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都市言情小说 > 长生两千年最新章节 > 长生两千年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第59章 君子之射
长生两千年全文阅读作者:媚眉下加入书架
  端木赐要求推延一些时间再“指教”当然不是为了逃避,因为没有那个必要。他之所以会提出这个要求,是因为他不想仅仅只是单纯地反击而已,他还想多展示一些别的东西。

  他想让那些学生们知道,在他年轻的时候,在他像那么大的时候,是怎么射箭的。

  既然你们重视形式之美,那端木赐表示——我也重视。

  在离开射箭馆之后,敬业的端木老师回到了文学院的办公室开始上班,然后认真地准备着第二天的课案,又依照惯例处理了几封五颜六色的情书。

  苏舞雩冷着脸过来,“今天晚上的班会,203大阶梯教室,别忘了来。”说完,就头也不回的回到了自己的位置。

  端木赐看着她婀娜的背影,觉得自己为某女老师“治病”的方案应该尽早的开始实施。

  社交障碍症就社交障碍症嘛,装什么冰山?

  不过今天晚上的班会还是要去的,毕竟现在才刚刚开学,有一个班会也是正常的。其实按照道理来说到现在才开班会或许已经是有些晚了,这不过,也没什么,总不是什么大事。

  203阶梯大教室哦......端木赐在心里默记。

  楚心宿依旧是从电脑后面闪了一张脸出来,“端木,中午去喝两杯怎么样?”这厮一脸高兴样,大概是今天早上在上班路上拣着钱了。

  端木赐摇摇头,“下次吧,我中午还有事。”

  楚心宿“哦”了一声,又把脑袋闪回去了,也不知道他一天到晚的都在电脑后面干些啥。

  邱笃礼依旧是埋头看书备课......

  ……

  ……

  中午午休时,端木赐谢绝了同办公室的另两位男老师一起吃饭的邀请,独自回了家,他要拿一些东西。

  “还是很简陋啊。”端木赐摇摇头,心里有些无奈,“只能将就着用了。”

  真是不合心意啊。

  两个小时之后,端木赐又一次光临射箭馆,他将在这里彻底地慑服这些人。

  许直对某老师的到来有些惊异,他原以为端木赐说的“下午再来”只是一个托词而已,其实不敢再来,但没想到他居然来了,还真是......勇气可嘉啊。

  “端木老师下午好。”射箭部的人还蛮懂礼貌。

  端木赐笑着点头,然后将手里的U盘递给了其中的一个人,一会我开始要射箭的时候,你就把里面的曲子播出来。

  放......放歌?

  你家射箭还要放歌?你以为射箭是跳舞?

  许直又一次开心地笑了,他觉得某老师是自暴自弃了,所以他对着那个社员说,“就按端木老师说的办,你上去准备吧,别出错。”

  “哦。”社员虽说是一头雾水,但既然老大都发话了,他还是很顺从地拿着U盘去了音响室。

  端木赐站在上午时那几个社员射箭的地方。然后远视箭靶,看了一会,说,“太近了。”

  就在许直等人还没有反应过来这句话是什么意思的时候,端木赐就已经转身后走,走了约有三四十步后停住,然后又看了看箭靶,感觉差不多了,于是点点头,“可以了。”

  许直惊骇!

  这端木老师是要站在那么远的地方射箭吗?离百步也差不多了啊!如果这都能射中,那岂不就是百步穿杨的降级版?

  许直很怀疑某老师能不能射中箭靶,别箭箭脱靶就搞笑了。

  难道是想虽败犹荣?

  许直忽然间恍然大悟,明白了某老师为什么要这么做了!如果某老师站在和社员一样的射箭位置上,输了之后可就无话可说啊。但是如果某老师站在比社员的更远射箭,那就算输了也有借口啊!

  而且就算自己阻拦也未必有用,因为某老师可以说自己不愿意“以大欺小”。

  好深的心计啊......

  许直感觉遇上了一个“劲敌”,心生警惕。

  端木赐当然不会想到自己身边有一个看宫斗剧看得走火入魔的学生在那里“想入非非”。他之所以选择在这么远的地方射箭是因为这里是自己的能力所在,而且他也的确不愿意“以大欺小”。

  许直从身边递过一张弓,端木赐接过,试了一下弦,然后大喊,“升乐!”

  大家一愣,旋即明白过来这是要音乐的意思,然后早在音响室里准备好的社员就把音乐调出来,播满了整间射箭馆。

  这是一首古风的纯音乐,没有歌词,只有曲调。听起来似乎有琴、瑟、钟、鼓的声音,音律和谐,有绕梁之美。

  端木赐忽然轻声吟诵——

  “于以采苹,南涧之滨;于以采藻,于彼行潦。

  于以盛之?维筐及筥;于以湘之?维錡及釜。

  于以奠之?宗室牖下;谁其尸之?有齐季女。”

  这是《诗经·采苹》。

  许直根本听不懂这老师在说些什么,只是感觉很有韵律,很好听,大约是某个地方的方言吧......许直在心里想。

  他们当然不知道这是什么,这首曲子是《采苹》,是早在秦朝就已经失传了的曲子。《诗经》的每一首诗都是歌词,而曲谱却早已湮没在秦末阿房宫的那一场大火里,但还有一份隐形的曲谱,记在某人的脑子里。

  射箭是有音律配合的,不合音律射出去的箭是不合礼的,大夫耻之!

