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军事历史小说 > 大玄第一拽探最新章节 > 大玄第一拽探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大玄第一拽探 连载中
分享大玄第一拽探

大玄第一拽探全文阅读

大玄第一拽探作者:旷海忘湖

大玄第一拽探简介:卧底警探徐尊因意外爆炸来到大玄朝,成为县衙里一名专办刑事案件的县尉。
正当小心翼翼活了一辈子的他,决定回归本性,好好拽活一回的时候,却发现身边躺着一具美艳女尸,自己手里则拿着尚在淌血的菜刀,屋外还传来群众激愤的呼喊声:“打死这个狗官!!!”
书友群:235957426 https://www.uukanshu.com
-------------------------------------

大玄第一拽探最新章节第15章 欲盖弥彰
第2章 蛮不讲理的推理(上)
大玄第一拽探全文阅读作者:旷海忘湖加入书架

  纵然徐尊衣衫不整,头发凌乱,可一声暴喝之下,还是止住了群情激奋的人群,让即将沸腾的卧室瞬间安静下来。

  但见徐尊昂首挺立,霸气凛然,一副极为蛮横的模样。

  毕竟,他是朝廷命官,官威犹在。

  更何况,他现在浑身是血,令人生畏。

  “哼,你们这群无脑吃瓜,”徐尊毫不理亏地呵斥道,“想造反吗?”

  “这……”

  看到徐尊如此蛮横,众人亦是大感意外,竟然没有一个敢站出来理论。

  “狗官……你强霸我娘子,还杀害于她,难道还不该死吗?”此刻,唯有那个尤大郎还在悲愤地控诉着。

  “对!”众人这才缓过神来,那位老者凛然而道,“你强霸妇女,草菅人命,身为父母官,难道你……”

  “强霸你个头,草菅你个大头鬼啊!”谁知,老者话没说完,便遭到徐尊的无情怒怼。

  “这……”

  众人再次错愕,谁也没见过这么穷凶蛮横的人。

  “我问你们,”徐尊一面提上裤子,一面冲众人问道,“你们哪只眼看见我强霸妇女,哪只眼看见我草菅人命了?”

  “你……你……”老者颤抖怒曰,“你衣衫不整,手持凶器,浑身是血,尤家娘子的尸体就躺在这里,这还用看吗!!?”

  “就是,”众人终于来了气势,有人附和,“你身为县尉,知法犯法,作恶多端,还不认罪伏诛?”

  “伏你三十六个大嘴巴子!”谁知,徐尊却依然蛮横地喝道,“我告诉你们,没有亲眼所见就不要胡乱猜测!难道你们看不出来,我其实是被人陷害的吗!?”

  “什么?陷害?”众人先是一愣,很快有人驳斥道,“这里只有你一个人,谁能陷害你?”

  “谁能陷害我?好!”徐尊一指尤大郎,“尤掌柜,你现在就把案发经过给大家讲一遍,看我到底是不是被人陷害的?”

  “什么?案发经过?”尤大郎微微一愣,在理解一番之后说道,“案发经过就是……

  “你今天下午突然来到我家,要我娘子去卧房里伺候你!

  “我斗不过你,只好喊着伙计们去外面叫人,让坊邻们都过来帮忙,让大家一起阻止你的恶行!

  “可没想到……”尤大郎看着尸体声泪俱下,“等我带着坊邻们回来,我娘子已经被你杀死了,我的春娘,你死得好惨啊……”

  尤大郎失声痛哭。

  “狗官,还敢抵赖?”有人喝道,“还敢说你没有强霸民女,草菅人命?”

  “就是啊,”后面有个绸缎庄伙计说道,“我们都看到了,菜刀刚才就在你手里,不是你杀的老板娘,还有谁?”

  不会吧?

  蓦然间,徐尊心下惊愕。

  记忆中,他明明看到那个春娘对着自己搔首弄姿,百般妩媚,分明就是你情我愿,根本没有强霸民女的意思啊?

  这……这是怎么回事?

  哎?

  突然,徐尊又发现一个重要细节,那就是自己脑中和春娘互动的地点,并非今天这间屋子。

  也就是说,那些画面都是很久以前的记忆,而不是今天。

  如此……这只能证明自己和春娘确实有一腿,但,这并不能说明自己就是杀人犯啊?

  看来,这真的是一场阴谋,自己根本就是遭人陷害!

  可是,是谁陷害自己呢?

  “怎么样?狗官没话说了吧?”尤大郎咬牙道,“还不就地伏法更待何时?”

  “哼!”徐尊狠狠瞪了尤大郎一眼,说道,“你的个头让我想起一个和你同名不同姓的前辈!你们还有另一个共同点,就是头上都有点儿绿啊!”

  “啊?什么?”尤大郎显然听不懂。

  “我问你!”徐尊突然变脸喝道,“如果我强霸你家娘子,为什么不多带点儿人过来?你绸缎庄那么多伙计,完全可以把我拦住,你为什么还要去外面喊人?”

  “啊?什么?”尤大郎又是一愣,赶紧解释,“你是县尉,谁敢动你?我只能喊坊邻们过来,一起声讨你啊!”

