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女生同人小说 > 杏花村里杏花鲜最新章节 > 杏花村里杏花鲜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杏花村里杏花鲜 连载中
分享杏花村里杏花鲜

杏花村里杏花鲜全文阅读

杏花村里杏花鲜作者:薄衣和风

杏花村里杏花鲜简介:杏花村里杏花鲜!
  被父亲卖掉的二妮,在杏花村里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家,把小山沟沟里的小家庭经营的红红火火,虽然身边总有一两个极品亲戚,虽然手里的余钱总是不够大富大贵,但二妮却觉得自己是天底下运气最好的人!
  人生总是有波折,但在二妮看来,只要亲人在身边,那就展开手脚奔小康吧! https://www.uukanshu.com
-------------------------------------

杏花村里杏花鲜最新章节第76章
第2章 父女4人
杏花村里杏花鲜全文阅读作者:薄衣和风加入书架
  李氏去后,因是夏天,在家停灵了三天,就下了葬,而李氏也是逃难来的,娘家早就没了人,也无处报丧,夏家父女依着风俗,好歹的在邻里的帮忙下把白工事做完了。

  又过了七七四十九天,烧了七,这日子一晃就到了初秋。

  大妮看着三妮脚上顶破了洞的鞋子,无声的叹息,“这可咋办呀?”边发愁,一边泪珠就滚落了下来。

  吓得三妮赶紧的用手去擦大姐的泪:“大姐,我不调皮了,这鞋子还能穿的,你看……”边说着边把她的小脚趾使劲往里缩。

  可这鞋子也是补过多次了,鞋底也磨的不象样子了。

  二妮无语的看着大姐和小妹两人,拍拍身上的灰,手下不停的拣着菜叶,嘴里利索的对两人说:“这有啥可愁的?大姐,这眼看就入了秋了,你把咱的衣服都拿出来,咱都挑拣挑拣,咱娘不在了,咱就早点打谱过冬的事呀,我和三妮这一阵子得和爹下地呢,那一亩地的花生过一阵就要收呢!收了花生,我跟着咱爹看看再种啥,这一路一路的都是活呢,有啥可愁的?咱还有五亩地呢!”

  大妮看着二妮也微微笑了起来,站起来拉着三妮进屋把一家人的衣服都拾辍了出来。

  先把爹的衣裳理平了,虽说是有些补丁,却也整整齐齐,干干净净的。

  大妮和二妮的衣裳看着小了的就留着给三妮穿,那旧的破的实在没样子的,就留着补鞋打补丁。

  赵氏的衣服按理说都应该随着下葬就烧了的,可庄户人家也没那么多讲究,只烧了几件近几日穿的,其余的还是留下来,洗干净,晒好了继续给活着的人穿。

  大妮把娘的衣服也拿出来,挑几件等自己改改给姐妹三个穿,再多的却也挑不出来了,娘的衣裳也是补丁摞补丁的。

  都拾掇完了,大妮就看着衣裳虽旧点却也尽够过冬的了,棉衣棉被是今年刚过完冬的时候娘支着病体全都拆洗了的,过几天拿出来翻晒翻晒,等大冷了就能直接上身了。

  想到这,大妮又想,也许娘是知道自己过不了今年冬天了,所以才赶早把棉衣棉被都拆洗了的,免得留自己姐妹三个抓瞎,爹又是个万事不管的,泪又流了下来。

  二妮看着姐姐和小妹在拾掇衣裳,抬头看看日头,到厨房里把饭锅盛上水放到炉子上,又转到屋后头的小菜园子里挑了几棵油菜拔出来,到院子里拿水瓢舀水把油菜和野菜都洗干净了,分别切了,放在板上等着用。

  走到里屋放面的缸前,掀开盖垫看看那还不足一半的黑面,拿碗盛了一碗,到厨房里,等那小半锅水开了,就拿筷子扒拉成面疙瘩下到锅里,等水滚起来,又把那野名叫“姑扎头”的野菜放到锅里,再开起来,就熟了,能上桌了。

  小油菜二妮却是拿了三妮从强子哥那处得的虾米炝炒了,也不放油,只放点盐,那香香的味也直往鼻子里钻。

  闻得味了,三妮就从屋里跑了出来,“二姐,二姐,我去给咱爹送饭呐!”

