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科幻灵异小说 > 毕竟我真不是什么恶魔最新章节 > 毕竟我真不是什么恶魔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毕竟我真不是什么恶魔 连载中
分享毕竟我真不是什…

毕竟我真不是什么恶魔全文阅读

毕竟我真不是什么恶魔作者:不是皇兄

毕竟我真不是什么恶魔简介:某一天,因为一只奇怪萝莉的降临,精神病院副主任许苏忽然奇怪的发现自身所在的小城变得有些不同,整个小城向着超玄幻神秘侧方向发展……
  ----
  灵气复苏来临,本应顺势步入醉卧美人膝、醒掌杀人权的超凡者主宰世界的时代,一言山河动,一剑九州劫,一怒百万浮尸,为了美人,埋葬整个世界,为了美人一言,敢杀十万人的强者辉煌时代,却因为某些诡异的原因,世界的超凡力量被压制到了极点,于是没有了超脱于文明秩序集体的超凡力量,以上的这些超凡者的臆想都不复存在。
  于是,关于超凡者们被抓捕关押劳动改造的日常开始了。
  本书又名《全球低武》,无系统,无游戏元素,无大幅修炼升级变强描写,非宅向,非医生文,可能出于情节以及主角性格塑造的必要,有少量的暗黑情节引发可能的轻微阅读不适,总体积极向上,阳光正能量,轻松日常。
  改状态后,每天稳定两更,以上。 https://www.uukanshu.com
-------------------------------------

毕竟我真不是什么恶魔最新章节第66章 女神的头,掉了
第2章 拿把杀猪刀过来,我有急用
毕竟我真不是什么恶魔全文阅读作者:不是皇兄加入书架

  吴青玲说完后有点怯生生的看着许苏,还是有些诚惶诚恐。

  要知道这是许主任在三天前美滋滋的带到医院的,虽然许苏才履任主任一职没多久,不过吴青玲以前可从未听闻许苏对花卉有所研究,更不要提养花了,吴青玲可是清楚的记得许主任对这盆月季花可是宝贝紧张的很。

  为了悉心照顾这盆月季花,许主任甚至在早上上班的时候会将月季花小心翼翼的捧出去,中午再屁颠屁颠的抱回来。

  说是为了促进月季花的发育,那待遇,简直像是在照顾亲闺女一样。

  略通花卉的吴青玲还奇怪过,还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养花的方式。

  以及那盆在吴青玲看来根本不是月季花,但是主任一再强调是月季花的花——如果那盆除了光秃秃的几根枯枝外,什么都没有的植株也算是花的话。

  不过吴青玲小心翼翼的看了一下许苏照常的脸色,不由舒了口气。

  想想也是,能掷地有声的说出医者父母心的医生,怎么会为这点小事发火。

  是自己多想了。

  吴青玲甚至为自己的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看法感到羞愧。

  听完吴青玲的话,许苏没有什么反应,神色如常的走到办公室的门口。

  “那个,小钱啊,对,去,你去食堂黄大妈那边帮我拿把杀猪刀过来……”

  “哦……没有杀猪刀……行,剔骨刀就剔骨刀吧。”

  “是……必须要开刃,我有急用。”

  ……

  明达私立精神专科医院,青城最大的私立精神专科医院。

  华灯已上,万家灯火。

  深夜已至,阵阵凉意徐徐袭来。

  此刻在去B区的走廊上,两道人影正风风火火的奔跑着。

  本来准备下班的黄大妈在听到主任的宝贝月季花被人活活弄死后,立即义不容辞的提刀就准备亲自上阵。

  吴青玲好不容易焦头烂额的把黄大妈安抚下来,一转眼主任提着剔骨刀的身影便消失在食堂一楼的拐弯口。

  再好不容易的从闻讯赶来的值夜班的一众热心肠的八卦护士医生护工人群中挤出,紧赶慢赶,许主任已经到了B楼的二楼走廊。

  “主任……哎,主任,您消消火。”

  吴青玲急得满头大汗的追着前面手里提溜着一把锋利的剔骨刀向着B1区走去的许苏。

  “主任……您不能走极端啊,您不能这样……”

  “哎……主……主任,陈大爷是病人啊。”

  “他老人家已经七十二高龄了。”

  “学长!”

  走在前面的许苏忽然停止脚步。

  吴青玲看到前面的许苏终于被自己叫住,不由大喜,跑到许苏跟前张口正要说什么。

  一直阴沉着脸不说话的许苏道:“青玲,你听到声音了么?”

