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女生同人小说 > 安王妃最新章节 > 安王妃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安王妃 完结
分享安王妃

安王妃全文阅读

安王妃作者:寒衣燃烬

安王妃简介:你可曾见过面对他人迫害不仅不反击还各种给人制造机会弄死自己的奇葩?
  轮回了九十九世活腻味了的方笑语就愉快的这么干了!
  可或许是老天都看不过去她的得过且过,一眨眼她重生在了第九十九世。
  于是,镇远将军府赫赫有名的木头方大小姐傻眼了。
  前世那十几年发生了许多天灾人祸,皇帝被搅得焦头烂额心塞不已。
  方笑语思来想去,干脆就当个神棍算了。
  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要柔要刚全凭心情,却偏偏还得哄着皇帝不得不将她当菩萨供着。
  顺带再勾回个妖孽夫君,夫妻齐心,其利断金。所有敌人通通忽悠死你!
  方笑语的口头禅是:佛祖说,你乃是不祥之人,当死。
  于是,京城就掀起了“腥风血雨”。
   https://www.uukanshu.com
-------------------------------------

第2章 于心有愧
安王妃全文阅读作者:寒衣燃烬加入书架
  “现在是什么时候?”方笑语浑身就像是被雷电击中一样,有一瞬间的僵硬,还不等方剑璋回答,她立刻从床上跳起,来不及多披一件衣裳,就这么赤着脚急匆匆的跑了出去。

  方剑璋被方笑语这一惊一乍的举动给惊了一下,不过他好在也是纵横疆场的大将军,总不至于吓着,所以只是稍微一愣就急忙追了出去。

  方笑语现在还病着,刚醒,可经不起这么乱来。再者说,他对方笑语的举动也是疑惑的很。

  而方笑语却管不了那么多。

  虽然刚刚才醒来,多少还有些迷糊,可是前世的记忆她还牢牢的记着。如果没有记错,弟弟方皓之现年六岁,而由于方剑璋这个做父亲的不管不问,她和皓之一直以来屡次三番的被梅素惜迫害,每每险死还生。

  依稀记得,前世方皓之死的时候就是在六岁,小小的一个人儿就那么泡在冷冷的荷花池里,浑身冰凉,没有一丝活人的温度,整个人被冻的僵硬,身子都被冰水给泡的肿胀。

  方笑语觉得身体有些微微发冷,十一月的天气,尽管没有下雪,却依旧冷的有些刺骨。

  前世她活够了,所以虽然没有自己去寻死,但是对于他人的迫害也都是听之任之,就算是知道了,她也多半不会防备,反倒是巴不得哪一个成功的算计了她,害死她之后赶快过完第一百世好去做她的潇洒神仙去。可是唯独这一年,方皓之的死让她心里多了一些阴霾。

  若她记得不错,方皓之的死就是在她某一次昏迷后。当她醒来,听到的就是方皓之被淹死在荷花池的消息。

  虽然对外称作是不小心失足,但是被梅素惜三番五次迫害的方笑语却知道,方皓之的死绝不会是什么意外,更不可能是失足落水。

  方皓之从来怕水,离着有池子的地方向来是绕着路走,主动靠上去玩耍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这源于在北燕的时候,有一次方皓之贪玩,不小心落了水,害得他一连发烧数日,险些没挺过去,好在当时方剑璋遍请了名医,这才将幼小的皓之从鬼门关拉了回来,也是因为那次落水,方皓之的身体变的有些虚弱,小病不断,直到来了京城后才算是被调养的恢复了些。从此以后,方皓之就开始有意的远离所有的池塘湖泊。

  这样的方皓之会因为贪玩而失足落水,这简直就是荒天下之大谬!

  可是前世,事情就这么得过且过了。

  以前她一直以为,方剑璋这个父亲是不爱她们的。在北燕的时候,他常常抱着她们,给他们讲故事,让她们骑大马,虽然这样的父爱对于她这种活了九十九世的老妖精来说实在是没什么值得感动的,可是年幼的方皓之却将这种感情牢牢的记在心上。

  因为,自从来了京城,自从家里多了一个女人,自从母亲患病去世,他们姐弟俩就再也没有体会过曾经父亲给过的那种关心和关怀。

  方笑语不在乎。正因为她的特殊,就算是父亲母亲对她再好,她也生不起一丝一毫的兴趣,所以每每对人都有些冷淡,颇有点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模样。

  这也不怪方笑语,任是任何人活了九十九世,却没有失去任何一世的记忆,每一世都要看着在乎的人一个个死去,每一世等到自己要死的时候都以为是种解脱,可偏到了下一世,上一世的记忆却像是刀刻一般的牢牢的印在脑海深处,久而久之,她对一切都会变得麻木。