  “有意思!太有意思了!哈哈哈……”徐尊仰面大笑,“我这个人得是多有病啊!?

  “这大白天的,我只身一人,突然跑到你家丁众多的绸缎庄,强迫老板娘去屋里伺候我?

  “然后,我不但强霸了她,还把她给杀了!

  “最后,我还拿着把菜刀,在这里等你们来打死我!?

  “我说各位,”徐尊扫视众人一眼,“你们就不觉得这事太傻缺了吗?”

  “这……”

  “嗯……”

  徐尊的话顿时让众人陷入沉思,他们显然也意识到此事有点儿不太劲。

  “哼!我身为县尉,办过那么多案子,懂得那么多门道。”徐尊又指着尸体说道,“如果我看上春娘,真想霸占她,那么至少有100种稳妥的办法掩人耳目,怎么可能做出这么荒唐的事情?

  “再换句话说,如果我真想杀她,那么也同样有100种办法做得神不知鬼不觉,怎么会办得如此侮辱智商?”

  “这……”

  “对呀……”

  徐尊如此一说,众人亦是恍然大悟,非但火气消减,而且越发好奇。

  平日里,徐尊这位县尉大人虽然稀里糊涂不甚精明,却从未做过什么欺男霸女的事情,更何况杀人?

  “好没天理啦!好没天理啊!!!”这时,尤大郎仰天悲号,“明明就是你强霸和残杀了我家娘子,居然还敢巧言狡辩!

  “坊邻们,你们不要听他诡辩之词啊!你们看他衣衫不整,浑身是血,手里还拿着凶器,不是他杀的春娘还能是谁!?”

  “对,对呀,”有个伙计言道,“狗官杀人,这已经都是板上钉钉的事实,这还抵赖什么?”

  “就是嘛,”那位老者说道,“徐县尉,既然你说遭人陷害,那么你得把这个陷害你的人找出来啊?是何人陷害你,又为何陷害你呢?”

  “废话!我还想知道呢!不过嘛……”徐尊扫视众人一眼,说,“我现在已经有点儿头绪了,只要再让我好好看看案发现场,或许,我就能把这个人找出来!”

  说完,他猛然从床上跃下,吓了众人一跳。

  接着,他就在大家诧异的目光下,开始自顾自地观察起屋内环境。

  众人也是万万想不到,都到这个时候了,徐尊居然还有心思观察案发现场,一时间大眼瞪小眼。

  看着看着,徐尊便将目光落在了尸体上,朝着春娘的尸体仔细查看。

  春娘惨死在床榻之上,衣衫不整躯体暴露本就不雅,而徐尊非但看得目不转睛,居然还伸手要去掀开春娘的内衫。

  “啊!!?”尤大郎大急,冲上去大声喝止道,“狗官实在欺人太甚!我娘子已经被你杀了,还要遭你当众侮辱!你……你……”

  “太过分了!太过分了!狗官欺人太甚啊!”

  “打死这个狗官!”

  “打死他!”

  “把他撕吧撕吧了喂狗……”

  本已消停的群众,再次被怒火点燃,纷纷斥责徐尊,同时又开始撸起袖子。

  “狗官!”尤大郎更是怒不可遏,当即举起锄头,“你分明就是在拖延时间,杀人偿命,我今天跟你拼了!!!”

  说完,尤大郎直接朝着徐尊头顶奋力砸下!

  呼!

  锄头带风,众人惊呼。

  然而,锄头尚未击中目标,却被徐尊单手攥住,任凭那尤大郎如何使劲,却是动弹不得。

  “哼!”这时,徐尊发出一声冷哼,瞪着尤大郎说道,“好了!现在,我已经知道那个陷害我的人——到底是谁了!!!”

第3章 蛮不讲理的推理(中)
大玄第一拽探全文阅读作者:旷海忘湖加入书架

  “你……你什么意思?”尤大郎惊愕地看着徐尊。

  “我说,我已经知道,到底是谁在陷害我了!”徐尊冷冷说道,“刚才不知道,但现在知道了!”

  “哦?”众人忙问,“是谁!?”

  “狗官!”尤大郎却再次怒斥,“凶手分明就是你!春娘被害的时候,我们都在外面喊人,如果人不是你杀的,还能是谁?”

  “好!”徐尊不慌不忙地问道,“那我问你,我和你媳妇无冤无仇,我为什么要杀她?”

  “这……”尤大郎言道,“这还用说?你想强霸我家娘子,我家娘子誓死不从,你便恼羞成怒杀害了她!”

  “好!”徐尊松开握着锄头的手,指着床铺上的菜刀问道,“如果你媳妇是我杀的,那我问你,这菜刀是哪儿来的?你家卧室里经常放着菜刀吗?”

  “这……”尤大郎犹豫数秒,回答,“这菜刀确是我家厨房使用,但我怎么知道你是怎么弄来的?”

  “你的意思,是我先去你家厨房拿了这把菜刀,然后回到卧室杀你娘子?”徐尊说道,“那我直接掐死她不行吗?何必这么麻烦呢?”

  “这……”尤大郎略显凌乱,继而推测,“或许……是我娘子要做什么活计才把菜刀拿到卧房。被你欺凌时,我娘子拿起菜刀抵抗,却被你夺过菜刀将其杀害了!”