  吴青玲茫然的看着许苏。

  看着吴青玲茫然的神色,本就脸色阴沉的许苏更加阴沉了一分。

  不等吴青玲询问,许苏仰头看向头顶。

  看到许苏的动作,吴青玲亦是抬头看向头顶。

  ……看到了天花板。

  许苏缓缓踱步,露出回忆与思索的神色,眉头皱了皱,不确定道:“据我所知,我院是建立在乱坟岗上的吧?”

  吴青玲的一双美丽的大眼睛猛然睁大,呆呆的看着许苏。

  许苏手指竖在嘴巴前,示意吴青玲禁声,手指向上方:“听,又有声音了……。”

  “唔……弹珠落地的声音,刚才走廊里的灯貌似都闪了一下,应该是错觉吧。”

  许苏一副深思但又不确定的样子,转身看向吴青玲,征询她的意见。

  吴青玲一把用手捂住嘴巴,眼睛里的一丝惊恐显而易见。

  如果只是简单怪异的声音的话,吴青玲还不会如此疑神疑鬼,惊恐与害怕。

  然而吴青玲在闲暇之余,总是会被食堂的黄大妈强拉着一起嗑瓜子——一般情况下,是吴青玲看着黄大妈嗑。

  黄大妈每次聊到兴出,雄雄嘴碎装逼之魂便会觉醒。

  讲着一些奇奇怪怪的鬼怪故事,令小姑娘吓得嫩白小脸一阵红一阵白。

  偏又好奇心很重,被勾出瘾的吴青玲嘴上说不要,身体却老实无比。

  以至于后来时常都是自备瓜子去找黄大妈。

  黄大妈也为自己找到一个忠实的吹逼听众感到由衷的欣慰。

  有时候故意摆出神神秘秘的样子,一脸神秘莫测,提醒吴青玲明达医院的根底子是民国时代的乱坟岗,值晚班的时候见到奇怪的东西千万不要慌张。

  吓得小姑娘每次没听完就落荒而逃。

  然后第二天继续对黄大妈纠缠不休。

  现在又见到许苏如临大敌的样子,对于还处在实习期,本质上还是学生的小姑娘而言,小姑娘没有当场炸毛,已经算是小姑娘的心理素质过关了。

  许苏一把握住吴青玲的肩膀,目露坚定之色安慰道:“你先走,出去后,不要回头。”

  吴青玲愣了一下,旋即反应过来,眼眶发红道:“学长,你呢?”

  许苏脸上露出一丝怅然,转而又变得坚定无比:“活下去,继承我的遗志!”

  “不,我不走!”

  “走,不要回头,你忘了大明湖畔……呸,你忘了我们母校恩师们对我们的谆谆教导了吗?”

  “不到最后一刻不要放弃!”

  “校训是这句么?行,对,走,不仅对病人不要放弃,我们也要如此,不到最后一刻放弃!”

  “学长!”

  “紫薇!”

  “???”

  ……

  最终吴青玲一步三回头的走了,眼眶里满是泪水。

  许苏用勉励的眼神一直目送着吴青玲的身影彻底消失。

  “小丫头片子,叫你少去跟黄大妈瞎扯淡,居然这么不经吓。”

  “在这富强和谐的社会,怎么可能会有那些神神叨叨的事情,纯粹吃饱没事干,自己吓自己……”

  “也不看看人家跟你凑近乎是图啥。”

  “人蓝翔毕业的挖掘机专业的儿子现在还没媳妇呢……”

  “人黄大妈也急啊,也不容易,搜肠刮肚的跟你凑近乎……你这没心没肺的二愣子心里也没点逼数。”

  “人图的不是你那瓜子么?”

  “说出去都觉得丢人,就这脑瓜子还是青医大毕业的。”

  许苏低头瞅了眼手中泛着锃亮寒光的剔骨刀,转身迈动双腿,向着三楼快步走去。

  “哮喘仙尊,别以为你岁数大,我就不敢捅你,今天我要捅不死你,我就不姓王!”

  “我许主任也是个体面人,我不要面子的吗?”

  绕过了一楼楼梯,许苏向着二楼楼梯走去。

  许苏上楼梯的背影蓦然止步。

  在许苏脚步停止的时候,一阵奇怪的声音在许苏头顶响起……仿佛是有玩闹的孩童将玻璃球落在地上的声音。

第3章 剧本拿错了?
毕竟我真不是什么恶魔全文阅读作者:不是皇兄加入书架

  许苏沉默了会,脸色怪异道:“难道接下来的剧情不应该是我正准备捅了哮喘仙尊,然后哮踹仙尊对我不屑,我捅了哮喘仙尊,哮喘仙尊放狠话,然后哮踹仙尊的师兄来了,哮喘仙尊的大师兄来了,哮喘仙尊的爸爸来了,哮喘仙尊的师傅来了,哮喘仙尊的师娘来了……唔,这个照捅不误。”

  “……为什么开篇是灵异副本,是拿错剧本了么?”