  她开始害怕与人有深处的交往,害怕去在乎一个人之后面对的又是无数次的生离死别。除了开始那几世她觉得活得挺滋润的以外,到了后面的那几十世,她几乎都是在孤独中终老死去的。

  她不敢去爱任何一个人,不敢接受任何一个人递过来的友好的橄榄枝,不敢轻易的在其他人的生命里留下厚重的足迹,也要努力的将其他人留在她生命里的足迹尽数抹去。

  她所经历的世界从古代到现代到未来不停的变换着。

  她曾经是豪门的千金,空有金钱却空虚无比。

  她曾经是嫡出的小姐,从小到大都是在斗来斗去中度过的。

  她曾是江湖中的魔教教主,一不小心就弄死了武林盟主。

  她曾是快乐的学生,每天念叨着不想上学,但其实乐在其中。

  她曾是科学家,在未来的世界里做着改变人类生活环境的伟大事业……

  她经历过无数的人生,尝试过无数的身份,等待过无数的死亡,然后又无数次带着记忆活在另一个世界。

  她牢牢的记着那句不知道为什么会存在在脑海的话,所以每一世她都没有主动为恶过,顶多就是被动防御而已。

  但是,这一次的重生,让她对于这样的生活有些腻味了。

  神仙啊。听起来是诱人的糖果,散发着甜腻到让人心痒的气味,可说到底,神仙究竟是个什么玩意谁又知道?

  这世上究竟有没有神仙的存在也未可知,也或许,她脑海里那句所谓的不为恶便成仙的话其实只是自己的妄想而已。

  为了这个莫须有的未来,她憋屈的活了一世又一世,错过了一个又一个的人,放开了一次又一次的幸福,究竟是为了什么?又值不值得?

  想起方皓之那冰冷的没有温度的尸体,方笑语脸色又白了一些。

  她对他是有愧的。

  因为前世,方皓之经历过的明枪暗箭绝不在少数。他躲过一次又一次的暗算是因为他的父亲是镇国大将军,他自小跟着学习了那么几式武功。

  他曾经来向她求救过,可是因为她对任何事物都提不起兴趣,所以并没有插手,直到她收到他淹死在荷花池里的消息。

  也正是因为这件事,让她的心里多多少少有些阴霾,所以她开始主动的躲过梅素惜一次又一次的加害,直熬到了出嫁,成了二皇子妃,然后又开始了那种得过且过的状态。

  嫁给二皇子之后,她心里明白二皇子娶她为的是什么。无非就是方剑璋的支持还有他手中的兵马。

  方笑语有自知之明,前世的她无趣又冷漠,身为一个皇子,会爱她这种臭脾气才怪。若不是方剑璋的支持会成为他争夺皇位的有利武器,他才不会娶自己这种既不温柔又不体贴的女人为正妻。

  所以,她知道二皇子的算计,还心甘情愿的跳到这个圈套里。反正当时她早活腻味了,而方剑璋也不管她,方皓之又死了,至于梅素惜和他带来的那个商人的孽种最后会有什么下场,她才懒得管。

  就这么,她几乎就是以自投罗网的方式助二皇子成了事,顺带意外的拉了方剑璋也一起被烧死在二皇子府。

  而前世,方剑璋一死,作为方剑璋的女婿,顺势将兵权接手就再正常不过。甚至于她死之前,皇帝突然之间得了重病,当时她就怀疑是不是二皇子做了手脚。因为皇帝疼爱太子,对太子寄予厚望这是有目共睹的事,二皇子想成事,无论是皇帝还是太子,都是烦人的绊脚石。

  而这一世,重活一次。方笑语却并不想让剧情按着前世的方向走下去了。

  她要改变前世的一切。

  首先,就要从先救下方皓之开始。

  ------------------------------------------------昨天开始就一直刷不上点点账号,总说我用户名或密码有错误。拜托,我都写了三本书了,在点点混了四年了,一直都用的这个账号和密码好吗!有个毛的错啊!好不容易到晚上账号终于没问题了,又刷不上作者后台!我跟你什么仇什么怨啊点点!然后睡了一觉起来一看都这个点了,这次终于刷上来了。真是太心塞了……
第3章 试着改变
安王妃全文阅读作者:寒衣燃烬加入书架
  双脚被路上的碎石扎出了血,方笑语浑然不觉。

