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武侠仙侠小说 > 毒与香最新章节 > 毒与香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毒与香 连载中
分享毒与香

毒与香全文阅读

毒与香作者:涂鸦怪

毒与香简介:毒与香
兄弟苦修武有成,一手毒功唤鬼神。
明月红唇女子香,昔日手足来相残。 https://www.uukanshu.com
-------------------------------------

毒与香最新章节第六章:3叔?你个老东西
第二章:初入江湖
毒与香全文阅读作者:涂鸦怪加入书架

  陈晏和孟黎在山中走了几日,这身上的疲惫没怎么增,但是这包却减了不少。孟黎离开家时背的那个包现在已经只有一小点了,里面装着的都是些毒丹药,毒烟弹,毒粉,毒虫,还有许多都是与毒有关的东西。

  “哎呦喂,我的脚啊,,,走不动了,来歇一会儿吧陈晏,,,我这几日过的跟驴一样真是难受死了我,,,”,见陈晏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孟黎继续叫到“哎呦喂,哎呦喂,,,脚啊脚啊,,,我可怜的脚啊”,陈晏只得无奈的笑着靠着树坐下来。

  正当他们俩在树下喝水吃东西时,孟黎:“诶陈晏,你有没有听到好像有叮叮当当,咿呀咿呀哟的声音啊,难不成大白天的就有人欢?”,陈晏细细一听还真的有。寻着声音他们找了过去。随着距离的拉近声音越来越清晰,从最开始的咿呀咿呀哟的狂欢音乐变成了“啊啊啊啊~~~”莫名的声音。

  原来是有人在厮杀,看样子四五十人厮杀在一起。其中一队人从服装上不难辨认,衣服由云锦中的妆花罗、妆花纱、妆花绢做成,服饰上有醒目的飞鱼纹,飞鱼并非是会飞的鱼,这是一种幻想出来的生物,龙首鱼身,看起来比较奇怪,对这就是飞鱼服是锦衣卫的特殊着装。另外一队人虽然从外表上看不出什么特别,但是他们杀人的手法却极其阴毒。只见倒下的几个锦衣卫有几个是口吐白沫,还有几个则是面部严重被腐蚀,并且还口吐黑血不一会儿就不在挣扎就此死去。锦衣卫这边人虽然所剩无几,但是也不是那么好欺负的。带头的脚张洪一身横练的功夫十分霸道,普通的暗器根本拿他没办法。只见对面人群中有人扔出四五枚暗器出来,这暗器速度很快,外加天色渐晚,要避让这种暗器光是用眼睛已经是不行的了,还得用听力,才准确判断暗器的位置速度。说来也是,这锦衣卫张洪就硬生生凭借着这一身硬功,扔出暗器飞过来他凭借双手就可将暗器打开。只见暗器被打到了一旁树上,张洪呵斥道:“大胆毛贼,就凭此也想伤我,,,,”。

  孟黎陈晏在一旁暗中看了好久,孟黎无聊的到:“我还以为那锦衣卫多厉害呢,,,自己中了毒了都还不知道,还在那大言不惭,你羞不羞”不料,却被人发现。张洪怒道:“是谁?鬼鬼祟祟,既然来了,何不以真面目相见?”。孟黎心想“这傻大个还挺好玩”,陈晏在一边气得就差把孟黎几脚给踢倒,陈晏抱头表示很无奈骂到:“你是个傻子吗,,,,果然是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孟黎啊”。这也许就是孟黎在峡谷中待久了少与外人接触的原由吧!但陈晏也并非这样啊,陈晏本不想管这些人的,可见此只好现身与他们相见。张洪见此二人又惊讶是又诱惑心想“我怎么就中毒了?,,,,而且我竟浑然不知,,,”

  

第三章:你好毒哦!小哥哥
毒与香全文阅读作者:涂鸦怪加入书架

  这两对人马看到孟黎和陈晏都大为不屑,锦衣卫张洪首先笑到:“我还以为是什么东西,原来是两个乳臭未干的毛小子啊,哈哈哈”,众人嬉笑起来。只见从走出一个女子来,瞬间包括孟黎和陈晏在内的人,目光全具到了这个女子身上。

  只见这女子一身红色紧身服,金色丝带束腰,袖中伸出凝脂白玉手仿若可将梨花羞得落,金色领上又是雪白的颈仿佛是白玉瓶上凝寒霜一般的白。面部红色面纱遮面若隐若现,两弯柳叶眉中间画得一朵红色花,只见左耳上带一束碎花白绒,让人不自觉的想去摘下面纱来看看。“师妹你退后,师哥可以解决”应声洪女子旁边走出有人来,这人一身黑服,手上银色铁抓形似龙爪,身形及瘦,唇泛紫黑面带黑气,一看就是厉害的人物。孟黎和陈晏在一旁也是看得清清楚楚,让人生畏的是经过打杀后这女子身上竟看不出一点血迹,这男的更是就连那龙形爪上都没有一点粘上一点血,可见其厉害。