  二妮拿了瓦罐从厨房出来,“可得了吧你,等你送到菜还不定进了哪个小庙呢!”

  三妮吐吐舌头,飞快的用手指夹了一根小油菜放嘴里,跳远开了,得意的笑着看二姐。

  二妮也被她逗笑了,“又不是不给你吃,为啥还非得抢这一口呀!”三妮嘻嘻笑着,“和二姐抢着吃格外香!”

  二妮倒了半锅的面疙瘩汤进瓦罐里,又用个小碟子盛了点炒的油菜,放到瓦罐的口上,想了想,又回身从里屋放煎饼的缸里卷了两个煎饼放在油菜上,这才用个篮子提了,往院外走去。

  边走还边对大妮三妮说着:“大姐你和小妹吃就行,甭管我,我一会和爹干点活再回来!”大妮抬起看的功夫,二妮已走到院子外了。

  二妮紧走慢走,走的自己一身汗,才走到自家的地头,那头夏老二远远看着二妮走来,就往地头上走,走的近了,二妮早已把饭菜都拾掇出来了,夏老二拿手里的汗巾胡乱擦把手,拿起来就吃。

  二妮看着咽了口唾沫,起身到地里去给花生地除草,这一亩花生在中秋前就要收了,现在除除草,看看有没有蛴螬,等收了花生,小妹也有点零嘴吃,卖了也能让爹换点白面,中秋的时候蒸饼子吃呀!

  二妮一边想着白面饼子,一面伸手拔着地面上的野草,冷不丁的听她爹喊她:“二妮,去把那点汤喝了,家去吧,家去拾掇拾掇。”

  二妮走到地头上,爹已经走到地里头了,低头一看,碟子上还有半块煎饼呢,是爹撕下来的,瓦罐里也有一小半的疙瘩汤,二妮朝夏老二喊了一声:“爹你吃饱了没啊?”那头传来夏老二一声“嗯。”二妮就开心的把余下的饼和汤都席卷一空。

  看看爹带来的瓦罐里还有一半的清水,二妮就收拾了家什和爹说了声,就往家走去。

  从二妮家的地往东走是夏家庄,往西走是赵家庄,这两庄中间有条河沟,不深也不浅,水倒也清可见底,常有半大的男孩子们在这里捞些小鱼小虾,夏天倒也是凉快。

  二妮正往家走呢,听到后面人跑的动静,回头一看,却原来是强子哥。对着强子哥,二妮可没有三妮那么热乎,也不打招呼,还是自顾自的走。

  宋强一看二妮这架势,也不大敢上前搭话,前前后后的跟着,直到眼看着快进庄了,才紧走几步,把手里自己编的小篮往二妮手边递,“二妮,你姐还好不?这几条小鱼给你姐呀。”

  二妮停下脚步,斜着眼看了一眼小篮,也不说话,宋强就又往前递了递。

  “强子哥,你娘又看不上俺姐,你老这样,让俺姐咋办呀?”二妮心里又是气又是怨,气的是大姐老是在家哭,怨的是这强子哥的娘是个势利眼偏自己家又穷的没办法。

  “我也没啥法子呀。”宋强也皱起眉头,自己现又没个主意,爹走的早,虽说家里留下些余财,但这些年,娘把他和姐姐弟弟拉扯大,也不容易,自己又是长子,姐姐十六了还没找个婆家,弟弟又小,这时也不能去忤逆娘呀!

  二妮看着宋强这样,心里更气了,也不接他的鱼,紧走几步进了庄。
第3章 宋家小子
杏花村里杏花鲜全文阅读作者:薄衣和风加入书架
  二妮进了门就气乎乎的把门一关,转身看见大姐和小妹正拿了篮子在拾掇。大妮看二妮进门,笑着说:“谁惹你了,这么大的气!还给你留了点饭呢,快去吃了吧。”

  “我在地头上吃过了,姐你们这要干啥?”二妮问大姐。

  “我想着还有些日子收花生呢,把家里的家伙什拿出来修整下,也省了咱爹的事。”大妮柔和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笑,二妮最喜欢大姐这个样子,而不是每天像是在泪水里泡着一样。听大姐也打起精神来为着日子思略,二妮的心里也觉得踏实了许多,接过了三妮手里的藤条子,也开始修整家里的这几个篮子。