  为了能立刻赶到方皓之的身边,她已经不自觉的用上了她所会的最上乘的武功。

  先不说她是将门之女,对于武功定然有所涉猎,光是轮回的那九十九世里,她可是当过魔教教主的。

  那时候她身在江湖,又是上任魔教教主的女儿,自小就学了一身高深莫测的武功,偏偏还是个练武奇才。自从她接手魔教之后,可谓是在江湖混的风生水起。

  武林盟主打着剿灭魔教的幌子三番四次的来犯,她有心不为恶,也不想搅得江湖腥风血雨,能忍的都忍了。可对方似乎就没有息事宁人的打算,最后她一个火气被激上来了,一不小心就把武林盟主给弄死了。

  轮回到这一世之后,虽说她活腻味了,对什么都没兴趣,但偏偏就是没落下武功,每天都偷偷的练习。

  当然,也不是她有多爱习武,不过是打发无聊的日子罢了。可是相比起什么琴棋书画针织绣花来说,习武最起码还能解脱一些心性。

  她本来就够沉闷了,也对那些什么英俊潇洒多才多金的男人没什么兴趣,自然就懒的为了什么嫁个好人家去练习什么琴棋书画。前几世当过几次千金小姐,一辈子困在宅斗的窝里,学的就是琴棋书画诗酒茶,就是缝纫绣花,她早就烦透了。而武功,说是练习,不如说是发泄,来打发这一世无聊的时光。

  而且,这个世界的武功还处在比较低端的段位,许多的人习武光会招式,却不会内力。当然,自然也是有相对高端一些的习武者,虽会用内力,但武功秘籍不行,依旧没有办法跟她当魔教教主那一世的世界相提并论。

  所以,据实了说,方笑语脑子里那些高端的武功秘籍要是散布出去,绝对会引起所有练武人士的哄抢,说不定就会搅起一场真正的腥风血雨。

  前世她虽练了武,但却没有显露出来,所以直到她死的时候,也没有人知道她才是这世上武功最高强的人。不过这一世已经决定要换一种活法,那也就没有必要非要藏着掖着不让人知道,虽然,她也没有主动显摆的意思。

  而不得不说,此时对于方笑语的武功感受最深的就非方剑璋莫属了。

  他堂堂一个镇远大将军,虽是书生出身,但能拼到今天,这是在战场上立过多少战功,杀过多少敌人才能走到这一步的。

  要是说他的武功不高,估计会惹来世人的口诛笔伐,特别是从前来犯大承的那些侵略者,绝对抓起来就呸你一脸。

  可就是这样的他,竟然追不上方笑语这个女儿的速度。

  要知道方笑语现在可还病着,还没有完全痊愈,加上还是赤着脚,速度竟然让他用了近全力竟然还追不上,那他这个女儿的武功该有多可怕?特别是轻功,几乎可以算是出神入化了。

  这不禁让方剑璋有些黯然。看来他对自己这个女儿真的是很不了解。

  虽说他常年征战在外,不在家中,可是眼皮子底下有这么个武林高手,他竟然丝毫不觉,足以见得,他留在家中的人都变成了谁的人还犹未可知。

  一直紧紧的跟在方笑语的身后,来到宅子最深处一处名为荷园的地方。这个院子里种满了荷花,每每到赏荷的季节,整个院子里全是红的白的颜色,美的不可方物。

  他的原配妻子,方笑语和方皓之的亲生母亲十分爱荷。之前在北燕的时候,地势荒凉,不利于荷花的生长,还是当地的一个大户家中妻子爱荷,所以花了重金,在家中建了荷园,之后又请了当地有名望的人携家眷一起去赏荷,当时妻子的笑颜他一直记得。所以回了京城之后,他立刻就在家中单辟出一个院子养了荷花,也是为了能让妻子开心。

  可谁知没多久,妻子就因为身子不适而与世长辞了,他难过之下,就再也没有管过这个荷园,也没有再踏足过这里。

  可是方笑语此时却是毫无犹豫,一路上就像是确定好了目的地一样,直奔着这荷花园而来,还是让方剑璋有不小的疑惑无处去问。

  直到来到荷花园,看到水中那个正在不停的挣扎扑腾的幼小身影,还有那个在荷花池边急的眼泪都快掉下来的小丫鬟,他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一想到自己的儿子差一点就要死了,方剑璋就气冲脑海,之前对于方笑语的疑问早就抛到了九霄云外。他现在就只想赶快救出自己的儿子,然后再去好好算算这背后那些见不得人的烂账。