  周礼规定,射礼之乐,天子以《驺虞》作节,诸侯以《狸首》作节,卿大夫以《采苹》作节,士以《采蘩》作节,各依次序,无有侵犯!端木赐曾为鲁卫之相,属于卿大夫阶层,所以他用《采苹》。

  古老的音律渐渐高昂,端木赐也随之而动。

  端木赐一边听着耳边音律的节点,一边舒展长臂,开弓射箭,每一个细微的动作都合乎音律,动作与音律相协调,优美得像是一支舞。

  站在旁边看他引弓射箭的许直等人早已经看得呆了,他们原以为自己宛如阅兵式一样的整齐动作就已经够美得了,没想到端木老师更狠,直接跟着音乐来射箭了,一下子就把他们秒杀成渣,在他们最自得的地方毫无疑问地击败了他们。

  音乐渐渐到达尾声,端木赐手边的箭囊也空了。许直连忙跑过去看箭靶,他要亲眼目睹端木赐的成绩,看看是不是“中看不中用”!

  “十环!十环!十环!”

  许直颤抖着声音,不敢置信,可眼前的这三支正中靶心的箭,却在提醒他这是真的。

  “拔箭!”端木赐忽然喊道。

  许直愣愣地听从,从箭靶上把箭依次取出,然后站着不动了。

  端木赐又换了一个箭囊,他取出一支搭在弦上,弓弦如满月,“白矢!”弦动,一支箭飞速而行,扎在了箭靶的红心上。

  许直瞪大了眼睛看着箭靶,因为他发现端木老师的力道居然穿透了箭靶,箭簇穿透了靶背,露在外面。

  好强的力道!许直目瞪口呆。

  “拔箭!”端木赐的声音传来。

  “哦、哦。”

  端木赐在手上夹了四支箭,其中一支搭在弦上。在射出一支后,后面三支已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次迅速射出,四支箭,箭箭中的!

  “参连。”端木赐轻声说。

  许直这回依旧是目瞪口呆之余,却也没有忘了拔箭。

  端木赐依旧是在手中夹了四支箭,在完成了“白矢”、“参连”的射术后,他将要展现另一个高难度的射术……井仪。

  端木赐肘平而稳,眼睛注视箭靶,仿佛回到了当年追随夫子学六艺弓箭的日子,那时候站在自己身边的是颜回和子路,颜回体弱,总是射不中,夫子总是会好言安慰。而子路力大,射出去的箭时常会穿透箭靶,插在箭靶背后的地上,而每当这时候夫子总是会斥责子路,说“射不主皮。”即以射中为主,而不是射穿,这是礼射的标准。

  子路桀骜,也不肯服输,说,“不贯不释。”即不射穿就不记入成绩,这也符合当时的射箭标准。所以子路时常把夫子气得跳脚。

  但他们现在都不在了。

  端木赐松手,连射三箭,箭箭中靶。

  然后他又射了一箭,这一箭仿佛穿透了千年的历史呼啸而来,稳稳地扎在了箭靶上,与另外三支箭像一个“井”字一样排列有序。

  射箭馆内喝彩连连。

  ……

  ……

  PS:射者,仁之道也。射求正诸己,己正然后发,发而不中,则不怨胜己者,反求诸己而已矣。孔子曰:君子无所争,必也射乎!揖让而升,下而饮,其争也君子。孔子曰:射者何以射?何以听?循声而发,发而不失正鹄者,其唯贤者乎!若夫不肖之人,则彼将安能以中?

  恭喜书友【Pentakill2333】成为本书第一位护法!!撒花!!

  感谢书友【Pentakill2333】【诸葛加菲】【天极琊】【星官1969】【敛宇客】【梦里看红尘//】【爱情车站】【逝水云流】【霸道的小猫】【堕落......梵天】【hp1111】【汤小峰】【独孤醉眠】【爱琴123456】【书友】【150831003544908】【情絲如墨】【缄言】【中破格匿名】【逝流殇】【刑天打手】【楼兰调的慷慨打赏!!

  求推荐票……
第60章 战争始于心下决意之时
长生两千年全文阅读作者:媚眉下加入书架
  如果要让大学生们选出一项他们觉得最浪费时间的团体活动,那么估计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会选择班会。

  因为班会既无趣,又冗长,所谓的节目什么的也十分没有看点,无非就是几支歌几支舞,或者从网上学的几出粗劣的小品而已,实在是让人感觉“生无可恋”,就连消磨时间都不够格,要不是辅导员经常要在班会上说些事情,估计很多学生都会把班会当选修课一样的翘掉了。

  由于今晚有班会的原因,端木赐今天也不能像往日那样按点下班了。

  他在路易餐厅吃了晚饭,然后又去外国语学院拉着危月消磨时间。

  危月原先本来都准备要走了,见有客来,也就不慌了,“端木君,怎么还不走?”

  “晚上还有个班会。”端木赐找了个位置坐下,“所以来找你说说话。”

  危月笑道,“昨天端木君在半笔斋可真是大出风头啊,笔走龙蛇,入木三分,没想到千年前的传说竟然重现在今天,危月有幸目睹,真是荣幸啊!”

  端木赐摆摆手,“不要拿我开玩笑了,昨天几位老先生在酒楼里喝了不少,都安全回家了吗?”

