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都市言情小说 > 乾神最新章节 > 乾神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乾神 连载中
分享乾神

乾神全文阅读

乾神作者:飞翔的浪漫

乾神简介:  本是纨绔子弟的司马长风,在家破人亡后,被人暗杀,在死亡的那一刻,他发现自己居然回到了七年前……
  重生的他身体居然有自动复原能力,无意间从神秘生物身上得到一个神奇项链之后,他的人生之路变得更加多姿多彩和强横无敌
  在不断的寻找前世仇家的路上,他扮猪吃虎,痛快恩仇,活得更加滋润更加精彩!
  改天逆命!杀伐果断!快意人生!艳遇多多!奇遇多多! https://www.uukanshu.com
-------------------------------------

乾神最新章节第九十章0里追杀(3)
第二章1线生机(2)
乾神全文阅读作者:飞翔的浪漫加入书架
  林丽不知自己是该嘲笑这个司马少爷,还是庆幸他的蹩脚,这会听到司马长风这样说,林丽略显羞涩的点点头。

  不管怎么讲,这个男子还是说明白了一点,那就是他会为自己办一些事情。

  这不就是自己的目的所在吗?

  想到这里,林丽本来憋屈和瞧不起司马长风的心里稍稍好受了点。

  司马长风接着说:“今晚情不自禁,要是被教官的男朋友撞到,就不好了……”

  林丽眉头一皱回答说:“我没有男朋友的……”

  林丽还没说完,有人就在两人咫尺远的背后敲打着门。

  一面应付着半裸的美女,一面考虑着怎么逃脱,司马长风一直留心着房间外面的动静,可是他没有听到外面一点的脚步声,就听到了敲门声。

  看来,门口的人能无声无息的到来,是做好了充足的准备了。

  此门不通!

  前面真的出不去了,怎么办?

  林丽疑惑的看了一眼目光炯炯的司马长风,脸上带着“我真的没有男朋友的”表情,像是为了证明自己,伸手打开了墙壁上的监视视频。

  两人看到门外站了一个年轻的学院卫士。

  司马长风心说自己怎么忘了这个监视器,怎么没有早点打开?

  这时,看清了外面来者是谁的林丽对着司马长风做了一个不解的表情,表示自己也不知这人怎么回事,当然更不可能是自己的男朋友。

  七年前这一幕就发生过,今天司马长风才知道这一切很不正常。

  ——外面的那个学院的卫士看起来表情端正,像是要给林丽汇报什么似的,可是林丽是学院的二级教官,是有军衔的,那个卫士却只是一个普通士兵,他来找林丽,怎么可以不按门铃或者提前通讯请示一下?

  用手敲门,这太失礼了,也很反常。

  司马长风轻轻的说:“既然不是教官你的男朋友,那,就不要理他。”

  司马长风说着,伸手将林丽的睡衣带拂起,将她挺拔的胸部遮挡了起来。

  虽然和司马长风的交往有交易的成分,但眼前少男的温柔举动让林丽再次红了脸。

  司马长风的动作很自然,让林丽恍惚间感觉这个纨绔真的就是经常对女人做这种亲密的举动。

  他太熟练了。

  可是这个动作此时一点也不让林丽讨厌,于是,林丽又在司马长风的脸上轻吻一下,说了声:“好,听你的,我们……不如去里面继续喝酒?”

  “还喝酒?”司马长风心里嘀咕。

  听了林丽的这句话,司马长风几乎肯定了,卓文斌的栽赃行动起初林丽是毫不知情的。

  不过后来事发,卓文斌不知怎么就威逼利诱了林丽,才让她诽谤自己。

  但是自己还不能掉以轻心。

  外面的兵士敲门声急促了起来,司马长风看的清清楚楚,那卫兵对着荧屏的一个死角看了一眼,像是在询问什么。

  外面,肯定隐藏着别人!

  果然,不到两秒钟,高级教官卓文斌一身戎装的就出现在屏幕里,他的身后,站了十几个手持枪械的兵士。

  而且,有几个人手里还拿着强攻拆墙破门的工具!

  林丽莫名其妙,疑惑的看着司马长风:“怎么回事?卓文斌疯了吗?”

  “他也许也喜欢你,”司马长风答非所问:“你赶紧去穿衣服!”

  “不管发生了什么,记住,我今晚没有来过你这里!”

  林丽本来想辩解,但听了司马长风不容质疑的话就点头,转身就要走。

  林丽的身材实在太好了!

  平时林丽总是穿着教官服,一本正经的。

  一袭睡衣半解在自己面前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

  这真是一个熟透了的女人!

  司马长风心里一阵的悸动,猛地抓住了林丽的手,将她拽了回来,狠狠的按到墙壁上,紧紧的楼住林丽的腰肢,踮起脚尖对着她的红唇深深的吻了下去。

  林丽的鼻孔中传出了迷醉的呻^吟,一只长腿下意识的抬起,搭在了司马长风的腰际。

  “——不管和你有没有牵连,这一吻,算是偿还自己遭受了这么多年冤屈一点点的利息!”司马长风心里愤愤的想。

  再有,和不知情的林丽搞好关系,起码现在不要得罪她,今后,也许还有用得着她的地方。

  她不是有求于自己吗?虽然还不知道她到底想在自己这里得到什么,那么自己就将计就计。

  但是,这一切都要以能脱逃为前提。

  林丽被司马长风吻得面红耳赤,胸部被他的手揉捏,以至于浑身酥软,然后任由他在自己圆翘的臀部拍打了一下,半推半就上楼换衣服去了。

  门外,卓文斌终于不耐烦了,命令士兵们破门。

  “卓文斌,老子迟早要将你挫骨扬灰!”

