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玄幻奇幻小说 > 剑暴苍穹最新章节 > 剑暴苍穹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剑暴苍穹 连载中
分享剑暴苍穹

剑暴苍穹全文阅读

剑暴苍穹作者:高山上的竹子

剑暴苍穹简介:  远古时期,苍天被设封印,隔绝了通往苍穹天的道路。众多强者受此封印限制,迟迟无法突破,最终只能寿终归天。
  到了当下,据卷宗记载,相传在上古时期,南域大地被古人称之为圣地,蕴含破天机密!因此引发诸强争夺,一时间群雄纷争,百家争鸣!
  东陵刀皇,西岭剑圣,北荒妖帝,西北道宗,海外魔神,诸强博弈,大乱将起!
  此书讲述的是一个少年,在诸强之争中,一路崛起,最终冲破封印,打破命运的故事! https://www.uukanshu.com
-------------------------------------

剑暴苍穹最新章节暂时停更!
第2章 外门弟子
剑暴苍穹全文阅读作者:高山上的竹子加入书架
  直到天亮,奚晨才从山洞返回自己居住的小木屋。

  雨后,山中的气息更加清凉,山道上虽然有些泥泞,地上一片坑坑洼洼,像一面面凝结的水镜,折射着明亮的光芒。水滴不时从大树上落下,滴落在地面的落叶上,发出滴滴答答的声响,连山里的鸟儿,也为这乌云过后的蓝天白云,开起了欢唱!

  一路直走,奚晨很快就来到之前居住的小木屋。这小木屋,十分简陋,大约就十几平方,顶上也只是一些稻草盖住屋顶,四周没有窗户,只有一扇简单的门。紫澜宗虽然地大物广,但其宗内弟子数万,而作为宗门的重点培养,也仅仅是那些核心弟子和内门弟子,就连外门弟子,在宗门内的地位也不高,无法拥有自己的院子。那起码是要内门弟子才能拥有的条件。

  简单的收拾一下东西,奚晨正打算今天就向宗门申请,成为外门弟子,从此摆脱记名弟子的身份,结束那整天需要做杂役的日子。

  也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收拾,仅仅只是几件衣服而已,随后奚晨就背着一个小包袱从木屋中走出,没有丝毫的留念,迈着坚定的脚步离开了这间陪伴他五年的小木屋。

  仅仅过去一会,奚晨就来到自己平时做杂役的厨房,他准备向自己好友王浩说一声,毕竟在紫澜宗,就对方和自己关系最好,也帮过自己很多。今日即将离开记名弟子的区域,自然要来和好友道个别。

  刚刚到达厨房,就听到里面传来的呵斥声。

  这声音奚晨并不陌生,正是之前打伤自己的那个马脸少年。此时自己刚刚突破到内气境六重,还没有彻底稳定下来,而且对方进入外门多年,想来也不会仅仅是内气境六重这么简单,所以奚晨暂时还不想和对方有过多的碰面。

  但有时候生活就是如此,你越是想要躲避,他往往就越不让你如愿。下一刻,那马脸少年,从厨房的院子中出来,却是直接碰到了正在院子门口的奚晨。

  这马脸少年也认出了奚晨,不说别的,任何曾经让他不爽的人,他都会将对方深深的记住,若是对方修为比他高,或者背后有人撑腰的,他还会将这份不爽深深隐藏起来,甚至一脸赔笑的讨好对方。但若是让他不爽的人,既没有实力,又没有背景的,那么,他见一次,都会羞辱对方一次。以发泄心中的怒气,从而彰显其高人一等的骄傲。

  马脸少年此时一脸冷笑,看着奚晨阴沉说道“原来是你。怎么?知道是我,还不乖乖过来拜见,居然又想躲避,看来上一次给你的教训,还不够深刻啊。”

  知道已经躲不过去,但一想到自己已经有所突破,奚晨一时间心中也是安定下来。没有露出任何畏惧,坦然的对着马脸少年一个抱拳说道“见过师兄!”

  这马脸少年却是摇摇头,一副略显遗憾的表情,对着奚晨兹兹说道“看来,对师兄该有的尊重,你还是一点都没有学好啊。也罢,今天我心情好,就再给你好好上一堂课,让你以后能够更好的长点记性。”

  说罢,马脸少年直接抬起右手,对着奚晨一掌拍下,掌劲响起,一层淡淡的气劲从其手上传散开来,形成一道淡青色的掌印。马脸少年这一次下手,比起上一次打伤奚晨那一脚,还要重。奚晨若是被打中,可就不是躺在床上三天这么简单了。

  但奚晨早已今非昔比,又怎会被动挨打,虽然对于这一掌,奚晨无法躲避过去,但奚晨瞬间拔出腰间长剑,眼中闪着厉色,紫霞剑法瞬间施展开来,对着掌印一剑刺去。

  铿锵一声

  奚晨虽然被掌印震开,但本身却是没有受到任何伤害,同时也大概知晓,这马脸少年修为,应该是到了内气境七重的地步。

  “咦。”此时马脸少年也是惊疑一声,随后才看清奚晨的修为,有些惊讶说道“原来你已经突破到内气境六重,难怪在我面前也变得硬气起来了。但是,就算是内气境六重,在我面前,你还得乖乖给我继续装孙子!”

  随后,马脸少年同时伸出左手,双掌合十,随后向外推去,两道淡青色的掌印同时从其掌心推出,对着奚晨直轰而来。

  奚晨能够清晰的看到,这掌印所过之处,青光环绕,其上散发出远超内气境六重的气劲,气势惊人。

  也许此刻奚晨还无法抵挡对方这一掌,但他依然不会选择逃避。既然已经战起,那就算是输,他也不会允许自己产生胆怯的心理,若武道之心因此蒙尘,他今后将再难寸进。因此,奚晨也是狠下心来,挥舞着手中的长剑,对着掌印一剑削去。

  但在长剑碰到掌印之时,一股巨力瞬间从中传来,奚晨不禁往后退去,脚步踉跄,退到十步开外,才停下来,缓缓压下体内沸腾的气血,嘴角溢出一丝鲜血,但眼神依然冷冷的看着对面的马脸少年。

  那马脸少年却是冷笑一下,一副高傲的眼神望着奚晨,仿佛将奚晨当作蝼蚁一般,丝毫没有将其放在眼里。

  “就算是突破到内气境六重,可你还没有成为外门弟子,没有习得宗门更为高深的武技,你连我六成的实力都打不过,还敢在我面前扮高傲,你有这个资格吗?”

  此时奚晨体内已经受到轻微的伤势,而马脸少年也没有任何罢手的意思,反而一脸阴笑的对着奚晨走来,其手上还闪着淡淡的青色光芒,仿佛不把奚晨打成重伤绝不罢休。

  然而此时,一声钟响蓦然从远方传来,钟声古老而悠扬,迅速响遍整个紫澜宗。随后,一声未熄,又传来第二道钟声。

  马脸少年听到钟声也是突然一愣,最后望着钟声传来的方向,一脸凝重。

  “紫云钟声响,但凡还在宗门的弟子,自外门弟子以上需在半个时辰之内全部集合。这紫云钟已经有很久没有响起了,难道出了什么事情?”

