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都市言情小说 > 不二时代最新章节 > 不二时代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不二时代 连载中
分享不二时代

不二时代全文阅读

不二时代作者:歩二

不二时代简介: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连绵的山,蒙古包是天上飞落的大雁,勒勒车追赶着太阳游荡在天边,这便是内蒙古。梦开始的地方! https://www.uukanshu.com
-------------------------------------

不二时代最新章节11.元宵惊魂
1.绿
不二时代全文阅读作者:歩二加入书架

  晨风如酥,晓日出峦,公鸡报晓,燕儿长鸣。李溪染被妈妈从被窝里拉了出来。“妈,您再让我睡会儿!”由于欧阳娜与李玹都生在城里,所以称呼为“爸,妈”“溪儿,别睡啦!去村头刘大娘哪,给妈借一下笊篱”

  李溪染闭着眼睛睡眼朦胧地说:“笊篱?我们要吃饺子吗?”刚说完,眼睛猛得睁开,一个鲤鱼打挺从炕上翻起来大喊道:“啊,吃饺子啦,啊,吃饺子啦!”

  欧阳娜忍不住笑着说:“傻儿子,傻儿子,把衣服穿上。”

  李溪染挂上“战袍”雄赳赳地向外走去,可还没出院门又掉头跑出来,伸出小手说道:“最漂亮最漂亮的妈妈,给我点钱呗。”

  欧阳娜从怀里掏出来5毛钱递给李溪染,嘴里还说着:“昨天不是给你两天的冰棍钱吗?省着点花。”

  还没等欧阳娜说完,李溪染早已跑出大门向刘大娘家跑去,盛乐镇真可谓是方圆最大的村镇,从这一大清早就能看出来,大街上人来人往,手捧痰盂儿,手持夜壶,肩扛铁锹,腰挂羊鞭形形色色的人涌现在街头。李溪染走在大街上,想着今天家里吃饺子,美滋儿美滋儿的!他穿过阳春饭店,越过铁柱小卖铺,拐过镇政府,略过丝绸店向刘大娘家飞奔而去。

  “溪染,你这着急跑着干嘛去呀?”

  “大娘早上好,我去借笊篱.”话音从溪染跑过的方向传来。

  “这孩子真懂事儿!”说话的是头戴手巾,腰裹围裙的正二八经的农村妇女,外称孙二娘,经营着一家小食堂,每天一大早来买粉汤油饼油条豆腐脑的人数不胜数。那这儿有人就要问了,为啥这家食堂可以这么火,这也是称为孙二娘的缘故。一是孙二娘的食堂货真价实从不偷工减料;这二是孙二娘啊,脾气贼好,有次镇上有人喝酒闹事儿,这孙二娘心平气和地长谈了两个小时,直到这酒劲儿下去了,闹事儿的人道歉后,孙二娘才闭店关门的。

  李溪染站在刘大娘家门口,看着大门上的门栓,自己伸了伸手,实在是太高了。他原地转了三圈儿,看见大门上的大圆铆钉,腾的一下就蹿了上去,左脚踩一个,右脚踏一个双手还各抓着两个就如同一只壁虎贴在大门上。他用脚一点一点够着门栓。哎!这怎么还够不到,他索性将脚向右移动一格,空出右脚去够门栓。看着铁制的门栓发出“吱吱”的松动声,快了快了!“嘭”的一声,大门撞在墙上发出一声闷响,而李溪染心里没准备,“咚”得摔在地上,原来开门的不是他,是听见门外发出响声出来开门准备看看这大清早发生啥事儿的刘大娘,看见摔在地上的李溪染,刘大娘忙扶起来。

  “哎呦,我的小溪染,你这是怎么呀!”

  李溪染站起来,拍了拍屁股上的土。面带微笑说道:“大娘我没事儿,我妈让我来借笊篱”

  刘大娘领着李溪染向屋走去,嘴里说道:“走去大娘家坐坐,大娘给你取笊篱去”

  李溪染随刘大娘进入堂屋,刘栓正坐在一张八方桌前摆弄着五六个弹珠。看的从外面进来的李溪染,说道:“哟!这不是李溪染么!”