  司马长风的视线从林丽饱满的臀部收回,盯着外面一脸迫不及待像的卓文斌狠狠的想。

  事不宜迟,司马长风一把就将门上电源的控制总开关打开,然后拽着电线猛扯。

  他要将整房间的电停了,然后伺机逃脱。

  “嗞嗞——”

  “咔嚓!”

  一阵的电光交加,林丽的房间顿时停了电。

  这时,慌乱中司马长风的手不知抓住了哪根电线,电流闪着刺目灼眼的白光蓝光击中了他的身体。

  “啊!”

  司马长风浑身痉挛着,嘴里大声的叫了起来。

  无尽的电流闪烁着火花往司马长风的身体里涌入,他的身体瞬间成了一个导体。

  不知多少电荷从司马长风的全身各个地方水一样的流淌着,冲刷着他的每一寸骨骼,每一寸肌肉,每一寸经脉、每一寸血管、每一寸的神经。

  从头顶到脚趾头,那些疯狂的电流瞬间往复着循环,直到司马长风的脑中某一个地方被电流刺激,像是破了壳的鸡蛋一样,“筝”的一声裂开了。

  “轰隆——”

  司马长风脑中立即像是爆炸了一枚核弹,忍受不住的阵痛像是冲击波一样往全身扩散着。

  “啊!”

  司马长风疯狂的大叫,全身不受控制的蹦了起来,身体狠狠的撞到了房顶,浑身胡乱的抽搐着、痉挛着。

  无尽的电流全数涌进他瘦弱单薄的身躯,顿时全楼停电,随即整个陆军军事学院附属学校也陷入了黑暗。

  紧接着,像是潮汐一样的,以学院为圆心,全城波浪似大面积停电,灯火黑暗,陷入了一片漆黑。

  这一地区的电流全部像是受到吸引一样的往司马长风身躯里疯狂的奔涌。

  “啊!”

  司马长风身体变形,扭曲,怪叫着,然后重重的又摔了下来。

  外面准备爆破的士兵听到了屋里一墙之隔的怪叫声,面面相觑,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

  黑暗中,卓文斌一脸阴霾,咬牙切齿的说:“敌人想制造混乱趁机溜走?”

  “你们这些笨蛋!用电磁爆枪打穿门,快!”

  摔落在厚厚地毯上的司马长风精疲力竭。

  他喘着气翻身跪在地毯上,头疼欲裂,目眩神迷的扔掉了手里的电线,伸手撑着自己要起来。

  他的手刚刚艰难的扶着林丽的房门,手指间一道亮光从防盗门上击穿过去。

  外面刚刚打开了枪械上灯光,正在破门的士兵像是被强大的电流击中,一个个嚎叫着倒飞了出去,将身后待命的兵士撞到了一片,卓文斌急忙躲闪开。

  司马长风没有看到自己手中发出的那道弧光,但是他却听到了外面卓文斌那歇斯底里的嚣叫:“破门!用磁暴枪破门,死活不论!”

  司马长风嘴里骂道:“好孙子,竟然用电磁爆枪对付你祖宗!”

  电磁爆枪威力惊人,要是使用起来,不但能将这个防盗门击打的片甲不留,整个的房屋也会受到重创,屋里的司马长风就是不死,也会剥层皮。

  从门口突围出去是不可能的了,三十六计走为上,先跑了,再从长计较!

  匆忙间,隐隐约约的,司马长风从半开的门中看到正在换衣服的林丽,他几步到了阳台上,打开玻璃窗往下一看,楼下站着几个全副武装的士兵。

  “不行,从这里下去,准被逮住,那只有上到了楼顶再想办法。”

  司马长风跳上窗台,看准了一个位置,手足并用的,像是壁虎一样,几个起落就攀岩到了楼顶。

  平时他的体能和身手没有这样强悍敏捷,但是情况危急,这会他也没时间考虑许多,只当是自己急了,激发了身体的潜能。

  夜空繁星点点,因为忽然的大面积断电,远近黑漆漆的一片,传来了有人乱骂或者询问为什么停电的叫嚷声。

  司马长风无暇想许多,他快速的在楼顶巡查一遍,发现除了东边有着高高的围墙和电网,电网外是学院外的街道,其余楼房三面都站满了荷枪实弹的士兵。

  “轰隆!”

  突然的爆鸣,司马长风觉得脚下一阵抖动,不尽的坍塌声还有玻璃破碎的声音,知道这是卓文斌破门而入了。

  紧接着,他听到吵杂的声音,那是兵士在满屋子搜寻自己。

  怎么办?

  “你们在做什么?”

  “卓文斌!你凭什么带人闯入我的家!这是要拆房子吗?你给我一个解释,不然,我会向学院控告你!”

  脚下屋里传来了林丽质问卓文斌尖利的声音,卓文斌没有回答,听到兵士们搜寻完毕出来报告说没有发现什么人。

  “不要生气啊,美丽的林教官,鄙人这是在执行学院的命令,来搜寻一个极度危险的可疑分子。”

  “……情况紧急,还希望林教官海涵一二,呵呵。”

  “什么可疑分子能到我的家里来?难道军事学院的层层警戒都是摆设吗?”

  卓文斌面无表情的看着林丽,脸上倏然换上了笑,说:“老虎也有打盹的时候,也许,那个人就是从天空飞进来的,毕竟,西半球和南半球那边的特工穿着飞行机甲来我们学院搞破坏,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再说,我这一是执行上司的命令,二嘛,也是担心林教官的安危——林教官今晚一个人在独酌吗?”