  宋强跟在二妮后面也来到了夏老二家的屋前头,夏家用泥砖砌的墙头风吹雨淋的也低矮了许多,宋强踮脚就能看到院子里。

  从他这一边刚好看见大妮垂着头的侧面,几缕碎头发飘在脸旁,遮着大妮的脸,可宋强却清楚的看见大妮亮亮的眼睛,似有一汪水在里面流动;小小的挺翘的鼻子,大妮的嘴角总是往上微微的翘着,见人就笑,虽然没有三妮的小酒涡,但却总是让他觉得那笑醉人的很。

  “强子,在哪呢?还不家来?”不远处一声喊,让宋强忽的把身子矮了下来,也不知怎么想的,一扬手,顺着墙头就把小篮子和里面装着的几条鱼扔了进去。

  宋强赶紧往喊声传来的地方跑去,边跑还边回头看了看夏家仍没动静的大门,脚底下一个踉跄,差点就摔了一个跟头。

  听着东西落地的声音,大妮和三妮都吓了一跳,一看地上摔得转来转去的小篮子,和四五条手掌长的小鱼,就都知道是谁了。

  二妮先拿眼去瞧她大姐,只看得大姐那好看的眼里又浮上了雾气,心里先就起了急,大妮也只看得了一眼,就当没看见一样,又低头去摆弄手里的活计,脸上却也沉了下来。

  三妮却不管这些,一下子蹦了过去,“哎呀!这准是强子哥捞的!”一张小脸上的笑怎么也掩不住,一张小嘴一咧开就露出里面掉了两颗门牙的牙床,弯腰把小鱼一条条拎起来,向着门口看了看,也不知跟谁学的把嘴咂了咂说:“可惜都死了!”

  三妮拿了瓦盆盛了水,仍是把死掉的鱼放到盆里,抬脸期待的看着二妮说:“二姐,这鱼不小呢,晚上咱吃鱼汤呀?”

  就这几条小鱼,也就够喝个汤了,可这仍是村后小河沟里能捞到的比较大的鱼了。大妮二妮都没说话,默默的把手底下的篮子该修的用藤条子修完了,大妮准备去做晚饭,二妮就把院子里扫干净了。三妮仍在和那几条死鱼瞪眼。

  太阳往西落下的时候,夏老二就慢慢的走回家来了,把锄头和空着的瓦罐放下,三妮端了清水来,夏老二洗干净了手就招呼闺女们在院子里支起的小饭桌前坐下,还是吃着粗粮煎饼和面汤,青菜仍就是那几样,唯一多的就是几根雪白的大葱和一小碟子甜酱。

  夏家的饭桌上连最调皮的三妮也不说话,父女四人安静的在傍晚的院子里吃着晚饭,而宋家就不同了。

  宋家住在村子中间为数不多的几幢红砖瓦房里,一进院子先是一座影壁墙,转进去是一个四四方方用青石砖铺就的小院,小院三面东西厢房加堂屋耳屋齐全,顺着房侧转到后院,有鸡舍猪圈,虽说没养猪,但鸡也是养了十来只的,又单独僻了小块菜地,油菜,豆角,黄瓜的也种了不少。

  宋家的一日三餐都是在堂屋的大方桌上完成的,四口人,正好一人一面,桌子上现在摆的晚饭也是三个菜一个汤,一个韭菜炒鸡蛋,一个蒜拌黄瓜,一个炒豆角,一个白面疙瘩汤,一盘子掺了黑面的卷子。坐在桌边的人一个是宋强的娘,一个是十六岁的姐姐宋春花,一个是十岁的弟弟宋宝。

  和夏家饭桌上的安静不一样,宋家吃饭的气氛倒是热烈。大姐春花把各人的饭盛好后,宋强的娘就开了口:“强子,以后不能再去夏老二他家转悠了,你今年十四了,那夏家三个妮子也不小了,得避避嫌了。”

  “就是呀,就是呀,哥,你捞的鱼都不给我,都让那三妮得了去了,我才是你亲弟呀!”宋宝一个劲的伸着脖子对着宋强喊,还不忘夹了大大的一口鸡蛋塞到嘴里。宋春花一巴掌拍他头上,“吃饭还堵不上你的嘴!”宋宝干瞪眼也不敢回手打他姐。

