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科幻灵异小说 > 我的生日是鬼节最新章节 > 我的生日是鬼节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我的生日是鬼节 连载中
分享我的生日是鬼节

我的生日是鬼节全文阅读

我的生日是鬼节作者:幻心

我的生日是鬼节简介:

千年轮回的身世,拥有神秘力量的主上。

   一只足以毁灭世界的灵蛊,翻手反排命格,覆手复立乾坤。千年轮回之身,携挚友一位,小鬼一只,灵蛊一条,战影魔,走幽府,生死徘徊,意识觉醒。

   我是天煞孤星,亦可独步天下! https://www.uukanshu.com
-------------------------------------

我的生日是鬼节最新章节第7章 厉鬼
第2章 万虫噬心
我的生日是鬼节全文阅读作者:幻心加入书架
  《玄天通冥秘录》记叙了关于巫蛊、道术、祭祀、符纂、请神和法器等诸多方面的知识,由于书本比较老旧,又全是繁体字,下面还有密密麻麻的批注,因此读起来十分生涩难懂,我稍微翻了一下,便收了起来不再管。至于那条灵蛇蛊,一直盘在我的小腹处,有时出来绕一圈,我看它长得也没有什么危险性,体积又小,也就没有管它。而最重要的是,正如奶奶所说,这条灵蛇蛊,似乎真的与我已经有了一丝微妙的联系,我也试着丢过几次,但是每次它都会在我睡完一觉后,悄无声息的又出现在我眼前,看着它那两颗小黑豆子一般的眼睛和那头发一般细的信子一吞一吐的,又感觉确实有些可爱,也就一直带上了。

  处理完奶奶的事情后,我收拾了一下东西,准备返回深圳,结果母亲拦下了我,说明天就是这月十五了,让我再等等,看看奶奶说的是不是真的。

  “她从来不骗家里人的”,母亲满脸愁容的说道。

  对于这事,我从一开始就不太相信的,还笑话说母亲这是搞封建迷信,再倒回去三十年,可是要拉出来批斗的。于是,第二天我也没有什么准备,和亲戚一起打打牌,倒是我母亲和父亲,到处跑,在梁上挂了两把艾草,门的两边也挂上了红布,屋子四周还撒上了糯米。

  到了十一点左右,堂屋就剩下了我和我父母三人,我父亲是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民,属于那种三棍子打不出一个屁来的,平时沉默寡言,倒是我的母亲,给我讲起了一些我奶奶和这这寨子的一些故事。

  改革开房后,深居大山的苗人有很大的一部分都出去,被汉化了,但是也有一些人留在深山中,一辈子都没有出去过,比如我奶奶。苗人善于养蛊,长年在深山老林里面,和蝎子蜈蚣蛇这些毒虫打交道,自然有了防治之法,而这些虫,却不会伤养蛊之人,甚至会避而远之。

  据说在三四十年代的时候,一小队日本兵到了苗寨,想要在这继续实施他们的“三光”政策。苗人好客,但那是对敬他们的人。这队日本人刚刚进入寨子,便被族长拦了下来,可是日本人哪管这些,直接一枪开了路,一个日本兵又向我奶奶跑去,结果手还没有伸出去,便突然口吐白沫,倒在了地下。其他的日本兵二话不说,撩起刺刀,大叫着“巴嘎”,便冲了过去,结果一个个刚刚还凶神恶煞的日本兵,全部都捂着肚子,七窍流血,连哼都没哼一声,便效忠了他们的天皇陛下。后来寨子里面的人将这队日本兵烧掉,内脏呈蜂窝状。

  母亲讲完这些后,喝了口水,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突然脸色变得苍白起来。

  我以为她哪里不舒服,结果她说没有,我也瞟了一眼时间,看见那时针,正好指向了十二点。

  十二点了!。

  我突然感觉心中一紧,下意识的想起了奶奶所说的那万虫噬心。我看着母亲,看见她的嘴唇在动,脸色白的可怕,似乎看见了什么恐怖的东西,父亲也一下站起来了,朝我跑过来,好像也在大叫。可是,我仿佛突然失聪了一般,什么声音也听不见。

  紧接着,一股铺天盖地的疼痛袭来,从心脏到浑身每一个毛孔。

  “啊!”