  卓文斌看到了林丽客厅此时已经碎了的两个酒杯,用戴着白色手套的手拿起了一个说:“林教官喜欢一个人用两个杯子?还是在等什么人呢?”

  “卓文斌,你是在说我通敌吗?你管的太多了!”

  林丽柳眉倒竖,五指翻飞,一道橙色的气体乍然出现,在她的手掌上浮沉不定:“别以为你是高级教官!今晚不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咱们没完。”

  “啧啧,多么醇厚的橙色内劲!原来林教官的武力值是青冥阶段,生命值有1.3之多了,难能可贵啊。”

  卓文斌看看酒杯,再一看阳台,眼睛一眯说:“林教官比我想象的还要高超……”

  卓文斌的这句高超说的很是隐晦,很容易让人听成了高潮。

  卓文斌不等林丽发怒接着说:“林教官,不要生气,有事,咱们可以慢慢商谈——你们搜楼顶!”

  司马长风听到了卓文斌和林丽的对话,心里骂了一句老狐狸,可是自己怎么能摆脱这个危险的境地呢?

  卓文斌今晚是不逮到自己决不罢休了。

  “飞出去?可惜我没有长翅膀,要是早知如此,搞一套飞行机甲穿在身上,这会也就没有这么多麻烦了。”

  可是生命值不超过1.5的人是不能穿戴机甲的,那样会让强行使用的人受不了机甲强大的辐射和压力吐血而亡。

  士兵得到了卓文斌的命令往楼顶搜索过来,脚步声越来越近!

  情况危急,形势逼人,

  怎么脱身?
第三章异能
乾神全文阅读作者:飞翔的浪漫加入书架
  因为停电,除了头顶的星光,远近一片漆黑,司马长风看看东边和学院一墙之隔的街道。

  街道上生长着十多米高的红杉,“看来,只有冲过去,借着冲劲和惯性,让自己落在红杉的树枝上,缓冲一下,从外面的街道逃脱。”

  “只有这样,自己才有脱困的可能。”

  但是谈何容易。

  虽然学院的楼宇和街道只有一墙之隔,可是距离却有十几米之远,而且墙上还有着电网,也不知这会上面还有电没有。

  不过这个距离,要是司马长风的哥哥来了,他会轻而易举的跳跃过去,但是,如今要这样做的,是武力值才有0.6的司马长风。

  “真你妈的高啊,可就是跳不到红杉上缓冲,自己被摔死,也不能让卓文斌给抓住!”

  “宁可死,毋宁辱!”

  “不能让他逮住随意的诬陷自己,更不能让家族蒙羞!”

  没有退路,只有一往直前!

  背水一战,那样也许还有一线生机。

  前面是高墙电网,后面是穷凶极恶的追兵,事不宜迟,司马长风从楼顶疾步助跑着,然后奋力一跃!

  这时,他突然觉得自己的身体好像轻了许多,然后在学院的宿舍楼顶和街道外红杉之间划了一个弧形,黑夜里像是滑翔的蝙蝠一样,头重脚轻“嚓”的就撞落墙外的粗大树枝上。

  “过来了!我成功了!”

  十几米的距离竟然跳跃了过来,并且还有这么高的落差,这简直就是一个奇迹!

  司马长风没有时间高兴,他的身体往树下坠落着,全身被茂密树枝撞击,刺骨的疼痛,手臂,脸颊都划出了血痕。

  背上某个地方应该是受了重创,热辣辣的难受,而脑部因为这一撞击,更是一阵轰鸣,全身又像是刚才被电击了一样虫子似的癫狂着。

  司马长风咬牙忍受着没有喊叫。

  翻滚间,树枝咔嚓咔嚓的响动着,颠三倒四之后,他终于掉在了街面上,像是虫子一样的在地上扭曲着身体。

  与此同时,他全身流血的部位和伤口,正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愈合着。

  只是司马长风这时思维陷入了模糊,一点也没有意识到这些。

  ……

  除了疼痛,还是疼痛!

  不知过了多久,也许只有一两分钟,仰躺在红杉树下的司马长风终于清醒了过来,他挣扎着酸楚的身体缓缓站了起来。

  “我竟然跳跃了过来!我脱困了!”

  隔着学院的高墙和电网,司马长风从红杉树枝桠中看到林丽的楼顶这会已经站立了许多全副武装的士兵,他们正用枪械上的灯对着楼体四下侦查探看,卓文斌的身影闪现了出来。

  “臭屁的卓文斌,爷爷不会放过你的!”

  司马长风急忙从树下翻滚到了墙根,躲避着卓文斌的视线。

  楼顶,卓文斌看着司马长风刚刚跌落的那棵红杉,伸手一挥,几个士兵拿着超能磁爆步枪对着红杉树开了火。

  “轰!”

  “轰轰!”

  枪焰闪烁,高大的红杉树被从半腰打断,树渣木屑乱溅,司马长风暗自骂了一声用胳膊捂着头部,顺着墙根急忙的跑。

  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

  此地不宜久留,赶紧离开的好。

  司马长风刚刚离开,那里又是被一阵扫射,甚至高墙电网也被打穿毁坏,一片狼藉。

  学院这一地区停电,陷入了一片黑暗,因此什么都有些看不清,唯独只有远处高耸的钟楼上显示着时间。

  “现在夜里十点二十五分,再有五分钟,学院就要关门了。”

  往常,司马长风有留宿学院外的习惯,可是今晚,虽然刚刚脱离了危险,他觉得自己必须要回去。

  卓文斌绝对不是单打独斗,他今晚带着荷枪实弹的兵士到来必然不是捉什么男学员和女教官的奸!