  “娘,我……”宋强刚要开口,宋强娘就眼一闭,扬起手来一挥:“我不听,你也别说!你和你姐的事我都有谱了,谁来说也不好使!”宋强看着他年轻守寡的娘,一口气闷在心里,饭也咽不下去,闷闷的坐在那里。

  宋强娘斜着眼看了一眼宋强,也不再管他,自顾自吃了自己的饭,就让春花收拾着,自己出门去了。

  宋春花的一只脚有点跛,平地里走路也看得明显,平常倒是不出门去,只在家里缝补缝补,绣绣花呀,浇浇菜,喂喂鸡。宋强看得他姐跛着脚来回收拾,也就起来帮忙。

  “强子,等咱娘空下来我再劝劝她,大妮是多好的姑娘呀,姐也喜欢呢!”宋春花边和宋强说着话边擦着桌子,那边宋强却像是没听到姐姐的话,一声不吭的回屋去了。

  宋春花叹了口气,手上动作也慢下来了。自己的娘啥打算,她也知道,可也觉得荒唐,盼着是不成的吧,可又实在不知道自己的前路在哪里,看着强子阴沉着脸,她心里也难受的很。

  宋强回到自己的屋里,从床底下又掏出来个荷包,边都磨的起毛了,是普普通通的蓝粗布,用灰色的粗布裹了边,一面绣着一条鱼,一面绣着朵花。那鱼绣得好看些,那花却是绣的歪歪斜斜的,一看就是初做针线的人做的。

  不知想起了什么,宋强脸上才刚好看了些,就听他娘在门外叫他:“强子,睡了吗?”
第4章 宋家
杏花村里杏花鲜全文阅读作者:薄衣和风加入书架
  宋强娘推门进大儿的屋里,正好看见儿子坐起身来,“娘,我正要睡呢!”

  “娘有事和你说呢。”宋强娘把儿子的脚往里一推,坐到坑边上,先深深的叹了口气。

  “强子,你想啥,娘都知道呢!可是这次是真的不能如你的意,你就趁早死了这份心吧!”

  宋强娘姓孙,娘家在离这里往南走要大半天路程的马头窝子村,那村子一听名就是个山沟沟,当年家里也是穷的没办法,收了宋家二两银子就把她嫁了,说是嫁了,和卖了也差不多了,孙氏她爹娘带着弟弟不知搬哪去了,也从来没走动过,她也就断了心思,和宋强爹憋着一口气要挣出份家当来。

  宋强爹是家中独子,老公公婆婆在看着宋强出生后,没两年也相继去了,等有了宋宝,他们家也零零散散的积攒下了三十亩地,在夏家庄也算是富户了。

  三十亩地虽说不多,却也是零散着几亩一块几亩一块收来的,宋强爹强撑着自己耕种,只在初种和抢收的时候雇几个短工帮忙,这也一点点攒下了点家业。手里有了点余钱,就想着把原来住的土坯屋子再盖的气派点,听说人家城里都兴用窑上烧制的红砖盖房子了,又大又气派,还敞亮,这宋强爹就想着两个儿子呢,也得修所“大宅”,于是,又没黑没夜的开始请工匠修“大宅”,停停干干的修了三个来月,终于他们的“大宅”修起来了,宋强爹也累病了。

  从搬进大宅那天起,宋强爹在床上躺了没一年就去了,虽说也吃药不少,却也没给家里落下饥荒,老一辈的人都说这宅子不好,也有说宋强爹就命轻,享不了福哇!

  这些话传到孙氏耳朵里,她也是哭了一场又一场,早知道就一家人住在土坯房里呀,那一阵子,孙氏啥也不想干,差点就随宋强爹也去了,儿女三人,宋春花才八岁,宋强六岁,宋宝也才两岁多点,只会围着她哭,家里有时连口热饭也吃不上,全靠着左邻右舍的今儿你一天,明儿我一天的帮衬着。

  宋强爹的堂兄弟也不少,看着一份家业整整齐齐也是想了不少歪招,看孙氏整天半死不活的,就成天拿话挤兑她,就等她两手一撒,剩下幼女弱子好拿捏。

  孙氏这病一天重起一天,邻居们也不敢多说话,小春花就问了大夫在哪住,也不知谁诳她,说是顺着路一直往南走,过了山进了城就有大夫了,其实在赵家庄就有个老大夫坐诊,家就落在赵家庄,可她人小,也不知道呀,只当大夫都是从城里请来的,嘱咐了弟弟,锁了门就顺着路走了。

