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六王觐见”

  “宣六王觐见”

  “宣六王觐见”

  三声过后,只见以为身披黑甲,腰佩宝剑青年走向御书房。

  “六弟你我二人许久未见,朕可真是日夜想念。”在程云安进入御书房的瞬间程世安便立马迎接。

  “二哥,许久不见,六弟也是想念二哥的。”

  说着二人便向御书房的床榻上走去。

  “六弟,不知这北邺城的战事如何?我许久没有听到六弟的捷报了。”

  “南越的进攻已经平息。”

  “此讯息六弟为何不上传,好让大夏子民感受一下大夏常胜将军的威风。”

  “二哥这话何意,莫非是以为我有了二心。”气氛瞬间凝滞,程世安和程云安四目相对。

  “六弟这话倒是让我难堪,如今坊间到处宣扬六弟的名胜,到了哥哥这里来,不知不觉也便觉得应是如此。”

  “二哥莫非是轻信了坊间的传闻,那六弟是不是也要像他们说的一般,做出一番令二哥震惊的事业。”程云安双眼微眯,无边的杀意席卷而来,瞬间程世安感觉如坠冰窟,似乎周围都是手持利剑的敌人,而他自己无路可逃。

  “六弟莫非是对我这个皇帝感兴趣,如若六弟喜欢二哥让与你又如何,毕竟二哥这个皇位还是靠六弟才能坐的安稳。”程世安坐了几年至尊之位,的确也有一些天子的威势,堪堪抵御程云安的杀意。

  “倘若我爱坐这至尊之位,二哥可有机会承大典,开盛世。”

  “哈哈,确如六弟所言。”程世安哈哈一笑,心中想道“看来这次是真的六弟了,那些千幻门的杂碎,来日必定亲自帅兵,灭了他们。”

  “看来二哥是在试探我,又是因为那些不受控制的宗门。”

  “看来六弟在北邺城也是了解皇城的消息的,二哥我就不行了,北邺城的消息竟然一丝都不了解。”

  “二哥此话让二弟心中不喜了,每次北邺城的战报我都是第一时间上报朝廷,二哥竟然一丝都不了解,不知是朝中大臣蒙蔽圣意,还是二哥根本不关心北邺城的得失。”

  “六弟,你当真每次都有上报?”程世安心中大惊,不由得眼睛瞪大。

  “莫非二哥还真以为我有起兵造反的心思。”

  “哈哈,看来这些老臣以为我仁厚,竟一个个欺瞒圣上了。”程世安大手一挥,身上龙袍无风抖动,瞬间一股惊人的气势从他身上爆发“看来我还是要杀一些人,贬一些人才可以让这些老臣认为我程世安不是如启,明,灵三帝那般随意欺瞒的。”

  “二哥竟然有王境的修为,又何必忍着他们呢。如果是我,早就杀完了。”程云安随口一说,身子也放松下来“看来这次二哥是动了真火。”

  “裴公公!”

  “奴才在。”

  “传令兵部尚书任启安,侍郎郭平,王德。”

  “是。”

  ……

  此刻侍郎郭平府中早已乱作一团。

  “父亲这可如何是好,六王回京第一刀肯定会砍向我们郭家,再加上父亲你欺瞒圣上,这,这可是要杀头的。”郭平的嫡长子郭华南与郭平相对而坐,面露惊恐,身子也不自主的打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