  “栓哥,早上好!”李溪染看着刘栓说道。

  一旁的刘大娘冲着刘栓说:“栓子,你看溪染多懂事儿,你再看看你,多学学弟弟。”说完又扭头对溪染:“大娘去给你取,你先坐着。”

  等着刘大娘出去,刘栓走过来双眼喷火说道:“听说昨天你把胖虎打了?”

  “是的,他嘲笑我还要伸手打我。”李溪染毫不畏惧,冷艳的目光对上刘栓的目光,刘栓感到从心底生出的寒意,他怎么也想不到这会是从一个六岁孩子的眼睛里射出来的,以至于下面的话消失的无影无踪。

  “栓哥,你们大孩子都玩这个啊,”李溪染的话给了刘栓台阶下,刘栓就坡下驴装作一个大人的口气说道:“对,我们玩这个,哪像你们小孩儿整天玩土,”李溪染笑了笑表示默认。

  “你如果想玩儿,我带你玩呀!”刘栓昂起头说道。

  “不了不了,还是等我长大再和哥哥们玩儿吧!”李溪染面带微笑说道,刘栓心想:这和刚才的李溪染完全是两个人嘛。

  刘大娘拿着笊篱走了进来,手里还有七八块大白兔奶糖。要知道,大白兔在那时候可是不便宜的,更何况这是那种淡黄色香草味的奶糖。李溪染接过笊篱,只拿了一块奶糖说:“谢谢大娘,我吃一块儿就好,剩下给哥哥吃吧!我喜欢收集糖纸,让哥哥把糖纸留下给我就行了!”

  说完将糖剥出来放入嘴里,将糖纸展了展折了四折轻轻放入上衣口袋中。

  刘大娘见状,向刘栓一甩头,示意他将他们兄弟几个吃剩的糖纸都找出来。不一会儿,七八张糖纸被揉成一团拿来,李溪染开心地接过糖纸向刘大娘和刘栓告谢后出门踏上回家的路。看着手里的这一团糖纸,有小白兔,胡萝卜,好山河等等各不相同。李溪染越看越喜欢,越喜欢跑得越快,风驰电掣般略过丝绸店,越过小卖部,穿过阳春饭店,进入家门。

  “妈,妈我回来啦……”话音未落,欧阳娜只见一个小圆球从门外滚了进来,随即而来的是笊篱翻滚的声音。

  “呜呜呜”李溪染从地上灰头土脸的爬起来看着手里的糖纸被扯得七零八落。

  “妈,妈,妈我的糖纸”李溪染大叫着,欧阳娜看着自己这灰头土脸的儿子,忍不住笑着说道:“快起来,快起来,没摔着吧?”

  李溪染看着自己七零八落的糖纸,哇哇的哭个不停!

2.春分
不二时代全文阅读作者:歩二加入书架

  家里的狗叫春分,因为它出生那天是春分日,春分是一条土狗,但它同别的土狗不一样,它可以长大,好似一条野狼,习性呢也是比较奇怪,尤其是那只眼睛,夜晚在发光,见过的人都说它是狗和狼生的,它是一只狼。春分看家守院也是一把好手,见到那陌生人就咬从来不含糊,尤其是那些带铁器,手上碰过爆竹火药,类似硫磺之类未清洗的,它都可以分辨出来,因此不少人的身上都有它留下的印记。没办法,李玹只好把它铁链拴起来,不过但凡李溪染将它牵出去遛弯玩耍时,它从不咬人,也不叫唤,不得不说这还真是一条好狗。云春生家就住在李溪染家隔壁,因此两人关系甚好,两家关系也交好,不过这云春生开南门,李溪染开北门,如果走门见面的话,两人非得绕老大一圈儿才可以会面,所以两家墙头就是哥俩来往的主要途径。