  “早就听闻五毒教有个大师兄刘封,用毒,,,厉,害,”只见锦衣卫张洪说着就倒了下去。孟黎和陈晏在一旁心里暗暗想“这人这么厉害,一出场就把能把人神不知鬼不觉打倒,,,,”二人不禁心中一震。这应声而倒的还有刚刚被张洪用手挡开时的暗器打到的树,这树有茶杯口那么粗,没想到现在这书中间被腐蚀倒了。见此,孟黎陈晏二人这才明白过来。原来,这锦衣卫张洪是吸了被那暗器上毒气。“这一吸之下就可让人到底,若是中了这几枚暗器那岂不是一时三刻则尸骨无存了,,,,”,一想到这孟黎心中又是一哆嗦,没想到同是用毒这人竟是如此歹毒。再斜眼一看那曼妙女子,顿时觉得下面某处一凉,马上没有了拿去面纱一看庐山真面目的胆。

  “啊,啊,啊,,,”锦衣卫张洪倒在地上抱着头大叫起来,听声音及其痛苦。陈晏见此上前去先将他心脉封住,再从腰间取出银针和一绿色小药品,开始给他用针施药。陈晏用针速度极快,不一会儿这锦衣卫张洪便不再叫喊。不是好了,是因为本来就中毒痛苦,陈晏再那么扎扎扎,,,还给他用其他毒,更是痛苦,这就直接晕过去了。陈晏将锦衣卫张洪扶正盘坐好,开始给他运功。其他锦衣卫见此大嚷嚷到:“你要是把我家张千户给治死了,我们剁了你们俩人”。陈晏心想:“这人官职到还挺高,如此高手出现在此打杀,不知是在为何,孟黎生性好玩,这下好惹出麻烦了,哎”

  “哇,,哇,,,,”刚刚清醒点的锦衣卫张洪连吐出两口黑血又倒下了。这哪成啊,那把我们张千户黑治死了,兄弟们上先杀了这两个人和对面的人为张千户报仇。说着其余锦衣卫便要冲上来,眼看着这几十个提刀人就要到面前。孟黎大慌:“陈晏喂,不是吧这你也失手了,,,没想到这种小毒你都解不了的啊,,,你你你快跑啊,急死我了你,,,”。

  “住手,都退下,,,,哇,,”张洪用微弱的声音叫到,锦衣卫张洪又吐了一口黑血这才清醒过来。见千户张洪没事几个锦衣卫马上道:“张千户没事真是太好了,,,”。张洪用无力的声音说到:“多谢小兄弟救命之恩,,,我,,”,陈晏连忙接话:“张千户不必客气,举手之劳罢了”。

  对面的人见张洪被救起大为震惊,大师兄刘封见状道:“给我上”。这真是称你病要你命啊,得到号令后对面站前面的十几个人就冲了上来。陈晏等人正想出手,孟黎站出来道:“陈晏你不用出手你刚刚为他疗伤耗费能力,你就休息吧,对付女人我还是有一手的”。陈晏一听心中大是无奈“你这话很容易让人想歪啊老弟”。

  只见孟黎动作极快,在冲上来的十几人中穿梭,步法诡异,不时只见残影。陈晏在一旁暗自心想:“原来这就是孟老伯的‘出入神鬼’功果然够快”。黑影停下只见孟黎依然站在原来的位置上,而面前十几人已经不动了。其中一人慌张的道:“麻了麻了,全身酸了,我,,,”,不一会儿连话都说白了。这绝对不是他们站久了腿脚麻了啊,这是中了孟黎的三色幽冥草的毒了。三色幽冥草叶扁平细小成三尖,花成圆朵状成红、白、紫三色各一瓣是极寒之物,花朵研磨后的汁液虽不致命但是可将人致麻木一天之久,三色幽冥草只在阴寒之处可寻,而深谷中及其阴寒,三色幽冥草生长丰茂。孟黎刚刚就是毒手运针,用出入神鬼在极短时间内将毒针扎在他们身上。