  马脸少年微微沉思之后,没有再继续往奚晨的方向走去,其手上淡淡的青光也完全隐没。轻蔑的瞥了奚晨一眼,冷哼说道“今天算你命大,宗门召集,慢一刻都会被处罚,下一次别再让我遇到,否则就没今日那么好运了。”

  随后一个拂袖,直接往钟声传来的方向飞奔而去。

  看到马脸少年一走,奚晨也是暗自松了一口气。对方的六成实力,自己就已经招架不住了。这其中,大部分的原因,乃是因为对方的武技,要比自己修炼的要高得多。若单单只是修为,奚晨还不至于连对方的六成实力都拼不过。

  虽然不知道宗门为何响起召集令,但此刻奚晨还不是外门弟子,这件事情自然就与他无关,当下也没多想,擦了擦嘴角的血迹,将地面上的包袱捡起来,往厨房里面走去。

  刚刚进门,就看到王浩在院子里面劈柴。

  走到王浩身旁,奚晨一脸微笑的对其说道“王浩。”

  那拿着斧头的麻衣少年顿时停下手来,转过头,看着来人,顿时一脸惊喜,对着身旁的奚晨说道“奚晨,你没事就好。从昨天开始你就没有来厨房,还以为你出了什么事。出去找也找不到你,还以为你砍柴时不小心掉山底下了呢。”

  看着一脸关心的好友,奚晨此刻也是一阵心暖。

  然而,王浩看到奚晨背负在身后的包袱,却是突然一愣,随后急忙站起身来问道“奚晨,你这是怎么回事?难道你要离开宗门吗?”

  成为外门弟子,就要离开这片区域,之后可能就无法天天见到这位好兄弟,奚晨虽然心中有些不舍,但还是对着王浩微笑说道“没有的事,我昨天刚好突破到内气境六重,正准备今天向宗门申请,成为外门弟子。所以才收拾包袱。但走之前,我来和你说一声,道个别。毕竟以后我们可能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见面了。”

  听到奚晨已经突破到内气境六重,王浩却是突然一怔,随后低下头变得沉默起来,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但很快又重新抬起头看着奚晨,一脸微笑的说道“恭喜你啊,奚晨。从今天开始,你就可以不用再做杂役了。成为外门弟子,今后就有更多的修炼资源,踏入凝气境,恐怕也是早晚的事。”

  听出王浩话语中那低落的语气,奚晨也知道,王浩因为迟迟无法突破而感到沮丧。有心想要安慰一下自己最好的朋友,但话到嘴边,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一时间,两人都变得沉默起来。

  这时,王浩仿佛重新振作起来一般,用手拍了拍奚晨的肩膀,一脸笑道“突破了,就应该开心点。以后有空就常来看看我。反正我会一直在这的。”

  听到王浩语中的心酸,奚晨抬起头,一脸认真的看着对方,道“王浩,你是我奚晨最好的朋友,也是我在紫澜宗唯一的朋友。我奚晨向你保证,若有朝一日我有那个能力,一定会想办法让你突破到内气境六重,甚至是凝气境。”

  看着一脸认真的奚晨,王浩也是微微一愣,随后眼神微闪,仿佛泛着泪花,用手紧紧的握住奚晨的肩膀,一脸感动的说道“好兄弟,我等你成为强者的那一天。到时候,有你罩着我,我看还有谁敢欺负我。哼!”

  虽然是冷哼一声,但其中搞怪的语气,却是将那伤感的气氛冲淡了一些。就连奚晨也是不禁泛起一抹微笑。

  最后,王浩将奚晨送出了记名弟子的区域。

  望着眼前的好友,奚晨也是洒脱一笑,随后对着对方抱拳说道“保重!”

  王浩也是抱拳说道“保重!”

  随后奚晨没有回头,直接走出记名弟子的区域,往外门弟子的方向走去。

  看着渐渐远去的背影,王浩眼中也是微微一闪,随后却只能化作一声哀叹,转过身,往厨房的方向走去。

  不多久,奚晨就来到一处宽阔的庭院。这里是一个外门长老的院子,所有想要晋升为外门弟子的,都要到这位外门长老这里做登记,并领取外门弟子的身份令牌和武士袍。

  看着这院子,奚晨此时站在门外,对着院子躬身一拜,并开口说道“弟子奚晨,前来申请成为外门弟子,还望长老成全!”

  不一会,只听院子里面传来一道声音,这声音虽然有些苍老,但却是铿锵有力。“把东西拿走就行了。里面有一个小册子,外门弟子的所有事项,里面全都有。你可以走了。”

  随后,一个包裹从院子里面飞了出来,落在奚晨的脚跟前。

  虽然连长老的面都没有见到,但奚晨却是知道,已经从对方那里得到的确认。从这一刻开始,他就是紫澜宗的外门弟子。

  捡起地上的包裹,奚晨再次对着院子躬身一拜,随后离开这里。

  此时院子中,一个枯瘦老人,正坐在一张太师椅上,微微眯着眼睛,手中拿着一把羽扇,一脸享受的表情。这老人面容消瘦,满脸皱纹,一身青色的长袍显得有些宽大,但老者却是毫不在意,一脸宁静。

  “奚晨,十岁来到紫澜宗,五年过去,从一个根基全无的记名弟子,突破到内气境六重,倒也算是难得。不错,这小子礼数还算足。从情况来看,说不定以后有机会突破到凝气境,成为内门弟子。”

  老者虽然没有出门,却是将奚晨的资料全部了然于心。而且,也直接窥探出,奚晨的确是突破到内气境六重,因此才直接将包裹仍给对方。

  此时奚晨一边走,一边翻看着手中的小册子,这是从包裹中取出来,里面记录了外门弟子的福利,义务以及该注意的事项。

  而奚晨的身上,也早就将那一身麻衣,换成外门弟子特有的紫色武士袍,看起来比起以前,要帅气了许多。

  缓缓的合上手中的册子,奚晨也是一阵感慨。在紫澜宗,记名弟子和外门弟子的差距,居然是这般巨大!
第3章 武技阁
剑暴苍穹全文阅读作者:高山上的竹子加入书架
  此时,奚晨手上拿着一块令牌。令牌通体青色,乃是金属所造,其正面刻着紫澜宗的标志,乃是一朵紫色的云,云朵上一把长剑斜穿而过。令牌背面,刻的是正是奚晨的名字。

  这块令牌,乃是紫澜宗外门弟子的身份令牌。代表的,正是紫澜宗外门弟子的身份。若是在宗门之外,基本上其身份是只认令牌不认人。当然,也正是因为奚晨也仅仅是外门弟子而已。若是成为内门弟子,那么其身份令牌乃是通体黑色,其上面还有自身的一缕气息封印在内,成为分辨其身份的唯一标准。

  但白色令牌的炼制材料自然比起此刻奚晨手中的青色令牌要珍贵许多,因此也仅仅只有内门弟子以上才能拥有。

  奚晨看着这块令牌,内心还是有些激动。因为,根据册子上面所说,凡是新晋的外门弟子,都可以持着青色令牌,去到宗门的武技阁挑选一本功法和一门武技,另外还可领取一品灵石五块,当作修炼之用。

  但以后若是还想领取功法武技,或者灵石丹药,就需要积累足够的绩点。绩点的积累,可以通过完成宗门发布的任务。当绩点足够之后,只要宗门有的,都可以换取。

  奚晨拿着青色令牌,根据册子上面所说,来到宗门的武技阁。

  这武技阁,乃是一座两层的阁楼。阁楼并非有多金碧辉煌,相反其底下一层呈古铜色,上面一层却是淡绿色,透露着古朴的气息,墙上还有些青色的苔藓,显示其存在的岁月之长。

  武技阁前面,有一颗擎天大树。大树枝叶茂盛,撑起一片阴凉。其庞大的树干上,纹路错综复杂,仿佛一张苍老的脸庞,微笑着守护在武技阁旁边。树底下,有一位老者正坐在石台之前,石台之上摆着一副围棋,这老者正在独自下棋。看着棋盘上的棋子,时而陷入沉思,时而面露惊喜。每走一步棋,都要苦思冥想多久。

  奚晨来到这里的时候,武技阁却是一片安静。想来是跟之前的钟声有关。所有的外门弟子,全都去到广场集合了。因此奚晨一路走来,却是一个人都没有看到。

  看着眼前的阁楼,奚晨心中却是一阵激动。因为这里就是宗门的武技阁,其内包含着诸多功法武技,只要能够取得更为高级的功法和武技,那么下一次遇到那个马脸少年,也不至于像今天那般狼狈。

  此时,一道苍老的声音却是打断了奚晨的思绪。

  “紫云钟声响,但凡外门弟子以上,全部都需半个时辰以内到达云岚广场。你这个外门弟子不怕受到宗门惩罚吗?”

