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女生同人小说 > 杏花村里杏花鲜最新章节 > 杏花村里杏花鲜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第17章 夏老2出事
杏花村里杏花鲜全文阅读作者:薄衣和风加入书架
  大妮的亲事很快就被定了下来,毛婆子从中间说定了九月二十过聘礼,男方抬五两银子当聘礼,也不要女方的嫁妆,只一点要求,就想让大妮腊月初六过门。

  乡里乡村的有个风俗,那二嫁之人才三个月之内过门,又或是娶荒亲的人家,才在过了聘百日内过门,只那孙家托毛婆子说的万分诚恳,就是因着儿子年纪大了,过了年就二十一上了,而翻过年去正好阴月,迷信上就说是没有春,不能嫁娶,可儿子又实在中意大妮,这才要急着抬大妮过门。

  夏老二只要看着人不缺胳膊少腿的就没有不乐意的,早过门也好哇,也能给家里省下点口粮。李翠兰更是巴不得早点出了门子,早利落,那时聘礼早到了手里,这亲事又是她爹点的头,就算有啥也算不到她头上。

  唯一不舍大妮的,就是二妮和三妮了,说定了亲事的那天晚上,姐妹三人一同挤在炕上一条被窝里,大妮搂着两个妹妹,二妮和三妮紧紧依偎在姐姐的身边,三人的眼泪默默地流着。大妮是为了未来感到茫然,二妮则是想到了她娘,感觉这门亲事有问题,又说不出来问题在哪,她心里是不指望爹来给姐姐长眼的。

  第二日,一家人起来,夏老二看起来精神也好了很多,对三个女儿也和颜悦色的,算算下个月过了聘,这家里的日子也不那么紧巴了,等李翠兰肚子里的儿子生出来,那可就没什么可挂心的了。

  大妮在家里给妹妹们做鞋子,想着自己出了门,二妮才刚会纳鞋底,到时妹妹们的鞋子谁来做呀,趁着这些日子给妹妹们做下几双。

  二妮领着三妮上山去拾柴火去了,夏老二就和李翠兰在屋里说话,

  李翠兰估摸着自己的身孕有三个来月了,家里没钱,饭食也没有油水,嘴又馋的紧,正值秋天,这山上的果子也都熟的差不多了,就哄着夏老二上山去给她打点果子吃。

  夏老二本想叫二妮三妮上山去,一看两人早出门了,就在院子里转悠转悠,想着自己也好长时间没上山上去转转了,这个时候山里的柿子树也应该结了不少柿子了,还有那几株山枣树,因为长在崖边上,还真没有踅么着去,又听李翠兰在那不停嘀咕,也起了意去打点枣子回来给媳妇解解馋。

  交待了一声,夏老二揣上几块煎饼,背了篓子就出了门,这一出门,就到了傍黑天也没回来。

  除了夏收和秋收这劳动强度大的时间,农家一般都只吃两顿饭,早起一顿,下晌一顿。这吃完下晌饭的时间也不早了,夏家一家人等夏老二,左等也没回来,右等也没回来,大妮就先起了急,去和李翠兰说找人往山里走走寻寻人呀。

  李翠兰心里也着急,她没去过夏家庄南边的山,更不知道山里啥情形,只她在这夏家庄也只认识大妮她大伯毛氏一家,听得大妮这么一说,也赶紧的去找夏大伯一家。

  村里正吃完下晌饭没事干呢,这么一吵吵,大家也都聚过来问啥事呀?一听夏老二上午去山里转了,下午了还没回来,也都挺着急,这南边的山又名小邵峰,山虽不高,却也有几个陡峭的石崖,就担心是不是落到崖下面去了?那崖只陡却也不高,就怕摔得巧了。

  大家伙这么一嚷嚷,里正也带着儿子过来了,听得明白走的方向,赶紧把人叫拢过来,顺着几条山路上山去寻呀。夏大伯听说了这话,只一个劲的埋怨老大不小的人了,不下地却跑去山里头转悠啥?自己就推说年纪大了不得劲,只让大儿子跟着去了,自己就先回家歇着去了。五奶奶让她儿子也赶紧得去了,还拿上了点止血的药。

  等着乱哄哄的一帮人走了,几个妇人就在夏家的院子里等着,顺便开解开解李翠兰,只能劝她想开些,这还带着身子呢。

  只等了三四个时辰过去了,早已月上中天,大妮烧了几锅热水给婶子们喝,二妮三妮也在一旁照管着,心里只一个劲的求神佛保佑她们爹爹。

  正当大家都等的心烦意乱的时候,听得一个人快步跑了过来,院门大开着,天又黑,一时大家也没看清是谁,等跑进门,才看出来是大妮的堂哥:“快,快烧点热水,把炕清出来,把我叔抬回来了!”