  方剑璋终于使出了全力,整个人犹如飞鸟一般直冲向荷花池,健壮的身躯似乎并没有影响他的速度,在外人看来,只是一眨眼的功夫,这个闻名在外的镇远大将军就已经冲了出去。

  可是,方剑璋快,方笑语比她更快。

  因为方皓之曾经落过水,身体一直虚弱,怕他在水里泡的时间长了会留下严重的后遗症,方笑语再堪堪能看到方皓之的身影时就加快了速度,又在半路上解下了看到她之后迎面向她跑来的小丫鬟的腰带,手腕轻轻一甩,那腰带就如同一根棍子一般,看不到丝毫的软绵,伸向了方皓之所在的池塘,然后在飞向方皓之身体的时候直接打了个弯,牢牢的缠在方皓之幼小的身体上,而后方笑语稍一用力,方皓之就直接从池塘里被带飞到了方笑语的身边。

  被带离池塘的方皓之还在惯性的挣扎,肥肥的小手胡乱的挥舞着,打在了方笑语的身上,并没有多少力度,却让人觉得疼的刺骨。

  还好前世的某一世她做过医生,对于急救的事情还略懂一二,让方皓之将喝进去的水全都吐了出来,又用内力将他的体内全都梳理一遍,见方皓之呼吸均匀下来之后,方笑语这才安心。

  方笑语这才仔细的打量起方皓之这个弟弟。虽然这张脸前世她记的清清楚楚,可是却感觉异常的陌生。

  她害怕跟人过多的接触,不愿意再一次接受那可怕的生离死别,所以,即便是那一世的亲生父母和亲弟弟,她也一直在保持着应有的距离。

  所以前世方皓之向她求救的时候,她本能的放任着不管,却导致了方皓之最后的死亡和她还有镇远将军府最后凄惨的结局,然后便宜了二皇子那个阴险的小人。

  可是这一世不同了。

  她要试着改变自己的想法,试着调整孤僻的心态,试着重新去享受这一世。

  无论最后她做不做的成神仙,无论还会不会无止境的轮回,她要试着找回一开始那个认真生活的自己,她再也不要放任自己孤独终老。

  --------------------------------------

  新书求支持~求票票求收藏~
第4章 死着玩玩
安王妃全文阅读作者:寒衣燃烬加入书架
  方皓之好不容易安静下来,呼吸渐渐趋于平稳,在方笑语小心的用内力给他梳理身体之后,也慢慢的安静的睡着了。

  他身边的小丫鬟一边哭一边笑,鼻涕眼泪糊了一脸的跑到方皓之的身边哭道:“少爷你吓死我了,你要是出了事夫人一定会打死我的。呜呜呜,少爷你一定不要有事啊。”

  一边说着,小丫鬟一边在方皓之的身上推来推去,似乎很急于的想要表现自己有多么的担心一样。

  方笑语静静的瞥了眼这哭的稀里哗啦的小丫鬟,眼中闪过一道危险的寒光,而下一秒,一双看起来柔软细腻的小手就这么紧紧的掐在了小丫鬟的脖子上,让小丫鬟的惊惧赤.裸.裸的写在了脸上,却偏偏无法发出声音,只能痛苦的手脚乱蹬。

  方笑语的突然出手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就连方剑璋也没有反应过来她这突然的举动,等到意识到的时候,小丫鬟已经被她掐的脸色发紫,险些断了气。

  这时候他才发现,方笑语的力气竟然也这般的大,一个十四岁的小女孩,竟然就这么单手的将一个活生生的人提起,还脸不红心不跳气不喘,看起来游刃有余。

  “笑语,你这是做什么!有什么事先放开她再说。”方剑璋连忙的走到方笑语面前,以为方笑语是因为方皓之出事而迁怒小丫鬟,于是连忙想要阻止。

  倒不是他多在意这小丫头的死活,只是一个千金小姐,随意的杀死丫鬟也会落人口实,将来及笄之后怕坏了名声不好嫁人。

  说起来他自己对这丫鬟没有好好照顾方皓之还存了一肚子的火没发泄呢。但这种惩罚奴婢的事不需要方笑语来动手,这个坏人他来做就好,不能坏了女儿的声誉。

  “放开她?”方笑语冷漠的瞥了方剑璋一眼,手劲却没有丝毫的松懈,说道:“如此背恩忘主,企图加害主人的奴婢合该千刀万剐。若非是怕吵醒了皓之,此时我就该用刀将她身上的肉一片一片割下来丢出去喂狗!”

  “你说是她故意想要加害皓之?”方剑璋见方笑语的神色十分严肃,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意思,看起来更加不像是单纯的迁怒,他的心里多多少少有了些数,但还是试探性的问道:“她一个奴婢,仰仗主子而活,加害主人对她有什么好处?”