  往南走就是一座大山,虽说翻过山去也有一座城,可是离夏家庄就远了去了,小女娃走的急,还没进山呢,就一脚踩空,摔到小山沟子里了,也该小春花命大,正碰着有户猎户出山换粮呢,听着她小小的人在山沟子里哭,就下去背了她上来,赶紧拿树枝把她的腿束上。等到找到大夫,小春花就让大夫先去看看她娘,大夫只好先去看了孙氏,又看小春花,早就痛的受不住了,乡村的大夫也没有什么好药,春花的腿虽说能走了却也跛了。

  到这,一想起来孙氏就恨的咬牙,也就因为看见女儿为了自己把腿都摔断了,更大哭一场,这才发狠为着儿女们又撑起这个家。这八九年来,顶着族里那些让她改嫁的坏心眼,堂兄弟们上门一个说话不好听就大条帚扫出去,孙氏的脾气更是养成了说一不二的强势,平常也就春花能劝得了一二,两个儿子,长子宋强是一句话也不敢顶嘴,幼子宋宝怎么也是娇惯一点,还敢跳跳脚,但这个家里就没有孙氏不点头就能办得了的事。

  所以,当宋强一听她娘说让他死了心的话,就象一盆凉水从头浇下,脸色变的苍白。孙氏一看儿子这样,语气也就放软和了,“强子,你想想你姐,你姐这腿脚这样的,这得要找个啥人家,人家才不嫌弃她呀?”孙氏擦擦眼角的眼泪,又深深叹出一口气。

  “强子,你是咱家的长子,你姐你弟和你是打断骨头连着筋的,这世上除了娘,就没人能比你们更亲近了。强子呀,你姐为了娘才把腿摔成那样的,你可不能不顾念你姐呀!”

  “娘,我咋能不顾念我姐呀?我姐要嫁出去了,您把我姐的嫁妆拾的厚厚的,要是谁敢欺负我姐,我和小宝都不能不管呀!”

  “说的好听,你管?你拿啥管?嫁了人就成了人家的人了,那家人要是对你姐不好,不给她吃饱,不给她穿暖,拿话呲她,不待见她,你姐这性子,只报喜不报忧,连话音都不待告诉你的,你管到哪去?”说着说着,就好像真的有那么一户人家,拿了宋家厚厚的嫁妆还不好好待春花,她嗓子一开就嚎了起来:“哎呀,我的春花!你咋就那么命苦呀!”

  “娘,你这是干啥呢?我咋就命苦了?”宋春花一脸焦急,一推门走了进来,“这左邻右舍的都歇了,您在这干嚎,白让人看笑话了,有啥事明天说吧!”

  “不行,今天你也别来劝我,这是大事,我不能由着你们将来都吃亏。你赶紧回屋去。”孙氏把宋春花推出门去,重新坐下,严肃的看着宋强,“强子,今天娘就和你商量商量这大事!”

  宋强有点傻眼,不知道自己该说点啥:“娘,我姐的亲事……和我……和我能有啥……”“咋和你就没关系了呢?啊!强子,你和你姐是一条藤上的瓜呀!”

  这比喻让宋强有点哭笑不得,“娘,这咋能这么说呢?我姐的亲事和我的亲事……”宋强说到这也有点茫然了。

  “我早前就让你王大娘四村五庄的打听着了,前面说的几家都不行,我都没相中,就没和你们说,这一家是王家庄的毛婆子来说的,那边不如咱村富裕但也不差,有家姓吴的,在王家庄是外姓,家里三个儿子一个女儿,人口多,却是心疼闺女的人家!那家大儿子今年十八了,二儿子十六,因为家境差点又是外姓,才没早说媳妇,踏实着呢!女儿十五比你大一岁,说是个伶俐的,小儿子和小宝一般大。”

  听到这里,宋强再不懂也懂了,他霍得在床上直起了身,吃惊的瞪大眼睛,“娘……这咋能……”
第5章 宋强亲事
杏花村里杏花鲜全文阅读作者:薄衣和风加入书架
  “咋不能了?”宋强娘在炕上盘起腿,开始对着宋强说教。

  “那家是个心疼闺女的,咱把你姐的嫁妆给的厚厚的,人家闺女的嫁妆必也不薄,咱对人家闺女好好的,你姐在他家也过的好不是?他家也不能挑你姐的短,这不是两好裹一好么?”

