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玄幻奇幻小说 > 魔女重生爱上我最新章节 > 魔女重生爱上我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第73章 越长山小径通幽(4)
魔女重生爱上我全文阅读作者:则野加入书架
比起嘴皮子功夫,石老爷子怎么可能是闻思绮的对手?两人磨了一会儿,最后还是闻思绮占了上风,欢欢喜喜地往周正背上一趴,告别了泥土和乱石。

  不过这么一来,周正就没法子再去搀扶石老爷子了。于是闻思绮随意点了个下属,让他去扶着石老爷子,免得石老爷子站不住。

  这么安排合情合理,可是却苦了石老爷子。

  周正是心底软,知道迁就人的。他搀扶石老爷子时,一切都以石老爷子为主。老人家腿脚不比壮年,走得越久,步子就越小。周正为了照顾石老爷子,明明他一步可以跨出石老爷子两步的距离来,他却只迈半步,始终伴在石老爷子身边。

  可是换了个魔教教众来,这可就不同了。这些个魔教教众都是些什么人?往好了说是粗枝大叶,往坏了说是脾气暴躁,总之是些没什么耐心,更没什么爱心的人。

  这替换来搀扶石老爷子的教众,原本听了石老爷子讲过去的故事,听得是心里发酸。他想现在是自己来搀扶石老爷子,那必得是尽心尽力,不可让老人家受了苦。他心里是这么想的,最一开始他也是这么做的。

  开始时,他与周正一般,明明可以一跨一大步的,偏要走小碎步,亦步亦趋地跟在石老爷子后头。

  只是为人做事,靡不有初,鲜克有终。做一件好事容易,要把这好事一直做下去就千难万难了。明明可以走得很快,却偏要放慢步调,这种小碎步走着最让人烦躁。这不,没走上多少时间,那教众便厌倦了。

  “这老头走得怎么这么慢?”教众心里有些不快,暗道:“烦死了,看我走得快些。”

  教众这心思一动,脚下的步点便加快了一些,他与石老爷子间的关系也一下变了。原本是石老爷子走多快,他就走多快;现在正好颠倒过来,他走多快,石老爷子便得跟着走多快。

  虽说这提速提得也不多,但对石老爷子而言,却有些难以负荷。等他们一行人走到一块斜斜的石壁前时,石老爷子已是满头大汗,连腰板都直不起来了。

  “爬过这块石壁,上面有一个洞口,就是通往东越寨子的通路。”石老爷子把话一放,便一屁股坐到了地上,连起身都做不到了。

  而另一边周正的感觉也好不到哪里去。他背着闻思绮走了一路,受的罪一点也不比石老爷子小。

  从外貌上看,周正身子颀长,体型还有些瘦削,不像是有大力气的人,倒像是个五体不勤的公子哥。但是认识周正的人都知道,他的力道颇大,等闲的壮汉都不是他的对手。非得是出了名的大力士,才能于他掰掰手腕。纵然如此,周正与人角力,也是鲜有败绩。

  但力气大归力气大,力气再大背了个人走山路,也是十分的辛苦。

  山路崎岖,挺直了身子走容易摔跤,必须放低重心,猫着腰走,才能保证安全。这原本已经有些累人了,要是背上再背一个十二三岁的姑娘,那就更让人吃不消了。

  饶是周正力大,这一番走,也走得是气喘如牛,腰上更是阵阵酸胀。若不是他新近学了内功,有内力在体内流转,多少给他添了些力气,恐怕这段路他还走不完呢。

  他二人的表现,闻思绮都看在眼里。她嘴角微微扬起,带出浅浅一抹微笑来,心道:“在我面前聒噪不休,就得吃些苦头。”

  念头转过,闻思绮笑盈盈地问道:“石老爷子,你让我们带上绳子,就是为这儿做的准备吧?”

  石老爷子跟拉风箱似的,喘了两口粗气,这才回答道:“回姑娘……的话,没错。”说话间仍喘得厉害,好不容易喘定了,他才又说道:“原本这石壁并没……有这么陡峭,是我去过东越寨子后,他们才改的。据东越人说,他们的祖先在山里狩猎时,发现山上有一个很深很深,深入山腹的洞穴。后来他们就在洞穴旁安营扎寨,建立了自己的寨子。他们的祖先沿着山洞又开凿了一段,将这座山给凿通了。为的是有朝一日,如果族群有了危机,陷入重重包围,便可借着隧道,逃离岭南。而为了将那个洞口掩住,不让人发现,东越人就将洞口下方的岩石凿成了石壁模样。当年石壁并不是十分陡峭,别说是人,就是灵活些的动物也攀得上去。可是在我进入东越寨子后,他们觉得必须将石壁凿得更陡峭些,才能避免再次被人发现。于是石壁就成了现在这副样子,没了本事的人根本就上不去。小老儿晓得姑娘身边多有好手,只消上去一人,在上方系好绳索,其余人便可借力向上了。”

  闻思绮一听,点头道:“这事确实不难。”说着,便望向自己身边带的人手,问道:“谁有信心为我拔个头筹?”