  此时奚晨立即转身,才注意到大树底下的老者,此刻正一脸严肃的紧盯着棋盘。那声音,正是这老者所发。

  奚晨立即来到大树底下。对着老者抱拳躬身。“弟子奚晨,乃是刚刚才成为外门弟子。在紫云钟声响起之时,弟子还仅仅只是一名记名弟子。所以并不知晓宗门规矩,望长老赎罪!”

  那老者也不抬头,依然盯着棋盘,淡淡说道“令牌。”

  奚晨立刻将系在腰上的令牌拿到手上,还没递过去,那老者一记挥手,仿佛一道微风吹过一般,令牌随风而起,直接飞入老者手中。那老者眼神也不看着令牌,只是用手一摸,随后屈指一弹,令牌又重新回到奚晨手中。

  “既然如此,你来这里,可是要进入武技阁?新晋外门弟子,武技阁只能进入第一层。记住,每次进入,只能有一个时辰。时间一到必须立即出来。去吧,别打扰老夫下棋。”

  老者至始至终,都没有抬头看向奚晨一眼,只是摆摆手,示意奚晨离去。

  奚晨只能收起令牌,对着老者躬身一拜之后,往武技阁里面走去。

  来到武技阁第一层,一排排书架林立,其上面功法武技众多。当然,每一种都有严格的区分。比如功法与武技处于不同的区域,而武技中也有众多区分。比如剑法区域,拳法区域,刀法区域等等。

  奚晨首先来到的,自然是功法的区域。只有获得更为高级的功法,才有机会达到凝气境。至于武技,基本上只要是剑技就成了。

  “波纹功,中级气境低阶功法,修炼此套功法,经脉内气犹如水纹……”

  “星云功,中级气境低阶功法,修炼之后,散发的内气犹如星光一般……”

  “枯木功,中级气境低阶功法,修炼此套功法,犹如枯木一般,气息内敛,枯寂无声……”

  一本本看过去,功法区域,大都是中级气境低阶功法,毕竟这是向外门弟子开放,功法武技一般都是普通货,真正的高级功法,乃是在第二层。但那需要获得大量的绩点,才能够兑现。

  简单的看了一些功法,奚晨也没有过多的想法。反正只要能够修炼到凝气境就行了。因此简单的看了一下,就随手拿了一本星云功。尽管是随手拿的,但奚晨也有自己的想法。根据上面的介绍,星云功乃是比较适合剑修修炼的功法。而奚晨也已经给自己定下了武道之路,乃是成为一名强大的剑修!

  随后来到武技区域。各种拳法腿法,剑法刀法,数不胜数。但奚晨心中已经有了方向,因此只专注于剑法区域。尽管如此,这武技阁的第一层,剑法武技还是有十几种。

  经过再三的考虑,奚晨还是选择一本武技,名为“流云剑法”,此套剑法套路以飘逸灵敏为主,倒是与星云功能够形成对应。

  前后仅仅过去半个多时辰,奚晨就出了武技阁,来到大树底下的老者跟前,对其躬身一拜,随后将两本功法武技的书籍,交到老者跟前。

  “令牌!”

  老者依然没有看着奚晨,只是左手往石台边缘一按,随后一道淡黄色的光芒从石台上冒出,在虚空形成一页虚幻的纸张。老者右手一挥,将令牌的背面一按,顿时虚幻的纸张上面出现了奚晨的名字,其后是星云功和流云剑诀。

  下一刻,光芒消散,令牌又重新回到奚晨手上。

  “记住了,三个月之后,无论修炼成功与否,都要把功法武技交还到武技阁中。去吧,别打扰老夫下棋。”

  虽然有些惊讶刚刚那一幕,但听到老者的话,奚晨还是很快就恢复脸色,对着老者一记躬身之后,离开了武技阁。现在,他要去找安排住处的外门长老,安定下来之后,才能接着修炼。

  奚晨走后,那树荫底下的老者,手上拿着一枚白子,有些举棋不定。但其眼中却是冒着不可擦觉的光芒。

  “选择星云功和流云剑法,这小子倒是有趣。只是不知道,他能否将两者完美的结合起来。而且,定力倒是不错。”

  奚晨不知道,刚刚那一幕,凡是第一次看见的新晋弟子,都没有奚晨变现得那么淡定。这才是这老者对奚晨另眼相看的地方。当然,也和奚晨选择的功法武技有关。

  此时,奚晨已经来到另外一处庭院,按照册子上面所写的,此处院子,乃是一名张姓外门长老所住之处。张长老乃是负责安排新晋弟子的住处问题和物资发放。

  然而,听院子的童子所说,此时张长老却是暂时不在。想来是因为紫云钟声的缘故。

  既然不在,奚晨也只好离开,等到下午再来。而此时,奚晨却是选择来到一处悬崖边上,拿出长剑继续练习剑法。

  自从昨天进入那奇怪的空间之后,奚晨的紫霞剑法,就有了很大的进步。剑法已经趋向小成境界,每次挥剑,其上面隐隐有着一道紫色的光芒,犹如紫色的晚霞。

  远远看去,此时悬崖边上,紫色光芒偶然闪耀,不知不觉,紫色的剑光越来越多,犹如有人拿着一根紫色的荧光棒,在悬崖边上挥舞。虽然此刻是白天,但那内气所发的紫光,依然十分显眼。

  直到一个时辰之后,奚晨收剑伫立,眼中透露着兴奋的神色。这紫霞剑法,虽然只是初级气境低阶武技,但也少有人能够将他练到小成境界。这其中的原因,不是因为紫霞剑法难练,而是在紫澜宗内,根本就没有人看重此套剑法。一般来说,只要晋升到外门弟子,大都会全部放弃此套剑法,转而修炼更高层次的武技。

  但奚晨却是例外,因为他在成为外门弟子之前,紫霞剑法就已经达到小成境界的边缘,此时打发时间,却是无意中将紫霞剑法推到小成境界的地步,这也是奚晨始料未及的。

  当下打铁趁热,奚晨再一次练起紫霞剑法。随着不断重复的剑招,奚晨发现自己对于紫霞剑法的领悟越来越深刻,已经隐隐往达到大成境界的方向踏出了一大步。随后,奚晨更是回想起神秘空间之中,那道雾气人影所施展的紫霞剑法,渐渐的,奚晨开始闭起双眼,灵台变得一片空灵,只是身体随着感觉,不断的施展出紫霞剑法。