  “这……这不是换亲吗?”

  “换亲怎么了?换的亲也有做长长久久的。再说,他家的闺女在咱家,他也不敢对你姐咋样呀。”

  换亲,是这十里八乡的风俗了,原是家中贫穷,实在说不上媳妇的人家,家里有女儿,同样找那家里娶不上媳妇又有女儿的,两家一换,就都有了媳妇,这大多都是穷的没办法了想出来的办法,宋强觉得自己家境比起一般的村民来说也是富一些的,就有点看不大上这换亲的法子,而且娘的嘴里口口声声是为了姐姐,心里就有些不大自在,合着自己才是被换出去的那一个。

  宋强心里有气,嘴上又不敢带出来,也就不管他娘在那说啥,拿被子一蒙头,不理他娘。

  宋强娘一看这架势,也不生气,反而站起身来拍打了拍打自己身上本不存在的灰尘,淡淡地对宋强说:“这事就这么定了,我明天就去王家庄看看那毛婆子说的人家。你这几天在家看家吧,哪也别去了!”

  宋强娘说完就一口气吹灭烛火,带上门去了。听着他娘走远的声,宋强把被子掀开,觉得嘴里又苦又涩,叹了口气,想起白日里看见的大妮的身影,一时也无心睡眠。

  天刚蒙蒙亮,村里就有了动静,新的一天又开始了。

  夏家的小院子里,三个女儿早早就起床开始一天的忙碌。大妮去生火准备做饭,三妮拿起条帚把院子清扫清扫。

  二妮收拾完自己,就借着还不太明亮的晨光,挑水到后院的菜地里去浇菜。这块小菜地还不到二分,也就种了点葱、蒜、豆角、小白菜、油菜,角落里也点了丝瓜和南瓜,也结了不少了,家里这一年就靠菜地里这点菜了,自己吃不完的,等逢集了也能拿集上去换点别的,二妮就格外上心。

  夏老二也早醒了,听着女儿们在前院后院各自忙碌的动静,自己也在心里琢磨着自己家里那五亩地,有四亩地还种着苞米棒子,等再过两个月收了就得种冬麦了,那一亩的花生再半个来月也就能收了,收了再种点啥还是等着这五亩都种上冬麦?

  唉,咋合计这五亩的粮食也将将够吃的。想来想去,这地里这些营生也只够温饱而已,家里也再没有别的出息,夏老二叹口气从床上起来。走出房门,看着大女儿在院子里支起小方桌,摆上了苞米糊糊,还有煎饼,切了一小碟子咸菜,心里也欣慰起来,女儿大了,也能干了。回头看着三个水灵灵的女儿,叹口气,要是有个儿子,这身上也能多点干劲呀!

  夏老二吃了早饭,就下地干活去了,大妮把整理出来的衣服拿出来,需要缝补的缝补一下,还要再理出那些要做鞋子的。

  三妮和姐姐们打了招呼就提了小篓子要出门,二妮赶紧拦住她:“三妮,这天冷了,水也凉了,可不能再跟小子们去下河了!”

  “我知道了,姐,我就去看看,这会还有小虾了吗,要是没有,我绝不下河!”一缩头,刺溜就从姐姐的胳膊下面钻了过去,任凭二妮在后面跳脚,嘻嘻哈哈的跑出了老远。

  “哟,二妮能干了,管得住三妮不?”听这声,二妮回过了头,一看是村子里的王大娘,赶紧问声好:“大娘,你出门去呀!”