  这石壁约有两丈多高,几乎垂直,上面孔窍又少,等闲人爬不上去的。闻思绮看了看左右,见他们一个个默不作声,就连陈舵主也是一脸尴尬,目光游移,便知道这群人是没这本事了。

  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江湖之中,各门各派保密程度最高的,就是高等的内功心法。除了少数入室弟子,其余人等连摸一下高等内功心法的封面,都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纯粹的妄想。

  这说起来有点像《笑傲江湖》,是个武林人士就会内功,华山派的人自然也会,可是岳不群到死都没把《紫霞神功》传下去。嵩山派的左冷禅也好不到哪里,整个嵩山派上下,只有他一个人会用寒冰真气。

  而在高等功法后,就数身法的保密度最高,不得掌门或者自家师父的喜爱,也是想都别想。

  说起来倒是砍人的功夫最好学,会几招就砍几招,没招式也行,能砍死人就是好招式。大部分的江湖人,是不会什么高明身法的,都是练了几天内功,几招砍人的武学,便闯荡江湖的货色。

  走到了绝壁前,闻思绮叹了口气,从陈舵主手里接过绳索,便一跃而起。只见她像是只轻盈的小雀,一跳便是丈余高度。她将要落下时,一个闪身,在石壁上的孔窍借了把力,便又斜着向上弹去,往另一处孔窍飞去。如此三回,她便成功越过了石壁。

  等越过了石壁,闻思绮才知道石老爷子所说果然是一点不差。原来东越人营造的这个洞口,就像是地包天的门牙。一上一下,一前一后两层石壁像牙齿一般互相遮掩着。两层石壁间的空隙里,又长着些杂草,等于又是一重伪装。

  如果从外面看,无论怎么看,都是看不到那道让人进出的缝隙的。只有亲身攀过下面那块三丈高的石壁,才能发现其中的玄机。

  闻思绮从缝隙处走了进去,只觉得眼前一黑。原来由于两层石壁的嵌套,石壁后头根本没有光亮。闻思绮身上并没有带照明工具,没办法,她只能盲人摸象般地用手摸索了起来。

  摸了一小会儿,闻思绮找到了一根石柱,左右试了试,颇为牢固。她就将绳索套在了石柱上,打了个死节。

  做完了这些,她又摸到了缝隙处,将剩余的绳子抛了下去,抛在了外头的人群面前。

  “我固定好了,你们自己爬上来吧。”闻思绮对着人群吩咐道。

  在光滑到没几个孔窍的石壁上闪转腾挪,这过于考验身法,也过于考验内功的绵长程度,这是这群没受过名师教导的魔教教众做不到的。但是如果有一根固定好的绳子,让他们凭着两膀子的力气,攀到石壁上,那别说是三丈了,就是十丈又有何难?

  至于石老爷子,只消让人将绳子捆在他身上,把他慢慢拉上去也就是了。一行人,就这么无惊无险地进了东越人的密道。

  PS:感谢小老周和九天炎羽两位好同志的打赏,话说我不更新不掉收藏,一更新就掉收藏是什么鬼?

  UU看书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UU看书!UU看书。;

第74章 0越地华夷照面(1)
魔女重生爱上我全文阅读作者:则野加入书架
“你不是脚崴了么?”周正到了隧道里,向闻思绮发问道。

  “看来只是硬伤,休息过也就好了。”闻思绮的话让周正一皱眉,但是也没什么好说。

  接下来的事说来便简单了许多,就是爬山而已。闻思绮等一行人将火把点招,便沿着山中隧道,不住向上走去。

  不过说来是简单,真的把这隧道走完,也是一件难事。如同石老爷子说得那样,这山中隧道并不十分好走。

  像后世的盘山公路一样,这东越人在山腹内开凿的隧道,也是蜿蜒盘折而上的。说起道理来很简单,如果一条路笔直向上,就会过于陡峭,让人不能通行。

  在山腹之中,他们这一走就走了三个多时辰,才将这路走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这隧道尽处,竟是一块光秃秃的石头。

  打头的陈舵主回过身来,着急地对着闻思绮说道:“小姐,没路了!”

  闻思绮倒不慌不忙,她转过身,便去问队伍中,由人搀扶着的石老爷子。

  只是这一路行来,在走山路便花了一个多时辰,在山腹中又是三个多时辰,加在一起将近五个时辰。五个时辰是什么概念?那就是十个小时。

  走完了这一路,只有陈舵主和周正还好些,前者靠的是深厚的内力,后者凭的是天赐的身躯。其余诸人,就算是修炼了高深功法的闻思绮,因为年幼力弱的缘故,也觉得气息不顺、喉头发甜。更不要说是年老体衰,又在山路上被折腾了半路的石老爷子了。

  现在的石老爷子就像是脱水已久的鱼,说不了话,一张嘴只是不住地翕动着。众人等了他许久,他才算勉强缓过气来,对着闻思绮他们说道:“闻姑娘,你用火把照一照,看这隧道的右上方是不是有个小孔。”

  陈舵主怕石老爷子没安好心,不敢让闻思绮去看,他叫过一个教众,让他举着火把去找那可能存在的小孔。

  被喊来的教众拿着火把,将右手举起,查看了起来。片刻之后,那教众喊了一声:“没错,是有一个小孔。”

  陈舵主闻声走上前去,仰头一看,确实有一个铜钱大小的孔洞。

  隧道之中全无阳光,若是没有火把,根本是伸手不见五指。可纵然有了火把,火把上火苗不住跳跃,上头放出的光自然也是不住晃动的。在这种照明条件下,如果不是有心往右上方去找,根本不可能在凹凸不平的隧道石壁上,找出这一个小孔来。