  一天一大早,云春生从家门走出来,扭扭睡了一夜僵硬的身体,冲着西墙跑去,腾,腾,腾,三步并作两步,两步并作一步转瞬就爬上了墙头。他看见屋中的李溪染还在床上梦游大唐,他嘻嘻一笑,看都没看就从墙上跳了下来,在空中停顿半秒,完美落地。可他跳下来便有点后悔了,因为它听到春分呼呼的喘气声,他头也不敢回,下意识大喊:“啊!”一个箭步向前冲去可春风比他快多了,迅速在他那肉嘟嘟的屁股蛋儿上留下了爱的吻痕。听到叫声,欧阳娜赶快从屋里跑出来,看见躺在地上捂着屁股的云春生,再看一旁正看着自己的春分,她赶忙扶起春生扶回屋里。

  那时候,狂犬疫苗还不是很普及,被狗咬了用新砖将血析出就好,欧阳娜用新砖将云春生屁股上伤口流出的血,一点儿一点儿析出,李溪染听到云春生的声音也从梦中苏醒,看着云春生屁股上的牙齿,笑声如同春节的爆竹一般“噼里啪啦”炸裂开来。

  又过了几天,云春生又一次扭动着自己的身体蹿上墙头,不过这次这小子学精了。上次他从靠北面过去的,这次是朝南上的,一个翻身又一次完美落地,但是他绝望了,又是那种声音,那种令人窒息的呼呼声,“啊”历史再一次重演。

  原来李溪染怕春生跳下来再被狗咬,就把狗栓在南墙了,没想到这春生也怕咬,他也去了南墙,这可倒好,不是冤家不聚头,一连在春生屁股上大腿上留下它特有的痕迹。

  李溪染和春生说啊,“这春分认人,你跳下来不要跑,它不会咬你的。”

  自从听过这句话后,每每坐在墙头,春生总有一种视死如归的感觉,碰巧的是春生和春分总能相遇。春生颤巍巍地走过春分,听到它发出的呼呼声,虽然心里害怕但是硬着头皮从他旁边走过去哦,有一次邻户来借长梯从大门走进来,春分发出“汪汪汪”的叫声,云春生的心理防线彻底被打破,又是一个箭步,历史则是又一次重演。

3.共斗
不二时代全文阅读作者:歩二加入书架

  从指尖划过还来不及感受,将所有的一切化为绕指柔。蓦然回首,头上似霜雪,脸上似山川人生天地之间,若白驹过隙,忽然而已。溪染和春生都该上小学了,两人被分配到镇中心校同一班上。班上共有29名同学,都是同村李溪染认识的,所以李溪染刚来啊就和同学们打成一片了,云春生和李溪染是班上最小的两个,但他们可谓是打遍全年级无敌手,在这盛乐镇中心校也可谓是呼风唤雨了。云春生和李溪染的成绩非常好,又因为李溪染是李玹的儿子,所以二人也是老师面前的“红”人。

  那时候没有现在教学条件好,班级里连个最起码的钟表都没有,但这哪能难倒我们聪明的孩子们。李溪染和春生在太阳旁边的墙上留下了两条黑杠。这时您就要问了,这两条黑杠你要说是时针分针呢,它不会动;你要说是钟表的边框,哪有表只有边框没有数字的啊!还是让我来告诉您吧!这两条杠一条是夏天放学时间,另一条是冬天放学时间。这每天一到窗外的阳光照到黑线附近,这孩子们便都按耐不住自己激动的心了,开始收拾自己的“行囊”准备下课铃声一响,如千军万马般冲出校园。冬天是回到家里,拿上冰车冲向河滩;夏天呢则是直接冲到河里一阵嬉闹,直到太阳脱掉金灿灿的外衣,已没有了刺眼的光芒;直到太阳懒洋洋地投到大地妈妈的怀抱;直到红色染红半边天,山川红了,连匆忙骑车回家的阿姨们也披上了红纱。江水变了颜色,一半红一半绿……