  李翠兰一听这夏老二是抬回来的,就开始脚发软,也不知该干啥,还是大妮赶紧上厨房去准备热水,二妮和三妮就上里屋去把李翠兰炕上堆的那一堆被窝清开,几个在夏家没走的婶子们看着这三个女孩利落的身手,也都不住的叹息。

  大妮二妮心里也是怕的,怕听到夏老二不好的消息。只一会儿,就听得声音越来越大,一人说着:“前头你两个慢些点,慢些点!”后面又有人喊:“这边快散下来了,稳着点。”边说着几个人就抬了一个用树枝子临时绑就的单架进了门。

  夏家屋子又矮又窄,抬架子的四个人进去了,就再也挤不进去人了,上山去寻夏老二的人们就都聚在院子里,七嘴八舌的说着原委。

  原来,夏老二上了山就是专门去寻那大山枣子树去的,那树一共就两株,就生在小邵峰的崖边上,这时还早,也没人上山去打,那枣子就长得越发又红又甜。这夏老二正用树枝子打的起劲呢,不知怎么就没看见那树冠下面一个蜂窝,撩了那蜂窝一下,那蜂子就窜出来要叮他,夏老二一慌神,一脚踩空就掉到崖底下去了。

  这崖也不是多陡峭,摔下去顶多就蹭破点皮,别的地方也伤不到,夏老二怕上去又遭那蜂子叮,就索性躲在崖底下睡一小觉,一觉醒来,太阳都要往下落了,这才赶紧费了劲爬上来,往家走,也是赶的有点急,居然又在下山的中途再一次掉到崖底,只这次摔的狠了点,腿不能动了,大家找到他不费事,把他弄上来倒费了些事。

  大家也不顾天晚了,就在夏老二家院子里唠上了。大妮和二妮三妮就忙着往里屋送热水,并倒了水给院子里的村民喝。

  大妮忙忙活活的,觉得有人在看她,一转头,就看得宋强直直的盯着她看,大妮赶紧躲进厨房,宋强也跟了进来,一边把碗递给她,一边问她:“我听说……你……你定亲了?”
第18章 又1桩
杏花村里杏花鲜全文阅读作者:薄衣和风加入书架
  大妮听宋强问,就点了点头,接过碗来,也不敢抬头,宋强站在一边,只觉得自己似是有千言万语堵在胸口,却说不出来。无数次夜里梦到大妮,就看着她这样低着头站着,却从来不肯抬头看他,宋强心里酸涩,又听得有人要热水,就赶紧退了出来,没看到大妮眼角流下的泪水。

  众人看得天色太晚,就都回了家。大妮看得李翠兰在里屋,也不好给她爹守夜,仍就回自己屋里睡下。

  第二天,夏家几人都起得晚了点,大妮饭还没做好呢,就听得李翠兰在他那屋里惊叫了一声。

  大妮二妮赶紧跑屋里去看,只见夏老二脸上通红,伸手一摸,滚烫的吓人,李翠兰只知道在那愣着,大妮没法,就拿了家里余下的点烈酒,让她给夏老二擦身上,叫了二妮让她去大伯家让堂哥帮忙去找大夫,又让三妮烧水,自己熬上面糊。

  等得了一会,二妮和大伯娘毛氏来了。毛氏进门先没好声气,一大早的不让人消停,这又把大儿支出去找大夫了,这大夫上门这药钱谁来出呀?这李翠兰就是不省心的,弄了她来,一家人都得跟在她后面给她收拾烂摊子。

  毛氏看得大妮熬了一大锅的热面糊,也烦心的不行:“你家那小米呢?咋不熬小米粥呀?这面糊是给人喝呀还是打浆子呀?”大妮只低低的说:“我家今年没换小米呢。”

  毛氏也不理大妮,直接进里屋去找李翠兰,看得夏老二还是没醒,也避讳着和李翠兰出来到外间,悄声问她:“这夏老二眼看要请医抓药的,你这屋里头还有几个大钱呀?”李翠兰听得毛氏问,也愁上心来:“还几个大钱,现在是一个大钱也无呢?抓药可咋办呀?”