  奇怪的是,奚晨挥剑的速度却是越来越快,随后手中的长剑,不再只是发出剑光呈现紫色,就连长剑之上,也开始变成一片深紫色,每一剑挥出,犹如带起一片晚霞,往前方撒去。

  突然,奚晨双眼一睁,脑海中突然浮现一道人影,正是那施展出紫霞剑法的雾气人影。此时脑海中人影双手握剑高举,奚晨也跟着双手握剑高举,长剑之上泛着深紫色的光芒,随着人影的动作,一剑斩下。

  一道深紫色的剑光顿时对着远处一块大石头劈去,发出轰隆巨响,大石头立即被剑光直接斩成两半,切口光滑如镜,往两旁飞去。

  然而一剑之后,奚晨却感觉自己犹如虚脱一般,全身内气全无,接近干枯,连忙用长剑撑住地面,才勉强没有倒下。

  随后不顾其他,立即盘膝打坐,缓缓的恢复体内的内气。

  半个时辰之后,奚晨终于重新站起来,眼神发愣的看着那被自己切成两半的石头,又抬起手看了看手中的长剑,有些不敢相信,这真的是由自己造成的。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刚刚那一剑,应该是剑法大成,才有如此威力。连这块巨石,也犹如豆腐一般脆弱,被轻松切开。这紫霞剑法,虽然等级不高,但我未必就要将之放弃。可以等到我真正练到大成境界,甚至是圆满境界之后,再修炼流云剑法也不迟。可惜流云剑法秘籍只有三个月的时间可以观看。”

  思前想后,奚晨觉得,这三个月还是要先将流云剑法修炼了再说。反正紫霞剑法的剑招自己已经记住了,大不了之后两套剑法一块修炼得了。况且紫霞剑法他已经领悟到大成境界的边缘,再过不久就可以真正踏入大成境界。

  紫霞剑法趋向大成,大大的刺激了奚晨的修炼之心,接下来奚晨依然没有浪费时间,继续修炼紫霞剑法,争取早些踏入大成境界。时间缓缓流过,奚晨却是修炼如狂,忘记了自己还要去找张长老安排住处。直到天黑了才回想起来,顿时只能摇头苦笑。

  好在奚晨之前也有过修炼忘了时间,在山中过夜的经历。因此对于今晚没有地方睡觉倒也没有觉得什么,相反,经过简单的打坐休息之后,奚晨又开始练起剑法。
第4章 丁字18号
剑暴苍穹全文阅读作者:高山上的竹子加入书架
  隔天早晨,奚晨才重新来到张长老的院子外面,对着院子的童子道明来意,并将令牌交给对方之后,就在院子门外静心等待。

  不多时,那童子从院子里面出来,并将奚晨的外门令牌交还于他,并带来五块一品灵石和一块木牌。对着奚晨说道“长老说了,你住在丁字十八号北房,至于地点,册子上面也有说明,你自己去找就行了。还有,长老吩咐了,别忘了外门弟子每月必须完成一个任务,具体任务可到星辰大殿查看。若是一个月内没有完成任务,则无法领取宗门每月发放的灵石。”

  奚晨对着童子道谢之后,就离开了院子,去寻找丁字十八号院子。根据那小册子上面的指示,奚晨倒是很快就找到这出院子。

  这院子不大,但也有四个房间,分别坐落在东南西北四个方向,也就是说这院子里面是有四个人一块住的。但此时院子却是静悄悄的,就好像奚晨是这院子的第一个住客。但奚晨知道这应该不可能才是。

  奚晨直接来到北边的房间里,放下包袱,简单的收拾一下东西,随后正打算离开院子,前往星辰大殿的方向。但到了门口,却是刚好遇到三个人结伴而来,一路上似乎在相互交谈。

  这三人来到丁字十八号院子门口,刚好撞见正要出门的奚晨。当下三人也是微微一愣,其中一人更是转头看了看门牌,才确认自己没有走错地方。

  “你是何人?为何来我丁字十八号?”这时,三人中一个长得眉清目秀的少年,看着奚晨似乎想起什么,神色有些阴沉的对着奚晨问道。

  此时另外两个人也是看向奚晨,眼神中隐隐有着一丝怒意。从衣着上,他们可以看出眼前的奚晨也是外门弟子,但也正是因为奚晨是外门弟子,他们才会有这幅表情。

  奚晨自然能够看出眼前这三人对自己隐隐有些敌意,但却不知道自己到底哪里惹到对方。当下对着三人抱拳说道“见过三位师兄。在下是新晋的外门弟子,受张长老的安排,住在这丁字十八号北房。望三位师兄多多见谅。”

  “新来的?也住在丁字十八号?可有证据。”此时三人中另外一个少年惊疑一声之后,对着奚晨说道,但神色依然保留警惕。

  奚晨取出一块木牌,正是那童子给予奚晨的令牌。其正面刻着一个丁字,背面是十八。这三个少年看了之后,才确认奚晨确实是新来的,当下也是收起眼神中的不快,反而露出一丝微笑。

  刚开始出声的那个少年,此时更是哈哈一笑,主动走到奚晨身旁,搂着对方的肩膀,说道“终于又来了一个,我们丁字十八号也算是圆满住人了。走走走,我们进去好好谈谈。”

  随后,四个人一块来到大堂,分别坐下。奚晨能够感觉到,对方在听到自己是新来的之后,立刻收起了之前的敌意,变得反而热情了起来,一时间内心也不禁感到有些怪异。

  那刚刚搂着奚晨肩膀的少年,此时站起身,对着奚晨说道“新来的师弟,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方志师兄,乃是我们四人中算是辈分最高的,修为自然也是最高的,达到内气境八重。”

  奚晨看向那个方志师兄,这是一个长相俊朗,面色温和的少年。当下奚晨也是站起身来对着方志抱拳说道“奚晨见过方师兄。”

  那方志一脸微笑对着奚晨点点头,道“师弟既然来到我们丁字十八号,就是我们的好兄弟,今后我们相互之间也应该多多照应才是。”

  “这位是郭涛师兄,入门也是比我早一些,修为乃是内气境七重。”

  这郭涛,乃是一个神色淡然的冷峻少年,从刚刚开始这人就一言不发。但在看到奚晨之后,脸上虽然没有任何变化,但眼神也是有着一丝喜色。对着奚晨点点头,没有说话。

  “我叫吴崇明,修为也是内气境七重。”

  奚晨再次对着三人抱拳说道“见过三位师兄,师弟刚刚晋升,还望三位师兄以后能够多多关照。”

  那吴崇明却是哈哈一笑,对着奚晨拍拍肩膀说道“好说好说,师弟来到我们丁字十八号,自然就是我们的人。以后一块出去做任务,也方便一些。”

  然而,此时院子外面却是传来一声巨响,丁字十八号院子的大门,被人一脚踹开,随后陆陆续续进来四个人。这倒是让奚晨惊讶一番。

  而方志三人,脸色也是突然阴沉下来,连忙从大堂出来,来到这四人跟前,双方之间立刻隐隐有些剑拔弩张。

  此时方志对着来人大声喝道“赵青云,你们又来这里干什么?难道真以为我方志怕你不成。”

  对面那叫做赵青云的少年,却是冷笑一声,一脸傲然的对着方志三人说道“就凭你们三人,都不知道被我们碾压过多少次,你还有何资格在老子面前说话硬声硬气的。识相的,把这个月的灵石乖乖交出来,要不然的话,把你们痛打一顿,看你们还交不交。”