  方笑语冷笑,道:“这就得去问您的好夫人了。”

  方剑璋心中一咯噔,仿佛什么东西硬生生的被敲碎了一样,继续试探道:“笑语,你是否对夫人她有误会?如今我已扶了她为继室,她还有什么加害皓之的理由?何况,我也留了人在府里,可平日里征战在外,传过来的都是家宅安宁的好消息……”

  方剑璋心里其实早已起了疑心,但是他依旧想要说服自己这一切都只是误会罢了。

  实际上,梅素惜是个什么样的人,他心里又怎么会一点也不知道?当年他纳她进府,无非是为了报丞相的恩情罢了,要说感情,那是一点也没有的。

  后来,他的原配夫人奚雨涵死了以后,偶然的机会让她发现了梅素惜加害方笑语和方皓之的事情。一面是自己的亲生儿女,一面是救命恩人的女儿,他真的有些左右为难,所以才出此下策,与梅素惜摊牌,并且决定他从今后对方笑语和方皓之表面上不管不问,将一切疼爱都留给梅素惜和那个商人生的儿子,甚至对于让梅素惜的儿子彻底过继给他,让他入方家族谱这种事他都在考虑,就是为了亲情恩情之间能有一个微妙的平衡。

  外出打仗的时候,他也怕自己的一双儿女遭了什么不测,所以还特意留了些人手在府中,一则是监视梅素惜不让她对一双儿女动手,一方面也是为了方笑语和方皓之有难的时候能伸手帮上一把,免得酿成惨剧。

  可是现在看来,这些人或许早就已经不是他的人了,他竟然没有收到任何关于方笑语和方皓之在家中受苦的消息。

  他现在这样问,只不过是想要给自己一个安慰而已。一面是割舍不断的骨肉亲情,一面是救命知遇之恩的莫大恩情,如果不是必要,他真的不想动梅素惜,他不想在没有报答丞相大恩之前反倒是被人说成恩将仇报。

  方笑语看着方剑璋,表情说不出是冷笑还是心寒,说道:“哦?您竟然还留了人在府里?是为了将来留作给我和皓之收尸之用的吗?”

  听到方笑语这冷硬的语气,方剑璋心中一痛,刚想要解释,就听方笑语冷哼一声,继续道:“至于您的好夫人为什么要加害皓之,这我可说了不算。或许正如父亲所说,您的好夫人是冤枉的,一切的一切都是我和皓之活得太滋润太无趣,闲来无事三番五次的死着玩玩,父亲大可不必在意。”

  “笑语你……”方剑璋顿时无言,这个女儿是在怪他的不管不问啊。可是虽然他的出发点是为了保护他们,可毕竟对方不知道。他的言行在不知不觉中竟已经伤透了这一双儿女的心。

  而且,笑语刚刚说什么?三番五次的死着玩玩?这岂不是说,梅素惜在跟他约定之后,一面虚以委蛇,一面还不止一次的在加害他的孩子?

  方笑语看向方剑璋的目光颇为复杂。在前世,在她死之前,她总算是知道了父亲对她们不管不问的苦心。

  她倒是不担心方剑璋会编谎话骗她,毕竟根本没有必要为了编个谎话骗她而跟着她一起被烧死。

  前世大火漫天的二皇子府,她清清楚楚的记得方剑璋这个父亲压在她的身上想要替她阻挡蔓延烧来的火舌,那灼人的温度之下,他脸色扭曲表情痛苦的说着‘就算是救不了你也要先死在你的前面,哪能让白发人先送黑发人离开’这样暖心的话,所以,就算是有恨,也因为这件事而消失得差不多了。

  不过,虽然她能稍稍理解了方剑璋的苦心,却不代表她能认同方剑璋的做法。一个人是得有多愚蠢才会跟一个蛇蝎心肠心理扭曲的变态女人讲这样的信诺?

  而就为了那愚蠢不可及的所谓恩情,最后妻离子散落得如此下场,是不是很傻?

  她现在确实是不恨方剑璋这个父亲的,但是,为了改变镇远将军府的未来,必要的敲打却是应该的。她必须要让父亲跟丞相彻底的离心离德,否则,她可不敢再将方皓之的未来寄托在这个为了报恩简直不靠谱的父亲手里。

  于是方笑语隐藏住内心深处的感情,语气依旧是带着淡淡的疏离说道:“在父亲眼里,报恩比什么都重要,至少比我和皓之的性命要重要千百倍。既然如此,那父亲就好好的报您的恩去,至于我和皓之的死活,就不劳父亲费心了。”

  方笑语是故意的。故意说着这种这几乎是诛心的话来企图敲打方剑璋,但这话听在方剑璋的耳中,却像是被无数把刀子快狠准的插入了心脏一般,彻底的让他愣怔在原地,手脚冰凉。

  --------------------------

  睡不着写完了,就先发了吧。
第5章 报恩,首先要找对对象
安王妃全文阅读作者:寒衣燃烬加入书架
  方剑璋发现,他似乎是做了什么傻事。

  现在想来,对自己的亲生儿女不闻不问,这是一个父亲应该做的事吗?