  “当然,这怎么会出差错。”危月道,“只是几位老先生在回去的时候还是很念叨端木君啊,尤其是荀前辈,似乎对你很欣赏。”

  荀前辈?荀雍?

  端木赐问,“怎么了?”

  “荀前辈的身份不简单啊......”

  不简单啊......

  ……

  ……

  时间晚七点半,文学院中国古代文学一班二班的班会,正式在203阶梯大教室开始。

  正如端木赐所预料到的那样,整个班会无趣而冗长,期间还伴随着主持人们“矫揉造作”的声音,让端木赐觉得苏舞雩没去广播系借两个主持人来真是失策。

  其实对于端木赐这种老师来说,这个班会是完全不用来的,因为没必要。可端木老师在学生中的人气又实在是太高,所以他们才请他一道来,端木赐也不好拒绝,于是便来了。

  但也并未是完全没有收获,在一个无趣的小品结束之后,苏舞雩向大家宣布了几个消息,除开和端木赐无关的几个。他还是听见了自己稍微感兴趣的——

  艺术节和运动会。

  这两样活动自不消多说,从小学到大学每年、甚至是每一学期都有的,也算是颇有点兴味了,但端木赐却从中看到了机会,一个让长生会真正在学校显声扬名的机会。

  在班会结束之后,端木赐让唐洛洛联系相干人等,就说来端木馆开会。

  大学生一般都是住在学校宿舍里,所以都来得很快,偶尔有几个迟到没来的也都无关紧要,端木赐眼睛轻轻一扫,就大概知道的差不多了。

  端木赐喝了口面前的水润喉,“刚刚得知消息,在夏季来临的时候,艺术节和运动会也会如期举行。我们长生会聚集了海山大学大部分的文体社团,应该有所作为啊!”

  帆船部部长徐春城有些郁闷,“海山大学的运动会也不比帆船赛艇,哪有我们帆船社的用武之地?还是看其他兄弟的表演吧。”

  端木赐轻瞥过去,“不要以为没你们帆船部的事你们就清闲了,没过多久哈佛帆船队就要跨过太平洋来踢场子,我看你们输不输得起!”

  帆船部的事情端木赐可谓是十分上心,不仅把他们的“战车”都给更新换代了,还动用了Rare俱乐部的关系为他们请来了国内顶尖高手做教练,这可是一笔不菲的数字!而且就连哈佛帆船队的一些战术特点,端木赐都以书面的形式向他们做了解释,如果这样他们都还败阵,端木赐当然不会说什么,但他们自己首先就没脸混下去!

  滑雪部部长齐应白嗤笑道,“啧啧,听说对方可是可以横渡五大湖的高手啊,在泰晤士河上击败过牛津大学,不知道某人能不能扛得住啊,要知道这比赛地点可是在门口的这片海滩啊,这要是在万众瞩目之下输了......某人大概就要切腹了吧。”

  滑雪部和帆船部是死敌,齐应白和徐春城也是宿敌,像这种能打击对手的机会,齐应白慷慨表示,能不错过,就不错过!

  有一半日本血统的危月笑道,“切腹可不是这么用的啊,在日本切腹是崇高的死法,一般只有心怀武士之道的人才会这么做。不过如果真的有人愿意切腹的话,那么危月愿意为你介错。”

  所谓介错就是切腹者在自行捅进第一刀之后,由旁人补上慈悲的一刀,砍掉切腹者的头颅,使之不用承受过多的痛苦......

  徐春城面色铁青。

  端木赐敲敲桌棱,“危月老师不要说笑了,反正事情就是这样,你们下去商量个章程出来,然后让唐洛洛拿给我看,就是这样,散会!”

  大家鱼贯而出。

  ……

  ……

  回到家的时候,步瞳熏一边伏下身子为端木赐拿拖鞋,一边说道,“刚刚安老打电话过来,说澳大利亚的FMG公司的谈判代表团就要启程和家族进行谈判了,安老想问一问家族的底线在哪。”

  安老就是远在芝加哥的老管家。

  端木赐换上拖鞋,“这种小事你们决定就好了,何必来问我?”

  步瞳熏跟在他身后,“最近家族新入手了几个大型的钢铁厂,需要FMG公司的铁矿石作原料,可能涉及的金额有些大,所以要来问问。”

  端木赐坐在沙发上,想了一会,“这样吧,你让澳大利亚的代表团直接来中国,来海山,不用去芝加哥了,我亲自主持和他们谈判。”

  步瞳熏迟疑道,“虽说这是一次很重要的合作,但似乎还没有重要到要让大人您亲自出马,有我在就足够了。”

  端木赐摆摆手,“我最近也有些无聊,找些事情来玩玩也不错——对了,你把那个......FMG公司的资料拿来给我看一下。”

  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这么浅显的道理,端木赐自然不会不懂。

  步瞳熏显然是早有准备,直接从面前的茶几上抽出几张白纸递给端木赐,“这就是那个公司的资料。”

  端木赐接过简单地翻看了一下,发现这个FMG公司还真得不得了,很有些实力。

  FMG集团作为一个在2003年才成立的年轻公司,发展速度之快堪称前无古人,仅仅只用了几年的时间,就成了澳大利亚第三大铁矿石出口商,是澳大利亚矿业出口中极具分量的公司。

  “看起来是个劲敌啊。”端木赐把资料放回茶几。

  “但想来他们应该不是大人的对手,不用太放在心上。”步瞳熏很真心实意地说道。

  “身为一个想要在这个世界上有所作为的人,就不要随意地看轻自己的任何一个对手。”端木赐告诫道,“他们来之前记得提醒我一下,我亲自去接机......用部门经理的身份。”

  “亲自去接机?”步瞳熏有些疑问,“其实不必那么早,谈判还没开始,大人可以坐在办公室等着他们来。”

  这话说得......