  “哈哈,是呀,我去串了个门,你玩着吧!”二妮看着王大娘过了她家的门往庄里头走,不晓得她这一大早是做什么去了,就进了屋关了门,她也有好多事要做呢。

  这夏家庄一共也就二三百户的人家,夏姓的人家也多,这王大娘的夫家就是夏家族长的大儿媳妇,娘家姓王,是王家庄里的人,夏家族里的人见面都叫一声大娘,按理说应该叫夏大娘的,可排起来夏家的大娘也不只一个,就有那不忌的,就添上她娘家的姓就叫声王大娘,乡里乡村的,大家就混叫一气。

  这王大娘是豪爽的性格,人利落,也担事,只要求到她门上去,不管咋样她也要给你帮把手,因此在村里人缘特别好,虽说夏家的老族长没有大事不出声,但这身份在那,大家也特别尊敬王大娘,家长里短的也都找她说说,有时做个中人,大家也都信服她。

  而今天,王大娘心里却有点气。

  夏大妮她娘临去前托她给宋强娘递个信,想趁她还在,把夏大妮和宋强的亲给定下来,虽说这事女家先来说也有点掉价,但她看那赵氏的样子,也知道她是怕自己一走了,这事就黄了,就硬着头皮去说了一声,宋强娘的态度也在情理之中,那妇人最近这几年就有点眼高手底,看不上夏家了,嫌人家太穷了,按说这也无可厚非,可她转眼就让她打听换亲的人家。

  一问之下,才知道,这宋强娘是因为春花的腿脚,怕结了亲的人家嫌弃春花,才要找一家换亲的,可人家那些换亲的都是想给自家儿子换个好媳妇,哪有拿好好的闺女去换那跛脚媳妇的呀。

  看了三家都没说成,昨天才知道王家庄的那个毛婆子来说了王家庄的一家,那毛婆子是什么人呀?就是乡村里的媒婆,不光是说媒的,而且还兼着买卖人口,这毛婆子在王家庄那一片口碑可不怎么好,这宋强娘怎么就听了她的呀,还倒打一耙,嫌她不出力。

  这去劝人没劝成,反而惹了一肚子的气,王大娘心里发恨,再也不管他宋家的破事了!

  天大亮了,宋强娘从村里雇了黄老头的骡车,就往王家庄赶去,这要走个来回也得一天的时间,要去看看毛婆子说的那家吴姓的人家。
第6章 宋强定亲
杏花村里杏花鲜全文阅读作者:薄衣和风加入书架
  宋强娘去时天刚大亮,回来的时候却是月上中天了,把了钱给黄老头,宋强娘一步一挪的回家了。

  宋春花看着娘推门进家,赶紧倒了热水让她娘洗把脸,饭热好了端到跟前,宋强娘才喘了口气:“哎呀,可累死我了!”

  “娘……那吴家的闺女咋样呀?”春花脸上略带焦急的问她娘。

  “好,长的好。那吴家虽比不上咱家,也比夏家强多了,三个儿子看着都挺机灵,吴家老大脸上带笑,一看就是个憨厚的,呵呵!”

  宋强娘脸上带笑,边吃口饭菜,边对春花说着。

  春花有点尴尬,点点头:“那吴家闺女是个好的,最好不过……我怕强子他心里难受,我这也过意不去。”

  宋强娘咽下一口面汤,“你放心,那闺女人家一看就养得好,有福气相。”随即又一脸嫌弃地说:“不像那夏家的大妮,瘦巴巴的,那双眼好像随时都要哭似得,他家那三个妮子长的都不像有福气的样子,随她们娘。”

  春花听了默不作声,心里想着:虽是看上去没有福气相,可那夏家的大妮长的就是好看,这才十二岁,那小脸蛋谁见了谁爱看,可惜就是和咱家强子没缘份。

  想得一时,春花又对着自己的娘说:“娘,强子心里不会怨恨我吧?”

  “他敢!谁家的亲事不得听自己娘的,咱家你爹去得早,他要是不听我的,还待听谁的?”说罢,看着春花又安慰女儿道:“春花,你放心,娘不会看错,娘定要你过的好好的!”

  宋强在堂屋外站得片刻,听得她娘和她姐这一番话,低着头走开了。还能有啥法子呢,他娘都这么说了,唉!他和大妮终是无缘的吧?

  不出几日,村里就嚷嚷开了,宋家的强子和他姐春花和王家庄的吴家换亲了!又引得一众山村里的议论,都觉得这宋强娘实在是没有谱了,家里大宅子住着,几十亩地往外租着,这么好的日子,作啥法要和那穷骨头似得去换亲呀?