  就算他一开始的出发点是好的,可最后毕竟错已铸成。

  有些事,不是自己太过想当然所以所有人就都必须要配合你的。他当初为女儿起名笑语,就是希望她一生都能有欢声笑语陪伴,一生无虑无忧。可是,这个女儿总是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这让他这个当父亲的十分郁闷,久而久之的,他也只能将那分疼爱之情隐藏在心里,然后烦恼要怎么跟这个女儿真正的打好关系,不至于像是陌生人一样的疏远。

  一开始父女间的疏离真的不关方剑璋的事,从头到尾都是因为方笑语这轮回的九十九世作祟,以至于她不敢再跟人有深入的交流。到了后来,在亲情与恩情的两难下,方剑璋才选择了那个愚蠢的解决方式,就着方笑语的疏离真的开始渐渐的退出她们的视线。

  美其名曰是保护,但实则也不过是在恩情与亲情间做了一个选择罢了。

  可是现在,感受着女儿对自己是冷漠与指责,方剑璋觉得浑身冷的就像是被冻在了冰川之中一样,连血液都感觉不到丝毫的暖意,让人遍体生寒,心都冷了半截。

  可是这怪谁呢?

  若是女儿没有说谎,就等于他出征在外的这些年,自己的一双儿女在府中过的却是胆战心惊如履薄冰的日子。

  不,不仅仅是方笑语和方皓之这一双儿女,还有锦衣生下的那个女儿,或许也没少被迫害。

  梅素惜这个女人,他当真是小看了她。

  明知道他是为了报恩才娶了她,所以一开始也没有要求自己的感情,只是一个劲儿的替自己的儿子打算。为了能让他的儿子入方家族谱,为了让他的儿子能继承镇远将军府,这女人可谓是费尽了心机,不惜想要将他的所有儿女全都斩尽杀绝。

  若是换了其他人敢这么做,他分分钟就要将她碎尸万段。可偏偏这梅素惜是丞相的女儿。虽然经过与那个商人的一段孽缘,表面上丞相与这个女儿不再来往,可丞相对梅素惜的喜爱许多人都清楚明了,不过是碍于丞相府的声誉罢了。

  当初,他在与妻子感情如胶似漆的时候纳了梅素惜为妾,本就是为了报答丞相当年的救命之恩和提醒之恩。在这之前,他与梅素惜连面儿都没见过,就更不要提什么感情了。何况,梅素惜这种经历的女人,他得是有多重口味才会喜欢上她?

  本不过是想纳进门来当个花瓶供着,好吃好喝的伺候着,让她在镇远将军府有个安身落脚的地方,不至于被世俗的眼光与评论逼死。

  谁知道,好景不长,妻子没多久就病倒了,而后丢下一双儿女撒手而去,临去前要求他将她的贴身丫鬟锦衣纳为妾室。

  锦衣是在北燕就跟着奚雨涵的大丫鬟,忠心耿耿。许是水土不服,奚雨涵一直不是太能适应京城的生活,来了才没几年,竟然就去了,但临去前却是不放心方笑语和方皓之这一双儿女,这才让方剑璋纳锦衣为妾,也是为了让锦衣能照顾照顾方笑语和方皓之,免得将来方剑璋娶了继室,要是对她的儿女不好至少也还能有个人帮衬着。

  后来,锦衣为方剑璋生了个女儿,小小的,粉雕玉琢的甚是可爱。而梅素惜向来霸道,锦衣就算是有心帮助方笑语和方皓之,却也是力所不怠。

  不过就算如此,锦衣也是明里暗里帮过方皓之很多次了,否则方皓之能不能活到现在都是问题。

  方剑璋从前不知便罢了,如今知道了,自然不能就这么放任梅素惜再猖狂下去。

  他的恩人是丞相,却不是梅素惜。为了报丞相大恩,就算是豁出命去他也不会眨一下眼睛,可若是梅素惜坚持要害死他的孩子,他或许不会杀她,但也说不得要将她软禁在院子里,一生都不能再放她出来了。