  “嗯!”

  “对……”

  众人感觉尤大郎的推测合情合理,纷纷点头。

  “有意思,你们家是开绸缎庄的,拿把剪子做活计还说得过去,拿把菜刀……这是要给你进宫做准备吗?”徐尊嘲讽。

  “你!?”尤大郎恼怒,“你杀了人还说风凉话!我看你是无理取闹,还是快快认罪伏诛吧!”

  “大人!大人……”

  谁知,尤大郎话音未落,门外忽然传来铿锵有力的喊叫声。

  随后,从门口冲进来五六个官差打扮的男子。

  为首是一个皮肤黧黑的中年人,他健步如飞来到跟前,冲徐尊拱手问道:

  “县尉大人,卑职来晚了!您没事吧?”

  根据记忆,徐尊已经知道这几个人的身份。他们便是新叶县衙的捕快,都是自己的属下。

  皮肤黧黑的中年男子叫赵羽,正是县衙捕头。

  看到捕快们赶到,之前还慷慨激昂的人们顿时没了气焰,有胆小者甚至偷偷地溜出屋子,生怕受到牵连。

  “啊?这……”

  这时,捕头赵羽看到屋中惨状,亦是甚为震惊。

  “大人!”他连忙冲徐尊抱拳问道,“这里到底出了什么事?这女人是被谁所害啊?”

  赵羽问完,现场一片安静。

  众捕快更是个个诧异,眼睛全都盯着徐尊身上的醒目血迹,显然都在怀疑凶手是不是这位县尉大人?

  “嗯……”徐尊琢磨了一下,却说,“赵捕头,你来得正好!你现在马上派人去帮我办一件事!办完之后,真相自然会水落石出!”

  说完,他附在赵羽耳边小声吩咐了几句,赵羽虽然面带疑惑,却还是点头答应下来。

  接着,他让捕快们离开屋子,只留下自己一人留在徐尊身边。

  众人看得莫名其妙,不知什么意思?

  “来,大郎啊!”徐尊微微一笑,对尤大郎说道,“咱们接着说!接下来,咱们就谈一谈被害人的尸检报告吧!”

  “嗯?什么报告?”尤大郎没听过这么多专业名词。

  徐尊一指尸体,说:“你娘子脖颈左侧大动脉被菜刀砍断,最后因为流血过多而死!从伤口的形状和深度来看,应该是一刀毙命!”

  “这……”尤大郎无言以对,不明就里。

  此时此刻,旁边的群众们也全都安静下来,满是好奇。

  “首先,大动脉被一刀砍断,血液会呈喷射状喷溅出来!”徐尊继续说道,“现场应该有一片明显的喷溅血迹才对,可是你们看,为什么这里却找不到这样一块痕迹呢?”

  “……”众人迷惑。

  “其次,就是本案最不能让人理解的地方!”徐尊一指案发现场,“既然死者是被一刀毙命,那就说明死者被砍之后再无搏斗,那么,现场凌乱还说得过去,可为何会到处都是血迹呢?”

  “哦?”徐尊这么一说,众人更加诧异。

  但见除了死者和徐尊身上之外,床榻上、地上的确到处都有醒目血迹,令人看得触目惊心。

  “难道……”徐尊说道,“凶手在杀人之后,还会粘着死者的血液到处打滚不成?”

  “啊?”众人懵逼。

  “好!既然你们反应迟钝,那我干脆给你们还原一下案发经过吧!”徐尊自信言道,“今天,我确实来到尤掌柜的家里,和春娘见了面。

  “但是,我并非想要强霸春娘,而是春娘主动约我的,因为她有重要的事情要和我商量!”

  “天呐!颠倒黑白,混淆是非!”尤大郎怒火中烧,大声吼叫,“你还敢污蔑我家春娘?说我家春娘勾引你?”

  “吁……听我说完,”徐尊心平气和地说道,“春娘到底为什么约我见面,咱们稍后再说。

  “我先说案发经过,我和春娘一进这间屋子,我后脑勺便被人闷了一棍,当场昏迷!”

  说着,徐尊示意后脑,让众人看到他后脑上的血迹。

  “接着,”徐尊又道,“这个打晕我的人,便用事先准备好的菜刀,将春娘杀害!

  “然后,凶手把我和春娘的衣服扯乱,将血迹涂抹得到处都是,还把凶器塞进我的手里,为的就是伪造成我强霸民女,继而将其残忍杀害的假象!”

  “你……你胡说!”尤大郎气得浑身颤抖,“这全都是为了开脱罪名胡编乱造的!”

  “是啊!”老者对徐尊说道,“徐县尉,你这样的说法,无异于凭空编造嘛!”

  “呵呵,我有没有编造,一会儿你们就知道了!”徐尊报以微笑,继续道,“起初,我还真不能确定凶手是谁,可现在,却已经再清楚不过了!”

  “哦?”众人惊诧,老者忙问,“这么说,你已经知道这个陷害你的人到底是谁了?他是谁啊?”