  “东越人在我意外走通隧道以后,害怕被人利用这个隧道进行突袭,便将寨子里的这个入口用巨石封住了。如果有意外情况发生,有人要借着隧道进入寨子。那就得在这个小孔处点燃些发烟之物,让烟雾从小孔处渗进去。小孔那头的人见了烟雾,就会将巨石挪开。”

  听见石老爷子这么说,陈舵主不敢擅作主张,谁晓得这烟熏过去,会是什么情况。他又看向闻思绮,让自家圣女做主张。

  闻思绮吃准了石老爷子没有害人之心,颇为随意地说道:“照老爷爷的话做,手脚快些。”

  陈舵主得了令,不敢再犹豫,立刻取了腰间的水壶出来,含了一口水在嘴里,又从下属手中拿过方才攀登用的麻绳。他拿住了麻绳的一头,将一口水都喷在上面。然后一手拿着麻绳,一手拿着火把,用火把去烤那湿透了的麻绳。

  麻绳是黄麻剑麻之类的植物纤维所制作,本是易燃之物。可这一下沾了水,就像是湿柴火一样,见了火焰,便大放白烟。

  隧道之中通风不良,这白烟一起,呛得后头的人一阵阵的咳嗽。闻思绮连忙指挥着部属向下退了好些台阶,这才觉得好些。唯一苦就苦了陈舵主,这烟雾都是往上飘的,正罩着他的上半身。

  好在痛苦的时光也不是很漫长,放烟放了没多久,他面前堵路的那块大石头就被挪开了。烟雾自然也一下往上方飘走,消散无踪了。

  陈舵主站在一行人的最前方,只觉得眼前一片都是白茫茫的阳光,想向前张望,却被光晃得有些睁不开眼。

  光的那一边,有个粗哑的嗓子大喊了一声:“来人是谁?”可他这一声喊,却没用华夏族的语言,用的是百越子民的越语,因此陈舵主他们都没有听懂。

  倒是本来气喘不定的石老爷子,在听到这声音后,恢复了些活力。他深吸了一口气,朝着光亮处喊道:“是我。”这句话用的也是越语。

  石老爷子与隧道出口处的人,对暗语似的说了几句话。接着那头的人就换了不怎么流利的华夏语言,说道:“石大哥,好久不见了。”

  在旁人的搀扶下,石老爷子头一个走出了洞口。等闻思绮他们出来时,只见石老爷子正与一个中年男子抱在一起。

  “我来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我的结义兄弟帕丁,也是东越的族长。”石老爷子指了指那个身高体健,魁梧得像是山岭巨人般的中年男子,如此说道。

  接着他又对着帕丁介绍起了周正一行人:“这是周公子,这是闻姑娘,其余的都是他二人的手下。他们是听说了解脱天的事,赶来助拳的。”

  “那真是太感谢了。”帕丁听了石老爷子的话,嘴上说着感谢,眼睛里却满是猜疑。他一双铜铃般眼,左右扫视着闻思绮一行人,没太多信任的意思。

  帕丁在观察闻思绮,闻思绮也观察着帕丁。帕丁本就直来直去惯了,演技很差,而闻思绮又是最善察言观色的。因此她只和帕丁对了一眼,就知道眼前这粗汉根本不信任他们,甚至是立刻就想把他们赶走。

  想到此处,闻思绮便笑盈盈地站了出来,说道:“帕丁族长,先别称谢。你怎么不问问,我们有多少人手来,有多少物资来,又有什么要求呢?”

  这话直来直往,敏感内敛的人听来难免觉得不舒服。像石老爷子和周正听了,都皱起了眉,大摇其头,他们暗道:“闻姑娘挺聪明的人,说话怎么这么冒失?”却不知道闻思绮这话里,另有所指。

  帕丁被闻思绮拿话这么一堵,有些尴尬。他本想着自己寨子里还有机密事,最好是稍微接待一下,然后抓紧送客,把闻思绮他们弄走。现在闻思绮先把话头扔出来了,他想冷处理都不行。

  帕丁本来还想再打个马虎眼,但想了想自己似乎也不是那号人物,便也直接了当地说了:“很感谢各位的热心,但我们不需要帮助,百越的子民,有自行解决困难的能力。各位应该累了,在寨子里休息一晚,明早就离开吧,省得惹祸上身。”

  UU看书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UU看书!UU看书。;

第75章 0越地华夷照面(2)
魔女重生爱上我全文阅读作者:则野加入书架
石老爷子当初误入隧道,正巧在隧道里碰到了帕丁的父亲,也就是东越寨的前任族长。当时帕丁的父亲中了别人的奸计,身负重伤。他在山中带着敌人绕了一圈,甩脱了追兵后,便逃进了隧道里。

  只是这隧道实在是太长了,身负重伤的前任族长根本没有体力走完全程,他只走了不过三分之一路,便晕倒在了途中。说来也是天不绝他,正巧这一天还是少年的石老爷子闯进了隧道,还发现了奄奄一息的他。

  石老爷子心善,见有人奄奄一息,便问他要不要帮忙。前任东越族长自然让他向上赶去,去找东岳族人。得了指示的石老爷子也不管许多,为了救人一命,赶忙一个劲地往前爬。到后来,石老爷子手里的火折都烧完了,他便手足并用,摸着黑爬到了东越寨子里。

  他将隧道里有人的消息告诉给了东越人,东越人便赶紧下到隧道里,救回了自己的族长。而石老爷子也正是因此才成了东越的座上宾,更与帕丁结成了异姓兄弟。

  若是没有这一层关系在,东越人也不是傻子,他们的秘密逃生通道被人给发现了,还不得来个杀人灭口,以绝后患?