  “滋~”

  二楼走廊的二十多盏灯齐齐暗了一下。

  许苏的眼前蓦然一片漆黑,但很快又恢复如初,仿佛错觉。

  黑暗中,许苏感觉有什么东西在自己眼前一闪而过。

  许苏微微皱眉,继续向前。

  然后……绕过了一楼楼梯,向着二楼楼梯走去。

  许苏沉默了会,淡然自若的对着前面的空气道:“哪位好汉在此,在下司职此院主任,乃无辜路过围观群众,若无要事,我先速速退去,不敢有误尔等大事。”

  走廊里除了许苏临危不惧的声音缓缓淡去,没有任何声响。

  许苏顿了顿,缓缓向后退去。

  然后……绕过了一楼楼梯,向着二楼楼梯走去。

  空气中忽然升起了一阵银铃般的儿童笑声,天真无邪,浪漫童真,很快又消失不见。

  许苏嘴角抽了抽,眸子里终于闪过一丝不耐烦。

  “学长!”

  身后传来吴青玲气喘吁吁的声音。

  许苏转头看了一眼,发现两道身影向着自己跑来。

  许苏不着痕迹的后退了一步,带着莫名之色看着向着自己跑来的吴青玲。

  “学长……终……终于追上你了。”

  吴青玲一脸焦急的风风火火的跑来,小脸红扑扑的,可爱的鼻尖上甚至沁出了点点汗珠。

  头上的护士帽拿在手里,发丝随风飘舞。

  “呼……可算追上你了。”

  许苏皱了皱眉:“不是让你回去的么?怎么又回来了。”

  吴青玲脸上的焦急之色一窒,继而茫然道:“什么回去?”

  许苏不动声色,并没有回答吴青玲。

  视线后移,许苏看向一路跟在吴青玲身后的敦实身影,语气平静道:“黄大妈您也来了?”

  黄大妈扭动着厚重的腰肢,抹了把脑门子的汗:“主任可算追上您了,哎呀,你们现在这些小年轻这腿脚真是利索,这一路跑的,快把我这小心肝都跑出来了。”

  吴青玲生气的嘟嘴道:“学长,我刚把黄大妈拦下,你就跑的没影了,害得我好一顿追,可算追着你了。”

  许苏状似无意的看着吴青玲道:“对了,青玲,我们青医大的校训是什么,离开学校时间久了,我居然一时半会想不起来了。”

  吴青玲下意识道:“不到最后一刻绝不放弃!”

  不经意间,许苏的剔骨刀缓缓握紧。

  吴青玲疑惑的看着许苏道:“怎么了,学长你怎么想起问这个?”

  “是这句么,瞧我这记性!”许苏拍了拍脑袋。

  “那个……我指得不是这个,我是说学长你啥时候是从青医大毕业的?不是燕都……”

  许苏打了个哈哈,试图转移话题。

  吴青玲小脑袋一偏,凑到许苏跟前,一双可爱的大眼睛狐疑的打量着许苏。

  婴儿肥的脸庞红扑扑的,忍不住想让人捏捏。

  于是许苏很自然的顺从了内心的想法……捏了捏。

  唔,手感很到位,很舒服。

  于是许苏很自然的又捏了捏。

  许苏觉得有点不好意思,这样对一个萌妹子,有点过分了。

  于是在捏完左脸后,又在右脸上迅速捏了两把。

  ——不能厚此薄彼。

  吴青玲大眼一瞪,呆呆的瞪着许苏,似乎完全没有反应过来。

  许苏见好就收的非常干脆利落,在吴青玲没有反应过来前,就收回了手。

  许苏不经意间道:“青玲,你记得紫薇吗?”

  吴青玲眼睛瞪的更大了,面相凶恶的气鼓鼓的看着许苏。

  许苏心中一寒,脸色却依旧平静。

  手中一直握紧的剔骨刀悄然一松。

  黄大妈脑袋一歪。

  一脸商量机密大事的便秘表情,脑袋凑到许苏跟前,神神秘秘的道:“主任,捅了没?”