  众人大吃了不止一“斤”,刚刚孟黎这身手足足让众人大吃了好几“吨”的了。只听到“啪啪啪,,,”,就好像柿子熟了掉到地上一样的,那中了针的十几人一个个倒下。呵,这哪成啊。对面的刘封一看其他人都愣住了,这哪行啊,是时候出手了。刘封想:“好家伙,这小伙子,毛不多,功夫倒是不少,得小心应对才是,这要是应对好了顺便还可以给师妹留下个好印象,那我和她这,,,,,将来这五毒教掌门人还不是我的嘛”,这刘封是想入非非,在哪一个人乐的一会半会儿都没回过神来。还是前面最后一个人啪一声倒下后没声音了,刘封这才回过神来。面对这么个高手,刘封不敢轻举妄动。刘封再次扔出暗器,怎料想这暗器竟被孟黎硬生生用手接了下来。孟黎手腕一旋上翻做弹射之势,只听到嗖一声,对就一声,四五枚暗器同时射出。只见五毒教的人就应声倒地三人,开始在地上想得了癫痫病一样“欢快”的抖动起来。不一会儿,不动了,而且伤口出开始腐烂,这么细细咦闻还有一股子酸臭味儿。五毒教刘封刚刚只是试探一下孟黎,怎成想这试探一下就搭上三个兄弟性命。刘封哪知道孟黎拈花毒手练得高深,这种程度的毒空手可接。

  五毒教刘封想“居然这暗器和毒都拿你没办法,那我就和你近身搏斗,我有龙爪手套锋利且坚硬无比”。只见刘封单只龙爪在前另外一只龙爪在身后,极速冲向孟黎。孟黎心中暗叹“这人该不会想用个烂手套就来抓死我吧,,,,,”,说时迟那时快,刘封龙爪已到身前。孟黎也没当回事黑毒掌迎上刘封龙爪,只见铛一声便挡下。让孟黎没想到的是这龙爪居然奇重,为不被推开只得黑毒掌双掌迎上他的龙爪。刘封收前爪往下沉,顺势甩出身后龙爪。孟黎借刘封沉爪的力往下一按身往后撤,面对飞过来的龙爪一个后空翻将其在空中踢飞回去。由于惯性,刘封踉跄了两步。等五毒教刘封刚刚站稳,孟黎已然来到面前。这可把刘封吓到了,他连忙后撤步怎成想被刚刚倒下的那个人尸体挡住一个不留神就倒地上了。惊讶之余刘封马上来了个驴打滚滚开。他怎么一避再避倒没什么,可是这孟黎这没想到刘封能来这么一出啊。这手一时没收住掌风直打对面五毒教刘封师妹去了。孟黎虽然从小在深谷长大,倒也懂得怜香惜玉,马上收住能力和手。

  这孟黎掌风不偏不倚打到这女子面纱边上,面纱顺势从女子玉容上滑落。一点朱唇上露瑶鼻,雪肤花貌仿佛梨花应海棠,百得雪清红得灵动。顿时惊到大半锦衣卫,孟黎也在原地定了定神心想“没想到这人面带纱巾,下面居然是如花美貌”。刘封见状不乐意了,尴尬之余双手双脚扑在地上开始运功蓄力。孟黎暗自惊讶“难道这就是以前老爹提起过的蛤蟆神功”,孟黎打趣道:“即使打不过也不用对我佩服的五体投地吧!哈哈哈,,,”,顿时场面有点嬉戏。只见刘封飞身过来用头头顶孟黎。孟黎哪怕这不成火候的蛤蟆神功啊,黑毒掌直封五毒教刘封去路。

  啪一声刘封应声落地,脸朝下,估计是没脸见人了。诶,还真不是。只见刘封那脑袋黑不溜秋,这黑中还带着些许紫,已然是中了孟黎的黑毒掌上的毒的。这黑毒掌又内里将手上常年练的毒气打入敌人体内,试的毒越多内力越深厚,杀人就越快,只需瞬息即可使人朱颜尽散。

  这刘封依然是不行了五毒教小师妹吕可儿惊讶道:“你好毒啊,小哥哥,,,”,说着便走了过来,看她步态稳重却将美展示得真是一滴不漏。来至孟黎身前停下,吕可儿微微张口。这画面太美,不敢想象。正当孟黎心中不知所措之时,只见吕可儿口中伸出舌剑射向孟黎。距离太近一时间无法躲避,孟黎右肩被射中应声单膝跪了下来。吕可儿道:“你可不要怪我,,,要怪就怪你多管闲事,,,我的毒滋味如何?”说罢吕可儿拔剑就欲给孟黎致命一击,正当她要刺中之时孟黎残影消散。吕可儿震惊之余发现身后有人,转过身去竟就是孟黎。

  原来孟黎刚刚在极短时间内运功,舌剑所带毒素现在已经被其化尽,借助出入神鬼步来到她身后。

  