  卓文斌以及他背后的人不知出于什么原因要致自己于死地,目的却很明显。

  但是他们如今利用林丽诬陷搞臭自己的可能性已经丧失了。

  要继续纠缠自己,就要找一个说的过去的理由,否则对自己的父亲和家族也难以交代。

  今晚的事情绝对是有预谋的。

  如果自己现在不回去,那么他们可能就有了别的诡计来对付自己。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知难而上,面对面的,看他们能玩什么花招!

  所以,今晚自己必须在学院里面!

  他们总不会当着学院诸多学员和教官的面随意的诬陷自己什么吧?

  就是诬陷,起码不是那个企图强^暴女教官的借口。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自己见招拆招。

  打定主意,司马长风抬脚就朝着学院的方向跑。

  “还有五分钟,自己必须在关大门之前回到校园里。”

  但是司马长风用力一抬脚,身体就“噌”的像是抛物一样的蹿出去,整个人离地足足有三米!

  司马长风情不自禁“啊”了一声,等另一只脚落地,一个控制不住,竟然向前急冲了好几步,差点爬在了街上。

  “怎么回事?”

  他诧异的回头看看,又是一愣:刚才自己从那一棵红杉树下起跑,而这时落脚却快倒了前一棵红杉树下,这两棵树之间的距离有十米之遥,那么自己这一跨步,竟然跳跃了六七米的距离?

  “这怎么可能?究竟发生了什么?”

  “自己从前再使劲,也不过能一步跳过两米,至于一蹦三米高,更是没有可能!”

  “在旷野雷电大雨中的等死,到如今重新经历过去的这一切,自己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到底出了什么事?

  司马长风想不明白。

  可是,现在也不是他想明白所有事情的时机。

  解决当下的情况要紧。

  多年来身处社会底层,已经让司马长风学会了,做事情要分清轻重缓急,面对困难问题要一个一个的排除解决。

  他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花天酒地不理俗事的纨绔了。

  不想那么多了!

  也没时间多想。

  陆军附属学院这里本来就在偏僻的地方,如今黑漆漆的四下无人,司马长风边跑边协调着自己这副有些陌生的身体。

  他觉得,自己应该可以跳的更高,每一步的跨度和距离还能够更远。

  往常这个距离全速奔跑的话,起码需要小半个小时,可是这会,司马长风觉得自己简直就像是在飞一样,用过去不可能的速度,一分钟左右,他就到了学校的大门附近。

  除了衣服有些褴褛,他全身没有什么异状。

  没时间审视自己,因为正在这时,卓文斌坐着军用车从学院里呼啸着驶了出来,后面还带着大批的兵士。

  学院是有后备电源的,以防应急,但是供电明显不足,大院里有些黑,大门这里亮着灯,卓文斌还算是英挺的脸庞在灯光下显得十分精干,司马长风急忙的隐蔽在一边。

  卓文斌对着守卫交代了几句,然后带着队伍朝着刚才司马长风来的方向急驶过去。

  ——学院门前明显的是加强了守卫,怎么办?

  正常的走进去,恐怕会被扣留。

  在这之前,在去林丽的住所之前,自己是从外面的酒吧离开已经到了学院里面,那什么时候又离开学院的?这个难以给门岗解释,这不更是符合了自己从林丽家脱逃的事宜吗?

  不能授人以柄!

  怎么办?

  看看自己和大门的距离,司马长风对自己说:“富人想来年,穷人想当前,自己已经别无它途,山穷水尽,只有拼了!”

  他默默的计算了一下,然后悄悄的往后移动着身体,全身蓄力,急急地冲刺助跑!

  背水一战,别无他途!

  “噌”、“噌”!

  司马长风的身体犹如离弦之箭,幽灵一样的就从警戒森严的大门口冲了进去。

  门口的四个卫兵好像觉得眼前有什么在晃了一下,可是八只眼睛一眨,仔细看,却什么也没有发现,于是每个人都疑心是因为停电的原因自己眼花了。

  司马长风几步跳跃进到学院里面,他身形没有停顿,像是一个诡异的鬼影一样纵身到了一个安静的角落,终于长长的吁出一口气。

  “难道是老天安排了这一切?让自己重新回到酿下遗憾的这一天来挽救自己的人生?”

  “我身上发生了什么?我怎么会跑的那样快?”

  司马长风左右审视着自己的身体,终于发现了一丝诡异:“咦,不对!刚才我身上必然受伤了,可是现在怎么不疼了?怎么连伤口都不见了?”

  终于能够短暂的清净一会,司马长风心中电光火石的回忆着……

  几百年前,大明帝国内忧外患,风雨飘摇。

  但是,忽然秉性大变的崇祯大帝亲君子,远小人,披肝沥胆,绝地反击,带领着大明子民经过十数载的浴血奋战,击溃剿灭了白山黑水后金人的强势进攻,又平息了国内几股造反势力。

  自己的先祖司马师当年就是崇祯大帝麾下最勇猛的将领之一!

  接下来,满目疮痍的大明帝国在崇祯大帝的领导下,不断创新革旧,以雷霆手段,一改过去重文轻武的国策,去除弊端,颁布新的立法,用类似先秦时数军功定爵位的方式,大大的激发了帝国人民的习武热情,全民皆兵,人人不畏死,个个打仗争先。

  经过励精图治,国泰民安,帝国的版图不断扩展,日益疆土广袤!

  无论经济、文化、科技、教育、国防任何方面都逐渐强盛,成为当之无愧屹立东方的泱泱大国。

  崇祯大帝在几十年的试行和潜移默化后,将幅员辽阔的大明帝国改制成了联邦议会国家,既是君主立宪制。

  帝王主动约束自己的权利,这个很了不得!