  老者如此一说,众人更是万般好奇,全都聚精会神地看向徐尊。

  “哈哈哈……”徐尊朗然大笑,“难道你们还没发现,在整件事之中,只有一个人的行为最不合理吗?”

  说完,徐尊直接看向面前的尤大郎。

  “啊!?”尤大郎大惊失色,“你……你说我?”

  “对!就是你!”徐尊指着尸体说道,“死者的伤口位于颈部左侧,切口平直位置较低,说明凶手个头不高!

  “另外,从床上没有大面积喷溅血迹来看,她死时应该是站立姿势,且面对凶手站立。所以,凶手必然是个左撇子!!!”

  “啊!?”

  尤大郎再次大惊,他此刻正拿着锄头,而拿锄头的正是左手!很明显,徐尊所说的矮个子和左撇子就是他!

  “本人身材高大,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是右手,刚才拿刀的也是右手,所以我根本就不可能是凶手!”

  “不!不对!”尤大郎咬牙切齿地吼道,“矮个子和左撇子的人多了,也不能说是我啊?”

  “傻瓜!”徐尊冷笑道,“是个男人都懂得家丑不可外扬这个道理。

  “你明知道我在强霸你的妻子,而你非但不及时阻止,却偏偏到外面喊来这么多坊邻,干嘛?给我预留好充足的时间,然后让大家观看我们的运动直播吗?

  “尤大郎,自始至终,最不合逻辑的只有你一个而已!”徐尊一声暴喝,“你这个杀妻狂魔,还不快快认罪!”

  “你……你……”尤大郎胸口剧烈起伏,面色发青,嘴角抽动,指着徐尊颤抖说道,“血口喷人!好一个血口喷人啊!这些根本都是你凭空猜测,你根本就没有证据!没有证据啊!”

  “对!”那位老者对着徐尊说道,“徐县尉,你这样只是凭空诬陷。你可要有真凭实据才行,没有的话,怎能令人信服呢?”

  “对……”众人附和。

  “呵呵,证据……”徐尊冷冷一笑,“没有证据,我还跟你们瞎哔哔什么?现在,我就让你们看看证据在哪儿!”

第4章 蛮不讲理的推理(下)
大玄第一拽探全文阅读作者:旷海忘湖加入书架

  在众人好奇的目光下,徐尊撕开一角被褥,从里面抽出一撮棉絮。

  然后,他又从旁边的扫帚上揪下一截小木棍,将棉絮裹在木棍上,便做成一根简易棉签!

  “根据我的推断,”徐尊来到尤大郎面前,举着棉签说道,“春娘被砍时之所以没有形成大面积的喷溅血迹,原因只有一个!”

  “什么原因?”有人搭茬。

  “原因就是,凶手是个——二货!!!”徐尊重重说道,“杀人时,凶手傻不拉几地站在死者面前,致使死者的血液有一大半都喷到了他的身上!”

  徐尊如此一说,旁人尚未觉察异样,那尤大郎却冷不丁打了一个冷颤。

  “尤掌柜!”徐尊不动声色地说道,“其实,你身上还有很多不合理的地方!比如外面没有下雨,你的头发为什么这么湿呢?

  “啊!?”尤大郎额头冒汗,脸色发白,显然被徐尊说到了痛处。

  “各位!”徐尊一指尤大郎脑袋,“你们所说的证据——就在这里!”

  说完,他拿着棉签步步紧逼。而尤大郎惊骇地连连后退,矮小的身躯更显佝偻。

  那捕头赵羽却不是吃素之人,当即大手一挥便将尤大郎脖颈按住,令其动弹不得。

  徐尊瞅准时机将棉签插进尤大郎的发髻来回搅动,待到棉签抽出之后,但见棉签赫然变红!

  “啊!!?”

  众人惊呼,只觉不可思议。

  “这……这是……血吗?”那位老者满脸震惊。

  “废话!”徐尊冷冷说道,“让我来告诉你们一个事实吧!事实就是,尤大郎看到春娘约我在家中见面,便已然起了杀机。

  “他预先从厨房拿好菜刀,还有这把锄头。

  “然后,他躲在这间房子里面,待我和春娘进屋,他先用锄头打晕了我!又用菜刀杀死春娘,嫁祸于我!

  “杀完人,他本来准备马上就去喊人来抓现行,却因为没有杀人经验而弄了一身血。

  “于是,他只能先去找个地方清洗头发,但仓促之间怎么可能洗干净呢?”

  说着,徐尊一把按住尤大郎的脸颊,示意道:

  “如果你们仔细检查,便会发现他眉毛里面,耳朵里面还有不少残留的血迹!

  “这等拙劣表现,岂能瞒得过我?实在可笑!”

  “啊!?”众人再惊,那老者指着尤大郎问,“春娘……真的是你死杀的?为……为什么?”

  “不,不不不……”尤大郎慌忙狡辩,“你们刚才没有看到吗?我刚才抱着春娘哭,血……血就是那时候不小心沾上的!”

  “哼!”徐尊冷哼一声,“早就知道你会这么说!你刚才一进门就故意扑到尸体上,一个劲儿地蹭,为的就是要掩盖这一点!”

  “不,不是!”尤大郎坚持,“我头上和脸上的血,都是不小心沾到的,这根本不能算证据!”