第四章:毒与毒的对决
毒与香全文阅读作者:涂鸦怪加入书架

  眼看孟黎一人抵挡五毒教刘封和吕可儿,陈晏在一旁甚是担心。冷静下来暗自心想“这么多高手在此拼得你死我活,要是没有我兄弟二人,这锦衣卫得全部死在这小树林里,,,,,”,陈晏停止为锦衣卫张洪疗伤,单手运功从怀中用拈花毒手拿出一颗绿色药丸对锦衣卫千户张洪道:“这颗药丸可保你性命无忧,,,”,说着就将药丸送至张洪嘴前,锦衣卫千户张洪并不张口,目光盯着这绿得发亮的小药丸心想“此人虽救了我半条命,但是刚刚为我运功,其内力即为阴寒,想必此人不简单,要是误了刘公公吩咐的事,我们几个人身首异处倒是无所谓,只是妻儿老小也要受牵连,,,,,”,陈晏见锦衣卫张洪若有所思犹豫不决的样子,拿着药丸的手轻轻一用力,这绿药丸便碎成两半,陈晏服用了一半把另一半送至锦衣卫张洪嘴边。张洪一边看着陈晏一边慢慢服下那半粒药丸。服下这药丸除了入口微嘛也并无其他不适,张洪这才对转身走向孟黎的陈晏道:“多谢小兄弟救命之恩,,,,”,陈晏停住淡定的回道:“千户客气了,,,,”。

  五毒教大师兄刘封见陈晏走了过来神色慌张地对他师妹吕可儿道:“师妹这小子交给你了,,,,我去对付另外一个”,说完便又是爬在地上,本以为这人又要来个蛤蟆功,没成想这人身体竟逐渐扭曲起来。不一会儿,功夫便如蛇一样爬了起来而且速度极快,乍一看甚是恶心。陈晏还为反应过来这是个什么东西,五毒教刘封已经来至身前。情急之下,陈晏连忙躲闪怎奈此人速度极快,看样子都快有孟黎的出入神鬼步那般迅雷不及掩耳,一个侧闪不急,右臂上竟被抓出两条伤痕来。震惊之余连忙稳住身体,这才没有倒下。陈晏冷静下来心想“此人用毒虽不急孟黎和我,手上戴着如此重的龙爪但是速度却奇快,得速战速决以免后患”。

  孟黎这边到没有陈晏那打得热火朝天,看着身前这女子倒觉得有点意思。孟黎嬉笑着道:“好姐姐,咋们不打可以吗?我实在是无从下手啊,,,”,“哦,是吗?小哥哥也懂得怜香惜玉,那我这可走了啊,,,”说着吕可儿说完便身前红袖一摆一阵粉红色烟雾弹炸起果真溜了。一点都没有想管这个大师兄的意思,可怜的五毒教大师兄刘封还被陈晏拖着走不了,看见师妹等人都溜了,这才想跑。但是,高手对决哪容你半点疏忽。陈晏抓住空隙,顺势用刚刚右臂上受伤流下的血“化血为冰”,这门功夫是他老爹陈子昂亲授的。虽然都在深谷中长大,但是陈晏和孟黎所学功夫大多都是父亲所传授,所以大为不同。只见几根红色血针飞射出去,紧接着就听到“啊,,,”一声,再看五毒教刘封钻入树丛已然离去。这地上和树叶上还留有些许血迹,,,,

  

第五章:回马赠香兰
毒与香全文阅读作者:涂鸦怪加入书架

  锦衣卫千户张洪带领的人马已伤亡过半,剩下的几人也无力追赶逃去的五毒教刘封和吕可儿一伙人。看到如此场面,千户张洪一想到刘瑾公公交代的事,顿时又惧又气,一拳砸到地上,,,。

  当天晚上,千户张洪和孟黎、陈晏一同来到了离小树林最近的一家客栈歇脚疗伤。别看这锦衣卫千户张洪受了伤,缓过气来现在看上去也是生龙活虎。孟黎和陈晏所受的都是皮肉伤,并不碍事,简单敷了药后也就可以了。

  这客栈倒是冷清也没什么人,可能是过于偏僻的缘故吧,不过这收费倒是挺贵的,孟黎和陈晏二人就收了50钱,上楼一看,屋内也只是简单的布设。“咚,咚咚咚,,,,”只听外面有人敲门,孟黎诱惑到:“谁啊?大晚上的”,打开门一看原来是一个锦衣卫。“两位小兄弟,我家千户大人想请二位下楼共同用些吃食,,,,还望二位赏脸,不要为难小的”。“诶,,,”孟黎并不想与这些人有过多交往,听完便要去关门。不料陈晏走至门前,抱拳还礼顺势用肘部挡住孟黎正欲关上的门,回应道:“千户美意岂敢不从,待我收拾一下便下来,,,,”。看着那锦衣卫走远了,孟黎这才莫名的问道:“陈晏没想到你也喜欢麻烦了,那些人是为朝廷办事的,我看还是少沾惹的好,,,,”,陈晏见孟黎并不想去故意激他道:“没想到的是也有你孟黎不想惹的麻烦了,要是怕了就早点洗洗睡了吧,我一个人去就行,,,,也不知道中午是谁为他解围的,,,,啊”。“好好好,,,我去可以了吧,那么多好酒好肉的我干嘛不去,,,走着,,”说着孟黎就往门外走欲下楼去。陈晏在后面微微一笑也跟着也下楼去了。