  吴青玲瞪眼的对象瞬间转向黄大妈。

  黄大妈连忙眼观鼻,鼻观心,仰头看天。

  许苏摇了摇头,淡淡道:“没有,天色不早了,我们先回去吧。”

  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现在所处的位置,许苏迈动双腿,平静的向着办公室走去。

  没有再回头看一眼。

  吴青玲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许苏好像哪里不对,刚才杀气腾腾的气焰竟然全都消失不见了。

  吴青玲吐了吐舌头,顺便瞪了唯恐天下不乱的黄大妈一眼。

  气呼呼的跟上了许苏。

  明达精神专科医院,院部大楼,B区主任办公室。

  空无一人的办公室里,许苏进门后静静的坐在椅子上,怔怔出神。

  这是一间装修较为精致,且空间非常宽裕的办公室。

  对于一个二十八岁的年轻人来说,能够拥有一间这样的独立办公室,无疑是一件可以自傲的事。

  不过许苏的心思似乎并未放在这方面。

  过了许久,许苏缓缓平静下来,修长的手指轻轻的摩挲着水杯,手指无意识的敲击着杯身。

  在刚才,在吴青玲第二次出现后,许苏惊讶的发现,自己居然从始至终都没进入过B楼,一直在B区楼的楼下。

  ——许苏对于这点并没有办法确定。

  许苏在事后回想了一下,推测出几种可能。

  许苏没有进入过B楼。

  许苏进入过B楼。

  如果按照没有进入过B楼来推算,那么说明许苏在不知道什么时间点就陷入不干净东西所制造的幻觉。

  这个时间点,许苏并无法确定。

  如果按照进入过B楼来推算,那么说明许苏不仅不知道在什么时间点陷入了不干净东西所制造的幻觉,进入了楼里,并且在无法确认的时间又被返回楼外。

  又或者许苏在意识清醒的情况下进入了楼里,然后在无法确认的时间又被送回楼外。

  许苏甚至无法确认从什么时候开始,吴青玲被掉包了。

  又或者还有一种可能,吴青玲就是吴青玲……一开始就没调过包。

  这不得不令许苏想起B区的一些流传已久的传说。

  或者说,自己能够捞到这个便宜主任的职位的最根本的原因也是因为如此。

  这也是今晚值晚班的许苏忽然人来疯的想去B区找人干架的主要原因。

  B区里面到底有什么,对于现在的许苏来说都无意追究,许苏决定在今晚之后,晚上的时候再也不去B区病区。

  因为这无关紧要,也无关痛痒。

  安静的享受岁月静好,发现生活中的细节美,才是正确健康的生活态度。

  并不是因为怂。

  

第4章 珍惜
毕竟我真不是什么恶魔全文阅读作者:不是皇兄加入书架

  “咕噜咕噜~”

  伴随着水壶烧开的声音,许苏等了一会,待水壶里沸腾的水慢慢平静下来,拿起水壶往水杯里倒了一杯。

  壶里的水缓缓倒入杯中,热气蒸腾,许苏看着窗外的夜色,脸上没什么表情。

  许苏捧起水杯缓缓喝了一口,水杯中热气蒸腾,双手被暖气包裹着,犹如情人的素手抚摸,暖心而舒服。

  视线被水杯中升腾而起的暖气弄得有些模糊,一时间,许苏的脸庞有点看不真切,若影若现。

  在这个平行世界的地球,个性独立的许苏在毕业后便早早进入独居生活,现在许苏的房子是父母的老宅,八十年代的旧楼。

  邻里相亲都是处了几十年的老人,知根知底,邻里之间处的很是和睦。

  严肃一点的说,附近的阿姨婶子都是看着从小性子就野的许苏从光屁.股、开裆裤到喇叭裤一点点长大的。

  许苏嘴角勾起一丝温和的笑意。

  对于许苏来说,这间房子以及这个老式小区承载了自己童年时代的所有记忆。

  许苏23岁之前的人生轨迹是简单而普通的,平平凡凡的上学,平平凡凡的生活,遵循着90后普通人的生活轨迹。

  中年得志的许琛华曾是帝都某著名医科大学的教授,身兼多职,在群英荟萃的帝都精神科医学领域也是薄有名气。

  也因为许琛华成功调入帝都,自小在青城长大的许苏自然而然的也跟着进了帝都。

  除了刚到帝都时的惊艳,对于一个花季少年而言,显然还是更愿意沉浸在属于这个年龄段特有的少年世界与爱好当中。

  总得来说,生活的轨迹该怎么发展还是怎么发展,可能最大的差别也就是换个地方而已。

  ——许苏不得不承认,这句鸡汤连自己都觉得有点馊。

  在帝都的几年里遇到的一些人和事令许苏选择放弃了在帝都工作的机会,决定选择回到青城。

  在毕业后,许苏凭着良好的教育履历,成功被现在的工作单位明达私立精神专科医院录取。

  许琛华知道后,大发雷霆。

  父子之间甚至因此直接反目。

  许苏选择头也不回的负气离家出走。

  这一走,便是整整五年。

  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许苏失踪的那一年,原本正值事业巅峰,意气风发的许琛华在短短一年间彻底白了头发。