  “没关系,”徐尊胸有成竹地说道,“我还有更好的证据!尤掌柜,我刚才一直纳闷,现在又不是过年过节,你穿这么昂贵的绸缎做什么啊?”

  “啊!?”一句话,惊得尤大郎差点儿坐在地上。

  “现在我明白了!”徐尊笑道,“必然是你当时衣服上也染了血,匆忙之下没有办法替换,所以才把店里用来出售的衣服拿来穿了吧?”

  “哎?还真是……”这时,店里的伙计仔细端详后确认,“这的确是我们店里售卖的衣服啊!掌柜的,你?”

  再看尤大郎,整个人都颓了下去。

  “大人!”

  正在这时,之前出去的捕快们突然返回,其中一个手里还拿着一件带血的长袍。

  “禀大人,”该捕快报告道,“这是我们从柴房的柴垛底下找到的!”

  “你们看看……”徐尊冲那些绸缎庄的伙计问,“这件衣服是谁的?”

  “啊!?”伙计们一惊,有人颤抖着指认道,“这正是我们掌柜的衣服啊!今儿个早上还看他穿着呢!”

  “哼!”徐尊冷哼一声,冲那尤大郎暴喝,“大胆尤大郎,蓄谋杀害妻子,还嫁祸本官,该当何罪!!?”

  “我……我……”尤大郎顿时瘫倒在地,满脸错愕,竟是喃喃念叨,“不是说……他是个糊涂县尉吗?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什么?

  糊涂县尉?

  徐尊稍一留意这个名词,脑中即刻弹出相关信息。

  原来,这个世界里的徐尊竟然真的是个糊涂县尉,平日里唯唯诺诺,稀里糊涂,从没办过一件漂亮案子。

  “尤掌柜!”这时,那位带头的老者说话了,“春娘真的是你杀的?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啊?”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众人亦是大为不解。

  然而,尤大郎已经变得木然呆滞,似乎无法接受这个现实。

  “掌柜的,”店里的伙计们亦是不敢相信,摇晃着尤大郎急急追问,“你倒是说啊?为什么要杀老板娘?为什么!?”

  “我……”终于,尤大郎的眼睛闪过一道光,像是下定某种决心般咬牙说道,“哼!水性杨花,不守妇道,和别人勾搭成奸,这等女人,为什么不杀?”

  “啊!?”

  一句话,等于他已经承认了自己的罪行!

  杀人凶手果然是他!!!

  不过,这句话也将众人目光再次转回到徐尊身上。因为很明显,那个和春娘勾搭成奸的人就是徐尊。

  坏了!

  徐尊早已通过记忆得知,自己和春娘确有苟且,可这个时候,却怎么能承认呢?

  虽然偷情属于道德问题,但自己毕竟是官,传出去势必会影响声誉。

  再说,我现在已不是原来的我,为什么要替原来的我背黑锅?

  “狗官!”这时,尤大郎破口大骂,想要将徐尊和春娘的丑事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

  “住嘴!”然而,徐尊却率先大喝一声打断他,恶狠狠说道,“我跟你媳妇没有任何关系,根本就是你胡思乱想,出现了妄想症!”

  “……”众人面面相觑,谁也没听过这个名词。

  “告诉你们!”徐尊理直气壮地胡说八道,“我之前跟你们说过,我之所以和春娘有联系,其实是因为春娘知道尤大郎的一个秘密,想要秘密举报尤大郎!”

  “什么?”众人傻眼。

  “对!”徐尊正气浩然,“春娘发现尤大郎以前做过一件伤天害理的非法勾当,想要告发尤大郎,可因为念在夫妻情分比较纠结,所以一直没有下定决心!

  “而今天,她终于鼓起勇气,趁尤大郎不在家,约我在绸缎庄见面,就是要举报这件事!

  “可没想到,尤大郎早就发现春娘要告密,便先下手为强,杀了春娘灭口,而且还陷害本官,真是心狠手辣,罪不容诛啊!!!”

  “啊?你……”尤大郎瞪大眼睛,简直不可思议,“你胡说,胡说!”

  “我胡说?”徐尊眼珠子瞪得更大,“为了保守你的秘密,连结发妻子都杀,你好狠啊!”

  “我……我没有!是你……”尤大郎气迷糊了都,“你胡说八道,胡编乱造啊!”

  “好!”徐尊一句快似一句,“如果你说我胡编乱造的话,那你就把你那个惊天大秘密说出来,让大家听听!”

  “好!我说!嗯……哎?”尤大郎快被玩儿傻了,支吾着说道,“不对啊?我没有秘密,没有秘密啊?我有什么秘密?我……”

  “放心,你有什么秘密,本官一定会让你说出来的!但是一码归一码,还是先说说你杀人的事情吧!”徐尊冲赵羽一使眼色,“赵捕头,把这个杀人犯给我关进大牢,好好审问!”