  李翠兰抬眼看看毛氏:“表姐,要是抓药,我可得和你家先借钱来使使呀!”毛氏在心里把眼一翻,心想着:“凭啥呀?谁知道我借出去了你还能还回来不?可别再肉包子打了狗!”

  毛氏凑近李翠兰,压低了声音道:“我不是听说你给大妮寻下了个十里河的亲事?让那家早几天来下聘哪,到时不就有了钱了?”

  李翠兰心想,也只能如此了,趁着大夫还没来,就让毛氏托人给毛婆子捎话看能不能找孙亲家让把聘礼提前过了。毛氏看着李翠兰那理直气壮的样子就气不打一处来,凭啥我又得贴上车钱给你传话呀?毛氏心里这么想,可不敢说出来,也罢吧,为了不让李翠兰找自己借钱,毛氏打算这次还是吃点亏,赶紧帮李翠兰把这聘钱拿到手。

  毛氏这头去找车给毛婆子捎话,那头大夫也进了门,给夏老二把了脉,又看了夏老二的伤腿,老大夫开了方子,一副是熬着喝的,夏老二在山里连惊带吓,又得了风寒,要先把烧退下来再说;第二副是膏药,还是老大夫的家传手艺,这十里八乡的乡下人跌打损伤的都用它,只是也不便宜,伤筋动骨一百天,这一百天就得贴十来副膏药,给夏家算得便宜点还得要三吊钱呢。

  李翠兰听得傻了眼,那头毛婆子要回话也得有个三五天,这边这治伤寒也耽误不得,好说歹说先赊着点药,等晚个两天再去拿膏药。

  且说这天,大妮刚给夏老二熬好药,就听得门响,开门一看,却是毛婆子,李翠兰一看是毛婆子,觉得比见着亲娘还亲,赶紧迎到屋里头来。

  夏老二的烧早已退去,只人身上还是没有劲,毛婆子看过夏老二,就皱着个眉头对着李翠兰:“翠兰那,那孙家那边我去探了口气,那明哥他娘说是要提前过聘行,可就是得少一吊钱呢!”

  李翠兰原一听说个“行”字就待笑开,接着又听少一吊钱,就又肉痛的不得了:“就提前个二十来天,她就削一吊钱去?这个黑心的老虔婆!”骂完了还犹自气喘个不行。

  那头毛婆子从眼皮子底下偷眼看看李翠兰着急的样子,不动声色地只端着碗喝白开水。李翠兰气恼半晌,左思右想的没有办法,这头夏老二的腿离不了药,屋里头还没有钱,这可咋办呀?

  抬眼年者毛婆子稳稳当当地坐在椅子上,就顺口问了一句:“表婶,你说我可咋办好哇,这家里家外的都得要钱支应呢,唉,这三个妮子也是不让人省心!”说着瞄了一眼正在外面忙活的二妮和三妮。

  毛婆子仔仔细细的打量了二妮和三妮,口中咂咂有声:“我说翠兰呀,你可真是好命呀!你瞅瞅这三个闺女!个顶个的俊呀!就是那小的再长个一两年,也和她大姐一样好看呀!”

  李翠兰心中气恼,这要都是她生的,道一声命好她还听得高兴,可这三个拖油瓶跟着,她有什么好命?李翠兰狐疑地看着毛婆子。

  毛婆子收回她贪婪的眼光,脸上堆了笑,和李翠兰低声说道着:“翠兰呐,眼看着你在这打饥荒,表婶也不落忍。那孙家不愿意,咱还上赶着求她呀,我看,咱还不如另想别的办法呀?再说,为了这二十来天就搭上一吊钱,可不划算!”

  李翠兰听得这话两眼放光:“可不是呢,表婶,有啥办法求您老给我支个招哇!我承您的情!”

  毛婆子轻叹口气:“要不是咱们亲近,你家里头这又急着等钱用,我才不来招人嫌呐!”李翠兰赶紧地接话:“您这哪是招人嫌呐,您放心和我说就成,我知道您是为我想着呢!”