  方笑语不知道方剑璋的想法,但是一开始他也没指望方剑璋会因为她的那一点敲打就回头是岸。

  方剑璋重恩义,对于丞相当年的救命之恩念念不忘,一心就想有个能报恩的机会,来偿还那些恩情。

  虽然方剑璋去了北燕之后,从小兵一路摸爬滚打的成了将军,可他毕竟还是书生出身,骨子里的那股子书呆子气却并没有被彻底泯灭。

  一个读书人,要是铁了心的跟你犟,就算是跟他说破天去,也休想动摇他那个榆木脑袋。

  好在这事儿不急于一时,方笑语只是想先给方剑璋备个案而已。有些事需要循序渐进的去铺垫,一口气也吃不出个胖子。

  要是方剑璋就因为这三两句话就能抛弃丞相的恩德的话,那也就不是方剑璋了。

  其实,方笑语还是很佩服那些知恩图报的人的。虽说这事儿听起来平常,可是真能做到的又有几人?这世上恩将仇报的又岂在少数?

  方笑语并不排斥方剑璋报恩,相反,她觉得有恩必报的人才是真男人。可是前提是他报恩的对象要先找对。

  如果方剑璋以为的报恩一开始就是个天大的笑话,那么这一切就显得不那么愉快了。方笑语有着前世十几年的记忆,许多事她都深深的记在脑子里,所以,当年科考舞弊事件的真相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她心里也是如明镜一般的透亮。

  但是这种事却是不能直接和方剑璋说的。红口白牙的,若没有证据,怎么可能让方剑璋去相信?或许,他还会以为这是在挑拨他和丞相的关系,反倒是更加的将他推向丞相一边。

  所以,方笑语现在只是要在方剑璋心里埋下一粒怀疑的种子,她心里有一个大胆的计划,而待到那一天,才是点醒方剑璋的最佳时刻。

  而且,她的目标可不仅仅是方剑璋而已。她需要的,是那个人的配合。

  如果这一世跟上一世没有偏差的话,那个机会,不用多久就会到来了。

  ---------------------------------------

  感谢【千羽千语】【大寒尖】【横断江山】【Yunluo】【沒落皇朝Ⅱ】的评价票票和【萱禹】的PK票票

  感谢【徐家店】【黎家大少爷】【唐深深】【岁月海萌】【农民蜀黍】【大寒尖】对上本书的打赏
第6章 不1样的大小姐
安王妃全文阅读作者:寒衣燃烬加入书架
  小丫鬟勉强还剩了口气,这还是方笑语手下留情了的结果。

  倒不是方笑语心慈手软,只是之前顾着在跟方剑璋说话,再加之又不想就这么便宜了这个梅素惜安排在方皓之身边的狗,下手自然就留了几分余地。

  但是,这不代表方笑语就会放过她,她不过是留着她这条命在等一个人而已。

  而如今,这个人来了,方笑语自然要将废物好好利用,给这个人送上一份不大不小的礼物,也好表示表示自己的孝心不是?

  方笑语松开捏着小丫鬟脖子的手,小丫鬟这才松了口气,剧烈的咳嗽着,心里也庆幸自己总算是留下了一条命,还以为方笑语这是害怕夫人,不敢真的动她,所以只能以这样的方式给她一些惩罚而已。

  但是,她实在是低估了方笑语的胆量。以方笑语这活了近一百世的老妖精的胆子,别说一个梅素惜,就是皇帝老子站在面前,她也敢照杀不误。

  不怕死的人才最是无敌。虽说方笑语已经决定了要换一种活法,但是却不代表她就变的惜命了。对于方笑语来说,换一种活法是为了避免一直重复轮回这一世,但不怕死的本性还在。特别是这一世重生后才过了不到半个时辰,就算死了,大不了再回到醒来的那一刻,谁怕谁啊。

  要是连对抗梅素惜的胆子都没有,她还怎么在这大承王朝做一个尽职尽责的神棍?还能拿什么去忽悠皇帝?

  小丫鬟想的太过想当然,所以她悲剧了。还不等她的妄想成真,她突然感觉脖子上那紧勒的力度又骤然加重。而且,此时缠在她喉咙上的东西没有了人手指骨节与肉的触感,反倒是像布一样的东西,摩擦着娇嫩的皮肤,显得更加疼痛。

  而噩梦还不止于此,除了脖子上勒紧的腰带之外,小丫鬟还发现她的身体不受控制的飞了起来,而还不等她想明白是怎么回事的时候,一声巨大的‘噗通’声,她的整个身体已经被池水浇了个透心凉。

  本来腰带缠绕在脖子上的束缚力就让她喘不过气来,而此时又落入了冰冷刺骨的池水里,她感觉整个人就像是要冻僵了一般的麻木起来。

  手脚、身体不自觉的摆动,企图挣扎出这频临死亡的感觉。可是越是挣扎,那缠绕在脖子上的腰带就勒的越紧。再加之被池水打湿的重量,让她的脑海里不自觉的闪现出一幕幕的画面。