  也正是因为这层关系,帕丁才没有直接把闻思绮他们轰走。否则以目前寨子里的状态,他绝对是要直接赶人的,而不是这样软绵绵地送什么闭门羹,希望闻思绮他们自觉没趣、自行走人。

  可闻思绮一上来就挑明了谈条件,帕丁就不好再推三阻四了。毕竟人家没开口时,你尽可以装傻,这是一种婉拒的手段。人家已经开口了,你再装傻,难免弄得石老爷子这个引荐人难堪。

  帕丁与石老爷子这个义兄虽然算不上生死之交,但感情也算深厚,他可不想让自己的义兄难做。于是帕丁便没再装傻,而是直接出言拒绝了闻思绮,一丁点合作的余地都没留下。

  闻思绮见帕丁回绝得十分干脆,心道:“他现在正是需要人帮忙的时候,哪怕是多一把刀,多一身甲,也比什么都没有好。他怎么会就这样拒绝我呢?其中必有蹊跷,肯定有什么东西不想让我这一行人知道。”

  想到此处,闻思绮想要掺和一脚的心就更旺盛了。她笑盈盈地瞧了帕丁一眼,柔声细语道:“那解脱天用一部有严重残缺的功法,发展邪教组织,大肆网罗部众,置无辜百姓的生命于水深火热之中。今日他用武力逼百越子民臣服于他,明日还不晓得他又要逼谁就范。这种事我瞧不过眼,因此特地调派了家里人来为族长助拳,族长你何必拒人于千里之外?”这一回说话,她却没用自己的套路,而是用了周正悲天悯人、义正言辞的那一套。

  帕丁听闻思绮谈起解脱天,只觉得她说得句句在理,心下便生了两分情感共鸣,对闻思绮也没那么排斥了。他长叹了一口气,说道:“你们是我义兄引荐来的,换了平日,我肯定要多加招待,只是这几天确实是不方便。至于原因,你也说了,没有别的,就是解脱天。”

  “既然要和解脱天作战,为何不看看我能提供什么帮助呢?兵刃、铠甲、药材、人手,我家样样都有。”见帕丁态度松动,闻思绮便趁热打铁,立刻跟进一步。

  没想到帕丁还是摇头不许,似乎连谈这个话题的兴趣也没有。

  “多谢姑娘你的美意,只是我们百越子……”帕丁摆了摆手,正要再劝闻思绮一番,让她赶紧放弃趟这滩浑水的念头。

  这时远处却忽的传来一个有些尖锐的声音,打断了帕丁的话头:“我们百越子民自有百越子民的办法,不需要你们这些不可靠的华人来帮忙。”

  这话可是一点面子都没留,周正、闻思绮这一行人,听得都是心里冒火。他们一个个地侧过脑袋,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说话的是个青年男子,约莫二十多岁的样子,身材与周正差不多,也是瘦长条子,肤色也是百越人中少见的白皙。他的装束与一般的百越男子没什么区别,上身是对襟铜扣短衫,衣服外斜挎一条白色坎肩,下身是宽脚长裤。他的头顶则收发为髻,用银色的丝绸包了个宝塔形的缠头。

  “怎么,我说的话有什么问题吗?”青年见众人对他怒目而视,却一点悔改的意思也没有,依旧笑嘻嘻的,一副“你不服就来打我”的表情。

  周正这边的人义愤填膺,魔教教众本就是些粗人,被自己眼中的下等人越人给喷了一顿,立刻就喷了回去。不过他们说话没个准谱,都是些不大方便说给小孩子听的污言秽语。

  “华人就只会说这些话吗,肮脏啊!”青年丝毫没有着恼,反而摆出可惜的样子,不住地摇起头来。

  这时,一直没说什么话的周正却忽然开口道:“既然你觉得华人不可靠,又觉得华人肮脏,那干嘛还用华人织的丝绸,还把它顶在头上,你是脑子有问题吗?”

  “我用什么缠头,关你什么事?”青年瞪了周正一眼,显然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多说什么。

  原来周正的话正戳在青年的痛处,他寨子里的族人,有不少仰慕华人习俗,改穿了华人的衣物。他是部族的少族长,是个死硬派,仍坚持穿自己部族的服饰。

  但他仇华是没错,可他不是傻子。用丝绸来缠头,比用青布轻巧得多,也柔软透气得多。作为部族少族长的他,用得起丝绸,干嘛还要用青布?