  毛婆子得了李翠兰再三保证,这才吞吞吐吐地说了实话。原来,这东山里,离夏家庄百十里路的山里头有个叫胡家庄的,有户人家要买个“团养媳妇”,这“团养媳妇”说白了就是童养媳,买来的时候年纪小,就留在家里干活,等长大了就能当媳妇使,这也是穷人家娶媳妇的一种方式,为的就是少花聘礼,这买小女孩的钱可比娶个媳妇的聘礼少多了,而且这几年也不少干活!

  一般不是过不下去的人家不会狠心送亲生女儿去当童养媳,如果遇见那恶婆婆,不等人长大成亲就给折磨死了的大有人在,但在这李翠兰眼里,是看不到这些的,只急着问毛婆子:“那家人家肯出多少钱呀?”
第19章 2妮的路
杏花村里杏花鲜全文阅读作者:薄衣和风加入书架
  毛婆子一听得李翠兰问,就拿帕子遮掩了嘴,悄声在她耳边说:“那边能出三吊钱呢。”

  李翠兰暗自琢磨着,三吊钱好歹也能让夏老二把药吃完了,等到孙家的聘礼到了,就宽裕了。想着又深深叹了一口气:“唉!这杀千刀的就是个穷命!要不整整八两银子,这日子得好过的多了!”

  毛婆子看李翠兰点头,就催着她去里屋和夏老二说,她就坐在外屋等信。

  李翠兰进到里屋就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把家里大钱无有一文又欠了大夫药钱的事一说,瞪着那双肿成桃子的眼和夏老二诉苦:“当家的,再穷我也和你靠着,可这没有钱,难不成还得把你的药停了呀?你可是这家的主心骨呀。”

  夏老二听得头嗡嗡地痛,听着李翠兰断断续续地把毛婆子给二妮说的人家说了,才有气无力地说道:“二妮是不是小了点呀?”

  李翠兰赶紧擦擦脸上的泪,和夏老二说道:“不小了,二妮今年十二了吧?顶多过个两三年就能成亲了,现在嫁过去,到了人家家里也能吃顿饱饭,这身量还能再窜一窜呢,这可比在咱们家跟着咱们好哇!”

  听她这么说,夏老二也只嗯了一声,交待她一定要看好人家,要是个齐整的人家就这么定了吧。

  这头夏老二应了声,李翠兰就让毛婆子赶紧和胡家庄的那家人家说定,只一个要求,就是钱是立时就要的,也不必正儿八经的下聘,钱到了来领人走就行了。

  毛婆子着急忙荒的出了夏家的门,心里一个劲的高兴,这才来了两趟,孙家和大妮的那趟差事就得了一百个大钱的谢媒钱,另外孙家还给了二十个钱的车马钱,这趟要跑到胡家庄至少也得一百个钱的谢媒钱呀,要是十天半月的来上这么一趟好差事那该多美呀!

  话说这毛婆子第二天起了个大早,赶着她家那辆破骡子车溜溜走了一天,傍晚待吃下晌饭了才到胡家庄。

  这胡家庄还有个别名叫“杏花村”,只因这胡家庄所在的地方是一片丘陵,这山坡上也不知哪朝起就栽满了杏树,河岸旁,大道两边,到处都是杏树。

  到春天的时候,这胡家庄满山遍野的全是粉白的杏花,景色最是宜人。过了麦,这杏就熟了,那家有杏林的人家就去收杏子卖,也能补贴补贴家用。这胡家庄的地没有夏家庄那样成片成片的良田,大都是两三分两三分的开在山坡上,离水源也远,因此多数打的粮食都不够吃的,得亏有这杏林子补贴补贴,只是这杏子比不得旁的果子,农家有语“桃养人杏伤人李树底下埋死人”,这杏子再好也不能多吃的,因此这补贴的也极有限。