  而奇怪的是,那些画面以她从前一次次加害方皓之情景居多。

  慢慢的,思维变得空泛,手脚也麻木到不能动。身子越来越沉,脸色开始发青发紫,之后直到动也不能动的沉入池水中,变成一具没有灵魂的腐朽躯壳。

  而这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的过程中,方笑语却一直漠然的站在荷花池边,手中握着一条很长很长的腰带,腰带的另一头正缠绕在池水中那具冰冷的尸体的脖子上,脸上没有丝毫的怜悯与惧怕。

  这一幕看在刚刚赶来的梅素惜和锦衣眼里,所产生的震撼无疑是巨大的。

  对梅素惜来说,方笑语这三个字所代表的不仅仅是镇远将军府的嫡长女这一重身份,同时也是一个胆小怕事好拿捏从不敢反抗的废物。

  从前,无论她怎么对付她们,方笑语从来没有还过手,甚至连去跟方剑璋告状的勇气都没有。

  所以,尽管她一次又一次的躲过了自己的加害,但是梅素惜从来都没有将方笑语放在眼里过。

  她在方笑语的院子里安插了眼线,所以,方笑语的一举一动都在她的眼皮子底下,她就更加不担心方笑语能做出什么对她不利的事。

  也因为她的眼线遍布整个镇远将军府,所以这里发生的事她很快就收到了消息。

  她不担心方笑语能整出什么幺蛾子,就算她安插在方皓之身边的丫鬟暴露了,她也有的是理由将自己撇的一干二净。她唯一担心的就是方剑璋对她起了疑心,所以在来这里之前,她想了一肚子的狡辩的话,就是为了能打消方剑璋的怀疑。

  但是,她没有想到,来到这荷园之后看到的竟然是这么一副惊悚的画面。

  杀个把人不算什么。

  深宅大院里的女人,哪一个手上没沾上几滴鲜血,哪一个心里没装着几只心虚的鬼?

  方笑语身为镇远将军方剑璋的嫡女,方府的大小姐,生性懦弱说出去简直都丢了方剑璋的脸。

  当然,梅素惜是巴不得方笑语一直这么懦弱下去的。这样,就会少一个人阻挡她彻底掌控将军府道路。

  但是,杀人虽没什么大不了的,可方笑语杀人这事儿就值得玩味了。

  一个懦弱胆小的大小姐,竟然会一怒下随便就收割了一条人命,这还是从前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什么时候都表现的一脸生无可恋的方笑语吗?

  不知道为什么,梅素惜没来由的就觉得后背一凉,就仿佛有什么东西正在往她的脖子里吹气儿一般,让她有一瞬间觉得毛骨悚然。

  而锦衣更是如此。她也是听了消息才赶过来的,虽说只是个不温不火的妾室,但毕竟也生活在这府里这么多年了,不可能一点后手也不留。

  一听说方皓之出了事,她简直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冷了下来,连忙将女儿带给奶娘照顾,然后她就一刻不停的往这荷园里赶。

  正巧半路上遇见了梅素惜这个夫人。她也不敢太过放肆,只能跟在梅素惜的身后一同过来。而也因此,她来到荷园后看到的其实和梅素惜看到的是同一景色。

  锦衣自然而然的就傻眼了。

  说实话,锦衣对方笑语这个大小姐一直不知道该如何对待。她是小姐的长女,她自然想多帮衬着,至少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多帮衬着。

  可是,这个大小姐性格如此特殊,平日里一副所有人都是萝卜白菜一样的表情,大多时候能无视的就直接无视掉,话也不多,性格也沉闷,她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跟这个大小姐交流。

  可是,她又本能的觉得这个大小姐其实并不是像她表现出来的那样的无用。

  这不,就在今日,眼前所见的这一切,切实的证实了她的感觉。这一瞬间,她更加不知道该怎么跟这个大小姐相处了。

  而除了梅素惜和锦衣外,方剑璋倒不至于被吓着,但却也有些意外。自己的女儿除了武功高强之外,也足够杀伐果断,一点也不拖泥带水。

  他一面觉得心疼,一面又觉欣慰,心里的矛盾可想而知。

  而同时,还有另一个人目睹了方笑语所做的一切,此时他正睁着小小的眼睛,带着惧怕颤抖的的望着方笑语,让方笑语心里莫名的一疼。
123456789101112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寒衣燃烬所写的《安王妃》为转载作品,安王妃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安王妃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安王妃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安王妃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安王妃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安王妃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