  我大叫起来,感觉腹中有着千万只小虫在噬咬着我的内脏,脑浆仿佛在被什么东西逐渐吸食。然而我却并没有昏迷,十分真切的在感受着这噬心之痛。

  痛,真他妈疼啊…

  日本侵略中国时,曾经用人体做毒气实验,将一个意识清醒的活人剖开,直接观察或用刀子划开内脏。这种痛苦,是我们无法想象的,但是,当时我所承受的痛苦,绝对比这痛苦更加剧烈。

  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我从痛苦中清醒过来。浑身已经湿透,地上到处是我的汗水和失禁的大小便。父亲压着我,耳边传来母亲着急的呼声:“我的儿啊,你不能有事啊,你个老不死的,自己亲孙子都害啊……”

  又过了几分钟,我在父母的搀扶下站了起来,洗浴了一下,连夜翻出了奶奶给我留下的那本手抄旧书,但是因为是繁体字,批注也潦草,又有些破损,加上自己刚刚缓过来,心情十分纠结恐惧,自然没有什么收获。我放下书,突然想起了那条灵蛇蛊,我平伸出手,这东西到也识趣,乖乖的爬到了我的手掌,看着这中指般粗细的小东西,我怎么也不敢相信它有奶奶说的那么好,自然也不太相信它就是那让我受苦的罪魁祸首。

  “你自己老实点,千万别让我发现是你在搞鬼喔,不然,老子把你和那老母鸡一起炖了,知道不?”

  我指着灵蛇蛊那指甲盖大小般的头说道,灵蛇蛊的那信子一吐一吐的,睁着那两颗黑豆眼睛,也不知道听懂没有,在我的手上绕着圈儿。

  “哎”,我摇了摇头,都怀疑自己疼的有点神经质了

  第二天一大早我便到了县里医院,照CT,做B超,还有什么核磁共振,杂七杂八的,花去我一万多,结果拿过的报告,上面印着四个大字:一切正常。

  妈的!一切正常,拿着报告,我真想将这医院给砸了,我找到接待我的那个老医医师,将过程给他大致说了一下。他听完后,想了一会,对我说起了两种可能:

  第一点,精神或者心理上面的幻觉,这种情况一般会发生在精神分裂症,或者吸毒者身上,当然,也不排除正常人的一些心里暗示,比如以前新闻上面所报告的一个人说自己两年没有吃过饭,全靠喝水活着,但是经过监控发现这只是她自己的一种心理问题。

  第二,就是关于玄学方面的了,现在世界仍旧存在着许多科学所不能解释的事情,我们苗族世代居住在大山深处,与外界接触甚少,而这蛊毒的传说更是流传甚广,他听了我的话后,摇摇头,可能是医院有规定,他也不好说太多,告诉我五六十年前,在这清流的上游一个龙窝的村子里面,有一个十分出名的养蛊人,叫做苗青兰。

  听到这个名字,我一下就愣住了,因为我奶奶的名字,正是苗青兰

  回到家,又仔细翻起来奶奶留下的《玄天通冥秘录》,查着字典,再结合一下高科技翻译,搞了好几个小时,终于是翻到了那灵蛇蛊的记载。

  书中记载着这种蛇蛊,先是于三月三日取十条叫做天冥蛇的蛇类分别放于十个罐子中,然后再放入蝎子,蜈蚣,蜘蛛,蛤蟆等各种剧毒之物,放于五瘟神像下,让其互相撕咬,五月五取出,将十个罐中还活着的唯一一只毒虫放进一个罐子中,而这十个罐子里面最后存活的,一定是那天冥蛇,让这十条蛇再次残杀,待到七月十五,最后活下来的,取出经过特殊的巫蛊之术祭炼后,便是灵蛇蛊。

  我仔细想了一下,好家伙,这可是三个鬼节,每一个都是阴气极盛的日子。

  因此,这个灵蛇蛊,并非常人所能用,也并非常人所能制服,必须要出生在这三个鬼节中的一个,而以七月十五为最佳,为何?前文提到过,这天是百鬼齐出的日子,阴气强盛,这天出生的人必然经过阴风洗涤,如此,才能压制住这灵蛇蛊。当然,这只是制服灵蛇蛊本身,而不能压制它的毒性,要想压制住毒性,还得是一种叫做冥鼠的生物的胡须。所谓一物降一物,灵蛇蛊虽然厉害,却是天生怕此物。

  我摸了摸盘在小腹处的灵蛇蛊,心说想不到还真是你,看着小,竟然还如此厉害,待我找到冥鼠,看我怎么收拾你。似乎感受到了我的怒意,灵蛇蛊懒洋洋的蠕动了一下。我摇摇头,因为已经经历过奶奶所说的万虫噬心了,对于它与我同命,我现在也是深信不疑,也不敢把它怎么样了。



第3章 野怪冥鼠
我的生日是鬼节全文阅读作者:幻心加入书架
  关于冥鼠,我们那里上至八旬老人,下至三岁小儿,都知道这冥鼠,比普通老鼠大不少,有些和狼一般长,红褐色的毛皮,四肢短小,还能够靠双腿站立起来行走,嘴巴两边长着红色胡须,而这胡须,据说是十年才长一根,因此十分珍贵。小时候经常听那些老人说这冥鼠是山神爷养的宠物,十分有灵性,成群出没,爱作弄人,能够发出摄人心神的声音,使人产生幻觉,而且报复性极强,据说解放前有一个猎人,因为打猎的时候遇到几只,想做件毛皮背心,便抬起了枪,当场打死了一只,拿回了家,剥下皮后还煮来吃了,结果第二天早上那猎人醒来时,看见他早已怀孕的老婆浑身赤裸的躺在地下,身上布满了咬痕和爪印,一周后,猎人的老婆生下了一个浑身毛绒绒的东西,四肢爬行,极像那冥鼠。他老婆当场被吓死,而那猎人则被那个怪胎直接一爪抓瞎了眼睛,从此之后不知所踪。