  “哈哈哈,,,二位小兄弟,快来快来,,,,”锦衣卫张洪说着起身相迎。“之前多亏两位小兄弟帮忙,不然我这些兄弟皆要散命在那些人手中,如有得罪之处还请多多海涵,,,,”张洪此时客气地道。就这样三人在一个方桌上坐了下来,客栈此时显得尤为安静,就连后厨厨子炒菜的声音也清晰可闻。“来来来兄弟们,先敬二位小兄弟一杯,,,,,”还是张洪首先打破了这份死寂起身来敬酒。孟黎只管吃喝哪管这些,,,,。陈晏见状连忙起身应到:“千户何必客气,举手之劳何足挂齿”。

  张洪:“不知二位兄弟从何处来,要往何处去啊,怎会在这山中,,,”。

  孟黎,,,继续自吃自的,,,

  陈晏:“我兄弟二人从吴山县来,出来寻亲游玩恰巧路过,,,”。

  张洪:“哦,是嘛怎么没有听说过这个县啊?”。

  陈晏:“孤陋小镇,千户乃朝中之人自然不知”。

  张洪:“也是也是,,,来我们再饮此杯”。

  孟黎在一旁暗自想“什么吴山小镇,,,,什么孤陋小镇,,,老子明明是深谷中人,世外桃源”。“咔哧咔哧,,接着吃”。山中待久了这外面的味道真是好。

  一阵风吹过,灯关摇闪了一下。

  张洪拿着酒杯,看着杯底,,,沉思起来“我若想要完成此次任务,光靠我现在的实力远远不够,,,恐怕还得借助这两个人的力量方有可能,,,,,,”。

  张洪缓慢放下酒杯道:“二位兄弟年纪轻轻就有如此本领真是难得啊,我要是有二位小兄弟的本事,早就飞黄腾达啊,,,,哈哈哈!”。

  陈晏笑道:“哪里哪里只是些稀疏平常的功夫罢了不值一提,,,”。

  张洪:“诶,,,二位兄弟有如此好本事,岂能甘心做个江湖浪子,眼下朝廷正需要像二位小兄弟这样的贤能之士,二位小兄弟何不进入朝廷,为朝廷办事大展身手啊,,,”。

  孟黎这时算是听明白了,这锦衣卫张洪是想让他们俩加入他们。孟黎有点不耐烦的笑道:“小爷我闲云野鹤的生活过惯了,对你们朝廷不感兴趣,,,恕不奉陪”。说罢便起身要往楼上去。

  “别不识抬举,给脸不要脸,,,”,一个锦衣卫过来用手抓住孟黎的肩膀说到。

  又是一阵风吹过,透过门缝呼呼作响,屋内就几盏灯摇曳了几下后熄灭了。顿时屋内又暗了几分。

  “啊,,啊,,,”,只听到抓住孟黎的那个锦衣卫一直手上黑气缭绕,并且还有几块肉溃烂。说时迟那时快,陈晏马上拔刀,只听见剑出鞘声后“啪,,,”一声一只手臂落到地上,血流不止,那锦衣卫连忙封住自己血道。“孟黎,不得无礼,,,”陈晏收起剑面相孟黎道。锦衣卫其余人见此,哪还坐得住,起身冲向孟黎和陈晏。锦衣卫张洪见手下此举,不慌不忙,倒了杯酒送至嘴边饮下,看着酒杯道:“好烈的酒,不好喝啊,,,”。“住手,你们干什么,,,”锦衣卫张洪这才呵斥手下道。锦衣卫张洪起身来到陈晏和孟黎二面前,只见他拔过身边一个手下的刀,看着陈晏和孟黎。“额,,,千户,,,”只见张洪手起刀落,那个袭击孟黎的锦衣卫脖子上就多了一个口,那人瞬间到底而亡。锦衣卫千户张洪大声的呵斥道:“这二位小兄弟是我的朋友,你们怎敢对他们无礼,还不速速退下”。“是,,,千户”,其余锦衣卫才这才散开来,只留下那只断臂和尸体。