  当然,他用丝绸缠头,也不仅仅是为了舒服,更多的还是为了显示自己的富有和地位。平日里,他虽然不会明说,但只要是认识他的人,都会被他丰富多样的丝绸缠头所震惊,对他投去艳羡的目光。他也一直很享受这种被人羡慕的感觉。

  可是今天,他习惯性地贬低华人,却正好被周正拿了丝绸的事来糗他,他便没话说了。他总不能说丝绸是烂货,如果他这么说,就等于是在打自己的脸——傻子才把烂货天天顶头上。但他也实在不愿意夸奖丝绸,在他看来,这就等于是承认了百越子民不如华人来得心灵手巧。

  “你怎么不说话了?”周正见青年不说话,却还是不肯就此罢休。

  周正是滥好人,这没错,可是泥人还有三分火性呢!作为一个民族自豪感爆棚的天真青年,作为一个共产主义的优秀接班人,他最看不得的,就是有人说自己的民族不好。

  眼见周正似乎跟他杠上了,那青年下不来台,干脆耍起横来。他左脚向前跨了一步,把手一招,摆了个防守的姿势,对着周正说道:“我就喜欢用丝绸缠头,那又怎么样?我就一边看不起你们,一边还要用你们的东西,你能怎么样?你有本事就亲手把它摘下来,不然就承认华人不如我们越人。”说着,他指了指自己头上的丝绸。

  帕丁是此地的地主,不能坐视客人打架,但也不好出言训斥青年。毕竟说起来,他俩都是越人。没辙,他只能和气了稀泥,劝解道:“卓彰,这些都是我的客人,你不要乱说。”

  那个叫卓彰的青年不愿就这么和解,干脆装作没听见,仍挑衅着周正:“怎么,华人只有嘴巴有力,手上就没力了吗?”

  周正想要出战,却被闻思绮拉住了衣角,她小声道:“你不是他的对手。”

  周正却头一回驳了她的面子,他把闻思绮的手轻轻推开,说道:“我什么都能忍,就这个忍不了!”

  他二人说话声音不大,但陈舵主就站在旁边,把话都听得真切。这粗汉不禁朝周正比了个大拇指,赞道:“有种!”又轻声补了一句:“见势不好就往我这边跑,我有法子治他。”

  “说了这么多你自己不上!”周正暗骂了一声,便没理陈舵主,大跨步走上前去,怒目瞪着卓彰。他要把卓彰满是嘲讽意味的脸孔印在自己的脑海里,借此来让自己变得更加愤怒。

  就像闻思绮说的,凭周正现在的功力,不是卓彰的对手。但是除开功力,周正还有别的东西可用。

  早先周正全然不会武功时,都能凭着血怒之力打垮苗阜的随从。现在他练了武功,正正相乘,总不能得负吧?

  “你们……”帕丁出声想要阻止这场不公平的对决,却被卓彰给堵了回去:“帕丁族长,巫神在上,难道你要破坏一场决斗吗?”

  百越子民崇拜巫神,每个人心中都有尚武精神,都崇拜强者。在这种氛围下,一旦有人约定了决斗,旁人是不好插手的。尤其是不能以“担心其中一方的安危”来作为停止决斗的理由,这对于那个被保护的决斗参与者而言,是一种最大的羞辱。

  帕丁被这么一堵,便没话说了,他把目光移向石老爷子和闻思绮,希望他们出面劝阻周正,让他放弃决斗。毕竟华人不像越人,决斗对华人并没有什么过于神圣的意义。

  可是石老爷子是个说不上话的,而闻思绮猜到了周正的想法,也想看看他到底能不能顺利调动怒气,调动起怒气来,又有多少战斗力。这念头一起,闻思绮便没阻止决斗的心思了。

  “反正他是不死之身。”闻思绮这样想着,便也乐得让周正去打上一场狠架,磨练磨练凶性。

  周正不知道周围人的想法,只知道自己实在咽不下这口气,便全力调动起了自己的怒意。至于卓彰,他一眼就看出周正的气息远弱于他,因此十分托大地站在原地,等着周正来攻。

  “愤怒……愤怒……”周正见卓彰没有动作,干脆闭上了眼,全力为自己营造愤怒的思绪。

  在现实中一动不动的卓彰,在周正的想象中,却不住地张牙舞爪。随着这种幻想的深入,周正只觉得自己浑身上下,开始变得滚烫,血管里的血液,也加快了流速。

  PS:感谢九天炎羽和泪"殇~〃两位好同志的打赏,有兴趣的同志们加一下书友群438379583。

  UU看书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UU看书!UU看书。;

第77章 0越地华夷照面(4)
魔女重生爱上我全文阅读作者:则野加入书架
闻思绮满心欢喜,以为对方是要和自己谈条件,然而就像阿甘他妈说的那样——人生就像巧克力,你永远不知道下一颗是什么味道。

  闻思绮在帕丁的带领下,见到了卓彰的姐姐,一个非典型的百越人女子。

  她有着百越人常见的麦色肌肤,和像猎豹一样健美的身体线条,这都是百越人常有的特征。至于为什么说她非典型……普通的百越人在身高上有先天劣势,往往比华人要矮上一些。但眼前的这个女子,却有着将近八尺的身高。纵然她赤足站着,比周正也矮不了太多。

  至于容颜——她的五官还算好看,但离祸国殃民还有些距离。远的不说,就说近处,闻思绮零差错的精致五官可以轻松将她压下。尤其是她双眼下面的那两道铅笔般粗细的,由眼角延伸到颧骨的白色线条,也不知是用什么染料纹刻的,并不难看,但完全不符合华人的审美。