  帝国繁荣昌盛,一直到如今。
第四章阴谋
乾神全文阅读作者:飞翔的浪漫加入书架

司马长风没有天赋。
  从小到大,作为帝国上将的司马晓用尽了各种方法都不能让小儿子的生命值像二儿子司马长青那样优秀。
  后天的努力和进补也不能让司马长风生命值增加,因此,尽父亲职责的司马晓就将司马长风像是对待老二儿子一样安排到了陆军军事学院附属学校,希望司马长风能够有些突破,起码,今后最差可以到陆军军事学院进修,毕业后得到一个好的分配。
  可是,到了附属学院已经两年,司马长风的生命值毫无进展,无论他怎么努力,怎么锻炼自己,一直是可悲的0.6!
  逐渐的,司马长风有些自暴自弃,如果大哥司马长空是因为病而不得不作为一个寻常人的话,他觉得自己比大哥还不如,自己简直就是司马家的一个废物!
  他觉得自己这些年纯粹是浪费时间精力和家族的财产,就有些破罐子破摔。
  于是,司马长风逐渐在学院整天的吃喝玩乐,恣意放纵。
  反正父亲很忙,没时间管自己,异母的二哥从来对自己冷冰冰的,不闻不问。
  学院里,碍于司马家族的面子,没人出面约束司马长风。
  放浪的日子,直到在林丽教官的宿舍里出事为止。
  “林丽!”
  这一切都是一个阴谋!
第二天,司马长风的父亲派人将他带回了帝都,原因是司马晓得到学院的消息说,女教官林丽指认说司马长风欲图强^暴自己!
  林丽说的是司马长风企图逼迫自己而不是已经将自己强^暴了,这个倒是符合逻辑。
  不然,以司马长风的小身板能打得过连个头都比他高的林丽,多少会让人觉得不可信。
  不管怎么说,学员意图非礼女教官,这简直就是超级新闻。
  司马长风郁闷难堪,百口莫辩,想要找林丽理论,可是被父亲制止了,说他会暗中调查。
  是的,找林丽争辩又有什么用?
  无风不起浪,这种事情女方指认男方,又怎么能说的清楚?
  就是说清楚了,还不知会怎么样,何况司马长风这个废柴的名声一直不好,对这种风流韵事,人们只会信其有不会信其无。
  最重要的,司马家族的脸面不能让司马长风给丢完。
  学院是回不去了,这件事闹得帝国皆知,司马长风没脸见人,哪里都不想去,从此后,他就日益消沉,终日在家买醉,更加的纸醉金迷,没人理他。
  直到之后,哥哥司马长青因为卷入一场针对皇帝的叛乱被杀,父亲后来也死在了一次军队的哗变中。
  司马家族因为父亲司马晓的叛乱,被帝国最高法院裁定通敌抄家,有自闭症的大哥司马长空不知所踪,碌碌无为醉生梦死的司马长风也成为了一个流浪汉,到处飘荡。
  后来,司马长风无意中听说某一地发现了能改变人基因的良药,于是想去试试,但是却被人从天空中刺杀,扔了下来……
  不知怎么,也许是停电的原因,今晚天上的星星异常的璀璨闪亮,而正值盛夏季节,耳畔虫声唧唧清晰的声声入耳,司马长风陷入了沉思。
  “父亲曾经说过,这个宇宙广袤而又博大,除了人类,别的星球还有许多智慧生命的存在,他们和人类的生活存在方式很不同,文明和科技有落后于人类的,也有超越了人类领先的,有的星球的生命可以活到千百岁,至于有没有长生不死的,也不能定论。”
  “那么世上到底有没有神灵?或者存在着能够左右我们时空的超级智慧体的存在,这个,也说不定。”
  “记得小时候曾经听爷爷说过,在很多年以前流传着关于崇祯大帝的一个传言,说崇祯大帝是另外的一个时空的人!”
  “这个外时空的人穿越了空间裂缝降临在我们地球上的,然后正巧附身在了崇祯大帝的身上。”
  “他的到来革新了很多固有的知识体系,比如科技、文化,比如说生命值的指数,武力值的系统提升,比如那些内劲的修炼方式和等级划分,就是他开创和无私公布给世人的。”
  “既然这样,就是上苍在挽救我们大明帝国了?”
  “天佑帝国!无论从家族和帝国方面考虑,国家就该千秋万载繁荣昌盛下去。”
  司马长风想了一会,还是有些不明所以。
  “就个人而言,我那时被无端的诬陷,郁郁不得志,本来我就是一个废物,稀里糊涂一生,那不算什么,大哥有病,安然养生到老就可以,可是二哥那么优秀,怎么会好好的就和贼人合谋刺杀国君呢?”
  “我不相信!打死也不信!
第五章争议
乾神全文阅读作者:飞翔的浪漫加入书架
  正在沉思中,懵地,远近传来了欢呼声,眼前一片明亮,原来是通电了。

  “不管如何,我先将自己眼前的事情解决了再说,然后仔细的探查究竟是谁,究竟是什么人在意图敌对我们司马家族。”

  “我绝不允许有人再一次的针对我们父子,让我们家破人亡。”

  “苦难经历一次就足够了,历史不能重演!”

  “绝不!”

  外面的衣服已经烂掉了,司马长风脱了看看上面的血迹,伸手摸摸背后刚才疼痛的地方,已经没有什么感觉,疤痕全部消失。

  他看看全身再无异状,一时也不明就里,只穿着短背心往宿舍楼那里走去。

  灯影绰约,夜色如魅。

  司马长风顺着幽静的学院小路往回走。

  以往,司马长风总是招摇出风头,无论到哪里都生怕别人不知道帝国上将的儿子来了,用身份上极度的自傲来掩饰自己身体上的无能和内心极度的自卑。

  但是,现在,司马长风已经两世为人,彻底的改变了!