  张洪:“刚才手下多有冒犯,还请二位小兄弟原谅,,,我在这里向二位赔不是了”,说着便要行礼。陈晏急忙扶住张洪道:“居然是朋友哪有怪罪之说呢,千户不必在意”。

  孟黎面带一些不悦道:“刚刚还觉得这饭菜可口,怎么不一会儿这饭菜就变味儿了,不合我胃口了,,,恕不奉陪”。说罢便上楼去了。

  陈晏:“千户别见怪,兄弟孟黎就是这样一个人,由他去吧,,,”。

  张洪:“如此美酒还未喝个尽兴,走走走,我们再饮几杯,,,”。

  二人又回到桌上坐下。陈晏看着孟黎刚刚的座位,若有所思的在那拿着酒杯,,,。

  张洪:“不知兄弟在为何事而烦心,可否告知一二,看我能不能帮上兄弟的忙”。听到这话陈晏方才回过神来,放下酒杯道:“嗯,啊,兄弟我这真是‘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啊,实不相瞒兄弟我也想进入朝廷啊,只是苦于没有这个机会,甚是烦心啊”。

  张洪:“兄弟哪里的话,机会嘛确实难得,不过嘛我这倒刚刚好有一个,就是不知兄弟敢不敢愿不愿意了”。

  陈晏:“兄弟愿听其详,,,”。

  张洪:“此次刘公公吩咐我们找一样东西,最近我们打听到这东西已经落到五毒教手中,今日你看到的正是五毒教的人,只要你帮我们找到这个东西,我再和刘公公美言几句,我保你混个好差事”。

  陈晏:“哦,不知千户大人所找寻的是何物?”。

  张洪:“这个你就不用操心了,你只用协助我们拿到东西就可以了”。

  陈晏:“是千户,日后还望千户大人多多提携在下”。

  张洪:“哪里哪里,兄弟客气了,,来来来我们再饮此杯,,,”。

  孟黎回到屋中正在打坐练功,两个时辰后陈晏才回房来。陈晏和孟黎说了要加入张洪他们,孟黎十分不悦道:“陈兄,难道不清楚张洪是什么样的人吗?为何要和这种人在一起,,,”。窗外风正急,,在树梢头呼呼作响,,,,

  陈晏:“不要再说了,我意已决,,,”

  次日,待陈晏睡醒却发现孟黎已不见,只留下一封书信在桌上。陈晏拿着信连忙下楼去,发现孟黎正在准备马匹离去。

  陈晏拉住孟黎的马道:“孟兄为何不愿与我一同前往。,你我刚刚走出深谷,难道就要分别,”。孟黎:“并不是我不想与兄弟一起,只是兄弟实在是吃不惯这官家的饭,只能说兄弟没有那个命吧,,,”,孟黎拉过缰绳,跃马扬鞭疾驰而去,只见扬起一阵灰尘后便不见了。

  陈晏对这相处十多年的兄弟的离去感到悲哀,紧紧握住了信。只听见忽然,马蹄声起,孟黎又骑马回来了,陈晏顿时又满脸好喜。陈晏再次拉住孟黎的马激动的道:“兄弟回心转意了吗?快,快下马”。“不,我回来只是想将此物赠与兄弟,,,”孟黎说着便从怀中取出一个香囊来。孟黎望着远方道:“此物是家母亲手所做,其中装满了我们深谷的暗夜幽兰,有助眠安神之用,现在离别赠与兄弟,,,”。说罢孟黎再次策马扬鞭离开了陈晏再次消失在一阵风尘中。

  陈晏手拿香囊和信,顿时深感悲痛。打开信来一看上面简简单单几字映入眼帘:“望兄弟然后多加保重,江湖路远,他日再相聚,,,,”。陈晏愣在原地,风吹在信纸上噼啪,噼啪,噼啪.............

  

第六章:3叔?你个老东西
毒与香全文阅读作者:涂鸦怪加入书架

  孟黎离开陈晏已有几日,终于来到了苏州。“从家中出来时老爹让我来苏州找万福大药房的钱万福,可是这苏州那么大我上哪里找去真是的,,,也没有细问老爹”孟黎对着人来人往的街道自言自语起来。

  “诶诶诶,,,快过来过来,,,这个人好像不太聪明的样子,,,嘻嘻,,,我们几个来整整他”只见几个小混混嬉皮笑脸的看着孟黎。

  连续赶路,现在是蓬头垢面,就连脚上的鞋有一只都已经可以看到脚指头了,还真别说,孟黎现在这样还真是有几分傻里傻气的样子,就连剩下的几分也只能是像丐帮的人了。

  几个小混混走到孟黎面前,其中一人出来问话道:“不知兄弟要去哪啊?我们哥几个可是这苏州城消息最灵通的了需不需要我们帮你啊?”。

  孟黎一看是三四个小混混,也不知他们这是想干嘛,爱答不理的道:“去去去别烦我,我要去万福大药房”。几个小混混一听那更高兴了,嘀咕到:“兄弟们,没想到啊,还是个带病的,那待会儿,,,,,啊哈哈哈,,,”。