  毛婆子来的这时候正是杏子都收完的时候,偶有几个长的晚的落下的青杏挂在树枝头,看着倒也可爱的紧。

  给二妮说的这个胡家就在胡家庄中,毛婆子停下骡车拴到胡家门前的树上,拍拍虚掩着的门,听得院子里的张氏问到:“谁呀?”毛婆子连忙应了一声,就往门里走。

  走进胡家仔细瞧,这家里的庭院看着整整齐齐的,院子里的影壁墙上书写着“耕读传家”,毛婆子虽说不认识字,也瞧着这倒也怪好看的,看上去就和别的农家不一样。

  迎着走出来的张氏,毛婆子赶紧堆上一堆笑脸:“大妹子,是我呢!”张氏听得是毛婆子的声音,虽说是知道这毛婆子名声不大好,但也不敢得罪她,媒婆子一张嘴谁知道她在外面编排你啥呀?因此,虽然大家私底下都对她没有好话语,但是明面上也还是对她恭维的很。

  张氏迎得毛婆子进到堂屋里,倒了杯热热的水,里面飘了几朵茉莉花,端给毛婆子:“他婶子,累了吧?快来喝口水歇歇呀!”毛婆子喝了一口水,嗯,心里直美得不行了,这庄里庄外的哪有使茶待客的呀?人这胡家就是不一般,真是讲究呢。

  张氏看得毛婆子坐得稳当,心下也狐疑,只好拿话去问她:“他婶子,这是路过我们庄呀还是给哪家说亲来的?”

  毛婆子不舍得放下茶杯,笑眯眯地对张氏说:“哪是路过呀?我这不专门为你家大郎来的么?”张氏听得这话,赶紧问:“是吗?这么快呀,真的找着了?”“找着了,找着了!人家王道长说的就是真真的,可不合该着大郎的缘分吗?”

  原来,这胡家两二一女,这个大儿子,叫个大郎,自小读书,这家里寄与厚望,无奈他虽说比起村里的其他孩子来是要聪明一些,但也就限于多认几个字而已。这胡家原也是读书人家,可是一代一代的没落下来,到得胡大郎的父亲去了之后,已是入不缚出,家产变卖大部分给大郎父亲治了病,只余个十亩的山地,种了些杏树,并几分薄地,哪还有余钱去供他读书?

  大郎的父亲去后,全靠张氏支撑着,外人不知道,只自家知道这屋里的余粮也是没多少的,转眼到了大郎十五岁,要说亲了。张氏在大郎幼时说下的一门亲事,大郎也极相中那家女儿,那家却开口要二十两聘礼,张氏自然出不起,也知道那家其实是要找个借口毁了这约的,也就推了这亲事。

  那家等张氏推了亲事后,转眼就说了邻村的富户,谁成想大郎却认了真,心中憋了一口气,弄的郁气滞结,竟转为了重症,多方查看治不了根,这下更加雪上加霜。

  张氏病急乱求医,找了家道观让道长给批批八字,却说得大郎须得要寻着那属猪的女子为伴,方可解得此劫。张氏也知道,自家儿子这样的境况,好人家肯定不愿意送亲闺女来,这说来说去就是“冲喜”了,张氏还觉得这样难看,于是就托了走的远的毛婆子去远点的地方给自家儿子寻那属猪的女孩。

  毛婆子一听得张氏要寻的女孩,差点乐的打跌,这真是一个元宝砸到头上,想不赚这钱都不行呀,她正好知道夏家的二妮就是属猪的呢!
第20章 胡家买媳
杏花村里杏花鲜全文阅读作者:薄衣和风加入书架
  毛婆子定了定神,知道这张氏是个仔细又挑剔的,随即摆正了脸色对她说道:“这也是个巧宗,那天我来咱庄听说了大郎的事,又得你托付,回去就仔细访着。正巧这个孩子的姐姐正是我给保的大媒,这才知道这夏家的二丫头的属相。一跟他家说呀,一家人没有不高兴的!唉!”

  毛婆子深深地叹了口气,偷眼打量着张氏的神色,看张氏听的仔细,又继续说道:“前儿我去的时候,一家人正筹措着姐姐的婚事呢,她家爹爹却又在上山的时候从山上摔了下来,唉哟!你可说说,正正是人事不醒呀,家里又无有银钱,只等着给她爹爹救命呢!要不家里也不会把孩子送出来呀!”