  心灰意冷的许琛华在第二年便离开了帝都,选择回到了青城,成为明达私立精神病院的名誉院长兼董事顾问,并于第二年正式就任行政院长一职。

  许琛华与沈玉红夫妻俩离开帝都,选择回到青城,固然是因为心灰意冷,但也未尝不是想着抱着那一丝,某一天能够在儿子最后出现的地方能够重逢的遥不可及的奢望。

  当许苏一个月前浑浑噩噩的几经辗转出现在许琛华老两口的新家门口时,许苏印象里意气风发的父亲,竟已早生华发。

  一惯威严与严厉并重的父亲,在看到许苏的一刹那,眼眶便已湿润。

  而当年保养得体的母亲身材也是发福不少,只是好看的眉宇间化不开的忧愁,说明发福显然与这些年过得好并没有什么关系。

  当年称得上风华俏佳人的母亲,看上去也有了一丝老态。

  以前光洁的额头,竟出现了肉眼可见的抬头纹。

  那一刻,对自己过去五年的记忆一片空白的许苏突然觉得自己为了回到青城可能所经历的所有艰辛都不值一提。

  以及许苏比两老承受着更沉重与复杂的思念,还有绝望。

  都不值一提。

  ——对于两老来说,他们失去了整整五年自己的孩子。

  许苏抬头,窗前,一盆几截干巴巴的枯枝组成的盆景还未吐出嫩芽。

  窗外,万家灯火。

  偶有蝉鸣、蛙叫、人言。

  繁星点点的星空下,数万颗流星闪过,转瞬即逝。

  许苏抿了抿嘴唇,眸子里出现一抹孩童般的纯真与满足。

  “咚~”

  门外突兀的响起一道敲门声。

  许苏抬头,微微皱眉。

  许苏的交际圈并不复杂,至少在青城是如此,年少便已离开青城的许苏,记忆里最鲜明的,最多便是有几个儿时玩的比较要好的发小。

  时光荏苒,许苏失踪了五年,尽管轰动一时,但是早已随着时间的流逝在人们心中淡去,回来以后,虽然在左邻右舍引发了不小的震动,大爷大妈们纷纷上门送温暖,但是现在毕竟天色已深。

  许苏抬腕看了下表,现在已经接近凌晨,耐心等了一会,接下来却没有料想的继续敲门声。

  也许是敲错了。

  许苏如此想着,旋即摇了摇头便不再管,起身走向卧室。

  卧室里,许苏和衣而睡,并没有立马进入被窝。

  反而躺在床上拿着一片泛黄的扇形枯黄叶子怔怔出神。

  这是一枚看上去很普通的枯叶,或者更具体的说,是生活中很常见的银杏叶。

  叶身很完整,甚至连银杏叶的褶皱都完好如初,看上去像是小心保存了许久。

  看着拿在手中的银杏叶,许苏眼中泛起一阵涟漪。

  许苏看向北方的远处夜空,目光闪动着。

  嘴角扯了扯,却最终化为满嘴的苦涩,人的一生,可以遇到很多人。

  除了最初睁开眼时遇到的那两个人,绝大多数遇到的人都是生命中的匆匆过客。

  绝大多数的相遇都是为了挥挥手一去不复返的分离。

  时光可以改变很多东西,友情、爱情,甚至是亲情,每个人都有着属于自己的生活,每个人最终都将为自己而活。

  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如父母般,不惜任何代价的执着甚至偏执般的可以去等一个人。

  再美好的邂逅与回忆都抵不过分手时的那一滴或愤怒、或怨恨、或痛苦的泪水。

  同样,再轰轰烈烈的爱情都敌不过时间与岁月的洗礼。

  没有多少人愿意去用五年等待一个爱情。

  这不是艺术作品,这是现实。

  更何况还是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的杳无音信的五年。

  “此生……永恒不变的守候……”

  良久,卧室里响起一道苦涩的叹息。

  “咚咚~”

  门外再次想起了敲门声。

  这次许苏直接起身走出卧室。

  “咚咚~”

  许苏没有等多久,很快敲门声再次响起。

  ……难不成是上门服务的?

  许苏眼睛一亮。

  

第5章 糟了,是枪毙的感觉
毕竟我真不是什么恶魔全文阅读作者:不是皇兄加入书架

  大晚上,这么敬业的吗?

  许苏肃然起敬,忐忑的搓了搓手。

  刚向着门口走了两步,便急匆匆的折身而返。

  在落地镜前仔细整理了下衣着,看着两边激动的红扑扑的腮帮子,许苏强装镇定的清了清嗓子。

  “来了您,我这就给您开门。”

  “咣当~”

  “等急了吧,小姐……”

  许苏打开门,门外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

  许苏拉长脖子左右看了一下,依旧什么都没有。

  反而感觉有啥东西跟自己擦腿而过,一阵冷风往自己的裤脚里钻。

  “是不是有病?大半夜的敲门还让不让睡觉。”

  没有碰到想要的场景,许苏立马炸毛,破口大骂。

  “嘭!”