  端木赐觉得自己有必要教育自己这个左膀右臂一下,他直视着步瞳熏的眼睛,很认真地说,“战争,从心里已有决意的那一刻起,就已经开始了。”

  ……

  ……

  PS:这一章剧情很丰富啊......

  恭喜书友【默羡仙】成为本书的舵主!!

  撒花!!

  感谢书友【默羡仙】【青絲如墨、】【缄言】【书友14915130654003】【司寇杰】【大清小皇叔】【桂/木】【中破格匿名】【会计机构负责人】【木槿花凉暖云间】【出风口】【夜遮天、】【白ケツ】【星官1969】【白银之手】的慷慨打赏!!

  求推荐票......
第61章 东道主的好恶与恶意
长生两千年全文阅读作者:媚眉下加入书架
  步瞳熏很快就收到消息,FMG集团来华的谈判代表将在星期五中午12:00整抵达海山机场,他们希望可以在机场看到准合作伙伴的接机人员。

  当然,他们也不会想像到前来接机的人居然是这么大牌。

  端木赐在星期五有课,不过所幸是上午的,他取消了中间的下课时间,把正常容量的课业内容,在比以往少几乎三分之一的上课时间中统统讲完,然后在一片错愕中宣布提前下课。下课之后立刻坐上步瞳熏安排的接机车队,出发前往海山机场。

  从今天下午开始,一直到星期二的下午,端木赐整整有四天的时间可以陪这些客人消磨,实在不行还可以调课,还可以请假,总之,有的是时间,有的是耐心......

  不过看起来澳大利亚的Qantas航空公司似乎要比国内的有信誉的多,飞机并没有因为这样那样的延迟和晚点,而是准时在12:00中的时候在停机口出现。

  随着几个西装革履的白人男子在乘客出口出现,端木赐通过提前看到的相片知道自己等的人大概来了。他领着自己背后的一干人等上前问候,“冒昧的问一句,几位先生是FMG集**来的谈判代表吗?”交流当然是用英语完成的。

  领头男子笑道,“没错,就是我们,看来这次和我们进行谈判的就是诸位了,你好,你可以叫我约瑟夫。”说着,他伸出了手。

  “很荣幸与阁下相逢,你好,我叫端木。”端木赐按照他们的习惯只提了自己的姓,然后右手。

  两手相握,晃荡两下,就基本完成了见面礼仪和无所谓的寒暄。

  ……

  ……

  端木赐和约瑟夫坐在舒适的迈巴赫真皮后座上,有一句没一句的搭着话,其中端木赐问得多,而约瑟夫答得多。

  这也是一种投石问路,在谈判正式开启之前,先搞清楚自己对手的秉性和性格,然后试探对方的意图和可靠程度。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就算举行一些社交性质的聚餐也没什么,也算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的商战版。

  端木赐对着约瑟夫很温煦地笑道,“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总要让客人宾至如归才好,阁下在华期间有任何需要都可以对我说,我方一定尽力满足。”对于端木赐来说,把一些中文古语和成语翻译成英文说出来已经是小菜一碟了。

  约瑟夫笑道,“我只希望这次的谈判能有一个对双方来说都可以满意的结果,让我回国的时候也好向公司有个交代。”

  终于提起这个话题了......

  端木赐不动声色,“阁下才刚刚到,何必就想着走呢?不过贵方回去的时间已经确定了吗?不知机票订好了没有?中国人口众多,海山也是个大城市,订飞机票可要趁早啊,否则很容易耽误行程的。”

  约瑟夫不以为意,“这个当然,我们在来的时候就已经订好了回程的机票。我们公司也曾经来中国访问过,知道这里的情况,多谢阁下费心了。”

  端木赐继续这个话题,“是我多虑了,你们真不愧是专业的团队!”他小小地捧了一下,然后说,“可否请贵方告知一下你们何时启程归国,我们也好提前安排车子送你们到机场,也算是尽地主之谊。”

  这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是一个很基本的商务礼仪,约瑟夫没有丝毫防备,根本想不到这句问话里还深埋了一个小小的陷阱,他从公文包里掏出回程机票,把自己的归国时间告诉了端木赐,好方便对方安排车子。

  端木赐不动声色地记下了时间,然后继续言笑晏晏的和约瑟夫攀谈起来。

  ……

  ……

  约瑟夫一行人下飞机的时间就已经是12:00了,想必在飞机上也没有办法好好吃饭,一盒飞机餐也委实不算是什么好食物,所以端木赐就先安排了一次餐会,地点当然是在希尔顿酒店,约瑟夫当然很高兴地接受了这个提议。