  “哦,,,万福大药房啊,知道,知道,,,,熟着呢,,,小四昨天你还去给你老娘抓药呢,是不是啊小四?”其中一人叫王六大声对孟黎说到,只见这人身形微瘦,两颗大门牙完全压住了下嘴唇,,小脑门上一边还有一个紫黑的包。乍一看还以为他是兔子的近亲,那么大俩牙,再一看,那么大的包,不可能不可能,兔子比他好看多了去了。不过,孟黎现在和他们站在一起也还真像一伙的。

  小四:“啊,,,我没有娘啊,,,,”。

  王六:“你怎么就没有娘了,,你你你,,,净瞎说,,,呵呵,呵”。王六笑着看着孟黎,还不断的使眼神,,,,

  小四:“真没有啊,,,,”。

  王六心想“造孽啊,,,你个滚犊子的,,你”,王六小嘻嘻的对孟黎说:“这人他有病,别理他,你看你看昨天就是我给他去万福大药房抓的药,你看现在都还没有好,可怜啊,,,正好,我还要给他去抓药,咋们顺道”。说着王六就去牵孟黎的马,王六、小四、小五,小三……左左右右把孟黎围了个全,一伙人,这就要去万福大药房,,,,

  穿过大大的街道,怎么开始在小巷道里面进进出出,,,,。孟黎也觉得奇怪,只是先看看这几个人到底想干嘛。

  “哦没路了,,,”孟黎转过身“额,,,,马也没了,,,额”。

  王六得意的笑着说到:“傻小弟,哥几个最近手头紧,你看是不是帮哥哥我一把,借你身上的几个钱使使?”。

  孟黎:“哦,,,明白了,,你们几个啊,,,”。

  王六:“你小子倒也没多傻啊,麻溜的,,,省得哥几个麻烦帮你拿”。

  孟黎笑着说到:“几位大哥都听你们的,,,我完完全全的从了你们了,,,”。

  只见孟黎颤抖着手从怀中拿出一枚金色珠子,还没等孟黎将珠子递给王六,这王六就一手抢过。一时间,其余几个人也围了过来。“看什么看,,,,一个个都急什么”王六得意的喊着,和大多数人一样,这拿到个金子呢都爱要它一口,王六也不例外也要咬一口。

  小四在旁边道:“老大你咬完也给我咬咬,,,,让我也过过嘴瘾”,还正是把这珠子当成唐僧肉了,看着王六旁边一个个的擦着嘴磨着牙,,,都想来那么一口。估摸着他们心里面还乐着“嘿,发财喽,可发财喽这回,,,”。

  怎么说呢,王六几个人就是见钱眼开,鬼迷心窍,都掉钱窟窿里面去了。为什么呢?你想啊孟黎这蓬头垢面的再看衣服,,,鞋,,,没一样是完整的。这哪像有钱人呐,更别说这还揣着个金珠子,你就说你见过这样的有钱人?反正我是真没见过。这不,上当了王六。就在王六刚刚咬完那珠子,“哎呦喂,,,这这,这,,我的娘亲啊,,,”,只见王六这嘴瞬间肿起来。

  众人看到王六那香肠嘴,差点没认出来。不过这要是对于一般人来说啊基本上是毁容了,但是对于王六这样的极品,那还是个好事。为什么呢?你看王六那模样,突出的小额头上一紫黑大包,一直斗鸡眼,高颧骨,一个大红带肿的鼻子,脸颊上两个大酒窝,现在再加上这个性感的香肠嘴。绝了,,,,王六这上上下下齐全了终于。为什么呢?以前,王六他这丑的不匀称,现在好了,全丑了,终于匀称了,俗话说得好“人要丑到一定程度,不怕丑离谱,就怕抽的不齐全”,这就是所谓的,丑到极致便是极品。

  其余众人看着这个极品王六顿时哑口无言,目瞪口呆。过了一会小四等人反应过来,你猜怎么着?,,,,还能怎么着跑啊,各跑各的,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去了,可怜的王六留着了孟黎这。

  “爱呦歪,,,,大聂,,,鹅,这,,,头头泥乐,舅舅饿,烦锅卧八,握栽爷补港辣,,,”,翻译一下啊:“哎呦喂,,,,大爷,,,我,这,,,求求你了,救救我,放过我吧,我再也不敢了,,,”,王六嘴肿的跟个香肠一样,话都说不清楚了这。