  “是!”众捕快一拥而上,将尤大郎拖了出去。

  “哎?不!不对啊……”尤大郎彻底懵逼,奋力辩解道,“明明是狗官和我妻子私通,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啊……”

第5章 竟然是赘婿!?
大玄第一拽探全文阅读作者:旷海忘湖加入书架

  所谓春娘告密的事情,自然都是徐尊编撰出来的。

  他的记忆里只有和春娘的互动,根本没有什么告密。那只是他随口编造出来的借口,为了让自己和偷情丑闻撇清关系。

  唉!

  回忆脑中镜头,恍若春梦却尤为真实。

  徐尊不免一阵感慨,虽然自己并不是杀人犯,可偷人家老婆却是事实。

  真想不到,一开局就遇到这种情况。

  看着床榻上冰冷的尸体,徐尊不免有些惋惜。

  可是,那个“我”并非现在的我,跟我没有关系啊!

  再说,谁知道这尤大郎如此心狠手辣残忍无情?好端端一个绸缎庄,就这么家破人亡了!

  “大人,”这时,捕头赵羽突然打断徐尊的思路,抱拳说道,“您这审案的手段可真是高明,我以前怎么就没看出来呢?”

  徐尊是出了名的糊涂县尉,这件案子办得如此漂亮,自然引起赵捕头的意外。

  徐尊没有说话,假装高冷。

  “大人,卑职尚有一事不明,”赵羽又问,“我刚才看过死者的伤口,伤口虽然位于左颈且平直向下,但这样根本不能断定凶手是用左手杀的人啊?您看……”

  说着,他用右手做出挥刀状,道:“面对面站立,如果是用右手反手劈砍,照样可以砍出那样的伤口啊!”

  “嗯,没错!”徐尊点头,“单凭伤口,我甚至都不知道凶手到底站在死者前面还是后面,更不可能知道是哪只手砍的了!”

  “那……”赵羽更加好奇,“您是怎么判断出凶手是左撇子的?”

  “很简单!”徐尊淡然回答,“因为尤大郎是个左撇子!而我不是!”

  “啊?”赵羽恍然大惊,“原来……您是在诈他啊!”

  “嗯!”徐尊承认,“他连杀人都是外行,自然不懂尸检,我诈他一下又怎么了?”

  “这……”赵羽暗暗心惊,忙问,“那……您是怎么知道尤大郎是用锄头将您打晕的?”

  “锄头上面有铁锈,”徐尊解释道,“而我脑后的伤口上也有铁锈。”

  “就……这么简单?”赵羽瞪大眼睛。

  “对!”徐尊毫不避讳,“基本就是瞎猜。”

  “那……”赵羽再问,“既然那个尤掌柜用锄头打晕了您,为什么不继续用锄头砸死春娘呢?

  “还有,就算不用锄头,那用手掐死也好嘛!明知道自己刀功不行,会溅一身血,他干嘛非得用菜刀呢?”

  徐尊面无表情,只回答了三个字:

  “看-个-头!”

  “什么?看个头?”赵羽摸着后脑勺想了3秒,恍然大悟,“哦……您的意思是,尤大郎身材矮小力气不足,根本掐不死春娘啊!”

  “不但掐不死,甚至不见得打得过!”徐尊说道,“尤大郎用锄头砸晕我之后,那春娘已经有所警觉,如果再用锄头,那死的指不定是谁呢!”

  “哦……”赵羽领悟,“所以,尤大郎打晕你之后必须先稳住春娘,然后趁其不备,再用菜刀将其砍杀!这是……这是蓄谋已久啊!?

  “那么大人,”赵羽继续发问,“既然这样,为什么尤大郎不连大人您也杀了呢?”

  “废话,”徐尊随口回答,“我要是死了事情可就大了!朝廷命官死在绸缎庄,还不得查他个底朝天?他跑得了吗?”

  “哦……对,对!”赵羽点头,“这么说,还是嫁祸更加稳妥!大人英明,英明啊……”

  啧啧啧……

  谁知,赵羽的问话,却让徐尊想到什么,顿时陷入沉思。

  根据穿越法则,不死不穿,难道说……那个尤大郎真的是想要结果自己的性命?

  那一锄头,其实早就把原来的徐县尉打死了?

  可是……

  徐尊仔细回忆,很快想起尤大郎在踹门进来之后,看到自己坐在床上,似乎并没有太过惊讶。

  如果他真的已经杀了自己,那么在看到自己还活着之后,应该表现得比较惊讶才对吧?

  这么说……

  徐尊思忖半天,感觉尤大郎多半是不想杀死自己的,只不过他力道掌握不好下手太重,把之前的徐县尉给砸死了,这才造成了自己的穿越。

  可是……

  徐尊用心思索,反复琢磨,这案子看上去虽然很像一起因为妻子劈腿而引发的血案,可不知为什么,他仍然感觉哪里不太对劲儿?

  似乎,在这件案子之中,还存在着某些不合理的地方,甚至,他还隐隐嗅出了阴谋的味道。

  怎么了这是?

  徐尊感觉后脑勺隐隐发痛,开始怀疑是不是因为自己常年卧底,变得有点儿神经质了?

  本来已经决心要拽活一次,现在好不容易洗脱杀人嫌疑,是不是,应该好好考虑一下新的人生规划了?

  “嗯……大人!”这时,捕头赵羽又道,“您先去找个郎中看一下伤,案发现场和审讯那边就交给卑职处理吧!