  他觉得自己这次得谈判对手真的很贴心。

  端木赐当然很贴心,人一喝多就喜欢说话,说话又时常不受控制,正所谓“言多必失”,在吃饭的时候探听对方的一些事情也是对即将到来的谈判很有帮助的。

  在约瑟夫下车之后,端木赐借口还有些别的事情,说一会再上去,然后就让别的人送约瑟夫一行人进酒店,而自己依旧坐在车里。

  步瞳熏坐进了车里。

  端木赐说道,“FMG的代表团此次来华,只有一个星期的底线,换言之,他们只有一个星期的谈判时间,我们要想办法利用这个最后的期限。”

  这个情报就来自于刚刚端木赐询问的约瑟夫归程时间,他假意说是为了安排车接送而问,其实真是目的就是为了知道对方谈判代表团的最后时限,这个很重要,可以为自己这方争取到更好的谈判时机。

  端木赐继续说道,“远来是客,何况他们还是贵客,我们这边的招待可寒酸不得!必须要尽心。这样,你去把行程安排一下,务必要让他们感受到我们的热情。”

  步瞳熏意会,下车安排去了。

  端木赐也紧接着下车,酒店里还有一场聚餐等着他。

  ……

  ……

  端木赐给约瑟夫敬了一杯酒,“欢迎你来中国。”

  “很荣幸。”约瑟夫举杯。

  然后两方人马全部仰头一饮而尽。

  按道理说像这种接待外宾的餐会应该以西餐为主,毕竟要照顾客人的口味,而且己方之人也不至于不习惯西餐。可在端木赐的有意安排之下,这次的宴会主题是川菜,虽说是美味可口的菜肴,但辛辣的风味却并不十分符合澳洲人的口味。

  菜肴做的很精致,甚至可以看出淮扬菜的刀工,面对这样精心准备的宴席,澳洲谈判代表就算对菜品不满意也不好直接说出口,或者拒绝,毕竟这是东道主的一番好意。

  这实际上也的确是东道主的一番“好意”。

  在安排宴席的时候,端木赐就提出了两点要求,一个要求当然是“好”,要拿出最大的诚意去招待他们,但是第二个要求却是“不能让他们满意”,这就很令人费解了。因为既要要求好好接待,又要力争不让客人满意,这无疑是十分冲突的。

  但这正式端木赐想要的,因为他想要在一些细节上先击溃对手,从而使胜利可以更快的到来。

  千年前的春秋大贾,偶尔也有手痒想要施展手段的时候,而这些远道而来的澳洲人就成了一块大小方圆正合适的试刀石。

  而这一切都只是刚刚开始而已。

  ……

  ……

  PS:感谢书友【无限的翱翔】【斩天穹】【吾紫焰】【苏离木九】【个卷】【大清小皇叔】【J/yue定】【卫星通讯】【书友110806164150150】【颂风雅歌美德】【星官1969】【独孤醉眠】的慷慨打赏!!

  求推荐票……
第62章 酒很好
长生两千年全文阅读作者:媚眉下加入书架
  端木赐在哈佛读书的时候曾经有几个来自悉尼和堪培拉的同学,所以他对澳大利亚人的习性也有一些大致的了解。

  澳大利亚地广人稀而资源丰富,而且孤悬海外与世无尤,所以那里的人都过着富裕而舒适的生活,尤其是社会地位比较高的商业人士更是如此,他们很恋家。

  而正是因为这个原因,约瑟夫一行人会对中国的生活环境和习惯很不适应,而且澳大利亚人一般都比较谨慎小心,又特别讲究礼仪,不愿意过分的侵犯东道主的利益和颜面,正是出于这一点的考虑,端木赐才决定把谈判地点从悉尼改为海山。

  一般情况来说,世界上的任何公司和澳大利亚的本土原料供应商的谈判都不会很顺利,因为世界上的大部分国家由于这样和那样的原因,都不会有太多的廉价地下资源,而且成本也未必能使得这些公司满意。

  而澳大利亚的资源就要丰富的多,尤其是铁矿和煤炭方面,他们的腰杆很硬。由于在资源和交通运输方面的绝对优势,澳大利亚的供应商们从来都不愁找不到合宜的合作伙伴,他们有足够的资本和筹码,来等待坐在谈判桌对面的人说出使自己心动的数字。

  端木赐深知这个事实。

  所以他要小小地动些手脚,而这第一步,就是把这些人给弄到海山来。

  由于在环境方面的不适应,再加上某东道主故意地推波助澜,这些澳大利亚人在饮食、语言、风俗习惯等方面都会感到相当的被动,这样一来就很容易流露出拘谨和焦躁不安的情绪,从而希望可以尽快结束谈判而归国,只是带着这样的心态谈判,无疑是一大败笔。

  而自己这一方就可以以从容镇定的态度去镇住这些远道而来的“疲惫之师”,从而占住谈判的主动权,使得自己一方和澳大利亚一方在谈判桌上的地位发生根本性的转变,从而取得难以用常理得到的巨大利益。

  这不能怪端木赐“卑鄙”,实际上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日本商人就曾经以这个办法屈服了强势的澳大利亚原料供应商,端木赐只是略加“模仿”而已。

  卑鄙者是身为原创者的某岛国......的公司......