  此时他只想安静的,快速的回到宿舍里去。

  学院高三年纪的宿舍楼前这会站了许多人,司马长风想避开他们回到宿舍,也没有了可能。

  远远的他就听到有人说:“我已经听说了,这次大面积停电是因为有人捣乱,搞破坏造成的,而那个人,就是我们学院的某一个学生。”

  “谁?你倒是说出来。”

  “对呀,谁有那么大胆子?不是王八吃了秤砣?”

  这人冷冷一笑,说:“胆子?那人从来不缺胆子!他来我们学院,本来就不是为了学习,是为了捣乱来的!”

  有人像是帮腔似的又问:“老大,你到底说的是谁啊?”

  人群这会发出了叽叽喳喳的议论声,司马长风听到有人在小声嘀咕自己的名字“不会是司马长风吧?”

  “嘿嘿,大家的眼睛是雪亮的,每个人心里都有一杆秤,那个人是谁,我已经知道,想必大家也已经清楚,但是,嘿嘿……”

  司马长风看到了,那个一直在“嘿嘿”讲说的人,叫张沛。

  张沛是高三级的高材生,武力值达到了0.9!体格健壮,个头有一米九,脸上不时的总是冒出几颗红白相间的青春痘,司马长风以前总是给他叫“炮王”。

  “炮王”就是射的多的意思,这个“射”不是其他意思,本来并不是贬义,因为张沛每天早上总是先对着镜子用手指挤自己脸上在夜间顽强冒出的痘痘,白白的脓被挤出来,射在了镜子上,又急又快。

  青春期的年轻人几乎都这样,偏偏张沛这人蛮狠霸道,他对不学无术的司马长风态度也很恶劣,司马长风哪儿能怕张沛,也根本不在意张沛的感受,所以他就给张沛叫炮王。

  本来司马长风有开玩笑的意思,可是司马长风自己平时也张狂的很,张沛觉得他是在侮辱自己。

  但是司马长风的家族很厉害,张沛又惹不起司马长风,放在其他人敢这样说张沛,张沛早就过去海扁对方一顿了,所以他拿司马长风也没有办法。

  “我告诉你们,对,这个人就是司马长风!他因为搞破坏,这会不知逃到哪里去了,训导教官这会正在抓他呢!”

  “啊!原来是司马长风!难怪,别人哪有那么大的胆子。”

  学员们又是一阵议论。

  有个人轻声的说:“张,张沛,你……你别乱说,不可能是……是,司,司,司马长风干的,他……不是,不是那种人。”

  张沛轻蔑的看着说话的一个身体单薄、个头很高的男子说:“陈二日,滚一边结巴去,有你什么事?再捣乱,老子揍死你!”

  陈二日的名字叫陈昶旭,有些口吃,因为名字里有两个日字,所以被人称呼为二日,也有人悄悄叫他“一夜两次男”。

  陈昶旭涨红了脸,看着张沛凶神恶煞的模样倒退了一步说:“我……我不怕你!虽然你武力值有0.9,也不能随意的污蔑人!”

  “咦!你怎么不结巴了?感情往常都是装^逼的!”

  张沛迈开步子往陈昶旭跟前走了几步,越发显得陈昶旭势弱。

  “就你废话多,老子不污蔑你——老子打死你!”

  张沛说着,挥手展开,手心里面呈现出红色和橙色相间的气息。

  有人就惊呼:“啊,原来张沛的内劲已经快接近青冥阶段了!”

  张沛身边一个戴着眼镜的男子笑嘻嘻的说:“生命值分为武力值和魂力值,我们军事学院,自然以追求武力值的进展为目的。”

  “武力值的修炼分为初始内劲、青冥内劲、银冥内劲、金冥内劲、绝地内劲、天阶内劲和神级内劲七种!”

  “这几种内劲表现出来的颜色又分为红、橙、银、绿、青、紫和金色。”

  “张沛是我们学员中的佼佼者,武力值为0.9,所以内劲的颜色就是红色和橙色相间,这,很是正常啊。”

  人群中顿时发出了惊叹。

  陈昶旭又倒退了一步,结结巴巴的说:“青……青,青冥真气!那,那又怎么样?教官说说过,修炼是为了增强体质,不是,不……是为了炫耀凌人的!”

  张沛恶狠狠的一把抓住陈昶旭的衣领,咬牙切齿的说:“混蛋!你说的是屁话!我们迟早都要进入军队的,难道到时候不用打仗杀人?”

  “锻炼武力难道是为了卖艺让别人看!滚你妈的!”

  “老子今夜就是要炫耀!”

  张沛说着就将陈昶旭整个人扔了出去。

  陈昶旭虽然瘦,但是个头高,体重也有一百多斤,却被张沛一下就扔了出去,大家又是一阵惊呼。

  陈昶旭倒飞出去,人群急忙分开,他“噗通”一声坐在地上,看着张沛分辨说:“君子动口!我,我不和你一般见识!”

  人群中因为陈昶旭的话发出了一些轻笑,陈昶旭羞恼的说:“你,你在这里红,红,红口白牙说司马长风让学院断电,你亲眼看见了?”

  张沛虽然鲁莽,但是并不笨,他看看四周学员,冷笑一声说:“老子偏要和你一般见识!”

  “老子就是看到了!”