  不过这些封建故事,在学校的无聊生活中,每个人都能说出一大堆。自然是只能够当做茶余饭后的笑谈,但此时我也只能够死马当活马医,去试试了,那种万虫噬心的痛苦,现在想起来都觉得后背直冒冷汗,再往后想想,以后每逢初一十五都会如此,便感觉到一种绝望。

  我告诉母亲要去安影山一带去看看,她看着挂在墙上的奶奶遗照,点了点头,让我去找大舅,说我大舅在那一带当护林员,对那里也熟悉。我点了点头,给大舅打了个电话,说去玩玩,下午去买了点东西,准备第二天去找大舅。

  安影山脉森林茂密,属于原始森林一类的,山高路险,长年无人涉足,但是为了安全,县里还是安排了管理人员。林中外围有一座白色屋子,护林员就住里面。大舅是县里的正式护林员,四十多岁了,每天就在山里面绕几圈,防火防灾,这工作看起来轻松,却是十分枯燥,一周也难得回一次家,大舅家里除了舅母外还有一儿一女,都在上高中,但是大舅要护林,家里也都是舅母在打理。

  第二天, 我从早上九点出发,乘车到了县城,又拦出租,最后竟然还坐了一段路的驴车,直到下午六点左右才看见一座白色小屋,大舅正在瞭望台上面拿个望远镜呢。我掏出手机看了一下,没有任何信号,看来与外界的联系只有那根电话线了。

  又是一段路,七点多才到,大舅接下我的东西,笑着说累了吧?这地方,鸟都不下蛋,就是那土匪来了都得哭着回去,你没事来这玩啥。

  我苦笑一声,说你老人家以为我想来啊,要不是这个东西,我能够跑这地方来吗?我将手伸进衣服,直接将那盘着的灵蛇蛊揪了出来。

  这小东西还动了两下,吐了下信子,似乎对我打扰它休息很不满。

  大舅看了灵蛇蛊好一会,结合着我的解释,脸色有些难看的点了点头

  “我就知道,你怎么会没事来这里,原来还真的是有事,来先吃饭,你也饿了,老陈,我侄子来了”。

  大舅朝屋子里面喊了一声,一个脸色黝黑的汉子便端着个碗跑了出来。大舅刚刚想开口介绍,结果那汉子便走了过来,声音十分粗犷的说道“嘿,你就是老林的侄子啊?老林侄子就是我侄子,到这就别客气,来,我刚刚弄好的野猪肉炖的汤,来一口,试试咸淡!”

  大舅连忙拦了下来,笑着说这是他的同事,叫刘鹏,他这人就这样,性格直爽,说话直,不过却也好相处。

  我叫了声刘叔,他点头嘿嘿笑,自己忍不住喝了口汤,咂咂舌,说有些淡,便又转身会厨房去了。

  我看了看,笑着对大舅说他这么奔放的性格,还能够做饭,也是难得。大舅点点头,让我进了屋子。

  晚饭吃的是一锅野猪肉,是大舅和刘鹏去山里面巡逻时打的,反正也没人管。还有点酒,是大舅自己家里酿的,十分辛辣,一口下去感觉喝了烧刀子一样。吃了一会儿后,我将奶奶的事和这灵蛇蛊给大舅详细说了一下,大舅摸了一下这灵蛇蛊,点了点头,又摇摇头,“你奶奶就是个老古董,整天就知道玩虫子,搞封建迷信,现在死了又来害你。不过这她从来没有骗过家里人,但是冥鼠只是老一辈传说的东西,我在这里守了这么久的林子,都没有看见过,是真是假还得另说。

  我笑了笑,没有多说,毕竟我被那万虫噬心的痛苦吓怕了。倒是刘鹏喝了口酒,说这东西,他好像还真见过。

  我一听,立马就放下了碗,准备问问他,结果我还没开口,大舅便摆摆手,说他这人喝多了就胡扯,别理他。那刘鹏一听就不高兴,说“老林啊,我还真没瞎说,难道你忘了两年前咱一起去那林子里面巡逻的时候,看见的那几只红耗子了?”

  大舅想了一下,拍了拍头,说好像还真是,前年他们去林子深处时,看见过几只和狼狗一样的东西,浑身红色,说起来好像还真的和人们说的冥鼠有几分相似。我听见这个消息,心里顿时安定了几分,既然大舅看见过像冥鼠一样的生物,那么找到的可能性应该很大。

  第二天一大早,大舅便带着我到了山里,山路并不好走,有些地方甚至都没有路,我叫大舅带我去他说的两年前发现那个像冥鼠的地方,她也只能凭着记忆走,毕竟过了那么久。大舅是个老烟枪,都是巡林时不能抽烟,以免引起山火,一路上时不时的咳嗽两声。山路走的无聊,大舅便给我讲了一下这里的一些事情,说这里最近的一个村子叫福兴村,年轻的人都出去了,剩下了都是一些老人和小孩,不过去年那里出现了一件怪事。

  我拿着棍子打着一边的草,说“喔?什么怪事?”