  “您放心,我会注意分寸的,我们的重点就是尤大郎杀妻,以及陷害大人的罪行。至于其他的,小的们一定守口如瓶,绝对不会让沈小姐知道!”

  哦?

  徐尊看了赵羽一眼,发现这人的确精明,他这些话的意思就是告诉自己,他会保证自己和春娘互动的丑闻不会外泄。

  看来,他早就看出,那个所谓的告密都是徐尊瞎编出来的了。

  不过,他说的沈小姐,又是怎么回事呢?

  心念一动,相关的信息便被提取出来。

  领悟之后,徐尊猛然惊愕:

  我尼玛,怎么还整了个赘婿出来!?

  原来,徐尊之所以能当上这个县尉是有原因的。

  他的准岳父,居然是大玄朝的前任刑部侍郎——沈天德!

  刑部侍郎可是堂堂四品大员,官位显赫,虽然现在已经致仕回乡,但是朝中根系犹在,威望甚高。

  不要说新叶县,甚至在整个唐州府,沈天德都是一个声名显赫的人物,被人尊称为沈公。

  无论当地富贾乡绅还是各级官僚,都对他敬畏有加,极为尊崇。

  沈天德有三个儿子和一个女儿,三个儿子均在各州府任职,官居要位。

  而女儿沈茜,则被沈天德许配给了徐尊!

  也正因为这样,徐尊才能如此年轻当上县尉。

  如今婚期已定,再过三个月,便是徐尊与沈小姐的大婚之时。

  不会吧?

  徐尊咄咄称奇,着实佩服那位徐县尉的胆量,如此一个赘婿,竟然敢在大婚之前去偷别人老婆,真是色胆包天,撑疯了吗这是?

  坏了!

  结合记忆,他很快得知,这位沈小姐本来就对自己这位糊涂县尉死瞧不上,若是让她知道自己和春娘的丑事,那这下半辈子还拽活个屁啊?

  徐县尉啊徐县尉,你这也太坑了吧?

  一开场,就给我留下这么大一个烂摊子,让我怎么接啊?

第6章 第4个疑点(上)
大玄第一拽探全文阅读作者:旷海忘湖加入书架

  新叶县衙。

  二堂偏厅内,一位郎中正在给徐尊敷药。

  捕头赵羽担心徐尊伤势严重,便派人将他送回衙门,并且请来郎中为其医治。

  此时此刻,徐尊脑中仍是一片混乱。

  虽然他适应能力很强,但面对陌生的世界和陌生的自己,还是有些不太适应。

  更何况,刚才还经历了惊心动魄的杀人事件,自己差点儿成为杀人犯!

  如果不是自己机警,恐怕现在已经被群众们乱拳打死了!

  回想种种经历,徐尊不免大为感慨。

  自己小心翼翼卧底那么多年,周旋于各种犯罪分子身边都从没出过毛病,可没想到,到头来还是死于一场意外。

  所以,人生无常,还是且拽且珍惜吧!

  当然,他非常明白,要想拽,实力还是第一位的。当务之急,他必须捋清楚自己的处境,让自己处于有利位置。

  他现在最担心的,就是自己和春娘的丑闻会不会传到沈小姐,或者准岳父大人的耳中?

  尽管赵羽这个人还算可靠,但人言可畏,恐怕关于他和春娘的谣言,早已传到坊间。

  要是惹恼了岳父大人,自己这个县尉也算是做到头了!

  可是……

  不知为什么,一想起尤大郎杀妻这件案子,徐尊便还是感觉哪里不太对。

  获取的记忆里,他曾和这个尤大郎有过接触。

  此人精明能干,头脑灵活,将绸缎庄打理得井井有条,事业蒸蒸日上,生意愈发红火。

  如此精明的一个人,怎么能做出这么冲动的事呢?

  想到此,徐尊努力拾取记忆,将脑中所有关于尤大郎的信息全都调取出来。

  谁知,他刚了解到尤大郎的某些情况,便蓦地吃了一惊,竟然从椅子上噌地站起!

  不对吧!

  这案子……大有问题啊!?

  “大人……喂……”

  郎中正在给他敷药,药粉顿时洒飞大半。

  徐尊顾不得许多,急急说道:“行了,不用管了,你走吧!”

  说完,不等郎中反应,他大踏步向门口走去。

  原来,徐尊通过回忆发现新的疑点,他现在要马上去监牢亲自审问那个尤大郎!

  然而,他刚到门口,便差点和一个穿着绿色官服的老者撞个满怀。

  此人同样形色匆匆,慌慌张张,陡然相遇,亦是吓了一跳!

  “哎呦喂!”老者站稳脚跟,在看清徐尊之后,捂着心口叫道,“徐县尉,原来是你啊!”

  徐尊连忙搜寻记忆,发现此人正是县衙的主簿刘章。

  主簿是掌管文书的佐吏,相当于县长秘书。

  不过,像新叶县这种小县,主簿往往身兼数职,还要监管账务、户籍、卷宗等事务,是一个比较重要的职位。

  刘主簿年近六旬,已经从新叶县衙当了大半辈子主簿,业务能力相当强。

  “刘主簿!”徐尊学着古人模样抱拳施礼。

  “徐县尉,不好意思啊,我有点儿急事!”谁知,刘主簿竟然比徐尊还急,直接摆手说道,“咱们回头再聊吧!”