  听到对方又来这里抢灵石,方志当下也是怒不可遏,对着赵青云冷声说道“赵青云,你哪一次不是占着你们甲字八号有四个人,才胜过我们一筹。有本事出来单挑,看老子不把你打得满地找牙。”

  赵青云此时哈哈大笑,看着方志三人仿佛看一群小丑一样,道“老子就是占着人比你多,你又能如何?就是欺负你了,你又能如何?你又能拿老子怎么样?还不是每一次犹如丧家之犬一样,被我们打跑。今天,灵石你是交也得交,不交也得交。”

  看着赵青云四人,方志眼神透着愤怒。对方每次都是占着比他们多一个人,然后把他们打伤,甚至是抢了他们的灵石。这事在宗门虽说不多,但也是宗门默许的。你实力不够,保护不了自己的东西,这怪不得别人。但宗门却是有宗规,同门相斗,不可出现伤残,不可闹出人命,其余的,倒也是睁只眼闭只眼。

  突然,方志的眼神露出一丝微笑,对着一脸小人得志的赵青云说道“赵青云,从今天开始,你们甲字八号,再也没有任何优势可言。因为长老刚好给我们安排了一个新来的师弟,这回,我倒要看看你还怎么从我这抢走灵石。”

  那赵青云也是突然收起笑声,凝视着方志三人,随后冷哼一声“新来的师弟?在哪呢?我怎么没有看到。说谎也不打草稿的蠢货。”

  方志却是冷哼一声,转身对着大堂喊道“奚晨师弟,出来吧。让这群小人看看,我们完整的丁字十八号。我倒要看看,他们还有何优势可言。”

  这时,在大堂里面的奚晨,也是苦笑不已。从刚刚双方的对话可以听出,这两派人之间应该有过争斗,而且每次对方都是占着多出一个人欺负方志三人。而自己又刚好来到丁字十八号,这回两方倒是在人数上持平了。难怪自己来到这丁字十八号之后,方志三人表露出的神色是那么热情。

  但奚晨也不是怕事之人。既然来了这丁字十八号,那么方志等人的麻烦,自己也是躲不过的。既然躲不过,那就干脆站出来,和方志三人站在同一战线,这样还能取得他们三人的好感。

  下一刻,奚晨从大堂里面走出来,从方志三人的背后走来,来到赵青云四人跟前。

  “居然是你!”

  这时,赵青云四人当中,一个马脸少年看到奚晨之后,立刻惊讶出声。

  而奚晨也看到对方,顿时一股怒火也是从心中燃起。这马脸少年,正是之前打伤过自己的那个少年。没想到,这马脸少年居然和赵青云是一伙的,也就是说,奚晨和方志三人本就有共同的对头。

  “李飞,这小子你认识?”赵青云此时也是打量着奚晨,以他的修为来说,自然能够看出奚晨目前的实力如何。听到马脸少年的声音,顿时也是寻声问去。

  马脸少年李飞看到奚晨之后,立刻表现出一脸不屑,冷笑的对着赵青云说道“认识,认识,还不止见过一次面呢。这小子昨天还只是一个记名弟子,被我打伤,没想到今天就成为外门弟子,还来到这丁字十八号,看来这也是天意。”

  听到李飞的话,赵青云也是有些惊讶,随后更是哈哈大笑,道“哦?被你收拾过。那只能说这小子还真是不好彩。偏偏被分配到这丁字十八号,注定要被我们踩在脚下。李飞,这小子交给你了,把他们都给打趴下,抢了灵石再说。”

  赵青云知道,能被李飞收拾的人,一般都是既没实力又没背景的普通人。既然知道对方的底细,那当下也就没有任何担忧,下一刻就要动起手来。

  听到赵青云的话,方志三人也是立刻摆好架势,准备和对方拼了。

  然而,这时一声悠扬的钟声从远方迅速传来。钟声沉着有力,古朴悠扬,顿时传遍整个紫澜宗。

  而此时奚晨四人和赵青云四人也都听到这声钟声。这钟声他们都不陌生,因为昨天刚刚响过一次,正是紫澜宗的紫云钟声。这是宗门的最高召集令,但凡还在宗门的弟子,自外门弟子以上,需在半个时辰之内,赶往云岚广场集合,稍慢一刻都会受到宗门的惩罚。

  赵青云等人此时也是一脸凝重,看着奚晨四人,随后冷哼一声,说道“算你们今天好运。紫云钟声响,任何人都不能违背宗门号令。下次别让我遇到,否则一定把你们的狠狠的揍一顿。我们走!”

  李飞在走之前,轻蔑的看了奚晨一眼,冷笑说道“紫云钟声又救了你一次,我倒要看看下一次,还有谁能够让你逃过一劫!”

  随后,赵青云四人立刻匆匆离开丁字十八号院子,往云岚广场赶去。

  而方志三人看到赵青云四人离开,刚松下一口气之后,方志突然喊道“不好,紫云钟声响,半个时辰之内必须到场,否则按宗规处置。我们也赶紧走。”

  奚晨没有去过云岚广场,但这一刻,他和昨天的身份已经有了不同。因此,这一次的紫云钟声,他也必须赶过去,否则就真的要被宗规处置了。
第5章 妖灵山乱
剑暴苍穹全文阅读作者:高山上的竹子加入书架
  方志三人带着奚晨匆匆忙忙来到云岚广场。

  刚刚到达云岚广场,奚晨发现,此时广场之上,至少有数万人。其中穿着紫色武袍的外门弟子占大多数,但也有一些身穿白衣武袍和黑衣武袍之人,这些人全都站在广场最前端,临近广场高台。

  看着这广阔的云岚广场,奚晨也一时间有些发愣。这还是自己第一次看到如此壮阔的场面,而云岚广场高台上,竖立着一柄擎天石剑,剑柄朝下,剑尖朝上,剑柄之上由于奚晨离得较远,但还是隐隐看到刻着紫澜宗的标志。而此时高台之上,也站立着不少人。奚晨数了一下,有十二个人。

  但奚晨的眼光,却是停顿在此刻站在中间的那个中年。奚晨看到此人的时候,一时间神智恍若有些模糊,觉得那个人的身影,竟然在此时无限拔高,丝毫不在那石剑之下。但晃晃头之后,又觉得那中年与其他人没什么不同。只是一样的挺拔,一样的伟岸。

  方志三人此时站在奚晨身旁,眼神尊敬的看着高台上那十二个人,那种敬仰,是任何人都看得出来的。

  奚晨问道“方师兄,那高台上之人,难道就是我们紫澜宗的宗主吗?”

  方志点点头,看着高台,眼神闪着尊敬的光芒,对着奚晨小声说道“不错,站在中间那个紫衣中年,就是我们紫澜宗的宗主。宗主的名讳,名为紫东来,听说乃是紫澜宗第一任老祖的后代。也是我们紫澜宗当代第一高手。宗主的修为,具体到了哪一步,众弟子们无人知晓。”

  奚晨看着站在十二人中间那个中年,一时间也是愣愣出声“宗主……”

  说实话,这还是奚晨自入宗以来,第一次看到紫澜宗的宗主。以往他仅仅只是一个记名弟子,身份地位处于紫澜宗的最底层。在紫澜宗的记名弟子,说句实话其实就是一群打杂的。除了下山采购物资,基本上是不会离开记名弟子的区域。所以说,这是奚晨第一次来到云岚广场,第一次看到自己宗门的宗主,第一次看到数万人聚在一起的场面,内心深处还是有很大的触动。

  此时方志继续小声说道“站在宗主左侧那个老者,是我们紫澜宗的大长老,其地位只在宗主之下。除了一些重大事情之外,一般宗门大小事物都是大长老在处理的。在宗主右侧那个老者,乃是我们紫澜宗的执剑长老。执剑长老一脉在我们紫澜宗的地位是比较特殊的存在,而执剑长老的地位更是与大长老基本不相上下。至于其他九个人,也是宗门的各大长老。但并非是所有的长老,而是在宗门身份地位较高的内门长老。外门长老,一般在这种场合,是不可能站在高台之上。”

  奚晨此时将注意力转到那个执剑长老老者,对着方志小声问道“为什么说执剑长老一脉,在我们紫澜宗的地位是比较特殊的存在呢?”