  一天,班上有个女生哭着从外面跑进来,众人见状,将其团团围住七嘴八舌地问着:“怎么啦?被你妈打了?被老师骂了……问什么的都有。女孩的哭声更大了,两汪眼睛如同两汪清泉,不断有泉水汩汩涌出来。李溪染、云春生和班上几个男生有说有笑得从外面走进来,众人见女生号啕大哭也是一头雾水。云春生跳上桌子喊道:“都别吵了!”众人安静下来,诺大的教室只能听见女孩的抽泣声,李溪染问:“张燕你到底怎么了?”

  “我,我,我妈给我五分钱让抢了”张燕抽泣着说。

  “什么?还有人敢抢我们班同学的钱?我去给你要回来!”云春生气愤地说。

  李溪染看了看云春生示意他带几个人在门口等着,随后说道:“谁?你告诉我,我们去要回来!”

  “三年级胖虎”张燕胆怯地说。

  又是胖虎,李溪染心中的怒火已经被点燃了,他说:“我去帮你要回来。”说完便出门和春生向三年级走去,班里剩下的人也忙着跟出去争着为李溪染加油打气。

  兄弟二人领着六名男生站在三年级二班门口,云春生喊道“内个胖蛆,给你云爷爷滚出来!”一旁跟着云春生的男生们喊道:“滚出来!滚出来!”

  这胖虎正在班里玩打手背打得高兴,听到外面的叫骂声,他这辈子啊最恨别人说他胖,何况还说他是一条胖蛆。胖虎撸起袖子就走出班门。

  “是谁在这瞎**bb”这一句话不要紧,要紧的是这嗓音实在是太冲了,把一旁的人耳朵震得嗡嗡直响。

  只见云春生眼睛瞪得溜圆,正站在胖虎班门口盯着胖虎,正应了内句话——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二话没说,胖虎便抡起他那沙包大的拳头向云春生的面门砸过来,云春生身形提溜一转避开这势大力沉的一拳,可他万万没想到这外表肥硕的胖虎反应这么快。胖虎见一拳不中,冲着向右蹿的云春生就是一脚。“哎呦”这一脚结结实实踢在云春生的胯骨上,李溪染赶忙扶起云春生,胖虎刚要追上来冲着李溪染也来一脚却被众一年级的孩子挡住了去路。有人问道:“春生疼不疼”女生们都围着云春生给他拍去身上的土,还有的和三年级的学生争执,反观三年级这一边都轻蔑的看着这帮“乌合之众”。

  李溪染从人群中走出来冲着胖虎喊道:“胖虎,爷爷今天和你拼了。”说完便向胖虎冲去,李溪染手脚灵活,动作轻盈宛若一只飞燕,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着胖虎的肚子就是一拳,这一拳力道可不小,别看是个小孩子,那时候帮着家里割草挑水,劲儿大着呢。胖虎不敢硬接,急忙向一旁闪过。这一拳扑了空,李溪染向前踉跄几步,站稳后看向身后正笑眯眯看着自己的胖虎。李溪染气就不打一处来,但如果单凭力气的话自己怎么会和这比自己大三四岁的胖虎势均力敌呢?

  这时他看到一旁已经恢复的云春生,忽然灵机一动,他用眼神示意云春生抱着胖虎的腰,自己趁机上前。云春生接到信号下一秒便向胖虎冲去,胖虎没想到这云春生突然会冲向自己,更没想到他冲来仅仅是为了紧紧地抱住自己。

