语,这些内院的。”

  所谓的闲言碎语估摸着比秦妈妈说的要难听十倍都不止吧,石月婵说道,“是不是还说有其母必有其女,我母亲善妒不守妇道,才会教出我这样的女儿?”

  说的比这难听的都有,不过秦妈妈不敢说,而且好像她不说,石月婵也都知道的样子。

  石月婵脸色冷了下去,“秦妈妈吩咐下去,以后谁要是再敢嚼舌根,就给我打二十大板赶出石府。”

  秦妈妈点头道是,就离开了。

  元氏听了这事,没多久就来了,她进来坐在了石月婵的床边,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瞧了瞧她的脸色,说道,“你最近是不是有什么不舒服的?”

  石月婵摇头,“没有,我很好。”

  元氏沉吟了一刻,微微笑了起来,“恩,我还以为月儿是不舒服,现在看来月儿是长大了,现在都能帮母亲料理石府了。”

  石月婵原本以为元氏来,是要说她做的过分了,没想到元氏竟然说出这番话来,她直言道,“母亲没有觉得我做的过分了吗?”

  石月婵做了元氏想做而不敢做的事,她觉得这样做没有什么不妥,只不过以前她有诸多顾忌,而她顾忌着就习惯了,便处处忍让了起来,

  “怎么会不好呢,你将金兰赶走的事情,本来就是金兰不对在先,你最后只不过是将她赶出了石府,却还给了她银两,如此恩威并施是极好的。”

  石月婵虽然重活了一次,可是如今行事总是十分谨慎,生怕自己一不小心做错了什么,而将自己和身边人推向深渊,但元氏这样说,那就是说她的决定是对的了,她其实并不在意别人对她说什么,可她总是想要替母亲争取什么,她再也不想让母亲过的那么卑微了。

  石府因为石月婵发怒说的话,倒是安静了不少。

  石月婵就发现,原来只要自己想要的,她去努力,就能够得到,她本来觉得母弟和她活在石府是人微言轻,她们说什么,也没有人会听,却没有想到竟然能有这样大的威信。

  是了!

  她是石家五房的嫡长女,母亲是当家主母,在石府除了祖母董氏还真没有人能说她们什么,而且这件事她本来就没有做错什么!

  石月婵想通了以后,就觉得对以后挽救石家,保护弟弟,保护母亲和身边的人的事情有了信心,

  她瞧着端热水进来伺候她擦手脚的绿萝,笑道,“绿萝,我昨天听母亲房里的丫头说,这几天武阳的桃树都结了大的桃子,你拿些银两去买多点回来,给我留一些,给母亲拿一些去,给父亲那边也拿一些去,给祖母那边也拿一些去,剩下的你就留着吃,要有多的就分给府里的仆从吧。”

  绿萝道是,就赶紧去买桃子去了。

  不过她这一走,她这边就连个端茶送水的人也没有了,她觉得还是必须找几个忠厚又能干的丫鬟来,否则一有事情,手底下连个使唤的人也没有,

  可是找谁呢?

  如果从外面找来,因为有金兰的事情在,她也对自己看相的本事信不足,她忽然想起来前世在逃亡期间遇到过一个善良聪明能干的小姑娘,还有在观星塔时那两个小丫头。
五 舅舅(修)
嫡贵全文阅读作者:婳屛加入书架
  石月婵左思右想,觉得这件事最后母亲还是会知道,也需要她点头,所以她决定告诉母亲,而且这件事只有母亲能帮她,但不能直接说。

  石月婵让秦妈妈叫了元氏来,“娘,我想找几个使唤丫头,以后就绿萝一个人跟着我,她一个人做不了两个人的事。”

  元氏笑道,“你想要找人,那还不简单,从我房里拨两个过来就是了,我只要一个丫头和秦妈妈伺候就够了。”

  石月婵摇头,“不,我想要自己亲自选人。”

  见她执意,元氏说道,“那好吧,到时候等你舅舅来了,我叫你舅舅帮你去找人好了。”

  石月婵就是想要这样的结果,这会儿母亲元氏只能在内宅活动,因为和父亲以及石府的人关系很僵,石府的人除了一些丫鬟婆子几乎都不听母亲的,母亲也很难接触到外面,所以只能等舅舅来了,

  “娘,舅舅来了,我要亲自跟他说说我要找什么人,免得到时候找来了又不是我想要的。”

  元氏想了想,答应了下来,但她觉得如今石月婵的有一些说不上来的变化,也不知道是好是坏。

  也不知道是不是石月婵运气好,今天才在说这件事,第二天元二舅舅就来了。

  元氏没有想到元二舅舅这次来会比往年提前了许久,“二哥你怎么现在就来了?”

  元二舅舅就纳闷了,“我提前来看看我外甥,外甥女不行么?”

  “也不是……”元氏脸色不自然了起来。

  只是元二舅舅既然问起石月婵石墨禅,元氏知道事情瞒不住了,就将情况一五一十的告诉了他。

  元二舅舅当即就温怒道,“这么大的事,你竟然都没有来个信告诉家里!”