  “不怕告诉你,刚才,司马长风匆匆忙忙的从学院外回来,就去了林教官那里,没一会,林教官那里就发出了惊天动地的巨响,然后全学院乃至整个地区就断电了。”

  “而且,高级训导官已经带人去追拿司马长风了,你这个跟屁虫,这下没话说了吧?”

  眼镜男听了附和张沛说:“是啊,跟屁虫你没话说了吧。”

  有人忍不住笑了一下,心说这个眼镜男才是张沛的跟屁虫。

  站在树木阴影处的司马长风听了,皱了皱眉。

  司马长风在学院几乎没什么朋友,一个是因为他的身份超然,二者,因为他的武力值总是不能提升的缘故,他其实有些自卑,所以很少和人来往,刻意的与人拉开距离。

  同样的,也是因为司马长风的身份原因,很少有人主动接近他,学员们怕别人说自己趋炎附势。

  此一时彼一时,如今的司马长风两世为人,心说这些学员还是太单纯了,放在社会上,像自己具有上流社会的身份,不知有多少人舔着脸来接近自己想谋求好处的。

  所以,当张沛在恶语攻击自己的时候,心生怒气的司马长风强自的按捺了下来。

  曾经经历的那些和眼前的这些比较起来,这能算是什么屈辱呢?

  “其实,在以往,自己也的确有对不住张沛的地方,不能总是拿对方开玩笑,让人觉得自己仗势欺人,顽劣不堪。”

  “不过,张沛怎么知道卓文斌捉拿自己?他难道真的看到了自己从校外回来去了林丽那里?”

  “只是,他的话有些模糊,让这些不明白情况的学生容易产生误会。”

  陈昶旭也叫了起来:“你,你说的是,但不完全是……”

  “我,我也看,看到司马长风是去了林……林教官那里,可是那,那,那断电,和和和爆炸是卓,卓,卓……”

  因为陈昶旭的结巴,更多人笑了起来。

  陈昶旭满脸通红,憋着说:“卓,卓文斌教官带,带人跟着去了林教官那里之后才发生的,这中间必然有,有,有……有,有内情……”

  “内情你老母!”

  “你太啰嗦了!”

  张沛怒吼一声,两手一挥,红色和橙色相间的内劲对着陈昶旭就打了去。
第六章瞬移
乾神全文阅读作者:飞翔的浪漫加入书架
  颜色橙红的青冥内气是武力值第二级别的内劲,毕竟学院里学员武力值能达到0.9的屈指可数,没人愿意殃及池鱼。

  在附属学院的学员中,张沛的表现非常突出。

  众人又是一阵避让,陈昶旭坐在地上,双手急忙释放出红色的内劲抵挡张沛的进攻。

  张沛嘴角带着冷笑:“初始内气!不自量力!”

  张沛的内劲来势凶猛,气焰比陈昶旭的粗重很多,橙、红两色相间的气波将这一带映照的瞬间亮了起来。

  两人的内劲在空中相撞,发出“嘭”的一声炸裂,陈昶旭的身体坐在原地又往后被气流冲退了一大截。

  张沛得理不饶人,大声叫着:“话多的陈二日,再接我一招!”

  张沛怒目圆睁,形同猛虎觅食,全身的肌肉纠结着,两只大象一样粗壮的腿前后一蹦,叫到:“狮虎锻骨拳:虎王伸脊!”

  狮虎锻骨拳本来是学院的二级拳术,基本人人都会使用,可是经过张沛这个武力值0.9的人打出来,很是不同凡响。

  刹那间,众人眼中张沛像是化作了一个威猛无比的猛虎,龙行虎步,威风凛凛!

  很多学员看着张沛的眼神都是钦佩,对于陈昶旭则只有惋惜。

  虎拳!

  虎臂!

  虎爪!

  张沛全身的骨骼像是蹦豆子似得咯咯吧吧响动着,不可一世的样子像是要将陈昶旭撕毁!

  陈昶旭跐溜的从地上爬了起来,想要跑,可是已经晚了。

  张沛大喝一声“狮虎捕猎”,众人耳中仿佛听到了一声炸雷,张沛的双手闪烁着红橙两种内劲的颜色,对着陈昶旭的胸口打了过来。

  陈昶旭躲无可躲,脸色慌张,憋着气想要全力迎接张沛的凌厉一击。

  围观的人们脸上带着各种不同表情,眼镜男得意洋洋的看着即将倒霉的陈昶旭。

  懵地,一个人影从天而降,她随手一挥,竟然将张沛凌厉的攻势化为无形。

  “是星空牵引术!”

  “啊,是林教官。”

  来的人正是二级教官林丽。

  一身教官服的林丽冷冷的看着张沛说:“0.9的武力值,很了不起呀。”

  张沛当即就收功,站着不说话,林丽眼睛看着张沛说:“快要到青冥阶段了,确实有值得嚣张的地方。”

  “嚣张?”

  张沛被女教官林丽这一句轻飘飘的话顿时嚇出了一声冷汗!

  张沛虽然自负强横,但是人并不傻。

  在场的学员都知道,武力值每提升0.1个比值会有多么的难,看似一丁点的差距,有些人穷极一生都难以突破,难以再进一步。

  而且对手如果比你多0.1的武力值,他会比你多好几倍的战斗力。

  教官林丽的武力值是多少,学员们并不清楚,但是想当然的都比学员们高。

  张沛怎么是林丽的对手,再说他哪里敢对林丽动手?

  张沛再厉害,也不过是个高三级的学生。

  学员对抗教官,这在学院,在帝国中等级森严的制度中,是绝对难以被容忍的!

  张沛噤若寒蝉。

  林丽没有和张沛再说什么,她看着在场的人,冷冷的说:“都很清闲?”