  “云春生,云春生你给老子放开,放开”胖虎骂道,还拍打着云春生的后背。

  还不等他说出第二句话,李溪染就到了,冲着胖虎的面门就是一拳。“Duang”由于身高相差悬殊,说是面门,其实只是打在胖虎的下巴颏上,李溪染迅速绕到胖虎身后双脚发力。腾得一下跳在胖虎背上,双手抓住胖虎的头使劲儿摇晃,您是没看到,这活脱儿是一只狗熊被两只猴子给围攻了啊!胖虎不一会儿便被摇得头晕眼花,双腿仿佛不受控制,摔倒在地上。云春生还死死抱着这胖虎,您还别说,这小春生还真机灵,摔倒的同时抱着胖虎的肚子。

  “哎呦喂”胖虎带着云春生的重量砸在地上,反观李溪染,在胖虎摔倒的瞬间,他也站立不稳从胖虎背上摔了下来。拍拍身上的土,看着地上的春生还抱着胖虎,李溪染径直走过去,揪着胖虎的耳朵,小声说:“从今天开始,你要是再欺负我们班的同学,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钱在哪?给我!”胖虎眼睛不由自主地看向自己的上衣口袋,云春生坐在胖虎身上,从他上衣口袋里摸出一毛五分钱来。

  “溪染在这!”

  李溪染接过钱给刘燕递过去“以后啊,自己小心一点儿,别再让他叼了”抓着手里的一毛钱,李溪染看了看胖虎又看了看手里的钱,他数了五分放回胖虎上衣口袋,抓着手里的五分钱说道:“胖虎,这五分钱是给你长长记性!”说完呐,扭头把钱递给身边的何毛说:“毛子,给咱班同学买大白兔去!”

  在众人的欢呼声中,李溪染和云春生肩挽肩走向班级,兄弟二人也欢呼着雀跃着!

  “站住”一个严厉的声音打破了众人打了胜仗的喜悦,寻声望去,一张玉石般光洁的鹅蛋脸,两弯柳叶眉和一双秋水盈盈的大眼睛显得神采奕奕,这正是李溪染的班主任何梅,何老师——李溪染最喜欢的老师。

4.何老师
不二时代全文阅读作者:歩二加入书架

  “李溪染,云春生你们跟我来一下。”说完便扭动着曼妙的身姿向办公室走去。李溪染看看云春生,无奈的摇了摇头。兄弟二人跟着何老师屁颠儿屁颠儿走进办公室。“你说说你俩,你们怎么可以打得过三年级的学生呢?他还那么壮。”

  “老师我们打过啦!”云春生高兴地说。

  “还笑,是你俩这次打过啦!下次呢?万一打不过受伤了怎么办,有人欺负同学你们应该告诉老师,老师帮你解决,不是靠你们俩个毛孩子去打架。”何老师严肃地说。

  兄弟二人默默点头。

  “怎么样,你俩没受伤吧?”何老师话锋一转关心地问。

  “老师我俩没事儿。”兄弟二人异口同声说道。

  “嘿嘿,你俩还够厉害的,下次不能这样了,这次我就不告诉你们爸爸啦!”

  “知道啦!谢谢何老师。”兄弟二人也是神采奕奕。告别老师后,跑出办公室。

  “溪染,何老师这是真的好。”

  “可不嘛!她可是我最喜欢的老师。”两人高高兴兴地走向班级。

  这何老师啊,内师大毕业在盛乐镇教书六七余年,一直以培养学生品德为目标,教育观念可以说是在那个年代很是超前了。她对云春生,李溪染好并不是因为李溪染的父亲是李玹校长,云春生的父亲是村长,而是她真的喜欢这两个孩子。别的老师都说这两孩子是土匪转世,自带一股匪气,与匪不同的是他们非常有礼貌。但她却认为这两人身上有的是这时代孩子没有的奉献精神。