  似乎生怕被人听到一样,方志小心的靠近奚晨的耳朵,轻声说道“因为,成为执剑长老的,一般都是当初争夺宗主之位失败的那一方,才会转而成为执剑长老。而且在这一脉中,除了执剑长老之外,其门下所属弟子,都有权与宗主一脉的弟子争夺下一任的宗主之位。而且,执剑长老对其门下弟子,更是照顾有加。具体是怎样我一个外门弟子也无法知晓,只知道整个紫澜宗的所有弟子,没有哪一个是不想拜入到执剑长老门下的。”

  奚晨听到方志这么说,也顿时来了兴趣,接着问道“那么执剑长老门下,此时有多少个弟子?”

  似乎提到执剑长老,方志眼神也是充满兴致与希冀,对着奚晨说道“听说,这一代的执剑长老门下,仅仅只有一个弟子。而历代执剑长老一脉,其门下弟子至少也是五个。也就是说,其他人还有机会。但能够成为执剑长老门下弟子的,无一不是天赋惊人之辈。而目前也仅仅只有一个人符合,可见其中难度之大。”

  奚晨看着那执剑长老老者,心中暗道:不知道靠着那神秘的空间,我能不能有机会拜入执剑长老门下。

  时间缓缓流过,不一会半个时辰很快就过去。而此时紫澜宗所有外门弟子以上,也都全都聚集在云岚广场之上。

  这时候,紫澜宗宗主,紫东来,对着台下数万弟子,缓缓开口。其声悠扬,透露着一股上位者的气势,传达到每一个弟子耳中。

  “今日召集众位弟子,乃已经证实昨日之事。妖灵山乱,如今更是已经群妖齐出,霍乱一方。我紫澜宗身为方圆千里第一大宗,此等斩妖除魔之事,自当仁不让。因此,今日本宗下令,所有外门弟子以上,无论地位,无论身份,需分批前往妖灵山进行斩妖行动,且每次由各内门长老带队。此事定为本宗未来几个月的宗门任务,直到妖灵山平乱。但凡门下弟子所斩之妖,皆为你们自身之物,宗门不取分毫。另外此次宗门任务的奖励,给予翻倍。”

  听到这里,台下弟子个个内心激动不已,更好好战者,更是眼神透着冷光,冒着嗜血,心中战意凛然,恨不得立刻前往妖灵山斩妖。

  此时,紫东来的声音停顿一息之后,再次传来“另外,此次表现突出者,宗门也给予一定的奖励。功法武技,灵石丹药,只要你绩点突出,可任你挑选。”

  这一次,就连前方身穿黑白两衣数千弟子,其眼神也透露出激动的神色。

  紫东来再次说道“若是想要在第一批就出发的,可今日到星辰大殿报名,明天立即出发。每次队伍核心弟子十位,内门弟子数百,外门弟子上千,由一位内门长老,三位外门长老带队。好了,大家可以散了。”

  说完,台上十二个人,纷纷转身,由紫东来带头离开高台。

  此时云岚广场之上,大多数人都是往星辰大殿的方向赶去,也有少部分人回到自己的住处,打算再过一些时日再去报名。

  而方志三人和奚晨没有立刻去星辰大殿,而是往丁字十八号院子方向走去。

  路上,吴崇明按捺不住,对着方志说道“方师兄,我们现在去报名吧。早点过去,也能早点斩妖,获得更多的绩点和奖励。”

  而郭涛虽然没有说话,但眼神中散发的精芒却是不言而喻。

  方志将眼神转到奚晨身上,问道“奚晨,你和我们一块去吗?”

  奚晨早有自己的打算,此次乃是宗主的命令,每个外门弟子也都要去,所以不管如何,他都要去一趟妖灵山。但,绝不是现在。星云功和流云剑法,他昨天才刚刚从武技阁拿到,还没修炼,自然不会选择现在就去妖灵山。因此抱拳对着方志三人说道“三位师兄,我昨天才刚刚成为外门弟子,从武技阁所领取的功法武技还没有开始修炼,因此,我想等两个月后,再报名前往妖灵山。”

  方志点头说道“你的想法是对的。你还没有换修功法,此时不宜去那妖灵山。既然如此,我们三个这次就先行一步,两个月之后再与你同去一次,这次就当做先探探情况。”

  “对,奚晨你就先在宗内好好修炼吧。我们三个,先去斩几只妖试试,顺便探探路。”听到方志同意之后,吴崇明顿时神色激动,还用手在虚空横斩几下,可见其对此次妖灵山斩妖行动有多热切。

  于是方志三人中途与奚晨分开,前往星辰大殿报名参加。而奚晨也没有回到丁字十八号院子,而是在山中选择一处静地,准备换修功法,和修炼流云剑法。这对于奚晨目前来说,才是头等大事。功法等级低,修炼就会跟不上,武技等级低,实力就会落后一大截。至于斩妖,那是对武技的磨练,对战斗意识的培养,对生存能力的考验。但这一切,都要实力到了一点的地步,才能算是磨练,否则就是去送死了。

  紫澜宗方圆十几座山峰,想要找一处静地倒也不难。只是要离住区远一些。近一点的山峰,一般都有其他人在修炼。奚晨才只是一个刚刚成为外门弟子的新人,自然无法跟那些早已在外门呆了五六年的师兄相比。

  因此,花费了两个时辰的时间,奚晨才找到一处山洞,附近还有一个水潭,水里有鱼,倒是不用担心水源和食物的问题,可以在此处修炼一段时间。

  转眼一个月过去。

  此时奚晨依然还在山洞中修炼。中途也仅仅只是回过几次丁字十八号院子,但都没有遇到过方志等人,只是看到方志留下的字条,知道他们三个回来过一次之后,又去了妖灵山。

  此时正值深夜,山中万籁寂静,月光银银,星辰点点。山洞中的奚晨,此时正在盘膝运功,其体表不时有星光流动,显得深邃而又明亮。奚晨的星云功,已经练到了第四重,运动之时,体表会有星光闪动,体内的内气运行速度比起一个月前,要快上一倍。丹田中的气种,也比以前还要硕大饱满,虽然修为还在内气境六重,但比起以前已经有了很大的进步。

  至于流云剑法,奚晨已经将八式剑招全部记熟,一个月的时间,也将流云剑法练到入门的境界。招式虽然还未娴熟,但实力却是比之前要高上一筹,这就是等级高的武技所带来的好处。而流云剑法,却还仅仅只是中级气境低阶武技而已。

  紫澜宗不是没有高级武技,只是需要绩点。这一点奚晨也知晓,因此对于一个月之后的斩妖行动,奚晨也很期待。只要斩妖,就有绩点,积累足够,就能换取高级武技,这是一个机会。而且,此次行动,宗主也说过,所有奖励都将翻倍。