  过得几日,村里又有传言说是那王家庄的吴家老大莫不是有啥残疾吧?要不咋会换春花个跛脚的去来?宋强娘听了,直骂到村头大槐树下,说这村子一众人都嫉妒她家呢。

  村子里有那好打听的,就和王大娘闲话:“大娘,你娘家不就是王家庄的吗?那吴家咋样呀?”王大娘就含糊着:“我都嫁出来二十多年了,那吴家是这几年才到王家庄置了地搬过去的,我咋能清楚呀?”

  大家议论几日也就都消停了,这些风言风语传到夏家的时候,大妮虽说还不到情窦初开的年纪,但心里也有些难受,毕竟和强子也算是青梅竹马了,这一下子闪得,有点接受不了,但想得一夜,也就想开了,没有缘份就罢了吧,家里也的确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呢。

  二妮为她姐心里鸣不平,但第二日看着姐姐眼睛虽有些肿,但精神却还好,打理起家事来也不错神,这心也就放下了,快到出花生的时侯了,家里好多事做呢。

  三妮却还是懵懂着,偶尔听得一两句,也不愿意再跟着强子和宋宝后面玩了,有了空就跟在二妮的身后,或是拾拾柴火,或是跟她爹下地拨拨草,再也不是那个只知道调皮傻玩的三妮了。

  转眼到了中秋,父女四人忙活了两天才把地里的花生出完,一亩地出了不到两石的花生,出完了花生,就有油坊来收,湿的一个价,晒干了的又是一个价,夏老二想着家里也没有积蓄了,再来又要买种子,又要过节的,就赶忙着把花生卖给了赵家油坊,得了一吊钱。

  得了钱,二妮和三妮都很高兴,夏老二也觉得高兴,这种花生是比种麦子要得钱多,一吊钱可以买近两石的粮食呢。

  村里大多数人家有收花生的,有收豆子的,总之这个秋天过的倒是有丰收的景象。就在这忙碌的秋收里,宋强定亲了。

  村里的风俗,定亲的家里也要请近邻们吃顿酒的,宋强定亲的这天倒也热闹,毛婆子做了大媒,吴家的父母加上兄弟三人都来了夏家庄,好好看了看宋强家的“大宅子”,又去他家的地头上看了看,吴家老小对宋家还是挺满意的。

  宋强娘对吴家老大也挺满意的,就是看这孩子笑的合不拢嘴,觉得也是个憨实的,吴家老二看起来也是个维护兄长的,一步不离的跟在哥哥身后。春花也从窗户后面偷偷看了看,觉得也没啥不好的。

  热热闹闹了一天,第二天,宋强娘又领着宋强和宋宝去了王家庄,天不亮就走的,直到天黑才回家来,回到家,宋强就回了自己屋。

  春花倒了热水给娘洗漱,就悄悄地问自己的娘:“强子咋了?相不中吴家闺女吗?”

  宋强娘一撇嘴:“他相不中管啥?他以为他是谁呀?你叫宋宝说说,人家有啥不好,那吴家虽说场面小了点,但也是照着规矩来的。吴家闺女单名一个兰字,身体也壮,干活也利索……”

  “就是,她一个就装我大妮姐两个还晃荡呢!”正在喝水的宋宝一伸头笑嘻嘻的说到,让他娘一巴掌拍到头上,缩了回去。

  “那身板才叫好生养,干活也累不着不是,那风吹一跑的纸美人除了能供着,还能干啥?”宋强娘不以为然地说道。

  再说了,过了今天,这亲就是定下了,就等着再算个好日子成亲了。宋强娘躺下的时候还在嘀咕着,给春花备下的嫁妆还得再好好合计合计呢,等到来年秋上成亲,也就准备得差不多了。

  到了九月底,夏家的秋苞米收了,忙活了小半月,脱了粒,晒出来,交了税粮后,家家推了新苞米面,摊了煎饼,到了吃饭的时候,喝一碗新苞米粥,拿煎饼卷了自家地里种的大葱,那叫一个香呀!村民都转着里正议论,今年这年景好,也没加税,到过年可要过个好年了!

  翻了地,种下冬麦,天气也一天比一天冷起来了,连续着干着庄稼活的村民们,也都准备着歇一口气了。
123456789101112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薄衣和风所写的《杏花村里杏花鲜》为转载作品,杏花村里杏花鲜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杏花村里杏花鲜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杏花村里杏花鲜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杏花村里杏花鲜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杏花村里杏花鲜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杏花村里杏花鲜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