  这边张氏听说了,又为难的抿紧了嘴,半晌才又开了口说话:“毛嫂子,这是不是也有点太仓促了呀?况得她家爹爹又正逢了难……”

  “哎哟!大郎娘,说实在的,我和她家也正连着亲呢,要不是知道你为人温和定是个好婆婆,我也不会上她门去说这个的!”毛婆子急急的解说,“你放心,咱这家里家外都是知底的亲戚,断不是那无根无底的人家!这个二妮子也是命苦呢!”

  张氏听得说这孩子命苦,也不由得听这毛婆子细说:“这家三个妮子是后娘呢!虽说这后娘和我还是远亲,可这天下后娘都是一般的,这头又刚有了身子,当家的还又摔伤了腿,家里又无一文的存钱,你家要是不收这二妮子,转头,她那后娘还不知把个孩子卖哪个旮旯去呢!”

  张氏听得孩子家里又是贫穷,还又是后娘当家,就先有些可怜她的身世,毛婆子看她神色松动,就又开口道:“都说老大拙,老小奷,干活出条都是当中间!正正的一点也不错,夏家这三个孩子长的都是好样貌,但这二妮却是最出条了!在她们那个村子里,媳妇姑娘没有不夸的!针线活也好,地里的活也罢,是放下这样拿起那样来,这下面的妹妹也都是她在照管呢,这样一个好女孩,谁见了谁不欢喜呀!”

  张氏心地善良,听毛婆子这么一说,也知道这夏家是非要卖这二妮不可了,就算她不买了来,回头那后娘也断不会就此收了手,定是也要卖了这二妮的,何况这家里又正是逢了难事。

  如此一想,也就干脆的定了下来:“即是毛嫂子这么说了,咱这就这么定下来吧!只是这孩子确是属猪的哇?”

  毛婆子急忙应承:“断没有错的!我刚给她家大妮说了亲事呢,这事绝不能有差的!”

  张氏即定了下来,就不想再拖,留了毛婆子在自家里住下,就去了大儿的屋里。

  胡家这宅子虽年头久了,却还是个二进的院子,从夹道进到后面院里,就是大儿和小儿的屋子,大儿因病倒了后就住在东边屋里,都是这张氏里外的伺侯着。

  张氏推门进胡添寿的屋子:“寿哥儿呀,不热吗,咋还早早的关了门呢?”

  胡添寿听得他娘的声音,转过头来看他娘,嗓子沙哑地说道:“娘,你来了。我待着没事做,刚让二弟给我带过门来,想着早点歇了呢。”

  张氏坐到大儿的炕沿上,看着大儿腊黄的脸上没有一点血色,眼睛里也没有了原先的神采,早先那壮实的身材也瘦的皮包着骨头,泪先待淌了下来。

  “娘,前头谁来了?你这是咋了?”听到寿哥儿这么问,张氏赶紧抹了抹眼角,挤出一丝笑来:“娘这是高兴的呢!前头是毛婆子来了,给你说了一门亲呢。”

  胡添寿一听是这个,早先把眉头皱了起来:“娘,我不要说亲。我这样,何苦再带累一个!”说着就把头扭了过去。

  张氏看着儿子又别扭起来,知道他心里又想起和田桃花的事,都这么长时间了还转不过弯来,那好强的性格生生把自己逼得成了这副样子!张氏的心里又是怜又是恨,看着儿子乱蓬蓬的后脑勺,还是说不出狠话来。

  “寿哥儿呀,这话娘说了没有一车也得有两箩筐了,好话歹话你都听不进,娘也不劝了,可是你这下头还有福哥儿呀,你这不成亲,让福哥儿就这么吊着呀?”

  张氏把早就想好的说辞慢慢说了出来:“娘也越来越不中用了,你又不为自己想着,要这么糟蹋自己的身子,娘就想着给你买一个团养媳妇来,娘伺侯不动你了,就让你媳妇伺侯你。这也耽误不了福哥儿说媳妇,要是以后你大好了,看不上她了,咱就出一份嫁妆发嫁了她,也不枉她伺侯你一场,你看这咋样?”