  ……

  ……

  在经历了大约一个小时的用餐时间之后,端木赐坐在茶厅里与约瑟夫休息,同时也有些闲聊,“约瑟夫,你觉得今天的餐会怎么样?”经过一顿饭之后,两人关系明显近了许多,称呼上也随意了起来。

  约瑟夫正在喝茶解腻,闻言放下茶杯,想了一下说,“酒很好。”

  端木赐情不自禁地一笑,因为他发现这人的确有点意思。

  主人问客人酒菜怎么样,一般来说重点是在菜而非是酒,结果客人却回答“酒很好”,这无疑是在避重就轻。既不愿意违心作答,也不愿意伤了主人的颜面,的确是一个很巧妙的回答,堪称机智。

  如果这番对话发生在千年前的南北朝,一定会被那个叫做刘义庆的刘宋皇族写进《世说新语》的“言语”一节。

  约瑟夫问道,“再午休一会,我们就正式开始谈怎么样,请珍惜对方的时间。”

  端木赐摆摆手,“贵才下飞机,想必还很疲惫,更何况南半球和北半球还有些时差,所以不妨你们先休息一下,谈判的事情明天再说。否则就算现在开始谈判,我们也有趁人之危的嫌疑啊,这对你们来说太不公平——不公平的事情,我从来不做。”

  约瑟夫感动地说,“真是高贵的人格啊!端木先生,我不得不说,你是我所遇见过的最有风度的对手,这次能和您坐在一张谈判桌上真是我的荣幸。”

  端木赐被这个澳大利亚人的“纯真”感动了,“约瑟夫先生,在你留华的日子里,我一定会好好招待你的......”

  ……

  ……

  在安排FMG谈判团队的下榻之处时,端木赐并没有就近选择希尔顿酒店,反而是选择了一家具有浓浓中国风的一家高级客栈,惹得身为希尔顿酒店未来继承人的阿斯兰大为不满,抱怨端木赐不够朋友。

  端木赐这么选择当然是有理由的,希尔顿酒店的风格无疑是很欧式的,会让这些远道而来的客人感到很舒适,但他们舒适了,端木赐就不舒适了,所以端木赐不想让他们舒适,所以他选择给这些人换个地方住。

  高级客栈当然很高级,是最近在黄浦江边上新开的,听说设计图的负责人是曾经参与过大明宫遗址公园的修建的,在这方面有很深厚的造诣。约瑟夫一行人原本还对端木赐的安排有一些异议,觉得他们没把自己安排在星级酒店入住真的是很不可理喻,但当他们无意间听到这间客栈的入住价格之后,就齐齐地不吱声了。

  因为价格真的很贵。

  价格贵意味着自己这行人收到了隆重地接待,而非慢待,这是最直观的感受,所以他们很满意。

  这间客栈里面得风格不像寻常的这类客栈一样是明代风格,这间客栈走的是盛唐路线,是唐风。

  这里的一切都是很据那个时代来安排的。

  那个时代的特色之一就是盛行矮脚家具,而非高脚。

  所以这些远道而来的客人们等想要掏出电脑来和自己的公司总部联系的时候,却在忽然间发现,这间屋子里连一张椅子都没有,自己等人只能盘膝坐在地上,把电脑放在矮案上和总部进行交流,不过他们也没多想,反而觉得很有种新奇的意思。

  只是没过多久,他们就觉得自己的膝盖受到了伤害.......

  当他们扶着自己的膝盖来到客栈餐厅的时候,他们发觉自己又遇到了一个障碍......他们并不会用筷子。

  在享用了一顿口味辛辣的美味之后,端木赐前来拜访,对他们嘘寒问暖各种寒暄,极尽地主之谊,客气得没话说!约瑟夫等人感觉自己受到了前所未有得重视,所以虽然膝盖很酸很疼,但还是强忍着和来访者盘膝坐在地上说话,他们不敢站起来,因为站起来就意味着失礼——

  端木赐是跪坐。

  来访者好像并不知道自己的到来其实给这些人造成了很大的困扰,他仍旧在滔滔不绝地说着,展望着双方谈判合作的美好愿景和未来,时间一点一点地流逝着。就在约瑟夫等人感觉膝盖几乎已经不属于自己的时候,来访者像是掐准了时间一般,客气地告辞了。

  等确定来访者完全退出之后,约瑟夫等人顿时发出哀嚎,然后把自己的腿尽力地在地板上伸直,希冀可以略微缓解一下痛苦......

  然而他们很快就发觉真正的折磨其实并没有到来。

  在经历了长时间的国际航班之后,他们的精神与身体都已经很倦怠了,所以他们在吃完晚饭之后稍微洗漱了一下就准备入睡了......然而他们睡不着——

  因为这里的床不是床,是榻。

  床是高脚的,榻是矮脚的。约瑟夫这些西方人睡在低矮的榻上感觉十分没有安全感,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总感觉总会有什么东西从榻底下钻出来似得,心里很难受,总之,他们有些失眠了。

  约瑟夫心里暗暗决定,明天就要找到端木赐要求换个住宿,他觉得端木赐人“很厚道”,一定会同意自己这个要求的。

  他对此毫不怀疑。

  等第二天约瑟夫顶这一堆黑眼圈出现在端木赐面前时,还没来得及等他开口,就听见这个“厚道人”很开心地笑了几声,然后热切地问候,“约瑟夫,昨天睡得好吗?”

  约瑟夫当然不能说不好,他强自说道,“当然不错,只是......”

  “既然你说‘不错’我就放心了!”端木赐笑着打断了约瑟夫的话,“就在刚刚你们来之前,我们已经将那间客栈全部给包下来了,专门给你们住!虽说价格不菲而且不能退,但是为了朋友,这点钱又算得了什么呢?”