  大舅想了一会,说那福兴村里有个瘸子,四十多岁了,一个人捡了个孩子,上面还有的老娘,过得清苦,可是一天在地里面干活,刨土豆时刨出了一块金子,五斤多呢,后来拿到城里面去买,金店的老板验完后,确定是真的,将价格一压再压,卖了五十多万。我听完,笑了笑,说他到是好运气,上天都照顾他了。

  大舅说谁说不是呢,都说他好运气,祖上积德,他拿了钱,自己也准备去城里开个小店,讨个媳妇,把老娘接到城里享福,可这到也正应了那老话,福兮祸所依,第二天那金店的老板李大胖便带了好几个人找到了瘸子,说他给的是一块普通的石头,李大胖当时将那金子锁在了保险柜,结果第二天再打开看时,那金子就变成了石头,叫上人就说那瘸子骗了他钱,还得打官司。

  我说这怎么可能,好好的黄金变成石头,这不明显是那李大胖栽赃诬陷吗?大舅点点头,说谁说不是呢?后来就上法院,最后判定那瘸子欺诈,坐了半年牢。出来之后,人便十分的憔悴的,精神也有些不正常了,做不得农活,可是这农村你不干活吃什么?不能动就只能饿死,不过幸好靠乡里的救助和那个孩子才活了下来。我正疑惑呢,这怎么被害方还坐牢了?大舅似乎想到我会这么问,看了一下天色,指了指,说李大胖上面有人。

  在山里面转了一天,什么也没有发现,晚上回到守林屋,吃过饭后十分无聊,便摸出了《玄天通冥秘录》翻看,随着对这本书的深入了解,我发现这里面不单单是记载了苗疆的巫术和赶尸的一些秘闻,还包括道家的法术,佛家的密宗,以及一些邪术,炼小鬼,下降头,制蛊毒等等,上面也有关于冥鼠的记载,这东西喜欢吃地瓜,土豆以及鸡鸭等等,是杂食动物。书中内容虽然有些难懂,但是仔细读起来,却还有些趣味,渐渐的我还开始喜欢上了这本书。



第4章 夜捉冥鼠
我的生日是鬼节全文阅读作者:幻心加入书架
  连续的三天,每天都到山里面转,却依旧是没有发现,第四天大舅要回城里交接,我便跟着一起去,按照书里面捉冥鼠的方法,买了公鸡,红绳,渔网等等一系列物品,其他都好说,只是有个陈年糯米,必须要十年以上的,我跑了好几家米铺都没有买到,最后还是到寨子里面一户老苗人的家里弄到半碗。大舅本来是可以交接后休息一周的,可是由于我要找冥鼠,而且听说最近这里出了桩杀人案,被杀的人的头颅全部被砍下,影响十分恶劣,大舅怕我出事,便没有休息,又回到山里和我一起找。

  当天晚上,月光很亮,我拿着东西,到了山中,由于怕出意外,也不敢离守林屋太远,大舅和我一起出去,刘鹏留在了屋里。

  我将一切布置好后,便和大舅蹲在了草丛。四周的蚊虫很多,可是居然没有一只靠近过我,灵蛇蛊爬上了我的肩膀,信子一吐一吐的,似乎对这些虫子有震慑作用,我是没事,倒是大舅,没有一会脸便红了一大片,我便叫他先回去,这里我一个人就够了。他看了一下四周,说你行吗?我笑了笑,我不是有这灵蛇蛊吗,你也说过,奶奶从来不骗家里人的,而且就算有问题,我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还不知跑啊。大舅想了想,觉得也对,便嘱咐了我几句,转身回去了守林屋。

  大舅走后,我借着月光看着前方的那只公鸡,公鸡被我用绳子拴在了一棵小树上,只能在一个固定的范围里面活动。由于以前读书时习惯不好,落下了点见识,但是被被灵蛇蛊咬了之后,我视力竟然好了不少,五十多米的距离也能基本看清,除此之外,我感觉身体也在发生变化,每隔几天灵蛇蛊便会咬破我的中指吸血,它吸得也不多,但是每一次吸完后,我都会感觉自己又强健了几分,似乎它在吸血的同时还在带给我一种神秘的力量。这也令我逐渐感受到了这灵蛇蛊的不凡来,或许,它真的是一个灵物。

  凌晨三点左右,在我肩膀上面的灵蛇蛊突然盘了起来,然后又以极快的速度蹿到我小腹处藏了起来,而外面的那只公鸡也扑腾着叫了起来,我感觉到不对,往那公鸡处看去,发现远处有几个黑影正在朝这边跑来,距离越来越近,这几个黑影像狼,又像老鼠,而最重要的,是它们的身体在月光下呈现出褐红色。

  来了!