  恶狠狠的把门关上,许苏气呼呼的转身走向客厅,想倒杯水压压火。

  然后看到了一个穿着白色长筒袜的小萝莉老神在在的坐在沙发上,平静的看着自己。

  “?”

  “……”

  “全都有病!转个身还能转到别人家!”

  “嘭!”

  ……

  “咣当~”

  “喂,老妹儿,这是我家,你走错门了。”

  许苏虎着脸不爽的看向小萝莉。

  小萝莉依旧平静的看着许苏。

  许苏关好门,双手插兜走向小萝莉,一屁.股坐在小萝莉旁边的沙发上。

  拿起茶几上的杯子灌了口,许苏好整以暇的看向小萝莉。

  眼前的小萝莉无疑是极为漂亮的,一袭白色长筒袜,粉红色的及膝长裙穿在小萝莉身上,显得极为合身。

  这个年纪传统的婴儿肥,在小萝莉姣好的脸蛋上并没有看到。

  皮肤白嫩,琼鼻高耸,一双大眼睛水汪汪,配合一双好看的睫毛,无疑是个美人胚子。

  许苏仔细的打量了一下,发现小萝莉的右耳垂上还镶了一枚不起眼的耳钻。

  以许苏的阅历,惊讶的发现,那个大概指甲盖十分之一大小的耳钻价值居然颇为不菲。

  联系到小萝莉那身质地不错的粉红色长裙,显然小萝莉的家境应该颇为优渥。

  对于许苏的打量,小萝莉毫不避讳的与许苏对视,没有任何乱入别人家的不安与慌乱。

  ……

  “可惜是个哑巴。”许苏惋惜的摇了摇头。

  小萝莉偷跑进来已经二十分钟了,许苏用了很多办法,却始终无发令小萝莉开口说话。

  一个说一个看,相得益彰。

  “也不知道谁家乱跑出来的倒霉孩子,眼生啊。”

  许苏咂咂嘴。

  两人又大小瞪小眼的干看了半天。

  当许苏打着哈欠拿起手机准备报警时,一道清脆悦耳的童声响起。

  “第一,我没有走错门,你也没有走错门。”

  合着不是哑巴,而且还把自己当傻子般干晾了二十分钟?

  许苏惊讶的抬头看向小萝莉:“第二,你不叫喂,你叫楚雨荨?”

  许苏更加惊讶的发现,在自己抖了个无聊的机灵后,小萝莉的眼睛里居然出现了一丝……

  鄙夷?

  从刚才敲门到现在,小萝莉终于第一次开口,声音清脆好听,却带着不应该是孩童能够拥有的冷冽。

  许苏眼前的小萝莉看上去不过十多岁岁而已。

  考虑到现在的孩子普遍营养不错,身体早早发育,实际年龄应该不会超过十岁。

  还没等许苏缓过神来,又一道冷冽的童音响起。

  “第二,你是我爸爸。”

  小萝莉稚嫩的童音里带着一丝冰冷与陌生。

  这种乱入别人家还一副很吊的中二傲娇样子,怕不是从二次元走出来的幼龄女主角?

  许苏早就不爽小萝莉了,一听小萝莉的不善语气,下意识的立马反唇相讥:“我是你爸爸!”

  说完后,许苏觉得哪里好像不对。

  ……貌似也没啥问题。

  嗯,问题不大。

  许苏一抬头,小萝莉这个年纪本该是天真无邪的双眼此刻却是不加掩饰的的刻薄嘲讽。

  那种看智障的眼神深深刺痛了许苏。

  许苏缓了缓,捋了捋思绪……然后越捋越乱。

  许苏顿了顿道:“这么说,你这么小就经常上GLD?”

  “十岁就会翻墙……而我,28岁的医院主任,虽然是副的,并且是代的,但是现在又加上年纪轻轻就成为了别人心目中的糖爹对象。”

  许苏哽咽了下:“是谁,到底是谁,到底是谁泄露了我的优秀?”

  小萝莉冷冽的眼神里终于出现一丝厌恶。

  许苏哽咽完,干脆利落的拿起手机一边滑动一边自语道:“还是联系警察带走吧,三年起步,最高死刑可不是闹着玩的。”

  一只冰凉的小手按住了许苏要想拨打手机的手背,制止了许苏拨打电话。

  在小萝莉的手与自己接触的一刹那,许苏不知为何心里一动,一丝异样的微妙感觉一闪而逝。

  这……便是枪毙的感觉么?