  真是高贵的人啊......

  约瑟夫在心里暗叹,同时也觉得自己不能辜负了朋友的“美意”,就算睡得在不适也要忍着,总会习惯的,不是吗?怎么能因为一点点不舒适就拒绝朋友的“一片心意”呢,这种事约瑟夫自问还做不出来。

  所以他很感激地说,“多谢了。”然后冲着端木赐很友善地一笑。

  端木赐也对着他一笑,比约瑟夫笑得还要友善。

  ……

  ……

  PS:凌晨三四点才睡,依旧一大早起来看阅兵,我觉得我很爱国啊......

  感谢书友破【大清小皇叔】【xiao刀神】【陈天天天天】】【c右手很忙】【Forever四季】【台上东】【霏源】【星官1969】【卫星通讯】【一抹¥残阳】的慷慨打赏!!

  抗日阅兵,普天同庆,各位客官可否打赏几张推荐票共襄盛举?!
第63章 牡丹亭
长生两千年全文阅读作者:媚眉下加入书架
  一番寒暄之后,行程紧迫的约瑟夫主动问道,“今天上午可以开始谈判吗?”他在一个星期之后就要回国复命,心情自然有些急迫。

  端木赐却是另有考虑,闻言只是摆摆手说,“不急不急,时间还有很多,何必急于这一时呢?我们这边还安排了一些欢迎活动,作为客人约瑟夫难道你要拒绝吗?”说着他眉头一蹙,似乎有些不悦。

  “哪里哪里?”约瑟夫急忙辩白,“我们参加就是了。”他认为这是端木赐又一次的善意,他不禁再一次地在心里感叹,自己的这位谈判对手实在是太有风度了,宁愿浪费自己珍贵的谈判时间,也要好好地招待自己。

  这位单纯的澳大利亚人似乎有些忘了,作为远道而来的客人,他们的谈判时间才是最珍贵的......

  ……

  ……

  中国的戏剧发展虽然不如古希腊那样的蓬勃,渊源数千年,但种类之丰富却远远胜之。继先秦时代的俳优、隋唐的杂戏和元曲之后,中国的戏剧在明代发展的极为迅速,京剧,越剧,昆曲乃至于黄梅戏等层出不穷,百花竞放,大有后来居上之势。

  海山虽然处于南北之交,但人物风韵却受江南的影响多一些,所以在海山比较风行的是昆曲和越剧,以及本地的沪剧,而京剧等戏种则略受冷落。

  海山大剧院是海山最大的剧院之一,至今已经有八十多年的历史了,在民国的时候这里就一直是海山票友们最喜欢的梨园,那时候当然不叫剧院,而是叫戏班子。由于戏班子是在租界里头,所以哪怕外面的枪炮声再怎么轰鸣,也压不过这里的丝竹管弦。

  穿着长衫提着鸟笼子的票友们,也可以哼着两句戏词的慢悠悠踱步过来,像是四九城里来的八旗纨绔。

  如今的海山大剧院经历了多次的翻修之后扩建气象自然更胜往昔,只是客流却一直不旺,戏剧这一艺术形式在经历数百年的辉煌之后终于在现代出现了颓势,毕竟现在的年轻人们喜欢的是热烈的摇滚和流行乐,对于雕琢拗口的戏剧自然提不起兴趣。

  然而今天这项古老的艺术却焕发了新的生命力。

  近两年最著名的昆曲名家易且儒先生和彭小红女士即将莅临于此,演绎昆曲名段《牡丹亭》。这一消息打出去不过三天,票就基本已经售罄了,火爆程度让剧场方面的负责人大为震惊,在得知买票者的身份有很多都是学生之后,就连剧场门口的保安也不禁感叹这是三十年难逢之盛事。

  曾经有一位不知名的人士说过——这个世界上的大多数美事一样,在其华丽的外表下,一般都隐藏着不为人知的内幕。

  这件事亦如是。

  那些前来购票的学生大部分都是海山大学的学生,而且多半是文学院的,德高望重(人气很高)的端木赐老师在论坛里公开发帖说,身为文学院的学生应该加强自己的古典文学素养,然后建议大家去听场戏昆曲熏陶一下,“顺便”提了一下星期六下午海山大剧场有一场精彩的昆曲演出。

  而这其中危月老师也出力甚多,身为长生会副会长的他几乎把长生会的人都动员了一下,这才造成了今天海山大剧场的盛况。否则按照以往的情况来说,像昆曲这种表演,票能卖出去三分之一都已经是很不错的了,哪里还能有今天的火爆?