  乡下都有个习俗,这发嫁娶亲都要按照兄弟姊妹们的排行来,做兄长姐姐的不能太靠后拖了,免得影响了弟弟妹妹们,这弟弟妹妹也没有越过兄长姐姐们去的,免得后头在运势上头挡住了兄长姐姐,给家里添了口角。

  胡添寿心里越发难受,想起村里的人还不知道怎么看他呢?想着他兄弟福哥儿不知道会不会埋怨他?想着他娘那越发明显的白发,越发觉得心里似是有一团火在烧,又似一块巨石压在胸口上动弹不得,只咬紧了牙听得他娘说。

  张氏看他没有动静,就继续说道:“娘是无论如何都要陪着你的。你不愿意说亲,咱先给福哥儿说倒也没啥,只是人家姑娘家一听咱家有你这样的,哪还有愿意来的呀?伺侯婆婆是本分,人家还连带着要伺侯大伯子吗?这样咱买个小妮子来,到时人家也知道你有伺侯的人就行了,你愿意咋样娘都陪着,只是你得为你兄弟想想。”

  胡添寿听得这里,心里郁气难挡,只得说:“那就听娘的安排吧。”

  张氏这边说通了胡添寿,心里也没有几分轻快,回到房里愣了半天,把柜子里的钱数了三吊出来,拿包袱皮包好,准备明天和毛婆子一道去夏家庄。

  这边毛婆子得知张氏要亲自去夏家接二妮,心中又是高兴又是担心,明天去接人,夏家那头也不知道李翠兰能招呼得住不?
第21章 2妮被卖
杏花村里杏花鲜全文阅读作者:薄衣和风加入书架
  张氏第二天安排好了家里,让福哥儿就别出门了,这两天多照顾点哥哥,取了干粮,就和毛婆子早早上了路。

  紧赶慢赶,两人到了夏家,夏家才刚刚吃完了下晌饭,毛婆子和张氏被李翠兰热情地迎着让进堂屋,留下大妮二妮和三妮在外面收拾。

  张氏立在屋门口仔细地打量着二妮,看这女孩子长的确是好看,只是有些面黄肌瘦,想来是吃不饱饭的原因,一双大眼目光清澈,并没有她想象中的满面愁苦,张氏先就点了点头,再看她身上穿的,也知道后娘手下的生活怕是也不多么好过。

  二妮查觉张氏停下看她,也抬起头来对张氏笑了一下,张氏回了个微笑就跟在毛婆子后面进了堂屋。

  东厢房里,姐妹三个压低了声音说着话,“那毛婆子又来干啥?”三妮气乎乎地说,在她心里,毛婆子就是后娘的帮凶,帮着后娘卖了大姐,这次她又来了,谁知她又做了啥妖?大妮二妮心里也是忐忑,二妮想着那来的妇人立在门口看她的眼神,感觉到心跳得怦怦的,七上八下的坐立不安。

  大妮伸手把二妮散落下来的头发顺到耳朵后面,叹了口气,一抬脸,三妮早溜出去了,“大姐原想着,等我出了门,那孙家富裕些,得了那些聘钱,后娘能消停一会儿呢,谁知咱爹又出了这事,她怕是消停不了了,二妮,咋办呀?”

  大妮说着说着,心里气愤不堪,怎奈又人微言轻,急得也只有哭,二妮反过来还要再安慰姐姐,正在这时,外面一阵说话声,原来是毛婆子正要引了张氏去夏家大伯家住下。

  大妮二妮正在想着也不知这天黑了三妮又跑哪了,就听见三妮的叫声,两人赶紧从屋里出来,就看见李翠兰正扭着三妮的耳朵往里屋提溜,也顾不上说话,赶紧跟着进了里屋。

  追了进去,就看见李翠兰按着三妮跪在夏老二的床前,咬牙切齿地说:“跟谁家学的这些毛病?家里有客说话,你还去偷听上了啊?今天要坏了家里的事,看明天不把你卖了去!”

  夏老二听得这话,也气得去瞪地上跪的三妮,三妮只管梗着头去瞪李翠兰,两眼冒火一样地恨不得立时撕了她:“这才多久,就卖了大姐又卖二姐?你干脆把我们姐妹三个都卖了了事!”

  李翠兰气的去扭三妮,三妮就躲来躲去,大妮和二妮也赶紧跑过来护着妹妹。

  这时听得门响,却是那走了的毛婆子又返了回来,一看这架势,赶紧上来拉着李翠兰劝架:“哎呀,哎呀!这是怎么的了?快快停手,这咋还扎上架了呢?”