  我精神一震,目不转睛的看着那几个黑影。这几个东西到了所布置的圈套内,并没有着急去吃那只公鸡,而是在捡土豆,偶尔还有一两只站立起来,四处查看。看着那嘴巴两边的红须,我确定这是冥鼠无疑。

  那几只冥鼠吃完土豆后,开始朝那只一直在扑腾狂叫的公鸡跑去,我趁此机会,开始朝着那几只冥鼠移动。由于有公鸡的叫声,我到也是不必太注意声音。

  三十米,二十米,十五米,就在快靠近时,最外围的一只冥鼠突然转过了头,我的目光刚好和它相对,这是两只红色的眼睛,血一样的红,我顿时一愣,心说遭了,被发现了,当下也不管隐蔽了,直接扑上去洒出了在黑狗血里浸泡过的渔网,这些东西反应十分迅速,一下就蹿出去好几只,只有一只在和公鸡纠缠的时候没有来得及跑,被一下罩在了网里。立马便出现了劈啪声,我又从包里掏出糯米,朝那只冥鼠一撒,一股黑烟便升了起来。

  我喜出望外,跑过去,也不管那只公鸡了,收起网抱着就往守林屋跑去。两里路的距离,不到二十分钟就到了,到了屋外我大叫抓到了,大舅披着睡衣,打开了门,走进屋里后,看见我网里的东西,问道“这是什么?”

  我说这就是冥鼠啊。大舅一听,一个激灵,揉了揉眼睛,问我抓到了?我点点头,答应了一声,把网放在了桌子上面,刘鹏也过来了,他眼睛尖,一下就看到了桌子上面的东西,有些不可思议的问道:“这,这是冥鼠?”

  我点点头,说是。我这时也才有时间看了看这传说中的冥鼠,和书中记载的差不多,红褐色的皮毛,不过有几处成了焦黑色,眼睛是黑色的,两边各有红色胡须,左边六根,右边五根,如果按照记载,十年长一根的话,那么我捉的这只已经有一百一十年了。大舅也是十分惊讶,说想不到还真有这东西,自己活了几十年,还是第一次见呢。刘鹏也是看着这冥鼠十分激动,说“想不到这东西都被你抓着了,我也是头一回见到啊!”

  惊讶完后,我看着冥鼠的胡须,剪掉了左边的一根,毕竟十年才长一根,我也不好给剪完了。我将胡须放进包里,刚刚准备休息一下,便听见刘鹏和大舅争执了起来,大舅说这东西应该给国家,而刘鹏说这是山神爷的宠物,要放了。他们争执不下,又说这冥鼠是我抓的,问我怎么办,我笑了笑,说这东西,我只要根胡子就行了,明天你们还是打报告给上级的,该研究该放,上面自然有定论。

  两人想了想,觉得也对,我也实在困得不行,便招呼了几声,倒头睡下,迷迷糊糊中,感觉有人推我,我睁开眼睛,一看,只见大舅满脸是血的站在我床边,把我我吓的一下滚下了床,我爬起来,问道怎么回事,大舅抓着我的手说“刘鹏这个狗日的,放了那冥鼠,跑了!”

  我扶着大舅,他告诉我抽屉里面有药,我去翻出来给他止了血,又给他擦了一下,这才好了许多,又问他怎么回事。大舅拍着桌子,说我睡下后,他和刘鹏还在商量明天怎么和上面说,结果那冥鼠突然叫了起来,接着那刘鹏像发了失心疯,一把把网给撕开,放出了那只冥鼠,那冥鼠一出来后过来就是一爪,我用烟杆挡了一下,这才保住了条小命。我听完后,看了看桌子旁边那根断成两截的烟杆,内心感到一阵后怕,这冥鼠的声音有很强的迷惑性,摄人心神,意志不坚定的人一定会中招,我怎么把这茬给忘了。另外,刘鹏也消失了,和那冥鼠一起跑了出去,不知道到哪里去了。

  天刚刚明,我便把大舅送到了医院,又给他所在的林业局打了个电话,告诉了他们昨天晚上的情况,让他们找找刘鹏,林业局的人来医院找我和大舅了解了情况后,便布置人手去找刘鹏。我大舅的两个孩子,都请假来了,还有我舅妈也来了,医生说大舅倒是没什么事,不过脸上的伤口可能会留下疤。舅妈他们没有和我多说话,可能以为大舅这样是我害的。我也有些愧疚,没有说什么,大舅这是工伤,但是我还是给了我舅妈五万块钱,也算是尽人情了。