  孟黎抱着双手在胸前笑嘻嘻的道:“诶,只要你带我去找万福大药房,,,好说我会给你解药”。

  王六这时候脑瓜子嗡嗡的,,,哭丧着:“爱渔鸥饿,,,握爬曲补道拿,握揪同屎漏,,”——“哎呦喂,,,我怕去不到哪,我就痛死喽”。

  孟黎心想“也是,那好吧,就先过了他解药吧,,,”。

  “张嘴,啊,,,”,孟黎手腕一翻一粒黑色药丸就进入他口,“不出两日便会好,,,可以走了吧?,,,”。

  “粥吧,阔以粥聊,,,嘿嘿嘿,,,”王六傻笑着道——“走吧,,,可以走了,,,嘿嘿”。虽然服了解药,但是这话说的还是很抽象。

  王六在前面走着,孟黎就在后面跟着他在巷子里往外走,,,,

  孟黎笑嘻嘻地吓唬王六道:“走快点啊,,,不然待会儿我把你眼珠子挖出来啊”。

  “大胆狂徒,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敢残害平民百姓”,,,,

  应声而望,是一个俊秀的公子,身穿白色团领衫,腰束红色束带,手上一柄青绿色的剑,头上一青色襦巾束发,皮肤白皙,明眸皓齿,脸颊微微泛红。

  虽说是男子但是这样貌真是,我见犹怜呐。

  这人拔剑就是横扫向孟黎,孟黎也来不及解释一个出入神鬼步躲了开来。

  那公子见状笑到道:“没想到,还有点本事啊,,,,”。说完又刺向孟黎,,,,,

  孟黎依然用出入神鬼步躲闪,,,,一边躲闪还说着“你听我,,你,,你听我解释啊,,,”,,,

  当孟黎闪躲之间居然闻到这人身上有一股淡淡的香味,恰似深谷幽兰又似甜美茉莉,甚是耐人寻味。

  就在他俩这你来我往的追赶中,你猜怎么着?孟黎突然发现有点不对劲

  王六跑了啊,这,,,,

  孟黎马上用拈花毒手夹住了他的剑,解释道:“我没有欺负他,是他先找上我的,,,,你看他都跑了,,”。

  那公子见孟黎态度诚恳,,,这才停了下来。“我看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哼”。

  说罢便离去了,留下孟黎在哪莫名其妙的愣了一会儿,才笑着离去。

  孟黎是真的路痴,在小巷道里面左转右转都没有走出去。怎么办呢?

  孟黎想:“这么大点小巷道就能把我给困住,,,,”。双脚借力,一跃而起。

  真是站得高,看得远,风景也就不同了。站在房顶上,不一会儿便找到了出口在哪。

  正当孟黎往出口走的时候,竟然惊奇的发现,这脚下一院子里有两个人。

  呵,两个人有什么奇怪的,真的是大惊小怪,,,,

  诶,你还真别说,真有那么点,,,。

  啥呢?

  只见这男的衣冠不整,慌慌张张,匆匆忙忙,原来,,,,

  孟黎趴在房顶上看着原来是这女的让这男的快走,,,,,怎么了呢?

  孟黎一听,哇哦哦哦,,,,原来是她丈夫回来了,,,,

  孟黎笑嘻嘻的看着二人,还捂着嘴,生怕被发现,,,,。心想:“呵,这要是我被发现那岂不尴尬,,,,,搞不好,还以为我窥探人家呢”。

  “从后门,,快,老王你快走,,,你快走啊,,,”女的一边扣着衣服一边焦急说着。

  “好好好,,,小翠,,过几日我再来啊,,,,,”男的抱着衣服这就溜了出去。

  你还真别说,这少穿几件衣服,,,跑得还确实快,,,,。

  看完这一出,,孟黎乐滋滋地又过几个房顶终于找到一个出口,,,

  刚刚出巷子口,说巧不巧。怎么了呢?

  这不是刚刚光着膀子从那院子里面跑出来的人嘛,孟黎坏笑着走上前去。“你个老东西,累坏了吧?,,,剧烈运动,,又跑那么急,,,要是我课得累坏了”孟黎笑眯眯的打趣到。

  “你,,,你胡说什么,,,,”那人又急急忙忙溜了。

  孟黎在后面笑得前仰后翻,,,,,

  这苏州城真是繁华,街道也是热闹非凡,说车如流水马如龙也不为过。

  孟黎一路上打听万福大药房终于是找到了。

  “你好这位小兄弟,你要看病还是抓药啊?”,一小伙计连忙招呼过来。

  孟黎:“麻烦你帮我通报给你们这老板一下,就说侄儿来找他,说罢便把父亲给的信拿给了小伙计”。

  “好的,你先坐,我这就去通报,,”

  不一会儿只见两个衣着华贵的人走出来,,,,

  “侄儿拜见叔父叔母,,,,”

  “哪里哪里,,,孟黎好侄儿,快些起来,,,不必客气”,,,,

  孟黎抬起头来惊奇的发现,,,这,,,,这不是刚刚光着膀子跑的大叔嘛,,,

  孟黎,顿时觉得十分有趣,一时间又没按耐住疑惑,,,来了一句,,

  三叔?你个老东西,,,,

  

12下一页
扫码
作者涂鸦怪所写的《毒与香》为转载作品,毒与香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毒与香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毒与香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毒与香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毒与香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毒与香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