  “不用,我自己走。”

  小萝莉毫不拖泥带水,转身就走。

  许苏吓得差点把手机扔出去。

  从小萝莉进门到现在,许苏总觉得哪里不对,总觉得哪里很别扭,可是又说不上来。

  现在许苏终于明白了。

  那是气场。

  从小萝莉进门开始,小萝莉的举止言行就完全不像是孩子。

  除了稚嫩的瘦胳膊细腿儿,以及这个年龄难以摆脱的童音。

  一举一动看上去更多的像是一个很有历练的成年人。

  相比之下,许苏完全处在下风,完全碾压性质的处在下风。

  许苏反而更像是个孩子——许苏完全不承认这点。

  十岁孩子的气场居然这么强大了?

  许苏一度以为自己是不是也应该去医院治疗一下。

  冷冽,双马尾,果决,双马尾,冰冷,双马尾,成熟,双马尾,早熟,双马尾。

  许苏看着小萝莉走向门口的小小身影,对小萝莉作出了评价。

  “那就住一晚,明天我带你去警察局。”

  小萝莉直接转身向着许苏的卧室走去。

  与刚才一样的毫不拖泥带水,一点不矫揉做作。

  “嗨嗨嗨,你往哪跑呢?”

  “这是我家,当然睡卧室。”

  小萝莉头也不回的理直气壮的出声。

  “哟,还真把这当你家呢啊,倒霉孩子一点都不认生。”

  “嘭!”

  一阵干脆的关门声将许苏的声音阻挡在客厅里。

  许苏张了张嘴,还没说出口的台词硬生生被这干脆利落的关门声给活活掐断。

  “我数三声啊,你不出来,今晚你就给我睡大街上,我许苏这人没别的特点,说一不二必须整得明明白白的。”

  “倒霉孩子,还整不了你。”

  “咣当!”

  没有等许苏喊出第一声,卧室门就开了。

  

第6章 芥菜馅,2个
毕竟我真不是什么恶魔全文阅读作者:不是皇兄加入书架

  第六章急性短暂性身体痉挛障碍

  许苏张了张嘴,一团将要燃起的雄雄装逼嘴炮之火,还没有升起,就被一盆凉水浇灭。

  许苏觉得有点胸闷,并且憋得很难受。

  门口,一张没有多少表情的稚嫩脸庞一言不发的看着许苏。

  许苏摸了摸腮帮子,旋即调整好情绪,冷冷的看着小萝莉道:“你睡卧室,我睡沙发。”

  “好的。”小萝莉很乖巧的答应了许苏的要求,顺便看许苏的眼神,宛若在看智障。

  许苏一个战术后仰,及时掩饰了自己脑子被气坏的尴尬:“不对,是你睡沙发,我睡卧室。”

  “凭什么?”

  “倒霉孩子你这自信是从哪来的,是生来俱有的么?”

  “凭什么?”

  “我长这么大就没见过你这么嚣张的人。”

  “凭什么?”

  “我不管你是复读机还是录音机,还是人类的本质究竟是不是复读机,总之这个床我是睡定了,耶稣来了也不管用,没有人可以让我放弃我那三米大床!”

  “要不一起?”

  “?”

  “要不我们一起睡?”

  “??”

  “我没意见。”

  “???”

  ……

  许苏一脸鄙夷的挥挥手让小萝莉滚回卧室去睡觉。

  一个胸肌还没我大的小萝莉也想色诱我?

  许苏轻蔑的表示,这绝不存在,拍了拍沙发松软厚实的坐垫,许苏露出一丝愧疚之情。

  自从将这套沙发买回来后,许苏就仅仅只是当做闲坐休憩的用途。

  可要知道,沙发不仅仅可以用作闲坐用途,其实也是可以睡觉休息的,并且睡眠质量还是不错的,这是很多人的误区,这其中也包括许苏自己。

  现在,许苏必须要强调解释一下。

  沙发,不仅可以坐,也是可以睡的!

  物尽其用,才能不辜负人类呕心沥血的发明与创造。

  许苏仔细的摸了摸沙发的坐垫,莫名觉得暖心与舒服。

  怀着一颗感恩的心,许苏缓缓躺在沙发上。

  关灯,闭眼,睡觉。

  ……

  许苏是被早晨的阳光给刺醒的。

  许苏并没有每晚将客厅窗帘也拉起来的习惯,第一次睡客厅的许苏显然忘了这茬。

  坐起来搓了搓脸,许苏睡眼朦胧的胡乱在身边摸索着,试图找到昨晚睡觉前脱下的衣服。

  然后迷迷糊糊间好像摸到了一个人形物体。

  “我不是准备以后才买充气娃娃的吗,怎么现在就到货了……唔……这款式还是小版的……”