  我回到家中后,立马按照《玄天通冥秘录》里面的方法,买了驴蹄,猫眼,灵芝,牛黄等等,混合起来,将冥鼠须磨成了粉,放进锅里面煮了整整二十四小时,盛出了一小碗红色的药液。看着这诡异的红色,我本能的产生了一种强烈的排斥感,我闭上眼睛,鼓起勇气,一口气喝了下去,奇怪的是,这东西竟然没有味道,跟喝白开水一样。我正在疑惑呢,在我小腹处的灵蛇蛊突然弹了出来,我哪能让它跑,连忙一把抓回来,把手指伸到它嘴边,因为《玄天通冥秘录》中说道要驯服这灵蛇蛊,喝了冥鼠须熬制的药后,还要在半小时内让灵蛇蛊吸到主人的精血。

  我抓着它,可这东西就是不咬,时间看着就过了十几分钟,一咬牙,自己将手指咬开,凑到灵蛇蛊的嘴边,可它依旧是不张嘴,还不断挣扎。急的我直跺脚,心里不住的骂,妈的,不管了!我叫母亲拿来了个碗,用小刀一下划开了两个指头,把血滴在碗里。母亲看见我这举动吓了一跳,连忙过来拦我,我摇摇头,说没事。看着这血一滴滴的落在碗里,我都怀疑自己是不是有自虐倾向。

  放了几分钟,已经有小半碗了,我收起手,将那灵蛇蛊一下扔了进去,找了个木板盖上,我就不信这样你还不吸。我刚刚准备止血,结果突然感觉眼前一阵眩晕,嘭的一声栽倒在了地上。



第5章 冤狱
我的生日是鬼节全文阅读作者:幻心加入书架
  我醒来时,已经躺在了床上,我摸了一下,灵蛇蛊还在,我将它揪出来,发现它竟然长长了一点,暗红色的皮肤有些柔滑,似乎没有刚刚开始那么大的戾气了。它吐了一下信子,又缩了回去。我闭上眼睛,仔细的回想了一下,却怎么也想不起将那灵蛇蛊扔进装满我的血的碗里之后发生的事情,当时仿佛有另外一个意识感受到了极大的威胁,而我则是不由自主的昏了过去。过了一会,母亲带了碗鸡汤进来,我问了一下,她说我当时突然就倒了,把她吓了一跳,后来我父亲说我应该是失血过多,便没有去医院。我点点头,表示知晓。也没有时间多问。

  接下来的一周,我都呆在家里,像坐月子一样,吹不得风,做不得活,每天都是鸡汤鸭蛋的,单独开小灶,我着实大补了一次,不过很大一部分,都让这灵蛇蛊给笑纳了,这小东西,我是真的搞不懂它,以前用我的血来喂它,一两个月才喂一次,而且一次一两滴也就行了,不过再从我喝了用那冥鼠须熬的药汤后,它对我的血仿佛有了一些轻微的抵触,每天开饭的时候便爬出来,这东西看着小,食量确是大的惊人,一只整鸡,让它进去去溜一圈,不出十分钟,得到的就是一副绝对完美的鸡骨架。搞得我每次还得和它抢着吃。每次母亲进屋收拾时,还惊讶的说我食量增长了不少,竟然都能吃下一只鸡了,他哪里知道,这些东西,都是这个看着毫不起眼的小东西干的。结果自然不便说,一周之后,我父母家里的二十几只鸡,便少了一大半,我父亲看着一天天减少的鸡,愁眉苦脸的,倒不是舍不得,而是怀疑我是不是像电视里面的那些怪人一样生了病,还得拉着我去检查。

  第八天,我感觉身体好了许多,刚刚想出去透透气,却听见门外传了警车的声音,没过多久,堂屋里便传来了几个人的声音,接着我的门被打开了,走进了几个警察,说我和几天前的一起杀人案有关,要调查一下。我一听就蒙了,杀人案?我差点都小命不保了,还杀人?不过在乡下警察的权威是很大的,父母有些忌惮,而且我也身正不怕影子斜,便和他们一起上了车,我看见父母跟着出来,安慰他们说没事,就问几句话,深圳那么大的城市我都去过,这里没事。说完后便和他们上了车,上了车我才问为首的那个姓李的警官为什么会找到我这里来,李警官看了我一眼,说九天前龙拗口发生了一起杀人案,死者的头颅不知所踪,性质十分恶劣,而根据调查,当时从晚上8点到次日凌晨5点,我都不在守林屋,而且在发现尸体的不远处,还发现了一只拴在树上的公鸡。周围还有许多散落的糯米,所以呢……

  他没有继续说了,不过这话里面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杀人案的时候我不在,而不远处又有我捉冥鼠的布置,所有不利的证据都指向了我,我是最大的嫌疑人。李警官笑了笑,说道“你不要担心,我们不会放过一个坏人,当然了,也不会冤枉一个好人的”我微微笑了一下,说那是,心里却将他祖宗十八代给问候了一遍,尽他妈的知道说废话。