  也是奚晨好运,刚刚晋升为外门弟子,就遇到这等好事。这可是几十年来都难以遇到的。

  至于紫霞剑法,奚晨也没有完全放弃。重要的是,在三天之前,奚晨已经将紫霞剑法彻底练到了大成境界。奚晨有感觉,大成境界的紫霞剑法,绝对不会比小成境界的流云剑法威力要差。只是那流云剑法等级较高,才拉开这段距离。

  让奚晨感到郁闷的是,自从上次那神秘空间出现之后,就再也没有任何反应了。仿佛那真的只是一个梦境而已,而且并不是每一次都能够做相同的梦。但奚晨能够感觉到,那神秘空间,是真实存在的,只是不知为何,难以沟通得到。每次将意念传到丹田气种的时候,都被被排斥弹开。

  因此,到了后来,奚晨反倒是顺其自然。

  此时,体外星光开始渐渐黯淡,随后更是完全隐没。奚晨才缓缓睁开眼睛,呼出一口浊气。此时已是深夜,但相反奚晨却是十分清醒,毫无睡意。对于武者而言,修炼不分时间,只要想修,随时都可以,哪怕此时正是深夜。

  随后奚晨直接拿出长剑,一抹银白色的剑光随着长剑缓缓抽出,长剑将月光折射在山洞的石壁上,随后剑光冷然,在虚空晃影,剑光如水,隐隐有着剑吟之声。

  流云剑法从第一式开始,不断被施展开来,剑法从稚嫩,开始缓慢的蜕变,当然距离小成境界,还有一大截的距离。奚晨的剑法天赋只能算是一般,毕竟没有经过名师指点,难以无师自通。但他有毅力,有决心,有对强大实力的执着,有日夜苦练而不烦闷的耐心。一个人没有天赋并不可怕,但天道酬勤,有舍弃一切只为更强的决心,才有可能成为真正的强者。

  因此,上天给了奚晨机会,去弥补天赋上的不足。而这个机会,正是来自那神秘的雾气空间。

  突然间,奚晨感觉自己的丹田传来阵阵震感,而丹田中的气种,居然有着一丝晃动,这让奚晨连忙停下练剑,将意念传到丹田的气种中,随后只感觉一股吸力传来,失重的感觉瞬间遍布全身,下一刻,奚晨已经知道,自己又来到了那个神秘的雾气空间。
第6章 内气境7重
剑暴苍穹全文阅读作者:高山上的竹子加入书架
  还是灰蒙蒙的一片,雾气浓聚,烟雾滚滚,彷如云雾中一条蛟龙在翻江倒海,气势骇人。

  这让奚晨大为叹惊。还记得上一次进入雾气空间的时候,虽然也是浓浓的灰雾,但绝对没有此时这般气势滔天,仿佛雷劫即将降临一般。

  但下一刻,雾气迅速平息,竟然缓缓向后退去,奚晨猛然发现,这个雾气空间,竟然扩大了。从原本的方圆十米,扩大到方圆十五米。虽然仅仅只是五米,但对奚晨来说,却是猛地震惊一下。才意识到,原来这片雾气空间,是会逐渐扩大的。

  突然,奚晨的脑子轰的一下,若是这片雾气空间,还会继续扩大下去。那他最后,到底会是怎样的呢。

  但奚晨很快就抛弃所以杂念,因为一道雾气人影迅速在奚晨眼前形成。随后雾气人影右手一伸,一把雾气长剑顿时出现,紫霞剑法再一次从其手中展示出来。

  让奚晨惊讶的是,在距离这道雾气人影五米左右,另一道雾气人影迅速成型,随后人影直接在虚空盘膝打坐,下一刻一道淡淡的星光竟然从这雾气人影的身上缓缓出现,紧接着其体内出现一道道发光的线痕,奚晨的眼眸猛然一缩,因为,这雾气人影身上出现的,竟然是人体全身的经脉图。

  随后这经脉图上,有一条更加明亮的经脉极为显眼。奚晨发现,那竟然是星云功第一重的经脉路线。随后第二重,第三重,第四重的经脉路线跟着缓缓成型。第四重正是奚晨目前所达到的境界。但这雾气人影,却是直接将第五重的经脉路线模拟出来,而且并没有丝毫停歇的,将第六重第七重的经脉路线也迅速模拟出来。随后雾气人影才缓缓停下。因为这星云功最高的,也只是第七重。

  奚晨盘膝打坐在这雾气人影跟前,迅速将星云功后面三重的经脉路线铭记在脑海中。同时运起内气,往第五重的经脉冲去。

  此时,这片浓浓的雾气当中,分离出一丝丝灰蒙的雾线,往奚晨的身体内钻进去。而奚晨只感到有一股无穷的力量,窜入到自己的经脉中,一路横冲直撞,往星云功第五重的经脉冲去。仅仅过去半个时辰,星云功第五重的经脉就迅速被打通,而奚晨的修为,也在这一刻直接冲到内气境七重。

  雾气当中,越来越多的雾丝分离出来,钻到奚晨的身体当中,去填补奚晨身体里面内气的不足,随后雾丝全部集中在丹田的气种当中,使得气种越来越饱满硕大。不过多久,奚晨内气境第七重的修为,被迅速稳定下来。

  睁开眼睛,奚晨的眼瞳仿佛两颗耀眼的星辰一般,散发出一阵星光,随后星光消散,眼神恢复,体表的星光也完全隐没在体内,奚晨才站起身来,感觉全身热血沸腾,精力充沛。奚晨忍不住心中狂喜。

  缓缓抬起头,奚晨知道自己在这个空间里,时间只有一个时辰,此时仅仅剩下一半的时间,奚晨迅速来到另一道雾气人影跟前,以手代剑,跟着雾气人影练起紫霞剑法。然而在这个时候,人影背后的雾气空间,突然浓雾滚滚,下一刻,第三道雾气人影竟是缓缓成型。

  这第三道雾气人影形成之后,直接右手一招,一道雾气长剑瞬间成型,随后更是施展出流云剑法。这让奚晨再一次为之震惊。

  “难道是因为自己突破的原因,使得这空间再一次形成一道人影?”

  虽然不敢确定是怎么回事,但很明显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看到这第三道人影的流云剑法,奚晨迅速转移注意力,将所有的心神沉浸在这流云剑法当中。

  随着半个时辰的时间过去,奚晨发现,自己竟然还在这空间当中。而此时他的流云剑法,已经缓缓趋向于小成境界,每一招每一式,越来越有一种浑然天成,行云流水的感觉。

  但随后,奚晨发现,似乎自己对流云剑法的领悟,已经达到瓶颈,根本没有办法将它提升到小成境界的地步。因此奚晨将目标又转向紫霞剑法。继续以手代剑,领悟圆满境界的紫霞剑法。

  下一刻,一道紫色光芒从奚晨的剑指上缓缓成型,仿佛那就是一把长剑,奚晨剑指往前一戳,一道紫色剑光从手指中发出,往前方刺去,刹那间一道紫光一闪而过,而后迅速没入到浓雾当中。

  “不知道这一招的威力怎么样,虽然还没有完全达到圆满境界,而且在这里面也看不出这招的威力,但能够想象得到,若是在外面,这一剑估计会是我目前最强大的一剑。”

  大成巅峰的紫霞剑法,威力已经丝毫不落于,此时趋向小成境界的流云剑法。甚至到了圆满境界,更是不会输于小成境界的流云剑法。当然,如果流云剑法能够达到大成境界,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又过了半个时辰,奚晨才发现这片空间传来阵阵排斥感,下一刻雾气翻腾,奚晨整个人就消失不见,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还在山洞。而此时自己手中的长剑,依然往前方指去。

  收剑伫立,奚晨立刻感受到自己的修为,确实已经达到内气境七重。不由得微微一笑,随后抬手,施展出紫霞剑法与流云剑法,其境界与在空间当中完全一样,奚晨最后忍不住大笑起来。

  天意,连老天都在帮我奚晨。这样的机遇,何愁无法成为强者。

  奚晨握紧自己的双手,抬头望向山洞外面漆黑的夜空。那点点星光,仿若羞涩的少女,眨巴着眼睛。夜风吹到山洞里面,显得一片清凉。此时月亮已经被乌云遮住,月光暗淡。

  “父亲,终有一天,我一定会找到你的。一定!”