  自从这次,李溪染二人算是和胖虎结下梁子啦。两人只要在街上见了胖虎便是一顿胖揍,胖虎远远儿看见这两人,拔腿就跑。

5.冬日
不二时代全文阅读作者:歩二加入书架

  转眼间就已到了“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时节。雪漫长空,天是白的、山是白的、树是白的、房屋是白的、行人是白的,就连门口的小黑狗也是白的了。街道两旁但凡家中有孩子的,门口均有一个大雪人矗立在门前。看着这雪景,看着这雪下的村庄,孩子们还成群结队寻找号称最干净的雪。有人说房檐上的雪最干净,待登梯而上后发现被层层煤灰覆盖,有人说田里的雪最干净,走近了才发现野兔早已留下了一串串足迹。李溪染也不例外,他同云春生带领各路伙伴开始了寻找计划,李溪染坚信自己身上的雪最干净,寒风冽冽,鹅毛般的大雪,片片从空中扯天扯地地垂落。李溪染站在大街上,双臂一展,头向上仰起面对这鹅毛大雪。不一会儿身上便盖了厚厚的雪,晶莹剔透。反观李溪染,远远看去好似路中央堆了一个小雪人。

  “快,快过来尝尝。”李溪染招呼着一旁的小朋友,他一动不动生怕身上的雪掉到地上。

  众小朋友尝了尝便大喊道:“李溪染说的对,自己身上的雪最干净!”喊声响彻整个大江南北,在整个镇子中回荡。

  “啊?”众人一看身后的小雪人——李溪染。蜷缩成一团,鼻涕一把接一把,真理是验证了,我们的小溪染是感冒啦。

  那时候镇上的小学没有暖气,都是烧炉子,每天一大早都是值日生来生炉子。等到同学们一来教室便也有了“家”的感觉。

  这学生时代的觉总是睡不够的。本来早上上学经历了寒风的洗礼脱去了酣睡的外套,但一进班瞌睡虫感到了自己还存在于有温度的环境中,便又慢慢爬上了孩子们的脑袋。尤其是语文课上,何老师的声音仿佛一针催眠剂,一开口便把孩子们带入了梦乡。个个如同小鸡啄米般叮叮叮地撞在课桌上。要是看到没睡着的您这就会问了,“为什么孩子们都睡了,你不睡?”回答肯定是:“这门,这窗漏风,我们冷。”当然也有例外,李溪染在何老师课上从来不睡觉,他最喜欢何老师了。每每在何老师课上,他就兴奋地睡不着。大眼珠子溜溜乱转。生怕下课铃响了,何老师走回办公室去。

  有一天,这一大早李溪染和云春生蹦跶着来到学校,第一节便是语文课。没有了活蹦乱跳的小捣蛋,反观李溪染面目狰狞,仿佛大难临头,两眼不由得打起架来。一旁的云春生问道:“嘿!哥们儿,你怎么了?”

  “我妈不知给我使了什么药,我好像控制不住我自己要睡觉。”李溪染小声说道。

  还不等云春生接话,何老师说道:“你两悄悄说什么呢?哎?溪染你今天怎么了?”何老师也看到了李溪染面色红晕,尤其那双眼睛。

  李溪染颤巍巍站起来,“我,我,我……”

  “李溪染他妈给他下蒙汗药了”云春生抢着说。

  此话一出,全班哄堂大笑,就连门口的冬风也发出了呼呼声。

  “扑通”李溪染摔倒在地上,何老师赶忙扶起来,一摸额头小声嘀咕道:“这么烫。”片刻不敢耽误,她背起李溪染就向卫生院跑去。留下窗台上那一排排向外眺望的小脑袋……

  原来是患重感冒了,李溪染只好呆在家里养病。话说这几天,可把我们的小溪染憋坏了,除了呆在家里不出门外,还不准吃雪糕。这李溪染可是冰冻三尺不离冰棍一步的,云春生也一样。每每放学来看李溪染嘴里总叼着一根冰棍,这可把李溪染香坏了。

  “兄弟给我一口。”

  “不行,欧阳婶婶不准我给你吃。”说完还不忘露出一副小人得志的嘴脸。李溪染气的牙根直痒痒。

123下一页
扫码
作者歩二所写的《不二时代》为转载作品,不二时代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不二时代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不二时代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不二时代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不二时代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不二时代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