  华人嘛,就喜欢白白净净的东西,最好像闻思绮那样,细腻洁白得近乎透明,完美得就像一块白璧。

  不过或许上苍将她创造出来时,着重点也并不在她的脸上,而是她的神采。她的身上有一种虎豹般的气息,锐利而有神,让人无法忽视她的存在。

  如果某一天,周正与她再次相见,在一片银色的月辉下。她会扬着嘴角,骑坐在一头有着油亮毛发的黑豹身上,她的眸子比那头黑豹的还要明亮,优雅而危险……如果真有这一天,周正一点都不会吃惊,因为那就是她该处在的场景,她该有的风姿。

  卓彰的姐姐带着歉意,向周正微微笑了笑,说了几句越语。

  “她说什么?”闻思绮和周正完全听不懂越语,只能求助于帕丁和石老爷子。

  帕丁是东越人的族长,是有身份的人,一旁又有石老爷子可以承担翻译工作,因此他便没有开口。石老爷子见帕丁不说话,就充当起了翻译,解释道:“她说她叫艾露恩,是卓彰的姐姐,为她弟弟的冒犯,向周公子和闻姑娘表示歉意。”

  “她只说了这些吗?”闻思绮眨了眨眼,难掩脸上的失落神情。

  “她只说了这些。”石老爷子很负责任地把艾露恩的话又筛了一遍,确认自己没有漏掉任何一个字,这才回答了闻思绮的问题。

  “艾露恩小姐,我听闻你们要对付解脱天……”

  “谢谢闻姑娘的好意,我们百越人自有百越人的做法。”

  之后闻思绮甚至记不得自己说了什么,也记不得艾露恩说过什么……对她而言,一番谈话没有半点建设性。这种结果像是一盆冷水,从她的头顶一倾而下,将她淋了个通透,把她像是跳动着的火焰般的设想,浇灭成了一堆烟都没有的冷灰。

  “如果岭南的事不成,我接下来该做什么?”闻思绮的脑袋里什么都没剩下,只剩下了一堆乱麻。

  闻思绮重生以后,定了种种计策,十个字里便有八个字与周正有关。为了拉拢周正,为了掌控他的力量,闻思绮在做策划时,根本就没把自己当个人来看。虚情假意也好,自荐枕席也罢,哪怕用淫药淫术,做一个最下作的女人,也是无妨的……她只当自己是一个纯粹的物件儿,和一块玉坠子,和一套青花瓷,并没有任何的不同,只要能得到周正就行。

  闻思绮就这么贱吗?

  她就这么不把自己当个玩意吗?

  当然不是!

  没有谁生来就是自轻自贱的,**小时候做的也是公主梦!

  闻思绮也想做个生来骄傲的人,就像她从出生开始,直到噩梦惊现的那一天……就像那些快乐日子里的她一样。

  权势——她生来是骄傲的,是魔尊的掌上明珠,是魔教数万教众口口声声敬奉的圣女。

  美貌——除了前世的周正,没有任何一个男人能不被她迷倒,中原大地为她倾心的男子有如过江之鲫。

  智谋——她是踆燹后期主要的谋士之一。

  天赋——除开周正和踆燹这两个怪物,她是同代人中的佼佼者。

  闻思绮有理由去骄傲,她有资格去骄傲,但……她不见得有那么好的命去骄傲。这就是她的人生,简直就像是老天爷开的一个玩笑。

  她的父亲死在了闭关的过程中,然后似乎就在顷刻之间,由他父亲强力弹压才初显凝聚力的魔教权力架构,一下就土崩瓦解。长老们闹得闹,斗得斗,自立门户的自立门户……结果让踆燹有机可趁,利用连横合纵般的手段,蚕食鲸吞,最后将整个魔教都纳入了他的控制。

  而后,便是一场噩梦。

  踆燹是妖皇遗脉,体内留的是金乌的血统,体内阳气过盛,随着功力增长,难免反伤自身。闻家姐妹却刚好,都是玄阴姹女身,她们的元阴正可以用来化解阳气过盛造成的伤害。

  事实上不只是踆燹对她们觊觎已久,玄阴姹女身对所有修习阳性功法的武者,都有非常强大的吸引力。有内伤的人,可以通过阴阳调和,来治愈自己的伤势。没有内伤的修行者,则可以利用玄阴姹女身的元阴,来滋养自身的经络。在历史上甚至有先天境界的武者,在长期的升级无望之后,靠着玄阴姹女的元阴,一举突破境界的。

  失去了父亲庇护的闻家姐妹,从不可侵犯的魔尊之女,变成了谁都想得之而后快的练功鼎炉。更不要说这一大一小两个鼎炉,还是一对娇羞美艳的姐妹花。

  美貌、财富和智慧,女人沾上一样就是不幸,而闻思绮偏偏什么都有,真是大不幸。

  这就是为什么,在重生之后,闻思绮甚至没有考虑过“逃跑”之类的事。因为她知道,所谓逃脱,根本就是自欺欺人。只要踆燹或者别的什么人还惦记着她们,她们姐妹就无处可逃。她只能通过自己的努力,直面命运,改变命运。

  至于方法,闻思绮想了很多,但能凑效的似乎只有一个,就是眼前她正在做的——控制周正。

  闻思绮坚信,只要自己能抓住周正,别的不说,自己妹妹的安危,就算是有保证了。

  至于过程……卑鄙无耻也好,肮脏龌龊也罢,闻思绮都不在乎。毁灭她一个人的骄傲和道德,比姐妹两个都坠入地狱要好得多。

  而在这几天,解脱天、百越部族、练气少年等一系列的人物与故事,让她看到了主宰自己命运的可能。不仅仅是出卖身体来捆绑周正,而是通过自己的努力,去改变自身命运的可能。

  还是那句话——有谁生来就愿意选择自轻自贱?