  原来这毛婆子送下张氏住下,心里也有点不放心夏家,知道这夏三妮是个刺头,怕这桩事要坏,就急急地返回来,哪想正好遇上。

  毛婆子把李翠兰拦下后,就问三妮:“三妮,你这是干啥呀?你姐对你多好哇,你咋还能坏你姐的事呢?”

  “呸!你个老妖婆,我都听到了,你要把我二姐也卖了!”三妮吐出一口唾沫,恨恨地说道。

  “住嘴!小畜生!”夏老二半支起身子,骂了三妮一句,就止不住的咳嗽。毛婆子就赶紧劝慰夏老二:“老二呀,别生气!三妮还小呢!”

  又回头看了眼三个孩子,语重心长地说:“我真是给二妮找了户好人家的!那家大郎还识字呢,家里祖上都做过官的!那大郎娘,你们今天也都见了,多和气个人呀?三妮,上哪说卖不卖的话去?你爹这不是急等着钱抓药吗?”

  三妮仍是气呼呼的,把眼瞪着她,也不说话。大妮使手死死地拉着二妮,二妮整个人仿佛傻了似的,也说不出话来。

  这边闹罢,大妮领着妹妹刚回东屋,李翠兰就一掀帘子走了进来,大妮一把抱住三妮,不让她去和李翠兰拉扯,谁知李翠兰只瞅了她俩一眼,却是转地头去与二妮说话。

  “二妮呀,不是娘心狠,你们也知道,咱家里实在是没有钱了,你爹的药钱还都欠着呢,胡家给三吊钱也才将将够你爹吃药的钱,我这也是没有办法了!何况,那胡家虽不如孙家有钱,却也是吃得饱的,家里人也都好,你受不了委屈!”

  李翠兰开始还想哭天抹泪地劝劝二妮,谁知一看见三妮那似喷火的眼睛就火气直冒,这时看三个妮子都毫无表示,也只得拿出来凶狠的模样:“反正不是二妮就是三妮,二妮你想吧!你要不想去,就让三妮去!哼,我还忘了呢,人家就要的是属猪的,三妮去人家还不要呢!你个死三妮,你也甭看我!这家不要你,那镇上的刘员外家还要买小丫头子呢,二妮不去,你就去给人家做小丫头子吧!”

  这李翠兰说出这话来,大妮三个吃了一吓,那刘员外家的小丫头子过的是啥样的日子,这五里八乡的早都传遍了,那才不是人去的地方呢。那刘家少爷就是个魔王,他家的小丫头打死的跳井的隔不了两年就有一起,李翠兰看她们三个圆瞪的眼,得意的出去寻毛婆子了。

  果然不一会儿,二妮就跟了出来,脸上也不见怨恨,只直直地看着她,“行,我去胡家,但是有一点,你不能再卖三妮了!让三妮在家里,直到出门子!”

  “姐,我才不稀罕呢!在家也是让她磨死,我还不如出去呢!”三妮跑出来拉着二妮的胳膊哭到。

  毛婆子撇撇嘴:“你们这哭啥呢?大妮二妮找的主家都是好的,以后你们享福的时候就知道谢我毛婆子!”

  这边吵吵闹闹终于还是让二妮去胡家了,姐妹三个晚上就抱成一团哭了一夜。第二天,五奶奶也来了,抱住二妮也是心痛地不得了,嘴里一个劲地骂李翠兰。

  二妮哭过了,也认了命,心里也想开了,就对大妮说:“大姐,你出门子我是没法子送你了,以后,你过得好了,和俺姐夫可来看我呀?”

  又回头摸摸三妮的头:“你别老是和她顶着,我和大姐都出去了,你也要学着乖顺些呀?至少,在她面前要乖顺些,别惹恼了她,咱爹也护不住你!”

  三妮放声大哭,心里知道,姐姐们要是都走了,就再没有人护着她了。五奶奶看得孩子们哭也难受得狠了,看着村里有闻声而来的妇人,就在院子外头边和人说边抹眼泪,村里人也都知道了,李翠兰这是把夏家的二闺女也卖了。
123456789101112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薄衣和风所写的《杏花村里杏花鲜》为转载作品,杏花村里杏花鲜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杏花村里杏花鲜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杏花村里杏花鲜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杏花村里杏花鲜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杏花村里杏花鲜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杏花村里杏花鲜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