  在步瞳熏拟定的行程之中,陪FMG代表团看戏也是内容之一,也算是像他们宣扬一下本国文化,为此端木赐特地派人到ZJ请角来演出。在这种场合下,如果剧场里空落落得没几个观众,那将给FMG公司的人无疑带来极其恶劣的印象,为了规避这种情况,某老师只能“擅用职权”发动学生来看戏了。

  所幸,效果还不错。

  在普通的客人们陆续进场之后,端木赐和危月领着FMG公司谈判代表团的人从工作人员通道进入了二楼的正中包厢,这里是全剧场最好的位置,视野角度一览无余。这间剧场从日出开始就已经被端木赐包场,今天他最大。

  危月作为一个拥有中国血统的日本人,对中国的古典文化也浸淫极深,端木赐今天把他拉过来的目的,就是让他给这帮白人讲解一下《牡丹亭》的大体意思,否则的话约瑟夫等人就只能看台上这帮演员“咿咿呀呀”,而完全不知所云。

  端木赐从面前的桌案上抽出了一张薄纸,递给了约瑟夫,上面是用英文写好的关于《牡丹亭》故事梗概。端木赐给这些人看这个,是想让他们对这个唯美的故事先有一个浅薄的印象,省得待会看得太吃力。

  只是一杯茶的时间,剧院的灯光就全部关掉了,大幕缓缓拉开,演出开始了。

  今天演出得是《牡丹亭》中的《惊梦》一折,首先上的是旦角,一身白衣的女子登场,水袖轻拂,“梦回莺啭,乱煞年光遍。人立小庭深院。”音腔婉转柔糯,像是絮语。

  就在台上的演员正在演出时,舞台侧面的屏幕也开始同步摄影,屏幕上不仅有演员们的身形,还有中英两种文字的对照译词,这是给观众们准备的,毕竟戏词古风浓郁,而且是唱出来的,在这方面涉猎不深的观众们很难听懂他们说的是什么。

  至于英文则是端木赐特地给约瑟夫一行人安排的,方便他们观看。

  在“杜丽娘”唱完之后,一个丫鬟模样的人上台,俏目流转,“炷尽沉烟,抛残绣线,恁今春关情似去年?”

  “……”

  台下的观众们认真的看着,来这里的很多都是文学院的学生和老票友,这些人在这方面还能保持着认真和欣赏的态度,就连约瑟夫也被这种“新奇”的艺术形式吸引了,盯着英文译词仔细的听......看了起来......

  端木赐也很认真的看了起来,虽然这一折他看过不止数百次了,但他却依旧愿意继续看下去,尤其是他已经有数十年没有听过了,他上一次听昆曲应该还是在民国三十四年,日本宣布投降的时候,CQ政府为了表示与民同乐普天同庆,在长街上连续请戏班子演了一个月的大戏,端木赐也跟着听了一阵。

  就在这时节,那台上已经唱到了“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恁般景致,我老爷和奶奶再不提起。”

  “朝飞暮卷,云霞翠轩;雨丝风片,烟波画船——锦屏人忒看的这韶光贱!”

  端木赐不禁击节赞赏,这唱得太到位了!就连听不懂戏词的约瑟夫也情不自禁地露出笑容,可见艺术这种东西的确是人类的共同语言,不分国界与语言,就像是国内一大批青少年明明听不懂英文歌却偏要听一样,虽然文化属性不同,但人类对于美的感受却是相同的。

  危月更是把眼睛闭上,只顾着听韵,不准备用眼睛去看了。

  “则为你如花美眷,似水流年......”端木赐也不禁跟着台上轻唱了起来,竟是婉转的女声。这句曾经使黛玉流泪葬花的词,在如今听起来,依旧有着摇曳心旌的力量。

  一折终了,余韵绕梁,端木赐笑着对依旧念念不舍地约瑟夫说道,“其实戏上也有好文章,可惜世人只知看戏,未必能领略这其中的意味。”这话原是黛玉说的,目下放在这里却也贴切。

  约瑟夫砸吧着嘴,像是这戏词也能使口舌生香似得,“我去过很多地方出差,得到的接待大部分都是在夜总会、酒宴之类的,从来没有哪位公司的负责人带我来体验他们国家的文化,端木,在这方面你是第一个!”

  很明显,约瑟夫对端木赐的评价又高了一个等级,而这对于端木赐来说无疑是极好的,因为这可以使他在谈判的时候得到优势。

  端木赐问,“你很喜欢吗?”

  “当然!”约瑟夫毫不犹豫地点头。

  端木赐不在意地说,“那还请你回国之后也要多多宣传了。”

  约瑟夫一口答应,“没问题!”

  端木赐没想到的是,这约瑟夫竟然真的说到做到了,并且很快地成为了中国古典文化的粉,不仅在回国之后开始努力学习汉语,并且在国内大力宣传中国文化,最终推动中国戏剧登上了悉尼大剧院的舞台,受到了澳洲观众的热捧。

  当然,这些都只是后话不提,对于现在的端木赐来说,这场戏对他的好处除了让他回味一下古风遗韵之外,还有一个好处就是又让他成功地拖延了一天,推迟了正式谈判的时间,而这,才是最重要的......

  端木赐的真正想法,就是想要让约瑟夫等人没有时间来进行正式的谈判,这才是他最重要的目的......

  ……

  ……

  PS:话说为了写这一折我特地去听了一下梅兰芳先生的唱韵,其实并不好写啊......

  恭喜书友【VEGER】成为本书的舵主!!

  撒花!!

  感谢书友【VEGER】【昨日已尋夢】【青絲如墨、】【司寇杰】【流水低吟】【星HE】【小倪一】【斩天穹】【SK々_若相依】【心随灬雲湮飄】的慷慨打赏!!

  求推荐票......

  \u003cahref=\u003eUU看书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UU看书!\u003c/a\u003e\u003ca\u003eUU看书。\u003c/a\u003e
首页8910111213141516171819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媚眉下所写的《长生两千年》为转载作品,长生两千年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长生两千年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长生两千年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长生两千年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长生两千年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长生两千年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