  可是就在刚才,闻思绮意识到,这一切似乎都只是自己一厢情愿的幻梦。她到现在都不明白,百越人为什么会是这种反应,连一丝谈合作的心思都没有。她只知道,自己或许真的只能放下骄傲,做一个最下贱的人了。

  “这就是我的命运么,注定只能做一个没有尊严的人?”重生以来,重重压力几乎要将她逼疯,使她从一个灵动的妙人,变成了一个蝇营狗苟的“感情贩子”,一个粗俗的投机者。

  最要命的是,到了今天她才发现,或许她连投机都投不成。

  聪敏灵动的她,被愤懑和羞愧纠缠着,一时间失魂落魄了起来。直到周正在她肩头狠拍了几下,才让她惊醒了过来。

  “这里是哪里?”

  “这里是客房啊,我们都过来好一会儿了。帕丁族长说让我们今天就在寨子里休息,明天他派人送我们下山。”

  “哦……那你拍我做什么!”闻思绮浑身上下都是怒气,就像是个着了火的煤气罐,随时都可能爆炸。

  周正被闻思绮瞪了两眼,苦笑道:“刚才卓彰的人来过了,他约我子夜再战,你说我要不要去?”义愤过后是清醒,他也知道自己不是卓彰的对手。

  没料到闻思绮听到这消息后,竟然冷冷地笑了起来,她一字一顿地念道:“去!为什么不去?这群百越人以为自己很了不起,我要你狠狠地揍他,揍到他求饶为止!我要你把百越人的脸,砸进烂泥里!”

  “呃,可是我打不过他!”周正有些为难地说道:“白天我试着让自己愤怒起来,调动我体内的怒气。可是你也看到了,我做不到。偶尔升起的怒气很快就会消散,我这样怎么出去和他斗?”

  与周正紧锁着的眉头相对的,是闻思绮扬起的嘴角。

  “不就是怒气吗?我有办法。”半透明的美丽小脸皮笑肉不笑,猫儿般晶亮的眸子里,满是凝视着老鼠的无情气息。

  闻思绮愤怒而暴躁,偏偏有人很不幸地凑上了前来。

  PS:感谢九天炎羽兄弟的打赏。

  UU看书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UU看书!UU看书。;

第78章 12柱神人相通(1)
魔女重生爱上我全文阅读作者:则野加入书架
  “正哥,快醒醒,今天是你早班,你怎么还不起来?”熟悉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周正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晃了好几下才总算从床上爬了起来。

  “恩,怎么是你?”周正睁眼一看,睡眼虽然惺忪,但总不会看错,眼前人居然是阿道。

  阿道闻言,做西子捧心状,装模作样的几乎挤出几滴眼泪来:“正哥,你这是什么话,什么叫怎么是我?你我是室友,不是我又是谁?”

  “呃。”周正一听,觉得也对:“没错,阿道是我的室友啊……可我怎么觉得少了点什么?”

  周正搜索枯肠,把记忆翻来覆去找了好几遍,隐约觉得有些不对,可却就是想不起来。毕竟当幻梦过于真实,人便会沉溺其中,难于自拔。

  当犹豫着该不该去决斗的周正,遇到心情极差,大发邪火的闻思绮,就是此刻的景象。

  闻思绮随身携带了世间少有的对周正有效的致幻剂,她本准备留着这份药,来给周正营造一场“禽兽不如”的春梦,好让他心甘情愿地对她负责。现在却因为一而再再而三地被百越人拒绝,一时心理失衡,用在了此处。

  闻思绮让周正服下“绮梦散”,又用相应的手势、语调,将其催眠,使其陷入幻梦。现在的周正,就在由闻思绮所营造的梦中。

  不过就像人在梦中,也会有一两个刹那觉得不对。周正为人最是守信负责,他这一回陪着闻思绮出来散心,心里便自然地记挂着她的安危。可这幻梦之中,却根本没有闻思绮这个人,这让他总觉得有些不对,仿佛缺了些什么。

  周正紧锁着眉头,还在那里思索,阿道却在一旁催促道:“你再不起来,范老板要来骂人了。”

  “哦,我这就起来。”不过人在梦中,所见的其实都是自己的想法。周正会因为不见了闻思绮而恍然若失,也自然会因为对范老板的尊重,努力工作。

  因此梦中的阿道说起要范老板来,周正也是一个激灵,心想范老板对他是有恩的,他必须好好工作以作回报。这一想,便把闻思绮那一节给盖了过去。

  “你这一天都过得很开心,努力工作过以后,韩家的人请你过府赴宴,韩少清更是陪侍一旁。”闻思绮在周正耳畔轻声低语,说话的语调就像是摩登伽女诱惑阿难。

  “我去韩家赴宴……”周正听得闻思绮说起这一节,眼皮下的眼珠子不住震颤,生出了新的绮念来。

  “小周,这是西域传来的葡萄酒,贵得跟黄金似的。我看得起你,所以特别拿出来,来,我们两个碰一杯。”韩二端起琉璃杯,朝着周正遥遥一敬,说道:“葡萄美酒夜光杯,是爷们儿就干了。”