  那李警官也没有说太多,他们没有给我戴手铐,汽车的轰鸣声很有催眠效果,而我身体也有些虚弱,便不在管,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直到到了派出所审讯的时候,我才从审刑员的嘴里知道了整件事情的经过:这桩杀人案之前的那桩案子还没有解决,也就是说这是起连环杀人案,因此上面十分重视,给他们的压力很大。这次的那个被害者是外地打工回来的一个年轻小伙子,去福兴村找兄弟喝酒,结果第二天都没有回去,后来他家人去问,他那兄弟说根本没来过,于是便报了案,这才在龙拗口找到了一具无头尸体。

  审讯室的灯光很亮,两个人,一个审讯员,一个记录员,审我的那人姓韩,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像是刚刚出来,眉毛很浓,但是眼睛却神经性的眨,他身后的墙上贴着“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八个大字,他对着我,问我那天从8点到五点之间,都到哪里去了。

  我也是老老实实的说“我被奶奶下了蛊,那天晚上是去找冥鼠来解蛊,我捉到了一只,后来被我大舅的同事放走了,对了,那个刘鹏找到了没?”

  那韩警官盯着我,哈哈大笑,说我大舅也是这么说的,你们不会串供吧?

  我也笑,说这么可能呢,本来就是这样。他听完后突然一拍桌子,“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么?认识后面的字吗,还蛊毒,我还南洋的降头呢?”

  他一紧张,那眼睛眨的更厉害了,哎,我叹了口气,精神也不是很好,不想多说话,便说反正就这样了,你想怎么办吧。被我这么一问,他反而有些语塞了。又问了一些事情,看似和案子没有什么关系,但是都是极其有技巧的,我这几年再外面的摸爬滚打,对于这些套路还是懂些的,不过我确实没有犯事,他也问不出什么。

  那个韩教官审了我两个多小时,一无所获,便让人将我关了起来,说要先关押二十四小时。我感觉到这程序有些不对,无凭无据就押人,这明显是有问题的,不过在这我也不好说些什么,所谓天高皇帝远,便也只能够暂时听他们的安排。

  进了监狱后,几个“狱霸”握了握拳头向我走来,说要给我讲讲规矩,不过听狱警说我是个杀人嫌疑犯时,便立马跳开了,离我远远的。所谓凶的怕恶的,恶的怕不要命的,这些人也怕我万一要是真的杀人犯,再拉下几个,因此也不敢惹我,倒是消停了不少。

  上半夜很吵,我也根本睡不着,到了下半夜的时候,呼噜声此起彼伏时,我坐了起来,回想起了最近发生的一件件事情,尤其是这宗无头尸案,第一宗时,我刚刚回家,第二起,我为了压制灵蛇蛊的毒性,而去捉冥鼠,当天晚上我等待的时间死了个人,还恰好在我布置的捉冥鼠的陷阱不远处,而且期间我离开了大舅,现在大舅受伤,刘鹏失踪,我没有证据证明自己的清白,似乎一切的矛头都指向了我。

  真他妈的背!

  我暗骂了一句,刚刚想要睡下,却听见门外传来了脚步声,走的很急,隐隐约约的还有说话声:“上面压的很急…嗯…就下午…那个叫林开的…”

  说话的人很快便走了过去,我一下便瘫在了床上,还真的是天高皇帝远,以前也不是没有听说过一些地方因为案子查不出线索,便拿人顶包的事情,想不到竟然可能会落到我身上。



第6章 悟道 下蛊
我的生日是鬼节全文阅读作者:幻心加入书架
  我摸了一下灵蛇蛊,下午那审讯的说要看看,我自然不可能什么都交代,便说不在身上。而如今,我可能要靠这东西救命了。既然他们不信,那么如果让他们亲眼看看,总会相信了吧。

  我盘腿坐起来,回想起了那《玄天通冥秘录》里面降服这灵蛇蛊的方法和下蛊的秘诀。

  冥鼠须只能压制灵蛇蛊的毒性,而要想降服它,完全为我所用,还需要配合书中的巫术秘法,《玄天通冥秘录》里面记录的降服灵蛇蛊的方法是一章叫《不动明王心决》的密语,秘录中所记,不动明王是佛教密宗五大明王主尊、八大明王首座,大日如来的教令轮身。而密语则是“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这九个字,又名九字真言,不过读音却并非是按照这来念的,来每一言的后面都标注了读法,用的古苗语注释,读出来应该是佛文或是梵文,幸好在之前我特意问了一下母亲关于苗语的读认,说来也是惭愧,我虽然是苗族血统,但是因为出山的早,加上这些年的四处漂泊,各种地方方言倒是学了不少,唯独这苗语倒是几乎忘了个八九成。

  我看着标注念了一遍密语“灵,镖,铳,洽,解,心,裂,齐,禅”如此念了几遍后,感觉有些熟络,便闭上眼睛,继续一字一字的默念“灵,镖,铳……”每念完一遍,那灵蛇蛊都会动一下,而我有时也会感受到四周的不同来,好像有一种十分微妙的东西存在,倒是我却把握不住,而且这种感觉稍纵即逝,每一次的出现都令我感觉到一种仿佛身心都被温泉浸润过一样的舒服。