  “明早,在场的每个人都负重越野三十公里!”

  在场的学员顿时都蔫了,本来是看热闹的,热闹没看上倒是惹了一身麻烦,一个个都自认倒霉。

  听到林丽说解散,学员都迫不及待的急急忙忙离开。

  陈昶旭也一脸沮丧的就要走,林丽看着他,轻声的说:“让司马长风来见我。”

  陈昶旭就要说话,可是林丽已经转身走了。

  陈昶旭张口结舌的小声嘀咕说:“我,我去哪里找,找那位司马小爷啊?……你,你不是和他他他他在一起的吗?”

  “呀!难道司马长风真的惹祸了?我得去找找!”

  司马长风一直将一切看在眼里,张沛第二次以狮虎捕食对付陈昶旭的时候,他是准备出现了,可是一晃眼瞧见林丽站在了人群外面,他就没动。

  等众人走开,司马长风想,林丽这样明明白白的找自己,就是让大家知道,自己其实今晚没有和她在一起。

  还有,也许林丽是想通过陈昶旭看自己回来没有,确定自己没有出事。

  司马长风想了想,觉得自己暂时还是不要将今晚的事情告诉父亲,等待事情明朗化了,再做定夺。

  这时,张沛和戴眼镜的那个学院到了二楼,司马长风听他们说:“林教官这是给那个‘死马’打掩护!”

  “哼!妈的,今晚学院的乱子要是和司马长风没关系,那为什么我们大家都在,就是他没影子?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他平时不就最喜欢惹是生非吗?”

  “拖累的让我们明天负重越野,真是臭屁。”

  眼镜男讨好的对着张沛说,还不住的谄笑。

  张沛皱眉说:“我们来就是学习的,负重越野怎么了?”

  眼镜男急忙点头说是。

  虽然司马长风离得很远,可是张沛两人的对话很清晰的就传到了他的耳中,就像是用全息影像当面对话一样。

  可笑的很,已经在学院两年了,和这个眼镜男几乎天天见面,但是司马长风这会竟然对这个猥琐的男人的名字没有一点印象。

  司马长风拿定主意,要先到宿舍里去,要让大家有一种自己一直在宿舍的错觉。

  司马长风全神贯注,几个跳跃,鬼魅一样就到了正赶往三楼的张沛和眼镜男身后,这时眼镜男还在议论自己,司马长风恶向胆边生,对准他的屁股就是一脚。

  “啊!”

  眼镜男大叫一声就从三楼摔了下去,而司马长风已经瞬移,到了四楼的宿舍门口。

  没人看到司马长风是什么时候站在宿舍门前的,以为他一直在这里,那么刚才楼下的纷争,他应该一直看在眼里……

  过往的学员像是往常一样躲避着他,没人和他说一句话,仿佛,刚才在楼下发生的事情和司马长风一点关系没有。

  也有人想幸好自己刚才没有说司马长风的坏话,不然被这个二世祖盯上了,今后在学院里难免不好过……

  司马长风静静的站在栏杆前,看着远处还在冒着黑烟的教官宿舍,这时才听到楼底下发出的惨叫声“我的妈呀……”

  那个眼睛男,这时候才摔落到了楼底下。

  趋炎附势的狗腿子往往比他们的主子更为凶残阴狠,这是司马长风这几年在社会底层得到的深刻经验教训。

  所以,对这种蔫坏的人,该出手时就出手,绝对不能心慈手软,那样,吃亏的总是自己。

  张沛根本没有看到司马长风从自己身后一脚将眼镜男踹了下去,因为司马长风的确太快了。

  张沛有些稀里糊涂的看着眼镜男在楼下惨叫,于是大声的喊道:“混蛋!”

  “真是混蛋!你神经病啊!没事玩什么跳楼?不想负重越野也不用自残吧!”

  毕竟大家都是修习武力的,身体比普通人好,眼镜男并没有受多大伤,他哀嚎着急忙声辩说:“哎哟!不是,我不是自残啊……是谁将我踹下来的!疼死我啦……”

  张沛对着他呸了一声:“滚!这就你和我,你是说我阴你吗?”

  “傻^逼!”

  “你这个鸟人!”

  张沛骂骂咧咧的回宿舍去了,眼镜男慢慢的起身,看看三楼,的确没有别人,心说张沛不会,也没有理由玩自己啊,难道自己真的被鬼打了。

  想到这里,他浑身打了个哆嗦,急急忙忙的扭着腰蹒跚着,再次上楼去了。

  陈昶旭急急忙忙的到了楼上,一看司马长风穿着短袖短裤站在宿舍门前,一副就要休息的模样,过去就说:“司马,司马,你怎么在,在这?”

  司马长风淡淡一笑,说:“是啊,有事?”

  陈昶旭和司马长风是上下铺,因为这个的原因,他和司马长风平时接触的就多一些,他明白其实司马长风并不是一个很张狂很嚣张的人,只是可能因为性格冷僻,所以朋友很少。

  放在以往,陈昶旭这样和司马长风说话,司马长风会回答:“你想让我在哪里?”

  或者“我不在这难道要去死?”之类的话。

  所以,司马长风今晚忽然的客气和礼貌,让陈昶旭有些适应不了,他张口结舌的说:“不是,啊,有事,那个,林教官找你。”

  “好,谢谢。”

  “不,不,不用客气。”

  司马长风和陈昶旭一起往宿舍里走,本来哄闹的宿舍忽然安静了下来。
123456789101112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飞翔的浪漫所写的《乾神》为转载作品,乾神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乾神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乾神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乾神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乾神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乾神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