  说完,他迈步就要离开。

  “哎?等一下?”徐尊突然想起什么,忙问,“刘主簿,您能不能给我看看绸缎庄那位尤掌柜的户籍资料啊?我有件案子……”

  “尤掌柜?”刘主簿眨眨眼,“你说的是那个尤大郎?”

  “对!”

  “尤大郎是太康6年迁入新叶县的,现年35岁,宋州庆元人。”刘主簿随口回答。

  “我靠,这你都记得?”徐尊惊讶。

  “当然啦!你又不是不知道,”刘主簿面露傲娇,“老夫过目不忘,本县所有的户籍信息,都在我脑子里装着呢!”

  “厉害!”徐尊竖起大拇指,又问,“那……那他媳妇呢?”

  “尤大郎的妻子名叫春娘,也是宋州人氏。”刘主簿回答,“当年和尤大郎一起来的,但至今未落户口,具体信息不详。”

  “哦?为什么?”徐尊意外。

  “不知道!”刘主簿回答干脆。

  “没落户口也就不是合法夫妻了?有结婚证吗?”徐尊看了看刘主簿古板的脸,转而问道,“他们为什么要千里迢迢来到新叶县开绸缎庄呢?”

  这一次,刘主簿回答更加干脆:“你可以去问尤大郎!”

  “emmm……”徐尊吐槽。

  不过,得到这些信息也算是有所收获,让他更加迫切地想要去审问尤大郎。

  看来,这件杀妻案背后,的确另有玄机!

  谁知,就在此时,门口又走来一个身穿红色官服的男子。

  此人面如冠玉,仪表堂堂,长得甚为英俊。

  “吉英?”此人来到跟前,关心问道,“我刚听说了你的事!怎么样,没有大碍吧?”

  徐尊认出,这一位便是新叶县的一把手,县令——邱永年!

  邱永年是上届科举的进士,在来新叶县上任之前,曾入翰林院实过习。

  众所周知,进过翰林院的进士可不一般,将来必会被朝廷委以重任。

  这小小的新叶县不过是他的跳板,以后必然前途无量!

  “没事,没事,”徐尊学着古人口吻回答,“承蒙关心,已无大碍。”

  “县令大人!”这时,主簿刘章冲邱县令施礼说道,“下官还有要务在身,先行告辞了!”

  “哦,”邱县令回礼,“请便!”

  刘主簿又向徐尊拱了拱手,便退出偏厅往外走去。

  哎?

  徐尊纳闷,刚才他明明看到刘主簿着急忙慌地从外面进来,显然是想要进屋,可现在怎么又原路返回了?

  这老头,到底忙什么呢?是不是痴呆了?

  邱县令亦是有所疑惑,向徐尊问:“怎么看着刘主簿有些心不在焉的呢?怎么了?”

  徐尊摇头,表示同惑。

  这时,那位郎中也已经收拾好自己的东西离开,偏厅内只剩下徐尊和邱县令二人。

  “吉英,你没事就好!”邱县令将话题转到案子上,激动地说道,“这个尤大郎实在胆大包天!谋害发妻,诬陷他人,还率众围攻朝廷命官,真是胆大包天,罪不容诛!”

  说话间,徐尊赶紧探查了一下关于这位县令大人的详细情况。

  还好,或许是看着准老丈人的面子,这位邱县令对自己一直比较照顾,二人私交不错。

  另外,由于是举子出身,这位邱县令平易豁达,为官廉洁,深受百姓爱戴,是个少有的好官。

  “幸亏你及时识破了他的诡计,要不然,今天可就真的没法收拾了!”说话时,邱县令已经进入厅中。

  徐尊虽然着急,但还是跟着进屋,毕竟人家是自己的领导。

  “吉英啊!我全都听说了,”邱县令投来赞许的目光,“你今天表现神勇,明察秋毫,真是令为兄刮目相看啊!呵呵呵呵……”

  “过奖!过奖!”徐尊抱拳,满脸敷衍。

  “哎?”邱县令这才留意到徐尊有异,忙问,“今天这是怎么了,怎么你看上去也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呢?”

  “大人!嗯……”徐尊见状,只好把心里话说了出来,“我认为,尤大郎杀妻案还有疑点,我现在要去亲自审审他!”

  “哦?”邱县令意外,“吉英,我听衙役们说,那个尤大郎不是已经认罪了么?还有什么疑点?”

  “大人!”徐尊言道,“我觉得,这案子背后,似乎另有情况!”

  “是么?”邱县令更加好奇,“到底什么情况?”

  本来,徐尊想等到查明真相之后再说,可现在既然县令问起,他也不再保留。

  “大人,”他伸出4根手指,“我认为,本案至少还有4个疑点!”

123下一页
扫码
作者旷海忘湖所写的《大玄第一拽探》为转载作品,大玄第一拽探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大玄第一拽探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大玄第一拽探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大玄第一拽探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大玄第一拽探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大玄第一拽探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