  整个晚上我都在体会这九字真言的奥秘,可是这一晚下来,那种奇妙的感觉只出现过寥寥几次,不过我的精神倒是不错,和那些满脸愁容和沧桑的犯人相比,显得更加与众不同。

  上午,我又被带进了审讯室,依旧是那个韩警官。他让我不要耍什么花花肠子,老实交代,还可以争取宽大处理。

  我听到他这样说,是哭笑不得啊,我一没杀人二没放火,你们就凭着推断把我抓到这里来,还无凭无据的关了我一天,现在还要我争取什么宽大处理,真是天大的笑话。

  见我没说话,那个韩警告敲着桌子,对我说我大舅都已经交代了,所以呢,劝我也坦白交代。

  听到这,我冷笑了一声:“交代?就你们这一套说辞,也只能在这些地方使使,在发达一点的城市中,连三岁小孩都骗不了“。

  韩警官听到我这样说,那眼睛又神经性的猛眨了几下,一拍桌子,说他们掌握了所有证据,现在就等着我自己认罪了。

  我暗念了一遍真言,抬起头说道“这里呢,我再说一遍,我不是凶手,不过我可以帮助你们找到真凶,你们最好放了我,我的奶奶是苗青兰,你们认识么?我是她孙子”。

  那韩警官听完后,先是一愣,随机哈哈大笑起来,问苗青兰是谁?是那检察院院长,还是市长?

  我摇摇头,说都不是,她不过是一个在这龙窝寨子生活了一辈子的老神婆,不过前几天去世了。

  他听完后笑的更张狂了:“哈哈哈,怎么的,你还想让她上来救你?我告诉你……”,话还没有说完,审讯室的门便被推开了,那个李警官走了进来,看着我,问我真的是苗奶奶的孙子?

  我点了点头,那个韩警官疑惑的看了我一眼,说不就是个神婆吗?

  我抬起头盯着他:“你要为自己说的话付出代价”。说完后,我感觉灵蛇蛊动了一下,心知成了,那个韩警官有些疑惑,但是仍旧笑,说代价?什么代价?要是我不老实交代,我才要付出代价

  我依旧直视着他,渐渐地,他脸上的笑容消失了。紧接着那个韩警官先是脸色一变,然后便捂住了肚子,趴在了桌子上面。

  那李警官连忙扶住他:“小韩,你怎么了?”。

  他咬着牙,说不知道,肚子突然好痛。在这当头,他都还不忘指着我大叫道:“是不是你搞的鬼?”我伸出双手摊开,装作很无辜的样子说天地良心,我被你们关了一夜,连碰都没碰你一下,怎么能怪我呢?

  我说完后,韩警官已经忍不住滑到了桌子下面,身子弓成了虾形,要不是李警官和那个记录员按着,恐怕都要打滚了。

  我站起身来,说哎哟,他这怎么了,刚刚还精气神十足的啊。

  那李警官四十多岁了,应该在这地方干了不少时间,而且也十分的稳重,他看着我,心中估计明白了几分,朝我鞠了个躬,说道“林大师,实在对不起,是我们有眼不识泰山,没有细查,这个审讯员叫韩青,刚刚从警校出来,不懂规矩,要是有哪些地方得罪了你,有什么不到之处,还请您大人不记小人过,放他一马”。

  我感觉到是十分好笑,大师这个称号在我们那里可是对一些十分有威望的高人的称呼。而现在却用到了我身上,而这些人前一秒还准备把我当替罪羊宰了。要是我没有奶奶给我的这条护身紫金龙,要是我没有在昨晚学会下蛊的方法,现在,恐怕就不会站在这里了吧。都说官场的水深,这亲自走过一番后才体会到这哪里是深,简直就是个大漩涡。

  那个李警官看见韩青快昏死过去,连连央求我先救人,既然人家错也认了,我也不好硬绷着,而且自己也刚刚学会一点这巫蛊之道,也怕弄出人命,便说道:“既然这样,那也就算了,不过嘛,我有三个问题要先说明一下”。

  “你说”。

  “第一,我确实没有杀过人,自然也没有说谎,第二,我要给我家里人打个电话,报个平安,第三,为了证明我的清白,我可以帮助你们寻找真凶”。

  那个李警官可能以为我会提一些过分的要求,但是听完这三条后,紧皱的眉头舒展开来,一一答应下来后,便要我先救人。

  我走到那韩青身边,看见他已经是半昏迷的状态了,看来这护身紫金龙的毒还真是非同一般。



123456789101112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幻心所写的《我的生日是鬼节》为转载作品,我的生日是鬼节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我的生日是鬼节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我的生日是鬼节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我的生日是鬼节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我的生日是鬼节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我的生日是鬼节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