  “不要了,我一喝就醉,酒品还差。”周正拱了拱手,想要推辞:“咦,我从来都没喝过酒,我怎么知道自己酒品差的?”这又是一处从现实里带来的问题,他最不喜欢给别人添麻烦,发过一次酒疯后,哪怕在梦中也隐隐约约记起此事,不肯再喝。

  “就你这副不爽气的模样,还想追求我妹子?”韩二看来确实喜欢喝葡萄酒,自斟自饮地就干了好几杯,喝得面上微红。他本就是从来不嫌事大的人,这一下就更是口无遮拦了:“这里没有外人,我们谁也别装模作样。你喜欢我妹子,我妹子也喜欢你,等哪天你们成事了,我就是你二舅哥。二舅哥敬的酒,你敢不喝?”

  “二哥,你胡说什么呢!”今晚的韩少清没有像平日那样白纱罩面,而是大大方方地露了面容,恣意地展现着她精致的五官,和动人的笑容:“大哥,你也不管管二哥。”

  “哈哈哈,你说什么,我醉了,听不清楚。”韩大笑了两声,干脆装起了糊涂。

  “你们都欺负我!”没了白纱罩面,韩少清的一颦一笑便没了遮掩。此番她遭到自家哥哥的嘲笑,脸像黄昏时分的天幕一样,烧起了一大片一大片的红霞。

  周正看得心醉,一时间如雕塑似的,没了动作,只呆呆地看着韩少清。

  “你这呆子,看什么呢!”韩少清轻咬着薄薄的嘴唇儿,似嗔还喜,一双妙目眼波流转,都落在了周正的身上。

  “我没……我没看什么啊……”眼睛直愣愣地盯着人家的脸,还被人抓了个现行,周正是好不尴尬。他一边急忙撇过头,一边为自己开脱着,一个不慎,竟不小心打翻了酒杯。

  一时间酒香四散,满座都是酸甜气息。而始作俑者周正身上正是重灾区,他的右边袖子被葡萄酒给沾湿了一大块,暗红的酒液从他的袖口处洇开,还有渐渐往上爬的趋势。

  “你不喝也别浪费啊。”韩二在那里抱怨:“这玩意有多贵你知不知道?”

  周正连忙站起身来,又是拱手,又是弯腰,向韩二道歉:“对不起,我不是有心的。”

  见周正在那里忙不迭地道歉,韩少清却伸手抓着他的袖子,将他拉回了座位,对他说道:“别理我二哥,他就喜欢拿人开玩笑。”说着,她还剜了韩二一眼。

  韩二被自家妹子剜了一眼,倒不生气,反而是哈哈哈哈哈哈哈连声大笑了起来,揶揄道:“好好好好好,果然是女生外向,这还没出家门呢,就学会了胳膊肘往外拐。今天你这么帮着他,我倒想看看,哪天这个小子欺负你,你又找谁给你出头。反正二哥肯定是要记仇的,绝对不帮你。”

  “二哥!”韩少清毕竟是守贞女子,能出来陪着吃顿酒菜,已是难得,哪里受得了这种玩笑。她一跺脚,撒起娇来:“你再说胡话,我就不理你了。”

  韩少清对着自家二哥说过了话,忽的又侧过脸,对着周正问道:“你不会欺负我的,对不对?”

  方才还看着韩家兄妹开着玩笑,周正没想到韩少清会忽然问他这个问题。他一时像是被什么噎住了,空张着嘴,就是说不出话来。

  “你傻啊,我妹子问你话呢,你快回答呀!”韩二看得心焦,连忙出声催促道。

  “我永远不会欺负你的。”周正看了看一脸紧张的韩二,又看了看满脸笑意的韩大,最后才把目光挪到了韩少清的脸上。他看着她,她也看着他,两个人互相凝望着,身影映在了彼此眼中。

  “你回到了悦客来,这一日便算是过去了。明日是端午佳节,李凤凰要回金水镇来。她早传了信,约你明日陪她一起去施粥赠药,慰问孤老。”闻思绮心里早做好了打算,她要把前世金水镇的惨剧,移植到周正的梦里。

  既然前世里,周正因为这场惨剧,从一个没什么脾气的滥好人,变成了除恶务尽的正道之光。

  “那这一次,没理由不奏效不是么?”闻思绮凑在周正耳边,轻声说道:“天微微亮,李姑娘回来了!”

  PS:感谢九天炎羽同志的打赏。

  PS:本来想把这一段小高潮写完了一起传的,后来想想还是算了。有谁能猜到周正发飙以后的故事吗?

  UU看书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UU看书!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首页8910111213141516171819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则野所写的《魔女重生爱上我》为转载作品,魔女重生爱上我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魔女重生爱上我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魔女重生爱上我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魔女重生爱上我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魔女重生爱上我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魔女重生爱上我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