  元氏也有苦衷,“二哥……”

  元二舅舅知道元氏有难处,也不忍心怪罪她,只是既然他知道了这件事,要是就这样简简单单的回去,那他就白来一趟了。

  元二舅舅知道石月婵受了伤,赶紧来探望。

  秦妈妈和绿萝替石月婵简单梳洗打扮了一下,就抬着她来了花厅里。

  元二舅舅身材修长,肤色净白,气质儒雅,五官大气,虽然如今在经商,却仍旧保留了书卷的气息,看起来很俊朗舒服,明明已是不惑之年(四十岁),却看上去不过三十出头,

  石月婵依稀记得,前世她在逃亡前被关在牢里,舅舅憔悴又疲惫的身影,再后来她逃了,就再没有见过他,她害怕看到元家被石家连累,也害怕自己的出现会连累元家……

  石月婵这会儿心酸,又欢喜,

  她不能下凳子,只能略微的弯了弯腰,恭敬的唤道,“舅舅。”

  元二舅舅见她出来,见她竟然这会儿走路都不能自己,很是担忧,碍于不能动手帮忙,他只能干着急,等她坐下了才心疼的说道,“我的好闺女,怎么就把脑袋撞了?给舅舅看看!”

  石月婵记得前世,她是已经脑袋好了,元二舅舅才来,元氏也压根没有将这件事告知舅舅,这件事后来也就不了了之,眼下这情况,元二舅舅想来是知道了事情的原委,这一世的事情因为她的一举一动而改变,

  石月婵默默想着,将脑袋侧过去给元二舅舅看。

  元二舅舅隔空看了看,发现她伤口不是很明显,且被青丝遮住看不出来什么,问道,“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石月婵心里暖暖的,她笑道,“舅舅莫担心,我无碍,已经在恢复中了,之前受伤那会儿婆子就来看过了,说不是什么重伤。”

  “脑袋撞了不是重伤?我看你现在都不能……也就是说一直到现在就只有一个婆子来看过?还没有瞧过大夫?”元二舅舅问道。

  元氏脸色有些难看,抿着嘴唇,没有说话。

  石月婵也收了笑,“舅舅莫生气,我会好的。”她想要缓解气氛,让舅舅不要生气,“舅舅这次来有没有带好吃的来啊?”

  元二舅舅是元家独子,元家祖上也是官宦世家,只不过家道中落在仕途上逐渐没落,转道做起了商人,石家如今虽然不太好,可在元家面前是大户,也因为这一层关系,所以在元家面前总是低一等。

  元家每年都会派人送银两来给母亲元氏,这样的事情派信得过的人来就行,可元二舅舅每次都要亲自来,也是顺便来看看母亲,也是想要让石家重视母亲,

  元二舅舅闻言,勉强收了怒气,无可奈何又没好气的宠溺笑道,“你这丫头就知道吃!”

  元二舅舅笑了起来,“不过,我忘了谁也不会忘了给你带吃的,我已经让人往府里搬东西了,一会儿舅舅给你找个大夫好好瞧瞧。”

  石月婵就是笑,她觉得舅舅比父亲还要好。

  元二舅舅说起话来是真心肺腑的关心,可双眸却微微眯了起来,眼里溢出了丝丝的危险来,但只是片刻又恢复了常态,“你这丫头可不准说不,这脑袋撞了,受了伤可不能马虎,往后要是落了毛病可要后悔。”

  石月婵不是第一次见元二舅舅了,可以前的舅舅是温和的,这一刻,她觉得舅舅的身上多了些什么,可让她说,她也说不出来,

  “好。”她答应道。

  以往元二舅舅来送了东西就走了,这一次,舅舅却留下来,说要等石月婵的脑袋好了才要离开。

  元二舅舅很快就找来了大夫,大夫说石月婵已经没有大碍了,元二舅舅还是不放心,给开了许多补药,添置了许多好吃的,还怕她无聊买了许多好玩的。

  母亲元氏这会儿去整理元二舅舅送来的东西去了,秦妈妈和丫头也跟着帮忙,这会儿只有绿萝一个人在,绿萝也不会到处多嘴乱说。

  石月婵说想给舅舅说说话,“舅舅,你能帮我找几个人吗?”

  元二舅舅答应道,“当然,你要找什么人?”

  “我要找蝶兰和香雪。”这两个丫头就在安阳很好找,两人机警聪明性格耿直,两人的父母亲人都被卫乘风害死成了孤儿,她被关在观星塔期间,那两个小丫头偷偷的混进了卫乘风的派来照顾她的婢女中,给她联络外界的信息,后来被发现处死了……

  PS:小伙伴们,更新来啦~看完早点睡觉觉~睡前能否给收藏,给几个推荐票票哇~~
123456789101112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婳屛所写的《嫡贵》为转载作品,嫡贵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嫡贵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嫡贵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嫡贵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嫡贵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嫡贵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