  跟方志三位师兄约定好的,还有一个月的时间。奚晨打算,将紫霞剑法和流云剑法再练得熟练一些,说不定不靠那神秘的雾气空间,也能够将紫霞剑法练到圆满境界,将流云剑法练到小成境界。

  就这样,奚晨又陷入了埋头苦练的日子。一个月的时间,在苦练中眨眼间过去。

  这一天清晨,奚晨从山洞中踏出,穿着整齐的紫色武袍,身后背着一把三尺长剑,脸色冷峻,此时一缕朝阳洒向奚晨,宛如一个清秀脱俗的少年剑客。

  奚晨直接回到丁字十八号院子,而此时院子依然静悄悄,就好像与奚晨第一次刚刚来到这里一样。奚晨缓缓走到院子中间,目不斜视,脸上看不到丝毫表情。

  突然,一道剑光从左边出现,往奚晨的方向刺来。此道剑光呈青色,剑气内敛,剑速极快,仿佛一道青光急速闪动。

  而奚晨似乎早有预料,快速拔出身后长剑,对着左方一剑削去,一道紫色剑芒急速斩向青光,瞬间将青光穿透,紫色光芒速度稍减,但依然不改初衷,对着左边斩去。

  “叮当”

  随后一道笑声从左边传来。“好,奚晨师弟在短短两个月的时间内,进步竟然如此神速。你这一剑的威力,堪比我七成实力。不错,全力一击有如此威力,想来此次去妖灵山,斩几只低阶的小妖,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奚晨听得出来,这声音正是吴崇明师兄。随后方志,郭涛,吴崇明三人,同时从各自的房间当中走出。奚晨此时能够看到,这三位师兄外表看上去,除了郭涛师兄的脸部有一道淡淡的鲜红色爪痕,显得更加冷酷之外,三位师兄的身上,更有着一股淡淡的煞气。这煞气,想来乃是这两个月以来,斩妖所形成的。

  奚晨听到吴崇明的声音,也没有出声解释什么,对着方志三位师兄抱拳叫道“奚晨见过三位师兄。”

  方志和郭涛也看到奚晨和吴崇明那一记交手,对着奚晨点点头。方志说道“奚晨师弟进步神速,达到内气境六重不久,居然就有如此实力,也不枉我们三人在这里等你三天。准备与你一起前往妖灵山。”

  奚晨也没想到,三位师兄早在三天之前就已经返回宗门,为的,就是与自己当初的约定。当下心中感激之时,也再次对着方志三人抱拳深深一拜,道“小弟多谢三位师兄的照拂。”

  郭涛摇摇头,脸上依然那副冷酷的模样,对着奚晨说道“师弟,准备一下,我们立刻前往星辰大殿报名。下一批前往妖灵山的,刚好在三个时辰之后出发。我们此刻报名,兴许还赶得上。”

  奚晨说道“回师兄,小弟早已经准备好,随时都可以出发。”

  吴崇明此时走到奚晨身边,搂住奚晨的肩膀,嘿嘿笑道“好,我们丁字十八号,此次正式齐全。去把妖灵山那些妖崽子,杀个片甲不留。”

  方志冷哼一声,对着吴崇明说道“杀个片甲不留?你小子这次要是再敢擅自行动,看我不打断你的腿。”

  郭涛此时也是冷眼看着吴崇明,冷声说道“再有一次,我把你的腿砍下来。”

  奚晨看到,似乎这两个月来,吴崇明做出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惹得另外两位师兄的不快。而吴崇明也看到方志郭涛两人的怒意,当下也是缩缩头,不敢触其霉头,随后在奚晨耳边暗自嘀咕“不就不小心偷了一只狼妖幼崽,惹得狼妖穷追不舍吗?至于这样嘛。”

  奚晨也是愣了愣,狼妖幼崽?

  方志听到吴崇明的嘀咕,对着吴崇明正色说道“你也不看看,那狼妖是我们惹得起吗?二阶狼妖,已经是凝气境的实力,你去偷它的幼崽,它还不跟你拼命。要不是遇到宗门的一位内门师兄,我们将幼崽奉献给他,请他出手,此时我们早就已经葬生狼腹,哪还有命活着回来。我告诉你,这次跟奚晨师弟一块去,不许你再这样胡作非为,否则的话,连累的,是我们所有人,崇明师弟,你懂吗?”

  吴崇明也知道上一次自己确实差点给两位师兄带来死亡的灾难,此时也是正正经经的对着方志郭涛两位师兄抱拳深深一拜,说道“我知道了,对不起,师兄。我保证不会再有下一次。”

  看到吴崇明的道歉,方志才缓缓点头,收起脸色,对着吴崇明说道“师弟,为兄不是怪你。只是,我们的实力,还不足以去惹那些二阶妖兽。妖灵山上,危险重重,二阶妖兽虽然少见,但也有存在不少。我们的目标,也仅仅是那些一阶妖兽而已。这一次,奚晨师弟要和我们一块去,他成为外门弟子,也仅仅只有两个月的时间,因此,我们要时刻为他的安危着想。为兄只是希望,你下次能够三思而后行,遇到危险,我们能够逃出去,但奚晨师弟呢?我们是他的师兄,就要保护他的安全,就像郭涛师弟在面对狼妖的时候,不惜冒着生命危险,也依然为你挺身而出一样。”

  吴崇明深深受教,一脸惭愧的对着方志郭涛说道“是,我知道了。到了妖灵山,我会负责奚晨师弟的安危的。”

  随后吴崇明再次对着郭涛深深一拜,对其说道“感谢郭师兄的救命之恩,此恩师弟必将永记于心。

  郭涛摇摇头,扶起吴崇明,什么话也没有说。但奚晨能够感觉到,他们三人,是把对方当成了他们自己最好的兄弟。而他也有幸成为他们的一员。这让奚晨心中感到非常庆幸。

  随后,方志带着奚晨三人,来到星辰大殿。

  这星辰大殿,还是奚晨第一次到了。这是一座非常广阔的大殿,此时大殿当中,人来人往,络绎不绝。奚晨注意到,大殿当中,有着一座座石碑。石碑上面刻着密密麻麻的小字。奚晨走近一看,才知道那些是紫澜宗历代出名的长老,弟子的事迹。

  而左右两边,竖立着两块晶莹剔透的水晶石碑。石碑四周雕刻着各种花纹,其上面各还有几十个人的名字,而正上方分别雕刻着龙虎二字。
123456789101112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高山上的竹子所写的《剑暴苍穹》为转载作品,剑暴苍穹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剑暴苍穹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剑暴苍穹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剑暴苍穹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剑暴苍穹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剑暴苍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