  带着疑惑,许苏起身下床,双脚着地,忽然发现床跟地面的高度跟往常感觉好像不大一样。

  “是时候来俩包子垫垫肚子了……”

  刚起床还带着床气的许苏脑子还有点模糊,甚至连莫名其妙的多了个充气娃娃都没有深究,当然更没有闲心在意这些细节。

  一道冷冽的童音在的许苏身后响起:“我也要,最好不要少于两个,并且必须是芥菜馅儿。”

  “卧槽,你谁啊,你怎么出现在我家?”正晕乎乎的许苏差点炸毛,转身向着身后看去。

  “两个。”

  小萝莉伸出两个手指,直视着许苏,用不容置疑的语气道。

  许苏揉了揉乱糟糟的头发,看着双马尾……小萝莉。

  拍了拍脑袋,许苏的脑袋终于清醒了些。

  ……然后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

  旋即感觉到不妥与失礼。

  于是试图爬起来,在小萝莉的目光下,许苏努力了五分钟……还是没爬起来。

  而且面无人色,脸色苍白,仿佛涂了漂白版女性化妆粉底。

  “怎么了?”小萝莉不解的皱了皱眉。

  “没什么。”彻底清醒的许苏摇了摇头,淡定自若的坐在地上道:“腿好像软了,没事,过会儿就好。”

  “要帮忙吗?”小萝莉起身,向跌坐在地上的许苏,伸出白皙的纤细手臂,稚嫩纯洁的小脸上露出关心的表情。

  看到小萝莉伸过来的稚嫩小胳膊,许苏如避蛇蝎,慌忙后退,并且脸色更白。

  “没事,我这是急性短暂性身体痉挛障碍。”许苏退到安全距离后,苍白的脸上显得很是风轻云淡,对小萝莉很耐心的解释:“一般都是关键时候发病,发病的时候可以再某些关键时候有效避免刑事责任认定,过会儿就好。”

  “确定不用帮忙吗?”小萝莉担心的看着面无人色的许苏。

  “不碍事,不碍事。”许苏连连摆手,一改昨晚对小萝莉趾高气扬的态度,显得很是客气礼貌,谦逊有礼。

  “有这种病吗?”小萝莉疑惑。

  “有,只是不常见而已。”许苏肯定的回答道:“而且,这种病平时也很少发病。”

  “好吧。”小萝莉同情的看着许苏。

  “不瞒您说……”说到这,许苏不自觉的又用屁股在地板上往后挪了点距离:“我这也是头一次发病。”

  小萝莉哦了一声,不明所以的点了点头,顺便收回了光洁的纤细手臂。

  然后重新安静的躺回沙发。

  “走吧,待会儿我带你去吃饭,然后直接送你到警察局。”

  好不容易终于自动痊愈的许苏,终于捋直了身子,诚恳的向小萝莉建议道。

  “去警局?”小萝莉疑惑的看向许苏。

  许苏顿时就像可爱的小鸡啄米般猛的点头。

  “去自首?”小萝莉更加疑惑的看着许苏,宛若在看智障。

  “您这话从何说起啊,打小我就是三好学生,小红花都贴脑门子上的那种好学生,从来没犯过罪,我去自什么首啊……”许苏满脸茫然状。

  小萝莉皱了皱好看的眉毛。

  许苏一副标准热心的好心人模样道:“您这么小,离家出走的话,您父母肯定早就心急如焚了,只有警察叔叔才会帮您找到爸爸妈妈呀。”

  小萝莉精致的小脸蛋上的不解之色更浓了几分。

  犹豫了下,小萝莉一副为你着想的表情柔声道:“可是你睡了我呀,去警察局当然是去自首,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啊……”

  许苏更加茫然的看着小萝莉。

  小萝莉也更加不解的看着许苏。

  两人大眼瞪小眼。

  “你在说什么?”

  “叔叔,你犯罪了呀……”

  “你是不是对犯罪有什么误解?”

  “你是不是对刑法有什么误解?”

  “你还懂刑法?”

  “难道叔叔你不懂?”

  “我当然不懂刑法,我又不识字。”

  “警察叔叔大概、或许、可能、应该懂吧……”

  小萝莉纯洁天真的小脸上露出不确定的表情看向许苏,似乎在征询许苏的意见。

  于是,许苏好不容易还魂的脸色瞬间又变得雪白。

  

123456789101112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不是皇兄所写的《毕竟我真不是什么恶魔》为转载作品,毕竟我真不是什么恶魔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毕竟我真不是什么恶魔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毕竟我真不是什么恶魔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毕竟我真不是什么恶魔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毕竟我真不是什么恶魔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毕竟我真不是什么恶魔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